专宠头条天后:三流小明星热衷于跑龙套?

三流小明星热衷于跑龙套?,放屁!,慕•三流明星•明月仰天哀叹,这就是个误会!,随即看着旁边某位始作俑者,怒从心起,一脚踹了过去:”去你丫的大boss!这龙套,本姑娘我,不!干!了!“
专宠头条天后:三流小明星热衷于跑龙套?

第1章 完蛋了!

一声怒吼,清晨的静谧完全的被驱逐。

剧组拍摄期间,嗓门最大的莫过于导演,火爆的脾气,一触即发。

慕明月撇了撇嘴,整个身体蜷缩在椅子上,抱着手机欢快的看着天涯上的热谈。

不管多么嘈杂的声音,依旧是阻挡不了慕明月的兴致,纤细的手指迅速的打了几个字,在最火爆的话题下边用新开的小号评论。

论最帅的男人……

慕明月微微的侧头,思索了一会儿,蓦然的想起自己偶像的照片,于是兴致勃勃的翻找出相册里的图片。

“慕明月!”

导演扯着嗓子在一楼咆哮,整个楼层隐约的都在颤抖,慕明月的手不可避免的抖动了几下,也不知道选中了什么照片,手机上显示发送成功。

糟糕!

慕明月懊恼的拍了几下自己的脑袋,拿着手机迅速的翻找刚才的帖子。

“慕明月!”

导演已经是怒了,不过就是个三流的演员,现在居然还磨磨唧唧的拖慢整个拍摄的进程!

“导演,我马上就好!”慕明月着急的在手机上翻找,不过就是几秒钟的时间,刚才的帖子已经被其他的评论迅速的刷下去。

周围的人深知导演的脾气,忍不住在心里默默地为慕明月哀嚎。

帖子找到了……发的不是她偶像的照片,而是一个优雅地躺在床上的男人——宫律!

“完蛋了!”慕明月恨不得把自己的双手砍下来,刚才要不是手贱的刷天涯,也不会把宫律的床照发上去。

导演烦躁的看了看腕表,已经是五分钟了,气运丹田再一次怒吼,“慕明月,五秒钟之内你要是再不过来!立刻换人!”

“马上!”身体像是失去了控制,慕明月着急的拿着手机,想要把照片删除,听到导演的声音,一边着急的往外边跑,一边控制住颤抖的手想要销毁照片。

宫律,KV总裁,也曾经是她身边最亲密的人。

按照他记仇的性格,要是照片传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慕明月好不容易找到删除键,指尖刚刚要碰到,脚下就被台阶绊倒,整个身体不受控制的滚落下去。

失去意识之前,慕明月很不甘心的握着手机,就差一点删除了……

……

再恢复意识的时候,鼻尖缠绕的全都是刺鼻的消毒水味道,慕明月排斥的皱了皱鼻子,浑身像是散架一样的疼痛。

“醒了?”

淡漠的嗓音带着几分的冰冷,蓦然的在慕明月的耳旁响起。

慕明月条件反射的睁开眼睛,刺眼的阳光骤然倾泻下来,微微的眯着眼睛看着面前的男人。

一身裁剪到刚刚合适的西装,逆光站着,如神祗般俊美得无可挑剔,慕明月的瞳孔骤然的收缩。

“你怎么在这里?”

慕明月无意识的拉着被子,防备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不由得有几分心虚。

宫律冷笑了几声,凉薄的看着床上的女人,嗓音冰冷彻骨,“难道你不觉得,应该先跟我解释一下。”

现在网络上铺天盖地的全都是宫律的床照,尺度虽然不大,可是身上的吻痕暧昧的让人浮想翩翩。

慕明月姣好的五官皱在一起,眼眸中的心虚更是逐渐的蔓延,支支吾吾的想要掩盖过去,“那是意外,我不是故意的,很抱歉。”

慕明月又心虚又诚恳的道着歉,她压根就不想和面前的男人扯上任何关系,更不想因为这一次的意外而惹怒他。

宫律嘴角的弧度浅淡,蓦然的弯腰,粗粝的手捏住她的下巴,声音慵懒沙哑,“你是想用这个威胁我,然后上位,胆子不小?”

他们曾经存在的亲密关系,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现在慕明月的行为难免让他起疑。

下巴被捏的生疼,慕明月被迫的仰着头望着面前矜贵冷漠的男人,按压住心底的怒意,放低自己的姿态,“宫先生,我刚才已经道歉了。”

“哦?”宫律放开她,眼底的冷意逐渐的蔓延,尾音微微的勾勒起嘲讽的弧度,“我还以为慕小姐是巴不得上位呢。”

毕竟已经过了几年的时间,慕明月现如今还是一个三流小明星。

被冷漠的奚落羞辱,还是自己最在意的事情,慕明月原本极力想要维持的微笑瞬间垮了下来,于是仰着下巴直视着宫律的眼睛,一字一句的强硬的说道:“宫大少爷!就算我一无所有!也不会来求你!”

“你最好记住自己说过的话。”

宫律周身散发着疏离逼人的冷气,冷漠的双眼不屑的扫了一眼慕明月,从喉咙溢出几分冷笑,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开。

第2章 泄露的照片

慕明月咬牙切齿的看着他的背影消失,死死地握着手机,刚才差一点没忍住就把手机拍在他的脸上。

论坛已经是炸开了锅,宫律可是很多怀春少女心中的男神,这张床照无疑像是一枚炸弹狠狠地落在水里,溅出无数的水花。连带着慕明月的账号也成了人们争相搜索的重点。

慕明月认命的删除了照片,哀嚎着趴在床上,蒙上被子。自己当初为什么要留下这张照片,现在好了,宫律居然找上门来了,宫律肯定不会这样简单的放过自己的。

自怨自艾了半天,慕明月悲愤的摔了手机,躺在床上挺尸。

……

剧组的拍摄不会因为慕明月的受伤而停止,慕明月拖着受伤的身体继续补妆,任何可能会出名的机会她都不想放过。

“明月,到你出场了。”

一个长相清秀的小演员敲敲门,对着慕明月歪着脑袋绽放出一个笑容。

即按照慕明月的阅历应该算的上是演艺界的老人,但她不红不火的在三线徘徊着连一般的新人还不如,有人愿意给予帮助已经算是幸运的了。

向小演员道声谢,匆忙的整理一下/身上的古装,急促的跑出去。

她所在的剧组是《湘妃传》说的是穿越女萧云湘穿越到架空朝代,从罪臣之女如何从一个浣洗宫女一步步成为皇太后的传奇故事。

今天的戏份演的是玉贵妃和皇后在后花园赏花偶遇,起了争执的一幕,玉贵妃自入宫以来,就独得皇上恩宠,仗着皇上的宠爱以及娘家的权势,后宫无一个她放在眼里。慕明月演的是皇后跟前的一个不起眼的宫女,微微低着头的站在皇后的一侧。

“姐姐,今日怎会有空来御花园。”玉贵妃的扮演者是当红明星楚玉玉,因出演几部家庭伦理戏,广受好评,但因为出演的大多是现代剧,且《湘妃传》的导游并不是当红导演,所以演出时总是漫不经心,本应该是暗讽的脸上却是面无边情。

“卡!”

导演怒气冲冲的拿着剧本,指着慕明月满脸的怒意,“我都说了几次了!表情要自然!这是宫斗戏!你僵着张脸给谁看!”

慕明月只不过就是扮演着一直低头不露脸的丫鬟,根本不需要表情,明眼人都知道,导演不是真的冲着慕明月发火,只是指桑骂槐,不敢招惹一线明星罢了。

“导演,不管我露什么表情,都是拍摄不到的。”慕明月的眉眼带着几分的不耐,杏眸直直的望着导演,想都没想的说道。

她的确是不出名,可是不代表能够让别人当做软包子对待。

导演没想到她居然会顶嘴,觉得面上无光,气的整个身体微微的颤抖,“怎么?你这是想让我给你专门拍个露脸的?!”

周围有几个忍不住低声的嗤嗤笑起来,很少会有人不长眼的和导演顶嘴,这个慕明月倒是有点个性,可惜这样的个性在娱乐圈却是要不得的。

“导演!”

没等剧组的事情完成,助理脸色难看的跑过来,附在导演的耳边低声的嘀咕了几句,导演的脸色蓦然变得阴沉。

“慕明月!你跟我过来一趟!”

导演气的胸口上下起伏,手里的剧本都被捏的满是褶皱。

助理完成了自己的汇报工作,满是同情的看着慕明月,只能祈祷她自求多福了。

慕明月一脸雾水,除了刚才的顶嘴,她好像没有做过什么更过分的事情吧。

“导演,如果是刚才的事情……”

慕明月的话未说完,就被生生的打断,一摞报纸像是飞扬的纸屑,纷纷落在她的身边。

“你看看你自己做的好事!”导演恨不得一根指头戳死她,只知道给剧组找麻烦,越想越生气,一口气差点没提起来。

报纸上铺天盖地的全都是关于慕明月的新闻,一入眼就是酥胸半露的床照。

慕明月的瞳孔蓦然的收缩,垂在身侧的手紧紧地攥起来,直直的盯着报纸上的照片,她不可能照这样的照片,除非是……

“导演,这不是从我这里泄露的!”

慕明月稳住自己的情绪,杏眸中带了几分的愤怒。

导演没有心思在这里听她说话,看到报纸上的负面消息,就像是有几把刀子狠狠地戳到他的胸口上。

“不管是谁发的!你先想想怎么处理!”

导演忍不住怒意,咆哮着说道,本来为了这个电视剧造势,已经是耗费了千万的投资,现在仅仅是因为一个床照,所有的努力毁于一旦。

偌大的屋子,只剩下慕明月依旧保持着原先的姿势站在那里,报纸上关于包/养、上位的负面消息像是洪水几乎要把人淹没。

宫律!

慕明月在心里不停地念着这个名字,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省的在这里祸害别人!

本来泄露出一张两张的照片不算什么,在消息盛行的互联网时代,很快就会被其他的事情掩盖了,可是背后好像有什么人推波助澜,这件事反而是愈演愈烈。

关于慕明月的负面消息一个比一个多,一个比一个劲爆。

难得成为了当红人物,却是用这样的方式,慕明月自嘲的笑了笑。

公司格外的重视这件事情,因为慕明月的事件,连带着公司的声誉都有所影响,关于慕明月的各种活动全部推迟,召开紧急会议,想要找出更合适妥当的方式来消除这一次的负面影响。

慕明月难得有机会和高层人物坐在一个桌子上,可是整个房间,却像是审查犯人一样肃穆的气氛。

“我不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只想知道你打算怎么办?”

公司的老板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冷冷的看着慕明月姣好的面庞。

第3章 三流女星

慕明月没有丝毫的畏惧,眼眸直直的望着老板,放在桌子上的手紧紧地攥起来,“我知道怎么做。”

……

慕明月带着怒意推开门的时候,K&V的职员都疑惑的看着走进来的人。

Nancy怀里抱着资料,微微的蹙眉,声音清冷不失礼貌,“请问您有预约么?”

“我找宫律。”慕明月压抑住心头的怒火,眉头微微的拧起。

Nancy很为难的看着慕明月,语气带着礼貌,“抱歉,总裁吩咐过没有预约不能进去。”

慕明月的事情迫在眉睫,没有时间耗费在预约上,径直的绕开Nancy,推门进去。

宫律刚刚把合同谈妥,手里的笔还未放下,门就被蓦然的推开。

和宫律谈合同的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皱眉看着贸然走进来的人,把合同收起来起身对着宫律笑了笑,“期待下一次的合作。”

宫律微微的点头,一直到中年男人离开,才淡淡的坐在自己的位置,把玩着手里的黑色签字笔。

慕明月自从进门就被自动的忽略,宫律的眼眸一直落在文件上,好像压根就没意识到屋子里多了一个人。

“照片是怎么回事?!”慕明月再也压抑不住心里的怒意,把手里的报纸拍到他的面前,眼眸中满是恼怒。

宫律掀起眼皮,薄唇抿起凉薄的弧度,嗓音清冷,“慕小姐气急败坏的样子,别人会误以为昨晚你没拿到应得的报酬。”

这是在暗讽她晚上干着见不得人的勾当……

宫律还是一如既往的毒舌。

慕明月深呼了口气,把所有的恼怒全部的压盖,“宫律,为什么这么做?”

甚至都不用询问,慕明月就能判定是宫律的所作所为,除了他,也不会有人无聊的去发这种照片。

“哦。”宫律墨眸像是闪过几分的恍然,把手里的笔随意的扔到一旁,“有来有往,本身就很公平。”

这样轻描淡写的语气让慕明月心里的怒意节节的攀升,纤细的手紧紧地攥起,美眸中满是烦躁,“宫先生,我记得我之前道过歉。”

这个记仇小气的男人!可恶!

宫律起身站在落地窗旁,嘴角的弧度微微的扩展,嗓音愈加的凉淡,“道歉是你的事情,可是我没接受。”

“宫少爷,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谈一下。”

怒意已经完全占据了慕明月的眼眸,要不是理智在上面死死地压住,早就冲上去把他的嘴巴封住。

“慕小姐,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可谈的。”宫律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微微抬眼看着慕明月,凉凉的说道。

谈判失败,慕明月早就料到会是这样,可依旧是按耐不住的烦躁。

“对了。”在慕明月出门之前,宫律像是想起什么,墨眸落在她身上,嗓音温冷,“下次不要穿白色,丑。”

慕明月整个人都在狂躁的边缘徘徊,头也没回的离开,刚才就不应该条件反射的站在那里听宫律的话。

上班时间,街道上的车流量比平时缩减了一半,慕明月漫无目的的在街道上闲逛,刚巧看到壁橱里的挂件,小巧可爱。

慕明月拿出手机拍摄了几张照片,心情有了些微的好转,准备发送给自己的秘密男友,从未公开过的当红小生陆少卿。

还未选择发送,慕明月的手指蓦然的停顿,眸中带着不可置信看着他新发的微博。

“我喜欢的样子你都有,你有的样子我都爱。”

底下的配图是两个相互依偎着的人,陆少卿眉眼温柔的看着身侧的女人,两个人十指相扣,阳光暖暖的落在他们身上。

“安紫?”

慕明月紧紧地握着手机,因为用力过猛手背都微微的泛白,四小花旦之一的安紫如今却成了陆少卿劈腿的对象?

微博下的评论都是清一色的祝福,每一条都深深地扎痛她的眼睛,嘴角的弧度更凉了几分。

她怕是最后一个知道陆少卿和安紫恋爱的人。

纤细的手指微微的颤抖,慕明月按下烂熟于心的号码,只听到‘嘟嘟嘟’的声音,一个懒散沙哑的男声传了出来。

“你不要解释一下么?”

慕明月的声音不可避免的带着颤抖,听着最熟悉的声音,却莫名的有几分的嘲讽。

电话那边的声音顿了顿,凉凉的笑了笑,“就是你看到的那样。”

慕明月的心脏瞬间跌落到了低谷,这就是她一直自欺欺人的感情。

第4章 你不过就是一疯狗

阳光分明是灼热的打落在身上,慕明月却像是站在冰窖中,浑身寒冷僵硬。

“那我算什么?!”

慕明月姣好的五官覆上一层的寒冰,之前的那些回忆像是无声的嘲讽,一次次的在脑海中回放。

陆少卿的语气有些不耐烦,懒得去应付她,嗓音冰凉没有任何的留恋,“之前都是你情我愿,现在分手也没必要拖泥带水。”

在他看来,他们两个不过就是逢场作戏罢了。

没等慕明月说话,陆少卿冷笑了几声,“你也没损失什么,在这里装什么纯情,倒不如先管好你的私生活,我还没上你,你就不知道被多少个男人上过,烂货罢了。”

陆少卿的语气带着讽刺,说的无非就是慕明月被曝光的照片。

说完,陆少卿把电话挂断,只剩下嘟嘟嘟的机械声音回荡在耳边。

慕明月整个身体被气得颤抖,垂在身侧的手死死地握起来,精致的五官也拧在一起。

一直都是她自作多情,以为不公开是为了她着想,现在想来当初陆少卿也不过就是玩玩算了,当真的只有她。

陆少卿秀恩爱的消息被顶到了头条,在他上面的热点新闻就是慕明月曝光的照片,只可惜评论的风向却是偏于谩骂。

博上位,出卖身体,狐狸精……

各种污秽的词语堆积在她的微博下,大半部分的评论全都是谩骂,一直都是默默无闻的微博,却是以这样狼狈的姿态高调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慕明月蜷缩在椅子上,手里握着手机,呆呆的看着那些评论,脸上的表情不悲不喜,更像是一个不相干的旁观者在看着别人糟糕的人生。

照片的事情没有处理完,就算是公司派出大量的公关,花钱买了一些僵尸粉去刷评论,依旧抵挡不住网友们谩骂的热情。

“看看你做的好事!”

老板怒气冲冲的把手里的报纸拍到慕明月的面前,关于她的档期也紧急的推迟,眼下的重点就是让这个消息消失在公众的视线中。

慕明月看着报纸上的讯息,美眸中没有多少的波动,经历的大风大浪多了,这样的倒成了不痛不痒的小事情。

“你看看你!这都是几年了!不红不火的就算了,这是干什么?!是不是觉得觉得过得太舒坦!想换种死法!”

老板背着手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恨不得把慕明月拆筋剥骨再重造一次。

“我不管你通过什么办法!必须把这个照片的事情解决!”

说完,老板就愤怒的摔门出去,只有慕明月站在偌大的房间里,垂眸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陆少卿拍摄的场地和她录制的隔着一条街,已经是深夜十二点了,慕明月所有的拍摄都暂时停止,左右也是闲着没事,径直的到经常去的一家夜场。

里面音乐的声音震耳欲聋,每一个音调都挑动起人们内心的渴望和热情,所有人都在扭动着身体,释放着平时压抑的情绪。

慕明月绕开那些人,从酒保手里拿过刚刚调制好的果酒,鲜红的颜色在灯光的折射下更加的艳丽了几分。

举着杯子刚刚放在唇边,慕明月的身体微微的僵硬住,眼眸刚好落在入口处,陆少卿和其他几个人勾肩搭背的走进来。

想起陆少卿今天的话,慕明月心头一阵的无名火,握着杯子的手不自觉的缩紧,径直的起身走过去。

“哈哈哈,今天有你小子的……”

陆少卿的话没说完就戛然而止,一杯红艳的酒液猝不及防的顺着他的头顶流淌,冰冷刺骨的感觉蔓延。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陆少卿愤怒的看着慕明月,手上青筋暴起,顾忌到周围的人,压抑住怒意,低声怒吼。

慕明月的手腕微微旋转,空荡荡的杯子随手扔在地上,发出清脆的破裂的声音,淡淡的呵笑声音从喉咙溢出,“我不会像某只疯狗一样,一发情就忘记自己的身份。”

不管陆少卿的脸色多么难看,慕明月的心情陡然的好转,微微的仰着头转身离开。

二楼专属包间,一个男人懒散的靠在椅子上,微微的晃动着手里的杯子,墨眸落在下方发生争执的地方。

“给我查她最近的事。”

宫律的眼底沾染了几分兴趣,时隔两年,却是再一次被这个女人重新的勾起兴趣,希望这一次不会让他太失望。

“是,总裁。”

身边的男人虽然有些不解,但仍是尽职尽责的搜集慕明月所有的资料。

第5章 你的审美糟糕到人神共愤

随着新劲爆新闻雨后春笋般的冒出,关于慕明月的消息倒是被挤压到了最下边,可是微博依旧有黑粉不知休止的继续评论辱骂。

慕明月依旧窝在沙发上,蹙眉看着评论下的犀利言语,咬牙切齿的恨不得把黑粉揪出来当面质问一下。

不过就是一张尺寸不是很大的床照,就差一点被黑粉的唾沫淹没……

慕明月的眸子落在手机屏幕上,每往下翻一页,美眸就暗淡了几分,别人都是红透了整个天,她倒是成了黑透了半个天。

放在一侧的手机不合时宜的震动起来,慕明月不耐的按下了接听键,“喂,哪位?”

“在家里过的不错,恩?”

很熟悉的慵懒声音,好像是不经意的问起,淡淡的从话筒流淌出来。

慕明月姣好的五官皱在一起,嗓音清冷不带波澜,“宫大少找我有事情?”

“没事。”宫律从喉咙溢出几分的笑意,像是逗弄小猫咪一样的有耐心,凉凉的说道:“只是想告诉你,你的审美糟糕到人神共愤。”

慕明月一头雾水,还没等明白什么意思,话筒就传来嘟嘟嘟的声音,这个可恶的男人竟然提前挂断了电话!

Nancy眼眸复杂的看着自家的总裁,难得见到会有笑容出现在他的脸上,后背却是止不住的腾升着寒意,气氛极其诡异。

慕明月看着重新恢复安静的手机,心里无名的烦躁却是无限的扩大,呼了几口气拿起一旁的毛笔,笔尖微微的润湿在宣纸上游走。

手机再一次嗡嗡嗡的响起,慕明月的手蓦然的一顿,一大块晕染的污渍毁坏了整一张图的韵味,格外的显眼。

依旧是没有存过的号码,慕明月所有的怒意全部的奔涌上来,没等电话那边说什么,愤怒的低吼:“我都说了!不要骚扰我!不然我就报警了!”

“慕明月!”话筒那边是愤怒咆哮的男声,听到的一刹那,慕明月的手僵硬的失去了知觉。

不是宫律的电话!是老板的。

“老板,你听我解释。”慕明月把手里的毛笔随意的放在一侧,嗓音沾染了几分的着急,刚才要是知道是老板的话,说什么也不会咆哮出来。

方氏的老板没有任何的心情听慕明月说什么,愤怒的说完就狠狠地挂断了电话。

“现在立马来办公室!”

慕明月看着镜子里颓废的自己,好像从认识宫律开始,就没有什么好事情落在身上,修长白皙的手轻轻划过眼眉,更是沮丧了几分。

……

偌大的房间,窗户外是春暖花开,窗户内则是冰封雪地,方老板背对着慕明月,疲惫的依靠在椅子上,迟迟的没有说话。

静寂的气氛显得格外的压抑,慕明月捉摸不透方老板的意思,总该不会小气的纠结电话的误会吧?

“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吗?”

方老板转过身,直直的望着慕明月,脸色看着阴沉的厉害,连带着周身的氛围也是极其的低冷。

慕明月心里忐忑不安,美眸没有闪躲的看着方老板,大大方方的承认错误,“今天电话的事情的确是我鲁莽了,上一次照片的事情也基本解决完了。”

除此之外她想不到其他的原因,关于她的拍摄也停了几个周,若是再不解封的话,很有可能一辈子冰冻下去。

“你和宫律怎么样了?”

方老板丝毫不在乎这些问题,眼神犀利的望着慕明月,好像能够通过这样的方式看透她的内心。

宫律?

慕明月怔住,她和宫律之间的事情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方老板就是其中之一。

“很早之前就没关系了。”慕明月有些不悦地蹙眉,对于宫律,躲避都来不及,怎么还会巴巴的赶上去。

“你知道叶薰薰和宫律的关系吗?”

方老板起身走到慕明月的面前,手背在身后,眼睛里闪过几分深意。

突然提到宫律和她的事情,慕明月不知道他的用意是什么,不由的警惕了几分,微微的点头,嗓音清冷,“我知道,叶薰薰是他的未婚妻。”

就算是不想知道关于宫律的事情,新闻上满都是属于他的新闻,关于他们即将到来的订婚更是全程直播。

“她和我儿子私奔了。”

方老板伸手捏了捏眉心,有几分的头疼,若是被宫律知道,后果只可能无限的糟糕。

慕明月则是彻底愣住,被众多名媛所追捧的叶薰薰,竟然在订婚前和方氏的大少方寒私奔了?

第6章 矜持过度只是矫情

慕明月微微垂眸,遮掩住自己的惊讶,没有继续的接下这个话茬。

方老板既然是把本该隐藏的秘史说出来,肯定不会是简单的倾诉,慕明月的眼皮止不住的跳动了几下。

“你们之间既然之前有过纠葛,现在暂时的拖住他应该也不是什么大的问题。”

方老板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看了看慕明月继续说道。

他能够稳住宫律怒火的办法,好像只剩下眼前的这个女人了。

“我和他不熟。”慕明月的眼眸清澈,直直的望着方老板,若是可能的话,她甚至半点都不想招惹那个男人。

方老板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笑了几声表情重新变得冷凝阴厉,“你别忘记你们之前的关系,这段时间他放在你身上的注意力倒是很多,甚至不惜去调查你的资料。”

若是说他们没有关系,方老板半点都不信。

还没等慕明月说什么,方老板继续冷笑了几下说道:“你应该知道圈子里的规矩,故作矫情只会让自己的路更难走,那几部剧现在应该是在赶工,若是重新换角色的话,倒是有些委屈你。”

方老板的话满都是威胁,若是慕明月乖乖的按照他安排的话,算是另一种方式的解封,若是她执意清高,娱乐圈怕是混不下去了。

慕明月狠狠地咬了一下嘴唇,淡淡的血腥味在口腔里蔓延,微微点头算是答应。

她现在急需钱,故作清高只会让她的路更难走,更何况,之前又不是没有被潜过。

……

方老板等不及了,若不加快进程的话,一旦被宫律发现倪端,别说是叶家了,他们方氏也会分分钟钟的被毁坏根基。

宫律举办的宴会定在靠海的酒店,慕明月换上一身抹胸奶白色长裙,安静的垂眸坐在方老板的身边。

慕明月五官很精致,头发被高高的挽在后边,只有几缕垂落在脸颊上,温婉优雅的模样。

席间,方老板有意无意的给宫律和慕明月灌酒,毕竟冲动下总会做出一些不能控制的事情,那正是他需要的。

慕明月不知道自己喝了几杯,整个脑袋晕乎乎的胀痛,眼前的事物好像也是晃晃悠悠的,胃部翻涌的厉害。

差不多到了火候,方老板笑的一脸暧昧,出门的时候还贴心的把门关上。

慕明月胃部难受的厉害,被酒精灼烧的浑身都滚烫,加上海鲜过敏,只能微微的弯腰试图缓解难受。

在慕明月难受的时候,随手抓住了一个胳膊,也不管是谁,指甲深深地陷进他的肉里,弯着腰干呕却是没有丝毫的缓解作用。

宫律刚起身就被拉住,眉眼冷凝的望着面前的女人,周身的温度寸寸的降低,薄唇紧紧地抿起,最后还是把她抱起来,径直走向酒店的房间。

慕明月吐的天昏地暗,眼泪都被逼出来了,泪眼朦胧的趴在宫律的身上,把他的衣衫打湿了一大片。

对于洁癖症晚期的宫律来说,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这样的污渍,丝毫不留情的把她扔到了床上。

还未等宫律脱下衬衫,醉酒的慕明月像是八脚章鱼,重新的贴了上去,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死死地抓住他。

“松开!”

宫律的语气阴冷带着明显的不悦,伸手揪着她的领子,恨不得从开着的窗户扔出去。

“不松!”慕明月只有在喝醉酒的时候才有勇气和宫律抬杠,乌溜溜的大眼睛没有焦距的望着宫律,鼻子皱了几下,蓦然的嚎啕大哭。

宫律一阵的头疼,骨节分明的手轻轻地盖在她的眼睛上,声音带着几分的无奈,“乖,睡觉。”

“混蛋!”慕明月突然的甩开宫律,红肿的眼睛瞪着宫律,五官委屈的皱在一起,愤怒的大骂,“宫律混蛋!小人!小心眼!”

所有可以辱骂的词,几乎全被慕明月念叨出来了,摇头晃脑的满是愤怒,也不知道积攒了多么久的怨气,才会猛然的爆发。

宫律的薄唇紧紧地抿着,一句话没说,只是周边的气氛愈加冷凝,墨眸中的颜色加重,比夜色更加的凉薄。

慕明月骂的累了,身体软软的靠在床沿上,静谧的样子比清醒的时候少了几分的防备。

“说完了,恩?”

宫律的怒火寸寸的蔓延,粗粝的手指狠狠地捏住她的下巴,嗓音冰冷彻骨。

睡梦中的慕明月被捏的生疼,眼泪重新的被逼出来,伸手狠狠的一巴掌落在宫律的脸上,聒噪!

清脆的声音充盈了整个房间,空气好像都停止了流动。

第7章 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

宫律的脸色阴沉,薄唇抿起冷漠的弧度,手下的力气加重,慕明月的泪水被生生的逼出来,委屈的瘪嘴望着宫律。

杏眸中没有焦距,蒙上了一层的水雾,疼痛顺着下巴蔓延,所有的委屈好像混合着全部的涌上来,泪水像是止不住的闸门,打湿了整个面庞。

宫律的眸子漆黑,整张脸阴沉的都快滴下水,感受到指尖上温湿的液体,脸上的阴鸷驱散了几分。

“睡觉。”宫律把她抱起来,周身都是阴森森的气息,毫不留情的把她扔到了床上。

……

次日清晨,慕明月浑身酸痛的难受,很不舒服的翻了个身,手触碰到冰冷有肉感的东西上,条件反射的捏了几下,嗯……滑滑的,嫩嫩的,有肉感。

像是肌肉?!

慕明月所有的困意完全被驱逐,猛然从床上坐起来,微微眯着眼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周围。

宫律裸着上身,眉头微微的皱着,好在刚才的动作没有把他惊醒。

慕明月差一点从床上掉下去,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都很完整,再看看宫律的俊脸上莫名出现的不和谐的抓痕,心虚的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指甲。

昨晚的记忆像是散落的片段,一下子涌进了脑袋里,重新的拼凑出不完整的画面,依稀记着好像是醉酒难受的时候抓了宫律的脸?

慕明月懊恼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昨天都干了一些什么事情!

趁着宫律还没醒,慕明月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拿着自己的东西,赤着足踮着脚尖往外边挪动。

快到门口的时候,脚下不知道什么东西绊住了慕明月,身体微微的前倾,手忙脚乱的抓着离着最近的桌子,上面的东西噼里啪啦的落下来。

在安静的房间里,瓶子摔碎的声音蔓延在角角落落,慕明月死死地咬着嘴唇,不敢看床上的人,迅速的开门出去。

门被重新关上,刚才的动静已经完全消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宫律缓缓的睁开眼,墨眸神情不辨的看着门口,薄唇抿起淡漠的弧度。

……

“你还知道回来!整个剧组就等你!你以为自己是女主角啊!”

导演的火爆脾气依旧,若不是上头有命令,说什么也不要这个惹出那么多是非的慕明月。

可能是很满意慕明月晚上的表现,对于之前床照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圈子里算是默认的一种解封。

女主角赵寒早就等的不耐烦,冷冷的看着慕明月,轻声的呵笑了几下,“导演,就是为了一个小丫鬟,等到现在才开拍?”

赵寒的嗓音满都是质疑和嘲弄,随手把剧本扔在一侧,好歹她也算是跻身一线明星的行列,为了一个不入流的配角等到现在,说出去都是笑话。

导演面对赵寒的时候,脸色明显的带着几分讨好,毕竟一线明星是他招惹不起的,甚至是需要供起来的大神,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

“咱们现在就开始。”导演嘴角的笑容僵硬,随即侧身拿着喇叭冲着剧目组喊道:“都准备!开拍!”

可是赵寒心里的烦躁没有驱逐,更是蔓延了几分,垂眸看着自己新做的指甲,尾音带着几分的嘲讽,“一次这样,两次这样,说不定以后还会有这样的情况。”

说到这里,赵寒抬眸,冷冷的看着慕明月,嗓音锐利带着几分咄咄逼人,“要不然她走!要不然我走!”

扩音器还没来得及关闭,声音清清楚楚的传递出去,本来还嘈杂的气氛瞬间的安静下来,视线全部聚集在他们这一边。

导演嘴角本来僵硬着的弧度彻底的垮下来,今天老板刚刚说恢复慕明月的拍摄,现在却又出现了这样的问题,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做。

“赵小姐,你这样做未免有失偏颇。”慕明月美眸直直的望着赵寒,微微的扬着下巴丝毫的不退让。

赵寒一看到她精致的模样,一举一动都流露着别样的味道,心里的嫉恨忍不住腾升。

“那你就识趣点离开,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赵寒冷笑了几声,眸子满都是嘲讽和不屑,就算她长得好看有什么用,依旧是不红不火的在三线没有上升。

“这是我的工作,我不会离开。”慕明月从喉咙洋溢出几分凉凉的笑意,美眸没有波澜的望着赵寒,一字一句的说道。

赵寒倒是没想到一个不入流的小明星会和她顶嘴,恼羞成怒的把身上的古装脱下来扔到一旁,“好!你不走!我走!”

第8章 重磅新闻袭来

剧组一片混乱,女主角要是走了的话,这部剧根本就没法继续下去,导演的脸色寸寸难看下去。

“先拍戏!私人恩怨以后再说!”

导演的语气带着几分极力压抑的怒意,手里的剧本都已经蜷缩的不成样子。

赵寒的眉梢上挑,把头上的发簪摘下来扔在一侧,头发像是泼墨一样瞬间落在肩膀上,冷笑了几声,“她不走的话,女主角换人吧。”

明显威胁的语气,导演的整张脸都是变得阴沉,还未开口说话,门口跑来一个打杂的,仓皇跑到导演的身边,嘀嘀咕咕了几句。

导演本来漆黑的脸色更加的阴森了几分,看向慕明月的眼神也是带着几分的危险。

“你先跟我过来!其他人继续拍戏!”

导演怒气冲冲的说道,不由分说的把慕明月生生的拽走。

慕明月踉跄了几下,眉眼带着几分不耐,堪堪的站住身子望着导演,嗓音清凉,“迟到的事情我做检讨,可是离开剧组的事情,我不认为我应该承担。”

导演的怒火完全的激发上来,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怒斥,“剧组的事情你这几天就不用来了!你是不是嫌剧组的话题不够火爆!还是觉得自己的本事大!”

呵斥着,导演把手里的报纸狠狠地摔出去,胸口被气得上下起伏,“你自己掂量一下!要是把整个剧组拖下水的话!你以后也都不用拍戏了!”

慕明月的瞳孔骤然的收缩,报纸上的照片都是昨晚参加宴请的,好像是故意拍的模糊,身边的男人看不清楚,只能看到慕明月醉醺醺的依靠在男人的身上。

【床照明星慕明月再爆丑闻,陪酒只为上位!】

下边的配图是放大的图片,好像是故意把宫律的脸模糊化,慕明月陪酒的事情算是说不清了。

宫律!

慕明月咬牙切齿的,每一次都是因为这个记仇的男人!

“慕姐姐,你去哪里?”有一个跑杂的小男孩看着风风火火出去的慕明月,忍不住叫出声,满眼的疑惑。

慕明月来不及回答,姣好的五官都因为极度的愤怒拧在一起,非要找宫律讨回说法!

门外的媒体已经等待很久,好不容易等着话题女王出现,闪光灯不停的在她面前闪动,一群人蜂拥而上。

“慕小姐,听说您之前的床照泄露?是不是被人报复?”

“昨晚的陪酒是为了上位么?还有酒店员工说被您骚扰,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

一个紧接着一个问题抛过来,让慕明月猝手不及,稳住自己脸上的表情,狠狠地咬了一下舌尖恢复片刻的清醒。

慕明月的嗓音清冷,依旧挺直自己的脊梁,面对媒体稳住所有的情绪,“照片不过就是写真,被有心人渲染了罢了。”

毕竟那张照片尺寸不大,这么说也是能够圆过去的。

可是……

“那陪酒的事情呢?酒店员工可是说被您骚扰了?还是说您有特殊不能见人的嗜好?”

这句话像是溅到水里的石头,层层的波澜扩展蔓延,其他的几个挤上来的记者没有说话,可是眼睛里却是带着嘲讽和兴趣。

慕明月一下子被问住了,脑袋有片刻的空白,这件事情她还没找出可以敷衍过去的借口。

媒体的问话一个比一个锋利,直直的刺向重点,慕明月的眉头死死地皱起,推开前边的记者,想要暂时的躲避开这样的围攻。

有几个记者生怕慕明月走了,问不出其他劲爆的消息,着急的推搡上去,尖锐着嗓子发问,“慕小姐,您还没有说是不是被包/养了?”

他们需要的只是一个劲爆的消息,而不是真相。

在几次的推搡中,慕明月有几分狼狈,咬着嘴唇固执的看着媒体,“我没有被包/养!也没有调戏酒店职员!”

不知道哪里来的几个保镖,迅速的挤进人群,护在慕明月的身边,Nancy皱眉拉着慕明月的手腕,把她从拥挤的人群中带出去。

那些记者不甘心的蜂拥,被几个体型彪悍的保镖拦截在外边,即便是着急也是没有任何的办法。

“慕小姐,总裁在里面。”

Nancy对着慕明月微微的点头,指了指另一侧停着的黑色车子,嘴角挽起刚好的弧度。

慕明月的美眸暗了几分,怒意几乎要冲昏了整个脑袋,垂在身侧的手紧紧地攥起。

果然,宫律安静的坐在车里,听到开门的声音也只是淡淡的掀起眼皮,淡漠矜贵的样子,好像整个世界都被踩到脚下。

慕明月所有的恼怒被勾起来,美眸瞪圆恶狠狠地看着车子里的人。

“你是想等着媒体采访你,在这里摆好姿势等着抓拍?”

宫律薄唇微微的张启,凉凉的说道。

小说

重返八零小辣妻:夏云汐一觉醒来发现自己重生在八零年代了

2021-1-2 19:35:00

小说

萌宝归来:霍少求放过:沈念念怀孕了。

2021-1-2 19:38:1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