姻差缘错爱难求:她被前婆婆陷害,直接推进他的怀中…

她被前婆婆陷害,直接推进他的怀中……,“女人,你连我们发没发生关系都不知道?”,邪魅冷少,夜夜失眠,终于得到一个可以抱着的香暖枕头,怎么可能放手!,她一次次的沦陷在他疏离迷人的暧昧之中,一次次受伤在他似有似无的感情世界。,“怎么?想知难而退么?”男人的微笑永远带着难以琢磨的味道!,一个小奶娃忽而挡在女人前面。,“冷少难求,麻麻你要不要换个小的试试……我可软可捏,而且是你亲生的!”
姻差缘错爱难求:她被前婆婆陷害,直接推进他的怀中…插图

第1章 婆婆设计

清晨六点,CCK高端商务酒店的客房里传来一声尖锐的怒吼!

一个打扮华贵,怒气冲冲的中年妇女扯着年轻文静的儿媳妇,恨不能将她撕碎丢掉!

“安婉箐,你个不要脸的东西!趁着我儿子国外出差……偷人!”

被猛地拽下床,安婉箐浑身只穿着吊带背心和短裤。她茫然的看着盛气凌人的婆婆,委屈的说不出一个字!

“阿姨,您也别这么生气,当心伤身体……婉箐她不说话就是知道错了!默认了呢!”

一切都在自己的计划之中……

背着芬迪扶着贵妇的女孩一脸得意。她叫王曼丽,王家和唐家是世交……

“我没有……妈你要相信我!昨晚上……我喝多了。”

安婉箐努力的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一切。

王曼莉过生日,她应邀代表丈夫来参加生日趴。

……

“是你,是你故意灌酒给我!”

反应过来的安婉箐一把拉住王曼莉,不敢置信的瞪圆美眸!

“我说你为什么一直让我多喝一杯……你,你一直对唐斌没死心,你……你巴不得我被赶出家门!”

“啊……别这样,我没有。阿姨。阿姨救我!”

王曼莉装出一副被欺负的样子,小鸟依人的躲在唐斌的母亲唐艳杰的怀里……

“你还装!”

安婉箐怒不可遏,记忆渐渐清晰,昨晚明明是王曼莉扶着她来的客房休息……

怎么自己就脱成这个样子!

怎么房卡就变成双人贵宾套间……

不。这一切肯定都是她搞的鬼,她必须说清楚!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落在婉箐白嫩的脸颊!

她猛地回过神来,婆婆唐艳杰晃动着手腕,咬牙狠狠说道:“不要脸的东西!你给我马上卷铺盖走人……敢动曼莉一根汗毛,我弄死你全家!”

“什么?”

安婉箐捂着脸愣住了。

“妈……我知道您不喜欢我,但是出了这种事,难道你就不恨她!她是给你儿子戴绿帽子啊!”

伤心欲绝的安婉箐忘记了流泪!

她整个人都因为气愤不住的颤抖,唐艳杰呵呵一声冷笑!

“你也配说这种话,我儿子和你在一起才是戴了一定窝囊帽子,小门小户的穷酸人家,若不是耍了不要脸的心眼儿,怎么可能嫁给我们这样的人家!”

当年认定的事,唐艳杰一直耿耿于怀!

“离婚!马上滚蛋!你出轨了,我儿子也不会要你了!”

一份早已经拟定好的离婚协议啪的一下摔在安婉箐面前,她终于明白,这根本就是一场阴谋!

看着得意的王曼莉和迫不及待的婆婆……

安婉箐慢慢的拿起协议撕的粉碎!

“不,我要等唐斌回来说清楚……他会相信我的!”

看安婉箐不死心,唐艳杰挽着王曼莉骂骂咧咧的离去……

儿子是她的,这件事告诉唐斌,结局也根本不会改变。

门被摔上。

安婉箐终于卸下所有的坚强和伪装,捂着脸蹲在地上放声大哭。

出轨?

难道自己真的出轨了吗?

昨晚那个紧紧搂着自己的男人到底是谁?

安婉箐无力的走进浴室,脱下衣服好一番检查!羞耻感慢慢吞噬了理智……

她抓狂的拼命洗澡。

强迫症一般的躺在浴缸里一遍一遍检查自己的身体……

到底有没有出轨?

她其实并不知道。

第2章 找到工作

女儿悦悦还在家里……

这件事也必须等唐斌回来说个清清楚楚。

安婉箐抱着最后的一线希望,硬着头皮迈进婆家的门槛儿……

女儿可怜巴巴的蹲在门口,一看她回来立刻跑了过来。

“妈妈,悦悦饿了……悦悦想吃螃蟹。”

安婉箐顺着女儿怯生生的眼神朝客厅看去。

沙发上婆婆一脸高兴的正吃着又大又肥的螃蟹,而王曼丽已然成了这个家里自在的女主人,正系着围裙在厨房贤惠的忙碌着……

熟悉的场景让女主鼻子一算,心头刺痛。

“妈妈,悦悦要吃螃蟹!奶奶不给悦悦吃饭饭……悦悦好饿!”女儿的哭泣终于引来婆婆的注意……

“哎呦,你这不要脸的女人还敢回来!真是家门不幸啊……”

唐艳杰守寡半辈子,尖酸是她的强项。

安婉箐只感觉字字锥心。

“妈,事情没弄出之前,我希望您不要再孩子的面前这样说……”

“呵呵,自己做了丢脸的事情还不许说!安婉箐,你真当我唐家是这么好欺负的,我告诉你,我唐艳杰一个人在餐饮业混了这么多年,像你这种费尽心机攀附权贵的女人我见多了。少给我假惺惺的,不许再叫我一声妈!从今天开始,你和女儿住在这等唐斌可以……晚几天滚蛋罢了!但是,吃喝我可不负责……你白吃白喝这几年,便宜你了!”

唐艳杰的话音一落,王曼丽忙冲上来轻声细语的开口道:“阿姨,婉箐从毕业就在家带着,哪个公司会要她这种家庭主妇。她哪里像唐斌哥,走南闯北见多识广!”

好一个王曼莉,一张小嘴说的唐艳杰得意的笑了。

“完美的男人身边也要有出色的女人!曼莉啊……以后,就把这当做自己的家吧!”

看着眼前的唐艳杰和王曼莉,安婉箐不禁冷笑。

她早料到婆婆会来这招!

从包里掏出一个面包,安婉箐疼惜的摸了摸悦悦的小脑袋……

“悦悦乖,咱们不吃螃蟹,先吃个面包好不好!”

悦悦人小鬼大。虽然不知道奶奶因为什么事责怪妈妈,但是妈妈的话她一定要听。

“好,妈妈我喜欢吃面包。”

懂事的孩子让人心疼,安婉箐强忍着眼泪,倔强的走到唐艳杰的跟前。

“既然你们容不下我,我自然不会赖吃赖喝!放心吧,我有手有脚,一定能找到工作。”

“就凭你……”

王曼莉终于卸下自己伪装的温柔,露出一个讥讽的笑容。

“安婉箐,你也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现在的竞争的多激烈。你没有一天的工作经验……想找工作。你做梦!”

一个人回到书房,安婉箐打开电脑。

招聘信息很多,但是她的条件全都不复合!

第一, 她需要接送女儿上下班,第二她为了家庭牺牲了事业……

王曼莉说得对。

安婉箐一结婚就生了孩子,放弃工作她亏大了!

仔细的浏览着每一家招聘的工作时间,安婉箐忽而眼睛一亮……

第3章 夜间保姆

偌大的欧式豪宅中,婉箐紧张到手心出汗。

管家方才半弯着腰引她进来,而真正的金主正背对着自己优雅的站在十几米宽的茶色落地窗前……

“您好,我叫安婉箐,我,我来应聘夜间保姆。”

对方迟迟没有回头,婉箐正不知道是去是留,一个磁性而魅惑的声音突然响起!

“我不知道抱着你睡舒不舒服,所以有一夜的适应期。”

抱着睡?

安婉箐瞬间脸色苍白了。

“对不起,我不是那种人……我先走了!”

“随便!”

优雅神秘的男人风轻云淡的吐出这两个字,转身的瞬间却看清楚安婉箐那张恬淡的小脸。

“是你……”

“你认识我?”

安婉箐愣住了。

眼前的男子身高约在一米九左右,深邃的眼眶,完美的脸型,高高的鼻梁有欧洲人的味道,而紧抿的嘴唇又不乏亚洲人的精致……

完美的身材,修长的双腿,阿曼尼男装将整个人的身份和优势彰显的恰到好处……

“不算认识,但是,我抱着你睡过一个晚上。不错……皮肤很滑很细,睡觉也很老实,尤其是你身上的香味,我也很喜欢。”

男人的话只刺激的安婉箐脸色一下子由白到红!

“你,别乱讲!我不认识你,我先走了!”

“就是昨天晚上,CCK高端酒店。”

他迈着优雅的步子信然来到婉箐的跟前,由上而下如王者般俯视着这个紧张无措的小女人。

“不记得了?那种事都敢出去做,现在又装什么清纯!”

毫不掩饰的讥讽让安婉箐一下子伤了自尊。

婆婆羞辱她,王曼莉算计她,眼下连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当事人也认为自己是那种工作的女人!

“混蛋!”

红红的嘴唇愤怒的吐出两个字,安婉箐迅速扬起了手臂!

占她的便宜,这一巴掌算是轻的。

手才抬起来,男人一把握住!

“这个世界上敢打我的人还没生出来!”

他强大的气场和严肃的神色让婉箐不寒而栗。

她肩膀颤抖,咬着嘴唇瞪着眼睛看着他……

“昨晚,你到底有没有对我……”

话还没说出口,男子微微一笑,极其冷漠的开口道:“就凭你,怎么可能得到我的宠爱?”

“太好了。”

安婉箐心头的石头终于卸下!

“既然这样,麻烦您等我丈夫回来,好好的帮我解释一下。我婆婆现在误会了,她让我们离婚!”

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安婉箐一把握住男子的手臂。

那男子嫌弃的狠狠将她甩开:“别碰我,我有洁癖!”

洁癖?

有洁癖还抱着别人才能入睡?

安婉箐倒吸一口冷气,这个世界上的奇葩还真是不少。

“如果你愿意留下来工作,无需试用,今晚就可以开始。如果不想做……滚!”男子喜怒似乎只在一瞬间,方才还算可以的脸色猛地阴云密布。

“那……明早我是不是就能拿到工资?”安婉箐无路可走,唐斌回来之前,她和女儿总不能活活饿死!

第4章 留下工作

答应留下来工作,安婉箐才知道这份工作并非想象中那么简单。

豪宅中经验丰富的保姆带着她去沐浴更衣,一切宛若甄嬛传中小主进宫前的安排,细致到了极点。

“冷少不喜欢身上有香水的女人,所以你千万不要乱用香水。不要化妆,他也不喜欢化妆品的味道……睡觉的时候背对着他,不要乱动……他睡眠极其不好,所以你整夜都不要合眼。必须等第二天他醒来才可以回去睡觉。”

……

穿着豪宅中准备好的丝柔睡意,安婉箐终于再沐浴后站在了冷天琦的面前。

身为亚洲最年轻的金融黑马,冷氏公司的准继承人。

冷天琦却有一个致命的疾病——失眠!

他必须抱着让自己舒服的女人才能睡觉。而这样的女人太难找!

“不错,不胖不瘦,怪不得那晚抱着你感觉姿势很舒服,上床上来吧!”冷天琦像看一件商品一般的扫了一眼安婉箐,终于满意的揉了揉太阳穴,慵懒的靠在那张法国定制的助眠大床上。

“哦。”

安婉箐觉的自己整个人都木讷了。

她慢慢的挪动着脚步,低着头像一只可怜的鸵鸟!

“快点,超过十点我根本无法睡觉了。如果我睡不好,明天的亚洲金融G会议你来主持吗!”

失去耐心的冷天琦怒吼一声,吓得婉箐赶紧爬上床。

双眼蓄满了委屈和羞辱的泪水,这TM算个什么工作!

可眼下,为了悦悦能吃饱肚子,为了留在那个家等唐斌回来,她必须低头豁出去了……

“转过去,躺下!”

冷天琦的命令不容违背,安婉箐照做。

光线自动变的若隐若现。

安婉箐紧张到不能呼吸……

“张嫂把我睡觉的习惯都告诉你了对吧,我睡着你绝对不能睡。记住了吗?”

“记住了。”

婉箐哆嗦的应了一句。

冷天琦满意的勾了下嘴角,伸出袖长的手臂搭在安婉箐的腰上。

她浑身一个激灵,下一秒却听身后的人叹息一声!

“昨晚你没穿睡衣……”

的确,昨晚她被脱的就剩个小背心!

“我……我昨晚什么都不知道,我喝多了。”安婉箐小心的解释着,冷天琦懒得和她废话,这么努力接近自己的女人就算有再多的借口也不可能让他卸下防备!

如果不是实在睡不着,他才不会让一个陌生的女人睡在自己的身边。

“睡衣脱了。”

冷冷的声音不容抗拒!

婉箐瞬间懵了……

“不,不行。”

就算是和唐斌睡在一起,她也穿着睡衣好吗!

“耽误我睡眠的时间,你负责吗?”冷天琦根本没时间和这个多事的女人耗着,直接大手探到安婉箐的胸口,扯开系带。

婉箐惊呼出声,下一秒身上便一阵冷意。

“叫什么?不是还穿着内衣内.裤么?”冷天琦讥讽的道:“我只是觉的你肌肤不错,手感很好。其余别的……你不用担心。”

果真,扯下衣服之后他便安心睡去……

夜深人静。

安婉箐一动也不敢动!

这是她有生以来睡的最辛苦的晚上……

清晨。冷天琦醒来……

怀里的女人蜷缩成一团,小心翼翼的依偎在他的怀中!

阳光照在身上,她的长发闪耀光泽,如瀑布般倾泻在自己的胸口……

第5章 丈夫归来

每天都是晚上出去工作,安婉箐已然成了婆婆和王曼莉嘴里的笑话。

“在哪里做头牌啊?我告诉你,唐斌今天回来你可别想抵赖……”婆婆的话让安婉箐心头一紧。

“唐斌今天回来?”

因为唐斌一直再国外做旅游探险记者,所以安婉箐从不在丈夫出差的时候打电话,生怕他有任何危险。

可这次,他已经准备回国,怎么没打给自己?

门被推开。唐斌一脸怒气冷冷的看着安婉箐……

“我不在家,听说你过的很滋润啊?”

“唐斌……”

想到定然是婆婆早已经在电话里和丈夫冤枉自己,婉箐耐住悲伤。

“唐斌,你误会我了!这件事不是像你妈说的那样……我和他什么都没发生,真的!”

“他?他是谁?”

唐斌眯起眼睛,一步一步的走向安婉箐!

“是……是我打工的金主。”

“啪!”一个狠狠的耳光不分青红皂白的落在安婉箐的脸上,力道之大让她整个人根本站不稳,踉跄着向后退了好几步……

“厉害啊安婉箐,一夜之后又成了金主!怎么?遇见有钱人了是吧?已经谈好条件他长期养你了对不对?”恼羞成怒的唐斌近乎疯狂,他断没想到让自己充满优越感的妻子还敢出轨?

“我没有!”

安婉箐愤怒了!

“唐斌,别人可以不信我,你怎么可以!”

“信你?我相信我自己的眼睛!实话告诉你,昨天我就回来了……我一直跟着你,你整整一个晚上都在那豪宅别墅里没出来!”

跟踪?

安婉箐犹如当头一棒!

她不敢置信的看着唐斌,一字一句的说:“咱们结婚七年了。难道……你对我就这么不信任?”

“我只相信我自己的眼睛。”唐斌气的浑身发抖:“安婉箐,我们结束了。我要和你离婚……你走吧!”

好一个决绝的丈夫!

安婉箐本以为唐斌回来自己就可以沉冤得雪。

本以为自己说的每一个字他都会深信不疑……

“滚啊!我儿子不要你了!”唐艳杰这下子可得了势,拉着儿子一个劲的说:“别生气,现在听妈的话也不晚!儿子,你和曼莉就是天生一对,这JR根本配不上你也配不上咱们家……”

“我没有心思谈那些!”

唐斌甩开唐艳杰的胳膊,狠狠的盯着站在客厅中间的安婉箐道:“离婚,女儿归我。”

“你说什么?”

悦悦是她的命,这一点唐斌比谁都清楚!

“女儿归我,你净身出户!”

昔日的丈夫全然不顾感情两个字,恨不能将所有的怨气都化作匕首,一刀刀的全都刺穿眼前女人的胸膛。

“不可能!”安婉箐终于看透了。

她冷笑一声,看着苦苦盼回来的丈夫,一字一句的说:“我同意离婚,但是女儿我绝对不会给你。她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我去哪里,女儿就去哪里!”

第6章 大打出手

“跟你……”

唐斌冷笑着用鼻翼哼了一声。

他报复的走向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女儿,一把将孩子抱了起来。

“我要妈妈!我要妈妈!”

懂事的悦悦感受到此时此刻事态的紧张,她张着小手朝安婉箐挥舞!

那一刻,安婉箐就明白,即便豁出去自己这条命,她也必须带着孩子一起度过余生。

“唐斌,你不要太过分!我和在一起这么多年,我为这个家付出多少你自己最清楚,是,你唐斌在外面风光体面,工作顺利,事业成功,那我呢!我在大学的时候也很优秀……我为了家庭放弃事业,难道不是你最初的承诺和要求吗?”一向温顺的安婉箐终于爆发了,她恨唐斌的糊涂,恨婆婆的绝情,更恨自己选择的这份感情如此的缺少信任和坚持……

眼看着一直对自己谦逊温婉的媳妇儿突然之间牙尖嘴利,唐斌整个人怒气爆发!

他不顾怀里孩子的哭泣,一步一步的走向安婉箐。

安婉箐一把握住悦悦的小手,接连说了几句:“别怕……别怕……悦悦会和妈妈在一起!会的!”

“闭嘴!你个不要脸的JH!”

一句咒骂断了夫妻情分!

唐艳杰站在唐斌的身后冲着心仪的王曼丽相视一笑!

这一天,她真的等了很久了。

今天唐斌火冒三丈,趁热打铁将这个女人赶出家门,便随了心愿。

孙女毕竟是亲生的,一个女孩花不掉多少钱,以后等曼莉过门,再体面的给自己生个孙子……

看着昔日的丈夫彻底的变脸站在婆婆的一边,一向坚强的婉箐终于整个人都在颤抖。她努力的让自己不哭出声音,不吓到孩子……

“唐斌,夫妻一场我不想和你骂的这么难听,我是不是贱货JH你比谁都清楚。好……算是我几年时光错付,算是我白给你生了悦悦,我们走……我们娘俩以后就算是过的再苦再穷,都和你无关!”

“和我无关!”唐斌那张斯文的脸有些扭曲。

他盯着安婉箐,结婚几年她还是水嫩如大学生一般……

这样好的皮毛难道不是自己让她在这个温室般的家里滋润出来的么?

“安婉箐,孩子是我的,离婚她也一样姓唐……要走你走,我的女儿不会和你一起流浪街头!离婚……你有什么本事养活自己养活孩子!难道让我的女儿看着她妈去陪睡?”

“啪!”

一记耳光落在唐斌的脸上。

安婉箐心如死灰!

她断然没想到这么恶心的话会从丈夫的嘴里说出来……

“算我看错了人!唐斌,以后,我们就是陌路!”

“你敢打我儿子!我和你没完!”

唐艳杰疯了一样的冲向安婉箐,狠狠的撕扯她的长发,悦悦吓得失声痛苦。

“悦悦乖,咱们不看这些事……来阿姨这!”王曼莉此时化身温柔天使,抱着悦悦赶紧去了卧室。

“砰”地一声,唐艳杰倒在地上。

安婉箐惊慌失措,站在那傻傻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她并没用力推搡,为什么婆婆会突然倒地不起?

第7章 医院相见

“哎呦!我的天啊……真是家门不幸!这女人简直逆天了……出轨,打人!咱们唐家人都死绝了么?我的儿子,要是你爸在天有灵,当真是要气的活过来!”

“我没有!”

倔强的女人才解释三个字,就被唐斌一拳打的满脸是血!

婉箐几乎是蒙的,她从未被人这样打过!

嫁给唐斌,她也曾经认定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一路走来,他虽然高高在上,可男人毕竟是男人!他给过自己幸福,给过自己欢乐,这一拳落下的瞬间,安婉箐才如梦初醒!

“我今天就让你知道背叛我的代价!”

唐斌彻底的失控了!

在安婉箐还没反应过来之前,那铁锤般的拳头犹如雨点般的落在她的脸上身上……

“别打了,别再打了!”

婆婆见大事不好,赶紧惊慌失措的拦住唐斌!

“儿子,这女人咱不要就罢了,别打出人命!”

“妈妈!妈妈!”

卧室里的悦悦听着外面安婉箐凄惨的哭声,对着王曼莉的胳膊就是狠狠的一口!王曼莉吃痛的放开孩子……

“妈妈!”

悦悦冲了出来,被唐斌一把拽住!

“她不是你妈!她是JH……爸爸要和你妈离婚!从今天开始,你只有爸爸,没有妈妈!”

……

恶毒的咒骂在耳边时而远,时而近。

安婉箐躺在客厅冰凉的地板上,胸口疼的不能呼吸。她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可在唐艳杰看来,她的小命可远远不低她们母子长远的幸福!

“送她去医院,别死在咱们家里。这房子以后我还要当你和曼莉的婚房,别晦气!”

冷冰冰的言语是安婉箐昏厥前最后听见的一句,等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人已经躺在医院里。

“婉箐,你别动啊……你的肋骨断了三根,医生说就差那么一点,就插进肺部了!”婉箐的哥哥安书搭和嫂子万娜娜围在床边,出了这样的事,看见娘家人的安婉箐感觉自己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

“哥,嫂子……我差点被唐斌活活打死!我要离婚,我要悦悦!”

婉箐的眼泪顺着眼角流淌,万娜娜体贴的拿出纸巾帮她擦拭。

“婉箐,别哭了。你再哭下去,嫂子也只能跟你一起哭了……这离婚的事,咱们先不提,先把病养好!”万娜娜轻声细语的说完,背着自己上个月贷款买的香奈儿包包快速走向唐斌。

四目相对,万娜娜的气势弱了半截!

“唐斌,好歹我们婉箐给你生了孩子,这人啊……谁能不犯错!要不,你就原谅她一次?”

什么?

让他原谅自己!

自己有什么错?

安婉箐气的沉闷咳嗽两声,疼的脸色苍白!

“嫂子,不用多说,这婚我离定了!”

第8章 醒来

一听说安婉箐要离婚,哥和嫂子近乎是瞬间翻脸。

“你这是不孝,大不孝……老家的父母如果知道你离婚了,指不定要多伤心!”

安书达捂着心口,那真叫一个疼啊!

“是你们夫妻二人伤心吧……以后没有地方哭穷借钱,就好自为之吧!”安婉箐再无法顾忌不争气的娘家人,事到如今,她只想让自己和女儿有一条活路。

……

还在年轻,安婉箐两日就出院了。

恰好冷天琦碰巧去了国外一周,这难伺候的金主也算是阴差阳错让自己喘了一口气。

离婚的官司已经在准备中,女儿暂时跟着唐斌住在家里。

手机忽而响起……

是唐斌!

“我们还没有离婚,女儿生日你应该回来吧!婉箐,其实只要你低头,我就原谅你。”

唐斌似乎有些后悔,他从未想过真的离婚,更没想过安婉箐真的有勇气离开自己……

“我会回去给孩子过生日。离婚,没有商量。”

挂了电话,安婉箐把所有的苦涩忍回喉咙。

一段糟糕的婚姻不算什么。

没有信任的夫妻才最可悲!

*****

清晨的阳光暖而不刺眼,透过落地窗落在了冷天琦与安婉箐的床上。他们两人紧紧相拥在一起,就好像一对结婚多年的夫妻。

阳光率先唤醒了冷天琦,他双目微张,出现在眼前的是安婉箐沉睡的脸庞。

她睫毛细长薄唇微张一口一口均匀地呼吸着,脸泛红晕不由得让人心起涟漪。

目光一转,看到的是领口下若隐若现的事业线明晃晃的显现在他的眼前。

该死,这女人竟然睡着了!

穿成这样是故意的吗!

但此刻他竟不想叫醒身边这熟睡的女人,控制不住的要多看几眼。

思维渐渐清晰,他微微眯起深邃的眸子!

该死。昨夜一向睡眠轻浅的他,似乎有无意间触摸过了……

“嗯……”

少许,安婉箐皱了皱小小的眉头,微微睁开了双眼。

冷天琦的身躯完美地遮住了阳光,她整个人依偎在他的身躯里,一米六几的她显得格外娇小!

只抬头一望,不巧对上了冷天琦的双眼,她顿时惊慌了起来。

糟糕!

“总……总裁。”安婉箐尴尬道。

冷天琦见她醒来,随机一脸严肃掩饰着恼羞成怒!

“谁予许你睡着的?”

“安婉箐,像你这种以为爬上了我的床就能勾/引到我的女人我见多了,你觉得就你这种小伎俩就可以得逞?”

“对不起对不起,我这几天一直在准备和我丈夫的离婚官司,每天都焦头烂额的实在睡不好觉,昨晚一不小心才睡着了……”

“你不用跟我解释这些,这是你的事。”

他冰冷的脸上没有一丝人情味,一副拒人之千里之外的样子着实让人喘不过气儿来!

怎么办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份又能照顾悦悦工资又高的工作,这会要是被辞职了那我和悦悦可怎么办啊!

难不成要把悦悦的抚养权拱手让给唐家?

不行!

绝对不行!

安婉箐一想到自己的女儿瞬间两颗豆大的泪珠就从眼眶滑落下来。

小说

凤眸含笑画江山:摄政王被一只九尾狐睡了

2021-1-2 19:17:27

小说

情挽飘零: 男神对爱情坚贞不渝,鱼塘送上门……

2021-1-2 19:20:4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