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眸含笑画江山:摄政王被一只九尾狐睡了

他堂堂端木王朝的摄政王,不仅被一只九尾狐睡了,而且还睡出个大麻烦。,“主子,那狐儿把后院弄得人仰马翻。”,正在处理公务的端木离丝毫没有停下笔:“随她高兴。”,“主子,那狐儿将皇后的寝室给烧了。”,端木离头也不抬,轻描淡写一句:“多给她几个火把。”,侍卫上气不接下气,飞奔来报,,“主子,那狐,不是,小郡主跟着妖孽跑了……”,“咔嚓”听到这句话后,端木离手中的笔一下应声而断。,某小狐三里地没出,就被捉了回来,“小东西,想跑?看来昨晚的惩罚还不够!”,被他壁咚在怀,她还不忘舔唇商量,“小离离有话好好说~”,“不
凤眸含笑画江山:摄政王被一只九尾狐睡了

第1章 天降异象

“快,他中了‘死葬’跑不了多远的!”一个嘶哑的声音在幽密的丛林中喊道,一群黑衣人在丛林中极速的穿梭着,而在一个隐蔽的地方,一个黑色的几乎与丛林融为一体的身影在极力调低着自己的气息。

一双犀利而洞悉一切的眼睛里闪着嗜血的光。

没想到他居然会被那老妖婆给阴了一道!

最让他出乎意料的是,江湖中人居然也会参与皇室纷争!

“死葬”这种毒药,也只有暗月教会有这种东西了,若是他今天不死,日后必定把暗月教给一锅端了!

用内力极力抑制住死葬的蔓延,喉咙里一口血腥的味道往上冲来,即使已经极力抑制,但是气息还是被透露了出来。

几个人感觉到这边的异样,小心翼翼的朝着这边走来,尽管他们知道那个不可一世的男人已经中毒,但是还是不敢放松一丝。

毕竟他可是端木王朝的摄政王端木离!

而端木离也感觉到有几个人朝着这边缓缓的走来,带着隐藏不住的杀意。

嘴边勾起了一抹嗜血的笑,在那群人一起朝着那灌木草丛砍下去之时,忽然从里面飞出来了几片带着黑色血液的刀片,几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割喉毙命。

这点动静在这幽静的地方显得格外大声,而端木离早已离开了原地,朝着更隐蔽的地方冲去。

运起轻功的一瞬间,死葬也极速蔓延,忽然,双手脚都开始麻木得没有一丝力气,直直的倒在了灌木草丛里。

黑衣人拿着刀快速的逼近这个地方,却在他们要搜查的时候,天空忽然闪电雷鸣,一道道闪电就这么轰隆隆的落了下来,骇人无比。

“轰隆——”一道闪电劈在了离端木离不远处的灌木草丛里,本来干燥的灌木草丛一下子就起了火,让一群黑衣人不知道该如何办。

“老大,这天怎么忽然就变了?”一个黑衣人看着那被雷劈的地方,有些心惊的问着站在前排的人。

“管他变不变天,继续搜!”

“轰隆——”在排头的那个人一说完那句话,一道雷电又朝着这里劈下来,正好劈在了一个黑衣人的身上。

“啊!!!”那雷电直接把那黑衣人烧焦,黑衣已经被劈碎,露出了那焦炭的冒着青色烟气的伤口。

还没等那群黑衣人反应过来,一道道雷就这么错不及防的劈了下来,黑衣人都没来得及逃跑,一个个全部都被劈得半死半残的躺在了地上。

大火烧着这片丛林,却在最后一道雷下来的时候,一道白光闪过天际,天空一下子就下起了白色的雨,把这大火一下子浇灭掉。

而端木离勉强的撑起了自己的身子。

现在他感觉得到,死葬已经开始从伤口蔓延到全身,手脚都已经毫无知觉,心脏的疼痛感撕心裂肺,可是他却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白色的雨奇异无比,而在这端木王朝的八月下旬,电闪雷鸣更是诡异至极。

天降异象,必有妖物

感觉到自己的胸口好似有什么东西,低头一看,却是看到了自己的胸口趴着一团白毛毛的发着微光的东西。

第2章 :老天在玩我?

这团白毛毛的东西在这个环境下显得格格不入,干净得让他想毁掉。

刚想伸手丢掉,却发现自己的胸口好似有一股暖流通入,蔓延到全身,而自己的痛苦也在慢慢减少,四肢开始恢复知觉。

端木离深邃的目光里闪过一丝光芒,想到了刚刚那诡异的雷电,为什么偏偏正巧不巧就在这里落下?

白色的雨缓缓的停下,而这团发着微光的白毛毛的东西却是停止了颤抖,最后躺在端木离的身上一动不动了,就好像是死了一般。

端木离伸出手把这团白毛毛的东西拎了起来,发现这是一只世间稀有的九尾狐,还是只幼崽。

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的毒居然在慢慢消散,想到刚刚从胸口传来的一股暖流蔓延四肢,端木离挑了挑眉,难不成这只小东西刚刚救了他?

可是现在不管怎么看好像都是死物了一般。

端木离的视线从九尾狐的身上移到了天空中,现在,只能等十六夜来支援了。

把那九尾狐托在自己的大手上,看着那光滑的小肚皮,端木离很恶趣味的伸手戳了戳。

牧悠悠此时正在做个好梦,却没想到总有着什么东西在戳着自己的肚皮,而且怎么拍都拍不到那个东西,当场就炸毛了。

还让不让人好好的睡觉了!

睁开眼睛怒视冲冲的挥爪,却是看到了一双深邃得看不见底的黑眸。

犹如一个漩涡一般,直直的就将她吸了进去。

同时,端木离也被牧悠悠那一双清澈透明而毫无杂质的异色双眼给惊异到了。

但那也只是一瞬间,他就回过了神,牧悠悠的眼睛太纯净,看惯了这人世间的尔虞我诈,心机深府,如若不是理智阻止了他,他会直接动手掐死这九尾狐。

无论如何,它也是自己意义上的恩人。

而在牧悠悠回过神来之际,端木离已经远离了牧悠悠,面无表情的看着炸毛的她。

哦哦哦哦!古代美男!

尽管现在他的发丝有些许凌乱,衣服残破不堪,可是却丝毫挡不住端木离生来具有的俊美面孔。

五官精致得就像是亲手雕刻出来的一般,让她感觉这脸好不真实

特别是那一双犀利而深邃的眼睛,让人惧怕,却又想靠近。

牧悠悠刚想说话,却是从嘴巴里溢出了一个奇怪的声音:“唧。”

端木离倒是没想到这只狐儿刚刚还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现在已经活蹦乱跳的了,还会出声。

可是咱们的牧悠悠同学可就不淡定了啊,低头一看,自己正坐在美男的手上,举起爪子,却发现是两团软软的肉垫,而自己全身都是白绒绒的毛。

咬了一下自己的爪子,感觉到爪子上传来的痛处,发现不是梦之后,牧悠悠开始风中凌乱了。

天哪,老天爷未免也太坑爹了吧?整人都不带这样的好吗!

穿越就穿越吧,至少让她穿越到一个人的身上啊,穿越到一只兽的身上是什么鬼啦!

看着眼前的美男,想到自己是兽身,瞬间感觉到生无可恋。

明白那种只能看不能吃的痛苦吗老天……

第3章 跟本王走吧

而牧悠悠不知道,她这一系列的动作和表情,丝毫没有逃过端木离的眼睛。

那种情绪不是一只普通的兽会出现的,不过也是,毕竟是世间稀少的九尾狐,是不是妖物,他还不敢贸然确定,但是不管是不是妖物,这只小东西都在这场事件中,间接性的救了他一命。

他虽冷血,但也会知恩图报。

端木离感觉到不远处传来的熟悉清香,再次戳了戳牧悠悠的肚皮:“小东西,跟着本王走吧。”

牧悠悠现在还在风中凌乱中,在生无可恋之际却又被戳肚皮,当场就来了火气,露出小爪子直接往端木离的手挥去,却在接触到他冰冷的目光之时,弱弱收回了小爪子,在他手上轻轻抚摸着一处伤口。

她怎么这么没骨气啊……

但是也不能怪她啊……这厮的眼神太吓人了嘛……

端木离把牧悠悠眼睛里的情绪都收入了眼底,嘴边勾起了一抹轻微的弧度。

原来这小东西不喜欢被戳肚子。

支起身子慢慢的朝着熟悉的清香小心翼翼的走去,在看到熟悉的二人之时,端木离的松懈也只是一瞬间而已,缓缓的朝着外面走去。

“主子!”两人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在看到端木离之时,那眼底闪过的惊喜和激动,是无法掩饰的。

“主子,属下来迟,请求责罚!”两人的声音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是却能让这方圆十里的人能听见。

不一会,十几个黑色的身影纷纷赶到,齐齐跪在端木离的前面,重复着排头两人的那句话。

牧悠悠的小情绪早在看到那两个双胞胎侍卫的时候,一扫而光。

双胞胎啊双胞胎,这古代的基因也太好了吧。

“唧,唧唧唧!”双胞胎双胞胎,让我去找双胞胎小哥哥玩耍啊玩耍!

牧悠悠小小的身子一直在往前面窜,而她这一出声,却是让人疑惑,难不成主上还在这林子里抓到了走兽?

尽管疑惑,可他们却还是一动不动的跪在地上,没有丝毫的动作。

端木离看着刚刚还在闹着脾气的牧悠悠一下子变得生机勃勃,身体还一直往前窜,若不是他托着他,可能现在她已经变成一团肉泥了。

朝着她的方向看去,发现她双眼发亮的看着眼前的属下,不,更准确来说是两眼冒光的朝着莫奕莫言冲去。

这两属下虽然也是长得俊秀,但是自己丝毫不差于他两啊,为何这狐儿看到自己的时候却没这么激动。

莫名的,心里有一股不爽的情绪的缓缓升起,就如同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抢去了一般,声音冷漠得听不出丝毫情绪:“十六夜杖则二十大板,双莫三十大板,回府即行。”

随即,端木离把牧悠悠抱在自己的怀中,大步往前方的马车走去。

“唧?”牧悠悠被这突如其来的命令弄得有点懵逼,为什么他们来救你还要挨罚啊?

而且如果她没猜错的话,双莫说的就是那两双胞胎小哥哥吧?

为什么他们要多十大板啊,知道不知道要爱护国家稀有产物!

第4章 :气势不能输

想着,张开嘴就想咬端木离的手。

端木离把牧悠悠脸上和眼底里的情绪都看在了眼里,冷冷出声:“想变成野狼猛兽的腹中餐就尽管咬。”

牧悠悠被这话语吓了一跳,看着那白皙的手指,又想到了刚刚他对双胞胎小哥哥的责罚,勇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张开嘴巴就朝着那只手指咬去,端木离的眼神也逐渐变冷。

只是,预料中的痒痛感却没有传来。

牧悠悠当然不会真的咬端木离,但是总也得要个面子好嘛?气势不能输!

就算不咬他,也要做做样子嘛……

所以某只九尾狐在用自己的牙齿轻轻的点了一下端木离白皙的手指之后,抬起头无辜的看着端木离。

一金一蓝的眸子就这么无辜的看着端木离,仿佛是在说,我刚刚没有想咬你的冲动!

端木离却是没想到牧悠悠会这样突然看着他,那种无辜的神情是在说她刚刚没有想咬自己的冲动吗?

“那你刚刚恶毒的盯着本王的手指还张开嘴巴是想作甚?”端木离的手指一下没一下的挑拨着牧悠悠下巴的狐狸毛,因为是幼崽,毛还没长好,下巴的毛显得特别软而腻软,摸上去特别舒服。

可是牧悠悠却不舒服了啊,但是现在要靠他吃饭,自己不得不服软,看他这个样,若是自己再逆反他,可能自己真的要被丢在这里喂狼了。

所以,牧悠悠忍着自己下巴的不舒服,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端木离,双爪抓住了他的手指,学着宠物的样子用头拱了拱。

“唧唧唧,唧唧。”我那是羡慕你的手好看,想咬一口是不是真的。

牧悠悠很担心端木离会不晓得她的意思,于是便手脚笨拙的在比划着。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端木离好似在刚刚认识她的时候,就能读懂她的意思。

仿佛是心意相通一般。

但是,从她脸上的表情,眼里的情绪和那笨拙的动作,也不难看出来她想表达的意思。

可是,看着她刚刚那副样子,端木离就想逗逗这野性的小东西,动不动就喜欢咬人,最主要的是,这小狐狸刚刚想咬他的原因居然还是为了他的下属。

“你是在说你看不爽本王的手指所以想狠狠的咬断?”端木离的俊脸上没有任何的情绪,只是,那嘴角微微弯起的弧度,足以表明他现在心情很好。

然而,牧悠悠现在可没精力去观察,天知道她在听到端木离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好想狠狠的给他脑袋一巴掌。

但是也只是想想而已。

“唧唧唧!”才没有!

要是咬断你的手指她还有命在这里蹦蹦跳跳的么。

“算你识相。”端木离伸出手将它抱在自己的怀中,牧悠悠可能也是累了,趴在他的怀里有些幽怨的低着头,因为是幼崽的原因,在端木离一下没一下的轻抚下,缓缓的进入了梦乡。

端木离看着自己怀里的小东西逐渐的安静了下来,呼吸平稳,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它也知道累。

第5章 把这张毛垫给本王烧了

牧悠悠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趴在一个毛茸茸的垫子上,好软好舒服。

感觉像是回到了家一样,当场就开始在那垫子上滚来滚去,在最后停下来之时,看了一下自己粉嫩嫩的肉垫,想到再也见不到自己的父母,不由得落下了眼泪。

端木离进来的时候,刚好看到牧悠悠耷拉着耳朵低垂着头,坐在那里掉眼泪,一双水润润的眼睛在看到他的时候,里面的猫泪更多了。

端木离不明所以,并不知道牧悠悠为什么会突然一觉醒来就这样子,快步走了过去,将她一把捞在怀里,轻柔的抚摸着她背上的毛。

牧悠悠现在没心情跟端木离怄气,只是趴在他的怀里,享受着他轻柔的抚摸,而且刚刚她做了个梦,很奇怪的梦。

她梦到了这只九尾狐的记忆,因为这只九尾狐以前贪玩不勤奋修炼,所以在雷劫到来之际,被劈得魂飞魄散,最后的法力和仅有的内丹都进入了端木离的身体里。

不得不说她很想吐槽端木离的狗屎运。

在知道原来自己是可以修炼成人的消息之时,她很高兴,可是突然就想家了,又不由得有些伤感。

而端木离倒是把目光移到了刚刚的那张垫子上,在看到上面的毛之时,一丝懊恼的神色从自己的眼眸闪过。

那张垫子的皮毛是狐狸皮。

是西冀国送来的贡品,而因为他战功赫赫,所以皇帝就把那张狐狸皮送给了他。

现在想想,他倒是知道了这小东西为什么哭的原因。

“来人。”冷冷的声音响起,而语音一落,莫奕就恭恭敬敬的跪在了端木离的身后,等待着他的发令。

“属下在。”

“把这张毛垫给本王烧了。”

莫奕一听,有些惊讶的看着端木离,但是也只是惊讶了一秒,毕竟主子的命令不同违抗。

可是这张可是世间珍有的雪狐皮啊……就这样烧掉未免也太可惜了。

在莫奕看到牧悠悠的时候,就知道了端木离为什么想烧掉这张雪狐皮的原因。

“唧唧唧!”牧悠悠看着那张软软绒绒的垫子被莫奕拿走之后,急忙叫出声。

那个是我的床!!憋拿走!

可是莫奕的速度很快,牧悠悠根本叫不住他。

想到那张毛茸茸的垫子被他一句话就给弄没了,心里不由得升起了一阵怒火。

把她带回来又把她的床烧掉是想干什么嘛!

随即,牧悠悠愤怒的在他怀里转过身,屁股对着他。

“狐儿?”端木离看着突然发怒的牧悠悠,有些疑惑。

“唧!”憋跟我说话!

“本王给你点阳光你就灿烂了?”端木离的声音逐渐变冷,语气与之前一句的语气简直是天差地别。

牧悠悠感觉到自己身后传来的一股令人心慌的骇意,突然想到这里所有东西都是他的,而且自己还是被他带回来的,吃饭住行什么的都还要靠他……

人在,哦不,狐在人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于是,某狐有些不甘心的转过了身子,虽然理是理他了,但是那眼睛里想把他狠狠的蹂-躏这点情绪,丝毫隐藏不住。

第6章 野性的小东西

端木离看着牧悠悠这憋屈的模样,嘴角弯起了一抹令人心动的弧度。

这野性的小东西,吃硬不吃软。

而牧悠悠本来是狠狠的瞪着他的,在看到他嘴角的弧度之时,那瞪就变成愣了。

“走吧。”

端木离抱着牧悠悠走到了大殿,各个在看牧悠悠的时候,都惊讶了一瞬,因为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异色瞳的狐狸。

因为牧悠悠现在是只幼崽,九条尾巴并不怎么明显,被端木离这么抱着,那九条短小的尾巴更是难以看见了。

“唧唧?”来这里做什么?

牧悠悠疑惑的抬头,一双清澈纯净的金蓝瞳就这么看着端木离,那萌萌的模样让人好不怜爱。

“陪本王处理公务。”端木离看了一眼她眼中的神情,就明白了这野性的小东西在想些什么。

读多了人心,看透了这世间的城府,像牧悠悠这样什么情绪都表现在脸上的,让他开始不由得慢慢珍惜起来。

“唧。”牧悠悠有些失望的低下头,随后想到了刚刚的莫奕,突然眼睛一亮,在端木离的前面比划着,然后唧唧唧的出声。

那,那两个双胞胎小哥哥在咩?

端木离看着牧悠悠笨拙的动作,还有那闪着亮光的眼睛,想到这是因为自己的属下的原因,莫名的就想直接将她扔掉或是直接处死那两属下。

但是理智战胜了冲动,他走到了处理公务的椅塌上,将牧悠悠放在桌子上之后就不再理她了,开始处理着桌子上的公务。

牧悠悠看着端木离面无表情的俊脸,脑子里又不由得想起了刚刚他嘴边的弧度。

这样是算什么嘛!

大殿里一个人都没有,就只有牧悠悠和端木离,安静而无聊。

可是睡了这么久,身为幼崽的她一下子就感受到了肚子里的饥饿,然而看着这突然就变了个脸的端木离,她还真的没有那个胆去找他……

怎么办嗷……

只是牧悠悠不知道的是,虽然端木离看起来像是专心致志的在处理公务,但是他的余光还是时不时就瞥向她这边的。

在看到它摸着自己的肚子想来叫自己却又怕的神情时,心里叹了口气。

随后,放下了笔,说出了牧悠悠觉得世间最美好的两个字:“传膳。”

不一会,本来空唠唠的大殿已经摆好了桌子和一盘盘香喷喷的饭菜,人也渐渐多了起来。

“唧!”鸡肉!

牧悠悠看到那一盘盘看起来美味无比的鸡肉,两眼冒光,而在美食的诱惑下,牧悠悠的肚子越来越饿了。

端木离的眼神瞥了一眼朝着他伸出小爪子的牧悠悠,然后起身,缓缓的走到了餐桌前,直接把牧悠悠给忽视了。

这次不给她点教训她就不知道谁是她的主人。

“唧?”牧悠悠看着直接绕过她而去的端木离,一脸懵逼。

众人看着端木离一脸冷漠的模样,再看到了牧悠悠一脸懵逼的模样,就知道这小狐狸一定是惹到端木离不高兴了。

而后者还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好嘛,大不了自己走。

第7章 蠢死了

牧悠悠看着端木离那一脸冷漠的模样,可是又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惹到了他,然而那饭桌上的食物香味勾引着她的肚子,让她不得不厚脸皮去跟端木离服软了。

缓缓的从那公务桌子上下来,可是因为身子太小,公务桌对她来说太高,在下来的时候不小心脚滑了一下,啪嗒的一下掉落在了地上,让人看着心疼无比。

端木离其实在看到她脚滑的时候,就想去接住她了,可是却是狠下心要给她一个教训。

于是,牧悠悠在众人有些怜惜的目光下,一瘸一拐的朝着那饭桌走去。

忽然,自己被一双冰冷的大手抱了起来,语气冷漠却透露着关心:“蠢死了。”

“唧唧唧……”我要吃肉……

她真的要饿扁了……

然而端木离却并没有理会她,查看了一下她受伤的那只爪子,语气冷漠:“撤膳,传御医!”

不一会,一个老御医就急忙赶了过来,擦了一把老汗看着坐在椅塌上的端木离,跪拜在地:“参见摄政王,不知摄政王的身体有哪里不舒服?”

“本王无碍,给她看一下右前脚。”端木离将无精打采的牧悠悠放到了桌子上,看着她无精打采的样子,有些担心。

“是。”

老御医在看到牧悠悠第一眼的时候,就生来好感,也有些好奇,异瞳九尾狐,世间稀少而珍贵。

而兽身其实跟人体没什么两样,更何况是扭伤这种很简便的小伤,老御医在给牧悠悠上好药包扎好之后,慈爱的对着牧悠悠笑了一下,转头看向了端木离:“禀告摄政王,狐儿是轻微的小伤,这里是药膏,每日换两次,三日便好,只是因为这是只幼狐,骨头还软,若是再重创一次,这只脚可能就要残废了。”

端木离点了点头,随后将牧悠悠抱进了自己的怀里:“来人,赏!”

“谢摄政王。”老御医行礼叩拜,拿着药箱走出了们。

“唧唧……”我肚子饿……

牧悠悠可怜巴巴的看着端木离,指了指自己的肚子。

“传膳。”

这次,端木离直接将牧悠悠抱到了饭桌上,在众人吃惊的目光下,端木离夹了一块鸡肉放到了牧悠悠的前面。

牧悠悠此时看到鸡肉就双眼发亮,两三口就直接将自己眼前的肉给吃光了。

现在她真的是把自己当成一只兽来看待了。

然而,就算她把自己当做一只兽来看待,对端木离的一些恐惧感还是在的。

所以,在自己吃完眼前的肉之后,牧悠悠一金一蓝的纯净双眸就这么可怜巴巴的看着端木离。

“腿能走吗?”端木离看着她前脚的白纱布,微微皱眉。

牧悠悠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猛的点头。

端木离看着牧悠悠这个样子,心里微微叹了口气,就算她不能走也会点头吧,这野性的小东西。

而周围的人却是吃惊无比,没想到这狐儿居然能听得懂人话!

“喜欢什么就去吃吧。”端木离的声音淡淡的,却是带着一丝无奈。

“唧!”牧悠悠一听到这句话,一金一蓝的眼睛就亮的犹如天上的星星一般,清澈亮丽。

第8章 :给点颜色就开染坊?

牧悠悠虽然是一瘸一拐的走过去,但是却吃得无比欢快。

然而在她吃得很尽兴的时候,莫奕突然就回来了,一进来就出语:“主子,那狐狸皮已经烧成灰烬了。”

端木离点头,而牧悠悠却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鸡腿啪嗒一下就掉到了饭桌上。

她刚刚听到了什么?狐狸皮……狐狸皮!

忽然,她有些恍惚的看向了端木离,而刚好,端木离也在看她,随后,她看到了端木离的嘴边,勾起了一抹笑容。

那简直是来自地狱般的笑容……

“冬天也快到了吧,本王倒是缺了一条围脖。”端木离淡淡的说道,一双犀利的眼睛就这么看着牧悠悠。

莫奕看着端木离,又看了看呆愣在饭桌上的牧悠悠,一下子便明白了端木离的意思。

“属下觉得,用九尾狐皮做围脖是最好不过的选择。”莫奕配合着端木离,一本正经的说道。

而牧悠悠看着眼前一本正经的莫奕,在听到他说的话之时,好感度刷啦啦的往下掉。

双胞胎小哥哥我看透你了……

“是挺不错的。”端木离淡淡的说道,只是,那目光却是盯着牧悠悠说的,好似就是在说,要把它养肥了然后扒她的皮来做围脖。

牧悠悠看着自己肉嘟嘟的小粉垫,蹭了蹭自己身上还没长好的毛,可怜巴巴的走到了端木离的前面,用头拱着他的手,指着自己的毛:“唧唧……”

我的毛很少,当围脖不够的……

“做个荷包应该够。”端木离的大手抚了一下她的背,冰凉凉的触感让她感觉到害怕。

“唧唧唧!”我抗议!你这是在虐待动物!

“就这么办了吧。”端木离仿佛没有听到牧悠悠抗议的声音,自顾自的下了决定。

办你妹!

牧悠悠第一次感觉到当一只珍惜动物真心累,吃都不让吃个安稳,就要被人拿去剥皮当荷包。

人类真恶劣……

端木离看着牧悠悠那生无可恋的表情,眼底闪过了一抹笑意,只是语气却不改声色:“不过距离冬季也还两三个月,这事就先搁着吧。”

牧悠悠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那眼睛里的亮光又回来了,一瘸一拐的走到了刚刚自己掉落鸡腿的地方,继续吃着那只鸡腿,不亦乐乎。

而众人,也知道了这只小狐狸在端木离心里的位置是有多重要。

看着牧悠悠狼吞虎咽的吃相,端木离也不由的来了食欲。

一向少吃点他却在这餐饭里吃了不少。

而吃饱喝足的牧悠悠则瞬间将刚刚的事情给忘得一干二净了,躺在餐桌上撑得起不来。

端木离看着牧悠悠那圆滚滚的小肚皮,又不由自主的戳了戳,软软的触感让他不由得再次戳了几下。

“唧唧唧!”憋戳我肚子!说着那爪子呼的一挥,在端木离的手指上抓出了三条小血痕。

“给点颜色就开染坊?是本王对你太好了?”端木离看着自己手指上的三条浅浅的血痕,一双邪肆的凤眸深幽的盯着牧悠悠。

小说

应是清欢经年:“穆唯一,再跑我就打断你的腿!”

2021-1-2 19:16:04

小说

姻差缘错爱难求:她被前婆婆陷害,直接推进他的怀中…

2021-1-2 19:18:4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