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是清欢经年:“穆唯一,再跑我就打断你的腿!”

“穆唯一,再跑我就打断你的腿!”面前男人太过强势,她只想逃离,可刚一转身,便被男人瞬间逼到了墙角。,“还跑?”男人勾唇一笑。,穆唯一瑟瑟发抖:“简少寒,你就是个变态!”,他逼她、骂她、欺她、辱她、一纸合约强了她;,她哄他、骗他、诱他、拐他,一巴掌打醒了他!,老虎不发威,真当我是你的草莓小甜心了?,穆唯一一拉男人领带,居高临下看着被反绑的他:“简少寒,看你这么皮,不如改邪归我?”,“好。”男人委屈点头:“从此不撞南墙,只撞穆小姐胸膛。”
应是清欢经年:“穆唯一,再跑我就打断你的腿!”

第1章 我会对你负责的

“疼……”黑暗的酒吧房间,男人一身酒气。

穆唯一试着推了一下身上的男人,却迎来了更猛烈的进攻。

“不要,我不认识你。”她疼的轻呼,眸中的泪水滴落到男人的脸上,让男人的动作一顿。

“别怕,我会对你负责的。”

只是一句看似敷衍的安慰,却让穆唯一再无还手之力。

天呐,她只是这间酒吧临时找来的一个小员工,没想到上班第一天就遇上了这种事情,这……这让她以后的生活怎么办?

她还在上学,她还有爸爸妈妈要养活……

穆唯一的脑袋一片混乱,身子却在男人的掌控下慢慢酸软。

“记得,你要对我负责的。”

穆唯一没有其他办法,只能轻轻的在男人耳边说了一句:“你要记得,一定要记得。”

这个夜,迷乱的让人窒息。

……

“唯一?昨天晚上你去哪儿了?”第二天早上,穆唯一刚刚收拾好凌乱的自己出门,迎面就碰到了酒吧的张姐。

“没、没事。”她捏了捏自己的裙子,声音有点颤抖的说道:“我一不小心在房间里睡着了……”

“睡着了?”张姐有些诧异的看着她:“怎么能在酒吧里睡着?这地方不怎么干净,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也不知道注意安全!”

呵,安全?

她还有什么安全可以注意的?

想起来昨天晚上,穆唯一就恐惧的全身颤抖……

“好了你快回去吧,以后注意。”

张姐摆了摆手,穆唯一的眼泪夺眶而出。

她是S市重点高中的学生,虽然家境困难但是品学兼优,这次去酒吧不过是因为要交学费没有办法,可是现在,现在……大街上,跑累了的穆唯一慢慢的蹲下身子,最终忍不住嚎啕大哭。

这一天,穆唯一觉得她的人生全完了。

然而让穆唯一没有想到的是,她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浑浑噩噩的过了一天,穆唯一到了小区门口,深吸了口气才敢抬脚进去。

该怎么跟爸爸妈妈说要交学费的事呢……

她满是心事的往前走着,完全没有注意到身边突然慌乱起来的人群。

“前面那个人怎么回事?”

“好像是穆家的女人,她站在阳台上干什么?”

“这好像有点不对劲啊……”

周围的人窃窃私语着,穆唯一刚想往前走。

砰——!

巨大的轰鸣声突然传来,一股温热的液体喷溅在了穆唯一的小脸上。

她一愣,然后突然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那个人

“妈——!!”

这、这个突然摔在她面前的女人,是她的妈妈……是她的妈妈么?!!

穆唯一浑身颤抖着看了一眼女人的脸,大叫一声就是抱住了她:“妈!妈你给我醒醒啊妈!妈你怎么了……”

“唯、唯一……?”妈妈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便脑袋一歪晕过去了。

“快叫救护车,求求你们快帮我叫救护车!!”

豆大的眼泪从穆唯一的脸上滑落,在她十八年的往生中,从来没有一刻是这么的绝望。

抢救室外,穆唯一的妈妈最终宣布抢救无效。

“节哀。”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看着抱头痛哭的父女两人:“这种情况就算是送到国外,说不定也是一个植物人的下场,你们……”

医生看了一眼他们身上穿的普通衣服,他们不可能有那么多钱去治病的。

“唉。”医生叹了口气走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穆唯一整个人都瘫坐在了地上,她紧紧的抱着爸爸,父女两人忍不住痛哭流涕。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明明前一天还好好的,她穆唯一还有幸福的家庭,还有美满的人生,还有无限的可能。

可是现在……没有了,她什么都没有了!

绝望占据了穆唯一的整个大脑,就在她觉得人生只剩下黑暗的时候。

一道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我能救她。”

男人很好看。

精致无比的五官仿佛一束光,照亮了穆唯一的眼睛,而身上那裁剪合体的西装,也在冥冥之中预示着他的高贵和无法接近。

“你……你说什么?”穆唯一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的问道。

“过来。”男人瞥了她一眼,便抬脚向前走去。

穆唯一跟着他来到了医院的一处书房。

“签了它。”

一份合同甩到了穆唯一面前的书桌上,她一愣,然后拿起文件翻了几页便无法控制的颤抖起来:“这…这是什么?”

“签了它,世界顶尖的医师就能立刻赶到这里,你妈妈就不会死……最多成为植物人。”

“你说什么?”

“签了它。”

男人好像没有多余的耐心,只是又重复了一遍这句话。

穆唯一咬了咬唇,她盯着那份文件看了两秒,然后就毫不犹豫的拿起笔来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唯一……”爸爸突然叫了她一声:“我们都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不能……”

“爸,我已经决定了。”穆唯一咬唇说道:“你不用担心,妈妈不会死了。”

妈妈不会死了……妈妈不会死了!!

穆唯一满脑子都是这个念头,再也顾不了其他,就算……就算她只是觉得这个男人有点莫名的熟悉,就算她明明知道那份合同只是一个卖身契,就算她可能要把自己的余生交给其他人,她也甘之如饴。

“很乖。”

男人十分满意的看着合同上穆唯一的名字,然后勾了勾唇。

穆唯一浑身发抖的瞥了他一眼,然后就快速的低下了头。

“医生很快就会赶过来,放心。”

男人冷冷的丢下这句话,就毫不迟疑的离开。

穆唯一愣愣的看着他的背影,然后和爸爸一起抱头痛哭。

“爸爸……妈妈不会死了,我不会让妈妈死的!”

男人果然说到做到,穆唯一在急诊室外面又等了一天一夜,终于是等来了妈妈救治成功的消息……尽管变成了植物人,但是穆唯一相信总有一天妈妈会醒过来的!

“好,好……”穆爸爸抹了把眼泪:“我的唯一最好了,都是唯一救了妈妈……”

“爸爸,我……”

“穆小姐,简少请你过去一趟。”

第2章 别墅……

穆唯一话没说完,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便走过来说道。

穆唯一偷偷的看了他一眼,小脸瞬间白了。

她认得他,是昨天那个让自己签合同的男人的下属。

“……好。”咬了咬牙,穆唯一便是跟着男人上了车。

一路上,穆唯一的心情都是忐忑的。

妈妈突然的跳楼,一份突然的合同,还有这来不及反应却极速转弯的人生……都让她从内心深处开始害怕。

她乖乖的坐在简家的豪车里面,小手紧紧的揪着裙子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穆小姐,请你下车。”

黑衣男子的声音传来,就有人为她打开了车门。

穆唯一小脚刚一沾地,就被面前的景象呆了。

别、别墅……

这两个字永远只会出现在她看的小说和那些肥皂剧里面,她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富丽堂皇、奢华气派的别墅……

“穆小姐,请跟我来。”黑衣男子看到她的呆愣,顿时笑了笑:“简家还是很好看的,少爷也不会亏待你的。”

“少爷?”穆唯一抬头,小脸上全是疑惑。

“我能不能问一下,昨天的那个男人究竟是谁。”穆唯一捏了捏裙子,小声的说了一句。

身边的人一顿,然后有些惊讶的问道:“你不知道?”

穆唯一摇了摇头。

而男人一愣之后便是露出了公式化的笑容:“简少寒。”

简少寒。

穆唯一猛地瞪大了眼睛,她不止一次听到过这个名字。

他、他是欧洲简家金贵无比的三公子,他是KS品牌的独立创始人,他几乎是垄断全国经济命脉的商业帝王……天,这样一个男人为什么会突然找上了她?

简家整个的气氛都是庄严肃穆的,穆唯一小心翼翼的往前走着,生怕犯了什么错。

“到了。”男人把穆唯一领到了一个房间,就很自觉的退下。

“等一下……”穆唯一喊了一声,可是男人已经消失了。

哗啦啦的水声慢慢传来,穆唯一瞪大了眼睛,然后小心翼翼的往前走了几步。

“你是谁?”一个男人突然从浴室出来,看着她皱了皱眉。

男人穿着银灰色的浴袍,高大的身材目测少说也有188,此时刚刚洗完澡出来,头发上还啪嗒啪嗒滴着水珠……真是性感的要命。

“我……”穆唯一红着小脸低头嗫嚅了一声,没说出来话。

不是他叫自己过来的么?

“穆家的人?”简少寒却好像突然想起来了什么,抬眼打量了穆唯一一眼,看着女孩脖颈处大片洁白的皮肤,喉咙没由来的一紧。

“嗯。”穆唯一点了点头。

“哦。”简少寒挑了挑眉,走到旁边的大床上坐下:“脱。”

脱。

这个字从男人的嘴里说出来,没有一点揶揄和调戏,反而是冷冰冰的,冷的刺骨。

穆唯一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

“脱。”简少寒懒懒抬了抬眼皮。

“我不要!”穆唯一僵硬在原地,然后紧紧的拉着自己的衣服说:“你要是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这个男人简直莫名其妙!

穆唯一又急又气,当下就要抬脚往外走去。

“你忘了昨天你写过什么了?”简少寒一步步的走来,身上还散发着刚刚沐浴过的香气:“合同上写的很清楚,你已经是我简少寒的人了,怎么?还需要再看看?”

“你……”穆唯一的小脸顿时惨白。

没错,她是签了那份合同,她是提前有了心理准备,可是并不代表简少寒就能对她为所欲为了……

“让你脱你就脱,我没什么耐心。”在穆唯一的吞吞吐吐中,简少寒终于忍不下去:“穆唯一,在你踏进我简少寒房门的时候,你就应该清楚的知道,你把自己给卖了。”

简少寒好心的提醒了一句,穆唯一顿时恐惧的全身颤抖。

在你踏进这个房门的时候,你就应该清楚的知道,你把自己卖了……

你应该清楚的知道,你把自己卖了……

耳朵再也听不清声音,满满的都是简少寒那一句她把自己卖了。

穆唯一的脑袋一片空白,而小手已经是不由自主的开始动作。

脱。

她脱。

大颗大颗的泪水从眼里滚落下来,简少寒皱眉看着眼前的女人,突然一阵没由来的烦躁。

不就是让她脱个衣服,哭什么?

简少寒有点想不通,而穆唯一很快的脱了个干净,简少寒躺在床上斜睨着她,两只眼睛像是探照灯一下打量着她。

女人的皮肤很白,软软嚅嚅,干净的好像一碗牛奶。

娇小无比的身材没什么看点,倒是一双紧致笔直的双腿无比的惹人眼球……还有那因为恐惧而微微颤抖的整个身子,哭的梨花带雨的小脸……

简少寒不禁想起了下雨天,被人遗弃在屋檐的小白猫。

“不错。”

他的声音依旧冰冰的,却带了一丝压抑的喑哑:“不愧是我看上的人。”   穆唯一紧紧的咬着唇,没接话。

“我不喜欢有瑕疵的东西,恭喜你过关了。”简少寒的声音又响起:“你妈妈的医药费我会出,你的学费我也会出,现在你可以走了。”

“什……什么?”穆唯一瞪着大大的眼睛,有些反应不过来。

“怎么?不想走?”简少寒勾唇一笑,然后意有所指的说道:“想留下来帮我解决,也不是不可以。”

穆唯一快速穿上了衣服,落荒而逃。

“呵……”

……

简少寒的笑声仿佛还在身后回荡,穆唯一的小脸上一片灼热。

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突然让她脱衣服又赶她走……

穆唯一想不通,同时内心也松了一口气。

还好她放自己离开了。

穆唯一回到家里的时候,爸爸很欣喜的告诉她自己的学费有着落了,穆唯一扯着嘴角笑了笑,心想简少寒的动作真够快的。

穆唯一白天要上学只有晚上有空,临近高考是满满的课程,好在以她的聪明这些不是什么问题。

而每每到了晚上,她都会被简少寒叫过去。

然后永远是那一个字,脱。

第3章 真的是唯一!

脱完了,简少寒就让她无比屈辱的站着,然后自己心满意足的睡觉去。

穆唯一现在觉得,简少寒简直是个神经病。

这天晚上,穆唯一像是往常一样坐上了到简家的车。

“咦?这不是唯一么?”一道女声突然传来,穆唯一大惊失色的扭头,就看到了同班几个结伴走来的女生。

“唯一?真的是唯一!”

“穆唯一坐的这辆车……”

几个女孩子叽叽喳喳的走过来,穆唯一尚且来不及反应,人已经是被一个女生抓住了手腕。

“穆唯一,你这是要去哪里?!”同班的刘芸走过来瞥了她一眼:“我们同班同学这么久,怎么不知道你家这么有钱,买得起玛莎拉蒂?”

刘芸是班里的富二代,最看不起的就是穆唯一这种成绩又好家里又穷的人。

“我……”

“你该不会是被谁包养了吧?!”刘芸尖叫一声,周围女生看着穆唯一的眼神就变了。

“我没有!”穆唯一厉声说道:“刘芸你不要血口喷人。”

“哼。”刘芸冷哼一声:“我有没有血口喷人只有你自己知道,你如果不是心里有鬼干嘛这么着急解释?”

“你——!”穆唯一死死的瞪着她,一时之间说不上话。

“呵,真是没想到平时在办理乖乖女模样的穆唯一,有朝一日竟然会被人包养。”刘芸笑道:“明天我就把这个好消息散播到学校里去,一定是个大新闻!”

“刘芸你敢!”穆唯一气的浑身发抖:“我没有被包养,这是个误会……”

“呵,狗屁的误会!”

刘芸对着车子和穆唯一的脸咔嚓几声拍了照片,然后就和班里的同学扬长而去。

“穆小姐,可以走了么?”洛寒问了一句。

他是简少寒的左膀右臂,这几天一直都负责着穆唯一的各种事情。

穆唯一没有吭声,她满脑子都是刘芸大肆宣扬自己被包养的画面。

洛寒默了默,忽然开口问了一句:“穆小姐,其实我觉得被包养没什么不好的。”

“你说什么?”穆唯一回头惊讶的问道。

“这种事情太正常了,就算是高中也有不少美丽漂亮的未成年被……”

“够了!”穆唯一打断了她:“再说一次,我没有被包养!”

洛寒很识相的闭嘴。

穆唯一冷冷的注视这前方,从车窗外面看过整个C市车水马龙一片繁华。

可越是这样的繁华,往往越是让人觉得害怕。

是,她是什么都没有了……但是唯一剩下来的可怜自尊,她不能再失去了!

“今天迟到了。”

简家,简少寒斜靠在沙发上,手上拿着一份全英报纸。

斯文儒雅的金丝眼镜下面,完美的折射出了它主人的那双眼睛……冰冷的有些渗人。

“我有点事耽搁……”

“简家的人,从来不听任何理由。”简少寒抬头,眸光有些讽刺。

穆唯一不敢跟他直视瞬间低下了头,没错,简少寒是个非常注重时间概念的人,从来不允许任何人的迟到或者缺席。

今天的她可是犯了大忌。

穆唯一心里有些忐忑,眼睛一瞥就看到前方桌子上一叠车厘子,简少寒惯用的精致叉子还在上面……

穆唯一掐了掐自己的手心,然后鼓起勇气上前拿起叉子叉了一颗车厘子往简少寒嘴里送去。

然后声音放到了最轻柔:“这次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就消消气吧。”

简少寒的脸色刷的就变了,其实相比于迟到他更不喜欢别人私自动他的东西。

可是眼前,穆唯一莫名羞红的小脸,轻柔无比的语气,顿时让他的视线灼热起来。

“坐我腿上。”声音喑哑的说了一句,简少寒张开了嘴。

穆唯一一愣,下一秒人已经被简少寒直接抱到了腿上。

上身的衣服忽然被猛地撕开,穆唯一还来不及发抖肩膀就是一痛。

“啊……”

她轻叫出声,不像痛呼,更像娇吟。

简少寒的牙齿整个就印在了穆唯一的肩膀,他好像突然发狂似的咬了她一口,直到是咬出了殷红的鲜血。

然后动作突然放轻,像是亲吻自己最爱的情人一般把血给舔了个干净。

“简……简少寒。”

穆唯一有些害怕的看着简少寒通红的眼睛,不知该如何反应。

“穆唯一。”简少寒勾唇笑道,如同淬了毒的罂粟花:“现在才知道害怕?晚了!”

说完,就是将穆唯一扛在了肩上朝着卧室大步走去。

穆唯一的大脑一片发懵,下一秒简少寒就踢开了卧室的门把她扔到了床上。

“简少寒!”穆唯一这时才惊觉不对,顿时大叫一声:“简少寒不用你动手,我脱,我脱!”

不就是脱个衣服而已么……她自己来,她自己来!

“不用你了。”双臂被简少寒一手压住,男人的眸中是满满的情欲:“今天还我来服侍你。”

……

“简少寒你混蛋 ,你无耻……”

“简少寒对不起,我只是不想让你生气……”

“简少寒你慢点,我错了你慢点,我不骂你了……”

从愤怒到求饶,从挣扎到接受,整整一个迷乱窒息的夜晚,让穆唯一总算认清了简少寒这个男人究竟有多可怕。

第4章 他是谁

她错了……她太低估了简少寒了,她不该认为他是个好人的。

第二天。

“嗯……”天还没亮,穆唯一便又被简少寒给折腾醒了。

“你、你干什么?!”穆唯一用力的扯着被子,而简少寒的目光却紧紧的盯着她的身体。

身上的疼还没褪去,简少寒又一次进入了他。

“混、蛋!”穆唯一咬牙切齿的骂。

“他是谁?!”简少寒却好像没听见一般,用力的折磨着穆唯一:“你的第一个男人,是谁。”

昨天晚上,没有落红,她不是处。

简少寒知道这个的时候整个人都炸了,他讨厌任何有瑕疵的东西,而穆唯一已经是他的收藏品!

“神、经、病!”穆唯一双眸通红的看着他:“简少寒你就是个神经病,你不得好死……啊!”

“我在问你话。”他突然用手掐着她的脖子,怒气凌人的问道:“我再问一次,他是谁!”

“你要干什么……你放手!”穆唯一险些被他掐的断气。

“我去杀了他,然后杀了你!”

穆唯一:“……”

对于简少寒的神经病,是永远没有下限的。

“呵……”穆唯一冷笑:“他是一个比你好一千倍一万倍的男人,他的一根脚趾头你都比不上……啊!”

“穆唯一,你找死!”

简少寒怒吼一声,身下的动作更重了。

穆唯一紧紧的抓着他的后背,仿佛是要抓出血来。

她被简少寒折磨了一天一夜。 最终男人离开的时候,只冷冷的扔下了一句:“别让我知道那个男人是谁。”

呵。

穆唯一冷笑一声,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简少寒怎么会知道……这个混蛋!

龇牙咧嘴的洗了个澡,穆唯一就拖着无比疲惫的身体回了家。

“爸,我回来了。”

“唯一!”简爸爸从房间冲出来,拿着一张报纸就扔到了她的脸上:“你给我好好看看,这是什么!”

穆唯一一愣,拿起报纸才看了一眼,顿时全身冰凉。

这是昨天晚上她坐在简家车上的照片,旁边还有配的文字:清纯校花被人包养,背地的肮脏终被揭开!

“爸……”穆唯一顿时全身颤抖:“你听我解释,这不是真的。”

“不是真的?!”简爸爸气得双目通红:“不是真的会有人往咱们家里塞这个?不是真的你老师会给我打电话?不是真的你怎么……这两天总是半夜还不回家。”

穆唯一:“……爸,我跟你说了我找了兼职。”

“住口!”

啪的一声,一个响亮的巴掌顿时扇到了穆唯一的脸上。

无数的泪水顿时夺眶而出,穆唯一再也忍不住心里的委屈……

“唯一,你上次签的那份合同究竟是什么。”简爸爸看着蹲坐在地上抱着自己的穆唯一,最终无比困难的开口。

“如果真的是什么勉强你的事,爸爸就去找他们,我们不签了,我们不签了好不好……”

当初穆唯一只告诉他有个好心人愿意资助他们,但是要让穆唯一毕业之后给他们公司做事。

现在看来,怎么可能会这么简单!

“不、不要!”穆唯一疯狂的扭头:“爸我会保护好自己的,我真的没事!”

“妈妈还需要治疗,妈妈还在等着醒过来。” 

“爸,真的不要这样,我向你保证这份合同真的没有任何问题!”

好不容易安慰好了简爸爸,穆唯一这才是身心皆疲的躺在了自己的小床上。 脑袋里满满的都是简少寒丑恶的嘴脸,她知道自己的人生完蛋了,但是没想到竟然还要经历这么多的痛苦……简少寒,简少寒,这个混蛋究竟是要让她怎么样!

穆唯一终于还是鼓起勇气走进了学校。

刚刚踏进学校的门,便感受到了周围气氛的不对劲。

一路上都有不少不认识的学生对着她指指点点,那般鄙视的目光,让穆唯一整个人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原来这就是尖子班的那个穆唯一,长的确实不错。”

“你不知道她被包养了么?不知道背地里都干过什么!”

“果然长得好看的女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那些恶毒的语言一字不落的钻进了穆唯一的耳朵,她故作镇定的往前走去,直到是看到了学校的公告栏。

里面原本是放置优秀学生的奖励的,穆唯一的照片偶尔也会在。

可是如今,全是她被包养的新闻和照片。

穆唯一的指甲深深的嵌在了手心,却一点都不知道疼。

“哟,这不是我们学校的大红人穆唯一么?”刘芸突然出现,看着穆唯一的目光充满鄙视:“怎么?你还知道回学校啊?”

“刘芸,你太过分了!”穆唯一怒视着她,双眸通红。

“呵。”刘芸冷笑一声:“我过分?我哪里过分了?!”

“难道我刘芸说的有错么!你穆唯一就是被包养了,那天晚上看到的可不止我一个人!”说着她话锋一转:“不过这也没什么……毕竟你有个现在还半死不活的妈!”

啪——!

一道响亮的声音响起,在所有人惊愕的目光中,穆唯一重重的打了刘芸一巴掌。

“你说谁都可以,但是不能说我妈。”穆唯一的声音响起,冷的能掉冰渣子。

刘芸目瞪口呆的看着她:“穆唯一你敢打我?你竟然敢打我?!”

穆唯一白了她一眼:“下次你还这么过分,就不止一巴掌!”

两巴掌三巴掌,她都干得出来!

只要着刘芸说她妈妈一句,她什么都干得出来!

怒火中烧的穆唯一没有理会刘芸无比恶毒的目光,背着书包就走到了自己的班里。

无数轻蔑和鄙视的目光她都默默承受着,人生已经失去了这么多,她已经不在乎这些东西了!

“唯一……”同桌林夏小心翼翼的叫了她一声,刚好瞥到了穆唯一通红的眼睛。

“唯一,你没事吧?”林夏咬了咬唇:“我知道这些事都不是真的,你不要理会刘芸。”

穆唯一摇了摇头,表示不太想说话,林夏就没再吭声。

第5章 逃脱简少寒

课堂上穆唯一认真的做着笔记听课,距离高考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高考,她一定要拿出像样的成绩!

简家。

柔柔软无比的大床上,两个人影在耳鬓厮磨。

穆唯一看不清他的脸,但却清晰的听到男人暴怒的声音传来。

“穆唯一,你这个贱人。”

“穆唯一,你第一个男人是谁!”

“穆唯一,你不说话我现在就咬死你!!”

男人把她压在了身下,狠狠的进攻着她,穆唯一早就哭哑了嗓子,可是他却一点怜香惜玉都没有。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她慌乱的摇着脑袋,却被男人狠狠的咬住了唇瓣!

“疼……”穆唯一的身子抖了抖,然后猛地瞪大了眼睛。

简少寒?!

眼前的男人,竟然是简少寒?!

……

“啊——!”

穆唯一无法控制的大吼起来,这一声顿时让教室里一静。

同学和老师都看着她,然后穆唯一的小脸一点点的变红:“对、对不起。”

刚刚那个……果然是场恐怖的梦。

最近她肯定是被那个变态男人给吓怕了,要不然怎么可能会做这么可怕的梦。

“唯一……你没事吧?”林夏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怎么感觉你这几天的精神状态一直都这么差呀。”

穆唯一摇了摇头。

“哎呀林夏你就别烦着唯一了。”旁边的男同学张潇说道。

然后看着穆唯一脸红着挠了挠头:“那个,唯一,我这里刚刚好有两张电影票……”

“不去。”穆唯一瞥了一眼断然拒绝。

只要一放学,她根本没有自己的自由时间。

简少寒!这个魔鬼一般的男人,已经把她的一切都给剥夺走了!!

张潇无比失望的回到了座位上,放学之后穆唯一则是一把抓起了书包就往外走去。

“哟,这不是穆唯一么?”

哪知道在教室门口,刘芸却是堵住了她的路:“之前怎么不知道你放学这么赶时间,是不是赶着过去被人包养啊。”

“包养”两个字,如同针尖一样刺在了穆唯一的心上。

周围同学窃窃私语,可是她仍然旁若无人的往前走着。

“站住!”刘芸忽然叫道:“我让你走了么!穆唯一你上次打我的一巴掌,我们还没算清楚呢!”

一边说着,一边就狠狠的甩了穆唯一两个巴掌。

她一个没有防备,就被打的头晕目眩,耳朵里面嗡嗡直叫,恍惚间却是看到了一个黑衣男人竟然在大步往这边走。

即便是戴着简镜,穆唯一也可以辨识出简少寒那张美的天怒人怨的脸!

混蛋!简少寒那个渣渣竟然是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来学校找她!

穆唯一顿时全身冰凉,本来刘芸说的那些话没人会去在意,可是要是在这众目睽睽之下被人看到了她和简家的人有牵扯,她就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穆唯一的拳头紧紧握着,忽然看到了一旁已经呆住的张潇。

“走!”

张潇只感觉有人忽然拉住了自己,回头一看竟是穆唯一那张美丽而紧张的小脸。

“穆、穆唯一?”张潇愣了。

“不是要去看电影么?!走!”穆唯一二话不说就将人拉走,她专挑学校的小路走,趁着简家的人不注意很快就溜了出去。

张潇站在电影院门口才如梦初醒:“穆同学?你真的要跟我看电影啊?”

张潇是班上有名的混混,因为家庭条件不错倒是没人敢惹,但是也没见过谁对他高看过……因为长相。

平心而论,张潇真的比简少寒丑多了。

不,简直就没办法比。

穆唯一冷静的点了点头。

反正逃也逃出来了,现在回去岂不是自讨苦吃?

张潇咕咚咽了一口唾沫。

电影院里是灰蒙蒙的一片,张潇选的片子并没有什么水准,穆唯一看了两眼便神游天外了……

她今天没有去简家,简少寒会不会生气到发疯?他会不会给爸爸打电话说些什么?早知道就不应该逃走的……穆唯一越想越后悔,却是突然发现她的大腿有点痒。

一只咸猪手不知不觉的滑到了她的大腿上,穆唯一回眸就看到了张潇那张欠揍的丑脸。

“嘿嘿……唯一我可是喜欢了你好久呢。”张潇嘿嘿直笑:“你这么个校花级的人物,今天落在我手上真是幸福。”

“张潇,你给我老实点!”穆唯一怒道:“这里是电影院!”

“电影院?电影院怎么了?”张潇笑的一脸猥琐:“电影院可不就是小情侣约会的地方吗,不管我对你做什么都不会有人理会的。”

“无耻!”穆唯一身子一僵,顿时骂了一句。

她怎么会想到平日里文质彬彬的张潇私底下竟然会这么龌龊!

真是悔得肠子都与请了……早知道就应该找借口溜走的,才出虎口又入狼窝。

“哼,还有更无耻的!”张潇目露凶光的说完,就紧紧地扣住穆唯一的手腕,将她牢牢地固定在了座位上。

穆唯一摇着脑袋拼命往后退缩,却到底抵不过张潇的力气。

“怕什么,我又不会对你怎么样。你乖乖跟我在一起,我保证让你吃香的喝辣的。”

张潇紧紧的按着她,看着穆唯一眼中闪烁的泪花,因为呼吸急促变得通红脸颊,更加按捺不住自己了。,

粗糙的手早已经抚上了穆唯一的大腿,开始不老实的乱摸起来。

穆唯一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尽管被张潇捂住了嘴,也时不时有短促的呼救声从里面传出,只可惜在电影院这个黑暗紧张的空间里,细若蚊蝇的哼几声听上去反而让人觉得格外暧昧。

穆唯一对于眼前张潇的脸十分恶心,她咬紧牙齿,挣扎着绝对不可以让这样的人碰自己。

“你别碰我,张潇你无耻……”

感受到身下的人挣扎得更加剧烈,张潇反而笑得更开心,“你要是想让别人听到咱们这儿的动静,就尽管大声叫出来。要是让人看到咱们俩现在的姿势,传到学校里面去,你要怎么做人。”

第6章 简少寒来了

“我是没什么关系的,反正我就是一个小混混,可是你不一样啊……”张潇的话意味深长,一时间让穆唯一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低下头,嗅着穆唯一身上好闻的香味,嘴角的笑容猥琐,“你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和我厮混在一起的消息传出去之后,你就别想在学校里继续待下去了。”

“你想怎么样!”穆唯一绝对不能让自己被张潇这样的人渣毁了,学校里已经有一个刘芸在虎视眈眈,这种消息传回去一定会被大肆宣扬,无论是哪方面,她都没办法好好交代。

张潇捏住穆唯一的下巴,盯着她细长的脖子咽口水,“我知道你智商高,也足够机灵,但是在我面前别耍什么小花招。穆唯一老子想要你,现在就要!”

说着他就低下头朝着穆唯一的脖子吻过去,穆唯一挣脱了张潇的禁锢,抬起膝盖狠狠地踢在张潇的肚子上,趁着张潇因疼痛转身就想跑。

“小贱人!还想跑!”张潇一把就将穆唯一拉了回来,用膝盖压住穆唯一的腿,双手压住她的肩膀,穆唯一便怎么也没办法动弹。

电影院的人很多,但是他们的座位在最后一排。

即使是发生了这么大的动静,也没有多少人理会他们。

张潇被她给激怒了,手上也没多留情,压得穆唯一疼的不行,她突然绝望了……

“你,你松开……”穆唯一害怕的不行,因为先前张潇的警告,她不敢大叫出声。

张潇见自己软着来不行,干脆直接将穆唯一扑倒在了座位上。他从一开始就准备这么做了,所以才选了一个比较黑暗的角落。

可惜穆唯一从一开始就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并没有发现张潇的算盘。

“是你逼我的。”

张潇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他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就在眼前,而且很快就会变成他的女人。

这叫他怎么不激动。

既然现在没办法得到穆唯一的心,那至少先得到她的人。

张潇伸手直接扒掉了穆唯一的外套,正准备有进一步动作的时候,啪的一声电影屏幕突然全黑了下来,原本还能隐隐约约看到周围的景物,现在什么都看不到了。

张潇愣了愣,然后就笑着对穆唯一道:“你看,老天爷都在帮我。”

这对于他来说真是一个对穆唯一下手的好机会!

“哦?老天爷都在帮你?”

然而还没等张潇下手,一道极富穿透力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张潇先是一愣,然后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感觉有人对着自己的小腹狠狠踹了一脚!

“啊——!”张潇忍不住疼尖叫一声,然后一股强势的力量直接把穆唯一从他的身下抽了出去。

“你、你是谁……”

电影院乌漆简黑,张潇完全看不清楚面前男人的样貌,但是人却突然害怕了起来。

这个男人,好强的气势,好狠的力道!

“你也配知道我是谁?”

男人无比平静的说了一句,然后对着张潇又是狠狠一脚。

这一脚,直接让穆唯一听到了肋骨碎裂的声音。

天……简少寒!现在这么用力抓着她的男人肯定就是简少寒!

这个男人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而且这个打法……简少寒这个疯子!

“啊,别打了,别打了……”张潇的呻吟声回荡在整个电影院内,黑暗之中一双双眼睛都被吸引了过来,无比震惊的看着声音的源头。

一声又一声,穆唯一在简少寒的庇佑下瑟瑟发抖的听着张潇的呻吟,整个人如同被定住了一般,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一方面是因为张潇被打的解气,一方面是对简少寒的深深恐惧。

电影院突然打开了灯光,突如其来的强光刺得张潇睁不开眼睛,却也刚好解救了他。

“你、你这个混蛋敢打我……”张潇眯着眼睛,想趁着这个机会揍回去。

却是被简少寒一个拳头打的不省人事。

穆唯一:“……”

“蠢货。”

简少寒轻轻吐出了两个字,那是无比沉稳而富有磁性的声音,此刻极为低沉喑哑,带了些难以抑制的愤怒和轻蔑。

“简、简少寒……”穆唯一咕咚一声咽了口唾沫。

简少寒不会是把人给打死了么。

“嗯?”简少寒回头,皱眉看了穆唯一一眼。

好看的眉眼里此刻全是不耐烦的杀戮,那股子仿若看着蝼蚁的冷酷眼神,顿时让穆唯一的身子狠狠一抖。

她叫了他一声,便再也不敢说话。

简少寒哼了一声,这才注意到了穆唯一手腕上的红印,那是被人紧紧捏出来的痕迹。

他刚刚将穆唯一拉出来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她的手腕,她就狠狠的颤抖了一下,可见刚刚那人究竟有多用力。

自己都不曾在穆唯一身上留下这样的痕迹。

简少寒眸中是越积越多的烦躁,他最讨厌别人未经允许动他的东西!

穆唯一是明码标价买下来的,是他的人,从内到外都是,他决不允许别人在她身上留下这样的印记!

“简……简少?”而在穆唯一和简少寒的对峙中,张潇竟然幽幽转醒。

他看着面前的简少寒,额头上滑下无数冷汗颤抖的说道:“我想这其中有什么误会……”

在简少寒无比冰冷的气场下,张潇的身子狠狠地抖了抖。

早知道穆唯一是简少寒的女人,别说碰她了,他连想都不敢想。

自己家里虽然有些实力,但是跟简少寒比,那就是以卵击石。

穆唯一这女人,果然如刘芸所说,被人包养了。

只是此时张潇的心里生不起一丝恼怒,只因眼前的这个男人是他无法达到的高度。

“唯一,你说是不是?”见简少寒的脸色不妙,张潇连忙对穆唯一使眼色。

看着张潇冲自己挤眉弄眼还带了些讨好的模样,跟之前的态度形成鲜明对比。

穆唯一眸中快速的划过了一抹厌恶,根本就不理他。

如果不是简少寒,她今天免不了要被张潇给羞辱。

她不想帮张潇说情,甚至私心希望简少寒能够对他出手。

第7章 宠物就要听话

虽然穆唯一自己也知道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唯一?”简少寒听此皮笑肉不笑的说了一句:“叫的挺亲热啊。”

“啊,没有没有……”张潇连连认错。

而简少寒则捏着穆唯一的下巴,突然看到了眼周围的泪痕,他的目光暗了些,“你们很熟?”

“不熟。”穆唯一冷淡地回答,她把下巴从简少寒的手里挣脱出来,扭到一边不看他们俩,“我有点累了,我们可以走了吗?”

“走?”简少寒勾唇一笑,仿佛听到穆唯一说了一件什么特别好笑的事情一般。

“你想去哪儿?”简少寒嗤笑一声,看着穆唯一的眼神幽暗。

可穆唯一却并没有注意到简少寒的变化,她抿紧嘴唇,一刻都不想再继续在这个地方待下去。

这儿让她觉得恶心。

尽管没有回答简少寒的话,穆唯一的身体却已经暴露了她的想法——脚尖对着大门,她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

简少寒眯了眯眸子,穆唯一虽然不知道他心里再想些什么。

但是那好像暴风雨席卷一般的恼怒,她感觉出来了。

“回家……”穆唯一张了张嘴,声音小的可怜。

简少寒不吭声,眯着眸子细细打量着她。

他来了,她就急不可耐地想离开?因为看到他刁难她的小情人了?!

穆唯一忍不住打了个寒噤,这目光太有穿透力了,仿佛要一击即中她的心脏!

“你以为这儿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能走?”简少寒一把穆唯一的小臂将她拉回自己的怀中,下巴磕在她在轻轻颤抖的肩膀上。

微微张嘴,温热的气息喷洒在穆唯一的耳边,更像是死神在耳边的低喃,“穆唯一,今天我再教你一个道理。”

“既然是个宠物呢,就要听话。”

他去让人接她,这女人竟然敢跑路。

很好。

这是他简少寒活了二十多年以来,第一次看到这么胆大包天的女人。

穆唯一听此小脸一百,而简少寒的目光一直盯着穆唯一不停扇动的睫毛,看着她眸子里的惊慌,他嘴角的笑容变得愉悦起来。

看上去是在跟穆唯一说话,旁边冷汗淋淋的张潇却很清楚,简少寒这是在警告他。

简少寒的人,没人敢动。

简少寒的人,有人动了,就要万劫不复。

“简、简少……”张潇的汗水从脸颊不断滑落,眼前这个男人气场强大到让他甚至不敢抬起头来正眼去看,他结结巴巴的说道:“我从来都没有觊觎过穆同学,我们就是出来看个电影而已,我想这里面有什么误会……”

“哦。”简少寒手里把玩着穆唯一的手,看上去很是慵懒惬意。

这小手跟白瓷似的,美的勾人,真好看。

张潇木着脸,静静等着简少寒的下文,可是没有。

那一声哦语调也拖得长长的,却让他整个人从背后发凉。

末了,简少寒感觉穆唯一的气场压得整个人都在微微发抖,额头上密密麻麻步上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怕我?”简少寒勾唇问了一句,然后看着张潇打着哆嗦的模样,在穆唯一耳边嘲讽道:“这就是你看上的男人?”

穆唯一咬了咬唇,不吭声。

“简,简少?”

张潇看着简少寒搂着穆唯一往外走的背影,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拍拍自己发酸的小腿想要站起来,可还没等他站稳,就听到传来了一句简少寒的话:“张潇,你们家那小破公司,还是别开了吧!”

扑通一声,张潇整个人都被吓得瘫坐在了地上。

“简少,简少!不要啊!我知道错了!”

张潇馒头冷汗的爬起来的时候,简少寒和穆唯一已经走远了,甚至连两人的背影都看不到……

“完了……”

刚出电影院的大门,简少寒就把司机轰了下去。

穆唯一被毫不留情的一把塞进了车,顿时瞪大了眼睛,“你要干什么!”

简少寒一言不发的模样比刚刚还要恐怖,穆唯一坐在副驾驶座,只觉得一股寒气朝自己袭来。

见简少寒盯着自己看了好一会儿,穆唯一瞪大眼睛往后缩,她抱紧手臂挡住胸口,像防色狼一样防着简少寒,“你,你想干什么!”

他嗤笑一声,像是在嘲讽穆唯一的自作多情。

“安全带。”

穆唯一的脸颊红了些,“哦”了一声把安全带系好,便低着头不说话。

气氛实在是尴尬,穆唯一找不到什么话题可以跟简少寒说,便一直看着窗外。

直到好一会儿,她才发现这条路根本就不是她回家的路,穆唯一瞪大眼睛,“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儿!”

看着穆唯一慌张的模样,简少寒就觉得好笑,“简家。不然你觉得?”

“我、我什么都没有做……”穆唯一慌乱的解释着。

她只是为了避开简少寒,所以故意找了张潇给自己打掩护。

可是这话说出来,估计简少寒会更加生气。

“呵,你还真是挺饥不择食的。”简少寒忽然猛地凑近了她,温热无比的气息整个席卷了穆唯一。

黑暗之中他的脸犹如暗夜妖邪,带着致命的诱惑也让穆唯一从心底的害怕:“怎么,我满足不了你了吗?那样丑的男人你居然也看得上?!”

要说最能激怒穆唯一的,非简少寒莫属。

好脾气的穆唯一在他面前总是能逼得炸毛。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跟他根本就不是那种关系,你别乱想!”穆唯一咬牙:“简少寒你少得意,我还真的不是什么人都能看得上!”

“没什么关系,哼。”简少寒瞥了她一眼,冷哼了一声:“没什么关系你还能差点让他给强了?!”

“那是因为……”

“穆唯一,你就这么下贱?!有钱就是爹?”

车水马龙的大街上,简少寒突然停车紧紧地捏着穆唯一的下巴,咬牙切齿地问道。

“今天这件事情只是一个意外!我没想到张潇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情,我下次会小心的。”穆唯一皱眉了,连忙解释道:“这次真的是意外……”

简少寒他是真的动怒了。

第8章 不要给脸不要脸

大概是真的没碰上过像她一样这么不识好歹的。

“意外?”简少寒勾唇,手下的力道更重:“你打算让这个‘意外’发生几次?”

穆唯一的下巴被他捏的生疼,可却一动也不敢动。

简少寒的恐怖她已经见识过了,不想再经历一次。

“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

穆唯一举起一只手,相当认真地看着简少寒,她不是开玩笑的,经过这件事情之后,她也算是认清了张潇的为人,以后还是少跟这种人来往。

“你保证,你拿什么保证?”简少寒的笑容讥讽,看到穆唯一手腕上依旧没消下去的印记,他的目光沉了沉。

他都从来没有这样对待穆唯一过,那个张潇……他居然敢在自己的艺术品上留下属于他的印记。

这让简少寒很是愤怒。

“我……”穆唯一愣了。

她拿什么保证?她怎么知道她要拿什么保证!

“穆唯一,你最好给我乖乖记住我说过的话。”简少寒紧盯着穆唯一的脸,他的眼神阴骘,让穆唯一打心底觉得害怕。

她从来没这样怕过谁。

穆唯一不着痕迹往后缩了一下的动作彻底激怒了简少寒。

“怎么?怕我?”简少寒勾唇一笑,说了句和在电影院一模一样的话。

穆唯一不敢点头也不敢摇头。

他狠狠地抓住穆唯一的手腕,把她整个人拉得靠近自己。

凑近了她不放过她脸上任何一处细小的表情,“怎么,穆唯一,能给别的男人碰,到我面前就害怕成这副模样?”

“我们连更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了,你还在害怕我的接触?嗯?”

简少寒的语调变得怪异起来,明明是跟自己最心爱的人说话的语气询问着她,到最后却突然落了下来,像是把人捧上云端,再狠狠地摔下来。

“简少,我没有这种意思。”穆唯一吞了口唾沫,试着将自己的手抽回来。

简少寒却捏得更狠了一点儿,她的表情在瞬间变得痛苦,另一只手搭在简少寒的手上,乞求简少寒,“简少寒你轻点……疼。”

简少寒冷冷地看着穆唯一。

她是真的觉得疼,连嘴唇都变白了。

鬼使神差的,简少寒放松了自己手上的力道,却仍旧不让穆唯一把手从自己手中抽回去。

简少寒盯着穆唯一的手腕。

细长,白皙,骨节鲜明却不让人觉得突兀,反而具有柔和美。

只是上面的伤痕彻底破坏了简少寒眼中的美感,他的眼中快速闪过一丝厌恶。

大拇指轻轻摩挲着穆唯一手腕上的淤痕,简少寒的语气突然放得格外轻柔: “你说,我要怎么惩罚你。”

他的语气淡淡的,像只是在穆唯一耳边无意识地低吟,却把穆唯一吓得够呛。

简少寒素来都是说到做到的额,这次……他又要想什么侮辱人的点子来欺负她?

穆唯一抿紧嘴唇,她的手因为紧张,不由自主地握成拳头,就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像极了怕惹恼主人的宠物。

简少寒原先是满意的,可是看到穆唯一瞥着自己时,眼睛中不由自主的害怕就没来由的烦。

“反正你这张嘴里也吐不出我想听的话,干脆堵起来好了……”

简少寒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语,边说着边靠近穆唯一。

“唔……”穆唯一余光瞥见绿灯已经亮了起来,连忙将简少寒推开。

这一堆,顿时让简少寒这个火药桶直接炸了。

她宁愿给那个低贱的男人碰,也不愿意跟他呆在一起?!

简少寒感觉到了这多年来都不曾有过的愤怒,更是还有一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嫉妒在心里发酵,让他觉得很是不舒服。

他的一贯原则就是,谁让他不舒服了,他就让那人承受更多的“不舒服”。

可他才刚下定决心要狠狠地罚穆唯一,睁开眼睛看到她那双带泪的眼睛,又突然舍不得了。

趁简少寒失神的时间,穆唯一用了吃奶的力气,总算是把他给推开了。

“快点,绿灯!” 穆唯一的声音特别焦急。

好像是真的在关心红绿灯一样。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管这个?!”

简少寒差点被她给气笑,他抓着穆唯一的手往下,摸到一个熟悉的触感,穆唯一吓了一跳,尖叫着将自己的手抽了回来。

而面前的简少寒脸上半笑半冷,根本看不出来这个男人想干什么!

“你混蛋!”穆唯一骂道。

简少寒嗤笑一声,捏着她的手腕将她的手举到头顶,另一只反抗的手相同待遇,将穆唯一压在车坐上,他单手把车座给放了下去,高高在上地俯视穆唯一。

他就喜欢看穆唯一这幅倔强得仿佛什么都打不倒她的模样,叫人忍不住地想要欺负她,最好是能看到她哭出来。

“还有更混蛋的!”

说完简少寒就在穆唯一惊恐的目光中俯下身去,不顾穆唯一拼命地反抗,灵活的手指解开她的衣服扣子,像一条盘踞在猎物上的蟒蛇,一边不断游走寻找最好下口的地方,一边收紧自己的躯体,紧紧地纠缠在一起。

穆唯一怎么能让他得逞,这可是大街上,人来人往的,要是让人看到了,那她还要不要活了!

“穆唯一,你该担心的是你自己。”

简少寒冰冰凉凉的依据,顿时让穆唯一觉得一盆凉水从天而降。

眼前的这个家伙分明就是个禽兽!

什么高冷!什么霸道!什么难以接近!就是个乌龟王八蛋!

她早就已经看清楚了简少寒此人的本质!

然而就算穆唯一再怎么挣扎,也没办法阻止简少寒的动作。

感觉到自己身上一凉,有什么温热的东西,从她的脸颊滑过,一直落到锁骨处,不停咬噬。

穆唯一被吓得不轻,不管身上那人怎么轻揉慢捻,她始终提着一颗心关注着外面的情况。

简少寒终是忍不住冷下脸,捏住穆唯一的下巴,“穆唯一,你不要给脸不要脸!”

他可不是对谁都这么温柔的。没想到穆唯一居然还一点儿都不领情。

小说

亿万妈咪是影后:叶岚,既然不爱,何必多情。

2021-1-2 19:14:54

小说

凤眸含笑画江山:摄政王被一只九尾狐睡了

2021-1-2 19:17:2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