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心妈咪求抱抱:他曾用五百万买下她的肚子

他曾用五百万买下她的肚子,让她怀上了他的孩子。,孩子出生后,她就一溜烟跑的无影无踪。,五年后机场重遇,她意外帮了只小包子,却被一只大包子缠上。,每次大包子惹她生气,小包子就企图萌混过关。,于是……
甜心妈咪求抱抱:他曾用五百万买下她的肚子

第1章 手术还做不做?

偌大而空荡的医院等候区。

别处人满为患,而人工授精区冷冷清清,唯有一抹纤瘦的身影独自坐在长椅上等候。

女人微垂着头,脸上脂粉未施,却透着淡淡的粉嫩光泽,一头柔顺的直发搭在肩上,她身穿浅米色的针织长裙,露出纤长笔直的脚踝。

可她的眼神游移而无神,放在膝盖上的双手不停绞在一起,显然有些彷徨不安和心不在焉。

“下一位,沈卿卿!”护士的声音由远及近传来。

沈卿卿忙站了起来,朝着医院办公室走去。

室内的穿堂风吹过,她不由打了个冷颤,看着室内冰冷的器械,莫名地生出了一些退缩之意。

严谨的医生上下淡淡扫了沈卿卿一眼,眼底有了然之意,声音没有任何温度:“躺上来,把裤子脱了。”

闻言,沈卿卿不由一愣,下意识红了耳朵,她看向那张套着纯白床单的大床,内心不断在打鼓。

如果躺上去,就没有后悔的机会了。

她还这么年轻,尚未经人事,真的要为了钱,去给一个陌生的男人生孩子吗?

片刻,在医生注视的目光下,沈卿卿无奈地咬了咬唇,有些局促地道:“要,要不,还是算了吧……”

她双手紧紧地握在两侧,此刻感到愈发后悔。

话音落地,医生的眉毛显而易见地皱了起来,他摘下口罩,“可以。”

沈卿卿一愣,见事情这么容易就解决了,连忙深呼出一口气。

可正当她准备离开办公室的时候,医生突然淡淡地开口,一脸严谨地对沈卿卿道:“合同已经签了,如果现在你后悔想离开,必须支付五百万的违约金。”

“五百万?”沈卿卿的脸色一僵,不可思议地抬头看向医生。

她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深吸了一口气。

而医生早已对这种情况见怪不怪,这种情况一看就是金钱交易的结果,临到手术前,后悔的人并不在少数。

眼前这女人年龄不过二十上下,想必也是为了钱出卖自己的原则。

想到这里,医生看向沈卿卿的眼神便是更多了几分轻蔑。

他扫了眼正一脸纠结的沈卿卿,语气淡淡地问:“这手术还做不做?”

沈卿卿为难地咬了咬唇,一脸难堪,最终也实在无法,咬牙点了点头,躺到床上。

在医生不耐烦和微讽的目光下,她慢慢褪下自己的裙子,以一种屈辱的姿势。

医生的视线冰冷而不带一丝感情,见沈卿卿始终紧绷着身体,不由皱眉讽刺道:“这可不是在金主面前,装什么?”

一股耻辱的感觉自较脚底升华而起,沈卿卿秀气的眉毛蹙起,将脸别了过去。

她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大脑一片空白,不敢去回想这让人感到无尽耻辱的场面。

当一切都结束后,沈卿卿匆忙地离开了医院。

一路上,她都忘不了医生看向她时那不屑的脸色和轻蔑的眼神。

她何曾想这样……如果不是母亲重病,她怎么至于到这个地步?

第2章 受孕失败

一个月很快过去。

沈卿卿如期回到医院做备孕检查,却被医生告知,她并没有成功受孕。

“非常遗憾,上一次的精液注射并没有成功,你没有怀孕。”

闻言,沈卿卿拿着那一张薄薄的检验单的手不由微微发颤。

“不可能,上次明明做了精液注射的……”沈卿卿脸色一白,“医生,会不会是检查出错了?”

医生不赞同地摇了摇头,推了推鼻梁间的黑框眼镜,说:“的确是成功注射过,但也许是个人体质原因,导致备孕失败的情况也是常有的。”

这下,沈卿卿的心头瞬间仿佛压上了一块大石头一般,注射失败意味着她没有办法拿到那笔钱,同时,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将作废。

那母亲的病怎么办?

父亲的意外离世让家中一贫如洗,母亲悲痛之下病倒,沈卿卿朝身边亲戚借钱,他们闻言却都避而不见,甚至将大门反锁,生怕她踏进一步。

如今母亲就躺在病房里等待手术费用救治,若是她再拿不出钱交医药费的话,恐怕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母亲被抬出医院。

正当沈卿卿百般绝望之时,接到了来自冷家的电话。

“请问是沈小姐吗?由于精液注射未成功,还请您跟我到冷家一趟。”

沈卿卿被冷家的管家带去S市的黄金地带的一栋别墅里,全程眼睛都被一层纱巾蒙住了。

她的视线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只能感受到四处压抑的氛围和不苟言笑的管家。

车子稳稳当当地在别墅前停下。

“沈小姐,请。”管家引着沈卿卿往前走。

沈卿卿莫名觉得有些不适应,问道:“请问这是要做什么?”

她不知道管家将她带到冷家来,又全程蒙住她的眼睛的目的是什么。

管家轻咳了一声,说:“少爷并不希望你们各自在过程中见面,避免产生不必要的麻烦。”

“过程?”沈卿卿内心一咯噔,反问。

管家笑了笑,“沈小姐还没弄清楚,人工授精无法怀孕,便只能采取另一种直接的方式。”

这下,沈卿卿彻底明白过来管家的意思是什么,这不是明摆着要她跟那个男人直接上/床吗?

她下意识地抗拒,“受孕可以用其他的方式的,能不能不用这种方式?”

管家闻言,不由觉得有些好笑,想贴上他们家少爷的女人排队都能排长龙,眼前这个女人竟还不愿。

他的语气渐渐有些冷淡,隐约还带着一丝不屑和嘲讽:“少爷不会碰不干净的女人,如果你不是第一次,少爷根本不会碰你。”

沈卿卿一听,脸颊瞬间红了起来,她背在身后的手绞在一起,不由感到一阵羞辱。

可她甚至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只能做一只待宰的羔羊,面对着巨额的五百万赔偿金,即使再后悔,她也没有回头的余地了。

正在这时,楼上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一道男声传来:“先将人带上去,少爷晚些回来。”

男助理的声音清亮而严肃,上下扫视了被蒙住眼睛的沈卿卿一眼,面无表情地转移了视线。

就这样,沈卿卿糊里糊涂地被带到了一个房间里,房间内有淡淡的古龙水气息混杂着皮革的味道。

沈卿卿局促地坐在大床前,随着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她感到越来越不安。

第3章 忍忍就好了

直到门口传来一阵门把被扭开的声音,随后厚重的红木房门被关上,发出一声闷响。

沈卿卿不由屏住呼吸,默默地听着那不断朝她靠近的脚步声。

一个高大而身材修长挺拔的男人走到她的身前站定。

男人穿着挺括而有型的黑色西装,将本就完美的身型衬托得愈发挺拔,侧脸棱角分明,一双漆黑如墨的眸子写满了凌厉。

冷少恒姿态随意地将西装外套脱下放在一旁,居高临下地打量着她。

只见女人小小一团缩在床的角落,她的双眼被丝巾蒙住了,他看不清她的面容,而那张清秀的鹅蛋脸却白皙而透着淡淡的粉嫩光泽。

她的双手放在膝前紧握着,一双微抿着的樱唇泄露了她此时的紧张和不安……

他微微躬着身子,缓缓靠近沈卿卿。

男人身上清冽而混杂着荷尔蒙的淡淡气息朝她袭卷而来,她不由屏住呼吸,往后挪了挪。

见状,冷少恒不由轻笑一声,他懒懒地将束缚的领带扯开丢在地上,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挑起沈卿卿精致而灵巧的下巴。

“不用害怕。”他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在耳边淡淡响起,还萦绕着一丝暗哑,沈卿卿顿时心跳如雷。

话音刚刚落地,冷少恒便伸出修长的双手去解她的衣扣,她呼吸一滞,顿时不敢再乱动。

就在那双大掌触碰到她肌肤的那一刻,温暖的触感让沈卿卿的身体一凛,抬起手去推搡着男人的肩膀,奋力挣扎着。

可在男人面前,她的那点力量根本就不足以抗衡,冷少恒一只手就将她的双手控住,不再给她任何挣扎的机会。

“忍忍就好,嗯?”看见沈卿卿生涩而稚嫩的反应,冷少恒满意一笑。

他生性洁癖,别人碰过的东西他绝不会再去染指。眼前的女人长发凌乱,肌肤莹白如玉,双眸被一方形黑色眼罩覆住,秀气的眉尖紧蹙,两颊有一抹诱惑的潮红——不安且慌乱。这种生涩此刻却很好的取悦了他。

他的喉结上下滚动,闷哼了一声——觉得比他想象中的感觉要好。

然而,这一切对于沈卿卿来说确是无尽的折磨,她的泪水打湿了黑色的眼罩,遮住了她的双眼,也遮住了她那颗蒙昧羞辱的心。

不知过了多久……

沈卿卿断断续续地喘着气,连说一句完整的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她感觉自己下一秒就要昏死过去。

她终于开口,不断地摇着头,嘴角无意识泄出一丝呢喃,“够了……”

她的声音一出口,仿佛带着无尽的娇柔和破碎感,却让冷少恒浑身紧绷,如一把炽火从心底蔓延出来。

他将她抱了起来,似乎根本不打算就此放过她。

低沉暗哑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的修罗:“这样,才能确保你怀上。”

沈卿卿的大脑一片空白,紧紧咬着牙关,鼻尖一酸,却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羞耻心和疼痛感一同折磨着她,很快,她便承受不住的晕厥了过去。

……

第4章 身无分文

一个月后,沈卿卿果真被检查出怀孕。

同时,管家也如承诺所说,给她的账户打了一笔巨额数目,也正是此次代孕的定金。

当看到银行卡上的数字多了许多个零时,沈卿卿压在心头的石头瞬间如释重负。

无论之后她要付出什么代价,如今母亲的医药费总算是不愁了。

沈卿卿拿着那笔钱,马上去医院给母亲交了手术费,然而就在这之后的第二天,沈卿卿的妹妹沈盈盈便找上了门来。

沈盈盈的神色一如既往地骄矜,即使家里破产,也根本不曾改变过她的大小姐作风和心性。

她口中嚼着口香糖,脸上画着精致而夸张的妆容,明明是稚嫩的面孔,却偏偏画着成熟的黑色眼线和烟熏妆。

“姐,给我点钱,我早就打算出国留学了,就差学费了。”一出现在沈卿卿面前,沈盈盈便如是说。

“你开什么玩笑?现在正是经济困难的节骨眼上,妈手术之后还需要很多钱,怎么可能还有其他钱让你拿去出国留学。”沈卿卿皱眉,一脸不赞同地道。

她看了妹妹沈盈盈一眼,从小到大,她骄纵和叛逆惯了,什么好东西都喜欢占为己有,根本没有将她当过姐姐看待。

而沈母也一向偏宠沈盈盈,对她言听计从。

沈卿卿坚决地拒绝了沈盈盈,这瞬间激起了沈盈盈内心的诸多不满。

“怎么不可以了?你既然有钱给妈妈做手术,为什么没钱让我出国留学!”沈盈盈的语气近乎质问。

沈卿卿的心不由凉了凉,无论是沈母还是沈盈盈,都从来没有关心过她为了拿到这笔钱到底付出了怎样沉重的代价。

相反,沈盈盈只会一味地索取,根本不曾考虑过这个家的境况!

“总之,我是不可能将那笔钱拿来让你出国的,妈的病需要钱,我们的生活维持下去也需要钱。”沈卿卿字字明确的说。

“你话当然说得好听!你都已经被A国联合大学保送出国了,当然不愁以后,凭什么我不可以出国!”沈盈盈一脸不满地说着,声音愈发尖利。

沈卿卿不能理解地看着沈盈盈,“你口口声声说我被保送了,那你知道我花了多少时间和功夫在学习上才取得了那个名额吗,总之,我是不可能将那笔钱拿来让你出国的!”

她的神色淡了下来,撂下这么一句,不理会身后沈盈盈的抓狂和气愤,独自离开了。

沈盈盈被气得不轻,看着沈卿卿离去的背影,眼底闪过一丝郁恼,给沈母打了个电话。

而沈卿卿刚刚将剩下的钱在银行存好,便接到了沈母的电话。

语重心长地规劝和讨好,字里行间的意思无非都是让她将那笔钱给沈盈盈拿去出国留学。

“妈……”沈卿卿无奈地道,最终还是叹了口气,什么都没有说。

心里像是冰冻的二月一般,凉透了。

从来都是如此,沈母只会考虑沈盈盈的感受,而鲜少体恤她。

没有其他办法,沈卿卿也做不出忤逆父母意愿的事情,虽然心中有万般的不愿意和委屈,也只能将剩下的那笔钱全都给了沈盈盈。

而沈盈盈一脸胜利地看着她,拿着那张银行卡转身便雀跃地离开了。

第5章 萌宝出生

沈卿卿紧紧攥着包包的带子,内心满是彷徨和无措。

接下来,她该怎么办?现在身无分文,别说其他的,就连维持一家人的正常生活都是难事。

这时,她想起了那个男人,以及她肚子里的那个刚刚怀上的孩子。

咬了咬牙,沈卿卿再次拨打了管家的电话,为难地说出了自己的请求:“你好,我可不可以先预支一笔费用……”

管家想也没想便拒绝了,“沈小姐,一切按合同办事,定金我们已经支付过了,剩下的必须要孩子出生之后才能付清。”

“但是,我——”沈卿卿再次感到为难和无助地开口,话却被管家打断。

“少爷很忙,是不可能理会这种事情的,并且我们有各自的原则,希望沈小姐理解。”管家的语气官方而丝毫不带一丝感情。

沈卿卿的心里压下了重重的石头,挂断电话后,她又再次收到了学校的缴费通知。

两天后,沈卿卿经过一番深思熟虑,深知自己现在根本没有那一大笔钱来继续学业,也根本无法维持生活。

她最终向学校递交了休学申请书,即使老师和教授一再挽留,仍坚决地办理了手续。

七个月后,医院产房中,沈卿卿迎来了她人生中最痛苦的一天。

“啊……”

头顶明晃晃的灯光和那些冰冷的医疗器械让她浑身发颤,可她咬紧了牙,却还是不能抑制痛楚所发出的声音。

“七个月早产,准备备产。”医生沉沉地对护士说了一句。

沈卿卿的头顶已经出了满头的虚汗,医生对她说:“撑住,不要晕过去了。”

接着,她的腿被分开,下身一凉,同时伴随着难忍的剧痛和撕扯,她紧紧咬着下唇,外层的皮肉已经被她咬破,鲜血从唇缝间流淌出来。

不知道多少个小时过去,生产仍没有结束。

医生无奈地摇了摇头:“身体素质太不好了,营养不良,难产是必然的。”

沈卿卿忍不住鼻尖一酸,眼泪在眼眶里不停地打转。

哪怕是人生中这样重要的时刻,沈卿卿仍是孤身一人独自面对。

她不知道这样还要维持多久,只感受到了无尽的绝望和痛苦。

仿佛在鬼门关里实打实地走了一遭……

经历了九死一生,孩子终于平安地生了下来,而沈卿卿早已面无人色,僵硬地瘫在床上。

整个人像一个经受了大病折磨的断线木偶一般,失去了所有的灵魂和活力。

“是个男孩,营养有些不良……”护士抱着小小一团,轻声道。

沈卿卿实在撑不住,直接晕了过去。

当她再次醒来时,病房里只有她独自一人,护士进来时发现她醒来,给她拆了点滴。

“你好,我的孩子呢?”沈卿卿的声音嘶哑中透着些许无力,低声问。

护士愣了愣,说:“刚生下来的时候就被抱走了。”

瞬间,沈卿卿的内心不由咯噔一声,虽然早有预料,可她没有想到,她甚至没有见过那男孩一面,就与他彻底分开。

“宝宝……”沈卿卿将手掌贴在自己的小腹上,那里曾经高高隆起,里面有一个活泼爱动的小生命,如今却是平坦如常。

一滴泪水从她的眼角滑过,跌落在雪白的被单上,渲染出一小片灰色……

第6章 斯人已去

此时,冷少恒也来到了医院。

看着保温箱中那异常小的一团,他的长眉不由深深皱起,沉沉开口:“孩子怎么这么小?”

与其他的健康小男孩相比,这个男孩看起来的确瘦弱得很。

医生被冷少恒严肃的脸色略微震慑到,推了推眼镜,一脸恭敬地道:“孩子应该是在怀的时候营养不足,所以现在非常瘦小,另外,还患有先天性缺血……”

闻言,冷少恒原本就有些阴沉的脸色不由更黑,他的五官本就凌厉,如今看起来更加地冰冷严肃。

“怎么会这样?”片刻,薄唇轻启,低低地吐出一句话,满带着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压迫气息。

医生的双眼微垂,解释道:“一般情况下,婴儿会出现这种营养不良的状况,是因为在母胎中没有得到足够的营养。”

冷少恒轻笑一声,看向站在身旁的助理,淡淡开口质问:“我记得,我给的那笔钱不少,是短了她的吃还是用?”

助理一顿,立马说:“少爷,我马上去调查清楚是怎么回事。”

然而,助理查清的事情原因,却完全出乎了冷少恒的意料。

“少爷,我们调查到沈小姐在怀孕期间还在外面同时兼职了好几份工作。”

“兼职?”冷少恒闻言,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无奈地抚了抚太阳穴,问:“她很缺钱?”

助理点了点头,又道:“沈小姐拿到那笔钱就支付了母亲的医院手术费和妹妹的出国留学费用,生活很是拮据。”

冷少恒另一只放在膝盖上轻点的手指顿住,狭长的双眸微眯,一双漆黑如墨的眸子深不见底,让人难以看透。

原来,她是为了母亲的医药费和维持家庭生活才不惜用自己宝贵的纯洁和身体来交易,甚至,拿到钱之后她都没有为自己添置什么东西,而是都交给了她的母亲和妹妹。

脑海中又浮现之前的房间里,那缩在角落里小小的一团,细如白瓷的肌肤,仿佛一触碰就会破碎。

让他感到意外的是,她看似脆弱的外表,却有那么坚韧的内心……

想到这里,冷少恒的神情不由松了松,眼底闪过一丝动容。

沉默了良久,冷少恒开口,淡淡道:“将她找来。”

而他派人去找沈卿卿的时候,她早已离开国内。

她早就已经坚持不下去了,经历了那些波折和痛苦,仿佛从鬼门关里走了一遭。而妹妹的不待见和母亲的不作为更让她心灰意冷,她决定这一切结束后,要彻底离开这个地方。

一拿到那笔钱,她就办理了出院手续,没有丝毫犹豫的买了时间最近的航班,踏上了远离家乡的路途。

因此,助理将这个消息汇报给冷少恒时,他只是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而助理却感受到了他周身散发的冷硬气息。

沈卿卿决意要重新开始新的生活,新的人生,她重新拾起了一年前被迫荒废的学业,在A国大学完成了余下的校园生活。

而那段晦暗又悲痛的时光,被她深深地埋进了回忆的角落里,再不愿提及……

第7章 五年后

五年后,国际机场。

登机处,路人的神色匆匆忙忙,人来人往中,有一男一女神色从容地走近,不知不觉便成了吸睛点,仿佛是机场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穿着一件优雅而知性的驼色风衣的女人留着一头干净利落的齐肩发,将本就灵巧而精致的下巴修饰得更加完美,却不失温柔和雅致。

沈卿卿下颔微扬,身形纤瘦而窈窕,背脊却挺得笔直,一身灵动的气质仿佛自内而外地散发出来,一双清透的眼睛笑得眉眼弯弯。

而她身旁的林子涵亦是人群中打眼的存在,一身儒雅和温柔的气息,是许多少女梦寐以求的理想型。

身在他乡遇故知,沈卿卿在外国留学这五年来,多亏遇见了师兄林子涵,得到了许多照顾。

而如今,她已经取得了硕士毕业证书,彻底从校园踏进了社会,这趟和师兄林子涵一起回国,她的心情很是感慨。

“这趟回国,就开始离开象牙塔了,你可要适应过来了,卿卿。”林子涵低头看向身旁的沈卿卿,声音温柔而富有磁性。

沈卿卿笑而不语,林子涵并不知道的是,象牙塔,她早就不在其中了,社会的残酷和打磨,她也早就经历过了。

两人正准备登机时,发现前面登机口几人围作一团,引发了一阵小骚乱。

沈卿卿停下脚步,看着前方的几名乘务员纷纷一脸无奈的样子,这才发现,她们中间还站着一个小不点。

小男孩约莫五六岁的样子,明明小小一只,却梳着时髦的发型,还穿着一身童装的西装夹克和工装裤,脚下还踩着牛皮英伦小靴子。

这一身俨然是个小大人的打扮,一看便知道价值不菲,然而,当小男孩偶然转过头来时,沈卿卿却看清楚了他的模样。

细如白瓷的肌肤,一张脸生得轮廓分明,小小年纪便能看出优秀的基因模子,脸上却有两坨圆圆的肉,平添了几分可爱。

此时,小男孩的眉毛皱起,脸上洋溢着一丝佯怒,嘴巴撅了起来,生气的样子有些可爱又有些好笑。

不知道为什么,沈卿卿的心底竟一瞬间变得绵软起来。

“为什么不可以让我抱阿布上飞机,我爸爸说过,不可以抛弃我的小伙伴,我不能丢下阿布!”冷言墨稚嫩的声音掷地有声,一脸气鼓鼓地说道。

空姐很是为难,眼前这小大人简直软硬不吃,她们跟他磨了好一会儿,就是拿他没有任何办法。

沈卿卿在旁边站了好一会儿,才总算弄明白,原来小男孩口口声声说的“阿布”,就是他此刻抱着的那条毛很长很漂亮的宠物猫。

而飞机有严令不可以携带宠物登机,空姐一时半会也不知如何是好。

见小男孩完全不妥协的样子,沈卿卿上前两步,在他面前站定,缓缓躬下身子,与他的视线齐平,扬唇温柔笑道:“你的小猫真可爱,我可以抱抱吗?”

冷言墨怔了怔,有些懵地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漂亮阿姨,他抿了抿嘴,小短手松了松,小心翼翼地将阿布递给沈卿卿。

第8章 机场重逢

沈卿卿接过来,发现那只小猫只是看起来大,实则都是毛并没有多沉,她用手轻轻地抚了抚,柔声说道:“它真可爱,不过,飞机上可能有些人对猫咪的毛过敏呢。”

冷言墨闻言,眼底闪过一丝失落,扁了扁嘴,模样很是难过的说:“那阿布怎么办,我不能不要阿布!”

“你听阿姨说,她们不是要你抛弃它的意思。”沈卿卿揉了揉冷言墨柔软的发顶,“而是将它托运过去,你下飞机的时候,阿布也会到了呢,只是分离几个小时,可以吗?”

话音落地,冷言墨有些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不过眼底的那抹固执和恼怒早已化开。

冷言墨那灵动的大眼睛眨了眨,睫毛像两把小扇子扑闪扑闪的,像是认真思考了一番,盖章定论:“那好吧,让他们一定要保护好阿布哦。”

他看着沈卿卿,语气莫名软了下来,慢慢说道。

一旁的空姐见状,皆松了一口气,感激地看着沈卿卿,将宠物猫接了过来。

沈卿卿朝冷言墨比了比拇指,是顶呱呱的意思,冷言墨原本还憋着的小嘴立马腼腆地抿了起来。

她帮冷言墨办完了宠物托运手续,正要回头问那个小包子的名字,一旁的林子涵却看了眼腕上的手表,提醒道,“卿卿,我们该上飞机了。”

这下,沈卿卿才反应过来,忙拿出证件,和林子涵一起去办手续。

此时,呆呆地看着沈卿卿离去的冷言墨身后突然响起一道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墨墨。”

这声音一响起,冷言墨立马下意识地将手背了过去,缩了缩肩膀,看向朝着他走来的高大男人。

男人的身高修长而挺拔,穿着一身挺括的长风衣,立起来的领子衬得本就棱角分明的五官愈发凌厉。

“你站在这里做什么,为什么还不去办登机手续,你是不想回家了吗?”冷少恒见自己的儿子仍堵在登机口,英挺的眉毛蹙了起来,略带严肃地问道。

冷言墨的一双小短手放在口袋里绞了绞,扁了扁嘴,把事情跟冷少恒解释了一遍,又指了指前方渐渐走远的那抹纤细身影。

“事情就是这样,我以为他们不让阿布上飞机,刚才还好是那个阿姨帮了我呢!”冷言墨扯了扯冷少恒的大掌,声音大了些。

冷少恒闻言,不由朝着冷言墨所指的那个方向看去,只见一个纤瘦的身影渐渐变得模糊,可不知道为何,他的心竟莫名地沉了沉。

六年前的那个夜晚,他大概都记不清楚了,但是这个背影,竟莫名地与他记忆中的那个身影重合……

一时间,内心被惊讶和犹疑充斥着,冷少恒的目光不由一滞,手上的动作顿了顿。

冷言墨见状,晃了晃冷少恒的手,“爸爸?”

他这会儿才回过神来,眼底那抹惊讶和异样被隐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如既往的清冷神情。

“走吧。”他的薄唇轻启,牵着冷言墨朝前方走去。

小说

痴心常辜负:她是萧家的养女,却被诬入狱

2021-1-2 19:06:50

小说

一遇倾心难自持: “我的女人,只能我欺负。”

2021-1-2 19:09:2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