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少的挚爱娇妻:我是伤痕累累的失婚女

我是伤痕累累的失婚女,,他是金光闪闪的王老五。,原本是两条平行线,没有交集,,却不知何时变成了两条波浪线,抵死纠缠……
云少的挚爱娇妻:我是伤痕累累的失婚女

第1章 我很累

生活总是出其不意,不按常理出牌。

我和温铭结婚三年了,外人看来,我们是令人艳羡的一对。

然而这个中滋味,只有我自己知道,真的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厅里有些黑,我习惯性的往画室走。

灯是亮的,温铭果然在里面。

打开门,准备和他打个招呼,话没出口,就缩回来了。

今天的画室,不是只有温铭一个人,而是还有一个年轻的女人。

她很安静,站在温铭的对面,深情款款的看着他。

而温铭在画架上起笔,落笔……

也许是因为太专注了,他们并没有发现我的存在。

虽然看出来了温铭是在画画,但是这女人的眼神就是让我很不舒服。

终于女人还是发现了我,顿时显得有些局促不安,不停的搓着手,接收到温铭诧异的目光时,终于小声地说出口:“温教授,今天不早了,我先回去,明天再继续好吗?”

温铭顺着她有些胆怯的目光看到了我,眉头轻轻一皱,良久说了句:“我送你回去!”

他越过我身边的时候,轻描淡写的看了我一眼,什么也没说,就出去了。

颓然的坐在沙发上,双手插进头发里,我又孤独又无助又茫然。

三年了,他始终是这样冷冰冰的样子,外人艳羡的婚姻早已腐烂生蛆,我不知道凭着我单方面的一腔热情和努力,是否还可以挽回。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的样子,他回来了。

脱下西装,直直的往卧室走,我以为他不会和我说话了,没想到快进卧室的时候,他停下,并没有转身。

他的声音清晰的传进我的耳朵里:“下次进我画室,我希望你能够敲门。”

“她是你请的模特?”我终于还是问了出来。

温铭是著名美术大学的教授,为了画画,有时候会请模特,但是带回家的,这是第一个,或许这也是我在这耿耿于怀和吃味的原因吧。

“她是我今年刚带的硕士,天分很高,我有意着重培养!”他的话淡淡的,却每一个字都牵扯着我的神经。

天分很高!着意培养?

培养到家里来了?

培养到两个人深情相对?

我就像犯了魔怔一样,瞬间起身,三两步走到他面前,挡住他进卧室。

看着他,也是那种目光灼灼的看着他:“不就是个会摆表情让你画画的学生吗?我也行,你让我摆什么表情我都行,你为什么不找我,还是说你永远都不会和我有这样的默契?”

我做着各种各样的表情,悲伤的,喜悦的,发怒的,可是不管我做什么表情,他都是无动于衷的样子。

冷眼看着我,眼底深处是一片薄凉。

我就像个小丑一样,得不到掌声和赞扬之后,终于泄气了。

慢慢的蹲下去,抱住无助的自己。

我以为这样的自己能换来温铭哪怕半分的怜悯,事实证明,在经年累月中,他的心早已僵硬。

他的声音明明就响在我的头顶,我却觉得像是从遥远的天际传来。

他说:“我累了,先去洗澡了!”

第2章 谁在折磨谁

累?

在这三年的婚姻里,累的又何止他一个?

泪眼朦胧的时候,手机响了,看了来电显示,赶紧胡乱的擦了把眼泪。

站起来,让自己的声音正常点,不想手机那边听出异常。

“妈!”即使没有人看着我,我也摆着比哭还难看的笑脸,生硬的喊了一个字。

“潇潇,我帮你约了一位老中医,明天跟我一起去看看。”

婆婆也是一位退休的老教授,一生的声望很高,她的话一贯强势中带着一丝不容拒绝。

她似乎对我不是很满意,然而可能是因为良好的修养也可能是因为碍于自己的面子,她没有对我发火过。

和我交流不多,为数不多的几次也是让我看医生,让我给她生孙子。

然而有时候往往是这种诛心的战术,更让人崩溃。

“妈,你再给我点时间,我……”后面的话我自己都说不出来,每次都是以这个理由推脱,然后现在,连我自己都觉得说不下去了。

“潇潇!”果然婆婆的口气变了些,能明显得听出不悦:“我不知道你们年轻人是怎么想的,你觉得我老八股也好,觉得我顽固不化也好,既然你嫁给了温铭,那么生个温家的孩子,是你的责任!”

眼泪有些不争气的流下来,我怕婆婆听到哽咽的声音,就拼命咬住了自己的手指。

我知道婆婆的要求不过分,可是这生孩子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事。

大概是许久没有听到我的声音,她有所退步:“我再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如果还没有任何动静,你必须和我去医院。”

电话断了,手机也摔到了地上。

我直接冲进了厅里的卫生间,衣服也没脱,将花洒开到最大,整个人坐下下面淋水。

已经是深秋时节,这样的温度让我冷的直打哆嗦,可是身上的凉意不及心里的万分之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花洒突然停了,我以为是没水了,抬头一看,却见温铭正黑着一张脸站在我身边。

“折磨自己,最是懦弱。”

始作俑者,还在这凉飕飕的说这样的话,他凭什么这么说我?

也不管自己身上的水是否会弄湿他的衣服,我抓着他的胳膊问:“不折磨自己,难道折磨你吗?你告诉我,像你这样冷硬心肠的人,什么样的事才能够折磨到你?”

我想我现在的样子一定很狼狈,狼狈到他都不愿意看我一眼,因为他偏过了头去。

始终没有得到他的回答,过了一会,他拂开了我的手:“还有一副画没完成,你先睡!”

眼看着他又要出去了,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从后面抱住他:“温铭,你到底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刚才妈来电话了,催促我们快点生个孩子,如果一直没有动静,就一定要我去医院检查,我有没有毛病,你是最清楚的,不是吗?”

我真的是很卑微的在求他了,结婚三年他始终不碰我,当初的事情一直让他如鲠在喉。

他折磨自己,也折磨我。

如果他一辈子都过不去这个坎,当初又何必和我结婚?

被我抱的身躯明显得僵硬了,但是最终还是掰开了我的手,语气淡漠:“今天晚上任务必须要完成,回头再谈!”

第3章 你是爱我的

他到底还要逃多久?

这样貌合神离的日子,他真的还没有厌倦吗?

我怔怔的站在原地,看着他在我面前一步一步的离开。

闭上眼,又睁开,我终于说了出来:“温铭,我们分开吧!”

好的婚姻能够滋润女人,但是我的婚姻,已经在让我慢慢枯萎。

我不要再这样苟延残喘的活着,哪怕爱的深入骨髓,我也会选择放手。

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温铭在我说了这句话之后,终于有了反应。

他转身,如箭一样回到我身边,将我全在浴室的墙壁和他手臂之间。

就那样看着我,整个人给人的感觉是夕阳余晖般的安静,可是眼底却是潮水涌动。

他的喉结一起一伏,一字一句,落在我的心上:“李潇,这样的话你是第一次说,我希望也是最后一次。”

我笑了,笑的有些惨然,也看着他,没有了丝毫的惧意,像是挑衅一样的问他:“温铭,你是爱我的,不论你以什么样的方式折磨彼此,你都没有办法骗自己,你是爱我的,是不是?”

话音刚落,唇上/传来一阵疼痛。

他吻了我,几乎是恶狠狠的吻了我,又霸道又肆意。

虽然他这个吻明显得带着惩罚的意味,却让我的心整个的颤抖起来。

三年了,整整三年了,他终于肯吻我了。

不在乎疼痛,我攀上他的脖子,积极的回应他。

如果这一次能够让他消除心里的芥蒂,也算是得偿所愿了。

然而就在我回应的时候,他像是突然清醒了一样,从我的唇上离开,然后松开了我,近乎神情呆滞的逃出了卫生间。

我的身体瞬间失去了依赖,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

终究只是昙花一现,我和他,再也回不去了。

眼泪混合着水珠,我的脸早已湿成一片。

那天晚上,他是不是在画室画了一晚上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很晚很晚,直到我睡着之前,他都没有再出现。

第二天快下班的时候,店员王思思问我:“李姐,还不走吗?”

装作很忙的样子,我回答她:“等一会,你先走!”

她笑着问我:“家里有一个像温教授那样的优质男人,如果是我的话,肯定是一下班就准点回家,一分钟也不会多待。”

勉强挤出一丝笑意:“还不快走,等会就下班高峰了。”

终于将王思思弄走了,我一个人靠着窗边坐了下来。

窗外车水马龙,人流涌动,一派繁花似锦,可是谁又能知道,在那一个个光鲜亮丽的表象背后,有多少心酸苦涩的人生?

还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店,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这样的时刻,我还能躲到哪里。

那一夜我没有回去,温铭也没有问我。

在这点上,我们还是相当有默契的,或者说我们是在相当默契的较着劲。

一连几天,我用工作来麻痹自己,已经淡化了温铭带来的伤痛。

终于有一天,温铭发来了消息,问我最近是不是出差。

我对着信息发呆,恐怕他连我做什么都不知道吧,否则又怎么会问出我是否出差这样的话?

回复他最近感冒,为了不传染给他,我会住在店里。

万万没想到的是,当天他就来到了店里。

第4章 如遭电击

没有和他说过地址,我不确定他是怎么找来的。

来的时候,他的手上拿着感冒药。

也不知道是不是看我精神尚可,他将感冒药放到吧台上,问:“不是感冒了吗?”

那天晚上因为淋了冷水,我确实有些感冒,只是这都过了几天了,早就好了。

假意咳嗽了两声,我说:“是,慢慢在好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咳得太假了,我看到他的嘴角抽搐了下。

到底没有揭穿我,他小声问我:“今晚回家吗?”

家这个字扣动了我的心弦,我有家,也没家,这种矛盾的心情没人能懂。

收拾起凌乱的情绪,我也轻轻地回了句:“暂时不回!”

我以为他至少会稍微挽留下的,他没有,稍微愣了会他只说了一个字:“好!”

然后就像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进来的一样,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就在我的失神中出去了。

他一走,王思思就过来,神秘兮兮的和我说:“哇,温教授真的好帅,还好暖,亲自送感冒药给你,我要是有一个上班愿意送药给我的人,我死也瞑目了。”

只是笑笑,没有附和。

很多人看到的只是表象,表象之后的,太深,太难挖掘。

我没说话,她还在自顾自的说:“李姐,你看你,开了一个花草茶的店,温教授是画家,你们真的是相得益彰,过的就是诗一样的人生。”

说完还兀自遐想,无限羡慕。

羡慕的从来都不止她一个,然而别人越羡慕,我就越神伤。

“知道我为什么选择开个花茶店吗?”我的问话拉回了她的思绪。

很是诚实的摇了摇头,她表示自己不知道。

“因为我想留住每一种我喜欢的花,花开若相惜,花落莫相离。”也不知道她能不能听懂,我近乎自言自语的说着。

有些话只能打动自己,因为自己才最清楚自己的故事。

就比如,我现在真实想说的是,我能留住花,却留不住人。

王思思似懂非懂的又摇头,又点头,我也没打算说太多,就各自干活去了。

又到下班的时间,虽然白天和温铭说了不回家,可我现在却在纠结。

看着仍然躺在吧台上的感冒药,我在想,他既然已经先来看我了,是不是表示他让步了?

如果我还一直端着的话,岂不是将他推的更远?

我扪心自问,到底还爱不爱他,还要不要和他一起走下去?

答案是i肯定的,想通了这一点后,我毅然走进了夜色中,朝着回家的方向。

我没想到的是,就是这次回家,让我仅存的一丝幻想分崩离析。

依旧是厅里没人,我去画室找温铭。

可我哪里知道,我一打开门,就如遭雷击一样被打在原地,动弹不得。

我看到了什么?

还是上次那个温铭的学生,上面只穿了一个胸衣,下面只着了一个三角裤,摆了一个很是暧昧的姿势在温铭的面前。

而他,全神贯注的看着她,一点一点的将她的样子画下来。

第5章 突如其来

要知道,她只是遮住了重点位置,近乎于裸体了啊。

即使我有着再好的休养,此时此刻也按捺不住了。

准备冲进去的时候,只见温铭皱了皱眉,之后便说:“还是画不出来感觉,你全脱了。”

全……脱了?

真的不敢相信这是温铭说出来的话,他让一个女学生在他面前全脱了,还如此淡定的口气。

所以,之前的温文尔雅都是装出来的,其实他就是衣冠禽兽,道貌岸然?

更让我诧异的是,女学生只是稍微娇羞了下,然后就真的脱了最后的遮掩,不着寸缕了。

已经没有任何一个词语可以形容我现在的心情了,刚才我还想进去质问温铭的,可是现在,我的脚底就像灌了铅一样,再也挪动不了。

最后的最后,他们继续在画室眉目传情,而我,则是很不争气的离开了这里。

我以为他虽然心里有芥蒂,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总会淡化的。我以为不管他怎么折磨我,心里始终是有我的。

却原来故事早已不是朝着预定的轨道,一切的一切都只是我以为罢了。

开着车,在街上毫无目的的乱转,万家灯火在我眼前闪烁,却没有一盏属于我。

离开家的时候很潇洒,心里却很沉重。

在等红灯的时候,忽然的我的车门被打开,跳上来一个男人,由于灯光不好,我并不能看清他的面孔。

这个时候,再想着要将车门反锁,已然是来不及了。

我当然是有些害怕的,还没来得及开口问什么呢,男人就先开口了:“快走!”

走?

他让我走?

可能是因为他的声音有些虚弱,所以我的害怕感减轻了点,没好气的问他:“红灯,怎么走?”

他还是虚弱的口气,却透着一股坚定:“快点走,所有的后果我承担。”

我正想怼他的时候,从后视镜看到后面有一群人追过来,凶神恶煞的样子,似乎已经将目标锁定在我这辆车了。

所以我似乎有些明白了,这男人怕是遇上什么麻烦了吧?

可是我并不知道他是好人还是坏人,我该怎么办?

眼看着那群人就要靠近了,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我眼一闭,心一横,直接将车开出去了。

直到开出去好远,我还是心有余悸,以为应该是甩开了那群人,往后看的时候,我吓坏了。

人是不见了,可是身后紧紧的跟着一辆车。

应该是我的反应引起了后座男人的注意,他也看了后面,显然也是看见了那辆车。

低沉的语气再次响起:“甩开他们!”

真的是说话不要力气么?让我甩开他们,这是一件多么有难度的事情?

更何况我只是个女司机,技术根本就算不上好。

“我不行!”直接拒绝他。

我还不知道他到底是何许人也呢,怎么可能搭上性命救他?

令我震惊的是,他就像是看出了我的心思,说:“如果我是坏人,追我的是警察,那么你也逃不掉,你涉嫌包庇。如果我是好人,追我的是坏人,追上了,你认为他们会放过你?”

被他这么一说,我如今的处境变成了骑虎难下?

我在犹豫的空隙,后面的车子越来越近了,终于后座的男人,没什么耐心的说了一句:“快走!”

第6章 惊吓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他这一声给吓得,我浑身一哆嗦,竟真的将油门踩到底,一溜烟前进了。

我的速度快到离谱了,后面跟着的车也不落下乘,不要命的追。

车内空调很足,可我依然大汗淋漓。

这车里的男人到底和别人有怎样的仇恨,这已经近乎于追杀了啊。

由于紧张,我已经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闯红灯了,整个人由于紧张,车子似乎也掌握的不是很好。

也不知道这样惊魂的时刻经历了多久,终于到了一个熟悉的地方,我一拐,就到了地下车库。

停好车子之后,我仍然心有余悸。

原本今晚心情就不好,偏偏还被如此的惊吓,我真的感觉下一秒心脏就要破口而出了。

“你可以走了!”稍微定了定神,我和他说。

不管他是谁,我都不想再有纠葛了,今晚这样的惊吓,这一生就这一次就够了。

后来的后来,我才知道,我和他或许早就注定了要一起走过更多的惊吓。

当然,这是后话。

我看他有些艰难的下了车,我也开门才出来,我这才发现,他一直捂着自己的胸口,似乎是受了伤。

他的步子有些踉跄,距离我很近,我这才发现,即使带着病容,他依然有着一种贵气。

这种贵气在告诉我,他一定是久居高位者。

既然非富即贵,今天晚上怎么会这么狼狈?

他的目光透着一股精锐,环视四周,很是戒备:“这是哪里?”

可能是想报复一下他给我带来的惊吓,我故意说:“现在知道害怕了?刚刚上我车的时候,怎么无所顾忌?实话告诉你,我和追你的那些人是一伙的,没想到吧?”

暗暗的有些想看到他惊慌的样子,可是没有,他很淡定,淡定到我有些气馁。

我还想找些什么话激他的时候,他却突然扣住我的后脑勺,猝不及防的吻上了我。

真的是太突如其来了,我完全的被蒙住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反应过来,自己被人轻薄了。

我推开他,他却扣的更紧,吻的更深,虽然他生病,我健康,可是在男女角力上,我依然讨不到好。

他一边吻我,一边小声地说:“别动!”

让我不动就不动?

然而在我想要使尽全力的时候,看到不远处几个人影。

那几个人朝着这边看,就是刚才追着的那几个人。

我以为已经甩掉了他们,没想到还是被跟了进来。

所以这个男人是发现了那几个人,所以才故意这样的吗?

救人救到底,我终于不再反抗了,很是配合的和他演完了这出戏,直到那几个人淡出了我们的视线。

推开他的时侯,我毫不犹豫的给了他一巴掌:“流氓!”

我理解他自救的心情,但这并不表示他可以侮辱我。

哪知道我给了他一巴掌之后,他直接倒在了我面前。

我吓坏了,赶紧俯下/身询问,没有得到回答,探了探他的额头,滚烫的厉害。

他发烧了,一定是发烧了,刚才吻我的时候,我就感受到了一种炙热,我当时还以为是我太紧张了。

好在这是我个人公寓的地下车库,也实在没有办法了,我总不能让他死在这里,心一横,将他拖到我的公寓了……

第7章 你变得任性了

其实将他带到公寓是冒了太大的风险的,看他的样子,应该病的不轻,如果在我家出了什么事情的话,我肯定是脱不了干系的。

可是要是将他送到医院,还没到医院,估计就又落入那几人之手了。

这个公寓是我和温铭结婚之前买的,婚后就住到他那里去了,这里很少来。

原本今晚我也是准备来这的,现在只不过多了一个人而已。

好不容易将他弄到了床上,拿了冷毛巾开始给他物理降温。

做这一切的时候,我真的 不是情愿的,我只是秉承着生命至上的原则,才救他的。

一切都做好之后,已经是深夜了,肚子在叫,我才发现晚饭还没吃。

随手在手机上点了外卖,然后站在窗边,一边看着窗外,一边等外卖。

虽然已经是深夜了,可是窗外似乎还是很热闹。

这个城市,或许就没有真正安静的时候,行色匆匆的人群,车水马龙的街道。

刚刚被陌生男人搅得都忘记了今晚发生的事情,现在静下来,那尴尬的,痛心的画面又浮现在我的面前。

我和温铭,或许真的已经回不去了。

只是就这样结束这段婚姻吗?

为什么我的心口堵着一口气,这么的难受?

思绪中,敲门声传来,应该是外卖到了,我收拾起心情,开了门。

门开的瞬间,我傻眼了,不是外卖,而是温铭。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

是来找我的还是?

没等我问出口,他就越过我直接进来了,直到在沙发上坐定,他才淡淡的问了句:“为什么不回家?”

瞧他这没事人的样子,就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

我没有回答他,一来是因为现在实在是不想和他说话,如果不是他硬是进来了,我压根不会让他进来。

二是因为我也实在是无话可说,质问对于我来说,都觉得是羞耻的。

我关上门,继续在窗户边站着,他却站起来,走到我身边,掰过我的身子,迫使我看着他,眼中的不悦很是明显:“你变得任性了!”

是,以前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回家,但是那是基于那个家还是干净纯洁的。

就算他心里对我有芥蒂,也只是我们之间的问题,而现在,掺杂了其他人了。

费了些劲,我拂开了他的手:“抱歉,恐怕我以后都会任性了。”

我也不想和他这样针锋相对,我也想回到恋爱时候那浓情蜜意的时光,但是有些事情,从来都是一回首是百年身。

我看到他额上青筋直冒,以为他要发脾气的,到底他还是忍住了,憋到最后,只是咬着牙齿说了声:“跟我回家!”

说着便捉住了我的手,仍然被我甩开了。

“家?回什么家?那不是我的家!”我也直视着他,一字一句,铿锵有力。

我不想让自己的态度再有什么游移,我必须要让他明白,在这件事情上,我是不会妥协和让步的。

“你今晚回去过了?”过了一会,他的眉头皱的更紧,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突然的问我。

第8章 我们离婚吧

看来他还不是太笨,没一会就想到了。

“是,所以你应该谢谢你,并没有打扰你的好事。”

我说的相当平淡,平淡到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一样。

刚刚的烦乱心绪,在见到他之后反而释怀了。

我在心里问自己,是不是他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重要,离开他也并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你看到了什么?”他一步一步的逼近我,悠悠的问。

我以为我够淡定了,没想到他比我更淡定。

或许我要达到他那个境界,还远的很,毕竟做了这样的事情,还能脸不红心不跳,我是做不到的。

明明是他做了错事,凭什么这么问我?

情绪也爆发了,不顾他的逼近,站定回答他:“我看到了什么?你自己做了什么不知道吗?我什么都看到了,你让一个女人,在我们家,在你的面前,赤/裸着身子,我都没脸说,你还有脸问?”

我承认,之前不管我们之间有什么摩擦,我都会迁就,那是因为我觉得有愧于他。

但是今天这件事情,我是真的被刺激到了。

同时也让我深刻的明白了,婚姻里一味的忍让是不行的,忍让只会让另一方更加的变本加厉。

这一次是这样,下一次是不是就直接滚床单了?

在他的脸上,我看不到羞愧,看不到抱歉,反而他还很理直气壮地和我说:“你应该知道我的工作性质,那是艺术,我不奢望你能懂艺术,可我觉得你不应该这么无理取闹。”

我无理取闹?我不懂艺术?

见了鬼了!

恕我实在不能理解他的这种艺术。

也不想理解!

继续看向窗外,似乎一瞬间暗了不少,也许是要变天了吧。

我双手紧握,指甲都要嵌进肉里,整个身子也有些微微的颤抖,可是我还是告诉自己一定要说出来。

轻轻地吐了口气,我让自己的情绪尽量平淡,我说:“温铭,我们离婚吧!”

是,之前是我爱的太深,我不忍放手,才会导致局面一再紧张。

现在我也想通了,我们的婚姻早就已经是名存实亡了,不,更确切的说,我们的婚姻注定是不会幸福的。

我看到他高大的身躯也稍微的踉跄了一下,他盯着我,眼中的怒火一触即发:“你说什么?”

靠着墙,我也一点一点的软下去,整个人完全的没有了力量。

“温铭,三年了,我真的是受够了,我知道那件事情在你心里始终是挥之不去的,以至于你虽然娶了我,但是却从来不碰我。曾经我自信的以为,只要你是爱我的,总有一天,你会冲破内心的魔咒,我们会幸福的在一起。但是现在,我觉得我想错了,大错特错。既然我们都这样痛苦,不如分开吧,你放了我,我也放了你。”

说到最后的时候,真的是全身都痉挛着痛,声音也越来越小。

我慢慢的蹲下去,双手抱着自己的头,指甲插进头发里,我想我现在这个样子一定很是狼狈。

可是谁又能知道我内心的煎熬,毕竟放手也是需要勇气的,不是吗?

我没有去看温铭此刻的表情,也许还是平静如水,也许是惊涛骇浪,已经不想看了。

可是这个时候,卧室却传来了咳嗽声……

小说

长风浅雪挽离墨:金牌杀手一朝穿越,居然是废材一枚。

2021-1-2 19:01:32

小说

拿我的命换你的爱:定要找到当年陷害她的绝情闺蜜。

2021-1-2 19:04:4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