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蜜爱宠上瘾:“简文墨,咱们该散了。”

堂堂帝辰总裁被耍,只拿了二百块钱定金。一怒之下他甩她一纸合约,“三千万,两年。”,威逼利诱让她签字。可是为什么在看到别人欺负她时,竟忍不住恼火。,两年,他宠她疼她爱她让她,她竟说:“简文墨,咱们该散了。”
隐婚蜜爱宠上瘾:“简文墨,咱们该散了。”

第1章 三千,不能再多了

皇家酒店,G市最豪华的私人会所。

沐安看着面前奢华的总统套房,眼睛出神。

只要跨过这扇门,陪福东集团的总裁石福发睡一晚,让他乖乖的签了和席家的这笔买卖,母亲的手术也就可以开始了。

可是一旦进去,她要付出的就不仅仅是自己的第一次,还有她三年里不掺杂质的恋情……

“吧嗒!”一声房门缓缓地打开,从缝隙外看去,屋内一片漆黑,唯独能嗅到一股好闻的古龙水香。

她心里不由惊讶,这石福发,有这品味?

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面前的门忽然大开,紧接着一只手伸了出来快速的将她捉了进去。

后背猛地撞在墙上,还来不及反应,温热吻已经急切的落在了她的唇上。

密密麻麻的吻,铺天盖地的袭来。

炽热的大手不停的在她的身上探索。

一瞬间,身体生腾出一股莫名的热气,然而想到石福发的那张布满横肉的脸,顿时,胃里忍不住的作呕。

“不要……”

挣扎着推拒着面前的男人,触手是男人健硕的胸膛,下一秒,换来的却是更加变本加厉的侵犯。

终于,男人不耐的捏住她的膝盖,将她整个人抱起来,快速的朝着大床的方向走去。

身子跌落在床上,男人矫健的身躯紧贴上来。

“乖……”

耳边一声好听的呢喃,撕裂般的疼痛传来的那一瞬,眼角一滴泪缓缓地滑落。

“梓晨,再见了……”我心中最美好的男孩儿……

嘴里喃喃出声,想到那个温润如玉的男人,眼角的泪越发的凶了。

她爱了三年的人啊,终于要作手挥别了。

床上,男人听到女人嘴里发出的轻喃,黑曜石般的眸子里浮现出一抹暴戾的神色,随即,更加强势的动作起来……

一夜无眠。

翌日。

金色的光芒笼罩在偌大的床上,酣睡中的女人不耐的蹙了蹙眉,抬手臂触摸到一具温热的身体后。

沐安的身子明显的僵了一下,随即猛地坐了起来。

“你不是石福发?”脑海里不停的搜索着昨晚发生的事儿,零星的碎片在脑海里划过,随即看了一眼床上懒懒的侧卧,一双好看的眸子正饶有兴致的看着她的精致男人,沐安石化了。

“石福发?”

“你喜欢那个老男人?”

男人好看的眉微微的拢起来,拧着眉,探究的看着她,这口味是不是也太重了?

若说之前不知道石福发是谁,但昨晚……

想到那死胖子,他都想吐。

再说,他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的,不管怎么看,也比那个公猪强吧!

拧眉,见她急忙的掀开被子要走,简文墨连忙伸出手捉住她纤细的手腕。

“你去哪?”

“去找他,睡他!”

既然第一次给出去了,也就不在乎多一次了。

只要能救母亲,她什么都不在乎。

只是她这强悍的话才落下,就见他的脸上染上几分薄怒。

“死女人,睡了我还想睡别的男人,你是活腻了?我不许!”

强势而霸道,带着属于他的唯我独尊。可惜,这要是用在别人的身上或许有用,用在她席沐安的身上,还真是用错了地方。

“身子是我的,难不成你还想让我对你负责?你以为你是旧社会的小媳妇儿?想要多少,两千够不够?”

沐安伸出手指头比划了一下,床上的男人一听,差点儿背过气去。

他堂堂帝辰集团的总裁,一晚上就值两千?

她还真敢开价!

“三千,不能再多了!”

见他明显不满,她连忙打断他,伸出三个手指头,那一锤定音,不管你同不同意都是这样了的霸王模样儿,竟让人莫名的觉得可爱。

简文墨不由得轻笑。

才要出声,就见她已捡起地上的衣服,快速的掏了掏口袋,拿出仅有的二百块钱递给他,“喏,现在只有这么多,先付个定金,剩下的等我回去给你。”

说着,拿起桌子上的笔,在酒店的菜单上写了一串号码,撕下来递给他:“这是我电话,你拿着,要是想要剩下的钱,就打电话给我,当然,要是觉得三千太少,你也就不用联系我了,再见。”

第2章 威胁,又见面了

一个小时之后。

席家。

高大挺拔的建筑,精致小巧的花纹雕刻。

一景一物,都在彰显着权势和金钱。

此时,沐安站在门外,看着院子里停着的几辆限量版豪车,眼里不由划过几丝惊讶。

席家在G市也算的上是豪门,但是这么奢华的手笔,还是少见。

这车子,随便一辆就得上千万。

她可不知道席耀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方了。

正想着,就见主屋内,一行人闲庭阔步的出来,为首的男人五官精致,仿若鬼斧神工雕刻出的一般不带任何的瑕疵。

一双眼睛深沉中带着几丝精锐,微微扬起的唇畔勾勒着天生的傲气。

尤其是,那双眼睛看过来的一瞬,仿佛看到了男人嘴角正在以可见的速度拉长,随即抬脚就朝着她的方向过来了。

顿时,沐安只觉得头顶多了一片乌云,下意识的要跑,却已经晚了。

一步站定,男人定定的在距离她只有两步的距离停下。

一双眼睛像是要吃人一样的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席小姐,又见面了,当真是缘分啊!”

男人意味深长的说。

沐安只觉得头皮发麻。

心里不停的想着,这男人怎么会在这儿?

“那个……”

沐安张了张嘴,仰起头,露出一个虚伪的笑容。

却见面前的男人神情陡然一冷,一步上前,单手撅住她的下巴,“席沐安,我警告你,从现在开始,不准再跟任何男人有牵扯,你成功的挑起了我的兴趣,所以,除非我玩腻了,否则,你别想跟我撇清楚。”

三千块钱,就想买断他们的关系,休想!

他简文墨岂是她说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人?

何况,昨晚……

“今晚,老地方见,要是见不到你的人,后果自负。”

简文墨说着,见沐安脸色陡然一变,不由得扬唇笑的多了几分暧昧。

“昨晚的味道,我很喜欢……”

若说,起初是因为药力,那么后来,纯粹是顺着本能。

那味道,只有尝过之后,才食髓知味。

懒懒的放开撅住沐安的手,简文墨双手插入裤兜,擦着沐安的肩,志得意满的离开。

听着车子的引擎声响起,沐安身侧紧握的手缓缓地松开。

老地方?

呵!

去他的老地方。

若是可能,她情愿永远不要想起昨晚的一切。

眼见着简文墨离开,沐安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就要上楼。

然而,才走了一步,一清脆的巴掌猛地甩在她的脸上。

“啪!”

耳边一阵轰鸣,脸不由得侧向一旁,紧接着火辣辣的疼蔓延开来。

“席沐安,你真是长胆子了啊,还是你骨子里就天生下贱,为了攀上权贵,连你母亲的命都不要了?我让你去陪石总,现在竟然给我弄出个简文墨来,你以为你是谁,以为攀上简文墨,就能出了这席家?你休想!”

怒骂和咆哮声劈头盖脸的袭来。

沐安抬手轻抚着脸上灼热的疼,懒懒的扬了扬唇。

“是啊!我就是天生下贱,可是再贱,我也不会主动勾搭已婚男人,不会破坏别人的家庭!”

石福发的确已婚,但那也是石福发看上了她,而不是她自己送上门。

但是眼前这个女人呢?

要不是她,自己的母亲怎么会落得一身病根,又怎么会到现在穷困潦倒无钱治病。

想到曾经对着父亲开口,要母亲的医疗费,这个女人那丑陋的嘴脸,心里不由得浮现出深深地恨意来。

甚至,到现在,她好不容易存够了母亲的医药费,却被这女人按着医院那边迟迟不能动手术。

一切,都是她,都是她丁慧珍!

“你、你说什么?”

丁慧珍是何等聪明的人。

又怎么不知道沐安说的是谁。

双目圆瞪,满目怒气的指着沐安。

“你、你再说一遍,你看我不打死你!”

这是她的痛,沐安明显是戳到了她的痛楚。

可是那又如何?

虽说这举动很幼稚,但心里莫名的欢喜,她就是喜欢看丁慧珍恼怒的样子。

“我说了又如何?你丁慧珍诱惑已婚男人,破坏别人家庭,现在还要谋财害命,你会遭报应的!”

一字一句,恨不得把心中的委屈恨意都说出来,丁慧珍顿时猛地抬手,朝着沐安的脸上就要抓过去,那平时保养姣好的尖锐的指甲,此时成了利器。

只是,她快,沐安也不慢,快速的抬手握住丁慧珍的手腕。

“丁女士,我晚上还要去见人,你最好是消停点。不然……”

“我管你见的是谁!”

丁慧珍怒吼一声,紧接着另一手快速的抓住沐安的长发,左手猛地挣脱沐安的桎梏,抬手猛地就抓过去,沐安下意识的向后一闪,指甲擦着脖子划过,留下一条淡淡的血痕。

“席沐安,别以为你翅膀硬了,可以挣脱我掌控了,我告诉你,没门儿!现在就去给我陪石总去,马上!”

第3章 我都是为了你

丁慧珍歇斯底里的吼着。

小三?

什么才是小三?

“别再跟我说什么小三,要怪,就怪你母亲没能耐!连自己的男人都抓不住!”

丁慧珍疯狂道,沐安脖子上的伤口火辣辣的疼,银牙紧咬也不示弱。

她忍了太久,这一次,她不想忍了。

脚下一勾,怒急的丁慧珍一个不防备,紧接着就摔倒在了地上。

“啊——”

丁慧珍气节,倏地竟然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老爷子,欺负人啦!我一手把她带大,现在她竟然欺负到我这个继母的头上了!我真是命苦啊……”

哭天喊地的声音,引得原本进了书房的席耀辉快步的下来,见到丁慧珍坐在地上痛苦的一幕,席耀辉眼里闪过一丝不耐。

“闭嘴!成什么样子!”

突然出声的怒吼,吓得丁慧珍顿时断了音儿。

哽咽了一下,怔愣的看着席耀辉。

“你、你吼我?”

“我不仅吼你,我还要打你呢!”

席耀辉猛地拖着丁慧珍的头发,硬生生把人给拽的起来,用力一甩,丁慧珍就跌在了沙发上。

“这件事不准再提,要是再听见你说,别怪我不顾夫妻情面!”

毕竟,简家,不是他们席家能惹得起的。

胸口一起一伏,头皮火辣辣的疼。

丁慧珍满面怨恨的看着沐安,沐安冷冷的扬唇,转身上楼,眼前却又拦了一人。

一席粉色公主裙,脸上带着稚嫩,一双大眼睛更是透着她所没有的天真。

“姐姐,你不是要跟梓晨哥哥结婚了吗?为什么还要跟简文墨在一起?”

“为什么不能?”沐安冷冷的扬唇。

“你、你这么做, 怎么对得起梓晨哥哥?”

席沐西突然朝着沐安大吼。

紧接着抓住沐安的衣领,“啪”一个清脆的巴掌打再次落在沐安的脸上,沐安抹了一把火辣辣的脸颊, 缓缓地转过头来,只见席沐西颤抖着收回双手,像是一只受惊的小鹿一般,不可置信的收回自己的手。

那模样儿,俨然是吓到了。

甚至,眼里竟然泛起了泪花。

打了人,她竟然哭?

沐安真觉得这天要下红雨了。

谁能告诉她,这是什么人设?

见沐安不说话,席沐西越发的紧张,张了张嘴,好半晌才又胆怯道: “你、你把地址告诉我,我、我去见简文墨,把一切都告诉他!”

席沐西拧着眉,胆怯而又急促的说。

只是这话说出来, 沐安顿时笑了起来。

“席沐西,你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讥诮的一笑,上前一步,站定在沐西面前,沐安懒懒的扬唇,一双眸子仿佛早就看穿了她的伪装,“让我去陪睡的是你母亲丁慧珍,昨晚,即便不是简文墨,也会是石福发,这有什么区别?何况,这样不是正好,我的身子脏了,你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去追求梓晨了,岂不正合了你的心意?”

“姐,你胡说什么,我都是一心为了你和梓晨哥哥好,我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想法?”

席沐西急切的辩解,只是不等她再继续说下去,沐安便冷冷的打断。

“要是真为了我好,就让你母亲同意我母亲的手术!”

几乎是想也不想的吼出来,沐安心里满满的都是怒!

要不是丁慧珍阻拦,给医院施加压力,谁要是敢给她母亲动手术就直接轰出医院的话,她也不会跪着求她,更不会在万般无奈之下,答应出卖自己陪那个恶心的老男人!

一切,都是丁慧珍,而其中,席沐西怕是也出了不少力!

沐安的怒吼让席沐西怔住,颤抖着看着沐安,嘴唇颤抖,似乎是被沐安突来的怒吼给吓到了。

只是,下一秒就听沐西小声道:“你、你把简少说的地址告诉我,我、我就说服母亲同意阿姨的手术!”

“皇城酒店,2806号房间。”

缓缓地扔下一个地址,沐安瞥了一眼楼梯下竖着耳朵的丁慧珍冷冷的上了楼。

虽说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但眼下她也只能赌一把了。

楼下。

丁慧珍看着自己的女儿,眼里全然都是怒火。

“西西,你不用说了,我是不会答应的。她刚才敢那样对我,保不准她是骗你的。听妈的,不要去,这女人心思歹毒,她肯定是随口说的,想把你往火坑里推!”

第4章 装什么纯洁

丁慧珍满眼阴狠,瞄了一眼楼上,冷笑。

想逃脱她的掌控?

别想!

简家怎么了?

简家也管不到她席家的家事!

丁慧珍一声冷哼,席沐西不由得拧了拧眉,嘟着嘴。

“妈,不管怎么样,沐安母亲的手术也得进行了,要不真闹出人命来,对我们家名声也不好,再说,就算是手术做了,用不用药,还不是您一句话的事儿?而且,富贵险中求,我要是不去试试,怎么能知道行不行?”

她并不觉得席沐安比自己好看了哪里去。

既然简文墨能看得上席沐安,自然也能看得上自己。

沐西心里想着,眼神更加的坚定。

“妈,你要想,若是能攀上简家,你我母女这辈子就真不用愁了!到时候,咱们还用怕席沐安全数得了这家产?”

“……嗯,话是这个理,只是……”

想到让女儿去,还是有点儿担忧。

“妈,您就别担心了,相信我!”

席沐西拍了拍丁慧珍的手,楼上,楼梯拐角的阴影处,沐安冷笑一声,抬脚上了楼。

还真不愧是母女,这心思,一样的狠毒。

只是不管后续怎样,手术,都必须进行了!

幕色撩人,金碧辉煌的酒店,到处充斥着奢靡的气息。

皇城酒店VIP区2806号房间,灯火通明的房间内,豪华的水晶灯将室内的一切照射的无所遁形。

沐西紧张的站在大厅的中央,看着面前一脸紧绷,似乎是在隐忍着怒火的男人,小心道:“简、简少!”

虽说男人脸色并非很好,但到底是松了一口气。

只要没进错房间,就行了。

“呵!”

简文墨讥诮的勾唇,懒懒的看着面前的女人,眼里全然都是危险的颜色。

敢戏弄他,席沐安,你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先是给了他两张红色钞票,藐视了他的身份。

再是知道了他身份后,直接戏耍。

当真以为他简文墨是纸老虎了是吧!

好,真是好样的。

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你!

“简、简少,我是席沐西,姐姐今天身体不舒服,我就……”

“脱吧!”

简文墨没好气的扔下两个字。

席沐西一愣。

“嗯?”

然而,当即反应过简文墨的意思后,捏着领口的手又犹豫了。

这么直白的场面,她、她没经历过……

“还有没有职业道德了?”

简文墨轻嗤,看着席沐西的眼里多了几丝鄙夷,“出来卖,就得有节操,别跟我玩纯洁,要么脱,要么滚!”

怒,心里滔天的怒火没有发泄的地方。

所以,也只能委屈她了。

“我、我不是!”

沐西眼眶染上几丝委屈的红,何时受过这样的嘲讽?

然而,她越是哭,简文墨越是恶心。

“穿的这么勾人,还装什么清纯圣女?难道你过来不是求我上你,而是想要跟我单纯的彻夜长谈?可惜,爷没那么高的情操!”

简文墨说罢,冷冷的起身要走。

席沐西一看,当即挡住简文墨的去路,一狠心,拉开裙子的拉链,瞬间裙子坠落在脚边,姣好的身材刹那间一览无遗的展现在简文墨的面前。

第5章 沐小姐,简少有请!

双目低垂,心提在了嗓子眼。

这么直接,于她也是第一次。

席沐西微微的颤抖着身子,等待着男人即将而来的碰触。

然而,等了半晌,却依旧是不见任何动静。

不由得睁开眼,看见的是男人一双厌恶的眸子。

霎时间,仿佛是临头被泼了一盆冷水。

席沐西咬着唇,“简少,是、是我哪里让你不满意吗?”

面对面前的男人,她打心底里的会有一种恐惧。

可是,攀上真正的权贵的欲望,又隐隐的压制着心中的害怕。

而简文墨是什么人?

岂能不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

当即森冷的一笑。

“光让我满意,可是不够。若想进我简家的大门,要说服了半山别墅的那位才行,所以……能不能进简家的大门,就看你的本事了。”

简文墨眉眼之中似乎是闪过一丝的遗憾。

席沐西却是明白了简文墨的意思。

半山别墅的那位,不是别人,正是简家所在地方。

当即,席沐西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匆忙的捡起地上的衣服将自己遮掩好,紧接着抬脚大着胆子在简文墨的脸上轻巧的一吻,“简少,等我的好消息。”

她向来乖巧,加上席家的实力也不是很弱,也算得上是门当户对了吧!

席沐西快速的离开,那速度恨不得眨眼的功夫就到了半山别墅。

简文墨看着席沐西的背影,眼神陡然间凛冽的吓人。

“冷易,给我进来。”

简文墨低喝,守在门外的冷易听到简文墨愤怒的声音,当即身形一阵,眨眼的功夫就出现在了简文墨的面前。

简文墨一席浴袍,把玩着手中的酒杯,微湿的发丝,妖媚异常。

冷易看着,不由心颤。

这样的简少,是发怒的征兆啊!

“简少,您吩咐!”

低垂着头,冷易额头上似有冷汗冒出,只是微微扬起的唇却是泄漏了他此时的心情。

“很好笑?”

简文墨没好气的问。

冷易隐忍的笑容越发的拉开一个弧度。

“……也不是……”那么好笑。

只是话还没有说完,简文墨就冷冷的瞪了一眼。

“把席沐安给我抓过来,一刻钟内要是见不到人,你也就不用回来了。”

简文墨没好气的说。

冷易忍着噗嗤一笑的冲动,当即连忙转身出去。

席家。

夜里的风清爽宜人,在这炎热的夏季,难得有这样的爽朗。

沐安拉了拉身上的衣物。

方才丁慧珍已经来过了,虽说态度并非很好,但是母亲的手术已经安排在明天了。

想到这儿,心里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不管付出了什么,至少……值得。

她可以对不起任何人,唯独不能对不起生她养她的母亲。

风骤然一冷,沐安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就听到楼下一阵喧哗声响起。

“这位先生,您不能进来,您有什么事儿,容我通报。”

管家焦急的阻挡,然而男人的脚步却是越发的快了。

冷冷的将管家推向一旁,跟在身后的保镖直接把管家给拉到最后边。

席家大厅。

冷易一身冷然的出现。

丁慧珍一见,当即紧张的站起来。

“冷先生,您这是做什么?”

嘴里这么问,心里不由得担心起沐西来。

冷易是简文墨的贴身手下,她今天是见过的。

此时冷易怒气冲冲的来,难不成是沐西……

只是,话还没说完,就见冷易已经先一步上楼。

丁慧珍焦急的跟上去,“冷先生,有话好说,您这是……”

“席夫人,时间不等人,若是耽误了简少的事儿,您应该知道后果。何况,令嫒的事,简少还没跟席家计较。”

冰冷的声音让丁慧珍陡然一愣。

傻傻的看着冷易上楼。

眼里浮现出了阴毒的颜色。

果然……

“席沐安,沐西要是出了半点儿差错,我定然不会放过你!”

眼瞅着冷易上楼,丁慧珍阴狠的道。

楼上,沐安才从阳台进来,房间虚掩的房门猛地被推开,紧接着男人高大的身形就挡在了门口。

“这位先生,您……”

“沐小姐,简少有请!”

第6章 已经有未婚妻了

冰冷的话从冷易嘴里冷不防的出来,沐安当即也是明白了。

只是没想到简文墨会这么明目张胆的派人闯进席家来捉人。

“我若是不去呢?”

简文墨张狂霸气,也不代表她就是好欺负的。

不就是‘嫖’了他一晚上还没给够钱吗,至于的吗?

沐安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知道这次怕是非去不可,当即也不推脱,“你等一下,我带点儿东西。”

快步的进了衣帽间,也不知道是拿了什么,总之来去不过一分钟不到。

冷易拧眉看着这女人,不由得抬手摸了摸鼻梁。

就这么一点儿不修饰的就去见简少的女人,看来真没把他们简少放在心上。

弯月如钩,星空如画。

环境清新而优美的半山别墅,席沐西匆忙的下车,掏出两张百元钞票,大方的放到司机的手上,直奔着铁黑色的大门而去。

抬手,还不等按响了门铃,大门竟然无声的缓缓开启。

一位头发银白的老人出现,打量了两眼面前的人,“这位小姐,请问……”

“是简少让我过来,给老夫人带句话的!”

席沐西脸蛋儿上洋溢着温和的笑容,澄澈的眼睛让她莫名的有了几分好感。

老管家微微犹豫了一下,随即垄起眉道:“进来吧!”

少爷虽说顽劣了些,但花边新闻向来不多,这也是老夫人为何着急给他说亲事的原因,加上能来这里的女人向来很少,所以席沐西这听着满是漏洞的话,也多了几分可信度。

不过,管她要说什么,总归是个女孩子,总比是个男人好。

一路走来,这简家的一景一物并不奢华,只是到处都透着雅致,即便是晚上也颇有韵味。

简家大宅。

正厅内此时灯火通明。

管家带着沐西出现的刹那,就已经吸引了客厅里看上去相谈甚欢的几个人的视线。

转头看着这边的沐西,沙发上妖娆而娇媚的女人不由得打量起沐西的穿着来。

“这位是……”

女孩儿看上去也就是二十出头,但身上成熟的气质,又像是二十六七岁的人。

沐西双手捏着裙角,视线落在沙发上一身旗袍,脸上带着岁月的痕迹,却是一身淡雅的气质的女人身上,“老夫人,我叫席沐西,是简少的女朋友,老夫人可以叫我沐西。”

沐西笑着自我介绍。

虽然她涉世未深,但眼力还是有的。

一看就知道刚才出声的女人端的是什么心思。

可惜,现在主动权在她的手上不是?

“女朋友?”

老夫人闻言,惊诧的看了眼身边的莫婷婷,这到底怎么回事儿?

莫婷婷才说昨晚上已经跟文墨嘿咻嘿咻,现在就又冒出来一个女朋友。

这文墨到底在搞什么?

“可是……”

老夫人张了张嘴,眼底的神色快速的闪动。

莫婷婷见此,当即温和的笑起来。

“席小姐,饭可以多吃,话不能乱说,文墨已经有了未婚妻了,难不成席小姐想要横插一脚?”

未婚妻?

席沐西一听,握着裙边的手有些不淡定。

再看一旁的老夫人,虽不说话,但那样子似乎是默认。

当即,脸上浮现出一丝难堪的颜色。

既然已经有了未婚妻,那么简文墨让她来说服老夫人又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是这女人入不了简文墨的眼,而简文墨又不好直接拒绝?

想到这儿,越发的肯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

当即也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一脸天真,带着几分委屈,沐西看着莫婷婷,“对不起,简、简少从来没说过他有未婚妻,我不是故意要来,是简少说……”

说到这儿,沐西下意识的顿住。

莫婷婷脸色一僵,看了一眼身侧的简老夫人,只见简老夫人半眯着眸子,眉间似有不耐的起身。

“我累了,先休息去了,婷婷你一会儿回去的时候,让司机送你。”

“谢谢老夫人。”

莫婷婷笑着起身搀扶着老夫人上去,见着老夫人转身消失在楼梯的转弯处,才陡然转过身,一身冷然的看着席沐西,唇边的笑容越发的讽刺。

“穿的这样来见老夫人,你还真是有勇气。”

莫婷婷绕着席沐西转了一圈,席沐西当即低头,瞬间反应过来。

她……

她竟然匆忙之中忘了换衣服。

这衣服放在男人面前,绝对是好的,但是放在长辈面前……

想到老夫人看都不愿意看一眼,沐西当即握了拳头暗恨,都怪自己太着急了。

“知道后悔了?可惜,晚了!”

莫婷婷站定在席沐西面前,冷冽的一笑,抬手在席沐西的下巴处用力的一掐,指甲几乎陷进肉里。

“别以为有几分姿色就不要脸的勾搭别人的男人,现在赶紧给我滚出这里,否则就不要怪我明天就让你成为报纸头条,相信你这如花似玉的,也不愿意成了人人喊打的小三儿!”

第7章 合约

下巴被掐的生疼,第一次被人如此欺负,眼里带着委屈的泪。

以前,都是她看着席沐安挨巴掌,什么时候想过会有人欺负到她的头上?

“你威胁我又有什么用,还不是不讨文墨喜欢!”

席沐西故意说得亲切,仿佛跟简文墨的关系已经十分深入。

莫婷婷眼神陡然间冷了起来。

的确,这女人戳在了她的痛楚上。

即便有了昨晚,但是昨晚的一场云雨是怎么来的,她比谁都清楚。

“看来,我要是不动用点儿手段,你还真以为我莫婷婷是靠着家世才站在这里的了。”

莫婷婷说罢,转身就走。

席沐西只身站在客厅,身侧的手狠狠地收紧。

不管面临什么困难,她都要抓住这难得的机会。

夜,微深。

奢华的皇城酒店内,沐安才抬脚进了房间,身后就传来嘭的一声关门声。

这冷易,还真是手快。

这是怕她跑了?

可也不像!

沐安心中划过一丝诧异,不过也没有多想,转而对着面前那个邪肆的卧在沙发上,一身贵气却又犹如地狱修罗一般的男人身上,扬了扬唇。

快步走到简文墨面前,从钱夹里抽出一叠钞票放在简文墨面前。

“你什么意思?”

简文墨原本染着火气的眸子,此时见到沐安的行为,更是形成了燎原之势。

沐安扬眉,微微惊讶的挑眉看着简文墨,“简少这么急着喊我过来,难道不是要钱?”

说着,不等简文墨开口,沐安无辜道:“三千块都在这里了,那两百就当是小费,麻烦简少以后不要再跟我纠缠了,我真没时间应付。”

“小费?”

简文墨懒懒的瞥了一眼桌子上的钞票,怒极反笑。

他简文墨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女人敢说给他小费,哦不,就算是男人也不敢开这个口。

这女人,胆子还真不小。

“简少,我虽然不知道你昨晚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房间,但我们都是成年人,我希望这事儿就当是翻过页去,至于女人……简少想要什么样的没有,何必跟我这个小贫民百姓计较?”

她虽说是席家的大小姐,但要真算起来,她在席家的地位,可能连佣人都不如。

至少佣人都不会随意的挨巴掌。

而她……

“所以,你就自以为是的找了个女人过来?”

简文墨扬眉。

原本滔天的怒火,在见到这个女人之后,竟然莫名的消散了不少。

沐安轻笑。

“我不过是顺水人情,她想,我又何必阻拦?”

要真说起来,她还真带着点儿小报复心理,不过更多的,还是想要母亲快点儿进行手术,所以简文墨只能成为她利益的交换品。

谁让,对方刚好要这个筹码。

“呵!”简文墨冷笑,那声音里分不明情绪。

沐安站着不动。

只见简文墨从身旁抽出一纸合同懒懒的放在桌上。

“我说过,除非是我腻了,否则你只能是我的人,这次我还就要纠缠不清了!”

“你!”

沐安咬唇。

看着眼前的男人,眉头深深的皱在一起。

“席沐安,你应当知道,你母亲的情况并不是很好,就算是动了手术,但是就G市目前的医疗技术来说,也算不上顶尖。她的状况,最好是请来国外的专家,才能保证万无一失,否则……”

简文墨说到此处,生生的顿住。

看着沐安越发难看的脸,知道接下来不用他说,她也知道情况。

当即,只等着沐安的反应。

沐安咬着下唇,眼里有震惊,却又觉得理所当然。

眼前的人是谁?

简文墨!

帝辰的总裁。

他想要什么资料查不到?

“你、调查我……”

几个呼吸之后,沐安只硬生生的挤出这一句话来。

简文墨扬眉,不置可否。

“你想要什么?”

许久,沐安才深吸了一口气问。

这人,必然是有所图,而他途的什么,她大致也能猜到,只是她怎么也不会想到,接下来的话,竟然依旧出乎她的意料。

只听简文墨说:“三年,两千万。”

斩钉截铁,丝毫不拖泥带水,势必是早就想好的条件。

沐安划过一丝苦笑,脸上带着一丝被羞辱后的难堪。

半晌,沙哑着嗓子,“好!”

只要母亲能好,也无所谓了。

不过是三年,又不是一辈子。

只是下一秒,就听简文墨继续道:“我不喜欢养情人,也不喜欢我的人还与别人纠缠不清,所以一旦签了,我们立刻去民政局办理结婚手续,而你也必须要跟你的心上人断的干干净净!”

第8章 席沐安,我杀了你!

“你怎么不去抢呢?”

听到简文墨的话,沐安当即忍不住咬牙切齿的说。

这人,还真是霸王惯了。

查了她的底细不说,竟然连男朋友也给查了。

她这会儿就像是个剥了皮的香蕉,赤条条的展现在他的面前,可笑的是她还要感恩戴德。

讽刺的话不由自主的从嘴里爆发出来。

简文墨不怒反笑,不由得扬了扬眉。

莫名的觉得她这副小兽磨牙的表情很讨人喜欢。

女人,就该有女人的样子。

这才是她的爪牙。

被磨没,反而没兴趣了不是?

“女人,我现在就是在抢!”

简文墨好看的眉间缓缓地漾开一抹笑容,那眉眼含笑的他,让他整个人看上去有一种风华绝代的美。

不得不说,这妖孽实在是漂亮,但是这人品,实在是渣的可以!

“简少放心,我既然签了合约,就会按照简少的要求履行,不过,作为合作方,你是不是要适当的配合?”

她跟梓晨之间,迟早都要有个了断。

即便是简文墨不说,她也会毫不留情的断了跟梓晨的后来。

她已经不干净了,配不上他。

想到梓晨,心里不由得痛了几分。

眉头不由得微蹙,眼里的伤简文墨看在眼里,当即心中竟然升起点点的不悦。

他不喜欢她的心里想着别的男人。

不问缘由,就是简单的不喜欢。

“女人,这是你的事!”

收起这份不喜,简文墨没好气的说。

这突来的怒气,让沐安有点儿不知所措,她又哪里得罪这位大少爷了?

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看了一眼桌子上的合同,拿起笔,正准备签自己的大名,忽然间又想起了什么似的,“我们可以结婚,但是我希望简先生对外保密。”

“为什么?”

简文墨原本就深锁的眸子,这会儿更是掀起了一抹波浪。

他简文墨就这么见不得人?

多少女人排着队等着嫁给他,现在她竟然嫌弃他,还想跟他玩隐婚?

“这就是个交易,早晚会有结束的一天,现在有多风光,三年后就有多落寞,我就是平凡的小职员,还指望着好好过日子。”

她可不想三年之后,顶着简文墨前妻的称号,成了媒体的新宠儿。

沐安淡淡的说,语气中满是不屑。

当即,简文墨的眸子更深。

这女人,冷静的让他佩服。

却也干脆的让人恼火。

“签字,哪来那么多废话!”

简文墨陡然发火,拿着一支笔就朝着沐安砸了过来。

笔被简文墨摔在合同上,在合同上弹了一下才挣扎着没有掉在地上。

沐安看着这一幕,越发的拧眉。

不过,胳膊拧不过大腿,何况,她也不打算拧。

明天母亲还要手术她不能在无所谓的事情上耽搁。

签了字,沐安抬眼看了一眼简文墨,“好了,字签了,我可以走了吧!”

“随便!明天八点,我去席家接你!“

简文墨扫了一眼合同,还算是满意。

沐安耸耸肩,“不必,我有腿,可以自己去!”

见简文墨又要生气,沐安连忙脚底抹油的跑了。

奢华的总统套房一瞬间恢复了平静,简文墨看了一眼合同上的字迹,嘴角的笑意越发的肆意而张狂。

“想隐婚?”

想撇清关系,跟他装陌生人?

呵!

门儿都没有。

他简文墨向来高调,就是不喜欢藏着掖着。

夜色撩人,席沐西一身轻纱,身后席家的大门嘭的一声关上,仿佛是在给她敲一个警钟。

这豪门大院,权贵大家,不是她一个小家族能够高攀的。

席沐西咬着下唇,冷风中不由得抱紧了双臂,眼里却全然都是不甘心。

“我一定会成为简家的少奶奶的!”

声音里满是坚定,那斗志昂扬的眼神,在叫嚣着一个少女的‘雄心壮志’。

山路蜿蜒,漆黑的道路上,路灯昏暗的灯光让人不由毛骨悚然。

就在一个转角,两个人影快速的冲出来,紧接着还不等席沐西反应,一人快速的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另一人反手做刀在她的脖颈上用力的一砍,席沐西两眼一翻,就昏了过去。

“带走!”

漆黑的暗影下,一个清澈的女声响起,紧接着是汽车的轰鸣声,不过分钟时间,夜再次归为平静,仿佛一切从来没有发生过!

翌日,将近八点钟,沐安才准备出门,就见外面,一席黑纱,头发凌乱,满身肮脏的女人跌跌撞撞的回来。

见到沐安的刹那,女人眼神陡然犀利起来,下一刻,女人竟然像是疯了一般,猛地朝着沐安扑了过来。

“席沐安,我杀了你!”

小说

求你今生不要离开:女人被推出手术室

2021-1-2 18:42:51

小说

蜜宠成瘾:总裁温情如刀:闺蜜的一句“两情相悦”让我胎死腹中

2021-1-2 18:46:3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