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总裁强锁爱:夏楚冰把离婚协议一拍,大吼,“离婚!”

夏楚冰见义勇为,却不慎被人袭杀,重生在黎昕身上。重生后,夏楚冰这才知道自己已经有一个名义上的豪门老公宇文慕枫。天哪,她可是有未婚夫的人,这个老公可不可以退货?重生后的夏楚冰,一扫原主的懦弱,霸气外露。宇文慕枫生活奢侈,到处花天酒地也就算了,可他脾气暴躁,处处刁难她,她实在是受够了!他和她绝对八字不合,犯冲!不行,再怎么缠着她,她都要退货!夏楚冰把离婚协议一拍,大吼,“离婚!”
亿万总裁强锁爱:夏楚冰把离婚协议一拍,大吼,“离婚!”

第1章 重新

“夫人,你今天有没有觉得好点?”佣人李妈端着水果进来,温和的问道。

夏楚冰放下手中的杂志,往上坐了点,对李妈笑笑,“嗯,好多了,可以让马医生过来拆线了。”

自从苏醒后,她就躺在这床上,一躺就是半个月,而原因却是她的腿被很长的一块玻璃划伤了,虽然已经包扎好,但是每次碰到,都会疼得她龇牙咧嘴。

李妈把水果放到床头柜上,冲夏楚冰点点头,道:“好的,我这就通知马医生。”然后笑咪咪的出了门。

在门关上了那一刻,夏楚冰的脸瞬间阴沉下来,仿佛刚才的笑容只是昙花一现般,顷刻间不复存在。

这是个陌生的环境,在李妈看来她是他们的夫人黎昕,其实不是,她叫夏楚冰,半个月前因为在街上看到一歹徒袭击一位老奶奶,没想见义勇为,却被歹徒用刀刺穿了胸膛,当她醒来后她就变成了现在的黎昕,宇文家刚结婚不久丈夫不归的少奶奶,华都四少之首宇文慕枫的妻子。

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黎昕,但是老天爷既然让她重新活着,那她就要找到那个该死的凶手让他付出代价!只是没想到,黎昕的腿居然受了这么重的伤,害她不得不在床上躺了大半个月,这期间,那个叫马克的医生会随时来看她的恢复情况,她也渐渐搞清了她这具身体所处的环境及现在的身份。

想到刚苏醒的那几天,疼痛把她折磨的体无完肤,她心里把那个害她受伤的人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个遍。可是眼下当务之急,是赶紧恢复行动,尽早离开这里,因为她听说后天宇文慕枫要回这一趟,她可不想和一个素未谋面的老公见面,而且她已经有未婚夫了,宇文慕枫回来就当黎昕已经死了吧,反正他也不爱她,不然怎么会娶了她之后放在这一个月没露一次面,就连她受伤了也没见过他有什么动作,更别说探望了。

等马克把脚上缝合的线拆掉后她就离开,她可不想死皮赖脸的赖在人家这白吃白住。她死了,现在公司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想来赫连熙应该会处理吧,她的遗体应该也被风光下葬了。

“夫人,马克医生来了。”李妈敲门,拉回了夏楚冰的思绪。

夏楚冰将所有的情绪尽收于眼底,她抬眸,轻唤出声:“请进。”

门开了,马克拿着医药箱进来,李妈出去关上门,夏楚冰把脚从被子里拿出来对马克道:“马医生,今天可以拆线吗?”

马克看了看她的恢复情况,点头道:“我可以帮你拆,但是短时间内你不可以做剧烈的运动,以免落下病根,旧疾复发。”

“好。”夏楚冰连忙答应,她已经受够了这种躺在床上不能动的日子。

半个小时后,腿上厚厚的纱布被拆除,夏楚冰感觉轻松了好多,只是看到白皙的腿上,或多或少还留有那么些难看疤痕,眉头微皱。

“这个是药膏,涂在腿上,半个月后疤痕就没有了。”似是看穿了夏楚冰的不悦,马克开口笑道。

“谢谢。”夏楚冰接过药膏,道了声谢,便自顾自的涂抹起药膏来。

对于夏楚冰的道谢,马克先是一愣,随即淡淡的笑道,果然如李妈他们所说,她和刚进入宇文家时真的不一样了,那个时候的她处处小心,寡言少语,也不爱和别人说话,整天愁眉苦脸的,自从大病一场之后醒来就像变了一个人似得,会笑,会和别人说话,也开朗了。

“马医生。”夏楚冰抬头见马克盯着自己不禁有些尴尬,喊了喊他。

马克回神,笑着:“不好意思,刚刚想点事情,走神了。”

“哦,马医生可有想到我的事?”夏楚冰试探性的问。

“啊……什么事?”马克有些慌张。

“马医生知道我是怎么受的伤吗?”这个问题她曾问过李妈和陈叔,他们都遮遮掩掩的不愿意告诉她,似有什么难言之隐?

“这个我不是很清楚,我只是知道,当我赶到这里时,你浑身都是血。”马克回道。

“是吗?你确定你是赶到这里帮我治疗的吗?”夏楚冰心里狐疑,如果她浑身是血,为什么没把她送医院而是叫私人医生直接来家里?沉默良久,想到她现在的身份是宇文慕枫的老婆,她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宇文慕枫,华都四少之首,LR集团的接班人,生活奢侈,花边新闻颇多,美女无数,喜爱名车,公司主营餐饮连锁,酒店,洗浴桑拿,身价无法估计,是许多女人梦寐以求的对象,而她作为他的正牌老婆,没有曝光而是被隐藏起来,估计是怕她成为他流连花丛的障碍,也对,像他这种众人追捧的富二代,如果被外界知道他已经结婚,那得伤了多少女人的心。

夏楚冰眼眸冰冷,嘴角弯起一抹嘲讽的笑容。

第2章 连他的车也敢偷

第二天,夏楚冰起了个大早,打算趁李妈和钟叔没起来的时候溜走,因为她怕她正大光明的走不知道该如何和他们说。

除了身上穿的衣服裤子,她基本上是两手空空的出门,没带走这个公寓一分钱。

不过正因为她没钱,所以她不可能走出去,悄悄来到钟叔门口,拿了车钥匙,来到车库,看到停在这里的几台价值不菲的名车,夏楚冰咽了咽口水,轻描淡写的说了句:“真他妈的奢侈。”随后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宇文慕枫开车正好进入车库,不想瞥见身边急驰而去的那辆法拉利,由于太快,没看清车上的人,兴许是钟叔有事吧,他只是皱了皱眉头,也没太在意,停好车,进入公寓,便看到钟叔拿着车钥匙出来。

宇文慕枫拦住他问:“钟叔,你怎么在这儿……”刚刚开车出去的是谁?宇文慕枫很清楚,公寓就住了三个人,黎昕,钟叔和李妈,而三个人之中只有钟叔是司机会开车,其余两人不会。

“哦,少爷回来了,刚刚老爷打电话来说要我去接一个客户,地方有点远,要我马上动身呢。”钟叔边说边向车库走。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宇文慕枫沉默了一下,随即脸就黑了下来,谁那么大胆子连他的车也敢偷!

进屋,李妈过来,宇文慕枫怒气冲冲的道:“给我把车库的监控录像拿来。”他倒要看看,谁那么不要命,敢偷他的东西。

李妈被他吼得一愣一愣的,赶紧去拿录像不敢多说一句话,心里腹诽,还是夫人好啊,和颜悦色的,不像少爷,脾气阴晴不定,动不动就骂人。

宇文慕枫看着录像,问:“那个女人呢?”

“夫人还没起呢。”平常夫人都是睡到十点十一点,他们不去喊她是不会醒的。

“去把她叫来。”宇文慕枫的脸色更黑了,他来了她竟敢还在睡觉,看来是给她的空间太多,连自己的身份都忘了。

李妈应下,刚转身正要上楼时,又被宇文慕枫叫住了,“等等,不用去了。”

“怎么了,少爷?”李妈下意识的问道,却看见宇文慕枫盯着电视上播放的录像,脸色越来越难看。李妈也看了看录像,却被惊住了。那不是,夫人吗?她什么时候起来了,还开走了少爷的车?

“这该死的女人,翅膀硬了,居然大清早的离家出走。”宇文慕枫将遥控器猛地扔在地上,怒火中烧,想起早上与他檫肩而过的人影,恨不得立刻追上去,把她抓回来修理一顿,她早不走晚不走,偏偏选在他要回来的时候走,诚心想避开他是不是?

李妈咽了口口水,连忙说道:“少爷,虽然我不知道少夫人为什么这么早就走,但是兴许是夫人有事要出去也说不一定啊!少爷别急,还是问问清楚的好。”

宇文慕枫寒眸瞪了李妈一眼,李妈这才乖乖的闭了嘴,这点常识他会没想到吗?但是刚刚那车速,一点也不像是有事要出去的人,反而是像在偷跑似得。何况,他也调查过黎昕这个女人,她本来就不喜欢他,并且在此之前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他娶她回来完全是双方父母的意愿,而他为了减少彼此双方的尴尬,自从结婚那天后就没踏入这里半步!

她得知他回来要避开他他完全不觉得奇怪,因为新婚当天晚上他曾和别的女人在他们的新房恩爱到深夜,而她被迫看了一晚,最后竟然睡着了,第二天他才知道她对于他的一切是那么的无所谓,所以他愤怒,当众打了她一巴掌之后便离开了,从此再也没回来过。

这次回来,也是因为马克打电话告诉了他这边的事,他才知道她发生了这么大事,本想回来看看,没想到他新婚的妻子似乎不怎么愿意见他,大清早的开着他的跑车离家出走,他宇文慕枫有史以来还是头一次遇到这么一个迫不及待想避开他的女人,想他宇文慕枫,随便勾一勾手指,要多少美女有多少美女,但是黎昕这个女人的所作所为深深的伤害了他作为一个男人的自尊。

第3章 移民非洲

宇文慕枫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串号码,等了好久,才有人接通,对面的人用很轻松的语气随意的说道:“喂,哪位?”电话里还时不时的传来的美女的嬉闹声。

他的肺都快气炸了,修文桀竟然这么清闲!宇文慕枫不爽的阴沉着脸:“半个小时后蓝茗酒吧门口,我要是没见到人你就准备打包移民非洲。”

正在和美女眉开眼笑的修文桀笑容僵在了脸上,不确信的问道:“老大,你今天不是回家看嫂子了吗?”

谁又惹到宇文慕枫了,居然还要他移民这么严重!这听起来问题大了,推开缠着他的美女,修文桀长腿迈出几步进了跑车,对着众美女抛了个媚眼,“美女们,本少爷今天有事,改天再来陪你们。”说完疾驰而去,比起陪美女,他的自由似乎更重要些,毕竟他可不想去非洲挖矿。

蓝茗酒吧,当他进去的时候,宇文慕枫正踉踉跄跄的搂着身材火辣的美女名模柳依依向他这边走来。

修文桀上前拦住柳依依,有些担忧的问:“老大,你喝醉了?”

柳依依吃力的扶着宇文慕枫,抬头看向修文桀,眼波流转,透出一股媚色,“枫少今天心情不好所以多喝了点,没事,我带他回去。”说着,便扶着宇文慕枫离开。

这柳依依不愧是名模,果然资本足够,刚刚那一眼,连他这种久经花丛的人都被镇住了,也难怪老大这么喜欢柳依依了。修文桀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皱着眉头轻轻叹息,就算老大再怎么喜欢柳依依,可毕竟他已经结婚,也不能总这样对家里的娇妻不闻不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在家里吗?为什么又会叫他出来?

修文桀疑惑的转身,眼角却撇见那边一抹熟悉的身影,那是……嫂子?她怎么在这里!不会是来跟踪老大的吧!

修文桀想也不想的迈开步子追了过去。

酒吧门口的拐角,夏楚冰对着电话咆哮,“赫连曦,你不是说在酒吧吗?我怎么没看见你!”

还在和客户面谈的赫连曦接到她的电话,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忐忑不安,虽然早之前夏楚冰有打电话告诉她,她还活着,但是借尸还魂这个事她至今还是不怎么相信的。

不过她总是抱着一线的希望,希望夏楚冰是真的能活着,希望这个和她打电话的女人不是骗子。赫连曦平复了下心绪,对着客户歉意的一笑,低头小声的回道:“抱歉啊,因为临时要见个重要客户所以没去。”

天知道,她多想去找夏楚冰,听到她死的消息后,她难过了那么久可还要坚强的去撑起公司,公司股票又因此一波三折,她眉头起早贪黑奔波于家和公司,忙得人仰马翻!这个死丫头最好赶快回来,她快受不了了,她熬了这么久,夜黑眼圈都出来了,人也憔悴了不少,她得花多少保养品才补的回来?

夏楚冰听出了电话那头赫连曦的不满,也知道她确实在见客户,语气缓和的道:“你在哪?我去找你。”

“石马路华天大酒店。”赫连曦说完便挂了电话,因为客户嚷嚷着要走,她得去送。

修文桀刚出来便看见夏楚冰拦了出租车离去,本想开车去追,但是他还没走到车那里就被几位美女包围住了,然后在她们一脸崇拜的眼神中,修文桀带着她们进了酒吧,完全忘记了要去追夏楚冰的事。

他之所以想去追夏楚冰,无非是想告诉她,她老公喝醉被别人带走了,不过老大似乎都不介意,那他跟着瞎起什么哄,人家两夫妻的事,他还是少管的好。还是美女最重要。

第4章 你真恶心

华天大酒店,夏楚冰刚进入电梯便看到柳依依扶着宇文慕枫正快速的走过来。

夏楚冰蹙眉,赶紧按下闭合键,在电梯快要合上的时候一双修长的大手伸了进来,电梯门再次打开,宇文慕枫刚刚还昏昏沉沉的脑袋此刻却异常的清醒,他看着面无表情的夏楚冰,心里窝了一团的火,他冷笑着,“怎么?偷了我的车来这私会男人?”

夏楚冰笑了,她不得不佩服这厮的想象力,看着他身后的柳依依,夏楚冰不急不躁,慢条斯理的回了句:“宇文总裁都可以来这私会情人,我为什么不能来?”

“你在吃醋?”宇文慕枫微微一怔,唇角扬起了暧昧的笑容,握住了她的手,“是不是想到了我们新婚那天晚上?”

回忆着黎昕的记忆,宇文慕封在婚床上和别的女人翻云覆雨,夏楚冰顿时觉得一阵恶心,她眼神冰冷的看着那个男人,伸手狠狠扇了他一巴掌,嫌弃的说:“你真恶心!”

宇文慕枫撇过脸,目光阴鸷的看着夏楚冰,“女人,你敢打我!”像小白兔一样的黎昕,什么时候竟然变成这样胆大包天!

“枫少,你没事吧?”柳依依扑上去抓住宇文慕枫的肩膀,满脸担忧的问道,她凶狠的瞪着夏楚冰,眼里全是嫉妒的火光,“你是谁,竟然敢打枫少!”该死,宇文慕枫从来没有这么在乎过一个女人!

夏楚冰嗤笑一声,看向她的目光鄙夷却又怜悯,她将乱发拨到耳后,优雅的说:“难道宇文慕枫没有告诉过你我的身份吗?”

柳依依回想到她们刚才对话中的“新婚”两个字,柳依依的面色阴晴不定,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向夏楚冰。

“叮——”电梯门开了,夏楚冰走了出去,没有回头看电梯里的人一眼,因为在她心里,这个男人根本不值得黎昕爱。想到那个害死黎昕的女人,夏楚冰眼神阴沉。黎昕你放心,既然占据你的身体,我就一定会替你讨回公道。

宇文慕枫看着那抹蓝色的背影,正想迈腿出去,不想电梯门正好合上,暗骂一声,该死的,想到这女人背着她来这找男人,他就浑身不舒服。

柳依依看见宇文慕枫这个样子,咬紧牙,眼神更加阴狠。就算你是宇文慕枫的妻子又如何,宇文慕枫喜欢的女人只会是她柳依依!

按下电梯2层,来到保安室,柳依依目光温柔的看向宇文慕枫,不解的问:“枫少,我们来这做什么?”

“你先回去,回头我在找你。”宇文慕枫盯着监视器上,一张脸如地狱修罗般,泛着森森的冷意。看的周围的人都吸了一口凉气,气温也跟着骤降。

柳依依心里骇然,忍住心底莫名的恐惧,依然笑颜如花的说道:“好的,枫少。”

看着监控器上,夏楚冰和一个男人碰面,还有一个女人,那个女人他见过,是夏氏集团的总经理赫连曦,听说夏氏集团总裁夏楚冰死后公司暂时交由她打理,而她身边的那个男人不是MK集团少东家——东方毅,夏氏集团夏楚冰的未婚夫吗?他怎么会在这?没听说他的妻子有认识这两位人物啊。

“曦曦。”夏楚冰看着赫连曦,欣喜的喊道。

然而,赫连曦却看着她,目光虽然激动,表情却隐忍,“漠漠,你记得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吗?”

夏楚冰停下脚步,她知道赫连曦还不够信任她。也是,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要不是她亲身经历,她也不敢相信。夏楚冰认真的回答道:“当然记得,我用板砖砸了你的龟龟。”

赫连曦跑过去抱着夏楚冰,不敢相信的问:“漠漠,真的是你?”这是只有她们两个人才知道的小秘密。想到半个月前那具冰冷的尸体,赫连曦眼里泛着泪花。

“嗯,是我,我回来了,对不起,这段时间让你担心了。”两人姐妹情深,浑然忘记了还在一旁的东方毅。

“回来了就好,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赫连曦哭着鼻子,脆弱在一瞬间袭击了她的心脏。

夏楚冰挽着她安慰道:“好了,别哭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东方毅冷眼瞅了她们一眼,率先一步进入电梯,转身离开。

夏楚冰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疑惑的问赫连曦,“他是谁?”

第5章 未婚夫

“他就是MK集团现任少东家东方毅,刚从美国回来,今天是来和我们夏氏谈合作的。”赫连曦笑着说,她的眼角微扬,笑容里多了几分促狭。

夏楚冰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儿,喃喃道:“这名字听得好耳熟啊。”

“漠漠,他就是你的未婚夫啊!”赫连曦的眉眼里都带着嘲笑。

“原来是他啊。”夏楚冰恍然大悟,“那谈成功了吗?”

“当然,我是谁,夏氏集团总经理,有我出马会有搞不定的合作?”赫连曦自得的抬起下巴。

“是啊,有曦曦在,没有搞不定的合作!”夏楚冰趁机追捧她。

“别,你还是快回来吧,我一个人扛不起那么大个公司,而且……”赫连曦咬着唇,目光里多了几分犹豫,“东方家听说你出事,解除了你和东方毅的婚约,东方毅这次从美国回来也是奉父母之命回来和你结婚的,没想到人没见着却听到你不幸去世的消息。”想想就觉得挺悲催的。

夏楚冰唇角的笑容消失,垂下眼眸严肃的问道:“如果东方家撤资,夏氏存活的机会有多大?”

“至少集团一半的人会离开,损失不可估计。”赫连曦的心里不无担忧。这对夏氏集团的信誉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考验,夏氏集团甚至可能会因此倒闭。

“好,我知道了。”夏楚冰挥挥手,让赫连曦别担心,眼眸却深沉了几分。

无论如何,她都不能让夏氏集团覆灭,它是父母的心血,父母放心的把公司交给她,她说什么都不能让公司面临倒闭的危险。

五年前夏氏集团几乎面临倒闭的危险,父母也是在那个时候出车祸去世,东方冷念在与父母多年的交情上,融资夏氏,夏氏才得以存活,如果这个时候东方家撤资,夏氏就算不倒闭也会出不少血,很难恢复过来,也有可能被其他公司趁机吞并。

“漠漠,你也别太担心了,总会有办法的。”赫连曦拍拍她的手臂,轻声安慰她。

“嗯。”夏楚冰看着赫连曦,轻轻点头,脑海里确实思绪万千。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看来要想救夏氏,还得从东方毅下手。

“曦曦你先回去,公司这段时间就拜托你了,我会暗中帮助你的。”夏楚冰思考了一伙儿,郑重的说。此时此刻,她只能,也只会相信赫连曦。

“什么?你不和我一起回去吗?你不在公司,公司都快乱套了,我都快被那些老东西烦死了,再这么下去,公司迟早会垮的。”赫连曦惊呼,要她回去面对那些老古董,她宁愿选择死亡,那帮人真是年纪大了,油盐不进。

“是吗?”夏楚冰问答。

“对。”赫连曦看着她很认真的点头,今早才会那个财务总监吵了一架,现在一想到他她还一肚子火呢,公司现在高层除了她和夏楚冰,其他的都是些老古董,有的还是东方家安插进来的,名义上说是夏氏集团,实际上不过是东方家在外注资的一家子公司,就差名正言顺的收购他们了。

“可是,我该以什么身份进来呢?”夏楚冰抬头看向赫连曦,微微叹息道。她已经不是以前的夏楚冰了,以她现在的样貌和身份,有什么资格去管理夏氏,只怕是她去了反而会越弄越乱,反而会落人口实,给赫连曦带来麻烦。

“你先回去,曦曦。有事我在找你。”出来这么久,她也时候该回去了。毕竟她现在是黎昕,行事不能太过张扬,以免引起别人怀疑。

“你要去哪?”赫连曦连忙问道。

“去……宇文庄园。”夏楚冰淡淡的说,“我现在的身份是宇文慕枫新婚不久的妻子,有些事得回去说清楚,LR集团之前一直不把我们夏氏放在眼里,看来寻求他们帮助是不行的。唯有找东方毅这条出路了。”

“你能说服东方毅吗?”赫连曦担忧的问。听夏楚冰的口气,她好像是要去找东方毅。虽然东方毅是夏楚冰的未婚夫,但他们根本没有见过啊,谈何感情!

“不管怎么样都得试试。”夏楚冰坚定的说。

“好吧,那你小心,宇文慕枫可不是好惹的,你现在占用了她的妻子的身体,只怕让他知道了会对你不利。你万事小心,尽快处理完回来帮我。”赫连曦嘱咐她,语气是满满的关心,自从父母死后,她也就她这么一个好姐妹了。

“好。”夏楚冰答应了她,看向赫连曦的目光里泛着微微的暖意。

第6章 恶魔

开车回到她现在住的公寓,大门口,宇文慕枫就像个瘟神一样抱手站在那里,满脸的不屑,目光冷冷的看着他。

夏楚冰打开车门下车,微微笑了,语带讽刺的说道:“原来宇文总裁这么喜欢看门啊,真看不出来!”

宇文慕枫斜睨了夏楚冰一眼,捏住她的下巴,怒视着她道:“下次没我的允许,你再敢开我的车乱跑出去,信不信我立刻打电话给你远在意大利的父母报个平安。”

宇文慕枫眼神嗜血,气氛空前的压抑,夏楚冰感觉自己快不能呼吸了,这家伙就是个恶魔,他已经害死了黎昕,难道还想害死她?

即使内心再恐惧,夏楚冰的脸上依然习惯性的扬起嘲讽的笑容,“你就这点计量?”

她鄙夷的眼神,让宇文慕枫心里暗恨不已,一巴掌扇了上去,“女人,不要惹怒我!”

脸上火辣辣的泛着疼,夏楚冰捂着脸,看向宇文慕枫眼神冷若寒冰,“宇文慕枫这个王八蛋,老娘要跟你离婚!”

“离婚?”宇文慕枫眼神阴鸷,“你想和谁在一起?是东方毅,还是以前的那个林子轩?”

夏楚冰心里一惊,他怎么会知道东方毅?

夏楚冰面上表情不变,她高傲的抬起头,“无论是谁,都比你好一千一万倍!”

“你这个贱女人!”宇文慕枫怒火中烧,用力推了她一把。这个女人,有什么资格看不起他?

夏楚冰脚底一滑,头撞到墙上,眼前一花,立即昏了过去。

“该死的!”冷静下来的宇文慕枫立即慌了神,一把抱起夏楚冰走进卧室,匆忙吩咐道,“李妈,快叫马克一声来!”

马克赶到的速度极快,他看到满头鲜血的夏楚冰,吓了一跳,“她怎么变成这个样子!”

宇文慕枫沉着脸不说话,眼睛一直看着夏楚冰苍白的面庞。

马克一看他这神情,就知道这事八成和他离不了关系。本着医生的职业道德,马克手脚麻利的帮夏楚冰处理着伤口。

宇文慕枫用力拍了一下桌子,再看不下去,他压抑住心中的烦闷,转身下楼。

马克帮夏楚冰处理好伤口后,下楼时,宇文慕枫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他不由得嘲弄道:“怎么,你老婆都伤成这样了,你还看得下去?”

宇文慕枫冷冷的瞪了他一眼。

马克坐到沙发上,随手拿了个橘子吃了起来,边吃边说:“慕枫,我劝你最好收敛一下你那大少爷脾气,免得哪天失去了你后悔都来不及。”

“你要么乖乖的吃水果,要么给我滚。”宇文慕枫拿着报纸,头也不抬的回他。

马克轻笑了下,站起身走到宇文慕枫旁边,状似无意的说:“你不觉得,她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吗?”

宇文慕枫“啪”把报纸拍在桌上,瞪着马克,冷冷道:“你什么时候那么关心起我们夫妻的事了?”

第7章 刁难

确实不一样了,以前的夏楚冰胆小懦弱,才不会像现在这么大胆!

马克耸耸肩,对于他的冷嘲热讽见怪不怪。

夏楚冰醒来的时候,伤口已经被包扎好了。李妈坐在床边,一脸担忧的看着她。看她醒了,李妈微微叹了一口气,“少夫人,你不要怪少爷,他那个人就是这样,见不得别人好。”

夏楚冰把头别向里面,她不想说话,这里一定是与她八字犯冲,她才来不到一个月伤了两次,宇文慕枫那个混蛋,她跟他没完。

夏楚冰躺了一会儿,从床上坐起身,抬手轻轻摸了摸额头上已经被包扎好的伤口,伤口没有结疤,疼得不行。都说男人不对女人动手,这个宇文慕枫真不是个男人,语言攻击不说,还动手来了。真不知原来的黎昕是怎么和这个男人生活在一块儿的。

一抬头,宇文慕枫那张英俊的脸就进了眼,夏楚冰一股火就从肚里无名升起,话也带着些嘲讽的意味,“怎么,宇文大总裁是来看看你的发妻有没有在你的手里香消玉殒吗?”

本还算平静的男人的脸听到这句话嘴角勾起笑,也有着蔑视的意味,“发妻,你也配?一个勾三搭四的女人!”

夏楚冰冷冷的笑着,“笑话,我什么时候勾三搭四了,反而是你这个男人在外面招蜂引蝶吧!”

宇文慕枫看到她嘲讽的笑容,习惯性的扬起手,立马连忙扑上去拦住他,“少爷,使不得,少夫人还受着伤呢!”

宇文慕枫呼出一口粗气,转身狠狠的关上门。宇文慕枫背靠在门上,越想越气,不能打她,他总能刁难吧。

宇文慕枫走进房间,站在床边居高而下,眼神轻蔑的看着夏楚冰,“起来,去楼下帮忙拿碗筷!”

“你这样幼稚吗?”夏楚冰哑然失笑,她咬牙,告诉自己这个人就是个白痴,不要和白痴多计较。

宇文慕枫也知道自己的行为太过于冲动鲁莽,但话已出口,要是出尔反尔,岂不是让这个女人看笑话?宇文慕枫耳朵背后泛红,他恼羞成怒的把夏楚冰拽起来,直接扔出了卧室,然后在她反应过来前,关了房门。

这男人,他真的有二十八岁吗?这么幼稚!夏楚冰的嘴角微微抽搐。她刚要端菜,李妈连忙上前,“少夫人您休息,我来!”

“李妈!”宇文慕枫想要阻止,却被李妈瞪了回去。

李妈看着宇文慕枫,气势汹汹的说:“我从不知道少爷是这么心狠的人,少夫人这还受伤呢!”

宇文慕枫看着夏楚冰苍白虚弱,摇摇欲坠的身体,眼里闪过一丝微不可察的心疼,想起东方毅,他的心又硬了。最终,他冷冷哼了一声,不说话了。

吃好了晚饭,钟叔微带歉意的对夏楚冰说:“少夫人,夫人昨晚来电话了,让我和李妈回老爷那里照顾,以后少爷就得麻烦少夫人照顾了。”

夏楚冰失笑,让她去照顾那个幼稚又脑残的白痴,真是做梦,没往他咖啡里投毒就已经很对不起他了。

夏楚冰目送着李妈和钟叔离开,眼睛里不断闪烁着光芒,她实在受不了宇文慕枫这个小气幼稚的男人,夏楚冰在心底默默盘算着离开的计划。

宇文慕枫似乎夏楚冰的想法,眼神犀利的道:“你最好给我乖乖的呆在家里,别想乱跑,如果下班回来没看到人,我会把你直接丢出去。”

听到要把自己丢出去,夏楚冰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她巴不得他赶快把她丢出去,这样她就可以去找赫连曦了。

宇文慕枫看她没有害怕,没有难过,甚至有些期许,一股无名火“蹭蹭”的往上冒,走过去,捏住她的脖子,怒火中烧,“女人,你最好别给我耍花样,不然我会让你身败名裂,一辈子都抬不起头,你的父母也是一样。”

“呵呵。”夏楚冰瞪着眼吐冷笑。身败名裂又如何?反正她又不是黎昕!

夏楚冰这幅样子,让宇文慕枫无计可施,最终只能憋着一肚子的火出门。

宇文慕枫一走,夏楚冰立即翻身而起,去找东方毅。在她看来,什么都没有夏氏集团重要,宇文慕枫的威胁在她心里激不起半点波澜。

第8章 证据

李妈和钟叔不在家,夏楚冰反而更轻松。为了遮住头上的伤口,她戴了一个大大的遮阳帽。走到距离公寓最近的一处移动网点,夏楚冰买了手机和卡后,就坐在树荫下的长椅上给赫连曦打电话。

“喂……”赫连曦从公务中抬起头,看到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她皱了皱眉头,犹豫了一下,才按了接通,“哪位?”

听到赫连曦的声音,夏楚冰的唇角透出几分笑意,“小曦,是我。避免宇文起疑,我专门办了个号码,以后有事就打这个电话吧。”

“漠漠!”赫连曦激动的大喊,“MK融资的事你准备怎么办?夏氏没有资金拖不了多久的!”这两天她为了夏氏的事情快愁死了,头发也白了好几根。

“小曦别慌,你先撑住。”夏楚冰咬着唇,冷静的吩咐道,“你先把那边的局势稳定住,别夏氏还没破产,就先内乱了。”

“好的,漠漠,我会尽力的。”赫连曦说道,看着眼前的财务报表,她眼里划过一丝不忍,但还是把这个残忍的事实说出了口,“漠漠,这一切只是饮鸩止渴啊,夏氏……已经不行了……”

“不会的!”夏楚冰打断了赫连曦的话,她握紧拳,眼神坚定的说,“总之你先控制住!我会想办法的!”

夏楚冰合上电话,坐在椅子上,看着夜空中的月牙沉思许久,终于又拨出了个电话。在商场上混,不是你吃我,就是我压你,她夏楚冰在商场上混了这么多年,多少还是有点手段的。

电话那头长时间的没有人回应,夏楚冰不急不躁,锲而不舍的按了重拨。在自动挂断的前一秒,电话被接起了。一个沙哑暗沉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您找哪位?”

“找你张大侦探。有生意,做不做?”夏楚冰刻意的将声音压低,变得尖哑难辨。

陌生的电话,陌生的声音,张鹤峰干侦探的这一行这么久,一向谨慎行事,如履薄冰。他拿着手机,小心翼翼的问道:“不知是哪位熟人引荐的?”

“是夏楚冰。”夏楚冰轻轻吐出了自己的名字。

“夏楚冰?”张鹤峰狐疑的问道,“那个见义勇为被捅死的夏氏集团的总经理?”

听出他话语里的怀疑,夏楚冰轻笑了一声,语带怅然的说道:“放心吧,规矩我还是清楚的。”再一次从别人口中听出的自己的死讯,夏楚冰知道,以前的自己,是真的消失了,留下的,只是顶着黎昕身躯的一道幽魂。

张鹤峰想了一会儿,才低声问道:“不知你想打听谁呢?”

“MK集团的少东家,东方毅。越详细越好,特别是他的兴趣爱好。”夏楚冰快速的说道。

“东方毅……”张鹤峰拖长了声音,“他的价格很高,不知……”

“你放心吧,我出得起。”夏楚冰声音坚定的说道。为了夏氏,不管代价多高,她都出得起!虽然东方毅是她的未婚夫,但他们两人毫无接触,再加上商人重利,想要说服他放弃撤资,太难了!现在她唯一能做的,只有投其所好。

“对了,再加一个黎昕的资料,宇文慕枫的妻子。”夏楚冰补充道。她必须清晰的认识到她这个身体的资料,这样以后才不会出错。

对面一片沉默,许久,才传来张鹤峰的声音,“你把一千万打进我的卡里,明天这个时候,你就会收到调查资料。”张鹤峰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先给钱,后办事。这一向是张鹤峰的规矩。夏楚冰将电话放进包里,慢慢地走回公寓。她没想到,东方毅的信息竟然这么贵,虽然心里有准备,但她还是被吓到了。她死后,名下的财产全部被哪些亲戚瓜分了,幸好黎昕还有点钱,只是付完这一千万之后,已经所剩无几了。

回到公寓,夏楚冰洗去了一身的疲惫躺在床上,没有宇文慕枫的骚扰,她乐得自在,很快就进入了甜甜的梦乡。

第二天清早,夏楚冰给自己煮了一碗面,里面卧了个蛋,慢悠悠的吃了起来。吃完面,她坐到沙发上,打开了电视,调到财经频道。这是她受到父亲的熏陶,从小养成的习惯。

“……下面插播一条娱乐新闻,昨天晚上,我台记者的捕捉,LR集团的总裁,有着华都四少之首的称号的宇文慕枫先生与名模柳依依于当晚8点左右进入石马路的华天大酒店,今天早上两人才相携离开。至于这一晚内两人干了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清晰的电视娱乐播报声明朗的响在大厅,夏楚冰看着电视屏幕上那几张仿佛证据一样的照片,眼神里透着浓浓的冷意,唇角却扬起了笑容。宇文慕枫,这可是你自找的证据,你婚内出轨,可别怪我和你离婚!

小说

双面总裁替身妻:被继母、妹妹、男朋友相继计算!

2021-1-2 18:32:03

小说

墨染千秋恨:他诡秘莫测的身世,又藏着怎样的秘密?

2021-1-2 18:35:4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