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情毒爱难逃离:洞房花烛,被小三赶出。

洞房花烛,被小三赶出。,明白了他的心意后,她一心逃离。,分居后某天,她被堵在某巷子里,动弹不得。,男人将她桎棝在怀里,态度强硬。,程惹曦:“你干什么?”,冷恕:“干什么?当然是宠你啊!”
温情毒爱难逃离:洞房花烛,被小三赶出。

第1章 新婚却又离婚

精心布置的婚房之中。

程若曦身着礼服,姣好的面容上带着隐忍的怒意。

她望着眼前举止亲密的男女,似是反应了许久才颤颤的问道:“冷恕,今天是我们结婚的日子,而现在,可是我们的新婚之夜,你把她领来,是什么意思?”

十年了,她今天终于嫁给了自己深爱的男人。

而他,却在新婚之夜带着别的女人冒然闯入。

程若曦骨子里向来倔强,尽管眼眶发酸,她却依然克制着,只用着发冷的声音朝冷恕质问。

她可以容忍他在跟自己订婚后还在跟别的女人在一起,甚至都可以容忍婚后他在外面养女人。

但此刻,在他们的新婚之夜,程若曦忍不了。

“程若曦,难不成你还真以为冷恕要跟你同房吗?”

冷恕还没有开口,身旁挽住他手臂的方岚,却是突然开口冲程若曦讥笑:“你知道他为什么会打我电话,叫我过来吗?”

“因为他觉得,连碰你他都会恶心,而我方岚,才是最应该成为冷恕妻子的女人!”

轰!

方岚是京城里的一线明星,看程若曦的眼神中带着尽数的不屑。

她的话如同惊雷一般的在程若曦脑海中炸响,让她的呼吸,在此刻都变得急促,变得难受起来。

连碰自己……他都觉得恶心?

“不,不是的,绝对不是你说的这样!”

程若曦之所以会嫁给冷恕,完全就是因为她父亲生前是冷恕爷爷的司机,曾在一次车祸中舍弃自己的性命就了冷恕的爷爷。

于是,冷恕的爷爷为了感恩,便要求冷恕娶程若曦为妻。

冷恕当时没有拒绝,程若曦也没有反对。

程若曦甚至天真的认为,日久真的可以生情,只要在婚后能够恪守一名妻子的本分,尽力的去为他分担工作上的压力和生活上的烦恼,那自己一定可以打动他,让他爱上自己。

只是现在看来,这不过是程若曦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

程若曦像是突然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眼神充满期翼的看向一旁沉默不言的冷恕。

此时,程若曦多么希望冷恕能够开口替自己说一句话,告诉那个方岚,她的话有多么可笑。

“程若曦,我真怀疑你是不是智障,你扪心自问,冷恕结婚前碰过你一下吗?一个连婚前都不愿意碰你的的男人,婚后,你还指望他碰你?”

程若曦想要辩解,可还未等她开口,方岚又冷笑着嘲讽道:“况且,冷恕可是说了,今晚……他想让我陪他!”

“就在这里,在这个你精心准备了好几个月时间的婚房里!”

心,仿佛被人拿利器狠狠的划上了一道,身体,更是忍不住的颤抖起来。

程若曦不由自主的朝后退去,眼神却死死的盯着站在一旁,冷眼观看着自己跟方岚争吵的冷恕。

而冷恕似乎也注意到了程若曦的目光,抬头淡淡的看程若曦一眼,轻启他那被程若曦偷偷吻过的红唇,说出让她如坠深渊的话。

“程若曦,你可以离开这里了。”

他穿着一身纯手工制作的黑色西装,身材挺拔高伟,细碎的黑发显得有些凌乱,划过他饱满而冷冽的额头,一双幽冷的凤眸,不带着丝毫温度,如同那张微微抿着如同刀片一般的唇瓣,冷漠淡然。

离……离开这里?

那就是说,刚才方岚说的都是真的?

程若曦愣愣的看着冷恕,过了好久好久都未能从他这句不含任何情绪的话中反应过来,直到程若曦被冷恕粗鲁的推出婚房。

“砰!”

身后响起了沉闷的关门声,让程若曦的身体再次忍不住的一颤,将她的思绪也从刚才的失神中拉了回来。

程若曦向前一步,试图想要听一听里面有什么动静。

“你想干嘛!”门突然被打开。

冷恕的冷漠的看着程若曦。

“叫你走,你没听到吗?”冷恕看着程若曦说着。

“亲爱的,你快进来,别理那个女人了,春宵一刻值千金啊。”那娇艳的声音从冷恕身后传来。

程若曦不说话,冷恕又重重的关上了门。

程若曦发现,就算自己再怎么克制,再怎么压抑,自己的眼泪,还是无法抑制的从眼眶中流了出来。

滑过程若曦的脸颊,滴落在冰冷的地板上,摔成八瓣。

就如同程若曦此刻的心,支离破碎。

程若曦艰难的挪动着自己的双腿,下意识的想要逃离这个地方,可在下楼的时候,或许是因为心神不宁的缘故,也或许是房间里传来的那种极度暧昧的声音。

导致她脚下一滑,直接从楼梯上摔了下去。

“啊!”

剧烈的疼痛从程若曦的左脚脚腕处传来,她低头一看,这才发现刚才的失误导致自己的左脚已经崴了,如今疼的让程若曦根本无法站立起来。

可楼上的两人却好像根本就没有听到下面的动静,那扇紧掩的门纹丝不动。

委屈的泪水止不住的在程若曦眼眶里打转着,无法正常站起的她,只能在在地上艰难的爬行着,爬到了客厅的沙发上。

这一刻,无论是心灵还是身体都处于一种剧痛的程若曦,就想这么的死掉好了。

他们两个人在楼上缠绵不断,而程若曦一个人在楼下一夜未眠,直到外面的天空放亮,她这才感觉到一丝疲惫,渐渐进入了梦乡。

只是,还未等程若曦好好地睡上一觉,低沉的喝声却是突然在我耳边响起。

“程若曦,我们离婚!”

睡意瞬间全无,程若曦猛地抬头朝前看去,却见此刻的冷恕正和方岚相拥着站在一起,那模样看上去,就好像是真正的一对情侣。

可自己,才是冷恕真正的妻子啊!

“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只要不是太过分的,我都会尽力去满足你。”

充满磁性却异常冷漠的声音再次在程若曦耳边响起,她抬头直视着冷恕的双眸,想从他的眼中看出,哪怕是一丝的不忍或者后悔的情绪。

可冷恕的双眼,此刻却异常的平淡,就好像是在叙说一件对他来说,完全无关紧要的事情一般。

程若曦从未想过,原来平淡的眼睛,也可以如此的伤人!

最终,还是程若曦无力的收回目光,默默地低下头,轻轻地点了点下巴。

十年了,自己也该醒醒了,这个男人,他根本就没有爱过自己,若他真的对自己,哪怕是有一丝的感情。

又怎么会在跟自己结婚的当晚,与别的女人在原本属于自己的婚房中缠绵不休,而将自己赶到楼下呢?

“好,十五天之后等我爷爷做完手术,你就把这件事情告诉他。”

听到冷恕的话,程若曦的嘴角牵扯起一抹自嘲般的弧度,他果然是真的无情,就连离婚这件事,也得让自己亲口向爷爷提出来。

其实对于整个冷家来说,对程若曦最好的人,就是冷恕的爷爷了,当初程若曦跟冷恕的婚事,也是由他亲口定下来的。

只是如今……

“冷恕,我们走吧,等咱们度完蜜月回来,你们就可以离婚了呢!”

方岚的声音突然传入程若曦的耳中,让她的身体又是忍不住的一阵颤抖,心里更是如同再次被人拿刀狠狠划上了一道。

“好,等我跟方岚度完蜜月回来之后,你就向爷爷提出离婚的事情。”

冷恕接着方岚的话再次对程若曦说了一句,他们这种夫唱妇随的样子,对程若曦来说倒真是有够讽刺的。

自己才是冷恕的新婚妻子,才是他的正室,可自己如今,却只能看着他带着另外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小三,去渡那原本属于自己和冷恕,两个人的蜜月。

第2章 条件

这或许就是从大喜变成大悲吧?

偌大的别墅空无一人,而脚崴的程若曦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如同一只受伤的小猫蜷缩着身体窝在沙发上,静静的享受着这场由自己亲手奉上的孤独盛宴。

“铃铃铃。”

可这时,不合时宜的手机铃声却是突然响了起来,程若曦拿起一看,发现是母亲许倩打过来的。

“怎么了妈,有什么事情吗?”

程若曦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在正常的状态,不让母亲从自己的声音从听出任何的异常,可让程若曦没想到的是,她竟然在电话那头抽泣了起来:“若曦,你快救救你弟,救救你弟吧!”

弟弟?

程若曦的脑海中不由得浮现起自己那同母异父的弟弟袁帅,那就是一个好吃懒做的家伙,而且在自己跟冷家订下亲事后,就不断地在自己身上索取好处,认为自己摇身一变从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

程若曦原本是想拒绝的,只是实在不忍心听到自己母亲在电话那边痛哭的声音,无奈之下,只得开口询问起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弟弟,你弟弟他杀人了……如今被人给带走,要让他偿命啊,若曦,你快找冷恕,让他救救你弟啊!”

找……冷恕?

嘴角再次勾起一抹自嘲般的弧度,母亲怎么会知道,此刻自己的丈夫冷恕,正在和比人的女人度蜜月呢?

“妈,你别着急,我会想办法救我弟弟的。”

挂断电话,程若曦愣愣的待在那里,她不想去找冷恕,不想再去求他,可到最后程若曦才发现,除了他之外,自己根本就找到任何一个可以在现在这个时候帮到自己的人。

无奈之下,程若曦只得厚着脸皮拨通了冷恕的电话。

“什么事?”

程若曦原本以为冷恕不会接自己的电话,没想到他竟然真的接了,只是那冷漠却还带着一丝厌恶的声音,让程若曦心中才刚刚升起的一丝期翼,瞬间烟消云散。

“冷恕,我弟出事了,你能不能帮我……救救他?”

程若曦用一种近乎于祈求的声音对冷恕说道,尽管程若曦已经尽力让自己的声音保持一种平静,可程若曦的心,还是忍不住的一阵刺痛。

程若曦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去用这种近乎于卑微的声音去祈求自己的丈夫。

不过还好,冷恕没有拒绝,他让自己在别墅门口等他,接着便挂断了电话,连给自己开口说出脚崴的机会都没有。

“你是属乌龟的吗?从别墅里面出来需要这么长的时间吗?”

尽管程若曦已经很努力的让自己尽快从别墅里面出来,但当程若曦出来的时候,却还是看到了冷恕已经开着车停在了别墅的门口。

屈辱的泪水,再一次的在程若曦眼眶中打转,自己脚都崴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接受治疗,能从别墅里面出来已经算是自己的极限了好不好?

可冷恕居然是这样一副态度!

虽然程若曦很不爽,心里也一阵阵的抽痛,但还是打开车门坐进了车里,毕竟现在还是救自己弟弟的事情要紧。

“你弟弟又出什么事了?”

刚坐进车子里,冷恕便直接开口向程若曦冷声质问。

一个又字,让程若曦听出了冷恕言语里的不耐烦。自从自己跟他订下婚之后尽管他对我冷淡,但对自己的娘家,依然如爷爷交代的那样,各种照顾,但凡有麻烦事发生,也都是他在帮自己处理。

也许,他早就烦了。

在他把犀利冷酷的目光下,程若曦只得抿唇将自己母亲说的事情经过,向他原原本本的叙述了出来。

“你是不是傻?如果你弟真打死人了,那又岂会轮到那些人将你弟弟抓走?难道你认为这个世界上的警察,都是吃干饭的吗?”

让程若曦没想到的是,冷恕在听完自己的叙述之后,竟然会先开口骂我一顿,这让自己又羞又恼,忍不住的在心里腹诽了一句:全世界就你最聪明行不行!

骂完程若曦之后,冷恕便直接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他声音低沉,程若曦听的不太清晰,但应该是在处理这件事。

当程若曦见到袁帅的时候,是在一个私人会所的包厢里,他满身污秽却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与一旁冷恕的助理欢快的交谈着,丝毫没有注意到人助理眼中那如同看傻子一般的目光。

见到他这般模样,程若曦气不打一处来,忍着脚腕处传来的疼痛上前两步,直接在他震惊的目光中打了他两巴掌:“现在胆子不小啊,竟然还敢杀人了是吧?”

“我没有杀他,我离开的时候,他还好好的,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死的。”袁帅一边捂着脸一边对程若曦吼叫道。

“少奶奶,事情已经调查清楚,是那群小混混想故意讹钱而已。”一旁的助理此时也连忙开口对程若曦解释道。

只是在这一刻,程若曦却突然感觉自己的心有种被撕裂的疼痛感。

少奶奶,是啊,如果自己要不是冷恕名义上的妻子,那这助理又怎么可能会去救自己这同父异母的弟弟?

可是,这个身份很快就不属于自己了。

程若曦忍不住的侧头看向站在一旁的冷恕,生怕他会立刻将它从自己身上剥夺。

还好,他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一言不发,并没有这个身份立刻从自己身上剥夺掉。

“你看,我就说我没有杀人!”

助理的话似乎让袁帅有了底气一般,忍不住的开口对程若曦嚷道。

“你还有理了是吧?要不是你喝酒喝醉了,他们又怎么可能会找上你,要讹你的钱?”

看到袁帅这般不知悔改的模样,程若曦的心里忍不住的再次升起一股怒火,脸色又青了几分。

“姐夫,你管管我姐,你看看她!”

袁帅开口向站在一旁沉默不语的冷恕求救,在他眼中,似乎冷恕还是他可以任性撒娇的对象。

“袁帅,这是最后一次了,你好自为之!”

最终,冷恕还是开口了,只是这句话程若曦怎么听,都像是他在对着自己说,也或许,他这句话,就是在说给自己听。

想想也是,毕竟自己已经决定要离婚了,那自己和冷恕之间将也不会再有任何的关系,而他也不用在帮自己处理娘家的任何事情了。

冷恕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便直接转身离开了,而一旁的助理,则连忙跟了上去。

“姐,姐夫他……什么意思啊?”

包厢里就剩下程若曦跟程若曦的弟弟两个人,而袁帅在微微失神之后,这才很是疑惑的抬头冲她问道。

看着袁帅那张自己都觉得有些厌恶的脸畔,程若曦强忍住再次动手打袁帅的冲动,冷声说道:“没什么意思,只是告诉你,如果下次你再乱来,冷恕可就不会再来救你了,而你姐我,也不可能再救你了!”

说完这句话,程若曦便拿出手机打通了母亲许倩的电话,将弟弟没事的消息告诉了她,程若曦的母亲听了很是高兴,连忙开口对自己叮嘱道:“若曦啊,你以后可要好好伺候冷恕,也要好好对你的婆婆,千万要抓住他的人,以后咱们袁家,可就指望你了啊!”

抓住他的人?

程若曦心里不由得冷笑一声,自己何尝不想去讨他的欢心?可是结果呢?自己用了十年的事情为他默默付出,也从未不去抱怨。

可换来的,却是新婚之夜,他领着别的女人在属于自己的婚房中缠绵不休……

程若曦敷衍着挂断了电话,不敢将自己要和冷恕离婚的事情告诉母亲,因为程若曦知道,如果自己说了,母亲一定会无休止的烦扰,甚至还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逼迫自己,不让自己跟冷恕离婚。

愣愣的站在原地,程若曦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

冷家不要自己了,或许连自己家,怕是都不会要自己这个离了婚的女儿吧?

“少奶奶,少爷让我告诉你,他先走了,十五天之后会再回来,到时候还希望你能履行答应他的事情。”

就在程若曦站在原地发呆的时候,助理的声音却是突然传入了她的耳中:“而且少爷还让我告诉你,说你还有什么条件可以尽管提,只要是在他的能力范围之内,他就一定会满足你。”

还有什么条件?

程若曦瞬间愣住了,心里更是忍不住的一阵抽搐,难不成他之所以会赶回来帮自己救袁帅,就是因为他认为这是自己向他提出的,离婚的条件吗?

第3章 到底走不走

尽管如今正值初夏,可此刻的程若曦,看着冷恕开着车子渐渐远去,还是止不住的一阵颤抖,就好像在冬天里的冷风。

凛冽,刺骨。

倔强的她微抬起头,不让自己的眼泪夺眶而出。

程若曦艰难的行走在马路上,看着周围一个个甜蜜相拥,挽臂携行的恋人,内心忍不住的疼痛起来,甚至这种痛,已经盖过了她脚腕处传来的痛。

曾几何时,程若曦也曾不止一次的幻想过,能够和自己喜欢的人,这般幸福的行走在人群中,让全世界都为自己祝福。

可是如今,努力付出了十余年,到最后换来的,却是这种结果。

就算自己跟他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就算自己跟他领了结婚证,成为合法的夫妻又如何?他不爱自己,就是不爱自己,无论是否自己是他真正的妻子。

走了许久,程若曦才终于回到了自己跟冷恕的新婚别墅。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想想也是,自己的左脚崴了,根本就走不快,甚至自己都不知道是如何能忍受住脚腕处的疼痛,从那么远的距离,一步一步走回来的。

“来嘛,人家都这么主动了,快来嘛。”

当程若曦推开沉重的木门走进客厅的时候,女子撒娇声却是突然在程若曦耳边响起,她猛然抬头看去,却见此刻冷恕坐在沙发上,而方岚却是穿着一件极其暴露的衣服坐在冷恕身上。

他们坐的沙发,就是昨晚自己坐了一整夜的沙发!

“冷恕!”

程若曦用牙齿紧紧咬着自己的红唇,不想让自己去看他们,可程若曦的眼睛,却根本不听自己的指挥。

正在冷恕腿上坐着的方岚,似乎没有想到程若曦会突然出现。

原本,程若曦还以为他们会有一些廉耻之心,选择躲避自己,可让程若曦没有想到的是,方岚竟然在自己新房的沙发上勾引着冷恕。

冷恕慢慢起身,推开方岚,而后转过身看着她。

“咔嚓。”

这一刻,程若曦仿佛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而这一次,它是碎的那么彻底,碎的,再也无法拼凑起来。

“滚,你们给我滚!”

程若曦强忍住眼中的泪水,颤抖的伸出手指着门外,宛若疯子一般的冲他们怒吼出声。

冷恕有片刻的愣怔,似乎也没想程若曦会这般对他说话。

也是,以前的程若曦,从来没有对冷恕吼过,甚至连跟他说话,程若曦都小心翼翼,唯恐哪一点惹到他不高兴。

“冷恕,她竟然让咱们滚耶!”

方岚如同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一般,当着程若曦的面埋进冷恕的怀中,并红着眼睛轻声冲他说道。

程若曦将牙咬得吱吱作响,这一切,明明都是她造成的,可她竟然还摆出一副受害人的姿态!

自己,才是真正受到伤害的人好不好!

“程若曦,现在我不想看到你。”

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冷恕竟然伸手轻轻拍了拍方岚的肩膀后,便猛地抬头直视着程若曦,同时伸出手与程若曦一样指着门外,并开口冲程若曦冷声低喝道:“你,立刻从我眼前消失!”

“呵呵。”

程若曦突然轻笑出声,可眼泪却止不住的从自己的脸上滑落下来。

程若曦抬头直视着冷恕那双吸引了自己十年,而如今却让自己感到厌恶的眸子,指着方岚一字一顿的沉声对他说道:“还没离婚之前,我还是你的合法妻子,现在你要让我滚出去,把位置给她?”

两人对峙,程若曦毫无退让的架势,而冷恕眉头一拧,却从他的眼中泄出一丝不忍和痛苦的神色,片刻后又恢复片刻前的冷漠。

他轻轻点头:“对!”

一个对字,就好像是春雷般在程若曦脑海中炸响,让程若曦整个人的身体都忍不住的摇晃起来,心里传来的疼痛感,更是让她想发狂!

这一刻,程若曦知道,自己的心,彻底死了。

可不知为何,当程若曦看到方岚脸上那抹得意的神色时,却是突然冷静下来,勾起嘴角冲冷恕一笑,接着扭头看向他怀中的方岚,开口对她冷笑道:“你想让我离开这里是吧?可我告诉你,我不会走,不会离开这里,我程若曦,绝对不会让你这个小三如愿!”

“冷恕你看,她又骂人家,而且还骂人家是小三,呜呜……”

方岚却只是狠狠的瞪了程若曦一眼,接着装出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如同一个受到欺负的小女人般,不断的在冷恕怀里撒娇。

“程若曦,够了!”

冰冷无情的声音从冷恕的口中传出,让程若曦忍不住的抬头看向他。

冷恕漆黑的眸盯着她,有几秒的安静,他松开了方岚的双手,一步步的朝着程若曦走去。

他的身上散发着冷冽的气势,就好像是一头即将陷入暴怒状态中的野兽,如果换做之前,或者说是其它时候,程若曦一定会害怕,从而选择妥协他。

但是此刻,程若曦却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害怕,只昂着下颔,静静的看着他一步一步走到自己面前,不卑也不亢。

“最后再问你一遍,你到底走不走?”

他低下头,俯视般的看着程若曦,就如同盛气凌人的王子,那不容置疑的声音,让程若曦忍不住的就想抬腿顺着他的意思离开这里。

“不走!”

只是,心里的疼痛却是给了程若曦直视他以及跟他作对的勇气。

程若曦倔强的抬起头,任由眼泪在自己的脸颊上滑落,双眼直勾勾的盯着他,神情坚定,就好像此刻的自己,是一只高傲的天鹅般。

而冷恕的目光,则是越发阴沉,甚至程若曦都能够感觉到他那渐渐粗重起来的呼吸,以及周围那瞬间冰冷下来的温度。

第4章 咎由自取的人

在冷恕的眼里,程若曦一直是软懦的女人。这个女人小心翼翼的和自己说话,小心翼翼的和自己相处。难得她今天竟然这么有勇气和自己反抗,或许他应该重新打量眼前这个女人。

由此,冷恕的眸光更加冷冽。

“程若曦,你真的不走?”

“是!我程若曦就是不走,我就是不把我的位置让给那个小三!”

“冷恕,她又说我是小三!我不管,你要为我做主!”

方岚委屈巴巴的对冷恕说道。

程若曦咬着颤抖的唇,倔强的眼神死死的盯着冷恕。冷恕忽然间笑了,可那诡谲的弧度让程若曦觉得毛骨悚然。

“好,既然不愿意走的话……”

他说着,高大的身影直接朝着程若曦逼近。

程若曦害怕了。

“冷恕,你要干什么?”

“你等会就知道了。”

下一刻,冷恕将程若曦扛去了卧室。程若曦被冷恕毫不留情的扔在了大床上,那双修长干净的双手此时解起了他衬衫的扣子。

这让程若曦的内心涌起了前所未有的恐慌。她也是女人,她知道冷恕接下来会对自己做什么。

“冷恕,你不可以这么做!”

“程若曦,既然你不愿意走,那么你就应该知道后果是什么。”

冷恕睁着眼睛,他像一头狼让程若曦由内而外的心悸。

冷恕吻住了程若曦的嘴唇,两瓣唇狠狠的将她碾压。这个吻不带着丝毫的温柔,粗暴,霸道,是猛兽带着掠夺的气息令程若曦痛苦,难堪。程若曦更是不愿意屈服的被他撬开牙齿,可最终这个男人还是做到了,在她的腰上狠狠的一捏。缠着她的舌,那要命的窒息感铺天盖地的要榨干她的氧气。

磨着她的双唇,铁锈般的味道唇齿间交缠。是血,让人忍不住想要作呕。

松开的时候她哭着,绝望与悲哀。

“冷恕,我好歹是你的妻子。”

“妻子?”冷恕讥诮的笑:“程若曦,你配吗?!”

他的话狠狠的击中了程若曦的内心。十年,冷恕忘了至少有十年的时间是她程若曦陪在他的身边吗?

原来,冷恕一直都看不起她。

“程若曦,既然你不愿意走,就接着你自己选择的后果。”

冷恕撕开了她胸前的衣服,牙齿狠狠的咬上了程若曦的锁骨。剧痛迅速蔓延了全身,程若曦只觉得血也一并被抽了出来。

好痛!

“冷恕!”

程若曦崩溃的哭着,可这个男人丝毫不理会她的眼泪。换来的,只是对她更加残忍的对待。将她的身上的衣裙撕破,用他的手狠狠的蹂躏着她的身体。

“至少我喜欢了你十年!”

她尖叫出声。

一瞬间,冷恕停止了动作。程若曦哭着,声音回荡在房间里面。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冷恕愠怒道:“因为我不喜欢你,所以我讨厌这份婚姻,更厌恶成为我妻子的你。程若曦,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监视和安排就根本不是他冷恕要的人生!

房间里刹那间死寂了,程若曦眼睁睁的看着冷恕撕碎她身上的最后一块布料。她看着,心如刀割。

冷恕咬着她的肩膀,那剧痛渐渐令程若曦麻木了。死死的咬着下嘴唇,程若曦的眼神被失望掏空。

就算冷恕不爱她,也不能侮辱她。

就在冷恕强硬的打算要她,程若曦狠狠的推了冷恕一把。冷不丁的被推开,冷恕反应不及的身体撞在墙上,他低头,脸上的神情更加冷冽。

眼泪徘徊在程若曦的眼睛里,她的身子颤抖的十分厉害。

“冷恕,你就算不爱我,你也不能侮辱我!”

她爬下床,落荒而逃。

离开冷家,程若曦根本没有别的去处。她在路上失魂的飘荡了好久,眼见着街道上的万家灯火。最后,程若曦只能回到那个同母异父的家。

开了门,袁帅在看到她的样子之后急忙喊出了程母。

“若曦啊,你这是被冷恕赶出来了吗?”

他们关心的并不是她为什么回来,而是担心她被冷恕抛弃了。他们的眼神,程若曦只觉得瞬间心拔凉拔凉的。

“我自己出来的。”

程母松了口气。

“不是被赶出来的就好。对了,那你干嘛突然回家?”

“吵架了。”

“啊!”袁帅紧张的说道:“姐,那你回去之后和姐夫好好道歉。”

提到冷恕,程若曦就气不带一处来。

“我为什么和他道歉?”

“若曦啊,冷家可是一般人家都攀不上的人家。你千万不能得罪冷恕,以后你弟弟,你爸爸都要靠冷家提携的,你不能惹他生气知道吗?”

“就是,有些人巴结不上你还和他吵架!”

母亲,家。在程若曦的心上蒙了一层阴影,她狼狈的回家没有得到任何安慰。反而,他们都劝说自己回去和冷恕道歉。

就是因为他是冷恕,所以不论如何,她就是没错也必须和他低头。他的过分与无情,岂止是她能够漠视的。

“我很累,我要先进去休息。”

程若曦推开袁帅进了房间。

“不行,你得回家。你是冷家的媳妇,冷战回家像话吗?”

不理会袁帅的话,程若曦砰的一声关闭房门。程若曦浑身无力的躺在床上,现在,为什么连呼吸空气都让她觉得这么费力。

门外,更是传来了袁帅喋喋不休的声音。

“姐,你晚上不回去我等会儿打电话告诉姐夫了啊。”

“姐,你快点和回去和姐夫道歉。我下次要再出什么事情,可全靠姐夫罩着的。”

袁帅的声音跟魔咒一样缠绕在程若曦的耳边旁边,她快疯了。

“滚!”

打开房门,程若曦冲着袁帅吼道。

袁帅从来没见过程若曦这样的气势,不过他也不怕。依旧理智气壮的说道:“妈说了你跟姐夫吵架就是你的错,明天你就回家和姐夫道歉。”

“滚!”

程若曦火冒三丈的再次吼道。

砰的一声,程若曦再度将房门关上。捂着额头,她的心彻底寒了。家,已经和小时候不一样了。

第5章 会死的心与人

午夜过后,程若曦无助的蹲在自助售货机旁。

晚上,她不过是下来买个东西就被锁在了门外。袁帅说,她必须回冷家和冷恕道歉。这个家,让她彻底的心寒。

既然她不能回家,她也不想回冷家。

午夜过后的行人少的可怜,程若曦游荡在家附近的街道上像个孤魂野鬼。

“美女,大晚上的一个人在这里干什么呢?”

街角,几个地痞流氓注意到程若曦的时候飞快的朝着程若曦跑来。

程若曦想走被他们围成了一圈。

“小美女,陪我们玩玩啊!”

这帮流氓吓得程若曦心惊肉跳。

“你们走开!”

“小美女,大半夜的一个人在外面让我们来保护你。”

“我不需要。”

就在他们的手搭在程若曦的肩膀上。

此时,远处发动机的轰鸣声在黑夜中作响。程若曦看去,蜡黄的路灯下只见一辆保时捷规规矩矩的停在了路边。

有人!

程若曦欣喜的笑着。随后,那扇车窗缓缓的摇了下来。那张俊美的面孔纳入程若曦的双眸里,她震惊了。

竟然是冷恕。

原先她还想呼救的声音卡在了喉咙里。冷恕那张生冷的脸,瞬间冻结了她的一切。

“小美女,看什么呢?”

忽然,程若曦就被他们推倒在地。一声尖叫,响彻在夜色的上空。

“美女,陪我们玩玩吧。”

程若曦被他们抓住了自己的手朝着角落拖去。

“救我!”程若曦恐慌的尖叫。“冷恕,救我!”

此刻程若曦已经管不了什么,她现在只希望冷恕能救救她。程若曦眼巴巴的看着那个方向,只见冷恕慢条斯理的下了车。她欣慰的苦笑,好歹这个男人也是可以救自己的。

但是接下来的一幕——

冷恕从口袋里面掏出了香烟,优雅的用打火机点燃。他吞云吐雾,冷眼的看着这边一动不动。

程若曦想错了,现在的画面在他眼里,应该就是一场戏!

“冷恕……”

程若曦的面色一瞬间变得死白。

被他们拖到了角落,程若曦看不到那绝情的面孔。她只听见衣服撕扯的声音,黑夜中,远处的发动机轰鸣声异常刺耳。她似乎能想到车子喧嚣离去的画面,和他的眼神一样绝情。将她抛弃,眼睁睁的看着她被人玩弄。月光惨淡的颜色,亦如她失去血色的面孔。

“捂住她的嘴巴!”

按脚的按脚,压手的压手。就连程若曦的嘴巴也被死死的捂住,对程若曦来说,此刻她恐怕连喊的力气都没有了。哀莫大于心死,十年的感情换来了彻彻底底的绝望。

听着这几个地痞流氓的喘息声,程若曦的身体如木偶一般被他们摆弄。今夜,程若曦只能认命。

“警察来了!警察来了!”

这个时候,有人放声尖叫。这声音回荡在上空,接着就是警笛鸣叫的声音。一瞬间压在程若曦身上的力道全部松开,那些流氓跑了。

她是幸运的。

久久,程若曦躺在草丛上。她蜷缩的像条虫,月光照在她脸上,眼泪从她空洞的眼睛里面不断流下。

她哭着,身子如风中颤抖的筛子。

不知道过了多久,程若曦才觉得身体有了一点力气。她起身,失魂落魄的朝着路边走去。她跌倒,磕破了膝盖上的皮。

程若曦坐在地上,双眼无神的看着前方马路疾驰而过的车子。忽然,有一辆车子的灯光异常强烈的朝着她这边射来。那刺眼的光强烈的让程若曦睁不开眼睛,她以为那辆车子会直接从她的身上碾压过去。最后,那车子停在了程若曦的面前。

“少奶奶,我来接您回家。”

程若曦抬眼看到从车上下来的男人。

三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带着一副黑色的框架眼镜。是冷家的司机,记得,她的父亲也是司机。就是因为是冷家多年的专职司机,爷爷才让程若曦嫁给了冷恕。

这一切都是痛苦的根源。

程若曦上了车。

轰隆一声,天说变就变。车窗外的雨下的稀里哗啦,断了线的雨珠子砸在车窗上,密密麻麻的模糊了斑马线上的行人。程若曦就这样看着,从市区进入郊区。

她的眼神散去了焦距。

过了多久,她听到司机的声音迟疑的回过神。

“少奶奶,到家了。”

雨中,眼前的房子充满复古欧式的味道,以及堡垒般的壮阔设计。尤其是围绕着冷家的灯光,在雨中,神秘,尊贵,是俯瞰一切的高高王者。

眼前是冷家的确没错。

程若曦打开车门,司机急忙过来为程若曦撑伞。

“少奶奶,我给您拿雨伞。”

“不用了。”

哑着嗓子,程若曦拒绝了司机的好意。淋着雨,程若曦走进了院子。这条路,她从小不知道走过了多少遍。她的脚步不急,但是身上的衣服全部都被淋湿。湿哒哒的脚步拖在地板上,一路从玄关的大门口拖了老长的水渍。

“……”

门一推开,里面传来了暧昧的声音。

程若曦的心一紧。

这种调调的呻吟声,如刀割般一阵阵在她的肉上摩擦,她想着不去听。但是她很清楚这是方岚的声音,走廊上,那个微微敞开的房间门就是冷恕的卧室。

新婚之夜,他就是这样侮辱她的。原本属于他们的婚房多了方岚的存在,她还亲眼见证这两个人的暧昧。然后今天,他再一次又这么做了。三番几次的,这个男人的冷酷绝情,程若曦已经是真正的见识到了。

程若曦手指的关节骨渐渐的在发白。

经过冷恕的卧房,程若曦的脚步加快。因为她知道里面的男女正在进行什么样子的事情,所以她不想让这种声音进入耳朵里。她狼狈的躲避,脚步急匆匆的朝着自己的客房跑去。

客房门,砰的一声关的很响。

惊动了主卧的两个人。

主卧里,方岚的叫声顿时戛然而止,冷恕将她从床上推了下去。

“你可以走了。”

“好无情啊。”

冷笑着,方岚捡起了地上的衣服走人。

起身,冷恕站在窗边默默的点燃了一根烟。

第6章 她需要的工作

“少奶奶,请出来吃早餐。”

“我不饿。”

“少爷说您必须吃早餐。”

又是一个命令。程若曦将自己缩在被窝里面,她不想听。从昨天晚上回来之后,程若曦没再迈出房门一步。

“告诉他我不吃。”

此时,程若曦的尊严告诉自己不能低头。

“如果你不吃的话,那我就进来了。”

冷恕的声音冷不丁的响在了门外。

隔着一扇门,她仿佛能感受到来自冷恕身上强烈的气息。

“我死了,离婚的事情就更简单了。”

“离婚前你必须是个大活人。否则,爷爷那边我无法交代。”

紧紧的捏着拳头,程若曦的脸色变得越渐苍白。这个冷家,一点一点的在榨干她的生命。

程若曦沉默了,房门的锁就响起了打开的声音。冷恕大步朝着她这边走来,毫不留情的将她从床上拽了下来。

“放开我!”

“程若曦,你想死也要等离婚以后。”

“冷恕,你还是人吗!”

程若曦一声怒吼,将冷恕的手推开。

“你真的连一点人类的感情都没有吗?”

冷恕好笑的看着程若曦:“程若曦,我对你根本就没有感情。”

红着眼睛,程若曦只觉得自己再一次受到了冷恕的侮辱。握着拳头,程若曦的身体在不停的发抖。

下一刻,冷恕硬是将她拉去了客厅。

“程若曦,吃了!”

“我不!”

冷恕勃然暴怒的掐住了程若曦的下巴,吼道:“再不吃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不客气,你冷恕什么时候对我客气过?”

那个小心翼翼的程若曦好像瞬间消失了,现在的她死也不愿意服从他。冷恕的心一瞬间被什么东西撞到,他竟然松开了程若曦。

他才发现程若曦并不是一味的软弱,这女人外柔内刚。

眯着眼,冷恕的瞳孔中散发着危险。

“我们还有十三天离婚,你最好庆幸你饿不死。”

“我不会饿死,我也没有忘记我们十三天后离婚。”

“那最好了。”

话落,冷恕修长的大腿就朝着门口走去。程若曦坐在餐桌上,直视着这男人的离开。她理不清自己对这男人还存在些什么……

回到楼上的房间,程若曦打开了电脑,她坐在电脑面前浏览着一幕幕招聘启事。

还有十三天就要离开冷家,到时候离婚了她就是无家可归的人,程若曦要提前为自己打算。

“方圆公司。”

程若曦咬咬唇将鼠标定格在了方圆公司的招聘广告上。

“资料打印员,负责各部门的材料复印。”

抱着侥幸,程若曦将自己的简介投递了进去。十分钟后,程若曦收到了来自方圆公司的短信。内容告诉她已经被方圆公司录取,明天早上七点半去人事部报道。

翌日早上七点半,程若曦换上一身黑色的职场女装,搭配着一双平底的黑色单鞋。这是她的第一份工作,第一天上班要给老总留个好印象。

“去哪里?”

下了楼,冷恕冷冷的盯着程若曦。那双高贵的手正在浅抿着咖啡,一身银白色的西装越发的衬得他俊美高冷。

“我们离婚期间,我是不是可以随意向你提条件?”

“呵……”冷恕讥讽的说:“我还以为除了你弟弟这一次不会再要求别的。”

委屈与眼泪,程若曦选择漠视。她努力维持自己的冷静,她不能被冷恕的话影响。

“说吧,你的条件是什么?钱?还是说想我的人?”

“不,我只希望你别过问我的事情。”

话落,程若曦就跑了出去。

原地的冷恕倒是意外的笑了。她的条件竟然是不要管她!

出了冷家,经过这里的车辆少之又少。好在程若曦最终拦到了车子,在七点半的最后两分钟进了方圆公司。

方圆公司规模巨大,上班的人流络绎不绝。程若曦问了前台才知道人事部的方向,匆忙跑着,程若曦担心自己迟到。

“你好,请问入职人事部的入职手续在哪里办?”

拉住经过自己身边的人,程若曦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是新来的资料员吧?”

“是的。”

“进朱经理的办公室吧。”

“谢谢。”

程若曦张望着进了总经理办公室。一个年过五十的男人坐在椅子上,看到程若曦之后抬了抬头。

“新来的资料员?”

“是的。”

“看到那边了吗?”

这男人手指过去的方向,东北边的小角落摆放着一张办公桌,上面放满了密密麻麻的资料。

“工作满三天正式办理入职手续。现在,你可以去工作了。”

方圆出了总经理办公室。走到桌边,她看着一份份的资料。她有些懵懂,竟然就这样接手了一份资料员的工作。

“新人,这是你的工作。总裁办的二十份资料。”

“还有这个文件复印十份等会一并送去总裁办。”

好多陌生的面孔对程若曦说话,那些文件都朝着她这边递了过来。在吩咐了程若曦之后压在桌子上,满满当当的叠起了小山。

程若曦看着眼前的打印机,她有些迷茫。操作着,她尽力的去适应这份工作。

在三十份总裁办的文件完成之后,程若曦看了一眼办公室里面的人。

“是不是这三十份文件先送去总裁办?”

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同事,程若曦问道。

“嗯,以后总裁办的文件先送过去。虽然大老板人很好,但是耽误公事他会生气的。”

程若曦点了点头。

总裁办在十七层,程若曦搭着电梯上去。这陌生的环境一直让程若曦很迷惘,她看着方向感觉自己随时能在这个巨大的公司里面迷路。

总裁办。

程若曦推开了门,她走进来。不远处一个男人正低头在审阅着文件,米色的西装,阳光流畅的在他身上撒着温润的线条。他的肤色很白净,神情严肃。

“艾力,拿个文件怎么去这么久?”

这个男人抬起头,眸光在对视上程若曦的视线时。男人微微不悦的皱起了眉头,将钢笔放下。

“你是谁?”

第7章 离开是他高兴的事情

程若曦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是送文件的。”

为了证明,程若曦将文件递到了这个男人的面前。他看到文件后露出了微笑:“新来的资料员?”

程若曦忙不迭的点了点头。

“辛苦你了。”

“不辛苦的。”

程若曦笑了笑。

随后程若曦转身出了总裁办公室。回到人事部,程若曦从同事的口中得知老板的名字叫黎昕。年纪轻轻就管理了方圆公司,是个非常厉害的人物。

程若曦不知道他和冷恕相比谁会更胜一筹。

下了班,公司的同事差不多都走光了。程若曦进了总经理办公室,她有话憋了一天。

“经理,能让我住公司宿舍吗?”

经理好奇的问道:“你没家吗?”

“经理,我不能住公司宿舍吗?”

经理露出了为难的目光,说道:“这个要等到办理入职手续之后我才能帮你登记。公司的规定,我也没办法。毕竟以前曾经出现过没办理入职手续就入住的员工破坏宿舍的事情,所以现在的规定都是办理入职手续后才能入住公司宿舍。”

既然是这样,程若曦轻轻的叹了口气。她本以为上了班就能入住公司宿舍,但是现在还需要过三天。走出经理办公室,这一夜,她只能暂时先回家。不过经理说等到三天后办理入职手续之后就可以住进公司宿舍,程若曦先收拾东西在外面住两天也是一样的。

程若曦叫的的士到达冷家的时候,冷恕的黑色的保时捷也同时到达门口。程若曦下了车,方岚也下了车。

黑色长发披肩,时髦的太阳眼镜。一双红色的细高跟鞋,紧身的黑色鱼尾裙。这个女人的身材很好,根本就挡不住从内而外散发出来的风情。和她相比,程若曦的黑色套裙老土的多。

冷恕下车搂住了方岚的腰。冷冷的瞥过程若曦一眼之后两个人往房子里面走去,他们将程若曦当成了空气。

随后,程若曦脚步加快的越过了他们,她一路朝着自己的房间跑去,将背影留给了身后的冷恕。她想着自己再忍耐忍耐就好了,很快她就可以离开冷家了。

刚进房间,楼梯上传来了高跟鞋践踏着楼梯的声音。

方岚的声音很响亮。

“冷恕,谢谢你今天给我买的钻戒。”

冷恕没有说话,她的心仿佛被刺刀捅了一下。程若曦将客房的门关上,径直的走到衣柜前程若曦开始整理自己的衣服。

手比原先沉重了很多,程若曦低头看着自己白色的衬衣。温热的泪水滴落在了手背上,程若曦急忙抬起头。

这种屈辱又不是没有承受过。

接下来,隔壁的房间传来了方岚的声音。他们在做什么程若曦很清楚,捂着自己的耳朵,程若曦听到了令自己厌恶的声音。方岚的声音就跟刀子一样锐耳的穿透墙壁,高亢的声音不怕程若曦听不见。死死的咬着下嘴唇,一分一秒,煎熬让程若曦都不愿意再待下去了。

她将衣服全部塞进自己的行李箱中。随后。程若曦拖着自己的行李箱朝外走去。今天晚上,她就要离开冷家。

“少奶奶,你这是干什么去?”

保姆看到程若曦这个架势拦住了程若曦的去路。

“你家少爷知道我离开后会很开心的。”

原先他赶她走的时候她还不愿意离开。现在她想通了她走了把位置让给方岚,这样一来合了冷恕的心意。

“少奶奶,您离开必须先告诉少爷。”

“你的意思这是让我上去打扰他和别人吗?”

“不是……”

保姆想要解释,程若曦绕开保姆下了楼梯。

保姆看着程若曦拉着行李箱离开冷家,原本想着上楼通知冷恕的脚步又停住了,保姆知道冷恕的脾气。如果她上去打扰了冷恕的好事肯定不会有好果子吃的,保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程若曦走远。

程若曦离开冷家之后住在了方圆公司附近的酒店,第二天一早她就直接去了公司上班。事情很多,多的让程若曦的脑子里根本想不到冷恕的脸。

“新人,你等会将这个复印之后直接送去总裁办公室。大老板今天要用,复印了就赶紧去。”

白丽很少这么交代。

程若曦将手头的事情放下之后复印了文件就朝着总裁办跑去。

推开总裁办的大门,秘书说大老板已经离开了。不过离开前大老板交代过让她把文件送到格兰国际酒店,这下,程若曦扭头只能朝着国际酒店跑去。

格兰国际酒店。

黎昕下了车之后朝着酒店里面走去,名流汇粹聚集的地方惹来了很多的记者。面对镜头,黎昕温和的微笑。进到酒店内,大堂里面早已经聚集了很多人。

今天这里会举行一场盛大的拍卖会。

黎昕整理了自己的西装走过去,人群中,有一道耀眼的身影已经早比他到场了。

冷恕穿着一身白色的西装,那高大的身影勾勒的修长帅气。围绕在他的身边有许多上流社会的名媛,他还和以前一样,面对女人总是不解风情的拉着一张冷脸。

黎昕看着他的时候,冷恕同样注意到他的方向。那眼神,凌厉的刮过他的眼睛。微微眯眼,黎昕的脸上保持着良好的笑容。

“许久没有看到冷总出来了。”

“很久不见。”

读书的时候,黎昕和冷恕总针锋相对。上了商场的时候,黎昕依旧没觉得他变了哪里。

冷恕说完话朝着一边走去。他显然没什么兴趣和黎昕说话,高傲如他,他从来不将任何人当成敌人。

看着那些女人围着冷恕离开,黎昕忍不住失笑。摇摇头,他觉得要是谁嫁给这个男人日子还真的不好过。听说,他好像是结婚了的。

低头看了一眼手表,距离拍卖会的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但是文件没送到,这一点让黎昕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老板,人来了。”

特助快步走过来对黎昕说道。

“让她进来吧。”

第8章 早就有了离开的想法

程若曦是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她张望着那些穿着华丽的女人不禁有些窘迫。特助的带领下,程若曦将文件交给了黎昕。

“大老板,这上面有个注意的地方。白丽姐经过核实之后,这里的数字是2,这边的数字是5。但是时间匆忙来不及改,她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只能做记号在后面。”

黎昕翻阅文件的时候看了程若曦所做的记号。她的心很细,担心不弄脏文件而特别用标准的楷体在旁边备注。点了点头,对于在错误数字做的记号他感到很满意。

“你做的很好。”

“这是我应该做的。”

这是程若曦第一次受到人肯定,她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那我先走了。”

“让高特助送你出去吧。”

“程若曦!”

转身的瞬间,程若曦听到了掷地有声的音调。她看着远处的女人堆中,慢慢的散开。冷恕笔直的站在那里,绷着一张冷脸,有种阎罗在世的错觉。

为什么,他会在这里!

程若曦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认识他?”

黎昕好奇的问道。

“不,不认识。”

此刻,程若曦就要逃开。冷恕追了上去,在酒店的长廊上一把将程若曦抓住。

“还没离婚就想给我戴绿帽子?”

那凌厉的眼神盯着程若曦,程若曦能感觉到这个男人在发飙。

她努力辩解的说:“我没有。”

“为什么和黎昕站在一起?”

她去方圆公司工作,她该告诉冷恕吗?程若曦一时间犹豫,倒是让冷恕更加肯定程若曦和黎昕有什么关系!

高涨的怒火让冷恕失去了理智。

“程若曦,没离婚之前你还是我冷恕的合法妻子。别给我丢人!”

合法妻子!这四个字震动了程若曦的内心,她红着眼,泪水不停的往下滴。

“冷恕,如果你真这么认为?你也是我的合法丈夫,那为什么你把方岚带回家?为什么那天我差点被流氓强暴的时候你却见死不救?”

一瞬间,冷恕的脸色变得有些狰狞。他扑上就咬住了程若曦的唇,带着撕裂性的凶猛。痛的程若曦不堪承受,她想推开却被这个男人禁锢在了墙角。

她的呜咽声换来他更加残暴的对待。满嘴的血腥味,在舌与齿之间缠绕。程若曦只想作呕,却被迫承受这种痛苦。

冷恕松开程若曦的时候她只剩下半口气,身子顺着墙角跌在了地上。被咬破的唇不断往下流着血,滴落在红色的地毯上。

程若曦再一次放声大哭。

“为什么,你要这么侮辱我?”

“比起之前的厌恶,我更恶心现在的你!”

冷恕的话落下之后无情离开。

程若曦将自己抱着,蜷缩在角落里放肆的大哭。她恨冷恕的绝情,恨他的侮辱,更恨自己为什么嫁给他。

不知道悲戚了多久,直到一件厚重的外套盖在自己的身上。感到分量,程若曦猛的抬起头。

她满脸泪水的样子落入了黎昕的眼里。

“总裁,你什么时候……?”

黎昕竟然不知不觉中就站在了她的身边。

“很抱歉,我听到了你们的对话。”

程若曦的心头一震,心跳声让她的脑子嗡嗡作响。

“你……”

“读书的时候起,冷恕就是一个很冷的人。”他缓缓说,带着沧桑的口吻。“我和他也发生过冲突,彼此之间还打过几次架。”

“你们是同学?”

“嗯。”

得到黎昕的回答。

程若曦根本没想到他们之间竟然还有这层关系。

“毕业之后我们继承了各自的家业,商场上是敌人。私下,我们也没任何交情。你在我的公司,他并不知道吧?”

程若曦重重的点了点头。

“地上凉,先起来吧。”

黎昕伸出手拉着程若曦起身,可是她的身体没有力气嘴唇又痛的厉害。程若曦像个跛子一样走一步停一步,直到黎昕送她出了格兰国际酒店。

她的狼狈,黎昕悉数看在眼里。

“我们十二天后就离婚了。”抬起头,程若曦主动的和黎昕说道:“我和他结婚是爷爷安排的,他并不喜欢这份婚姻。”

“我能理解,他那么固执怎么会心甘情愿接受他爷爷给他安排的婚姻。不过这并不代表你不好,是他不合适你。”

“我也觉得。”

程若曦凉凉的笑了。

这一夜,黎昕将程若曦送去了她住宿的酒店。在满三天后程若曦正式办理入职手续后就住进了公司的宿舍,在方圆公司工作,程若曦静静的等待时间。

十天后,她出现在医院的时候见到了冷恕。他推着爷爷在花园里面散步,阳光沐浴在他的身上。那刀削般的侧脸看起来也没有那么冰冷,她站在窗口,那冰冷的目光似乎察觉到了她的存在。

抬起头,冷冷的瞥了过她一眼。

今天是爷爷出院的好日子,可她必须提出和冷恕离婚的事情。将花放在床头,鼓足勇气,程若曦从病房下去了花园。

冷老看到程若曦的时候一张老脸笑得很开心。

“若曦啊。”

“爷爷。”

“你们两个人这是约好的,来的一前一后?”

程若曦尴尬的笑了。

她知道爷爷这是在说他们为什么没有一起来医院。程若曦的唇边滑过一丝苦笑,抬起头平复了脸上的情绪。

“能把爷爷交给我吗?我想单独和爷爷说说话。”

迎视那双凌冽的眸,程若曦问道。他清楚程若曦要做什么,自然会识趣的走开。

程若曦将冷老推着冷老在花园里面走着,今天的阳光真的很好。停在湖边,程若曦捡起了一片树叶。

“若曦啊,爷爷看你脸上有心事。”

看着程若曦单薄的背影,冷老看得出来程若曦大不一样。这女孩,以前见到他都笑得很灿烂。

“若曦,告诉爷爷是不是那臭小子欺负你了?”

程若曦摇了摇头。

“爷爷,若曦想和你说一件事情。你能答应我吗?”

“什么事情?”

“我想和冷恕离婚。”

小说

只愿你独宠:简言为了一己私利接近顾士爵

2021-1-2 18:27:42

小说

曾遇你温情:谢北宴把她重新带回了水族馆...

2021-1-2 18:30:5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