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娱乐圈:霍少,强势宠!:漫长的复仇之路。

重生?许辞月大概没有想到这种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被被朋友设计陷害,为了不被侮辱,她宁可选择自杀,却意外的重生到另一个名叫许辞月的姑娘身体中。,两个许辞月竟然还是在同一间酒店,同样被身边的人陷害。,恨意的重叠,让许辞月开始了漫长的复仇之路。,十八岁的学生许辞月?还是演员许辞月?
重生娱乐圈:霍少,强势宠!:漫长的复仇之路。

第1章 开个价吧!

夜色撩人,此时此刻,酒店总统套房水银色的大床上,时不时传来暧昧的声音,一男一女紧紧的交缠在一起。

好痛!

许辞月模模糊糊的睁开眼睛,身上那强健的身躯压的她有些喘不过气。

整个人都感到昏昏沉沉的,她在哪?她不是死了吗?

“啊!”

突然间,一股撕裂的疼痛从她的双腿间传来。

紧接着,陌生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

许辞月,许家不受宠的大小姐,一个十八线女星。

片片段段的记忆在脑海中浮现着,因为药物的原因令她分不清楚这究竟是现实还是梦境。

不知过了多久,她整个人都昏睡了过去。

………

第二天,许辞月缓缓醒来。

四周的景象使得她整个人都呆了,昨晚的记忆又是那般真实。

许辞月不可置信的掐了掐自己,她重生了,她竟然重生了,重生到那个和她同名同姓的许家大小姐身上!

酒店的大床还散发着暧昧淤泥的气息,浴室响起沙沙沙的流水声,许辞月再次呆了,什么鬼,她竟然是在被睡的时候重生了。

许辞月暂时没有去想自己怎么被睡了,第一时间就想逃离现场。

而就在她拿起地上的衣服穿好打开酒店门的同时,浴室的门也紧跟着打开了。

面前的男子身穿白色浴袍,湿漉漉的头发还在滴水,胸前的浴袍微微散落露出了那迷人的曲线,俊美的脸盘如同古希腊神话那般完美。

许辞月眼角缩了缩,竟然是他。

男子抬眸看向许辞月,眼里同时闪过一丝惊讶。而此时,酒店的虚掩的门被推开,大批记者涌了进来。

许辞月朝身后退了几步,闪关灯以及记者的问题扑面而来。

在看到男子时,记者们都露出惊叹的神色。

“天!竟然是霍少。”

“宋小姐,请问你和霍少什么关系?你们为什么会在酒店私会?”

“宋小姐,请问你的神秘男朋友就是霍少吗?”

“宋小姐,……”

许辞月缓缓转过身来,淡淡道,“不好意思,我不是你们口中的宋小姐。”

看清楚许辞月的面容之后众人瞬间懵了,不是说宋之歌在酒店和霍君泽开房吗,让他们来拿到今天的新闻头条,可面前这个人有是谁?

在众人愣神之际,一道清冽而有些阴沉的声音传来。

“滚。”

强大的压迫感扑面而来,记者们吓得脸色变了变。

拥堵的酒店门口,一名女子匆匆赶来,在见到面前的一番景象,脸色顿时铁青。

许辞月在看到女子的瞬间顿时瞳孔一缩,眼里的目光迸射出一股杀意。

她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很好,宋之歌,那个害死她的女人!

老天带她不薄,死后重生,竟然睡了宋之歌多年想睡却睡不到的人。

而宋之歌欠她的,这辈子她将会加倍奉还!

这时候,嘈杂的人群不知道是谁开口。

“天哪,隔壁房间昨晚有一名女子自杀,这个人竟然是女神许辞月。”

人群之中瞬间炸了,不管是不是真的,这绝对是大新闻啊!

记者们纷纷离开,许辞月扶住墙壁,脸色变得煞白。

她的目光也没有错过酒店门外宋之歌离开前嘴角勾起的那丝笑容。

许辞月紧紧握住拳头,宋之歌,你不得好死!

霍君泽换好衣服,看似准备要离开,路过许辞月之时,他淡淡开口:

“开个价吧!”

第2章 你想要什么?

收起了情绪,许辞月冷笑:“堂堂霍少就只用钱打发人,会不会太小气了?”

霍君泽眼色沉了沉,“你想要什么?”

许辞月眼底闪过一丝惊愕。

霍君泽,霍氏总裁,年龄二十六岁,他的存在就如同A市的帝王一般,为人冷血。

而这样的人,面对自己的讨价还价竟然没有生气反倒还问自己想要什么。

许辞月淡淡一笑,双手环绕上了霍君泽的脖子,在他耳边轻声道:

“我要你。”

你要他,要她宋之歌梦寐以求多次耍手段却得不到的男人。

霍君泽身体一僵,女子身上淡淡的香气传来,他的脑海不禁想起昨晚那一夜,整个人的神经仿佛牵住了一般,如同一头蓄发的猛兽。

许辞月嫣然一笑,踮脚吻起了霍君泽的唇。

霍君泽反手搂住许辞月的腰,将她抵在墙面,化被动为主动,疯狂的轻吻着她。

“唔…”

昨晚因为药物的原因,她神志不清,但是现在整个人都是清醒的,许辞月终究还是有些不习惯这样暧昧的姿势,她双手推了推霍君泽。

“许辞月,火是你挑起来的,就必须负责到底。”

话音活下,他再次吻住了许辞月的唇,双手撕扯着她的衣服。从脖子到胸前,一路吻着她。

许辞月脑海中则是疑惑,他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

但在霍君泽的挑逗之下,许辞月整个人都软了,嘴边时不时发出那惹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酒店房间里淤泥一片……

许辞月再次醒来之时,已经是下午了,霍君泽早已不见踪影。

从昨晚到今夜,许辞月整个人都已经被折磨的累瘫了。

扶着酸疼的腰,许辞月下地寻找自己的衣服,许辞月皱眉,地上的衣服已经被撕的破烂不堪了。

桌上的白色袋子印入眼帘,她打开,松了口气,算这霍君泽还有点良心,而在看到袋子里面的内衣之时,许辞月脸颊微红。

离开酒店房间,虽是下午,隔壁依旧围着些许人。

许辞月垂眸,脚步顿了顿,最终没有勇气走上前。

离开酒店,一路上,路人都谈论着一线女星许辞月死亡的事情。

有人说,许辞月因为抑郁症自杀。

有人说,许辞月是他杀……

等等各式各样的说法。

而没有人知道事情的真相,她许辞月是因为被她最好的“闺蜜”宋之歌下药,在昨夜,两名猥琐男想要非礼她之时,许辞月选择了撞墙自杀。

昨夜这里举行着一场盛大的颁奖典礼,二十五岁的许辞月成功的拿下了最佳女主角,成为了新一代的影后,却没想到遭人算计。

宋之歌请了一堆记者,不仅想要在大众面前毁了她的清白,还想勾搭上霍君泽。

但是却不料霍君泽阴差阳错和她睡了。

这具身体的原主,也叫许辞月,年龄十八,在校大学生,同时也是一名十八线女星,因为头脑简单,学习成绩差,怎么也火不起来。

许家家不得宠大小姐,有个妹妹许菲柔,昨晚在这同学聚会,被许菲柔下药,阴差阳错和霍君泽睡到了一起。

因为酒精原因再加上药剂过猛,许辞月死了,她重生了。

一面之墙,两间房间,两个叫许辞月的女子都是因为被最亲的人下药而死了。

许辞月垂眸,心里百感交集,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原主,重生的她,必将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第3章 帮我把车费付了

游走在偌大的街头,许辞月一时间迷茫了。

她现在身无分文,又累又饿,回自己别墅,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回许家,许辞月摇摇头,无奈的笑了。

最终,许辞月在路边打了辆出租车,来到了一栋大厦面前。

霍氏。

她许辞月岂能被人白白睡了两次。

而就在她打开车门想要下车之际,公司门口一辆黑色的迈巴赫缓缓停下,身穿黑色的西服的男子走了下来。

强大的气场让人不由得多看几眼。

许辞月嘴角勾起一丝笑容,真是巧了,不用她费尽心思想办法进去公司了。

跟司机打了个招呼,许辞月拉开车门径直走向霍君泽。

看着面前的许辞月,霍君泽脚步顿住了。

身后的助理许林同是愣了愣,原本想要叫保镖来将人赶走,可是看到许辞月的面容时瞬间呆住了。

许小姐,她怎么在这?

“霍少,你这睡了就走似乎有些不厚道吧!”许辞月开口。

话音落下,许林差点没站稳,什么意思?再看看了许辞月身上的衣服,貌似是自己早上买的没错,所以说,总裁昨晚睡的人竟然是许小姐!

身后传来出租司机的催促,许辞月不耐烦的开口:“帮我把车费付了。”

许林嘴角抽了抽,这十八岁的小丫头是在指挥总裁??

得到霍君泽眼神示意后,许林乖乖把车费给付了。

………

办公室内,许辞月坐在一旁吃着东西,一边思索着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

另一边,望着许辞月的方向,霍君泽眯了眯眼,淡淡开口:“去查查她这些年怎么过的。”

“是,总裁。”许林答道。

看着许辞月,许林同是疑惑为什么身为许家大小姐的她会沦落到身无分文这般田地。

许林走后,办公室内就只剩下许辞月和霍君泽了。

吃饱喝足后,许辞月走到霍君泽对面坐下。

“你为什么要帮我?”他明明可以将她赶出公司。

许辞月不解,在原主的记忆里,她与霍君泽从未有过交集。

霍君泽抬头看向许辞月,还没开口,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他按下了接听键,对面传来了一个标准普通话的女音。

“总裁,星光那边传来消息,许辞月小姐去世了,《深渊之城》的女一将同其他角色的试镜定在今天下午。”

“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霍君泽发现许辞月的眼色冷了几分,明明只是个十八岁的小姑娘,但现在看起来就像是经历了什么天大的事情一般。

“帮我安排《深渊之城》女一的试镜。”

霍君泽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偏偏许辞月的目光却很是坚定。

“你在命令我?”

“不,是请求。”

《深渊之城》是许辞月准备了一个月的大戏,原本女一已经内定是她,但是没想到……

如果不出许辞月所料,这就是宋之歌想要在这个时候毁了她的原因,她也想要这个女一。

但是,她许辞月不允许。

恰巧霍君泽就是《深渊之城》最大的投资方,现在,只有他可以帮她。

“霍少睡了我两次,不会连这点要求都不答应吧?”

霍君泽冷笑,没说话。

第4章 蓄谋已久

下午,没有辜负许辞月所望,霍君泽带她来到了《深渊之城》的试镜场地。不过两人到达场地的时候就分开了。

许辞月同众多女星在场外等候,不巧的是宋之歌就坐在她面前。

大家口中还讨论着那死去的许辞月,只见宋之歌眼里凋谢泪水,整个人看起来悲伤极了。

“之歌,你也别太难过了,许辞月在天上不想看到你这样的。”

“对啊,之歌姐,待会就轮到你了,得把状态调好吧!”

圈子里的人都知道宋之歌和许辞月是大学同学,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一对惹人羡慕好闺蜜,对于许辞月的去世,大家纷纷安慰着宋之歌。

“听说这《深渊之城》的女一是许辞月生前准备了大半个月的角色,没想到人家刚死宋小姐你就来抢她的位置了,这不会是蓄谋已久吧!”

许辞月话音落下,众人纷纷回头看着她,见是个面生的人,大家纷纷指责。

“你谁啊你,不知道别乱说,之歌和许辞月是好闺蜜,别在这挑拨离间。”

“对啊,还什么蓄谋已久,这人有病啊!”

“……”

其实,大家回过头想想,许辞月这话说的也不是不无道理。

宋之歌看向许辞月,眼底闪过一丝惊愕,这不是今早和霍君泽在一起的女人吗?她怎么在这。

而面前这点小事又岂能难得到她。

“辞月曾说过,她最热爱演戏,她希望所有好的角色都能得到最好的演绎……”

说完之后,宋之歌的泪水嘤嘤嘤的又掉了下来。

众人纷纷明白了,现在来试镜《深渊之城》的演员大概就宋之歌演技最好了。

“之歌,辞月在天上要看到她最喜欢的角色被你演的很好,一定会更加开心。”

“是啊,这女一之歌姐当之无愧。”

回过头来,大家纷纷指责许辞月。

许辞月笑了笑,“我只是觉得许辞月现在的死因还未查清楚,任何与利益牵扯的人都有嫌疑,况且,在利益面前友谊算个屁啊!是吧!宋小姐,如果说错话了请多包涵。”

《深渊之城》是一部筹备已久的大戏,连霍君泽都投资,这利益就不用说了,一句话,谁演谁红。

说完之后,许辞月就离开了。

她是在死前才从匪徒口中听说他们是宋之歌派来的,也是在死前才知道她这个好闺蜜竟然如此心狠手辣。

酒店的房卡是宋之歌给她的,而她喝过的酒也是宋之歌动了手脚。

到了现在,许辞月也终于明白宋之歌究竟有多恶心了。

身后的几个人听了许辞月这话面面相觑,确实,许辞月死得太匪夷所思了。

据报道,昨夜许辞月拿了奖之后喝了点酒就在酒店开房了,而今早她是撞墙而死的,

至于许辞月为什么要撞墙……太奇怪了。

宋之歌咬唇,眼底闪过一抹心虚的神色。

她只是想败坏许辞月的名声,但是却没想到她会自杀,这是许辞月自己的选择,不怪她。对,不怪她。

试镜陆陆续续开始了,一些人高兴一些人垂头丧气的走了出来。

许辞月了解宋之歌,她看起来依旧沉浸在好闺蜜死去的情绪之中,但是眼底的闪过高兴之色。

她知道,在场对于女一导演最满意的就是宋之歌了。

最后一位,终于轮到了许辞月。

第5章 我叫许辞月

许辞月走进场地,目光第一时间注视到了不远处的霍君泽,许林在一旁汇报着什么。

她对着台下微微鞠躬。

“导演好,各位评审投资商好,我叫许辞月。”

许辞月,这个名字不由得使在场的人想起漏出悲伤的神色。

《深渊之城》的导演江毅亦是如此,他推了推眼镜,“开始你的表演吧!”

《深渊之城》的许辞月是一名女警,同时也是一名卧底。

许辞月选取的片段是许辞月被同伴背叛,在知道真相生死攸关的那一刻,毅然决然选择杀了他。

这具身体其实长相不比她前世差,相反很美,到现在了还是个十八线的女星不过是因为年纪太小,阅历不够,反应有些迟钝。

但现在这具身体已经换了个灵魂,况且着部戏她已经准备了一个月,试镜这点小事又岂能难得到她。

一场表演下来,台下的人都露出惊叹的神色,简直呆了。

面前这小姑娘竟然把他们的情绪都给带进去了。

后生可畏啊,所有人的觉得,这将会是第二个许辞月。

前世的许辞月在娱乐圈就像是一匹黑马,她天生就是为演戏而生。

这才年仅二十五岁,真是可惜了。

台下,看向许辞月的方向,霍君泽的目光沉了沉。

“你说她是个不温不火的十八线女星?”

许林面色一僵,调查确实如此啊!但是,看了许辞月刚才的表演……

试镜结束,许辞月得到了一致的好评。

但是娱乐圈不仅得有实力,还得有后台。

从资料上看,许辞月这些年演的都是一些替身,跑龙套的角色。

况且,许辞月这个名字大家除了死去的影后,A城还有一位名叫许辞月的败家千金,貌似就是这位,名声可以说是差到极致。

相比之下,宋之歌演的都是女一,而且很多片都火了,现已经拥有三千万的粉丝,众人一时间犯难了。

离开场地,许辞月还在纠结现在要去哪,黑色的迈巴赫就在她面前停了下来。

许辞月眼里闪过一丝惊讶,犹豫了这才拉开了车门。

一路上,许辞月虽是疑惑霍君泽为什么要帮助自己,但是终究也没有开口问出。

能得到宋之歌喜欢的人,何乐而不为呢!

车子停到了一栋偌大的别墅面前,许辞月随着两人走下车。

“许小姐,这是别墅的钥匙。”许林递上钥匙开口道。

许辞月瞥见钥匙底下还有一张银行卡,她接过东西,淡淡一笑,“霍少这是要包养我的意思?”

霍君泽没有说话,许林嘴角抽了抽,许小姐,您想多了。

“那就是作为陪睡费了?”

“都不是。”霍君泽开口。

他打开车门,转身看似打算要离开,显然没想给许辞月答案。

许林再次递给了许辞月一张卡片,“许小姐,这是总裁的名片,如果有任何需求,你可以拨打电话。”紧接着许林也上了车。

许辞月愣了愣,任何需求,有意思,这霍君泽上辈子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

对于这些东西,许辞月欣然接受,她也没办法不接受。

她是赚了很多钱,但现在的她在外界已经是个死人了,账户都已经被冻结了。

毕竟,霍君泽睡了自己两次,心安理得,没毛病!

第6章 刷不爆的银行卡

三天的时间,转眼就过去了。

期间,许辞月接到了剧组的消息,她试镜的女一没有通过,但是剧组给她一个出演女二的机会。

这是许辞月意料之中的事情,宋之歌费了那么多心思,怎么可能允许这个角色被抢走。

至于出演女二,许辞月也答应了,对于现在的她来说,任何机会都得把握。

况且,她也很期待和宋之歌一起拍戏。

《深渊之城》的开机定在十天后,而今天,是“许辞月”的葬礼。

事情终究没有水落石出,当晚酒店监控坏了,房间内也没有查到任何证据,许辞月也就成了自杀。

一大早,A市下起了丝丝细雨。

墓碑前站着很多人,粉丝、经纪人、导演、编剧、各大演员,就连许辞月所在的娱乐公司星光的总裁也来了。

上辈子的许辞月,面子真的很大。

而操办这场葬礼的人,叫顾北辰。

许辞月的亲梅竹马,她上辈子是个孤儿,而顾北辰就是对她最好的人。

许辞月没有靠近,站在不远处,她都可以感觉到顾北辰的悲伤。

顾北辰,对不起。

不知何时,她眼角迸射出一丝寒意,握着雨伞的手泛起了青筋。

宋之歌,而她身边站着的是卫清清。

她许辞月上辈子的死对头,从大学到娱乐圈,两人一直都斗你死我活。

宋之歌在给许辞月上香,卫清清在一旁安慰着顾北辰。

一瞬间,许辞月什么都明白了。

几年前,许辞月和卫清清争夺一部戏的许辞月,不料宋之歌突然病倒,许辞月为了送她去医院耽误了试镜,卫清清成功的拿下了女一。

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曾经她以为是巧合,原来,她一直都被两人暗中算计着。

许辞月嘴角勾起一丝冷笑,拿出手机,登陆自己的微信,发了几天条信息,而后离开了。

这边,宋之歌刚刚起身手机就响了起来。

她擦了擦眼角的泪水,退到一边低头看向手机。

一瞬间,宋之歌脸色顿时惨白。

【之歌,别哭了,我看到你哭的好惨。】

【之歌,我死得好冤……】

【之歌,我在地狱呆得很好,在想什么时候要把你一起拉下来。】

这是许辞月微信发过来的信息。

宋之歌拿着手机的手直接抖了起来,她惊慌失措的看着四周,无疑瞥见许辞月墓碑前的照片,虽是笑着,但现在却显得无比吓人,随即整个人晕倒了。

下午,霍氏大楼会议室。

霍君泽的手机一条接一条的短信发来。

而信息格式就是银行卡消费多少余额多少……

单笔消费从几万到几十万再到百万。

霍君泽微微蹙眉,将手机直接关了静音。

这边,许辞月可算是忙坏了,从商场再到4s店,买衣服买首饰买化妆品做美容换造型买车买房,消遣一番,许辞月得出一个

结论,这是一张刷不爆的银行卡。

深夜,酒吧前台。

许辞月已经换了个造型,原本的直发被烫成了波浪卷,精致的脸盘化了淡妆,一身白色的连衣裙。看起来比之前更成熟了些,也更加漂亮。

第7章 你终于来了

闺蜜同恶人背叛自己,一瞬间从最高端跌倒最低端,遇上这样的事情要说不难过那才奇怪。

一杯接着一杯辛辣的酒灌入喉中,一直到了半夜,许辞月才跌跌撞撞的离开了酒吧。

夜已深了,高速路上,红色的兰博基尼飞快的疾驰着。

前世的许辞月在大众面前是个国民女神,而她的内心比任何人都要狂野,例如,她热爱飙车。

许辞月紧盯着前方的路,大脑放空,放纵一次,明天开始,她就要开始一条逆袭之路。

不尽人意,许辞月的车砰的撞上了高架上方的铁栏。

几个小时后,警察局内。

“姓名。”

“许辞月。”

坐在警察对面的许辞月答道。

车子报废,不过好在她人一点事也没有,虽是刚刚经历了生死,又是第一次进警局,但许辞月整个人却显得无比淡定,坐在对面的警官继续问道。

“年龄。”

“十八。”

“有没有驾照?”

许辞月愣了愣,而后摇摇头,她是有的,但是原主没有。

警察瞬间炸了,“你一个十八岁的小姑娘没有驾照还喝了酒大晚上的飙车了!!!”

半夜三更的谁碰上这事谁都会气到炸,许辞月垂头,弱弱的开口:“警察叔叔,我错了。”

“行了,要不找人来保释你,要不在这呆十几天吧!”

换做以前,许辞月肯定第一时间拨打顾北辰的电话,但是现在……

许家,呵,恐怕人家更希望自己被多关几天吧!

过几天就是开机仪式了,她可不能呆在这警察局里十多天。

思考一番,许辞月拨通了一个电话。

大半夜的谁被电话吵醒谁都生气,换做是有起床气的霍少就更加了,看到是陌生的号码他二话不说就将电话挂了。

本以为结束了,不料电话再次响了起来,霍君泽揉了揉眼睛,接起电话。还没来得及冲对方发火,对面就传来了一个弱弱的声音。

“喂。”

霍君泽一愣,不知为何,身上的火气全都散开了。

十几分钟后,警察局内走进一名男子。

看清楚来人后,警察瞬间呆了。

“季…霍少,你怎么来了?”

“她人呢?”

警察呆了呆,今晚被抓的人只有……莫非那小丫头喊来保释她的人竟然是霍君泽,警察差点没吓晕。

警察将霍君泽给带到了审讯室,路途中讲了许辞月进警察局的经过。听完以后,霍君泽脸色瞬间变得阴沉。

审讯室的门被打开,而等候已久的许辞月趴在桌子上已经睡着了。

警察原本想要将许辞月叫醒,不过被霍君泽一个眼神吓得瞬间闭嘴了。

只见霍君泽靠近许辞月,将她抱起,离开了警局,身后的警察面面相觑,什么情况啊!!!

许辞月察觉到有动静,往霍君泽的怀里缩了缩,嘴里嚷嚷道:“北辰,你终于来了,我还以为我今晚得在警察局里过夜了。”

说完,许辞月又安心的睡着了,酒精的原因使得许辞月神智早已不清了,以为自己还活在以前。

而霍君泽,听到许辞月的话后脸色顿时黑了,差点没想把许辞月丢出去,他就应该把她留在警察局里过夜。

第8章 你眼瞎吧!

第二天,许辞月醒来,整个人脑袋昏昏沉沉的。

她看了看四周的景象,陌生的环境让她不由得愣了愣,昨天的记忆浮现在自己脑海之中。

她记得,自己打电话叫霍君泽来保释自己,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所以说,这里应该是霍君泽的家里了?

许辞月走下楼,霍君泽正在餐厅用餐,一如既往的面瘫脸。

坐到了他的对面,许辞月淡淡的开口:“昨晚谢谢你。”

霍君泽放下餐具,望着许辞月,“许辞月,你十八岁,无驾照,深夜喝酒飙车,这样的事情如果再出现第二次你就自己解决吧!”

在霍君泽眼里,许辞月显然是个不良少女。

“昨晚那是意外。”她活了大半辈子,前世绝对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而这话的言外之意就是,还会有下次,但是肯定不会再出事了。

察觉到霍君泽一种严厉的视线审视着自己,许辞月不由得撇撇嘴,“霍君泽,你别搞得一副你是我爸的样子,咱俩的关系顶多是睡过两次。”

“行了行了,保证不会再有下次了。”看着霍君泽一脸阴沉的盯着自己,许辞月无奈的妥协。

然而,她没有想到的是这话才以说出口下午又出事了。

事情是这样的,吃过早餐之后,许林送来了许辞月学校的校服。

许辞月内心绝对是一百个拒绝,她虽然十八岁的外表但却已经是二十五岁的内心了,这返老还童吗?

为了那破毕业证以及霍君泽的威胁,许辞月最终还是妥协,霍君泽将许辞月送到学校门口,许辞月总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这霍君泽对自己的态度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原本以为,她和霍君泽的关系就会恢复像几天前一样,她刷他的卡,两人互不打扰。

没想到的是……

许辞月重生后的造型经过一番改造,再穿山这稚嫩的校服,活脱脱的就像是再玩制服诱惑啊!

边山的人都注意到了许辞月的改变,不由得对她指指点点。

前世习惯了这样的场合,许辞月倒是也不在意。

只是,面前几个不长眼的拦住了许辞月的去路。

“哟,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许家大小姐许辞月啊,这是去整容了,怎么长大和之前不太一样了。”

几个男生担在了许辞月面前的去处,一看调戏的语气说道。

“你眼瞎吧!”

她许辞月之前是没有好好打扮,但这改造一番也不至于成了整容吧!

许辞月记忆搜索着几人的身份,卫枫,富二代一名,学校的霸王,好色,怎么说呢,就喜欢强抢名女,见个好看的都要糟蹋。

这是贵族学校,对于这样的事情校方也只是睁一眼闭一只眼。

关键是,卫枫人长得太丑,而且很胖,长得好看到可以说是花心,而这长相还好意思出来哐当那就不对了。

卫枫听了许辞月这话顿时恼羞成怒,“许辞月,你丫的别给脸不要脸啊,小爷我看上你是你的福气,要是以前的你,给本少爷提鞋都不配呢!”

小说

莫少强撩落魄妻:“莫修宸,我不会喜欢你的!”

2021-1-2 18:24:55

小说

只愿你独宠:简言为了一己私利接近顾士爵

2021-1-2 18:27:4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