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总裁太缠人:一个富家的私生女,生来没有选择的权利.

一个富家的私生女,生来没有选择的权利...只能等待着命运的安排...
闪婚总裁太缠人:一个富家的私生女,生来没有选择的权利.

第1章 车祸

言若安可能这辈子也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父亲抵押给一个完全不认识没见过的男人。

“不,不可能,我是不会嫁给他的。”言若安强忍着眼泪,倔强道。

言文昌赶忙劝她:“不是要你嫁给他,就是你去陪他一段时间,等爸爸的公司得救之后,就接你回来。”

“我不!”言若安后退几步,“我才十九岁,凭什么要我去陪他?!要去你自己去!我有男朋友了,怎么可能会去取悦别的男人!”

“安安,爸爸求你了。你就去陪他一段时间吧,你要是不去,爸爸的公司就要倒闭了。”言文昌说着,还挤出了几滴眼泪。

看他这幅模样,言若安算是明白了,红着双眼哽咽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就因为我是你的私生女,所以在利益面前,你可以毫无顾忌的出卖我,不念父女之情,好的,我明白了。”

说完,言若安就哭着,冲进了瓢泼大雨之中。

言若安是私生女,母亲是个小三。十五岁那年,母亲因病去世,她才正式踏入言家。这四年来,她一直规规矩矩的,听话懂事,生怕言文昌把自己赶出言家。纵然她在家里的地位和奴仆差不多。因为她还有个同父异母的姐姐,从小被言文昌当小公主养大的言家大小姐言灵灵。

自从言若安到了言家,就没少被言灵灵明里暗里挖苦陷害过,但她都忍了下来,想着只要上了大学,就可不用待在言家,也不用受言灵灵的气,听她杂种婊.子的叫。

就在她终于考上大学,可以开始一个人自由的生活的时候,言文昌突然就出来,将她往火坑里推。

言若安在大雨中边哭边跑,怎么也不敢相信言文昌说的那些话。这几年在言家,言文昌也算是对自己比较好的了,至少言灵灵欺负她的时候,他会出来说几句,不让自己那么难堪。过节过年的,也会有点零花钱,家里的桌子也有她的一个碗。虽然从来没有奢望过他会对自己像对言灵灵那样宠爱,但是至少,他也算是扮演了一个父亲的角色。言若安想,不管怎样,他还是当自己是女儿的。

只是没想到,现实啪啪打脸,言若安只觉得自己整个人坠入了深渊一样,看不到出路。

越想越伤心,言若安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就突然觉得眼前一片刺眼的光亮,接着什么东西重重的撞上了自己。

言若安被撞飞几米远,趴在地上动弹不得,只觉得浑身痛的不行,像是快要死了一样。她抬不起头,只觉得有人下车,匆匆过来,将她抱起,问:“你怎么样了?”

“我……”言若安努力去看对方的脸,很模糊,看不清,冥冥中,似乎看见是男朋友徐俊的脸,顿时眼泪就流了下来。

“阿俊……我快死了是吗?对不起……但我还是想说……死了真好……你照顾好自己,我们下辈子……再见……”

“喂!快!快打120!快!”

言若安微微一笑,闭上眼,昏迷了过去。

凌晨两点,有人看见盛荣集团的董事长宋振抱着一名女子匆匆跑进市医院,面色严峻,于是拍下了照片发给狗仔。第二天,一大早,就有娱乐八卦出来,说宋振半夜抱着怀孕的女友去医院检查。这一下,顿时炸了锅一样,大家纷纷猜测宋振的女友是什么身份,什么时候谈的以及什么时候生孩子等等。

医院病房里,宋振站在窗前,助理林越说完了绯闻的事,就站在不敢吭声了。

宋振扭头看了一眼病床上还没有醒过来的言若安,一阵心烦气躁。其实他昨天完全可以跑路,根本就不用管她。开了一天会,好不容易能回家休息了,突然撞到一个人,让他差点没气炸了。下车一看,奄奄一息了都,又不能抛下不管。当时林越让他回去,言若安他们会送去医院,但是宋振没有,鬼使神差的,就抱起人上了车,来到医院。

他虽然不会做一个畏罪潜逃的坏人,但也绝对不是什么好人。盛荣集团的崛起,他黑白两道的朋友帮了不少的忙,连政府都忌惮他三分,不敢管。

最近他一直在忙着新政策的事。前段时间政府的新政策下来,要取缔掉一些不法的机构。言文昌的公司就在其中,为了保证公司的运营,他不得已来求助宋振。好几天了宋振才发话:“想要我帮你,那你,也要给出等价的条件来交换才是。”

言文昌回去想了半天,知道宋振喜欢女人,甚至外界传言他养了好几个女人。于是他的目光投向了自己的私生女言若安。

言若安长相温婉可人,虽然不是倾国倾城的大美女,但是耐看,听话,懂事。把她送给宋振,一定是最好的交换条件。

当然宋振根本不会想到言文昌这个老头居然曲解了自己的意思,看他好几天没动静,还以为是舍不得公司。但他也没有催,言文昌想要保住他的公司,自然还是会找上他的。

一大早就有十几个电话打来,基本上都是林越接的,都在问绯闻的事情。宋振没空去管,也不在乎,这几年,几乎每年都有几条他的花边新闻,过几天就消停了。

至于言若安,他想等人醒来之后,道个歉,赔几个钱就走。他不愿在一个女人身上耽误功夫,诚然,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耽误了。

第2章 依靠

言若安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着天花板愣了一会儿,闻见一股消毒水的味道,十分刺鼻,忍不住皱了皱眉。

林越看见她醒了,走到宋振身边轻声告诉了他。

宋振扭头一看,就见言若安正一脸迷茫的看着自己,显然是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状况。

言若安只记得自己昏迷前看见了徐俊,便开口问:“阿俊呢?”

宋振不知道她说的谁,只是走到她身边道:“医生说你的伤势不重,一个礼拜后就可以出院。”说着拿出一张名片递过去,“这是我的名片,我是宋振,盛荣集团的董事长和总裁。在医院这期间有任何需要请给我的助理打电话,他会帮你解决。”

“啊?!”言若安不知道这是个什么状况,看了一眼手里的名片,问,“宋振?!我……我怎么会在医院?”

宋振微微笑道:“不好意思,你昨晚自己撞上我的车,受了点伤。这样吧,你需要多少钱,才会不把这件事捅出去?!”

“捅出去?!”言若安更不懂了,“这是什么意思?!捅出去什么?为什么你说的我都听不懂?还有,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阿俊呢?我男朋友呢?”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男朋友在哪?哦当然,你可以打电话叫他过来,我可以把手机借你打。”说完,宋振就把手机递给了她。

虽然还不是很明白现在是个什么状况,但言若安现在最需要徐俊在身边,因此也没有多想,便拿过手机给徐俊打了个电话。

徐俊刚到学校,正在听同学讲宋振绯闻的事,一个陌生号码就打了过来。他看了一会儿,还是接下来,问:“你好,请问你找谁?”

“阿俊!是我,安安。”

“安安?!你换手机号了?”徐俊问。

“没有,那我手机坏了,借别人的手机给你打的。”

“哦,这样啊,你有什么事吗现在?”

“你中午能不能来医院一趟,我出了点事,现在自己一个人在医院。”言若安说着,想起了昨晚的事,忍不住又红了眼眶。

“出事了?!”徐俊顿时紧张了起来,担心道,“怎么样?很严重吗?你在哪个医院我现在就过去!”

听到爱人对自己的关心,言若安顿时心安了不少:“没事,不是很严重,你中午过来吧,我还有些事要和你说。”

“真的没事吗?我很担心你啊!”

“没事。”

“那好,我中午过去,给你带点吃的。”

“嗯好。”

挂了电话,言若安把手机还给宋振,看着他,犹豫了一会儿之后问:“那个,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宋振:“不,没有。”

“哦。”言若安若有所思道。

“你要是没有别的事,那我先走了,桌子上有个手机,你暂时用这个,有什么就用这个手机联系我身边的助理,他会负责你出院前所有的事。希望你早日康复出院。”

“谢谢。”言若安道,看他点点头之后就要出去,又立马叫住了他,“那个,等一下。”

“还有什么事吗?”宋振扭头看她。

“那个,到时候能不能把收据给我,我出院之后把钱还给你。”言若安小声道。

宋振一愣,没料到她会说这个。

林越看他似乎没明白过来,便和言若安道:“是这样的小姐,这次的事故主要在于我们,所以医药费肯定我们给你出的,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

“一定花了很多钱是吧。”

“这个你不用担心,你只要安心养病就行了。如果没有别的事,我们就先走了,我们董事长今天还要见客户呢。”林越道。

“哦好,你们去吧。”

“好的。”

出了病房,宋振边走边问林越:“她居然想给我们还钱,是不是有别的企图?!”

“董事长放心,在她出院前我会时刻派人看着她的,绝对不会让她泄露出去半分。”

“好,这个事就交给你了。”

果不其然,一出医院大门,就有许多记者蹲守在那里,蜂拥而至,把宋振和林越围个水泄不通。

“宋先生你好,请问关于你和你女朋友的绯闻是真的吗?”一个记者问,话筒都快要塞进宋振的嘴里了,还好林越一直挡在他面前,把人推开。

宋振没有说话,这在记者看来似乎就是默认的意思。

“宋先生,传言说你的女友是某公司的千金,能否透露一些她的信息吗?”另外一个记者问。

“宋先生,你的女友既然已经怀孕了,是否考虑结婚呢?能问一下具体日期吗?”

“宋先生请问……”

市医院门口被堵得不行,甚至造成了交通堵塞,连交警都出动了。不管记者怎么问,宋振至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只有林越一个劲道:“请不要轻信谣言,请让一让好吗?让一让好吗?我们还要去开会,请让一让,随后会给你们交代……”

好不容易保镖赶来,将记者推开,安全将宋振护送进了车里,顿时感觉整个世界都清静了。

“去查一下,谁传出的谣言,把人带到我面前。”

“是,董事长。”

中午,徐俊买了营养套餐来到医院。进到病房,看见言若安的小白苍白无比,顿时心疼极了。

“阿俊!”看见他来,言若安高兴极了,“你来了。”

徐俊把营养套餐放下,坐在床边,心疼的抚摸着她的脸道:“安安,你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一说起这个,言若安就无比的委屈,靠在他怀里哽咽道:“阿俊,我爸要把我送给别人。”

“送给别人?!”徐俊顿时懵了,“什么意思?!”

“言家的公司被查了,不能在办下去。我爸为了保住公司,要我送给什么公司的董事长,我不愿意,就跑出去来,然后就被车撞了。”

说着,言若安哭的更伤心了。

徐俊听了,真是气愤的不行:“你爸怎么能这样?!你可是他的亲生女儿啊!怎么忍心啊!”

“阿俊,我该怎么办?我不想去陪什么董事长!我只要你,只想在你身边,和你永远在一起。”言若哭着道。

徐俊赶忙安慰她:“没事的,别怕,有我呢,我不会让你爸把你送给别人的。”

“可是,我怕他会把我抓回去,强迫我,我好害怕,我真的好害怕。”

徐俊也很苦恼,想来想去,便道:“这样吧,安安,你先去我家住几天。”

“去你家?!”言若安顿时停止了哭泣,抬头看着他,“这样好吗?你爸妈还不知道我吧?!”

“你去了不就知道了吗?!”徐俊笑道,扶着她的肩膀,看着她道,“你这么漂亮,又乖巧懂事,我爸妈一定很喜欢你的。”

“可是,可是…..我还没有准备好,万一他们要是不喜欢我怎么办?!”言若安有些慌了。

“不会的,你放心吧。不用准备什么,你只要准备好,做我徐家的媳妇儿就行了。”徐俊道。

言若安听了,顿时觉得自己的一生有了依靠,伸手抱住徐俊,道:“好,我去你家。”

第3章 初露端倪

宋振回到公司之后就开始忙别的事情,绯闻的事情就交给林越处理。结果林越这边才开始调查,医院那边就来电话了,说言若安出院了。

“出院了?!”林越顿时一脸懵,“医生不是说要一个礼拜后才能出院吗?她现在就出院?!”

“是,她坚持要出院,说是回家养,陪在她身边的,还有她的男朋友。”

“好,我知道了,那你们回来吧,我一会儿去和董事长说一声。”

“是。”

言若安就这样暂时住进了徐俊的家。徐俊的父母都是有学识涵养的知识分子,看见她来,表示十分欢迎。徐妈妈更是拉着她的手各种夸赞,把言若安说的都不好意思了。

吃饭的时候,徐爸爸问她:“你和阿俊交往多久了啊?”

言若安看了看徐俊道:“半年多了。”

“呵呵。”徐爸爸听罢笑了笑道,“嗯,挺好的,两个孩子,可以相互扶持,共同度过美好的大学生活,真的很不错。”

徐妈妈也道:“我们阿俊啊,从小最大的理想就是做记者,你们两个是同系的是吧?”

“嗯,我是后期专业的。”言若安道。

“好,真好,年轻人,就要这样。”徐妈妈笑着道,给言若安盛了一碗鸡汤,“阿俊说你出了小车祸,父母不在家,所以就接过来。这是阿姨给你熬的鸡汤,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阿姨非常欢迎你来我们家。”

言若安听了,眼眶顿时就湿润了,结果鸡汤哽咽的说了句谢谢阿姨,便将一碗鸡汤喝下。自从母亲去世后,就没有对言若安这么好过,她真心觉得,徐俊一家真是对自己太好了。

晚饭过后,徐妈妈带着言若安去给她准备的房间,徐爸爸就和徐俊坐在客厅里聊天。

“安安家里是做什么的?”徐爸爸摘下眼镜喝了口茶问道。

徐俊:“做生意的,具体是什么,她也不是特别清楚。”

“她家里就她一个闺女?!”徐爸爸又问。

“不,她还有一个姐姐,同父异母的姐姐。”徐俊道。

“哦,这样啊。”徐爸爸点点头,“安安这孩子知书达理,我和你妈妈都很喜欢她,以后啊,好好相处知道吗?好好对她,不要让人家女孩子伤心。”

“嗯,我会的爸。”

随后徐爸爸去了书房,徐俊正准备去言若安的房间,一个电话就打了过来。他拿出手机一看,顿时有些紧张,跑出了客厅,站在门口接了下来。

“喂东哥。”

“徐俊啊,你这次真是给了东哥一个大料啊,你看看现在,到处都是宋振的绯闻,我们公司赚的是盆满钵满啊。”

“这还不是靠东哥的指点吗?那天晚上我蹲了两三个小时,还以为宋振不会出现了呢,没想到最后能让我撞上那么个大料。东哥,你发达了,可不能忘了我啊。”

“哈哈,自然不会。周末,东哥请你去酒吧喝酒。”

“好的东哥。”

徐妈妈和言若安聊了好一会儿之后就出去了。言若安看着这精心布置的房间,心中涌出一股暖流。

只是,她一直不敢把自己的身世告诉徐妈妈和徐爸爸。她是一个小三生的孩子,为人不耻。她想,等时机到了,再和他们说。而且这件事,徐俊也还不知道。

徐妈妈走到客厅,看见徐俊从门外回来,有些奇怪道:“你出去了?!”

“哦不是。”徐俊晃了晃手里的手机,“和同学接了个电话。”

“哦。”徐妈妈走到他身边,道,“去陪陪安安,然后早点睡觉,明天还要上课呢,啊。”

“嗯。”

徐俊推开言若安的房门走了进去,看言若安抱着一只泰迪熊低头玩手机,便关上门走过去。

“阿俊。”言若安抬头看是她,顿时笑了,“你来了。”

“嗯。”徐俊坐到她身边揽着她的肩膀,也低头去看她的手机,“在看什么呢?”

“无聊,随便刷刷。”言若安放下手机和泰迪熊,双手环住他的脖颈,“谢谢你和叔叔阿姨,你们对我真的是太好了。”

“小傻瓜,说什么谢不谢的。”徐俊抱紧她,“你就是我的家人,我最爱的人。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赚很多很多的钱,买一套房子,我们两个人住。”、

“我也很期待那一天。”言若安无比憧憬道。

“那一天一定会到来的。”

宋振忙完了公司的事,就去找林越问绯闻调查的进展。林越把电脑屏幕转向他,打开一段录像和他道:“我们调取了当晚市医院附近的监控录像,看到了一个可疑的人。”说着,他点击鼠标,放大了那个站在路灯下的男子。

“是他?!”宋振问,仔细看着视频里的男子,很模糊,看不清脸。

“确定就是他。在我们去市医院色三个小时前,这个男子就在周边逗留了很久。”说着,林越调出另外一段录像,点击播放,“一开始这个男子可能并不是特意在这里蹲守,可以看到他在市医院旁边不远的超市里买了东西,然后才到市医院的。期间还打了好几通电话。”

“给我调出我们进市医院的时候视频。”宋振有些不耐烦道。

林越把录像调出来,点击播放。视频里,很清楚的看见不远处宋振的车停下,然后抱着一个人出来匆匆跑进医院。与此同时,医院大门右后方,那名男子躲在一个半人高的垃圾桶后面,那些相机拍照。

宋振直起腰板,一个拳头砸在了办公桌上,指着视频里的男子,冷冷道:“给我把他找出来,我倒要看看,是谁给他的胆子敢拍我的绯闻照片!”

“是。”林越应道,合上电脑走出了办公室。

林越刚走没多久,宋振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拿出来一看,是母亲的电话。

宋振平复了一下躁动的情绪,接下电话:“妈,你找我。”

“振儿,明天有空回家一趟吗?”

“妈我最近很忙我……”

“妈知道你忙,只是妈很久没看到你了,想你。你就回来一趟,不会耽误你的工作的,好不好?”

宋振深吸一口气,看着窗外的夜色道:“好,我明天早上就回去。”

第4章 谣言四起

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饭之后,徐俊和言若安就在徐妈妈和徐爸爸的叮嘱中出门上课去了。

整个系都知道,新闻专业的大才子徐俊和后期专业的言若安在一起,金童玉女,极为般配的一对。平时看见两人手拉手一起来上课,女生们看着,都是各种羡慕嫉妒恨。

但是今天,显然大家的反应很异常。女生看见了,一个个对小声的对言若安指指点点的;男生看见了,都是啧啧出声,无奈的摇头。

言若安觉得有点奇怪,扭头问徐俊:“他们今天怎么这样看着我们啊?”

徐俊也不明白,但也没有多想:“没事,不用管他们。”

送言若安到班级门口之后,徐俊就往自己专业的大楼去了。一进教室,言若安就感受一到了一种无形的压迫之力,让她有点喘不过气来。

强忍着心里的不舒服,她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拿出笔记本来准备上课。今天是大合堂的课程,两百多个学生坐在一起,看言若安的眼神都是那么的犀利刻薄。

她隐隐觉得,可能是发生什么事了,还是和自己有关的。

另一边,徐俊也经历了和言若安一样的不舒服感。才拿出电脑来,同班的好哥们王硕就走了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兄弟,何必呢?”

这话让徐俊觉得莫名其妙,抬头看着他问:“你在说什么?”

王硕笑了笑,看了一眼班里的其他人,道:“现在差不多整个学校都知道了言若安的事了。不信你下课后去看看布告栏,还有咱学校的贴吧和曝光微博,你看了,一定会怀疑人生的。”

徐俊当即拿出手机上了贴吧,第一条帖子的标题就让他傻眼了。

交大新闻系后期专业言若安竟然是私生女!!!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不能相信。他点进去看,楼主是一级小号,一楼就甩出了一张言若安和他母亲的照片,并写着:“言若安的母亲冯妍是个夜场小姐,专门靠陪睡取悦别人赚钱。后来她勾搭上了有妇之夫,并且剩下了一个女儿,这个女儿就是言若安。”

尽管徐俊怀疑这张配图的真实性,但还是看出,照片上十岁的小女儿,就是现在的言若安。

但是徐俊不相信,连课也不上了就直接跑出教室去学校的布告栏,果不其然,那里围着很多的学生。大家一个男主人公出来了,纷纷让道。

徐俊上前一看,整个布告栏,密密麻麻的全是关于言若安身世的料。

“没想到言若安竟然是小三的女儿,真没想到啊。”一个女生道。

“她妈妈是小三,言若安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你看她那模样,真是很作啊!”另一个女生道。

“有其母必有其女,我听说啊,徐俊就是因为她,和前女友分手的。”

徐俊听不下去了,转身怒吼:“瞎说什么!这种事情你们也信!再说一句试试?!我看谁敢再说一句!”

他这一阵吼,大家都有些被吓到,不敢出声,你看我我看你,就相继离开了。

“假的!都是假的!”徐俊道,一张张撕下那些纸张扔进垃圾桶。

言若安被周围人的眼神看的连课都听不进去,浑身不自在。课间休息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了,收拾东西就离开教室。

结果,刚出大楼,她就看见了自己最不想看见的人,言灵灵。

言灵灵和她不是一个学校的,两人的大学隔着大半个城市。她此次来,肯定是要做什么的。

“言若安,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言灵灵十分“友好”的和她问候。

言若安看了一眼旁边围观的同学,低声道:“有什么事我们出了学校再说。”

“怕什么啊,就在这里说呗。”言灵灵道。她身材高挑,一米七五,整整高出了言若安一个头,那居高临下的气势,让言若安根本抬不起头来。

男生很少见到言灵灵这样身材高挑的大美女,一个个就在旁边站着不愿意离开,打算一饱眼福。

“你想要干什么?”言若安问。

“呵呵。”言灵灵笑笑,看了一眼周围的人道,“你不知道你已经出名了吗?现在整个学校,都知道你是小三的女儿,有妇之夫的私生女。”

顿时,大家的议论声又起来了。

言若安顿时抬起了头,不敢相信的看着她:“你做了什么?”

“我没做什么啊,我只是让大家知道你的真面目而已。”言灵灵低头看着她,“言若安,现在你的男朋友,估计已经往这边来了。我们一起看看,他会怎么做吧。”

“言灵灵!你瞎说什么?!”言若安气急败坏道,“我妈不是……不是你说的那样!你不能这样抹黑她!”

“你妈就是个小三啊,你自己不也是知道吗?”言灵灵道,接着又大声起来,故意让大家都听见,“就是因为你妈,我妈被气的一病不起,连三十都不到就去世了,那时候,我也才五岁而已。”

“不,不是这样的,我……”言若安顿时语无伦次起来,扭头一瞥,就看见徐俊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

言灵灵看了,嘴角忍不住扬起了笑意。

“哦对了,听说,你最近被一个大老板包.养是吧!啧啧,听说那个大老板都是五十多岁了呢。”言灵灵继续添油加醋道。周围的惊讶声更大了。

“我没有!!!”言若安继续道,看着徐俊一个劲摇头,“我没有!不是这样的!阿俊,我没有!”

“有没有,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言灵灵继续道。

“我真的没有!你在污蔑我!”

第5章 信任

学校门口,一辆宝马缓缓停下。

林越和宋振道:“他就在这里读书,现在才大一。”

宋振透过车窗从校门往里看去,并没有几个学生,现在是上课时间,估计学生们都在上课。

“你说,他还有个女朋友是吧。”宋振问。

“是,她女朋友叫言若安,是同系不同专业的,两人交往了半年多。”

“嗯。咱们在这里等着,暂时不要打扰学生们上课,等下课了再去抓人。”

“是董事长。”

学校里,场面几近失控。言若安哭着和徐俊道:“事情不是她说的那样!我妈不是那种人!我也不是那种人!我没有陪什么大老板!阿俊!你一定要相信我啊!”

徐俊此刻正在强迫自己理智,他没有理会言若安,直接站在言灵灵面前和她面对面,道:“你是安安的姐姐?!”

“我才不要做这种人的姐姐呢。”言灵灵不屑道。

“任何事情,都要证据,否则就是诽谤。你在学校里这样恶意诋毁我女朋友,依法,我可以报警。”

言灵灵只觉得自己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无奈的摇头道:“徐俊是吧?!我说的这些都是真实的,没有一点虚构成分。信不信在你,是不是真的,你心里有个数,我也不多什么。哦对了,你还不知道她陪的那个大老板是谁对吧?我告诉你吧,那个大老板就是盛荣集团的宋振。”

“你放屁!”徐俊怒道,额上青筋凸起,“我警告你!你再敢乱说一句!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那我们就走着瞧好了,到时候你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了。”言灵灵说完,就转身霸气的离开了。

言若安哭的直喘气。徐俊看言灵灵走了,转身来,抱住言若安安慰:“好了,没事了,你放心,我在你身边呢。”

“我没有,我不是那样的人。”言若安哽咽道,哭得十分伤心。

“嗯,我知道,我知道。”

看热闹的最终都散去。徐俊为了能够让言若安的情绪稳定下来,便带着她往校门口去,打算回家去在说别的。

走着走着,言若安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徐俊及时将她扶住,正想说她怎么这么不小心。就看见一张什么东西从她口袋里掉出来,他松开言若安的手,蹲下去捡了起来。

那是宋振的名片,徐俊很清楚的看到。

言若安看见名片,吸了吸鼻子道:“这是那天晚上开车撞到我的人,他给我的。他说,他叫宋振,他……”

宋振?!言若安看着名片上那个英俊的男子,猛地愣住,抬头看着徐俊,顿时说不出话来。

“那天晚上,他撞了你,然后带你去了市医院?!”徐俊问。

“是……”言若安傻傻的点头,已经明白过来事情的严重性。

“他就是你姐说的,你陪的那个大老板?!”徐俊再问。

“不是!”言若安摇头否认,极力辩解道,“我不认识他!我不知道他是谁!他给我付了医药费之后就走了!我真的不认识他!”

徐俊闭了闭眼,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吐出一口气道:“安安,不管你姐说的什么,我都不会相信,我就只相信你。”

“嗯嗯。”言若安使劲点头。

“那这个对你来说,没用。”说着,徐俊就把名片用力掰断,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然后回来拉住她的手道,“走,我们回家。”

两人走到了校门口。林越定眼一看,对宋振道:“董事长,就是他!”

宋振一看,正要下车,又看见徐俊旁边的言若安,有些不可思议:“她怎么会和他在一起?!”

“她就是徐俊的女朋友。”林越道。

宋振这才想起大雨那晚,他撞了言若安,言若安拉着他的手喊阿俊。

“准备一下。”他道,“跟着他们两个,找个没人的地方再动手。”

“是。”

宝马车缓缓的跟在两人身后,保持着二十米左右的距离。宋振看徐俊一直低头和言若安说着说,言若安一直抬头擦眼睛。

交大本就在大学城边缘,周遭比较偏僻。宋振看时机差不到了,就让两个手下下车,准备动手抓人。

徐俊和言若安一点防备也没有,两个保镖上去就把言若安推开,抓住徐俊的手反在身后,猛地踢了一下他的小腿,徐俊惨叫一声,跪在了地上。

事发突然,言若安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愣愣的看着,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情况。

宋振和林越下车走过来,言若安一看是他,顿时懵了。

宋振也只是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径直走到徐俊面前,看着他道:“知道我是谁吗?”

“宋振!”徐俊咬牙道。那一脚踢得不轻,疼得他现在还没缓过来。

“那你也应该知道我为什么找你了吧?”

“你想怎样都行,但是,得放了我女朋友。”

言若安这才反应过来,跑到徐俊身边蹲下,看着几个男人,害怕道:“你们要干什么啊?”

“干什么?!”宋振觉得很有意思,笑道,“小姐,你不知道你男朋友把你坑了吗?”

徐俊心中一紧,顿时紧张起来。言若安却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你到底想怎样?”

宋振给林越使了个眼神,林越就拿出手机走了过来,把手机屏幕对着言若安。

手机屏幕上,正是宋振的绯闻,一张他抱着一名女子往医院去的照片。

“你男朋友在医院门口蹲了好几个小时候,就为了拍这么一张照片抹黑我。只是他没想到,那天晚上你被我撞了一下,也不知道,我怀里抱着的人就是你。”

言若安整个人都傻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宋振继续道:“现在所有人都在猜测盛荣董事长怀里的这个女人是谁,以那群狗仔孜孜不倦的努力,不用多久,你的身份就会被曝光。”

徐俊无法辩解什么。他当时也没有想到宋振抱着的是言若安,这明明就是把她往火坑里推。

“不可能!那天晚上他明明在家带着哪里都没有去!”言若安不相信,也不敢相信。

“信不信是你的事,我现在要把人带走了,这件事和你没关系,你走吧。”宋振道,让人把徐俊抬起来,往车里带。

“不行!你们不能这样!”言若安上去想要拿开保镖的手,她看着徐俊道,“就像你说的,别人说的我都不信,我就相信你,他们一定是认错人了是不是!阿俊你不会做这样的事对不对!”

徐俊很想说不是,但是,他无法面对自己良心,闭上眼痛苦道:“是我,是我做的。我不知道那个人是你,不然我也不会这样。安安,我对不起你。”

这一刻,言若安松开了手,她不愿相信自己听到的一切,但她似乎也找不到理由为他辩解。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宋振带走。

第6章 背叛

失魂落魄回到徐家的言若安原想得到一些叔叔阿姨的安慰,怎知他们也知道了在学校发生的事,对她的态度顿时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安安啊,我和你叔叔想了想,你和我们阿俊可能不是很合适。”徐妈妈很委婉的和她说,“为了不耽误你们两个的美好年华,还是分开比较好吧。”

言若安顿时傻眼了:“阿姨……你不喜欢我了吗?为什么?我做错什么了吗?”

“不是安安……”

“好了。”徐爸爸打断了徐妈妈,和言若安道,“你和你母亲的那些事我们都知道了,我们家无法接纳你这样的女孩子,你还是放过我们阿俊,找别人去吧。”

“叔叔。”言若安看向他,“我不是别人说的那样,为什么你们愿意去相信一个不认识的人说的话呢?”

“以防万一,为了阿俊的幸福考虑,叔叔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我们家了,也不要再纠缠阿俊了。”

言若安简直快要崩溃了,也没再说什么,转身就跑了出去。

徐妈妈看着她的背影,忍不住叹了口气道:“唉,这么好的姑娘,怎么就是小三的孩子呢。”

“哼,你教的好儿子,带回这么个不干净的女孩回来。”徐爸爸说完,就气呼呼的回书房了。

走投无路的言若安最终还是回到了言家,想要言文昌看在父女情面上帮帮她。结果就看到了言灵灵正和言文昌说说笑笑。

言灵灵看她落魄得意样子,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得意。言文昌看她回来了,顿时高兴的站起来,和她道:“安安啊,你回来了啊,怎么样,考虑清楚了吗?考虑清楚了我现在就派人送你过去。”

“爸。”言若安跪在他面前,求他,“求你了,不要把我送给别人,我是你女儿啊,求你了。”

“安安呀,你就当是帮爸爸了好不好,爸爸养了你这么多年,你也要帮爸爸一次啊。”言文昌假装很为难道。

“爸,我是你的亲生女儿啊!你就这么把我卖了,你的良心就不会痛吗?!”言若安哭道。

言灵灵听了忍不住笑了起来,站起来道:“那我妈当年死的时候,你和你妈妈的良心会不会痛?”

“灵灵!”言文昌不满的看了她一眼。

言灵灵丝毫不理会他,接着道:“言若安,就是去陪一个老板而已,等公司得救了,你就可以回来了。装什么贞洁烈女,当年你妈可以为了钱把你生下,你怎么就不能学学你妈,为了钱不择手段?!”

“不是!我妈不是这样的!”言若安尖叫道。

“是不是你心里最清楚了。”言灵灵说完,拍拍手,几个男人进来,她看了一眼言若安道,“把她绑起来,送去盛荣集团,告诉宋振,他想要的,送到了,让他好好享受。”

说着几个男人就拿上准备好的绳子把言若安绑起来,言若安挣扎着尖叫着:“不!我不要!言灵灵!你放开我!爸,爸,救我,我不想去啊,爸,求你了!不要这样!”

言文昌赶忙扭过头,道:“安安啊,爸爸保证,等公司没事了就接你回来,你就忍一段时间吧!”

“我不!我不!!!”

言若安的嘴胶带封住,只能发出无助的呜咽声。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爸爸头也不回,看着言灵灵一脸得意的笑,最后自己被塞上了车,车门关上的那一瞬间,言若安只觉得自己的心死了。

徐俊暂时被林越带走了,等宋振找个时间来亲自教训他。宋振很清楚,徐俊很清楚自己的身份,不可能胆子这么大敢爆他的料,肯定有幕后主使。

他倒要看看是谁,敢和自己作对。

回到自己的别墅后没多久,正准备去洗澡,管家就过来和他道:“先生,外面有人要见你,说是你想要的东西到了。”

“谁啊?什么东西?”宋振随口问道。

“是言家的人送来的。”管家道。

“言家?!”

第7章 讽刺

宋振走到门口,就看几个男人前面站一个被绑了手脚的女人,嘴上贴着交代,双眼浮肿,一脸生无可恋。

要不是因为他伸手撩起她眼前杂乱的头发看了一眼,恐怕都认不出来这居然是言若安。

“言文昌这是什么意思?”宋振问,看着那几个男人。

“我们老板说你想要的东西已经送到了,希望你能履行承诺。”

“承诺?!我给过他什么承诺?!”

这时,言文昌的电话来了,男人把电话给他:“老板要和你说话。”

宋振接过,问:“言文昌,你把一个女人绑着送过来是什么意思?”

“嘿嘿,宋董事莫不是忘了您之前说的,只要我给你你想要的和你交换,你就会帮言氏度过难关啊。”言文昌在那头笑道。

“呵。”宋振冷笑一声,看了一眼幽怨的言若安,道,“你随随便便把街上的女孩绑给我,就想要我帮你?!”

“哎,错了。”言文昌道,“这不是我随随便便在街上绑的,这是我女儿,我二女儿。她性子比较烈,没办法,只能绑着了。但是啊宋董事,我这个女儿可懂事可乖了,你一定会很喜欢的,嘿嘿。”

女儿?!宋振再看向言若安,这才点点头,怪不得呢,林越说了,她叫言若安来着。

“你就把你女儿给我了,你就不心疼吗?在你眼里,公司就比女儿重要?!”宋振戏谑道,看言若安的眼里蓄满了眼泪,似乎只要轻轻一碰,就会掉下来一样。

好像每次见到她,她都是这幅模样,伤心欲绝的模样。

“女儿嘛,养了这么多年,总要为父亲做点事的,不能白养嘛。再说了,我这又不是害她。跟在你宋董事身边,分明就是天大的福气,她高兴还来不及呢,修了几辈子的福分啊!”

“呵呵。”宋振无奈的笑了笑,讽刺道,“你女儿有你这样的父亲,也是她的福分啊。”

言文昌忽视掉他语气里的讽刺意味,道:“哈哈,那如果没别的事,我就不打扰你了宋董事,希望你高兴了之后,不要忘了帮我的事啊。那就这样了,再见。”

挂了电话,宋振把手机还回去,看了看言若安,对那几个要走的男子道:“把她身上的绳子解了。”

绳子解开之后,男人就走了。言若安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双眼无神。

宋振看着她这幅样子,摇摇头,过去拦腰就把人抱了起来,一边往里走一边道:“你这么轻,看来言文昌那老头没少虐待你吧。你居然是言文昌的女儿?!她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儿?他也配?”

言若安听了他这话,轻轻把脑袋靠在他胸膛上,借以慰藉。

第8章 同居

宋振的别墅除了他母亲就没有别的女人进过。好在他母亲先前留了几件衣服在这里,言若安洗了澡之后有的换。

言若安在洗澡,宋振就坐在客厅抽烟。今早他回母亲那,果不其然,又是催他找女朋友,恨不得他直接就在街上抢一个女的回来结婚生子。他们因为这个问题不欢而散好多次了,但他母亲为此乐此不疲。

这次绯闻出来,他母亲高兴的不行,宋振一进家门,就问这问那的,好像绯闻里的那个女人就是他女朋友一样。宋振本就因为这个头疼了,还以为回来了能安静一会儿,没想到他母亲也念叨,他头都要大了。

母亲道:“你看,现在外面都说你有女朋友了。你知道吗?阻止绯闻的最好办法,就是让绯闻成真,坐实了它,就没人敢说什么了。”

宋振简直不敢相信她说出去这个破点子,惊得他忍不住问:“妈,我是你亲儿子吗?”

“当然是了。”母亲一本正经的回答他,“那天晚上你抱去医院的女孩是谁?你们谈了多久了?!”

“没谁,我那天开车,不小心把她撞了,就送去医院了,真没你想的那么复杂。”宋振很是无奈道。

“那女孩子好看吗?多大了?有没有男朋友啊?”

“妈,你问这些干嘛?我怎么知道,我送她到医院之后就走了,不知道她叫什么不知道她多大!”

“你这孩子啊!”宋母简直快要气死了,伸手就捏了捏他的脸,道,“这么好的机会把握住,你看你啊,哪里像个男人?你都多大了,快三十了,还没有女朋友!多丢人!搁你妈我那个时代,像你这个年纪的男人,孩子都上小学了,你能不能给你妈挣点气!”

宋振觉得自己和她聊不下去了,起身就道:“妈要是再给我说这个事,我以后就不回来了啊。”

“你还不爱听了。”宋母也跟着站了起来,“你妈我都五十多了,已经老了,连孙子都没有。你都不知道我有多羡慕隔壁家,你江姨,每天都在家带小孙子。我前几天刚听说了,她儿媳妇儿又怀了。”

宋振听的脑袋都要炸了,当即果断的走了。刚坐上车,宋母就远远冲他道:“儿子啊,下次必须带儿媳妇儿一起回来啊!妈等你的好消息!”

宋振都要爆粗口了!为什么他这么一个在道上雷厉风行的人,居然会有这么一个妈?!

当言若安穿着宋母的雪纺连衣裙出来时,宋振被小小的惊艳了一下。言若安穿上一点都没有违和感,穿着很合身。这条连衣裙原本宋母很喜欢,但是买来了发现自己身材发福穿不上,于是就放在了宋振这里让他看着办。宋振看是新买的,也舍不得扔,就收了起来,真的没想到有一天会穿在言若安身上,似乎就是为她量身定做的一样。

言若安也没想到这裙子会这么合身,她看着宋振,有点尴尬:“这件裙子还是新的,不好意思。到时候我会把钱给你的。”

宋振表示无所谓:“你穿着合适就送你了,反正放在这里也是烂。”

“这是你女朋友的裙子吗?”言若安问。

“不,我没有女朋友,这我妈的,她买来发现不合身就扔我着这了。”宋振道。

“哦。”

言若安的头发还是湿的,拿着毛巾一个劲的擦。宋振看着十分嫌弃道:“浴室里有吹风机,你吹干了在出来,别滴的地上都是水。”

“哦好。”言若安赶忙回到浴室吹头发。

宋振突然觉得,言若安这样的女孩,母亲一定会很喜欢。只可惜,她有男朋友了,不然还可以和她做个约定。

他不急着娶媳妇儿什么的,或者说,他对女人没有多大兴趣,很多人也给他送过女人,但宋振基本上都没碰。除非是有时候要解决生理需求了,才会让林越找个女人来泻.火。

但是他母亲那边,真的是不好应付,他现在都很怕母亲的电话,一听见来电都觉得发憷。这要是被外人知道了估计要被笑掉大牙。

言若安吹干了头发出来,宋振总算是满意了。带着她往她住的房间去,一边走一边道:“你可以在我这里住几天,但是不能出去。等我把绯闻的事情处理了,我再和你商量你的事。这期间有什么事就和我的管家说,就是你前面见的那个中年男人。”

“这里就你自己一个人住吗?你母亲不会来吗?”言若安问。

“我自己一个人住。我妈在城北一个小区里住,她来的话会给我打电话,你不用怕。我怕会提前通知你。”宋振道,站在了一扇门前,打开,扭头看着她,“这里就是你住的房间,进来。”

言若安有些紧张的走了进去,是一间不大的房间,布置的很简单,床桌子椅子柜子,还好,有独立浴室。

宋振道:“如果没有别的事,那我就去忙我自己的事了。”

“等等。”言若安叫住他,“我爸把我卖给你了,你就……你就没有别的想法吗?”

“我需要有什么想法吗?!”宋振觉得很可笑,“言文昌那老头完全曲解了我的意思,把你送给我,反倒给我添加了不少麻烦。”

言若安顿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我以为你是个……是个坏人。”

“我也没说我是个好人啊。”宋振道,“我今天还把你男朋友给绑了不是吗?”

“他……那你会伤害他吗?”

“他至少要为他的行为付出一些代价,现在我成为舆论头条,名誉受损,公司的股票也降了。总不能当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吧。”

言若安知道他说的在理,也无法反驳,只得道:“只要不伤害到他的性命就行。”

宋振觉得奇怪了:“他做了那样的事,你会原谅他吗?”

“他……他父母不会赞成我们两个在一起,我不知道他现在的态度是如何,还是等之后再说吧。”言若安道。

“说实话,我其实怀疑过是不是你们俩联合言文昌来陷害我。”宋振双手环胸看着她道。

“没有没有,不是这样的,发生这样的事,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言若安赶紧澄清,“我也不知道,他会做出这样的事。”

“现在知道了。”

言若安点点头。

“好了,不和你说了,我忙我的去了,有什么事找管家,我不喜欢别人在我工作的时候烦我。”说完,宋振就转身离去了。

言若安看看自己的房间,稍稍松了口气,也没有那么难受了。

小说

别离情思换余年:我放下过天地,却从未放下过你。

2021-1-2 18:16:01

小说

越过与你的界限:今世,他宠她如命,倾尽所有!

2021-1-2 18:19:2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