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御天凰女:超级女特工,竟穿越成沙漠女土匪!

边境有女匪,不仅无恶不作,还公然抢夺了天朝供物八卦象!龙椅上,一双锐利黑瞳刹那抬起……她,21世纪超级女特工,竟穿越成沙漠女土匪!铤而走险,只为找寻一个惊天的秘密,却不料触怒天威!他,御天皇朝帝君,颜值逆天,智商惊人,率雄狮百万只为围剿那个女人……
穿越之御天凰女:超级女特工,竟穿越成沙漠女土匪!

第1章 女魔头又出世了!

大漠边境,金沙漫舞,几只鹰鹫高空盘旋,嘶叫出令人胆寒的戾鸣。

季凌苏如夜煞般提着钢刀一步步走在黄沙中,眸光冰冷。

“把盒子给我!”

她只一人,但那股与生俱来的气势逼的围攻士兵一步步后退。

为首的军官抚着受伤的右肩,蹙眉道:“我警告你,我们主子不是你能惹得起的人!打劫也要看清楚对象!”

“废话可真多!”眉心蹙过一缕不耐烦。

再看时,她足尖轻点,人已在半空,那速度太快,只眨眼,泛着银光的寒刀已从天而降,锋刃大开,带着钧天之力。

杀气贴着军官鼻尖厉划。

空气刹那凝固,在场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预计中的血浆溅迸没有发生,当众人大松一口气,军官静止的心又开始跳动的时候。

‘砰砰’碎裂的声响传来。

不可置信的看向胸口,只在弹指间,胸前铠甲与衣衫轰然从中整齐裂开。而胸膛却没有一丝划伤,计算精确几乎贴着汗毛而走!

木盒掉落,银光一闪,那柄寒刀稳稳接在尖端。

全场倒吸一口凉气。

这样的武功!精准到极致,不是绝顶高手万万做不到……

扫了眼全场的寂静,季凌苏轻蔑勾唇,峰尖一挑,将木盒收进怀中,转身就走。

“放下木盒!”军官从冷汗中回神,大吼,立刻数柄金枪直抵,成包围之势。

季凌苏回头,瞟了眼依然不知好歹的官兵,眸光寒凉的转向天空盘旋的鹰鹫,道:“我要是不放呢?”

“那就别怪我们不……”

‘客气’两字还没说完,只见她指尖放到唇边一声唳哨。

头顶立刻呼啸俯冲来一个巨大阴影,铺天盖地,带着冷鸷煞气。

等他们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时,眼前的人已经消失,天空中,她抓着鹰爪铁链飞至半空,并随着震翅愈飞愈高。

“你……你……你是谁!胆敢抢劫我御天皇朝!”

瞟着地底下愤怒的人群,她讥讽一笑,“季凌苏!”

她,季凌苏,二十一世纪VITIR集团蛇眼组织顺位第三SPY一名,重甲机械,狙击单搏,她都是佼佼者。

可惜七年前意外穿越到这个时空,一切都无用武之地。但超强的身体素质让她面对这些冷兵器时代的人,还绰绰有余。

平稳落在沙丘上时,守候的龙虎寨下属全部驭马整待,他们全部黑色斗篷遮面,边角绣着大大的金色鹰鹫图样。

见到她,全部恭敬颔首,“主子!”

“嗯。”淡哼一声,她利落上马,接过黑色斗篷系上风帽,冷声道:“回去!”

“是!”

尘土飞扬,途径官道时,所见之人皆惊呼避开。

“女魔头今天又出货了!不知道又抢劫的谁。”

“反正抢谁谁倒霉!那武功厉害的,我看天底下没人能抓住她。”

其实她打劫的东西一直只有一样——八卦卦象!这是她当年意外穿越的媒介,集齐八枚卦象,她就能打开穿越门重新回去。

金奢巍峨的太和殿内,玉龙飞刻,勾尖利爪,逼人的冷尊透过高不可攀的云阶从殿上弥漫至下。

殿中稳坐着一明黄龙袍的男人,他神情淡凉,正在批阅奏折,明明一句话都没说,那与生俱来的天威还是让整个大殿充斥进一股冷寒压迫。

丞相楚荀蹙眉走进,想到刚得的消息,顿了顿,对着高位上的人拜礼道:“启禀皇上,东西……被劫。”

龙椅上,一双锐利黑瞳刹那抬起……

第2章 惹上了大麻烦

西北边城的秋天,来的要早一些,不过半月,漫山枫叶转红。

隐在落云山深处的龙虎寨大堂内,一群下属看着高椅上的季凌苏集体埋头低笑。

她冷挑眉,“你们这都什么意思!”

笑声更胜,可每个人都只耸着肩,不敢笑出声,憋的脸颊通红。

季凌苏蹙眉看着桌上的木盒,瞳色又不爽缩了缩。

按照常规,盒子内本应是最后一枚可送她回去的坤卦才对,可如今盛放的却是一份地图!东西不见,白忙一场已经很让人不爽了!

现在边关防线上,距她山寨不足两百里的地方,居然十万大军压境!而且旗号响亮,抢劫御供之物,要将她这个女魔头五马分尸,以儆效尤!如今全天下都在议论她季凌苏。

呵!她真是活了两个世界,都没如此被人当焦点访谈看过,想到狗皇帝下命令时候的意气风发,她就有种提刀断他祖孙三代生育能力的戾意。

正在此时,一名下属气喘吁吁从门外跑进,道:“禀报主子,确,确定了,这次剿匪的帅将是平西王爷!”

平西王爷?那个号称铁血战神的男人?

季凌苏冷眼一眯,这次也气乐了,勾了勾唇,没有说话。

绿锦蹙眉,“这太看得起主子了吧?多大仇!要不……事已至此,主子,我们回国可好?”

绿锦的建议得到了其他人的认同,纷纷点头。

她却若有所思的靠在虎皮椅上,看着远处的风旗,指尖在扶手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轻叩。

“逃容易,可这太不像我季凌苏了!”良久,她淡吐出了一句这样的话。

“主子,你……”众人诧异。

她轻笑勾唇,足尖一点,从高椅上跃下,负手朝门外走去。

“主子去哪?”

绿锦摇头,“八成是年纪大了还没嫁人,心理有些异样!打算去会会平西王爷了。”

“砰!”一粒弹珠弹来,正中绿锦脑门,绿锦痛呼一声,急忙跟上。

两个时辰后,邺立城北坡秋草地上,季凌苏与几名下属匍匐在地,眯眼看着远处新建的哨塔,与戒备森严的布防。

“这是先锋军,大部队在五十里外扎营,这里有主帐,只是尚未见到平西王爷。”一下属小声汇报着。

季凌苏扫视一圈,眉心淡蹙。

坐落在大漠边境的邺立城是南北纵贯线上的交通要道,更是三国交界之处。因为没有哪个国家会动兵边关,引起其余两国的警戒与抗议,所以这里才变成匪军天堂,三不管地带。

从半月前劫到那张地图开始,她就确定,御天皇朝不会轻易放过她,毕竟抢的是军事机密,只是,这报仇数量是不是有点太多了?

“主子,有什么问题吗?”许是见她眉色不对,绿锦小声询问。

季凌苏眼波一转,正准备说话,秋草那边起了响动,“嘘!”瞬起警觉,比划了个手势。

几人会意,都如同秋草里的野狸,静止不动。

前方,沙土尘尘,不一会儿,行来了一队人马直奔大营而去。

为首的白衣背影宽阔,身姿高挑,束发金冠与精绣云纹的衣衫透出华伦无比的身份,驭马的姿态娴熟又凌狂,即便离得很远,季凌苏还是敏锐感觉到了一股扑面而来的气势。

贵不可攀!

男子到营门口就利落下马,守在门口的官员下跪似乎在说着什么,男子冷瞟了一眼负手走了进去,徒留一地人俯首帖耳,静霭无声。

季凌苏眯了眯眼。架子可真不小!

“这应该就是平西王爷,主子,你打算什么时候行动?”

抬头瞟了下天色,“等天黑!”

第3章 距离,尴尬的要死

夜很快深邃下来,入夜后的大漠透着秋季寒凉,士兵早早转为夜哨轮岗。

突然,大营东北角骤然失火,起了骚乱,众士兵看了一眼,急忙奔去。暗夜中,季凌苏如一只掠空的素黑飞燕,矫捷轻盈的跃进了主营范围,手起刀落间,几个士兵已吱声未吭的缓缓倒地。

拍拍手眉眼不屑一挑。

瞟着眼前黄布营帐的门帘,她不客气撩起。

却在对视上眼前风景后,诧然愣住。

浴桶边,站着一个男人,他眉宇间自带一股浑然天成的冷尊气质,如丹笔勾勒般的五官深邃立体,烛火下的身材修长,挺拔。

季凌苏想过那样一位有气势的男人,形象应该不差,只是没想到会如此俊美,简直完美无瑕,宛如天神。

可最震慑她眼球的是他此刻近乎赤裸!

上半身衣襟褪到肩下,精键的腹肌半掩,下半身裤子解了一半,挂在跨上欲掉未掉,性感的盆骨地带若隐若现,似乎是正准备沐浴,他脱的有点……

这……

场面有些让人血脉膨胀,她脸颊微微泛热。

正想背过身子,他修长的手率先拉住衣襟,眸光一抬,朝她看来。

只瞬间,季凌苏就感觉心窝深处被摄入了一道寒冰,凉的渗人,可双黑眸又如深邃的黑曜石,引人沉溺。

一个人怎么会有这样的眼神?

季凌苏迟钝了一下,回神走上前,“平西王爷?”

他微微愣了愣,别具幽深的打量来,小顿了一会儿,偏回头,一边穿衣服,一边淡声道:“何事?”

他穿的是月白色长衫,穿衣姿势优雅,穿戴整齐后,虽不如白天见到的那般气势凌人,可华贵的面料与他自带的气质依然很好的诠释了何为皇家尊贵。

季凌苏本想站个合适的角度交谈,最起码首次谈判不能输了气势。

可就算她自诩身材高挑,站在他面前还是显得弱小,鼻尖才到他肩膀,两相对视,怎么都被比弱一大半。

不爽蹙了蹙眉头,不再管那么多,将怀中木盒取出,在他面前一晃,“这个认识吗?”

木盒的锁扣是古铜官家御刻,他墨瞳微微一敛,没有回话,而是看向她,眸光转出幽暗。

“你是季凌苏?”

她愣了愣,不解他居然这么快就知道了她的名字,可还是点点头,“是我。”

他唇角似笑非笑的勾了勾,瞟着她手里的木盒,就要探手。

季凌苏却指尖翻转,飞快的将它塞回,“还不到验货那一步。”

他没动,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带着丝丝冷意,“里面有货吗?”

哟!

季凌苏诧异挑眉看去,对这个接二连三精准判断她的男人,起了防备之心。看起来……碰到高手了?

眯了眯眼,道:“既然你也明白,我们便不再绕弯,做个交易怎么样?”

“交易?你?”

“怎么?有问题?”

“呵!”他唇息处轻笑出声,转身朝桌边走去。

季凌苏瞬间脑海起火,活了这么多年,还第一次有人敢在她面前露出如此嚣张藐视的态度。

冷瞳一蹙,几步走上前,抬手就准备锁他喉结。

眼看着就要得手,他却突然顿住脚步,端着茶盏转回了身子,“你想怎么交易……”

他转身太快,以至于季凌苏完全没想到,收回手时已经来不及,而且力道的惯性让她前扑了一下,稳稳撞进他胸膛中。

茶盏被撞倒,水沁了彼此一身。

他没动,只掂着茶碟,冷冷看着她,“这是做什么?”

季凌苏抬眸,对视自己身子半贴,彼此不足五公分的距离,尴尬的要死。

他不会以为她在投怀送抱吧?她季凌苏这辈子都没对男人这么干过!

可他好似完全不理解她的尴尬,冷瞟了一眼,后退一步,错开了距离。

‘啪!啪!’季凌苏好像听到什么在呯嗙打脸,不带一丝留情。

第4章 有种杀人的冲动!

深吸一口气,她打算强压住心底的火气,先谈正事,只有拐了话题才能缓解先前的尴尬,反正跟他不熟,误不误会无所谓了。

可刚张嘴,一阵袭凉的夜风就让她的话哑在了吼间。

缓缓落目,与他的眸光同时聚焦某处。

凉飕飕的胸部位置被茶水沁湿,墨色的衣衫虽然不足以走光,但形状却显摆的很骄傲……

这……

季凌苏讶异抬眸,如期所料对上他不屑的表情,这下,饶是她再能忍,脑海里火光四射的爆炸感都骗不了人。

她有种杀人的冲动!

但不等她先灭口,他就率先放下茶盏,走到一侧,取了件衣服给她递了过来。

没有任何话,黑瞳里鄙夷的表达淋漓尽致。

她是个女色魔,先是投怀送抱,然后还恬不知耻的不松开,而且还故意将自己弄成这样,企图引诱他!

重点是,他始终君子如墨,对她不为所动,他——看不上她!

‘砰!’满满的藐视让季凌苏感觉脑袋彻底要疯了,缓缓攥紧拳头,双瞳迸火。

“要不要?”他举着衣衫冷问,满语气的不耐烦。

季凌苏磨着牙,没有说话。

不接的话,她这是摆明了给他免费参观,她就是想勾引他。接的话,她就这么接受一件陌生男人的衣裳,骄傲将置于何地!

冷冷一笑,她一把挥开他的手,什么也没说,转身走出,如夜燕消失在了茫茫夜色。

营帐内,他在她转身的瞬间,黑瞳幽幽抿出一丝妖异的冷笑,待她离开后,淡静收回手,不屑将衣衫随手往边上一扔,坐在太师椅中。

阴影处,一个声音笑道:“皇上欺负起人来,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恶劣。”

“她既然弄不清朕是谁,玩玩何妨?”龙玹不置可否轻哼,声色凉薄,双瞳也恢复了往日的淡静冷寒,似乎刚才的一切都只是一处无聊消遣罢了。

微顿,平声道:“把平西王爷给朕召来。”

“是!”

不一会儿,匆匆赶来一名银冠紫袍的男人,面如峰刀,眸若利箭,姿容冷俊,有股说不出的凌傲,与他有五六分相像。

这便是平西王爷龙璟。

龙璟单膝跪地,对着龙玹叩首道:“见过皇兄。”

龙玹端着新沏的茶小酌一口,微颔首,“嗯。”

龙璟立直,“皇兄,先前营东北角起了火,臣弟正在彻查。”

似乎以为龙玹叫他就为了这事,他率先禀报,不想龙玹淡勾了勾唇,指着桌上刚呈上的半月前抢劫的折子道:“去查查这个季凌苏,朕要全部资料。”

“是!”龙璟领完命,蹙眉道:“皇兄,其实就一个女土匪而已,皇兄不必如此上心,还专门为此推了与辰月公主完婚的日子……”

“朕为什么而来,你不知道?”龙玹放下茶盏,黑瞳幽暗。

“知道是知道。”龙璟眉头锁的更紧,“可臣弟只是觉得皇兄大可等婚事结束了再来,如此抛下辰月公主,怕是会引起烨圣国不满吧?”

“太后教你如此说的?”

龙璟被拆穿,对视着那双永远洞彻人心的墨瞳,知道他再一次板门弄斧了,这天底下,还有什么事是能瞒过皇兄的?

“臣弟只是觉得母后说的也不无道理,你是一国之尊,婚事也是社稷之本,这与打天下一样重要,而且,就算你同辰月公主的婚事只是延期,你对别的女人也一样太冷漠了点……”

龙玹轻笑,冷了龙璟一眼,如雍容的天龙蹒步起身,朝浴桶走去,“女人能上阵杀敌吗?”

“自是不能。”

“女人能献谋划策吗?”

“这也不能……”

“那么武不能定邦,文不能安国,一群只知道争风吃醋,挑起朝堂派系,除了繁衍一无是处的女人,朕为什么要热情?”冷笑传出,屏风那边,他已经脱完了衣服,开始步入浴桶。

第5章 惹我?你死定了

昏黄的烛火映耀着他精键的身材,伟岸,高大,充满男性力量与难以攀爬的至尊气息。饶是男性,也不免被这种气势吸引。

“呃。”龙璟被说的哑口无言,只得摇摇头走出去。

这……男女讲究的是两性调和,生理康健,本来就跟天下没关系!按照他皇兄这标准,难不成会产生热情的只有——男人?

广阔的平原上,秋草凌舞,一队骏马飞快驰过。

季凌苏骑的飞快,满脸怒煞,身后下属皆噤若寒蝉,途径一个高坡的时候,她拉起缰绳,直接从一个高坡跃向了另一个高坡,几名下属彻底在后面傻眼,勒马顿了顿,老老实实先下坡再上坡。

这一耽搁,前方人彻底不见了影。

几人面面相觑,除了绿锦义无反顾的追了上去,其余人反正不担心她会出事,所以干脆不追了,驭马慢慢骑,再这么颠下去屁股哪里受得了。

下属白风忍不住嘀咕道:“骑这么野,太爷们了吧!”

蓝影怒唾,“怎么能叫太爷们?”

“那是怎么?”

“那得是比爷们还爷们!”蓝影满眼钦佩的看向远方。

前方,绿锦一路呼唤,季凌苏才略微减缓了马速。

她心情很不好,就跟吃了五斤黄莲,有口说不出,好像赤裸裸被调戏了,却又说不出对方哪里在调戏她,憋着一口气,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极其难受。

只有差爆了的印象无比清晰,本以为那狗皇帝已经够操蛋了,没想到这平西王爷还真是很好解释了什么叫狗窝里生不出好鹌鹑!简直比狗皇帝还可恶!

绿锦追上,看着她那表情,便知事情不顺利,可仍按捺不住好奇道:“主子?发生什么事了?”

季凌苏眸光半眯了眯,突然想起了什么,驭马,对绿锦探手道:“把地图给我。”

绿锦不解,听命递上,顺道点燃了火折子。

地图绘制的很简单,甚至没有城邦地标,河流官道,除了仅有的没地名的山脉,唯一不同的是多了一些红色圈圈的标记。

季凌苏半眯着眼看着,顿了一会儿,又从自己怀中掏出另一份地图,两份比对到了一起。

绿锦诧异,“主子,这份地图是哪里来的?”

“刚顺手偷的!”季凌苏冷哼,不置可否,却吓的绿锦差点从马上跌落。

顿了顿,最终稳住身形,抹了把冷汗没说话。

她家主子到底是从哪一天开始坑蒙拐骗,偷烧抢砸啥都干的呢?她怎么完全记不起来了呢?

季凌苏摸着刚一把拍开狗王爷爪子的时候,瞬间挥袖从书本夹缝里顺出来的地图,回眸朝军营方向看去……

顿了顿,又看向地图,沉寂后再次看向军营,如此反复几次后,她唇角渐渐勾出一抹炫目的弧度。

果然猜的没错!

双瞳精闪,冷声道:“绿锦?花绣那丫头还几天回来?”

“昨天刚来了书信,应该就是这两天。”

“让她抓紧!同时,明天把方圆十八寨的寨主都给我招过来!”

季凌苏的话很冷,让绿锦忍不住问道:“主子,你想干什么?”

她半眯秋瞳看向军营,冷笑,“不干嘛,生活太寂寞,打算找个男人消遣消遣。驾!”

一甩马缰,她凌然而去。

绿锦反应半天,突然恍然大悟,“莫不是终于觉得年纪大了叨扰佛祖不好,打算看破空门返还红尘了?”

“砰!”一粒弹珠弹来,再次精准正中脑门,“嗷!”绿锦哀嚎跟随。

第三天清晨,天不亮御天皇朝大军营前就起了喧闹。

参军蹙眉看着眼前呼拉拉好几百人,喝道:“你们是干嘛的!”

为首的女人提着刀,嗓门宏大道:“老娘说了!老娘是季凌苏,你们平西王爷不是来剿匪吗?老娘打不过,来主动缴械!”

第6章 到底还有多少个季凌苏

众士兵彻底晕了,参军更是一头雾水,闹不明白他们军队还没到齐,对方先投降了是什么个情况。

而且……女魔头就长这德行?

拿捏不住主意,只得去请王爷,龙璟到的时候,蹙眉看着眼前只能用山野村妇来形容的女人,想到皇兄的话,冷声道:“你说你是季凌苏,有何证据?”

女人不乐意了,“老娘是季凌苏,还要证据?是不是你老母得证明你老母是你老母,你才会管你老母叫老母?”

“哈哈哈哈!就是,堂堂平西王爷,我们都送上门了,莫不是不敢抓不成?”

“放肆!”士兵厉喝。

“放肆什么!平西王爷,你到底抓不抓?不抓我们回去收谷子了!秋收忙着呢!”

龙璟瞟了眼这群人蓄意的行为,与不知道从哪里簇拥来看热闹的百姓,蹙了蹙眉,挥手,“先抓起来!”

也没说第二句话,就负手走了回去。

士兵对视一眼,只得上前抓人。

自称“季凌苏”的这群人也不慌不噪,笑嘻嘻迎上,有说有笑的朝军营看押的地方走去,士兵好不傻眼。

远处看热闹的百姓人堆里,季凌苏抱怀看着远处与昨天服饰大同小异的白色人影,双瞳半眯。

离得太远,看的不是很清楚,不过体型,轮廓,还有众士兵的臣服,基本确定是昨夜见到的人,就是心底有一点异样,又说不出来。

绿锦的话终究还是打断了她的思索,“主子,已经进去一波了,下一波什么时候进?”

季凌苏瞟了眼天色,冷唇一勾,“半个时辰后。”

“是!”

半个时辰后,当新一波“季凌苏”站在军营门口的时候,士兵更傻眼了。

这次的女人长的比上次好点,但身材粗壮的……感觉能一个撩翻三个壮汉!

士兵吞了口口水,再次请来了龙璟,龙璟蹙眉瞟了眼,什么也没说,挥了挥手。

士兵再次全部抓了进去。

可半个时辰后,再次迎来“季凌苏”大军的时候,饶是先前再镇定的士兵,都有股抓狂感。

“怎么还有!!”

远处的季凌苏可不是这么善良的人,冷冷瞟了眼,翻转了下尾指上的戒指,懒懒道:“继续!”

到第六波的时候,守门的参军忍不住问道:“你们到底还有多少个季凌苏?”

扛着马刀的彪悍女人白了参军一眼,“你猜!”

“这怎么猜得到!”参军还没说完,彪悍女人已经一把推开参军的身子,自己大咧咧走了进去,“猜不到还当兵,你们御天皇朝都蠢的吗?”

参军抽抽唇角,说不出话。

到第十二波的时候,龙璟已经不出来了,参军也懒得再废话,靠在门柱上看着一波又一波的“季凌苏”进来。

表情相当淡定。

这等子热闹谁都没看过,开始还是一部分百姓围观,到傍晚的时候,几乎邺立城所有百姓都围过来了,自备干粮,吃喝闲谈,吵的不亦乐乎。

御天大军开到边关的时候,整个西北大陆轰动如爆发的火山,每天大街小巷都在议论这件事情。

谁也没想到御天皇帝居然发了如此大的火,而更有看热闹的人时不时跑到军营边上,想看看皇帝哪天发兵剿匪。毕竟女魔头在这一代的名声太响了!过江游龙,天外飞仙,地藏菩萨,大漠孤鹰,称号千奇百怪,每一个都被人津津乐道。

人嘛!总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真的开始动手的时候,秋收不干也得打起十二万分鸡血来!

第7章 这个女人拿朕消遣来了!

热闹一直持续到夜半子时,整整九个时辰过去,停了下来,可似乎高潮并未退却,有种隐隐才刚蓄势待发的感觉。

刚想到这里,一嗓子高昂的“唱山歌嘞!诶……”

“情哥哥唱嘞,小婆娘你合……”

中帐内,龙玹雍容坐在桌前,端着细瓷碗吃着夜宵,听到响动愣了愣,旁边,这次随军而来的几员大将差点一个踉跄摔下去。

本来各个都面色凝重,恨不得捂着耳朵,隔绝外面那乱哄哄吵了一天的声音,此刻算是彻底心肌梗塞。

“这都他奶奶的是什么!”

“鬼知道!要不是皇上不让,我真想出去砍人!”

几人小声嘀咕完,看了眼皇上,发觉皇上并不下令,只得又悻悻松开拳头,没过多久,帐帘撩开,平西王爷龙璟走进,几员大将都投去求救的一记。

“禀报皇上,似乎已经没有‘季凌苏’了。”龙璟说完,全帐,除了龙玹,几乎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带兵这么多年,头一次见到这么操蛋的事情,就算以前不知道女魔头是谁,从今天起,算是彻底领教了,真是有把人逼疯的能耐。

“只是……”龙璟话的突然迟疑,又将全场人气息吊了起来。

龙玹微抬眸,瞳色一如既往冷锐寒凉。平时众官员见到这个眼神,都是胆战心惊,但今天无比觉得这眼神简直如光辉照大地。

“现在军营人数太多,这帮人又太吵,晚上该怎么处置?”

一波几百人,十八波下来,居然有上万人!前锋营也不过两万人,这挤下来,没站脚的地方且不说,光多出的这一万人口粮,都让厨子傻了一天。

毕竟皇兄只说来了就抓,并没说怎么处置,阶下囚也得给管饭不是?

好不容易白天熬过了,晚上又怎么弄?二比一的比例,哪个士兵敢往军帐里走?这帮土匪睡在过道里,万一半夜起了歹意,他们不成全全被包围?

可若让这些土匪住进军帐,士兵守在外面,秋季大漠,土匪美滋滋大睡,他们卖一夜冻肉,想想都憋屈的想杀人……

进退不得,偏偏还雪上加霜,外面本好几万看热闹的百姓跟集市一样喧哗,刚刚不知道哪个土匪的一嗓子,彻底点燃了火焰山,现在他的耳膜就跟鞭炮齐鸣一样,吵得脑袋都大了。

其余的人都面色微微泛白,龙玹却在看了一眼后,稳如山松般坐在太师椅正中,眸色继续恢复到波澜不惊,掂着瓷勺又小酌了口莲子羹,“那几个女人现在都在做什么?”

“八个季凌苏在打马吊,四个季凌苏在划拳,五个季凌苏在睡觉,还有一个……”因为不知道姓名,只能如此称呼,说到这里,龙璟抬眸看了眼龙玹,迟疑不语。

“说。”

“在抠脚丫……”

龙玹眸光瞬间定格,一只正在往唇里送东西的玉手顿住,深邃的瞳色眯眼看了看龙璟,最终,虽然没喷出来,可到底也咽不下去。

顿了顿,将东西吐掉,掂起细绢拭唇。

饶是那张往日再冷峻不动的冰颜,此刻也还是微变了色。

龙璟满脸歉意,手紧握刀鞘,锐眼有种想要去将那帮故意找事的女人斩杀的冲动:“皇兄……”

龙玹抬手,制止,瞟了眼烛火,凌唇淡淡一勾,“看起来,这女人是拿朕消遣来了。”

“这女子太胆大包天!皇兄,臣弟估摸着她应该就在附近,请求带兵清缴!”

“怎么清缴?外面那么多百姓,你知道哪个是她?”

想着那夜见到那双憋着怒火一直瞪他的秋瞳,宁可转身走人也不接受他高她一等的凌傲。

女人……

龙玹指尖在扶手上轻叩了叩,唇角慢慢勾出一抹冰冷妖冶的笑意。

“皇兄,这季凌苏为什么要这么做?她……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否则怎么会挑衅的如此肆无忌惮?而且还主动送上门,断了他们剿匪的名头!

龙玹轻笑着将面前的一本书翻开,“你说呢?”

看着原本夹地图的明鉴再次空空如也,龙璟惊愕,厉瞳冷眯,“这……”

第8章 遇到了个强劲的对手

秋草坡上,季凌苏骑着幽黑的汗血宝马远眺着热闹非凡,堪比过大年的军营,唇角冷冷一勾。

蓝影凑上低笑,“主子,这十八寨的寨主跟寨主婆都进去了,想必这平西王爷今晚会过的十分难忘!”

主子太狠了,他们看到那一群群捂着耳朵,敢怒不敢言,大半夜也不敢睡觉的士兵,差点快笑岔气了。

“他自找的!”季凌苏眸光半眯,如女王般倨傲。

这辈子从小到大,还从没人这么玩过她。

管他是不是故意的,她季凌苏从来都只有一条做人的准则。

惹她,没关系。敢拿她女人的身份开玩笑的,呵,那就让他尝尝什么叫欲哭不准,欲死不能!

“不过,主子,你怎么就这么酌定他们不会动十八寨的人?”白风探头,满眼不解。

毕竟主子已经抢了一次军机图,这次还如此挑衅,正常高高在上的皇族不都会大杀四方,以儆效尤吗,怎么还能好吃好喝伺候着?

季凌苏冷笑,“你们觉得他们是来剿匪的吗?”

“难道不是?”蓝影等人诧异。

她回想着那份标记红圈的地图,不屑一嗤,“自然不是!这狗皇帝打算借助我抢劫之事,屯兵边关,再根据我的反抗,不断增派军队过来,等到时机差不多了,将我一杀,风霆雷动,直捣后唐国国都!”

“后唐!”蓝影等人一愣,恍然大悟之余满是惊愕。

原来这皇帝想的是这一出?的确,此处是三国交界地带,任何一国贸然发兵,就会引起其余两国的警戒,早作布防跟联盟,会很不好打。

所以利用剿匪,是最不容易被怀疑,也最直接的屯兵方式。

算盘打的如此精,简直出人意料。

季凌苏握着缰绳,冷看军营。

很有决断力的一个皇帝,心思果敢,行事雷霆,难怪能在凌云大陆上享誉天下,人人都称为阎君,可若不是派了个战神王爷来,她觉得有些蹊跷,上门试探,只怕还不能确定他们此行的目的。

抬手,看着手心缺了一角的八卦罗盘指针稳稳指向军营方向。

想到自己最后那枚迟迟不见的坤卦,她眉心轻蹙了蹙。

八卦罗盘有灵性,看来,她的寻找方向没错,还得跟这个狗屁王爷打打交道了,脑海闪过那个始终给她一股说不出感觉的男人,心微微顿了顿,……算了,今天到此为止吧。

马缰一甩,“我们走!”

“是!”一行十二人黑衣紧随,很快消失在了热闹的秋季平原。

中军帐内,龙玹掂着手中茶盏轻捋,一脸淡静。

龙璟却诧异的看着高座上的人,久久不能回神,“皇兄……所以她是完全明白我们要做什么?”

可这怎么可能?连后唐国都没有反应过来,那女人就凭那份什么标记都没有,就算是老军师看到也不能分辨出来自哪里的地图,还有一份刚偷走的地图就能判断?

龙玹没说话,暗垂的睫毛遮住眸光,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龙璟深锁眉头。

怎么也没想到,在攻打后唐国之前,居然先遇到了个强劲的对手,还是一个女人!

准确猜到军事动向的同时,不吭不响的摆了他们一道,若他们处理了这帮土匪,二比一的比例,不见得完胜,还会惹怒这女人,一旦这个女人真的上门伏法,他们没了剿匪由头,杀一个女人简单,失去军机那亏的可就是两年的筹谋!

可……听着耳边新高吼出来的“七月那个七,八月那个八,十八岁的赵飞丽回娘家,路上遇到个当家的,把她拖到了包谷地,侮辱她的嘴,扳开她的腿……”

龙璟真要晕了,如此粗俗不堪,就这么忍着?

几员大将羞气的也闷闷将头盔拉低了点,盖住耳沿。

龙玹顿住手,颇是诧异的抬眸朝歌声的方向看了一眼,顿了顿,唇角抿出一丝笑意,“还挺热闹。”

“砰!”几名大员心都要碎了……

“皇兄……”

“皇上!”

小说

偏生痴爱不入心:高天恙把我养成了金丝雀

2021-1-2 18:11:18

小说

重生商女在八零:“老爹,想不想做世界第一倒爷?”

2021-1-2 18:14:3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