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战:席少暗渡陈仓:有你相伴,便是晴天……

精心准备的豪华婚宴上,妹妹挺着肚子来送祝福,,一场蹊跷离奇的车祸,她锒铛入狱,,三年铁窗生涯,她的心已冰冷如铁,,出狱之日,竟是未婚夫与妹妹的大婚之日;,“昔日所欠,必加倍讨还,一日不死,定永不罢休。”,心寒如铁,冷眸如冰,无心无情,只为复仇,,“我们结婚吧,你帮我应付我的家人,我帮你复仇,这是一笔好买卖。”,原本只是一笔单纯的交易,可是……,“你要去哪儿?”,“与你无关。”,“当然有关了,我是你丈夫。”,……,“该狠的时候就不能心慈手软,除非你对他还余情未了。”,“你吃醋了?”,“这是我作为一个丈夫的权
情战:席少暗渡陈仓:有你相伴,便是晴天……

第1章 婚礼上的闯入者

婉转悠扬的音乐声飘扬在耳边,鲜花装饰的奢华婚礼会场是每一个女人梦想中的天堂,奢华高贵的婚纱穿在夏雪晴的身上,将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完美的衬托了出来,清雅俊秀的脸上带着作为新娘特有的喜悦之情,美眸一瞬不瞬的凝视着红毯对面,一身洁白礼服宛如王子般高贵挺拔的江明远,红唇勾出一抹幸福的笑意。

握住夏雪晴纤细的素手,墨眸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惊艳,,但是片刻之后,便恢复了一如既往的淡漠。

淡蓝色的钻石在聚光灯下闪烁着略显冷漠的光辉,美眸一瞬不瞬的注视着江明远将戒指呆在自己的无名指上,内心被满满的幸福填满。

拿起那枚男戒,紧紧的握在手心,片刻之后,拿起那枚戒指向江明远的手指上戴过去。

“慢着,等一下。”

尖锐又不失柔媚的声音霎时打破了这温馨祥和的气氛,顺着声音传过来的方向看过去,夏雪晴的瞳孔逐渐收紧,美眸中闪烁着难以置信。

“心……心语?”

手下的动作僵持在原处,不解其意的看着夏心语越走越近,莫名的,夏雪晴的心底泛起一丝异样,片刻之后,眸光紧紧的落在了夏心语那微微隆起的小腹上。

“明远,我……我怀孕了……已经四个月了……”

江明远的脸色一变,墨眸凝视了夏心语有些憔悴的俏脸片刻之后,落在了夏心语隆起的小腹上,夏心语的声音很低,但是却足以让周围的人都听清。

听着夏心语的话,看着江明远的反应,夏雪晴的脸色越发的苍白,心亦越来越沉。

“四个月啊,我记得夏雪晴和江明远的婚约时三个月前才定下来的吧……”

“这么说,夏雪晴就是第三者了……”

“应该就是这样吧,真没想到,堂堂业宏集团的千金竟然会做小三,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我还听说啊,他们两个原本是好朋友呢,居然抢好朋友的男朋友,真是有够不要脸的……”

各式各样的议论接踵而至,宛如一把把利刃刺进夏雪晴的心脏,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好痛,心,像是撕裂般的痛……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却无法抑制心中的疼痛。

察觉到了夏雪晴的异样,夏心语微微低头,唇边闪过一抹无人察觉的冷笑。

“雪晴,对不起,我知道我不应该这样做,但是……我和明远是真心相爱的,请你……请你成全我们……”

夏心语的身影在颤抖,眼中闪烁着晶莹,眉目楚楚可怜的看着夏雪晴,看到她这副样子,周围的议论声越发强烈,前一秒还是同情的目光,在转到夏雪晴的身上之后,便是锐利如刀的不屑和指责。

秀拳紧握,夏雪晴觉得眼前的景象越发的模糊,强忍下眼中呼之欲出的晶莹,接连吸了几口气,才勉强的没有让自己倒下去,转身,拖着有千万斤沉重的脚步向会场外面走去,每走一步,心就越痛一分,直到耳边再也听不到任何的议论声,夏雪晴才停下脚步。

第2章 蹊跷的车祸

仰起头,温和耀眼的阳光照在身上,夏雪晴却只觉得异常寒冷,踩着高跟鞋,摇摇晃晃的走近自己的车子,扶着车子勉强站稳,调节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才全身冰冷的发动车子,准备离开,事已至此,再留在这里,也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车子一启动,夏雪晴便一脚油门直接踩到底,车子在静谧的空气中冲了出去,从会场中匆匆跟出来的宾客,只觉得眼前一阵急风划过,甚至来不及看清楚车子的颜色,车子就已经在面前消失。

“雪晴,等一下。”

极力压制着内心痛苦的夏雪晴看到突然冲到自己车子面前的夏心语,霎时脸色一变,原本就苍白的清秀小脸此刻更加苍白。

轮胎被强力停下,刺耳的刹车声似乎可以穿破人的耳膜,当车子终于停下来,夏雪晴霎时被眼前的一幕惊呆。

洁白的裙子上,斑斑点点很不和谐,修长的腿间,刺眼的鲜红让人不寒而栗。

“心语……”

不等众人反应,一道挺拔的身影已经急切的冲到了夏心语的身边,看着她腿间的鲜红,墨眸闪过嗜血的寒冷。

“夏雪晴,你好狠毒。”

看到刚刚下车,急忙走过来的夏雪晴,江明远冲口而出的就是这不留余地的斥责,身体僵在原地,美眸中闪烁的情绪复杂难测,他说什么?恶毒?

周围的一切都已经变得缥缈不实,耳边清晰的回荡着江明远的最后一句话,“夏雪晴,你好狠毒……”

待到夏雪晴恍恍惚惚的回过神时,夏心语已经被江明远送去了医院,周围的宾客有些已经离开,有些依旧留在这里看热闹,越发刺耳的议论声足以将夏雪晴吞没,好似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般,夏雪晴机械的驱车离去,到达医院的时候,夏心语已经被送进了急救室,手术室门口,夏继天,邵雅琴,还有夏心语的母亲林梦兰都已经来了。

“夏雪晴,你来干什么,你这个贱人,你想害死心语是不是?”

看到夏雪晴,林梦兰的情绪便难以控制,想到夏心语被送进手术室时的样子,她就无法原谅夏雪晴。

“梦兰,你冷静一点儿,心语她不会有事儿的。”

夏继天轻柔的将林梦兰抱在怀中,小心的安慰着她。

“冷静,你叫我怎么冷静,心语的样子你也看到了,她也是你的女儿,你就一点儿都不心疼吗?”

林梦兰怒火中烧的推开夏继天,美目中闪烁着仇恨,林梦兰虽然已经年过四十,但保养的不错,皮肤细腻,身材也玲珑有致,但是此刻因为愤怒,原本端庄的面容看上去有些狰狞。

“女儿?”

夏雪晴诧异的喃喃自语,求证的看着夏继天,迎上夏雪晴质疑的眼神,片刻之后,便不再理会,只顾着安慰林梦兰。

看到夏继天的这种反应,无需再问,夏雪晴已经了解了,早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就已经听到了一些传言,说夏心语其实是夏继天和林梦兰的私生女,但是那个时候,夏雪晴却从未理会过,现在看来,那些传言都是真的了。

夏雪晴干笑两声,这世界上的事,还真是讽刺啊。

第3章 入狱,去世

躁动因为手术室的大门突然打开而停下,不约而同的看向被推出手术室的夏心语,苍白如雪的小脸被氧气罩遮住了大半。

“医生,心语她怎么样?”

看到夏心语,江明远第一时间冲到了她的面前,焦急的询问着她的病情。

“暂时已经没有危险了,不过因为撞击的力道太大,孩子已经流产了。”

听到这个结果,江明远的剑眉在一瞬间锁紧,怜惜的看了夏心语一眼,下一秒,满含仇视的眼神死死的盯着夏雪晴。

“这下你满意了,夏雪晴,没有想到,你如此恶毒。”

一字一句,如钢针利刃在夏雪晴的心上划伤永难愈合的伤口,恶毒?秀拳紧握,指甲嵌进手掌,鲜血顺着指甲留出来,夏雪晴却已麻木到根本就再也感觉不到疼痛。

自己恶毒,这是今天江明远第二次这样说自己,想到他刚才看夏心语的眼神,是那般的柔和,那样的眼神,自己一次也不曾见过,哪怕是伪装,也不曾有过。

杂乱的脚步声打乱了紧张的气氛,片刻之后,几名警察径直停在了了夏雪晴的面前。

“夏雪晴,你涉嫌故意驾车撞人,我们现在奉命逮捕你。”

冷漠焦躁的声音刚一落下,冰冷的手铐就已不容分说的拷在夏雪晴的手腕上,毫不怜惜的将夏雪晴向外面拖去。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

“啪……”

一个强而有力的巴掌果断的落在夏雪晴的脸上,霎时,夏雪晴只觉得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嘴角一抹鲜红衬着苍白的皮肤显得格外的刺眼。

“雪晴……”

一直以来都沉默不语的邵雅琴,看到这般景象,再也无法保持平静。

“妈,不要担心,我不会有事的,吗,别担心。”

看到邵雅琴紧紧的压着胸口,脸色苍白的跌倒在地上,夏雪晴的理智在瞬间被燃烧殆尽,不顾一切的想要冲过去,却被身边的警察死死的扣住,动弹不得。

“妈,妈……”

邵雅琴的心脏一直都不好,今天又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接连的打击她一定承受不住,此时此刻,如果自己就这样被警察带走,她怎么能承受得了。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妈……”

,不顾夏雪晴的挣扎,强制的将夏雪晴从医院里面拖了出来,在被强行塞进警车的那一刹,忍了太久的泪水在这一刻倾泻而出,眼见医院逐渐消失在面前,夏雪晴觉得自己似乎快要窒息。

被带走之后的第三天,法院的审判就已经确定了下来,一切就像事先计划好的一样,根本不给夏雪晴片刻反应的机会,一切就已经结束了。

夏雪晴入狱的半个月之后,N大医院的某间病房,医生遗憾的宣布邵雅琴因为心脏病发而去世,目睹邵雅琴的遗体从病房中被退走,林梦兰的唇边勾出一抹不易察觉的胜利冷笑,终于,一切都结束了。

邵雅琴病逝,夏雪晴入狱,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可以对自己构成威胁了,再也没有了。

第4章 冰冷的墓碑

三年后,A市某监狱。

沉重的铁门缓慢的在面前打开,耀眼的阳光顺着门缝照射进来,逐渐将夏雪晴吞没,眼睛一桶,下意识的伸手遮住照过来的光芒,许久,才试探的将纤细的素手放下,苍白如雪的俏脸看上去有些憔悴,更多的却是让人不敢直视的冰冷。

结果监狱官手中的简易背包,一路沉默,走过长长的阶梯,越过一块块黑色的墓碑,片刻之后,在邵雅琴的墓前停下,将手中的一束白色山茶花放在她的墓碑前,冷眸一瞬不瞬的凝视着墓碑上的黑白照片,心底深处,积压太久的仇恨蠢蠢欲动。

“妈,对不起,到现在才来看你。”

悲伤的语调如腊月暴雪中的寒风般刺骨,飘荡在泛着寒意的冷风中,眨眼便消散的无影无踪。

冷风伴着细雨相伴而来,冰冷的雨点打在脸上,有些生疼,眸光依旧留在面前的墓碑之上,苍白的俏脸没有半点儿情绪的浮动,好似什么都不曾感受到一般。

冰凉的指尖划过同样冰冷的照片,冰冷的心弦泛起一丝酸涩,微扬起头,任由雨水肆意冲刷。

离开的墓园的时候已经临近中午,雨还未停,空气中弥漫着暮春的寒冷,夏雪晴身体微颤,娇弱的身影在风雨中显得异常单薄。

同一时刻,圣天酒店的婚宴会场,却是一片温馨浪漫,美目满含期待的注视着江明远手中的婚戒,在婚戒戴在自己手上的那一刻,夏心语的眸底泛起一缕湿润。

“明远,谢谢你。”

看着夏心语洋溢着幸福的小脸,江明远宠溺的笑了笑,伸手轻刮了一下夏心语因为羞涩而微微泛起红晕的脸颊,此时的她看上去更加娇媚诱人。

会场响起一片掌声,各色各样的祝福纷至沓来,夏心语微笑着表示感谢,甚是大方得体。

啪啪啪……

“郎才女貌,天作之合,确实让人羡慕。”

沉重的掌声夹杂着阴冷的气息,熟悉的声音让夏心语心底一颤,霎时,只觉得背后袭来一阵寒风,质疑的看向会场门口,那熟悉的身影如一道魔咒,片刻便封印了所有温馨的气氛。

一脸阴冷的在夏心语和江明远的面前收住脚步,冷眸扫了两人一眼,苍白的双唇勾起一抹冷笑,让人不寒而栗。

“姐……姐……姐姐……你……”

夏心语想要说什么,却发不出声音,声音在颤抖,娇俏的小脸泛起一阵苍白,咬了咬唇,不安的看了身边的江明远一眼。

一脸警惕的看了夏雪晴一眼,将夏心语护在自己的怀中,冰冷的声音让夏雪晴觉得有些厌恶。

“雪晴,你怎么来了?”

“当然是来祝福你们啊,不然,你以为我是来干什么的?”

语气平缓却让江明远心头泛起一阵不安,剑眉紧蹙,还想说些什么,但是还不曾开口,就被夏雪晴打断了。

“夏雪晴,你来干什么,你这个贱人,三年前害的心语流产,现在还想害她吗?”

“妈,你不要这样,姐姐是来祝福我的,我很高兴。”

紧紧的拉住林梦兰,避免她和夏雪晴发生更为严重的冲突,双手环胸,冷冷的看着夏心语,唇边一抹冷笑让人捉摸不透。

第5章 燃烧的恨意

又一阵低沉的掌声响起,一道道目光先后的集中在夏雪晴的身上。

“三年不见,你的演技更进一步了,你很有潜力。”

一阵阴森的冷笑声让在场的人无一不觉得恐怖。

“对了,我想起来,她不就是三年前开车撞人被捕的夏雪晴吗,怪不得觉得她眼熟……”

“没错没错,我记得是因为她抢了好朋友的男朋友,结果后来又被甩了,恼羞成怒就直接开车撞人……”

如此情景,是多么的熟悉,议论声越来越大,也越来越难听,双唇勾起,脸上的神情平静无澜,冷眸一扫,霎时所有的议论声戛然而止,那个眼神,太恐怖了。

“夏雪晴,你现在马上给我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林梦兰毫不客气的下着逐客令,今天是夏心语和江明远结婚的重要日子,绝对不允许夏雪晴搞破坏。

“话说完我自己会走,你以为我想看见你们吗,别开玩笑了。”

夏雪晴不屑的扫了林梦兰一眼,轻蔑之意毫不掩饰。

“雪晴,你有什么话就等婚礼结束之后再说。”

方曼青稳健的步伐流露着压迫的气息,在夏雪晴的面前收住步子,苍老的脸上带着不怒自威的威严。

“奶奶,你不要这样说嘛,姐姐来这里是为了祝福我和明远,不会有恶意的。”

看到夏心语笑容璀璨的小脸,方曼青眼中的防备才微微有所缓和,看着他们,夏雪晴只当是看了一场小丑自编自演的闹剧。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夏雪晴不耐烦的转过身去,即使是一眼,也不想多看他们。

“不必着急,我只说最后一句话,你们最好都记清楚了,你们昔日所欠我的,我必加倍讨还,我夏雪晴一日不死,定与你们永不罢休。”

留下一记恨意燃烧的眼神,不顾在场之人的讶异,大步走出了会场。知道夏雪晴的身影消失许久,他们才缓慢的回过神来,剩下的便是无尽的指责。

贵宾席上,一脸淡漠的扫了一眼满脸愤怒的众人之后,眸光便紧紧的追随着夏雪晴娇弱的身影直至消失。

薄唇勾出一抹难以猜透的浅笑,墨眸闪过一缕沉思,片刻之后,沉默的离开了会场。

外面的雨下得更大了,夏雪晴毫不顾忌的走进雨中,任由全身被大雨淋个透彻,眼前闪过一阵模糊,夏雪晴无奈的停下脚步,轻轻的捶了捶头,想要让自己保持清醒,然而却无济于事。

艰难的又走了几步,夏雪晴只觉得全身无力,冰凉的素手搭在额头上,滚烫的感觉让夏雪晴一惊,自己发烧了吗?

深吸一口气,夏雪晴觉得有必要去买一些退烧药,自己是绝对不能在这里倒下的,可是才刚一起步,夏雪晴只觉得眼前一片黑暗,便不受控制的一头倒在了雨水之中。

挺拔的身躯在昏迷的夏雪晴身边停下,俊朗的脸上毫无表情,墨眸复杂的凝视着夏雪晴许久,弯下腰将夏雪晴从雨水之中抱起,转身上了停在身边的宾利慕尚。

第6章 我们结婚吧(一)

好久都没有这么安心的睡一觉了,这种安心由内而外,等到夏雪晴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

抓了一把有些凌乱的齐肩长发,不是的感觉已经消失,夏雪晴低头打量了一下四周,空荡的卧室满满的都是陌生的气息,夏雪晴秀眉微蹙,心中一片诧异,在这样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为什么自己竟然没有半点儿不安?

小心的从床下来,看到身上被换过的衣服,眸底闪过无尽冷漠,轻轻的走到落地窗前面,掀起纱帘看了一眼外面,乌云早已散去,外面一片静谧。

“夏小姐,您醒了。”

飞速的转过身来,苍白的脸上满是警惕,冷眸如冰,让付姐心下一惊,心中暗暗猜测,这姑娘怎么这么冰冷?

“夏小姐,您的烧已经退了,如果还有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

夏雪晴沉默不语,冷眸中的警惕却丝毫不减,似是猜测到了夏雪晴心中的疑惑,付姐也没再多说什么,留下一句话后便退了出去。

“夏小姐,您的身体太虚弱,需要好好的休息,少爷很快就会回来。”

卧室重回平静,微微垂下眼睑,夏雪晴猜想着这个少爷是谁。

静谧的空气中,只有时钟的嘀嗒嘀嗒声陪伴着夏雪晴,本来是想出去看看的,但是还不曾走出卧室,夏雪晴就已觉得疲惫不堪。

夕阳渐落,想必那位神秘的少爷也该现身了,门来传来一阵沉稳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夏雪晴站在落地窗前,背对着卧室房门,似乎并不关心来人是谁。

“你现在应该在床上休息。”

深沉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夏雪晴好奇的转过身来,冷眸一瞬不瞬的注视着门口的男人,俊朗的脸上带着自然的冷漠,如墨的双眸闪着深邃,似乎用眼无法看透,深蓝色的衬衫为他平添了一份神秘,挺拔的身躯径直走到夏雪晴的面前,不等夏雪晴有所反应,已经探手附上她的额头。

“烧已经退了,应该没有什么大碍了。”

淡漠的语气听不出半点儿波澜,夏雪晴不轻不重的推开他附在自己额头上的手,冷冷的问了一句。

“你是谁?”

“你这是什么态度,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

“我有求你救我吗?”

剑眉一挑,薄唇勾出一抹浅笑,眉宇间,一丝邪魅之气让夏雪晴下意识的想要远离他。

“我席若辰可不是什么人都救的。”

“这么说我还应该为自己的幸运而窃喜了。”

“难道不应该如此吗。”

夏雪晴冷笑不语,冷眸静如止水。

“不想问问原因吗。”

席若辰眸光复杂的凝视着夏雪晴,她的反应让他很意外。

“无所谓。”

善意也好,恶意也罢,与自己而言,都没有任何的区别。

席若辰浅然一笑,墨眸更显深沉。

“我们结婚吧,你帮我应付我的家人,我帮你复仇,怎么样,这是一笔不错的交易。”

夏雪晴的冷眸闪过一瞬质疑,但转瞬消散。

“我凭什么相信你?”

第7章 我们结婚吧(二)

“因为你需要一个婚姻,我也一样。”

冷眸一沉,垂下眼睑,似乎是在思考,但事实上,夏雪晴缺什么都没想,只是单纯的不想直视席若辰那深邃的墨眸而已,那双眼睛太过深沉神秘,似乎只要看上一眼,就会被吞噬。

“我要考虑一下。”

“没问题。”

唇边勾出一抹诡异莫测的笑容,一副阴谋得逞的神情,夏雪晴却冷冷的不去在意,反正自己也没有什么好被利用的。

彻夜无眠,静静的看着曙光破晓,仿佛周围的一切都是虚无的,直至敲门声响起,夏雪晴才缓缓的回过神来。

“进来。”

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再睁开时,冷眸中所有的情绪都已被隐去。

“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简单的一句话,还不等夏雪晴多说什么,席若辰已经转身下楼去了,夏雪晴秀眉微蹙,片刻之后,也跟着下楼来了。

餐桌上已经准备好了早餐,沉默的坐在席若辰的对面,拿起汤匙搅拌着面前的的小米瘦肉粥,却半点儿胃口都没有。

抬头看看席若辰,却发现他根本就把自己当成了空气,只自顾的吃着早餐。

“不合胃口吗?”

“啊……没有。”

勉强的吃了几口粥,夏雪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事情考虑的怎么样了?”

席若辰吃完早餐,拿起湿手巾擦了擦手,淡漠的注视着夏雪晴。

“哦……”

夏雪晴不清不楚的应了一句,席若辰无所谓的笑了笑,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早餐结束之后,席若辰就匆匆忙的出了门,偌大的别墅只剩下夏雪晴一个人,一阵睡意袭来,夏雪晴直接躺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恍惚之间,夏雪晴被一阵噩梦包围,悔婚,入狱,母亲去世……反复交错,接连不断。

额头渗出冷汗,秀拳紧握,呼吸越来越急促,夏雪晴全力想要摆脱这些噩梦,却始终都无法醒过来。

“醒醒,雪晴,快醒醒……”

“啊……”

尖叫着醒过来,身上的衣服都已被冷汗浸透,原本就苍白的脸色此刻更是异常冰凉。

“做噩梦了吗?”

冷眸中依旧是惊魂未定,凝视了席若辰许久,缓缓的平静着自己的情绪。

一杯温水递到夏雪晴的唇边,迟疑了片刻,纤瘦的素手接过杯子,一连喝了几口,身体逐渐恢复了一些温度。

“好些了吗?”

对于席若辰的问题,夏雪晴一个都没有回答,只是冷冷的说了一句席若辰期待已久的话。

“我们结婚吧。”

诧异了片刻,席若辰露出一个难解的笑容。

“喂,你这是干什么?”

看到席若辰突然起身拿起外套,夏雪晴秀眉一紧,他这是要反悔吗?

“快走吧,星期六民政局登记的人很多的。”

还不等夏雪晴反应,席若辰已经将外套递到她面前,迟疑了片刻,夏雪晴垂下眼睑,沉默的接了过来。

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从民政局里面出来,席若辰说的没错,星期六民政局登记的人确实很多。

翻开手中的小红本,夏雪晴的冷眸闪过一丝深邃,结婚证,嘴角扯出一抹冷笑,曾经,婚姻是自己对幸福的寄托,可是现在,婚姻于自己而言,只是一场交易。

第8章 西山邵家

银白色奥迪跑车在寂静的路上穿梭,夏雪晴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撑在全开的车窗上,这辆车是今天和席若辰借来的,从出狱到现在,自己还什么都没有准备。

车子在青竹居前面停下,将车子停在门口的泊车位上,打开车门径直走进青竹居。

“晴小姐,您……”

看到夏雪晴,林妈惊讶的颤抖着双唇却说不出话来。

“林妈,好久不见了,外公在吗?”

夏雪晴倒是一脸的平静,似乎她昨天刚刚来过这里一样。

“在,在,老爷现在在书房。”

夏雪晴对林妈微微一笑,径直向里面走去,看着夏雪晴的背影,林妈会心一笑,夏雪晴是她看着长大的,对于这个看上去冷漠,但是内心却如水清澈善良的姑娘,林妈从心眼里喜欢她。

脚步沉稳却不是轻盈,急促的跑上二楼的书房,悄悄的靠近门口,看到邵北正负手站在窗前,夏雪晴眸底一沉,邵北看上去苍老了许多,母亲去世,自己入狱,对于邵北而言,是不留余地的打击。

“外公。”

夏雪晴轻轻的叫了邵北一声,脚步缓慢的走到邵北的身边。

“晴儿?”

看到夏雪晴,邵北原本悲伤的神情一扫而光,锐利的鹰眸闪过一丝怜爱。

“对不起外公……”

夏雪晴还想在说些什么,却发现不管说什么都太过苍白无力。

“别这么说,你回来就好,这几年,你一定受了不少苦吧。”

夏雪晴摇摇头,扶着邵北在旁边的安乐椅上坐下,倒了一杯水递给邵北,自己则是蹲在邵北的身边,就像小时候那样。

邵北抚了抚夏雪晴的头顶,心疼她的憔悴和苍白。

“晴儿,你看上去很憔悴,身体还好吗?”

“我没事,外公,倒是您,这几年……你还好吗?”

“人老了,最近总是觉得很累,不过现在你回来了,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外公,您这是什么意思?”

邵北浅笑,起身到书桌前面拿起一份文件交给夏雪晴,迟疑了一下接过来,翻看了一下文件的内容,夏雪晴震惊不已。

“外公,这……”

“其实我早就想这么做的,只是……”

邵北打断了夏雪晴未说出口的话,态度很是坚决,其实早在三年前,邵北就已经有了将恒昌交给夏雪晴的计划,只是发生了那件事,让他不得不从新计划。

捏着文件的手指收紧,夏雪晴本来是想要拒绝的,但是看到邵北枯瘦的身躯和期待的眼神,夏雪晴坚定的点点头,收起那份文件。

“夏总监,下午例会需要的资料已经准备好了。”

“放在那儿吧。”

夏雪晴指了指桌子上空白的位置,冷眸却一刻都没有离开手中的文件,助理点点头,将文件放下后悄悄的退了出去。

处理好一份文件,夏雪晴呷了一口咖啡,深吸了一口气,拿起了另一份文件,今天,自己已经来恒昌整整一个月了,每天除了工作还是工作,这样的生活虽然很累但是却别有一番滋味。

处理完最后一份文件的时候,早就已经过了下班的时间,夏雪晴揉了揉疲惫的眉心。

拿起手机,恰在此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喂。”

“下班了吗?”

席若辰,夏雪晴深吸了一口气,自己都把他给忘了,登记的那天下午,席若辰就出差了,之后自己就来到了恒昌,和他之间也没什么联系,要不是这个电话,夏雪晴都已经忘记自己现在是个已婚人士了。

小说

不可思议恋上君:他将她当做是不明组织派来的卧底。

2021-1-2 18:08:23

小说

偏生痴爱不入心:高天恙把我养成了金丝雀

2021-1-2 18:11:1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