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女倾绝天下:一日为师,终身为夫!

某师父:逆徒,我是你师父!慕九歌:一日为师,终身为夫!
凤女倾绝天下:一日为师,终身为夫!

第1章 错爱一生

“慕九歌,被活活烧死的滋味怎么样?”

漆黑的大鼎里,慕九歌浑身被烧的劈啪作响,身体和修为都在随着火焰消融。

她紧握着手,强忍着痛苦。

“呵,还真是倔。”

慕潇潇撇撇嘴,恶意的道,“跟你那死去的娘一个样!临死前她都还在叫你的名字,听得我手一软,不小心又给她续了口命,然后将她活活烧死。”

慕九歌浑身一震,不敢置信:“她把你当亲生女儿,养育了十八年!你怎么可以?!”

“那又如何,她不让我做嫡女,她就该死!慕家的一切,都该是属于我的!可你一回来,我就成了冒牌货,凭什么我要将一切都让给你?!

你是真的嫡女又如何?你死了,就没人能和我抢,就都是我的了!”

慕潇潇神色冷漠狰狞,“对了,你也别指望欧阳楚会来救你了,他正忙着准备我和他的婚礼,要用最盛大的阵仗将我迎娶进太子府。”

“不,不可能,你胡说!欧阳哥哥要娶的人是我,他会来救我的,他会为我报仇,亲手杀了你!” 

“都到这步了,你还以为欧阳楚爱你?”

慕潇潇加大灵力输入,鼎中的火顿时燃的更猛。

“拿你炼丹,就是要给欧阳楚服用的。他接近你,承诺娶你,也是因为你体质特殊,是炼丹的绝佳药品。现在时机成熟,他可是厌恶的都不想多看你一眼。”

身体被烧的发黑,血流成雾,弥漫在整个狂热的药鼎里。

慕九歌双目赤红,瞪的眼眶几乎撕裂。

“你们,你们合伙骗我……”

“不止如此。”

慕潇潇十分享受慕九歌崩溃的模样,“你也别指望你师父会来救你,因为他,已经死了。”

“不,不可能,我师父他不可能死!”

“是啊,无人能敌的天师大人,怎么会轻易死呢?可惜他有一个不争气的徒弟。你以为你的天蛛毒性是怎么驱散的?那是你师父耗尽修为救的你。哦,你的天蛛毒,还是我给你下的呢。”

慕九歌脑子嗡嗡作响,“怎么会,师父……怎么会死……”

他可是战神啊,是活了无数年谪仙啊,怎么会为了她这个叛逆的徒弟死去。

“对了,瞧你这么可怜,就再告诉你一件事情。”

慕潇潇笑的格外恶意,“你一直以为当初在九尺冰山上,冒死救你的是欧阳楚吧?不然怎么会爱上他?啧啧,英雄救美,以身相许,多美好啊!可惜……

可惜,真正救你的人,不是欧阳楚,而是你师父!

而是你师父……

是你师父……

慕九歌愕然的瞪大眼睛,猛地一口血涌上心口,吐了出来。

她浑身颤抖不止,没想到,她的一生,都被如此欺骗利用,甚至是害死了养她育她的师父。

她恨,她恨。

恨自己的愚蠢,恨慕潇潇和欧阳楚的歹毒。

“慕潇潇,你不得好死!若是有来生,我一定要将你扒皮剔骨,让你灰飞烟灭!”

慕九歌竭斯底里的嘶吼,生生泣血,仿若刻入灵魂的诅咒。

慕潇潇被她的眼神看的有些神慌,气怒骂道:

“可惜,你没有来生了!慕九歌,去死吧。”

话说,她扬手一挥,一道灼热的灵力就刺向慕九歌,刹那之间便贯穿了她的肚腹。

慕九歌的气息随之散尽,但她的眼睛,仍旧通红的盯着慕潇潇。

恨意入骨……

“脱!把她给我脱光了,绑好了!王员外最喜欢玩特殊虐待了,就让她被一次玩死。”

慕九歌只觉耳边闹哄哄的,头痛欲裂,睁开眼睛,就看见两个妇人正拽着她,粗鲁的将她的衣服一件件的往下扒。

第2章 重生归来

不远处,站着一名红衣女子,她面容娇美,一双丹凤眼里含着笑,可眸底却盛满了恶毒和得意……

这熟悉的场面,让慕九歌猛地一震。

这不是十年前么?

那时她被寄养在旁支叔父慕荣家,表姐慕秋霜为了得到灵药,便将她卖给了好.色的王员外。那王员外还是个虐待狂,用了各种刑具折磨她,把她弄的浑身伤残,差点死掉。

事后,他们更是互相勾结,说她勾.引王员外,自愿嫁给王员外为妾。

他们收了王员外的高价聘礼,便逼着她嫁过去。

慕九歌才十五岁,便声名具毁,大婚之前,她拼死逃了出去,但身上也因此留下来很多无法痊愈的丑陋疤痕,甚至是重伤了修炼根骨。

以至于她后来即使吃了师父无数的天才地宝,都始终修炼寸进,突破困难。才会自卑懦弱,被慕潇潇和欧阳楚利用,悲惨走向死亡。

没想到,她竟然重生了,重生回了十年前,一切噩梦还没开始的时候!

慕秋霜,害她失去了清白之身,断送了修炼之路,直接毁了她的一生,真是该死!

慕九歌猛地握紧手指,胸腔里恨意滔天。

既然上天给了她重来的机会,这一次,她定要改写人生,让慕秋霜血债血偿!

见慕九歌身上几乎快没了衣服,慕秋霜十分满意,恶劣的讥讽。

“慕九歌,你生来丑陋,毫无容色,又是修炼废柴,人人厌恶嫌弃,这辈子都不可能有男人会看上你。

这是表姐给你破.处的机会,待会记得好好享受。”

慕九歌抬眼,冰冷的视线犹如冰刺般射向慕秋霜,气场强大的让人刹那恐惧。

慕秋霜陡然一僵,竟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些。

她无比意外的看着慕九歌。

这软弱无能的小丫头,怎么眼神会突然如此犀利。

不过,再怎么犀利,还不是她慕家的养女?

一个任由她打骂的小废种杂种,凭什么敢这么看她?

想到此,慕秋霜又有了底气,恶狠狠地骂道:

“还敢瞪我?看来你是迫不及待了,我这就将王员外叫来,弄死你!”

慕秋霜转身,还没走几步,便听见背后响起凄厉的惨叫声。

是她手下妇人的声音。

只见一个妇人正倒在地上,手捂着肚子,嘴角染血,痛的哇哇直叫。

她是被慕九歌一脚踹成重伤的。

另一个妇人见此,大怒的扬着巴掌朝着慕九歌挥来,“我打死你个小贱人。”

慕九歌从床上站起来,利落的一脚踹在妇人的下颚上,伴着“咔擦”一声,这妇人便满口鲜血的倒在了地上。

她捂着嘴,惊恐的往慕秋霜脚边爬。

“三小姐,她、她有灵力。”

慕秋霜脸色陡变,上上下下打量了慕九歌好几眼,感受不到慕九歌身上有一丝一毫的灵力波动后,这才张口骂道,“放屁,她就是个废物,哪儿有什么灵力!”

“可她,她把我们打成重伤……”

“不过是蛮力大了点罢。敢在我面前动手,看我怎么收拾这个小废物。”

慕秋霜一步踏前,周身灵力骤然释放。

她是慕家这代中的翘楚,仅仅十六岁便是三星灵武者,整个慕家也没几个年轻人能打的过她。

收拾灵力全无的慕九歌,绰绰有余。

妇人见此,满腔的畅快狰狞,三小姐出手,慕九歌必死无疑。

敢动手打她们,就要付出更加惨烈的代价!

慕秋霜运转灵力,手握成拳,气势如虹的朝着慕九歌攻击去。

第3章 碾压

慕九歌气息薄冷如霜。

即使她现在灵气全无,但三星灵武者,她还不放在眼里。

“你既喜欢废物这个词,我就把它赐给你。”

慕九歌拿起床边挑床帐的杆子,猛地一下就刺穿了慕秋霜的丹海穴。

瞬间,她的灵力就从里面四散而出。

慕秋霜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肚子,那是修炼人的灵力之源啊,丹海穴被破坏了,便会成为一辈子的废人,再也无法修炼。

慕九歌怎么敢,怎么敢废了她的修为?

“慕九歌,我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慕秋霜狰狞的红了眼,咬牙切齿的从怀里拿出一个暗红色的瓶子,“这是我特地找人炼制的情毒,碰了它,纵然你是大罗神仙,你也得变成人间荡妇。

我要亲眼看着你,凄惨去死!”

话音落下,慕秋霜打开瓶盖,猛地将瓶子里的液体朝着慕九歌泼去。

这毒只要沾到,便会疯魔。

慕秋霜距离慕九歌很近,液体泼出去,眨眼就到了慕九歌的面前,她速度再快,也来不及躲。

然,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慕九歌的精神力席卷而出,无形的力量,控制着半空中的液体,生生的转了弯。

“哗”的一声,尽数泼在了慕秋霜的脸上。

慕秋霜脸色煞白,仿若见了鬼,“你你你,你怎么可能……操纵精神,精神力……”

那可是只有站在巅峰的顶级炼药师才有的能力啊!

整个南疆帝国,都找不出三个人来。

慕九歌,废柴慕九歌怎么可能有如此逆天能力?

慕秋霜想不明白,眼下她也没时间多想,因为情毒,生效了。

无法抗衡的难受灼热感让她感到恐惧,顾不得面子,急忙朝着慕九歌求救。

“慕九歌,救我,救救我!好妹妹,我错了,求求你救救我。”

“自作孽,不可活。”慕九歌嘴角轻勾,好整以暇的穿好衣服,“你想毁了我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会是什么后果?”

见慕九歌根本不会救自己,慕秋霜恨的破口大骂,“贱人,杂种,我娘不会放过你的……”

求救的时候就是好妹妹,不救她就是小杂种,这种人,前世她还觉得她本性并不是坏透了。

当初真是瞎了眼。

好在这次,她成功自救。

慕秋霜越骂声音越小,眼神也不受控制的变得浑浊,迷乱,开始撕扯自己的衣服。

慕九歌满意的看着她这个模样,因果报应,这一次,她便让慕秋霜好好地尝尝,被人折磨到死的滋味。

两个妇人早已被吓得瑟瑟发抖。

她们顾不得身上疼痛,尖叫着就爬起来要往外跑,“救命,三小姐出事了,救命……”

慕九歌眼底里尽是冷意。

她步伐极快,眨眼时间便到了两人身后,手起而落,两妇人应声倒地。

这俩人上辈子跟着慕秋霜作威作福,暗地里也沾了不少人命,也是该死。

处理完他们,她目光沉沉的看着院子门口的方向。

上一世,王秀英带人来当场抓奸,慕九歌因此名声扫地,才有了那样凄惨的后来,这一世,哼!

慕九歌眼底闪过恨意,既重活一世,她再不会让自己落到如此被动的局面。

她调整内息,撑着身体,将两个妇人拖到柴房里藏着,再独自去了厨房。

点火煮菜。

没一会儿,王员外急不可耐的闯了进来,直奔房间,很快,里面便响起了欢快的声音。

慕九歌听着里面的动静,薄唇轻勾,很快就有好戏看了呢。

果不其然,又过了小半个时辰,院门被人一脚踢开。

一群人议论着,鱼贯而入。

“不知廉耻!慕九歌竟敢做出这等和男人苟合的下作之事来,简直是将我们慕家的脸面都给丢尽了!”

“若不是被夫人察觉到,我们现在都还要蒙在鼓里。”

“如此道德败坏之人,我们慕家断然不能再容她。老爷,夫人,请务必要将慕九歌抓出来,赶出慕家!”

王秀英冷笑,厌恶的道:

“诸位宗亲长老放心,我掌管慕家后院,最不耻便是这种伤风败俗之事。我今日来,便是要亲自清理门楣。”

第4章 打了谁的脸

说话间,他们已经气势汹汹的就走到主卧门口。

王秀英嘴角扬着一抹恶意的笑,慕九歌,这次,死定了。

她伸手便推开了门。

房门大开,地上淫乱不堪的一幕,瞬间映入众人眼帘。

“无耻!”

“丢人,太丢人了!慕九歌,还不快过来跪下!”

慕家的宗亲长老,厌恶的呵斥。

房间里纠缠的人猛地一僵,王员外停下动作,回过身来,就看到门口站着一群人。

而他身下压着的女人,也终于露出了正脸来。

她并不是丑陋无颜的慕九歌,而是面容艳丽的——

“这,这不是慕秋霜吗?怎么会是她?”

“慕九歌呢?”

“天,下作勾.引王员外的人,居然是慕秋霜么……”

王秀英脸色大变,“秋霜?你怎么会在这里!”

慕秋霜视线迷离的看了看门口的人,却没有过多停留,又看向了王员外,急切的朝着他的身上蹭。

“快点,别停呀,受不了,好爽,好爽……”

现场,顿时死一片的寂静。

跟来的宗亲长老们眼珠子都要掉到地上去了。

“混账!”

慕荣怒骂,浑身强者的气息顿时呼啸而出,隔空一掌便朝着王员外和慕秋霜拍去。

还缠在一起的两人,顿时被掀翻倒地,嘴角鲜血直流,瞬间陷入昏迷。

王秀英惊呼,焦急的想过去扶她,“秋霜!秋霜!”

“回来!还嫌不够丢人吗?”

慕荣愤怒的看着她,“让下人把她带走,关进后山,这辈子也别出来见人,我慕荣没有这样的女儿!”

“什么?”

王秀英满脸的不可置信,后山,那可是慕家活埋死人的地方,进去了,便是一辈子都出不来了。

慕秋霜不死也毁了。

王秀英慌张至极,心思如电,想到什么,急忙拦在了欲走的慕荣面前。

“老爷,你平日里最疼爱秋霜了,她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是最清楚的么?她向来品行端正,洁身自好,今日如此,必然是被人所害啊!”

慕荣眉头皱成了川字,“谁能陷害她成这样?”

“这里是慕九歌的院子,秋霜怎么会平白无故来这里?这件事情必和慕九歌脱不了关系!”

王秀英眼神犀利的四下扫射,手指猛地指向一个方位,“厨房有人,她在那里!”

厨房的门半掩着,之前他们只顾着捉奸,并没有注意到那里正在冒烟的动静。

众人又立即赶到了厨房。

慕九歌小小的身子正坐在灶台前,朝着里面递柴火。

她脸颊上沾着黑灰,将脸上那一大块黑斑显得更黑了些,穿着粗布麻衣,看起来比一个小丫头还要寒碜。

见她如此,众人竟一时有些无语,这丫头看起来,似乎过的挺惨了的。

王秀英却一步上前,严厉的质问道:

“慕九歌,你对秋霜做了什么?让她神志不清的被王员外欺负!”

慕九歌这才看向了众人。

她神色寡淡的道:“姨母,我一直在这里烧火煮饭,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狡辩!就发生在你房间里的事情,你能不知道?”

第5章 激将

慕九歌耸了耸肩,“你也知道,我自小灵力全无,无识不敏感,厨房里柴火又烧的噼啪响,我是连你们什么时候来的都不知道。”

有理有据的将王秀英的话全都堵死了。

王秀英气的胸口憋火,向来软弱无能说话都不敢大声的慕九歌,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伶牙俐齿了?

该死的,老爷和宗亲长老们的脸色已经尽显不耐烦了。

王秀英咬了咬牙,对着慕荣说道:

“老爷,秋霜神志不清,又在慕九歌的院子里,这件事情实在是可疑。即使要罚,也要调查清楚再罚,孰是孰非,一个都不能放过。

我建议,将这院子里的人,全都带去刑堂严审。”

慕荣想起慕秋霜平日里的乖巧懂事,再看着丑陋难看的慕九歌,眼中一片冰凉,冷冷的下了命令。

“来人,把慕九歌带去刑堂。”

刑堂。

那是慕家处置犯人的私人监牢,进去了就会脱一层皮。

更会屈打成招。

到时和王员外通奸的人,必然就成了慕九歌。

眨眼的时间,一群家丁涌了进来,就气势汹汹的朝着慕九歌围来。

他们的修为皆在五星灵者之上,现在的慕九歌根本不是其对手。

慕九歌浑身的气息骤然变冷,对付她一个灵力全无的废柴,都出动这么多高手,是诚心要弄死她啊。

她猛地从小板凳上站起身来,她不卑不亢的看着慕荣。

“仅凭臆测推断,便要将我压去刑堂受罚,这未免太过欺人了吧。”

“要调查清楚,必得这么做。”慕荣语气冷硬。

“是么?”慕九歌冷笑,“叔父现在既已是灵宗境的强者,当场抽调王员外的记忆来看看,到底和谁有过接触,不是更快,更能说服人?”

闻言,慕荣颇为诧异。

他刚晋级灵宗,还没宣告出来,甚至是连王秀英都还不知道,慕九歌怎么会知道的?

对着慕九歌那双透亮的眼睛,慕荣竟觉得在她面前无所遁形。

这般感觉,他只在比他强大数倍的灵皇身上感受过……

王秀英却是脸色大变,急忙阻止。

“记忆怎么可以随便抽调?被调取记忆的人,精神会受伤害,修为会受损下降,以后修炼心也难稳。这简直是伤天害理,断不能随意做。

再者,灵宗一生只能调取三次他人记忆,还只能抽调一天前的记忆,和今天发生的事情也没有关系,何必如此浪费老爷的机会。”

见王秀英这般心虚阻止,慕九歌便更加笃定,她与这件事情也脱不了关系。

“若是调取记忆,还一无所获,我自愿进刑堂接受审问。”

慕九歌意味深长的看着慕荣,“想来叔父也不会白白冤枉好人吧?落得是非不分的名声。”

慕荣脸几乎黑成了锅底。

慕九歌这分明是在威胁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若是他执意不肯出手调取记忆,便成了是非不分的人,以后在慕家,还如何服众?

见慕荣神色犹豫,王秀英更是不安。

心慌的道:“老爷,你切不可中了慕九歌的激将法啊,她是故意这般说的。”

第6章 名誉尽损

“我问心无愧,何须激将?倒是姨母,王员外罪大恶极,调取他的记忆,伤他也是理所应当,你这般阻止,莫不是心虚了?”慕九歌冷嗤。

“胡说八道,你坑害了秋霜不够,还要来冤枉我么……”

“够了!”

慕荣不耐烦的呵斥,再这样辩下去,王秀英和他也可能被拉进这摊浑水里去。

倒不如,快刀斩乱麻。

“既你执意要求,我便调取记忆让你心服口服!”

慕荣黑着脸便直接走进了房间。

他手指按在王员外的额头上,运转灵力,一股白色的气流便跟着牵引了出来。

气流悬浮在王员外的头顶,散开成圆形,画面成型。

其内容经过引导,便定在了街道隐蔽巷子的一幕。

王员外和慕秋霜相对而站。

“王员外,你不是喜欢身体有异的女人么?你把灵药给我,我便将慕九歌卖给你。”

“那慕九歌关在你们慕家深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你怎么卖给我?”

“明日慕家宴会,人多忙乱,我便带你去她的院子,让你好好享受。事后,我会通知人来抓奸,慕九歌成了你的人,名声受损,只要我在父亲面前多说两句,便将她许给你做妾。”

“这主意不错,好,明日我便来你家。”

……

记忆幻影音色俱全,清清楚楚的展现了这场肮脏交易。

人们目瞪口呆,神色十分的复杂。

有人忍不住骂道:

“没想到!没想到慕秋霜竟然是这样的人。”

“慕九歌好歹和她一同长大,她居然也能丧心病狂的做出这种事来!往日里她还装作温婉善良,岂知竟是如此的蛇蝎心肠。”

“落到这般境地,真的是咎由自取,自作自受,活该!”

宗亲长老不耻的骂着,这下慕秋霜的里子面子全都没了。

王秀英脸色一白再白,清楚的意识到,她的女儿毁了,全毁了。

她气的浑身发抖,这该怎么办?怎么办?

她咬牙切齿的看着慕九歌,突然想到什么,立即厉声质问道:

“既王员外是来找慕九歌的,为什么被欺负的人不是慕九歌,而是秋霜?老爷,这件事情还有疑点,我们霜儿是无辜……”

“闭嘴!”

慕荣见她还替慕秋霜说话,只觉脸上火辣辣的,连带着感觉旁边宗老们看他的眼神都带着鄙夷。

这次因为慕秋霜,在宗老们面前,他的面子里子,都丢尽了。

别看他们嘴里只说秋霜,这心里指不定在怎么讽刺他呢?

就这样了,王秀英现在还想继续查,把事情闹大,他不要脸吗?非要弄得满城皆知他养了怎样一个好嫡女吗?

怎么不为他想想?

不由得,慕荣就把王秀英恨上了,“好好地女儿被你教成这样,你也难辞其咎!”

“从今日起,慕秋霜剥夺姓氏,赶出家门,与慕家再无关系。你教女不良,闭门反省。”

“另外,等她醒来,明日我再调她的记忆,看看到底是谁在背后作乱,想搞我慕家!”

不容置疑的下了决定,慕荣黑着脸,转身就走。

这件事情,让他丢够了脸面。

宗亲长老们也随着离开,他们无不在摇头叹息,边走边议论今日这荒唐的事情。

甚至是有些人,还时不时回头,满眼探究和鄙夷的看王秀英。

教养出这样的女儿,王秀英怕也不是表面上那般贤淑。

王秀英脸色惨白,身体踉跄,几乎要站不稳。

剥夺姓氏,赶出家门!

完了,全完了……

慕秋霜的这辈子完全毁了,这一切,都是慕九歌害的,全是她害的。

她憎恨的瞪着慕九歌,咬牙切齿的道:

“慕九歌,你对秋霜做了什么,明日,都将大白于天下。我的女儿毁了,你也别想好过。

坑害嫡女,是重罪。你就等着,明日我让你血债血偿,死无葬身之地!”

第7章 遇见师父!

慕九歌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你请便。”

“我看你还能嚣张到几时!”

王秀英怒火冲冲的抱着慕秋霜离开。  

人都走尽,院子里终于清静下来。

慕九歌看着王秀英离开的方向,眉头微微的皱了皱。

明日,再调记忆?

那她废了慕秋霜的事情便会被知晓,到时候她必然会落得个残害嫡女的处置,这可不是慕九歌想承担的。

略一思索,慕九歌便下了决定。

修炼等级共分三大阶,初阶为灵武者,灵王,灵宗。

这里只是南疆帝国一个边缘小城,最高等级的修灵者也不过是初阶灵宗罢了,他们对提取记忆所知不多。

也不会知道,冰蓝草便是调取记忆的克星。只要服用了冰蓝草炼制丹药的人,记忆就会受到保护,短时间之内都无法调取,而直接摄取冰蓝草的人,更会记忆混乱、发疯。

只要她找到冰蓝草,便安全了。

好在上一辈子的时候,慕九歌在毒雾森林里采摘过冰蓝草,知道它生长的地方。

慕九歌略作整顿,关好院门,便从后门悄悄地离开了慕家。

慕九歌现在没有修为,独闯毒雾森林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若是遇到等级高点的灵兽,就只有一命呜呼。

她得快进快出。

慕九歌小小的身子快速的在毒雾森林里穿梭着,很快就找到了位于生长了冰蓝草的碧湖水潭。

她欣喜的便快步走过去。

不料,刚走近些,便看到了毕生难忘的一幕。

只闻“哗啦”一声,一抹修长的人影便破水而出,水花飞溅,顺着他结实的胸膛,滚至八块腹肌,人鱼线,倒三角……

慕九歌猛地捂住发热的鼻子,天呐,这男人的身材居然也能如此勾人犯罪。

不对,不是,重点不是这个,她怎么能随便看别的男人身体呢?

她可是师父的人!

慕九歌急忙转身,背靠着树干躲了起来。

彼时,男人赤足立在了水潭中央的石头上,大手一挥,一件长袍便凭空出现,翻转间便穿上了身。

他冰凉的目光看着岸边,沉缓的声音带着碾碎山川的强大威压。

“何人在那?”

慕九歌面色大变,不好,被发现了。

对方这威压,还是个惹不起的顶级强者。

她想也没想,拔腿就要跑,可她刚跑两步,身体就突然不受控的飞了起来,还是朝着水潭方向飞。

她动弹不得,只得迎面看向了那人。

这一看,她所有的懊恼、心慌、担忧都刹那之间支离破碎,取而代之的,是心脏狂跳,眼睛发烫的激动。

她怔怔的看着他,前世一幕幕画面在脑海中闪过,所有的悲痛遗憾和悔恨,都聚集到了胸口,化作了撼动灵魂的呢喃。

“师父……”

是他。

是云长渊。

前世将她捧在掌心,悉心教导,抚养她长大,一次次救她,甚至是为她散尽修为失去性命的人。

也是她错过背叛的……心爱之人。

没想到,会提前那么久,在这里遇到他。

云长渊眼神薄冷,语带厌恶,“想做我徒弟,便用如此龌龊手段?”

什么?

慕九歌猛地呆住,犹如一盆冷水当头浇下。

第8章 前世轨道已变

她这才惊醒,这是前世,师父还不曾捡到她之前。

彼时又正逢他来各界挑选亲传弟子,各个世家宗派都削尖了头,不计手段的想将自家人送到他的名下,争到那唯一的名额。

她这般出现在他面前,自然而然,便被划入了那不轨的人之中。

“师……您误会了,我只是来这里取冰蓝草的,碰巧撞见了您洗……咳,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刚刚也什么都没有看见。”

云长渊的气息又冷凝了几分。

居心不良,还谎话连篇。

他抿着菲薄的唇,扬起手来,隔空虚握,收紧——

“额!”

慕九歌顿时感到无法抗拒的强大力量,掐着她的脖子,要生生断了她的气息。

她脸色涨红,满眼震惊。

师父,这,这是要杀了她!

他从不会让算计他的人活着见到第二天的太阳……

可她,是他未来的弟子啊,是他捧在手心里最疼爱的人啊。

她好不容易重活一世,还没来得及报答他,弥补他,扑.倒他,怎么就可以死在他的手上呢?

这也太冤了。

慕九歌心下慌乱,无比艰难的从喉咙里挤出字来。

“你……你不能……”

脖子上的力量更大了,慕九歌眼前发黑,一口气几乎就要断了。

她垂死挣扎,“焚……焚业……业果……”

云长渊神色微变,紧握的手指蓦然松开了些。

“咳咳咳。”

慕九歌死里逃生,连着咳嗽了好一会儿,才缓过了那口气。

她脸色惨白,对着云长渊深冷危险的视线,知他对生人耐心不多,便急忙说道:

“你身上的暗伤,只需要再添一昧焚业果入药,便可以痊愈了。”

前世时,云长渊因这暗伤,修为受损,受限颇多,后是经过无数次的调配炼丹,才终于配出焚业果的方子。

却不想,她现在捡来用上了。

云长渊眉头微皱,视线犀利复杂的打量着慕九歌。

他身上的暗伤除了他自己,再无人知晓,这丫头是如何得知的?

甚至是,连他还未解决的丹方,她都知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慕九歌,现在被寄养在安都慕家,我出生便与常人不同,拥有顶级炼药师才有的精神力。”

原来如此。

精神力强大的炼药师,能在第一眼,便将人身体血脉看穿。

云长渊手臂一挥,无形的力量便裹着慕九歌,将她丢到了岸边上。

“你既解了我的麻烦,我便饶你一命,滚。”

落到实地,慕九歌终于松了口气,她恐怕是唯一一个在云长渊出手之后还能活下来的人。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她对他来说,都是不同的存在。

慕九歌又有了些底气,利落的翻身便跪在地上。

诚恳的道:“天师大人,请您收我为徒。”

云长渊神色薄冷。

语气冰寒,“我不会收你。”

“为什么?”慕九歌惊讶不已。

上一世云长渊与她初见,便将她从血泊中抱起,收之为徒,何曾有过半分的嫌弃和拒绝?

可是现在,难道是时间未到,还是因为她不够惨?

云长渊也从来不是同情心泛滥的人。

莫不是因为她误看了他的身子,他心中介意?

慕九歌瞬间心慌意乱,云长渊可是说一不二的人,决定了的事情,便难以更改。

小说

国民男神:身份神秘,盛世美颜

2021-1-2 18:02:58

小说

挽秋华美人如玉:一觉醒来,身处异世

2021-1-2 18:06:1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