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若相爱不自知:“别忘了你的身份,祈太太……”

男友的背叛,小三的陷害,让她一夜之间掉落深渊身陷囹圄。,原以为不过是一场你情我愿的交易,却在一场场阴谋和误会中被伤的体无完肤……,既然这世上没有人能相信,她能依靠的只有自己,那不如冷了心封了情,再不招惹这一切。,只是当她下定决心睥睨一切时,那个冷清矜贵的男人却将她揽进怀里:“别忘了你的身份,祈太太……”
如若相爱不自知:“别忘了你的身份,祈太太……”

第1章 订婚宴

暖风徐徐,某高档会所门口,正上演着一场狗血的原配大战小三的戏码。

“绎心,我和齐光哥已经订婚了,你能不能不要再来破坏我们了!”穿着精致连衣裙的女人挽着身旁男人的手臂,柔弱的脸上带着悲戚。

简绎心站在他们对面,脸色苍白至极,手下意识的护着自己的小腹,那里有着她和齐光的孩子。

她看着自己满面荣光的男朋友,呼吸微微发滞:“齐光,我是不是破坏你们感情的小三,你最清楚了,你真的要和安菁结婚吗?”

“绎心……”齐光眉头皱了皱,面上为难,似乎有些不忍。

一边的安菁看见摇摇欲坠的简绎心,心底一阵得意,脸上却满是委屈:“绎心,如果你是来祝福我跟齐光哥的,我一定非常欢迎,可齐光哥根本不喜欢你,你不要在缠着他了……”

她说着,向前一步,似乎想拉简绎心的手。

简绎心转头看向安菁,语气有些冷,随手甩开她:“安菁,你明知道齐光是我的男朋友,为什么你要跟他订婚?你们到底瞒着我做了……”

“啊!”话还没说完,安菁突然惊叫了一声,整个人往旁边的地板上摔倒下去。

从旁人看来,似乎是被简绎心推倒得一样。

“菁菁,你没事吧?”原本还心怀愧疚的齐光连忙上前扶起安菁,看着简绎心的眼神带了指责和厌恶:“绎心,你有什么不满对我发泄就好,何必和菁菁过不去呢!”

“光哥,我没事,你别怪绎心,是我自己不小心,没站稳,才会摔倒的……”安菁说着话眼眶就红了,面上明显有些委屈。

“简绎心,你这个保姆生出来的下贱胚子,竟然敢推我的宝贝女儿!”旁边看好戏的林枚一脸怒气地冲上了台,尖利的指甲直直戳向了简绎心的脸。

“我没有……”简绎心身体微僵,想要辩解,却被林枚尖声打断:“还敢狡辩?大家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就是你推了安菁,谁还能诬赖你不成?”

她一把将简绎心推开,语气满是刻薄:“就你一个保姆的女儿,还想跟我的宝贝女儿抢老公?简直不要脸!”

简绎心被林枚的脚步踉跄,只觉得下腹一阵尖锐的刺痛,疼的她措手不及,跌倒在地。

“痛……我的孩子!”简绎心惊慌失措,一把护住自己的肚子,目光带着求助看向了齐光。

这个孩子是他们两个人的,难道他真能这么狠心抛弃她们吗?

然而,她没想到的是,齐光听见简绎心的话,面色却突然变得极为难看,眼中残余的愧疚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厌恶。

“那个野种,死了更好!”

安菁说的没错,简绎心就是一个水性杨花不知检点的女人,他根本没碰她,她却有了孩子!

简绎心怔怔的看着齐光,一时愣住了。

野种?

“绎心,你怎么了?”安菁目光微微一闪,一脸关心地来到她面前似乎想扶起她。

在众人看不到的角度,安菁凑到简绎心的耳边低声说道:

“简绎心,你不会还以为你肚子里的孩子是光哥的吧?实话告诉你,那天晚上进你房间睡了你的人根本就不是光哥。你肚子里还不知道是哪个野男人的杂种呢!”

简绎心满眼震惊:“不可能……那个人,怎么可能不是齐光?”

“简绎心,你还不明白吗?你这辈子都斗不过我,永远都会被我踩在脚底下!”安菁语气得意,而后手狠狠在简绎心的肚子上用力一按。

第2章 当众给他戴绿帽

简绎心只觉得肚子猛地一阵抽痛,腿间的血流的越发汹涌。

终于,在身体和心理的双重刺激之下,简绎心再也坚持不住,意识开始模糊起来。

“绎心,绎心,你怎么了?”安菁还在边上惺惺作态地关心道。

“菁菁,你管她做什么?她肯定是装的!”这是林枚刻薄尖利的声音。

突然,耳边传来安菁小声惊叫的声音。紧接着,简绎心感觉自己落入了一个坚实温暖的怀抱。

她挣扎着睁开眼睛,入眼便是一张俊逸硬朗,五官完美的男人脸庞。

男人的一双眼睛很是深邃,看着人的时候犹如雪山之巅的寒潭一般,又冷又深,给人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

简绎心想要开口问他是谁,没有血色的嘴唇微微张了张,终是昏死过去……

安菁看着眼前俊美犹如天神般的男人,心中微微一动,莫名觉得对方抱着简绎心的场景有些刺眼。

简绎心这个卑贱保姆生的女儿,什么时候认识了这样俊美优秀的男人?就这长相和气质,竟是比齐光不知道要高出多少去了。

见男人似乎准备抱着简绎心离开,安菁下意识出声阻拦:“先生,你是哪位?想把绎心带去哪里?”

祁久慕目光微凛,面上犹如覆着一层拒人千里的寒冰一般,看也不看安菁一眼,只从薄削的淡唇里吐出两个字:“医院。”

对方冰冷的态度并没有让安菁退缩,她反而向前一步,故作关心道:“我也不放心绎心,不如让我跟你一起送她去医院吧?”

祁久慕脚步一顿,微微侧头,深邃冷凝的目光犹如淬着寒冰看了安菁一眼。

安菁只觉得背脊一凉,由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威势让她整个人如坠冰窖一般动弹不得。

台子上的齐光下意识地往前走了两步,虽然是他先抛弃了简绎心,但是潜意识还是把简绎心当成自己的女人,现在眼看着简绎心被一个陌生男人抱着,心中犹如扎进了一根刺一般极不舒服。

这跟当众给他戴绿帽子有什么区别?

齐光心中愤怒,想要张口怒斥:“你们……”

祁久慕往齐光的方向瞟了一眼,眉心微皱,明显对他们一而再的出声有些不耐烦。

男人周身萦绕着的威势扑面而来,那是独属于上位者的强大气势,令人不由得心生臣服之感。

齐光只觉得喉咙处像是被塞了一团棉花一般,原本要出口的话愣是被生生咽了回去,最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抱着简绎心的男人大步离开。

一直到祁久慕的身影消失在众人眼中,一边的林枚才大大喘了一口气,只觉得周围因为那个气势强大的男人而变得逼仄的空气终于恢复了正常。

她心有余悸地低声骂着:“果然是保姆生的小贱人,整天就知道勾三搭四,她肚子里的孩子说不定就是刚刚那个男人的!”

齐光听见林枚的话,面色越发地阴沉,垂在裤腿边的双手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憋屈,死死握成了拳头。

……

简绎心模模糊糊地睁开了眼,只见到满眼都是刺目的白,才发现自己正躺在病床之上。

病房门突然从外面打开,一个身穿白大褂的中年女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见简绎心醒了,她面上很是严肃:“醒了就好,还好你送来医院的及时,不然肚子里的孩子可就保不住了!”

说着,她掏出笔在手中的病历本上写了些什么,嘱咐简绎心接下来要好好休养千万要小心肚子里的孩子,便转身出了病房。

等到病房门再一次被关上,简绎心才有些恍惚地反应过来,脑中一幕幕地回放着之前在订婚现场发生的一切。

她的孩子,她的孩子竟然不是齐光的!

第3章 救命稻草

简绎心的耳边似乎还能听到安菁压低了的得意笑声,从小到大,不管她喜欢什么,想要什么,全都会被安菁用各种手段抢过去。

他们俩,把自己骗得好惨!

枉她知道自己的怀孕的时候那样开心,迫不及待地想要跟齐光分享这个好消息。

结果没想到,就连那晚她喝醉酒,也是被安菁算计好了的,现在连肚子里的孩子都不知道是谁的……

豆大的泪珠砸在纯白的被子上,晕出了一大片湿润的痕迹。

简绎心心神俱伤,伏在被子上哭得泣不成声。

突然小腹传来一阵钝痛,简绎心面色一痛,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肚子。

在得知自己怀孕的时候,她就查过资料,怀着宝宝的时候不能情绪太过激动,否则的话对胎儿的发育会有影响。

知道肚子里的孩子来路不明之后,简绎心不是没有想过不要,但是终究还是没有办法狠下心……

病房的门再一次打开,简绎心原以为进来的是医生,抬头看去,却生生愣住了。

只见一名身材高大,五官俊逸非凡的男人步履沉稳地走了进来。

男人身穿一身剪裁得体的深色西装,将倒三角的身形展现得淋漓尽致,行走间姿势优雅矜贵,犹如上世纪的贵族王子一般气势非凡。

完美的面部线条因为紧绷而显得有些冷硬,斜飞霸气的浓眉下是高挺的鼻梁,最出色的便是那一双深邃冷凝的眼眸,犹如雪山之巅的万年寒潭一般深不可测。

男人一直走到病床边坐下,一双眼眸微微放在简绎心的身上,淡淡开口:“你想要什么?”

简绎心愣了愣,樱桃般的小嘴微微张了张,有些讶异又有些疑惑:“你说什么?”

“我说,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男人低沉醇厚的声音犹如带着天生的磁性一般,好听的让人耳朵一动。

简绎心终于反应过来,她想起来,自己之前意识涣散的时候,好像就是这个男人抱起了自己。

想到这里,简绎心的手下意识攥紧了被子,问道:“你是谁?是你送我来医院的吗?”

祁久慕目光微凝,神色间有些冷淡,却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沉着声音开口解释:“祁久慕,家父曾受过令尊的恩惠,让我来报恩。”

祁久慕?

将这三个字在舌尖转了转,简绎心微微皱眉,她并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见女人皱着眉不说话,祁久慕目光沉了沉,眉心不耐的微蹙。

老爷子也是,明知道他每天光公司的事情就够忙的了,偏偏还要他亲自来问话。

祁久慕抬手看了看腕表,淡淡开口:“你想要什么?”

简绎心低着头,有些踯躅。

她的手下意识地抚上了自己的肚子,而后有些迟疑地抬起了头:“想要什么都可以吗?”

“嗯。”祁久慕淡淡点头。

简绎心咬了咬下唇,眼中闪过一丝决然,开口道:“我想要一年的婚姻,只要你跟我结婚一年,名义上的那一种。”

她想到了安菁的算计和齐光的背叛,想到了自己如今的处境,就犹如孤身漂浮在波澜大海之上的浮萍一般。

眼前的祁久慕就像是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出现在她的面前,只有紧紧抓住了他,才能将她救出深渊。

第4章 安家别墅

被骗被背叛的人是她,肚子里的孩子却始终都是无辜的。不管怎么样,她都不能让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背负着父不详的名声出生……

祁久慕听到简绎心的要求,深邃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暗光,视线下意识地撇了一眼对方紧紧捂住的肚子。

见祁久慕反应漠然,简绎心怕他不愿意答应,连忙解释道:“你放心,这一年里不管你想做什么都随你,我不会干涉你的任何私事……”

“好。”祁久慕应了一声之后,站起了身。

“你养好身子,其余的我会准备。”说完,他毫不犹豫地离开了病房。

简绎心怔怔地看着祁久慕离开的背影,有些不敢相信,对方竟然就这样答应了自己?

良久之后,她才反应过来,微微低头,视线落在了自己的肚子之上。

“宝宝,我给你找了一个爸爸,你会喜欢他吗?”

话音刚落,简绎心嘴角又勾起了一抹自嘲苦笑。

不过只是暂时的罢了,一年时间,给孩子一个合理的身份,也给她自己一个喘息的机会。

一年之后,她和这个男人之间不会再有任何关系。

而她的宝宝……

简绎心的手抚上了肚子,眼中闪过一丝暖意,即便一辈子都不知道孩子的爸爸是谁,她也会一个人把宝宝带大。

突然响起的铃声打断了简绎心的思绪,见来电的人是安家别墅的陈姨,简绎心赶紧接了起来。

“绎心,你妈病了,正发着高烧呢,但是太太不让人送她去医院,你赶紧回来一趟吧!”

简绎心顿时有些慌:“陈姨,我妈怎么了?怎么会突然发高烧?”

电话那头的陈姨有些支吾,避重就轻道:“我也不是很清楚……你先回来吧,不然你妈怕是要烧坏了。”

听到这里,简绎心也顾不得其他,跟陈姨道了一句谢后就挂了电话。

她看着自己左手上吊着的点滴,心一狠,拔了针头就往外面走。

急急忙忙地打车到了安家别墅,因为别墅区在半山不好打车,简绎心特意让出租车司机在外面等一会儿,好让她等会能直接带妈妈去医院。

简绎心急匆匆地敲着别墅的门,来开门的人正是陈姨。

“陈姨,我妈呢?她现在怎么样了?”简绎抓住陈姨的袖子,急急地问道。

陈姨见简绎心面色苍白,发丝凌乱的模样,眼中闪过一丝不忍,低下头不看她:“绎心,太太和小姐都在等着你呢……”

简绎心眼眸一缩,心中有些紧张。

陈姨这话里的意思,意味着安菁和林枚肯定不会让她这么轻易地送她妈去医院。

她5岁时父亲意外去世,父亲的好友安尚杭怜惜方初荷和她孤儿寡母日子艰难,便把她们接回家照顾。

方初荷一直感念安尚杭的恩情,自愿在安家做着保姆佣人的事,也一直教导简绎心要懂得感恩,把安家全家人都当成恩人对待。

简绎心心里也一直很感谢救济她们的安叔叔,甚至因为幼年丧父的原因,对温和慈爱的安叔叔有几分孺慕依赖。

但是和安尚杭善待她们母女不同的是,安尚杭的妻子林枚对于她们母女一直很不友好,在安尚杭不在家的时候对她们动辄打骂,都是常有的事情。

而林枚的女儿安菁,更是从小到大以欺负简绎心为乐,不管简绎心有什么,或者喜欢什么,她都要通通抢过去。

就连齐光……

想到这里,简绎心的心不受控制地痛了起来。

第5章 跪下!磕头!

一直以来,面对林枚的表里不一,安菁的任性欺负,甚至于家里其他佣人看菜下碟的冷眼针对。

性子胆小怯懦的方初荷通通都忍了下来,并且还一再告诫简绎心要懂得感恩,跟她一起忍耐。

可是她们的忍耐并没有换来别人的理解和宽容,反而只有一次次的得寸进尺、肆无忌惮……

“哟!我当是谁呢,怀着个父不详的小野种,还有脸来我家?”林枚的声音依旧尖利刻薄,十分刺耳。

简绎心的手死死攥成拳头,忍下了胸膛之中的屈辱,语气波澜不惊:“太太,我是来送我妈去医院的。”

“呵!真是搞笑,我安家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林枚冷笑不已,看着简绎心的眼中满是鄙夷。

一边的安菁看着简绎心那张明明苍白无比,偏偏却还美得惊人的脸,心中又是嫉妒又是愤恨。

想到之前在订婚宴上,那个突然出现把简绎心抱走的俊美男人,她简直恨不得上去把对方的脸给划花!

她简绎心不过是长了一张狐狸精的脸蛋罢了,而且现在还是一个被野男人搞过的破鞋,凭什么还能找到那么好看的男人?

那样优秀俊美犹如神祗一般的男人,就应该围在她安菁这样的千金大小姐身边才对!

想到这里,安菁心下越发生气,她冷笑着开口:“想把方初荷接走?那要看你能不能把我们伺候开心了才行!”

简绎心眼中闪过一丝痛色,出口的声音因为屈辱和愤怒而有些沙哑:

“安菁,你先是设计灌醉我害我没了第一次,还抢走了齐光,我的孩子也差点流产,你还要我怎么样才算够?!是要活生生把我逼死在你面前吗?”

她一字一句犹如泣血,声声控诉都带着无尽的愤懑和绝望。

只是这控诉不仅没有让安菁心里生出一丝一毫的愧疚,反而让她更为得意嚣张。

“逼死你?那岂不是太便宜你了?”安菁脸上笑着,却仿佛深渊恶魔一样可怖:“我要你简绎心,一辈子都只能被我踩在脚下。要所有人都知道,你简绎心从里到外,从上到下没有一处地方比得上我安菁!”

简绎心看着安菁脸上得意到扭曲的表情,心中明白,跟她们讲道理是不可能行得通的。

她心中微冷,声音放低了许多:“你们到底要我怎么做,才愿意让我送我妈去医院?”

安菁眼中闪过一丝兴味,而后指着自己面前的地,兴致勃勃地开口:“你过来,跪下,给我和我妈磕三个响头,我就让你把方初荷带走。”

跪下,磕头!

简绎心怎么也没想到,安菁竟然要羞辱她到这个地步!

安菁见简绎心一脸屈辱,心中十分快意。

“犹豫什么?我可告诉你,方初荷已经烧了一天一夜了,你再不乖乖磕头,怕是她就要因为你这个不孝女而烧成傻子了!”

简绎心原本就苍白的面色此刻一片惨白,她死死咬着下唇,拼命克制着内心汹涌的屈辱和怒火。

安菁说的没错,妈妈的身体本来就不好,一直以来都有各种各样的毛病,要是再拖下去指不定会出什么事……

和妈妈的性命比起来,她这可笑的自尊又有什么用呢?

简绎心惨然一笑,终是拖着身子,在林枚和安菁面前跪了下去。

看着跪伏在自己面前的人,安菁心中的得意简直就要溢出来了。

什么校花?什么学霸?不过是一个下贱的保姆女儿!

就算她从小到大什么都比自己厉害又怎么样?考上名牌大学人人称赞又怎么样?

她爱的人成了自己的未婚夫,肚子里怀着不知道哪个野男人的孩子,现在还犹如奴仆一般跪在自己面前,卑微无比地求着自己!

第6章 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受尽了林枚和安菁的嘲讽和侮辱,从地上起身,简绎心来到方初荷住的房间,却见对方已经烧得昏迷不醒。

她想把方初荷扶起来,但是刚一用力,小腹就传来一阵绞痛。

简绎心只能出去找陈姨求助:“陈姨,你能帮我一起把我妈扶出去吗?车子就在外面。”

“好。”陈姨应了一声,刚刚抬脚,就被林枚喝止住。

“站住!这个家里什么时候轮到她一个保姆的女儿说话?”

陈姨脚步停了下来,没敢再上前,眼中有些内疚地看着简绎心:“绎心,抱歉啊……”

“没事。”简绎心知道陈姨也是逼不得已,自然不会怪她。

她愿意把方初荷生病的消息告诉她,她已经很感激了。

简绎心看了林枚一眼,对方眼中是满满的得意和残忍。

最后,简绎心只能忍着小腹传来的疼痛,拖着虚弱无比的身子,几乎一步一挪地把方初荷背出了门。

到了医院,先是做了一番紧急检查,医生的表情有些难看:“你是患者的家人?”

“对,我是她女儿。医生,我妈怎么样了?”简绎心脸上满是担心。

医生皱着眉,语气里饱含责问:“都已经烧成肺炎了才送过来,有你这样当女儿的吗?你知不知道,再耽误久一点,你妈说不定要烧成脑膜炎了!”

简绎心一惊,有些急地抓住了医生的袖子:“医生,求求你救救我妈妈,她不能有事的!”

医生本来还以为简绎心是个不负责任的女儿,现在看她面色苍白,一副着急的模样,又觉得不像。

医生开口的语气也就比之前好了许多:“现在情况已经稳定了,等烧退了就好了。”

简绎心听见方初荷情况稳定,一直紧绷着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

一放松,原本超出负荷的身体再也支撑不住,简绎心的意识涣散,昏了过去。

简绎心迷迷糊糊地醒来,见自己躺在病床上,第一反应就是去看方初荷。

她急急忙忙地赶到方初荷的病房的时候,方初荷已经退烧醒了。

“妈,你没事了吧?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简绎心来到床边,手伸过去想探探方初荷的额头。

只是她的手还没碰到方初荷,就被对方一巴掌打落。

方初荷瞪着一双眼,里面装满了愤怒和失望:“你还有脸来看我?我没你这么不要脸面的女儿!”

简绎心被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面上有些茫然:“妈?怎么了?”

“你还问我怎么了?你怎么不问问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方初荷喘着粗气,一副气急的模样。

简绎心反应过来,想到可能方初荷听说了什么,连忙解释:“妈,你是不是听安菁她们说过什么?你不要相信她们,我是被陷害的……”

“啪!”一声响亮的巴掌声响彻在病房之中。

方初荷看着简绎心迅速红肿起来的脸,没有丝毫心疼:“你做了这种丢尽脸面的事情,还想推给别人说你是被陷害的?那你说,你肚子里的野种难道是她们硬塞进去的吗?”

听到从方初荷嘴里吐出“野种”两个字,简绎心只觉得此刻她的心比脸上的巴掌更加疼。

难道在妈妈的眼里,她是这样的人吗?

简绎心心神俱伤,低头咬着嘴唇,没有再继续辩驳。

见简绎心低着头不说话,以为她默认了的方初荷更加生气,一只手指着病房门:“给我滚!我没有你这么不知廉耻丢尽脸面的女儿!”

第7章 让她永远都翻不了身!

“妈,你还病着,要好好休养,我先出去了。”简绎心低声说完,转身出了病房。

方初荷生着病,现在又还在气头上,简绎心不想跟她吵,打算先回安家别墅帮她收拾一些衣物用品。

虽然方初荷的烧已经退了,但是医生说肺炎是很有可能反复发烧的,方初荷得在医院住几天。

到了安家,却没想到齐光也在。

简绎心看着那张对她来说熟悉又陌生的脸,心中生出一丝痛感,苍白的脸上却是没有丝毫的表情,想要绕过对方去方初荷的房间。

齐光却上前拦住了她,语气有些冷硬:“简绎心,你早就背叛我了是不是?你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

她早就背叛了他?他竟然有脸来质问她?

简绎心脸上一片惨白,毫无血色的唇紧抿,泛起一抹冷笑:“你作为安小姐的未婚夫,安家未来的姑爷,我肚子里孩子的父亲是谁,跟你好像没有任何关系吧?”

“你!”齐光气得脸色都黑了。

简绎心不再理他,绕过他径直去了方初荷的房间。

齐光想跟上去继续追问,一边安菁见状,赶紧上前拉住了他:“光哥哥,你别去了,绎心她现在这个状况,肯定心情不太好,你去问她也不会愿意告诉你的。”

说着,她又一副为简绎心说话的模样:“光哥哥,绎心她之前就是玩心重了点,既然现在都怀孕了,以后应该会好好收心,跟孩子爸爸好好过日子的……”

齐光听见她这么说,脸色更是难看,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简绎心离开的方向:“像她这样水性杨花的女人,怎么可能会收心?她今天能背叛我,以后就会背叛那个让她怀上野种的男人!”

安菁见齐光依旧对简绎心耿耿于怀,心中又嫉又恨。

简绎心这个贱人,都已经怀上了别的男人的野种,还敢回来当着她的面勾引齐光。

不行,她得找个方法解决了这个贱人,让她永远都翻不了身!

既然简绎心自己找上门来,正是个好机会。

这样想着,安菁看着齐光说道:“光哥哥,我还是有些担心绎心,不然我过去看看有什么能帮她的吧?”

齐光面色还是不好,随口说了一句:“随你,我去你房间等你。”

安菁特意从厨房里端了一盘水果,来到了方初荷的房间。

要收拾的东西并不多,简绎心收的差不多了,提着包打算回医院。

看见安菁,她面无表情地绕开对方,准备离开。

“站住!”安菁出声拦住简绎心。

简绎心脚步停顿,面上有些不耐:“安菁,你到底还想要怎么样?”

安菁的视线在简绎心清丽精致的脸上转了一圈,语气有些随意:“你看不出来吗?我端水果过来招待你啊。”

简绎心可不相信安菁会这么好心,从她五岁进入安家以来,安菁除了为了在外人面前做戏表现自己的清纯善良之外,可从来没有对她有过任何的好态度。

“有什么事直接说,我没空跟你在这浪费时间。”简绎心语气冷淡,看着安菁的眼神没有丝毫情绪。

“再怎么说我们一家都是你和方初荷的恩人,你对我这个态度,要是被方初荷知道了……”安菁脸上带笑,但是语气却明显带着威胁。

第8章 把牢底坐穿

简绎心眼中一冷:“你到底想干什么?”

“没干什么,只是想你给我削个苹果罢了。”安菁把面前的水果盘递了过来。

“就这样?”简绎心有些怀疑。

“就这样。”

方初荷还在医院住着,简绎心不想浪费时间,便从水果盘里拿了水果刀和一个苹果。

她正准备削苹果,突然面前的安菁抓住她的手,朝着自己捅了过去。

“噗嗤!”一声,是刀锋没入皮肉的声音。

简绎心眼睁睁地看着安菁抓住她的手刺向自己的小腹,整个人都呆在原地,不明白对方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剧烈的刺痛从小腹处传来,安菁的眼中却是一喜,成功了!

她之前特意查过资料,刺伤这里会导致大量出血,却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是的,她要把简绎心送进监狱,毁了她所有的一切,让她再也不能翻身!

她倒要看看即便名牌大学毕业,有了案底谁敢要她!

安菁死死抓住简绎心的手,突然高声尖叫:“绎心,你干什么!”

听见安菁尖叫声的齐光冲了进来,安菁适时放开了手。落在齐光眼里,便是简绎心手握着水果刀刺向安菁。

齐光眼睛发红,冲上前一把把简绎心推开,抱住受伤的安菁急急地问道:“菁菁,你没事吧?”

安菁面上满是痛色,眉头紧皱:“光哥哥,我,我只是想帮绎心……结果她却……”

齐光见安菁面色苍白,一副十分痛苦的模样,当下十分心疼,转头看着简绎心的眼神满是怒气和责备。

“简绎心,我真的没想到,你是一个这么恶毒的女人!菁菁特意过来帮你,你竟然想杀了她!”

简绎心被齐光一把推倒在地,额头正好撞到了墙角,鲜血顿时流了下来。

她的视线被留下的血液遮挡,耳边恍惚地听着齐光的声音,神情恍恍惚惚,只觉得整个人犹如在梦中一般不真实。

耳边似乎又传来了林枚的尖叫声,十分刺耳。

林枚看着齐光怀中的安菁,吓得花容失色:“菁菁,你怎么了菁菁!”

“菁菁被简绎心给刺伤了,我现在马上送她去医院!”齐光简单地解释了一句,把安菁抱起往外面跑。

“什么?简绎心你这个贱人生的小杂种,竟然敢刺伤菁菁!”林枚气得眼睛发红,上前抓住简绎心的头发就开始拳打脚踢。

简绎心只觉得浑身上下都犹如被车轮碾压一般痛得钻心,她张了张嘴,却连叫出声的力气都没有。

直到简绎心生生被打晕了过去,赶过来的陈姨才拉住了林枚,劝道:“太太,她已经晕过去了,您再打下去会把她打死的!”

林枚气得使劲踹了简绎心两脚,咬着牙道:“赶紧给我报警,敢伤了我的菁菁,我要这个贱人把牢底坐穿!”

……

简绎心是被冷醒的。

她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冰凉的地板上。

钻心的疼让她无法动弹,只能犹如一条破布一般瘫在地上。

她张了张嘴,想要开口叫人,但是喉咙里却像是被火烧一般无法发出声音。

简绎心环顾了周围一圈,发现自己处在一间狭小的房间里,正对着铁床的方向是一扇厚实的铁门。

她这是被关起来了吗?

简绎心晃了晃还有些昏沉的头,思绪开始清晰起来,想起了昏倒之前发生的事情。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安菁竟然狠毒到这个地步。

陷害自己失去清白,抢走了齐光还不够,竟然还用伤害自己的代价,就为了告她故意伤人,让她坐牢!

这间屋子里,除了她之外,还有另外三个年轻女人。

“你就是简绎心?”那三个年轻女人其中的短发女人,姿势随意地坐在铁架子床上,看着简绎心眼神不善地开口。

简绎心没想到在这里面还有人会认识自己,当下心中生出了几分警惕:“我是,你是谁?”

“人没错就好。”那短发女人冷笑了一声,看了看站在她身边的另外两人,缓缓开口:“有人交代让我们在这里面好好招待你。”

小说

腹黑司少要转正:他在商界杀伐果断,被称为“企业猎人”

2021-1-2 17:54:26

小说

情难自禁宽子衿:夏莜溪为了帮父亲还赌债。

2021-1-2 17:57:5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