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品侯门骄女:“滚粗!”

人人都说,原长平侯嫡女,是一个爱娇爱笑,纯洁无辜的妙人儿。,他艳艳华衣,潋滟而笑,说:“爱娇爱笑是有,纯洁无辜得换一个词。”,苏璎珞:“换哪个词?”,“腹黑狡诈……”东方凛笑意撩人,“不过这才合爷的口味,娘子,何时圆房?”,“滚粗!”
医品侯门骄女:“滚粗!”

第1章 要我帮你吗?

“骑上来,吻我!”

随着一道清冽,又不容置疑的命令,苏璎珞便被一道大力拉扯,一下子朝着躺在那里的男人扑了过去,咚的一声,一头撞到了他的脸上。

“嘶!”

两唇相碰,本来是绮丽的画面,但是苏璎珞却疼得小脸都抽了起来!

“混……”

不等苏璎珞第二个字出来,男人突然一个翻身,把她压在了身下,然后一扯她的中衣,布料刺啦一裂,露出一脉雪白的雪肩。

昏暗的光线下,诱目之极。

苏璎珞瞠目瞪他,奈何光线不足,根本看不清他的脸,只能看到他一双冷冽的眸光,带着慑人的冷光。

她心头一揪。

恰在这时,外面传来了凌乱又急切的脚步声,正朝着这边来。

冲他来的!

苏璎珞眸子忽而就是一弯,露出的不是害怕的神色,却是小狐狸般的狡黠。

“啊!”

她突然尖叫一声,男人闻声,眸中杀气立即迸发出来,冰冷手指插在了身上少女细柔的颈上。

他手指粗励,触感的差异,让她也浑身一麻,但是声音里却没有惧怕,软糯却冷静:“要我帮你吗?”

男人一下子听出了她话中的威胁,他不过是因为被人追杀,随意闯进的一间,居然遇到只小狐狸?

“要。”很快做出决定。

身下少女眸光一亮,就在房门被人踹开之际,她柔臂缠上,樱唇奉上,轻轻哼叫。

昏暗的光线下,青幔的床帐内,一男一女正交颈纠缠,时而妩媚的轻吟声传过来,令周遭空气也靡丽的几分。

因为外人突然的闯入,吟声乍然停止,昏暗的光线下,少女清丽惊恐的面容转过来,露出一双受惊的眸子,带着点点水光,让人心悸。

终于有一个人沉沉出声:“会不会是他?”

“不会!”另一个肯定的道,随即砰的一声甩关上了门。

脚步声走远,却还能听到零星的一句:“那人子嗣上早残了,不可能是他……”

“噗”的一声,烛光亮了,照亮一室。

男人这才有空去看刚才“配合”他演戏的人。

巴掌大的一张莹玉小脸,眉目精致,如画一般,只是原本清丽害怕才对,可她眸底唇边,只有狡黠灵透。

男人却只露出一张侧颜给人,而且还是戴了面具的,苏璎珞眨眨眸子,并不在乎,眸中笑意点点。

“诺,救你一命,付钱。”

“钱?”男人似乎是没料到,惊诧侧眸,半边脸在烛光的摇动下,依然看不分明。

苏璎珞认真点头,墨玉的眸中,点泛诚意。

她清丽的一张脸,笑意浅浅,看着温软无害犹如一只小奶猫。

男人墨眸一眯,冷声:“没钱。”

“那这个抵,怎么样?”纤纤玉指从被中探出,拿着一个漆黑的小盒子,黑白相衬,也是极美画面。

男人瞳孔一缩,瞬间,整个室内的温度都降低了几分!

苏璎珞唇边的笑意却更甜美,只是不达眸底,果然这个东西很重要呢!

她藏在被中的另一只手上,拈着一枚细若毛发的银针,冷泛幽光,只要男人过来,她就……

可谁知,男人突然之间,就收了浑身的戾气,眸中幽色也被压了下去,他侧眸,看着苏璎珞,问:“你叫什么名字?”

“罗英儿。”苏璎珞顺口道,把自己的真名倒过来,改了字。

男人幽挑唇线,似笑非笑,道:“好,罗英儿,你若要,就拿去吧。”

“谢了。”苏璎珞甜甜的笑着,星眸熠熠,小脸神情无害若小奶猫。

男人又看她一眼,而后听了听外面的动静,理好衣袍,起身往窗边走去。

知道他是要走了,苏璎珞勾唇,轻声笑问:“不孕不育我也能治的,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刚才那些来搜查的人,可是说了,他子嗣上残了,那不就是不育嘛。

男人身形明显一僵,苏璎珞饶有兴味的欣赏,等待,最终男人却没有理会,继续往前,打开窗子,瞬间消失在了夜色里。

这都激将不动?还真是厉害了。

“叶星。”

苏璎珞声音微凛,唤了一声,声落,她的房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小姐!”清秀的青衣侍女浑身戒备的进来。

苏璎珞此时也从床上起来,拉好自己衣襟,快速的穿上了衣服,动作麻利,又绝不粗鲁,配上她甜美温软的面容,有一种奇异的美感。

“刚才那人来历不一般,此时不宜留了,我们连夜离开。”

“是。”

两人很快收拾好一成床上有人的样子,吹熄灯烛,然后走到窗边,带着苏璎珞从刚才男人离开的窗子跳了下去,很快,两人纤细身影也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第2章 谁说我死了?

三天后。

天昊国,都城羲京。

“小姐,打听清楚了,这玲珑楼是羲京最好的酒楼,是京中王孙贵女最喜欢来的地方,小姐要等的人今天也来,定的正好是——”说话的叶星眸光闪亮,往苏璎珞耳边一凑,贼贼一笑道,“就是一侧的雅间。”

苏璎珞此时就坐在桌边的椅上,她墨发无饰,只系着一根玉带,一双墨眸衬着一身莹白,看起来越发的熠熠生辉,如宝石一般。

粉润的樱唇微微一勾,露出一个浅浅的笑,道:“好呀,那就等着吧。”

“嗯!”叶星点点头,眸光又贼贼一亮,看着自家小姐,“小姐,奴婢听说,玲珑楼的酒菜好,茶点也好,最有名的是名点十八色,据说特别好吃……”

苏璎珞弯唇一笑,也不阻止,甜美笑容动人心魄,道:“那就全点了。”

“好是好,可是据说很贵。”叶星虽然是个吃货,但是也怕荷包空了。

“不怕,今天会有人给咱们会账!”

“那太好了!”

玲珑楼的十八色名点果然是名不虚传,颜色各色,样式精美。

叶星吃了不少,苏璎珞只挑了一块吃,刚吃完最后一口,就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

正吃着的叶星一下子噎住,苏璎珞递给她一杯茶,弯唇:“急什么?又跑不了。”

“唔……唔,是,小姐!”叶星没出息的哼唧了几声。

苏璎珞也不在意,只是等到脚步声过去,对面的雅间门打开又关上,她才起身,走到对面的墙壁前面。

叶星见状,也擦了一下嘴巴,跟了过去。

“瑶瑶见过三皇子殿下。”一个柔媚的声音,带着几分少女娇羞的欢喜。

“你来此有何事?”淡漠的男声。

苏璎珞听着,唇角甜美的弯着,双眸闪着碎光,似是相当满意。

一边的叶星神色激动,想要说什么,但是却忍着了,这还得继续听下去。

“殿下,瑶瑶今天想送您一件东西,这是瑶瑶亲自绣的荷包,用的布料是云锦,这上面的绣法是双面绣,外面是看着是祥云仙鹤,翻过来,里面的一面,其实是一个……”女声透着浓浓的娇羞和期待,声音一落,“是一个‘烨’字。”

男子没有出声。

苏璎珞听着唇角更弯了。

“殿下!”女子的声音透了一些不安和焦急,她都把话说得这么明白了,对方却无动于衷,她双手递着荷包,但是人家不接,她手腕子都要举酸了。

“本殿早与人有婚约,你不是不知道吧?”

女子娇羞粉面闪过一丝扭曲,她当然知道,与眼前自己心上人有婚约的正是自己的大堂姐——苏璎珞!

“殿下,璎珞姐姐她已经病逝了!”苏瑶瑶声音有些急不可耐。

男人清俊的脸上微微一动,看向苏瑶瑶。

苏瑶瑶笃定的道:“真的,殿下,我姐姐已经不在人世了!”

“我病逝了,我怎么不知道可能性?”正当苏瑶瑶急切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之时,突然听到一道软糯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苏瑶瑶小脸猛然一白,豁然转首。

这时雅间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青裙的少女站在门边,相貌清秀出众,看得苏瑶瑶瞳孔一缩。

然而不等她出声,青裙少女身子一侧,露出站在后面的人儿来。

素衣墨发,全身无饰,但是少女通身上下,却更有一种至净至纯的气韵来。

她眉目如画,脸颊如玉,一双墨玉的眸子,熠熠生辉,粉润的唇角,浅浅弯着,笑意甜美,温软无害。

苏瑶瑶看着,只觉得脑仁里“嗡”然一炸,记忆里的影像与眼前甜美人儿乍然重合!

“苏、璎、珞!”

苏璎珞满眸碎光,唇角笑意甜甜漫开,仿佛根本看不到对方的扭曲和恐惧一样,道:“瑶妹妹还认得我呀,只是瑶妹妹刚才说我什么?我病逝了?”

苏瑶瑶心头一凛,眼前的苏璎珞明明是一副甜美无害的模样,可是她却是吓得不轻。

因为在她的认知里,苏璎珞这会儿早就死了才对!

“哟,怎么吓成这样,放心啦,我不是鬼,是活生生的。”苏璎洛笑着走近,自若的在椅子上坐下,笑吟吟的看着小脸青白交加的苏瑶瑶。

苏瑶瑶死死的咬着唇,狠狠的盯着眼前甜笑嫣然的苏璎珞。

她就是笃定苏璎珞死了,才会在此向心上人表白,以她现在的身份,再加上她的相貌,她自信一定不会被拒绝,可是为何不该出现的苏璎珞出现了?

第3章 三月之约

“你就是苏璎珞?”一直没有出声的年轻男子突然开口,声线依然淡漠,不过语气还是带着几分试探和怀疑。

苏璎珞转过眸子,打量男人。

天昊国三皇子——东方子烨。

锦衣清雅,面容清俊,气韵翩翩,怪不得她的好堂妹会如此急不可耐。

“是我。”她唇角浅弯。

东方子烨看她片刻,淡漠的脸上也没有太明显的表情流露,只是淡声道:“既然正主来了,苏瑶瑶,你可以走了。”

“什么?!”苏瑶瑶瞠大眸子,难以置信的瞪着男人。

东方子烨淡漠的脸色一冷,毫不留情,“或者说你不想走,想让本殿叫人请你出去?”

苏瑶瑶小脸苍白,瞳孔轻颤,她知道这个“请”字代表什么意思。

她转眸,狠狠剜了一眼正悠然品茗的苏璎珞,握紧双拳,转身跑了出去。

“世间男子多薄幸,古人诚不欺我!”苏璎瑶勾唇,浅笑道。

“至亲姐妹,也不过如此。”东方子烨也不遑多让,语气嘲讽。

“看来三皇子殿下是一个聪明的人。”

“你就是送信给本殿的那个人?”东方子烨把一个墨色玉佩扔了过去。

苏璎瑶柔白手指一探,牢牢把玉佩接在手中。

墨玉素手,美感极致。

“不是我,又能是谁?你我从小定下婚约,可是这么多年,我都不在羲京,我是怕殿下忘了,所以特意提醒你一下。”

“看来你倒是有自知之明。”东方子烨冷冷道。

苏璎珞微偏着脸,幽幽认真看着东方子烨,问:“殿下是真的打算毁约了?”

“是,本殿的未婚妻是长平侯嫡女,可不是遁离羲京,养在乡下老宅的无用孤女。”东方子烨冷然的道。

苏璎珞缓缓点头,语气里有些遗撼,道:“郎心如铁呀,看来殿下是一个无利不起早的人。”

东方子烨不语,只是冷然看着她。

眼前少女,看似温软无害,但是一个无害的小奶猫,会恰好在他打算退婚之前,抢先约他在此么?

“实话告诉殿下,我需要三皇子未婚妻这个身份。”苏璎珞一脸认真的道。

东方子烨目光审视的打量她的神情,语气冷漠:“想要这个身份,你得有这个资本才行。”

苏璎珞弯唇一笑,抬眸,看住东方子烨,晃出三指白生生的手指,满眸碎光,盅惑心神,她甜甜道:“三个月的时间,羲京之中,人人皆知原长平侯嫡女足以配得上三皇子……如何?”

一个时辰之后。

苏璎珞带着侍女叶星当先离开了玲珑楼。

“小姐真厉害,咱们果然不用付钱。”财迷星一脸崇拜的看着自家小姐。

苏璎珞淡淡一勾唇,不以为意,“三皇子嘛,难不成还请不起自己未婚妻一顿点心?”

叶星拧眉,抬眸往前看去,眸中有些担忧,道:“小姐,我们现在去哪?”

“当然是回家了。”苏璎珞唇角露出一个迷人的笑,“本小姐是长平侯府长房嫡女,到了羲京,自然是回长平侯府。”

“可是那个苏瑶瑶,她肯定回去告状了,小姐,咱们是不是被动了?”叶星担忧问,以前小姐教她,事事都不能处于被动,一被动,就先输一半。

苏璎珞转眸好笑的看着叶星,又看向远处,轻轻一笑:“有道是以静致动,才是上策,现在咱们为静,她为动,她越动,对咱们越有利。”

“嗯嗯!小姐说得都对。”迷妹星满眸星星眼的看着自家小姐。

主仆两人也不再多说,坐上马车,直接往长平侯府去。

长平侯府,西院。

“娘亲,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苏璎珞为何没死,她还悄无声息的自己进京来了,她还,还当着三皇子的面,她,她……”苏瑶瑶神情急切,说话都结巴了,平时娇美可人的模样,这会都全数喂狗了。

厅中,端然坐着一个打扮华贵的中年美妇,正是苏瑶瑶的亲生母亲,现今长平侯正室夫人,宋氏。

“瑶儿,坐下!”

苏瑶瑶吓了一跳,这虽然是她亲生母亲,但是宋氏一向严厉,她平时还是很惧怕的。

她坐了下来,不安又期待的看着宋氏。

宋氏眸光冷寒,拧眉道:“看来,是那些杀手失败了。”

“怎么会?!”苏瑶瑶又忍不住,“娘亲不是说,那些都是顶尖杀手吗?苏璎珞身边又没有什么高强的护卫,苏昭又是一个残疾!”

宋氏也想不通,本来是万无一失的,可是现在还是失了,要不然苏璎珞怎么会全须全尾的到了羲京呢?

“娘亲这要怎么办?今天三皇子还看到了苏璎珞,这个贱.人,她回到羲京,不先回府,先去找三皇子,她肯定也是想要嫁给三皇子的,娘亲,瑶儿怎么办?呜呜!”苏瑶瑶越想越怕,因为她今天看到,苏璎珞的相貌,竟然是那么美。

宋氏瞪了一眼苏瑶瑶,苏瑶瑶声音低了下来。

“怕什么?就算是她回来了,就算是她与三皇子有婚约,别忘了,你大伯已经过世,现在的长平侯是你父亲,你才是我们长平侯的正牌嫡女!”

苏瑶瑶心头这才稍微定了一些。

宋氏无奈看了一眼女儿,自己这个女儿确实是太蠢了一些,不过这与三皇子的婚事,她一定是要弄到自己女儿的头上的,至于苏璎珞,既然早年遁离羲京,住在乡下老宅这么多年,哪还配得上三皇子?

“瑶瑶,你……”

“夫人,侯爷请您过去。”宋氏的陪嫁宋嬷嬷过来,语气带着古怪,“长房大小姐回来了。”

苏瑶瑶一听,立即失控尖叫:“什么,那个小贱.人,她竟然还敢自己回来!”

宋氏也是没有想到,她这边刀还没磨好,苏璎珞就自己回来了,还直接去见了侯爷?!

急急的来到正厅,宋氏一进去,一眼就看到坐在厅中,悠然优雅饮茶的白衣素华少女。

她瞳孔骤然一缩,但是再抬眸,依然是慈和温婉的模样。

“这是璎珞?都长这么大了?”

第4章 男人,只怕来历不凡

“二婶娘。”苏璎珞起身,乖巧的唤了一声,声音柔脆,面容娇秀甜美,姿态表情,无可挑剔。

宋氏心中暗骂,还不得不陪着演戏。

“这么多年,可是想煞婶娘了,快来让婶娘看看!”

看到宋氏过来,苏璎珞俏然一个转身,躲过她伸过来的手,悠然上前挽住长平侯苏诚的手臂,柔声道:“二叔,我这次回来,还想住我们以前住的东院,可否?”

苏诚看着这个长久不见的亲侄女,从她面上,一下子怀恋起已逝的长兄,再感受着侄女自然的孺慕,哪会拒绝?

“当然可以。”

宋氏见苏璎珞居然这么乖巧的向自己的夫君撒娇,眸中厉光一闪,就要开口,不想苏诚却道:“月婉,你这就安排人,把东院收拾出来,特别是璎珞要住的飞花居。”

看着苏璎珞一副不谙世事的天真浅笑,宋氏一口老血窒在心口处。

夜晚。

坐在长平侯府东院的飞花居里,叶星到处查看,忙得不亦乐乎。

“星儿,发现什么了吗?”相比之下,换了一身浅紫衣裙的苏璎珞,倚坐在贵妃椅上,闲适无比。

叶星郁闷的摇头:“没有,打扫的很干净,看来屋子里没有什么古怪的地方了,大概是怕了小姐了。”

苏璎珞“哧”的一声笑了,眸色却是凉幽,“怕?人不打不涨记性,我还没打呢!人家怎么会怕?”

“那是不是在……”叶星歪着头想了一下,看到苏璎珞突然拿出一个黑盒子,正在细细把玩,眸光一动问,“小姐,这是那天……”

苏璎珞眸光幽凉一片,她看着盒子,幽声道:“这盒子上有机关,我这几天一想要打开,但是却做不到,若是阿昭在此,他肯定能打开。”

“昭公子他……”叶星顿了顿,问,“小姐,这盒子和九重宗门有关吗?”

苏璎珞摇头,又微偏着脸,把盒子拿高,往盒底看去。盒子底部,有一个暗刻印的九字。

“很有可能,而且咱们得到的消息,九重宗门门主出现在过羲京,而那个客栈,离羲京也不过只有三天的路程,更重要的是那个男人,他只怕来历不凡。”

叶星认真点头:“要真的有关,我们就能找到药引,到时候再加小姐的医术,昭公子的腿就能好了。”

苏璎珞点头,微微勾唇,笑意有些无奈。

苏昭是她现在这个身体的嫡亲弟弟,而她是数年前,穿越此身的现代灵魂,前世她是医毒双绝的鬼医苏,这一世,换了天地,她也能做到医临天下。

苏昭天生不良于行,她是能治,但是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她缺少一味极重要的药引。

就在数月前,她得到消息,药引的消息在神秘的九重宗门门主身上,而这位在两个月前,在羲京出现过。

苏璎珞想着,眯了眯眸子,客栈那个男人,和九重宗有什么关系呢?

“小姐,有人过来了。”叶星突然压低声音道。

苏璎珞收起盒子,把一个小瓷瓶递给叶星,然后眸子微微往窗边一掠。

叶星会意,拿着瓷瓶,突然一把推开窗子,把瓶子一倾,有什么青色的烟雾状的东西飘了出去。

而后叶星又关上了窗子。

苏璎珞在这个时候,突然惊呼一声:“啊,有蛇!”

叶星也立马跟着喊了几声,顺便还踢倒了屋中的两张椅子。

这个时候,外面传来快速远去的脚步声。

苏璎珞拍拍手,弯唇甜蜜一笑,打了一个哈欠,道:“好了,咱们可以睡一个安稳觉了。”

叶星弯眸点头,服侍苏璎珞睡下。

飞花居这边安然静谧,而西院主院芙蓉院里,正是热闹。

“娘亲,宋嬷嬷回来了,看来事情成了。”苏瑶瑶也等在这里,看到进来的人,兴奋的笑道。

宋氏扫她一眼,看向宋嬷嬷,宋嬷嬷赶紧过来:“夫人,事情成了,奴婢听到里面叫喊起来了。”

宋氏满意的点头。

今天苏璎珞抢先去找苏诚,向苏诚打亲情牌,弄了她一个措手不及,想出手都没有办法,可惜那个小贱.人还是小看她了。

不是让她着人收拾东院,特别是飞花居吗?

若是在家具上抹上蛇莓汁子,这又是春天,正是春暖虫蛇活跃之季,她倒要看看,苏璎珞那个娇滴滴的人儿,是不是能面对一屋子毒蛇还能临危不乱!

苏瑶瑶这个时间段,因为不耐热,所以早早换上了薄纱衣裙,这种薄纱,是南方新品,轻透薄软,又漂亮又飘逸,是她的最爱。

突然她感觉脖子上凉幽幽的,似乎是衣领沾了水?

她伸手想要拔弄一下衣领,然而一触手……滑腻幽凉?还会动?

“啊啊啊!”

刺破耳膜的尖叫声在整个西院响彻!

“蛇,蛇有蛇啊!”

“天哪,夫人游,游,朝您游过去了!”

“宋嬷嬷,您后面全是蛇啊!”

大晚上的,西院苏氏住的芙蓉院里爬进了十几条的蛇,而且还有蛇源源不断的涌进来,一时间,整个西院似闹了蛇灾。

这一夜,整个西院的人都几乎没能睡成,只有苏瑶瑶睡了,只不过她是昏睡过去,因为有一条蛇刚好从她坐的后面窗子爬进来,缠上了她的脖子,她刚叫了一声,就吓晕了。

一早,苏璎珞神清气爽,穿着一件月白的衣裙,清雅如玉,一张眉目精致的面容,纯良柔婉。

她来西院和苏诚宋氏一起用早膳。

苏诚看到她,便问:“璎珞,昨晚你那边没事吧?”

苏璎珞摇头,神色诧异的在两人脸上扫过,问:“二叔,二婶娘怎么了,怎么好像一夜没有休息好,要不要看看大夫?”

“小……璎珞,昨晚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宋氏此时还是心有余悸,白青着一张脸,直接质问。

苏璎珞一脸茫然,问:“昨晚的事情,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东院飞花居离这边有点远,我早早歇下,什么也不知道。”

“你……”宋氏笃定就是苏璎珞做的,要不然为何她要害苏璎珞的毒计,反而落到了她的身上呢?

苏诚怒声:“够了!璎珞无事就好了,你怎么想着这种事情赖到她头上去!”

第5章 我比你丑?

用过早膳,苏诚还嘱咐宋氏,苏璎珞刚刚回京,缺什么都加倍的置办好,别让他提醒。

宋氏更是气得窒息。

知道苏诚这是疑上她了,这一切都是苏璎珞搞的鬼,这个小贱.人。

“苏璎珞,昨晚的事情到底是不是你?”

“那涂蛇莓汁子的,又是不是二婶娘你呢?”苏璎珞搅着一碗燕窝,微偏着脸,认真的道,“有道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二婶娘,感受如何呀?”

宋氏瞠眸瞪着眼前浅笑晏晏的少女,这死丫头竟然承认了,好呀!

“想告诉二叔,那好,我也会告诉二叔,我屋子里家具,都被人涂上了蛇莓汁,更重要的是,帮着收拾打扫飞花居的正是二婶娘你。”苏璎珞不等她说,抢先撇撇嘴,笑道,“二婶娘还是想好了再行事,比较有脑子。”

笃定宋氏不能奈自己何,苏璎珞勾唇一笑,带着叶星就扬长而去。

“小姐,这个二夫人还真是恶毒,只不过您这么直接和她说,她会不会……”

苏璎珞无所谓的撇撇嘴角:“她先是派杀手去旧宅杀我,然后又在我入住侯府当晚,涂蛇莓汁,想用蛇毒害我,这样的人,你觉得你家小姐还用得着和她转弯抹角?”

“如此歹毒,就得直接刚她!”叶星握拳道。

苏璎珞懒洋洋一笑道:“其实你家小姐我,现在根本不想和她斗,现下我要保住三皇子妃这个名号才是要紧的,所以才和她来直接的,若她聪明,就最好不要再惹我,不聪明,那就……”

“那就让她反被聪明误!”叶星接话笑道。

宋氏是绝对停不下来的,只要苏璎珞好好的,三皇子妃的名号就是她的,她怎么可能坐得住?

不过很快她就发现,苏璎珞是个绵软不破的,看似软弱纯良可欺,可是她待在东院的小小飞花居里,她却是怎么也攻不破。

好好的,她的瑶瑶被吓得连病几天,床都下不来。

宋氏在苏璎珞入住侯府的第三天,接到了宫中的帖子,于是她悄然进宫,次日,她亲自带着人,来到了飞花居。

“璎珞呀,淑妃娘娘要见你。”

淑妃?嗯……就是三皇子的母妃,叶淑妃。

苏璎珞只是淡淡一勾唇,对上笑容古怪的宋氏,浅笑着:“那敢情是好,我也想见见我这位准婆婆,大婚之前,拉拉关系,以后也好处婆媳,不是么?”

宋氏想要吐血,还婆媳?叶淑妃压根就不想要你这个儿媳。

“婶娘这里都准备好了,咱们这就去吧。”

“好呀。”苏璎珞从善如流,还带着自然的欢喜。

走到侯府门外,苏璎珞看到精心打扮过的苏瑶瑶。

一身水粉色的覆纱罗裙,发上垂着粉晶的流苏簪子,趁得她一张娇美的脸,秀丽楚楚,风致嫣然。

相比之下,苏璎珞打扮的就有点平平无奇了。

然而她眉目清丽,神色恬淡自若,越是简素的打扮,越是显出她的独特韵味来。

苏瑶瑶和宋氏的眼眸都不觉一沉。

只不过母女俩这次都忍耐了下来,只作不见,只是苏瑶瑶没好气的转身上了马车,宋氏则是请苏璎珞一起上车。

“原来淑妃娘娘也要见瑶妹妹呀?”苏璎珞一边上车,一边淡声道。

苏瑶瑶小脸登时一沉,神情一变,当即就要开口,宋氏却截住了,道:“璎珞你多年不在羲京,怕是忘了,宫人贵人的心思,还是不要乱猜测的好,免得触怒了贵人。”

这是暗示她多年外居乡野不知礼数呢!

苏瑶瑶一听,立即掩唇一笑道:“就是呢,大姐姐,你看看你,今天进宫见淑妃,也不知道打扮打扮,穿成这样……”

“我比你丑?”苏璎珞懒洋洋反击,却致命的中了靶心。

苏瑶瑶的一张脸猛然失色!

什么叫秒空血槽?这就是了!她再不要脸也说不出苏璎珞比她丑的话来。

宋氏拉过女儿的手,轻抚一下,实则用力的拉着她不要冲动,“瑶瑶,不要和你大姐姐争吵,等进了宫,让娘娘看到了会觉得你们姐妹不和睦。”

苏瑶瑶一下子的反应过来。

看着苏璎珞笑得一脸得意!

苏璎珞也笑,笑意淡然甜静,柔婉无争。

叶淑妃很受皇宠,住的长春宫也是华丽又宽阔。

汉白玉的地板,光可鉴人。

宋氏一进来,就紧紧盯着苏璎珞,苏璎珞虽说是长平侯府长房嫡女,但是在乡野居住了这么多年,哪见过这种富贵?

肯定会缩手缩脚的出丑。

然而让她失望了,苏璎珞的步子说不上多么优雅完美,但胜在自然淡若,再加上她身姿轻盈,一步一步的往前去,养眼悦目。

反倒是苏瑶瑶,刻意的要得到叶淑妃的青眼,显得有些紧张小气。

宋氏登时气结,这时,就听到宫人的声音传来。

“淑妃娘娘到。”

宋氏不敢再多做什么动作,扫了一眼苏瑶瑶,故意撇下苏璎珞,上前行礼。

“臣妇参见淑妃娘娘。”

“臣女苏璎珞(苏瑶瑶),参见淑妃娘娘。”

叶淑妃让她们免礼,目光落到自然大方的苏璎珞身上。

苏璎珞也自然的打量过去。

叶淑妃年过四十,但是保养得当,容貌又极娇艳,肤色白皙,犹如一朵开得正盛的牡丹花,灼目,但又高贵温婉。

“你就是璎珞,长这么大了,本宫可是好多年没见过你了。”叶淑妃说话的含着一丝动情。

“娘娘。”苏璎珞开口唤,也是乖巧甜美。

叶淑妃似是满意的颔首。

眼看苏璎珞似得了叶淑妃的青睐似的,宋氏一急,递了一个眼色给苏瑶瑶。

苏瑶瑶从怀中拿出一个精致的雕花小瓷盒,笑容楚楚,双手奉了上去。

“哟,这可是绮香斋的?”叶淑妃看到,登时欢喜的问。

苏瑶瑶快速的得意的扫了一眼苏璎珞,才笑道:“正是呢,这是绮香斋新出的口脂,花型是牡丹花香型,若是涂在唇上,周身都能散发幽幽花香,瑶瑶觉得这种花型,也就适合娘娘这样高贵端华的人,所以特意去买了一盒,来奉于娘娘。”

“口脂?”苏璎珞突然微挑唇。

苏瑶瑶立即抓住机会,转脸过来,道:“大姐姐久不在京中,大概是不知道绮香斋的吧,这绮香斋的东西,可是……”

“淑妃娘娘,这牡丹花香型的口脂针对的客户是青楼的花魁,再说了,娘娘本身华若牡丹,何必还用这种牡丹口脂?”苏璎珞接过话来,娓娓道来。

第6章 正中要害

苏瑶瑶小脸都气绿了,尖声道:“苏璎珞,你少胡说八道!”

“是不是胡说,娘娘派人去绮香斋问问就知道了。”苏璎珞懒洋洋的道。

苏瑶瑶还要说什么,叶淑妃凤眸一沉,怒声道:“苏瑶瑶,你送本宫这个到底是什么意思?”

苏瑶瑶想要解释,却是解释不来,因为事实就如苏璎珞所说,只是她没有买到正适合送叶淑妃的那种,所以才想到用这个代替,她是怎么也没想到苏璎珞居然了解这个!

“娘娘,我……”

宋氏急忙上前,解释道:“娘娘,这是瑶瑶一时糊涂,她也是被那绮香斋给骗了,她也是对您的一片孝心,并不是有意冒犯!请娘娘就原谅她这一回吧!”

叶淑妃气得脸色难看,这时她不由得看向苏璎珞,而苏璎珞正好也柔婉开口道:“淑妃娘娘,璎珞也有一件东西要送给您。”

什么?苏璎珞也准备的礼物?宋氏和苏瑶瑶齐齐变了脸色。

叶淑妃也是讶然,挑眉:“哦?”

“不过不能在这里给您,璎珞想私下给您看。”苏璎珞浅浅的笑道。

宋氏一听就想阻止,可是叶淑妃却一个冷眼扫过来,她登时心尖一跳,不敢多话。

“跟本宫过来。”

叶淑妃转身往后殿,苏璎珞抬步跟上去。

后殿。

雕花缀玉的鸾榻上,铺着华美无比的锦缎,旁边的缠丝铜炉之中,燃飘着青烟,让整个室内幽香袅袅。

叶淑妃是看不上苏璎珞的,原长平侯没过世的时候,她还是京中贵女的佼佼者,可是现在?已经过时的侯府嫡长女,哪配得上她儿子?

苏璎珞知道叶淑妃在细细的打量她,她无畏淡然,叶淑妃让她坐,她便坐了下来。

说实话,苏璎珞的坐姿神态,都不符合一个京中贵女的标准,然而她身上却有一种其他贵女所没有天然自若。

就像她的衣裙,不见惊艳,却足够耐看。

一张秀颜,清丽里又泛着幽幽的妩媚,偏偏她唇角还弯着甜美的笑,让人生不出恶感。

这与自己想像的完全不同!叶淑妃暗想。

“叶淑妃,您年轻的时候也和现在一样美,您还有一个闺中好友,有一次,您的闺中好友无意中救了一个人,不想这个人身份贵重……”苏璎珞开口,声音带着丝丝清甜,轻柔恬淡。

叶淑妃似是没有防备她会说这个,一时间神色微怔,既而反应过来,一张脸青白交加。

“你,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想必叶淑妃十分清楚。”苏璎珞轻轻的抚着自己修剪莹润的指甲,抬眸,悠悠道,“后面的事情,需要我继续说完吗?”

“你!”叶淑妃满眸杀气的瞪着苏璎珞,“你的目的是什么?”

苏璎珞轻轻一笑道:“娘娘,我今年十五岁,及笄了,该考虑婚事了,虽然我父母都不在了,但幸好,我娘亲当年给我订下了一个门好的婚约。三皇子妃呀,三皇子相貌俊美,身份高贵,可是羲京贵女的春闺梦里人呢!”

“你疯了?你根本配不上我的烨儿!”叶淑妃怒极反乐,“苏璎珞,你竟然敢威胁本宫,你以为你是谁?你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女,本宫要掐死你,比踩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

“那是哟!”苏璎珞依然笑得纯良恬静,半点也没有被吓到,“所以说,我拿了一个东西来送给淑妃,这个东西呢,其实我今天没有带来,不过我可以告诉您,它是什么,它是一枚玉佩,名字叫做:九龙环绕佩。”

叶淑妃的脸色再次变了,这次不止有惊愕,还有一种恐惧。

苏璎珞知道,自己的话起作用了。

她进京来,先是要和东方子烨约定好,然后就要解决叶淑妃,解决她的办法,她来之前就想好了。

九龙环绕佩,一定命中叶淑妃的要害。

这个看似高贵端婉的女人,其实不过是一个鸠占鹊巢阴险女人罢了。

“不,不可能,玉佩早就……”叶淑妃的语气惊慌,差点绷不住脸上的端贵。

苏璎珞幽幽道:“那玉佩是紫玉所制,上面的九条龙,每一条都是首尾相接,环绕正反两面,其中一面有一个字……决。”

真的是那个玉佩!

“决”字,正是当今皇帝的名讳。

叶淑妃此时眸光阴狠,恨不得掐死苏璎珞,狠声问:“苏璎珞,你到底想做什么?”

“不做什么,只是当年你为了封住我母亲的口,所以许下婚约,如今总不能因为我母亲不在,就婚约吧?”苏璎珞挑唇,笑容纯良。

叶淑妃暗吸一口气!

“苏璎珞,你要当三皇子妃,也要有本事保住自己!”

“多谢淑妃提点,璎珞一定会好吃好睡,把自己养得好好的,不会辜负娘娘的关怀。”

谁要关怀你!叶淑妃暗窒一口老血。

前殿之中,宋氏和苏瑶瑶母女心焦烦躁的都要怄出血来了,苏瑶瑶恨不得冲进后殿,可是她不敢,宋氏也不会让她去。

终于脚步声传来,叶淑妃和苏璎珞一起出来了。

叶淑妃换了一身衣服,更加的高雅淑华,而苏璎珞还是那样,只不过手腕上多了一支碧莹莹的镯子,衬得她一双原本如胆似玉的手腕,更加的夺目。

苏瑶瑶的眼睛差点瞪出血来。

这镯子来时还没有,肯定是叶淑妃赏的!

苏璎珞还故意抬起手腕,抚了抚耳边的墨发。

宋氏这下子也注意到了,眸底一片暗沉。

“璎珞小姐,这是咱们长春宫小厨房的糖蒸酥酪,您尝尝。”一个宫女莲步进来,端着一碟香甜扑鼻的酥酪上前。

长春宫的酥酪啊!谁不知道,这是长春宫的特色,连皇上吃了都赞不绝口,说是和别处不同。

苏瑶瑶看到,眸子都瞠大了。

苏璎珞拈起一块,忽而勾唇一笑道:“瑶妹妹,你饿了吧,来尝尝娘娘宫里的酥酪。”

叶淑妃瞳孔微微一缩,想要阻止,但是还是坐着了。

苏瑶瑶不疑有他,接了过来,只觉得这酥酪只配自己吃,苏璎珞见状,道:“我不爱这个,瑶妹妹喜欢,就全吃了吧。”

第7章 春疹,还会传染呢

苏瑶瑶见叶淑妃不反对,心里暗喜。

淑妃其实还是看重我的,只不过当着人面,不好事事让她抢在长姐面前罢了!

一整盘的酥酪,苏瑶瑶一连吃了三分之一。

不是因为太好吃,而是要吃给淑妃看,显示她的识货。

苏璎珞这个蠢货,淑妃她还不吃,这不是纯粹的不识相吗?

“淑妃娘娘,您宫里的酥酪,真的很好吃,堪称——”

“瑶妹妹,你的脸?”苏璎珞突然讶然的打断苏瑶瑶的话,指着她的脸。

苏瑶瑶自己也感觉脸上有异样,她下意识的伸手去抠,宋氏却是尖叫一声:“瑶儿,莫动!”

“娘亲,我好痒!”苏瑶瑶痛苦的哼叫。

此时,苏瑶瑶的脸上,长了满脸的红点子,看着十分的可怖。

叶淑妃吃惊的掩住唇,难以置信的瞪着苏璎珞:“苏璎珞,你居然下毒毒害瑶瑶!”

“是你!”宋氏也反应了过来,怒指着苏璎珞。

苏瑶瑶看不到自己的脸,但是感觉自己难受的要疯了,恨不得扑上去掐死苏璎珞。

满殿慌乱,只有苏璎珞,兀自临危不惧。

她轻轻的晃着手中的茶盏,盏中茶汤,碧莹幽澈,轻轻一晃,香气扑鼻。

“我来的时候,就发现瑶妹妹脸上长了一个红点,只不过是在耳边,被头发掩着了,现在看来,我所料不错,瑶妹妹这是长了一种春疹,这春疹嘛,发作的极快,而且也会传染。”

“什么?!”叶淑妃一惊,“苏璎珞,你莫要胡说八道,什么春疹,什么还会传染?”

“诺,淑妃娘娘,刚才您与瑶妹妹亲近过,您右脸颊也长了一枚呢!”苏璎珞目光突然一转,落在叶淑妃的脸上。

叶淑妃一听,登时感觉脸上一痒,伸手要去按,就听到苏璎珞凉幽幽的声音道:“娘娘可千万别碰,这疹子若是破了,可是会毁相的。”

叶淑妃吓得整个人都有点抖。

她是宫妃,以色侍人,容貌对她来说,重要无比,绝对不能损毁半毫!

“你,是你……”

“是我什么?”苏璎珞笑盈盈的反问。

叶淑妃说不出话来了。

苏璎珞也不理她,从怀中拿出一个精致的荷包来,从里面取出一枚银针,走到了此时痛苦哼叫,又不敢用手碰脸的苏瑶瑶。

“苏璎珞,你要做什么?”见她指尖银针寒光烁烁,宋氏尖叫。

苏璎珞懒得理她,素手如兰,落针似电,眨眼间就是数针下完,宋氏想要阻止都来不及。

而此时,苏瑶瑶却是突然道:“娘亲,我不痒了。”

宋氏看去,也是惊异,苏瑶瑶脸上的红点,正在消退。

“看吧,我就说是春疹。”苏璎珞转眸,看着叶淑妃,笑容漫开,纯良无比。

宋氏哪会服气,尖声道:“娘娘,一定是苏璎珞搞的鬼,快请太医过来,让太医……”

苏璎珞语气凉凉接过话来,道:“娘娘不会请太医的,是不是?”

叶淑妃瞳孔一颤,十指紧握,恨不得掐死苏璎珞,但是却道:“请什么太医,璎珞不是说是春疹吗?而且苏瑶瑶也好了。”

宋氏怔住。

苏璎珞笑得一脸笃定。

她是笃定叶淑妃不敢请太医的,因为太医一来,就能拆穿她先在酥酪上下毒,见她不吃,给了苏瑶瑶,就想趁机再陷害她毒害苏瑶瑶,只可惜,她可不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这时苏瑶瑶脸上的红点,起的快,消的也快,已经完全没有了。

然而叶淑妃脸上的,虽然还只是一枚,但是还是没消。

苏璎珞主动上前,道:“淑妃娘娘,得罪了。”

叶淑妃气恨欲死,面上却是温婉笑容,道:“无妨。”

苏璎珞几针下去,叶淑妃叫宫女取了镜子来一照,一张丽颜依然白皙如玉,没有任何的瑕疵。

“璎珞既是本宫的准儿媳,刚才又解了本宫的春疹,本宫可要好好的赏你。”叶淑妃看着苏璎珞,犹如慈爱的长辈一般。

苏璎珞从善如流,拜礼谢过。

一边的宋氏和苏瑶瑶,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咬下苏璎珞身上一块肉来,但是也无可奈何。

“苏璎珞,你到底给叶淑妃了什么礼物?”出宫回府的马车上,苏瑶瑶忍耐不住,尖声厉气的问。

一定是苏璎珞的礼物笼络住了叶淑妃,要不然叶淑妃明明不喜欢苏璎珞的,可是这个贱.人,手上能有什么好东西?

苏璎珞淡淡的,眼皮也没抬:“关你什么事?”

苏瑶瑶气得小脸一青,想要扑上去掐住苏璎珞。

宋氏按住女儿,看着苏璎珞,声音放缓了,道:“璎珞,二婶娘也是好心劝你,你现在已经不是真正的侯府嫡长女了,所以你和三皇子,委实是配不上的,倒不如让给你瑶妹妹……”

“不让。”苏璎珞笑意甜美,快把宋氏气炸的时候,她弯唇又道,“停车。”

“你要去做什么?”

苏璎珞起身,径自下了马车。

马车上,两母女气得跳脚,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苏璎珞悠然走远。

“小姐。”

刚过一个拐角,叶星就迎了上来。

“怎么样了?”

“我去过绮香斋了,绮姑娘正等着您呢。”叶星回答。

苏璎珞点头,抬步往前走去。

绮香斋是近几年在京中兴起的胭脂铺子,虽然在羲京之中算是同类的后起之秀,但是却是因为定位高端,品质上又无人能及,所以短短数年就打开了局面,成了羲京首屈一指所在。

绮香斋的后门,平时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绮香斋老板绮姑娘,正十分期待的等待着。

听到脚步声,一眼看到清素罗裙的少女过来,绮姑娘眸中满是激动,还有恭敬。

“见过小姐!”

苏璎珞淡淡一挑唇,熟稔的上前挽住绮姑娘的手臂,弯唇道:“阿绮,你如今越发有气韵了。”

“都是小姐的恩泽。”知道苏璎珞一向对人随和,但是她自己知道,眼前的少女,可是她的恩人,是她一生要追随和忠心的小姐。

苏璎珞淡淡摆摆手,绮姑娘便道:“小姐,里面早备好了香茗,我们进去说话。”

“好。”

第8章 迷魂香,百事通

从后门进入,绮香斋的后堂是一个单独的院子,院子不大,但是布置精巧,花草树木,皆有章法。

苏璎珞颔首,表示赞许。

绮姑娘跟在一侧,紧张的心情慢慢缓开,不知为何,纵然知道苏璎珞比她还年幼,可是在她面前,什么年纪资历之类的全都不作数了,只是看着自家小姐一双清幽若定的眸子,她心里就有一万个服气。

“百事通那边的情况查得如何了?”

“正要告诉小姐,百事通今天晚上子时开市。”

苏璎珞听了,眸光一动,满意颔首。

她招招道:“阿绮,给我弄一些香料来,要最好的。”

“是。”绮姑娘也不多问,转身去了。

很快,桌上摆了几样香料,都是绮香斋最上等的,平时千金难求一份,如今却是随意的摆在素罗衣裙的少女面前。

少女伸出纤如葱白的手指,手上动作极快的把各样香料调到一个玉碗里,很多,加了一些东西一搅拌,便成了新的香料。

“小姐,这是什么?”这绮香斋的香料方子最顶级的就是苏璎珞写的,绮姑娘对于自家小姐手段,最是佩服。

苏璎珞却是把调配好的新香料倒进了一个小瓶子里,收进了袖中。

而后,勾唇,邪邪一笑。

“迷魂香。”

宋氏和苏瑶瑶回到长平侯府,母女俩越想越觉得不对。

“娘亲,我一定要杀了苏璎珞!”苏瑶瑶狞声道。

东方子烨那里她输了,今天到了叶淑妃那里,她居然又输了,这个小贱.人,再不除去,会毁了她一切的!

宋氏也怪不起女儿此时言语失态,她眸光阴厉一转,附和着:“既然一次不行,那就第二次,你且回去好生等着,娘亲自有安排。”

“娘亲……”

“夫人,小姐,大小姐回府了。”宋嬷嬷突然进来,禀报。

宋氏眸中狠光一划,冷笑一声:“回来了……就好。”

苏璎珞这边,她和叶星回到飞花居,便让叶星找到一个香炉,然后把在绮香斋调配好的香料尽数倒了进去,最后,又拿出一个小琉璃瓶子,滴了两滴液体进去。

做完这些,苏璎珞就叫叶星去告诉宋氏那边,她不舒服,晚膳不用了,要早些休息。

宋氏一听,喜不自胜,但是当着苏诚的面,关心的多问了几句,还叫人送了一些温补的东西过去。

叶星回到飞花居,与苏璎珞一道掩了门窗,她便用轻功,带着叶星从后窗跃出,然后穿过东院后面的小花园,翻墙出了侯府。

主仆二人,又去了绮香斋后面的小院。

绮姑娘早就准备好了,看到苏璎珞来,便让人抬温水进来,亲自服侍苏璎珞沐浴更衣。

忙了小半个时辰,苏璎珞才沐浴更衣完毕。

她原本就肤色白皙如凝玉,刚刚沐后,更似是泛着一层淡淡的玉芒。

在绮姑娘的巧手下,苏璎珞换上了一身淡银青色的衣裙,很素雅的颜色,配着垂落两边的墨发,眉目并未描绘,却是如诗如画,她不甚明艳,却是足够灵透通透,纯净无比。

叶星和绮姑娘看得怔然出神。

“看够了吗?”苏璎珞好笑的偏了一下脸颊。

叶星反应过来,赶紧俏皮的一吐舌头,取过淡青色的面纱,给苏璎珞系上。

苏璎珞眸底泛着幽幽碎芒,问:“子时才开市吗?”

绮姑娘点头道:“是,不过路程有点远,这个时间点,也该出发了。”

苏璎珞点头。

绮姑娘便出去准备了。

很快,一辆看起来并不起眼的马车,便从绮香斋后门驶出,一路往西,趁着夜色,出城而去。

百事通是一个江湖组织,专属收集各种情报和信息,因为他们收集的信息和情报,都是百分百准确,而总是会有人需要这些情报,所以他们不攻武事和文事,却是江湖中一个独特又长盛不衰的存在。

给苏昭治腿的药引,她不想死脑筋的只抓着九重宗门这一条线索,百事通也是一个选择。

不过九重宗门门主是不好找,而百事通则是很难搞。

百事通很是个性,什么时候开市卖消息,一个消息什么价格,全由他们自己心情而定。

她在进羲京之前就让绮姑娘帮她在暗中盯着百事通,这不,终于是等到他们开市了。

苏璎珞眸光一凝,唇角微漫出一丝浅笑。

今晚,她一定要拿到百事通用来换消息的令牌。

“小姐,到了。”叶星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苏璎珞掀开车帘。

入眼,林间漫雾,幽幽袅袅,清风浅月,静寂谧谧。

若是普通人,看到这一情形,当是遇到了好风光,可苏璎珞却知道,这是进入了百事通据点的阵法前。

百事通的消息并不是人人都可得的,有财是必须,但最重要的是要有本事。

“星儿,在这里等着。”苏璎珞略一勾唇,下令。

叶星有些不情愿,但是对上自家小姐冷淡肯定的眸光,她还是从马车上跳了下去。

苏璎珞手上银光一闪,一枚银光飞出,刺进了拉车的马臀上,马儿嘶叫一声,便往幽雾笼罩的林间奔去,瞬间消失影子。

“咄咄咄……”

刚进林中,箭雨便来了,但是苏璎珞的马车看似普通却是特制的,而且这林中的箭也只射死物,不射活物,甚至不射面门。

这只是吓人的招术,若是普通人,早就吓得哭爹喊娘的往回跑了。

这样一来,闯阵也就失败了,自然是与百事通无缘。

终于箭雨声停了,苏璎珞略舒了一口气,又突然发现,她的马车在打转,她被转得有点头晕,只好扶着车壁出去。

一到外面,就看到她拉车的马似是疯了一般,正围着一棵树,不住的打转,就是不往前走。

“鬼打墙?”

苏璎珞拧眉,只好看准时机,要从马车上跳下去,再转下去,她都得被转晕!

恰在这时,她的左侧方向,一道强劲的力道朝她袭来,苏璎珞下意识的眉心一拧,这感觉熟悉到让她浑身起鸡皮疙瘩。

她下意识的就是一躲,然而还是被人死死揽住,接着是“砰”的一声巨响,另一辆马车直撞过来,两马马车同时翻倾,马儿也趁机挣脱缰绳,转瞬跑了个没影。

“混蛋!”苏璎珞咬牙骂了一句,一脚就踹了出去。

但是有人的动作却是贼快,一把扣住她的脚脖子,带着她一掠,落到一处高石之上。

“罗英儿,又是你,嗯?”男人低沉的声线,透着裂玉碎瓷的美感,但是轻佻的意味更是满溢。

小说

唯有伤心不曾伤情:关于爱情和友情的故事。

2021-1-2 17:51:44

小说

腹黑司少要转正:他在商界杀伐果断,被称为“企业猎人”

2021-1-2 17:54:2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