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御用小厨娘:小蛋糕!疯狂约起!

她是21世纪顶级厨师,却穿为湘国最不受宠爱的废材嫡女,穿越之初险些当场去世……,好在厨神系统在手,美食她有,致富经商,励志斗渣渣,争嫡位,做美食。,火锅、烧烤、小龙虾、东坡肉、铁板鱿鱼、小蛋糕!疯狂约起!,谁知称霸九州的路上,竟然跳出了个邪魅王爷。
皇家御用小厨娘:小蛋糕!疯狂约起!

第1章 厨神穿越

“娘亲说了,今日你必须死,不然我只能以庶女的名义给人做妾,你死了之后可别找我呀,谁让你挡了妹妹我升嫡女的路呢?”

阴恻恻的恶毒声音钻进李颖的耳朵,她皱眉,谁的电视开这么大声音?

猛然间腿上传来剧痛,她整个人都控制不住的一阵抽搐。

睁开眼,朦胧的月色穿过破烂的窗户让她勉强视物。

腐朽的木床,斑驳老旧的纱帐,古朴简单的屋内陈设,这一切,都那么陌生。

入鼻的,还有浓重的劣质香粉味儿,几乎盖住了房间里酸臭腐烂的气味。

大腿很疼,她伸手摸了一下,借着朦胧的月色,看见了满手的血点子。

这是哪儿?

她作为厨神导师,正准备给全国厨神比赛冠军颁奖,结果头顶的聚光灯突然坠落狠狠的砸在头上,她昏迷前看见玉佩沾了血,发出一阵白光笼罩了她的身体……

脑袋一阵抽痛,大量陌生的记忆涌进脑海。

她居然穿越了!

穿到了美食至高无上的饕餮大陆,湘国世家李府嫡女李窈窕身上。

这李窈窕很小就没了娘亲,成为爹不喜、祖母不爱的小可怜,空有嫡出大小姐之名却过得连狗都不如,一直被磋磨至今。

单蠢的李窈窕还把狼子野心的庶妹当成好人,不仅被骗光了娘亲给的金银珠宝,最后还把命搭上了。

甚至相信庶妹往她腿里扎针,是治疗她身体虚弱的偏方,结果导致她腿部经脉受损,成为了瘸子。

乌云四散,月华大盛,室内的光线也充裕起来。

李颖感受到身侧有人,扭头,看见床边站着一个少女正拿着针往她大腿里扎,扎进去后还用力将针尾拍入肉中。

那针细如牛毛,一旦扎进去,非常容易进入血管,一旦到达了心脏就会顷刻毙命。

原主不知道是因为疼死还是有针进入了心脏而死,她可不想刚穿越而来就再死一次。

“死瘸子,敢瞪我!好,我就送你最后一程!”李娇娇抬手,手中浮现白色光芒,无数细针居然如同活了一般在她手心里游走,最后一根接一根自动飞向李颖的大腿,钻入肉中。

感受到对方凌厉的杀意,李颖眼神一厉,用尽全力给了她心口一拳。

毫无防备的李娇娇直接被锤在了墙上,闷哼一声后慢慢的瘫软在地上。

“给你三息时间,赶紧滚,否则我就算爬过去,也要拉你一起下地狱!”李颖冷哼一声,捏了捏拳头,骨节发出了“咔咔”的脆响。

李娇娇好不容易扶着墙站起来,刚要破口大骂,就却对上了李窈窕凌厉可怕的眼神。

月光下,她笑意森然,如同刚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李娇娇心里一慌生出惧意。

她来不及去多想为何长姐像是变了一个人,心里浮现的恐慌让她迫切的想离开这个屋子,只是她从墙上滑落时扭到腿筋,跑起来腿又疼又使不上力,跟真瘸了一样。

李颖侧目看去,眼神越发冷凝,原主怕是多年都是这样走路,受尽嘲讽,她忍不住开口:“瘸子,一路好走。”

看见讨厌的身影消失,李颖揉了揉酸胀的额头,另一只手碰到一块冰凉的物什。

低头了看了眼,她心头一凛。

这不是自己前世的那块玉牌吗?她从未离过身,奶奶说,这是他们家代代相传的传家宝。

难道自己能穿越,是因为玉牌?

可是,玉牌为什么只有一半?

她记得这玉牌有两片合在一起,正面是饕餮,背面是一个符阵。

两片贴合的地方,刻满了陌生的文字。

玉牌的另一半在哪?

如果找到它,并解读出文字的秘密,是不是就能解开她穿越的秘密!

如果那个世界的自己死了,独身一人的奶奶该怎么办?不行,她必须想办法回去。

至于原主,自己既然用了她的身份,就一定会帮她报仇!

此时外面天色渐明,胡思乱想一夜的李颖看着初生的太阳,嘴角浮起微笑,从今天起,她就是李窈窕了。

门外传来纷杂的脚步声。

门被人大力推开,只见众星捧月中,一位头戴嵌帝王绿玉石抹额的老太太走进屋,她一身华袍,与此地格格不入。

李窈窕斜靠在塌上,凝眸望去,老太太眼梢上挑,颧骨高耸,一看就不是个善茬。

“祖母,孙女好心帮她治病,她却打我。”李娇娇抱着老太太手臂撒娇,神色委屈,看向李窈窕的眼神里却充满了挑衅。

李窈窕冷笑,原来是去搬救兵了。

因湘国有律法,原配留有子女者不可娶平妻,因此只要李窈窕活着,那么老太太最喜欢的大孙子就只能是庶出。

可见这府里想弄死她的人,不仅仅是李娇娇一个。

李窈窕有些头痛,姨娘、庶妹、庶兄、老夫人,全都是劲敌,一个个恨不得扒了她的皮,喝光她的血。

想要回那个世界,自己首先要做的就是活着,可在这尽是魑魅魍魉的府里活下去,还真是件难事。

第2章 您是老母狗吗?

老太太紧绷着脸坐在上首处,安抚的拍了拍李娇娇的小手,斜睨李窈窕:“没教养的狗东西,还不快过来行礼?”

李窈窕侧卧在床上,揉着酸疼的腿,讽刺道:“我是狗东西,那祖母您又是什么,老母狗吗?”

张姨娘踏入屋子时,正好听见这句话,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她赶紧上前,给老夫人奉了杯茶,“母亲消消气,妾身定会好生教导她,如今也快到嫁人的年纪,到时候指个好人家便是。”

李窈窕听明白了言下之意,这是要打发了她。

何其狂妄!

她冷声道,“张婉玉,你是妾室,说到底不过是奴婢而已!有资格操纵我的婚事?嫡庶有别,当今圣上最重尊卑,怎么,你是在蔑视皇家吗?”

这话虽刺耳,却挑不出半点错处,张婉玉脸色铁青,她执掌后院多年,她还从未吃过这样的暗亏。

老太太抿唇,这话她反驳不了也不敢反驳,一旦反驳就是在打皇室的脸!

板着脸,她硬生生的挤出一句话:“孽障,你腿脚不灵便,又不精厨艺,早就是个不中用的废物了!我们能养着你,是你天大的荣幸,你不感恩戴德就罢了,还敢出言顶撞,实在是……”

李娇娇见老夫人脸色难看,赶紧接了句:“长姐实在是不孝至极!”

李窈窕慵懒的靠在床边儿,似笑非笑。

“是,我是腿脚不便,但个中缘由,你们清楚!不孝?我娘亲的嫁妆铺子每年的收益如流水,可都在祖母手里攥着!你们吃我的喝我的,还想倒打一耙?”

老太太的脸色有些不自然,她半闭着眼,捻着手里的佛珠,一副虔诚向善的模样。

李窈窕嘴角微扬,冷声道:“你们合该伺候我,否则我这一不高兴啊,你们就都吃自己去吧!”

李娇娇几乎惊呆了,从前这贱人被祖母责骂,都垂着头一言不发,现在竟然这么伶牙俐齿,连祖母都得暂避锋芒!

可看着比以往还精神,不像是鬼上身!

难不成,以前都是装的,现在翅膀硬了,就想为所欲为?

凭什么,同样是父亲的女儿,这贱人出身高贵就能放纵,而自己只能巴望着祖母疼爱,好力争上游!?

李娇娇越想越是气急败坏,她忍不住怒道:“既然如此,我们来比试厨艺。若你赢,就宴宾客,为你大办及笄礼。若你输了,就必须自请出族,不再姓李!”

李窈窕挑眉,娇娇踌躇满志的模样,简直是认定了她必输无疑,这是要踩着自己上位啊!

她要立足,就必须找个突破口。

饕餮大陆,厨艺为尊。

她还没展示厨艺,机会就送了过来,简直是瞌睡了就来了枕头。

不过,她孑然一身,还是小心为上。轻易答应下来反而会让她们起了戒心!

李窈窕敛去锋芒,眼神里也透出了不安,有些胆怯的摇头,面对挑战,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

呵!这才像个孤女,无助弱小又可怜。

李娇娇激动的浑身颤抖,显然她戳中了李窈窕的软肋,不管用什么办法都必须让她答应比试!

这贱人这十四年来从来没下过厨,一旦接受挑战,就等于自毁前程!

只要她被逐出李家,那生死,可不就拿捏在他们手上吗?

到时候,嫡出大小姐的身份,就算是顺延,也得落在她身上!

见李窈窕犹犹豫豫的,李娇娇不得不降低条件,好一步步将人引入她设好的陷阱里。

“难道你想做一辈子的废物吗?”

“只要你赢了我你就能名正言顺的当嫡出大小姐!我让你一步,你用低级食材,我用最难处理的中级食材,只要你做出来的东西能吃,就算你赢。”

即便这样,她也有把握赢李窈窕。

毕竟,李窈窕不仅没有下过厨,更不能修炼,那就没有处理食材必备的魂力!

第3章 答应比试

李窈窕垂眸,敛去眼中锋芒。

再抬头时,她脸色挣扎,在众人的逼视下,勉为其难的说道:“我接受你的挑战,不过我也有要求。”

她还要钱,用来安身立命!

至于地位……好在这里是以厨艺为尊的世界,只要自己展现厨艺就一定能得到更高的地位。

到时候找玉佩不过是动动嘴的事儿,有大把人帮她。

众人齐齐开口,“什么要求?”

李窈窕心里冷笑,面上却满是忧虑和不安,她紧张的开口,“我娘的嫁妆在祖母手里,如果我赢了,就请祖母悉数归还!”

老太太依旧是捻着佛珠,一声不吭。

那些嫁妆可是值很多钱,既然进了她的口袋,就别想掏出去。

李娇娇对老太太的心思了如指掌,她凑过去低声道:“祖母,她是家族公认的废物,我们有什么好怕的?我是族内的翘楚,绝不可能输给她!”

老太太面色缓和了不少,神色也有些意动。

张婉玉知道老太太属貔貅的,只进不出。

为了能把李窈窕赶出家族,她也劝道:“只要她输了,就会自请出族,到时候那些东西还不是任由您支配吗?失去这次机会,将来她出嫁您至少要拿出一半给她。”

见众人都这么有信心,无数眼睛期待得看着自己,老太太心下稍安。

沉吟片刻,她终于点头,“好!”

李窈窕可不信这三人,在原主的记忆中,李家最公正无私的是李泉:“请大伯来做个公证人。”

见她同意比试,李娇娇恨不得就地开始,哪有不同意的。

她立即吩咐下人去请李泉,只是还是不放心,于是飞快的写了赌约让李窈窕签字。

李窈窕装出不肯的样子。

李娇娇冷笑一声,抓着李窈窕的手,沾了朱砂,在赌约上按了手印。

李窈窕故作紧张,往后退了几步,像是不敢置信,单薄的身子在摇摇欲坠,“你……”

心里却是暗自冷笑,这些人愚不可及,仗着县先天条件有利,就敢大放厥词,还挑战她最出色的——厨艺!

可不是,自寻死路么!?

这时,门口出现了两道身影。

前面的男人是身材高大,国字脸,一身正气。

正是族长,李泉。

他身后是一个身穿紫色长袍的少年,头戴金冠,腰系玉带,一双桃花眼含笑,让人情不自禁的就沉溺其中。

李泉环视一圈,看见躺在床上的李窈窕,以为她生病了,于是焦急的问:“窈窕是不是病了?”

李窈窕看见李泉那关切的眼神,心里一暖,露出真心的笑,“娇娇要跟我比试厨艺,只要我赢了,祖母就会把母亲的嫁妆都交给我。”

李娇娇见没有下文了,连忙追加一句,“长姐亲口说了,如果输了,她会自请出族。”

“胡闹!”

李娇娇被瞪了一眼也丝毫不怕,她扬了扬手里的契约:“现在赌约已成,即便大伯是族长,也不能毁约、失信于人吧!”

她得意的指了指李窈窕的那条破腿,大声道:“我在练习场等你!”

李窈窕下床疼一抽搐,但机会难得,她只能咬牙,一瘸一拐的走出去。

少年眼中闪过兴味,跟着李泉,一起出门。

这小丫头虽然一脸病态,但面容精致,还未长开,但已经能窥探出未来是绝色之姿。

眼神狡黠,和传说中的废物大相径庭。

恐怕,不是池中之物!

第4章 欢萌厨神系统

日上三竿。

训练场。

场地很宽敞,上面整齐的放着一个个灶台和石头案板,可以让二十个人同时开始做菜。

四周有台子,都是用玉石打造,还镶嵌着宝石,可供贵人坐着观看。

李娇娇首先找到熟悉的操作台站定,又故作大方,“毕竟你一直没下过厨,所以用低级食材,免得说我欺负你。”

说完,她暗暗地的看向观众席,给娘亲使了一个眼色。

看她如此作态,李窈窕冷冷一笑,找了个视野好的操作台,四周扫视,足有二三十人。

都等着看她的笑话……

李泉从评委席起身,拿了一支手指粗一尺长的香,点燃后插在香炉里:“比赛开始,时间是一个时辰内做出品质优秀的菜肴。”

等下人将食材摆放在石台上,李窈窕眼神一厉。

那儿臂粗,两尺长,尾端带一点绿色的是什么菜?

满桌子的食材,都很陌生。

看见她那呆滞的模样,李娇娇差点笑出声,“我看你还是早点认输吧,我要是高兴了,还能留你在府里做个下人。”

李窈窕看过去,发现李娇娇那里装着食材的器皿上有字,大概是写着食材的名字。

自己这里却是清一色的无字木盆子,装着陌生的食材。

她拿起那儿臂粗的长条植物,想弄破一点皮闻味道。

李娇娇嗤笑,“废物,真是丢尽了我们李家的脸。食材必须要经过正确手法处理,不然就会失去本身的味道成为废品。”

李窈窕的手一顿,这里的食材都只有一份,若是废了,就没办法做出完美的菜品。

半块玉佩还没下落,要是离开李府,可能更难去找,也许这辈子就穿不回去了!

她几乎咬断银牙。

这时,耳畔响起冷冰冰的系统音……

“检测到宿主符合磁场,是否接受任务,绑定厨神系统?十秒后默认为同意,拒绝请点叉!”

李窈窕眼前浮现一个透明面板,上面写着接受和拒绝。

她一晃神,十秒过去了。

系统默认她同意。

系统声冷硬,“宿主必须分辨出三种食材,回答正确系统正式绑定,回答失败,当场去世!”

MDZZ!

当场去世!?

这是拿命做赌注啊!

李窈窕的心乱颤了起来……

她拿起旁边拳头大的圆形植物。

它身体上包着深紫色的外皮,外形像洋葱又像蒜头,但是蒜头没这么大。

“请说出此食材名字。”

李窈窕毫不犹豫的撕下食材的外衣,一股浓郁又带特殊香气的蒜味儿扑面而来。

只是这味道很快就消失了,哪怕是把外皮都剥开露出里面白嫩的肉也没能闻到味道。

这食材是废了,她将食材放下,不经意的抬头对上一双狭长的眼睛。

李天赐?他不是在膳食学堂学习吗?

她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很快又抑制住了。

是原主在怕!

李窈窕深吸一口气,冷冷的打量李天赐,这男人随张姨娘,尽管一表人才,但手段阴毒,让原主吃了不少亏。

收回目光,李窈窕拿起另一个长的像手一样的东西,抠开褐色的外皮闻到浓郁的姜味儿。

这是姜,姜肉淡绿色很嫩,汁液从破开的口子流出来不少。

姜旁边放着指甲大一粒的绿色颗粒,她捏破后立即闻到冲鼻的辛辣,居然是花椒。

她打算……试探系统的底线。

“蒜,姜,花椒。”

“回答正确,确切名字是紫衣独头蒜、五彩爆汁姜、翠皮花椒,系统正式绑定,请宿主给系统助理起名、塑身。”

李窈窕眼前出现一个半透明的屏幕,屏幕上浮现一个白色的蛋。

“咔嚓……”那个蛋上面破开一个洞,一只小爪子先伸了出来,那爪子满满的都是白色的绒毛,粉嫩的肉垫让人忍不住想戳戳。

紧接着裂口扩大,一只毛茸茸的小兽从蛋壳里爬出来,一双水蓝色的眼睛湿漉漉的望着李窈窕,眼神里在期待着什么,毛茸茸的尾巴在它身后左右摇摆着。

狐!小狐狸!

只见它抖啊抖,背靠地面,爪爪朝天抓了抓,再跳起来时,竟然抖出了两条尾巴!

是两尾吗?

它坐在那里就像一个蓬松的棉花糖,软软的好想抱在怀里撸几把,李窈窕的心一下子就融化了。

“叫你糖糖吧。”

系统发出了很卡的声音,随后,软糯糯的少年声音响起:“主人,糖糖想吃好吃哒。”

还会卖萌?

李窈窕松了口气,笑道,“多劳多得,你帮了我,我就会给你做美食。”

糖糖委屈的说:“会告诉主人食材的使用方法,快快做好吃哒,糖糖吃饱了才能升级,到时候还会开启更多的功能。”

李窈窕大喜。

没想到这些混蛋故意撕掉食材的标签,反而让她得到了绑定系统的机会!

李娇娇那边已经开始处理食材,香燃掉了一小节,仔细算来应该是过去了十五分钟。

李窈窕将雷炎葱外皮剥开,浓郁的葱香扑鼻而来,可是很快这香气又消失了。

雷炎葱成了废品!

可是,李娇娇处理雷炎葱的时候很随意,直接将外皮用刀划开,剥掉外皮后将里面的葱切碎,毫无技术性可言!

为什么自己剥开的雷炎葱就成了废品?

第5章 获得魂力

李窈窕深吸一口气,仔细看李娇娇处理食材。

只见她的手上发出了淡淡的白色光芒,将食材包裹住,然后用刀切开外皮。

李窈窕试探性道:“糖糖宝贝,你知道她手上散发出来的光芒是什么吗?”

“那是魂力,这个大陆每个人都要修炼的,用魂力包裹食材才能让食材里的精华保存下来……咦,主人身体里没有魂力。”

李窈窕抿唇,她终于知道自己输在哪里了。

魂力!

原主身体不好,没有修炼过魂力。

那就根本不可能做出好菜!

糖糖萌萌的声音传来:“主人,你也修炼魂力呗,只要入门就能处理那些食材啦。”

李窈窕有些郁闷,原主这些年身体一直不好,所以根本就没有接触过魂力修炼。

“糖糖可以帮主人哦。”

话音刚落,李窈窕就觉得有一道热流涌入身体内——

这热流就像是一条小蛇在身体里游走,所经之处都热乎乎。

她浑身的经脉都被这道热流疏导了一遍,一根根针,全都被逼了出来,掉在地上。

酸爽无比!

糖糖在李窈窕的脑海里欢快的转了一个圈,“主人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舒服呀!”

李窈窕失笑。

突然,有种万针扎心的感觉。

她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

“监测到主人体内还有针,治疗时,针的刺痛会遍及神经,不好,糖糖立即中断治疗……”

“不用!”

这两个字几乎是咬牙切齿,一字一句挤出来的,李窈窕疼得神经抽搐,拼命的咬着唇。

几乎想要尖叫。

可是,她想活下去,不想输!

很久之后,她才缓过一口气,浑身脱力,跪在案桌前,浑身都湿透了。

“锻炼魂力,有口诀?”

“主人身上的玉佩上有写。”

李窈窕皱眉,“那是八锦养生法。”

糖糖用短短的前肢拍了拍胸脯,点头,“双手托天理三焦,左右开弓似射雕,调理脾胃须单举,五劳七伤向后瞧,摇头摆尾去心火,两手盘足固肾腰,攥拳怒目增气力,背后七颠百病消。”

李窈窕一怔,这竟然有用?

八锦养生法分为八个动作,是古代流传下来的一套养生功法。

体势古朴高雅,编排精致。动作舒展、柔和优美,如丝如锦,连绵不断。

可以生发阳气,疏肝理气,强健脾胃,可是从来没有产生过魂力!

李泉的声音传来:“香燃三刻。”

李窈窕双眸一凝,来不及了,赶紧试试!

第一段,身体直立两足分开,与肩同宽,两手手指相叉,翻掌,掌心朝上做托天状。

同时踮两脚跟,再将两臂放下复原,同时两脚跟轻轻着地。

反复多遍。

许久后,李窈窕睁眼,竟看见空气中有很多雾气一样的东西,正一丝丝的在流动着。

她试探的想抓一条,可那些白色的雾气飞快的逃开了。

这是……魂力!

李窈窕发现自己心绪乱了就看不见那些雾气,当下又重新稳定情绪,最后进入了忘我的境地。

第6章 逆天技能

这一次她看见身边的白色雾气又多了一些,那些雾气也开始向她靠拢。

浑身都像泡在开水里,要煮熟了。

她咬牙挺住,滚烫的热度分出了一条细线,这条细线沿着经脉有走一圈最后沉淀在丹田里。方才还滚烫的感觉完全消失,浑身清凉舒爽极了。

场内所有人都看着李窈窕在做奇怪的动作,他们眼中闪着疑惑和讽刺。

李天赐一拍手大笑起来:“她一定是知道比不过娇娇,一急之下就疯了。”

李娇娇朝哥哥遥遥一笑,没想到一场比试,居然把李窈窕给逼疯了。疯了好啊,李家才不会要一个疯傻的女儿,这嫡女她是当定了。

闭着眼睛的李窈窕慢慢睁开眼。

她冷冷的扫了下首座的众人后,高举双手,好让他们看清她手上发出的白色光芒。

李泉喜极而涕:“我就知道窈窕这丫头不是废物,她可以修炼魂力,而且魂力还那么纯净,这才是天才!”

老太太简直要咬碎牙,这不能修炼魂力的废物,居然在短短的一刻钟之内修炼出了魂力。

如果她开始就修炼,那这能力得有多逆天!

她瞪了身侧的姨娘一眼,恶狠狠的说:“有眼无珠!要是她谋得嫁妆,你就去跪祠堂!”

姨娘的眼皮乱跳,心里恨得要命,却不得不赔笑。

将众人的神色尽收眼里,桃花眼美少年饶有兴致的笑了,虽然李窈窕身上散发出来的魂力极其微弱,但是非常的纯净。

她修炼恐怕是失传的上古功法,真是扮猪吃老虎啊!

年仅十四五,只要不自己作死,未来定是一片坦途!

若收归已用定会如虎添翼。

他晃了晃酒杯,笑得别有深意。

这时,下人抬着两个水盆上来。

一个水盆里装着一条奇怪的鱼,这鱼嘴里满是锋利的牙齿,身两侧和后背分别有一条金色的纹路,一直延伸到尾部,尾部细长如针。

糖糖软糯的声音传来:“发现低等食材金线鲤鱼,肉质紧密鲜美,肉色为粉红色并具有弹性,受到惊吓会导致血管破裂,肉质变硬腥气难闻。主人要小心处理哦。

刚才主人有了魂力,所以系统能量稍有增长,只要靠近食材,糖糖就能告诉主人这食材是什么,不用一样样都拿在手里啦!”

李窈窕还在试魂力,手里的白光没有李娇娇的亮,却很柔和。

这就是魂力吗?

她不能输!

刻着饕餮的这半片玉佩上,记载了修炼魂力的法诀,那另外刻着法阵的半片玉佩会不会是传送阵?

“还有两刻钟!”

李泉的声音里透出了一丝焦急,窈窕丫头这里还什么都没准备!

还是做菜要紧,没多少时间了,李窈窕收敛思绪,在心里默默问道:“有什么办法避免鱼肉变质?”

“主人按摩其后背和两侧的金纹,使其睡眠,迅速切断颈部痛觉神经就可以。”

李窈窕眯眼,这杀鱼居然还有这么大的学问!

案上放了很多刀具,有些刀具比前世里用的那些还要精致。

想必这又是那母女的手笔,把最复杂的刀具给她拿来,让她不知道如何下手。

第7章 厨艺比试

前世的她,可是凭刀功挤进全国厨艺联赛!

还是厨神导师!

李窈窕舒了一口气,选了把半指宽一指长的剑形小刀。

前端尖锐,身窄,用来刺入鱼的颈部切断神经最好,不会伤了鱼的整体外形。

李娇娇见状嘲讽的说道:“你拿挖洞刀做什么?难不成要在鱼身上挖几个洞?我看你还不如在地上挖个洞钻进去算了。”

李窈窕将细长的刀子转笔一样在手上转了几圈:“刀无固定说法,实用即可!懂不懂?”

李娇娇脸色一黑,眼神浮现迫不及待的神色,她等着看李窈窕被金线鲤鱼咬掉手指。

然而,李窈窕洗净双手,并没有贸然把手伸入水里,而是用食指的指尖儿在金线鲤鱼颈部来回摸索。

等金线鲤鱼安静下来,她又开始从头到尾的轻摸鱼背和身两侧的金线。

动作沉稳,眼神透着坚毅,哪里有半分傻气?

金线鲤鱼已经睡着,李窈窕眼神一凛,手中细细的刀子快如闪电般在金线鲤鱼后颈戳了一下。

殷红的血液从伤口蔓延到水里,李窈窕连忙控制魂力将鱼包裹住,不让鱼肉被血水反渗透。

李娇娇惊讶的看着这一切,这怎么可能呢?

难道她偷偷练习过?

就在她疑惑的时候,李窈窕迅速捞出金线鲤鱼将其开膛破肚。

手法干净利落。

李泉看的眼神大亮,这样利落与迅速的手法他都做不到!

他可是拥有中级膳师徽章的人啊!

看来,使他们一直错估了这丫头的潜力!

李娇娇见李窈窕处理好了鱼,她不由得急躁起来,伸手去抓鱼的时候被鱼狠狠的咬了一口,小指头差点被咬断。

幸好她用的中级食材莲花鱼,这鱼没有金线鲤鱼那么凶猛,不然手指都保不住了。

她冷哼一声,用帕子将手指包扎好,继续处理食材。

为了能实力碾压李窈窕,她选择了更加麻烦的料理方式。

她将鱼分成两片,然后剔骨除刺,最后是去掉鱼皮。

这剩下的肉她又片成极薄的片,锅里放了油,她这是要做炸鱼片。

李窈窕眼睛眯了眯,李娇娇还是有实力的,她的每一片鱼肉都用魂力包裹住,使其不在制作时失去新鲜度。

单单是掌控魂力这一点,李窈窕不得不甘拜下风。

如果让她来给那么多鱼片包裹上魂力,八成会被累趴下。

李娇娇得意的看了看李窈窕,她拿起一把刻刀将鱼肉片成了荷花花瓣的样子然后沾上蛋清调制的酥皮液后丢入油锅。

她只要把鱼片炸完淋上酱汁就能出菜,但李窈窕那边才开始处理鱼,不管怎么做都不可能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她输定了。

“滋滋滋……”

声音在练习场上飘荡,鱼肉的香味也被热油给逼了出来。

所有人都眯起了眼睛,鼻子耸动,有些下人的嘴角都流出了口水。

李娇娇不愧是李家的天才!这鱼片只是过油就这么香,那成品吃起来岂不是要香掉舌头?

李窈窕收敛心神,仔细查看手中的金线鲤鱼,她发现鱼肉透着一丝鲜甜,这样的鱼用来清蒸最能体现出它本身的美味,她将蒸笼洗净放在了锅上加热。

李娇娇见状,嗤笑一声:“清蒸?别说你,就是我师父都不敢用金线鲤鱼来清蒸。”

李泉狠狠的瞪了李娇娇一眼:“窈窕丫头,你还是红烧吧,清蒸的太难。”

李窈窕摇头:“不必了。”

红烧鱼是可以提高口感,但时间来不及了。

她把鱼身洗净后用魂力梳理一遍,去掉多余的水气。

刚才还水淋淋的鱼一下子变得干爽起来,而且是360度无死角的干爽。

拿过一把切片刀,李窈窕在鱼身上划出口子。

很快,一条手臂长的金线鲤鱼趴在了雪白的盘子里,它的鱼头向上,眼睛还流光溢彩就像是活的一样。

鱼皮受热会收缩让鱼身上的口子扩大,说实话这样很影响美观。

李娇娇将鱼片炸完,看见李窈窕在切鱼。

“哈哈……你这是要把鱼切碎吗?等你蒸出来这鱼身上一条条的伤口看着都倒胃口,谁还敢吃啊!”

李窈窕当然想到了这一点,她的视线落到旁边的五彩爆汁姜身上,掩盖裂口就靠它了!

第8章 啪啪打脸

李窈窕拿起五彩爆汁姜旁边的姜黄色蔬菜,这玩意比五彩爆汁姜大十几倍,一节就手腕那么粗。

贴心的糖糖说道:“发现饕餮大陆特有调料,五彩爆汁姜中的老姜,肉质接近木质,味道辛辣,口感不好,建议榨汁使用。”

幸好这案台够大,东西够齐全。

李窈窕直接把老姜去皮,这次有了魂力包裹食材所以老姜榨出来汁液清澈透明,没有变成废品。

把姜汁在鱼的周围洒一圈,她直接把鱼放入开水锅里蒸。

李娇娇嗤笑一声:“放开水锅里蒸真是不知所谓,鱼肉遇热迅速变老,这还能吃吗?”

李窈窕侧目:“管好你的嘴,且留条后路。”

她有了一个意外的发现,通过魂力可以感受到蒸笼内部的温度变化,就像是有了一个内置温度计,这样就可以更加准确的控制火候。  

这金线鲤鱼其实是一种让人又爱又恨的食材,处理好了还不算成功,还要掌控好火候,火轻了会让鱼肉发散,绵绵的不好吃。

张姨娘脸上阴沉的能滴出水来,她做了两手准备,一方面让府医在药里下了克魂力的药,一方面隔绝了这贱人接触任何秘方。

千防万防,可是没想到啊……

眼神沉了沉,她冷冷一笑,好啊,竟然扮猪吃老虎,等她挪出机会,立马找人除了这这死丫头!

这时,浓郁的酱汁味在空气里散开,所有人都动了动鼻子,嘴里也开始分泌津液。

众人看去,李娇娇已经把鱼片做好,还把鱼片摆成了荷花的样子,然后在上面淋上酱汁。

色香味俱全!

香已经快燃尽,只有不足五分钟的时间。

只有李窈窕,还在专注的看着蒸锅。

张姨娘脸上浮现得意,这就是她的女儿,李家的天才,竟然把低级食材做的这么美味。

李娇娇如同骄傲的孔雀,“李窈窕,你还不认输吗?”

“主人,鱼好香哦,再煮下去就不好吃啦。”

李窈窕顾不上反驳,连忙立即打开盖子,一股香甜味从锅里散开,混在空气里面。

在场的人都不由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就连远处躲着看热闹的下人们都露出沉醉的表情。

“太香了,原来清蒸鱼也可以这么香!”

“单比这味道,甩李天才十八条街啊!”

伺候在一边的下人们纷纷交谈了起来。

李娇娇像是被狠狠扇了一巴掌,尴尬的站在那里,看着自己精心制作的鱼,恨不能用魂力劈了抢风头的小贱人。

香已经燃到根部,香头摇摇欲坠。

深吸一口气,稳住心态,李窈窕拿起成为废品的五彩爆汁姜。

姜的果肉有五种颜色。

她飞快的替换着各种刻刀,将五彩爆汁姜刻成几朵五色莲花,它每一圈花瓣都晶莹剔透,如同水晶一般。

比划着刀,她冲张姨娘微微一笑,“还是姨娘想得周到,要不是你准备的刀具齐全,我想雕刻花朵,完全不可能啊。”

姨娘心头怒骂,面上微笑:“你喜欢就好。”

雕刻的莲花被摆在鱼身上,遮挡了裂口,她飞快的热油然后舀出一勺浇在鱼身上。

菜成,香灭!

滋滋的声音传入众人耳朵里,这仿佛是世间最美妙的音乐,让人沉醉的难以自拔。

鱼的香甜混入热油的香气,简直让人垂涎三尺。

李泉不愧是见过世面的人,他第一个回过神来:“没想到金线鲤鱼清蒸起来还能这么香,我得好好尝尝。”

李娇娇将自己做的荷花鱼跟清蒸鱼放在一起,她突然发现李窈窕做的清蒸鱼居然比自己以往做过的都要好看。

如果今日她也用金线鲤鱼做菜,肯定会被比下去,但幸好她用的是莲花鱼,肉质好!

“哼,好闻又怎样,不一定好吃。开水下锅的鱼,鱼肉早就柴的跟干草一样,索然无味。”

小说

穿越之锦绣田园:穷有怎么样?她靠自己发家致富!

2021-1-2 17:36:09

小说

婚情似火:傲娇丑妻哪里逃:大少遇上一个自己送上门的丑女

2021-1-2 17:39:3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