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锦绣田园:穷有怎么样?她靠自己发家致富!

意外穿越到古代小农村,家徒四壁难过冬,几个哥哥不顶事,父亲精神恍惚,爷爷年迈怀旧,既然没有靠山那自己就是自己的靠山,穷有怎么样?她靠自己发家致富!
穿越之锦绣田园:穷有怎么样?她靠自己发家致富!

第1章 愚善的奇葩哥哥

承平元年,大周朝承平皇帝有意迁都燕京,满朝文武意见不平,民间众说纷纭,一时间也是久经不下。于是乎,迁都之事拖到了这承平六年。

但前前后后,承平皇帝已有的举动确实是卓有成效,北地得到有效开发,南北经济趋于全面发展。整个繁荣鼎盛的大周朝再也不是苏湖熟、天下足的局面。

要是说承平皇帝迁都之事最有益的地方在哪,那还是要数这大周国土的最北边。这当中就有这么一个村子,正因为这一举动,从几乎要灭亡的命运里,又活生生恢复过来。

但即使商户迁移到了北平,各类行业四起,百姓的生活都渐渐好起来的时候,也总有那么一两家带不起来。

岁月静好,正在外面锣鼓喧天,村庄里不到二十户人家正齐聚庆祝一年一度的围猎活动圆满结束时,村里最南边的高处,一座还算大的四进四合院里,小冬第一次知道原来生活还能活得绝望。

她本来正眼巴巴的等着她那三十出头的大哥能带好消息回来,却看到大哥孟默生一脸为难的迈进院子,就知道事情定没那么简单。

但是总要有些希望的,小冬急忙起身,匆匆迎了上去。

“大哥,你回来了?粮食卖的如何?”

孟小冬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家兄长,等待的却依旧是孟默生艰难闪烁的目光。

“这……小妹,那个,你先听大哥说……”孟默生咽了咽口水,还是迎上了小冬的眼神。

看到孟小冬还算是清秀的脸,期待的大眼,孟默生实在不忍说出否定的话。

可是小冬也算是有足够丰富的人生阅历了,看到这样的神色,已经猜到了一半。

小冬顿了顿,咬着牙缓缓问道:“大哥,你不会是没卖出去就丢吧?还是卖完的钱半路被狗叼走了?”

略带嘲讽的语气在孟默生听来却只是字面上的意思,忙反驳道:“那怎么可能,我……”

“那你怎么了?”小冬默默的叹了口气,继续盯着她家大哥,等待他解释。

“我……小妹,大哥本来是按照你说的赶着粮车进城去卖的,只是…在城门口遇到了很多流民,他们衣衫褴褛的,看起来很是凄惨,于是……”

“于是你就把粮食分给他们了?”孟小冬难以置信的抬头,望着默生。

“不是全部,我只分了一半。”孟默生反驳,一副他还没有那么傻的样子,但是在小冬的眼里也只是更加无奈了。

一车粮食的一半?那一车粮食可是她精打细算,既要养活这一家六口人,还得留下一部分熬完这个冬天,好不容易才省出来的几百斤,他居然这么容易就送给别人了?

要知道他们一家现在的状况也不比难民好哪儿去。

本来还指望着卖粮的一点银子可以拿去买些冬天用的棉衣棉被,但是现在……

“那另一半卖的银子呢?”小冬苦笑了笑。

孟默生闻言,赶紧伸手探向衣袖,终于是从里衣里掏出了摇起来叮叮响一串铜板。

“在这,总共三百文。”孟默生还很是兴奋,似乎全然对自己刚刚做的事毫不在意。

“三百文?”小冬差点要笑出来,本以为就算没有多少,至少也有那么一两,够她去添置些棉花,缝一两床被子。

但是现在看来,自己想的太多了。

“对啊,钱串子还新着呢。”孟默生宝贝似的摇了摇手里的铜钱,一脸笑意。

孟小冬什么都不服,就服眼前的这位她明面上的哥哥,一副朴实敦厚的模样,在别人眼里看来是那种及其善良的人,现在在她的眼里,居然生出了一些残忍。

小冬也知道现在可能是自己有一些残忍了,但是事实就是如此,她将他们一家人希望交与了他,却被他“善良”的赠与了别人。

“小妹,你怎么了?”孟默生看小妹一动不动,脸上神色也一直没有变化,有些关心的问道。

“小妹,我知道是我不对,你不要不理我啊……”

孟小冬依旧没有变化的神情让孟默生看的有些着急了,急切的投以可怜的目光。

现在孟小冬不是生气了,而是已经彻底的无奈了。

“大哥,我没有生你的气。”小冬回过神来,扯出一抹微笑。

孟默生似懂非懂的眨了眨眼,寸板头发上还沾着刚赶车回来的一路上的风霜。

小冬伸出手帮他捋了一把,拉着他走进了家门。

眼下,怕是只有这一座房子还能算的上是他们最后的财富了。

想到这里,小冬又忍不住一阵无奈,在前世,她也算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本来在一家企业做小员工,经历了激烈的裁员,后来又熬过了什么非典猪流感,现在带着记忆重生,居然遇到了这样的家族。

孟老太爷年轻的时候叱咤风云,名声一度威震一方,带领着一些人来到了这片土地,组建了这个小村庄,还靠着打猎赚来的钱,盖了这座四合院,日子算是富裕。

但是自从孟老太爷年纪大了,本来家族只要拮据一些,还是能称得上富足,偏偏就有一个败家的孟老爹,从不处理家中事宜,尤其是是在妻子逝世后,还非要大办葬礼,让本来就空有其表的家,更加空洞。

现在孟老太爷也还在世,却也只能日日坐在院前的摇椅上晒晒太阳,望着蓝天,想想以前的辉煌。而孟老爹,思妻成疾,颓废不已。

孟家一共有四个后生,除了小冬自己作为年龄最小的小妹,其余还有三个哥哥,却也没有为这个家有丝毫贡献。

走进里屋,孟小冬像平常一样果然又看到孟老爹正望着南边的灵位,那里供着他娘子的骨灰。

似乎眼里依旧含着泪水,小冬就想不明白了,她娘还在世的时候,也没看见孟老爹有多么疼她爱她,可是为什么现在却为了她这样萎靡?

果然是应了那句老话,失去了才懂得珍惜。

“老爹,我做了小米粥,要喝点吗?你午饭好像没吃几口。”毕竟也是她的爹,小冬还是关心他的。


第2章 恩人

孟老爹头依旧侧向灵牌那边,看都没看小冬一看,只静默的摇头,示意自己不饿。

小冬心中叹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还是再放到锅里热着吧,说不定他过会就饿了呢。

孟老爹也算是痴情人吧,这倒是可以理解,可是为什么还要有喜欢古物的癖好,这搁有钱人家里还算是有情调,但在他们这样即将熬不过这个冬天的家里,简直是一大灾难。

想到这,孟小冬又是一阵叹息,前些日子让孟老爹拿着好不容易靠着她辛辛苦苦腌了几个月,做出来的芥菜卖的那么些钱,去城里卖些柴米油盐什么的,却在他去了整整一天后,带回来了一本古书,说是什么在淘古货的小商贩那里好不容易买到的。

那一本书现在还摆在孟老爹的床头上呢。

孟小冬的轻叹声被灶里一阵阵木材炸裂的霹雳身掩盖。

这个家,真的是全靠她自己了。

窗外不经意间居然飘起了小雪,这是今年第一场雪,冬天真的要来了,给她准备的时间一点都没有,难题一个接着一个。

孟小冬手里扒拉着大蒜,她打算在腌一些糖蒜,刚好她三哥特别喜欢吃,还能多做一些储备在那里,后面冬天……说不定能吃这个充饥。

居然有些好笑,小冬居然还能笑得出来。

正在这时,门外响起了马车压过地面的声音,小冬思考了下,难道是三哥回来了?算算日子,也是快了。

“爹,我回来了,大哥二哥,快出来帮忙。”孟远生的声音自大门外响起。

孟默生立刻注意到了外面的响动,赶紧往门口迎去。

小冬也立即起身,走了出去。

还没等她走到,一身深色蓝袍的青年人推门而入。眼前这个似乎又长高了些的人,就是她的三哥,孟远生。

许是亲兄弟的缘故,他同老大长得很似相近,也许是因为喝了几年墨水,还要再多了几分书生气。

年轻秀才孟远生在外地读书,如今也是回来的时候了。

“三弟,你终于回来了,我还估摸着什么时候去迎你呢。”大哥老实摸了摸后脑勺,满脸兴奋的迎接弟弟。

但是孟远生此时顾不得叙旧,似乎很着急,进门后并没有马上关了院门,而是将门彻底打开。

这一打开,孟小冬就完完全全的将外面看了个仔细。

“大哥,我这次回来的路上遇到了山贼,多亏了赵大哥相救,但是赵大哥却因此受伤了,我就把他们带回来了。”孟远生急忙道。

“那恩人在哪儿?快把他请进来。”一时间孟家几口人除了孟老太爷,都走向了门口,纷纷看向门外。

外面端端的停了一辆马车,残破不堪,马车的帘子也破损了一大半,半掩着。

旁边立了一个书童模样的小孩,大约七八来岁,扎了两个小髻,白白胖胖,但是脸上有些桀骜的神色却让他看起来不那么可爱了。

最吸引目光的还是马车里面半靠在柱子上的人。底下一位灰衣的老仆正要扶着那年轻人慢慢下来。

那人大约二十来岁,身着绛紫色锦缎袍子,木簪堪堪挽住头发,斜出马车外的腿上,大片大片干涸的血迹很是吓人。

许是惊讶到救了孟老三的人居然是如此人物,孟家人都有些呆滞。

只有小冬最先反应过来,看到那年轻人腿上胡乱绑着的布条子,猜到可能伤到了骨头,忙对着大哥说道:“大哥,你赶紧去西面将包二叔请过来,他对外伤处理很在行。”

又想到了什么,小冬补充道:“他要是在喝酒,你就跟他说我这新腌了糖蒜,让他来尝尝。记得让他带上药箱。”

“好,好。”大哥也反应过来,回应之后,很快的跑出去。

看到那年轻人腿上的伤,又回忆了下晚上被窝的温度,孟小冬皱眉,还得再加点柴火。

于是又赶紧对三哥推搡了把,道:“三哥,你去将你屋里的被褥铺好,记得拿最里面的那床新一点的,暖和,还有,炕是早上烧的,你再把堂屋里的火盆也移过去,我去烧水,一会要用的。”

“好。”孟老三很快回答道,利索的向里面跑去。

一番指挥干净利落,怕是和城市里的家庭主妇也差不多了,外面的几个外人明显很是惊讶。

就连那个受着伤的年轻人也不经意的瞥了一眼这个年纪不大,说话却头头是道的小姑娘。

却刚好迎上了孟小冬打探过去的目光,两人眼神一对,似乎都有些尴尬,很快便堪堪移开。

孟小冬急忙跑向厨房,完全没将刚刚的事放在心里。

赵秉南被扶着走向孟老三的屋,经过院子边的时候,摇椅上的孟老太爷一脸惊讶的看着他,让他着实尴尬了些。

“赵大哥,不碍事,这是我们的老太爷,年纪大了,脑子有些不好使了。”孟老二孟潭生毫无顾忌的说道。

这才让赵秉南解了惑。

被安置在了炕上,盖上了刚翻新的被褥,还映着些淡淡的皂荚的清香,很是舒服。

这可比刚刚寒冷僵硬的滋味舒服多了。

伺候他的老仆人依旧端端的立在旁边,而那位小书童,早就不客气的坐上了暖和的炕边,一边晃着小短腿,一边担心主子的伤势。

孟小冬在厨房架着火,烧着开水,脑子里却回想起了刚刚那个受伤的人的模样。

伤口绝对不浅,但是他居然忍了一路,还是在那样露风残破的马车上,彻夜的颠簸,是普通人早就忍不住昏死过去了,谁还能和他一样只是被人扶一下。

这得需要多大的忍耐力啊。真的是一个很神奇的人物。

小冬心中不免对他充满了钦佩。

很快,包二叔被孟老大架着一路赶了过来,也许是孟老大将事情描述的很是到位,所以包二叔一进屋,就急忙要见病人。

一堆人又推着嚷着进到了屋内。

“就是这位恩人,有劳包二叔了。”小冬对着包二叔颔首示意。

包二叔也没多思考,忙查看起炕上之人受伤情况。

一点点的拨开被血液浸透泛着黑的布料,看着翻卷着的伤口,一屋人皆倒吸一口冷气。


第3章 强大的忍耐力

就连习武的孟老二都有些惊讶,这样的伤,他怕是都不能忍住吧。

伤口刚好在大腿外侧,大约一两寸长,从露出新肉的程度上来看,几乎都要看见大腿的森森白骨。

孟小冬在心底不停的倒吸凉气,一惊一颤的,这样的伤势,他到底是怎么坚持过来的。

但是为了安慰病人,还是要说些积极的话。

“别担心,包二叔治外伤几十年了,前些日子隔壁阿七外出打猎摔破的胳膊都是包二叔缝好的呢。”孟小冬对着眼前的人说,也是在对着自己说。

赵秉南这才抬起眸子,看向了眼前这个明明害怕的要死,却还在安慰自己的小姑娘。

还真是有意思。

他心里其实也有些余悸,这次出来,还没做些什么,就先遇到这样的事,几乎死里逃生。

包二叔听到孟小冬这样称赞自己,心里还是很高兴的,也是清醒过来,对着小冬嘴角微扬:“孟丫头,你也看到了,这伤势可不轻,一会儿,你可要好生腌制几次卤味给我尝尝。”

“行了,包二叔,你快给他看看吧,这可是我们家的救命恩人,可得好生给人家治。”孟小冬又偷偷瞥了一眼还在流血的伤口,忙说道。

包二叔认真起来也倒是聚精会神,手法娴熟的在赵秉南的伤口处动作起来。

就算忍耐的再好,这样直接的被触碰到伤口,也有些让他忍受不住,额头上的汗水一滴滴的顺着脸颊留下。

“孟小妹,伤口已经处理好了,接下来就是缝补了,好在东西拿的齐全,只是……”包二叔说明了自己的意思,还没有说完,就被小冬意会到。

“大哥,你快去把地窖里前些年东边的王婶送来的酒抱出来。”孟小冬哪能不知道包二叔想说什么,倒不是他自己想喝酒,只是这缝伤口不管是消毒还是病人,都需要,碍于面子,他不好直接开口。

没想到这小丫头居然什么都想的到,包二叔笑着摇了摇头。

不一会,孟老大就将一坛外面布满灰尘的酒抱了出来,这一坛酒,不知道被孟老爹念着多久了,好在藏得地方深,奈何他找了很久也找不到,只得放弃。

现在看到就这样被抱了出来,孟老爹在旁边隐忍着,却又不好发作。

包二叔接过酒,先是在众人的眼里喝了一大口,就在众人以为都这样了,他还要喝口酒的时候,噗的一大口,全都喷在了赵秉南受伤的腿上。

一阵刺痛在大腿上散开,赵秉南咬牙忍了又忍,头上的汗水接着一个劲的冒着。

孟小冬看出了赵秉南咬牙,忙顺手拿了张帕子,沾了热水拧干后,坐到了他身边。

一点点的替他擦着汗,动作小心翼翼,生怕碰着哪儿了,让病人更加不舒服。

“来,嘴张开,喝些酒会好些。”包二叔这一刺激,赵秉南的神志才有些回来了,张着嘴,大口吞咽着送过来的酒。

他的眼睛却始终湿濡,睁不开。

“公子,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也像喊自家三哥那样叫你赵大哥了。” 小冬实诚的在旁边继续说道:“赵大哥,你放心,包二叔缝针的手法很好,就算是伤在脸上,只要是处理的好啊,也能达到不仔细看,就绝对发现不了的程度。”

一边说话,小冬的动作也没有停下来,不停地替他拭去慢慢渗出的汗水。

而赵秉南也因为脸上温暖的感觉,轻柔的触碰,很是舒服,慢慢的,竟是睁开了眼睛。

但是由于腿上的疼痛,还有喝过酒,脑袋里产生的眩晕感,眼睛死活也睁不彻底,只能微微透过一点点的缝隙,看到身边的人。

眼前这个小丫头,也不过十三十四的年纪 ,眉若青烟,眼眸大而流光百转,皮肤白皙,鼻口也秀气的很,不算是很美,却也是算是小巧精致的,而且现在居然给人一种老成的感觉,也倒是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

赵秉南这样想着,腿上的疼痛竟是减少了几分,他居然想着这个姑娘,这样入神,本来就红润的脸颊又是粉了又粉。

孟小冬也是打心底佩服眼前这个年轻人的,不大的年纪,居然为了陌生人伤成这样,而且还能忍住这么久,真是难得。

加上她在现代的年纪,估计她现在也有个四五十岁岁了吧,这样看来,还是很心疼眼前这个可以做她儿子的青年人了。

包二叔的手艺果然是名不虚传,没过几下,刚刚还皮开肉绽的伤口已经变成一条细小的疤痕。

“好了,已经没有大碍了。只是伤口还不牢固,不能大动,过三日我再来换药。”随着包二叔老成的声音,屋内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劳烦了,大夫。”赵秉南对着包二叔拱手道谢。

包二叔也挥手示意:“不麻烦。”

“对了,记得去城里买几副好的药,给他喝,这样好的快些。”包二叔对着孟小冬补充道,嘴边笑意似乎表示他还没有说完。

“孟丫头,我的腌菜可要记在心里,什么时候我还等着吃呢。”

“再提醒我,不想忘都会忘的。”孟小冬也赶紧起身,顾不上打趣,前往厨房,准备晚上的膳食。

想到三哥这一路回来,遇到山贼后,肯定没有好好吃过什么饭,赵秉南主仆也要好好吃饭才行。

这样想想,孟小冬又多了一个难题。

在灶台旁踌躇几秒钟,毅然的将挂在主梁上的一刀腊肉一把拿下,切片扔进了锅里。

几分钟前,她在三哥那里打听到遇到山贼的事情,虽然三哥将他们和山贼打斗的画面描述的很是精彩,却将自己某些方面一笔带过了,但是小冬心中明白,她家三哥胆小,怕是在那会儿变成了累赘,拖累了赵氏主仆。

这样,她心里对别人的愧疚就更深了,那原本打算过年煮的腊肉自然也算不得什么了。

锅里的水再一次沸腾后,小冬熟练的将一把荞面撒了进去,再扔上切好的葱花,配上佐料,不一会,几碗热腾腾的荞麦腊肉面就端出来。


第4章 暖心大哥

“都来吃饭啦。”

伴随着小冬的声音,孟家几人都目不转睛的望向桌上,热气腾腾的香味散播的源头。

许是被孟家这几人的反应搞得有些惊讶,就连刚从房内走出来的小书童和灰袍仆人皆也同着他们一起望向了厨房门口。

此时 孟小冬刚端着大盘子托着满满的几碗面走了出来,清香四溢,在座的人皆心中感叹。

“二哥、三哥我们仨的我拿不下了,还在厨房呢,你们去端一下。这几碗还是让恩人他们先吃吧。”小冬微微一笑,走上桌前,挨个将面放到了位置上。

孟老大闻言,二话没说直接走向了厨房,顺道拉上了两个在旁边目不转睛盯着桌上食物的两个弟弟。

“小妹,我过去拿吧,你也就在这里先吃。”大哥一脸敦笑,大步拉着那俩走出了门槛。

“谢谢大哥。”小冬回以微笑,这个家,虽然今天大哥刚搞砸了一件事情,但是相比于其他几个哥们,他果然还算是很懂事的。

孟老爹听都没仔细听刚刚的话,直接拉着椅子坐上了桌子对门的主位,一点也没有别的顾忌,拿上筷子就猛地扒拉起了面条,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许是看到了孟老爹的动作,孟小冬注意到那小书童似乎表情不是很好,虽然他一直是那倔样子,但是刚刚似乎还生出了些许厌恶。

小冬思索几秒,忙将站在一边的赵氏主仆推向了桌边两碗冒着热气的面食旁边。

“二位,天寒地冻的,想必大家赶了这么几天的路也都饿了,趁热乎吃吧。”小冬一边说着一边忙递上筷子,还顺便瞪了孟老爹一眼。

孟老爹也是很专心的在吃面,根本没有在乎小冬的眼神。

“赵大哥那边不用担心,我这会儿就给他送过去。”小冬一边说着,又是拿起了托盘,将一碗分量明显多一些的面条放在了上面,说完,似乎就要起身端进去。

灰衣老仆倒是没多大在意,和蔼的接过筷子,但却没有立刻吃。而那小书童却连看都没看桌上的面一眼,脑袋一直在四处转,似乎对这孟家大院子很是有兴趣。

小冬估计他们似乎有什么话要说,便慢了几分动作,果不其然,在她即将要走向三哥屋内的时候,那小书童立刻跟着走了过来。

“哎,我也要在屋内吃,你跟着一起端进来吧。”语气倒是轻快的很,似乎是把她当做了仆人。

好在在灰衣老仆的目光下,那小书童悻悻的缩了缩头,而后很快加了一个字“请。”

孟小冬心中翻白眼,既然是这样,那想必老仆也要在屋内守着主子吃的吧,刚刚一起说了不就好了,她孟小冬还能不允吗。

“好。”将另一碗面放进了盘上,动作顿了一下,很快便又拿起一碗放进了里面。

拿好碗筷后,灰衣老仆看到小冬的动作,也是赞许的默认了,跟着一起走进了屋内。

炭火将整个屋子烧的暖暖的,外面的寒风似乎还在猛烈的挂着,但屋内门窗紧闭,厚重的棉帘子将窗户遮挡的严严实实,丝毫没有凉意能够侵进来。

“赵大哥,你好些了吗?”小冬一进屋,就看到赵秉南拿着书,依靠在床边专心致志的看着书,似乎将刚刚的疼痛忘得一干二净。

“好多了。”赵秉南看到来人,将书合上,放在了一边。

孟小冬将面放到了床旁边的小矮柜上,收起托盘,看着赵秉南,一脸朴实的说道:“赵大哥,这几天外面又是下雪,又是暴风,寒冷的紧,你们要是不着急走,也不嫌弃这贫穷家庭,就在这里多住上几日吧,你的伤口还得好好养养。”

赵秉南闻言,眼里似乎计算着什么,这几日刚出门,带的银子前面也尽数花光了,现在还受了伤,不在这里养伤,还能去哪呢。

“孟姑娘客气了,我们能在这里继续叨扰已是万幸,怎会嫌弃呢。”赵秉南很是客气的说道,脸上尽是客套的笑容。

但孟小冬没有在意那些,继续微笑相迎,拿着托盘便准备往外走。

“那赵大哥你们就好生在这里歇着吧,吃过饭后放在柜上就好,我一会儿来收。”

“有劳孟姑娘了。”

看着前面扎着两个羊角辫的小姑娘呼啦着两个小辫子走出去的背影,赵秉南心里忍不住赞许,一个小姑娘,

小冬走出房内,面上的表情一瞬间便降了下来,虽然赵氏主仆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现,可她总觉得有些不安。

赵大哥是因为三哥受的伤,他们孟家自然是要担起这个责任来,不管是衣食住行还是这几日看病吃药,一些必要的开支都是不可避免的。

他们自家人磕磕巴巴的过倒是没有什么,吃的再粗糙那也是这些人自己作的,倒是不能连累了恩人一起受苦,吃药还是要买最好的来,别人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小冬心里还是过意不去。

连走到了厨房却见到大哥还在厨房内,他见到小妹走进,忙笑道:“小妹,桌子那边的碗筷我已经收拾过来了,这锅里还有一碗面,我刚刚特地给你留着的,本来他们都还想吃……”

看着孟老大小心翼翼的端出一碗面来,小冬心里似乎有些暖意,但是因为刚刚思考的事情,实在没有太多感恩的话要说。

“嗯,谢大哥。”说罢端过饭碗,心不在焉的夹起面,却是没往嘴里放。

“怎么了小妹?是面凉了吗?刚刚我就怕凉,一直架着火呢。”孟老大关心的问着,眼见就要伸手碰到了碗边。

“没,没有冷。”孟小冬回过神来,微微转身,躲过了孟老大的手,但是觉得似乎不太好,于是只能实诚的说道:“大哥,赵氏主仆的吃穿用度可不能像咱们一样随便了,我想,这后面要用到钱的地方会有些多了,你以后……可万不能做出早上那样的事来了。”

孟小冬语重心长的同自家大哥说着,这的确也是眼下必须要说的事情,她也知道她的大哥好心肠,在孟家也算是心底最善良的人了,但是现在是特殊情况,善良也必须要收敛一点了。


第5章 跟着上山

“嗯……”孟默生听到小妹这样说,似乎也觉得是自己的不对,低下了头,心里有些愧疚,自己也却是不该将半车粮食送给外人,现在自己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

看到大哥这样内疚的样子,孟小冬有些过意不去,忙笑道:“已经过去了的就没关系啦,后面注意点就行了。”

顺便还拍着大哥的肩膀,宽慰到。

两人在厨房内亲情一刻,被屋顶隔着瓦峰的人偷看偷听的清清楚楚。那人嘴角微微上扬,嗖的一声,消失在了屋顶。

第二天一早,孟小冬给了大哥一两银子,这赵秉南的药她可是一直记在心里的,可千万不能让人没有好的药,拉下什么病根才好。

赵老大经过昨晚和自家小妹的谈话,也是意识到了这件事的重要性,二话没说就拿上了斗笠,穿上皮靴走了出去。

昨天夜里似乎飘了几次雪,外面现在还积着一扎厚的雪,并不是很刺骨,孟小冬几下就将院子的雪打扫干净,刚准备去厨房准备煮点小米粥,当这些人的早饭。

可还没放下扫帚,就听到院外吵吵嚷嚷,似乎一些人嬉闹的走了过来。

小冬还在想着是谁,就听见院门外响起:“孟老二在吗?”

听声音,原来是隔壁阿七哥,小冬忙打开门,却见一帮子领家大哥们皆背着箭矢拿着自制的枪棍齐聚在门外的小坡上。

约莫是隔了一丈多远的小沟渠,怕声音传不过来,阿七只能在那边喊着:“孟小妹,你家哥哥们呢?现在我们要去山上狩猎,叫他们一起来啊。这几日都在飘小雪,今天看样子天气还不错,听东家说该是不会下雪了,正是进山的好时候。”

孟小冬其实见到阿七哥和这些人的时候已经猜到了他们的目的,只是……小冬转头看了看屋里,她刚刚去二哥三哥屋里瞧了,两人一大早不知道去哪了,大哥也进了城买药,老爹是绝对不会去这种事的,现在能去打猎的,自家没有一个人。

想想也无奈,不是不愿意,而是根本就没有人可以去。

“阿七哥,我这哥哥们,一大早就不见踪影,也不知道他们都去哪了,实在不好意思,看来这次打猎又只能你们去了。”

看到外面那些人投来的眼神里似乎有些许的同情,孟小冬只能在心里自嘲,面儿上接着说道:“要是各位哥哥不介意,我就跟着各位哥哥上山帮忙拿个猎物吧。”

领头的阿七眼底闪过了些不忍,但是似乎也觉得孟小妹的提议不错,这样他赠与孟家猎物的时候,也不用在意旁人的眼光了,毕竟也是帮了忙的。

“好啊,既然孟小妹有这心,我们也不阻拦。”一群领家哥哥们都笑道,只有阿七的眼神里没有那种戏谑的成分。

孟小妹长得虽算不上什么顶漂亮,但也算是耐看的那种,那些小哥哥们又怎么会不同意。

温暖的屋内,靠在窗边的主仆三人将这些对话悉数听到耳里,赵秉南嘴边的微笑似乎一直没有停下来过,就连一向懂他的心的白伯,现在都不知道自家少爷再想些什么。

“那还得请各位哥哥稍等片刻,我得给他们留几句话,免得他们找不到我,会担心的。”小冬客气的笑着,转身走进屋内。

而外面几位哥哥也都没说什么,一脸微笑的等候着。

小冬走进屋内,老爹现在已经是起了床,却还是那样靠在桌上,看着南边的娘的灵位,小冬默默的叹息一声,现在哥哥们不在,还是要同老爹叮嘱几句的好。

“爹,我要同阿七哥他们进山了,约莫着黄昏就能回来,一会哥哥们回来了,记得告诉他们要好好照顾赵氏主仆他们。大哥把药买回来了,也要记得煎上。”

孟老爹没有聚焦的眼睛这才有一些回神,慢慢看了小冬一眼,缓缓的点了点头。

“还有早饭没做,你一会一定记得熬上小米粥,我们吃不吃没事,可别把别人饿着了。”孟小冬又补充了句。

孟老爹继续点了点头,他自己自从发妻去世后,就从没去过每次的围猎,心里说不愧疚也是假的,所以现在还是会听小东的话的。

小冬知道这样应该就行了,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早饭估计老爹应该能做好。

转身走出堂屋,拿上门板的斗篷,走出门。

而窗前的赵秉南一直在看着小冬的身影,直到那个有些瘦弱的的身影慢慢消失在院外。

想到她和一大帮年轻气盛的男人一起进山打猎,赵秉南嘴角的笑意才点点的消失,对着旁边的小书童莫离微微一示意,虽然莫离满脸的不乐意,但还是很快起身离开了屋子。一眨眼,消失在了孟家大院。

就在早饭刚用过不久,孟老爹将碗筷收拾到了厨房,但似乎并不打算收拾,刚走出厨房便迎上了刚老老实实买完药的孟老大。

孟默生看到一向蹲在堂屋的老爹居然还亲自来了厨房,心中诧异,但是进入厨房却并未看到小妹,刚刚在外面也并未看到小妹,便下意识的开口问道:“老爹,你看到小妹了吗?”

孟老爹刚要离去,却在听到这话后,顿住脚步,想到了小妹交代自己的话,对着孟默生:“刚刚孟小冬和着隔壁阿七他们一起上山打猎去了,说是帮忙拿东西去了。她让你直接把要药煎了。”

“什么?打猎去了?”孟老大有些惊讶,他没想到自家老爹还真能让自己的闺女跟着一帮男人上山打猎,那本是他们男人做的事。

“嗯。”孟老爹应了一声,转身离开了,孟默生拿着药的手紧了紧,他不知道二弟三弟去哪儿了,但是根据老爹这个态度,他都有些为小妹伤心。

都怪自己回来太晚了。自己叹息一声,孟默生还是听了小妹的话,将药熬好了,给赵恩人送过去吧。

入夜,孟小冬和着隔壁的阿七哥有说有笑的回来了。

这一路阿七都对孟小冬百般照顾,虽然平时也多有收到他的恩惠,但因为是邻居,也经常相互帮助,小冬倒也没觉得什么,但是这一次她一直觉得似乎有些尴尬。


第6章 猎物

走到院门外,小冬这才小声对阿七说道:“阿七哥,今天谢谢你的照顾,到家了,你早些回去吧。我就先进去了。”说完便打算转身就走,却被阿七拦下。

阿七也是五大三粗之人,并不知道什么讨好姑娘的浪漫动作浪漫言语,只知道做一些实实在在的事情,这不,当他将几只鲜血淋淋的兔子举到小冬面前时,着实将她惊得不轻。

“阿七哥?这是……”小冬看着面前还滴着血的几只大肥兔子,疑惑道。

阿七也没在意小冬惊讶的表情,继续说道:“孟小妹,今日陪我们出来打猎辛苦了,这是俺送给你的,就当……就当报酬了。”

小冬顿了顿,低头瞥了一眼自己手里的几只小猎物,其实她今日的酬劳已经在她的手里了,阿七哥这是要闹哪出……

“这兔子的毛可好了,是俺找了好久才找的这么几只,你拿去做一双绒手套。”阿七一脸敦厚的笑意,倒是让小冬大胆了许多。

僵了几秒,孟小冬还是微笑的收下了阿七的礼物。反正现在也是特殊时期,就不用搞得这么客套了,阿七哥的好意她就直接收下了,日后有能力,她一定会报答他的。

这样想着,收下的动作就更轻松了。

告别了阿七哥,孟小冬刚走进堂屋,察觉到声响,孟默生从凳子上一跃而起,像是等了很久般,惊喜的迎了上来。

“小妹你回来了?”

“嗯。”小冬很惊讶大哥居然一直在等着自己,看向他的眼光柔和了很多,还没开口就听见他接着说道:“赵公子的药已经让他喝过两次了,晚饭还没吃吧,我们晚上煮了面,我再去给你下一碗。”

“大哥,先别急,把这个拿去。”孟小冬扬起手里的东西,开心的给孟默生展示着。

本以为大哥会很惊喜,却并没有像小冬预想的那样,孟默生反而有些并没有什么反应:“小妹,猎物不是已经在厨房里了吗?怎么手上还有几只。大哥帮你拿着。”

孟小冬很惊讶孟默生的话,“什么在厨房里,可是只有我手里的这几只啊。”

听到小冬这样说,孟默生仿佛并不相信般,只是笑笑,还以为自家小妹在开玩笑,拉着她走进了厨房。

“你看,就是这几些。”孟默生高兴的给小冬指着,还不忘了称赞一番:“小妹,你们这次真的好厉害,居然打了这么多东西。”

“我……”不是她拿回来的,孟小冬很是惊讶,到底是谁放在这里的,莫非是阿七哥。

这个时候,孟小冬也只能想到是他了,刚刚在外面他也送了她几只,现在这些没准也是他偷偷送来的。

大概是怕直接给,自己不会收吧,孟小冬这样想这,心里有些温暖,阿七哥这样帮助自己,她还是记得住他的恩情的。

门后,一个矮小的身影一闪而过,与此同时,在西侧的屋内,也出现了一个身影。

“公子,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做好了。”莫离恭敬的回复道。

躺在床上静养的赵秉南点了点头,眼睛继续闭着养神,耳边却继续响起莫离的声音。

“隔壁的那个小子好像也给孟姑娘送了什么猎物。好像是几只兔子,夜太黑,没看得清楚。”莫离只当闲话一般说了出来,床上之人却隐隐的睁开了眼。

隔日,孟老二老早就听到小妹带回来了很多猎物,忙到厨房里去想看一看。

见到那些猎物的同时,也如同孟老大般惊讶。

“小妹,这一次这么丰盛啊,早知道我就去了,要不是西边张家妹子突然有点事情,让我帮忙去趟城里,哎,真是可惜。”孟潭生略带遗憾的锤了锤脑袋。

“二哥,什么张家妹子,我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啊。”小冬现在已经不想在计较什么为家里做贡献了,一脸打趣的看向孟潭生。

只见孟老二倏的脸一红,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没有说话。

“哎呀,我就随便问问,不说算了。早饭好了,在锅里,你们自己舀,我先给西屋那边送过去了。”孟小冬屏住笑意,端起托盘往外走去。

昨日打的猎物,刚好可以供来这几日开开荤,但是柴米油盐一样也缺不得,现在家里似乎没有多少了,看样子还是需要做些别的事情。

一路上孟小冬满脑子里都是这些花费开销,实在伤脑的很。

进了房间才发现,赵氏主仆居然都齐刷刷的看着自己,身形顿了顿,依旧走到小桌边,不动声色的将饭饭放好。

“你们先吃早饭吧。”孟小冬客气的说道。

“多谢孟姑娘。”白伯有礼貌的道了声谢,而小娃娃迷离却瞪了一眼,直接端起碗吃了起来,倒也没有顾忌旁边的主人。

赵秉南也微微一笑,看向孟小冬背影的眼睛眯了眯。

待到孟小冬离开房间,这才又对着身边的莫离使了个眼色,只一会的功夫,莫离便又消失在了屋内。

回到厨房,孟小冬动手将昨日的猎物清洗干净,而后剥皮去骨,一番熟练的将它们腌制在了小缸里,一边还在为了米缸里越来越见底的米着急。

“我这几日还是要抓紧,多做一些卤鸡爪,然后拿去城里卖,这样赚些家用也好。”这样想着,孟小冬手里的动作又加快起来,也不知道二哥又跑到哪里去了,现在这个时候,居然天天不在家里,真不知道到底什么事他关心的。

傍晚,孟小冬打扫完家里的卫生,腰酸背痛的回到了厨房,打算做晚饭,却被眼前的一大片猎物惊呆了。

在她面前的,居然又是同昨夜那样慢慢的猎物,似乎还要更多些。

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是二哥打回来的吗?不对,不是他。

孟小冬的直觉告诉她这些绝对不是二哥打的猎物。毕竟就她对孟潭生的了解,要是打到了这些猎物,那还不是大摇大摆的带着猎物从村头走到村尾,怎么会直接扔到了厨房,没跟任何人说。

可是这些猎物不是自家哥哥们打的,又会是谁呢?谁还能这么明目张胆的进入这孟家院子?


第7章 脚印

孟小冬想不明白,但是冷静下来,也倒是觉得这是件好事,不管是谁放来的,他们孟家一没偷二没抢的,也没什么道德上的问题。

赶紧镇静下来,小冬环顾了四周,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呼了口气,便俯下腰将地上摆好的猎物一一收拾了起来。

次日,同样的位置,又摆放好了满满的猎物。

这下让小冬更惊讶了。可是这四周并没有什么别的人啊,要说脚印……

小冬仔细在周围看了看,确实是看到了一些细小的痕迹,大约是离猎物的位置一米开外的地方,居然稀稀疏疏有些泥纹,上面沾染的杂草也确实是像后山上面的。

只是,这些脚印为什么看不清晰,似乎有些小?与自己的大小很接近?小冬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这些脚印与自己的如出一辙,可是这个家里怎么会有人和自己脚一样大?几个哥哥绝对是不可能,那还有谁呢?

小冬又陷入了思考,这接连几天都出现了从天而降的猎物,她接受的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虽然对自家又帮助,但是不弄清楚来源,还是有些不安心。

但是思考无果后,还是只能先放一边了。

“这些小猎物们扒了皮洗净之后,皮毛能卖些银子,嗯……晒干也能再买些。”孟小冬一边计算着,一边拿着瓢从缸里舀水出来。

哗啦的一声倒在盆里,看着这些小猎物被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小冬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这些猎物的来历虽然很不清晰,但是它们的用途却是被孟小妹规划的清清楚楚。

许是这几日二哥老不见踪影,忽的在堂屋里遇到,小冬还真有些惊喜。

“二哥,你今天怎么在家里?”

看到小冬似乎很惊讶的表情,孟老二同样做了个打趣的神情:“怎么,今天我就不能在家里呆着?”

“那倒不是,既然你在家里,就麻烦去一下西面将包二叔请来,算算日子,今天也该给赵大哥换伤药了。”前几日卖的好药回来,他喝了几次,希望能好的快些。

孟小冬计算着,不怀好意的同赵潭生说着。

这赵潭生刚开始是停不乐意,可是一听到是去西边,立刻答应下来,这让小冬也惊讶了几分钟,什么时候二哥也如同大哥一般实诚了。

“行,那我这就去。”孟老二说完,便登上鞋帮子准备出门,又是想起什么似的绕到厨房,不消片刻便有折了出来。

正在小冬疑窦的时候,只见孟老二摇晃着手上的一只巴掌大晒干后的兔子,微笑的说着:“这猎物皮毛就当是给包二叔的礼物了。”

一边说着一边飞快的出了门,跑下了岭。

小冬却不由的哧鼻,“什么时候包二叔还稀罕这些了?”转头看了看堂屋桌下的一个青花坛子,又望了望门口,接着说道:“还指不定拿给谁了呢。”

前面小冬也听说过什么西村妹子,但是一直没有见到过,就连前几年二哥和着村里哥哥们上山打猎,之后也不是第一时间回的家里,而是那个姑娘家里,也不知道给了什么,但是因为拿回来的猎物也算是丰富,也便没有说过他。

现在居然还老往别人家里跑,孟小妹勾起嘴角,摇了摇头。

“哥哥真是也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了。”

好在那什么西村妹子也算是好姑娘,这几年给她二哥缝制的衣服也有个几套了,而且一针一线也看的出来很用心。

“倒也不辜负我二哥一片真心。”孟小冬望着院门居然傻傻的笑了起来。

这一幕,被搀扶着坐在院子边的赵秉南瞧得一清二楚。

他倒也是好奇,这个一向机灵的小姑娘会因为什么事笑的这么痴傻呢。

快接近中午了,眼看着还算是晴朗的天空蓦地居然又飘下了雪花。看来是越来越要冷了。

小冬走到院子里转身向后山里望了望,看来确实要到了下雪封山的时候了,这几日虽然不停新鲜的猎物送来,但是后面下雪封山,很是危险,还是要弄清楚是谁,然后让他不要在干这些危险的事了。

雪也是越飘越大,不肖片刻,地面就积起了雪层。

快到午饭时间,小冬也将切好的兔肉沫子扔到了锅里,等待着最后的工序。

“这二哥怎么还没回来?”真是靠不住,明明两三个小时之前就让出去请人了,这居然还没有回来,西面到这南岭的路怕也要不了半个钟头吧,他到底是去见谁了。

小冬无奈的摇了摇头,拿出碗来将锅中熬好的兔沫汤乘了起来。

许是因为香味的吸引力太大,居然在刚端到堂屋不久,院门外便响起了稀疏声,孟老二和包二叔顶着满头的风雪推门而入。

“小妹,我把人请回来了。”孟老二摘下斗笠,随手扔到了院角,大步的迈了进来。

包二叔也跟着进来了。

“包二叔,你来了?午膳用了吗?我多备了双碗筷,一起吃点吧。”小冬像个当家的异样,大大方方招呼着客人。

“那我就不客气了。”包二叔也不是拘礼的人,闻到这么香的味道,自然是想着尝上两口。

“午膳之后,我再去帮赵公子上药。”包二叔接过碗筷,盯着桌上一大盆兔肉汤,一边说道。

小冬将乘好的另一大碗汤肉端给了西厢里的主仆几人,刚放下碗筷,忽的想起自己打算明日趁着雪没下大,要跟着村里婶婶们进趟城里,想询问他们是否有什么需要的东西。便直接开口了:“赵大哥,明日我要跟着村里人进趟城里,你们可有什么要带的东西?”

赵秉南半倚在床边的身体顿了一下,说道要带的东西,他确实是没有,但是要见的人或者说要打得到的消息,那就是有也不能同孟姑娘说。

只可惜现在他的腿还不能自由走动,赵秉南不由自主的斜眼看了自己的腿一眼。

这倒是被孟小妹看的一清二楚,只是不清楚缘由,还以为是赵秉南很久没有到处走,很想出去看看呢,忙对着他安慰道:“赵大哥,不打紧,这外面也冰天雪地的,没什么好看的,你就先好好的将伤养好,以后想去哪儿去哪,多恣意。”


第8章 乡情

赵秉南听到孟小妹居然这样安慰他,也会到了她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忽的觉得好笑,但是却不能笑出来,只能隐下神情,附和的点了点头。

但是这个人还是必须的联络的,赵秉南看向旁边的莫离,莫离人小但是却鬼机灵,一下就知道了自家主人的意思。于是便对着眼前的孟小妹说道:“公子想要什么,我知道,我明日也同你们一道进城。”

本来孟小冬还为了赵秉南有些黯然的事情没辙,看到莫离自告奋勇,也是很高兴,微笑着答应下来:“那好,明日你同我一道进城。”

“那事就这样定下来,莫离小鬼明日和我一道……诶,等等。”孟小冬似乎想到了什么,却将床上的赵秉南惊了一跳,还以为她知道了什么,却又听到她接着说道。

“外面风霜大,赵大哥在这屋内倒是不需要什么袍子披风,但是白大伯和莫离出门是一定要备着的,白大伯的可以明日进城去储备,但是莫离是要一道去的……嗯好在他个子不大,村里同等身形的小孩也有几个,该是能借到的。”

孟小冬一边计算着,一边自言自语,眼珠子一转便想到了北边几百米的赵大婶,她家的二蛋子就和莫离一般个子,一会得出去找她借一身了。

“嗯,就这么办。”想到了对策,孟小冬便打算立刻去执行,还有刚刚想到的用品,也都要列个单子,免得到时候进了城脑子一空,不就白忙活了。

“白伯,麻烦你一会将碗筷放到厨房,我先出去一趟。”想到这,孟小冬拿好托盘,很快的跑开了。

屋内的主仆三人皆有些疑惑,面面相觑,似笑非笑。

拿上斗笠走出院门,几下便下了岭子。

到了赵大婶的院子门口,里面跑跑嚷嚷的几个小孩玩的很是开心。

“大姐姐,你找谁啊?”一个个子同莫离接近的小孩,挂着一行鼻涕,朝着小冬问道。

“我找你们家娘亲。麻烦帮我告知一声,就说南边的孟小妹找她有事。”

“好勒。”小孩子似乎天生就该是这样,对什么都好奇,也会听大人的话,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但是一想到西厢房里的莫离,似乎就不是这样了。

孟小冬无奈的轻叹,也许和生活有很大原因。

不一会,赵大婶便挽着袖子,手上还沾着皂荚沫子就走了出来。

“哎呀,快让你们孟姐姐进来,真是不好意思,我在后院洗个衣服,他们几个小孩子皮,居然都不知道把栅栏打开的。”

看到赵大婶忙把门打开,孟小冬很是感激,她也并没有什么要生气的。

“赵大婶啊,不瞒你说,这几日我们家来了几位客人,其中一位同你家二蛋身形一般,这不,明日想着要一起进趟城里,所以找你来借一身行头。”小冬开门见山,真诚的说着。

这整个村子也倒是和和睦睦,乡里邻里的有什么困难也都会帮忙,这也全靠着一起合作打猎传承下来的传统。

“那还不简单,我们家二蛋反正也不会让他跑哪,我这就拿给你,对了,明日你要进城?”赵氏也是善良,直接就答应下来了。

“对啊。”

“我这几日啊闲的没事做,前几日家里老大打猎,打回来了些兔子地鼠什么的,我就随便的缝了一些手套棉袜,你要是有空,能不能带上一起去买了,我家里啊这些东西最不缺了。”赵大婶一脸笑意的拿出一大袋东西,摊开一看,里面居然全是一些自己缝制的小物件。

“你要是不嫌弃啊,直接那几样回去用,其余的能卖就卖了吧。你也知道,我一个人照顾这么些小不点,哪里有空进城去逍遥。”

孟小妹看到这些,在看了看院子里嬉闹的几个小孩子,也是理解了些。答应了下来:“那好,赵大婶,还是要谢谢你了。”

“乡里乡亲的,客气啥啊。”说完便是一脸敦厚的笑容。

孟小冬最愿意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笑容,这些只能在乡里看见的嘴淳朴的善意。

前世在现代,别说家隔了几百米了,就是门对门的邻居,平日里也不会有什么交集,什么互赠特产啊,那更是想都别想,人情冷漠,就连她一个底层阶级的都能体验到。

所以现在的日子虽然苦了点,但也是她很珍惜的。

回到家里,趁着空闲,望了望外面的天空,雪已经停下了,现在的天还算是晴朗。

“希望明日不会下雪。”

孟小冬心里暗暗想着明日去城里,将这些猎物卖掉,然后买些柴米油盐等用品,再来写针线,好缝制几双棉袜还有给一直念着一顶绒帽子的大哥做顶帽子出来。

午饭吃过后,孟小冬便叫来了大哥,商量明日一起进程的适宜。马上要入冬了,这些皮毛定是能买个好价钱。

至于赵大婶做的物件,也是很有心的,她可以花钱买一些自家用,然后再拿进城买一些。

但是其它的一些腌制小食倒是要花些功夫,她倒是可以拿着这些挨家挨户的去那些小商户推荐,可是大哥守着摊子,倒是希望不要再出现什么篓子了。

孟老大也是稍微有些灵性的,虽不如孟小冬自己那样活泛,但是经过上次的半车粮食事件,最近他也确实是老实多了。

“大哥,明日进城,你有什么东西要买的吗?”小冬是了解自家兄长的,就算是有什么想要的也不会说出来。一顶新的绒帽子都是她看见他几次眼馋三哥从学院带回来帽子,发现的。

“没,没什么想要的。”孟老大想都没想,直接回答。

果然是这样,孟小妹就知道他不会说,算了,还是等他什么时候真的想说了,再满足他吧。

明日进城,叫上大哥本来是小冬自己内定的,但是没想到老爹也是很想去的。

但是别人不知道,她孟小冬还能不清楚孟老爹心里在想些什么吗?虽然千保证万保证他不会经过路边摊去买什么书籍,但是这是绝对不能信的。说不定拿着一个没留神,他就拿着辛辛苦苦卖来的钱去买了书,到时候还能那他怎么办?


小说

毒后荣宠记:现代特种部队医官穿越九千岁之女!

2021-1-2 17:34:11

小说

皇家御用小厨娘:小蛋糕!疯狂约起!

2021-1-2 17:38:0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