铺成月光的从前:她有天大的本事也逃不出他的掌心。

她,莫氏集团的千金小姐,表面温文尔雅,内心腹黑奸诈。,却在订婚宴上被未婚夫的舅舅要挟退婚。,一个头吃人不吐骨头的她遇到了舅舅竟然束手无策。,每次给舅舅挖坑,先掉下坑的总是自己,还被舅舅逼婚。,心中百般不愿,她不信邪,无论做什么都要唱反调。,当然,唱反调的后果就是自己被他吃干抹净。,想逃?不好意思,纵使她有天大的本事也逃不出他的掌心
铺成月光的从前:她有天大的本事也逃不出他的掌心。

第1章 你还是认输吧

“顾明菲,你还是认输吧!再给你一百年,你也不可能在投飞镖上赢了我。”

莫晴张狂的笑着,看着飞镖正中靶心,得意的扬起下巴。

又是正中靶心!

一阵喝彩。

顾明菲咬牙,一张娇俏的面孔因愤怒已经有些扭曲,眼角的余光却突然撇到角落里的卡座,媚眼微眯,突然就笑了起来。

“飞镖是男人玩的东西,你要是真比我厉害,就和我比比女人的魅力如何?”

莫晴嘴角微勾,满目的不屑:“就你,还想和我比魅力?”

“怎么?你不敢吗?”顾明菲勾起唇角,挑衅道。

“谁不敢啊!”莫晴甩了一下刚刚烫染的酒红色波浪卷发,笑的妩媚。

十分钟后,顾明菲踩着十寸高的高跟鞋,步态妖娆的走到角落里的卡座,好似不经意般崴到脚,整个人猛然向男人的怀中倒去。

“啊!”顾明菲轻呼。

顾明菲本以为自己会落到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却不想,居然直接落到了冰冷的沙发上。

面前的男人依旧安稳的坐在一旁,好似从未动过,让顾明菲都有些怀疑是自己刚才是不是倒错了方向。

“哎呀!脚好痛,帅哥,你可不可以以帮人家揉一下吗?”顾明菲嗲着声音,娇嗔道。

性格的短裙因跌倒,有些若隐若现的走光,大开的V字领,更是显得有些露,配合着那张带有混血的深邃五官,当真是个难得的尤物。

可惜男人的眼神从始至终都不曾落在顾明菲身上,一袭的黑色西装,完美的隐匿在阴影之中,只有那张白皙冷峻的面孔,带着不寒而栗的威慑,让人不敢轻易靠近。

“滚。”

略薄的唇畔微张,只一字,就带着无限的阴冷。

顾明菲本能的一抖,可是却尤不死心的继续向男人的身上靠去。

夜北辰的眉头微微皱起,微抬的脚,正准备抬腿,却猛然听到一阵耳熟的声音。

“哈哈,顾明菲,人家根本看不上你,还不快滚!”莫晴嬉笑着撇着顾明菲,一边扭身坐到夜北辰的另一侧。

过分厚重的烟熏妆容,盖住了本身的青涩,一双灵动的眼眸微挑,柔情万千,甚至连那嘴角若有若无的嬉笑,都恰到好处带着魅惑的弧度。

夜北辰微微有些失望,那个声音的主人,显然不似眼前这个风情万种的女人,可是眼神还是不由的扫向了莫晴的身上。

高圆领无袖的暗紫色长裙,一直垂到脚踝,看上去很是中规中矩,到是比脸上的妆容顺眼许多。

“帅哥,你怎么可以让人家滚呢?”顾明菲不甘心的起身向夜北辰的方向俯去。

胸前那高耸的柔软,几乎要贴到夜北辰的脸上,可就在顾明菲准备再次向夜北辰怀中倒去的时候,夜北辰却再一次快速移动了身躯。

这下子,夜北辰已经和莫晴贴身坐在了一起,顾明菲再次被羞辱,恼怒的愤怒,让原本美艳的脸,只剩下恶毒,越发难堪起来。

莫晴和顾明菲本就十分不对付,此刻见莫晴吃瘪,眼中瞬间就亮了起来,整个人也顺势依偎在夜北辰的怀中。

“我劝你,还是别犯贱的好,你那不知道被多少男人摸过的身子,我们帅哥可看不上。”莫晴一边说着,一边抬起手臂,用手指轻轻描绘着夜北辰的轮廓,“帅哥,你说是吗?”

第2章 本色奸诈

夜北辰本想拒绝,可是那熟悉的声音,却让他不由的慢了半拍,等他想要推开莫晴的时候,莫晴早以坐到了他的怀中。

他这才发现,那看似中规中矩的长裙,后背竟是完全镂空的。

白皙光洁的脊背,隔着他薄薄的衬衫,若有似乎的擦过他的胸膛,带着一种无言的诱惑,那垂到脚踝的裙摆,更是因为莫晴叠起的双腿,显露出两侧那开到胯骨的口子,一双修长白皙的双腿在那暗紫色的裙摆中,越发显得妖娆。

一向眼光极高的夜北辰,也不由的微微暗了眼眸,却还是不动声色的将身体一移,和莫晴拉开了距离。

“你这身子,难道没被别的男人摸过吗?”低沉暗哑的声音,带着成熟男人固有的魅力,格外好听,只是眼中的嘲弄太过明显,有些让人难堪。

“和你相比,那些人,自然都不算是男人了,不是吗?”莫晴扬着下巴,笑得妩媚。

夜北辰微微一顿,同样的话语,同样的声音,哪怕他明知道眼前这个女人,不可能是她,冰封的心脏,却还是不由的松懈出一道裂痕。

莫晴再次向夜北辰靠去,这一次,他没有拒绝,任由莫晴纤细的手指在自己的身上四处挑火,只是淡淡笑着,望着她,企图从她身上探寻一点那个人的影子。

“啵!”莫晴的唇猛然印上夜北辰的脸颊,发出明快的声响。

夜北辰有些恼怒的猛然抓住莫晴的衣领,还未能惩戒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莫晴露出一副欲拒还迎的模样。

“帅哥,你这样急,我会害羞的。”

灵动的眼眸撇向一旁的顾明菲时,带着毫不掩饰的嘲讽与鄙夷。

夜北辰眉头紧皱,有些后悔被那相似的声音欺骗,在这个女人身上找那个人的影子,简直是对那个人的侮辱。

可就在此时,莫晴的衣领却慢慢开裂开来,一片薄薄的碎布落在夜北辰的手中,他才发现,那衣服竟还另有玄机,前面看似保守的领子,竟是一个活动的布料,拿下来,便成了菱形的大片镂空。

胸口的春光若隐若现,格外诱人。

顾明菲气不过去,羞愤的扭着身子离开。

看着顾明菲离开,莫晴快速变脸,立刻从夜北辰手中抢过那掉落的碎布,快速从夜北辰身侧起来,淡淡的整理了一下褶皱的裙摆,嬉笑道:“表演时间到,再见喽!”

夜北辰眼底的寒光一闪,本就阴沉的眼眸,越发沉寂,带着恼怒的慾火。

“欲拒还迎吗?”夜北辰毫不客气将手附上莫晴的臀上,肆意揉捏。

莫晴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上下扫了一眼夜北辰,冷嘲道:“你还不够资格。”

“莫非你怕了?”夜北辰整个身体靠向柔软的沙发,嘴角勾着若有似无的嘲讽。

莫晴还是太年轻,受不得讥讽,转身便做到了夜北辰对面的沙发上,冷哼道:“老娘我就没有怕过谁。”

夜北辰笑了,一张冷峻的容颜,因嘴角的扯动,猛然变得妖孽至极,好似开在地狱的曼珠沙华,美艳而危险。

“敢不敢和我拼酒。”夜北辰一边说着,一边端起茶几上的伏特加,一饮而尽。

莫晴几乎是想也没想,直接拿起旁边还剩一半的瓶子,仰头,同样一饮而尽,而后,还极为挑衅的冲夜北辰笑了笑。

想灌醉她?真是天方夜谭,想当初,她为了不被人灌醉,可是闭门练了一个月的酒量,那之后,就再不曾醉过了。

可是,莫晴低估了夜北辰。

所以当第二天她赤身的躺在酒店的床上时,感受着身体的异样,看着床上那刺目的血红,真的恨不得杀了夜北辰。

第3章 他是流氓

可是她做不到,明知道那个男人就在一墙之隔的洗漱间内,却只能宛如一个懦夫一般偷偷穿好衣服,偷偷溜走。

夜北辰洗完澡,头发上还带着水渍,就发现了莫晴偷跑的事实,一时间气极,很想立刻将她抓回来再次狠狠压在床上折磨一番,眼角的余光突然撇到床上的血红,却难得露出一抹笑意。

她真的没有骗他,果真没被别的男人碰过。

或许,她乖一点,他可以将她从那混乱的环境中带出来,让她在他的身边呆的久一点,也说不定。

从始至终,夜北辰都将莫晴和顾明菲当成了夜店内陪酒的某些特殊职业者,所以基于这样的设定,夜北辰也再也没在那家夜店内见过莫晴,甚至去遍了整条街的夜店,也在不曾见过那个撩起他心火的小女人。

直到两年后,夜北辰回到国内,参加了一个家族的宴会,很是不可思议的在人群中,看到了那双熟悉的眼眸。

“我向大家介绍一下,这是莫晴,莫氏集团的千金。”

高峰拉过高云景和莫晴,笑眯眯道:“从今天起,也就是我们高家的儿媳妇了,下个月举行婚礼时,还望各位可以到场。”

高云景和莫晴站在一起,一个高大俊朗,一个优雅文静,当真是一对金童玉女,两人端着酒杯,神态自若的向众人敬酒,举止亲密。

夜北辰那双深邃的眼眸,瞬间就变得阴沉起来。

夜北辰端着一杯红酒,挡在了高云景和莫晴的身前。

“舅舅?”高云景的脸色徒然冷了下来。

“好久不见!”夜北辰勾唇,阴冷的目光直直的落在莫晴的身上。

莫晴见到夜北辰,本能的一抖,手中的红酒,不由的就洒了一身。

高云景一边怒瞪着夜北辰,一边用纸巾帮莫晴擦拭沾染的衣服。

“我……我去洗手间整理一下。”莫晴的脸色有些发白。

高云景只当莫晴是被夜北辰的阴冷吓到了,夜北辰原本就性子冷,怕是吓坏了他的未婚妻。

洗手间内,莫晴才刚进来,夜北辰就紧跟着闪身进入。

夜北辰利落的将门反锁,在莫晴还来不及反应之下,直接将莫晴压上门板,毫不客气的对准那思念许久的粉唇,吻了上去。

“唔……”莫晴挣扎的反抗。

可夜北辰的力量,根本是不是莫晴所能挣扎的,中间哪怕莫晴已经咬破了夜北辰的舌头,这个吻也没有因此而终止。

许久过后,一直到莫晴被吻的都有些喘不上气的时候,夜北辰才终于松了口,只是身体依旧紧贴着莫晴,将她牢牢的牙在门上,不得动弹半分。

“你疯了吗?”莫晴抬手用力的擦着嘴唇,愤恨的吼道。

夜北辰舔了一下嘴角的血迹,抬起莫晴的下巴,嘲讽道:“怎么?才两年不见,你身上的那股子骚劲怎么都不在了,重新投胎了不成。”

“我怎么样,不需要你管,你再拦着我,我就喊非礼了。”莫晴气得眼睛都发红了。

她曾经在国外玩的很疯,可是在国内一直扮演着乖乖女的模样,而且今天还是她和高云景订婚的日子,无论如何,她也不能承认曾经的疯狂。

“非礼?”夜北辰修长的手指微微一勾,轻易的就将莫晴的抹胸小礼服脱去,“你不介意别人看到你这个样子,就喊好了。”

第4章 当众悔婚

“无耻!”莫晴快速的捂住胸口,防止礼服滑落后的走光。

“无耻吗?”夜北辰猛然将莫晴的双手举过头顶,任由那白色的小礼服滑落,露出里面完美的身姿,用力贴上去,“貌似,你曾经……很喜欢我的无耻的。”

莫晴咬牙,羞愤的浑身都在冒火,却偏偏无可奈何。

“你究竟要怎么样,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没必要揪着一~夜~情没完没了吧!”莫晴冷笑,“舅舅,你说是吧!”

夜北辰深邃的眼眸一瞬间阴沉密布,浑身都散发着阴寒的气息,分外骇人。

就在莫晴吓的一动都不敢动的时候,夜北辰却突然勾唇笑了,“如此,你就和高云景退婚好了,这样,你就是他舅妈了。”

莫晴不可置信的望着夜北辰那张认真的脸,肯定道:“你真的疯了。”

夜北辰不置可否,继续勾唇道:“正好,今天人很全,一会儿,你就可以去宣布退婚了。”

莫晴已经被夜北辰雷到不知该笑还是气了,只能嘲讽道:“你觉得,我会听你的吗?”

“为什么不呢?”夜北辰笑的胸有成竹,“你也不想别人知道,你和我的过去吧!”

莫晴也笑了,笑得狡诈:“我不承认,你认为别人会信你的吗?”

一边笑着,莫晴张口就要喊非礼,然而夜北辰用宽大的手掌捂住了她的嘴,只能露出的一双杏眼中,透着满满的不甘与愤恨。

“你觉得,高清无!码的床戏,他们看了以后,会不会信呢?”夜北辰的唇温柔的落在莫晴的耳上。

莫晴惊恐的瞪大双眼,琥珀色的瞳孔瞬间缩紧。

夜北辰勾出一抹妖孽的笑容,轻柔道:“乖,现在就出去宣布退婚,我会好好将那些视频收藏的。”

一边说着,夜北辰一边慢条斯理的将莫晴脚下的礼服捡起,轻柔的帮她穿上,甚至还贴心的帮她整理了凌乱的发丝。

莫晴却一直到走出洗手间的大门,整个人还处在惊愕中,无法挣脱出来。

“小晴,你终于出来了,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呢!”到洗手间找莫晴的高云景快速走到莫晴身边,“你的脸色怎么还这么差,你不要担心,我那个舅舅虽然给人感觉十分吓人,实际上也不过是一个傀儡总裁,你当他是纸老虎就好了。”

“哦,你放心,我没事。”莫晴怔怔的。

“是吗?刚刚我可是看到夜北辰从女洗手间内出来的哦!”夜美娇娇笑着。

“小姨,你不要乱说,夜北辰怎么可能去女洗手间。”高云景怒斥。

可是眼睛落到莫晴那明显红肿的嘴唇上,不由的就皱起了眉。

“是不是乱说,你自己知道。”夜美娇冷哼着走开了。

高云景皱着眉,拉着莫晴一言不发的向会场走去,路过夜北辰身侧的时候,明显感觉到莫晴颤栗的身体。

可还不等他询问,莫晴就小声对高云景说了一句“对不起”,接着,她一个人跑到了会场的舞台上,抢走了主持人手里的话筒。

“对不起,我没办法和高云景结婚。”

莫晴说完,也不顾众人惊愕的表情,提起裙摆,匆匆跑出会场。

外面不知何时下了大雨,电闪雷鸣,莫晴全然不顾的冲入雨中。

她的心情太乱了,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样的结果,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高云景的深情。

“为了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也值得你如此狼狈?”夜北辰将伞撑到莫晴的头顶,鄙夷道。

第5章 辜负了他

莫晴抬起头,凌乱的发丝贴在脸上,有些狼狈,一双灵动的杏眼,此刻满是是怨毒。

她狠狠地瞪着夜北辰。

“总比你这种用给少女灌酒,诱拐人失身的猥琐大叔强。”莫晴猩红着眼睛看着他,泪水和雨水交汇在一起。

夜北辰的眼眸不由暗了暗,他也没想到本来只想玩玩的他,居然真的任由酒醉的莫晴压上了床。

甚至,已经过了两年,他依旧对她的滋味念念不忘。

“难道你妈妈没有告诉你,主动勾引一个成熟男人,需要付出的代价吗?”夜北辰一手捏起莫晴的下巴,俯身向莫晴贴近。

两个人近在咫尺,甚至在这样的雨天都能感受到对方那细微的呼吸。

“抱歉,我妈早死了,所以,我不知道,也不想对此负任何的责任。”莫晴扭头,挣扎着想要离开。

夜北辰努力的板回莫晴的下巴,对上那双有些暗淡的眼眸,不知为何,胸口猛然就觉得有些疼。

或许,他不该如此为了一个声音而执念于她。

可就在夜北辰想要放手的时候,高云景却匆匆赶了过来,直接就要将莫晴从夜北辰手中抢过来。

“你放开她!”

只是,夜北辰那看似单薄的身体可不似高云景那样弱,一个转身,一个抬脚,夜北辰就潇洒自如的将高云景踢倒在一旁。

雪白的西服在地上蹉跎了一下,瞬间变得乌黑狼狈,高云景理的一丝不乱的秀发也因被雨水打湿,有些狼狈的垂在脸上。

“自不量力。”夜北辰鄙夷。

那神情,似乎踹了高云景都脏了鞋一般。

“小晴,是不是因为他威胁你,你才退婚的。”高云景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你别害怕,有我在,我不会让他欺负你的。”

高云景一边说,一边再度向夜北辰身上扑了过去。

可是两人的力量实在悬殊太多,哪怕夜北辰单手禁锢着莫晴,只用另一只手,就再度将高云景打趴在地上。

“夜美玲没教你如何尊重长辈,我这身为舅舅的,就代劳好了。”夜北辰将再度爬起的高云景再次踢飞。

就这样高云景爬起来一次,夜北辰就将他打趴下一去,周而复始,高云景那原本白皙的面容上早已血迹斑斑,一身雪白的西服更是脏乱不堪,整个人落魄而狼狈。

“够了!”莫晴喊道,强忍下眼中的泪,努力冷着脸说道:“高云景,你还不明白吗?我喜欢的人是夜北辰,所以他回来了,我自然要抛弃你了,你还是赶紧走吧!别再这丢人显眼了。”

高云景一脸震惊的看向莫晴,喃喃道:“小晴……”

“还不快滚!”莫晴继续怒吼道。

夜北辰在一旁冷冷看着,唇角的笑意说不出的讽刺。

以为这样,他就能放过他,她是太小瞧他,还是太看得起自己?真的以为他们之间的矛盾只是一个女人的问题?

夜北辰踏着优雅的步子,抬起脚,毫不客气的碾压在高云景的脸上,力道狠戾,让高云景只能发出呜呜的惨痛声。

莫晴的泪,无声流下,第一次对自己过往的疯狂后悔,后悔招惹上这么一个恶魔。

“我们走吧!”莫晴轻轻扯动夜北辰的衣角,不敢看高云景震惊的眼眸。

夜北辰一手挑起莫晴的下巴,冷哼道:“你心疼了?”

莫晴微微掩下眼泪,泪水与雨水混合在脸上,生冷道:“没有,只是觉得,为了这种人脏了脚,不值得。”

高云景的死死的盯着莫晴,眼珠子都快要瞪了出来。

第6章 家事薄凉

夜北辰却突然呵呵的笑了起来,“确实不值得。”

说完,也不再理会还摊在地上的高云景,直接揽着莫晴就去了停车场。

进入停车场,莫晴的情绪终于崩溃。

“你到底还是不是人?两年前占了我的便宜,如今还要毁我的幸福,我究竟哪里得罪你了。”莫晴嘶吼。

夜北辰的眼眸微暗,沉吟道:“我说了,你勾引了我,就要对此负责,而且高云景也不会是你的幸福。”

“呵……真好笑,对你负责?你自己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还要怪我勾引你?你怎么不说你趁人之危,欺负酒醉的我呢?”莫晴宛如一只困兽,狂躁着。

“我对你负责也可以。”夜北辰笑道。

“我不稀罕!”莫晴嘶吼着,“当初就算是我勾引你,为此我也付出代价了,我们就算扯平,从此井水不犯河水。”

莫晴走到自己的车前,准备上车。

这一次夜北辰没有阻拦,只是双手环胸,神态慵懒的靠在自己银灰色的宾利上,淡淡道:“我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做高云景的舅妈,否则我不建议换另一种更直接的手法。”

莫晴咬着牙,故意当作没听见,狠命的踩着油门,开着自己红色的法拉利从夜北辰身边呼啸而过。

夜北辰随即也上了他的宾利,消失在夜色之中。

只是谁也没想到,在莫晴和夜北辰都离开之后,停在之前莫晴车后面的一辆紫色保时捷却突然亮起了灯。

顾明菲一边玩弄着方向盘,一边自言自语的冷笑道:“莫晴啊莫晴,想不到你也有今天,既然你不顾伦理和高云景的舅舅搅在一起,就不要怪我横刀夺爱了。”

顾明菲想到莫晴若是看到自己和高云景在一起时的震惊模样,就觉得心中有说不出的畅快,当下便开车直奔一家造型设计会所,她一定要在莫晴和高云景之间的误会解除前,拿下高云景。

顾明菲得意的笑着,却没有注意到隐匿在阴影中的夜北辰,正是两年前给了她莫大侮辱的男人,平白错过了一个构陷莫晴的大好机会。

这边莫晴随便找了个酒店躲了一晚,一大早,好不容易躲过记者们的眼线,刚从后门闪进家门,就遭到了生父莫启刚的一顿咆哮。

“谁允许你私自退婚的?”莫启刚恼怒着,直接将手中的报纸砸向莫晴。

莫晴敏锐的躲开,有些落寞道:“没能及时和家里商量,我很抱歉,但我确实没办法嫁给高云景。”

高家不会接受一个曾经在夜店疯野的儿媳妇,高云景也不会接受一个曾经和他舅舅有过一~夜~情的女人。

她若是想否认,那个可恶的男人,一定会不择手段的,莫晴不敢想那样可怕的结果。

“什么叫没办法嫁给高云景了,高云景年轻帅气有又钱,哪里配不上你了,你该不会又和什么不三不四的人勾搭到一起去了吧!”莫晴的继母周美云刻薄道。

莫晴皱眉,还未等说话,高启刚就接到:“我不管你在外面怎么混,回到家里,你就得乖乖听话,和高云景结婚。”

“如果我不喜欢他了呢?”莫晴的眉头越发紧凑。

她还是第一次如此直白的听到父亲的冷漠。

“什么喜欢不喜欢的,家里养了你这么多年,现在需要你去联姻了,你有什么资格说喜欢。”莫启刚不悦道。

“联姻?你养我这么多年,为的就是和你联姻?”莫晴冷笑。

“别说那些没用的,你现在就和我去高家赔礼道歉,澄清没用取消婚约的事情。”莫启刚拉着莫晴就要往外走。

第7章 最凉是人心

莫晴奋力挣脱,冷哼道:“没用的,我已经打了高家的脸面,高家绝对不可能再和我们联姻了。”

莫启刚却有些不耐烦的继续说道:“在利益面前,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我们提供技术,高家提供资金,高家也会赞同这场联姻的,至于你和高云景,和和美美自然好,不行就各玩各的,不要让记者拍到就好。”

“各玩各的?像你和这个表子一样,然后把妈妈气死?”莫晴有些情绪失控的吼道。

“啪!”响亮的耳光声响起。

莫晴捂着红肿的脸颊,恶狠狠的瞪着莫启刚。

原来,她只认为一切都是周美云这个小三的错,今天才发现,原来她的父亲,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孽女!你今天必须跟我去高家道歉,这场婚事,你没有反驳的余地。”莫启刚强扭着莫晴就要往外走。

莫晴一个大力再次挣脱开来,生硬道:“如果我偏不呢!”

莫启刚怒火爆炸:“那你就从莫家滚出去,莫家没有你这种不孝女。”

“不行,如果没有人联姻,高家一定不会再资助我们了。”周美云惊慌道。

“不是还有莫豪吗?让莫豪和高云珊联姻就好了。”莫启刚不在乎道。

“那怎么行?那个高云珊那么刁蛮,怎么配的上莫豪。”周美云惊呼。

两个人开始对于联姻对象纠缠不清,莫晴冷冷望着两个人,只觉得心底最后一丝温暖也消失殆尽,终究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恋,转身离去。

无处可去的莫晴,无奈只能去了好闺蜜柳叶哪里暂避战火。

才一进门,柳叶就大呼小叫道:“你跑哪去了?突然退婚,手机也不开机,故意让我担心是不是?”

一张精致的娃娃脸,鼓的像一个小包子,说不出的可爱。

“对不起!手机没电了。”莫晴有些疲惫的瘫在柳叶家的沙发上,打不起任何的精神。

柳叶随手将手边的抱枕砸向莫晴,很是霸气的掐腰说道:“说吧!究竟是怎么回事,谁欺负你了,姐给你做主。”

莫晴的眼泪唰的就下来了。

昨夜的委屈,今早的伤心,再也承受不住,宣泄而出。

柳叶却看呆了,从没有见过如此脆弱的莫晴,顿时就有些不知所措起来,赶忙去安慰莫晴,细问之下,终于了解了事情的始末,一时间却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莫晴。

“你确定昨天没让夜北辰撞坏脑子?”柳叶问道。

莫晴疑惑:“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没撞坏脑子,你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会犯如此的低级错误。”柳叶忍不住用手狠戳着莫晴的额头。

莫晴的眼眶还是红红的,依旧没有发现有任何的不对。

“你傻啊!那个夜北辰怎么可能真的有什么视频证据,你们是两年前偶尔碰到的,连对方叫什么都不知道,他怎么会故意拍你的视频,不怕你赖上他啊?”柳叶换了一口气,继续说道:“而且,就算是他真的有视频,你就让他放好了,你当时喝醉了,顶多也只是一个被欺负的受害者而已,他要是敢放视频,你就直接拿着视频去法院搞他好了,怎么能因为他一句话,把好好的婚事都退了呢!”

莫晴呆呆的看着柳叶,不知该如何解释。

或许是她太过心虚,又或许是当时夜北辰的气场太强大,当时,她确实就觉得事情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了。

“怎么办?我已经当众退婚了……”莫晴苦着一张脸。

“唉!”柳叶叹了一口气,

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说莫晴好,明明从前那么精明的人,为何一遇见高云景就大脑当机呢?她真的不知道高云景究竟有什么好的,让莫晴甘愿放弃从前的泼辣,扮演起大家闺秀的乖乖女来。

“你和高云景在一起,不怕被你爸爸利用联姻吗?”

莫晴闻言,脸色变得很难看,却还是说道:“反正无论如何,我的婚约都逃脱不了联姻的下场,那我不如找一个我自己喜欢的人嫁了。”

柳叶在心中摇了摇头,她知道此刻的莫晴是没有任何理智的,想了想,高云景确实也还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便也不再劝说。

“高云景和夜北辰的关系一直不好,你好好和他解释清楚,他应该会理解你的。”柳叶沉吟。

莫晴皱着眉,有些不确定,盯着刚刚开机的手机,犹豫不决。

未接来电中有柳叶的,有父亲的,还有一些陌生的号码,却唯独没有高云景的来电。

犹豫了一夜,莫晴第二天终于理清所有的思绪,恢复了从前那个自信果敢的莫晴,打扮的神清气爽的去找高云景摊牌。

他能接受就接受,他若是不能接受,他们也可以不带任何遗憾的分手。

只是还未出门,莫晴就先看到了最新的早报报道。

大大的封面上,印着高云景和顾明菲两人亲密交缠的照片,无比清晰,也无比的刺眼。

上面清晰的写明照片拍摄的时间是7月16日,也就是昨天的夜里。

莫晴看着顾明菲那魅惑的容颜,甚至从那双含笑的眼中,看到了她对自己的嘲讽,好似在说,看吧!你的男人喜欢的人是我。

“冷静!冷静!照片可能只是角度的问题,肯定是顾明菲故意陷害自己的。”莫晴努力平复着心情,直接开车到高云景的公司,准备找高云景当面问个清楚。

只是莫晴还未出门,就被大批的记者围堵。

“莫小姐,请问你退婚,是不是早就发现高总和顾小姐的事了呢?”

“听说莫小姐和顾小姐以前是同学,请问这是闺蜜之争吗?”

“莫小姐,今天莫总公开声明,不会退婚,是为了商业合作的联姻吗?”

“请问莫小姐现在是什么想法呢?”

莫晴被一大堆人围着,却莫名的淡定了下来。

挺胸抬头,微微扬起下巴,精致的脸颊上露出两个可爱的梨涡,莫晴淡笑道:“对不起,关于我和高总的婚事,还请大家不要妄加揣测,稍后我会和高总一起发声明澄清所有的谣言,到时候在请大家见证。”

第8章 他丑陋的面容

将不停追问的记者们关在车厢外,莫晴决定开车去找高云景。

她被夜北辰逼迫退婚,想来高云景和顾明菲之间也肯定是误会,她应该相信高云景,相信他们两年的感情不是吗?

只是才到高云景公司的楼下,莫晴就不由的皱起了眉,只因为在停车场的另一头,她隐约看到高云景正亲密的送这着一个女人上车,并殷勤的挥手送别。

而那个女人的背影,像极了顾明菲。

将车停好,莫晴想了想还是咬牙追上的高云景。

“云景……”莫晴喊道。

高云景的身体微微一顿,转过身来,面对莫晴,一双原本干净清澈的眼眸,此刻变得尤为复杂。

愤怒,惊异,愧疚,还有一丝丝的悲凉,仿佛不过一夜间,这个一直顺风顺水,温文尔雅的富家公子哥,就历经沧桑,成长为大人。

“有事吗?”过了一分钟,高云景才掩下眼中的复杂,一脸淡漠道。

莫晴咬牙:“我想和你谈谈。”

高云景看着莫晴,再度沉默了许久,才终于额首道:“好。”

两人进入附近一家咖啡厅的包厢,面对面坐着,再没有了曾经的甜蜜与温馨。

“我……”莫晴犹豫着,还未等解释她和夜北辰之间的事情,就被高云景打断。

“我知道莫氏集团现在的处境很微妙,需要大笔的资金进行周转,放心,看在过去我们的情份上,我会帮忙的。”高云景微微一顿,随即又道:“不过……我希望你可以帮我一个忙。”

突然的,高云景有些不敢与莫晴对视的样子。

莫晴微微皱起眉,心脏跳的很是不规律,整个人都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莫氏的事,无所谓,你想让我帮你什么?”

“帮我澄清一下和菲菲的事情。”高云景低着头,默默搅动着手中的咖啡。

他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他和顾明菲的事情,昨晚他喝的很醉,模模糊糊好似看到了莫晴的影子,便不由自主的跟上了她,用最疯狂的行动,来宣泄了他心中的情绪,却不想一夜醒来后,竟是趟在了顾明菲的床上。

他惊异,他后悔,却猛然发现她的房间内,竟满满的贴着全是他的照片和海报,原来她竟暗恋了自己许久了。

面对醒后她似羞似醒的模样,他实在说不出任何的拒绝,不忍伤害这个满心满眼全是他的女孩子。

所以,他不想让她背负着小三的名声。

“澄清什么?”莫晴冷笑。

不过两天的时间而已,他竟可以如此亲密的在她面前唤另一个女人菲菲,还需要她澄清什么呢?

高云景抬头,对上莫晴那愤恨的眼,猛然想起那夜她那红肿的唇,以及最后和夜北辰离去的背影,心中的愧疚瞬间化为乌有。

“你别一副我出轨对不起你的模样,是你先当众退了婚,打了我的脸,跟着我舅舅跑了,如今我和菲菲在一起,也不过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高云景的声音带着丝丝怨毒。

莫晴冷哼:“既然如此,那么我们没什么好说的了。”

莫晴起身欲走。

“等等……我要你对媒体澄清我们之前的婚约,不过是商业联姻下被家人逼迫的结果,实际上我们根本没有任何感情,大家一直都是互不干预的状态。”高云景快速说道。

“被逼?互不干预?”莫晴有些不可置信的望着高云景,不敢相信这些话时从这个和自己爱恋两年的男人口中说出来的。

高云景冷漠:“这样,不是正和你意,方便你和夜北辰在一起吗?”

“呵……你自己偷吃被抓到,还成了为我好了。”莫晴冷嘲。

高云景本还想说什么,眼角余光却猛然看到,窗外夜北辰正一脸悠闲的靠在莫晴的法拉利上,瞬间便暴躁起来。

“拜托你指责别人的时候,还请你先想想自己吧,现在去澄清,我们便从此井水不犯河水,否则,你别怪我不客气。”高云景白净的面容上露出一个阴狠的表情来。

“不客气?”莫晴冷笑:“敢问高大总裁,想怎么不客气?”

没有了爱情的卑微,莫晴也恢复了原本的叛逆与狠戾。

高云景此刻却没有注意到那些细节,玩味道:“莫氏若是倒了,想来你也不好过的。”

“还真是有够无耻的呢!”莫晴笑道:“可惜,昨天我因为和你退婚,我已经被莫氏赶出家门了,所以如果你想整垮莫氏,最好快点,否则我等不及,先出手了,你就没机会了。”

不知是他们的爱情开始的太美好,还是他们两个人都刻意维持那完美的假象,所以不光莫晴在压抑着本性,就是高云景也可以掩盖了骨子里的奸诈成分。

如今,两人撕破了脸面,莫晴却再没有一丝留恋与不舍。

只能说他们本来就爱的不是对方,而是一个虚假的表象,如今那层壳碎了,里面的丑陋与肮脏,他们都无法承受罢了。

高云景的面容变化了一下,却是突然笑了:“没关系,我想你家人替你出面澄清,应该也是有一定的效果的。”

“无耻!”莫晴怒道。

高云景却反吼道:“我无耻?你偷偷勾搭上我舅舅的时候,怎么不觉得自己无耻。”

莫晴咬牙,不想解释她和夜北辰的事情,只能转身离去,她知道,她和高云景已经回不去了。

高云景看着莫晴的背影,颓废的做在椅子上,眼角不知何时就落了泪,可是目光落到窗外,莫晴和夜北辰的身上,又猛然化成了满满的愤恨,双手不由的紧紧握成拳,暗自发誓,有一天,他一定会将夜北辰踩在脚下。

这边莫晴才从咖啡厅出来,就看到夜北辰一脸悠哉的靠在自己的法拉利上,那随意模样,好似那车是他的一般。

所幸高氏集团附近的记者早就被赶走了,不然保准,明天的头版头条就成了她和夜北辰的绯闻。

“你在这里干嘛?”莫晴没好气道。

“等你啊!”夜北辰说的随意,一双深邃的眼眸,毫不顾忌的上下打量着莫晴,一脸惊异道:“胸也不是很大,怎么还是没脑子呢!让小三把自己的男人勾搭跑了呢!”

小说

顾少的强势宠爱:一纸契约,一场交易

2021-1-2 17:23:54

小说

皇家女法医:谁才是最重要的那个人!

2021-1-2 17:26:1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