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溺宠闪婚妻:这一世卷土重来,她斗渣男,灭白莲。

前世,她被渣男蒙蔽,不但为别人做了一辈子嫁衣,还落得个身死的下场;这一世卷土重来,她斗渣男,灭白莲,走上人生巅峰,还拐到了一个优质老公。他宠她,爱她,恨不得将所有的一切都捧在她面前。她原以为是自己运气好,却不知,他对她早就蓄谋已久……——司少琛:老婆大人,这么虐渣你还满意吗?秦意欢:不错,我好像有点喜欢你了……五岁的弟弟:不,姐姐,你没有!
总裁溺宠闪婚妻:这一世卷土重来,她斗渣男,灭白莲。

第1章 爱了七年的人,要杀了她

“秦意欢,其实我们早就在一起了,你看看你自己,哪点配得上我?”

“你活着的意义就是帮你妹妹拿下MH国际大奖的宝座,你现在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你可以去死了!”

“放心,下一个就是你弟弟,我会让你们全家在黄泉路上团聚的!”

未婚夫恶毒的声音萦绕在脑海中,秦意欢豁然睁开眼,下意识的抬手想要捂住发胀的脑袋,却感觉手腕一阵刺痛,然后就看见一张在她印象中无比厌恶的脸!

“啪!”

几乎没有犹豫,她甩开了这只咸猪手,狠狠一巴掌打在了男人的脸上!

男人被她这一巴掌打蒙了,一时间愣在原地。

劣质的古龙水味道窜入鼻子里,秦意欢感觉到一阵泛呕,原本一片空白的脑子才渐渐清醒过来。

就在上一刻,她爱了七年的未婚夫,不但和她的妹妹在一起了,甚至还要杀了她!

她摸了下手腕,这里本来应该有被秦清婉割开的伤口,可是现在却一片平坦,连一滴血都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

秦意欢怔怔的看着手腕,她还记得自己被那一对狗男女绑了起来,割开了她的手腕,他们还让她亲眼看着自己的血一点点流干,还给她伪造了一封假的遗书……

“你竟然敢打我?”

男人的大吼声将秦意欢从震惊中拉了回来,她抬头看向这个被她打了一巴掌的男人。

如果她没有记错,这个男人是她在二十二岁那年参加新锐设计师大赛的评委。那一次她被助理叫到了酒店,然后就被打晕了,差点失身给他。

虽然后来及时清醒逃脱了,但不知道被谁匿名发了一个他们先后进酒店的视频到网上,一时间引起轩然大波,说她走后门,之后就取消了她的评选资格。

在那之后,她的名气就一落千丈,只能在幕后为自己的妹妹秦清婉做设计图,最后将秦清婉拱上了国际设计师的宝座。

当年她还以为是别的参与比赛的设计师买通了助理陷害她,直到死的那一刻,她听到秦清婉说的话,才知道买通助理的人竟是她一直很信赖的妹妹!

秦意欢想到往事,恨的浑身发抖,却也觉得眼前的一切如此熟悉。

这不就是那个酒店吗?

难不成……

秦意欢脑海中闪过一个令她不敢置信的念头。

就在她万分疑惑的时候,男人已经扑了过来:“你就别装纯了,让我爽了,我保证你一定会获奖!”

秦意欢险险避开,摔在了床边,瞥见床头柜上放着一个花瓶,随手抓起用力往桌子上一磕!

“砰!”

她举着打碎的花瓶,指向男人:“你让开,否则我杀了你!”

她只要一想到之前险些没有逃脱这个男人的魔爪,就觉得一阵恶心,只想要立刻离开。

男人一时被唬住了,急忙举起手让开了路。

秦意欢着急就往门口走。

男人眸中闪过一道精光,在秦意欢转身拉门的刹那,猛地从放在桌子上的包里掏出一瓶喷雾,喷向了秦意欢!

秦意欢被喷了个正着,下意识的捂住口鼻,但已经感觉到一阵头晕!

糟了!

秦意欢来不及多想,拉开门就跑了出去。

她听到了男人在背后的骂声,还有着急追出来的脚步声,她感觉脑袋一阵阵犯晕,眼前的一切都模糊起来,浑身传来奇异的燥热感,以她现在的样子根本就来不及跑出去。

脑海中久违的记忆闪过,秦意欢下意识的朝着左边那扇门推去,果真没有关牢,让她直接将门推开了。

秦意欢踉跄着跑进去,快速关上了门。

“砰!”

她的手还用力攥着门把,听到了耳朵里自己心脏狂跳的声音,深深松了口气。

上一世她并没有拿花瓶威胁他,所以那个评委并没有朝她喷东西,也不知道那是什么……

“谁?”

身后传来一个低沉磁性的声音,下一刻她的手臂就被用力一拽,转过身后背撞在了门上!

眼眸中的墨色若远山后无尽的子夜,深邃中被暗淡灯光映出微弱光亮,秦意欢对上这双眼,有一瞬的失神。

是他。

第2章 我想要你

“司少琛……”秦意欢喊住他的名字,竟带着颤抖和哽咽。

当初如果不是因为他,或许她早就死了,可她却不相信他说的话,最终还害得他为她而死……

没想到她真的回到了二十二岁,回到了初次遇见司少琛的时候。

司少琛看见秦意欢时,也愣住了,脸上的惊愕淡化了几分原本的锐利:“你……”

下一刻,他看见了一抹红色,让他的眼眸立刻沉了下来:“你受伤了?”

秦意欢这才发现自己的手掌不知什么时候划破了,正不断往外渗着血。

“我没事……”秦意欢捂着手掌往前想要站直身子,可脚才挪了一步,身子就不受控制的朝着司少琛倒去!

司少琛眼明手快的接住她,碰到了她的胳膊,才发现她烫的惊人!

他的手接触到秦意欢的皮肤,带来一阵令人舒服的凉意。秦意欢禁不住抓住司少琛的手,想要借此消退一点身上不断升高的燥热感。

然而这不过是杯水车薪,她惊觉自己越来越不对劲,眼前这张英俊的脸在眼前不断放大,那张薄唇带着致命的誘惑力,在不断吸引着她……

司少琛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吻上自己的女人。

她紧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颤抖着,红唇滚烫的像是一团火灼烧着他的心。

她的吻技不怎么好,像是只小狗一样胡乱的啃咬着他的唇,但是却在司少琛的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这十几年来,他一直在找寻这个女人的踪迹,如今好不容易被他找到了,没想到她竟然如此“主动”。

长久的思念和渴望冲破了司少琛所有的防备,他骤然间将秦意欢压在门上,反客为主,吻上她的双唇!

秦意欢微仰着头,承受着这个激烈的吻,脑海中闪过的却是上一世自己误闯进这个房间求救,却被他强吻时的画面。

那时候她还以为司少琛是个坏人,现在才发现是自己是人是狗分不清楚,面前这个男人,才是真正对她好的人。

司少琛感觉到她的身体微僵了一下,然后很快就柔软下来,双臂搂住了他的脖子,发出如同小猫一样细细的声音,冲破了他最后的一丝理智。

他忽的打横抱起了秦意欢,转身走向大床,将人压在了床上,磁性的声音在她耳边回响:“我想要你。”

……

天蒙蒙亮时,秦意欢醒了。

她的腰感觉像是被折断了一样,浑身上下如同被汽车碾过般的疼,她撑着床艰难的坐起身,转头看见司少琛沉睡的俊脸,才开始消化昨晚发生的事情。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她竟然重生到了二十二岁!

不仅如此,她还把未婚夫的小叔叔给睡了!

一想到昨晚的翻云覆雨,那滚烫的汗水和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喊叫声,让她的脸颊慢慢泛起红色。

想必是昨天那个评委手中的喷雾是药,才会让她变成这样。

她并不厌恶司少琛。

只是……

秦意欢眸中露出复杂的光芒,上一世她太糊涂,明明司少琛一直在保护她,可她却一直相信那个渣男的话,还帮他谋夺了司家的家产,但直到最后,司少琛都还是站在她这一边的。

想到司少琛将她护在怀中,从楼上摔下去的那一刻,秦意欢的心猛的痛了一下,十指紧握。

她的心里升起一股愧疚,突然不敢再看司少琛的脸,慌忙掀开被子下了床,穿好衣服就拉开门匆忙跑了出去!

随着关门的声音,原本躺在床上的男人,骤的睁开了眼睛!

第3章 她怎么感觉跟以前不一样了?

他目光清明,哪里有半分睡意。

看着关上的门,司少琛眸光沉了沉,穿好衣服起身走到窗前,看着秦意欢匆匆忙忙离开的身影,掏出手机:“去查一个叫秦意欢的女人,我要她最近所有的行程。”

挂上电话,他转头看向床上那一抹刺目的鲜红,眸色更为幽深……

秦意欢从酒店离开,坐上车就打给了助理。

“我有事找你,一个小时以后公司见。”秦意欢说完,也不管助理答不答应,就把电话给挂了。

手心微微发疼,秦意欢低下头,看着手掌上的伤口。

伤口上的血已经凝结了,看起来有点狰狞。

秦意欢摸着伤口眯了眯眼,眸中一道冷光闪过。

既然老天爷给她重来一次的机会,这一次她绝对不会再任人欺负,要让他们血债血偿!

她还要好好保护她的家人,尤其是她那才五岁的弟弟……

想到之前听到的话,秦意欢蓦的打了个寒颤,立刻掏出手机打通了国外的电话:“您好,是圣罗医院吗,我是秦子砚的姐姐,我想请问他现在情况如何,能不能送回国进行治疗?”

得到那端肯定的答复,秦意欢面上一喜:“谢谢,我会尽快安排人给他办手续!”

秦意欢挂了电话,又迅速打给几个在国外的朋友。

之前她也曾去国外做过短期交换生,认识不少朋友,只是后来因为认识了司贺南,一门心思围着他转,就忽略了其他人,再也没了联系。

这些朋友都是爽快人,听秦意欢说了这件事后,立刻就答应了,保证帮她办理好手续将弟弟送回国,秦意欢让他们确定了时间告诉她一声,这才松了口气。

这一世,她绝对要保护好弟弟,不会再让他受到任何伤害了!

秦意欢安排好一切到公司的时候,助理已经到了,看见秦意欢,眸中浮现出一丝慌乱。她强装镇定的问道:“一大早的找我,有什么事吗?”

这个点休息室还没有人,秦意欢随手拉了把椅子坐下,仰着下巴看向她,眸中犀利的光,看的助理一阵发憷。

她的眼神……怎么感觉跟以前不一样了?

好一会,秦意欢才开口:“昨天你把我叫去酒店之后,去了哪里?”

果然是为了这件事!

助理咽了口口水,握紧拳头:“我一直在等你,可你没过来。”

“是吗?那你知不知道,这次比赛的评委也在酒店里?”

助理立刻摇头。

秦意欢笑了,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桌子,一下一下听的助理心发慌:“是吗?但他可不是这么跟我说的。”她低头摸着手上的伤口,“昨天我拿花瓶打破他头的时候,他告诉我,是你不甘心只是个助理,想要讨好他成为设计师,所以才把我打晕了送到他的床上!”

“不是这样的!”

助理一下子蒙了。

她没想到那个评委竟然会甩锅给她,情急之下脱口而出:“明明就是他先看上你的……”

她刚说了几个字就反应过来,急忙住了嘴,但已经晚了。

秦意欢的目光骤然便冷,她站起身,走到助理面前,巨大的压迫感让助理噔噔往后退了几步。

“这件事果真和你有关,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第4章 你就等着收公司的辞退信吧

“我,我……”助理没想到自己竟然被秦意欢下了套,索性破罐子破摔,一咬牙道,“是我做的又怎么样!反正事情都已经成了,你也不吃亏,到时候让他给你一个奖就是了!”

她以为这么说,秦意欢就会心动,毕竟这次新锐设计师大赛,是几个知名公司一起举办的,请的也都是业界有名的设计大师,非常具有公信力。只要能获奖,一定会受到媒体关注!

秦意欢笑了,只是笑容未达眼底:“谁告诉你,这事成了的?”

助理霍然抬眼。

“就算是想获奖,也是靠我自己的能力,而不是这种下三滥的手段!”秦意欢冷声道,“从明天开始,你就不用来了!”

助理急了:“凭什么,你又不是公司老板,没有资格辞退我!”

秦意欢扯了扯嘴角:“那你就等着收到公司的辞退信吧。”

她说完转身就走了。

看着秦意欢的背影,助理腿脚一软,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浑身直冒冷汗。

这还是那个听话的秦意欢吗?

秦意欢从休息室出来,另一只插在口袋里的手才拿出来,手中紧攥着手机,正在录音界面。

她的眼中闪过一道冷光,唇畔却微微扬起。

好戏还在后头呢。

果然还没到下午,司贺南就打电话叫她去办公室。

她一进门,就闻到了一股旖旎的气味,然后就看见秦清婉站在司贺南身边,衣服明显还带着拉扯后的褶皱,领口处隐约能看见一抹红色的痕迹。

秦意欢只觉得一阵恶心。

大白天他们竟然就在办公室里做这种事,自己以前怎么就傻到没有发现呢!

秦清婉现在在这里,也是为了看她笑话吧。

看见秦意欢进门,秦清婉眸中浮现出一抹冷笑。

“啪!”

司贺南就满脸怒意的将手中的报纸往秦意欢身上一扔:“你竟然敢背叛我!”

秦意欢捡起报纸,看见了上面加粗的黑色标题。

【新锐模特秦意欢同评委前后进出酒店疑似潜规则上位?】

“贺南哥,你别生气,也许是有误会呢!”秦清婉还在边上细声细语的说,“又或者姐姐是太想获奖了……”

司贺南冷哼一声,观察着秦意欢的脸色,本以为会听到她焦急的跟他解释,他都想好要怎么借题发挥了,没想到秦意欢只看了几眼,就将报纸随手一放。

“这种假新闻你也信?”

两人都愣住了,司贺南好一会才憋出一句:“你们进出酒店的照片都拍到了,你还想骗我?”

“这都是有人预谋的。”秦意欢从怀里掏出手机,将录音放了出来。

里面传来了她和助理对话的内容,一字一句证据清晰。

司贺南的脸色顿时难看到了极点。

“哦对了,就在你回来之前,我已经把这段录音放到网上了。还有酒店的监控,已经证明了我跟评委什么都没有发生。”秦意欢欣赏着司贺南和秦清婉的表情,“你现在只要把那个助理辞退给大众一个交代就行了。”

第5章 我们先去打个结婚证吧

其实那个监控录像并不是她找到的,而是在她来的路上,有人发到她邮箱里的。

署名是司少琛。

司贺南的脸青一阵红一阵,精彩纷呈。

他今天一早就去要酒店的监控了,结果被酒店告知监控坏了,没想到竟然是被秦意欢拿走了!

“贺南,你会帮我澄清的吧?毕竟我是你的未婚妻啊!”秦意欢有意咬重未婚妻三个字,看见秦清婉蓦的苍白了一张俏脸。

司贺南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那当然了,我现在就把那个助理给辞退,再给你找一个。”

“不必了,助理的事情我自己解决就行了。”秦意欢微微一笑,只是看着司贺南的眼神异常冰冷,让司贺南心里生出奇怪的感觉。

秦意欢从来没有用这种眼神看过他,她都是带着爱意的,恨不得将整颗心都捧给他,就因为这样,所以他才会肆无忌惮,甚至在秦清婉提出这个建议时,他也默许了。

他的心蓦的紧了一下,下意识的问道:“你不会真跟那个评委发生什么了吧?”

“当然没有。”秦意欢垂下眼眸,跟她发生关系的不是评委,而是司少琛。

司贺南暗自松了口气。虽然说他是希望秦意欢因为这件事身败名裂,好以后可以控制她专心为秦清婉画图,但两个人毕竟在一起这么久了,秦意欢不管是长相还是身材都很出众,他都还没得到手,可不想便宜了别人。

在他还暗自庆幸的时候,秦意欢就已经离开了。

秦清婉咬着唇,恼怒的看着秦意欢离去的背影,恨恨道:“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竟然还知道录音!”

“这次真的是太冒险了,还好那个助理没把你供出来,否则你的名声就毁了!”司贺南脸色难看的说。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当初我提这个建议的时候,你不是也答应了吗?”秦清婉一脸委屈,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我还不是为了咱们两个人的前途,只要我出名了,公司肯定会赚大钱的,到时候你就有能力跟你那个小叔叔抗衡,拿到司家的财产了!”

看美人落泪,司贺南的心一下子就软了,急忙搂住她哄道:“我错了,我不是在怪你,我就担心,你放心吧,这件事交给我解决,我绝对不会让那个助理再出现在公众面前!”

“那我姐姐她……”

“以后有的是机会。”司贺南说道,“反正她那么喜欢我,我说什么她都会信,我知道她那里还要几个不错的设计稿,回头我让她拿给你!”

“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秦清婉扑到司贺南怀里娇嗔道,眼底却满是恨意。

没想到这次竟然会棋差一招,亏她还瞒着司贺南,偷偷给了那个评委一瓶药,竟然都没有成功!

好在司贺南的心在她身上,以后有的是机会对付秦意欢!

……

秦意欢回到家就开始收拾东西。

她跟司贺南一毕业就住在了这里,陪着他创业,不辞辛苦的画设计稿,哪怕她的设计稿都被他以各种理由给了秦清婉,她都没有抱怨过,只盼着他能娶她,结果不但没盼到那张结婚证,反而遭遇了他们的毒手!

现在秦意欢只要一想到司贺南在这个屋子里跟她说的那些承诺,就觉得一阵恶心。

幸好当初她坚持要买两室一厅的房子,分开来住,虽然引起了司贺南的不满,但好歹没失身给这个渣男。亏她还打算等过段时间他生日的时候,把自己送给他,真没想到自己这么多年竟然都看走了眼!

秦意欢看着箱子里少的可怜的东西,才发现这几年来她基本上没有给自己买过东西,倒隔三差五的给司贺南添置,他身上的高级衬衫还有皮带,包括那双上万的鞋子在内,都是她买的。而他除了学生时代追她时买过的几束早就枯萎的花之外,什么都没有。

心里再也没了一丝眷念,秦意欢拖着箱子离开,一出门,就看见一辆黑车停在门口。

后排的车窗摇下,在看见司少琛的时候,秦意欢的身子蓦的一僵。

他怎么会在这里?

“上车。”

司少琛言简意赅的说,司机已经下车拉开了车门,还帮她把行李放在了后备箱。

秦意欢抿了抿唇,还是上了车。

“你现在跟贺南住在这里?”司少琛看了一眼房子,“不怎么样。”

这种小房子配不上秦意欢。

“我正打算搬走。”秦意欢说道,“今天监控录像的事情,谢谢你。”

司少琛淡淡嗯了一声。

秦意欢看着他的侧脸,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为昨天的事情道歉,虽然说昨天是她的第一次,但也算是她强上了司少琛吧……

“你打算搬去哪里?”

秦意欢看他似乎并不在意昨天发生的事,心里竟没由来的有点失落。她垂了垂眸:“还没想好。”

她手头没什么钱,之前的存款都在司贺南那里。

“开车。”

司少琛忽的说道。

秦意欢愣住了:“你要带我去哪儿?”

“我家。”司少琛靠在椅背上,沉声说。

秦意欢吓了一跳:“我怎么能去你家住?”孤男寡女了,岂不是等着被人说闲话嘛!

她急忙道:“这附近我记得就有中介,你把我送到……”

“你带户口本了吗?”司少琛没有等秦意欢说完,突然道。

秦意欢愣了一下,下意识的点头:“在箱子里。”

“好。”

司少琛说道:“现在时间还早,来得及。”

“我们先去打个结婚证。”

第6章 她竟然成了已婚人士

“什么?”

秦意欢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要跟我结婚?”

“是。”司少琛说道,“打完结婚证,就可以搬来住了吧。”

司少琛的话犹如一个重棒,把秦意欢给打晕了。

“你为什么要跟我结婚?”秦意欢看着司少琛冷硬的侧脸,咽了口口水,“如果是因为昨晚的事情的话,你不用负责任的,是我被下了药才会发生那种事的……”

“是你要对我负责。”

司少琛淡淡看了她一眼,把秦意欢成功噎住了。

她不可思议的看着司少琛。

所以堂堂云峰集团的总裁大人,竟然是个纯情男吗?

不过她确实是对人家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情……

看秦意欢闭上嘴不说话了,司少琛眸中闪过一抹笑意。

车在民政局门口停下。

“下车。”

司少琛不容反驳的说,长腿一迈已经下了车。

秦意欢只能跟了下去。

她从箱子里取出户口本,看着民政局的大门,又瞄了一眼身边的司少琛。

凭心而论,如果说非要结婚的话,除了身边的这个男人,她还真的想不到别的人选。

不但长得帅还有钱,最重要的是他在上一世曾不顾性命的护她周全,就凭这个,就足以了。

秦意欢一边想着一边不自觉的就跟着司少琛的脚步踏进了民政局。

十分钟后。

秦意欢盯着手里的红本本,有一种恍然如梦的感觉。

她竟然就这么成了已婚人士?

见她在发呆,司少琛眸色幽深,大手覆在她光滑的手腕上:“在想什么?”

“在想,要是让司贺南知道,我竟然跟他的小叔叔结婚了,成为了他的婶婶,不知道是不是会气吐血?”秦意欢勾起唇角,言语透露着兴奋。

司少琛闻言,挑了挑眉,意味深长的说道:“大概会吧。”

秦意欢突然间心情就好了起来。

她低头看这手里的红本本:“既然我们都结婚了,你陪我去个地方吧。”

她报出了一个地址,是一家医院。

司少琛深深看了她一眼,然后并没有问一个字,就让司机开车。

司机很快就送他们到了医院。

两人下了车,秦意欢熟稔的带着司少琛去了病房,里面静静躺着一个中年男人,口鼻上插着氧气管,旁边仪器里的心跳不断上下起伏着,证明这个人还活着。

“爸,我今天结婚了,带他来看看你。”秦意欢走到床边坐下,拉住父亲的手,柔声道,“你一直不希望我跟司贺南在一起,以前我不懂,但现在我知道了。爸,你放心吧,司少琛他对我很好,人也很好,我们在一起,一定会幸福的。”

上一世,她也常常来看望父亲,但直到死都没有等到父亲醒来的消息。

她说完扭头看向司少琛,眼圈有点红:“前段时间,我爸做设计时从楼上摔了下来,受了伤,医生说撞到了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

司少琛走过来,一只手按在她的肩膀上,微微的力度带着热量一起传来,让她的心里也升起一阵暖意。

“会没事的。”

司少琛看向病床上的秦父:“您不用担心,我会好好照顾意欢的,不会让任何人再伤害她。”

秦意欢抿了抿唇,也在心底补充了一句。

爸,我也会好好保护弟弟,等着你醒过来。

你要快点醒过来。

两人看过秦父出来,司少琛道:“我在国外认识几个著名的脑科医生,明日我让助理将他们带过来给你父亲做个检查。”

“谢谢。”秦意欢薄唇微抿,“如果他醒来知道你这么用心,一定会很开心的。”

“在你眼里,这就算用心了吗?”司少琛深深凝视着她,“那用心的还在后头呢。”

晚上,他还给她准备了一个惊喜……

第7章 放心,今天不会再弄痛你了

吃完晚饭,秦意欢到了司少琛的家,才发现这竟然是他独居的房子,没有任何人。

“我不喜欢有人打扰。”司少琛说道,顿了一下,“你除外。”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司少琛对她那么特别,但秦意欢心里还是涌起一阵甜蜜。

“我不知道你和司贺南之间发生了什么,但这次你被下药的事情,应该跟他有关。”司少琛凝视着她,“在这里,没有人敢对你不利。”

“我知道。”秦意欢很了解他的能力,在国外数年,一回国就创建了云峰集团,快速并购了几家知名设计公司,很快就成为了东城的龙头。

传闻他手段凌厉,冷酷无情,可在秦意欢眼里,那只是他的表面,她能感觉到他骨子里的温柔。

司少琛推开房门,秦意欢看见里面的布置睁大了眼睛。

这应该是司少琛的卧房,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干净整洁,整体的装饰非常简约,但令秦意欢吃惊的是,房间贴上了一个大红囍字,而且还用了红色的被子以及还有一大束玫瑰花,看起来像是个婚房。

“这是你布置的?”秦意欢惊喜的走进去。

“临时布置的,有点仓促。”

其实早上他从酒店离开之后,就着人来布置了。

秦意欢走到床边,抬头才看见墙头竟然还挂着一幅自己的照片,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拍的。

“这是我让人从杂志上找到的,拍的还不错。”司少琛走到她身边。

秦意欢眼眶一热。

这么短的时间,他竟然安排了这么多,还从来没有人对她如此用心过。

她清咳了一声,盖住眸中情绪,转身仰头看他:“你这是料定了我会跟你结婚?”否则怎么可能会提前布置这些。

司少琛深深的看着她:“你只能跟我结婚。”

他的语气里带着深意,不过秦意欢并没有深究,她弯唇一笑:“等过两天,我们去拍个结婚证,把我们的合照放在床头吧。毕竟是我们的新房,放我一个人的照片有什么意思!”

“好。”

司少琛说道,眸中闪动着光。

他很喜欢她的不矫揉造作,爱憎分明。

他专注的目光让空气迅速升温,秦意欢的脸颊渐渐变红,看着这张毫无瑕疵的俊脸在眼前渐渐放大,最后轻轻落在她的唇上。

和那日他的霸道进攻不同,这次先是蜻蜓点水一般的试探,极尽温柔,直到沾染上彼此的气息,在秦意欢的喘气中,微微抬起头,对上她水波潋滟的双眸。

“你准备好了吗?我们的新婚之夜。”

一把暗然性感的嗓音让秦意欢有种晕头转向的感觉,她低低应了一声,声音是前所未有的娇媚婉转,她从没想过自己也能发出这样的声音。

司少琛做好措施,将她打横抱到了床上。

感受到他身体压下来的重量,秦意欢想到昨天,下意识的紧张起来,搂住了他的腰。

司少琛感受到她呼吸的变化,低低笑出声,俯身压了下去,同时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放心,今天不会再弄痛你了……”

司少琛确实很温柔,也很克制,秦意欢并没有感觉到多少疼痛,甚至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等一觉醒来天都大亮了。

她起身洗漱好下楼,看见司少琛在餐桌边等她,桌上已经放好了买回来的早饭。

看着温馨的一幕,秦意欢才真真切切有了一种家的感觉。

自打她母亲生下弟弟难产死后,父亲悲伤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来不知什么缘故突然间就娶了继母,而秦清婉,就是继母带过来的。

继母对她并不好,父亲在家的时候还能装装样子,父亲一离开就非打即骂,而秦清婉每次却都护着她,所以她以前很喜欢这个妹妹,但知道死的那一刻她才明白,这一切不过是秦清婉想要利用她的手段罢了。

后来她好不容易逃脱继母的魔掌,又认识了司贺南,一毕业就离开了家,原以为可以获得幸福,没想到却是掉入了另一个魔窟。

还好,她现在还有机会可以重新来过……

司少琛放下财经报纸,一抬头就看见秦意欢怔怔的看着他,眼圈还有点泛红,皱了皱眉:“怎么了?不舒服吗?”

这话从他口里问出来带着点旖旎的意思,秦意欢脸颊红了一下,摇了摇头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刚坐下,她的手机就响了。

秦意欢打开手机,上面跳跃着来电人,司贺南。

第8章 把设计稿让给你妹妹吧

秦意欢下意识的看了司少琛一眼。

司少琛看见她的表情,放下叉子:“司贺南打来的?”

“嗯。”秦意欢点头,“我要不要接?”

“这是你的电话,你不用问我。”司少琛看着她,“我相信你。”

秦意欢心里涌起一阵暖意,也没有避开司少琛,直接接通电话,按下了免提:“喂?”

“你在哪里?”司贺南上来就是质问。

“我搬家了。”秦意欢淡淡道,“虽然说酒店的事情已经被澄清了,但网上还是有不少质疑,我不想给你带来麻烦。”

司贺南听到她这么说,语气缓和了一些:“意欢,就算是为了我着想,也不应该一声不响的就走了,你知不知道我今天早上回家的时候没看见你,还以为你出事了呢!”

他一副关心秦意欢的口吻,要不是知道他做的那些龌龊事,说不定还会再被他骗。

要是往日,秦意欢一定会非常感动,可现在她的内心已经没有一点波澜了:“我没事,你打给我就是为了问这个吗?”

司贺南觉得今天秦意欢的态度有点奇怪,不冷不热的,就好像隔着一层在说话,以前她从来没有这样子过。

难不成是因为酒店的事造成了心理阴影?

“除了这个,还有一件事。”司贺南总算说出了目的,“最近有个时装秀,在对各家公司的设计师进行征稿,如果选上的话,设计的服装将会出现在这次的时装秀上。我前段时间看到你那里有几个不错的设计稿,我觉得很符合这次时装秀的主题,我希望你能把这几个设计稿交给我。”

秦意欢目光一冷。

终于来了。

她往椅背上一靠,语气漫不经心:“这确实是个不错的机会,既然这样,那我就直接把设计稿投给主办方吧!”

“不行!”

司贺南下意识的喊出声:“设计稿不能给主办方!”

“为什么?”秦意欢故意用疑惑不解的语气问,只是从司少琛的角度来看,她眸中却是洞悉一切的光芒。

大概是察觉到自己太激动,司贺南安静了几秒才道:“这次清婉也会参加,不如你把这些设计稿给清婉吧?”

“这是我的设计稿,为什么要给秦清婉?”秦意欢冷笑一声,质问道。

“你刚出了这么大的新闻,还是暂时先避避风头,这次你就别参加了。清婉是你的妹妹,你们是一家人,给谁用不是都一样吗?只要能培养出清婉,公司就能壮大,我就有钱娶你了。你不是一直想去巴黎度蜜月吗,到时候我陪你去!”

秦意欢听着他口口声声“为了她”,只觉得无比好笑。

以前怎么就没听出这个人那么虚伪呢?

什么巴黎度蜜月,她从来都没有说过这样的话,恐怕是他心心念念的秦清婉想要去的吧!

她眸中一片冷意,语气却带上了几分委屈:“在你心里就是这么想我的吗,我根本不在乎你有没有钱,只要你愿意娶我就好了。”没等司贺南说话,她又接着道,“而且那些设计稿都是我的心血,是我花了很长时间才画出来的,要是给了秦清婉,回头若是这次比赛我获了奖,之后需要拿出别的作品签约,我该怎么办?”

“这次比赛那么多优秀的设计师,你能不能获奖还不一定呢!况且就算你获奖了,你再重新画就是了,这次的时装秀比较重要,清婉必须胜出!你就当是为了我不行吗?”

小说

如梦如幻人生:这一次,她在劫难逃。

2021-1-2 17:21:12

小说

顾少的强势宠爱:一纸契约,一场交易

2021-1-2 17:23:5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