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梦如幻人生:这一次,她在劫难逃。

三年前的那件事,让宋之蔚恨透了秦洛。所以她只能逃的远远的。然而命运兜兜转转,两人再次重逢。他将她压在墙上恶狠狠的吻了下去,“三年了,秦洛,你还知道回来!”这一次,她在劫难逃。
如梦如幻人生:这一次,她在劫难逃。

第1章 放开她

秦洛怎么都没想到她和宋之蔚三年后的第一次重逢,是她和一群同事陪客户喝酒的时候。

而宋之蔚,就是要陪的客户之一。

不过还好,宋之蔚并没有要和她相认的意思。

秦洛不知该失望还是该庆幸。

身旁的王总从她一进来,眼神就赤、裸裸的盯在她身上,明里暗里揩了不少油,她一直忍着,压抑着脾气。

秦洛知道宋之蔚在,也感受到他幽幽的目光一直似有若无的从她和王总身上扫过去。

她想他心底肯定更加瞧不起她。

直到这个中年猥、琐男人直接把手伸向她胸前的丰满,那双肥腻的手要摸上来时,秦洛终于忍不住,站起来拿起桌上的酒就往他头顶上泼下去。

一时冲动,所以没考虑后果。

可现在,秦洛注定一个人孤立无援,她也绝不承认心里有过那么几秒希望宋之蔚出来解救自己。

目光假装不经意的扫向他时,秦洛只看到他冰冷的脸和眼神里的玩味。

心里唯一的希望灭了,没人有会帮自己了,秦洛知道,她低头道歉:“王总,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我只是一时失手。”

可王总怎么会轻易放过她,一把甩掉手上的纸巾,指着她的鼻子骂:“你他妈以为自己是个什么玩意儿?敢泼我?”

声音之大,偌大的包厢甚至可以听见回音,秦洛一脸的愧疚知错,连声道歉:“对不起,我真的是失手,想给您敬酒来着。”

说完,就听到对面传来一声不掩饰的嗤笑,秦洛抬头望去,竟是宋之蔚发出来。

王总自然也听到了,更加恼羞成怒,但他可不敢找宋之蔚的麻烦,只能不依不饶的冲秦洛喊:“失手?好,你在给我失手一回,你要是……”

还没等说完,他就看见秦洛毫不犹豫的又从桌上拿起一杯酒,往自己的身上一泼。

“这样可以了吗?”秦洛放下酒杯,问。

可惜秦洛又冲动了,她忘了现在是夏天,穿的衣服少又薄,她直接泼在了自己的上衣上……

那一片春 光,便若隐若现。

她看到王总的眼神立刻变了,盯着她的胸前那赤 裸裸的目光毫不掩饰。

后面有男人的调笑声:“秦小姐真是女中豪杰啊。”

这一刻秦洛觉得,她好像是光着身子站在这群人身前。

她转身就想走。

身后那双肥腻的手又突然拉住她,声音无比猥、琐:“诶,既然你也湿了,那这事儿就算了,秦小姐,我陪你上楼换衣服如何?”

既然你也湿了……

身后又是阵阵暧、昧的笑声,秦洛心中一怒,立刻就想甩开他的手离开。

但她到底挣不过男人的力气,那王总直接拖着她往外走,秦洛有些害怕,绝望的看了后面一眼。

可没人出手相助,有几个还重新开始喝酒。

而这时,一道冰冷的声音突然传来。

“放开她。”

第2章 勾 引男人的手段

简单三个字,却无比有效,王总真的放开了她的手。

包厢里瞬间又安静了,众人看着宋之蔚走过去,秦洛更是不解,她不觉得宋之蔚会有那么好心

但他确实这样做了,虽然都没看她一眼,却强硬的拽过她的手。

“我陪她。”宋之蔚惜字如金,语气冰冷,不看任何人就直接带着她出去了。

宋之蔚拽着她出去,却没有去楼上房间,而是直接把她拖出了酒店。

外面有风,秦洛衣服又是湿的,六月的天气竟然也觉得有点冷了。

秦洛低着头不敢看宋之蔚的,一向是这样的,她在宋之蔚面前,一向伏低做小,更何况刚才还丢了这么大的脸。

宋之蔚却是不耐烦她这副模样,看到她胸前的湿衣心中更是有一股无名火。

“没想到三年过去,你勾 引男人的手段越来越高明了。”宋之蔚声音嘲讽,似乎是笃定她刚才泼酒是故意的。

秦洛震惊的抬起头,宋之蔚的这句话,比刚才包厢里所受的那些更让她感到屈辱!

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秦洛一下子甩开他抓着她手臂的手,冷冷的开口:“宋少过誉,多谢你刚才替我解围,我先走了。”

还没来得及转身,就又被大力的拉过去,秦洛一个不小心就扑在了他的怀里。

宋之蔚的胸前就立刻感受到了那略带冰冷的柔软触感,竟引得他的心里微痒,从而却引发他心底更大的怒火。

这个女人,就是在勾 引他!

宋之蔚眼神一暗,把她甩到旁边的墙上,丝毫不顾她的反抗,狠狠的咬上她的唇。

月光酒店地处幽雅,外面的路上没有车水马龙,但是还是有行人经过。

秦洛心中大慌,立刻就推他,但怎么也推不开。

他却已经从唇齿交缠,慢慢移到她的脖颈,甚至是锁骨,旁边有路过的人指指点点。

秦洛觉得他眼里的欲.望越来越明显,再不阻止他他不知道还会做的多过分。

但她被亲的全身无力,只能微喘着开口,手无力的抵在他的胸前:“宋之蔚……”

这声名字叫的百转千回,恰如从前。

宋之蔚却立即清醒,随即放开了她,眼神嫌恶。

秦洛不明所以,但好在他终于停止了动作。

殊不知她那声反抗的叫声在他听来,却如同动情的迎合。

他的脸恢复那冷若冰霜的样子,语气冷若寒冰:“秦洛,是不是是个男人这样对你,你都不会拒绝?”

一个疑问句,宋之蔚却没有等她回答,说完转身就走,没有丝毫留恋。

秦洛咬着上嘴唇,一晚上下来都没有哭的人,此刻却双眼含泪,但倔强的没有流下来。

明明,明明是你这样对我,放、荡的人却是我?

秦洛第二天直接都没去公司,她想着反正自己搞砸了这么大的事情,公司肯定是不会留她了,秦洛倒是自觉得很,不用他们炒自己鱿鱼,她自个儿就收拾东西走人了。

她也很迷茫,突然有些后悔冲动回来,明明知道c市是宋之蔚的地盘,还要回来……

秦洛,你真是司马昭之心。

她靠在床头一个人发呆,壁钟已经指到十点了,她也丝毫没有要下床的意思。

然后手机就响了,秦洛正想事情想的走神,随手抓过枕头边的手机也没看上面的来电显示直接就接了。

“喂?”

第3章 城府极深的女人

那边的声音也却很急躁还有些一丝不耐烦:“秦洛?你怎么回事儿?不想干了是吧?这都几点了还不来公司?”

正是他们那小组的组长,一个处于更年期的暴躁女人,陈美伊。

秦洛有些怔愣,拿着电话半天没反应过来,直到陈美伊的声音再一次不耐烦的响起:“要么半小时之内给我滚过来,要么收拾东西滚蛋!”

“嘟嘟嘟……”

秦洛的大脑有点懵,她这是……没被开除?

不管怎么样,这算是一个好消息,秦洛怀着战战兢兢的心情迅速收拾回了辰风。

到公司,同事看她的眼神当然是怪怪的,她来的时候也做好了心理建设。

毕竟昨天晚上的事还有那么多别的同事在场,她没指望他们能替自己保守秘密。

她装作若无其事的回到自己的座位,又隐约感觉到一道目光在自己身上游移,她抬头一看,是坐在她对面的崔雪冉。

见她抬头,崔雪冉却立即埋了头,秦洛在她的眼里看到了愧疚,想到昨天崔雪冉也是在场的,她是个胆小内向的女孩子,大概是在为昨天没有出手帮自己的事感到愧疚吧。

秦洛不是很在意,他们的确没义务帮自己。

没有领导找她谈话,仿佛昨天她泼了那王总的事就像没发生过一样。

秦洛心里觉得奇怪,但又隐隐的在期待什么。

而此刻在c市另一栋办公大厦里,宋之蔚宽阔豪华的办公室内,一个身材高挑,五官出众的女人坐在他面前。

不对,准确的说,应该是坐在他的大腿上。

宋之蔚没有丝毫不愠,甚至一只手在她的小蛮腰上来回摩挲着。

陈夏烟双手挽着他的脖子,脸上尽是娇羞的笑容,靠在他耳边轻声说话,声音千娇百媚:“之蔚,过几天沈氏的沈总要办婚礼,我们要不要一起去?”

宋之蔚揽着她的腰,慵懒的回答:“随便吧,你若想去就去。”

这话语里倒是有几分似有若无的宠溺,女孩儿就靠在他肩上吃吃的笑,鼻子一哼:“对了,昨天我看你回来的时候心情不怎么好,出了什么事吗?”

宋之蔚的的眼神暗了暗,低声道:“没什么。”

陈夏烟的表情也闪过几分变化,但声音一如刚才,轻声回答;“哦。”

两个人抱了一会儿,宋之蔚终于放开了她,整了整衣襟,转头看向面前的电脑。

“我要工作了,夏烟,你先回去吧。”

陈夏烟也没说什么,乖巧的答应了,转身就离开了办公室。

英摩集团的员工都已经习惯了这位总裁的女朋友三天两头的往公司跑的举动,每次来两人都得待上一会儿,如胶似漆的。

没想到宋总看着冷冷清清,对女朋友竟然这么纵容。

令秦洛没有想到,上次辰风跟那几个公司谈合作的事,她本以为算是被自己彻底搞砸了,过了两天,却发现辰风居然跟英摩确定了合作消息。

她知道这个消息时,真的很难不把这件事跟宋之蔚扯上关系。

宋之蔚就是英摩的现任总裁。

也就是说,冥冥之中,他们又要再一次相遇了。

秦洛不指望自己会跟他再续前缘什么的,但是,她觉得这次的事只有可能是宋之蔚帮了自己。

那么,以前的事,秦洛想,或许自己该跟他好好解释一下以前的事情 。

可是当英摩的负责人到辰风来洽谈合作的时候,秦洛觉得自己想多了。

那个穿着工作裙将自己的身材曲线展现的淋漓尽致,脸上挂着明媚的笑容的人,不正是陈夏烟?

这个城府极深却无聊透顶的女人。

第4章 没法拒绝

秦洛往后面站了站,不希望这个女人看到自己。

但是陈夏烟还是看到了,出乎秦洛的意料,她没有从她的脸上看到轻蔑不屑的表情。

陈夏烟过来热络的拉着秦洛的手,声音很惊喜的样子:“秦洛,你回国了!”

众人都是一愣,这位被突然任命的英摩负责人怎么会跟他们公司一个小小的员工这么熟络?

而且听说这位还是英摩宋总的女朋友啊。

那天另外几位也在包厢的同事心里却隐隐有些明白了,秦洛跟宋总的女朋友这么熟,怪不得当时宋之蔚会出手帮她……

秦洛不动声色的抽回手,勉强笑了笑:“是,我刚回国。”

“那正好,我们中午要和之蔚一起吃饭,你跟我们一起吧?”

秦洛张口就要拒绝,抬眼却看到了自己公司领导凌厉的目光,她又把话咽了进去,只能咬着嘴唇点头。

看,陈夏烟永远这么聪明,聪明的让人没有办法拒绝。

当她承受着全公司人的注视跟着陈夏烟走出辰风的办公楼之后,秦洛终于不再掩饰,与陈夏烟隔了几步远,语气冷冷的说:“陈夏烟,你到底什么意思?”

陈夏烟依旧笑的灿烂,只是没有了刚才在众人面前故意露出来的天真,“秦洛,别这么排斥,咱们可是姐妹。”

她说出“姐妹”这个词时,连自己心里都嗤笑了一声。

秦洛冷笑:“抱歉,我妈只生了我一个女儿。”

她转身就想离开,却在听到身后传来的车喇叭声时停了脚步,她驻足在原地看到那辆价值不菲的车朝她们这边开来。

陈夏烟兴奋的招手。

宋之蔚打开车窗,看到秦洛时不免一怔,就听到陈夏烟解释:“之蔚,今天在辰风看到秦洛,她回国了,咱们跟她一起吃顿午餐吧。”

说着也没等谁回答,就不由分说的打开了车门强拉着秦洛进去。

宋之蔚只是沉默的开车,秦洛觉得有些尴尬,但也没有想要打破这尴尬的意思。

到了吃饭的餐厅,她随便点了一份七分熟黑椒牛排,想赶紧吃完赶紧走人。

但是陈夏烟明显没有要放过她的意思。

她清甜的声音好像天真的什么世故都不懂,等菜的间隙,说道:“秦洛,你回国了也不回家看看,爸爸可是经常念叨你啊。”

陈夏烟永远知道怎么让秦洛生气,比如,提陈卫远。

宋之蔚明显感觉到秦洛身上的气压低了起来,却依然不动声色。

说实话,他有些奇怪,他以为上次的事过后那个王总不可能会让秦洛在辰风有立足之地,没想到秦洛居然还在辰风。

“他不是我爸爸。”

秦洛为人一向很温和,五官又温婉,恰如其人。

所以她无比严肃却又肯定的看着陈夏烟,说出这句话时,气氛就突然凝固了。

不过也只是凝固了一小会儿,陈夏烟又笑了,“别胡说了,他不是你爸爸,你还能是秦阿姨一个人生的吗?”

秦洛不回答,她觉得跟陈夏烟争论这个也没什么意义。

他们点的东西逐渐上来,秦洛就埋头苦吃,听到面前两人有意无意的低语还有陈夏烟娇羞的笑声时,她心里微微有些酸涩。

陈夏烟突然开口:“对了,秦洛,你回来了跟东庭有联系吗?”

然后就听到一声清脆的刀叉落到餐盘上的声音,秦洛下意识的看向宋之蔚,他的脸色果然也变了。

第5章 没有半点悔意

对于两个人的变化,陈夏烟恍若未觉,继续说:“当年你离开了之后,顾东庭也走了,不过我听说他最近回C市了,秦洛,你们俩还真是……”

“夏烟,好好吃饭。”宋之蔚头也没抬,语气已经明显的不对。

秦洛知道他这是生气了,宋之蔚一生气时就会把声音压得很低,而且故意用说得毫无情绪来掩饰。

陈夏烟瘪了瘪嘴,不过也听话的安静下来。

秦洛默默的观察着,看他们如今这相处的模式,两人的确是在一起了。

她垂下的眼眸滑过一抹失意,但很快又掩饰的很好,继续吃东西。

吃完饭,她怎么也想不到陈夏烟会让宋之蔚一个人送她回去。

秦洛不愿意,但是吃饭的地方离公司远,又不好打车,她也只能无奈的进了宋之蔚的车子。

她自觉地坐了后座,宋之蔚什么也没说,一路飞飙到了辰风的办公大楼前。

车停了之后,秦洛依旧是温顺的低着头说了声“谢谢”,就想要开门下车。

但是……她用力的开了一下门把,可是车门却丝毫不动。

她以为是自己力太小,于是更用力的拉了一把,还是没什么反应,秦洛这才反应过来,她试探的看了一眼驾驶座上的人,小声说:“那个,你车门,是不是没开啊……”声音轻的仿佛只有自己能听见。

没人理她。

大概又坐了七八秒,秦洛眼见着快到上班时间了,她心里一急,突然抬头大声说:“宋之蔚,你开一下车门,我要去上班了。”

驾驶座上那尊大佛才终于慢慢移了目光,从旁边的后视镜里看她。

他目光很复杂,嘴抿成一条直线,宋之蔚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又会莫名其妙的生气,只知道他不受控制的问了一句:“你跟顾东庭还有联系?”

问完,他恨不得一巴掌扇死自己,问这种自取其辱的问题?

秦洛也安静了下来,咬了咬唇,回答:“没有。”

要不是陈夏烟今天提起,她还真的快忘了有顾东庭这个人了。

听见秦洛这么说,宋之蔚的心居然莫名的松了一口气,这让他甚至厌弃自己,于是他开了车门,冷声道:“你下去吧。”

秦洛也觉得他们两个实在是没什么好说的,于是就打算下去,刚迈出一只脚出去,就听到宋之蔚说:

“秦洛,看你现在这么心安理得,看来当年的事情你对我真的没有半点悔意。”

秦洛的脚步一顿,心里突然就涌起了一股恼怒,然后飞快的往公司走去。

秦妈妈叫了秦洛三次,她才终于答应了一声,从房间里出来。

秦然是一个看上去就很平易近人的中年女人,而且气质很娴静,可以看出秦洛的温婉大气就是从她身上遗传的。

她把最后一道菜端上餐桌,“洛洛,吃饭吧。”

秦洛应了一声,拿着筷子随便的夹了两口菜,她犹豫着看了妈妈一眼,似乎想说什么。

当年陈卫远出轨,秦然肚子里还怀着孩子,发现之后就毅然决然的跟他离婚,后来一个人把孩子生下来,就是秦洛。

第6章 撞见

这些年陈卫远不是不想补偿,但是秦然坚决跟他划清界限,除了离婚时判的陈卫远必须支付的抚养费,她从不接受陈卫远的任何恩惠。

秦洛知道,自己妈妈看着柔弱,实则骨子里非常要强,但她还是说了,“妈,今天,我遇到陈夏烟了。”

秦然的的表情没什么变化,给秦洛夹了一块肉:“恩,吃饭。”

秦洛不想在跟陈家有任何关系的事情上瞒着妈妈,所以母女俩一直有个约定俗成的习惯,跟陈家有关的事情都跟对方说一声。

看秦然没什么反应,秦洛也就听话的不提这个话题,她也同样心不在焉的,想到中午下车时宋之蔚说的那句——“秦洛,看你现在这么心安理得,看来当年的事情你对我真的没有半点悔意。”

她温和的五官莫名的就多了一丝坚毅,宋之蔚,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你让我怎么悔?

但秦洛没想到她会那么快和顾东庭重逢,那是在某一天下班之后。

她下了公交之后往自己家的小区走,看到前面有一个身影挺拔的男人站在小区楼下抬头望。

背影有些熟悉,她犹豫着要不要走过去,那个男人却先她一步转过了身,两个人看到对方之后,皆是一惊。

顾东庭是惊喜,秦洛是惊吓。

在离她家小区不远的一家咖啡厅,两个人面对面坐着,秦洛不说话,顾东庭就主动说:“洛洛,这些年你还好吗?”

秦洛微微点头,看向顾东庭,他已经从当初那个阳光开朗的大男孩长成一个沉稳的男人了,顾东庭的五官很出众,眉目疏朗,和宋之蔚是一种全然不同的帅气。

宋之蔚是一朵高岭之花,只可远观不可亵渎的那种,而顾东庭外表阳光性格开朗,当年在学校的时候,跟宋之蔚也是各有千秋。

她摇了摇头,不想又被过去的事情所牵扯,清了清嗓子,问道:“你有什么事?”

顾东庭看着她,其实秦洛的这样的态度他也能理解,毕竟当年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就是听说你回国了,想来看看你,秦洛,我没有别的意思。”

他这么一说,秦洛就有些不好意思,倒像是自己想多了,她微微红了脸:“我知道了,我挺好的,那我就先走了。”

这样的氛围实在尴尬,她真的没有办法心平气和的跟顾东庭坐下来好好聊,秦洛拿起包就往外走。

刚走出咖啡厅,顾东庭就在后面叫住了她,她只好停下转头看他。

顾东庭走过来,脸上露出无奈的笑容,“伸手。”

她不明所以,顾东庭见她没反应就自顾的拉起她的手,然后把手上的手机放到她掌心。

那是秦洛的手机,她进去之后就放在桌子上,刚才忘记拿了。

“洛洛,你太紧张了,我真的什么想法都没有,只是希望你能活的轻松一点。”他说的诚恳,好像看出了秦洛的拘谨。

秦洛紧紧的抓着手机,慌忙的点了点头,然后就低着头迅速进了小区。

直到顾东庭也离开之后,前方隐蔽处的一辆跑车也渐渐驶出这个小区,宋之蔚将车开的飞快,似乎是带着怒气的。

第7章 让她来

余墨看着宋之蔚一杯一杯的给自己灌酒,职业病一犯,就伸手拦住了他再开一瓶的动作。

“你胃不好,别喝这么多酒。”

宋之蔚脸上的表情不耐,但到底是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目光却仍旧阴鸷的很。

余墨笑道:“宋总今日心情不佳干嘛来找我这个赤脚医生喝酒,怎么不去找你女朋友?”

宋之蔚没搭理他。

余墨看他这副样子也觉得奇怪,宋家大少爷天之骄子,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有什么事儿能让他烦成这样?

想来想去,只能是感情上的事,他贱兮兮的问了一句:“怎么,你女朋友嫌你活儿不好,你从床上被赶下来了?”

宋之蔚瞪了他一眼,余墨立即正襟危坐。

又是一副儒雅温和,白衣天使的模样,好像刚才问出那个话的人不是他一样。

宋之蔚现在心里确实烦的很,但他就是不想承认自己是因为秦洛才烦的。

想到自己看到的那个画面,又想起秦洛在车里的回答:“没有。”

没有?没有就是和他在自己家小区下面见面,动作亲密到牵手?

越想越气,宋之蔚没忍住的又开了一瓶酒,余墨叹了口气,“喝吧喝吧,你猝死的时候我来给你收尸。”

辰风跟英摩的合作在如火如荼的进行当中,原本是负责人的陈夏烟突然卸任,据说是因为玩儿两天不想玩了就不干了。

“看来英摩的那位新总裁是真的喜欢他女朋友啊,还能这么惯的。”同事甲说。

“那可不,那陈小姐看着就跟个小姑娘似的,男人都喜欢这种。”同事乙回答

同事甲赞同的点点头。

秦洛坐的离她们不远,对话自然一字不落的听到了,她无视自己心里的那一点落寞,想着,陈夏烟不干了正好,她真的没有那个忍耐力可以每天看到她在自己眼前晃悠。

正走着神,就突然有一阵嘈杂的声音越来越近,她看到公司的张经理脸上挂着谄笑,一群人簇拥着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

办公室里面瞬间安静,张经理立即严肃说:“这位,是英摩的宋总,这次的合作就由宋总亲自负责,你们千万不要给我掉链子!”

众人纷纷应是,还有几个女同事看了宋之蔚一眼之后就红了脸,扯着对方的袖子说:“天啦,这么帅,男神本神啊!”

秦洛跟那次看到是陈夏烟时一样,深深低着头,不自觉向后退,极力弱化存在感。

但是宋之蔚自从进来之后眼神就一直放在她身上。

张经理叽叽喳喳的说着:“那么,宋总,就由我来为您……”

“不用了,”宋之蔚突然开口,随手一指,声音听不出情绪,“就让她来给我介绍一下你们辰风的基本情况。”

张经理顺着宋之蔚指的方向看过去,就看到了躲在一旁的秦洛。

“这……她哪有我了解啊……”张经理试图挽回,英摩这尊大神的大腿,他怎么也不想留给别人来抱啊。

“不用,就她。”

宋之蔚的语气不容反驳,张经理也不敢再说什么,瞪了一眼秦洛,“那你过来,好好跟宋总介绍啊!”

于是,秦洛就在各位同事或羡慕或带点嫉妒的目光中,跟在宋之蔚的后面走了出去。

“她真是好运,上次也是宋总救她。”一个女孩子小声说道。

然而只有天知道,秦洛现在有多不愿意跟宋之蔚产生牵连。

第8章 嫌弃

在辰风偌大的会议室里,只有宋之蔚和秦洛两个人。

她低头看着桌子上的文件,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宋之蔚看她这样就有气,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好像不论看到秦洛做什么他心里都有气。

但是秦洛每次看到他就很冷静,这让宋之蔚觉得不公平,这个做错事的女人到底凭什么在他面前这么心安理得?

“宋总,我们辰风主要是……”

他一把抢过她手上的文件,“我让你给我介绍,不是让你对着稿子念,我自己没长眼睛吗?”

语气颇为无理取闹的样子,秦洛皱了眉,“宋总,我也是刚进公司不久,您要是觉得我不行,还是让张经理来跟您介绍吧。”

她说完转身就要离开,却发现自己的身子根本动弹不得,才发现宋之蔚的两只脚竟然夹着她的的左脚,而且,夹得很紧。

秦洛脸一红,“宋之蔚你干什么?你放开我?”

宋之蔚冷笑,一下子把她扯过来,两个人突然隔得很近,秦洛更慌,瞥到角落的监控器,“你干嘛?”

“我觉得,我不应该这么容易的放过你。”

他仔细的端详着她的脸,不可否认,对他还是很有吸引力。

但是,当年的背叛,一声不吭的离开,还有如今的欺骗,这些都让宋之蔚没有办法原谅这个女人。

他看了一会儿,鬼使神差般的伸手摸上她的脸,手感比他想象的还要好,柔滑细腻,像一块上好的丝绸。

原本温柔的抚摸却在摸到她的下颚时变成紧紧的捏着,秦洛痛得蹙眉,想要扒开他的手。

他将嘴靠近她的耳朵,声音低沉:“秦洛,当年的,现在的,我一定会还给你!”

秦洛听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只知道自己的下巴现在痛得要命,她呜咽着:“宋,宋之蔚你放手,这是在公司!”

她原本以为宋之蔚不会这么听话,可是下一秒,她的下颚就突然得到了解放,秦洛双手撑在桌子上,看到宋之蔚拍了拍双手,那嫌弃的表情就好像刚才摸了什么脏东西一样。

“秦洛,这是你欠我的。”

后来宋之蔚就离开了辰风,在这么一场莫名其妙的介绍之后,秦洛也回了自己办公间。

却发现同事看她的眼神有些变了,几道看向她的目光似乎也没有带着善意。

秦洛不解,但是也没有当回事,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直到听到对面的两个女同事说话:

“她可真是够不要脸,人家女朋友刚走,她就自己贴上去了。”

“就是,人家女朋友上次还对她那么好,她倒想挖人家墙角。”

“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当时宋之蔚不让秦洛走,拉她的时候秦洛就跟他隔的非常近,从门外面看的话,就跟秦洛要扑到宋之蔚身上一模一样。

而且会议室的门并未关紧,路过的人听到在里面动静后从门缝里一看,就看到了这个画面。

没一会儿,秦洛在会议室里“勾 引”英摩总裁的事就传的人尽皆知了。

但是这些秦洛自己并不知道,只是听到了这些话之后很气愤,但她向来不是主动跟人撕逼的人,放在键盘上的拳头握了半天,最终还是松了。

小说

田园小蛮妃:洛.....洛少爷,你把我娶了吧!

2021-1-2 17:19:19

小说

总裁溺宠闪婚妻:这一世卷土重来,她斗渣男,灭白莲。

2021-1-2 17:22:2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