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老公装高冷:一纸契约,她和他成了一对“假夫妻”。

一纸契约,她和他成了一对“假夫妻”。,本来只是为了让爷爷安心找的假老公,怎么感觉好像哪里不对劲。,等等!好像哪里都不对劲!,“左天宸!你给我把手拿开!”,“我搂自己老婆有问题吗?”,“谁是你老婆!契约上说好不许动手动脚!”,“契约?有吗?我们不是只有一份结婚证吗?”,乔安安欲哭无泪:为什么当年那么高冷霸道的人会变得这么黏人?!“乔安安,你是我的人,只有我才能欺负你!”
霸道老公装高冷:一纸契约,她和他成了一对“假夫妻”。

第1章 不好意思,手滑了

s市的私人别墅区。

乔安安有些焦急的坐在沙发上,一双眼睛时不时的看向门口,一双白皙的手紧紧的握住一个玻璃杯。

意大利纯手工沙发,柔软的几乎将她整个人都包了进去。

但是她却仿佛坐在一个满是针刺的椅子上。

“请问左先生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乔安安语气有些着急。

她已经在这几个小时,再不去医院就会迟到,爷爷一定会担心的。

一旁自顾自喝茶的女佣慢悠悠的将茶杯放了下来,仿佛自己是这个别墅的女主人一般。

“乔小姐,我只是佣人,怎么能打听少爷什么时候回来呢?”

傲慢敷衍的语气,不紧不慢,就好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贵妇,在毫无诚意的打发一个奴隶!

又是这句!

几个小时里她这句话用同样的语气说了5遍!整整5遍!

乔安安转动了一下水杯,强压下泼她一脸的冲动。

不能冲动!

乔安安深呼吸一口气,将冒出来的火气压了下去。

“那么请问,左先生平时什么时候回来。他和我约好早上8点,可现在都快下午两点了!”

女佣的声音傲慢依旧,只是语气中的敷衍变成了鄙夷。

“你的意思是让你错过了午餐?还是说你在责怪我没给你准备午餐?就凭你配?”

“哈,你们这些穷人就是可笑,我不知道你用什么方法勾引了少爷,让他允许你这样的穷人进别墅,脏了地方,但你还真把自己当客人了?”

“穷疯了就下贱的勾引男人!以为这样就能飞上枝头当……啊!你个贱人居然敢泼我!”

乔安安一脸木然的收回手,这水是刚来时另一个女佣给自己倒的,自己喝了一半,剩下来的都“贡献”给她了。

“不好意思,手滑了。”

乔安安面瘫着一张脸,毫无诚意的道歉。

还真当她乔安安没脾气呢?

女佣的假端庄一下子装不下去了,声音尖锐刺耳。

“你个贱人!你以为你能爬上少爷的床吗?呸!也不看看自己长什么样!我一定让少爷弄死你!”

长什么样?

乔安安摸摸自己的脸,虽然不算是倾城倾国,但也没到惨绝人寰吧。

看着暴跳如雷的女佣,乔安安顿时感觉一阵无趣。

如同市井泼妇一般,自己和她这种人计较什么呢?

还是去医院看爷爷比较重要。

乔安安拎着包就准备离开,刚进来时她还有些紧张,毕竟这样的豪宅,随便一样东西都贵的离谱,还是挺有压迫感的。

但是在里面坐了这么久,又见识到了那个女佣的“专业素质”,她估计那个少爷也最多是一个暴发户。

不过那人到底怎么样和她有什么关系呢?

自己和他只是各取所需罢了,她需要一个假老公来让爷爷宽心,他需要一个假妻子应付父母。

可惜今天看样子合同是签不成了,亏自己还刻意把合同带过来了。

乔安安走到门口,准备开门。

突然紧紧关着的门一下子打开,冲着乔安安的脸拍过来。

乔安安吓了一跳,手急眼快的闪到了一边,但是鼻子还是不可避免的被蹭到了。

真疼!

鼻子本就是痛觉敏感的地方,乔安安瞬间感觉眼泪都快出来了。

哪个混蛋这么不长眼!

乔安安有点恶狠狠的瞪向“罪魁祸首”,但是一瞬间她就愣住了。

棱角分明的脸,剑眉下一双黑色深邃的眼睛,如同漩涡一般,令人忍不住深陷进去,又如黑钻一般,带着与生俱来的高贵,却又冰冷的刺骨。

薄削的唇带着淡漠,张扬的昭示着主人的薄情。

全身的气场如同帝王一般,让人忍不住折服膜拜。

乔安安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被惊艳了,不过只是短短的几秒便缓过神来。

男人的眉梢轻挑,眼中多了几分趣味。

几乎没有女人能抵挡住自己的魅力,这个女孩倒是清醒的快。

不过,这样更好,不是吗?

“您就是左先生?”

乔安安放下了揉着鼻子的手,装作落落大方的样子,伸出手。

左天宸嘴角勾起一个弧度,一双修长的手握住了乔安安的手。

“是的。很高兴认识你,乔小姐。”

他的手比乔安安大了许多,明明只是一个握手礼仪,乔安安却感觉自己的手像是被包了进去一样。

他的手带着凉意,冻的乔安安差点一个哆嗦。

“我也是。那个……我就开门见山了,既然你回来了,那我们就讨论一下合同吧。”

乔安安收回手,瞄了一眼男人的眼睛。

明明脸上挂着笑,但是眼中却没有几分笑意。

乔安安迅速给左天宸做了评价。

这个男人不好惹!

“当然,我也有一些条件需要告诉乔小姐。”

低沉磁性的声音带着冷冽,仿佛从冰泉中滤过一般。

乔安安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听错了,她竟听出隐隐的警告意味。

乔安安转身准备坐到沙发上,却刚刚回到客厅就看到刚刚还和市井泼妇一样的女佣正坐在地上。

一双眼睛带着水光,残留的水还挂在脸上,长长的睫毛上带着泪珠,看上去楚楚可怜。

欲说还羞的样子活脱脱一朵受了委屈还不敢说话的白莲花。

乔安安顿时感觉有点抱歉。

不是对女佣,而是对左天宸。

毕竟在别人家里教训下人,这种事情还是比较打主人脸的。

“这是怎么回事?”

一个冰冷的声音从乔安安的背后传来,带着明显的不悦。

果然生气了。

乔安安有点尴尬,刚刚准备道歉却听到女佣委委屈屈的声音。

“少爷,不关乔小姐的事,是我怠慢了客人,乔小姐才生气泼我水的。”

甜美到黏腻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委屈,再加上一张楚楚可怜的脸。

要不是乔安安清楚的知道刚刚究竟是怎么回事,还真以为自己对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

“这件事情我可以解释。”乔安安立刻说道。

她还要签合同,可不能背这个黑锅!

左天宸看了一眼乔安安,淡淡的说了一句:“不用。”

不用?!

第2章 还真是呆猫

乔安安一愣,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个男人看起来冷酷果断,没想到实际上却是偏听武断。

什么叫“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这就是!

乔安安瞬间将刚刚那句“不好惹”收回,重新贴了一个“暴发户”的标签。

“既然左先生不相信我,那我想我们也没继续谈的必要了。再见。”

乔安安转身就要离开,这种偏听偏信的暴发户带给爷爷看,爷爷也不会安心的,还不如直接放弃这个“假老公”。

女佣坐在地上,对着乔安安的背影露出了一个挑衅的笑:哼,穷人就是上不了台面,不管怎么下贱的勾引少爷,少爷最喜欢的还是我!

乔安安刚走没两步就听到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

“乔小姐,我想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既然她怠慢了你,那么你惩罚她是理所当然。自然不需要解释。”

乔安安听到这话,猛的一回头,脸上有点呆呆的。

她没想到不用她解释竟是这个原因。

他就那么肯定自己没有欺负女佣?那女佣楚楚可怜的样子可是连她都差点信了。

那他故意这样说是为了什么?

对自己示好?还是早就知道这个女佣不安分,找个借口收拾她?

可是自己能有什么值得这个“不好惹”男人示好?

他收拾一个佣人还要找借口吗?

还是……

乔安安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出来这个男人说这话的意思,总不能是为她出气吧?

想到这一点,乔安安自己都差点笑了出来,谁会为一个才见一面的陌生人出气?

算了算了,想不到就别瞎想了,反正自己光脚不怕穿鞋的,她能有什么好让别人惦记的呢?

更何况不管他想干什么,车到山前必有路不是吗?

乔安安自我安慰的想着。

女佣挑衅的笑一下子僵在了脸上,一双还带着泪水的眼睛满是不敢相信。

“少爷少爷,明明是她的错!”女佣动作利落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和刚刚的柔弱小花判若两人。

“一定是你个贱人勾引了少爷,挑拨我和少爷的感情!”

女佣食指指着乔安安的鼻子,一双眼睛恶狠狠的盯着她,恨不得将她撕碎。

乔安安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脑子有病啊?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勾引他了?原本不想和你计较,不过既然你求着找虐,那我也不好意思拒绝不是。

“多谢左先生信任。不过如果我们签订了合同,我还希望左先生以后不要这么饥不择食。”

乔安安毫不犹豫的上了眼药。

饥不择食!

女佣听到这话像是被点着的火药桶,一下子炸了。

但是还没等她炸起来就听到左天宸隐含着怒气的声音。

“阿深,扔出去!”

一个黑衣男子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吓了乔安安一跳。

他一把拎住女佣的衣服,不顾她的哇哇大叫,将她拎了出去。

房间瞬间安静了下来。

乔安安悄悄的吐出了一口气。

突然冒出来,幽灵啊!

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好吗?!

等乔安安放松下来时才发现整个房间就只剩他们两个人,安静到她甚至可以感觉到他的呼吸。

这样僵硬的气氛让乔安安很不习惯。

乔安安清了一下嗓子:“左先生,我们还是谈谈合同吧。”

看样子这个人还算可以,带回去给爷爷看,应该能让他放宽心吧。

“可以。”

左天宸坐在沙发上,整个人慵懒的倚在靠背上,如同一头眯着眼睛假寐的豹子,谁也不知道会什么时候突然清醒,发出致命的一击。

他强大的气场让乔安安有些不安,不由自主的挺直腰板,端坐在沙发上。

左天宸好笑的看着乔安安,明明很紧张却硬要装成无所谓的样子,真是有趣。

老爷子不停的催婚,那个老女人还一直想给他塞人,闹得他心烦,就直接交给秘书帮他解决。

谁知道秘书第二天就给他看了一个征婚贴。

和别的征婚贴不同,这个居然是要找一个愿意结婚的“假丈夫”,互不干涉私生活,只要帮她应付家人。

正是这个与众不同的帖子让他有了兴趣,也许这确实是一个好办法。

找一个人假结婚,先应付过去再说。

秘书早就将她调查的清清楚楚。

乔安安本来还有一个双胞胎妹妹,但是一出生就夭折了。

她的母亲受不了打击,生下孩子没过多久就去世了。父亲又是风流成性,根本没空管她。

她从小就是被爷爷带大。

在她10岁那年,她爷爷带回来一个小男孩,是他好友的外孙,好友临终前把外孙托付给了他。

那个小男孩就是乔安安青梅竹马的恋人。

四年前那个男孩突然失踪,乔安安的父亲又因为和别人争风吃醋打死了人,卷了家里所有的钱逃掉了。

乔安安的爷爷受不了刺激一下子脑梗发作,进了医院。

青梅竹马的恋人突然消失,父亲杀人卷款逃跑,一手将她带大的爷爷又进了医院。

那时候乔安安不过才18岁,刚刚成年。

可就是这个刚刚成年的小丫头竟然能够撑过来,这让左天宸不由得高看几眼。

她靠着半工半读,不仅仅照顾着爷爷,还考进了s市最好的艺术学院。

当然,对于左天宸而言,最重要的是,她心里还想着那个青梅竹马的恋人,即使那人四年音讯全无,但是乔安安还是拒绝了所有的追求者。

这回是实在没办法,为了让爷爷宽心,这才上网找“假老公”。

他需要的就是这样的人。

她有喜欢的人,到时候离婚少了很多麻烦。

她的孝顺,也注定了她的弱点。

而且她的长相,他也不讨厌。

左天宸微微的眯起了眼,像是在打量猎物一般盯着乔安安,看的乔安安心里发毛。

乔安安挪动了一下屁股,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有气势一点。

“左先生,我就直接说了,我的要求就是每周至少陪我去看望一次爷爷,我不干涉您的私生活,但是不能让我爷爷知道。任何一方都随时有权利提出离婚。其余的我没有任何要求。”

第3章 契约生成

乔安安一口气将自己的要求说了出来,一双微微上挑的眼睛盯着左天宸,等着他的回复。

左天宸有点失笑,呆猫再怎么装也不是狡猾的狐狸,才谈判就把自己的底牌都亮出来,还“其余没有任何要求”。

要是在商场上,还不知道被坑成什么样呢。

左天宸难得好心的提醒了一句:“你确定没有其他要求?”

乔安安想了一下,摇摇头:“没了。”

还真是一个呆猫。

左天宸勾起一抹邪笑,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猛地向乔安安逼去。

高大的身体一下子将乔安安禁锢在沙发上!

雄厚纯粹的男性气息紧紧的将乔安安包围着,她的鼻尖满是雄性荷尔蒙的味道。

左天宸的气息充满了侵略的意味。

乔安安不安的往后挪了挪,刚想推开却突然听到一个低沉诱惑的声音。

“那如果我让你履行妻子的义务呢?”

他的声音沙哑邪魅,如同在诱惑别人堕入黑暗的恶魔。

这样的声音足以让所有女人沉沦,即使知道前面是万丈深渊,却还是会义无反顾的跳下去。

然而乔安安的脑海里却只出现了四个字:衣冠禽兽!

乔安安毫不犹豫的一招“断子绝孙”脚就踹了下去。

左天宸猝不及防,若不是多年练出来的直觉,恐怕早就被踹到了。

左天宸的怒火一下子被引了出来,他的眼睛紧紧的盯着乔安安,锐利如刀。

乔安安淡定的收回脚。

“左先生,我们签合同的前提是‘假结婚’,我没有这样的义务,您要是精虫上脑,我想那个女佣一定会满足您。”

淡然的声音仿佛在陈述一个事实,但是任何人都能听到嘲讽的意味。

然而这句带着嘲讽话却让暴怒的左天宸冷静了下来。

左天宸轻笑一声。

他要的不就是一个识时务的“妻子”吗?

要是其他女人敢这样对他,他一定不会放过她!

当然,他左天宸不会强迫别人,也根本不需要强迫别人,只要他稍稍松口,那些女人就会迫不及待的爬上自己的床,百般祈求自己的爱抚。

左天宸眯起眼睛:乔安安,你真该庆幸你的身份。

左天宸再次坐到了沙发上,脸上没有丝毫的尴尬,仿佛刚刚耍流氓的根本不是他一样。

“乔小姐,我很希望你以后也能这么坚贞不屈。”

听着左天宸隐隐带着警告的话,乔安安在心里“呵呵”了两声:真当自己是人民币,人人都爱呢?

“我当然可以做到。另外,如果您再精虫上脑,随便发情,我也不介意用一些方法让您清醒过来。”

乔安安毫不示弱,因为父亲的原因,她从小就厌恶这种精虫上脑的人。

左天宸眉梢微挑,没有任何发怒的迹象,反而显得心情不错,甚至有点幸灾乐祸的感觉。

伶牙利齿的丫头,连自己都能被她逼出怒火来,换成那个老女人恐怕要气疯。

“很好,如果乔小姐觉得没问题的话我们就签合同吧。”

乔安安一愣:“签合同?你没有别的要求吗?”

左天宸没有回答乔安安的问题,反而叫了一声:“阿深。”

乔安安条件反射的警惕起来:那个幽灵又要突然冒出来吓人了吗?

还好,这回阿深正常的打开门,递给左天宸一枝钢笔。

左天宸利落的在合同上签了自己的名字。

合同虽然是乔安安带来的,但却是他秘书拟的,他自然不用细看,签字就行。

乔安安看着推到自己面前的两份合同,上面“左天宸”三个字带着唯我独尊的霸气,张扬潇洒。

而且,她总觉得左天宸这个名字有点耳熟。

她看了一眼等着她签字的左天宸,从包里拿出一只黑笔,中规中矩的写了“乔安安”三个字。

左天宸看到了方方正正的“乔安安”三个字,有些好笑的看了她一眼。

乔安安将其中一份放进了包里,另一份推还给左天宸。

“左先生,祝我们合作愉快。”

乔安安站了起来,伸手说道。

她的语气带着一丝轻松愉悦,整个人的气息都变得欢快了许多。

她的欢快气息让左天宸也受到了一丝感染,周身的凌厉的气息也收敛了一些。

他伸出手,和乔安安的手握在了一起,礼仪式的晃了两下。

“合作愉快。今天你回去准备一下,我们明天就去领证。”

可能是房间里温度比较高,虽然还是那只手,乔安安却感觉暖和了许多。

“没问题。明天见,我先走了,拜拜。”

乔安安欢快的道了一声告别,这回总算能底气十足的去医院看爷爷了。

但是还没走几步就被左天宸叫住。

“等等,你现在已经是我的未婚妻,总不能让你自己回去,阿深,让人送乔小姐回去。”

乔安安想想也是,而且她也着急去看爷爷,便点了点头:“多谢。”

乔安安心情愉悦,脚步轻快的走了出去,就差没哼两句歌了。

等乔安安走出了出去,左天宸拿着合同,看着“乔安安”三个字,不由得轻笑了一声。

乔安安?

都说字如其人,明明是一个呆头呆脑,还会挠人的小野猫,却故意写的中规中矩,像是一只呆绵羊。

明明已经露出了爪子,却想装乖巧老实吗?

可惜啊,再怎么耍心机,呆猫终究是呆猫,怎么也变成不了狡猾的狐狸。

不过,那张灵牙利嘴,也够那个老女人气的了。

他现在倒是很期待后天的家宴。

左天宸噙着一抹冷笑,随手将合同扔到了一旁。

等乔安安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将近6点,她匆匆忙忙的下了车,拎着包就去附近的饭店打包晚饭。

平时爷爷的一日三餐都是她做,不过今天她为了签合同中午根本没回去,还好有隔壁病床的人帮爷爷带饭。

她打包完饭菜就一路小跑的冲向病房,可是还没进病房就听到里面传来砸东西的声音。

“滚!你个长舌妇给我滚!我家安安才不会做这么不知廉耻的事情!你给我滚!”

爷爷的声音!

乔安安的心顿时“咯噔”一声。

第4章 随时可能死掉的人?

“爷爷!!”

乔安安有些惊慌的喊了一声,往病房冲了过去。

爷爷得的脑梗,最怕的就是情绪激动!

她怎么能不惊慌?!

病房里围了一圈围观的人,乔安安还没看到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就听到里面一个女人尖声尖气的声音。

“做出这种下贱事还不让人说了?我刚刚还看到她从一个老男人车里下来呢!还不知道她爬了多少个老男人的床呢!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病!”

听到这个声音乔安安的怒火一下子冲了上来。

这个女人是对面病房的一个病人,她的女儿傍上了一个有钱人,她每天最喜欢的就是串门显摆。

前天那个“有钱女婿”过来看她,她恨不得让整个医院的人都知道,闹哄哄的,吵得大家都没法休息。

乔安安见爷爷不停打哈欠,却没法睡觉,实在没忍住就过去让她们小声点。

谁知道那个女人仗着“女婿”在这,声音更大,仿佛医院就是她家开的。

乔安安被气的浑身冒火,但是看在她还是病人的份上没有说什么,只是买了耳塞给爷爷,让他休息了一会。

这件事情本该就这么结束了,但是谁知道那个“女婿”发什么神经,竟然甩了那人的女儿说要包养自己。

自己当时就明明确确拒绝了!

可是这个女人就认定自己勾引了她的“女婿”!到处散播自己勾引“有妇之夫”,爬上老男人的床!

自己看在她四五十岁,还是病人的份上没有计较。

可是谁知她居然变本加厉闹到爷爷面前!

乔安安很少真正生气,没有触碰到她的底线,她很少真正去计较什么。

而这个女人是真的触到她的底线!

但是她再生气也知道,现在最重要的是确定爷爷没事!

然而还没得等她进去确定就听到什么东西倒在地上的声音,随即人群里发出阵阵惊呼。

“人倒了!快叫医生!”

人倒了!

快叫医生!

乔安安脸色瞬间煞白!

她猛地拨开人群,却看到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瘫倒地上,宽大的病号服将他本就瘦弱的身体衬托的更加瘦小。

乔安安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掉了出来。

她刚刚想去叫医生却看见医生跑了进来,动作利落的把爷爷放到床上开始急救。

乔安安在一旁呆呆地看着医生忙来忙去,却完全不知道自己可以干什么。

又一次发作!

乔安安很怕,真的很怕。

怕哪次爷爷倒了下去就真的再也站不起来!

然后整个世界就只剩她一个人。

没有人会在她得奖学金时夸她,没有人会关心亲昵的叫她“安安”。

……

22年,她乔安安的22年里每天都有乔定国!

乔安安根本无法想象失去爷爷的日子!

即使不是第一次经历,但是抢救的每一分每一秒依旧让乔安安感到异常的煎熬。

不知过了多久,乔安安突然听到有人叫她。

她猛地一个激灵,脱口而出:“在!”

“乔安安,我不是说了你爷爷不能情绪激动吗?他平时脾气挺好的,这回怎么激动成这样?”

陈洋的语气中有些不悦,作为医生,他最讨厌的就是不配合的病人和家属。

乔安安刚想道歉就听到一个穿着大红色妮子的中年妇女开了腔。

“这还不是他的‘好孙女’,成天就知道勾三搭四,爬男人的床,还勾引‘有妇之夫’,我刚刚还看到她从一个老男人车上下来呢!她爷爷就是被她给气晕过去的!”

这个尖锐刻薄的声音不是对面病房的那个女人又是谁?!

女人说完后看着周围人对着乔安安指指点点,下巴抬的更高了,语气也更加不屑。

“你们想想,一个还在上大学的小姑娘,除了出去卖还能怎么养活自己和一个随时可能死掉的人?上回还看我女婿有钱勾引我女婿呢!”

女人说的“有理有据”,还是一个受害者,一旁围观的人窃窃私语的声音更大了。

随时死掉的人?!

这几乎是乔安安心里最恐惧的事情!

女人还在尖着嗓子,洋洋得意的说着“真相”,像是一只“嗡嗡”作响的苍蝇。

乔安安听着这个声音,原本的恐惧却莫名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满腔怒火!

看在她年纪大还生病的份上,自己一忍再忍,甚至刚刚还想着给她留点面子!

可她却变本加厉,在爷爷面前胡说,气的爷爷病发,现在还没有任何悔意!

爷爷,就是她的底线!

乔安安抬头看着女人,一双微微上挑的眼睛带着隐隐的怒火,却让人心里发寒。

女人不由自由的后退了一步。

随即她又觉得丢了脸面,趾气高昂往前跨了一步。

“看什么看?!难道你以为看我就能让你做的那些肮脏事消失啊?勾引我女婿还有脸这样看我!我还没见过像你这么嚣张的狐狸精呢?!”

尖锐的声音带着嘲讽,仿佛站在道德的最高点。

“狐狸精?勾引你女婿?”乔安安几乎被气笑了。

“呵,我怎么记得是你女婿缠着我,说要包养我!我当时就明明确确拒绝了!前天病房里的人可都听到了!都可以为我作证!”

乔安安这么一说,立刻有人回想起前天的事情。

那天有一个有点秃顶的男人缠着要包养乔安安,还伸手要摸她,被乔安安一个过肩摔摔到了地上。

那个男人一下子哀嚎了起来,还骂骂咧咧的说乔安安不识抬举,要给她好看!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那这个女人说什么乔安安勾引她女婿?!明明是她女婿纠缠乔安安,还在那颠倒黑白!

众人看着女人的眼神一下子变了,带着丝丝鄙视。

女人被众人的眼神看的尴尬的脸都红了。

但是她才不信乔安安是什么干净的人!

“那个男人怎么解释?!我亲眼看到你从一个老男人车上下来!还是宝马!要不是你爬上了他的床,就凭你能坐上那么贵的车吗?!”

宝马!那可是她家女婿都要咬牙才能买的车!

这个女人并不知道,乔安安坐的那辆车是宝马限量版,全国不过5辆,她的女婿就是倾家荡产也买不起。

第5章 你的女婿是谁?

宝马?

乔安安一愣,她着急回来看爷爷,根本没注意那是什么车。

不管那是什么车,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不过早知道会让爷爷脑梗发作,她就是一路跑回来也绝不会坐车!

女人见乔安安不说话,更是以为自己抓到了乔安安的死穴,立刻气焰更甚。

“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被我说中了!我就知道!不干不净的身子!还不知道有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下贱病呢!”

周围的人一听到这话,脸色大变,立刻离乔安安远了一些,仿佛靠近一些就会碰到病菌。

乔安安嗤笑一声。

“想象力真丰富!刚刚想象我勾引你女婿,现在又想象我勾引别人。那人只是送我来医院,我……”

乔安安停顿了一下,“老公”二字在她舌尖绕了几圈还是出不来,突然叫一个陌生人老公,真的很有挑战。

乔安安深呼吸一口气,继续说道。

“我老公派他送我的。别把你那些想象当成现实,也别拿你那肮脏的的想法来恶心我!”

乔安安声音平淡自信,眼睛清澈如水,真诚坦荡。

一个靠着出卖身体赚钱的人怎么可能有这样的眼神?

众人立刻对乔安安的话信了七八分,看向女人的眼神就更不屑了。

女人满脸通红,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

“呸!你说是就是了!我凭什么信你!”

女人还在做最后的挣扎,但是乔安安却突然轻笑了一声。

“你是谁?我为什么要你相信?谁知道我现在说了你下一秒又会不会想象成其他事情。”

乔安安的声音带着笑意,但是在女人耳朵里就是阵阵嘲笑,刺的她气的肝疼。

“你……你……你个下贱东西给我等着!看我不叫我女婿收拾你?!”

女人满脸通红的指着乔安安,一双眼睛满是怒火,仿佛恨不得将乔安安撕成碎片。

乔安安听到这话有种莫名的熟悉感,仔细一想,好像今天下午那个女仆也说过类似的话,说要让左天宸弄死自己。

难道自己就那么招人恨吗?

她们自己想羞辱自己没羞辱的成,就都拉出靠山来收拾自己。

乔安安不太明白她们的想法。

在她心里依靠别人都是虚的,只有自己努力才是真的!

女人发完狠话,涨红着一张脸就想推开人群离开。

这时乔安安却突然露出一个笑容,巴掌大的小脸上,一双眸子中满是笑意,流动着光彩,甜美纯真,却勾人心魄,看的众人不由得愣神。

可是熟悉她的人一定知道,她笑得越是甜美,她心里的小恶魔越是邪恶。

“等等。”

乔安安开口叫住了女人:“你的女婿是谁?总不能我都不知道谁要收拾我吧?”

女人听到这话,立刻停住了脚步。

她恨不得立刻就把女婿的身份说出来,让乔安安立刻跪在地上磕头求她放过!当然,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她的!

但是她闺女又千叮咛万嘱咐自己不能说出去,她也怕像乔安安这种不要脸的下贱女人去勾引她女婿。

女人犹豫了一会,还是渴望看到乔安安跪地磕头的欲望占据了上风,她要把刚刚失去的面子都找回来!

女人转身,下巴抬的老高,恨不得鼻孔朝天。

“我女婿!说出来吓死你!我女婿可是s市星辉娱乐的老总!星辉你懂不懂!s市十大娱乐公司就有它!我告诉你!现在就算你磕头求我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星辉!

众人听到这话立刻投去了羡慕的眼神,这个女人可真是生了一个好女儿啊!

感受到众人的羡慕,女人更得意了,挑衅的看着乔安安。

乔安安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磕头求她?多大脸?

她早就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她本来就是学的表演系,对于s市的娱乐公司,老师上课可没少说。

可那又怎么样?

别说是星辉老总了,就是s市的娱乐龙头老大——极皇的老总想要包养她,她也是照摔不误。

“居然是星辉的老总!”乔安安装成惊讶的语气,但是脸上丝毫没有惊讶的意思。

仿佛在和女人说:你是需要我惊讶吗?那我就勉为其难的配合一下好了。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女人没傻到看不出乔安安的嘲讽,她没想到听到自己女婿的身份乔安安还敢这么放肆!

乔安安仿佛没听到她说的话,继续说道。

“啊,对了。我听说星辉老总的儿子在国外读书,他的夫人去陪儿子了,不知道您女儿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还有,真是对不住您啊。我有眼不识泰山,谁不知道星辉和天娱早就联姻,既然星辉老总是您女婿,那您就是天娱公司的董事长啰。”

乔安安笑得一脸纯真,却句句刺进女人的心里!

她怎么可能是天娱的董事长!

她早就知道自己的女婿成亲了,她只是自欺欺人的不愿意承认,只要装作她是星辉老总的丈母娘那她就是!

只要她不去想,就能心安理得的享受富贵的生活!

可这个乔安安居然捅破了!

这个下贱东西!居然为了勾引她女婿故意捅出来!

只要她不说出来,谁知道她不是星辉的正经丈母娘!

都是这个下贱东西的错!

女人的死死的瞪着乔安安,乔安安丝毫不怀疑,如果她的眼睛能射出针来,自己早就成仙人掌了。

众人听到乔安安的话也恍然大悟,乔安安虽然说谁都知道星辉和天娱联姻,但是那个“谁都知道”仅限于在那个圈子混的。

其他人只知道星辉和天娱都是s市比较出名的娱乐公而已。

他们看向女人的眼神一下子从羡慕变成了浓浓的鄙夷。

什么人呀?!自己女儿当小三还污蔑别人!

更有几个人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哎呦!见过不要脸的但没见过这么不要脸!

众人立刻站到了道德的顶峰,对着女人各种嘲讽不屑。

而“罪魁祸首”乔安安却已经深藏功与名,悄悄退到爷爷的病床旁,帮他盖好被子,一双眼睛不由自主的流露出着急内疚的眼神。

陈洋几乎是目瞪口呆的这场闹剧,但是他和那些围观的病人不同!

他是乔安安爷爷——乔定国的主治医生,乔安安这样明目张胆的打星辉老总的脸,星辉老总一定不会放过她!

自己前途还光明着呢,可不能栽在这!

不行!他一定要想个办法!

不过说不定要是自己好好收拾这个乔安安,还能有机会和星辉老总搭上线。

陈洋的小眼睛里闪过算计的光芒,一个小护士匆匆来找他,他才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第6章 完全不同的医嘱

然而病房里的所有人都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都记录在了纸上,放到了一个人的桌前。

修长的手指一张张翻阅着,锐利冰冷的眼中难得出现了一丝笑意。

“呵,果然。就算这小猫再呆,只要惹急了,爪子还是锋利的很。”

这样一只小野猫,也许一直养着也不错,他甚至有点期待婚后生活了。

阿深站在一旁,如同雕塑一般,他知道少爷并不需要他的回答。

果然,低沉醇厚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过却没有了刚刚的笑意,反而冰冷如霜。

“星辉?想包养我的人,也要看看有没有那个能力。阿深!”

“少爷有什么吩咐。”阿深立刻应道,敬畏而严肃。

“星辉的老总居然有闲情逸致想包养我的人,那就让他忙一点吧。”

左天宸语气平淡的如同在说明早吃什么,但是阿深知道,这回星辉恐怕要换主人了。

乔安安第二天一大早就哼着调子,拎着刚刚熬好的小米粥往医院走去。

昨晚她守到爷爷醒过来,编了一段自己和左天宸的狗血恋爱史,还透露出自己想结婚的意愿。

爷爷果然心情大好,一个晚上都是乐呵呵的,连晚饭都多吃了许多。

虽然骗了爷爷有些内疚,但是看到爷爷那么高兴,乔安安觉得自己做什么都值了!

要知道,脑梗除了治疗,饮食和情绪也是至关重要的!

这个……算是善意的谎言吧。

乔安安看了一下时间,这个时候爷爷也该醒了。

乔安安的脚步又加快的几分,哼着的调子却欢快了几分。

但是还没到病房乔安安就又听见那个让她厌恶的尖锐声。

“女婿!你是不知道!昨天我可是亲眼看见那个贱人从一个老男人车上下来!我好心劝她,她不听劝就算了还乱喷粪!今天你可要好好收拾她!让她知道你的厉害!”

听到这个声音乔安安顿时什么好心情都没了!

徐芬!

怎么又是这个女人!

她没想到那个女人昨天那么丢脸了,还不知道收敛!今天居然又来胡说八道!

乔安安几乎是一口气冲进了病房!

她生怕迟了一步爷爷又被那个女人气的发病!

乔安安猛地推开门,徐芬还是穿着昨天的大红色妮子,正在唾沫直飞的对着一个秃顶的男人说乔安安的“罪名”。

陈洋,爷爷的主治医生,正站在男人身后,谄媚的笑着,还时不时的附和女人的话。

秃顶的男人大腹便便的坐在椅子上,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搂着他的脖子,像是没有骨头一样挂在他的身上。

屋子里还有几个保镖模样的人。

乔安安扫视一圈。

爷爷不在!

乔安安心里顿时一慌。

“我爷爷呢?!”

秃头男人自从乔安安进来,一双三角眼就直勾勾的盯着乔安安,肮脏的思想毫不掩饰。

听到乔安安说话他这才给了陈洋一个眼神。

陈洋收到示意立刻站了出来,道貌岸然的说道。

“你爷爷没事,今天蒋总过来就是一起讨论你爷爷的病情的。”

“砰!”

陈洋的话音刚落,乔安安就听到“砰”的一声。

乔安安立刻转头看去——门被关了!

她的心猛的一沉!

乔安安压下心底的慌张,冷冷的说道。

“我爷爷的病情不劳烦蒋总关心!”

蒋总,就是那个秃头男人,星辉老总——蒋国庆!

乔安安说完就转身要离开,可是房里的保镖却突然将她围住,她根本没法出去!

“乔小姐不要着急,我们还是好好谈谈的好。”

蒋国庆不紧不慢的说着,一双三角眼色迷迷的盯着乔安安,仿佛恨不得现在就把乔安安扒光,扔到床上为所欲为!

靠在他怀里的女子看到蒋国庆的眼神,心里嫉妒不已!

贱人!居然敢勾引她的金主!她为了搭上这个金主废了多少心思!凭什么他看了你一眼就要甩掉我包养你!

要不是这两天自己想尽办法和蒋国庆在床上玩情趣,恐怕自己早就被甩了!

乔安安!你真该死!

乔安安当然不知道女人的嫉妒,对于蒋国庆的眼神,她只感觉一阵恶心!

陈洋拿出两张纸递给乔安安。

乔安安原本还很尊敬陈洋,而此时她却要忍住心里的厌恶才把纸接了过来。

那是爷爷的医嘱单,却是两份完全不一样的医嘱。

乔安安看了一下,顿时怒火中烧!

“你这是什么意思!”

她的手紧紧捏住两张医嘱单,一双黑色的眸子中满是怒火!

因为爷爷有脑梗,乔安安对脑梗方面的药还算熟悉。

一份上面都是适合爷爷用的药,另一份却是效果差,副作用还特别大的!爷爷的身体根本受不了那种副作用!

“看不出来吗?你给蒋总和我妈道歉啊,不然我就让你爷爷用那些副作用大的药!是吧,蒋总?”

看在蒋国庆怀里的女人嗲声嗲气的说道,矫揉造作的声音让乔安安差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可蒋国庆倒是很受用,他总算给了怀里女人一个目光,可是仔细看却能发现眼底的不耐烦和嫌弃。

他旁若无人的把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肆意的揉捏,声音猥琐而淫邪:“嘿嘿!倩倩说得对!必须道歉!”

徐芬听到蒋国庆的话,瞬间像是吃了兴奋剂一样。

“没错没错!必须磕头道歉!你个贱人我让你昨天乱喷粪瞎说八道!今天我非得好好让你知道什么人不能得罪!”

尖锐的声音因为兴奋更加刺耳,刺的耳膜都隐隐作痛。

赵倩听到蒋国庆的话之后也瞬间得意了起来!

果然蒋国庆最喜欢的还是自己这种乖巧的!像乔安安这种不懂情趣的贱人怎么可能得宠!

乔安安只感觉有一股怒火在胸膛里乱撞,撞的她生疼却没法发泄出去!

她很清楚,不仅仅是药!还有抢救!

要是爷爷再发病,陈洋故意拖延时间抢救不及时。

这样的后果,她乔安安承担不起!

转院吗?主治医生不给证明怎么转院!

乔安安顿时感觉一阵无力。

如果只是她的事情,她一定会拼命反抗!

可一旦涉及到爷爷,她的勇气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乔安安的手紧紧的握住医嘱单,医嘱单已经被她握变形!

“是不是只要我道歉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

第7章 不就是道歉吗?她乔安安会!

乔安安的声音压抑着怒火,带着一丝沙哑。

“当然啦!我们可是很宽宏大量的!”

赵倩靠在蒋国庆怀里,语气中满是得意!

看吧!你个贱人注定是丧家犬!

乔安安将已经到喉咙的怒火活生生的压了下去!

“对不起!”

不就是道歉嘛!她乔安安会!

“哎呀!不行不行!太没诚意了!这个不算这个不算!”

赵倩靠在蒋国庆的怀里,嗲声嗲气的摇着头。

“没错没错!这个不算!至少磕头道歉!”

一个尖锐的声音紧接着就叫了出来。

乔安安这回算是明白了,他们要的根本不是她一句道歉!而是要羞辱她!

她就不应该相信她们的鬼话!

“既然我妈说了,那你就磕头吧,我看心情原不原谅你吧!”

就算你给我舔鞋子我都不可能放过你!原谅你?做梦!

“做梦!”

乔安安忍无可忍!

爷爷从小就告诉她,乔家的孩子只能跪天跪地跪长辈!

她绝不可能对这种人下跪!

“就知道你个贱人心狠!你是不是想你爷爷死啊!想害死自己爷爷是不是?!要是你爷爷哪一天死就都是你害的!”

徐芬一听乔安安拒绝立刻尖叫了起来!

她要乔安安跪下来磕头舔鞋,求自己放过她!这就是乔安安羞辱自己的代价!

乔安安她怎么敢拒绝!她这是要害死她的亲爷爷啊!这心也太狠了!

“就是啊,心太狠了吧!连自己亲爷爷都想害死!”

赵倩也附和道,她的语气里满满的得意和不屑!

这个贱人连自己亲爷爷都想害死!真是太恶毒了!

哪像自己这么单纯善良,即使妈妈再粗俗不讲理,自己还是会为她出头!

这回蒋总总算能看清她的真面目了吧!

赵倩得意的对比着,看着乔安安的眼神仿佛就是在看一摊淤泥。

此时的她仿佛完全忘记,她愿意为她妈出头,仅仅是为了在蒋总面前表现出“孝顺善良”罢了。

一时间整个病房就只能听到她们母女俩的声音,左一声“心狠”,右一声“害死自己的爷爷!”,听得乔安安心烦。

“够了!”乔安安实在受不了她们叽叽喳喳的声音。

“你们不用再说了!恐怕就算我磕头道歉你们也会想新的方法羞辱我,你们根本就没想放过我和我爷爷,你们就只是想羞辱我是不是?!”

这些人的心思根本昭然若揭!

“你这人怎么总是用坏心眼看人呢?我们可和你不一样,我才不是那样的人呢!对吧,蒋总。”

赵倩整个人都贴在蒋国庆的身上,嗲声嗲气的声音让人作呕。

乔安安深呼吸一口气,看了一眼周围的保镖,强忍住把粥泼到她脸上的冲动。

“我已经道过歉了,要是你们觉得不够诚意我也没有办法。反正想让我磕头道歉,做梦!”

这些人压根只是想羞辱自己,根本不可能真的放过爷爷,那她又何必由着他们侮辱!

赵倩刚刚满脸高傲的准备开口,却听到蒋国庆开了口,猥琐而淫邪。

“也不一定要磕头,只要你答应当我情妇,一切都好说!”

“不可能!”

“蒋总!”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不过一个是清脆的少女音,一个却是嗲声嗲气。

“我绝不可能答应!”

当情妇?!

呵!就是结婚,要不是爷爷逼着她都不会愿意!

她这辈子只会是慕辰的新娘!

“蒋总,你不是说给妈妈出气吗?她都没磕头道歉!”

赵倩顿时脸色都变了,她没想到乔安安已经把蒋国庆过肩摔了!蒋国庆居然还心心念念要包养她!

真是个下贱的狐狸精!

“就是!她早就被人包养不干不净了!谁知道有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病!哪有我女儿好!”

徐芬也急了!

要是真让乔安安这个不要脸的贱货成了蒋总的情妇!那她还怎么找回面子!

“你们给我闭嘴!”

蒋国庆一把将赵倩推到了一边,一脸的不耐烦,配上一双三角眼,更显阴沉。

昨天晚上莫名其妙公司股票一夜之间下滑的厉害,他本来就是一肚子火气!

今天来这就是为了逼乔安安当自己情妇,这两个女人还敢唧唧歪歪让他心烦!

赵倩前天晚上被蒋国庆折腾了一晚,身上不知道被抽了多少鞭,到现在还疼得厉害。

如今被蒋国庆这么一推,牵扯到伤口更是疼的她眼泪都快下来了!

可是身体再疼也比不上她心里的恐慌。

“蒋……蒋总,你弄疼人家了,再这样人家就要生气了~”

她依旧装作嗲声嗲气的样子,还故意耍小脾气,但是语气中的颤抖却暴露她内心的恐惧。

蒋国庆却理都没有理她,反而一双三角眼色迷迷的盯着乔安安。

一张巴掌大的鹅蛋脸,微微上挑的眼角本就带着魅惑,可是那双眼睛却干净清纯!还有那白皙的皮肤!粉红水润的樱桃小嘴!

真是天生的尤物啊!

蒋国庆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嘴唇,光是看着,他就觉得全身发热!

他站了起来,一双手竟是直接朝乔安安摸了过去。

乔安安立刻条件反射的捏住了他的手腕,旁边的保镖瞬间围了上来,将乔安安包围了起来。

乔安安环视了一圈,冷冷一笑。

“蒋总,难不成你是觉得上次过肩摔力度不够?”

过肩摔!

听到这话,赵倩立刻两眼放光!

上次被摔了蒋总可是发誓一定要乔安安好看的!这回乔安安是自己找死了!

只要蒋总对她失去兴趣!自己就肯定能要这个贱人好看!

可是她没想到蒋国庆却是一点怒火都没有,反而盯着乔安安的手指。

白皙修长,指尖还透着淡淡的粉色。

蒋国庆看的眼睛都快直了!

“安安啊,只要你愿意跟我,我就把那两个女人送给你,随你怎么折腾!你爷爷的事情也包在我身上!”

一想到这样的尤物就躺在床上任由自己为所欲为,蒋国庆就觉得血脉沸腾!

乔安安被他看的一阵恶心,一下子甩开他的手腕。

“我再说一遍!不可能!”

她总算明白蒋国庆几乎一言不发的任由两个女人侮辱自己!原来在这等着自己呢!

先让那两个人当炮灰惹她生气,在把那两个人送给自己当人情!

真不愧是星辉的老总!打的一手好算盘!

可惜她乔安安不是他手里的算盘珠子!

蒋国庆刚想说话却被一个尖锐声音打断。

“蒋总啊!我们家倩倩可是跟了你这么久啊!你可不能不要她了!她对你可是一心一意的!哪像乔安安那种贱人整天勾三搭四的!做人可不能没心没肺黑心肠啊!我……唔!”

徐芬刚刚才从“蒋总居然推开了她闺女”这件事情缓过神来,还没嚎几嗓子就被保镖捂嘴按在了地上。

“妈的!还敢骂我!你算哪根葱!你闺女就是我身边养的一条狗你还敢骂我!”

被乔安安拒绝的怒火正好有了宣泄的地方,蒋国庆几乎全都发泄在了她身上!

昨晚公司股票大跌他一肚子火还在呢!

乔安安不给他面子也就算了!

她算个什么东西!她女儿在他眼里都只是一条狗更何况她!

第8章 都是这个贱人的错!

徐芬一下子“唔唔”的拼命挣扎了起来,一双眼睛几乎要瞪了出来!

不是的!你是我女婿!我是星辉老总的丈母娘!我要过富人的日子!我是有钱人!

可是不管她心里多么想喊出来,最后出来的都是一连串的“唔唔”。

乔安安冷眼看着这一切,她不是同情心泛滥的圣母,这只是一场狗咬狗的戏而已。

不过其中一只狗想利用另一只警告自己罢了。

赵倩被吓的缩了起来,她没想到蒋国庆会突然发这么大的火,她根本没有为被打的不停惨叫挣扎母亲求一句情。

反正老东西都占自己的光逍遥那么久,让她当回出气筒不过分吧!最好蒋总把火都给发了!省的找自己出气!要是打死还省的自己以后为她擦屁股!

乔安安看了赵倩一眼,坏心眼的考虑自己要不要落井下石。

要是她现在说一句“赵小姐,你不为你妈妈求情吗?”,估计还在气头上的蒋国庆就会立刻把怒火转到赵倩身上。

但是乔安安看着赵倩吓得甚至有点发抖的身子,最后还是没有说出那句话。

等蒋国庆发泄完了,他这才气喘吁吁的走到乔安安身边,猥琐的声音里带着威胁。

“安安啊,我帮你教训过一个了,还有一个你是自己来吗?”

这是警告自己不听话也是这个下场吗?

乔安安心里冷笑一声。

“这是蒋总的家务事,和我有什么关系?”

“嘿嘿,那就不对了,我可为了你亲自收拾她了,怎么能没关系呢?”

“一个是你情妇,一个是你情妇的妈,和我有什么关系。你收不收拾她们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乔安安心里狠狠地翻了一个白眼:一个男人打女人还以为是英雄不成?

蒋国庆听到这话,反而笑了出来,带着得意和淫邪的笑顿时让乔安安全身难受。

“原来是吃醋了,放心,只要你一句话,就算她床上技术再好我也不要她!”

乔安安简直连白眼都不想翻了:你从哪里听出来我吃醋了?!脑子有病得治!

赵倩原本还想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听到那句“不要她了”几乎立刻全身一个哆嗦!

不!不行!她好不容易才过上有钱人的生活!

她不要被抛弃!她还没享受够!

“蒋总!你不能不要我!”

赵倩这回情绪激动的甚至忘了装成嗲声嗲气的,尖锐的嗓音简直和徐芬如出一辙!

“叫什么叫!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个臭婊子暗地里勾搭我助理!要不是在床上放的开,我早就把你送到夜总会挣钱去了!”

夜……夜总会!

赵倩脸色瞬间惨白!

她当然知道蒋国庆手底下的夜总会是什么样!那里的女人根本就是发泄的工具,根本连狗都不如!

他怎么能把自己送去那种地方!自己只是喜欢年轻帅气一点的有错吗?!

乔安安!

对!都怪这个乔安安!

如果不是她蒋总怎么可能这样对她!都是这个贱人的错!

赵倩已经嫉妒的快要发疯!

凭什么!自己费劲心机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这一步!这个乔安安居然还不屑一顾!

凭什么这个乔安安这么不识好歹,蒋国庆居然还不生气!

自己自从跟了蒋国庆!哪天敢对他冷淡过!天天讨好生怕他厌倦自己!

她乔安安凭什么这么好命!

赵倩咬咬牙,不死心的再次开口。

“蒋总!别不要我,我可以陪你玩更刺激的!”

蒋国庆已经老了,那里根本不行!每次都要靠虐待她才能有快感!

只要每次自己提出和他玩刺激的,他就一定会答应自己的要求!

这回也一定不会例外!

“啪!”

赵倩被狠狠地扇了一巴掌,她根本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

“你个臭婊子胡说什么?!”蒋国庆恨不得扇烂她的嘴!

这和臭婊子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果然早该把她割了舌头扔夜总会去!

还好都是自己手下,不然自己已经不行,要靠虐待别人才能有快感的事情说不定就会传出去!自己的脸往哪搁!

等等!

蒋国庆突然抬头看像乔安安,愤怒的脸瞬间变得变得阴沉起来。

“乔小姐,原本我还想怜香惜玉一下,不过既然你听到了不该听的,那就不能怪我了!我最后再问你一遍!你到底答不答应!”

“不答应!”乔安安斩钉截铁的说道。

“不过……”乔安安突然语气一转,“我今天什么都没听到。”

乔安安这话就等于在说她绝不会出去乱说,但又有什么好说的呢?

说一个老男人喜欢玩刺激?这些有钱人总有一些乱七八糟的爱好,他们怕被说出去,她还懒得说呢!

蒋国庆舔了舔嘴唇,一双眼睛满是色欲。

“呵呵,看来你还是没懂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只有你成了我的情妇我才会放心!”

他的话音刚落,周围的保镖立刻将她围了起来!

“你什么意思!”

乔安安全身立刻紧绷起来!

“嘿嘿,你说什么意思!”蒋国庆一边淫笑着一边动手开始脱衣服。

要是这时候乔安安还不知道什么意思那就是白痴了!

赵倩看到这一幕,心里竟是有种扭曲的快感!

乔安安!你好好享受虐待吧!

禽兽!

乔安安立刻闪身想从包围圈里跑出去,但是还没出去就被抓了回去!

乔安安拼命挣扎却依旧被紧紧的固定着!

该死!她是跟爷爷学过武术,可也仅仅是比一般人好些,和这些专业保镖根本不能比!更何况还有这么多个!

大意了!这些保镖一直没动手自己居然大意到忽略他们!

“放开我!都给我放开!放开!!”

乔安安几乎是用了全身的力气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蒋国庆带着淫笑一步步逼近。

完了!

乔安安已经开始绝望,身体也开始麻木挣扎。

她的脑海里浮现出一张阳光帅气的脸,笑容灿烂的顿时让她疼心如刀绞!

慕辰!对不起!对不起!

蒋国庆的手已经开始摸上了她的身体,油腻的感觉让乔安安反胃恶心。

可乔安安再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她真的绝望了,屈辱的眼泪从眼角慢慢滑落……

小说

骗婚总裁宠不停:奉子成婚变成了总裁夫人……

2021-1-2 17:10:17

小说

锦绣农门:冷王独家小厨娘:她厨艺高超,可以致富发家。

2021-1-2 17:14:2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