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似今生牵绊:当命运翻转,等待她的又是什么?

世人皆耻她毒辣,迫害亲姐上位。五年来,她受尽折磨,连死都没有资格。当命运翻转,等待她的又是什么?
恰似今生牵绊:当命运翻转,等待她的又是什么?

第1章 要让你生不如死

能够嫁给江卿致,所有人都说那是她方诗乐的祖上烧了高香。

可是只有方诗乐自己心里最清楚那个男人是有多恨她,恨不得杀了她!

五年前方羽雯跳海身亡后的第一天,江卿致扯着方诗乐的头淹没在浴缸之中。

“你该死的,你……是该死的,方诗乐!”男人的双目猩红的厉害,愤怒中带着憎恨的声音。

她挣扎得极其厉害,不……

“你这种有心机的女人怎么不去死,啊!”他的声音越来越大,一直死死的把她的头压在了浴缸里。

方诗乐不知道喝了多少口水,头皮被他压得生疼,她的双手紧握,指甲已嵌入血肉,但那远远比不上心里的痛……

男人突然讥讽一笑,阴鸷的表情异常骇人,“不,你不能这么轻易的就死了,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转眼幻灭,爱是一场浩劫,毁灭了我最初的爱情,破碎的满城玫瑰。”手机闹钟铃声打破房间内的静寂,方诗乐从梦境之中惊醒。

五年了,她总是生活在这种恐惧之中。

慢慢从床上起来,洗漱完毕后挑了一套衣服穿上,是简单的T恤加牛仔短裤。

江氏集团——

“咚咚咚!”她敲响了总裁办公室的门。

“进来。”冷冽的声音响起。

方诗乐深呼吸一口气,轻轻拧开门,缓缓走了进去。

“江总今天早上想吃什么?”她努力的让自己扬起笑容,走到了他的办公桌前面。

男人眸光上挑,落在眼前之人身上,一双白皙的大腿晃悠得他心神有些乱。

“这么饥 渴,大清早就准备勾 引我?”江卿致的目光变得阴鸷起来,声音沉得可怕。

方诗乐的心狠狠抽痛着,在他面前,她就是这么不堪吗?

见她不说话,江卿致的内心烧起了一把无名火,从办公椅上站了起来,长腿迈的很快,毫无预兆的朝女人逼近。

方诗乐转过身看向他,腿不自觉的往后退,直到无路可退。

江卿致将人掰过去按在了桌上,开始粗鲁的扒她的裤子,双目猩红的他,此刻像极了一个疯子。

“你放开我,江卿致!”方诗乐开始慌乱起来,眉头拧的很紧,隐约想挣扎。

“你要的不就是这个吗?我就满足你这个荡-妇!”男人在力气上比女人通常要大很多,他怎么能让她从自己的身下逃脱,裤子已被他全部褪下,粗暴的从后面进入她的禁地,没有任何前戏……

方诗乐感觉下 身一沉,疼痛感席卷全身,上身半趴在办公桌上,她的手紧握成拳,他的每一次撞击,都像似一把锋利的刀子在她的心口上划,很快就血肉模糊……

“痛吗?这是你欠小雯的!”男人愤恨的撞击着,发泄着内心最深处的恨意!

后面那一句话几乎将她的一颗心撕得四分八裂,当年自己如果没有去约姐姐出来见面,姐姐就不会出车祸,姐姐就不会再也无法拿起画笔,自卑到跳海,是啊这都是她的错,她该还的,从嫁给江卿致的那一天开始她就在还债,在家里做着他的泄欲工具,在公司负责他的一日三餐,稍有一点不如意就会遭到他的讽刺与谩骂,甚至无法想象的身体折磨。

第2章 遇故人

一番发泄过后,江卿致离开了她的身体,方诗乐缓了好一会,全身像要被撕裂了一般疼痛,手颤抖着把裤子提上穿好。

“那么现在江总可以告诉我早餐吃什么了吗?”她强忍住住下 身的疼痛感,努力的扯着微笑,殊不知她强颜欢笑的样子有多勉强。

江卿致特别受不了这个女人明明是痛到极致却还能摆着笑容的样子,他知道她有多恨他,但是她还不是得屈服于他吗?这样下贱的女人就应该让她尝试生不如死的感觉,想到此他扯了扯自己的领带,“城南开元街尽头的糕点店,核桃酥,给你四十分钟时间!”

方诗乐心底一凉,核桃酥,那是她姐姐从小到大都喜欢吃的糕点,开元街尽头,呵呵……“好的,江总。”纵然她有多么难受,纵然她明白公司到城南一个来回需要一个多小时,却也只能照做。

离开公司大楼,把自己那辆小破车从停车场开出来,她不知道将车速加到了多少迈,不知道路上有多少人停下车指着她的车尾谩骂。

“嘭”的一声,尽管她已经极力踩住了刹车,却还是撞上了别人的车尾,她的额头也撞上了方向盘,顿时一片彤红。

那辆车的主人一脸的怒意下了车,敲了几下方诗乐车的窗户。

她缓过神来,额头上的痛意不减,拿起包打开车门走了出来。

“乐乐?”在车门打开后,受害车辆的主人眼中闪过一抹不可思议,顿时怒意消失得无影无踪。

方诗乐有些错愕,身体微微颤抖,“林亦?”

就在林亦欲要开口之时,交警的话在他们后头响起,“干什么呢?”

交警的话使得方诗乐一惊,猛地想起刚刚发生的事情,睨了眼被自己撞得已经变形的车尾,小声开口,“看在老同学的份上,我们可以私了吗?”她不想被带到警局,不想去那个恐怖的地方。

林亦在看到肇事者后就没曾想过要赔偿了,这是他的乐乐啊,他爱了那么多年的女孩,他终于找到她了,想到此他转身面向交警,“还请把车拖走,我的助理会去处理的,非常感谢。”

交警自然是明白了,拿着对讲机开始讲话,叫人来拖车……

“很感谢你,该有的赔偿我会付给你的。”方诗乐说到此从包中拿出一张便利纸写上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她递到了他面前,“我现在很赶时间,这是我的电话号码……”

“你额头那么红,我带你去医院!”林亦打断她的话,却也还是不忘拿过她给的便利纸,看着她额头的那一抹红便忍不住心疼起来,再说了他不想她这么快就与自己说分离,五年了,他有很多很多话想问她想跟她说……

方诗乐连忙摇头,“不,我真的很赶时间!”她的神色有些慌张,这都肯定过了二十多分钟了吧,如果没有买到江卿致要的东西,如果没有在江卿致规定的时间赶回去,她还不知道又会遭受什么醉!

“什么事比你的健康还重要?”林亦拦下了一辆计程车,扯着方诗乐的手就上了车。

她由开始的挣扎变得妥协,头一次五年来感受到了被人关怀的感觉,太过温暖,太过安稳,那她就放纵一次吧……

第3章 奸夫呢

办公室的男人合上手中的文件,抬起腕表看了下时间,不悦的皱起了眉头。

“咚咚咚!”敲门之人仿佛有点急,声音比平常要大很多。

“进来!”他的声音很阴沉,该死的女人这都过了一个小时了人影都未见到。

很快便走进来一个人,是江卿致的助理白阳。

“总裁,刚刚那边传来消息,夫人追了别人的车尾,可是并没有想象之中的找茬,而是目测两人像似旧识,且还拉拉扯扯的上了同一辆车。”白阳描述的有声有色,小心翼翼的打量一眼办公椅上的男人。

江卿致的脸色越来越深沉的可怕,手紧紧握拳,“他们去了哪里?”带有愤怒的声音响起,敢背着他与别的男人来往?方诗乐你会死的很惨。

“在中心医院。”

就在白阳的话一讲完,江卿致便站起了身,愤恨的走出了办公室。

左不过是由于撞击得有些猛烈有些发青而已,林亦却是三番五次的询问着医生要不要做一个全身检查。

医生再三保证说只需要擦点跌打药就行,被这小伙子逗得哭笑不得,“小姑娘你真有福气,你男朋友可真宝贝你。”她打趣他们,现在这种小伙子可不多了。

方诗乐微微睁大了瞳孔,“您误会了,我们只是大学同学。”她的语气比较冷漠,想与林亦撇清关系。

林亦只是尴尬的笑了笑,带着方诗乐走出了诊室。

“我去取药,你到门口等我,一定要等我!”

方诗乐终于露出一丝笑意,点了点头。

可就在林亦的身影消失在她的视线过后,她便转身就朝医院大门走去,现在距离江卿致规定好的时间已经不知道超过了多久,她心想着反正都已经这样了,无论如何是少不了一顿折磨,今天便就不在他的眼前晃悠了吧……

车一到医院门口停下,江卿致就快速下车,那一抹既熟悉又让他憎恨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啊!”方诗乐感到手腕处传来了疼痛感,抬眸一看,瞳孔里惊现出恐惧。

“奸夫在哪?”江卿致压低了声音,却没有压制住愤怒。

方诗乐无措的眸子看着他,“你在说什么?什么是……奸夫?”她的声音很颤抖,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她在他的心中就是这般不堪,这般犯贱吗?

“不说是吧?很好,我有一万种方法知道那个奸夫的所有信息。”他扼制她手腕的手有加重了力度,拉扯着她朝自己的车走去。

将她丢进车中,都没等她系上安全带便启动了车。

林亦拿着药出来看到的便是方诗乐被一个陌生男人扔进车里的一幕,他往前追了几步,在看清楚了那个陌生男人的长相后,他止步了……

江卿致将车当做飞机在开,很快便就到了两人的婚房。

一进门他就拉扯着她进了浴室,打开了花洒,无数水从她的头部滴落下来。

“你给我记清楚,你没资格找奸夫,你方诗乐活在这个世上就是来受我江卿致给得折磨的!”

第4章 想死没那么容易

很快,方诗乐的全身被水打湿,衣服紧紧贴在了肌肤上,露出了曼妙的曲线。

江卿致本是猩红的双眸转眼间变得情-欲满满,“你就是这么荡,无时不刻想着勾 引我!”关了花洒的开关,他喘着粗气,头埋了她的脖颈处吸允起来,手在她身上游走着。

方诗乐的全身很僵硬,难得他会做一些前戏,可是那又怎样,他从来都不会吻她的唇,他曾说过他的唇只属于她的姐姐。

她的记忆飘回到十五年前的某一天,那天天气很好,可是她的心情却如雨天,特别阴沉,她只不过是不小心在姐姐的手背上弄了一道很浅的伤痕,妈妈就毒打了她一顿,然后她就出门了。

她蹲在了一个花园的假山后哭,哭的特别厉害,她不懂为什么同样都是女儿,为何差距会那么大。

“擦一下,都丑死了……”一个温润的男声响彻在她头顶。

她渐渐的抬起头来,眼前横着一条帕子,再往上看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帅气的脸,剑眉上挑,他的眼睛很亮,带着一丝青涩,鼻梁高高的,唇角微微上扬。

“真的很丑吗?”她的声音很哽咽,嘴巴翘得老高了。

他笑了,宠溺得抚了抚女孩的发顶,“你要是笑了就不丑了……”

那一个午后,他们聊了很久很久,太阳照在男生俊美的脸庞上,暖化了方诗乐的心。

“啊!”方诗乐只感觉身体被腾空,她被江卿致放到了盥洗台上,零碎的几种化妆品掉落在地,而男人丝毫没有在意,褪去了她身上最后一层布料,进入了她。

方诗乐咬住唇不让自己叫出声来,这种带有耻辱的快感她不能表现出来。

“你自己转过身去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要多荡就有多荡!”江卿致握着她腰肢的手用大了力,此刻的他双眸里又布满了猩红,这个该死的女人虽然死忍住不叫出来,可是一双眼睛妖魅得快要乱了他的心神。

方诗乐撇过了头,两手死死抓住盥洗台的沿边,眼眶中蓄满了泪水,十五年前那个温润的少年已经不复存在,十五年后的这个男人是个恶魔。

“说话!”江卿致对她的默默无言很恼怒,撞击的频率快了起来。

“你让我说什么?说我方诗乐现在所受的一切是罪有应得?还是说我方诗乐该去死了?”五年来,她第一次这边怒怼江卿致,眼眶里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滑落下来,此刻的她非常狼狈吧?

“啪”的一声,江卿致抽离了她的身体,“想死?没那么容易的。”他的声音比寒窟还冷,愤怒中带着嘲笑,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敢对他吼?

方诗乐只感觉右脸颊上传来火辣辣的感觉,本是发泄的眼泪瞬间又逼了回去。

“滚出去给我拿一套衣服。”江卿致怒吼出声。

她渐渐从盥洗池上下来,扯过一旁的浴巾围在身上,一脸的平静,看上去毫无波澜可言,她的表情在这五年里早就被他给磨得连渣都不剩,空有一副驱壳。

第5章 一辈子都享用不到

每个女生都会有给所爱之人买衣服的习惯,方诗乐也不例外,从衣橱里挑了一套浅灰暗纹西装,结婚五年,他从来都不会在这边过夜,以至于她给他买的所有衣服都未曾动过。

浴室的门虚掩着,她只是将衣服递了进去,很快便手上一轻。

江卿致将原来穿上的那件衣服扔进了垃圾桶,穿戴好走了出来,领口的扣子开了几颗,“我警告你千万别让我知道你跟他有来往!”这个女人一直在挑战他的极限,五年前两人去扯证的时候他就已经严重警告过让她断绝所有朋友的联系!

“江卿致!”方诗乐的声音有些急促,大着胆子与他对视,“那个人只是带我去医院看一下伤口,我跟他并不认识。”她撒谎了,这个男人的城府太深,她怕林亦会被他打击。

“呵……”江卿致冷笑出声,慢慢走近她,指尖捏住她的下巴,“瞧瞧这张脸,到底是有多勾人,明明是你追尾人家,对方还会带你去看医生。”他的话里话外都是嘲讽,眼眸却淡淡的扫过她还是有些泛红的额头。

“可能他比较善良。”方诗乐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接上他的话,果不其然下一秒她的下巴被捏的生疼。

江卿致稍微使了一点力,眸光暗黑的厉害,“要不是我怕干你的时候倒胃口,你这张脸早就被毁了。”他的声音是一如既往的阴鸷又冷漠,有时候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的确很美,甚至是都比小雯动人几分,但那又怎样,他不会爱上她,不会爱上一个诡计多端的女人。

方诗乐没有再讲话,渐渐闭上了眼睛,俗话说眼不见为净,她在努力朝着这方面而做。

就在江卿致欲要说些什么时,他口袋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爷爷。”他松开了她的下巴,接电话的声音顿时温和了几个度。

电话大约通了三分钟左右,江卿致一直只是简单的讲了几个单音字节,“嗯……好……”

方诗乐趁着他打电话的间隙,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了避孕药,服了几颗,他索欢的时候从来不分地点与时间,家里的床头柜,她每天出门带的包,都会备好这个药,他说过不允许她怀他的孩子,就算怀上了,也只有被打掉的份。

“晚上收拾的像个人一点,去老宅吃饭。”他虽是在打电话,余光里却扫视正在吃药的女人,声音不减冷漠。

“知道了。”她很快便应声下来,脑海中闪过几年前的某一场景,也是去老宅吃饭,但是对象不是她而是姐姐方羽雯,且还用上了咱们二字,一个简单的词,就已经充分的说明了他与姐姐之间亲昵的相处方式与在乎,而她这一辈子都享用不到他的这种宠溺。

江卿致一秒钟都不想多待,重重摔门而出,每隔上一段时间,爷爷都会打电话叫他们去老宅吃饭,每去一次对他来说都是煎熬,要跟她摆出多么恩爱的样子着实让他闹心。

第6章 去江家老宅

五点的时候,方诗乐挑了一条华美的旗袍,小腿裸露在外,风姿绰约,带着一股东方神韵,宛若古典的花,开在时光深处。

拦下一辆出租车,每次去老宅,都是她自己打车过去,在一个拐角处跟江卿致汇合,这是五年来雷打不动的规矩。

江家老宅是D城数一数二的豪宅,它的风格是欧式的,尖尖的屋顶,绛红色的瓦在这即将下山的阳光下格外醒目,可算是一块不可多得的宝地。

坐西南,傲辟典雅。

一辆布加迪威龙渐渐开入了院子,佣人很有眼力见的上前拉开了驾驶座的门。

方诗乐则是自己拉开了后座的车门,她从来都不会奢望那个男人会绅士的给她开门,五年来,她坐江卿致的车都是坐的后座,副驾驶永远都是姐姐的。

“少爷,少夫人。”佣人低着头唤了一声。

江卿致只是轻轻点头,长臂一伸,搂住方诗乐纤细的腰肢,脸上略带了一丝笑容。

他们摆出了亲昵的动作走进了大厅,郎才女貌,看上去极为幸福,但也只是看上去罢了。

“爷爷,我回来了。”在面对江家老爷子时,江卿致的声音不再是阴鸷冷漠,倒是温润得很。

就在方诗乐准备抬起眼眸叫一声爷爷时,她明显感觉到放在自己腰肢上的手微微一顿,只见大厅里站着一个似眼熟而又陌生的男人,他的嘴角挂着一丝痞笑。

“乐乐,你们回来了。”坐在沙发处的江宗终于是露了一丝笑容,眉眼处透着和蔼,跟几分钟前的人判若两人。

“爷爷。”方诗乐笑着叫了一声,整个江家人对她还是蛮好的,尤其是爷爷。

江卿致的双眸又立马换上了能够冰冻死人的寒冷,“所以说今天叫我回来是看他的?”呵,他怎么忘了江宇浩出狱的日子呢。

“五年不见,大哥还是这般冷淡呢。”只见江宇浩缓缓走上前来,俊逸的脸上还是挂着一丝笑容,不明其意。

方诗乐的眼眸之中露出了一丝惊讶,他叫江卿致大哥?不过细看,两人还是有三分像来着。

江宗站起身来,拄着拐杖朝他们走来,“乐乐,爷爷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卿致同父异母的弟弟宇浩,刚刚出狱。”

他的这一番话,使得江宇浩眼底有些细微的变化,这个老不死的,一定要分的这么清楚吗?

“这位就是嫂子吧?”眼底的不愉快很快就消失殆尽,认真瞄几眼,跟方羽雯一点都不像。

方诗乐再一次惊讶,她只是知道江家夫人不是江卿致的亲生母亲,但是却不知道他有一个这么大的弟弟,还是刚刚出狱,且还跟她打招呼,但是他跟江卿致之间似乎关系不太好啊?一时之间她有些无措,小心翼翼的看了眼身边的男人。

江卿致的表情特别冷淡,都没有看向方诗乐,他的目光所到之处是他那个所谓的弟弟。

“你好,我叫方诗乐。”出于礼貌,她还是要客气的回一句的。

只见江宇浩眸光一挑,睨了一眼那边江卿致,又把眼神瞟向方诗乐,“这么巧,大哥的前女友好像也姓方来着。”

第7章 不怕多事的江宇浩

空气之中顿时弥漫着寒冷,江卿致的表情一点一点的垮掉,搂在方诗乐腰间的手忽然间没了力气,一双眸阴沉的可怕。

方诗乐不懂,她姐姐是江卿致的前女友这件事,在江家应该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啊,为什么她隐隐觉得这个所谓的‘弟弟’是在搞事情?该怎么回答呢……她现在的表情一定很尴尬。

“江宇浩你给我闭嘴!”出来解围的是江宗,拐杖掷地的声音几乎刺激着每一个人的神经。

“爷爷!我说的有错吗?我是怕嫂子不知道大哥以前很爱过一个女人而吃亏,我的出发点都是为了嫂子啊!”江宇浩一脸的无辜,双手放在裤袋里。

“我想我们不太熟,再说,我跟卿致现在很好,就不劳你操心了。”方诗乐也是有脾气的,她这一辈子,忍得人只有江卿致,而其他人,她一点都不欠他们的!

“如果下次回来,是让我欣赏一个败类在手舞足蹈的自导自演,我概不奉陪。”江卿致彻底的松开了放在方诗乐腰间的手,在所有人注视的目光下,转身即走。

“卿致,宇浩他是你弟弟啊……”张燕红在江卿致的背影快消失的前一秒,哽咽着嗓子说着,眼泪在眼眶打转。

江宇浩在江卿致转身的那一瞬间,挂着笑容的脸彻底是松垮下来,从小到大,他跟母亲都不受江家待见,每一次跟江卿致的较劲,都是以他被骂的狗血淋头的下场而结束。

“一回来你就惹得全家不高兴,从明天起你给我搬出去!”江宗气得将拐杖一丢,双手背立而站,那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

他的这一句话,让张燕红坐不住了,眼泪直接是哗哗哗的落了下来,看着自己的丈夫,“京明……”她小声的叫着,眸子里带着委屈,怎么可以让宇浩搬出去呢,想都别想,搬出去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爸!”江京明实在是舍不得妻子这般伤心,小儿子当年虽然是犯过大错,可是如今已经改过了啊,“宇浩刚刚出来,没有江家的庇护,他能去哪呢?”他对小儿子的溺爱,是圈内出了名的。

“你看他五年前跟现在有区别吗?有改过自新吗?一张嘴里尽吐不出象牙来!”江宗的话,一句比一句难听。

“爷爷……”江宇浩低声唤了一声,眸底透着怒意,但是硬生生忍了下来,“我身上同样留着的是江家的血,区别有多么大您自己心里清楚。”五年前那件事发生,江家完全可以把自己保下来的,可是这该死的老东西,不愿意出一份力。

“你的存在是怎么来的,你跟你妈都清楚。”江宗睨了一眼那边的张燕红,话里话外都是对这个儿媳妇的不满,甚至还会觉得这是江家的耻辱。

张燕红的眼泪顿时给逼了回来,面如死灰。

江宇浩双拳紧握,嘴角露了一抹苦笑,浅浅的打量了一眼方诗乐。

方诗乐知道江卿致可以任性的走人,而她却不能,本是抱着随便听听的想法,奈何江宇浩的那个眼神使得她莫名的有一丝慌乱。

第8章 为江家生个孩子

她轻咬一下嘴唇,抬头朝江宗走去。

“爷爷,我跟过去看看卿致。”在走向他时,给他捡起了拐杖,递给他后轻轻开口,可以说这是关乎江家最内部的事情了,她不想多待。

江宗沉沉的呼吸一口气后,这才接过拐杖,“留下来吃顿饭再走吧?”他对这个孙媳妇,是很喜欢的。

方诗乐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搞了,今天的江家太奇怪了。

“对啊,乐乐,吃完饭再走。”江家老夫人许茹玉终于是开口打圆场了,希望通过乐乐能够拉回老头子的想法,让宇浩搬出去住像什么话,要是他跟卿致一样成家了那都还差不多。

江家的两位老人都留她,她也不能再提出要走了,“那就又得麻烦爷爷奶奶了。”

“都是一家人,甭客气。”江京明一边轻轻拍打着妻子的背以给安慰,一边笑着对方诗乐说话,他心中的大致想法跟他母亲差不多。

“没有的,爸爸。”方诗乐摇头,她哪里是在客气啊,明明是怕气氛太尴尬。

江宇浩看着这‘其乐融融’的一家子,眸底暗淡了下来,“有点累,我回房间睡觉了。”

许茹玉刚要出声,被老头子一个眼神制止了。

张燕红更是不能出声去让儿子别这样,老爷子好不容易降下火,她可不能再挑起来。

饭早就是已经准备好的,等各位长辈入座后,方诗乐这才坐了下来。

每次吃饭席间,江宗就经常给方诗乐夹菜,时不时的唠嗑几句。

“乐乐啊,卿致也老大不小了,你们准备什么时候要个孩子呢?”他们都结婚五年了,且不说卿致的年纪,可是他快八十了,想抱曾孙子啊……

方诗乐差点没有把口中的米饭给吞下去,爷爷的这一句话,着实吓着她了,“那个……”那个了半天,她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生孩子?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张燕红小口的喝着汤,波澜不惊的表情下,实则心中紧张的要死,这一天终于是要来了,她就知道老爷子会提这件事。

“哎呀,爸,小年轻们指不定还想玩几年呢!”她的这一句话,像似在帮方诗乐圆场子。

“对啊,卿致他挺忙的,这几年都没什么时间,您也知道的爷爷,他工作应酬什么的太多,还不是我们要孩子的好时期……”方诗乐几乎是顺着张燕红的话走的,虽然是‘胡乱’的一通话,但是听上去应该很有道理吧。

许茹玉听了张燕红的话之后,本想斥责几句的,但是乐乐居然顺着她的话讲了下去?她本就不喜欢这个儿媳妇,现在不由得更加讨厌起来。

“这个爷爷希望你跟卿致能够好好商量一下。”江宗又给她夹了一块排骨,神色看不清情绪。

方诗乐笑着点头,商量?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好吗?可惜了爷爷对她的一番好意,可是这一辈子,她永远无法满足爷爷这个要求,或者说是愿望……她跟江卿致之间的关系,实在是无法言说,她能撑到哪一天呢?不知道……

小说

遇见晨昏的雨:“女人,你竟然人间蒸发!”

2021-1-2 16:53:26

小说

错的时光,对的你:爱上你的时候却身不由己。

2021-1-2 16:56:1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