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后荣宠记:特种部队医官穿越成宦官九千岁之女!

现代特种部队医官穿越而来,宦官九千岁之女!,风谲云诡的朝堂,谁是谁的棋子?,身边最亲近之人,又为何会背叛?,那个背着无数仇恨和抱负的男人,为何步步相逼?
毒后荣宠记:特种部队医官穿越成宦官九千岁之女!

第1章 死而复生

红烛摇曳,发出啪嗒啪嗒的燃烧声,诺大的喜字在烛光照应下更显喜庆,今夜,是西凉国皇帝迎娶皇后的日子,普天同庆,举国欢呼。

可此刻……

新房内,却是一片死寂。

男子身着大红喜袍,双手负立而站,倾长清瘦的背影在微弱的烛光下,显得有些森冷。

他抬手,有些不耐的扯开领口,剑眉皱起,抿唇,从鼻间哼出一道冷哼来,他居高临下,冷眼看着倒在地上,面色惨白,双唇发黑,已经没有了气息的女子,一脸漠然。

“惊风。”男子转过身,不再看那倒在地上的女子,对着门外轻唤。

门被推开,一个高大挺拔的黑衣男子走了进来,他面若寒冰,面无表情的扫了地上女子一眼,没有惊讶,只是走上前,砰……

单膝跪在那红衣男子面前,沉着开口说道,“皇上,属下自会处理好顾锦瑟。”

“嗯。”君丞止低沉应了一声,脸色有些阴郁。

“那老狐狸能这样对自己女儿下这样的狠手,定是早有准备,真是可怜的牺牲品啊……”惊风低头看着那女子,幽幽叹气。

君丞止看着那个刚与自己拜堂成亲的女人,一脸冷然,他撕下平日里那张凌然不甘的小皇帝面具,是那般无情。

妻子?皇后?不存在的,这个女人对她来说,不过是个嚣张跋扈的仇人之女罢了。

“秘密处置,带下去。”

“是。”惊风沉声应下,走上前,将地上的女人拦腰捞起,一甩便倒挂在了自己肩膀上,他正要跨步离开,却感觉到身上的‘死尸’突然动了动……

“皇上……这女人,好像没有……”惊风那个死字还没有说出来,肩上的女人,已经睁开了眼睛。

这是,什么地方?

顾锦瑟悠悠转醒,眼皮重得如千斤石压着,脑袋也是一片混沌,额头上更是一阵阵的剧痛,这是怎么回事?

她分明是在解剖一个离奇死亡的老头。

对了,顾锦瑟想起来了。

她在那老头的腹中发现了一件极其奇怪的玉器,只有指甲盖大小,形状奇怪……总之,顾锦瑟在看到那玉器后的刹那,便失去了意识。

仿佛还是一瞬间之前的事情,为什么醒来,眼前的一切如此奇怪?

顾锦瑟睁开眼眸,入眼皆是一片红色,入眼之物都是颠倒过来,琳琅满目的一屋子红色让人目不接暇,大脑一片充血的不适感。

用了那么几秒钟的时间,顾锦瑟才反应过来自己当下的处境,她正在被一个高大的男人扛在肩上,且身体状况不是很好,似乎浑身都是伤。

对于一个隶属国家刑事侦查科的法医人员来说,在这种情况下,能想到的第一反应,当然是……反抗,几乎是本能一般的,在如此突如其来的环境下,她也能第一时间保持头脑清明,思路清晰。

顾锦瑟手肘抬起,狠狠的往男人的背部上的肩胛骨处击去,那力道用足了十分。

惊风一痛,松了手,身上的女人身形灵巧,在他肩上一个翻转,便脱了自己的钳制。

顾锦瑟单膝着落,稳稳落地,这才抬眸,看向眼前的男人。

惊风一脸错愕和不可置信,背上的痛楚让他脸部肌肉有些痉挛,他后退一步,张了张嘴,满是震惊。

顾锦瑟眯了眯眼,打量了一眼满脸惊愕的惊风,便将视线转到了站在她身后不远处的那个红袍男人,他有一张极好看的脸,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危险气息。

他正双手环胸靠在屏风边,一脸淡然和玩味,薄唇还微微勾着,似乎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狭长的眸子里却是不符的森冷杀意。

顾锦瑟有些不明就里,她垂眸,见着自己也是一身大红裙褂,头上还定着各种不明物体,摇摇晃晃且重的很,她不耐,一把将头冠撤下,一头及腰长发随之倾泻而下,身上厚重的肩披也被她扯下,扔在了一旁。

等……等!?

顾锦瑟眯着眼,心思百转千回,面上却神色如常,她暗暗理着眼前的事情,饶是向来冷静的她也有点懵,她昏迷后醒来,古装男子?新婚之夜?长发?

顾锦瑟很快冷静下来,她扫了惊风一眼,视线落在红袍男子脸上,勾唇一笑。“新婚之夜,谋杀老婆,你们好双宿双栖吗?”

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唯有小心翼翼,才能保自己周全。


第2章 穿越为后

君丞止眼皮稍微抬了抬,似乎对听到这样的问题有些讶异,他扫了顾锦瑟一眼,想在她脸上找出些痕迹来,却未然。

“放肆,身为皇后竟然口出妄言!不怕朕治你的罪吗!”君丞止冷喝一声,眼底的怒意却未直达深处,他狐狸一般的眼眸里充满了探究,这个顾锦瑟,到底想做什么?

皇后?朕?

君丞止的一番话信息太过多,她是皇后,这个男人是皇帝?

男人一身红袍,那明艳的红却照不到他的眼底,深沉如水,眸里透着冷意,一个绝不简单的那男人。

顾锦瑟皱眉,上前一步,在男人幽黑的眼眸里看见了自己的脸。

那瞳孔中映着的脸……

不是她的脸!

虽然只是瞳孔中倒映出的模糊的脸,顾锦瑟也还看得出那是一张年轻又稚嫩的脸,即使在盛装之下,也看得出来绝对不超过二十岁……

一个可怕的念头袭来。

古装的打扮,新婚洞房,不属于她的身体,这一切……穿越时空?

顾锦瑟在转瞬之间将自己的无数次下场想象了个遍后决定冷静,眼前的男人是君王,这个古时代的九五之尊,在这由帝王统治的时代,人的生命如同蝼蚁,更别说如今她的身份,是帝王身边的皇后。

她若是说自己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怕是立刻被当成异类拉出去斩首吧。

顾锦瑟扯了扯嘴角,没办法呀,现代人穿越到这种皇权至上的时代,唯有小心翼翼,方才能保住自己的命,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比活着更为重要。

是的,没错,她就是这么识时务的聪明人!

惊风从惊愕中缓了过来,见顾锦瑟一步步靠近君丞止,以为是她意图不轨,身形一闪,便立刻攻上前。

顾锦瑟耳朵动了动,身后的拳风似乎已经到了她耳际!

好快的速度,好大的力量!

顾锦瑟身子一偏,侧身躲过,却分明感觉到有些力不从心,动作比以往的自己迟钝了许多。

这身子,太弱。

“新婚之夜这是要二次杀人灭口么?”顾锦瑟将耳边散落的发丝撂在耳后,眼神瞥向了一旁的君丞止,带着三分魅惑,三分戏谑。

君丞止眯了眯眼,眼前的女人,和以往印象中的形象,突然截然不同起来。

似乎什么都没有变,又似乎,什么都不一样了。

而且这身手……

他可不曾知道,嚣张跋扈的顾锦瑟有这样一身好身手。

“你,是谁?”君丞止眯起眼眸,语气带着笃定,似乎认定了眼前的顾锦瑟不是顾锦瑟,眼神中透着丝丝探究和危险。

“连我是谁都不知道你竟就和我结……噢不,成亲了?”顾锦瑟却一派从容,她就是她,不过是记忆和灵魂不同罢了,只要她一口咬定现在的身份,这男人又能如何?

顾锦瑟忆起方才初醒来,自己是在那个护卫的肩膀上被扛着,毫无怜惜,原主死了,却被这样粗暴的对待。

看来,这皇帝和皇后的关系,耐人寻味。

只是她的死,到底是谁所为呢?

君丞止挑了挑眉,收敛起弑杀之气,兴致盎然的说道,“那便让朕看看,你是个怎样的顾锦瑟。”

话音才刚落,君丞止已经闪身向顾锦瑟攻去。

“一言不合就动手,啧啧。”顾锦瑟皱着眉啧啧几声,对君丞止来势汹汹满是施施然的淡定。

君丞止拳风霍霍,对着顾锦瑟的肩颈而去,端的是快狠的劲儿!

顾锦瑟唇角微勾,侧身躲过之际,伸手直接握住了那拳头,力道之大,让她后退了半步,脚步稍稍一挪,稳住了下半身,便定定立住。

“我说皇上,你也太不怜香惜玉了吧?”


第3章 激烈的

顾锦瑟微微笑着,握着拳头的手借着君丞止的攻势,将他高大的身子往前一带,身子一矮,手肘往他腋下袭去……

君丞止眸中闪过一抹惊叹,本只是带着试探的心里,此刻倒真来了兴致,这个身材娇小的女人,竟然能接住他一拳,更懂得借力使力。

看似简单,可他知道,这绝不是偶然。

实在……

很有趣呢。

君丞止化拳为掌,一个翻转便反握住了顾锦瑟的手腕,以迅雷之势将顾锦瑟的左手反剪在身后。

“顾锦瑟,你并非朕的香玉。”

两人此刻的姿势,有些暧昧。

左手被制住,顾锦瑟的身子整个被迫向前仰起,几乎要抵上君丞止的胸膛,那抓着她手腕的大掌,力道之大,竟是挣脱不开。

左肩和手腕都痛极,可顾锦瑟脸上却没有显露半分,她眸中带笑的看了君丞止一眼,又低头扫了一眼自己的胸前,戏谑问道,“你这是耍流氓呢?”

君丞止也不恼,却是加重了力道,让顾锦瑟的身子直接贴上了自己的,“洞房花烛,有何不能做?”

顾锦瑟咬了咬牙,将怒气吞回腹中,空出来的右手环住了君丞止的腰,抬眸,眸光潋滟,带着明艳动人的诱惑,“我倒是忘了,今夜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那么……”

柔弱无骨的右手从君丞止的腰一直往上,缓慢而轻柔的抚摸,带着十分明显的诱惑之意。

君丞止只觉得那手似乎带着某种魔力,所过之处都带起阵阵颤栗,似乎连带着贴着他身子的娇躯也燃起了温度。

西凉国第一美人……这张脸,在以前分明不能带给他任何的冲击,如今看来,怎么有那么几分惑人?

嘶……

“该死!”

君丞止突然咒骂一声,那本轻抚着他背部的手突然发力,捏住了他的肩胛骨!

痛感让君丞止立刻清楚过来,在顾锦瑟未来得及捏碎他肩胛骨废了他的时候,发力将她的左手手腕一折……

一声清脆的骨裂声响起,手腕处的骨头裂开,那骨裂的痛楚让顾锦瑟立刻没了力气攻击,脸色也随即发白,可即使是这样的痛楚,也只是让她皱紧了眉头,连一声痛都没有喊出来。

“好个狠毒的女人!”君丞止将顾锦瑟甩开,背脊到现在都还有些发凉,须知肩胛骨若是被捏碎,轻则残废!

竟用美色惑人,趁他不备暗袭,他从未见过哪个女人对疼痛如此能忍耐,对他狠,对自己,亦更狠,好一个顾锦瑟,让人……刮目相看。

君丞止看着顾锦瑟无力的跌撞坐在床上,看着她苍白没有血色,却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更是恼怒。

“小的哪里敢真的动手伤你?脸这么黑做什么,放松放松。”顾锦瑟笑的有点没脸没皮,这个嘛,叫大女子能屈能伸。

她如今的身子实在羸弱,且这个皇帝还不是个绣花枕头,武力值厉害得狠,现在的顾锦瑟,打不过他,便不硬碰就是。

“哦?是吗?”君丞止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唇,方才那一刻,这女人分明就是想要他的命,他还不至于相信顾锦瑟此刻说的,只是在她无赖般的笑容里,怒气倒还真是慢慢消散。

屋外,突然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似乎有人靠近,半响,便有人敲门,在门外轻声问道,“禀告皇上,九千岁求见。”

君丞止意味深长的看了顾锦瑟一眼,回道,“不见。”

顾锦瑟无辜的眨了眨眼睛,这九千岁,和她有什么关系吗?

门外的小太监得了回头,便退了下去,想必是回话去了。

君丞止的眼神从意味深长转成了高高在上的怜悯,看着顾锦瑟的脸,摇了摇头,很是悲天悯人的样子。

顾锦瑟嘴角抽了抽,转而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十分欠揍的笑脸。

门外的动静大了起来,熙熙攘攘的,似乎来了不少人。

君丞止抬眼看了看惊风,惊风得了他眼神的示意,便立刻会意,前去查看,半响之后便回来了,低声回禀,“皇上,九千岁他率了五百东厂侍卫跪在殿外,说是……要接回他的女儿,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君丞止剑眉低敛,轻笑着扫了顾锦瑟一眼,食指与拇指轻轻的揉搓着袖口上的龙纹刺绣,幽幽说道,“你父亲倒是知道朕在新婚之夜会欺负你,这么快就找朕算账来了。”


第4章 太监之女?

君丞止皮笑肉不笑的那个劲儿,让顾锦瑟起了一身的颤栗。

顾锦瑟托着手臂,挑了挑眉,笑道,“可不是,你这前一刻才弄折了我的手臂,这会我父亲就赶来替我做主了。”

她面上笑着,可心思却是百转千回。

九千岁……东厂……

只听这样的形容,顾锦瑟就大概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一个权倾朝野的,仅次于万岁之下的九千岁,大概还是个东厂厂公?而她是太监之女……?

这,就有点尴尬了。

顾锦瑟揉了揉额头,她莫名重生,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若不小心翼翼,怕很快会再死于非命……不管是眼前的男人也好,还是这来得如何及时的父亲也好,都不可靠,她顾锦瑟都不能出一丁点的差错。

特别是当下是这所谓的父亲……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顾锦瑟心中冷嘲的笑了笑,帝君娶后,新婚之夜,她方才断气了半个时辰,这期间根本就没有其他人进来,且看这阵势,皇帝与这所谓的九千岁似乎并不和,而她的父亲倒是已经率了五百人前来要人,那么只能是,未卜先知,知道她出事了,故意前来。

看来,自己的死和这父亲,脱不了什么干系。

“洞房花烛,激烈点也是有的。”君丞止缓步走向顾锦瑟,在她一步之遥的距离停下脚步,抬手伸向顾锦瑟的衣领处。

啪……

顾锦瑟拍开那只手,仰着头笑盈盈说道,“那倒未免太过激烈,不如你躺下,让我试试,看如何在翻云覆雨之中弄折你一只手臂?”

君丞止看着眼前那张明明苍白,额头脖子都冒着冷汗,却还是一派云淡风轻的脸,狭长的眸子半眯,抿着唇摇摇头,莫名的就抬手弹了弹顾锦瑟的额头。

他的手值修长节骨分明,力道还不小,这一弹,顾锦瑟白皙的额头上立刻浮起一道清晰的红印来。

“九千岁教出来的女儿,竟如此不害臊。”

顾锦瑟皱了皱眉,君丞止看起来不过二十五六岁,可前世的她已经是二十九的‘高龄’,再者她从来都是家族里的长辈,许多三十几岁的都要尊称她一句姑姑,她从来就是备受尊敬的类型,何时有人敢这样对她了。

两人说话的空档,门外的吵闹声已经更甚了,顾锦瑟隐约都听到不同的声音在争辩,似乎有人想要硬闯。

屋内,惊风不知道何时退了出来,听门外的情形,大概过不了多久,人就该闯进来的。

顾锦瑟歪头想着,这九千岁想要的大概就是冲进来后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竟然在封后当天,成亲当日,竟然死在了新房之中的情景吧,然后就好一番斥责当今皇帝如何如何?九千岁究竟想要什么,顾锦瑟猜不出来,不过她能知道的就是,君丞止这男人绝不是坐以待毙的人,假如今日她真的死于非命了,她相信君丞止也有办法处理解决,更何况,她这会没死。

恐怕,顾锦瑟的九千岁父亲的如意算盘,要落空了。

君丞止突然扼住了顾锦瑟的下颚,俊脸逼近,低低沉沉的嗓音在顾锦瑟的耳边响起,“不管你们想做什么,朕……都不会让你们如意。”

紧闭着的门突然打开,有几人快步走了进来,顾锦瑟眼角的余光只撇到一片深紫色的衣角,那扼住自己下颚的男人突然就撰住了她的唇,手臂环住了她的腰身。

闯进来的几人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旖旎的美好画面。

新娘坐在喜床边上,仰着头‘含情脉脉’的与自己的夫君对视,新郎紧紧的搂着新娘的纤腰,一手温柔霸道的托着新娘的下颚,拥吻着。

然,事实上新娘怒目圆瞪一脸不愿,但在别人看来,不过是欲罢还羞的小女儿姿态罢了。

顾锦瑟咬紧牙关,想要挣脱开来,可是腰身被箍得死死的,而且男女力量本就悬殊,再加上一只手臂疼的厉害,使不上力气,她一时半会之间竟只能任由着该死的男人如此胡来。

“乖……”四唇相碰中,君丞止含笑吐出一个字来,搂着顾锦瑟的大掌还故意磨蹭着她的腰侧。

顾锦瑟脑海里对君丞止瞬间有了一个定位,这是一只修炼了千年的老狐狸,公的还会撩人的,很危险的那种。

可惜,她某方面的回路很是缓慢。

顾锦瑟在心中默默咒骂了几遍,本死死闭着的嘴突然张开来,张嘴就往君丞止的唇咬了下去。

然……


第5章 九千岁

君丞止似乎早有预料,在她咬中他的前零点零一秒,便放开了顾锦瑟,往后退了半步,才转身看向门外。

他看向来人,眼神中有几分不悦,随即剑眉一沉,薄唇一抿,真真的不怒自威。

君丞止一手将顾锦瑟护在身后,一手背在身后,就那样站在床前,就将君王高高在上的威压显露无遗,非常明确清晰的表达出:混账东西,敢打扰我的好事,我非常不高兴!

顾锦瑟用手背粗暴的反复擦了擦自己的唇,将那挡在她面前的宽大袍袖扯开,这才看清了她的‘父亲’。

门口站着六七人,为首的是一个紫袍男子。

他看起来不到四十岁,穿着一袭绣金纹的紫色长袍,外面罩着一件丝质银白色的对襟长背子,肤色极白,容貌有些偏女子的阴柔,细长的眸子里带着丝丝阴狠,眼角已经有了些皱纹,可却连胡渣印子都没有。

一个隐讳阴毒的人。

这是顾锦瑟对这人的,第一印象。

这大概,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九千岁了?

那人眯了眯眼,眼神扫过君丞止身后的顾锦瑟时,眸中闪过一抹诧异,那异样的神色稍纵即逝,他便立刻垂下眼来,毕恭毕敬的伏低了身子,深深一拜,口中说道,“臣顾和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顾和。

顾锦瑟暗暗记下这个名字,想来这个人,就是她的‘父亲’了吧。

“爱卿,你给朕好好解释解释!”君丞止抿着唇,一副隐忍着怒意却又不能发作的模样,脸色不善。

顾锦瑟暗暗翻了翻白眼,这男人方才在她面前,可是淡定得狠,这会才来生气,演技真是浑然天成,毫无痕迹,

“臣误信谣言,说是在新房外听到皇后娘娘的惨叫声,之后便没了声响,便心下生忧,这才率人前来探望,是臣下冒失了,请皇上恕罪。”顾和虽还是跪着,可腰板挺直,面对君丞止的怒气更是没有半点畏惧,言语之间,不卑不亢。

“就算是如此,你就胆敢闯进来?你可知罪!”君丞止袍袖一佛,厉声叱喝。

“皇上,臣下就这么一个女儿,自然是百般疼爱,听闻爱女有可能有难,自是悲伤过度……臣自知虽事出有因,但也万万不该如此斗胆,还请皇上责罚。”顾和一番话说得却是毫无诚意,他的眼神落在君丞止身后的顾锦瑟身上,神色晦暗不明,末了笑了笑,还没有等皇帝恕罪,便开口道,“皇上,臣能否与皇后说上几句话?”

君丞止脸色更阴沉几分,一脸不悦却不能发作的模样,沉默了半天才扯出一个单音节来,点点头,走开几步,背过身去,背过去的身子肩膀还在发斗,看来气得不轻。

两人这几句对话中,顾锦瑟倒是看出了几分端倪,揣测出这个朝代的几分朝堂风云来。

这皇帝与九千岁之间看来并不愉快,但九千岁的势力不容小觑,即使是皇帝也不能奈何他,是以才会有这样一个‘目无尊长’的九千岁和一个隐忍却无能的皇帝。

可是,顾锦瑟绝不会愚蠢的认为,她身旁的这个男人,是个无用君王。

许多电视剧里不都是这么演,少年君王羽翼未丰,只能装作痴傻无能,暗地里却是密谋着培养着自己的势力,等着有朝一日可以反击……

顾锦瑟在心中脑补出各种古装历史大片,对自己的想象颇为满意,总之这古代之人勾心斗角,朝中权势变幻莫测,自己都是小心为妙。

发呆的小半会,顾和已经走到了顾锦瑟面前半米处停下,他细长的眼睛眯着,仔仔细细的盯着顾锦瑟看,似乎要在她脸上看出个究竟来。

“嗯?”顾锦瑟歪了歪头,发出声音表示疑问,她不敢随意说话,谁知道以前的顾锦瑟是不是喊这个爹做爹呢?

顾和眼眸中诧异浮现,显然顾锦瑟的反应和以前的顾锦瑟,绝对是不一样的。

“娘娘,你的手……”顾和的视线落在顾锦瑟受伤的手腕之上。

顾锦瑟闻言,垂眸,四十五度角的瞥了君丞止一眼,暧昧不明的笑了笑,柔声说道,“方才皇上……是我自个不小心,才弄伤自己的,无妨。”

君丞止的回应是:闭眼,不语。

顾锦瑟真想在君丞止那张好看的脸上狠狠踩上一脚,若不是看瞧着他比眼前这个九千岁顾和好相处些,她绝对选择留在这,她若是在此刻指责君丞止,想必她的父亲一定会借此发难……


第6章 做出选择

总之后果不知道会如何,但是若是选择暂且接受自己现在的身份,留在这里,至少还能步步为营。

而且这皇帝看在九千岁的份上,至少不敢再随便伤害她?毕竟也不想给自己惹上什么麻烦……

最重要的是,顾锦瑟是个颜狗。

指不定顾和这老太监是个变态,就喜欢圈养幼女做女儿,然后猥亵什么的?

顾和瞧着顾锦瑟似正常又好似不正常,猜不出她心中所想,只上前半步,带着满脸慈父般的关怀的问道,“你可有其他不适?”

顾锦瑟无辜眨眼,摇了摇头。

“瑟儿……让爹再最后喊你一声女儿……日后你若是受了任何委屈,定要跟爹说,知道吗?”

顾和情绪有些难以自控,在顾锦瑟的身前跪下,双手颤抖的覆上顾锦瑟膝上的手,眸光温柔不舍,腔调中都带着颤抖,这伟岸的慈父形象,让顾锦瑟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她从来没有父母,没感受过这种关怀,也不需要这种关怀,即使眼前这人是这身体的父亲,但是于她而言,只是个陌生人,她绝不会为了这种不知是虚是实的情感去付出什么。

顾锦瑟故作感动,哽咽着点了点头,“女儿会的。”

顾和眸中闪过一抹懊恼,大掌用力,似有不满的捏了捏顾锦瑟的手,可后者却没有给他任何反应,只是依然笑着看他。

这态度,让顾和不满,他压下心中疑虑,退后几步,朝着君丞止行礼,说道,“臣顾和不敢再叨扰皇上新婚,请允臣先行退下,今夜之事臣愿领任何责罚。”

君丞止拧着眉,隐忍着怒气半响,才冷冷丢出一声轻哼,便仰高了下巴,背过身去,不再作答。

顾和唇角一勾,似乎对这个喜恶情绪都溢于言表的小皇帝十分无奈,也不再多说,便缓缓退了出去。

惊风也不知道何时退了出去,外面熙熙攘攘的一大帮人,终于离开,新房内,只剩下君丞止和顾锦瑟两人。

顾锦瑟看向君丞止,他的神色早已收敛,看不出息怒,狭长的眸子正不明晦暗的凝着他,步步逼近中。

君丞止在床边停下脚步,居高临下的看着顾锦瑟,修长的手指轻轻捏住她的下颚,将那张脸抬高了四十五度,声音里透着丝丝邪魅和诱惑,“你方才大可向你父亲哭诉,可你没有……你,做了选择?”

他的指腹有薄茧,有些凉,虽然捏着她下颚,却没有弄疼她,眼神潋滟,看起来,简直……若是稍微自制力差一点,在这样的一副皮相的故意诱惑之下,应该都会丢盔卸甲,恨不得将自己的心捧到他面前任由这人践踏吧?

啧啧啧,真是好一个美男计。

如果九千岁的女儿能倒戈相向,确实能帮得上不少。

可惜,她已经不是什么九千岁的女儿。

顾锦瑟翻了翻白眼,将君丞止的手指拍掉,整个人身下柔软的床铺躺下,将自个的身子全部的重量的卸下来,紧绷许久的肌肉也一同放松下来。

不躺下,还不觉得累呢。

顾锦瑟闭上眼,揉了揉太阳穴,一阵阵的疲惫感袭来。

“喂,我睡会,别吵我。”顾锦瑟喃喃的嘟哝了声,翻了个身,握住了开始疼得厉害的手腕,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嗯哼?”君丞止挑挑眉,俊脸上有几分无奈。

这个女人,把他当什么了?

君丞止看着已经睡熟的顾锦瑟,咬咬牙,这女人倒是舒坦,一躺下就这么睡着了?真是心安理得!

还胆敢说那种话。

君丞止的眼神落在顾锦瑟紧握着的手腕上,皱了皱眉,手腕处已经红肿得很厉害,却被她纤弱的手紧紧握住,红肿得发青,看起来十分不好。

大概是骨头断了,就是这样,这女人也能睡得着。

真是……

…………

……出去,滚出去!你是谁!你是谁!

……嗯?

……我是就九千岁的女儿!我是皇后!我怎么会死!我不会!你是谁,滚出去!

顾锦瑟有些恍惚,浑身的痛楚消失了,身下柔软的床铺也感觉也不复存在,只觉得自己身处暗无边际的黑暗之中,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不断回响。

这是梦中。

这是谁在说话?

……你是谁?

顾锦瑟悠悠的睁开眼睛,四周一边黑暗,什么都看不清。

一道红影晃过,突的一张放大的脸出现在面前,顾锦瑟一愣,正想挥拳过去,却发现眼前的这双眼睛,异常的熟悉。

这分明……

是她。


第7章 真正的顾锦瑟

“你,是顾锦瑟。”带着没有疑问的陈述句,顾锦瑟已经冷静下来。

“一定是你害死了我!你为什么霸占我的身体!你滚出去!”眼前平静的眼睛突然狰狞起来,凄厉尖锐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顾锦瑟皱着眉,终于听明白了这话的意思,霸占了身体?眼前的人,就是这身体原来的主人,大概没死干净?

“害死你?是谁害死你的,你当真不知道?”顾锦瑟唇角一掀,十分不屑,正还要再说话,一股阴风突然从背后袭来,有一股力量猛然推向她,她踉跄一步,跌入了无底的深渊……

阳光透过厚厚的云层洒在喜气未褪的皇宫,和洵的微风吹着树枝摇曳,喜房新床上的女子,看起来睡得极不安稳,脸色发白,额头满是汗水,浸湿了鬓间的碎发。

女子猛的睁开眼睛,本就大的眼睛瞪得如同龄般,惊叫一声,便坐起身来,“啊……”

“痛死我了!”女人一个用力,手腕便疼的撕心裂肺的,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发现自己的手腕包扎着纱布。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顾锦瑟头疼得快裂开,她只记得,昨夜自己终于成为了皇后,做了那个人的妻子,然后她在洞房里等着皇上来的时候突然晕过去了?

醒来,自己就这副模样。

这是自己不小心受伤了么?

该死!竟然在这么重要的日子……

“该死的!来人啊!来人!”女子握着自己的手腕,吃痛让她的五官有些狰狞,她气急败坏的大喊,却没有第一时间来人,这让她更加生气,“都死哪里去了!给本宫来人!本宫现在身为皇后,竟没有人伺候了吗!?”

顾锦瑟……那个原来的顾锦瑟。

有两三个婢女听见了声音,着急忙慌的赶来,兢兢战战的推开门,一进门便立刻跪了下来,急忙磕头认错,做好了受罚的准备。

“皇后娘娘息怒,皇后娘娘息怒,奴婢等来迟,奴婢等该死!”

“贱婢!还不过来帮本宫梳洗?”

足足折腾了一个时辰,顾锦瑟才终于满意自己的妆容和服饰,期间刁难了无数个丫鬟婢女,惹得一个个战战兢兢,唯唯诺诺不敢多言半句。

这些婢女大多都是知道九千岁威名的,而九千岁的女儿如今成为了皇后,这地位更不同往日,且九千岁行事就诡谲,身为他女儿的顾锦瑟想来也……她们自然不敢得罪。

“启禀皇后娘娘,丽妃娘娘、柔妃娘娘和珠妃娘娘在殿外觐见。”婢女喜巧柔顺低头,姿势礼仪标准到无可挑剔。

“哦?这几个人……呵呵,早就想见一见了,之前进宫的时候,那个丽妃还仗着有身孕,对本宫冷嘲热讽,我倒要看看这个贱人今天想干什么!”

顾锦瑟红唇一勾,握紧了手中的簪子,眸中闪过一丝怨毒,似乎想起了几个月前的场景来。

……

前殿。

三人已经喝了第三杯茶,可这个皇后娘娘似乎端起了架子,故意迟迟不来。

丽妃的脸上却是没有一点不耐烦,她笑如春风,轻抚着自己已经有六个月身孕的肚子。

“我们皇后娘娘,架子可真是大啊,丽妃姐姐,咱们还等吗?”一身翠绿色盛装的娇美女子捏着手绢轻拭着嘴角的茶渍,笑颜如花。

“柔妃姐姐,什么皇后娘娘,不过就是一个阉人的女儿,有什么好拽!就算做了皇后又如何?还不是……”一身桃红纱衣的珠妃不屑的扯了扯嘴角,摸着自己光亮的窦红之家,话还未说完,就被打断。

“珠妃,这里是皇后的寝宫,你那厉害的嘴啊,可要小心一点。”丽妃脸上带着极为端庄的笑容,大概是因为怀有身孕,脸蛋有些丰满,却无损于她的美丽,她一身珍珠白的罗裙,外罩着粉色的烟罗纱衣,端庄中带着几分小女儿的娇俏,十分好看。

“本宫怕她!?”珠妃闻言有些不悦,正要发火,后殿处却传完声响。

八个身着一色婢女裙的宫娥缓缓走来,八个宫娥身后,一身玫红盛装打扮过的顾锦瑟在喜巧的搀扶下缓缓走来,身侧还有一名婢女摇着折扇,场面排场,可谓盛大。

“皇后娘娘驾到……”

顾锦瑟仰起头,斜睨着三人,缓缓走到主位上,仪态万千的坐下,那从容高傲的姿态,脸上很明显的写着快向本宫行礼。

丽妃慵懒的扶着椅子欲站起来又坐了下去,一脸娇弱的说道,“臣妾见过皇后娘娘,恕臣妾有孕在身,实在无法起身行礼啊。”


第8章 流

丽妃的这几句话里,说得放肆又轻柔。

珠妃见状,偷笑一声,便起身很是随便的福了福身子,“见过皇后娘娘。”

倒是柔妃端端庄庄的行了个正儿八经的礼。

顾锦瑟见状,心中已经十分不分不快,咬着牙硬是忍了下来,皮笑肉不笑道,“三位妹妹,不知道有何贵干啊?”

“皇后娘娘,我等就是想来给您请安,姐妹之间,没有事情难道不能来了吗?往后我们可是要一起伺候皇上的呀。”丽妃娇笑着,有意无意的瞥了顾锦瑟几眼,“皇后娘娘,臣妾命薄,钦天监给臣妾算过,说臣妾这一胎是个女孩,唉,希望皇后娘娘能早日给皇上诞下龙子才是啊。”

珠妃见丽妃竟然句句挑衅,本就看不爽顾锦瑟的搭腔起来,“什么呀,昨儿个皇上不是说没有在……过夜吗?”

顾锦瑟气得浑身发抖,手一抬真要拍桌子,却扯到了手上的手腕,疼的厉害,她倒抽一口气,头本就疼的厉害,被这两个该死的女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刺激,更是怒气冲天。

她猛的站起身来,怒道,“狄丽,王福珠,给本宫闭嘴!你们什么身份,敢当着本宫的面说这种话!?”

丽妃一脸讶异惊慌的捂住了嘴,“皇后娘娘,你这这就是冤枉臣妾等了,臣妾等不过就是唠唠家常,怎么的就生起这么大的气了呢?”

“皇后娘娘莫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啊。”珠妃呵呵笑着,脸上没有一点害怕。

顾锦瑟见丽妃珠妃两人这等嚣张的模样,一股无名火熊熊燃起,怒火几乎湮灭了她的理智,以前的受辱再加上今天这种受气,她忍无可忍!

这女人仗着自己有身孕就如此胆大妄为,她如今已经是皇后都胆敢如此!

顾锦瑟风风火火的冲到丽妃面前,素手一指,几乎要戳到丽妃的鼻梁,“狄丽,你算什么身份,竟敢仗着自己有身孕对本宫如此态度!?你以为,本宫不敢动你?”

丽妃笑笑佛开那只眼前的手指,扶着椅子十分不便的,与顾锦瑟面对面站着,两人距离之近,只有半米。

“皇后娘娘,臣妾可不敢恃宠而骄呢,虽然皇上确实……但是臣妾可万万不敢,对皇后更是恭恭敬敬不敢有半分逾越,您这话可是折煞我了。”丽妃随时如是说着,却是一脸的挑衅和炫耀之色。

“你!”顾锦瑟语塞,气的后槽牙几乎都要快咬碎。

“皇后娘娘你可要息怒,咱们皇上大概还是喜欢温婉的女子……呵呵呵……”丽妃掩嘴笑着,六个月大的肚子直挺挺的挺着,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往前走了半步,那大肚子几乎要顶到顾锦瑟。

“狄丽!你胆敢在本宫的凤倾殿如此狂妄!”顾锦瑟后退一步,气急败坏的骂道,她竟然有些怕眼前这个女人。

丽妃轻轻笑了,往前一步,身子一倾,靠近顾锦瑟,以两个人才听得到的声音说道,“顾锦瑟……你不过是一个宦官之女,就算贵为皇后,也改变不了宦官之女的低贱身份。”

宦官宦官!

顾锦瑟气急!

就因为她是九千岁的女儿,而满朝文武无人不知皇帝与九千岁不合,也因为一个宦官竟然有女儿,这样肮脏又污秽的身份,不知道给顾锦瑟带来了多少困扰,这个痛点几乎一点能让她炸起来。

顾锦瑟凤眸圆睁,抬起未受伤的右伤,反掌就重重一耳光刮在了丽妃的脸上,清脆的响声响彻大殿。

“呀……”

“哎哟!”

柔妃和珠妃惊呼一声,却掩不住一脸的看好戏。

丽妃娇弱的身子在这一巴掌之后,摇摇欲坠,白皙秀美的脸立刻红肿不堪,五指印记十分清晰,鬓发也有些散乱,眼波流转有泪水在眼眶中打转,梨花带雨,披头散发的模样看起来,好不狼狈。

“皇后娘娘,你……你……”丽妃不敢置信的看着顾锦瑟,脸色越发的苍白起来,脚步有些虚浮,似乎站不稳。

“贱人,不要在本宫面前装死!”顾锦瑟不屑的扯了扯嘴角,看不惯丽妃这装模作样的样子,伸手就推了丽妃一把,力道并不大。

顾锦瑟不知道她这轻轻一推,终究会让她陷进怎么样的处境。

丽妃猛的惊呼一声,本就摇摇欲坠的身子因为这一推,终究支撑不住,她的身子往右倾斜倒下,倒下时高高隆起的肚子撞在了了身旁的桌角,立刻疼的丽妃痛呼一声。


小说

契婚成爱:诗夏你只能是他的嫂子!

2021-1-2 16:40:50

小说

无赖老公:情意绵绵:丈夫每天都在阻止我恋爱

2021-1-2 16:44:4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