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高冷神官爱上我:一夕穿越,天才变废材。

21世纪天才治愈师苏凉七,一夕穿越,天才变废材。,莲花太多怎么办?踹她!,渣男太多怎么办?削他!,桃花太多怎么办?掐断它?,苏凉七:不!不!不!本小姐要挨个采!,君子什么的,本小姐早就不当了!
邪气凛然:高冷神官爱上我:一夕穿越,天才变废材。

第1章 该死的美男!

坑爹啊!

想她堂堂二十一世纪天才治愈师,穿越到了这异世,居然落魄到了要做这些鸡鸣狗盗的事情!

月黑风高,某人一脸无奈,将口中叼着的青草吐出。

掂了掂手中鼓鼓的荷包。

直接从高高的院墙,跳进了自家院内。

院内草地松软,苏凉七落在草地上完全没有任何的声音。

她望了一眼灯火通明的房间,不由的蹙起了眉头。

这么晚了,她那个娇弱的哥哥来她房里做什么?

苏凉七没作多想,直接伸手推开了陈旧的梨花木门。

“大半夜的,你怎么还不去睡啊…”

“吱呀——!”一声。

梨花木门被推开,苏凉七还未说完。便被眼前的情况给震的说不出了话来。

只见屋内,她那陈旧的兰花木硬床上,捆绑着一个俊美非凡的男子。

男子修长如玉般的双手,直接被捆绑到了粗糙的床头之上。

而此时男子身体只着了一身紫色薄纱,结实如玉的胸膛半露着,完美精壮的身材,在若隐若现的薄纱之下展

露无遗。

男子似乎很虚弱,浑身出着薄汗。

额头有少许墨色发丝,都因为额间溢出的薄汗,而贴在了脸颊上。

紧抿着血粉色的薄唇,似乎是忍受着极大的痛苦一般。

而床头边,还放着一根一米多长的黑色小皮鞭…

苏凉七脑袋顿时一懵,满脸懵逼。

尼玛啊——!这是什么情况?

美男?捆绑?小皮鞭?

她才十五岁,要不要这么重口味啊?!

此时的苏凉七,看着床榻上让人血脉喷涌的画面,只感觉鼻尖蓦然一热,有液体流了出来。

虽然口味重……但是这画面为何还是很美啊……

床榻上的俊美男子,望着门口流着流血,目光毫无忌惮的放在自己身上的苏凉七时。

气得几乎都要吐血。

该死的丑女,居然敢用那种下流猥琐的目光看着他!

俊美男子的耳根,不禁通红若血。

“再看!挖了你的眼睛!”男子清冽的声音,终于拉回了苏凉七的思绪。

“咳咳……”她好像搞错重点了……

这个时候可不是欣赏美男的时候。

毕竟,突然出现一个美男子被绑在自己的床上,怎么想都非常诡异。

苏凉七眼底闪过一抹锋芒,伸手擦掉了鼻尖源源不断流出的鼻血。

只是,这么一擦,猩红的鼻血却是直接晕开在了她的脸上。

看着少女脸上醒目的红色血液,男子眼底都是羞恼之色,妖治的俊脸,涨的通红。

这个该死的丑女!

居然还敢流鼻血?!

“说吧!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在我的房间里?”

她相信,床榻之上薄纱男人,应该不是她三姐的杰作。

毕竟,就算她的三姐想让她身败名裂,也不会找个这么绝色的美男子,捆在她的床上。

苏凉七关上了房门,来到了床榻前。

淡定的将手中的墨色匕首,横在了美男子的脖子间。

之所以,她能如此淡定从容的威胁眼前的男子,是因为她感觉到了,眼前的男子身上,一点灵力波动都没有

她可以肯定,眼前的男子,跟她一样是一个废材!

不过是一个没有灵力,而且还被捆绑的男子,她怕什么?

她分分钟就可以解决这样一个弱鸡!

此时的美男子完全不知,他已经被某个少女当成了一个没用的弱鸡。

“放了本座,本座留你一个全尸!”

男子傲慢轻蔑的眼神,让苏凉七不禁微微一愣。

“哈?”

他刚才说什么?

给她留一个全尸?

苏凉七的嘴角不禁抽了抽,带有刀疤伤痕的小脸,不禁扯出了一个讽刺的弧度来。

“你是哪儿来的自信?”

苏凉七微微昂起了下巴,轻蔑的斜视着被捆在床榻之上的男子。

说话的同时,少女纤细白皙的右手掌,直接拍在了美男子的脸上。

“啪啪啪——”不重不轻的三声巴掌声响起。

男子的脸上溢满震惊,那妖治的桃花眼瞳孔微缩。

他这是被羞辱了?!而且还是以这样的方式……

脸上少女巴掌留下的刺痛感,仿佛还在。

“你找死!!!”

美男子的脸色阴沉的几乎可以滴出水来。

这个该死的丑女,居然敢打她的脸?!

他一定要让这个胆大包天的丑女碎尸万段!

床榻面前的少女,却丝毫没有将他威胁的话,放在眼里。

只见少女直接伸手,在他腰间摸索着。

腰间麻麻痒痒,少女手掌柔软温热的触感,让他的整张脸红的可以滴出血来。

“你……你干什么?!”美男子气急,愤怒的瞪着一脸淡定摸着自己腰间的少女。

这个该死的丑女……难道是真的想对他做出那种事情来?!

男子的眼底布满愤怒和厌恶。

他一定要将这个不知死活的丑女挫骨扬灰!

“靠!”苏凉七气愤的收回手,灵动的眸子燃起了一簇怒火。

“你大爷的!居然一个铜板都没有?”

她还以为是条送上门的大肥鱼?岂料是个弱鸡,穷光蛋。

还准备再弄些银子,改善一下她和她那个娇弱哥哥伙食的,看来,是泡汤了……

此时的美男子,额头已经被苏凉七贴上了弱鸡,穷光蛋的标签!

床榻之上的美男子,望着突然收回手一脸失望的少女,有了一瞬间愣神。

她什么意思?铜板?

难道她刚刚抹他的腰间,是想找银子?

思及此,男子的俊美面容,阴沉的更加可怕。

难道他的相貌还比不上银子?

等等……他在想什么?

该死的!

男子妖治的脸上,不禁闪过一抹懊恼。

“丑女人,解开本座身上的绳子,本座会留下你的骨灰!”

男子那种高高在上施舍的口吻,不禁把正在怒气中的苏凉七逗乐了。

“骨灰?哈?”

苏凉七轻蔑的扯起了一侧嘴角,“就凭你这个弱鸡?”

少女握着的墨色匕首,不禁一用力。

床榻之上的美男子,只感觉脖子间蓦然一凉,一阵刺痛,空气中便多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你居然敢伤本座?”

美男子妖治的桃花眼,震惊的望着头顶不知死活的少女。

而且,这个丑女居然敢说他是弱鸡?!

第2章 捆着的美男是谁?

“伤你又如何?”

苏凉七恶劣的扯了扯嘴角。

“你来路不明,我没有直接杀了你,已经算是我仁至义尽了!”

“你……!”美男子气急,妖治的桃花眼溢满了怒火,却又无法反驳。

的确,若是遇上心狠手辣之人,他刚刚就已经死了……

但是,不是说护国公府的七小姐是一个草包花痴废物吗?

为什么见到了他,能够如此从容淡定的劫财?她不应该吓得尖叫逃跑,或者,看见他的相貌后……

该死!他又在想什么?!

美男子的脸色,如走马灯一般,变化的飞快。

“你会后悔你今日对本座做的一切。”

男子微微敛下眼帘,如鸦羽般的睫翼,掩盖住了眼底暴虐的杀意。

“哒哒哒——哒哒哒——”

这时,院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阵凌乱的脚步声。

屋内二人的神色,不由地绷紧了起来。

苏凉七的院子,是护国公府最破旧的偏院,即使破旧,但还是蛮大的,里三层外三层。

“给本小姐搜!刺客就是进了这个院子里!”

“是,三小姐!”

……

院门外一身鹅黄色流沙裙的上官婉儿,望着陈旧的院门,眼底闪过一缕恶毒的光芒。

涂满胭脂的嘴角,不由地扯起了一个阴狠的弧度来。

苏凉七,本小姐可是放了三个中了媚毒的丑陋乞丐进去。

这下,纵使你牙尖嘴利,也休想翻身!

上官婉儿,护国公府的三小姐,苏凉七的三庶姐。

十六岁便已经达到了灵力四阶,被归为了东陵国四大天才之一。

嚣张跋扈,最爱欺负羞辱苏凉七,原主苏凉七就是被上官婉儿按在水里淹死的。

天云大陆主要修行灵力,几乎所有人刚出生便可以觉醒灵力。

而有的天赋比较好的不禁可以觉醒灵力,还可以觉醒五行元素,金灵根,木灵根,土灵根,水灵根,火灵根

若是天赋异禀的天才,还可以觉醒第六种元素,雷灵根。

但是,能觉醒一种天赋都是天才了,至今能够觉醒雷灵根的人,简直是凤角鳞片毛“”

灵力一阶的人都比普通人强悍非常多,灵力阶数越高,就代表着越强。

而本是二十一世纪天才治愈特工苏凉七。

因为在庆功宴上多喝了酒。

在一个月前,穿越到了天玄大陆,同名同姓的护国公府花痴废材的七小姐身上。

因为身体是废材中的极品,苏凉七连自己一同穿越过来的治愈能力,都用不了。

此时,门口的上官婉儿,阴毒的笑意蔓延到了眼底。

“砰——!”的一声巨响,偏院的大院门,直接上官婉儿一脚踢开。

最里屋内的苏凉七眸光顿时一凌,将横在美男子脖墨色匕首,快速收进了袖子里。

这大半夜的,上官婉儿会怎么突然来她这里捉刺客?

难道说……

苏凉七回头,冷冷的撇了一眼床榻之上的美男子,眼底闪过一抹杀意。

难道说,这个男人,真的是上官婉儿放在这里陷害她的?

可是,就算现在杀了他,也不能抹掉她房间里,半夜有男人的事实!

庭院中的上官婉儿,带着大批侍卫,来到了苏凉七里屋的门口。

“苏凉七,你这个该死的废物!开门!”

“砰砰砰——”

苏婉儿在门外恶狠狠地踢着大门。

苏凉七神色凝重,大步走出了里屋关绑着俊美男子的房间,将房门带拢后。

转身便拉开了正被苏婉儿敲打的房屋大门。

“吱呀——”一声,陈旧的梨花木门被打开。

苏凉七便看见了立在大门口一脸嚣张的上官婉儿。

“黎明刚到,三姐如此兴师动众来到我院子里是何意?”

苏凉七扯了扯嘴角,眼神嘲讽的斜了一眼,满脸得意之色的上官婉儿。

“护国公府出了刺客,本小姐追查刺客来到了七妹这里,自然是要搜查刺客了!”

上官婉儿本来得意的脸色,在看到苏凉七完好无损的衣着时,不由的拉下了脸来。

她不是在苏凉七房间放了三个灌了媚药的丑陋乞丐吗?

一夜过去,苏凉七为什么衣服还是整整齐齐的?

上官婉儿说话的同时,身后的侍卫,便作势要进屋搜查。

苏凉七心中一惊,眼底闪过一抹凌厉之色,猛的抬腿,将准备进门的侍卫一脚踢开。

“放肆!没有我的同意,你们谁敢进去?!”

苏凉七冷眼望着周围的侍卫,厉声喝道。

苏婉儿看着苏凉七警惕的模样,眼底闪过一抹喜色。

这个废物,这么紧张侍卫进入屋内搜查,难道说,她放的那三个丑陋的乞丐已经得手了?

“苏凉七,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个野种罢了!也敢挡本小姐的路?”

上官婉儿说着,伸手便要推开挡在门口的少女。

可是,上官婉儿的手,还未触碰到苏凉七时,便被苏凉七一把握住。

只见少女猛的一用力,以一个刁钻的姿势直接折断了上官婉儿的手。

“咯噔——”一声骨骼脆响过后,上官婉儿婉儿凄厉的惨叫,几乎划破了苏凉七的耳膜。

周围的侍卫,连忙扶住了疼的身形不稳的上官婉儿。

“你……你这个该死的废物!你居然敢伤本小姐?!”

苏婉儿紧紧握住了被折断后姿势怪异的手掌,满脸恶毒愤怒的对着苏凉七破口大骂。

“该死的废物!本小姐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管好你的狗嘴。”

苏凉七微微昂了昂下巴,眼底晕开了无尽寒意,讥讽的扯了扯嘴角。

等她找到了觉醒灵力的方法,这上官婉儿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少女厌恶的擦了擦手掌,好似刚才握了上官婉儿的手,像是握住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般。

正疼的大汗淋漓的上官婉儿,在听到苏凉七讥讽的话时,不由的气的怒目圆睁。

“你!你这个废物,你居然敢骂我是狗?!”

上官婉儿满脸狰狞,直接抢过了侍卫手中的大刀,朝着苏凉七刺去。

苏凉七冷冷的扯了扯嘴角,刚准备给苏婉儿一点教训时。

突然只觉得手腕蓦然一紧,直被人一把拉开,躲过了上官婉儿刺过来的剑锋。

手腕上冰凉的触感,和淡淡的药香传来,她不用想,也知道拉开她的人是谁?

“住手!”

一身白衣的苏清忧,厉声呵斥着上官婉儿,一把将苏凉七拉至到了身后。

苏清忧,苏凉七同父同母的亲哥哥,本来是东陵国第一天才,可是却在比武中被人暗害。

毁了丹田,成为了一个废人。

后来又被人下毒,年纪轻轻成为了一个病殃子。

苏凉七母亲是老将军的女儿,父亲是上门女婿,苏凉七和苏清忧跟母亲姓。

而上官婉儿是姨娘们所生,自然是跟上官洪姓。

苏凉七母亲苏凤舞本是东陵国第一才女,提亲的人,几乎可以踏破护国公府的门槛。

可是不知为何,苏凤舞就突然和上官洪成亲了。

这上官洪也是个渣男,老将军一死,上官洪便立刻将养在外面的女人和孩子接了回来。

而苏凤舞也在突如其来的一场大病中病逝,而留下苏凉七兄妹二人,从小受尽苦楚。

“咳咳……”苏清忧捂着胸口,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上官婉儿!你难道想弑杀嫡女吗?!”

苏清忧满脸怒气的瞪着上官婉儿,病弱苍白的俊脸,因为气愤而微微泛红。

上官婉儿居然敢公然杀害他的妹妹,若不是自己及时出现,七七说不定就……

思及此,苏清忧更加气愤,单薄的身体,咳嗽的更加厉害。

此时的苏清忧,还是将苏凉七当成了过去性格懦弱,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妹妹。

苏凉七连忙扶住了扶风若柳苏清忧,望着苏清忧消瘦单薄的背影,不由的抽了抽嘴角。

二哥,就你这身娇体弱易扑倒身体,能不能保护自己还是一个问题啊……

此时大门口的众人,完全不知道内屋里的发生的状况。

晨曦破晓,被绑在屋内的男子,身体发生了一些变化。

男子如泼墨般的长发,从头顶至发尾变成了银色,而男子墨色的瞳孔,渐渐地被琥珀紫代替。

“啪嗒——”一声轻响,捆着男子双手的噬灵绳断裂开来。

第3章 嫡子嫡女你们也配?

立在门口满脸怒气的上官婉儿,在听到苏清忧的话时,不由大声的嗤笑起来。

“哈哈哈……嫡女!她也配?”

上官婉儿用着没有受伤的那指手,讥讽的指着苏清忧身后的少女,笑的一脸嚣张得意。

“你们还真当自己是嫡子嫡女啊?笑话!在这护国公府,狗都比你们高贵!”

“你……!咳咳……”闻言,苏清忧气急,忍不住紧紧捂住胸口再次咳嗽了起来。

“二哥!”

苏凉七满脸担心的望着苏清忧,轻轻拍着苏清忧单薄的脊背。眼底闪过一抹凝重。

二哥的病,越来越重了,她必须尽快找到“火灵芝”药引。

苏凉七撇了趾高气昂的上官婉儿一眼,咬着嫣红的嘴角,微微敛下眼帘,遮住了眼底浓烈的杀意。

上官婉儿,总有一天,我定要你千百倍偿还你所做的一切!

“二哥,你注意身子,不要理她说什么。”苏凉七眼望着苏清忧,底闪过一抹心疼。

二哥的身体越来越差了……

可是,她的治愈能力,却无法正常发挥!

该死!

苏凉七懊恼的紧了紧袖下的拳头。

大门口的动静,很快便将上官洪给引了过来。

准确的来说,应该是上官婉儿在来的时候,已经命人偷偷传话上官洪,苏凉七院有刺客。

上官婉儿为的就是让上官洪看见苏凉七被“侮辱”的画面,从而名正言顺的废除苏凉七挂名嫡女的头衔。

就算只是个嫡女的挂名,上官婉儿也不想苏凉七拥有。

小时候,一次宫宴会上,上官婉儿听到别人夸奖苏凉七小小年纪,面赛桃花后,心中起了妒意。

回去后直接用刀划开了苏凉七脸上白皙的皮肉,年纪弱小的苏凉七便因此毁了容。

成为了东陵国远近皆知的废物丑八怪。

此时的上官婉儿,已经完全认定苏凉七被苏凉七放进去的三个乞丐给侮辱了。

一想到只要苏凉七会因此变的身败名裂,上官婉儿的心中就格外兴奋。

连被掰断的手腕,都感觉不是那么疼了。

“你们在干什么?”

正在这时,一道中气十足的怒喝,骤然在院中响起。

堵在门口的侍卫,在听见来人阴沉的声音后,不由得连忙像两边散开,让开了一条宽阔大道来。

苏凉七望着不远处,被大群侍卫拥簇而来的中年男人时,眼底不由的闪过一抹冷光。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视苏凉七兄妹如同草芥的父亲,上官洪。

上官洪因为常年在护国公府捞的油水足,肥胖的肚子几乎将身上的蓝色官服撑破。

别看上官洪长的慈眉善目,在外面对谁都是笑脸,一副对正直无私慈父的模样。

但是私下在护国公府里,谁都知道上官洪心思阴沉,比谁都狠,在他的眼里只有利益。

上官洪现在所拥有的二品官位,都是靠以前老将军在世时得来的。

正在咳嗽的苏清忧,眼角在瞥见上官洪那阴蛰的脸时,心中不由的一紧,眼底闪过一抹慌乱之色。

下意识的像前走了一步,直接将少女的整个身子,挡在了自己身后。

父亲最见不得的就是他和七七,而今天七七折断了上官婉儿的手,父亲势必不会轻易放过七七的。

苏凉七望着,突然挡在自己眼前欣长瘦削的身影,不禁微微一愣。

二哥,是怕上官洪又她教训吗?

思及此,她心中不禁微微一暖。

纵使二哥身体瘦削单薄的犹大如风一刮就倒,但是,在这异他却世犹如巨人一般保护着她。

开始,她是很抗拒突然多出来的娇弱病哥哥,她本来就是无心之人。

对待任何人,都不会真的用心。

可是,当这个突然多出来的哥哥,一次次将自己护到身后时,她体会到了从来没有拥有过的感觉。

亲情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好。

让她有了想要保护的人,更加坚定了心中想要变强的强烈念头。

二哥,你在等等,以后换做我来保护你!

所有伤害过你的人,我都会让她们付出惨痛的代价!谁也跑不了!

立在一旁的上官婉儿,在看到上官洪来了,脸上不禁一喜,但又随即拉下了脸来,哭的楚楚可怜。

“爹……呜呜呜……”

上官婉儿万般委屈的望着已经走至门前的上官洪,用手怕擦了擦没有一滴眼泪的眼角。

“婉儿不想活了……”

别看上官婉儿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那演起戏来,可是比奥斯卡影后演的还像。

“怎么回事?!”

上官洪看了一眼上官婉儿的被折断了姿势诡异的手掌,一双稀薄的眉毛,不悦的蹙了起来。

闻言,上官婉儿咬牙切齿,美眸一瞪,狠狠地宛了一眼苏清忧身后的少女。

“爹爹,都是苏凉七那个该死的废物干的!”

上官婉儿用着另外一只完好无损的手,气愤的指着苏凉七。

“她把女儿的手都折断了!”

上官婉儿说完,不由的嘤嘤的哭了起来,故意激化上官洪的怒气。

闻言,上官洪浑浊的眼底溢满了怒意,被肥肉挤的剩下一条缝的眼睛,不由的阴狠的眯了眯。

这个该死的废物,自从半个月从水塘里爬起来后,就变的有些不一样了。

原来胆小懦弱的连话都不敢说,现在居然还敢折断婉儿的手。

若不是碍于百姓的舆论,他早就将苏凤舞留下的两个野种给弄死了!

想到那个犹如画中仙的女子,上官洪浑浊的眼底,不由的闪过一抹恨意。

“苏凉七,滚出来!”上官洪眼神阴蛰的望向苏清忧身后的少女,气愤的握了握拳头。

立在对面的苏清忧,望着上官洪阴沉愤怒的脸,脸色蓦地一白。

身后握着少女手腕骨节分明的手,不由的一紧。

“爹……事情不是这样的,七七也不是故意的……”

苏清忧很担心上官洪因为怒气,再像过去一样毒打苏凉七。

他清楚的记得,他十岁那年,七七六岁,七岁的上官婉儿污蔑七七吃了她的绿豆糕。

上官洪二话不说,直接将七七的肋骨踢断了两根。他上前阻止,也被打的在床榻上,躺了一个月。

那一个月没人理他们,差一点儿就死了。

感觉到手腕上,男子的异常,苏凉七心中不由的多了一抹心疼。

就算自己病入膏肓,对自己妹妹的疼爱却只增未减。

可是,她不想永远都躲在二哥的背后。

苏凉七刚准备抽回手,独自面对上官洪时。

只听“啪——”的一声,巴掌声响起,苏凉七手中的桎梏突然消失。

苏清忧如同一个断线的风筝一般,被上官洪一把掌,打倒在地。

苏凉七万万没有料到,上官洪会突然出手掌掴苏清忧,一时之间楞在了原地。

第4章 谁是苏凉七的底线?

只见倒在地上的苏清忧,墨发凌乱,苍白瘦削的脸上赫然多出了一个红肿溢着血丝的巴掌印。

苏清忧本就病入膏肓,又如何承受的了上官洪灵力六阶的巴掌。

灵力六阶那可是能够一拳头打死一只水牛的实力。

上官洪这愤怒的一巴掌,直接将掉了苏清忧的半条命。

若不是苏清忧身上有龙纹玉佩,抵挡了一部分的攻击,上官洪这狠狠的一巴掌,足已要了苏清忧的命!

“二哥……”苏凉七无声开口。

看着地下男子嘴角吐出的鲜血,瞳孔骤缩,灵动的眸子溢满惊惧。

二哥本就病入膏肓,上官洪下手何其重,二哥的身子,怎么可能经得起上官洪的巴掌?!

苏凉七连忙蹲下身,一把抱起了满脸虚弱,感觉随时都有可能断气的男子。

“二哥,二哥!”

苏凉七从过去到现在,从来没有这样紧张慌乱的感觉。

“咳咳……”

看着男子不断咳出的鲜红血液,她只觉得有一股凉气从脚底蹿入头顶,整颗心似乎被人狠狠捏紧一般。

“爹……咳……要怪就怪我……都是因为我,三妹的手才会被折断…………七七不是故意的……”

苏清忧把所有的事情揽在了自己的身上,眼神恳求的望着一脸怒气的上官洪。

希望上官洪能够放了苏凉七。

苏清忧的话,让从来没有落过泪的少女,红了眼眶。

这个哥哥,已经为她放下了太多尊严。

“二哥,你别说话……你别说话……”

苏凉七边说,边轻拍着苏清忧的背部,希望怀中的男子至少没有那么难受。

可是……怀中的消瘦男子突然停止了咳嗽,俊美消瘦的面庞没有了任何生息。

苏凉七脸色瞬间惨白。

“二哥……”

她轻声呼唤着,不想相信苏清忧就这样离去。

可是怀中的男子还是没有任何生息,没有任何动静,男子的脸色越发惨白如纸。

“二哥你醒醒!你别吓七七……!”

二哥不会是……

怎么可能?!

抱着苏清忧半跪在地上的苏凉七,连忙握住苏清忧的手腕,查看着苏清忧的脉搏。

男子的手腕很凉,微弱的脉搏,让苏凉七稍稍松了一口气。

幸好,二哥还活着。

可是,就算如此,她还是不敢放松警惕。

毕竟,二哥的脉搏实在是太微弱了,若是不快点治疗,难保真的会……

“爹爹,你看二哥装死还装的挺像的嘛!”

上官婉儿在一旁讥笑开口,笑的一脸得意。

闻言,苏凉七蓦然一怔,阴沉的脸上布满寒霜,冰冷开口。

“你找死!”

若不是因为你故意挑起事端,二哥有怎么会挨这一巴掌!

她抬头,冷眼望着一脸讥讽笑容的上官婉儿,眼底的杀意,不让上官婉儿心中一咯噔。

这春日里,无端的让上官婉儿感觉如堕入的冰冻三尺的寒潭一般。

“该……该死的废物,你说谁找死?!”

察觉到自己被苏凉七的眼神吓到,上官婉儿异常羞愤。

她堂堂四阶的天才,怎么可能被一个废物的眼神所吓到?!

“爹爹,你看这个废物有多嚣张?!她房间里有刺客,不准我进去搜,折断了我的手不说,还敢骂我?!”

上官婉儿单手指着地上的苏凉七,添油加醋的告状,故意激怒上官洪。

“爹爹,你看她这态度,完全是不把您放在眼里了呢!”

“孽障!你怎敢如此口气和你姐姐说话?!”

上官洪咆哮着,满脸的横肉因为怒意而抖动。

苏凉七冷冷的扯了扯嘴角,眼底被大片黑色所覆盖,如暗夜里的修罗一般。

“你们最好保佑二哥没有任何事。”

否则……就算是死,我也绝对不会放过们!

闻言,上官洪和上官婉儿皆是一怔,满脸不可置信的望着苏凉七。

“你这孽障!刚刚你在说什么?!”上官洪难以相信自己耳朵所听到的。

“爹爹!爹爹!你听到了没?这个废物刚才居然敢威胁我们?!威胁您啊?”

上官婉儿即震惊又兴奋。

这该死的废物居然敢威胁爹爹,简直就是找死!

此时的上官婉儿,脑海中已经自动补脑了苏凉七被各种折磨的画面。

眼角撇了一眼里屋紧闭的房门口,上官婉儿眼底闪过一抹歹毒的笑意。

“爹爹,这废物今日如此反常,铁定是她把受伤的刺客藏在了屋内!”

“孽障!今日你是要反了天吧!看我今天不把你这个孽障打死!”

上官洪肥胖的右手,聚满了凌厉刀刃,那狰狞的模样,似乎是真的要将苏凉七碎尸万段一般。

在超越自然的力量面前,苏凉七带着苏清忧,就算是近身格斗高手,也没有丝毫胜算。

但是,带着苏清忧逃走,还是易如反掌的。

“孽障!给我去死!”上官洪一声怒喝,抬掌便将自己手中的灵力刀刃,像苏凉七甩去。

电光火石之间,将苏清忧横抱而起。

准备跳开原地时,突然小腿一凉,一阵尖锐的刺痛感,让她不由的蹙起了黛眉。

她低头一看,心中骤然一惊。

不知何时,布满荆棘的藤蔓从陈旧的木板底部窜了出来,直接缠绕住了她的双腿。

带着斑点的绿色荆棘,直接扎去了她的小腿里。

猩红的血液,从密密麻麻的伤口里溢了出来,将她白色的裤腿染红。

藤蔓紧紧禁锢了她的身体。让她不能动弹分毫。

一瞬间,空气中布满了浓烈的血腥味。

苏凉七脸色骤然一白。

她大意了,她居然忘记了上官婉儿修行的是木系灵力。

此时立在一旁的上官婉儿,别提有多得意了。

苏凉七望着越来越近的灵力刀刃。

满眼的不甘心!

她怎么能够如此屈辱的死去。

苏凉七咬牙闭上了眼睛。

“砰——!”的一声巨响,预料之中的疼痛没有到来,苏凉七疑惑的睁开眼来。

刚睁开眼,便看到上官洪被一道墨色的灵力光波,给击的倒飞出去。

“砰——!”的又一声响起,身形肥胖的上官洪,直接将不远处的地面,砸出一块大坑来。

长满青草的地面,都不由得抖了抖。

周围的众人,都被突如起来的反转,给震的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爹爹!”

上官婉儿一声大叫,这才把周围侍卫的思绪拉了回来。

周围的侍卫连忙一拥而上,将土坑中口吐鲜血,面如猪头的上官洪给扶了起来。

“咳咳……是……是谁?!有本事出来!居然敢暗害老夫?!”

上官洪眼神阴蛰的望向周围。

门口的苏凉七听着上官洪怒喝的话,渐渐理清了思绪。

刚才在上官洪的灵力刀刃快要打到她身上时,应该是有人帮她了她挡回去。

而挡回去的灵力波动太大,直接将上官洪打飞了出去。

上官洪七阶的实力,在东陵国已经算是拔尖的了。

到底是谁这么强?只是灵力波动,就能将人击飞出去?

此时,身材纤细的苏凉七,将苏清忧“公主抱”的姿势抱在怀里。

那画面怎么看,都有些违和。

一旁的上官婉儿,为了加固自己在上官洪心中的地位,转头,对着空空如也的四周破口大骂。

“是谁敢伤我爹爹!滚出来!看本小姐不扒了你的皮!”

立在门口的苏凉七,望着上官婉儿嚣张的模样,不由的冷冷的扯了扯嘴角。

上官婉儿是傻子吗?连上官洪都不由的放低了嚣张的气焰,她居然还敢破口大骂?

上官婉儿嚣张的话一说完,立在院中的众人,只感觉周围的温度突然下降。

大春天里,犹如穿了单件衣服立在雪地里一般。

“是谁想扒了本座的皮?”清冽低沉的声音,骤然在苏凉七里屋内响起。

第5章 欺善怕恶最服上官洪

苏凉七不由的一怔,这个声音居然是从她的房间里传来的?

可是她房间里不是只绑了一个弱鸡吗?

而且这男子的声音,和那弱鸡的声音也不一样啊?

被侍卫刚刚扶起身来的上官洪,听到了这抹熟悉的声音,不由的虎躯一震。

一瞬间,浑浊的眼睛,布满了惊恐,脸色惨白如土。

“噗通——!”一声,上官洪双腿一弯,连忙跪在了地上。

“不……不知神官大人驾临,微……微臣有失远迎!”

上官洪双手撑着地面,浑身哆哆嗦嗦的颤抖着,如一条受了惊吓的死狗一般。

不,应该如同一条受了惊吓的大肥猪一般。

在这低气压的院子里,顷刻间,上官洪已经吓的汗流浃背。

其他的侍卫闻言,连忙慌张的随着上官洪跪了下来。

是上官洪得罪了神官大人,他们可不想跟着陪葬。

“神……神官大人……?!”立在一旁的上官婉儿,满脸的不可置信。

“怎么可能?!神官大人怎么可能在那个废物的房间里?!你肯定是那个废物同伙……”

“啪——!”的一声,巴掌声响起。

上官婉儿还未说完,便被突然站起来一脸凶神恶煞的上官洪掌掴在地。

“畜生!神官大人也能是你污蔑的吗?!”

上官洪说着,抬脚狠狠地踢了上官婉儿两脚。

这个该死的白痴!居然敢骂神官大人,要是神官大人因此要了他的命怎么办?!

“爹……爹爹…………”

被踢的要死不活的上官婉儿,望着上官洪凶神恶煞的狰狞面孔,吓得说不出了话来。

爹爹从来不会这样打她,而且她也从来没有见到爹爹这可怕的模样……

上官婉儿眼角瞥见立在一旁看好戏一般的少女时,脸上溢满了嫉恨的表情。

为什么她们这么狼狈,而那个废物却跟没事人一般?!

而且如神一般存在的神官大人为何会在她的房间?!

凭什么那个废物可以置身事外?!

那个如污泥一般的废物,就应该被她踩在脚下,永远让她践踏着!

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废物!爹爹之所以会打她也都是因为那个该死的废物!

苏凉七!你为什么不去死!!

口中吐着鲜血的上官婉儿,眼底被疯狂的憎恨填满。

天云大陆有两个最大的实力,一个是天玄宫,一个是七情殿。

天云大陆各国的皇帝,都会去两大势力朝拜求取一个神官,入住在自己的国家。

将神官奉为神明,一来可以保佑风调雨顺,二来只要神官入住,就代表着拥有了最强势力的后台。

有了最强势力的后台,谁还敢侵犯?

天云大陆有三个最强胜的国家,这三个国家里分别入住了一个巅峰实力的神官。

而东陵国入住的则是天玄宫实力最强的少主鹿景修。

苏凉七眼底闪过一抹好奇。

在过去,神官什么的,对于她来说都是江湖骗子神棍之类的。

但是,现在她身处异世,连她自己都不得不相信,这世间上真的是什么都有。

听说,东陵国的神官貌如神抵,惊为天人,但是性格却是暴虐嗜杀,阴晴

不定。

更有神官一怒,浮尸万里的说法。

苏凉七到还是真想见见这样一个被神秘色彩包裹的人,不过,眼下的情况却是不允许她想别的。

她怀中的苏清忧气息越来越微弱,她必须立刻开启治愈能力救他。

她本就是21世纪的天才治愈师,治愈能力能够达到生死人,肉白骨的境界。

庆幸的是她的治愈能力也跟着过来了。

不幸的是却因为身体是废材之体的原因,治愈能力一直被压制,无法突破恢复巅峰治愈能力。

现在最多只能愈合一下细小的伤口,连她脸上的疤痕,都不能够治愈。

苏凉七单手按住了苏清忧的背部。

猛的咬牙,用尽了全身力气,为苏清忧修复治愈已经被毒药残害,导至器官衰竭的身体。

若是这世间真的有神明,请保佑我!

让二哥活下来!

上官婉儿和上官洪,满头大汗的跪在地上一个劲儿的求饶。

“神官大人……微……微臣有眼不识泰山,求大人留老夫一命!”

上官洪说着,“砰砰砰——”猛的在地上磕了一个响头。

只是三下,上官洪肥厚的额头,便已经磕出了血来。

可见上官洪是真的吓的不轻。

屋内还是没有人回复,院中跪着的众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生怕惹怒了屋里的人,落下一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立在门口的苏凉七,终究还是没有突破治愈禁锢。

胸口越来越痛,整个身体犹如万千挣扎一般,只觉的喉头一阵腥甜。

“噗——”的一声,喷出了一口气鲜血来,将怀中苏清忧的白袍染红。

还是不行吗……

我不想死……我不甘心……

眼前的视线逐渐模糊,苏凉七如一只木偶一般没有了意识,直直向前砸去。

跪在地上的上官婉儿,在看到突然吐血倒地的苏凉七,眼底不由的露出了一抹喜色。

该死的废物!活该!

“吱呀——”一声,里屋内木门被打来。

只见屋内立着一个黑色锦袍男子,男子一头银发如月华一般垂至身后,绣着血色曼珠沙华的袍摆拽地。

脸上可怖的魔兽面具,将整张脸覆盖住,看不清容貌,只留下了一双冷冽妖治的紫眸。

男子妖治冷冽的紫眸,在触及到趴在地上没有任何动静的少女时,闪过一抹波动。

男子冷冽的眸子,冷眼斜着不远处一个劲儿磕头的上官洪。

“该怎么办你是知道的,若是不能让本座满意,所有人也没有活着的必要了。”

男子森寒的声音,骤然在院中响起。

跪在地上的众人吓的全身一颤。上官洪面色惨白如土,混着鲜血的脸看起来格外狰狞。

他转身,“啪!啪!啪!……”

便狠狠地甩了几十个巴掌,在了上官婉儿脸上。

“啊——!爹爹!别打了!别……”被掐住脖子的上官婉儿疼的口齿不清的求饶道。

“啪——!啪——!”巴掌打在皮肉上,巨大的响声。让周围的侍卫头皮有些发麻。

丞相大人当真对着自己的女儿,下的去狠手。

其他的侍卫都不了解上官洪。

不过是打几巴掌,为了能活命,就算要上官洪立刻杀了上官婉儿。

恐怕上官洪也会毫不犹豫的拔出剑来,一剑刺死自己的女儿。

“畜生!从今天起,给我去神官门口跪着,直到神官大人消气为止!”

为了活命,上官洪直接将上官婉儿打的如猪头一般,下手不是一般的狠。

上官婉儿原本美貌的面容,现在已经肿的鲜血淋漓。

屋内的鹿景修,冷眼撇了一眼众人,森寒开口。

“都滚吧。”

听到男子开口,上官洪如蒙大赦一般。

连忙拖着不醒人事,如同死狗一般的上官婉儿,慌忙跑出去。

此时,院中只剩下了鹿景修和已经昏死的兄妹二人。

晨曦破晓,清晨的阳光不是很暖,带着微微的凉意,地上的青草,挂满了露珠。

鹿景修走至到了少女面前,居高临下的斜着已经昏死过去的苏凉七。

丑女,让你这么死去,岂不是便宜你了?

魔兽面具后,男子血粉色的薄唇,绷成了一个冷硬的弧线。

第6章 圣母上官雪儿?

男子神色冷漠地伸出了手掌,对准了苏凉七

只见一阵黑色的光晕,自男子白皙修长的掌心溢出,将苏凉七罩住。

苏凉七的身体,本就压着苏清忧,那黑色的光晕,直接将二人得到身体全部罩住。

————

正午时分,艳阳高照。

金碧辉煌的大殿之中,发出一阵阵娇喘之声。

立在门外的暗卫,蹙了蹙眉头,一脸的为难之色。

主子吩咐的事情,必须及时禀报,不然后果是他无法承受的。

可是,若是他现在进去,打扰了主子的好事,他是不是会死的更快……

一身黑衣劲装的暗卫,脸上别提有多纠结了。

殿内的娇喘,伴随着男子的一声低吼而停止。

不知过了多久,立在门口的暗卫,终于等到了大殿之内自家主子的传唤。

“进来吧。”

大殿之内传来了男子因为刚刚发泄完,低沉而又沙哑的声音。

鎏金大门被开口,屋内的情景,不由的让暗卫快速的低下头去,不敢多看半眼。

只见宽阔的玉石床榻之上,男子绛紫色的衣袍退至到了腰间。露出了白皙精壮的上半身。

如泼墨般的长发贴在了正出着薄汗的身体上。

一旁衣衫凌乱的妖娆女子,从身后抱住了男子,一双柔弱无骨的小手,不断在男子精壮的身体上抚摸着。

“大人,干嘛让下人进来啊~”

女子媚眼如丝,吐气如兰的在男子耳边开口。

“人家都快被看光了…啊…”

“砰——”的一声,女子还未说完,便被男子一掌掀下床榻。

“大……大人……”

上官兰儿忍着疼痛,从地上爬了起来,满脸疑惑的跪在了地上,望着床榻之上一脸冷漠的俊秀男子。

上官兰儿,护国公府四小姐,苏凉七的四庶姐。

长相妖媚,灵力一般,心比天高,总想着如何攀附权贵。

“你该滚了。”

男子冷眼斜了一眼衣衫不整的上官兰儿,眼底溢满了厌恶。

这种送上门的女人,一点儿味道都没有。

唯一有的,应该就是恶心了吧。

“什……什么?!”

上官兰儿满脸震惊,似乎是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一般。

刚才星璃大人还对她非常温柔,可为什么一转眼会对她这样的冷漠态度……

她废了那么大的力气,好不容易爬上来了大人的床……

她不应该是得到星璃大人的青睐和呵护吗?为什么会这样……

“你是听不懂人话吗?”男子眼底的厌恶之色加重。

上官兰儿还想在说着什么。

可是在看到了男子阴蛰的目光,不由的将到了口中的话,咽了下去。

星璃大人今天肯定是心情不好,才会对她发脾气。

她好不容易爬上了星璃大人的床,她是绝对不会这么轻易放弃的。

上官婉儿咬了咬唇,楚楚可怜的朝着男子行了一礼。

双手抱住衣衫不整的身子,小跑出了大殿。

此时的大殿之中,只剩下主仆二人。

床榻之上男子修长的手臂,将腰间的绛紫色的锦袍拉起,等待着暗卫的禀报。

“主上,属下在护国公府门外,从昨夜影匿到现在,并没有传出关于东陵国神官大人的消息。”

闻言,床榻之上眉眼俊秀,眼若星辰的男子,拉着衣服的手,不由的一顿。

暗卫单膝跪地,眉头紧皱,硬着头皮,如实禀报着。

“唯一的消息,就是一大早额头满是青包的上官丞相。带着一身是伤护的国公府三小姐出了府。”

床榻之上的男子穿戴好衣袍后,半晌才冷笑开口。

“鹿景修,这次又让你逃了……”

男子俊秀的脸上,遍布着阴霾。

骨节分明的手掌,不由的握紧。

猛的一挥手,“砰——!”的一声。将一旁的红玉石桌,震的粉碎。

跪在地上的暗卫,身子不由的一僵。

“不是说护国公府的那个废物是个花痴草包吗?”

鹿星璃不由的眯了眯狭长的眸子。

“放在她眼前的肉都不吃,真是禽兽不如。”

“……”闻言,半跪在地上的暗卫额头不由的落下了三排黑线。

那个什么废物七小姐也真是憋屈。

若是昨夜侮辱了东陵神官就是禽兽,现在没有侮辱东陵神官却是禽兽不如……

鹿星璃自然是不知暗卫心中的小九九。

转身,半躺在了一旁镶着金色宝石的鎏金宝座上。

阴郁的眼底,不由的扯起了一抹诡谲的笑意。

鹿景修,这次算你走运,熬过了昨夜,恢复了灵力。

但是下个月朔日的那一天,本君可不会轻易放过你,必定让你身败名裂,生不如死!

鹿星璃一大早,就等着东陵神官,被东陵国第一废物给侮辱了的重大消息,可是,让他失望了。

————

护国公府偏院。

香味——

淡淡的药香味……

陈旧的梨花木床上,紧闭双眼的少女,手指微微动了动。

“咳咳……七七,都怪二哥不好,不能保护你……”

床榻边上一身白衣的苏清忧,满眼心疼的望着床榻之上的少女,温润的眸子里,溢满了愧疚。

床榻之上的少女,听着男子熟悉的声音,心有不由的悄悄松了一口气。

原来,她没死……

幸好,二哥也没事……

苏凉七刚准备睁开眼来,便听到了一阵脚步声。

门口多了两个女人,走在最前面的白衣女子步履轻盈,娉婷而来。

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苏凉七的大姐,上官雪儿。

东陵国排行第三的四大天才。

十七岁,便有灵力六阶强悍实力。被称为东陵国才情双绝的天才才女。

所有男子心目中的女神。

“七妹怎么还没有醒?”

上官雪儿满脸担忧开口。

身后的丫鬟,连忙开口道。

“大小姐,春桃刚听郎中说了,七小姐只是太过于劳累,多休息休息就好了……”

“嗯,那就好,真是可怜我这七妹了……”

上官雪儿有致到了床前,满脸心疼的望着床榻之上的少女。

“大小姐真是善良,七小姐真是好福气,有大小姐这样善良的姐姐心疼。”

春桃是个聪明的丫鬟,看着苏清忧也在屋内,不由的发挥自己的马屁精神,来包装自家小姐圣母的形象。

“大姐……咳……你来了……”

苏清忧起身,虚弱的感激一笑。

“二弟,你也要注意身体,七妹身体可不比你……”

…………

床上之上紧闭双眼的少女,听完了上官婉儿的话,唇角几不可查的扯了扯。

好一朵美丽的大白莲!

第7章 决心,想要保护的人

苏凉七慢慢睁开了酸涩的眼睛,刚睁开眼来,便到了就上官雪儿故作关心的模样。

“七妹,你醒了?”

上官雪儿望着苏凉七,眼眶微微发红,一副心痛隐忍的模样。

“太好了,可把姐姐担心坏了。”

“七七……”

望着床榻之上的少女醒来,苏清忧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苏凉七正想开口时,上官雪儿又抢着开口。

“春桃,七妹身子虚,去后厨端些参汤来。”

上官雪儿,侧过头吩咐身后的丫鬟道。

“是,大小姐。”

丫鬟微微颔首,转身出了偏院大门。

“大姐……谢谢你……咳……谢谢你对七七这么好……”

苏清忧捂着胸口,满眼感激的望着上官雪儿。

“二哥。”

苏凉七冲着苏清忧甜甜一笑起身,打断了准备回答的上官雪儿。

目不斜视,并没有多看身旁的上官雪儿一眼。

被苏凉七故意忽视的上官雪儿,脸上温婉的笑容,不由的僵了僵。

刚起身一半的苏凉七,身子不由的一顿,瞳孔微微紧缩。

她的身体……

昨日为了苏清忧冲破治愈禁锢,遭到反噬。

本以为身体只要动一下,就会疼的撕心裂肺,可是……

现在却是一点儿感觉都没有,而且好像还有几分轻盈的错觉。

这是怎么回事?

苏凉七眼底闪过一抹讶异。

“七七……怎么了?……咳咳……是不是还有哪里不舒服?”

苏清忧伸手扶住了苏凉七的胳膊,眼底溢满了担心。

“没事……”胳膊上男子手掌冰凉的触感,拉回了她的思绪。

“二哥,别担心,我现在可是精力十足呢!”

苏凉七起身,直接坐了起来,冲着苏清忧邪肆一笑,一脸的精神抖擞。

这才让苏清忧放心的松开了苏凉七的胳膊。

“你这丫头……”

苏清忧淡淡一笑,将一旁的衣袍披到了少女纤细的肩头。

“别着凉了。”

“二哥,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况且这春夏交替的时节,她是一点儿都不觉得冷啊……

苏凉七有些无语的抽了抽嘴角,但是心底却还是不由的一暖。

过去,她是孤儿,根本就不会有人如此关心她。

就算再后来组织里,拥有了无数财宝的她,依然没有人真正的关心过她。

“七妹……在我们眼里,你永远都是小孩子。”

被晾了半天的上官雪儿温婉开口,脸上一点儿尴尬的模样也没有。可见内心有多么强大。

“哎呀?原来大姐也在这里啊?”

苏凉七转头望向上官雪儿,故作一脸惊讶开口。

被苏凉七故意一噎,上官雪儿脸上真的是绷不住了。

清高温婉的脸,变得有些沉。

一旁的苏清忧望着上官雪儿沉下来的脸,心底不禁有些担心。

“大姐,七七不懂事……”

“没事,我想起来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就先走了。”

上官雪儿说着起身便直接走出了陈旧的梨花木门。

“大姐……”苏清忧叫道。

可是上官雪儿却未有丝毫停留。

苏清忧转身望着床榻之上的少女,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七七原来最喜欢的就是大姐的,不知为何,自从七七一个月前落水之后,便突然转了性子一般。

每次对上官雪儿都是爱答不理的。

“七七,你在这护国公府,大姐是唯一一个不欺负你,心疼你的人,咳……”

苏清忧病弱纤长的手掌微微掩唇,苦口婆心的教导着。

“你这样伤她的心,以后我若是走了,就没有在保护你了,你让我如何放心……”

“什么走不走的!二哥你放心,很快我就会治好你的。”

苏凉七说着下了床,走到了旧木桌前,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

茶水温热,茶香很淡,还带着苦涩味儿。

她的眉头不自觉的蹙了起来。

这样的粗茶,她过去可是从来没有喝过。

她一定得快点想出破除这废材体质的方法。

苏清忧也只是当苏凉七的话是一时的豪言壮语,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七七,别胡思乱想了,多做做女红,日后你要是能嫁个好人家,咳……我就安心了……

“…………”又来了……每天不知道听说少遍……

苏凉七额头落满黑线,嘴角不由的抽了抽。

“二哥,你放心,我们可不会一直这样下去的,以后我天天就带你吃香喝辣,泡妹子去!”

少女说着,回头朝着苏清忧抛了一个自信的电眼。

听到泡妹子三个字,苏清忧苍白病弱的脸上,顿时爆红地可以滴出血来。

“咳咳……七七……不要瞎说……”

男子因为突然激动,而掩唇咳嗽不止。

“女孩子家的,不能说这样的话。”

苏凉七见状,连忙上前一把扶住了苏清忧。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你别激动啊!”

苏清忧一脸羞怯地模样,看的苏凉七不由的笑了起来。

他这个哥哥,封建思想也太严重了,只是说了一个带他泡妹子,就把他害羞成这样……

————

下午,阳光明媚,东陵国街道上熙熙攘攘,小贩叫卖声络绎不绝。

苏凉七着一身红衣,身后背着一篓药材,行走在人群中央。

朝着下一个药材店前去。

二哥的身体越来越差,她治愈能力还未恢复,就算她有医术傍身,也无法救治他器官渐渐衰竭的身体。

少女的眉头拧成了一个死结。

除非她找到那一种叫做长生根的药材。

长生根做药引,只要是还活着一口气,它都能修复如初,就算是丹田都可以修复。

可是,她几乎跑遍了京城各大药铺,还是没有找到。

听药材铺的掌柜说,长生根生长在人迹罕至的魔兽森林内围,但至今都没有人采到。

一直都是非常稀有的。

看来自己只有去魔兽森林碰碰运气了。

出府的时候,她不小心听到了下人议论,一大早护国公府门口死了三个乞丐。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早上就死在了将军府门外。

她有些疑惑,而更加疑惑的绑在她床上的那个男子,就像消失了一般。

下午也曾仔细的查看了一下她的床榻,可是除了多了一根断开的绳子,并没有别的东西。

还有昨夜,突然出现在她房间内,东陵国如神一般存在的神棍,她也是想不通。

其实,她不知道的是

那三个乞丐就是昨夜上官婉儿偷偷放进来,想要陷害她的。

正在这时,前面一大群围观的人,引起了她的注意。

她仔细一看,才发现不知何时,她已经走到了神官府邸门口。

此时,巍峨壮丽神官府邸门口,围满了议论纷纷的百姓。

第8章 你把我当乞丐?

百姓的议论声,越来越大,聚集的人们越来越多。

“哎呀!这谁呀?怎么跪在神官大人府邸门口啊?”

“就是,你看她脸上头上缠满了纱布,根本就看不出是谁呀?”

“你看她的衣料,应该是大户人家的吧?”

……

此起彼伏的议论声,勾起了苏凉七的好奇。

神官府门口一向不是不准人靠近吗?今天怎么这么热闹?

苏凉七一脸疑惑,挑了挑眉,挤进了人群之中。

只见神官府门口,一个女子满头缠着带血的纱布,低着头跪在地上,看不清任何表情和相貌。

哟呵?这不是上官婉儿吗?

少女眼底闪过一抹讶异,但随意被冰冷的笑意所覆盖。

她只是望一眼女子的背影,就能轻易的认出上官婉儿。

不是因为她认人的本领有多强,而是,这一个月里,她可是受了上官婉儿不少的“关爱”。

跪在地上的上官婉儿,袖下的双手紧攥着,满脸恨意的低着头,生怕别人认出了她。

她可是护国公府堂堂三小姐,东陵国最年轻的木系天才。

毁容不说,还在这光天化日之下跪在地上,被人当猴看。

她绝对不能让人认出来!

这一切,都怪那个该死的废物!她一定要让那个废物生不如死!

突然,上官婉儿眼前多了一双红色的软靴。

“哐啷——!”一声,一个铜板直接从天而降,落到了上官婉儿的面前。

金色的阳光落在褐色的铜板上,折射出了淡淡的光泽。

铜……铜板……?

看着面前的铜板,上官婉儿一怔,半晌才反应了过来。

她这是被人当做了……乞丐!

上官婉儿眼底溢满震惊,一瞬间怒意弥漫了整双眼睛。

周围的百姓见了这一幕,瞬间安静了下来。

纷纷望着立在上官婉儿面前,一身红衣,满脸疤痕的少女。

“身上钱财不多了,只能给你一个铜板,应该够一个包子吧!太阳这么大,你就别跪了。”

头顶上传来了少女清脆的声音,上官婉儿不由的浑身一僵,眼底溢满了疯狂的恨意。

这个声音是……苏凉七!

上官婉儿蓦地抬头,纱布下露出的那双眼睛,溢满了愤恨。

“该死的废物,你居然敢羞辱我?!”

“咦?你这人好不识趣,我帮你,你居然还骂我?”

苏凉七故作一脸不解的连连摇头。

一旁的妇女为苏凉七开口解惑。

“姑娘啊!你就是太善良了,这人可不是什么乞丐,应该是犯了什么事的,才会跪在这里呢!”

“哦哦,明白了,怪不得不要我的钱呢!”

她像是突然明白一般,点了点头。

直接将上官婉儿身前的那一玫铜板捡了起来,轻轻吹了吹。

“不要就算了!”

“你……!”

跪在的上的上官婉儿听了二人的对话,气的几乎吐血,身子都不由的微微颤抖。

苏凉七那个废物善良?明明就是故意来羞辱她,哪里来的善良?!

“该死的废物,你在说一句,信不信本小姐杀了你!”

上官婉儿本就把所有过错归咎在苏凉七身上,见到苏凉七给她丢铜板,她已经气的没有了理智。

这一切都怪那个该死的废物!

上官婉儿猛的站起身来,用那只没有折断的手掌,朝着苏凉七挥去。

“哎呀!姑娘小心啊!”

“姑娘,快让开……”

……

周围的百姓连连出声。

在上官婉儿的巴掌快要落在苏凉七的脸上时,她只是身子微微一侧,便躲过了上官婉儿的巴掌。

因为跪的太久,突然起身太快,上官婉儿身形不稳,“啪——!”的一起声,直接跌倒在了地上,摔了一个狗啃泥。

红肿的脸再次撕裂,上官婉儿疼的几乎要骂娘。

“哎呀……这女子脾气也太暴躁了。”

“就是!真是活该!”

“这下摔的可是一个实心的!”

……

周围围观百姓的嘲笑声,气的上官婉儿直接咬破了嘴唇。

她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受过如此奇耻大辱!

“苏凉七!你怎么不去死!!”

上官婉儿抬头,愤怒的朝着居高临下,一脸云淡风轻的少女吼道。

周围的百姓,一听上官婉儿的话,都不由的一愣,片刻后,周围瞬间炸开了锅。

“苏……苏凉七……?!”

“不会吧?!她就是那个东陵国废物花痴丑八怪?!”

“确实很丑,这么一看更丑了!”

“她可是一个花痴,小心被她看上,把你抢回家了!”

“啊~太可怕了!”

一满脸麻子男子,如同如花一般的大烧饼脸溢满了惊恐,连忙捂住了自己的胸口跑了出去。

“本少爷这么帅,才不会从了你!”

“…………”卧槽……

苏凉七望着烧饼男子奔跑如兔子的身影,额头划下了三排黑线。

那人照过镜子吗……

那么重口味的脸,他也好意思称自己为帅哥?

只是瞬息之间,刚刚围在苏凉七周围的百姓,瞬间和她隔开了三米多远。

“…………”

她是洪水猛兽吗……

她的嘴角不由的再次抽了抽。

“苏凉七!你这个该死的废物!贱人!”

上官婉儿踉跄起身,猛的挥手,还准备再次去打苏凉七。

苏凉七向后一退,刚准备闪开,便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淡淡的香味袭来。

她只感觉腰间一紧,被人一把抱住踉跄的身形。

而与此同时,身后的来人,直接握住了上官婉儿挥过来的手掌。

“春暖花开,姑娘发这么大的脾气可是不好。”

男子蛊惑低沉的声音骤然在头顶响起。

苏凉七抬头,便看到了一张妖治的的侧脸,带着蛊惑人心的微笑。

这个男人不就是……!

她望着男子俊美绝伦的五官,眼底溢满了震惊。

被握住手腕的上官婉儿,看着男子俊美的脸庞,不由的愣住了。

“咦?这人是谁呀?”

“怎么长的如此俊俏?!”

“哎呀!我想起来了!前些日子北月国和西凤国的神官,不是来到我们东陵国赴红菱宴吗?”

“他……他不就是北月国鼎鼎大名的神官大人吗?”

“就是,那个传闻温文尔雅,救死扶伤的鹿星璃大人吗?”

“天啦!……”

周围百姓激动的议论声一浪高过一浪。

小说

幽若天眷顾:她被唐辰囚禁虐待,生不如死。

2021-1-2 16:04:04

小说

相府嫡女抚琴柳:“从师父改口叫夫君,你意下如何?”

2021-1-2 16:06:4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