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危情:冷王要欺妃:为夫生是娘子的人,死是娘子的鬼。

前世,为了一块玉佩,伪善长姐和假情夫君联手布局,刚出生的孩子被他们一刀刀刺死,而她也仅仅因为长姐一句好奇而含冤沉潭!,谢琬琰不甘!,重来一次,她发誓必要他们付出更加惨痛的代价!,可是……,为什么杀人不眨眼的异姓王总是跟在她屁股后面,看遍了她所有的恶行,却从不向他人透露只字?,甚至,有时候,某人貌似还从旁协助她。,就在谢琬琰思索着要不要杀人灭口时。,某王宠溺一笑,“娘子想怎么对我都行,为夫生是娘子的人,死是娘子的鬼。”
嫡女危情:冷王要欺妃:为夫生是娘子的人,死是娘子的鬼。

第1章 庶姐和夫君的阴谋

二王爷府。

“嬷嬷,这生产之日快到了,你说孩子生得像我,还是像王爷多一些?”

百花盛开芳香扑鼻的花园之中,女子满怀期待的说道,手护着圆滚滚的肚子,脸上幸福的神采毫不掩饰。

身穿藏青色衣裳的方嬷嬷听见这问话,眼底飞快的闪过一丝不屑,“回王妃,奴婢不知道。”

谢琬琰并没有在意方嬷嬷的神态,她双手合在胸前,虔诚地祈祷。

她觉得呀,肯定是像她多一点,最好还像一点娘亲。

她的娘亲瑶华长公主最是和善美好了,她希望呀,自己这胎是个女儿,性格呢,就和娘亲差不多,多惹人爱呀!

她这么想着,娇声笑了起来,活脱脱的一个幸福的小女人。

“对了嬷嬷,我今日还没有见过王爷呢,他是不是在书房,我们去找他吧!”谢琬琰突然说道。

方嬷嬷神色一紧,貌似大小姐刚刚过来……

她出声劝阻道,“郡主,这万一叨扰了王爷办公就不好了。”

谢琬琰完全没有注意到方嬷嬷称呼的转变,她有些迟疑,“嬷嬷说的也有道理……”

王爷对她如此好,在她及笄礼上一次意外被流氓看光了身子,被宾客发现沦为众人笑柄之时,她的亲生父亲要把她送去道院了结残生,是王爷挺身而出,不顾流言蜚语,依旧履行了婚约,把她迎入府中。

华风,这个她最爱的男人。

谢琬琰想到往事,她又忍不住露出幸福的笑容。

突然,她的脸色一变,肚子突然剧烈的抽搐起来,孩子的脚在狠狠的踢着她的肚皮,水迹顺着腿部流了下来——

她要生了!

方嬷嬷的神色倒是没有多大的变化,她平淡的吩咐,“把郡主送进产房。”

早生晚生都一样,迟早要死的。

宽敞的房间之中,谢琬琰满头大汗,她能感受得到,自己的孩子快要降生了,她更加用力——

“哇!”

响亮的哭声响起,谢琬琰身子一松,她的鬓发已经被汗水打湿,狼狈得不成样子,可是她的脸上,却挂着一个喜悦慈爱的笑容。

“嬷嬷,给我看一看孩子。”

方嬷嬷抱着渐渐停止了啼哭的孩子,并没有抱给谢琬琰,反而是朝门外行了个礼,“王爷,王妃。”

什么王妃?她不是在这吗?

谢琬琰有点疑惑,不过乏力的她并没有想太多,催促道,“嬷嬷,给我看一看孩子。”

方嬷嬷却还是没有动弹,这让谢琬琰心生不妙的预感。

门槛跨过一只精致的绣花鞋,硕大的珍珠缀在鞋尖,折射出明亮的光芒,“妹妹,姐姐来看你了。”

娇媚的女声响起,一名妆容精致的女子随即出现在谢琬琰的眼前,产房扑鼻的血腥味让女子忍不住以帕捂鼻,眼露厌恶,脖颈上朵朵红痕绽放,诱人妩媚。

谢琬琰看在眼里,她心里不妙的预感愈来愈深,下体的疼痛让她回过几分理智,“姐姐,嬷嬷怎么不把孩子让我看一看?”

“一个通奸生下的贱种,有什么好看的呢?”谢玉娇慢条斯理的说道,留得两寸长的红色指甲紧紧掐住了婴孩的脸颊,孩子受疼,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长姐脖颈暧昧的红痕,和往日勃然相反的态度,以及方才方嬷嬷对门外那一声恭敬的王爷王妃,谢琬琰似乎明白了什么。

她的手紧紧攥着床上垫着的被褥,她艰难的撑起一个笑容,心里还存着一丝侥幸,不会的,不会的,长姐从小到大最是疼爱她了,王爷也是一心一意爱护她。

不会的…

“姐姐,你把孩子弄疼了。”

谢玉娇突然笑了起来,脸上得意极了,她扯开了华丽的外裳,指着上边如红梅一般朵朵盛开的红痕笑道,“妹妹,方才王爷甚是热情呢,你和下人私通的事情,姐姐都知道了,没关系,姐姐今后啊,会替妹妹好生照顾王爷的!”

谢琬琰无法再自欺欺人了,她看向谢玉娇脖颈上的红痕,简直要刺瞎了她的眼眸,身下似乎有液体流出,房中的血腥味越加浓郁。

“我没有私通,那是王爷的孩子!”一出声,她才发觉自己的声线早已嘶哑。

一个是她一心敬重的长姐,一个是爱慕的丈夫。

他们怎么能做出这种事?

“噗。”仿佛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谢玉娇朝门外唤道,“王爷,您亲自进来和妹妹说罢。”

让最爱的人亲手赐予伤害,这是多么难过又痛苦的事情啊!谢玉娇想着。

谢琬琰抬头看去,昨夜还在海誓山盟的郎君,此时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冷酷,无情,甚至厌恶的望着她,仿佛她是什么脏东西一般。

华风缓缓开口说道,“和下人私通的孽种,还不快给我处理掉?”

这是不留那孩子的意思了,谢玉娇心中一喜,她还担心华风会心慈手软呢!她扔给方嬷嬷一把匕首,“喏,用这个了结了孽种的命吧。”

匕首闪亮的刀尖让谢琬琰心慌意乱,她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撑起虚弱无力的身躯,“不,我没有私通,王爷,那是你的亲生孩子啊!”

他怎么能亲口说出这么残忍的命令呢?

她手一滑,整个人滑落在地上,鲜红的血迹渗透了厚重的地毯。

她根本就没有私通,这一点,华风最是清楚不过了!

可是华风,像个局外人,冷冷的站在了一旁,对婴孩受痛的惨叫声置之不闻。

那是他的亲生骨肉啊!

谢琬琰红了双眼,婴孩的惨叫让她心如刀割,她恨不得飞过去把方嬷嬷手里的刀给踢飞,可是她毫无力气,浑身都在疼痛,只能用最大的力气慢慢的爬过去。

她的孩子在哭啊!

哭得这么惨!

一双绣鞋停在了谢琬琰的面前,“你是不是觉得很痛苦?痛苦就对了,看见你这么凄惨,我的这颗心啊,那叫一个欢快那叫一个开心。”

凭什么她当了多年的庶女,明明她的母亲和父亲才是相爱的,可是却被一个长公主占据了正室之位?凭什么谢琬琰一出生就被封为郡主,享受无数荣华,而她要被耻笑成妾生子?

无数的不甘让谢玉娇的脸看起来有些扭曲,不过下一秒她就露出了如花笑颜,再高贵的郡主,现在不也是被她耍得团团转,在她脚下哭泣?

方嬷嬷怀里的孩子停止了气息,她把手里的死婴扔向了谢琬琰,眼里带着清晰的得意,所谓的郡主也不过如此。

血肉模糊的婴孩让谢琬琰再也支撑不住,一口血从喉咙喷了出来,这是她十月怀胎生下的骨肉,却被这些人给生生杀死!

不——她的孩子一定还没有死!一定还有救!

她要找大夫!

她放下了所有尊严,红着眼眶哀求道,“长姐,王爷,求你们了,救一救他。”

她怀里的婴孩分明已经停止了呼吸——

“妹妹,你不是最爱医术了吗,你自己去治呀!”谢玉娇笑得张扬。

华风不耐,直接一脚把她怀里的孩子踹飞,撞在墙上,那片墙角顿时染上了一片红色,血腥又残忍,让人触目惊心。

谢琬琰痛到简直无法呼吸,她嘶哑着声音道,“虎毒不食子,华风,你好狠的心!”

他们在她沦为笑柄的时候第一个出来护着她,可是却在她最幸福的时候如此待她,像早已编织好的美梦,一下子打破碎,还碎得一塌糊涂。

咯咯的笑声响起,在充满了血腥的房间之中格外的阴森,“想知道为什么吗?我的好妹妹,你在及笄礼上,那个流氓的安排,可是我和王爷亲手做的呢!”

什么?

谢琬琰是瑶华长公主之女,生来就被封为郡主,风光无限,生母早逝,后母长姐对她慈爱极了,她也真心的接纳他们,并未作出半点对不起的事情,甚至还帮了她们不少——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十五岁及笄礼上所发生的一切,是她的噩梦,她原本以为这是一场意外,结果竟是她最亲近信任的人一手策划的!

这个她一心敬重的长姐,一心爱慕的丈夫,是把她推入深渊的罪魁祸首!就连她刚刚出世的孩子,也活活死在她们的手中!

谢玉娇似乎越来越开心了,她依偎在华风的怀里,“因为你抢了我的嫡女之位啊,你的娘亲,那个高高在上的长公主抢了我娘的正室之位!害我从小就被人家耻笑出身,哦对了,想必那个高贵的长公主殿下到死都不知道,自己的死因是丈夫和姐妹一手策划的呢,也是她活该,居然和姨娘称姐道妹,真是蠢到了家!”

她的娘亲居然是被父亲和后母害死的?

他们怎么敢!怎么敢!

谢琬琰胸腔气血翻腾,直接吐出一口血。

“行了,凤佩已经到手,留着她也无用了。”华风皱眉,仿佛不愿意呆在这个充满血腥味的屋子里。

那凤佩是娘亲的遗物,能掌管娘亲手下的皇室暗卫,原来所有的疼爱,所有的海誓山盟恩爱缠绵,全都是为了一块凤佩而做出的假象!

谢玉娇笑得娇媚,她靠在男人的胸膛上撒娇道,“妹妹做出通奸这种事情,就得承受这份苦果不是?正好给姐姐提供一个乐子,姐姐还没有见过沉塘呢。”

刚刚生产完虚弱的谢琬琰被方嬷嬷大力的扣住双手,她红着眼,一字一句掷地有声的恨道,“谢玉娇,华风,杀母之仇,毁儿之恨,来生我必千百倍偿还给你们!”

冰冷的水逐渐浸过她的耳鼻,谢琬琰拼命的瞪大眼,看着在岸上相依偎的奸夫淫妇,一滴眼泪从红透了的眼眶滑落,和冰凉的水融为了一体。

第2章 那房间里的人是谁?

孩子!

寂静的房间中,女孩猛地睁开眼,她来不及打量周围的环境,手往小腹摸去——

那里平平坦坦。

眼眶红了,她拼命掐着手,没让眼泪流出来,是她识人不清,认仇人为母,错爱小人……手心的疼痛让她恍然回神,不对!不对!她不是被沉塘了吗?

谢琬琰擦干了泪水,这才打量起周围的环境,一张桌子,还有一张简单的床,整个房间空落落的,桌子上还摆放着一套精致的华服。

这……这不是她及笄礼上换衣服的房间吗?!

这个毁了她一生名誉的房间,她就算是死,也记得!

难道……

她低头,拿出一块碧绿碧绿的雕刻着凤凰的玉佩,凤佩还在,也就是说,老天爷给了她一次重新活过来的机会!

她捂着脸,突然就笑出了声。

谢玉娇,华风,她一定会亲手为她和她的母亲,孩子报仇雪恨!

她要让这对奸夫淫妇的下场比她更惨百倍!她的眼眸中,露出刻骨的仇恨。

她把凤佩收好,如果她现在没有推算错时间的话,流氓已经在被引过来的路上了,她打开房门,只见一名婢女倒在地上昏睡不醒。

她的心暖了暖,那是阿颜,陪着她长大的阿颜,可是却因为这流氓事件被谢太傅生生杖毙,没了真心对她的阿颜,她的身边就真的只剩下豺狼虎豹了。

“阿颜,醒一醒。”她摇了摇阿颜。

“啊?”阿颜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小姐,我怎么会睡着啦?”

见她醒了,谢琬琰便没有告诉她全部的事情,当务之急,是先离开这个地方才好。

突然,一道女声从假山那边传过来,“也不知道小姐为什么让我过来看着,那个傻丫头还能逃过去不成?”

素芳颇有些不爽,她来到房间门口,有些疑惑,阿颜那个小蹄子哪去了?该不会办事的人粗心大意,把阿颜放在了房间里面吧?

她愈想愈不爽,直接推开门,却见里边空无一人。

咚!

素芳的身子软趴趴的倒在地上,露出了门后面紧张的主仆两人,谢琬琰把手里的凳子给放下,这婢女可是谢玉娇身边的头等心腹,这次可是赚了。

“把她拖到桌子那边去。”

阿颜虽然有些不解,但是还是一块把素芳拖过去了,“小姐,你是不是看穿了大小姐的真面目?”

上一世的阿颜就是时常在她耳边说些什么提防大小姐的话,可她一心认为谢玉娇是好的,便越发冷落了这个丫头,若是她把阿颜的话听入了耳中,说不定上一世也不会这么惨了。

堂堂郡主,却被生生逼死在王府之中无人相助,多可悲!

谢琬琰收起所有情绪,没有回答阿颜,现在当务之急,是先避开眼前的这道难关,“把她的衣服扒下来。”

而另一群人正在浩浩荡荡的朝这个房间走来,谢玉娇眉头微皱,看起来颇有种楚楚可怜的味道,“多谢各位陪我一块过来看望妹妹,实在是妹妹换衣裳太久了,不好叫明王妃她老人家久等。”

有人说道,“谢大小姐心肠真真是善良,哪像某人,这么重大的日子偏偏还弄脏了衣裳,搞得仪式暂停,这么多人等她一个人,如今又劳烦我们大家去看她。”

虽然没有指名道姓,可是所有人都知道是谢琬琰

“可不是嘛,人家可是郡主呢,千金玉贵的。”

所有的不满都指向了谢琬琰,却没有人想过,这是谢琬琰的及笄礼,谢琬琰也并没有要求别人去看她。

谢玉娇用帕子捂住了唇角的笑意,她看了一眼身旁的母亲,“母亲不要忧心,妹妹可喜欢你准备的那套衣裳了。”

苏荷才回过神,她不知道怎么回事,心慌意乱的,仿佛有什么控制不住的事情发生了。

“最好如此吧。”整个太傅府都在她的掌控之中,怎么可能会有控制不住的事情发生?就连那个碍眼的小蹄子都要被她算计得身败名裂了。

她真是太多思虑了。

众人来到房间的门口,那只是一个临时换衣的地方,谢玉娇敲了敲门,柔柔的唤道,“妹妹,你换好衣裳了吗?”

里边没人应话,只有悉悉索索的声响。

谢玉娇唇角微勾,转身却露出忧愁的模样,“也不知道妹妹在做什么,竟没有空闲回我一声。”

话语间,又给谢琬琰扣上了一顶高傲的帽子。

有心疼谢玉娇的直接就开口说话道,“谢大小姐何必如此委屈?她就算身为郡主,但还是你的妹妹。”

旁人纷纷应声,有看不惯谢琬琰高傲的模样的,直接推开那扇房门。

谢玉娇嘴角的笑容简直快抑制不住了,她看清楚了房间里的情景时,嘴角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床榻上一对男女正在做些不可描述的事情,衣裳落了一地。

她捂着嘴不让人看清楚笑容,惊讶又不敢置信的说道,“妹妹,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你这不是在给我们太傅府蒙羞吗?你叫父亲母亲,还有逝去的长公主颜面何存?!”

众人纷纷跟着不耻起来,华风开口说道,“谢大小姐不必为这种妹妹感到蒙羞,什么郡主,简直就是一个伤风败俗的贱人!真不知道长公主如何会有这般的女儿!”

这话扯到了长公主的身上,还是由二王爷亲口说出的,众人虽然心里赞同,但是却没人敢说长公主的半点不是。

不过,还没等这对母女开心多久,一道声音在他们的身后弱弱响起,“我……我做错了什么吗?为什么你们都在骂我,还提到了我的母亲?”

谢玉娇脸色瞬变,转过身去,却见谢琬琰站在他们身后,精致的小脸上尽是疑惑,裙摆随风飘动,像个不知世事的仙女一般,不染世俗,天真无邪。

这……这怎么可能?

谢琬琰不是被打晕了吗?既然她站在这里,那房间里的人是谁?

谢玉娇的心顿时就凉了起来,她再往房间里看去,只见受到惊吓的男子仓皇套好了外裳,女子也惊醒过来,那张面容……分明就是她的心腹婢女素芳!

怎么会是素芳?!

第3章 扮猪吃虎

众位宾客纷纷哗然起来,华风身姿不变,站在交头接耳的人群中,显得鹤立鸡群一般耀眼,又成功赢得了在场少女的瞩目。

谢琬琰拳头紧握,胸腔中的仇恨翻涌,就是这个人模狗样的男人,上一世亲口下令杀了自己的亲生骨肉,简直连畜生也不如!

她现在要忍住,忍下这深仇,早晚有一天,她会让这对狗男女下地狱给她的孩儿陪葬!

她眨了眨眼,看起来十分的无辜俏皮,瘪着嘴委屈道,“姐姐,那里面的明明是你的婢女,你怎么能说成是我呢?谁不知道女儿家的清誉最重要了……”

谢玉娇的眼里迅速挂满了泪水,她用帕子捂着,仿佛自己也受了天大的委屈,“这是妹妹换衣裳的房间,姐姐这么想也不是故意的,谁会想到素芳会在这里……”

华风狠狠皱了皱眉,“好了,你姐姐也不是故意的,你何必如此小气?”

她小气?谢琬琰恨得简直想生吃了华风的血肉,她紧紧掐着手心,手心传来的疼痛才让她没有失态。

在场的人都不是傻子,他们纷纷用一种看好戏的眼神,甚至有这么一两个聪明的人,暗戳戳的把视线投向了谢玉娇!

都说谢大小姐温柔美丽,善良聪慧,其实也不尽然嘛!

谢玉娇素来都是顺风顺水,头一次被旁人用怀疑的目光去看待,她皱了皱眉,她怎么感觉,这一向蠢笨的妹妹像是换了一个人?

苏荷反应最快,她招来两名家仆,“素芳胆大包天,做出这等丑事,毁坏我谢家门风,给我压下去,乱棍打死——”

谢琬琰的心一冷,素芳怎么说也是谢玉娇身边的心腹婢女,她竟然直接舍弃了素芳,为的就是不连累谢玉娇一丝半点的名誉,这份果决和狠毒,她该怎么应对?

素芳迷迷糊糊的睡醒,发现自己被众人围观,又听苏荷下了这样的命令,浑身发冷,家丁把她抓起来时,她拼命大喊道,“夫人!奴婢是被陷害的,奴婢是被二小姐给打晕的!奴婢奉小姐的命令来看望二小姐,结果被她一棍子打晕!”

这丫头,反应不错。

谢玉娇似乎是再也忍不住了,眼泪扑簌簌的落下来,微红的眼眶让在场的男子都忍不住想上前拥抱她,安慰她。

“妹妹,你怎么能如此做呢?是不是姐姐哪里做的不好,让你生气,所以你今日才想报复姐姐,你说,你说出来姐姐都改好不好?”

好一副梨花带雨的美人图!

谢琬琰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这谢玉娇最擅长的就是凭借梨花带雨的模样获取同情。

她也眨了眨眼,“姐姐待我自然是极好的,不过我刚才换好了衣裳就去同明王妃道歉了,所以我实在是不知道为何素芳会在这里和男子私……通。”

一提起明王妃,谢玉娇的心里就不太爽快了,她及笄礼的时候,请的不过是谢家一位有名望的夫人来做正宾,可是轮到谢琬琰,却是皇族宗室素有地位的明老王妃!

她简直恨极了!凭什么接受这一切荣华的人不是她?

谢玉娇这么想着,眼里的眼泪掉得更多了,“妹妹,你可不能凭借明王妃和母亲是闺中好友,就借着明王妃的名头来说话呀!万一被明王妃她知道……”

这么短的时间里,她怎么可能来得及去见明王妃呢?

华风眉头紧皱,和谢玉娇想的一致,他直接就开口道,“谢琬琰,你年纪轻轻,怎么心肠如此狠毒?虽然不是一母同胞,可你姐姐掏心掏肺的对你好。”

好一个心肠狠毒!

这两人算计她的名誉不成,竟想在她头上扣下一个心肠狠毒的帽子!

有旁人见谢玉娇哭得极惨,便看不过眼了,出口说道,“明华郡主,你怎么能这么欺负你的姐姐?简直身在福中不知福,要是我也有这么一个姐姐,笑都笑醒了!”

“还不是仗着自己是郡主,就随意欺压?”

谢琬琰扫过去,说话那人是镇国公府家的二公子,上一世和谢玉娇来往甚是密切,也难怪会帮谢玉娇说话了。

不过,这些人是不是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我什么时候狠毒了,我方才都说了,我换好衣裳就去见明王妃了,你们偏偏要朝我头上扣这个罪名,还有你二公子,你见到本郡主不行礼,还污蔑我!”

是了,她还是个有品级的郡主。

在场众人除了华风不用行礼,其他人都是要见礼的。

被单独点出来的李公子面色涨红,羞耻得不行,不过看到谢玉娇梨花带雨的娇弱模样,他又梗着脖子说道,“你不就是仗着自己是郡主才这么张扬跋扈的吗?郡主有什么了不起的?”

其他人即使再不高兴也还是行了礼数,唯有李公子和苏荷母女不动如山。

“郡主是了不起,有本事你也去当一个来看看!”说她骄横跋扈,那她就嚣张给他看!

李公子面色更红了,有千金小姐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李公子看了一眼谢玉娇,更觉自己在美人面前丢了脸,他直接扬起手,三步并作两步的冲向谢琬琰,竟想直接动手打下!

谢玉娇眼里闪过一抹快意,打吧,最好打烂谢琬琰的那张狐媚子脸!

谁知谢琬琰收起嚣张的神色,惊慌得不得了,竟是提起裙摆跑向了谢玉娇的方向,“姐姐救我!”

在场的人见她被李公子这么追着,竟是没有一个人出来帮助她的,就连名义上的未婚夫华风,也是站在一旁不动如山,直到看见她跑向了谢玉娇,才断然出手。

直接抓了谢琬琰的半边肩膀!

她被抓住的肩膀简直疼得她脸色发白,她甚至怀疑,自己的肩膀是不是要被抓废掉了。

李公子这会追上来,伸手就想一巴掌打下去,谁知撞进谢琬琰漂亮的眸子中,被里边滔天的仇恨给惊得愣住了,手也停留在半空。

就在此时,一道威严的女声传来,“给我住手!”

第4章 明王妃撑腰

被突如其来的女声惊醒,李公子的手怎么也打不下去了,他再看向谢琬琰的眼眸时,已经没有方才的滔天仇恨了,他怀疑自己是眼花了。

“参见明王妃。”众人纷纷见礼,华风的手也松开了谢琬琰,疼得谢琬琰的半边肩膀都酸麻酸麻,她的骨头可能是脱臼了,谢琬琰暗暗想道。

“王妃,我方才说去向您请罪了,可是姐姐和二王爷就是不信,还一个劲的说我害人,你说说,我怎么会害人嘛!”谢琬琰把肩膀上的疼痛给忽略掉,提起裙摆像只蝴蝶一样跑向明王妃。

明王妃一身宫装,眼角有些细纹,她眼里飞快的闪过一抹疑惑,这个丫头似乎不一样了,自从她的生母去世之后,她再听到这个丫头的消息,都是张扬跋扈的传闻,她几次想见见这个好友的女儿,可是都被推辞。

今日来作为这丫头及笄礼的正宾,也是她顾念着好友的情分。

可是就在刚才,这个小丫头居然派了贴身侍女过来寻她,叫她救她,小丫头在太傅府中过得如鱼得水吗?这是怎么一回事?

明王妃心里疑惑重重,面上却是冷意蔓延,她指着李公子训斥道,“镇国公府的家教就是如此吗?堂堂一个男儿,居然追着一个弱女子打,你不害臊,老妇都替镇国公害臊了!”

想到她刚才看到的那一幕,明王妃是真的来气了,她和长公主的情谊深厚,哪能见得谢琬琰受此欺负?

李公子受到这一番训斥,脸色白了白,他还想争辩,结果却被匆匆赶来的妇人一把拉住了,那妇人是镇国公夫人,态度十分诚恳的弯了弯腰。

“是臣妇管教不严,让明王妃和明华郡主受惊了,逆子,还不快向郡主道歉?”

李公子张了张嘴,刚才的冲动不知什么时候消散了,他十分不甘的低了头,“明华郡主对不起。”

他刚才或许是鬼迷心窍了,还好这一巴掌没有打下去,要不然可不仅仅是一个道歉这么简单了。

谢琬琰瘪了瘪嘴,好像要哭了,“刚才要不是二王爷抓住我,我都不会差点被打,王妃娘娘您要替我做主啊。”

二王爷不是小丫头的未婚夫吗?怎么会在小丫头被追打的时候不出手相助,反而还抓住了小丫头?明王妃越想就越有些怒意,她锐利的目光看向了华风,“二王爷,我身为长辈,倒也不好说什么,不过这丫头既是你的未婚妻,往后便是和你并肩的妻子。”

在明王妃说话的时候,谢琬琰悄悄把目光移向了谢玉娇,果然见谢玉娇眼里带着冷光。

她暗暗轻笑一声,华风在听完明王妃的话之后,便点了点头,“您说的是,刚才着实是我也受了点惊吓,才下意识的抓了琬琰,倒是对不起琬琰了。”

受到惊吓?谢琬琰心中冷笑,一个对死人司空见惯的王爷,居然说被这一小小追打惊吓到了?

骗谁呢。

不过她却做出感动的模样来,“我就知道王爷对琬琰最好不过了,不过这素芳污蔑我,我方才去向王妃娘娘请罪,哪里有空闲来打晕你并且陷害你?分明是你和外人……”

她咬了咬唇,似乎后面的话难以启齿。

明王妃皱眉硕大,“方才这丫头确实诚心诚意的在向我请罪,至于这丫头,做出如此污秽的事情,这是谁家的丫头?还有没有半分礼数了?”

谢玉娇此时眼泪已经收住了,不过还是眼眶红红的,像一朵娇花似的惹人怜惜,“回王妃,是臣女的。”

“太傅府不是一贯最重规矩的吗?怎会养出这样不知廉耻的婢女?看来这严谨规矩的家风也不尽然。”明王妃看见谢玉娇这等动不动就哭的女人就觉得十分的碍眼,说出口的话也重了几分。

苏荷也走上前来,“王妃息怒,这丫头不知廉耻,杖毙了就是了,可怜娇女竟被这等婢女给蒙蔽,平日里还好生器重她哩!简直就是辜负了娇女的信任。还愣着干什么,堵上嘴巴,拖出去杖毙了。”

素芳睁大眼,想说些什么,却被人给堵住了嘴巴,睁着眼睛不甘的被脱了下去。

三言两语,就把谢玉娇从一个教导无方扭转成被下人蒙蔽的善良女子,苏荷这份颠倒黑白的本事让谢琬琰后背发凉。

难怪堂堂长公主会栽在她的手里头,谢琬琰攥紧了手,她们会装,那她就要比她们更能装!为了娘亲,为了她无辜惨死的孩子,她拼了这条命,也要把这几个人送进地狱!

明王妃见那婢女已经被杖毙,也不好多说什么了,不过她倒是明白了一件事,恐怕小丫头在太傅府中的日子,并不如她想象中的顺风顺水。

“好了,我们回去继续吧。”她淡淡道,及笄礼可才刚刚进行到一半呢。

等谢琬琰行完及笄礼,明王妃叫住了她,把她带到了一处安静的房间中,“小丫头,说罢。”

明王妃一脸慈爱的看着她,谢琬琰却鼻子一酸,差点忍不住落下泪来,这位王妃和她的娘亲是十分要好的闺中密友,在上一世,她被流氓看遍了身子,又恰好被人堵在门口的时候,也是这位王妃勃然大怒,赶走了看热闹的宾客,甚至阻止了她被暴怒的谢太傅毒打。

这位老王妃,是真心实意的对她好。

见谢琬琰快哭了,明王妃有些慌了神了,手摸了摸谢琬琰的发丝,乌黑的发丝上插着她从宫中寻来的金丝雕花玉簪,十分的好看,“丫头,是不是有人欺负了你?你是长公主的女儿,朝廷亲封的郡主,谁敢对你不敬呢?”

难道是那对扶正后的母女?

可是她听说,那对母女对待小丫头是极好的,有求必应的,应该不会受到委屈才对呀,明王妃等谢琬琰说话等得心急火燎的。

谢琬琰忍下了眼泪,她微红着眼眶说道,“王妃娘娘,琬琰自从生母去世之后就过得很不好很不好,他们都欺负琬琰,一个个都盼着琬琰不好。”

第5章 姐妹试探

明王妃心疼的把她搂进了怀里,却听见她吃痛的惊呼,敏锐的明王妃立即解开谢琬琰的衣裳,却见一块乌青盘旋在白皙瘦弱的肩膀上,“天啊,这是……这是二王爷方才抓的?”

谢琬琰点了点头,那块乌青十分的可怖,越发让她看起来楚楚可怜,“王妃娘娘,自从娘亲没了,我感觉一下子就变了样,父亲很少见我,就连后母,也是一个劲的捧杀我,我绣花被刺了手指,她便让人把所有的针线花样都收起来说怕伤了我不给我绣。”

“学画画的时候我不小心弄脏了衣裳,她就说我千金玉贵的,画画会让我变丑,也不让我学,读书的时候夫子觉得我念的不好,说了我一句,她就说那夫子不配教我,让那个夫子离开。就连丫头做错了事情,我训斥了一具,她都要把那个丫头杖毙,我求情了也无用,她这分明就是在捧杀我呀!”

谢琬琰越回忆就越心酸,曾经她是真心以为苏荷这样是对她好的,重活一世,却叫她看穿了许多虚伪的恶心的表象。

明王妃何等敏锐的人儿,她才知道,好友的女儿张扬跋扈不学无术的名声,便是出自于此的!她怒极,手都在微微发抖,“亏我以为这个妾室是好的,不曾想她居然敢这么捧杀你,谁给她的胆子?”

不仅如此,她还敢亲手杀了堂堂长公主,她还有什么不敢的?

不过这些事情谢琬琰并不想告诉明王妃,告诉明王妃,依着明王妃的性子,只怕会打草惊蛇,她是实在是无法了,在偌大一个太傅府中,只有一个阿颜是真心实意待她,她就像是被豺狼虎豹围在了中间任人宰割。

“王妃娘娘,刚才那个男子,其实是来害我的,好在我机灵,把婢女打晕了,偷天换日,我才逃过一劫,要不然,只怕我名誉尽毁,我都这样被她们捧杀了,可是她们还不满足,她们是不是下一步,就要我的性命啊!”谢琬琰委屈道。

明王妃怒不可遏,堂堂郡主,却被逼成这个样子,要是老友还在,那该得多心疼这个丫头。她定了定心神,“我接你过府去住,好不好?”

谢琬琰却摇了摇头,“王妃娘娘,您接我去王府住,这不合规矩,我到底还是谢家的女儿,我今日向娘娘说这些,就是希望娘娘能帮我一把,派几位夫子过来,让我学一学东西,有您的夫子在,她们是断然不敢再轻举妄动了。”

明王妃越发心疼她了,她连声应道,“好好好,我答应你,不过你一个人,若是应付不过来那堆小人,你便差人告诉我,就算是再不合规矩,我也要拿着把刀过来将你接走。”

听明王妃这么说,谢琬琰忍不住笑,她眼里带着光芒,十分的吸引人,“王妃娘娘您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我自己,可不能让娘娘做拿着刀这么粗鲁的事情呢。”

看着这般坚定的谢琬琰,明王妃仿佛看到了十几年前的好友,信誓旦旦的在她面前讲,她要逃离皇宫,要嫁人。

她露出一个笑容,“好,你肩膀上的伤要小心些,我这趟出来倒是没有带伤药,等我回去了,再使人给你送来,丫头,你要好好的。”

谢琬琰重重的点头,她当然要好好的,她还没有为她的娘亲报仇,还没有为她无辜的孩儿报仇!所有算计她的人,都要给她下地狱!

等谢琬琰回到了所住的明华院,看着眼前熟悉的一草一木,这里是她的娘亲亲手给她打造的院子,可是就在前一世,她匆匆出嫁之后,这座院子就给了谢玉娇,听说后来,这座院子无端失火,里边她和娘亲的回忆也跟着毁于一旦了。

肩膀上的疼痛叫她回神,她冷下脸,“方嬷嬷呢?”

阿颜招来院里的一个小丫头问,扶着谢琬琰进了屋子,“小姐,听说方嬷嬷一大早上的就出去了,听说探亲去了,要明早才回来呢。”

恐怕探亲是假,逃避是真吧?

上一世她也是第二天才见到了方嬷嬷,这个小人!明明是娘亲从宫中带出来的陪嫁嬷嬷,可是却投向了苏荷母女的那边,还亲手用匕首把她的孩子一刀刀折磨致死!

她怎么会忘记呢?那张老脸上露出的得意的,残忍的笑容!

阿颜看到面露仇恨的谢琬琰,浓郁得让她心惊不已,急忙唤道,“小姐。”

谢琬琰才堪堪回神,她笑了一下,看了看周围,“阿颜,你今日也看到了,她们是怎么算计我的。”

她当然看到了,正是因为看到了,她才更加的心疼小姐,“小姐,对于阿颜来说,只要你看清楚了她们的真面目,阿颜就很开心了。”

傻瓜阿颜,谢琬琰露出一个笑容,不管怎么说,她逃过了清誉尽毁的及笄礼,那前世的悲惨一切,肯定也能避开!

这一世,她绝不会再懦弱,绝不会再听信小人的谗言,她会用自己的双手,护着自己所爱护的人!

门外突然有人说话的声音传来,“参见大小姐。”

紧接着谢玉娇柔柔的声音便响起来,“起来吧,我来看看妹妹,妹妹还没歇下吧?”

有婢女回答道,“未曾呢,大小姐和二小姐真是姐妹情深啊。”

阿颜朝谢琬琰看去,却见谢琬琰整个人冰冰冷冷的,一双眼眸更是锐利冰寒,仿佛历经什么深仇大恨,她急忙走到门口,“奴婢见过大小姐。”

谢玉娇缓缓走进来,她笑意温柔,在看到榻上一言不发的谢琬琰时,嘴角的笑意更加扩大了几分,“妹妹,姐姐来看你了,你没有被素芳的事情吓到吧?素芳也真是的,居然还倒打一耙,都怪姐姐识人不清,才差点让人挑唆了我们之间的骨肉亲情。”

谢琬琰紧紧攥着手,她掩下眸中所有冰冷,再睁眼,俨然是赌气的表情了,她撅起嘴,直接扑进了谢玉娇的怀里,这么大个人,差点撞得谢玉娇摔倒了,“姐姐,你今天怎么不为妹妹出气啊,那李公子这么追打我,你却一言不发,琬琰都不想理你了!”

第6章 反将一军

她就说怎么觉得谢琬琰不对劲,原来是为了这件事……谢玉娇露出笑容来,“琬琰乖,姐姐也是被素芳吓蒙了,对了,你怎么会想到去向明王妃请罪呀?”

原来是为了打探她的虚实,谢琬琰扑在谢玉娇的肩头上,和仇人相触让她恨不得朝谢玉娇的脖子上咬下一口,她待她极好,有什么都是第一个给谢玉娇的,可是谢玉娇却和华风联合害她含冤沉塘,可怜的孩子也被生生折磨死。

她的脑子更加清醒,现在太傅府都是这对母女的天下,她必须得继续愚蠢下去,才能暂时保命。

她废了好大的劲,才没有让自己失态,“姐姐,我是觉得明王妃平日里总送些好东西来,对我挺好的,我及笄礼上弄脏了衣裳,打断了她为琬琰插簪的礼节,要是不去向她请罪的话,要是明王妃不喜欢我了怎么办,那琬琰会很难过的。”

不喜欢你才正好!谢玉娇的手轻轻抚上谢琬琰的后背,她抬眼看着明华院里的布置,处处精致,处处华丽,这些东西,本应该是她的啊!

“琬琰,你是堂堂郡主,不过是弄脏了衣裳,打断了一下仪式罢了,用不着大费周章的前去请罪的,你要记得,你是郡主,不要让人家小看你才是。”谢玉娇淳淳教导,看来她的好妹妹还是和往常一样蠢笨,素芳的事情,指不定是个意外。

这般想着,她的眼里也出现了一抹轻蔑,被悄悄抬头的阿颜看了个透彻,阿颜的心顿时就是一凉。

“姐姐说得极是,不过我刚才换好了衣裳之后,发现阿颜昏倒在门口,我叫了好久才叫醒她的呢。”谢琬琰天真无邪的说道。

谁知这话恰好让谢玉娇有了些慌乱,她还真怕谢琬琰深究下去,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于是她急忙说道,“兴许是谁恶作剧吧,这个府里想让你不好的人多了去了,就比如碎玉居的那位——”

谢琬琰从谢玉娇的怀里出来,香料浓得让她鼻子有点不舒坦,她佯装发怒道,“又是她?!她不是说养病吗,怎么有空闲来敲晕我的婢女?等我待会就去找她算账去!”

谢玉娇轻笑一声,暗骂了一声蠢货,再看这周围比她华丽精致了不少的屋子,她是一刻也呆不下去了,“妹妹,我先走了,天色已晚,你先好好休息吧。碎玉居那位,可是厉害着呢!”

说完,就带着婢女离开,谢琬琰屏退了下人,只留下阿颜,她才有些吃痛道,“阿颜,快拿些活血化瘀的伤药过来,疼死我了!”

阿颜一惊,她没看到华风抓住谢琬琰的那一幕,如今听见她受伤,急得不行,直接找伤药去了。

娇美的人儿坐在椅子上,面露沉思,谢玉娇这次来,一是为了打探,二则是想借刀杀人,碎玉居的那位,可是老夫人的亲侄女,在这太傅府中唯一能够和苏荷抗衡的妾室,只不过近些日子碍于老夫人病重,才消停了下来,让苏荷母女暂时一家独大。

况且前一世在她出嫁后不久,这个妾室可是爆出了怀孕了。

难道……现在这个妾室已经有孕了?

她越想就越觉得有可能,阿颜拿着药膏急匆匆的走过来,裙摆晃动得厉害,“小姐,您哪里受伤了,让我帮您瞧一瞧。”

谢琬琰扯开了衣裳,在看到那一块乌黑时,阿颜眼泪都掉了下来,她心疼的把药膏抹上去,“小姐,大小姐也太狠心了,居然在您身上下这么重的手。”

在想到今日的种种圈套之后,阿颜更是心疼谢琬琰了。

“不是她做的,是华风。”谢琬琰缓缓说道,她闭上眼,不让阿颜看见她眼底喷薄而出的恨意。

什么?

“竟是二王爷?郡主这么娇弱,二王爷他怎么能下得了手?”阿颜惊道,更何况,二王爷还是郡主的未婚夫,将来和郡主过一生的男人。

他有什么下不了手的!甚至亲口下令杀掉亲生骨肉,连眼睛眨也不眨!

她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我们去碎玉居。”

被谢玉娇挑唆的她,怎么能不去碎玉居闹一场呢?

而回去的谢玉娇,绘声绘色的把谢琬琰的反应都给描述出来,特别是听到下人禀报,谢琬琰去了碎玉居的时候,她便笑得直不起腰来,“母亲您看,这个蠢货多好骗呐,要是那位的肚子出了点什么问题,那可更加值得开心了,您呀,就别再想那个蠢货了!”

苏荷皱了皱眉,兴许是她多想了吧,“也罢,你和二王爷怎么样了?”

一提起二王爷,谢玉娇就咯咯笑了出声,“二王爷可喜欢我了,现在就等二王爷事成,就八抬大轿迎我入府。娘亲可以放心好了。”

苏荷的眉头才松开,她露出一个笑,“等你成了二王妃,娘亲就心满意足了。娘亲这半辈子都活在长公主的阴影下,好不容易才谋得了如今的成就,希望你可要好好把握住二王爷,娘亲跟你讲,这男人的心呐……”

而另一边的碎玉居,谢琬琰轻咳一声,大声说道,“月姨娘在吗?”

很快便走出来一名婢女,脸上带笑,“原是二小姐来了,二小姐里边请,姨娘刚用完早膳呢。”

谢琬琰毫不客气,一脸天真的走进去,一副生气的模样,“月姨娘,你昨天怎么能打晕我的婢女呢?你还跟爹爹告状,说我挑唆明王妃是不是?”

在她对面的女人脸颊苍白,看起来似乎有点羸弱,她轻轻咳了一声,“郡主,我没有打晕您的丫鬟,我今日抱病未出门,我可不知道您的及笄礼上发生了什么事,还有您的丫鬟是在哪里被打晕的,您说出来让妾听一听。”

她虽然这般说,可是眼底却猛然迸出一道光亮来。

谢琬琰满脸的不解,但她还是说了,“我的丫鬟,是在我换衣裳出来的时候发现被打晕的,大姐姐说是你干的,你一向不希望我好,月姨娘,你真的不知道及笄礼上的事情吗?”

月姨娘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睛越来越亮,“自然是了,我自然是不知道的,不过郡主,大小姐说的不一定是正确的,您好好回去回想一下。”

第7章 太傅的偏袒

谢琬琰眉头一皱,显然是怒气冲冲的模样,直接冲了出去。

月姨娘见人走了,捂着肚子笑得开怀低声笑道,“好一个苏荷,竟敢这么设计郡主,要不是没有证据,我一定让她彻底的翻不了身!不过,她们难道是知道了我的身子,才让这个蠢货过来找茬的?”

屋子外面隐隐约约的声响也传了进来。

“二小姐,老爷刚刚回来,让二小姐过去正堂。”传话的人道。

阿颜有些疑惑,“可知是因为什么事情吗?好端端的,怎么会叫郡主前去正堂?”

那传话的人似乎和阿颜关系还可以,他悄悄压低了声音,“听说是因为素芳的事情,被明王妃质疑家风的事情已经传到老爷耳中了,老爷十分的生气。”

可是,这和她们郡主有什么干系?

谢琬琰淡淡说道,“你回去回话吧,说我现在便过去。”

真是好父亲呢,对于女子重大的及笄礼,她这位血脉亲父却一整日缺席,现在倒是急匆匆的来兴师问罪了。

那人离开了之后,谢琬琰就安安静静的,阿颜绞尽脑汁都想不出来太傅想要做什么,想问谢琬琰,却见自家小姐宁静的模样,又问不出口。

身后月姨娘的声音传来——

“郡主,妾也和您一块过去吧。”

等谢琬琰和月姨娘到了正堂的时候,发现苏荷母女也在,谢太傅抬眼见她进来,直接往地上摔了一个茶盏。砰的一声,茶盏四分五裂,有一片碎屑落在了谢琬琰的脚边。

谢琬琰仿佛吓了一大跳,她满脸无辜的问道,“爹爹,你怎么了啊!是谁惹你生气了吗?”

谢太傅气得从座位上站起来,指着她骂道,“你说说你,你姐姐这么疼爱你,可是你是怎么做的?仅仅凭借一个丫鬟的话语,就觉得你姐姐不疼爱你,甚至还教唆明王妃,让明王妃出口指责谢家家风,你说说你,怎么就生出了你这么一个女儿?”

谢琬琰听得膛目结舌,这苏荷母女,也太能扭曲黑白了吧。

不过她的反应十分迅速,她挂上了两滴泪水,“爹爹,女儿并没有觉得姐姐不疼爱我啊,姐姐她还连夜过来看望我,我敬重她还来不及,你这是听谁乱嚼舌根啊!至于教唆明王妃,爹爹你觉得女儿有那个本事能够教唆明王妃吗?”

谢太傅皱着眉,这二女儿被娇养得骄横跋扈,远没有大女儿懂事,要说能挑唆明王妃,他是第一个不相信的。

不过,他刚才回来的时候偶遇镇国公,被对方阴阳怪气的嘲讽了一顿,颜面丢尽,这笔账自然是有人来清算的,他冷哼一声,“你太过蛮横,今日起就闭门思过,抄写女则百遍,什么时候抄写完,那就什么时候出来!”

女则百遍,那起码要三个月了。

说完,谢太傅觉得自己神清气爽的,方才受的气可算是有了一个发泄口。

一直未出声的月姨娘轻轻咳了一声,谢太傅才看到月姨娘,脸上的怒火顿时就去了大半,“月娘,你怎么不好好在屋子里待着,不是说生病了吗?”

苏荷见状暗暗咬牙,她也凑过来说道,“是呢,瞧月姨娘这小脸白的,十分的惹人怜惜,姐姐那里有上好的人参,一会就命人送去碎玉居,你可得好好养身子才是。”

她说完,被谢太傅赞赏的看了一眼,随即娇羞的低下了头,眼底却充斥着愤恨。

月姨娘也笑了,她柔柔的靠在谢太傅的胸口,“老爷,今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您怎么把二小姐罚得这么重啊,也是妾身子不好,未能出席二小姐的及笄礼,倒是不明白老爷为何怒火如此重,可吓坏了妾。”

听她这么温声软语,谢太傅的心早就软了,“还不是这个不听话的,顶撞了镇国公府的公子,还让明王妃看到了,出口质疑谢家家风,估计现在外面流言早就传得满天飞了,我谢家的颜面荡然无存!”

月姨娘惊呼道,“郡主,这是真的吗?”

苏荷见月姨娘一直窝在谢太傅的怀里,心里早已把月姨娘骂了好几遍,又听月姨娘这么问,突然有种不妙的预感,她张了张嘴正想开口,却被谢琬琰抢了先。

“李公子被王妃娘娘训斥那是活该,他居然追着我一个堂堂郡主打,又没人阻拦,不信父亲可以问一下大姐姐和母亲,她们都看见了。要不是明王妃及时赶到,恐怕我一个郡主都要被他生生打死了,至于明王妃出口训斥,还不是因为姐姐身边的婢女和人……私通嘛。”谢琬琰委屈的说道。

这个蠢货,还特地点出来没人阻拦和她们在场,谢玉娇暗骂一声,面上却是楚楚可怜的说道,“父亲,并不是娇娇不上去帮助妹妹,实在是我看着李公子这么凶,娇娇害怕愣住了,至于母亲的胆量,父亲也是知道的。这件事都是娇娇太过胆小,又被恶仆蒙蔽才惹下的事端,请父亲责罚。”

苏荷也在一旁帮腔,“是啊,至于二小姐确实是无辜的,老爷还是撤销对二小姐的惩罚吧。”

见爱妻和爱女都这么说,谢太傅脸上也挂不住了,不过叫他撤销惩罚,这怎么行?他的颜面还要不要了?他想了想,说道,“不过李公子为何追打你?想必也是你顽劣所致,惩罚不变,什么时候抄写完百遍再出来,至于你们两个,胆子小也情有可原,回去歇着吧。”

这么明显的区别对待,傻子才看不出来。

谢太傅似乎有点心虚,他不去看谢琬琰的眼睛,搂着月姨娘,轻声细语的走远了。

又是在月姨娘那里歇息,苏荷暗暗咬牙,面上却一副大度的模样。

谢玉娇看在眼里,“妹妹,你刚才怎么和月姨娘一块过来的呀,你难道不知道月姨娘最是诡计多端了吗?”

还真是一刻不停的上眼药啊……谢琬琰心中嘲讽,面上却委屈兮兮的,“可是我问了月姨娘,她一整天都呆在屋子里,根本不知道我的及笄礼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应该不是她干的,可是不是她干的,那又是谁啊!”

第8章 小惩方嬷嬷

谢玉娇眼皮子一跳,身旁的苏荷一脸慈爱的说道,“这件事情母亲帮你查,母亲定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想谋害你的人的。”

最想谋害她的,不就是你们两个么?谢琬琰垂眸,遮住了眼里的嘲讽,“那就劳烦母亲啦,琬琰今日好累好累,就先回去睡觉啦,琬琰告退。”

说完还附赠了一个大大的笑容,苏荷也笑了,“去吧。”

等走出了正堂,阿颜终于憋不住了。

“郡主,老爷怎么能不分青红皂白,直接罚了您呢,这分明和您没关系的。”阿颜愤愤说道。

谢琬琰没有回答,她早就不报什么希望了,特别是前世在谢玉娇口中得知,自己的这个父亲默认了娘亲的死亡的时候,她更是把这个所谓的生父一块恨上了。

她回到明华院,只见方嬷嬷那张老脸笑开了花迎上来,“郡主,您去哪了?老奴探亲结束,回来却不见您的身影,可把老奴给吓坏了。”

方嬷嬷!

一看到这张老脸,谢琬琰的脑海中就浮现出前世方嬷嬷亲手一刀一刀刺向她无辜的孩儿的画面,她真想也一刀刀把方嬷嬷虚伪的面容给划破撕裂!

可是她不行!

为了能够活下去,为了报仇,她只能暂时隐忍。

而方嬷嬷没有听到谢琬琰的声音,心下疑惑又心虚,她看过去,却被谢琬琰杀人似的目光给吓得怔愣了,不过很快她又回过神来,再看谢琬琰,已经没有方才的冰冷了。

她暗笑自己老眼昏花,直接挤过去把阿颜给挤开,伸出手就想搀扶谢琬琰,却被谢琬琰下意识的使尽了力气拍向她的手背。

“啊——”

杀猪般的喊叫响起,方嬷嬷的手通红一片,忍不住抖啊抖,疼得她冷汗都流了,偏偏她还要强忍着笑道,“郡主,您怎么了啊?”

郡主一向对她最是亲近了,怎么会突然这么反常,反感她的接触呢?

难道是阿颜这个小蹄子在郡主耳边说了什么?方嬷嬷阴冷的扫了一眼阿颜。

“阿颜,我们进去,方嬷嬷,刚才我不是故意的,我还没睡醒,迷迷糊糊的还以为是哪条狗靠近了,下意识的举动,你既然受了伤,这几天就好好将养着吧。”谢琬琰无辜的说道,她打下去的那只手还疼得厉害呢。

方嬷嬷这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她怎么感觉郡主口中的狗就是在说她?

不,一定是错觉,错觉,郡主最信任她了。

回到屋子里,阿颜也忍不住好奇道,“郡主,您为何突然对方嬷嬷下手啊!”

要说没睡醒,阿颜是一百个不信的,不过打了方嬷嬷,她感觉好爽啊!

谢琬琰看了看周围,整个屋子都静悄悄的,只有她们两个人,“我怀疑,方嬷嬷和那对母女勾搭上了。”

什么?不会吧?方嬷嬷可是长公主的陪嫁嬷嬷啊,怎么会被那对母女给拉拢去?不过阿颜看着自家郡主平静的容颜,对这件事也相信了七八分。

而且方嬷嬷这次探亲和昨日的圈套,实在是太过巧合了。

要是方嬷嬷是知道他们算计才避出去的,这也说得通了。

“这个老刁婆——”

小说

律少盛宠失忆妻: “轻舟,我不会再放手……”

2021-1-2 16:00:45

小说

幽若天眷顾:她被唐辰囚禁虐待,生不如死。

2021-1-2 16:04:0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