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此共韶华:在这个世界上,每天都在变

我叫刘大丫,十九岁,今年高三,马上就要参加高考了。,两个月之前的一天,我放学回到家里,意外的发现家门口站着两个粗壮的光头男,站在我们家门口就跟门神一样……
缘此共韶华:在这个世界上,每天都在变

1

%title插图%num

第1章 又惹事

在这个世界上,每天都在变,唯一不变的,那就是人类的欲望。

人们渴望着金钱和地位,天复一天年复一年的渴望着,得到了,却还想要得到更多。

而我,从始至终都没变过,不是我有多高尚,因为我什么都没有,我只想要得到自由!

事情还要从两个月之前说起。

我叫刘大丫,十九岁,今年高三,马上就要参加高考了。

两个月之前的一天,我放学回到家里,意外的发现家门口站着两个粗壮的光头男,站在我们家门口就跟门神一样。

屋里头还有争吵声,我没敢走进去,只敢躲在院子里偷听,害怕一会儿惹火上身。

我在这个家里的地位,比一只小猫小狗高不到哪里去,家里如果出了什么事情,我第一个想法绝对是躲出去。

在外面听了一会儿,里面的争吵声越来越厉害,我甚至听到了后妈的尖叫声,不过听到最后总算是听出了一点儿苗头出来。

原来是刘明旭又惹事儿了。

刘明旭是我同父异母的弟弟,只比我小一岁,他还有一个一母同胞的妹妹,叫刘明丽,比我小两岁。

他们俩都是我后妈生的,我们三个在同一个学校里上高中,我跟刘明旭在一个班级里,刘明丽比我们低两届,今年刚升高一。

我对我亲妈没什么太多的印象,家里除了一张她的老照片之外,就没有其他关于我亲妈的痕迹了。

那张照片还是从我爸的抽屉里偷出来的,我只知道她是隔壁村子里的人,我姥姥家也在隔壁村子,只是她们从来都不待见我。

还是以前听邻居说的,我亲妈长的可好看了,是隔壁村子里的一枝花,追她的人都能从村头排到村尾去,但她眼光高,谁也看不上,后来就跟着村子里的人出去打工,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想通了,就托人到我们村子来说亲,也不知道为啥相中了我爸,结婚刚一年就生了我。

我爸这个人,说好听点儿就是老实,不好听了就是木讷,但心里头有自己的主意,他觉得女人就应该在家里相夫教子,不应该出去抛头露面,我亲妈生下我之后就还想再出去打工,因为我爸不同意,竟然就扔下我跑了。

从那以后就我亲妈再也没消息,我爸抱着刚满月的我去姥姥家找人,还被人给轰了出来,那时候农村里的结婚都不扯证,办了酒席就算是一家子了,所以我爸这婚姻连最基础的法律保障也没有,找不到媳妇,就只能带着我回家去了。

再后来我爸就不找了,又找媒人花钱娶了个媳妇,就是我后妈。

后妈进门一年就生了个男娃,就是刘明旭,地位一下子就稳固了,再过一年又生了个闺女,我这个前头生的也就不稀罕了。

我在家里的地位可有可无,还要时不时的听几句邻居的闲言碎语,大家都说我亲妈是跟城里的野男人跑了,还说我不是我爸亲生的,反正这样的话说来说去也没人反驳,大家就当个乐子了,见了我面上笑过转脸就能再把前尘往事扯出来念叨一遍,从头到尾的我都会背了。

不过我坚信我姥姥肯定是知道亲妈的消息,之前我也去找过几回,可是姥姥家的人不待见我,连大门都不给我开,更被提跟我说什么线索了,我就想着等高考之后再去找一回。

在我们这个小村子里,大学生比金子还珍贵呢,我要是考上了大学,姥姥一定不会再跟之前那样对我了,说不定我就能找到我亲妈了。

屋子里的争吵越来越大,最后还是我爸喊了一声才停下来,我就听我爸说:“孩子犯了错,该赔啥俺们啥话也不说,你们说个数,就是砸锅卖铁,俺们也赔!”

又一个男人说:“原本我们也不想太为难你们的,所以一直也没找过来,但是你们家小崽子下手忒狠,直接在我儿子脑袋上开了瓢了,现在人还在医院躺着呢,医生说醒不醒的过来都不知道呢,我也不管你家多要,就一百万!”

“多少?”后妈嚎了起来:“一百万?你们是土匪啊?你们的儿子是黄金做的还是钻石做的?打一下就要一百万?你看看俺这条命值不值这老些钱,不够你连俺们老头子的命也一起都拿走,俺们这院子你也一并拿走,都抵给你!”

这是后妈平时的一贯作风,撒泼打诨,我爸一般都不管她,由着她想干啥就干啥,我在外面听着都能想象出那画面来。

可是这招对我爸管用,真要是碰上硬茬可就不好使了。

果然听到男人又说:“一百万我可没多要,这马上就要高考了,我儿子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就算赶在高考之前醒了,他考试也会受到影响,说不定还会有什么后遗症,县城里的大医院有多贵你们去打听打听,光一天住院的钱就得五千块,你们自己算算这一百万我多要了没有,刘老哥,别怪兄弟我说话不中听,就你们家这破院子,再来是个我也看不上,另外,人是你们家小崽子打的,那就让他去医院伺候我儿子,什么时候我儿子醒了,什么时候让他回来!”

“放你娘的狗屁……”

“哼,你现在嘴巴可得放干净点儿,看见外头那俩人了吗?那是我兄弟,今天我来是解决事儿的,可不是来打架的,钱和人你们要不出也行,让你们家小崽子出来,我儿子现在什么样,他也得什么样!”

屋子里一下子没动静了,过了好一会儿,男人又说:“钱可不着急,打个欠条有多少线给多少,人我明天晚上过来领,告诉你们,别想着开溜,我兄弟会一直盯着你们家的。”

这话音落下,屋子里就走出来一个男人,转移打扮看上去挺有钱的,手腕子带着金表,脖子上还挂着一条手指头粗细的大金链子,阳光一照,金光刺的我眼睛疼。

他刚出来屋里就响起后妈的哀嚎声,边哭边骂,把家里的人都说了一遍,第一个骂的就是我,骂的最多的就是我爸,而那个惹事儿的主却没听到一句不是。

2

%title插图%num

第2章 凑钱

又过了好一会儿,一直等听不到什么动静了我才敢进去,屋子里头全是烟,呛的人喘不上气来,我爸坐在沙发上低着头,手指头里还夹着半截没抽完的烟,后妈就坐在一边儿抹眼睛,也不知道是真哭还是假哭。

我说:“爸,我回来了。”

后妈突然抬头看着我,眼睛通红通红的,看见我就跟看见了仇人一样,随便抓了个鞋就往我身上打,我没想到她会直接冲上来,想跑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大鞋底子抽打在身上,疼的厉害。

她一边打一边骂:“败家的东西!我让你败家!让你败……你弟弟好好的怎么就把人给打了?让你看着点儿,你是咋看的?啊?咋看的啊你!一百万呢,人家要一百万,把你卖了值这一百万不?”

“爸……爸……你快救救我呀……后妈要打死我了,爸……”我挣扎着朝我爸求救,但他只是坐在沙发上抽烟,压根就不理会我的死活。

我躲着疼,哭喊:“你干啥打我,干啥打我!是你儿子打了人又不是我,你干啥打我!刘明旭,缩头乌龟王八蛋啊你,还是不是个男人,敢做不敢当……没种啊你!”

“你还敢顶嘴?还学会骂你弟弟了?给你上学是为了啥?让你好好看着你弟弟,你看哪儿去了?好好的他咋就把人给打了?”后妈说话的功夫又连抽了我几下。

是啊,明明是上学的时间,刘明旭怎么就把人给打了呢?

后妈她问我,我去问谁去啊?

刘明旭在我们班级里是出了名的混,逃课那是家常便饭,打架更是常有的事儿,以前叫家长写检查,顶多就是赔点儿医药费就解决了,每次后妈都是教训我一顿,对刘明旭那就是捧着疼着,这下可好了,闹这么大,我看他怎么收场!

上课的时间刘明旭出去把人给打了,后妈是让我看着他,但他逃课出去,我不能也跟着逃课吧,我还指着多学一点儿,高考的时候能考上个好大学去找我亲妈呢。

于是我就回头冲着后妈大叫:“我不知道!你儿子是逃课出去的,我在班里学习,不知道他咋回事儿,爸,后妈要打死我,她要卖了你闺女给人家偿命啊,爸……”

我大声喊,喊给我爸听,让他知道刘明旭这个儿子,整天就知道惹事儿不学好,可我也是他闺女,成绩好以后能考上大学有出去,他不能管我!

后妈听见我说刘明旭逃课的事儿,脸又黑了几分,下手也越来越重,拿着鞋底子就忘我脸上抽,没几下我的脸就肿起来了。

“我让你满嘴喷粪,明旭是你弟弟,你还乱败坏他的名声,小娼货,跟你亲妈一个德行,狗眼看人低,心黑烂下水的东西……”

“啪”的一声,水杯被摔在地上碎成了渣渣。

后妈吓了一跳,抓我的手也松了,我赶紧趁机挣脱开躲到一边儿去,脸上火辣辣的疼,嘴里头都被咬烂了,腥咸腥咸的。

我亲妈的事儿那就是我爸的心病,这么多年我爸被邻里街坊笑话就是因为这件事儿,这在我们家里是禁忌,刚才后妈一着急提了一句,所以我爸才发了火。

但他什么也没说,就冷冷的看了我一眼。

那个眼神冷的就跟冰窟窿一样,让我心里忍不住的发寒。

小的时候我不懂事儿,被后妈打了我就去找爸爸告状,别人家的爸爸都是爱说爱笑的模样,在孩子面前就跟保护伞一样,我也想让我爸给我当保护伞,但每次去找他,他都是这么看着我。

那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不管是在后妈打我的时候,还是在刘明旭和刘明丽欺负我的时候,他总是用这样的眼神儿看我,冷冷的,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更别说是什么亲情了。

平时他不怎么跟我说话,就算是要说,也就是会安排我去干活,比如说:大丫,去吧猪给喂了……大丫,去把碗给刷了……大丫,下去了,去给你弟弟妹妹送伞……

要说他是重男轻女的思想吧,可对刘明丽的时候他并不是这样,虽然也谈不上多慈爱吧,最少还有个笑脸,会关心一下,对我就完全是漠视。

有时候我会怀疑,我爸是不是把对我亲妈的恨都转移到我身上去了,甚至我会怀疑,难道真的像别人说的那样,我是我妈在外面怀的野种,不是他亲生的?

以前在家里干活我都特别的卖力,就是想听他夸我一句,后来上学了,也都争取考第一,想在他脸上看到欣慰,可是后来我发现,不管我做的好不好,他都是这样,做好了没奖励,做的不好也没惩罚,他对我就好像是对透明人一样,能当空气绝对不会多浪费一个眼神儿。

我有爸爸,却还每天都幻想着父爱是什么滋味,有骨肉血亲,却每天都在渴望亲情的关怀,想想也真的是挺可笑的。

这次也一样,他对我还是选择视而不见,只有在提及到我亲妈的时候,他才会给我一个眼神儿。

一个冰冷刺骨的眼神儿。

他只看了我一眼,没多做停留就把视线移开了,继续抽他手里剩下的那根烟,抽到烟屁股自己灭了才对我后妈说:“咱们家还剩下多少钱?”

“还能有多少?总共就剩下那么点儿,一年到头累死累活的干,也不够别人吃喝一顿的,家里这么老些人张嘴要吃饭,儿子大了,总要补些营养吧,你这一天天起早贪黑的赚钱,吃的也不能差了,要不然身子骨可熬不住,还有咱闺女,也不小了,也得好好捯饬捯饬,在过几年可都是要找婆家的人了……这里里外外的哪些个地方不要用钱?反正一百万肯定是没有!”

后妈东拉西扯的说出一堆,意思很明确,就是不想掏钱。

“别说那老些没用的话,是多是少总得有个数吧,家里能凑的都凑凑,把能卖的都卖卖……”

“咱家里啥也没有,就人多……”后妈穿了鞋,又斜了我一眼。

3

%title插图%num

第3章 原因

我哆嗦了一下,赶紧往外走,生怕她真要把我卖了换线,家里谈到钱的事儿了,后妈肯定是不让我听的,我也自觉,就耷拉着脑袋回了房间里。

刘明丽在屋里头剪脚趾甲,听见动静就抬头看我,见我脸上红肿一片,还带着鞋印子,就抽出两章湿纸巾扔给我,说:“我说你也真是的,我妈打你,你就不会躲着点儿?就站在那儿让她打,傻不傻呀?”

“躲了就能不挨打了?你妈的脾气你还不知道,我要是真躲了,打的更厉害。”我摸了摸脸,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已经肿起来了,也不知道明天能不能消得下去。

我跟刘明丽住一个房间,席慕思双人床是她的,墙边那张铁架子单人床是我的。

刘明丽这个人,说不上好坏,她不会帮我,但事后也不会奚落我,小时候跟着刘明旭也欺负过我几次,但长大以后就没再那样了,但从来不会叫我姐,最多就是叫全名,最经常叫的就是哎。

她跟我说,她也看不上刘明旭,天天拽的跟二五八万一样,到处惹笑话,丢人!

我问她:“刘明旭呢?还没回来?”

按照以前的规律,这怂货惹了事儿第一时间肯定是回家躲起来,怎么今天到现在也没听见他的动静,不应该啊。

听我问完,刘明丽就朝着隔壁房间努努嘴,一脸的嫌弃。

我又问:“他又闹啥幺蛾子了,你知道不?”

“我也不清楚,好像是把张峰给打了。”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我真是打心眼里佩服刘明旭的无畏。

张峰这个名字我太熟悉了,不光是我,全校都很熟悉,他就是我们学校里有名的霸王,比刘明旭更混。

刘明丽才刚入学,不了解很正常,但同为高三学生的我,几乎把张峰所有的事迹都听说了一遍。

听说张峰的家里很有钱,还有亲戚是在县城里面当官的,有权有势还有钱,张峰在我们学校里都是横着走的,以前同学传言他爸是混社会的,后来才自己开了公司,黑白两道都能吃的开,所以我们学校附近的小混混,不管是谁见了张峰,都要给几分面子,就是因为他爸混爹开,当时我还不相信,不过今天见了才知道是真的。

真要论起真格的,张峰就是标准的混二代啊。

我们家门口现在还站着俩标榜大汉呢,那可都是张峰他爸爸的兄弟。

刚开始听到对方要赔一百万的时候,我也觉得有点儿要讹诈的意思,但这受害者要是换成张峰的话,一百万张家还真是没多要。

刘明旭这回是踢到铁板上了,以前我觉得刘明旭就是个没种的,因为他欺软怕硬,出了事儿就只知道躲到后妈背后,然后让我给他顶包,没想到这回胆大了,竟然惹了一条霸王龙。

刘明丽又说:“我听我们班的人说,他们俩好像是因为一个叫金艳的,哎,这人你认识吗?”

“她呀,认识!”

“认识?她跟刘明旭是什么关系?哎,你跟我说说,刘明旭是不是在学校里面谈恋爱了?”刘明丽脸上都是看到八卦后的兴奋。

我们学校里的男生闲得无聊,就评选出了一个“十大校花”,金艳就是其中的一个。

要说别的几个校花我还真的不认识,但金艳不一样,刘明旭让我给她送过不少东西,要说这次闹的事儿是因为她,我信,并且我还知道,应该是跟之前学校里的传言有点儿关系。

从上了初中开始,刘明旭的荷尔蒙就开始有点儿爆棚了,但凡看见个长得好看的小姑娘,那眼睛就跟遇上吸铁石一样,转都转不开了,我没少替他去送情书什么的,当然,一般都是石沉大海,没有什么反应。

等升上了高中,十大校花“出炉”之后,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就把眼睛落到了金艳的身上去了。

金艳这个女人吧,说不上有多好看,但是那双眼睛特别会勾人,除了刘明旭,还有好几个男生也都喜欢她,天天下课了就往她身边儿凑,可金艳对谁都是不冷不热的态度,没见过她跟谁在一起,也没见她对谁不好,面对表白就直接发一张好人卡,不过送过去的情书和礼物却都照接不误。

我们家是农村的,家里的条件没那么好,又是在县城里上学,家里的钱当然都紧着刘明旭一个人用,他几乎是拿到生活费就都花在金艳身上了,可到底是比不过县城里那些有钱人,很快金艳就对他的态度冷淡了下来,只有在有礼物的时候才会给点儿好脸色。

但男生似乎都爱吃这一套,金艳越是爱答不理的,他们就越是喜欢,刘明旭甚至跟他那一帮狐朋狗友说金艳就是他女朋友,当然这事儿在金艳这里一直都是否认的。

后来也不知道是从哪儿传出来的消息,说是金艳和张峰睡了。

不是谈恋爱了,而是睡了!

刘明旭当然是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儿,在他的心里,早就已经把金艳当成了自己的女人,这消息俨然就是给他袋了一定帽子,绿的锃亮,于是刘明旭就跟张峰成了死对头。

不过这也是刘明旭自己一厢情愿的事情,人家张峰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

张峰在学校里混的好,家里又有钱,有路子,混的也开,在他眼里,刘明旭也就是个小喽喽,还没等着过招呢,就直接碾压过去,刘明旭还没出手就认怂了。

我以为他会把目标转移到别的女生身上去,谁能想到,这个软蛋竟然还有种去打人!

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后妈就端上来一盆清汤寡水,拉着脸说:“咱们家里马上就要倾家荡产了,以后都勒紧了裤腰带活着吧。”

“当着孩子的面儿瞎说啥呢,明旭呢?赶紧把他叫出来吃饭!”

“儿子这不是被他们张家给吓着了吗,一回来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头,都没出来过,大丫,去叫你弟弟出来吃饭。”后妈解释了一句就吩咐我。

4

%title插图%num

第4章 去道歉

果然是躲在屋子里头,十八九岁的人了,一遇到事儿就躲,跟缩头乌龟一样,我心里头冷笑一声,想让我去叫他?哼,我才不过去呢!

我自动忽略后妈的话,直接盛了满满一碗汤,今天白挨了一顿打,可不能再亏了我自己的肚子。

见我没动地方,后妈还想说什么,我爸就拍了桌子:“你这当妈的是怎么回事儿,孩子吃饭呢,你自己的儿子,自己去叫!”

“叫就叫呗,吼啥吼?这儿子也不是我自己生的……”后妈嘟囔了一句,竟然破天荒的没有骂我,只瞪了我一眼转身就进了刘明旭的房间。

没多就,刘明旭就跟着出来了,脸上还带着红印子,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

他迷迷瞪瞪的坐下,一看桌子上的清汤寡水就不乐意了,说:“妈,今天咋就吃这个呀,这咋能吃的饱……”

“啪!”我爸把筷子使劲儿一摔,骂他:“吃吃吃!你就知道吃!出了吃你还知道什么?一天到晚的惹是生非,家里有点儿闲钱都给你赔出去了,我跟你妈一天天累死累活的,挣得还堵不上你的窟窿,这个家都要给你赔出去了你还想吃啥?不想吃就滚蛋,人家张家还等着你去伺候人呢,你不吃这顿我还省下了!”

刘明旭一听到这话立马就蔫了,也不敢回嘴,就一个劲儿的朝后妈使眼色,这要是放在之前,后妈早就开口帮忙了,可是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后妈愣是忍住没开口,这让我觉得十分的不对劲儿。

刘明旭一看这种情况,就赶紧小声地跟后妈说:“妈,我可不去伺候张峰,张家的人都可厉害了……”

“你现在知道人家厉害了,你打人的时候怎么不想想清楚?”我爸训斥他:“这么大个人了,连这点儿事情都还要老子来教吗?你看看你姐姐跟你妹妹,哪个人用我来操心了?老子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

“好了,你也少说两句吧,儿子都已经知道错了。”后妈给刘明旭盛了一碗汤,安慰他道:“明旭啊,我跟你爸已经商量好了,明天你跟你爸去县城,给张家陪个不是,你态度好一点儿,兴许张家见你心诚,就不追究了。”

“我不去!要去让刘大丫过去。”

我听到自己的名字喝汤的手一顿,后妈看了一眼,佯装生气的拍了刘明旭一巴掌,但看在我眼里也就是架势大力度小,跟打我的那股狠劲儿可是差的远了。

刘明旭丝毫不放在心上,就一直嚷嚷着让我替他去,还说什么要是在逼他,他就离家出走,永远都不回来了。

我爸气的咳嗽了两声,拿着碗就在扔到地上摔的粉碎:“小兔崽子你,花钱送你去最好的学校上学,你逃课打架,现在还学会离家出走了你,你走,现在就给老子滚出去,老子就当没你这个儿子!”

“哎呀老头子你干啥呀这是,儿子心里委屈,说两句赌气的话你跟他叫啥劲啊你。”

“他还委屈,你看看家里这一摊子,哪件不是他惹出来的,他有啥可委屈的?!”

“行了行了,吃饭呢你就少说两句吧,明旭你快给你爸陪个不是。”后妈推了刘明旭一下,又朝着我爸使眼色,那意思就是让他不要再训了。

都说慈母多败儿,一点都不假,刘明旭这副德行还真是跟后妈的纵容宠溺脱不了干系。

刚才的家庭战火因为刘明旭的道歉,再加上后妈的说和,很快就熄灭了,这一副父慈子孝的戏码让我心里的戒备加重了几分,总觉得不对劲儿。

我们家还真是没有多少家底,跟张峰家肯定是比不了的,但一二十万还是能拿得出来的,就算全赔给张家也不够,还得再写张欠条,以后慢慢还,反正张家要刘明旭过去,有这个人质在手里,也不怕我爸他们跑了。

如果后妈不同意刘明旭去,那就只有多赔钱,多赔多少还得再看张家的意思。

这是我原本的想法,毕竟这次的事儿不小,张峰家也不是我们能惹得起的人,以前但凡他惹了事儿,都是我爸带着钱去赔,我再过去赔礼道歉,可这次张家指名道姓的要刘明旭过去,我想再怎么着我爸也不会让我去了吧。

可是我到底还是高估了我在这个家里的地位,也高估了我在我爸心里的位置。

好不容易吃完了饭,我正准备收拾一下去刷碗,后妈见了赶紧抢过来,说她去,让我坐着歇会儿,然后就强拉着刘明旭进厨房了,还打发了刘明丽回房间。

十几年了,从我记事儿开始,给我饭吃还不让我干活这真是头一回。

我爸点了根烟,就坐在我对面,他喊我的名字,这也反常,平常的时候没什么事儿他可从来不会叫我。

他说:“大丫,张家那小子说是在医院躺着,咱家得给赔钱,这事儿你是咋想的?”

我一听这话,心里咯噔一下子,什么时候家里的事儿开始问我的意见了?

再说,这事儿也不是我能做的了主的,我能说啥?

这感觉就好像明知道前面是个火坑,我还得往前走一样。

5

%title插图%num

第5章 张家的态度

我说:“爸,这事儿也简单,谁干的谁去解决呗,咱家啥情况你肯定比我清楚啊,赔钱道歉是跑不了的,要是态度好点儿,诚恳点儿,说不定人家张家能松个口呢。”

“嗯,这话你说的对,跟我想到一块儿去了,那这样,明天一早你跟我到县城医院看看去,过去呢,先好好给人家道个歉啥的,要真是像他们家说的那么严重,咱再说后面的事儿。”

这是什么意思?

明明是刘明旭把人给打了,为啥要让我过去看?

我心里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就觉得这回我不能去,去了就掉坑里出不来了。

于是我说:“爸,就算咱们去道歉,也得打人的亲自过去吧,要不显得咱们多不诚心啊,再说,刘明旭也不小了,也应该让他吃点儿教训了,不然谁知道以后他还会惹出多大的篓子。”

这回的篓子已经够大了,可我看家里的这态度,还想着要给他兜着呢,也不掂量掂量能不能兜得住。

听了我的话,我爸还什么都没说,刘明旭跑了过来,指着我的鼻子叫嚣:“刘大丫,你以为你是谁啊,敢在后面编排我?”

“哎呦你这个拎不清的,怎么说话的这是,大丫是你姐!”后妈跟在他后面出来,手上还带着洗洁精的沫子。

刘明旭这态度很正常,反正他也从来没把我当过姐姐看,平时对我就跟对个小丫鬟一样,吆喝来吆喝去的,倒是后妈的态度很反常,平时可没见她对我这么好过,今天怎么这么奇怪?

难道只是为了让我去替刘明旭赔礼道歉?

这事儿以前我也没少干啊,也没见她这样,尤其是下午的时候才刚打了我一顿,到了晚上就对我这么好,怎么品都有点儿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感觉。

这事儿就算是这么僵持住了,最后还是要看我爸的意思,他是一家之主,他不同意的事情,谁说什么也不好使,当然他同意的事情,谁也别想改变什么。

果然,到了最后就听见我爸说:“大丫,明旭是你弟弟,你又是家里的老大,应该有个做大姐的样子,还是你先跟着我过去看看,实在不行……再让明旭过去。”

我暗自撇嘴,还真是为了儿子什么脸面都不要了。

张峰他爸走之前可是都把狠话说出来了,还诊脉拖沓,这么做只会让张家的人更看不起我们,说不定又会有更多的刁难。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被叫了起来,吃了早饭就出门,我们在镇口的超市里买了一些牛奶水果,这才坐上去县城医院的车,一路上我爸就一直在跟我说什么刘明旭还小,不懂事儿,这次他知道教训了,我这么对他好,他心里记着什么的。

我心想,刘明旭再小也就比我小一岁,十几年来我都是这么对他的,也没见着他心里对我感恩一丁半点儿,这回就更加不会了,要是没解决,他反而还会怪我,要是解决了,他就会变得更加肆无忌惮。

可是这话我也就在心里想想,不敢说出来,刘明旭不光是后妈的心肝宝贝,还是我爸的心头肉,农村的想法都是这样,闺女都是别人家的,儿子才是自己家传宗接代的。

好不容易到了医院,进门之前我爸又千叮咛万嘱咐,要我一定要放低姿态用心道歉,我心里其实很想拒绝,凭什么刘明旭惹出来的祸却要我低三下四的去道歉?

可是一看到我爸那带着祈求的眼神,我这心里到底还是软了,拒绝的话也说不出口了。

再怎么着,这也是我爸爸,再怎么着,那也是他儿子。

张峰爸爸见到我们很意外,态度并不友好,直接就问我们是干嘛来的,我爸从怀里掏出一个红本本递过去,说:“这里是俺们家里所有的积蓄了,总共二十万,张家兄弟你先拿着。”

“二十万?刘大哥,给你面子我叫你一声大哥,可你就这么糊弄我?昨天我是怎么说的,你们这是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了啊,我要一百万,你给我拿来二十?”张峰爸爸手里拿着存折冷笑:“二十也成,剩下的咱们打个欠条,利息另算,除了钱,人呢?我儿子还在里面等着人伺候呢。”

这话就是在问刘明旭了。

我爸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一个劲儿的给我眨巴眼睛,这意思是要我替刘明旭道歉,可是我现在道歉真的能管用吗?

“大丫!”我爸喊了我一声,又赔笑说:“张家兄弟,家里那个不争气的小子胆子小,这回他也知道自己闯了大祸了,直接就给吓病了,这是大丫,是俺们家老大,特意过来替她弟弟给你们赔礼道歉来的。”

“你闺女?什么意思这是?”

“没啥意思,就是想来给你们陪个不是……”我爸说着,大手在我后背推了一把。

我还是没开口,张峰爸爸就看着我说:“要道歉就去跟我儿子说去,看他能不能原谅你们,在里面呢。”

这摆明了就是故意的,张峰不是说在医院昏迷不醒吗,我总不能让一个昏迷的人说出原谅我的话来吧。

可是张峰爸爸既然都这么说了,我爸也在热切的看着,没办法,我只能硬着头皮推门进了病房。

进来之前我是这么想的,先好好道歉,看看张家人的意思,实在不行我们请护工呗,反正只要不让刘明旭过来,多花点儿钱后妈肯定同意,可是当我进来之后就傻了眼了。

病房里面除了一张单人床,其他的都是大机器,张峰就在病床上躺着,身上插着各种管子,一动也不动,要不是旁边的心电图还有反应,我甚至都以为那是个死人。

张峰妈妈在一旁坐着,眼睛肿的跟个核桃一样,估计是没少流眼泪。

这道歉根本就没用啊,也难怪张家的人这么坚持,人家活蹦乱跳的一个大儿子,突然间就躺下不动了,换成谁都不会善罢甘休的。

也不知道刘明旭到底是怎么下的手,这好好的一个大活人,怎么就被打成这个样子了。

张峰妈妈听到动静抬头,看见我就问我是谁,我硬着头皮说我是刘明旭的家人,话就只说了这一句,张峰妈妈就跟发了疯一样过来要打我。

她嗓子都哭哑了,但泪流不止,我说我是来道歉的,她就指着我的鼻子叫我滚。

她说:“我好好的一个儿子,长这么大我都不舍得骂上一句,你们刘家养的好东西,就这么把我儿子打了,现在还想这么简单道个歉就让我们原谅?我呸!”

“阿姨,我知道您很伤心也很生气,但这件事情我们都不想看到的,我弟弟的确是不懂事儿才犯下大错,我……”

“你什么都不用说了!”张峰妈妈打断我的话:“事情要怎么解决,我老公已经告诉你们了,钱上面的事儿我不管,但是我儿子现在变成了这副样子,罪魁祸首必须要来赎罪,这是你们留下欠我儿子的,要不来也可以,那就等着让你那个宝贝弟弟去坐牢吧!”

6

%title插图%num

第6章 把我卖了

她这话已经是把底线给透出来了,根本就没有任何可以缓和的余地。

张家的要求很明确,要么把人给送过来,要么他们报警,人被打成了重伤,刘明旭怎么也得是刑事罪,而且他现在也已经过了十八岁了,已经算的上是成年人了,张家在县城里又有人,随便走点儿关系就能把我们摁的死死的。

没办法了,我只好出了病房,刚开门就听到我爸祈求的声音:“张家兄弟,俺们家里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也就明旭这一根独苗,俺们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大丫她妈妈生的好看,照片我都带来了,你看看……这事儿指定不能骗你,大丫像她亲妈,等长开了也好看着呐。”

我听到自己的名字,心里就咯噔一下子,赶紧躲好了,透着门缝往外看,我爸拿着我亲妈的那张老照片给张峰爸爸说话,张峰爸爸似乎是比较满意,一个劲儿的点头。

张峰爸爸说:“这事儿孩子是自愿的吗?”

“咋不是?大丫从小就听话懂事儿,明旭是她弟弟,她当然愿意了,你放心吧,我把大丫的户口页都带过来了,你要是不放心咱们现在就去派出所过户去……”

我爸说着就要拉着张峰他爸走,我赶紧跑了出去。

我说:“爸,你这是要把卖给张家吗?”

他们俩没想到我会这么快就出来,尴尬在脸上一闪而过,但我心里却是清楚的很,也苦涩的很。

刘明旭出事儿之后,家里想的不是怎么教育他,也不想怎么去好好赔罪让张家消气,竟然是想要卖我……

这是我亲爸吗?

都说有了后妈就会有后爸,但我身体里到底也流着他的血,他怎么能为了刘明旭就把我给卖了呢!

“爸,你真的要把我卖给张家吗?”我又问了一遍,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这个男人,这个我从小就渴望得到关爱的男人。

我多希望他对我摇头,哪怕还是不跟我说话,只摇一下头就好,可是他没有,他只是躲着我的眼睛,没有表情的对我表述了他的意思。

他说:“大丫,明旭是你弟弟啊,咱家就这么一个男丁,弟弟做错了事情,你这个当姐姐的多担待一些,等张家小子醒了你再回来,我跟你妈肯定会加倍对你好……”

“我不!凭什么是我?明明是刘明旭自己做错了事情,凭什么要我替他承担?这么多年,我提他担的事儿还不够吗?如果张峰一辈子都醒不了了,那我呢?我怎么办?”

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如果说张峰只是受伤了,让我替刘明旭过来,那我还可以考虑,可里面躺着的那个人这辈子还能不能醒过来都是个问题,难道我余下的几十年就要陪着一个昏迷不醒的人吗?

这么浅显的事情我爸他不可能想不到,可就算这样他还是要我过来,可见我在他的心里,真的是一丁点儿的位置也没有。

要说年纪,我比刘明旭只大一岁,要说血缘亲情,刘明丽跟他那可是一个爹一个妈,怎么都要比我亲近吧,为什么最后要选我?

这么多年了,我对父亲还仅存的那一丁点儿的幻想,就在这一刻彻底的灭了。

我说:“我不会去张家的,刘明旭他自己做的事情,有什么样的后果,都必须要他自己去承担,否则,我就去报警!”

“你敢!明旭他是你弟弟!”

“可我也是你闺女!”我不顾我爸的怒火:“你眼里只有一个刘明旭,多出的一点儿温情也全给了刘明丽,我呢?我也姓刘,我也是你闺女,你为什么就看不到我?!”

我爸没话说了,偏心刘明旭在这我们家里是铁一样的事实,他自己心里也清楚,但让我没想到的是,到了现在,他还不死心,见我不松口,竟然把手里的东西硬塞给张峰爸爸,然后就要走。

张峰爸爸不想要,我爸就说:“张家兄弟,这事儿咱俩之前说的好好的,大丫是个女孩儿,比我那个不争气的儿子可能干多了,你儿子要是醒了,不管有啥后遗症,她好歹也能给你儿子留个后呀……”

他这话说动了张峰爸爸,也说惊了我。

这话从后妈嘴里说出来我不会吃惊,但这个男人是我爸爸呀,打断了骨头还能连着筋的血亲,他竟然当着我的面,这么赤裸裸的算计我,只为了保下刘明旭。

我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这感觉就像是被全世界给抛弃了一样,到处都是黑暗,见不着一点儿阳光。

他说完就走了,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走到门诊口了,眼见就要出去,我的眼泪这才憋不住,如同决堤一般流个不停,我发了疯一样朝他跑,大声叫他。

我从没有像今天这么渴望过,我渴望他能回头看我一眼,渴望他能拉我的手带我回家,我甚至渴望他那个冰冷刺骨的眼神……

可是都没有,他什么都没有给我,只留下了一个匆匆的背影。

我真的被抛下了,在我出生一个月的时候,我亲妈抛下我走了,在十九年后的今天,我爸也抛下我走了,我仿佛注定了孤独,注定了要一次次的被人舍弃。

“爸……”

用尽了力气嘶喊了一声,那个背影迟钝了一下,也就只有一下,继而就消失在了我的视线里,我被人提着往回走,没有挣脱的力气,真是连挣脱的心思都没有了。

我们又回到了病房里,张峰妈妈看见我脸色立马变了,问张爸怎么把我带回来了,张爸就把他跟我爸爸的交易说了一遍。

张峰妈妈说:“儿子能不能醒还不知道呢,要是醒不了,怎么传宗接代?他们刘家真的打了一手好算盘。”

“你别着急啊,现在医学都发达了,我听几个哥们说好多医院都能直接体外受孕,国外的医院还能选择婴儿的性别和基因,要是在咱儿子真的醒不过来了,咱们就带着这丫头到国外去受孕。”

张峰妈妈这才不说什么了,只是对我依旧是没有什么好脸色。

我蹲在病房的一个角,张爸爸就走过来对我说:“大丫,你爸舍不得儿子,对你这个闺女倒是很舍得,你爸说你们家只能拿出二十万,剩下的钱还有你弟弟事儿,就让你都给替了。”

7

%title插图%num

第7章 伺候

“我……不知道……昨天晚上他不是这么说的……我……”

昨天晚上后妈的反常就让我觉得不对劲儿,但我想的还是太简单的,他们竟然是打的这个主意,我以为还跟以前一样,过来道个歉,大不了替刘明旭挨顿打就能过去了,我没想到会是这样。

刘明旭是没事儿了,可是我怎么办?我以后怎么办?

“我不相信……我要我爸问清楚,我要找他问清楚!”我害怕的浑身发抖,心里还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就想要去问个结果。

我挣扎的站起来就要往外跑,可是还没到门口就北俩人拦腰截住了。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我要回去!我要回家……”

张峰他爸朝那俩人使眼色,让他们捂住我的嘴不让我出声,他自己过去关了门:“刘大丫是吧,你们刘家的事儿我管不着,你自己看看清楚,这是不是你的户口页?这张,是不是你亲妈的照片?这些东西可都是你爸亲手交给我的,所以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张家的人。”

我被人堵着嘴说不出话来,只能乌拉乌拉的抗议,张爸爸又指着张峰说:“我儿子你也看到了,以前什么样,现在什么样,这可都是你那个宝贝弟弟干的好事儿,你们刘家的责任的是跑不了的,至于是谁来负责,那是你们自己的事儿,你要是不乐意,我现在就可以放你走,但你们家还愿不愿意接受你,那我可就不敢保证了。”

他的话一点儿都没错,就算我现在回去了,我爸就会留下我吗?谁知道他会不会再把我送回来呢?

退一步来说,就算留下了我,要是在遇到这样的情况呢?我还是逃不了被卖的命运,所以那个家肯定是回不去了的。

可是不回去就要在张家伺候张峰,还有可能被强行给张峰生孩子,他要是醒了还好说,要是不醒,那可就是一辈子的活死人啊。

我原本以为张家只是想压一个人来做筹码,以后好跟我们家谈条件,但我没想到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来的时候我爸还叮嘱我要态度谦卑好好道歉,就连进了医院大门他还在叮嘱我,那时候我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原来他早就已经打定了别的主意。

想想昨天晚上的场景,我爸不对劲儿,后妈不对劲儿,就连刘明旭和刘明丽都不对劲儿,可我却没往别的地方想。

人心到底得有多可怕,连身边的亲人都不能相信,我以后还能去信谁?

更重要的是,张家认可了这个提议,他们也觉得压下我比压下刘明旭更有用,因为我是女人,我可以生孩子……

这一定是后妈出的主意,能保住她儿子跟家里的钱,还能少一张吃饭的嘴,多好啊,可是……我怎么办啊?

见我不闹了,那人才把手拿开,我就哭着说:“张叔叔,张阿姨,你们再去我家看看,说不定我爸他改了主意了……”

我跟他们求情,想让他们放了我,我说我才十九岁,马上就要参加高考了,我不能留下,可是张峰妈妈听了我的话之后却突然失控了,她胡乱抓了东西就往我身上砸,她跑过来拽着我的头发把我拽到张峰的病床边儿上让我看。

她说他儿子也才十几岁的年纪,也是要参加高考的人,可是现在人却在这里躺着昏迷不醒,她说我没资格在这里哭诉,这是我们刘家欠的,就必须得还,谁让我姓刘。

是啊,谁让我姓刘呢。

希望破灭了,我只能留在这里任人宰割。

张峰他爸让人把我带回去,说是医院说了,张峰能不能醒过来就看造化,回家照顾就行了,不用在医院白花钱。

他去办理出院手续,我就被这俩人架着往外走。

一路上我找了好几次机会逃跑,最后都被抓回来了,有人想要帮忙,可是看到那两个大块儿头之后,就不敢多说什么了,最后我还是被人架到了车上,然后一路被带回了张家。

车开到了城里,我被带进了一幢小别墅里,有个小院子还有个二层小楼。

屋子里的装修很精致,地板和茶几都是大理石的,沙发是真皮的,就连吃饭用的桌子都是红木的。

我这才知道张家多有钱,我爸给出去的那二十万还不够人家房子的装修钱。

以前听学校里的人说张峰有个混社会的老爸,我还不相信,就觉得张峰混的开,也就是因为家里有点钱而已,现在看来,还真的是这样。

我进来之后就一直被人看着,就算去趟厕所也有保姆跟着,生怕我跑了。

到了晚上,张峰被抱着进来了,他爸妈跟在后面,他妈看见我,一声好气儿都没有:“还愣着干什么?等着人伺候你呢?还不赶紧去伺候我儿子!”

我不敢说什么,只好跟着上了二楼。

张峰的房间很大,床也很大。

他妈妈说张峰是因为我弟弟才成这样的,所以这是我欠张峰的,欠他们张家的,以后张峰住哪儿我住哪儿,张峰不能吃饭,那我也不能吃饭。

我只想仰天大骂,骂刘明旭的怂,骂后妈的馊主意,骂我爸的狠心。

就这样,我在张家住下了,张峰房间里一张薄被子铺在地上就是我的床,每天要帮他按摩腿脚,还要帮他翻身跟他说话,张家还指着我说话把他弄醒呢。

张峰妈真的是说话算话,他儿子不能吃饭,每天靠着打营养针活着,我每天就只能喝水喝稀汤,如果哪天有饭吃,也不是因为张家的人发慈悲可怜我,而是因为剩饭吃不完,扔垃圾桶还得跑出去,索性就扔给我了。

这还不算什么,最难的是清洁问题。

以前在家没条件,最长的时间也是一周洗一次澡,可好歹也是热水,现在到了张家,有条件了却没有资格用热水,费电费气,每天我洗澡都只能用凉水。

这些我咬咬牙也就忍了,可张峰的清洁也要我来负责,我好歹也是个黄花大闺女,总不能每天把一个大男生给扒光了吧?

8

%title插图%num

第8章 心有不甘

他一个男生,虽然年龄跟我差不多,但毕竟也是有区别的,我总不好每天都扒光了他给他擦洗身子吧?

一开始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跟张家的人说过,可张峰妈妈就冷笑一声说:“找你就是来伺候我儿子的,你还嫌弃上了?不就是擦个身子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反正你以后也是我们张家的人。”

听听这话,什么叫他们张家的人?这事儿从头到尾都跟我没有半点儿关系,就算是我爸把我卖过来了,但也没有经过我的同意,要不是因为他们张家每天都找人看着我,我早就跑了。

就这样过了两个月,到了高考的日子,那天张峰妈妈也不知道是发了什么疯,给家里的保姆都放了假,所有的家务活都要我来做,一有不顺心就骂我打我。

她特意做了一根鸡毛掸子拿在手里,稍有不满意,就在我身上抽几下,嘴里还骂骂咧咧:“要不是你弟弟,我们小峰现在就在考场坐着,你们一家子扫把星,把我儿子的前途都给毁了,好好给我干活,别想偷懒,这是你们欠我儿子的!”

我能理解一个母亲为了儿子担忧导致疯狂的行为,但我不能接受的是,他刘明旭犯的错凭什么让我来承担?

记得小时候,刘明旭刚学会走路,摔倒了,后妈要把我打一顿,因为我没看住,让弟弟磕着了。

刘明旭偷了钱买零食,后妈要打我,因为我没带好弟弟,让他犯错。

等到了刘明旭上学的年龄,我也被允许去了学校,后妈说,让我好好照顾弟弟,别让他在学校里吃亏。

什么叫吃亏我不知道,但对刘明旭,吃亏这个词从来就不会在他身上出现。

小学,刘明旭往同学饭碗里撒尿被抓了,我替他打扫了一个月的厕所。

初中,刘明旭抽烟把被子烧了,零下十度的夜里,我只能盖两层床单睡觉。

高中,刘明旭因为早恋被叫家长,我在校长室门口被后妈狠狠的甩了两个巴掌。

在过去的十九年里,刘明旭占据了我所有生活的轨迹,我替他背了所有的错,没有人为我打不平,我爸,后妈都觉得这是应该的,谁让我是家里的老大,谁让我是他姐姐,谁让我也姓刘呢。

可是凭什么?!

他刘明旭是人,难道我不是?!

他是刘家的种,难道我不是?!

说我是老大是做姐姐的,要有做姐姐的责任,说到底,我也只比他大一岁而已。

我为他承担错误,谁为我承担?!

在家里,我的不服我的呐喊都只能压抑在心里,因为就算说出来也没人理会我,后妈只会更加变本加厉,现在,在张家,我竟然还要忍受这样的苦,凭什么?!

张峰妈妈越打越上瘾,有了一次就紧接着来第二次,一直到我身上红肿一片才停下。

我转头看着她,眼神像刀子一样:“打完了?舒服了?你要真是心疼你儿子,那就去找刘明旭,找我干嘛?”

“我爱找谁就找谁,你们都是刘家的种,找他找你都一样,赶紧给我干活去!”她有抽了我一下。

我把手里的抹布随便一丢,转身就往楼上走,边走边说:“我现在得去给张峰翻身,阿姨你以后再打我还是小心点儿,万一我胳膊疼不小心摔了你儿子,那可不得了……”

“你……你敢威胁我?”

哼,威胁?我现在的处境还能威胁谁?

我不过就是想让自己好过一点儿,张峰不是张家的心头肉吗,那他就是我最大的筹码!

但是张家并没有把我的威胁放在眼里,只是又多找了两个人看着我,而张峰妈妈还是会拿着鸡毛掸子来发泄。

不过后来我发现了一个规律,她打我的时间,跟高考的时间差不多一致,而且她给保姆放假的那三天,也恰好就是高考的日子,高考结束以后,保姆也回来了。

张峰妈妈用这样的方式来给自己的儿子出气,可是他儿子没参加高考,我不是也一样吗?如果按照成绩来说的话,我应该比张峰更有机会考上大学吧!

又到了晚上,我透过窗户看外头的月亮,以最虔诚的姿态跪在地上,用最大的诚心来祈祷。

这是我到这里之后每天都要做的事情,我盼着张峰赶紧好起来,盼着张家的人还能有点儿慈悲心放了我,盼着我爸良心发现再来把我接回去……

可是两个月都过去了,这日子一天天过,过得我都有些习惯了。

这天,我刚给张峰擦完身体,才刚换了衣裳,就闻到了一股骚臭。

他虽然躺着没知觉,不能吃饭,大便倒是没有什么,就是这小便没断过,有时候我掐准了,就能避免这种情况,要是掐不准,就得重新给他擦洗,重新换衣裳。

本来我是想用成人尿不湿的,可是他妈妈不同意,说是那样会伤了他儿子的自尊心。

我就笑了,你儿子都昏迷不醒了,哪来的自尊心?再说他尿裤子让我一个小姑娘收拾就不伤他自尊心了?

但这话我没敢说出口,要真说出来,还不被扒层皮下来。

我正准备给张峰换衣裳,好巧不巧的,他妈又拿着鸡毛掸子上来了,一进门就皱着鼻子问:“什么味儿啊这是,刘大丫你平时不洗澡的吗?”

我懒得搭理她,反正没事儿她也要找点儿事儿的,我从衣柜里又拿了条裤子出来,正要给张峰换上,他妈妈看到了,一把拽过来,脸拉的老长:“是张峰尿裤子了?”

“嗯,刚尿的,赶紧给我,不然一会儿起湿疹了你可别怨我。”

把裤子拿过来,我开始给张峰换衣裳。

这事儿我现在已经做的轻车熟路了,一开始的时候还不好意思,现在就纯当做是买了个仿真版的娃娃,不去多想也就没什么不好意思了。

重要的是,我要是不好意思,肯定少不了她妈的一顿打。

可我还是小看了这个女人的神经质,我刚把裤子给张峰穿上,她一把抓起换下来的湿裤子直接砸我脸上了。

小说

遥爱相思意:“为什么是你?为什么是你?”

2021-1-2 15:26:46

小说

霜雪满心房:臣妾求求您,放过我爹爹

2021-1-2 15:29:2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