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回眸,乱了我的芳华:一场恶梦的开始。

她是不谙世事,被众人捧在手心的宝贝。奈何一场意外的相遇,从此便沉迷在他的温情中。她不顾母亲苦口婆心的劝告,义无反顾的嫁给了那个在商界一手遮天的男人。,本以为浪漫的一生从此拉开了序幕,谁知不过是一场恶梦的开始。
你的回眸,乱了我的芳华:一场恶梦的开始。

第1章 你不配

空旷的街道上人烟稀少。

“嘟嘟嘟”腾初木讷的坐在车里,再次机械的摁响了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

“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在拨”电话的那边传来一阵优雅的女声。

腾初双手抓紧方向盘,愤怒的把手机砸在真皮的座椅上。已经一个星期不回家的男人,真的要狠心到大过年的连电话都不接吗?

“凭什么要这样对我?”她紧握方向盘,身体微微有些发抖,委屈的眼泪顺着脸颊不争气的流下来。

望着远处窗户上深情依偎在一起的两个背影,一阵熟悉的欢声笑语从厚实的玻璃隐隐约约的回荡在寂静的深夜。

她不甘心,为什么喜庆的节日里,那个男人要把最后的悲哀留给她!

腾初用颤抖手的捡起座椅上的手机。努力的挤出一丝骄傲的微笑,摁响了另一个女人的电话。

“喂,嫂子,新年好。”电话那头一阵妩媚的声音。

“让穆石宇接电话。”听见这个令她作呕恶心的声音,腾初不禁皱了皱眉眉头,嫌弃的不愿跟她多说一句话。

“今天是新年。给我留点尊严,行吗?”不等电话那头说话,腾初愤怒的对着电话吼了一句。最后扬起手把手机彻底的砸成了碎片。

她不敢再听见那头的声音,她恨自己为什么要爱的那么卑微。她紧握住方向盘,猛踩油门,带着速度给她的快感,彻底的消失在夜色里。

疲惫的腾初像一个被吸干了灵魂的空壳,飘回了所谓的家。

打开房门的一瞬间,一双有力的大手摁住了她,穿过她紧裹的风衣,轻车熟路的在她的身体上游走。脸上的胡茬像一根根针一样,扎在她雪白的肌肤上。

她无力的挣扎着,想要推开眼前的这个让她感觉窒息的男人。

但男人的双手反而更加用力了。

“这不是你要的吗?”男人轻蔑的看着他怀里泪流满面的女人。接着更加凶猛的一片一片的扯掉腾初身上的衣服。

“放开…”腾初断断续续的发出挣扎的声音,但很快嘴被男人突然闯入的舌头堵上。愤怒的男人,撕扯掉了腾初最后一件掩饰的衣服。

“穆石宇,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腾初眼眸里全是酸涩的看着这个把她压在墙上发泄的男人,愤怒、疑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

永远记得第一次见到穆石宇时,他对她相逢一笑,眼里全是温润的美意。从此,这个温润的男子,成了扎根在她心里的种子,从此茁壮成长,一发不可收拾。

“你不配得到幸福,你不配”身上的男人低吼了一身,猛烈的运动越来越快。

整个夜里,穆石宇愤怒的发泄一次又一次。在摆满了饭菜的桌子上,在柔软的沙发上,甚至在同一面墙上。

电视机里传来了“新年好啊,新年好啊”的欢快歌声。空荡荡的客厅里早已空无一人。被撕碎的衣服显眼的躺在在门口。

浑身酸痛的腾初,慢慢的睁开眼睛,她躺在一片狼藉之间,眼神空洞的望着天花板。

地板上散落了昨晚她亲手做的虾仁蒸蛋。这是穆石宇最爱吃的菜。她曾满心欢喜的期待除夕之夜,她会跟心爱的男人搂坐在一起,他会称赞她精心准备的饭菜,他会轻轻怜惜她的温柔……

结果什么也没有,幻想破碎后,只有一夜的疼痛,一地的狼藉。

她慢慢的爬起来,感觉天旋地转,浑身没有一丝力气。今天是新年,她要振作精神。

腾初用颤抖的手,拿出遮瑕一层一层的扑在那些黑紫的伤痕上。

今天是新年,她要元气满满的出现在妈妈面前。

她要小心翼翼的,不能留下一点点蛛丝马迹,让妈妈觉察出她过得并不好。

没错,她如愿嫁给了心里的白马王子,怎么会不幸福呢?!

腾初对着镜子里脸色苍白的自己,露出一丝苦笑。

窗户外噼里啪啦的响起了庆祝新年的鞭炮声,灿烂的烟花印在灰茫茫的天空上,显得既美丽有悲凉。

把自己伪装得十分精致的腾初,迈着沉重的步子,走向了外面阳光明媚的世界。


第2章 有别人了

呼-呼–

窗外的风肆无忌惮撞击客厅的窗户,发出“咚咚咚”声音。

腾初坐在壁炉旁,一头顺直的头发像瀑布一样垂在肩上。她静静的注视手上正在细细描绘的画。

画里是一副极美的男子的肖像: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直挺的鼻梁,脸上的轮廓如刀削一般,棱角分明却又不失柔美,真是让人心动啊。

“眉毛画得粗了。”腾初小心翼翼的修改她手上的宝贝。

穆石宇不回家的这些日子,她就一个人坐在这,靠着脑子里甜蜜的回忆一幅一幅的画他的样子。她爱他,疯狂的爱着。

砰的一声,门被一脚踢开。穆初踉踉跄跄的,径直向腾初走了过来。他出国一个多月了,这个女人一个关心的电话都不曾来过。想到这穆石宇心的火就莫名的燃烧起来。

他抬起脚狠狠踢开腾初正在舞弄的画框。一把抓过她的下巴,要求她正视自己。

“有别的男人了?”从穆石宇嘴里呼出的酒气,夹杂着飙升的荷尔蒙轻轻的打在腾初的脸上。

腾初被他紧紧摁住的手,弄得生疼。这一个月,自己给他打了多少电话,他都直接无视。现在又回来说这种的话。

“我没有。”她强忍着心里的苦涩,露出了一丝微笑。

看着腾初勉强的微笑,他的眼眸更加的冷峻。他环顾四周散落的肖像,全是他的样子。这个女人还真会装,明明骨子里就是勾引人的狐媚样,非得装的像一个对爱专一的纯情女人。

“这一个月你干的好事,你以为没人知道吗?”他细细的眯着眼睛,仿佛要将眼前的这个女人研究个透彻。

腾初默不作声。从穆石宇薄薄的嘴唇吐的一字一句,比窗外的寒风更令人心寒。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她对他的爱,固执又专一。

她紧咬着嘴唇看着他,对于他,她爱得问心无愧。

她的沉默在穆石宇眼里就是默认。他冷冷的看着手里这个紧锁眉头,苍白的脸色微微有些红润的女人。下半身不自觉的升起一种沸腾的冲动。

他一把将她摁在地上,隔着薄薄的棉质家居服,手上力道不减。

喉间的欲望越来越厚,他停止在她身上的游离,动作粗暴。

穆初感到一丝撕裂般的疼痛,她望着这个让她朝思暮想的男人,她情不自禁的伸出颤抖的双腿,夹紧了穆石宇的浑厚有力的腰,主动的迎了上去。

意识到身下女人的主动,穆石宇心里一怔。是不是这一月里,她也在别的男人身下这样妩媚?

想到这,他愈发激烈起来。

腾初望着他眼里不为所动的冷峻神色,心如坠冰窖。难道你真的就看不懂我的真心吗?


第3章 好像怀孕了

一场酣畅淋漓的激战之后,原本散落在地上的纸张被蹂躏的一团潦草。披头散发躺在地上的腾初,一点想要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身上的衣服,像零星的布条搭在她身上,遮不住的一片雪白,隐隐约约露了出来。

正在穿衣服的穆石宇,眼角的余光瞥见了那藏不住的一片雪白。正在扣衬衫的手停了下来。这个女人真是有魅力,就这样躺在那里,一动不动,都能勾人魂魄。他贪婪的目光,游走在穆初因为呼吸而起起伏伏的,一片雪白上。

腾初感觉腹部有一阵浓烈的恶心,感觉往上涌。

她迅速的挣脱穆石宇想要伸过来的手,像一把离弦的箭一般冲到了厕所的马桶边上,呕吐了起来。

这种恶心的感觉已经持续了一个礼拜左右,刚开始她以为只是,一点偶尔的胃部不适而已。

看现在这情形,貌似并不是胃部不适引起的。她努力的回忆起上次自己的月经时间。那种喜悦的心情充斥着她的心,难道是?

看见腾初趴在厕所呕吐的样子,穆石宇深深的皱了皱眉。她这是觉得他恶心吗?想到这,心里面那团邪火又再次涌了上来。

他愤怒地一把抓住同处的肩膀。

“不不不,不要。”体力不支的腾初胡乱的挣扎着。这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她一定要保护好他。

穆石宇不耐烦的抓住腾初的手,“欲擒故纵吗?”

想到这眼前的这个女人许久之前还是一个青涩的,未经人事的女人。现在却变成了一个,会耍心机的荡妇。

“我好像怀孕了。”腾初一脸羞涩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眼眸里藏着掩饰不住的喜悦。

“这是我们的第一个孩子。”说完便像一个即将初为人母的女人一样羞涩又幸福,搂住了穆石宇的脖子。

穆石宇听着她这一字一句的宣告自己可能怀孕的事儿,就像大晴天被雷劈了一般震撼。不可能,自己跟林如在一起这么多年,林如都没有怀过孕。为什么跟穆初结婚不到半年她就怀孕了?难道上次的那份检查有问题?还是说这根本就是腾初的一个阴谋?

太多的疑问,不断的漂浮在他的脑子里,一个一个堆在一起。沉重的问题让他的思维变得混乱不堪。

沉浸在疑问里不能自拔的穆石宇像一个机器,冷冰冰的推开了想要跟他一起分享喜悦的腾初。

腾初怔怔的看着穆石宇麻木的穿好衣服,看也不看她,径直走了出去。逐渐消失在腾初的目光里。

望着穆石宇离去的决绝的背影,腾初莫名的有点感伤与失望。他不欢迎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吗?


第4章 奸夫是谁

整洁的书房里,一盏昏暗的台灯微弱的照亮着眼前这个沉思中的男人。他拿着桌上的被揉的很皱的检查报告,摇了摇头,又无奈的放下。

她居然背叛他,这个奸夫到底是谁?他拿起桌上的打火机愤怒的又点燃一支雪茄,狠狠的吸了一口,吐出一阵沉重的烟圈。

咚咚咚,门口传来了一阵轻缓的敲门声。“石宇,你在里面吗?”腾初温柔的声音传到了穆石宇的耳朵里。

他眉头一皱,冷冷的回应:“进来”。这个女人又来搞什么鬼。来的正好,一起把账算了。

腾初小心翼翼的推开门,她怕自己不知轻重的粗鲁,打扰石宇工作的思路。

映入她眼帘的是坐在烟雾缭绕里的穆石宇。柔和的灯光,打在他的侧脸上,棱角分明的脸庞比平时多了几份亲近。上身纯白的衬衣微微有些湿,薄薄的汗透过衬衣渗出来,将原本绝好的身体更是突显的玲珑剔透。

这样迷人的穆石宇,让此刻的腾初更加着迷。

她拿出早上去医院做的B超图片。孩子带给她的幸福,她希望能第一时间跟孩子的爸爸共享这份喜悦。

“这是我们的孩子的B超图。医生说孩子的发育特别好。”腾初脸上全是初为人母的幸福神色,她根本没有注意到眼前这个男人已经铁青的脸。

穆石宇慢慢的拿起腾初递过来的B超单,妊娠3个月。早在三个月前,她就背叛他了。

“说吧,奸夫是谁?”他厌恶的一把扔掉像打在他脸上的巴掌的图片,今天一定要好好收拾这对奸夫淫妇。

腾初听着穆石宇莫名其妙的话,觉得不可思议。“石宇,你在说什么啊?”

“哼,说什么你心里不清楚吗?孩子的爸爸是谁?”穆石宇看着一脸无辜的腾初,觉得怒火中烧。勾搭了别的男人,还在这装清白。

穆石宇说出的这些冰冷的话,像尖刀猝不及防的刺在她柔软的心上,一阵让人窒息的疼痛,在心上蔓延开。在他心里,自己就是个浪荡的女人吗?这些年来,他是她唯一爱过、付出过的男人。

“孩子的爸爸就是你,这是我们的第一个孩子。”

穆石宇冷冷的注视这个让他又爱又恨的女人,“事到如今,还要继续撒谎吗?”

“不,我没有”心寒让腾初的声音变得尖利而颤抖。

这个女人都已经怀了别人的孩子了,还敢在这信誓旦旦的狡辩。

他一把揪过激动的浑身颤抖的腾初,冷声道:“去医院把这个孽种打掉。”

“不—-”腾初拼死挣扎。“不要,我求求你。这是我们的孩子。”

事到如今,还要继续撒谎吗?看来这个女人是不进棺材不落泪。

“今天不仅要打掉孩子,还要切掉你的子宫。看以后你还能给那个奸夫生孩子。”被愤怒充满了头脑的穆石宇红着眼,恶狠狠的拖着腾初往门外走。今天他要让她的背叛付出代价。

看着像头发狂的野兽的穆石宇,腾初死死的抓住门框,因为太用力指甲快要陷进木质的门框里。

这还是她曾爱着的男人吗?“你不相信我,我们可以做亲子鉴定。”她怀着心中那一点微薄的期待,苦苦哀求这个男人。


第5章 别耍花样

穆石宇猛的回过头,看着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死死抓住门框的那个女人,苍白的脸上挂着两行晶莹的泪珠,卑微的哀求他。他怔了怔,想起来第一次遇见她的样子: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双像朝露一样清澈的眼睛,高挺小巧的鼻子,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还有笑颜如花的脸……动作不禁放轻柔了一些。

要给她一次机会吗?万一是检查结果出问题了呢?不,林如的朋友是享誉全球的专家,怎么会出问题?想到这,穆石宇再次使劲拉扯想护住肚子的腾初,“今天一定要解决那个野种。”

“不,不行。如果你今天这么做了,你会后悔的。”柔弱的腾初不敌穆石宇的力气,终于被拽离了门框,一个没站稳,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与地面亲密接触的痛感,立刻蔓延至全身。头晕的感觉更加强烈。

她轻轻抚摸着小腹,宝宝,对不起,爸爸,妈妈吓到你了。

她痛苦的望着穆石宇,紧咬嘴唇,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他坚定的否认已经安稳的生根在她的身体,不是他的孩子?为什么要污蔑他们的宝贝是别人的野种?

趁着穆石宇脸上的面色缓和的时候,腾初一把抓过他的手摁在小腹上,带着哭腔说道:“你感受一下,这里面千真万确就是你的孩子。”

碰上腾初小腹的穆石宇,突然有着一种说不明白的感觉。真的是他的孩子吗?但事实没有办法让他相信这里面住着他的孩子。

“够了,别耍花样了。”他看了一眼腾初的小腹,然后厌恶的甩开了碰上她小腹的手。

“我没有演,你要是不相信,3个月后,我们可以去做亲子鉴定。”腾初不死心的说道。这个孩子是他们的爱情结晶,就算拼了命也要守护好他们的孩子。

“亲子鉴定?谁给你的勇气,能提出这样的要求?”他的薄唇溢出一丝冷笑。他不敢相信,都已经这个地步了,这个女人的居然还那么坚定的守护那个野种。

“你给我一个机会。如果你真的打掉了你的孩子,天上的婆婆也不会原谅你。”她用尽力气向他吼道,清澈的眼眸,流下了心痛的泪痕。

妈,听到腾初提到已故的母亲,他的心变得有些柔软。妈妈生前最希望看见的就是家里能有几个可爱的孩子,妈妈这辈子最大的遗憾之一就是没有享受含饴弄孙之乐。

妈,你相信这个女人肚子里的是我的孩子吗?穆石宇呆呆的注视着天空。然后冷冷的抛出一句话:“3个月后,如果证明了你肚子里的是个野种。不仅是你,还有你病恹恹的妈都要付出最大的代价。”

说完,便扬长而去。只留下散落在地上的B超单,和像一滩稀泥一样瘫软在地上的腾初。


第6章 不要脸的小三

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到处都是来往匆匆的行人。腾初面色凝重的走在街道上。这是今天上午她围着自己的家走的第四圈。

她想把将怀孕的这个喜悦分享给妈妈。但因为穆石宇的怀疑不敢告诉妈妈,她不想她担心。她犹豫着,始终没有决心做任何决定。于是只好围着自己的家,不知不觉走了一圈又一圈。

“那不是穆总的太太吗?”跟在林如身边的女人指着不远处的腾初说道。

林如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是腾初。看着在那悠闲散步的腾初,她气不打一出来。这贱女人居然怀孕了,她居然怀了石宇的孩子。

想到这,愤怒的林如不禁握紧了拳头,指甲几乎要陷进肉里,手指的节骨分明的露出来。因为这个女人,石宇已经大半年没有碰过她了。

“啪”一记响亮的巴掌声回荡在匆忙的街道。林如收起火辣辣的手掌,高傲的对着腾初骂到:“你这个不要脸的小三。”

腾初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伤的有点懵逼。小三?她可是穆石宇明媒正娶,受到法律认可的正牌妻子。

她骄傲的迎山上林如傲慢的眼神:“林秘书,麻烦你说话尊重一点。”

街道上原本着急赶路的行人,似乎被这正牌与小三的撕逼大战吸引了。乌泱泱的周围开始聚集了一些看热闹的行人。

“你就是一个小三,跟你妈妈一样,流着卑贱的小三的血。”林如咬牙切齿的注释腾出。穆石宇是她相恋了五年的恋人。但是这个女人的出现,让他们之间的甜蜜关系名存实亡。

她就是一个,离间他们恋情的卑贱的小三。

听了林如的话,周围的吃瓜群众开始对着腾初指指点点。

“真是一个不要脸的小三啊。就该一巴掌扑死她。”

“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听说妈妈也是小三。”

她知道,自从与石宇结婚之后,早于她之前就留在石宇身边的林如一直恨她。

但是感情哪有什么先来后到之分,发生了就是发生了。

腾初原本并不想理会胡搅蛮缠的林如。但是她不能容忍别人侮辱她的妈妈。

“道歉!”腾初一把抓过林如的手,狠狠的向后旋转。没想到以前闺蜜教她的花拳绣腿,居然用在了打小三身上。

林如没有料到腾初会出手反击,手臂的疼痛,让她的额头冒出了汗。仿佛手臂马上就要被拧断的感觉。

“我道歉,我道歉。”痛得“哎呀”大叫的林如,最后扛不住还是道歉。臭女人,我一定要你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林秘书,今天我就这么算了,如果再有下次,那就不是拧胳膊这么小的代价了。”腾初松开了林如的快要断掉的手,严肃的警告她。

周围的行人看也没有太激烈的热闹可以看,边大多都逐渐散去。

在腾初手上吃了亏的林如,也惺惺的趁机溜掉了。

忙碌的大街上又恢复了匆忙的模样。定定的站在人群中的腾初,望着家的方向,她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于是她也转身,走进了人群中。


第7章 亲自动手

“你怎么这么没用?”空荡荡的房间里回荡着一个尖利的训人的声音。

林如拿着手上的公文包,疯狂的拍打一个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女人。

身体不停颤抖的女人跪在地上,口里不停的道歉:“对不起林小姐,是我根本找不到下药的机会。”

自从知道腾初怀孕之后,烦躁的林如便坐立不安。虽然穆石宇常常将爱她挂在嘴边,但是,凭着女人精准的直觉,她知道自从遇到了腾初她的这个男人就变了。

他看腾初的眼神,充满爱意。

她痛恨腾初就这样,不费吹灰之力就夺走了她的心爱之人。而现在这个女人居然还怀了穆石宇的孩子。

好早在自己留了一手,不然,这个女人,就会夺走他的一切。林如闭着眼睛,一模抹狠厉的神色从她脸上划过。

她注视着地上的那一堆药,眼里全是恨意。“这次不用你了,我亲自去办。”她要亲手除掉腾初肚子里的孩子。她不能拥有孩子,别人也不能有穆石宇的孩子。

这么大的厨房里,一个忙碌的身影来回穿梭着。自从怀孕后,她的每一顿饭,都是她亲手来做。她让肚子里的孩子吸收的每一份营养,都能感受到妈妈的味道。

林如的不请自来,扰乱了腾初的这一份平静的幸福。

“做饭呢,太好了,我还给你送点调料。”林如瞥见了厨房里即将出锅的饭菜,脸上一脸坏笑的看着腾初。

说完也不等腾初的允许,就径直的将手里的白色粉末洒在饭菜上面。

“加料的饭菜拿回去吃吧。”腾初谨慎的看着似笑非笑的林如。不知道这个女人今天又来耍什么阴谋诡计。

“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林如向远远站在一边的保姆使了一个眼色。

“石宇你安心出差。等你回来,那个让你心烦焦躁的女人,马上就要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林如冷冷的注视着保姆端过来的那一瓶饮料,喃喃自语道。

“你自觉点,还是我喂?”林如把弄着手里的那一杯饮料,饶有兴致的看着面露恐惧的腾初。

“林秘书,你要干什么?”腾初调整一下自己发抖的声音。他想过林如会报复自己,但是没有想到,她居然明目张胆的伤害她肚子里的孩子。

“还用问吗?但是送你的孩子去他该去的地方。”面色狰狞的林如拿着那瓶饮料,一点点的靠近腾初。

身边的保姆领会了林如的意思,她一把按住了,想要挣扎的腾初。

“你这样做,石宇知道了是不会放过你。”腾初使出全身力气想要挣脱紧紧摁在她身上的大手。

“石宇?没有他的授意,我们怎么敢…..”林如咧着一张狂笑的大嘴,一步一步逼近无法动弹的腾初。

腾初不敢相信从林如嘴里说出来的这些话,石宇,怎么可能?但是一想到穆石宇恨她的眼神,巨大的恐慌与绝望从心底升起。穆石宇,你怎么会那么绝情,连一次证明清白的机会都不给我?你怎么会那么狠心,竟然要杀死自己的孩子?

“你好狠……”眼神黯淡的腾初喃喃自语着。看见面目可憎的林如靠近了她,于是紧紧的闭着嘴。

“反抗是没用的。”林如大笑着,强行掰开她的嘴,把装满了堕胎药的饮料灌了下去。

没有完全进入嘴里的白色液体,顺着腾初痛苦的嘴角缓缓流下。

与此同时,腹中瞬间传来了一阵剧痛,仿佛肚子里的孩子也在像她一样拼命的挣扎。

绝望的眼泪顿时如决堤的水,止不住的一涌而下。她的孩子终究是要保不住了。

一阵熟悉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是他回来了吗?不放心别人杀死自己的孩子,他要亲自动手吗?疼的额头上全是汗的腾初,瘫软的坐在地上,双腿之间有丝丝血迹流出。

她死死的盯住门的方向。就算是他狠心的要杀死孩子,她也要从他嘴里亲耳听得到真相。

一阵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从小腹传来,她感觉自己的眼皮越来越沉,模模糊糊的看见站在一边的林如突然撞在了厨房尖锐的墙角上,原本寂静的厨房,变得混乱起来。

她心心念念的男人终于出现在她的眼前。清醒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但是还在隐隐约约听见,林如的哀嚎。

“石宇,嫂子早上喝了堕胎药。都怪我没用,没能及时抢回她手里的药。”林如像个演员似的沉浸在自己的虚假表演里,委屈的双眸,留下了自责的眼泪。

“你没事吧”石宇一把抱过在地上自责颤抖的林如,轻轻替她搽干额头上渗出的血。

他冷眼看着瘫软在一滩血迹中的腾初,“不是告诉你,不要耍花样吗?”

腾初的喝堕胎药的行为,打破了他心里的最后一点期望。果然不是他的孩子。亲子鉴定,多可笑。惯常撒谎的女人,知道最后瞒不住了,还是了选择流产。

“不,不是的。是林如灌我…..”意识迷离的腾初,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向冷冷看着她的男人解释着。她希望眼前的这个男人,能看清林如拙劣的演技,能看清她赤裸裸的真心。

小腹处翻江倒海的疼痛,让腾初彻底晕过去。外面的世界渐渐变得安静,但是她依然能拿感觉到自己被人一把抱起后的轻盈感。依稀还听见了“子宫”之类的词。

看来穆石宇最后还是选择相信了林如的阴谋,现在孩子没了,该切掉她的子宫了吧。迷糊中,两行伤心绝望的泪水,从眼角滑落。

医院的消毒水味让渐渐苏醒的腾初,真切的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她费力的伸出手,摸了摸下腹的伤疤,粗糙凸起的伤口缝合线,让她的心不禁颤抖。穆石宇,你就这么讨厌我,杀死了孩子,还切走我的子宫。以后再也不能生儿育女了。

想到这,伤心的腾初,拉长了被子盖住头,一个人躲在里面伤心的痛哭起来。


第8章 我很好

“时间到了,下午司机会接你回来。。”电话那头传来一阵穆石宇熟悉的冷漠的声音,言语间似乎还带着怒气。这个女人出院后苦苦哀求,让她抽一天时间回家看。现在居然不按时回来,难道是背着我去会情郎了?

“我希望能在家多呆几天。”脸色苍白的腾初听着手机,静静的站在阳台。

她仔细的看了看,坐在客厅向她这边,不停的偷偷观望的母亲。继续用低沉温柔的声音对,电话那头要求她立刻回家的穆石宇说道:“再过几天我就回去。”

“如果你不回来,你的母亲,就会知道你干的那些勾搭人的丑事。”穆石宇淡淡的说道。

“我早就说过,我没有勾搭过任何人,为什么你从来都不相信我?”腾初继续压低了声音。到底有什么样的东西能让穆石宇斩钉截铁的断定,她真的就背叛他了?

“你够狠的。你故意流掉孩子,不就是想死无对证吗?”穆石宇一句轻飘飘的话,让他印象中的腾初更加坐实了不知廉耻,勾三搭四的罪名。

穆石宇最终还是被林如的拙劣演技迷惑了。穆石宇啊,穆石宇,我到底犯了什么错,竟然,这么不信任我?不想再为这事子虚乌有的事情争辩的腾初,紧紧的抿着唇。

感觉到了腾初的沉默,电话那头的穆石宇心中瞬间升起了一团火。他狠狠的将手机摔在了地上。这个女人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的来触碰他的底线?为了那个男人,甚至不惜伤害自己的身体。他一定要找出那个奸夫,他要让这对奸夫淫妇,生不如死。

“来人。”红着眼睛的穆石宇冲着门外喊道。

一个戴着眼镜的梳着光滑大背头的男人文质彬彬的走了进来。他看了看地上被炸得粉碎的手机,小心翼翼的扶了一下鼻子上的金丝眼镜。

“穆总,有什么吩咐。”

“查一下我太太最近都交往的什么人?顺便减少对腾老太太的医疗支出。”穆石宇紧紧的握住椅子的边缘,手指上苍白的节骨根根分明。腾初,这是你自找的。

领会了穆石宇命令的男人,只是简短的说了一句“好的”。便干净利落的退出了房间。

而电话那头的腾初真切的听见了手机被摔在地上发出的咔嚓的声音。她的心也随着手机,落地的咔嚓声而怔了一下。原本苍白的脸色,变得更加没有一丝红润。

腾母打开阳台门,担忧的望着腾初。

看见被病痛折磨的身形消瘦的妈妈,腾初换上了一副天真灿烂的笑脸,撒娇似的挽着妈妈的手臂说:“什么事也没有。石宇说想我了。”

“真的没事吗?”腾母一向反对穆石宇跟腾初的婚事。看见女儿苍白的脸色,她不放心的反复确认。

“妈,我很好啊。你放心好了,石宇对我特别好。”腾初快速都把头埋在妈妈的肩膀。都不能让,敏感细致的母亲,发现她眼里的痛楚。

此时,腾初的电话再次响了起来。来接她的司机比预想的要早。在穆石宇心里,她就是一个需要严加看管的囚犯。

才跟母亲相聚了一天的腾初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带给她温暖的家。

腾初,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让你藏的这么深?穆石宇站在马路对面,隐秘的注视那个熟悉的女人,从眼前这栋熟悉的建筑里走出。

“石宇,我们走吧。”林如轻轻地推了推,正出神望着,腾初离去方向的穆石宇。她讨厌穆石宇深情的望着这个女人的眼神。自从一年前,他在这家画馆认识了腾初之后,从此他的世界再也没有她的一席之地。

她恨这个女人,更加厌恶这个曾经让她失去穆石宇的画馆。


小说

时光难负你深情:无人慰她人世凉。

2021-1-2 14:59:40

小说

奈何君心凉薄:她是邺城第一丑女,却出身高贵。

2021-1-2 15:02:5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