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萌妻复仇记:被亲妹妹所害,意外重生

容颜尽毁,还被亲妹妹所害,意外重生,看她冷血冷心,如何虐渣斗狠。重生前,宁肖然是一只软弱可欺心地善良的白兔,重生后智商被她捡回来了。白莲花妹妹继续装着小可怜,歹毒无耻的婶婶以为她软弱可欺,宁肖然露出白牙森森一笑,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拿了我的给我还回来欺负了我的自然得欺负回去!虐渣斗狠,装傻充愣,她做得得心应手,天衣无缝,只是上一世对她冷酷无比的那个活阎王,这一世缠着她又是怎么回事?走开,姐惹不起你!活阎王顾淮宁,讨好谄媚的笑,乖,到我碗里来!
腹黑萌妻复仇记:被亲妹妹所害,意外重生

第1章 折磨

深夜,宁肖然轻轻的转过走廊,蹑手蹑脚的推开卧室门。

迎面看到沙发上坐着的男人,脚步一下子顿住了。

“去哪里了?”顾淮宁手里拿着手机,目光冷清的注视着宁肖然。

明明只是简单的一句问话,宁肖然却脸色惨白起来。

“我……我……”

“是不是去见陆向北了?”男人马上补一句。

“不是……我没有!”宁肖然拼命的摇头,顾淮宁嗤笑一声,扬了扬手里的手机,“过来,我让你看个东西。”

宁肖然抖抖索索的上前,看着屏幕上面她和陆向北站在一起的照片脸色一下子惨白无血色。

“不是那样的……”

她解释的话被顾淮宁一把抓住脖子扼再了喉咙间,顾淮宁英俊到极致的脸上带着笑容,声音如沐春风,“跟着我你是不是觉得委屈了?”

宁肖然说不出话来,只是摇头。

“你很喜欢陆向北是不是?是不是做梦都想着和他一起私奔?”顾淮宁继续用他深情的带着磁力的声音询问她。

“宝贝,你知道我最讨厌欺骗的!”她脸上的惨白让顾淮宁放开了掐住她脖子的手。

他转过身深吸一口气,平复一下心情,“你要是真的想走,我给你机会,马上收拾东西离开这里!”

宁肖然知道顾淮宁不会真的同意让她走,她站着没有动,顾淮宁转过头看着她,“不走是吧?宁肖然,你自己决定的,不要怪我!”

宁肖然哑着嗓子,“不管你相不相信我,我都要告诉你,我从来没有打算离开!”

她的话让顾淮宁脸色好看了一些,他伸手抓住宁肖然的手,刚准备说话,宁肖然包里的手机响了。

宁肖然拿出手机,看见屏幕上闪现的陌生号码愣了一下,下意识的按掉了。

看见宁肖然不接电话,顾淮宁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了,冷冷的看着宁肖然,“为什么不接电话?”

“是……是骚扰电话。”

“是吗?”他一把从宁肖然手里抢过手机,叮咚一声,一条短信及时的进来了。

“肖然,你还好吧?我很担心你!”

顾淮宁的脸色慢慢的阴沉了下去,“陆向北发的?”

“不是!”宁肖然慌了,她不知道这个陌生号码是谁,为什么会发这样一条奇怪的短信过来给她。

“不是陆向北是谁?你告诉我是谁?”顾淮宁逼近,在他的意识里,除了陆向北没有任何人会这样关心宁肖然,“你这个水性杨花人尽可夫的女人!我真是瞎眼了!”

这句话刺得宁肖然心里闷疼,顾淮宁嫌弃她脏她一直都知道,可是从来没有这样当着她的面说过,宁肖然闭了闭眼睛,“你既然这样嫌弃我,为什么要关着我?”

这话让顾淮宁眸子一下子通红,他顾家三少爷,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想要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

愤怒让顾淮宁伸手掐住宁肖然的脖子,恶狠狠的瞪着她,“你为什么在这里心里没有数?”

宁肖然心里当然有数,顾淮宁恨她,恨不得吃她的肉,毕竟他一直认为他妹妹的死是自己造成的。

从前她从来不解释,可是今天她不想忍了。

“顾眉眉不是因为我死的!”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顾淮宁手下的力道加重,宁肖然感觉呼吸困难,她惨笑,“既然你不相信我,那就杀了我吧!这样的日子我过够了!”

“想死?没有那么容易!”顾淮宁冷笑一声,“我会让你好好的活着,一直活着看着我怎么折腾你,怎么折腾你的心上人陆向北!不怕告诉你,我的人一直在找陆向北,只要找到他就是他的死期!”

“你这个恶魔!”宁肖然怒视着顾淮宁,“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恶魔!她竟然骂自己是恶魔!这些年来他的付出都被喂了狗?

顾淮宁的怒火一下子蔓延开来,他真想掐死他!

不!死太便宜她了!她不是想着陆向北,一直想要和陆向北双宿双飞吗?

他偏不成全她!他就要一辈子关着她!

顾淮宁握住宁肖然的脖子用力重重一推,她的身子被撞在了床头柜上。

耳边听到一声嘶的吸气声音,宁肖然捂住小腹痛苦的坐在了地上。

顾淮宁愣一下,想伸手去搀扶她,却在接触到她手腕上的纹身后收回了心思。

这是宁肖然和陆向北爱情的纹身!

冷冷的瞥了一眼地上的宁肖然,他转身大步出了卧室。

几分钟后外面传来汽车发动的声音,一切恢复了沉寂。

而坐在地上的宁肖然闭着眼睛,手紧紧的捂住小腹,有鲜红的血丝正顺着她的腿往下流。

第2章 死于亲妹妹之手

宁肖然在地上坐了好一会,才挣扎着扶住洗手台站起来,刚试着走了一步,外面传来脚步声,她以为是顾淮宁去而复返,扶住洗手台没有动,门被推开了,进来的不是顾淮宁而是她的亲妹妹宁筱安。

看见宁肖然腿间都是血,宁筱安大吃一惊,“姐!姐你怎么了?”

“我没事!”宁肖然惨笑了一下,有些恨自己,为什么要让这副不堪的样子被妹妹看见。

“你都流血了还说没有事情?我送你去医院!”宁筱安说着拿了衣服帮宁肖然穿上,扶着宁肖然往外走。

看见宁筱安扶着宁肖然出来,外面的保镖面无表情的拦住他们,“少爷吩咐了,您不能外出!”

“我姐都流血了,你们难道是要看着她死吗?”保镖看了一眼宁肖然,拿起电话请示,不知道那头说了什么,他挂了电话后没有阻拦宁肖然,而是跟着宁筱安一起把宁肖然送去了医院。

半小时后宁肖然被妹妹宁筱安扶着进入了医院的手术室。

医生给宁肖然检查了一下后拿起一个针筒给她注射了一支药水,宁肖然晕沉沉的躺在手术台上等了一会,就看见妹妹宁筱安手里拿着一把手术刀向自己走来。

她的脸上没有了关切之情,取而代之的是阴冷,声音也咬牙切齿的:“姐姐,咱们姐妹一场,今天就让妹妹亲自送你最后一程吧!”

“你什么意思?”宁肖然愕然的看着妹妹。

“姐,马上你就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没有任何人可以找到你,因为……因为我杀了你后会让人把你肢解溶解化成一滩水。对了,陆向北今天晚上在这家医院出现过,处理掉你后我和医生会重伤昏迷,然后你的消失会让人联想到是陆向北带走了你,顾淮宁一直认为你心里念着爱着的人是陆向北,你的消失坐实了和陆向北的私情,他一定会恨得要吃你的肉,只可惜他再怎么找也找不到你了,你说我这个计划天衣无缝吧?”

“筱安你疯了么?”宁肖然无法想象自己的亲妹妹竟然会这样对她。

“我没有疯,你知道吗?我一直爱着顾淮宁,爱到骨髓里,可是你却横刀夺爱,明明有陆向北这个痴情男人爱着你,你却勾搭顾淮宁……”白筱安看宁肖然的眼睛里都是怨毒。

“不是……筱安,我没有勾因顾淮宁,从头到尾我都是被强迫的!我是被他强迫的!”

“强迫的?呵呵呵,强迫的你为什么不逃?顾淮宁对你并不好你为什么不逃?”宁筱安恶狠狠的质问,宁肖然的意识开始不清醒,她也想逃,可是顾淮宁那么狠,她逃走了还好说,要是逃不走被抓回来肯定是死路一条。

“知道今天晚上为什么顾淮宁会那样对你吗?是我故意让人告诉他你和陆向北联系上了,所以他才会那样震怒,而他生气折磨你就是我的机会,为了今天这一天我整整筹划了三个月。”药物开始起效,宁筱安的声音有些遥远。

“姐姐,现在你就要死了,有些事情也该告诉你了,知道你为什么会被人玷污吗?其实那天晚上的事情是我和二婶计划好的。”

宁筱安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愧疚,“你把所有的钱都拿出去给二叔看病,宁愿看着我们受苦,我在学校因为没有钱被人看不起,被人排挤过得非常艰难,后来二婶找了我,她说你长得美,能够卖好价钱,于是我们一起把你卖了!你的第一次卖了十万块,我和二婶一人分了五万!”

宁肖然瞪着眼睛看着宁筱安,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那次被人玷污是她人生的转折点,因为被人玷污过,她一直抬不起头来,又被李家逼得走投无路破罐子破摔才去了夜总会当小姐,后来才认识了陆向北和顾淮宁。

“还有一件事,你的脸毁容也是我做的,我以为让你变成丑八怪淮宁就不会要你了,可是没有想到,他竟然还是留着你……”宁筱安癫狂的笑。

“我想着淮宁喜欢的一定是你的脸,你知道吗,他们都说你是妖精,能够勾魂,我于是让人毁了你的脸,可是你变丑了淮宁还是不嫌弃你……”

“你是我的亲姐姐呀,如果可以我其实也想留你一命的,可是留着你我就活不下去了,每天睡在你的隔壁房间,听见我最爱的男人和你在一起,简直像是在凌迟我,我真的忍不下去了,姐姐,你为我做了那么多,就请再为我做最后一件事吧!你放心,我会经常给你烧纸的!”

宁筱安说完举起手术刀,闭着眼睛对着宁肖然扎了下来,剧痛传遍全身,可是宁肖然竟然没有力气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

只是瞪着眼睛看着宁筱安,这是自己的亲妹妹呀,一直相依为命,为了她自己什么都愿意做,可是到头来,却落到这样的下场,她竟然为了一个男人,要自己的命!

呵!

第3章 重生

宁乔肖然是被雷声惊醒的!

震耳欲聋的雷声在头顶炸响,伴随着白晃晃的闪电透过窗户打在室内,宁肖然被惊醒过来有些茫然的看着陌生的房间。

她记得自己在医院被亲妹妹宁筱安杀死了,可是怎么一转眼就躺在了这里?

难道被杀只是一个梦?目光突然接触床对面的一副巨大的果体人体油画。

刻意放大的器官让她打了一个寒颤,宁肖然一下子坐了起来。

这是她当初被人玷污的房间!

她记得很清楚,当时醒过来墙上就是挂着这样一副人体油画。

雷电,油画,陌生的房间……

难道……难道她重生了?回到了被玷污的那一天?

身体里发出莫名的燥热感,口干舌燥的,宁肖然舔舔嘴唇,临死前宁筱安的话在耳旁回响,“是我和二婶卖了你,我们把你的第一次卖了十万块!”

这个地方不能久留,她必须得马上离开!

宁肖然跳下床就往外跑,刚走到门口,听见门外传来脚步声,伴随着脚步声的还有一个男人的声音,“人已经被迷晕送到房间里了,为了让您做起来畅快,我还给她吃了那种药。”

“做得不错,我不会亏待你的!”

外面的对话让宁肖然恨到极致,外面有人,她又中了药,想从正门出去已经不可能,宁肖然转身直奔窗户,伸手打开窗户,借着闪电的光芒,她看见自己所在的位置竟然是二楼。

前有狼后有虎,没有时间可以犹豫,宁肖然爬上窗户纵身一跳。

楼下种满了花树,宁肖然的身子没有直接落地,而是首先落在了花丛中,有花树的支撑,她没有受重伤,不过身上脸上都是火辣辣的疼痛。

楼上男人兴高采烈的推开门却发现宁肖然不在房间,目光扫到打开的窗户,疾步走到了窗户旁,一眼看见了落在花丛中挣扎的她,马上提高声音:“人跑了!快叫人拦住她!”

听到声音宁肖然吓得魂飞魄散,不顾身上的疼痛,她掰开花树跌跌撞撞的往外跑。

雷声轰隆隆的在头顶炸响,瓢泼的大雨从天上倾斜而下,宁肖然身上很快就湿透了。

眼睛被雨雾遮住了看不清楚方向,她只是漫无目的的拼命的往前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她要离开这个鬼地方,她要去看医生!

身后传来追赶的脚步声,还有骂骂咧咧的声音,糟糕了,他们追上来了!

她身体这种情况压根跑不了多远,身后追赶她的人都是身强力壮的人,她要如何逃脱他们的追赶?

宁肖然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借着闪电的光芒,看见自己跑到了一幢别墅的大门口。

别墅大门上写着顾园两个烫金大字,这是顾淮宁当初囚禁自己的别墅?

她竟然跑到了顾淮宁的别墅门口?

顾淮宁可是江城一霸,他的家是没有人敢闯入的,要是能够躲进去外面那些人一定不敢闯入,这样她就可以脱险了。

宁肖然心里其实很惧怕顾淮宁,可是此时此刻已经顾不了这么多,顾淮宁的别墅那么多,他今天晚上不一定在这边。

宁肖然庆幸自己记得顾淮宁的大门密码,她快速走到门口输入密码,大门打开,宁肖然闪身进入了别墅。

别墅里黑乎乎的,看起来应该没有人,宁肖然凭着记忆快步冲进了客厅,刚推开门,警报器突然尖锐的响了起来。

第4章 这个女人赏你们了

随着警报器响起,刚才还黑乎乎的别墅马上灯火通明,宁肖然湿漉漉的站在门口,惊慌失措的看着客厅里坐着的宛如帝王般尊贵的男人。

隔世再相见,不是没有想过,只是没有想到会这样快,这样猝不及防。

顾淮宁一身白衣,长腿交叠,悠闲自在的靠在意大利沙发上面,一双俊目寒凉的看着浑身湿漉漉的宁肖然。

明明只是那么随意的一眼,宁肖然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自寻死路说的就是此时此刻的她!

客厅里非常安静,顾淮宁没有说话,他旁边站着的四个黑衣保镖也没有说话,不过五双眸子此时此刻却毫无例外的盯着宁肖然看。

宁肖然的压力可想而知,顾淮宁和他手下的手段她过去不是没有见过,想到曾经见过的那些血淋淋的画面,宁肖然的腿肚子开始哆嗦。

恐惧和寒冷让她站立不住一下子摔倒在地,看着她摔倒在地上,顾淮宁发出一声轻笑。

“这就是今天晚上的所谓惊喜?”

顾淮宁的声音非常好听,说话的声音也非常的温和,听起来磁力非凡,再配上他那张俊脸,可以说是迷人到极致。

可是地上的宁肖然却一点也没有感觉到迷人,心里的恐慌到达了顶点。

她跟了顾淮宁三年,太清楚顾淮宁是什么人了。

他可不是什么良善之徒,绝不会对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有什么仁慈之心的。

更何况顾淮宁带着保镖黑灯瞎火的守候在大厅里,可不是在玩过家家,一定是在布陷阱等什么人,而她擅自闯入一定会让顾淮宁以为自己就是那个人。

顾淮宁对和他作对的人从不手软,她亲眼看见他惩罚那些和他作对的人,那些血腥的画面让宁肖然身子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最要命的是宁肖然现在不只是害怕,身体还有别的反应。

她们给她下的药已经开始发作,胸口有火在燃烧,口干舌燥,特别是看到顾淮宁这样的绝色美男更让她心旌摇曳无法控制。

在前世,她和顾淮宁的鱼水之欢无数,脑中闪过那些旖旎的画面,宁肖然情不自禁的舔了下嘴唇。

宁肖然虽然此时此刻像是一个落汤鸡一样狼狈,但是人长得美,舔嘴唇的动作看起来风情万种,带着极致的诱惑。

这要是别人恐怕早就被迷惑了,可是对方是顾淮宁,纵横两道,被人称为活阎王的顾淮宁。

看见宁肖然舔嘴唇,他英俊的脸上带了一丝浅笑,那笑容极淡,看起来像是笑,又像是没有笑。

看见顾淮宁露出这样的表情,宁肖然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顾淮宁这人城府极深,从来不喜形于色,发怒和高兴只是在一些细微的地方可以观察出来。

前世,她跟在他身旁战战兢兢,倒是掌握了顾淮宁不少的习惯。

每当顾淮宁露出这样的似笑非笑的表情的时候,就是对人下死手的时候。

所以顾淮宁现在是要对她下死手吗?

心里刚闪过这样一个念头,顾淮宁已经把目光从她身上收回,冷冷的声音在大厅里响起,“这个女人赏你们了!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玩死为止!”

第5章 够狠够毒

这个王八蛋!够狠!够毒!

宁肖然气得发抖,顾淮宁这厮一直狠毒无情,和他是没有什么道理可讲的。

落到顾淮宁保镖手里肯定生不如死,难道重活一世自己还要继续上一世的命运,甚至比上一世还要惨?

那样她重新活过来还有什么意义?

心念转间,顾淮宁的保镖已经向她走了过来,一把抓住了宁肖然的衣领,像是老鹰拎小鸡一样的拎着她就准备往后走。

宁肖然浑身燥热,她的手指尖深深的戳进了掌心,强烈的刺痛感让她心头的燥热减轻了一些。

脑子也清明了不少,此时此刻她想要活命就必须自救!

只是如何从顾淮宁这个活阎王手里自救呢?

宁肖然突然想起一件事,上一世她失去了清白还被二婶娘家讹诈,最后被迫去夜总会做了小姐。

第一天晚上出台,两个有身份的客人为了争她大打出手,把夜色搅得一团糟。

当时顾淮宁最信任的保镖阿金在夜色,听说后让人把她带了过去,本来是要惩罚她的,后来突然看见了她脖子上的项链后改变了主意,阿金取走了她的项链急匆匆的离开了。

后来她没有遭受到惩罚,还被接倒了顾淮宁的别墅,她在顾淮宁家里住了一个礼拜,这一个礼拜顾淮宁对她还算不错,如果不是后来出了那样一件事,她一定不会成往顾淮宁的情人的。

宁肖然想到这里,马上当机立断扯开领子上的衣服扣子,手下用力,脖子上的项链被她用力扯断,扔向了顾淮宁。

她是中了迷药的人,眼神迷离,这套动作一气呵成看在所有人眼睛里都是中了药后的自然反应。

看见有东西飞过来,顾淮宁身后的保镖抢先出手接住,本来以为是什么暗器,看清楚是条项链后松口气。

顾淮宁也把目光看了过来,保镖禀报:“少爷,是条项链!”

顾淮宁皱眉看向保镖的手里的项链,项链上绿油油的足有十几克拉大的像是玻璃一样纯净透明的吊坠闪着莹莹的光芒。

顾淮宁瞳孔一下子缩紧了,一把伸手把项链从保镖手里抢过来,盯着看了几秒钟,脸上露出奇怪的神色。

这当口宁肖然身上的药性已经快速扩散,她的意识已经迷离。

浑身像是被火烤一样,热得她没有任何的思维,只是想脱下衣服,尽情的释放自己。

她一边撕扯着自己的衣服,嘴里还无意识的发出羞人的声音,顾淮宁拿着项链看得聚精会神,突然听到宁肖然发出的声音,猛地出声:“先别碰她!”

抓住宁肖然的保镖停下脚步看着顾淮宁,顾淮宁收项链目光落在被保镖抓住不停扭动身子的宁肖然。

这才发现宁肖然身上竟然都是伤痕,这个女人虽然美,但是这浑身是伤的样子不像是对手的招数,还有这条项链……她怎么会有这条项链的?

顾淮宁皱眉,“先不要动她……给她服用春情的解药吧!”

保镖领命往宁肖然嘴里塞了一颗药,随着解药服下,宁肖然身体的燥热感觉很快淡去,神智恢复清醒,看着自己衣不蔽体的样子她羞愧到极致。

顾淮宁坐在沙发上,目光盯着宁肖然一瞬不瞬,被他这样盯着看,她莫名的惧怕起来。

她想起上辈子顾淮宁看见项链后放了她一码,可是后来也囚禁了她,不会这次她又像上辈子一样被顾淮宁囚禁,最后还是成为他的情人吧?

第6章 二爷来了

宁肖然死也不想重蹈覆辙,可是对面顾淮宁像是狼一样的盯着她呢?

虽然她摔出项链让顾淮宁放了她一码,可是看顾淮宁那个眼神,绝不是要放过她的眼神,她要如何脱身呢?

她绞尽脑汁的想着脱身的办法,可是一筹莫展,正是着急的时候,就听见门铃突然发出刺耳的声音。

这个时间竟然有人前来拜访,真是奇怪了,一个保镖走到客厅门口看了一眼显示屏转头禀报:“是二少爷!”

二少爷?顾家一共三兄弟,老大年纪轻轻的出车祸去世了,剩下的只有两兄弟,顾淮宁和顾淮章,顾淮宁在家排行老三,老二自然是顾淮章了,来人是顾淮章吗?

跟着顾淮宁三年宁肖然自然也是认识顾淮章的,顾淮章长得也算不错,就是一双眼睛,看人带着轻浮之意,让人非常的不爽。

没有毁容的时候她碰见过顾淮章好几次,顾淮章看她的目光赤果果的,掩饰不住的yu望,有一次趁顾淮宁去了外地,竟然还给她下药,好在顾淮宁回来得及时,他没有得手。

发生这样的事情顾淮宁加强了对她的保护,后来过了没有多久,她听宁筱安说顾淮章被人废了一只手。

宁筱安说下手的人是顾淮宁,让她小心些,说顾淮宁这个人歹毒无情,说翻脸就翻脸,他对自己的哥哥都能下得去手,对她这个情人肯定也会这样,让她想办法逃走。

她那时候是真的害怕,于是试着逃了一次,结果很快被顾淮宁的人抓住了,当时以为死定了,顾淮宁却只是在床上折腾了她一宿。并没有对她怎么样。

她心里想着就见顾淮宁眉头不悦的皱了起来,“他这个点来这里干什么?”

顾淮宁对顾淮章这个亲哥哥没有多少好感,不过人既然来了也不能不见,于是不耐烦的对着保镖挥手,“把她带到屏风后面去!”

保镖把宁肖然带到了屏风后面,很快外面传来脚步声,接着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三弟,深夜打扰见谅了!”

这声音让宁肖然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顾淮宁冷漠的看了一眼顾淮章,“二哥深夜到访可是有什么要事?”

顾淮章阴阴的笑了一下,“也不是什么打紧的事情,自家兄弟我也不隐瞒了,我听手下说我的女人跑进了你的别墅,三弟你看是不是把她交给我啊?”

顾淮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他所谓的女人是指自己?

舅妈和宁筱安把她的第一次卖给了顾淮章?

难怪她被玷污后去警局报案警局的人态度敷衍,一件很简单的案子查了很长时间也没有结果,原来对方是顾淮章,顾家势力那么大,她又是一介弱女子,无权无势警局的人自然只能敷衍她了。

宁肖然对顾淮章恨得牙痒痒的,真想冲出去咬他几口,她握住拳头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另外一个害怕的问题也跟着出来了,她现在和顾淮宁没有丝毫交集,顾淮宁自然不会向着她,那么他会不会把自己交给顾淮章?

如果顾淮宁把她交出去,她该怎么办?

第7章 还不快滚

宁肖然心里又是担心又是害怕,也想不出什么可以应对的办法来,跟了顾淮宁三年,她清楚的知道在顾家人面前她这样身份的人是没有任何地位的。

他们是高高在上的权贵,弄死她像是弄死一只蚂蚁一样。

心里慌乱,她越发的想知道顾淮宁会对自己怎么样,于是侧耳细听。

客厅里一片沉静,好一会顾淮宁的声音才慢悠悠的响起,“女人?二哥你在说笑话吧?你看我这屋子里像是有女人的样子吗?”

顾淮章没有想到顾淮宁竟然会这样回答,顾淮宁不近女色,他满以为要人会很简单,完全没有想到顾淮宁会拒绝自己。

难道顾淮宁看到了宁肖然的美色也被她吸引了?顾淮章心里顿时不爽起来,皮笑肉不笑的。

“三弟,你刚刚警报器响了,肯定是有人闯入了,还有你这客厅的地上,都是水渍,好弟弟,你就不要再吊着二哥了,把她交还给二哥吧!”

顾淮宁脸上神色不变,“这么说二哥是不相信我的话?硬是要逼着弟弟我给你交出一个女人来?”

“不是逼,而是我的女人就在你这里,我说三弟,如果我没有说错的她现在就在这屏风后面吧?”

顾淮章也失去了耐心,看着水渍一路延申到屏风后面,猜测宁肖然此刻就躲在屏风后,于是对着自己带来的人使个眼色,“去把她给我带出来!”

“呵呵!二哥这是想在我的地盘撒野?”顾淮宁笑起来,如沐春风,目光扫向旁边站着的保镖,“二少爷的人皮痒了,你们陪他们练练吧,只要不玩出人命就行,别的都随意!”

随着他话音落下,站着的几个保镖马上出手,站在屏风后面的宁肖然听见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响起,伴随着惨叫声的还有顾淮章气急败坏的声音,“顾淮宁,你敢对我的人动手?是不想活了吗?”

回答他的是一记重拳,其中一个保镖竟然踢了他一脚,顾淮章只觉得钻心的疼痛袭来,只怕自己的老二是要废了。

“顾淮宁!你竟然敢让你的保镖打我?哎哟!疼死我了!你等着瞧,这事情没有完!”

嘴上骂骂咧咧的,可是顾淮章也不敢再放肆,灰溜溜的带着人离开了。

客厅里恢复了寂静,顾淮宁还是云淡风轻的靠在沙发上没有动,几个保镖也收了手,静静的站在他旁边。

宁肖然没有想到顾淮宁竟然没有把自己交给顾淮章。

她自然不会自作多情的认为顾淮宁看中自己的美色想占为己有,唯一的一个可能就是因为自己扔给顾淮宁的那条项链。

顾淮宁因为那条项链选择救了自己,那条项链到底有什么秘密?

宁肖然知道自己不能一直躲在屏风后面,她慢腾腾的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

现在这种情形,她必须对顾淮宁说点什么,可是现在宁肖然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身上都湿透了,虽然客厅里开着空调,可是她还是感觉到冷。

她就这样抖抖索索的走到顾淮宁面前,斟酌了好一会,才干涩的吐出几个字,“谢谢您救了我!”

顾淮宁目光漠然的落在宁肖然身上,眸色清冷,“你是怎么进入我别墅的?”

宁肖然心里一惊,她自然不能说自己知道密码,在脑子里打了几个转,她低着头压低声音怯生生的回答,“当时后面有人追我,我慌不择路就跑到了您的门口,伸手一推门就开了,我就进来了!”

“是吗?”顾淮宁冷冰冰的反问,宁肖然不可能知道自己的密码,可是门的确是锁住的,难道有人在她前面进入了别墅?

今天晚上他是得到线报对手要到他家里来偷东西才布防的,难道对手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进来了?

想到这个可能,顾淮宁脸色一变猛地起身大步直奔楼上,几分钟后顾淮宁急匆匆的下楼来了,英俊的脸上带了寒霜,看起来非常的骇人,“马上去夜色!”

“三少这个女人……”保镖指着宁肖然问。

顾淮宁目光在宁肖然脸上停留了一下,冷冰冰的吐出四个字:“还不快滚!”

第8章 房间里的声音

宁肖然如获赦令道了一声谢谢抬步就跑,外面的雨还在下着,可是宁肖然竟然感觉不到寒冷和恐惧,也感觉不到身上的疼痛,她拼命的往前跑,直到两腿发软,喘不过气来才停了下来。

大雨倾盆,宁肖然坐在路边的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四周看不到一个人影,只有路灯的光芒和沙沙的雨声陪着她。

这样恐怖阴森的环境,宁肖然竟然没有丝毫的害怕,她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脑子这样清醒过。

终于可以好好的思考了,她被妹妹宁筱安杀死后竟然意外获得新生,回到了前世受辱的那个晚上。

她没有失身,是不是意味着这一世的人生轨迹会发生改变?

父母打小身亡,她和妹妹宁筱安一直跟着二叔一家生活,二叔对她和宁筱安很好,可是后来突然发生了车祸,昏迷不醒。

因为二叔出事,家里失去了经济来源,二婶李雪曼一下子改变了态度,她没有办法,只好辍学去打工挣钱。

可是她挣的那点钱对于高额的医药费来说无异于杯水车薪,家里越发的困难起来了,后来就发生了她被人玷污的事情。

前世她因为失身被人指指点点,要不是为了病重的叔叔和妹妹早就活不下去了。

这一世她没有失身,也看清楚了自己一直保护着的妹妹是什么货色,自然不需要为了她掏心挖肺,更不会因为她做傻事了。

只是二叔的医药费……想到二叔,宁肖然一下子从地上站了起来。

前世她被玷污失身的时候二叔还在医院接受治疗,后来才不治身亡的,她的重生会不会也改变二叔的命运?

宁肖然想马上去医院看看二叔,可是现在是凌晨,二叔在重症监护室,一定不会让她探视,而且她身上湿漉漉的得先回去换身衣服再说。

宁肖然继续往前走,从顾淮宁的别墅回到她家的距离非常远,好在她运气不是太坏,走了没有多远竟然遇到了一辆出租车。

衣服口袋里还有些钱,宁肖然坐出租车回了家。

坐在出租车上,宁肖然心情还是难以平静,被最亲的人背叛的感觉不好受,二婶卖她情有可原,毕竟她和自己没有任何血液关系,可是宁筱安和她是一母同胞的亲姐呀,身上流着相同的血,她怎么可以这样对自己?

宁肖然恨李雪曼和宁筱安的丧心病狂,更恨顾淮章的无耻,可是她们三人到底是怎么怎么认识的?

舅妈李雪曼不过是市井妇人,平时接触的都是普通人,顾淮章高高在上不可能会认识舅妈这种身份的人,而宁筱安现在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大一学生,她也没有可能去认识顾淮章啊?

那么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宁肖然实在想不明白,今天晚上顾淮章没有如愿,李雪曼和宁筱安的十万块就不会拿得顺当,宁肖然突然想知道她们看见自己安然无恙回去后会是什么反应。

出租车很快停了下来,宁肖然下车走到门口掏出钥匙打开门,客厅里黑乎乎的,非常安静,看来她们都睡了,做了这样的事情竟然还能安然入睡,宁肖然咬了咬牙,轻手轻脚的像自己和宁筱安的房间走去。

走到门口突然听见里面传来宁筱安带着哭腔的求饶声,宁肖然愣了一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她把耳朵贴在门上,没有听错,宁筱安的确在哭着求饶。

这是怎么回事?她准备推门的手一下子停住了。

小说

婚情何处是:我与老公结婚三年,他却把我送上了别人的床。

2021-1-2 14:48:05

小说

项少追妻攻略:他的心怎么还是沦陷了呢?

2021-1-2 14:52:0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