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娇妻:恋上傲娇大叔:“唐潇潇,你想的美,”

外界传闻他不近女色,也许是gay,,却在她从医院苏醒的那一刻强势逼婚。,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却发现入了他的圈套,想逃也难,欲哭无泪,,“大叔,我害怕,你要保护我”变成“大叔,你放过我吧”,然而大叔:“唐潇潇,你想的美,”,……
腹黑娇妻:恋上傲娇大叔:“唐潇潇,你想的美,”

第1章 摔坏了脑子?

繁华的水晶吊灯晃的人眼晕,唐潇潇掀开眼皮,入目是一片肃穆的白。艰难的撑着身体坐起来,发现自己身上穿着病号服,头上还缠着纱布。脑子嗡嗡的疼,她按了按太阳穴,环视四周。

房间内各种仪器设施很全——她这是在医院么?

门外,传来轻声细语的交谈声。

唐潇潇眉间微蹙,蹑手蹑脚的掀开被子下床,踮着脚尖将门推开一条缝,隔着不远处看到一抹挺拔帅气的背影。

“厉少,我要说的就这么多了,唐小姐从楼梯上跌下来摔伤了脑子,什么时候醒来还是未知数,具体情况等她醒了在做检查吧。”

唐潇潇扒着门框,努力想看清男人的脸,竟觉得那抹身影很是熟悉。可小护士的话钻进了耳朵,精致的五官顿时拧成了一团。

她摔伤了脑子?

“嗯。”

男人低沉醇厚的嗓音如同优质的大提琴音色缓缓流淌。眼看他就要转身,唐潇潇倒抽一口冷气,在原地转了个圈,立刻冲回了床上三下五除二钻进了被窝!

天了噜,不能被发现。

她秉着呼吸,胸口像是有一只小鹿在撞似的,口干舌燥。

脚步声越发近了,躲在被窝里的手紧紧地攥着,手心里一层汗水。

“苏淮,把门关上。”

男人的音色钻进了耳朵,唐潇潇静悄悄的吞了口口水,好想睁开眼睛看看拥有这么好听的嗓音的男人是不是长得也很帅!

她可是名副其实的音控!

长睫眨了眨,立刻引起了两人的注意,苏淮关上门,干咳一声:“厉少,唐小姐是不是要醒了?”

厉莛北深沉的目光越过她蜷缩着的身影,凉薄的唇角抿成了一条线。这个傻丫头……醒了还装睡?

当他瞎么。

他给了苏淮一个眼神,说:“没那么快。”既然她想装,就让她装个够。

苏淮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搞不懂总裁是怎么回事。却见厉莛北坐在床边,眉宇深邃的凝视着床上的女孩,语气有些冷:“你说——她为了逃婚才不小心摔下楼梯的?”

“这……总裁,唐小姐年纪小不懂事,等她醒了一定会明白您的好的!”

苏淮擦了把额头冷汗。

“呵。”厉莛北轻哼一声,凌厉的眸子里含着一团黑雾。A市想要嫁给他的女人已经排到了郊区,可眼下这个小女人居然不识好歹的想要逃走?她能逃得出他的五指山么。

“总裁,公司那边说等着您开国际会议。”

苏淮硬着头皮说了句,要知道外界传闻厉莛北做事手段雷厉风行,仅用三年时间便让厉氏集团成为行业的领头军,多少业界前辈对他都畏惧三分。

但,这些年来他从不近女色。

也难怪……唐小姐也许是听了什么不好的“传闻”,所以才逃婚的吧。

厉莛北视线从女孩精致的五官上收了回来,沉声道:“告诉唐子恒,人醒了立刻办婚礼。”

“是。”

脚步声渐渐远了,确定两人已经出去,唐潇潇猛地一把将被子掀开,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第2章 逃跑

脚步声渐渐远了,确定两人已经出去,唐潇潇猛地一把将被子掀开,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她居然是为了逃婚摔下楼梯摔伤了脑子?!

靠!那她是有多么嫌弃这个男的啊?

难不成,他是——GAY?!

这个男人和她的家里人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想到这里,唐潇潇一张小脸儿顿时拧成了菊花,三下五除二开始收拾东西,她才不会做任人宰割的案板上的鱼呢。

翻遍了整个房间,才在抽屉里翻出来九十八块二,唐潇潇尴尬的摸了摸脸,不管了,有总比没有强吧。

她立刻换下衣服,怀揣着九十八块二的巨款偷偷摸摸的就要溜。

可刚一推开门,就看见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扭着腰走了进来,唐潇潇一个激灵顿时躲进了盥洗室。

女人进了房间,没看见她立刻吵闹着出去了:“喂?!我外甥女呢?28床的唐潇潇,你们怎么看人的?她去哪儿了!”

“刚刚还在的呀……”

门外传来争吵的声音,唐潇潇用胳膊挡着脸,弯着腰贴着墙角慢腾腾的躲在一个坐轮椅的大爷身后往外挪,看见那个女人扭着腰走了,小护士们却还在窃窃私语。

“你们听见了吗?刚刚那人叫钱心慈,是28床唐潇潇的小舅妈,俩人合计着把外甥女嫁入豪门呢!”

“嫁给谁?早上那个男的不是挺帅的嘛?”

“帅有什么用,说不定是个gay或者不行呢。”

……

唐潇潇翻了个白眼,果然跟他想的一样!人渣!

太过分了,怎么能把自己的外甥女卖给这样的男人呢。

幸好她人聪明,知道溜之大吉。

不过到了医院外,看着人来人往的马路,她却犯了难。天下之大,她还能去哪儿啊?

就在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嗓音:“潇潇!你去哪儿!我刚刚从医生那拿了你的检查报告——”

后面站在台阶上挥舞着胳膊的可不就是她那位小舅妈!

说时迟那时快,唐潇潇脑子嗡的一声,立刻炸了。千万不能被他们抓住,抓住了回去就要嫁给gay!

眼前一辆黑色路虎缓缓停下,车窗缓缓降了下来,唐潇潇一个凌厉的转身越过了正要拉开车门的男人,冲进了副驾驶,“大叔,麻烦你赶紧开车!”

厉莛北看着已经换了装扮的唐潇潇,以及她焦急的神情,眼中错愕稍纵即逝。

“大叔,快开车呀,我给你钱!双倍!”

唐潇潇晃动着两根手指,焦急的催促着,可对上厉莛北那双漂亮深邃的黑眸,她耳根瞬间泛红。

现在的男人质量都这么高了吗?随便遇到一个都是极品……

窗外是苏淮和钱心慈的喊叫声,厉莛北长睫垂下,骨形漂亮的手握着方向盘,嘴角微勾:“坐稳了。”

车子如同离弦的箭一样冲了出去。

唐潇潇扒着真皮座椅,看着钱心慈痛心疾首的拍着大腿,一个飞吻抛过去:“拜拜了您内。”

厉莛北眯着眼睛打量着她,看她兴奋的像个孩子,可,她居然不认识他?


第3章 被丢在荒山野岭了

半个小时后,高速公路上,厉莛北燃了一根烟,慵懒的靠在车窗上,手中握着手机,嗓音低沉:“我知道了。”

唐潇潇居然失忆了。

望向身侧正低头搅动着手指的小丫头,他眉心蹙了蹙,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

见他过来,唐潇潇立刻做可怜状双手捧着九十八块二:“大叔,我只有这么多了。”

厉莛北眉间褶皱越发深了几分。

并没有接过她手里的钱,厉莛北凝视着她,“名字。”

“我……叫唐潇潇。”见厉莛北一副冷言冷语的样子,唐潇潇都快哭了:“大叔,我真的不是要白坐你的车的,你别把我送警察局,要不我给你打一顿?”

“我打你图什么?”

厉莛北一头黑线,看来钱心慈说的没错,这丫头不仅失忆了,可能连智商也出了问题。

唐潇潇委屈巴巴的垂着头,知道自己这次可能凶多吉少了。

她有已经把仅有的九十八块二拿出来了,她也很绝望啊。唐潇潇脖子一梗,抬头:“大叔,实在不行我就这一条命,要杀要剐——”

男人忽然低头,浓烈的男性荷尔蒙气息扑面而来,唐潇潇下意识后退一步,可厉莛北瞬间搂住了她的腰,眸光深沉,“别动。”

她吓得一动不敢动。

厉莛北嘴角勾起一抹浅笑,视线落在她白皙的锁骨上,撕拉一下。将她脖子上的心形吊坠摘了下来,却并没有弄疼她。

“项链,抵债。”

说完四个字,厉莛北已经回到了车上,唐潇潇还未回过神来,双手捂着胸口,震惊的看着他。

熨帖的西装衬托的他身形挺拔,帅气的男人配上一台帅气的车,不少过路的人都投来艳羡的目光。

车窗缓缓摇上去,唐潇潇这才反应过来,大喊:“大叔,你要把我抛下吗!”

回答她的,是车的尾气。

黑色路虎猛地窜了出去,唐潇潇差点儿甩了个狗啃泥,捂着嘴巴不停咳嗽,将厉莛北骂了半天。

长得帅有什么了不起!居然把她一个人丢在这荒郊野岭的!

唐潇潇生气的拖着疲惫的身体往回走,一边走一边骂,想到小护士的话,眼泪却哗啦啦的往下掉。

她现在能去哪啊?

将手里的钱捏紧了,唐潇潇抽了抽鼻子:“还算大叔没有落井下石,把钱留下了。”

“呸。我干嘛要给他开脱。”

唐潇潇往前走着。殊不知此刻厉莛北正缓慢的开着车跟在她的身后。因为车速缓慢已经被贴了两个罚单,可厉莛北却毫不在意。

他是要给她点教训的。

居然敢坐陌生男人的车,如果不给她点儿教训以后肯定是要吃亏的。

可,她居然一句软话都不说,就这么兀自一个人往前走着。

走了半个小时,周边的旅店大概都满了,唐潇潇失魂落魄的出来,垂头丧气的样子让人心疼。

她抓着头发哀嚎,却在看见站在面前的厉莛北时,立刻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眉眼弯弯的笑着扑过去:“大叔!我就知道你不忍心丢下我一个人!”


第4章 大叔,你收留我吧

唐潇潇一路小跑,却在到他面前时停下,脸上表情动了动,茶褐色的眼珠子转动着,别扭道:“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厉莛北看着她别扭的神情,抿着唇,冷漠道:“怕你死了。”

“……”积点口德行不行?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唐潇潇还是上了他的车,到了市区,厉莛北蹙了蹙眉。厉宅他不想回,刚买的别墅还没装修好,今晚只能住酒店了。

办了入住手续,厉莛北刚转身,就看见小家伙正跟在自己身后。

脚步顿住:“你怎么还跟着我?”

唐潇潇眼睛眨了眨,肚子忽然咕噜咕隆叫了两声,她脸颊绯红,捂着肚子。祈求的看着厉莛北:“大叔,我没地方去,你能收留我一个晚上吗?”

见厉莛北犹豫,唐潇潇立刻伸出一根手指晃动,强调:“就一个晚上!”

“我不是慈善收留所。”

说完这句,厉莛北直接转身进了电梯。

他是该给她点教训,居然敢逃婚!

只是……

插了房卡,刚要推门,胳膊忽然被人按住,低头就看见毛茸茸的小脑袋越过他的腋下钻了过去。

“嘿嘿,大叔,好人做到底,你就收留我一下嘛。我给你钱。”

说着她将兜里的九十八块二都放在桌上,厉莛北饱满的额头上全都是黑线,将门关上,随意的扯开领带,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

“赖着我?”

“哈哈哈大叔你说的什么话,不要用这种字眼,我会伤心的。”唐潇潇嘿嘿一笑,厉莛北无奈:“你以前不这样的。”

“哈?以前……”唐潇潇忽然反应过来:“大叔,你以前认识我么?”

厉莛北没回答她的话,直接打电话叫了晚饭过来。唐潇潇摸摸鼻子,厉莛北扫了她一眼,“你今晚睡沙发。”

“好哒!”

嘻嘻嘻。完美达成协议。她就知道大叔长得这么好看,心一定不是黑的。

可,半个小时后,看着厉莛北坐在餐桌面前享用满桌子的丰盛食物,唐潇潇感觉自己的唾液已经分泌的过多了。

她第十三次吞口水,厉莛北切了鲜嫩的牛排塞进嘴巴里,动作优雅矜贵的像是英国走出来的王子。

她已经饿得两眼绿油油了。

“想吃?”

厉莛北握着刀叉,询问的视线扫过来。

肚子不停的传来咕噜噜的叫声,唐潇潇蜷缩在沙发上小小的一只,忍着厉莛北的诱惑,咬了咬牙倔强的说:“我不饿,女孩子晚上吃得少,要减肥。”

减肥?

亏她还能说得出来。

厉莛北的视线落在她捂着肚子的手上,抬了下眉毛开始继续躺吃东西,这下轮到唐潇潇懵逼了。

居然就问一次?!

她就是客气客气!

“咳咳。大叔,”唐潇潇一寸一寸的挪过去,搅动着手指:“你一个人吃不完这么多东西哈?虽然我要减肥,但是毛爷爷说过,不能浪费粮食。”

毛爷爷什么时候说过不能浪费粮食了?

厉莛北眼中闪过一抹促狭的笑:“对。所以辛苦你把它吃掉?”

“好啊好啊。”

得到应允,唐潇潇立刻拉开椅子大快朵颐。

可看见她居然吃掉了旁边的一盘刺身,厉莛北的目光却沉了沉。

纵然她真的失忆了,可他是记得潇潇从来不碰这些东西的……


第5章 大叔做噩梦了

“嗝……”

晚上一时兴奋,唐潇潇多喝了两杯。厉莛北望着她娇嫩的脸上绯红一片,喉头滑动。

“你还记得你是谁么?”

“唔……我记得啊。”唐潇潇握着高脚杯,眼神迷离,红唇微张:“我是唐潇潇。听说我小舅妈和小舅舅要联合起来把我卖给一个GAY,幸好我聪明偷偷从医院溜了出来哈哈哈。”

GAY?

厉莛北的脸瞬间沉了下来,笼罩着一层黑雾。看起来十分骇人。放在桌上的手也已经攥成了拳头。

这些年来的确又不好关于他是gay或者不举的传闻,他都懒得去管,可今天这话居然从唐潇潇的嘴里说了出来。

“唐潇潇,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低沉的嗓音裹着愠怒,厉莛北忍着想要将唐潇潇正地就法的冲动,眼中满是狂风暴雨。

“知道呀。咦,大叔你的脸怎么这么黑……”

“唐、潇、潇!”

厉莛北咬牙切齿,刚要将人抓住,可唐潇潇嘿嘿一笑,砰的一声额头磕在桌面上睡着了。

厉莛北:“……”她一定是装睡的吧?

厉莛北满脸黑线,看着趴在桌上还知道找了个舒服姿势的女孩,无奈的勾了勾唇,还是将人抱到了床上。

几年不见,没想到她还是和以前一样天真可爱。

对外人一点儿都不设防。

厉莛北将人放在床上,看她蜷缩成一只小虾米似得,给她盖上被子,这才起身去了浴室。

不多时,他才裹着浴巾出来,乳白色的浴巾裹着精壮有力的身躯,露出大片蜜色的肌肤,性感又漂亮。

瞥了眼床上的女孩,厉莛北丝毫没有在意的翻身上床。

反正,他和唐潇潇已经领证了。

……

晚上,唐潇潇睡眠浅,翻了个身,忽然听到身侧有动静,她下意识以为是房间里进来了什么坏人,刷的睁开眼,偏头却看见一张熟悉的脸。

是大叔!

大叔怎么跟她睡在同一张床上!

唐潇潇刚要失声尖叫,却见厉莛北额头上布满了一层层冷汗,像是极其痛苦的样子,凉薄的唇角紧紧地抿着,剑眉间褶皱很深。

“别、别走……”

低沉沙哑的嗓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尤为震撼,唐潇潇抱着被子跳下床,绕到另一侧去推厉莛北:“大叔,你是不是做噩梦了?你醒醒!”

“别走!”

他像是被什么梦魇住了,只不停的说着这个词,抱着唐潇潇的胳膊就不让她离开。

梦里,是黑暗的衣柜……

“大叔!我不走,你别害怕!”唐潇潇任由他抱着胳膊然后不断安慰。

不知道过了多久,厉莛北才安静下来,可是男人的力量极大,紧紧攥着她白皙的手腕,唐潇潇没办法,只好让厉莛北拽着自己那只手,然后翻身上去,直接窝在他怀里睡了过去。

唐家,偌大的别墅内,唐子恒气的将桌上的饭菜都砸了。

“怎么能让她跑了?!”

“这我哪儿知道?她长着两条腿呢。我总不能把人看死了吧。”钱心慈听见哐当砸盘子的声音也很不爽,吹了吹指甲,说道:“反正她现在失忆了,也不记得自己的真正身份,老公……”


第6章 没有哪棵白菜会去斗志昂扬的拱猪

“别说了!”

唐子恒气的胸口一直喘息,钱心慈见状连忙给他顺气,安慰道:“老公,你别生气了,唐潇潇现在失忆了,岂不是更好拿捏吗?”

“嗯。”唐子恒捏了捏眉心:“就是一定要赶快找到她。把她送到厉少那儿。不然到时候厉莛北跟咱们要人怎么办?”

“对对。还有件事儿,昨天,那丫头好像是上了厉少的车!”

“你!你怎么不早说!”唐子恒一拍胳膊,直接去屋子里拿电话给厉莛北打电话。

嗡——

震动声不停的响着,厉莛北烦躁的抬手摸了摸眉心,刺眼的阳光从窗外扫了进来,长睫动了动,身后忽然一只柔弱无骨的小手推了推他。

“接电话。”

……什么情况?!

心里的警钟顿时敲响了,厉莛北刷的睁开双眸,一双漆黑凌厉的眸子闪着光,锁住了裸露着半片儿香肩的唐潇潇。

被吵闹的震动声刺激性了,唐潇潇不悦的睁开眼,还没醒醒神,就听见低沉醇厚的嗓音在耳边响起。夹杂着刚刚睡醒特有的磁性。

“解释,怎么在我怀里。”

唐潇潇愣了下,手下的肌肤触感坚硬温热,吓得她立刻捂着眼睛尖叫:“我什么都没看见啊啊啊!”

“呵呵,该摸得都摸了,没看见?”

嘲讽的态度太过明显,唐潇潇裹着被子“扑通”一声掉在地上,摔的脑子嗡嗡的。

“那个,昨晚,我们……你,我……”

唐潇潇爬起来,语无伦次。

看着她这幅样子,厉莛北嘴角竟不自觉微微上扬,他挂断了电话,提醒道:“唐潇潇小姐。解释。”

“是因为你昨晚做噩梦了嘛抓着我的手不放,所以才……”

噩梦?他又梦到那件事情了么?厉莛北眼中飞速闪过一抹不被察觉到的复杂神色。

见厉莛北神色复杂,活生生一副被占了便宜的样子,唐潇潇顿时很恼火,叉着腰骂道:“大叔,你该不会怀疑我占你便宜了吧?你看看你多大了?我多大了!我可正是花季少女呢。虽说我……是有那么一点儿穷吧,赖着你这睡一晚,但是我也不至于饥不择食吃了你吧!”

听着唐潇潇拔高了声音,厉莛北脸色阴沉的厉害。

深邃的眼眸如同一把利剑,落在唐潇潇脸上:“继续说。”

咕咚。

唐潇潇吞了口口水,被厉莛北吓得不敢开口,但输人不输阵啊!

她干咳一声,给自己打气,笑道:“大叔,没有哪棵白菜会去斗志昂扬的拱猪的好吗?!”

说完唐潇潇抓起桌上的人民币一把塞在厉莛北手上:“这是昨晚的房费,不用找了!”

“哦对,还有睡你一晚的费用,哼!”

厉莛北:“……”

他沉着眼睛看着唐潇潇跑了出去,门被拉开,苏淮望着刚刚这一幕,目瞪口呆。

是哪个不长眼的说厉少不行来着?

是哪个!

苏淮望着一地凌乱……尴尬的捂着眼:“厉少,唐家那边来电话了。”

厉莛北的脸更加黑了。低沉的粗喘着:“我知道!”

“嗯……”

“苏淮,你在想什么?”

猛地被问到,苏淮愣了下,连忙摆手,一脸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我没想什么哈哈哈,厉少你玩的开心!”

“闭嘴!”

厉莛北起身,露出结实的胸肌,冷眼扫过去,吓得苏淮顿时不敢说话了。

“给我查,唐潇潇的一切信息。”

丢下这句,他才深沉的往床边走去,可窗外哪里还有唐潇潇的影子?

这丫头,倒是伶牙俐齿的。

就是不知道身无分文的她又能想出什么法子。

“好,只是唐家那边……”

“唐子恒的合作,先放着,就说我不同意。”厉莛北沉稳的说。唐子恒以唐潇潇跟自己联姻来获取和厉氏集团合作的目的,这个交换条件与他来说是有利的。

但唐子恒居然拿自己的外甥女来做筹码。

想起早上那丫头跟只小猫似得蜷缩在自己怀里,厉莛北喉头发干,明显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

这么多年来,他一次都没有对别的女人产生过生理反应。

当年甚至特地找人来试……

可,还是唐潇潇能轻易地撩拨他。即便她什么都不做。

……


第7章 大叔你不要我了吗

从酒店出来,唐潇潇就在酒店门口晃荡。

多少豪车开进去又出来,可始终都没有见到大叔的身影!

大叔真的不要她了吗?

她竟然还想大叔会可怜她。

唐潇潇擦了擦鼻子,忽然天上开始下雨,六月的雨总是说来就来,她只能抬起胳膊挡着躲在门口,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忽然有些沮丧。

雨越下越大。

这些人都有家,可是她呢?她能去哪儿啊?

大叔不要她了,舅舅和小舅妈要把她嫁给老男人,她身无分文……

“去去去,我们这是五星级酒店,没事跑别的地方去!”

保安穿着制服来轰人,唐潇潇被冻得打颤,抱着胳膊祈祷道:“我就呆一会儿,等雨停了就走!”

她双手合十,可怜兮兮。

可保安根本不近人情,直接将人推了出去:“快走!这里不是你能呆的地方!”

“啊!”

唐潇潇被推了出来,身上全都湿透了,凶神恶煞的保镖吓得她牙关打颤,忽然特想念大叔温暖的怀抱和饭菜。

狼狈的摔倒在泥水里,眼泪猝不及防的往下砸,脸上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唐潇潇揉着身上擦破皮的地方,黯然的垂下了眼睛。

头顶上的雨水忽然停了。

眼前出现一涮程亮的皮鞋,厉莛北撑着伞,漂亮的手指伸了出去:“起来。”

唐潇潇长长的睫毛上挂着泪,抬眼看见厉莛北冷漠的脸,哭着绽放出一个笑,一把将人抱住:“大叔!”

雨水啪嗒啪嗒的落在雨伞上,唐潇潇愣了几秒,才从他怀里挣脱开,笑嘻嘻道:“嘿嘿,大叔好巧哦。你居然也在。”

“……巧?”

厉莛北凝视着她满身泥泞,不少沾染到了自己衣服上,俊眉微蹙,旁边的保安连连赔不是:“厉总,我不知道你们认识……”

“你明天不用来上班了。”

丢下这句,厉莛北直接揽着唐潇潇的肩膀往外走。

唐潇潇楞了一下,随即将自己抽了出来,泥点子都沾到了自己身上,她讪讪的笑:“大叔,你。——你去忙你的吧,我要回家了。”

“回家?”

厉莛北嗤笑一声,那种笑声让唐潇潇无地自容,她咬着唇,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厉莛北心里一震,胸口竟然有些疼。

“你不是说好人做到底?跟我回去。”

男人的目光太过强势,唐潇潇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跟他回家了。或许跟在大叔身边特别有安全感?

厉莛北颀长的身影靠在门边,周遭的一切都太过奢华。唐潇潇局促的站在门边,“大叔,我……”

“进来。”

他直接推开门,唐潇潇犹豫了一下,这才跟着他一同进去,简单的黑白灰三色布置的房间,单身男人有品质的装饰,都让唐潇潇很是喜欢。

她惊喜的望向一侧的厉莛北:“哇,大叔你家好大!多住一个我根本不在话下!”

“去洗澡。”

厉莛北扫了眼浴室,直接将拖鞋和浴巾塞在她的怀里,仗着自己身高优势,下意识抬手揉了揉她毛茸茸的头。

等意识到的时候,厉莛北愣了下。

可唐潇潇没有意识到他突如其来的举动,正低着头丈量鞋子的大笑,然后挤出一个大大的笑:“我去啦,浴室在哪边?”

厉莛北指了指。

她立刻跟一只活蹦乱跳的小兔子似得跑了进去,望着她欢快的背影,厉莛北不自觉的牵了牵唇角。

这丫头。

手指上似乎还沾染着她的发香。

厉莛北抬手握拳不自觉的抵着唇边干咳一声,摸出电话让苏淮送了两套女士衣服来,不多时苏淮敲门,看厉莛北的目光闪躲。

“你又在脑补什么?”

苏淮连忙摆手:“不敢不敢……”

厉莛北冷哼一声,摆手让苏淮离开,手机却忽然响了起来:“厉少!我们家潇潇从医院出来之后是不是一直跟你在一起?你能不能让她回来一趟!”

“什么事?”

“潇潇的爷爷昨晚在医院去世了!”那边钱心慈哭的哽咽。今天一天唐子恒都联系不上厉莛北,她这才主动打了电话。

爷爷去世了?

厉莛北蹙眉,应了声:“我明天送她过去。”捏着手机的手也紧了紧,片刻后转头,就看见女孩刚刚洗完澡,头发湿漉漉的垂在胸前,脸色红润,茶褐色的瞳仁可怜兮兮的凝视着他:“大叔,你不要我了吗?”


第8章 kiss用来治打嗝的?

厉莛北看着她这幅可怜兮兮的模样,莫名觉得有一抹异样划过心头,脸色不自觉缓了几分,“你家里人出了点事,要是不回去,你以后会后悔的。”

唐潇潇的脑子里,对于家人的记忆,是一片空白,所以在他说完后,也只是茫茫然道:“我家里人……都有谁啊?”

厉莛北眸子略迟疑,看了看唐潇潇,最后还是选择跳过这个话题,“明天回去就知道了。”

向来疼她宠她的爷爷离世了,就算知道她如今可能记不得爷爷,可这消息,厉莛北还是不想自己来宣之于口。

“好吧。”唐潇潇也没有追根刨底的问,眨了眨眼睛,睫毛扑闪如同蝶翼,“大叔,这里有没有牛奶啊,我想睡觉了。”

牛奶?厉莛北看向她的目光里有一丝复杂,“你睡前喜欢喝牛奶?”

“对啊。”唐潇潇小鸡啄米般点着头,没有牛奶的夜晚,怎么能做一个香甜甜的梦呢!

厉莛北站起来,不知怎的,身上的气压好像有点低,“牛奶在冰箱里,要喝自己拿。”说完,就直接回了房间。

唐潇潇有点懵,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得罪他了。

难道是一杯牛奶惹的祸,唐潇潇撇撇嘴,去口袋里拿出几张零钱来,放到茶几上,“这个够买杯牛奶了吧。”

哒哒哒的跑去找到牛奶,喝一口,满足的眼睛都眯了起来。

而厉莛北坐在床上,盯着面前的平板电脑,搜索着一个问题:失忆会让一个人的性格,还有饮食口味都完全改变么?

下面的答案嘻嘻哈哈的一堆,看了半天,也都是各说其词,没个统一。

可以说,是一点参考价值都没有了。

次日,厉莛北是被一阵尖叫声给吵醒的,那尖叫声中,还夹杂着噼里啪啦的不明音。

揉了揉额头,被贸然吵醒后,脸色自然是好看不到哪儿去,随便穿好衣服,厉莛北出来一看,眼神顿时沉的像随时都能卷来一场暴风雨。

“唐潇潇!”厉莛北看着还在冒烟的厨房,掉在地上的锅,凌乱的各种菜叶,强忍着怒意从齿缝里挤出一句话来,“你到底在干什么?!”

唐潇潇眼神湿漉漉的,像只受惊的小鹿,“我,我想给你做顿早餐来着。”为了报答昨天的收留之恩。

厉莛北一大早就看见如此鸡飞蛋打的场面,血压都觉得在往上飙。

“去把自己收拾干净,然后再出来!”厉莛北说完就转过身,黑着脸进了卧室,不想再看那糟心的厨房,还有,脏兮兮的某人。

唐潇潇丧气的搭拉着眉眼,捡起锅底都快烧穿了的锅丢到洗碗池里,垂着脑袋去卫生间了。

洗过脸,换好衣服,出来就看见厉莛北整坐在沙发上等她,脸色……依旧很难看。

“那个……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保证,下次我一定不会只凭感觉做饭了。”唐潇潇捏着衣角,对于一大早就烧了别人家厨房这件事,表示十分愧疚。

厉莛北冷睨了她一眼,“没有下次了。”以后他家的厨房,绝对不会让这个人形炸弹踏足!

唐潇潇听到她的话,脑袋垂的更低了,看上去就像只搭拉着耳朵的丧气小猫儿,很有几分萌萌哒即视感。

“走吧。”洛长白站起来,“去吃完早饭,我送你回家。”

自己闯了这么大的祸,还能有请吃饭跟送回家这种待遇,唐潇潇目光灼灼的看着大叔,在心里坚定道:大叔真是个好人!

虽然看起来冷酷的像撒旦,但内心还是善良的天使!

厉莛北无语的暗自头疼,为什么这女人看着自己的目光,忽然如此……饥渴?

大概是早饭吃的太撑,坐在车上往家回去的途中,唐潇潇捂着嘴,可还是几秒钟就会,“嗝~”

厉莛北神色冷静的听着她在耳畔,打嗝打个不停,握着方向盘的手,慢慢的攥紧。

真的是很想找台时光机,回去看看身边这女人,这些年都经历了什么,怎么会变得如此脑残。

察觉到身边人气压越来越低,唐潇潇也很无辜,“嗝……我也不嗝……知道……嗝,怎么一直打……嗝。”

厉莛北耐心听完她这断断续续的一句话,猛地踩了刹车。

突如其来的刹车让唐潇潇还撞到了额头,一脸怨念的望向罪魁祸首,还没开口,就又是一个响亮的,“嗝~”

彼此的目光撞到一块儿,气氛突然有些诡异,唐潇潇那双琥珀色的眸子里倒影着厉莛北俊朗的脸,空气里好像被抽走了氧。

唐潇潇觉得自己似乎要窒息了。

“我知道有个方法,让你能不再打嗝,要不要试试?”厉莛北深邃的眸子,像有魔力般,牢牢的吸引着唐潇潇。

唐潇潇怔怔的应道:“那好啊。”

下一刻,琥珀色的眸子里盛满了惊讶,两片唇紧紧相贴,灵巧的舌头在口腔内扫荡着,津液拉出一条长长的银丝。

唐潇潇完全呆住了。

厉莛北擦了擦自己的嘴角,冷静的重新开启车子,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

唐潇潇在神游太虚了许久之后,终于回神,一双美眸震惊的睁大着,“你你你你………”

你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而厉莛北的表情很是一本正经,“你现在已经不打嗝了。”

唐潇潇:“!!!”所以刚才就是为了给她治打嗝?!

kiss这种事情,怎么可以用在这种地方?!唐潇潇内心一片凌乱。

厉莛北眼角余光扫到身旁呆愣如兔的唐潇潇,目光越发幽深。

其实刚才他本来是想让她喝口水来治打嗝的,可是撞进那双眼里,鬼使神差般,他就做出了那件事。

而且,厉莛北抿了抿薄唇,感觉好像不错,很像棉花糖,软软的,甜甜的。

唐潇潇原本还很好动,可现在却被这么个吻,给硬生生的闹的一路上都没有话,活脱脱一个娴雅乖乖女形象。

“到了。”厉莛北停下车,面容冷淡的说道。

唐潇潇歪过脑袋,在思索了一路后,很认真的告诉厉莛北,“大叔,以后你要记住,不能随便亲人家女孩子,就算是治打嗝也不行!不然,绝对会被打成猪头的!”

要不是你对我很好,给住的给吃的,我也一定会把你打成猪头!唐潇潇在心里默默道。


小说

首席boss追甜妻:爹地失眠?妈咪借你当抱枕。

2021-1-2 14:44:13

小说

婚情何处是:我与老公结婚三年,他却把我送上了别人的床。

2021-1-2 14:48:0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