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情深:生活的滋味就是美好!

什么,被男朋友设计?,什么,又被温柔善良的堂姐背叛?搞了半天,人家想双宿双飞来着。,当这一切的打击接连袭来,肚子里又来个小包子。,而且体质虚弱,不允许手术?,不过不怕不怕啦,让黑暗之神什么的,都见鬼去吧!,她,夏伊洛一定会拨云见日,活出精彩,更有神秘男神相助。,生活什么的,只有这样才够味道。,六年后,夏伊洛回国,神秘男莫名其妙对她纠缠不休;,不过男神什么的,这可以考虑,必须可以考虑!,前男友幡然悔悟,要照顾她一生一世。,夏伊洛高傲一脚踢开渣渣男,这个免谈!,温厚上司,对她处处照顾,贴心学长来袭……这个可以
夜幕情深:生活的滋味就是美好!

第1章 渣男下药

夜色渐浓,C市高级会所天域凯斯里弥漫着浓浓的酒味。

放眼望去,在靠近窗户的地方坐着脸颊泛,穿着显得和高级会所格格不入的夏伊洛,显然她已经醉的七七八八了。

可即使是这样,对面的季佑宇还是一个劲的劝酒,大有一醉方休的架势。

夏伊洛实在承受不了,忙摆手傻笑着:“小宇,不行了,明天我们还要去领结婚证呢!”

“明天的事谁能说清?洛洛,晚上可是我们共同的单身夜!来,喝……”

季佑宇一边说着,一边慌忙的从兜里拿出一包不知名的粉末,趁夏伊洛不注意的时候掺入酒里,递给过去。

夏伊洛静默半秒忽然咯咯一笑,豪迈的站起来,话说这可是她第一次来这么高级的会所,如何能这么丢脸?

如此想着,便大手一挥揽过酒杯,仰头只听咕噜一声,将一大杯威士忌灌入喉咙里,整个人爬在桌上,口中也不知道在喃喃地嘀咕着什么。

季佑宇见夏伊洛晕倒在桌上,又唤了几声,确定她没意识的时候,这才转身忙不迭的离开天域凯斯。

而与此同时,天域凯斯大厅中央却是被围的水泻不通,在人群的中央站着一位穿着装扮都很普通的女子。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才被灌醉又下了药的夏伊洛,此时她脸颊绯红,眼神迷离撒气酒疯来。

人说撒酒疯又很多不同的方式,或破口大骂,或嚎啕大哭……

可偏偏夏伊洛这个女人不同,她却在大庭广众之下撕扯着衣领,疯狂的吼叫:“本姑娘今天招牛郎,有木有自告奋勇的,有木有?”

夏伊洛说完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酒嗝,整个人都是摇摇晃晃的差点摔在地上,众人跃跃欲试好一会儿,终于有几个胆大的带着看热闹的心态试着问:“嗨,美女,你对牛郎有什么要求?”

不怀好意的男人皆附和:“是啊,是啊!美女,说说呗,哥哥们可是等不及了呢!”伴随着一波又一波淫荡的狂笑。

夏伊洛歪着脑袋,似乎在认真的考虑,几秒钟口从兜里掏出一百元大钞,一只手扬起在空中摇晃,豪迈地笑着:“哈哈……要求,我告诉你们,告诉你们……技术不好,差评,太过于粗蛮,差评,时间太久,差评。”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不过却还是看的津津有味,天域凯斯很久没有这么有意思过了。

而夏伊洛说着摇摇晃晃地走到一个男人身边,扯住他的衣领逼近,看了又看后猛地推开,扬起高傲的头颅:“本姑娘要求很高很高很高……”

最后夏伊洛的口中断断续续的就只剩下两个字:很高,很高……

众人皆晕倒,原来这是个傻女人,不过还是有人接住夏伊洛的话凑热闹:“小妞,告诉爷很高是有多高啊!”

夏伊洛走进说话的男人,吐了一口酒气像是在测验似的,几秒钟后又忽然后退:“你,不行!”

“小妞说说,爷为什么不行”这浑身上下穿着名牌的男人似乎很不满意,继续追问。

“……”夏伊洛脸上不悦摇头,又围着一群男人扫过去。

就在夏伊洛指指点点,姿态很不雅的挑选男人的时候,她却没发现,在天域凯斯的角落里坐着一位面容冷峻的男子。

而那男子却一直盯着胡闹的夏伊洛,刚刚的一切全都落入眼里。

不过他却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依旧在独自拼桌握着高脚杯,慢慢地将红酒一点一点儿的摇匀。

第2章 中招

奈何夏伊洛挑了一圈似乎没有合适的,以千军扫万马的气势朝这男人杀过去,只是刚走几步却被会所的中年男经理揽住:“小姐,小姐,您和谁一起来的?”

“小姐?你才是小姐,你全家都是小姐。”

夏伊洛说咕噜的骂着用力推开,那胖经理根本没料到夏伊洛有这么大的气力,一下子来了个狗吃屎摔在地上。

夏伊洛像战胜的女王一样,在众人的簇拥下,昂首阔步向前,那样子势不可挡,胖经理早就吓傻了,因为夏伊洛正要挑战的可是堂堂的荣氏总裁荣景熠。

要是荣景熠被得罪,那他绝对吃不了兜着走,忙连滚带爬的扑在夏伊洛跟前,连忙求饶:“我的姑奶奶,祖奶奶,不要闹了,保安,保安……”

夏伊洛似有不解的盯着胖经理许久,然后摇摇头自言自语道:“太胖,差评!”众人一阵哄堂大笑,胖经理脸早就憋红了起身就去自己叫保安。

夏伊洛见胖经理逃走更是哈哈笑起来,谁也不能阻止她,一边笑着,一边手中攥着百元大钞,还不时的扯着衣领摇头晃脑。

直到直到荣景熠身边的时候,夏伊洛才停下来,俯身仔细看了看,啪地一声将那张百元大钞仍在桌上,霸气豪迈的指着荣景熠道:“我要买你!”

这下荣景熠旁边的欧凡相当不淡定了,刚喝进口中的红酒“噗嗤”一声不顾形象的喷出来,顿时满高档红酒被糟蹋了一地。

欧凡没有动,只是盯着荣景熠等事态的发展。

众人也都屏住呼吸,想看看开罪荣总裁的后果是什么,不过大多确定这女人玩完了,敢大闹天域凯斯,死罪一条。

只是……

在众人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忽然间荣景熠起身一把打横抱起醉鬼,大步流星的朝贵宾电梯口走去。

欧凡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直到荣景熠的身影消失的时候,才察觉这是事实。

荣景熠颀长的身材跨着步子,很快走到豪华老大套房,长腿踢开红木门走进卧室,将醉醺醺的夏伊洛仍在床上

翌日清晨,夏伊洛是被哗哗的流水声吵醒的,她缓缓地想要睁开眼睛,可奈何阳光逃过刺眼,又不悦的闭上。

只是水流声越来越大,夏伊洛恼怒一咕噜准备起身,可顿时惊地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这,谁能告诉她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她寸缕未着?

夏伊洛脑袋短路半天,这才隐隐约约的响起昨晚上发生的事情,顿时慌张起来,心脏剧烈的跳个不停。

浴室的动静越来越大,她忙起身穿好衣服掀开被子,一眼就看到洁白的床单上那朵鲜红的红玫瑰。

夏伊洛心里顿时一阵酸楚,眼睛看向浴室方向,咬牙切齿,拿起桌子上的笔刷刷地写下两个字:差评!

并且忍痛将那张百元大钞仍在桌上,气呼呼地出天域凯斯。

一路上越想越气,那可是她最珍贵的东西,怎么能这么不明不白的被陌生人夺了去?

第3章 举报

夏伊洛走到路对面的转弯处,看到警司的的大门,于是三步并两步冲进去,骂骂咧咧的喊着:“有没有人,有没有人……”

话说她现在很生气,非常生气。

“小姐,你有什么事?”一个小警员忙迎出来招呼夏伊洛,一副卑躬屈膝的样子,话说他们警长大人可正在还会,要是被惊扰那可不得了。

“我要报警,报警!”靠,气死她了,她一定要将C市的鸭子行业铲除干净,尤其是昨晚那个该死的贱男。

“小姐,有事好说,有事好说,麻烦您先冷静,冷静。”警员龟孙子一样的劝慰,害怕夏伊洛惹事。

夏伊洛现在是一副不怕死的样子,反正她都已经被那什么了,破罐子破摔,于是又吼道:“冷静什么,我怎么冷静,叫你们警长出来!”

“小姐,你有什么事情可以先跟我说!”

夏伊洛原本是坐在沙发上的,听到小警员的话直接就不淡定了,霍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双手叉腰,气呼呼地瞪着小警员,一字一句的再次重申:“让,你,们,警,长,出,来!!”

警员慌忙刚准备转身却一头装在警长身上,鼻子头快要撞歪了,连话都说不清楚。

警长摆摆手走到夏伊洛身边,示意她坐下,然后才开口问:“姑娘,你找我什么事?”

什么事?事情大条了。

夏伊洛见警长来,这才又装作一副良家妇女的样子,挤着眼睛,瞬间就哭哭凄凄的紧,小手还不忘擦着眼睛装可怜,断断续续的说:“我……我要举报……对面天域凯斯鸭子猖獗,你们……你们要去开展大力度的扫……扫黄行动。”

“有证据?”

“当然,那鸭子道德败坏,技术超极差,还强奸良家妇女,他现在还在XXX房间……”夏伊洛一边说着,一边咬住唇,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警长顿时同情心泛滥,忙家长的样子安慰:“姑娘,你放心,我们是人们的公仆,一定会为人民做主的。”

夏伊洛头点的像鸡啄米般,又眨眨眼睛,几个金豆子落下,她也顺势啜泣起来:“呜呜……我好苦的命啊,他要是有什么病可怎么办呐!!”

警长见夏伊洛哭的伤心,又安慰了她几句,而她将可怜的角色演的淋漓尽致,直到警长大人派十几个手下进入天域凯斯,她这才气哼哼的拦车而去。

回到家夏伊洛昏天暗地的睡了一整天,直到第二天早上才给季佑宇去了电话,可是并没有被接通,夏伊洛心中有愧亲自下厨做了蛋炒饭去季佑宇的公寓。

而C市媒体界同样闹翻了天,尤其是各大新闻报刊全都大肆报道荣氏企业总裁荣景熠竟然被瞟了,而且是这女人还给付费——金额是一百元大钞?

一早上这件事情就被传的沸沸扬扬,你说这也就算了,悲催的总裁竟然还被警长当场堵在门口,据说荣氏董事长气的乱拍桌子。

当然这些都传不到夏伊洛的耳朵里,她现在还在苦恼和季佑宇的领证问题,正战战兢兢的坐在计程车上,怀里抱着温热的蛋炒饭。

二十几分钟后,计程车终于停在公寓门口,夏伊洛一副做错事的样子准备上去挨批斗,这次就算是季佑宇要分手她也无话可说。

可谁知,当她进门的时候,房间里却是另外一番景象,亮瞎了她的眼……

第4章 白痴傻帽女

屋子里凌乱不堪,西装,领带,皮鞋……扔了一地。

夏伊洛附身捡着地上的衣物,也没有多想.

季佑宇什么都好,就是房间比较糟乱.

她每隔几天都会来给他收拾屋子,有时候甚至住在这儿.

不过季佑宇还算尊重她,从不会乱来,最多就是拥抱接吻之类的。

想起这些夏伊洛就又怒气冲天了,她容易嘛她,守了那么久的贞操啊,竟然,竟然……

正在夏伊洛顺着凌乱的衣物,一路走到卧室门口的时候,却陡然听到一阵急促的喘息声,单是听声音就足以让人面红耳赤。

夏伊洛直接就懵了,虽然她对男女之间的事情比较迟钝,可毕竟她已经二十多岁了,又怎么会不明白,卧室里正在上演的什么。

可是就在前天,她的堂姐夏云还告诉她,等到和季佑宇结婚的时候,婚纱她来送。

而且还和她讨论了整整一下午的婚礼细节,然而现在,现在她亲爱的堂姐竟然和她夏伊洛的男朋友,在卧室里翻云覆雨。

夏伊洛的手颤抖的厉害,手里还提着季佑宇刚刚扔在地上的西装外套。

“宝贝,当然不会。我的心里可是只有你的。”

这是季佑宇的声音,夏伊洛整个人都愣住了,卧室里面的还是季佑宇吗?

“那到底是我好,还是夏伊洛那个贱人好?”卧室里的夏云放肆开怀一笑,撒娇质问。

“我的小心肝,当然是你好了。过来,给大爷亲一口。”

卧室外面的夏伊洛听的出,季佑宇低沉,而急促的呼声,忽然她就觉得恶心至极。

“这还差不多,我就知道,那个像呆子一样,整天就知道装傻卖萌的夏伊洛,是肯定不会讨你欢心的。”

“那当然,还是我们家云云美味。”

不知道季佑宇做了什么,却突然听到卧室里她的堂姐“啊!”地一声尖叫出来。

“宝贝,我可是最喜欢听你叫的。”季佑宇加重语调。

“讨厌,还真是像没见过女人一样。不过也对,整天让你面对夏伊洛那个不解风情的呆子,迟早是会被憋坏的。更何况,你还忍受了四年。”

“宝贝儿说的是,可昨晚的事情要是被洛洛发现,那我这个男朋友可真的麻烦了。”

“她能发现吗?喝了那么多威士忌外加春药,要是还有意识,才怪。再说,我们可是要双宿双飞,离开C市这个鬼地方的。”

嗡,嗡,嗡……

夏伊洛脑袋顿时像有千万只蜜蜂在飞舞一样,小手紧紧地攥在一起。

终于忍不住,一把推开门……

卧室里,一片春光旖旎。

季佑宇并没有什么兴趣,整个人都怔了,推开缠上来的女人。

第5章 不对劲

夏云这才觉得不对劲,难道真的是夏伊洛?

转头的瞬间,真的就看到站在门口面无表情的夏伊洛。

夏云呆了一会儿就慢条斯理的穿上外套,一粒一粒地扣着扣子,

夏云讥讽地大笑出声。

夏伊洛指甲都要钳进掌心的肉里,好一会儿才一字一句的问:“什么时候开始的?”

“很久,很久喽!在他刚成为你男朋友时,我就想尽办法得到他,终于现在梦想成真。哦,对了,忘记告诉你,佑宇的功夫可是一流的呢!”

夏云阴阳怪气地说着,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

靠!

见过抢男人不要脸的小三,却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小三.

她以前怎么没发现,她的堂姐竟然是这种货色。

夏伊洛火气蹭蹭地冒出来,双手紧紧地握成拳,问:“昨晚天宇凯斯的事情,是你们做的?”

“当然喽!佑宇说你对他死心塌地,非得这样才能甩掉你。对了,刚刚你还没回答,那男人的味道到底如何,嗯?”

夏云故意加重字音,神色轻佻地用中指点着夏伊洛挑战。

“啪”

夏伊洛用尽全力,抬手就是一个响亮的巴掌,咬牙切齿骂:“混蛋!”

他们怎么能这样,竟然无耻到去用这种方法分手?

夏云捂住半边脸,不敢相信她竟然被一向性格温和,傻不拉几的夏伊洛给扇了巴掌,越想心里越气。

不一会儿,那张浓妆艳抹的小脸就越发扭曲的厉害.

最后直接扑上去:“夏伊洛,你这个贱人,竟然骂我混蛋?”

一边骂着,一边张牙舞爪的要抓夏伊洛的脸。

而夏伊洛却是冷哼一笑,怎么看怎么觉得好像今天偷男人的是她夏伊洛,被抓包的也是她夏伊洛。

就在夏云接近时,早就猜透心思的夏伊洛,忽然镇定自若地闪在一边。

结果怒气腾腾张牙舞爪的夏云就悲剧的扑倒在地上,连高跟鞋也被甩的很远,样子狼狈至极。

旁边沉默的季佑宇终于穿好衣服和鞋子,只是脖子上还有艳丽鲜红的唇印。

他走过去,夏伊洛忙退后,而季佑宇就又向前逼近,手刚准备碰到夏伊洛的胳膊时,眼前的女人却触电般的闪开,厉声道:“别碰我!太脏,太龌龊!”

季佑宇有些尴尬,愣了一会才说:“洛洛,现在我也不想瞒你了,我是一个男人,总会有需求……而且……”

总会有需求?哈哈……

这跟动物有什么区别?

他们相识相恋整整四年,四年啊!

四年的感情竟然比不过“需求”两个字。

夏伊洛抬头生生的把眼泪逼进眼眶,然后高傲地直视眼前的男人:“够了,我会成全你们,再说别人用过的东西,我嫌脏!尤其是男人。”

转身扬起高傲的头颅大步离开。

高傲的女人一路跑出房间,可还能听到身后传来夏云怒气冲冲的咒骂声:“夏伊洛,你是什么货色,凭什么这么说佑宇,你根本配不上佑宇,像你这种贱人,也只能去做鸡,是鸡啊!你明不明白?哈哈……”

终于,咒骂声渐渐远去。

电梯里,夏伊洛扑通一声半跪下来。

泪水,再也忍不住像泉水一样涌出来。

四年的感情说不伤心,不难过,那都是扯淡。

季佑宇做的太绝,竟然在领结婚证前一天,用这种卑鄙的手段让她失身。

还说是用这种方法分手,可这是不是有点太脑残了,好好说怎么了?

她夏伊洛,还真没到会死缠烂打的地步啊!

第6章 炸弹来袭

“叮”地一声,电梯停在一楼。

夏伊洛抹着眼角走出电梯,眼泪还在风中摇曳着。

走到公寓对面,可能是由于泪水模糊了双眼.

也许是因为没看清楚路,或者是因为身体都在颤抖的缘故,脚底下竟然被石子绊了一下。

整个人跌倒在路面上,泥土什么的全粘在脸上。

她现在哪里还管得了这么多,膝盖都痛的要死,应该是流血了。

可她还是咬咬牙直起身来。

撇过头,侧眼就看到,不远处一辆迈巴赫就停在那儿,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车子上有一道目光正在看她。

果然,不一会儿,一个穿着西装革履的男人下了车,几步走到夏伊洛跟前,恭敬道:“小姐,我们少爷给您的纸巾。”

夏伊洛一边掉泪,一边愣愣地盯着纸巾,男人见状又提醒道:“小姐,您的纸巾。”

“谢,谢谢……”

夏伊洛反应过来忙接过纸巾,还准备问是不是认识她什么的。

可是再抬头,刚刚还在眼前的人早就消失。

她只听到从迈巴赫里,隐约传来一道低沉而富有磁性的男性嗓音:“开车!”

夏伊洛收回视线,转身离开,可不知道为什么却又被裙子绊了一下。

不过还好,只是身子向前倾了倾,并没有跌倒。

夏伊洛懊恼地跺了跺脚,现在她这样子太丢脸了,大概是吓到别人了。

不过世界上还是好人多,让姓季的和她那什么堂姐下地狱去吧!

对了,以后要找男人,她发誓要比季佑宇帅,比季佑宇有钱,比季佑宇温柔,比季佑宇体贴……

此时,迈巴赫上坐在后面座位上的男人,从车镜里看到这一幕,嘴角泛起的笑意越发浓烈起来。

回到家夏伊洛大睡三天三夜,就像打不死的小强一样,又活蹦乱跳得了。

而她的也生活恢复平静,每天不是和闺蜜朱倩倩去逛街,就是和老妈在家里斗嘴,完全忘记了还有天域凯斯那一回事。

或许她的生活注定是不平静的,在一个月以后的某天里,她的生活像被扔了颗炸弹一样,彻底被炸的粉粹。

乌烟瘴气,连渣都看不见。

此刻C市,某咖啡厅里。

夏伊洛和朱倩倩面对面坐着,音乐台上放的是舒伯特曲子。

周围显得异常很安静,甚至是有点诡异,夏伊洛的心却紊乱地跳着。

这都沉默二十几分钟了,朱倩倩也不知道为什么,刚才还火急火燎的打电话叫她过来,她以为有什么事情。

可是现在这状况……

终于朱倩倩受不了,一口气端起桌子上的咖啡,喝了个精光问:“死洛洛,你哑巴了,叫我来干嘛?”

对面的夏伊洛什么都没说,眼泪却巴巴的往下掉。

再看眼眶里那是饱含的热泪,直教人心疼。

“我,我怀孕了!”夏伊洛的声音,像蚊子一样微弱。

虽然夏伊洛的声音很小,小的她自己几乎都听不到,可朱倩倩还是听到了。

不止如此而且刚才喝进嘴里,还没来得及咽下去的咖啡,直接毫无形象就给喷了出来。

她一把抓起桌上的纸巾,双手颤抖而慌乱地擦着咖啡的液体。

两个少女都不到二十岁,虽然性格是彪悍了一点儿,可在父母面前都是乖乖女,谁也没经过这种事情啊!

“洛洛,洛洛,你,你说,说什么?你说你怀孕了?”

诡异的寂静被打破,白瓷杯子清脆的声音响彻整个咖啡厅。

夏伊洛没说话只是点点头,她真的是被吓傻了,尤其是在医院刚听到医生的判决时。

朱倩倩沉默了好一会儿,终于理清思绪,玩笑的想缓和气氛:“季佑宇的?那结婚啊!找我来干嘛。我又不是男人,其实,洛,如果你愿意,我到是可以去做变性手术哈!”

这臭丫头,不是早就喊着要结婚嘛!最近倒是没影了。

不过现在刚好,奉子成婚,幸福的家庭呀,聪明伶俐可爱的宝宝呀什么的,全都齐活了。

这生活,多美好!

第7章 远离祖国

“不,不是季佑宇的……”夏伊洛声音更小了,小的连她自己都有些听不到,可还是撑着把天域凯斯的事情,重复叙述了一遍。

朱倩倩听到这话,直接就跳了起来,把季佑宇的十八代祖宗都拉出来,骂了个底朝天,最后拽起夏伊洛就要找季佑宇去报仇。

可是转念一想,既然季佑宇都和夏云搞在一起了,在找还有什么用,更何况夏伊洛肯定不会在这要二手货了。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孩子的问题,对就是孩子的问题。

想到这儿,朱倩倩便有了注意,组织好语言道:“打掉,走,现在我陪你去医院。我去给伯母说我们一起去度假了,然后你待在我家休养。现在我们才刚刚毕业,还有大好的前程,怎么能让孩子拖后腿呢!”

两人来到医院,做完各种检查,夏伊洛坐在走廊上等待叫号的时候,却退缩了,好一会儿才开口:“倩倩,让我在考虑考虑。”

“死洛洛,我是心疼你,你才不到二十岁,带个拖油瓶可怎么办!再说,你怎么和家里交代。”

也可能是上天注定的吧!所有的检查结果出来后,医生告诉她们,夏伊洛体质虚弱不适合做手术,如果强行手术,以后很可能都没有做母亲的资格。更重要的是,手术危险很大,稍不留神就会有生命危险。

在经历了历史上最黑暗的一个星期后,事情终于有了解决的办法,此刻在C市某国际机场里。

夏伊洛已经收拾好行囊,她决定要离开C市,对父母说是参加学校的交换生。可真实情况,却只有她和朱倩倩知道。

“亲爱的母亲大人,我要走了。”夏伊洛看着都有白头发的夏妈妈,心里一阵难受,可还是明媚的笑着贫嘴。

“死孩子,真的要走啊!咱们这儿也能继续深造,要不然让你爸爸去找找人,弄个名牌大学啊!”

夏伊洛听到这句话,就更加难受,她还真是去做坏事了,而且还是能拉出去枪毙的那种。

“老妈,你就喜欢跟我开玩笑,爸爸是教中学的啊!怎么去找,在说我是去做交换生,多光荣啊!”夏伊洛卖萌地吐吐舌头,展开明媚的笑容,然后伸出胳膊环着夏妈妈,然后“啵”地一声响亮地亲了一口。

生活就得如此,不管有多黑暗,夏姑娘一定会活的精彩无限。这不,前几天她还以为是世界末日。现在还不是有处理的方法了?夏伊洛属于乐天派的,稍有点儿甜头就乐颠乐颠的了。

“死孩子,还在这儿逞强。记住,想爸爸妈妈了,一定要打电话啊!不想的时候也要打,一天一个。要是到时候,不见你电话,可别怪我飞去英国,直接捉你回来。”

“我知道啦,潇洒什么的都别想了,是不是?”夏伊洛耍贫,然后又明媚的笑了。

“死孩子,记住啊!每天要按时吃饭,按时睡觉,按时上课下课,不要去酒吧那些乱七八糟的地方,我们可是正经人家……”

“遵命,母亲大人说的是,小的都会一一记在小本上的。”

可是夏妈妈哪里舍得,这是她的女儿啊!将近二十几年,她们可从没有分开。又开始唠唠叨叨得了,完全没有让女儿离开的意思。

“老爸,管管你老婆啊!要是在这样,我的大好前途不是要被耽误了。”夏伊洛嘟嘴,向一旁的夏爸爸撒娇。

几个人被逗笑了,夏伊洛和父母告过别,走到朱倩倩身边,张开双臂抱住她,由衷的低声道:“谢谢,朱姑娘,真的谢谢你!”

“你才是猪姑娘,大笨猪,不过这都是辰哥哥的功劳,到了英国你要照顾好自己。当然,辰哥哥也会尽全力帮你的。”

又是一番没心没肺的调侃,夏伊洛才朝安检处走去。

与此同时,旁边的贵宾登机处,一个身材颀长的男人,那立挺的鼻梁上架着价值不菲的墨镜。那气势是相当的拉风,在他的身后身后跟着五六个保镖,很有黑社会老大的风范,他和夏伊洛只有零点一毫米的距离,可几秒钟的功夫就擦肩而过。

好一会儿只听“轰隆”一声,已经在机场外面的朱倩倩抬起头,就看见飞机正掠过头顶……

第8章 无敌大男神(1)

六年后,C市某国际机场。

一位长发披肩,穿着运动鞋,牛仔裤的女人,她手里提着行李箱,小脸带着明媚的笑意,此时她正站在门口,深呼吸一口新鲜空气。

然后对着人来人往的车流,用尽全身的力气,张开双臂,大声吼着:“亲爱的祖国,我,夏伊洛终于回来了,回来了!”

家乡的味道就是好,黄皮肤、黑头发的中国人,看起来就是比伦敦街道上黄头发的人顺眼。这些年,她日思夜想的祖国,如今终于在眼前了,真是太幸福了哇!

“喂,喂,喂,这位同学,吼什么吼,地球都快被你吼爆炸了。”忽然,夏伊洛的肩膀被某人拍了一下。

夏伊洛放下行李,回头就看到了她牵肠挂肚的好友朱倩倩,然后惊天动地的叫出声来:“啊啊啊啊……”

然后朱倩倩也大喊起来,两个姑娘边跳边开双臂抱在一起,好一会儿,心情才平复起来。

“死洛洛,走这么久都没有一点儿消息,我还以为你消失了。”

“当然不可能,朱姑娘啊!谢谢你推掉兵哥哥的约会来接我,人家好感动的。”夏伊洛见好友闹脾气,忙摇着朱倩倩的胳膊卖萌。

“你才是猪,我告诉你死洛洛,别以为你装傻卖萌就可以混过去,一会儿看我怎么收拾你。”朱倩倩咬牙切齿,指着卖萌女。

“那怎么办?要不然这样,改天我请你吃大餐?”夏伊洛可怜兮兮的试探,而朱倩倩却是大喜忙不迭的接过话茬:“好啊,好啊!这个可以有。”

后来信誓旦旦地保证,俗话说头可断,血可流,友情什么的那绝对不能打折扣,还答应以后天天都会来机场接夏伊洛。

而且是不管刀山火海,不管刀光剑影,不管上天入地……朱倩倩说着就没个正型,夏伊洛却心里暖暖的。

可正当他们准备离开,却突然机场大厅里一阵骚动,只见机场的男男女女一窝蜂似的就围上去。

一旁的朱倩倩也激动起来,抓着夏伊洛的胳膊,夸张地瞪大眼珠子看着人群骚动的方向,作花痴状:“洛洛,洛洛,我们走运了,走运了,今天终于可以见到超级无敌大男神荣景熠了。”

“疯子啊!什么乱七八糟的。不就是明星嘛!有什么可激动的。”夏伊洛一副镇定自若地样子,一边提着东西就要走。

“夏伊洛,说你没文化,你还不信。荣景熠那可是我们C市有名的黄金单身汉,样貌那叫一个帅啊!”啧啧,这年头没文化真可怕,这话果然说的没错,朱倩倩鄙夷。

“帅什么帅,朱倩倩,我看你都快流口水了。”夏伊洛嫌弃,这厮还真是名副其实的花痴啊!

“去你的,知道那些人为什么癫狂吗?为什么那么崇拜荣景熠吗?为什么把他当做无敌大男神吗?”

“关我什么事,我只知道我要去洗手间,然后去补充能量。”

“吃货,而且还是尿急的吃货。我告诉你,人家荣景熠,那可是赫赫有名的荣氏财团的总裁,总裁懂不懂?那可是C市千千万万美少女心中理想的对象。要钱有钱,要模样有模样。”季佑宇就是一坨屎,朱倩倩心里骂,怎么会有那种人渣。

“切……干我毛事。”夏伊洛瘪瘪嘴,朝洗手间走去。

朱倩倩还在身后喊着:“喂,喂,你不去看看啊!”半天没有回应,朱倩倩只好自己一阵风似的加入荣氏总裁的粉丝团,想一睹她的无敌大男神。

小说

恋狐冷王:夫君,人家只色你一个。

2021-1-2 14:41:10

小说

首席boss追甜妻:爹地失眠?妈咪借你当抱枕。

2021-1-2 14:44:1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