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狐冷王:夫君,人家只色你一个。

从高级情报特工成了废柴小狐狸,童灵灵心里苦啊。被冷面王爷捡回家,还被赐婚成王妃?!原以为当了王妃就可吃香喝辣,没想到各种心机婊、伪白莲齐齐要害她!小狐狸炸毛了,别拿狐狸不当美女!看她左手音杀响遍大陆;右手炼丹制毒,震惊世界,顺道色遍天下美男。某王爷:色遍天下男人?小狐狸谄媚大笑:夫君,人家只色你一个。
恋狐冷王:夫君,人家只色你一个。

第1章 史上最坑爹的穿越

碰!

伴随一声闷响,一团雪白的不明物体坠落山林,震得鸟兽四散。

童灵灵被摔得七荤八素,浑身的骨头都像是散了架一样,疼得她忍不住发出一声哀嚎:“额滴个神啊……屁股都摔开花了。”

挣扎着坐起来,她有些茫然的扫量着周围,眉头越皱越紧。

这哪啊?

到处都是高耸入云的千年老树,遮天翳日,周围风声鹤唳,夹杂着猛兽的嚎叫,她浑身的毛孔都在传递着危险讯号。

这怎么那么像亚马逊丛林呢?

童灵灵蓦地瞪圆了一双美眸:哦买噶,“莫兰蒂”台风可够猛的啊,竟然直接把她刮到亚马逊丛林了?!

不行!

她必须立刻打电话回组织,让组织派直升机搜救她。

之前为了完成任务,她曾在亚马逊丛林待过十天十夜,这里到处都是危险,她现在手里又没有任何可以自保的武器,实在太危险了。

一个鱼跃跳起来,童灵灵靠在一棵古树上,一边警惕四周,一边把右手摸向了腰后,她的手机就放在牛仔裤的屁股口袋里。

然而,童灵灵没摸到手机,却摸到屁股毛茸茸的触感,她顿时忘了所有的疼,愕然的看向自己的身后。

尾巴……哪来的尾巴?!

不对!

不单是尾巴,还有这两只毛茸茸的爪子,还有……低头看看自己腿和脚,两条雪白的大美腿已经变成了长满白毛的小短腿!

童灵灵浑身的血顿时就冷了。

“呵呵,我、我一定是想、想多了。”她干干的笑着,心里一慌,说话竟然结巴了。

肯定是因为她前天刚刚完成了一个大任务,所以组织的那些人嫉妒她,这才恶作剧的把她的白T恤和牛仔裤换成了玩偶服。

呵呵,他们可真够幼稚的,她才不会傻到以为自己穿越了呢。

童灵灵一边自我安慰,一边用力拽了拽身后的尾巴,当刺痛传来,她“嗷”的尖叫一声,随后颤巍巍的握着尾巴。

足足抖了一分钟,她才气得暴跳如雷,张口就爆粗骂道:“靠,要不要这么坑爹啊,我他么真穿越了啊?!”

她不过就是在楼顶晒晒太阳,催悲的赶上日全食和台风还不算,竟然还让她莫名其妙的穿越了?!

呼……深呼吸,她一点也不生气,不惊慌,不震惊。

她可是特工界最传奇的特工“血狐”,天塌下来也不能怕。

反复做了几次深呼吸,童灵灵平复惊怒、恐慌的情绪之后,再次低头看看自己长满白毛的腿和爪子,一向不爱哭的她,眼圈竟然湿了。

真特么扯,她竟然穿越了……

好,穿就穿吧,可咱能不能按常理出牌?

为毛人家穿越都成了这个“妃”、那个“后”,她偏偏成了狐狸?

这简直是史上最坑爹的穿越好不好?

童灵灵从来都不是什么好脾气的特工,意识到穿越成狐狸之后,她炸毛了,她愤怒的将拳头打在树干上。

但她骨子里也有着特工该有的处变不惊和冷静,所以短暂的发泄过后,她立刻安静下来。

挥着爪子抹掉眼角的泪花,她眼里的委屈和无能为力都在顷刻间化为坚定。

穿越成狐狸这件事已经板上钉钉,再怎么暴怒炸毛也改变不了事实,眼下她必须先弄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怎么才能在这里生存下去。

哪怕是只狐狸,她也要活下去!

这个念头刚刚闪过,童灵灵的脑袋就倏地“嗡”的一声,混乱又庞大的信息疯狂的涌入脑海。

不等她整理和消化这些信息,远处浩浩荡荡的马蹄声便猛的敲响她的警钟。

嗅到危险的气息,童灵灵本能的撒腿就跑,然而就在这时,身后一股骇人的杀气急速涌来。

她一边狂奔一边回头去看,密林中看不到一个人影,却见一支带着寒气的冰蓝色箭矢“咻”的一声向她射来。

惊悸的瞪大眼睛,童灵灵想要偏身闪躲,可那箭矢却快如闪电,她只觉得后心蓦地一疼,钻心的痛瞬间就涌遍全身。

“碰”的一声,她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扑倒在地。

她想要爬起来,可后心处传来的巨痛以及难以承受的冰寒几乎抽空了她所有的力气,她只能任由自己的身体不停的颤栗,听着越来越近的马蹄声,她死死的咬紧牙关。

刚他么穿越就遇到危险,老天到底有多不待见她?!

想她死?

没那么容易!

童灵灵恶狠狠的回头望去,她倒要看看是谁要射杀她,然后找机会挠死丫的!

很快,她就看到了来人。

一个年约二十五、六岁的男人骑着黑色骏马风驰电掣的奔来,在他身后不远处还跟了至少二十几个身穿黑色铠甲的男人。

看到这一幕,童灵灵心下一沉。

这下糟了,这么多人,逃走恐怕不可能了。

第2章 玉面冥王,夜北冥

“嘶……”

伴随着骏马的一声嘶鸣,最前面的年轻男人已经来到童灵灵跟前,马蹄就落在她脚边,只要再往前一步,就能把她踩碎。

童灵灵的心脏“咚”的一声,她能感觉到自己刚才已经恐惧到了极点。

愤怒的仰头看向骑在马上的人,然而对上男人的视线,她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男人眉飞入鬓,眼射寒星,过分精致的五官犹如刀裁;一身银色华袍,领口、袖口以黑金色丝线绣着特别的纹路,衣摆处则绣着一条黑色卧龙,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帝王的霸气。

他左手拿着一把冰蓝色弓箭,右手牵着缰绳,此刻正用那双冰寒无比的锐眸看着她。

这样的眼神,童灵灵总觉得有一把刀架在她脖子上,随时可能割断她的喉咙。

想起刚才那股浓烈的杀气以及后心上的一箭,她本能的打了个冷颤。

她不胆小,可这人让她从心底里惧怕。

换做以前,她肯定怂包的躲开男人的视线,思考脱身之法。可这次她却奸诈的笑了,原本瞪得犹如铜铃一样大的美眸一点点的弯曲成了月牙。

这男人简直帅得不要不要的,像这种要样儿有样儿,要范儿有范儿的男人,就算什么都不做,也能让全天下的女人为之疯狂。

她的小心脏呦,现在这个扑腾啊。

嘿嘿,老天对她还算不错嘛,竟然送了一个大帅哥。

童灵灵是典型的色胆包天,看到帅哥就容易忽略危险和疼痛。

她“蹭”的一下坐起来,没有马上逃跑,而是挥舞着肥肥的小爪子,邪气的笑道:“嗨,美男。”

哎呦喂,听听她这笑声,她自己听着都觉得流氓。

夜北冥漆黑的眼底掠过一抹异色。

他的惊天箭蕴含强大的魂力,但凡中箭的战兽都会一箭毙命,它竟没死?

寻常战兽见了他,或露出狂烈的兽性,或惊恐万状的逃窜,这只小狐狸却是例外。

从害怕到惊艳,又从惊艳变成此刻的色迷迷,简直像极了那些见了他就恨不能立刻扑到他身上的女人。

夜北冥从马上跃下,迈着长腿缓缓走向它。

他原本只想看看这只狐狸究竟为何如此与众不同,哪知道,他才走到跟前,一双毛茸茸的胳膊便忽然抱住了他的右腿,后心处还插着箭矢的小狐狸正笑嘻嘻的看着他。

“放手!”

夜北冥浓眉深拧,冰冷的声音不怒而威。

童灵灵吓得一个激灵,赶紧听话的松了手,嘴上却仍是不怕死的调戏他:“嘿嘿,不单人美,声音也好听。”

夜北冥眯紧了黑眸,他竟能听懂它的兽语?

双手剪到身后,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它,“伤口不疼?”

“当然疼啊,要不你给我揉揉?”童灵灵嘿嘿笑着,身子一扭就把后背对准了他。

刚中箭的瞬间的确是钻心的疼,可现在却只有微微的刺痛,不然她哪有力气调戏帅锅啊。

夜北冥俊脸微黑,他这是被一只狐狸给调戏了?

童灵灵扭头看他的表情,明知道这人极其危险,却还是贼兮兮的笑着,原想再调戏两句,却在这时候,大队的佣兵已经来到跟前,她只好悻悻的闭了嘴。

佣兵们纷纷翻身下马,整齐的单膝跪在两米之外,一脸敬畏之色。

最前面领头的佣兵快步走过来,双手一拱便豪爽的笑道:“冥王殿下箭无虚发,翟冷服了!”

童灵灵讶异的瞠大美眸,好家伙,这帅哥竟然是个王爷啊!

之前就觉得他浑身上下都透着贵气,身边这些佣兵也似乎不是常人,没想到竟然是个王爷。

冥王殿下……怎么好像在哪听过这四个字?

刚才那个叫翟冷的人说这里是猎兽森林,这只小狐狸的记忆中,猎兽森林好像是在东起大陆的逐风帝国。

逐风帝国的冥王殿下……童灵灵黝黑的狐眸中急速掠过一抹震惊之色,她惊声叫道:“晕,你是玉面冥王啊?!”

额滴个神啊,就说“冥王殿下”这三个字耳熟嘛,东起大陆最让人畏惧的男人不就是人称“玉面冥王”的夜北冥吗?!

他是逐风帝国的八王爷,虽有着让天下女人都为之疯狂的容貌,却因为冷酷无情而名震四方。

在这个以武为尊的大陆,没人知道冥王的实力到底有多强,但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世界上最不能惹的就是冥王。

一旦惹上他,管你是人是兽,都是死路一条哇!

童灵灵刚才还笑得一脸流氓,此刻却绷紧了全身的神经。

哎呀妈呀,死也不能落他手上。

第3章 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狐狸

她一边瞄着天神一样的夜北冥,一边往小心翼翼的用屁股往边儿上蹭。然而屁股才挪了一步,她又猛的顿住。

她一定是脑子摔坏了。

夜北冥是什么人?她要是能在他眼皮子底下逃走,他还至于那么令人闻风丧胆吗?

而且她完全没必要逃走啊,夜北冥根本看不上一只废柴狐狸,她要解决的问题是,怎么才能让他主动放了她!

不慌不忙的坐直了腰,童灵灵的爪子习惯性的摩挲着下巴,暗暗盘算怎么说服他。

她哪知道,她刚才那一系列动作都已经落在了夜北冥眼里,他那张冰山一样的俊脸上竟会出现一抹兴味。

传闻不会笑的玉面冥王竟然笑了,虽然只是昙花一现,却是不争的事实。

意识到自己竟然笑了,夜北冥挺拔的身躯蓦地一僵,想不到他竟会因为一只胜雪银狐的幼稚举动而发笑。

不过这小狐狸也的确是有意思,它原本是打算逃走,却不知忽然想到了什么,竟又改变了主意。

冰冷的视线落在它的兽眸之上,夜北冥削薄的唇微微扬起一抹轻浅的弧度。

这只胜雪银狐有一双贼得发亮的眼睛,不单透着胜雪银狐的狡猾,更有一些属于人类的狡黠。

就算它没有逃过他的惊天箭,它也勾起了他的兴趣。

夜北冥冰着一张俊脸,一句话不说,就那么定定的看着她。

童灵灵被看得心肝儿直颤,两只爪子不自觉的“攥”在一起,紧张的搓来搓去。

要是别人,她能轻松的透过眼神和微表情分析出那人心里在想什么。可这酷王爷,一张脸跟面瘫似得,漆黑的双眸不仅透着彻骨的寒意,更释放着慑人的压迫感,她完全搞不懂他到底在想什么。

童灵灵正暗自揣测夜北冥,脚下的地面却忽然开始剧烈颤动,像是有什么东西正疯狂的朝着他们涌来。

紧接着,一阵猛兽的咆哮声便响彻猎兽森林。

吼!

听到这声音,童灵灵心头一凛,立刻本能的跳起来。

灵动的兽眸危险的眯起,她快速扫量一圈,最后将视线定格在左前方!

不好,这动静……

该不会是战兽们冲着她来了吧?

战兽知道人类要猎杀它们,夺取兽晶,所以绝不会自动送上门来。

如今它们这么冒险,那只可能是为了她的兽晶!

战兽要通过吞噬兽晶增强力量,胜雪银狐本就是稀有战兽,偏偏她这身体的兽晶似乎有着某种特殊的魔力,千百年来无数人类和战兽都为了她的兽晶对她穷追不舍。

所以,它们的目标一定是她!

紧张的吞了吞口水,童灵灵一边紧紧的抱住夜北冥的大腿,一边装傻的问:“王爷,怎、怎么这么大动静啊,人家好害怕啊?”

夜北冥下意识地蹙了蹙眉,低头瞥她一眼,却并未开口,但脸色却比刚刚更加凛冽。

童灵灵清楚的感受到他身体周围涌出了一股庞大的力量,极其骇人。

还有那些佣兵,原本都整齐的跪在周围,却在此刻迅速集合,一个个如临大敌,显然也是清楚的意识到了危险。

不过片刻功夫,童灵灵便看到一群凶猛的战兽疯了一样奔来,像是之前就已经商量好了一般,把他们团团围在中间。

战兽们呲着尖锐的獠牙,发出一阵阵危险的低鸣,兽眸中散发着猛兽的狠光,好像随时都会冲上来把他们撕碎。

看到这一幕,童灵灵顿时脊背发凉,偏偏此时记忆作祟,人类和战兽相互厮杀的血腥画面一幕幕闪过,她的血液瞬间被冻结。

在现代她虽然是特工,但并非杀手,而且还是以侦察为主的辅助,尽管执行任务的时候也会遇到危险,可从来没有过这样震撼的场面。

出于本能,童灵灵更加用力地抱住夜北冥的腿,仰脸看他。

夜北冥那挺拔高大的身形犹如天神降临,俊脸上充满沉稳冷静之色,似乎有他在,哪怕是天塌下来,他也能一掌撑住,这让她莫名的心安。

用力攥了下拳头,童灵灵暗暗发誓:死也不放开这棵大树!

“嗖”的一声,她撩开夜北冥的衣摆就钻了进去!

夜北冥没想到它会忽然做出这样的举动,身体周围温度骤降。

“出来!”

他的声音毫无起伏,却冰冷如刀,童灵灵顿时一个激灵。

她拼命的摇头,满是委屈的小声说:“外面那么危险,人家就是一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狐狸,我是傻子才出去送死。求求你,让我待在这里。”

装可怜,是童灵灵的拿手绝活。

她本来还想跳到他怀里的,可一想到这人那么可怕,她要真敢这么做,他一定会捏碎她,所以她乖乖的打消了这个念头。

第4章 我帮你退敌,你带我回王府!

夜北冥眯了眯墨瞳,眼底掠过愠怒,然而感受到她小小的身躯似乎正在发颤,心头莫名一软,终究是没有揪出胯下的小东西,而是释放出骇人的杀气。

凛冽的目光重新定格在那群战兽身上,他弯曲五指,掌心钻出蓝色光亮,迅速凝成冰蓝色弓箭。

也许是畏惧夜北冥的气场,战兽们围在五十米远的地方便再未靠近,而是虎视眈眈的瞪着童灵灵,伺机而动。

夜北冥这边的人也没有主动出手,人类和兽族似乎都所忌惮,却又剑拔弩张,战争一触即发。

童灵灵的爪子狠狠的抱住夜北冥的腿,眼睛看着他脚下的黑色战靴,紧张得屏住了呼吸。

前面那些狂烈的战兽已经失去耐性,开始发出低沉的兽吼声。而夜北冥这边的佣兵们也小心翼翼的靠在一起,做好了拼死一搏的准备。

这么下去,这里迟早会变成杀戮地狱,而她就是罪魁祸首,她可不想这么多人为她而死!

童灵灵一咬牙,撩开夜北冥的衣摆,仰起头便冲着他说道:“我帮你击退这些战兽,你带我回王府。”

夜北冥挑起浓眉,“击退它们,你?”

“没错,就是我!”童灵灵重重点头,眼底充满坚定之色。

等她退掉战兽群,看他还敢不敢用这么怀疑和轻视的眼神看她。

夜北冥轻轻的嗤笑一声,“口气倒是不小。”

“我说的是真的啊。”童灵灵朝天翻翻白眼,这都什么时候了,他还有闲心鄙视她?

这时候,一声兽吼再次响起,童灵灵顿时惊悸的看向对面。

发出吼声的是一只体型庞大的虎族战兽,身上布满黑白相间的条纹,看起来和东北虎极其相似,只是它的虎爪像血一样红。

是赤脚虎!虎族战兽中速度和力量都很惊人的战兽。

此时它正张开血盆大口,一边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声,一边呲牙咧嘴的朝着她和夜北冥这个方向扑来。

童灵灵倒吸一口凉气:糟了,战兽们终于完全失去耐性,开始攻击了!

慌张的抓住夜北冥的腿,她惊叫一声:“它、它来了!”

“碍事!”

夜北冥低喝一声,腿上猛然使出一股劲力,狠狠的将抱在他腿上的那一团小东西击飞。

童灵灵“碰”的一声撞在树干上。

背上的伤虽然不疼了,可这么一撞,骨头简直像碎了一样,她忍不住发出一声痛呼,“哎呦……”

快速爬起来,童灵灵双眸喷火的瞪着夜北冥,怒声问:“你懂不懂怜香惜……”

话说到一半,她就蓦地住口。

那只赤脚虎正用那双骇人的兽眸盯着她,原本朝着夜北冥狂奔,却见她被甩出来后,直接调转方向,直勾勾的朝着她来了!

瞳孔骤缩,童灵灵心中一慌,下意识的贴紧在树干,两只爪子的死死的抠着树皮。

然而,在看到夜北冥拉开惊天弓的时候,她所有的紧张竟然又奇迹的消失了。

眼看那只赤脚虎马上就要一巴掌拍向她,童灵灵下意识的闭上眼睛,屏住了呼吸。

夜北冥,本姑娘的小命儿可就交给你了啊!

夜北冥一直没有放出惊天箭,但眉宇间的寒意却越绽越浓,在赤脚虎的大口马上要咬碎童灵灵的刹那,他右手掌心倏地钻住一支冰蓝色箭矢。

弓弦松开的刹那,惊天箭“咻”的一声飞射而出。

嗷!

一声震耳欲聋的虎啸,惊天箭从赤脚虎的脑袋贯穿而出,鲜血溅了童灵灵一身!

碰!

庞大的战兽摔到地面,剧烈挣扎几下便没了动静。

童灵灵惊悚至极,可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地面就开始更为剧烈的震动,竟是赤脚虎的死彻底激怒了那群战兽,它们正像海啸一般狂涌而来。

夜北冥再次拉开弓,寒声低喝:“杀!”

伴随他的一声令下,那群佣兵纷纷召唤出各自的武魄,一场人类和战兽的血腥杀戮即将爆发!

童灵灵知道不能再怂下去了,她赶紧定定心神,卯足了力气,在千钧一发之际振声爆吼:“还不都给我住手?!”

震动戛然而止。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夜北冥和佣兵们,甚至那些战兽竟然全都震惊的看着童灵灵,明显都被她刚才那一吼震慑住了。

童灵灵也是一讶,她也没想到自己这一吼竟然会这么有效果!

可她此时来不及多想,这一切都是因她而起,她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场杀戮爆发,必须结束这一切。

无视夜北冥冰寒无比的视线,她“蹭”的一下蹿到了他的肩膀上,然后双手叉腰,寒声喝道:“你们这群愚蠢的兽类,可知道你们面前的人是谁?

他可是东起大陆令人闻风丧胆的玉面冥王夜北冥,胆敢在他面前放肆,难道不怕他取了你们的兽晶?!”

战兽们皆是一骇,纷纷震惊的看向夜北冥。

这猎兽森林有谁不知道夜北冥的大名?就今日半天的时间,便已经有几十只同类死在他的手上!

第5章 夜北冥的小妾们

惧怕之色自战兽眼底闪过,另外一只赤脚虎发出嗷嗷的兽吼,怒声喝道:“我们要的是你的兽晶,从未想过和冥王为敌。”

我当然知道你们要的是我!

童灵灵冷笑一声,继续装腔的寒声喝道:“本座是冥王的座上宾,他的安危便是本座的安危,你们确定要来送死吗?

莫说是你们,就是刚刚那只赤脚虎也被他的惊天箭一箭刺穿头颅,你们有何本事挑战他?

本座念你们无知,放你们一马,识相的就立刻滚开,否则……”

兽眸狠狠一眯,童灵灵震天怒吼:“杀无赦!”

此刻,童灵灵的气势惊人,血迹斑驳的身体周围涌动着无色的力量,如墨的兽眸中杀气阵阵,看得人胆战心惊。

战兽们纷纷打起冷颤,不知道为何一只废柴胜雪银狐竟有君临天下的气魄。

看看夜北冥,又看看她,赤脚虎终于不甘心的咬牙道:“弟兄们,撤!”

眨眼间,凶猛的战兽群已经撤离现场,消失得无影无踪。

“哎呀妈呀,吓死宝宝了。”危机解除,童灵灵顿时身体一软,整个人像个麻袋一样耷拉在夜北冥的肩膀上。

余光瞄到他收起惊天弓就把大手伸了过来,她立刻抬起头,有气无力的撒娇:“王爷,先别拍飞我嘛,人家是真的没劲儿了。”

夜北冥的俊脸冷若冰霜,提着她的脖子把她拎到自己眼前。

紧紧凝视着这只小狐狸,他如墨的黑眸中透着深不可测的幽光。

在喝退战兽群的时候,小狐狸爆发的气势绝非寻常胜雪银狐能有,而且她释放的力量像极了战魂师的魂力,可这怎么可能?

童灵灵看着夜北冥的俊脸,明明长得比女人还漂亮,却充满了男人的霸气,真是越看越觉得喜欢。

想到即将开始和美王爷的幸福生活,她就忍不住发出嘿嘿的贼笑,肩膀一颤一颤的。

“王爷殿下,君子一言快马一鞭。我可是已经帮你退敌了,你该带我回王府了吧?”

夜北冥轻哼,她所谓的退敌,就是借着他的名声吓唬那些战兽而已,当真以为他不知道吗?

这只小狐狸显然知道战兽是冲她而来,可她非但装傻充愣,还将他当做挡箭牌,胆子倒是不小。

呵呵,有意思。

将她抱在马背上,夜北冥翻身上马,左手圈住她的腰,右手牵起缰绳狠狠一扬,霸气喝道:“回王府!”

一阵风驰电掣的奔腾,黑色骏马很快就到了帝都最令人敬畏的地方——冥王府。

看着眼前气派的大门,童灵灵那双又黑又亮的大眼睛越瞪越大。

不说别的,就说这两扇八米宽的朱漆大门,上面雕刻着两条金色飞龙,龙头相对,龙嘴中衔着金色骷髅状门扣,看起来真是相当霸气。

光看大门就知道,夜北冥一定相当有钱,跟着他,肯定能吃香喝辣的。

胸无大志的童灵灵又笑弯了眼,她不求别的,只要每天好吃好喝,时不时能调戏一下冥王殿下,那就满足啦。

瞧着它笑眯眯的样子,夜北冥莫名想笑,只是听到府里传来女人们叽叽喳喳的声音,便又厌恶的冷了下俊脸。

这会儿童灵灵也听到了声音,往里面一瞧,她忍不住“嚯”了一声,“王爷,你的小妾可够多的啊。”

好家伙,这不得有十来个啊?

而且全是十六、七岁的少女,一个个妆容精致,衣着华丽,不管是清秀的、艳丽的、还是可爱的,个顶个的都是美女。

来王府之前,童灵灵想过冥王府肯定少不了女人,可她没想到,夜北冥竟然有这么多女人。

哼,长着一张冰山面瘫脸,好像写着“生人勿近”,可在这方面,他倒是挺开放的,称得上是“夜夜笙歌”了吧?

也不怕肾虚!

众小妾原本脚步匆匆,面带急切,可一看到骑在高头大马上的夜北冥,大步流星立刻换成了莲步轻移,俏脸上都染上了娇羞之色。

“臣妾恭迎王爷回府。”

小妾们走下台阶,齐齐的福身道。

夜北冥没说话,可童灵灵却分明听到了一声轻哼,带着嘲讽之意,她不由心想:您这是嘲讽谁呢?

翻身下马,夜北冥把缰绳交给翟冷,然后双手抱着她,看也没看那些女人便径直朝着里面走。

倒是童灵灵,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大概是看到夜北冥一言不发,众小妾开始争先恐后的往他身边挤,要不是他像一块万年寒冰,童灵灵敢肯定,她们一定会扑上来!

“王爷,您回来了?”小妾甲怯怯的说。

“妹妹这不是废话吗?”

小妾乙嘲讽的看了一眼小妾甲,立刻谄媚的转向夜北冥,“王爷,臣妾已经为您备好了热水,王爷可要臣妾伺候您沐浴更衣?”

小妾丙冷笑一声,“难怪姐姐穿得这么风骚,原来是想和王爷洗鸳鸯浴啊。”

第6章 王爷,你是不是有恋兽癖?

听到她们三个的对话,童灵灵忍不住摇啧啧摇头,小妾甲太怯懦,小妾乙太谄媚,小妾丙太尖锐,所以这仨就适合当小妾。

这时候,小妾丁忽然惊喜的看着童灵灵,喜出望外的道:“哎呀王爷,您知道臣妾想要一件狐皮斗篷,所以特地给臣妾猎了胜雪银狐?”

童灵灵心头“咯噔”一下,大眼睛“唰”的一下看向说话的人。

此人长着一张蛇精脸,看起来有些来头,否则其他小妾也不会自动让开道路。

哼,这女人注定也是个小妾,虽然知道通过她这只狐狸来巴结夜北冥,可她太自以为是,竟然想扒她的皮?!

恼怒的瞪着小妾丁,童灵灵咬牙喝道:“本座还想要一件人皮斗篷呢!”

一声闷笑,竟是夜北冥发出的,修长的大手轻轻的抚摸着它的毛皮,感觉怀里的小东西不住的轻颤,他的嘴角也漫开一丝弧度。

只是转头间,他的笑容也倏地消失,冰冷的对小妾丁道:“灵儿是本王的爱宠,她说,想要件人皮斗篷。”

听到这句话,童灵灵微微皱眉,她什么时候成他宠物了,还给她起了小名?

算了,宠物就宠物吧,她现在披着一身狐皮,不当宠物还能当他女人不成?

小妾丁微微一讶,随即咯咯的笑了,一边挤开夜北冥身边的某小妾,一边娇嗔的道:“王爷,您就会和臣妾开玩笑。战兽怎么会说话?

不过这胜雪银狐真是好看,做出的狐皮斗篷一定漂亮。”

夜北冥脚步未停,也未搭理她。

倒是小妾乙,忽然幸灾乐祸的说:“王爷从来不开玩笑。姐姐,你有麻烦了哦。”

几乎就在小妾乙话音落下的同时,一声凄厉的惨叫就划破长空,“啊……”

童灵灵吓得一哆嗦,一看小妾丁已经倒在血泊中,顿时狐眸圆睁,不可思议的看向夜北冥。

这……这可是他的小妾,他的女人啊,他竟然说杀就杀,甚至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他像传闻一样冷酷无情,她就是一只废材狐狸,他岂不也说杀就杀死?

童灵灵忽然后悔了……

万一夜北冥一个不高兴,或者她惹得他不痛快,他捏死她怎么办?

童灵灵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着,可这时候夜北冥已经吩咐佣兵收拾尸体,抱着她进入王府,她只能悄悄叹口气。

来都来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冥王府雕梁画栋,花园假山点缀,还有一个能容纳万人的修练场;府兵六人一队,分成几队在府里巡逻,真是非常气派。

就这么兜兜转转,一个小时后,童灵灵终于感觉到夜北冥停下了脚步,她啧啧摇头:这冥王府也太么大了。

“这是无情殿,本王居住的地方。今后灵儿便和本王一起同塌而眠吧。”

夜北冥此话一出,周围的人都震惊了。

他们高不可攀的王爷竟然要和一只小狐狸一起睡?而且还是只废材狐狸!

童灵灵顿时头大了,她是很乐意占美男便宜,可瞧瞧那些小妾,一个个都快哭了还不忘狠狠的瞪着她,她真是又着急又同情他们。

“咳咳,王爷……”童灵灵缓缓抬起两只小胳膊环在胸前,水灵灵的大眼睛看向夜北冥……

你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癖好,比如……恋兽癖?

这话,童灵灵寻思寻思,还是没敢说,只能一脸生无可恋。

“本王对畜生没兴趣。”夜北冥冷冷的回答。

童灵灵心中一怒,骂谁是畜生呢?!

她刚想炸毛,可想到自己现在的确是一只畜生,只好不甘心的闭了嘴。

妈的,好心塞。

委屈的吸了吸鼻子,她抬眼瞥了眼殿上那龙飞凤舞的“无情殿”三个字,暗暗撇嘴:哼,还挺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无情,所以取了这么个贴切的名字。

“嗖”的一下从他怀里蹿下去,童灵灵迈着高贵的猫步走进院子中央,环视了一圈。

这宫殿的位置也太偏了,而且这百米见方的院子里也没有过多的修饰,倒是有不少兵器,看起来像是训练场。

正殿的门对着北侧,极少能进到阳光,所以她分析,这王爷本来就是个内心狠辣阴暗的人。

没办法,亲眼目睹他杀了自己的女人,她实在很难把他当做天神一样崇拜。

童灵灵刚想进正殿里逛逛,一声爆喝声就忽然响起。

“夜北冥,给本少爷滚出来!”

她猛的回过头,谁这么大胆子,竟敢在冥王府里这么嚣张!

乌泱泱的一群人凶神恶煞似得涌进院子,童灵灵目测,这怕是得有三、四百人。

最后进来的是个年轻人,想必就是刚才那个“本少爷”。

第7章 本王的豆腐也是你能吃的?

来人二十七、八岁,容貌英俊,配上一身白色锦缎长袍,也能算上风流倜傥。

只是结合刚才那一声嚣张的爆喝,实在很难让童灵灵这个对美色没有免疫力的人对他有任何想法。

男人怒气冲冲,看到夜北冥就阴狠的眯起眼睛。

他右手一翻,从掌心抽出一把宝剑,恨声道:“夜北冥,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杀了欣儿,你也太不把郑家放在眼里了!”

一听这话,童灵灵立刻想到了刚才死的小妾丁。

她一向看热闹不怕事大,所以坏坏的看向夜北冥:嘿嘿,让你那么冷酷,现在人家家人找上门了吧?

这人一看就不是善茬,看你怎么办。

夜北冥负手而立,冷冷的看着来人,不疾不徐的问道:“郑桥,谁给你的胆子擅闯冥王府?”

“呸!还冥王府,你少跟本少爷摆谱。

夜北冥,我郑家乃是四大家族之一,就连当今陛下都得给郑家三分薄面,可你竟然为了一只胜雪银狐杀了我郑家嫡系三小姐。

今天若是不给郑家一个交代,本少爷就踏平你这狗屁冥王府!”

喝罢一声,男人快速的朝着自己左右两侧看了一眼,厉声命令:“召唤武魄!”

一道道微光闪过,家丁们纷纷从掌心抽出各自的武器,有刀有剑,有斧有锤,完全是“踏平冥王府”的阵势。

可夜北冥却稳如泰山,俊脸上除了冷冽再无其他表情。

童灵灵也不见他召唤出惊天弓,还以为他是妥协了,哪想到他忽然平静的说道:“翟冷,杀!”

说着,他像个没事人一样抱起童灵灵,转头就进了无情殿。

殿门关上的一刹那,童灵灵听到了一阵喊打喊杀声,叮叮当当的碰撞声此起彼伏。

她透过玻璃偷瞄一眼,那群跟随夜北冥去猎兽森林的佣兵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外面血光四溅,看起来相当可怕。 

童灵灵知道夜北冥狠辣无敌,可看到这样的场面,她依旧不淡定了。

郑家少爷上门寻仇,夜北冥直接来个瓮中捉鳖,这不等于和郑家宣战吗?

皇族绝对不可能为了他和郑家翻脸,他到底有什么资本这么肆无忌惮?

童灵灵直勾勾的看着夜北冥,外面厮杀声听起来极其瘆人,他却坐在罗汉床的方几边上喝茶,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真是相当的淡定啊。

她原本以为这场厮杀会持续很久,毕竟这可是打群架啊,哪想到不过三分钟的时间,外面就彻底安静下来。

怎么没动静了?

跳下罗汉床,童灵灵矮小的身体扒着殿门,顺着门缝往院里看。

这一看,她又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我靠,都、都光死了?!

那可是三、四百号人啊,冥王府的佣兵也太牛叉了。

啧啧,这就是强将手下无弱兵,冥王强,手下的佣兵也强到离谱,郑家根本不足为惧。

果然有实力就是任性!

这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极轻的脚步声,明显是个女人。

想到刚才那群小妾恨不能把她生吞活剥的眼神,童灵灵哆嗦一下,赶紧蹦到床上,跳到了夜北冥怀里。

相比之下,还是酷王爷这里安全。

门外很快就传来“叩叩”的敲门声,童灵灵立刻竖起毛茸茸的小耳朵,一个年轻女人轻柔悦耳的声音随之响起。

“冥哥哥,是霜儿。”

夜北冥不耐的皱了下眉头,冷漠的应道:“进来!”

童灵灵挑眉,冥哥哥?

能进得来无情殿,又叫得这么亲密,而且逼得夜北冥不能发作,这人身份不一般啊。

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童灵灵看似懒懒的趴在罗汉床上,可实际上黑玉似得的大眼睛早已好奇的看向了门口。

走进来的是一个看起来十七、八岁的少女,身材娇小,穿着一身水绿色云纹锦锻,长得也非常漂亮。

尤其是那双眼睛,水汪汪的似乎能滴出水来,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活动的瓷娃娃。

她双手费力的提着一个六层高的木质大食盒,加起来都快有她半个人那么高。

里面的东西应该挺重,因为她的额际已经布了一层细细的薄汗,小脸蛋也挂着一丝潮红,看起来十分诱人。

童灵灵的记性很不错,她很确定,这姑娘不在刚才那群小妾中。

她到底是谁?和夜北冥什么关系?还有……唔,好香,里面都是什么好吃的啊?

童灵灵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所以注意力立刻转到了食盒上。

不等霜儿把食盒放在罗汉床上,她就眼巴巴的盯着食盒,且很没出息的流了口水。

美食、美男、美酒是她人生的三大爱好,虽然拉低了逼格,可也是没办法的事。

霜儿看了一眼童灵灵,一边把食盒里面的东西一一摆在方几上,一边看着夜北冥,轻笑问道:“这就是冥哥哥在猎兽森林得来的胜雪银狐吗?

听说冥哥哥冲冠一怒为狐狸,竟为了它杀了欣儿姐姐。”

第8章 陆霜霜,竟然是个心机婊

夜北冥沉默不语,霜儿也不介意。

见夜北冥起身去盆架洗手,便拿着布巾在一边候着,轻声搭话:“冥哥哥,不要总是板着脸,会长皱纹的。”

说着,她的小手伸向夜北冥的脸。

夜北冥侧了下脑袋,躲过她的手,不悦的皱眉:“陆霜霜!”

“是霜儿。”

陆霜霜嘟起嘴,撒娇的嘟囔着,“霜儿从小就认识冥哥哥,据说你曾经还抱过我,干嘛非要叫这么生分?”

夜北冥又皱了皱眉头,接过她的布巾擦了手,目光透过窗户看向了院子。

童灵灵虽然好奇这两人到底什么关系,不过比起八卦,她对桌子上的美食更感兴趣。

盘着两条小短腿坐在桌边,她的视线正好和桌面一齐。

闪着星星眼急急的看了一圈,她吞了吞口水:八菜一汤,还有两碗白米饭,看起来可真好吃。

眼看夜北冥还皱眉看着院子里,童灵灵急了,这么重要的时候还管那些尸体干啥,反正杀都杀了。

“酷王爷,快点啊,饿死我了。”爪子使劲的在方几上敲了敲,童灵灵急声喊道。

夜北冥终于收回视线,坐回罗汉床便道:“本王有说过你可以坐这吗?”

“嘿嘿,霜儿妹妹都已经带我的饭了。”童灵灵厚脸皮的笑着,在霜儿坐下之前抢了筷子,直奔那只看起来非常好吃的烤兔腿。

我夹!我戳!我掀……

忙活半天,烤兔腿没到手,反倒是出了一头汗,童灵灵哀嚎:太特么悲剧了,作为一只狐狸,她不会用筷子。

“过来。”夜北冥闷笑一声,脸上却面无表情。

可即便如此,童灵灵还是知道他在幸灾乐祸。

这时候,稍微一点骨气的人都该傲娇的扭过头,可偏偏童灵灵就是那种没骨气的,为了美食,她可以毫不犹豫的扔掉节操。

“快给我夹!”窝在夜北冥怀里,童灵灵猴急的用爪子拍着他的手臂。

夜北冥扫了一眼烤兔腿,佯装不知道她说的是哪个,淡淡的问:“哪个?”

童灵灵吧唧吧唧嘴,把哈喇子收回去,然后爪子指着烤兔腿猴急的道:“那个,那个!快!”

夜北冥原本还想逗逗她,因为小狐狸猴急的样子实在讨喜,不过听到她的肚子大唱空城计,终究是有些不忍心,把烤兔腿夹到他面前的碗里。

看着她抱起兔腿就开始啃,他的嘴角忍不住弯起笑痕。

“冥哥哥,这只胜雪银狐真漂亮,难怪你这么宠她。”霜儿忽然蹲下身子,一只手扶着夜北冥的膝盖,一只手在童灵灵的脑袋上轻轻的抚了抚。

看到她脸上纯真的笑容,童灵灵也露出友好的笑,含糊不清的说:“霜儿……妹……妹也漂亮。”

“它说什么?”霜儿好奇的看着夜北冥。

夜北冥再次不耐的皱眉,正要下逐客令,却忽然察觉到几道熟悉的魂压,不由俊脸一沉。

把怀里的小狐狸放在罗汉床上,他如一阵风似得扫出了无情殿。

童灵灵此时眼睛里只有兔腿,根本不关心夜北冥去了哪里。

她捧着烤兔腿,狼吞虎咽的啃着。

唉,真是庆幸她现在是狐狸身,而且美人……咳咳,美男没在身边,不然就她现在这吃相,非把人吓跑了不可。

童灵灵正吃得开心,忽然感觉一阵阴寒之气,天生敏感的她立刻停下动作,抬头看向对面。

刚才还纯真无邪的陆霜霜正眯着水眸,目光阴狠的瞪着她。

童灵灵一个激灵,意识到自己可能有危险了,赶紧冲着门口大喊,“王爷,你快回来。”

然而夜北冥此刻已经消失不见,而陆霜霜则体表浮现红色微光,从左手掌心抽出一把泛着寒芒的长剑,她心中顿时警钟大振。

拎起兔腿,童灵灵“蹭”的一下跳下罗汉床,边啃边往无情殿外蹿。

然而这时却忽然响起“碰”的一声巨响,竟是陆霜霜掌心使出一股魂力,将无情殿的大门关上了!

门被堵死,童灵灵如临大敌,啃上一口兔腿,她哆哆嗦嗦的问:“你、你要干啥啊?我跟你又没仇?”

陆霜霜当然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她也不想知道这只小狐狸说的是什么。

她只知道,她容不下这只小狐狸。

阴笑一声,陆霜霜狠辣的说道:“竟敢让冥哥哥抱着你,甚至露出那样耀眼的笑容,你该死!今天我要杀了你这贱人!”

童灵灵欲哭无泪,就尼玛因为这个原因就要杀她?

又不是她让夜北冥抱她的好伐?而且贱人叫谁呢,她是狐狸,不是人。

还以为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姑娘,没想到竟然是个心机婊!

早知道就不贪吃,跟着夜北冥一起出去,也不至于有眼前这危险了。

眼看陆霜霜已经挥舞着长剑朝她刺来,童灵灵撒腿就往其他地方闪躲。

小说

晴天不留情:江晨对周璟年一见钟情。

2021-1-2 14:39:39

小说

夜幕情深:生活的滋味就是美好!

2021-1-2 14:43:0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