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总的巨星娇妻:”妈咪,阿离要抱抱!“

六年前惨遭渣妹算计,要临产的她被强行挖肾,带着血海深仇彻底消失在叶臻的生命中。,六年后,再次相见,她是巨星影后高调回国,还成了死对头的心尖宠!,这一次,换他死皮赖脸来纠缠!,外界谣传冷酷无情的叶总对她百般祈求:“婉婉,回来,你要什么都给你,心是你的,命也是你的!”,小萌娃撒娇抱大腿:”妈咪,阿离要抱抱!“
叶总的巨星娇妻:”妈咪,阿离要抱抱!“

第1章 掠夺

“砰!”一身酒气的叶臻踹开卧室大门,床上的女人猛然一颤,面色苍白如雪,浑身紧绷。

“不……不要……”沈婉清蜷缩起身子,恐惧的往后逃避。

她巴掌大的小脸满是泪痕,乌黑如缎的发,遮掩住她大半个脸,依稀露出的轮廓清丽绝色,令人心动。

“不要?沈婉清,你有什么资格拒绝我!”男人清冷低沉的声音中透着无尽的冷漠和鄙夷。

“求求你……不要……放过我吧……”

“我放过你?那你又可曾放过乔乔!她为了救你失去了做母亲的资格,而你却费尽心机的爬上我的床,抢走“叶太太”这本该属于她的一切!”

浓重的酒气,夹杂着男人身上具有侵略气息荷尔蒙充斥在鼻腔中,沈婉清紧咬贝齿,柔软的唇瓣被撕裂,渗出鲜红的血珠,她低声啜泣着,晶莹的泪珠沿着眼眶落下,声音软弱无助。

四年了,一千四百六十多天,她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

她有多爱叶臻,他就有多恨她,沈婉清绝望的回忆着,眼前一片朦胧。

三年前的一场意外,她与同父异母的妹妹沈乔同被绑架,途中出了车祸,她重伤昏迷,而沈乔被车上的铁皮贯穿小腹,子宫破裂。

抉择中,父亲选择让医生先救了自己,于是沈乔因为救治不及时,摘除子宫失去了做母亲的资格,而她,在病愈后如愿以偿的嫁给了面前这个爱了七年的男人。

可他娶她,却只是为了借她的肚子,替他生个孩子,弥补沈乔失去的一切!

他将所有的过错全都报复在她身上,羞辱她,折磨她,在他眼中,她不过是任由他发泄的工具。

“明明有婚约的,是我们啊……”

沈婉清两眼含泪,歇斯底里的哭出声。

“我根本就不爱你!如果不是那场车祸,我早就去沈家解除婚约了!”

“你真叫我恶心!你不是一直想要吗,现在还要装出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给谁看!”


第2章 情殇

“你觉得我恶心肮脏,那沈乔呢?她以一个情人的身份勾搭自己的姐夫,她不恶心?!”沈婉清咬牙,泛红的瞳孔是浓烈的恨意。

因为沈乔,她失去了爱她疼她的母亲,因为沈乔,她受尽心爱之人的侮辱,因为沈乔,她在凌城活的像狗一样。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沈乔!

她永远也忘不了,自己的母亲是如何死在自己面前,大婚当日,血溅白纱,她的母亲穿着深紫色礼服,高贵而优雅的站在酒店的阳台上,对着她笑。

她说站在高处,能看清她幸福的样子。

那时,她就站在酒店外的露天婚礼台上,穿着洁白的婚纱,亲眼目睹着这一切的发生。

每每想起,夜不能寐,她浑身颤抖着,满腔恨意。

就算是死,也不会成全沈乔,不会成全叶臻。

就是因为母亲撞破沈乔和叶臻的奸情,才会一气之下,意外坠楼!

她恨沈乔,更恨叶臻!

“啪——”掌风如刀,脸颊上顿时传来一阵火辣的痛意,沈婉清闷哼一声,嘴角渗出一抹鲜红,耳边是男人冷漠绝情的声音,包含着浓浓的恨意“你拿什么跟乔乔比?!若不是你不知廉耻的下药爬上我的床,我怎么会失去乔乔!”

沈婉清死死抿住唇瓣,猩红的血珠暗潮汹涌,面对着叶臻一次又一次的羞辱早已如钢筋铁骨一般。

哪怕心在滴血,她也不愿再辩解再求他一句。

她根本就没有下药,她是无辜的……可叶臻信吗?

“嗡——!”

突然,扔在地上的西装外套中传来手机震动声,叶臻松开对沈婉清的钳制,深邃的目光中是蔑视一切的桀骜。

他的冷漠在接通电话的那一刻荡然无存,眼中似闪烁着漆黑夜空的星子一样明亮。

沈婉清讥讽的勾起撕裂的唇瓣,眼前一片模糊,耳边是男人低沉温柔的声音。

“乔乔……”

电话那头传来女人软糯娇柔的声音,“阿臻,我好难受,我好像发烧了,你能来陪陪我吗?”

叶臻的眉头瞬间拧起,担忧之意溢于言表,“我马上过来,别怕。”

话音坠地,他利落的穿上衣服,居高临下睨着床上瘫软如一摊烂泥的沈婉清,眼中满是嫌恶,“乔乔发烧了,她最爱喝你炖的鸡汤,去炖!”

“呵呵……”

那命令的语气让沈婉清陡然笑了起来,她颤巍巍的撑起残破的身体,红着眼睛瞪着他,“你就不怕我毒死你的心上人?”

“哼,你不敢。”叶臻刀削的视线掠过她苍白的面颊,倨傲的语气中带着睥睨天下的自信。

他笃定了她不敢伤害沈乔。

是,她不敢……

若是沈乔受了半点伤害,他会毫不留情的报复在自己身上,报复在父亲身上……

“呵呵呵……”沈婉清绝望的笑了起来。

而留给她的是第无数次的背影以及“砰”的一声关门声。


第3章 中毒

新城公寓。

卧室里传来女人软弱的道歉声,“阿臻,对不起……我知道这么晚叫你来被爷爷知道了一定会大发雷霆,姐姐也会生气,可是我就是忍不住……忍不住想见你……我是不是太自私了?”

沈乔每说一个字,叶臻的心就疼上一分,昏黄的台灯下,她苍白的脸像雪白的纸,细细弯弯的眉和明亮的眼睛却更加脆弱的让他怜惜。

沈乔长的不如沈绿婉清的勾人,她的美是小家碧玉是浅浅的清流,一点一点渗入他的心。

人畜无害,毫无无攻击性。

而沈婉清骄纵倨傲,自私自利,就算拥有在好看的皮囊,又怎么比得上他的乔乔。

叶臻温和的握住沈乔的手,指尖微动,抚去她眼底的晶莹,言辞冰冷,“她有什么资格生你的气?如果不是她算计我……”

“阿臻,别说了……”

叶臻的话还未说完,就被沈乔陡然伸出的指尖捂住,她双眼紧紧一闭,眼中含着的泪水瞬间沿着姣好的脸庞落下,那一声寞落绝望的叹息像火炭烫在叶臻的心尖。

“把药吃了,好好休息,今晚我留下来陪你。”叶臻伸手揉了揉沈乔的发烫的额头,语气温柔,星辰般的眼睛里是浓浓的情意。

“好……”沈乔抿了抿唇,感动的点了点头,微垂的眼底掠过一抹寒光。

就在这时,紧闭的门外传来一阵铃声,叶臻的脸色覆上一层寒芒,“你姐姐来给你送鸡汤了。”

“这么晚了,姐姐还……”沈乔眼眶一颤,泪水自责的掉了下来,眼底是满满的感动。

叶臻冷笑一声,握住沈乔的手,“她做的再多都是无法弥补你为她受的伤害,乔乔我不许你自责。”

叶臻说着走出卧室,拉开门。

门外,身形单薄的女人背脊挺的笔直,清丽桀骜的脸上一片漠然,一双眼睛更是冷漠沉寂的可怕。

沈乔强撑着身子扶着门框站在,看着沈婉清虽然苍白却依旧精致漂亮的脸,掌心一点一点掐紧。

“姐姐……”她干哑着喉咙喊一声,说不出的怯弱,那楚楚可怜的模样仿佛受了点莫大的委屈。

沈婉清眉心一震,一股恶心的情绪毫不掩饰的流露在眼底,一直以来她都是装成这样人畜无害的白莲花模样,肆无忌惮的夺走她的一切。

红唇微张,她还未来得及讽刺开口,叶臻已经冷哼出声,夺去她手里的鸡汤。

“这么久才来,你是故意想饿着乔乔是吗?”

沈婉清抿了抿唇,看着装修精致温馨的公寓,看着自己的丈夫温柔的朝沈乔走去,心底泛起密密麻麻的疼,她颤巍巍的伸出手,揪住自己胸前的衣领,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艰难的喘着气。

沈乔微垂着眼帘,看着沈婉清落寞痛苦的背影,心底一阵畅快。

叶臻亲密的搂住她的腰,扶着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然后动作细致的打开保温壶,倒出香浓的鸡汤,体贴的喂着。

沈乔甜蜜的笑了笑,“姐姐煮的鸡汤还是这么好喝。”

沈婉清喉咙一涩,僵硬的站在门口,没有说话。

突然,沈乔脸色的笑意一顿,眉峰痛苦的扭成一团:“阿臻,我肚子好疼!”

“汤,汤有问题!”


第4章 陷害

沈乔惊恐的瞪着眼睛哭道:“姐姐,我知道你恨阿臻喜欢的人是我,你想让我死,可在我心里你是我最亲的人啊……”

“你敢下毒?!”阴狠的目光刺来,叶臻惊怒交加,他没想到沈婉清的心居然这么狠!

“我,我没有……”沈婉清身子一晃,瞳孔骤然紧缩,她紧张的看向叶臻。

沈乔嘴角的血迹刺目,而叶臻充满愤怒恨意的眼神更是成了将她打入地狱的铁锤。

“沈婉清你这个贱人!”叶臻紧张的搂着沈乔,手腕一抬抓起茶几上装着鸡汤的保温壶狠狠砸向沈婉清。

滚烫油腻的鸡汤撒在她的脸上,疼的她牙关颤抖,她死死抿住嘴,感觉到额头上被砸开的伤口正源源不断的渗出猩红的血,遮住眼前的视线,一片火红。

叶臻暴怒,满眼痛惜的抱着孱弱的沈乔夺门而出,擦肩而过的瞬间,她清晰的听见他阴沉而暴怒的辱骂与威胁,“贱人!如果乔乔有什么意外,我要了你的命!”

我没有害她!

沈婉清捏紧拳头,看着匆忙而去的背影,无声的呐喊着。

她知道,叶臻不会信,哪怕赔上自己的命,他也不会信她说的一个字。

她就像被钉子钉在原地,头疼欲裂,心如死灰。

她身子一晃,跌坐在地上,狼狈的捡起被砸在地上的保温壶,然后跌跌撞撞的走到客厅的茶几前,仰头灌下那碗中剩下的鸡汤。

“呵……”

一声低低的嘲讽从嘴边渗出,她笑着笑着,眼泪一颗一颗的掉,眼眶干疼起来。

鸡汤无毒,是沈乔陷害她。

叶臻说她毒,那她就毒给他看!

沈婉清摸出手机,拨通一串号码,电话里传来男人低沉诧异的声音,“沈小姐?”

凌裕安是新日娱乐的记者,最擅长的就是操作舆论和八卦,尤爱追踪叶臻的桃色新闻,而他也是最早知道叶臻出轨沈乔的记者。

只是一直没有实质的证据,才迟迟未发新闻。

“叶臻抱着沈乔去医院了,你现在追过去,或许能挖掘到什么大新闻!”沈婉清沉沉吸了一口气,满眼视死如归。

凌裕安呼吸一顿,有些摸不准沈婉清话中的意思,他之前不是没找过沈婉清合作,只是一直被她拒绝,今天突然深夜打电话给他报口风,还真是……

“叶臻说我是心肠狠毒,那我就毁了沈乔,做实了我就是毒妇!”

“好……”凌裕安什么也没问,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句。

沈婉清挂断电话,心情沉沉的将碗底剩下的最后一点鸡汤倒进保温壶,离开了公寓。

她没有回别墅,而是连夜将鸡汤送到医院检验,然后将早已准备好的检验报告投进凌裕安的邮箱。

束手待毙太久,她已经快忘记该如何畅快的恨一个人。

她不要在坐砧板上任人鱼肉的猎物,她要揭穿沈乔的真面目,她要让叶臻明白,错的是他!

该愧疚的人也是他!

天际泛白,转眼一夜过去。

沈婉清苍白着脸站在窗前,额头上的伤口已经结痂,却依旧传来细细的刺疼。

她伸手,决绝的扯断脖子上的钻石鱼尾项链,丢在地上。

那是她二十岁生日,订婚宴上,叶臻送的。


第5章 身败名裂

七点三十五分。

别墅门口的信箱传来啪嗒一声脆响,沈婉清知道,今日的早报送来了。

她穿着拖鞋走下去,心一点一点收紧。

有了那一份鸡汤的检验报告,在加上叶臻出轨沈乔的事实,沈乔一定会被世人厌弃吧!

沈婉清深吸一口气,捏皱了报纸走回客厅,然而当她打开报纸的那一刻,刺目的标题瞬间将她眼中的兴奋冰冻的粉碎。

“怎么……怎么会……”

一则《叶氏集团总裁夫人,为夺沈氏继承权毒害亲妹!》的标题赫然而刺目,文章内容更是极度的描写着她是如何心肠狠毒的在鸡汤里下毒,谋杀亲妹的过程。

那细致的描写仿佛亲眼看到她心中的恶毒和很辣。

沈婉清脸色苍白的愣在原地,心底慌乱无措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叮……”口袋里的手机发出提示声,沈婉清苍白着脸颤抖着手摸出手机,只见上面发来一通陌生信息。

“沈小姐,叶总买断了报社所有通稿,并下重金,让凌城所有知名媒体黑你,您好自为之。”

寥寥数语,沉如千金。

沈婉清眼前一片灰褐,愣愣的坐着。

以卵击石,螳臂挡车。

她一个人,又怎么动的了他心尖上的女人。

菲薄如樱的唇不甘的抿起,洁白的贝齿扎进唇瓣的软肉上,顿时撕裂,殷红涌出,腥甜的气息在口腔内弥散而开。

沈婉清猩红着眼睛,低吼一声将手中捏皱的报纸撕成碎片。

可笑……而又可悲……

自己名义上的丈夫,为了别的女人,宁可毁掉她。

她痴痴的揪扯着头发癫狂的笑出声,清丽绝色的面庞变得狰狞,不用想,她也知道丑闻究竟传成什么样子。

“砰!”的一声巨响,紧闭的门被一脚踹开。

沈婉清浑身一颤,双眸惊惧的张开,瞪着眼睛看着站在门边,满脸阴鸷的男人。

他俊朗的面庞挂着冷酷的弧度,一双如星辰的眸子含着饱满的恨意与厌恶,踏着沉重的步子,朝她走来。

“呵呵……你又想打我对不对?!”

掌风未至,沈婉清自嘲的笑声响起,刺在叶臻耳中,他拧起眉头,看着女人脸上尖锐的笑容,心头泛起莫名的情绪,竟产生一瞬间的愧疚。

叶臻双眸一冷,邪火上头,想起沈乔遭受的一切,全部都是面前这个表面纯良内心恶毒的女人所为,心底的那一点莫名的愧疚瞬间被愤怒淹没。

“啪!”清脆的响声的落下,沈婉清被打的耳鸣,头受不住的偏过去,娇艳的脸顿时红肿一片。

叶臻还是依旧的心狠手辣,毫不留情。

“沈婉清你的心机还是这么深!”男人充满厌恶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是啊,无论我做什么反正在你心底都是一个恶毒的女人。”沈婉清讥讽的勾起唇角,眼中不争气的泛起委屈的雾气。

“要不是乔乔替你求情,你现在已经在监狱里!”叶臻眼神冰冷的看着沈绿芜,森寒的气息仿佛要冻碎她。

她止不住的掉着眼泪,心口一片生疼。

“不用她假仁假义!”


第6章 威胁认错

“我说过,我没有害她!”

“乔乔中毒是喝了你熬的鸡汤!难道她会拿自己的生命来陷害你?”叶臻满眼厌恶,英挺的剑眉冷酷的拧起,嘲讽她的狡辩。

这个世界上,如果不是有什么深仇大恨,谁会赌上自己的性命,来陷害别人。

叶臻不信。

沈婉清看着男人眼底的讥讽与薄情,一颗心被仇恨生生啃去一大块,她知道叶臻不会信她,可她还是软弱的张口争辩着,“是,沈乔就是拿自己的命来陷害我!”

“呵呵……”叶臻冷笑一声,薄情的眼底是分明的恨意,他无视沈婉清的争辩,铁腕一般的大掌紧紧的攥住她纤细似断的手腕,粗暴的将她从地上拉起来,“跟我去医院,去给乔乔道歉!”

沈婉清忍着疼,忽然就笑了。

笑意薄凉,冷冷的,像秋日里的第一场雨,寒着叶臻的心。

叶臻被她的笑容刺的心尖一疼,眉头瞬拧,胸腔里升起一股恶气,掌心一翻重重的抽在沈婉清已经红肿的脸颊上。

明明心狠手辣,装什么无辜!

“别用那种眼神看我!这一切都是你自食恶果!”

“我没做过的事,我不会认!”沈婉清忍住嘴里甜腻的血腥味,紧咬牙关。

想要她去给沈乔道歉,这辈子也不可能!

“不认就去监狱里待着!让沈幕知道他捧在手心里疼爱的宝贝女儿,究竟是多么恶毒的女人!”叶臻冰冷的话像一把锋利的匕首,划破沈婉清所有的防备和坚强,露出她最柔软的心防。

“叶臻!你,你怎么能!你怎么能这么对我!青梅竹马十几年,比不上你跟沈乔初识一天,她不过是我爸在外面偷生的野种,论姿容背景学历她样样不如我!可你可你为什么……为什么!”

说到最后,沈婉清的喉咙已经嘶哑,如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攥住,让她喊不出声音。

她哭红了眼睛,狰狞扭曲的嘴脸像个魔鬼。

她想不通,为什么叶臻会舍弃她爱上沈乔。

她一直知道叶臻对自己淡漠疏离,订下婚约的时候也没有抵触,他冷冷的接受这家族给他的一切,包括自己,她天真的以为只要自己一直站在他身边,哪怕没有爱,她也会幸福。

可这一切,却在沈乔出现后改变了。

叶臻,她青梅竹马的未婚夫,却爱上父亲在外的野种!

“乔乔天真善良,不像你心肠狠毒!”叶臻冷嗤一声,“沈婉清,我这辈子最恶心事,就是娶了你。”

沈婉清仰着头,看着男人下颌冷硬的线条以及眉眼之间的厌恶,那里没有一点点不忍,没有一点点怜惜。

他是真的恨死了自己。

“恶心?沈乔是我爸在外面生的野种,还抢了我的丈夫,你们才更让我恶心!”沈婉清跌跌撞撞的站起来,染血的唇瓣微微一勾,语调尖细嘲讽。

“牙尖嘴利!”叶臻冷漠的抓住她的手腕,拖着沈婉清离开别墅。

沈婉清挣脱不开,也放弃了挣扎,叶臻捏着她的痛处,她不能让爸爸知道她如今的一切……

她要守护住爸爸眼里,属于她的“幸福……”

哪怕是丢掉尊严,狼狈的在沈乔面前低头认错……


第7章 羞辱折磨

九点二十五分,一辆黑色奔驰停在人民医院门口。

沈婉清低着头,乌黑的发遮住红肿似猪头的脸,被动的跟在叶臻身后,走进医院的特护病房。

“咯吱”一声,病房门开。

“阿臻,是你吗?”

沈婉清站在叶臻身后,听着门内传来女孩细细软糯的询问,掌心一点一点收紧。

温言软语的模样,还真是一朵无害的小白花!

“乔乔,是我。”叶臻凌厉如剑鞘的眉眼顿时舒展,低沉的声音温柔如风,脚步迅速的朝病床上虚弱的女人走去。

沈婉清就这么僵硬的站在门边,看着屋内柔情缱绻的男女,眼底被嫉恨填成猩红色,凝结着血痂的唇扯出一抹悲伤的自嘲。

“姐姐也来了?”沈乔欣喜的看着叶臻,怯弱的目光掠过叶臻身后的沈婉清时,浑身一颤,朝叶臻伸出去的手也害怕的缩了回来。

娇弱如菟丝花的作态,让沈婉清心口一堵,恶心的要命,明明是自己设计,却还要装成这副样子!

“难怪一入行就能拿到最佳女主角的奖项,演技还真是厉害!”沈婉清讽刺一句。

叶臻的脸色瞬间黑的能拧出水,他宽厚的掌心安抚的揉了揉沈乔的头,阴鸷的目光刺向沈婉清,“别忘了你来干什么的!”

沈婉清深吸一口气,抬起头,露出红肿的脸颊,直勾勾的瞪着沈乔。

那怵目惊心的伤痕看的沈乔眉头轻佻,眼底掠过淡淡的笑意,无辜的看着沈婉清,惊呼一声,“呀,姐姐的脸怎么肿的这么难看?跟鬼一样丑陋!”

尖利的语言和恍若无知的眼神刺的沈婉清脸色发青。

“你少装无辜,我遭受的一切都是拜你所赐,你究竟是怎么中毒的,你自己心知肚明,叶臻拿爸爸威胁我给你道歉,我认!谁叫我输给了你,但是只要我在的一天,你就休想爬到我头上做叶太太!”

沈婉清眼神狰狞,脸色扭曲起来,她瞪着满是血丝的眼珠子,看着病床上被叶臻温柔呵护的拥在怀里的沈乔,恨不得冲上去把两人撕开。

而她也确实这么做了,可她还未冲到沈乔跟前,就被叶臻抬脚狠狠的踹在地上,阴鸷着眼,满是恶心,“沈婉清你这个贱人!”

“噗!”胸口一阵钝痛,沈婉清被踹的重重跌在地上,喉咙一甜,吐出一口血来。

沈婉清发红的眼睛像陷入了魔怔,咬牙切齿的瞪着病床边紧紧拥在一起的狗男女,“叶臻!早晚有一天,你会后悔这么对我!”

“阿臻,我好害怕……”沈乔不安的手抓着叶臻的手臂,看着沈婉清狰狞的嘴脸瑟缩着。

一个是心肠狠辣面容扭曲的毒妇,一个是单纯善良的小白花,两相对比,更显得沈婉清有多么可怖。

叶臻听着怀中怯弱的声音,保护欲更是被挑起,微微生起的异样恻隐也被再次压下,他紧紧的皱着眉头,宽厚的掌心一遍一遍安抚的顺着沈乔单薄的背,对沈婉清说的话嗤之以鼻。

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娶了这么恶毒的女人。

“别忘了你是来做什么的!”


第8章 磕头认错

低沉如闷雷般的声音落下,窗外突然晴天劈过一道闪电,乌云汇聚,转瞬既黑。

像极了沈婉清此刻的心情。

她哭肿的眼睛,再也挤不出一滴眼泪,断裂的指甲滴落猩红的血珠,就这么静静的坐在冰冷的地上,仰视着面前冷漠绝情的男人。

十年里,他的温柔从未给过自己。

结婚那年,父亲就曾说过,叶臻非她良人,可她不信。

而如今……

沈婉清被仇恨染红的眼睛一点一点褪去烈火,变的冰冷无比。

窗外淅淅沥沥下起了雨,越下越大,渐渐雷雨交加,屋内的气氛像是凝固一般。

叶臻冷峻的五官覆上一层寒霜,微眯的眼睛落在沈婉清桀骜的脸上,眉间拧的越深,心口越来越堵越来越烦躁。

真想毁掉她眼底的桀骜,敲碎她挺的笔直的脊梁骨。

明明做错事情的人是她,她凭什么用那样无辜的眼神看自己!

“阿臻,算了,叫姐姐回去吧……”沈乔仰着头,抓住叶臻眼底闪过的动容,眼神微变,劝了一句。

她可不想弄到最后,让叶臻可怜沈婉清。

“沈婉清既然敢害你,就应该受到惩罚。”叶臻不理,放开沈乔的手,踩着意大利高定手工皮鞋,一步步走到沈婉清跟前。

冰冷的鞋尖挑起她满是血污的下巴,她狼狈的模样连路边的乞丐都不如。

可为什么,心底没有一点惩罚的快*感……

叶臻狭长的眸底,渐渐蒙上一层迷雾,修长如玉的手落在她单薄的肩膀上,用力按下。

“叶臻!”沈婉清苍白着脸,挣扎着瞪着安然自若的靠在床头微笑着的沈乔,颤抖的声音仿佛在祈求叶臻不要让他跪下。

“砰——!”膝盖重重的磕在地上,按在她肩膀上的手还在用力。

她的自尊心还是被叶臻狠狠的摔在了地上,软弱的嗓音也顺了叶臻心口的气。

“当你下毒害乔乔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今天,沈婉清,我警告你这是最后一次!”

冷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随着话音坠地,禁锢在肩膀上的手放开,沈婉清身子一晃,跌坐在地上,了无生气的垂着脑袋,像个破旧的娃娃。

乌云蔽日,雷声震人。

哗啦啦的大雨没有掩盖住他冷漠的声音,每一个字都拼了命的钻进她的心里。

沈婉清想哭,哭不出来,喉咙像被掐住,只能发出呜咽的声音。

“阿臻,让姐姐回去吧!我相信,姐姐不是故意伤害我的。”沈乔叹了一声,朝叶臻伸出手,看着沈婉清毫无反抗的样子,觉得有些索然无味起来。

那撒娇软糯的语气让叶臻暴怒的心渐渐平和,他回过头,不在看跪在脚边的恶毒女人,唇边露出温柔的笑意。

还好,他爱的乔乔单纯善良,不像她那样狠毒……

……

沈婉清撑起手臂,动作僵硬的从地上站起来,眼底早就模糊一片,看不清面前恩爱的两人,她攥紧拳头,掌心被抠的血肉模糊,眉头却一点不皱。

沈婉清抬起沉重的脚步朝门边走去,他刚站在门口,就听见屋内传来一阵女孩娇柔的声音:“阿臻,我想跟你在一起,永远在一起。”


小说

爱淡如水:她再不是当年那个软柿子!

2021-1-2 14:27:29

小说

绝路围情:我要报仇,我要崛起!

2021-1-2 14:30:3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