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人间等白首:你是我枯水期的一场雨

你是我枯水期的一场雨,你来的酣畅淋漓,我却淋得一病不起
我在人间等白首:你是我枯水期的一场雨

第1章 卖艺卖身

一场连绵不绝的大雪,下了三天三夜了,将整个江城裹成冰清玉洁之态,独将这份冷意留给了我。

我裹紧了身上仅有的一条镶满羽毛的毯子,让自己尽可能的舒适一些,虽然我知道这条毯子让我看起来很像一只野鸡。

已沦落至此,像什么又有什么关系。

“书香门第,浙东大学的校花,长相不说,智商也在一百四以上,这样的姑娘身上带的基因,以后孩子一定极其优秀。”老板公鸭嗓的声音刺耳的从另一个房间传来。

“智商高,那么情商呢?”一个极其熟悉,却一时又不能从记忆深处准确判断的声音传来,“被父母赶出家门,做二奶,被大房抓个正着,臭名昭著,这样的货色你们也敢卖?”

这个男人没说一句,就像有刀在我胸口戳一下。

等待我的买主竟会是他,一个利落的男人形象在脑海里勾勒出画面,我痛苦的闭上眼睛,等待着命运的安排。

老板公鸭嗓的声音压低着,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没过一会儿,有关门离开的声音。

我知道,老板是谈妥了,交易成功了。

“一丝不挂的过来!”凌厉的声音从那房间传来,带着几分肃杀之意。

我下意识的抓紧身上的毯子,心里陡然升起一抹自嘲,最终还是将毯子松开。

肖威立在窗前,只给我看到一个冷酷的背影,“像只野鸡一样扭动的走过来。”

说着,他转身带着十足的戏谑看着我道,“扭的好,我会加钱的!”

他果然不肯放过我,我心头酸涩的想。

自从知道肖威东山再起后,我就知道自己会有这样一天,虽然做足了心理准备,可心里还是难掩苦涩。

我暗自深吸一口气,努力端出公鸭嗓老板教过我的姿态,扭动着身体,一步步的走向肖威。

从门口到肖威身边的路,看起来那么短,却那么长。

“你弄出这样的样子,是故意要惹火我吗?”他的声音像是雪花一样打在身上,有冰冷的寒意,“勾引我拿你你出火?”

毫无防备的被按倒在地板上,双手被他狠狠的压住,慌乱中,慌乱中撞上了肖威恶狠狠的眼神,身体已经感受到他的恨意。

“肖威,疼……不要。”

“你有什么资格说不要?公司破产时,你接纳了那个老头给你的豪车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你这样拜金的女人,只要给钱,还有什么不能做?疼的话,我可以加钱!”

肖威的一只手从办公桌上拿起一张卡狠狠的摔在我脸上,痛感却不及他看我时的恨意,更让我心碎。

“你在那个老头胯下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不情不愿?”肖威捏着我的脸,让我被迫面对他。

我强忍着眼泪,尽可能冷静的看着他。

肖威是我的青梅竹马,从恋爱到创业,再到创业失败,我们过太多太多。

在创业失败后,背上巨额债务时,我与肖威重叠的人生发生了改变,我接受了一辆改变命运的豪车离开。

在肖威的眼里,我一定是一个见钱眼开的烂人。

第2章 此生不复相见

肖威不知道疲倦的折磨着我,在地板上,在沙发,在办公桌上,甚至在落地窗的玻璃上。

肖威一边在我身体上嘶吼着,一边叫我配合着他的动作而呻吟,这种肉体上的折磨只能让我感到疲倦,而精神上折磨却让我心力交瘁。

好容易挨到肖威自己也疲倦的放开了我的身体,我才如释重负的瘫软在地上,尽可能蜷缩的抱紧自己。

“这卡里的钱,是你们老板谈的价格的十倍。”肖威轻蔑的将卡扔在我身边,冷眼看着我道:“下次还想赚我钱的话,可以联系我的助理。”

“肖威,我希望这是我们此生,最后一次接触。”我无力的捡起身边那张带着嘲讽的银行卡,紧紧的钻子手里,尽可能表现出很珍惜的样子,一字一顿的说。

“那就请你快速消失在我的视线内!”肖威阔步从我身边漫过,他没有回头,声音带着几分寒意,“还有,收好你拿钱时候的迫不及待,显得特别的低贱!”

门被肖威重重的带上,我松开蜷缩的身体,细细的看着这间办公室,是肖威偏爱的风格,黑白灰的搭配,冷清中不失严谨。

明明……明明我记得他的一切,明明还爱他,明明可以……

可是我还是说出了那句此生不复相见的话。

心里有多疼,就证明自己有多爱。

看着肖威扔给我的银行卡,回想他刚才说的话,我真的感觉自己卑微极了。

因为这些钱,被肖威说自己低贱,我心里多想为自己辩解点什么,可我在肖威眼里,早已失去了清高的资格。

在洗手间里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身体上的污秽,找回自己来时穿的衣服,确定了能遮挡住满身的青紫,我才急急忙忙的赶到医院把住院费交上。

“顾女士,请问您能一次性缴清前几天的住院费和药费吗?”住院部的收银带着几分歉意的微笑,“虽然您的情况需要特殊对待,可我们医院有规定的……”

“您再让我缓缓,我今天晚上再去借,再想想办法……”我多想说‘一定缴清’的话,可我自己知道,我已经没有把握了。

仙贝出生时便有基因缺陷,半年前突然出现昏厥,便住进了江城最好的医院,这半年,不但花光了我所有的积蓄,就连能借的人,都被我借遍了。

现在不但找不到人借钱,甚至,连愿意见我的亲戚朋友都没有了。

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仙贝的病是无底洞,现在全靠金钱维持着。

医生说,等身体条件好一点,或者再涨大一点就可以做手术,可是在手术前,还是需要在医院里继续护理着。

我的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就只剩下这个女儿了,生下她时,没有给她健康的身体,身为母亲,我已经百般自责。

现在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需要多少钱,我都要将健康还给仙贝。

“明天,我去单位预支下个月的工资。”我带着歉意对收银员道。

第3章 求人就应该用跪姿

第二天,我拖着满身的酸痛和疲惫,来到了公司,一边琢磨着,该怎么跟总经理申请,预支下个月的工资,一边做着手里的事情。

“小顾,你来一下。”正想的出神,就听见总经理叫我的声音,“去倒杯绿茶,要七分热。”

做总经理助理有些时间了,但凡经理要七分热的水,我就知道他要招待贵客,最不能怠慢的。

我小心的端着茶水,推开经理的门,正要进去,见总经理办公室的沙发上端坐的人,心里一阵慌乱,手里的茶杯也掉在了地上。

几个月前,公司就有传言说要被江城最有实力的公司收购,没想到会是肖威,我的心抽搐着,愣愣的杵在门口。

“小顾……”总经理极力压低着怒火,温和的说道:“还不赶紧再给我们的新总裁倒一杯新的来。”

新总裁?

“对不起,总裁,我不是故意的。”我赶紧道歉,“我马上给您倒了一杯新的。”

“小顾平时做事还是挺认真负责的,今天也只是个意外。”总经理难得帮我打着圆场。

“五分之后去我办公室,让我看看你做事有多认真负责。”肖威眼睛冷冷的打在我身上,带着几分戏谑。

我明白那眼神的含义,可这份工作是我主要经济来源,也是维持仙贝生命的主要支柱,我不能失去工作。

五分钟后,我整理好着装,在总裁办公室门前努力调整状态,才敲门。

“进来。”

我闭上眼睛推开门,在开门瞬间,睁开眼睛努力做出微笑的样子,平静的对肖威道:“总裁,请您给我一次机会。”

“那你是不打算给我机会,兑现不再见你的诺言了?”肖威手托着腮,纤长的睫毛附在眼睑上,不拿正眼看我道。

“求总裁公私分明,不要将私下的恩怨带到工作中来。”我努力维持着自己表面的平静,尽可能专业的说道。

肖威闻言,抬起好看的眼睛看了我一眼,冷冷笑道:“白天是上市公司的职员,晚上是站街的野鸡,你说江城哪一家公司干留用你这样的员工?”

肖威的言外之意我当然明白,只要他一句话,我就在江城待不下去了。

“求您。”我的眼泪几乎要溢出眼眶。

大概是我的眼泪让肖威有了几分报复的快感,他冷冷的看了我几秒,转而狂笑道:“你见过谁站着求人的?”

所有关于悲情女子该有的情绪在我心头翻滚,可我知道我在肖威面前,永远没有软弱的资格。

扑通一声,我跪在肖威面前。

膝盖接触地面瞬间,一个错愕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这是……”

我保持着跪姿,听着高跟鞋的声音走进身边,一张明艳的脸出现在我面前。

我认识那张脸,那是在报纸上经常与肖威一起出现的女孩,何氏集团的独女,何温婉。

“快起来吧,你们肖总逗你呢。”何温婉轻轻巧巧的将我挽起。

“滚出去吧。”肖威的声音带着几分不耐烦。

第4章 交易

我几乎逃似的离开办公室,逃脱了肖威和何温婉的笑声。

这才是真正的般配吧,男人财,女也有财,男有貌,女也有貌,旗鼓相当,相互扶持。

哪像我,那么的不堪,甚至有些低贱。

我闭上眼睛,想起曾几何时,肖威也曾单膝跪在我面前,对我说:“嫁给我,钻石会有,面包会有,幸福也会有。”

我记得当时幸福的自己,幸福的快要晕过去,几乎忘记点头的自己。

可随之而来的金融风暴,席卷了江城,公司面临破产,而被肖威认作救命稻草的老总,那个送我豪车的老头,不但没有将肖威的公司起死回生,更将我也带走了。

肖威再次找到我时,红着眼睛对我吼出的那句话一直不敢忘。

“顾清婉,你干的漂亮!”

其实我更想听到肖威当时骂我,这样我的离开会更加理直气壮一些,可偏偏,他说的是最能刺痛我心的话。

我知道,肖威是对我极度失望了。

想起肖威当时痛苦的样子,我多想回到那个时候,重新告诉他,不是他想的那样,我爱的永远都是他。

可时间不能追回,更不能重来。

正想的出神,被一阵电话铃声拉回现实,“顾清婉,你来总裁办公室一趟。”

是肖威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冷冷清清的,像是从另外一个世界传来的。

“从今天起,你是我的总裁秘书之一。”再次走进总裁办公室,还没缓过神,就听到肖威命令似的口气道:“白天你是我的秘书之一,晚上你是我的床伴之一。”

肖威的话让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想起刚才何温婉明艳动人的模样,想不通肖威为何还需要我这样的床伴。

“你不要自作多情,这不过是我与何温婉做的婚前约定,婚前各玩各的,玩腻就收心,婚后只能对彼此忠诚。”肖威看着手里文件,自顾自的说,像是在谈一件公事。

肖威这种姿态让我觉得,我不过是他的一个玩物,

肖威要结婚了,我的心里像是被一双大手挤压蹂躏,好半天喘不过气。

我不敢再想下去,不敢想象肖威随着身穿白纱的何温婉说‘我愿意’时的表情,我怕自己会当场崩溃。

“怎么,是不是在想为什么是你?”肖威抬起眼睛,盯着我笑道:“昨天你服务的实在太专业了,我很喜欢,我还真想在婚前享受你所有的姿势。”

“我在想,我能得到多少钱?”我的灵魂听到我的身体如是说。

的确,这是一笔好的买卖,这样我就能缴清仙贝的医药费,甚至能提高仙贝的营养,让她能尽快手术。

我多想在肖威面前为自己挣得一点自尊,能让自己在肖威面前敢直视与他的自尊。

可我不能,钱对于我来说太重要了。

“很好。”肖威冷冷的将一份资料扔在我面前,“在保密协议上签字,事后自行服用避孕药。”

“那要加钱。”我硬着心,迎着肖威冷酷的目光道。

第5章 接客回来了

拿着肖威给我的支票,在医院收银员下班前,终于缴清了仙贝的住院费和医药费,又增加了她的营养费和护理费。

暂时没有了金钱负担,距离仙贝康复就又近了一步,即便是付出了自己的尊严也是值得的。

我难得带着轻松的心情去病房看仙贝,小家伙正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见我进来,欢喜雀跃的张开双臂扑进我怀里。

“妈咪,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家呢?”小小的手掌摩挲着我的脸,“我想每天和妈咪睡在一起。”

“宝宝乖,妈咪也想和宝宝睡在一起。”我有些心疼的抱着仙贝瘦小的身体,“可是要等你完全康复了才可以呢。”

抱着仙贝,唱着歌谣,把她哄睡了,我才步行回到出租屋。

这栋老楼距离医院最近,也是最便宜的房子,里面住着来自全国各地来求医的病人家属。

这栋房子见证着租户们的生老病死,所以总有些诡异的感觉。

沿着黑暗的楼梯爬上顶层的阁楼,黑暗中,我在阁楼的拐角处看到一点星火,一名已灭间,似乎是个人在哪里抽烟。

只是,阁楼那一层只有我一家,我的心突然一阵紧张。

“接客回来了?”冷肃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

门吱哟吱一声推开,我拧开门旁边的小台灯。

肖威倚在门口打量着房间里的摆设,一个九十年代的木桌,一张窄小的木床,房间整洁中透着一丝穷酸。

“肖总,您看,这张床根本装不下两个人。”我知道肖威来这里的目的。

他给我的那个保密合约写的明明白白,只要肖威乐意,我必须无条件的满足他的需求,不管时间地点。

“没有关系,我就喜欢在床以外的地方!”肖威大步跨进来,房间低矮,他只能坐在床上,“只是,你怎么住在这种地方,你的金主呢,豪车呢?按理说你的技术这样好,应该很容易找下家才对。”

我没有回答,也不去看他,只将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脱下来,搭在床边。

“开始吧,肖总。”终于脱下最后一件衣服,我低眉看着地面说。

我只想他能快点开始,快点结束,早早的放过我。

使劲浑身解数,才让肖威满意,我有气无力的瘫软在床上,闭上眼睛假装睡着。

“吃药!”肖威捏着我的下巴,带着几分戏谑的笑看着我道:“其实我今天来是给你送药来了,你这种女人千万不能怀了我的孩子,不然孩子就变成你换钱的筹码了。”

说着,他将我的最掰开,将两个药丸扔进我嘴里,再将我的脸甩开道:“不过你的刚才的表现真不错。”

我默不作声的将药丸压在舌下,不让它融化,确定肖威已经离开时,我才冲进洗手间,将白色的药丸吐在马桶里,又拼命的漱口,不让药物侵染我的身体。

在仙贝身体准备充分前,我的身体也要保持健康不被任何药物污染,这样,在仙贝准备好的情况下,我才能将我健康的基因移植给我的孩子。

第6章 该死的同学会

几天后,为了方便接触,在肖威的安排下,我搬进了他在市区的一处公寓里,这里离仙贝所在的医院远了很多。

这一日周末,我做了几样仙贝爱吃的菜,在临近中午时,准备送去医院。

“顾小姐,肖总叫我来接您。”

刚出门却被两个带着墨镜,身穿黑衣的壮汉拦住了去路。

“今天周末,肖总……”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这两个壮汉推推搡搡的送进了车里。

我捏着手里的饭盒,忐忑的坐在车子里看着车子七拐八拐的来到了一家五星级酒店。

我满面狐疑的看着高档的酒店,又看看自己穿着的家居服,实在与这里的环境格格不入。

难道,肖威这一次要的地点是这家酒店?

我被黑衣壮汉带着,走进了五星级酒店的宴会厅。

“肖总组织的同学会,顾大美人果然赏脸来了。”刚进宴会厅,我就被轰鸣的吵闹声惊醒。

原来是叫我参加同学会,我抱着饭盒,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朝我微笑示意的熟悉面孔。

“今天我们班的金童玉女可是聚首了啊。”

热略的交谈声让我更加不知所措,目光回转几下,便从人群中看到了他。

肖威坐在主位上,冷清的目光盯着人群,我却不知道怎么了,总觉得肖威是在看着我。

这周围得同学都是见证过我和肖威曾经单纯幸福过往的人,如今肖威成了江城的风云人物,我却穿着洗旧了的家居服,抱着饭盒出现。

“快到肖威身边坐下,那个位置早给你留着了。”昔日同桌上前,推搡着我,像肖威身边走去。

“不好意思,这里有人了。”

何温婉那张明艳的脸上,带着动人的微笑,恰到好处的歉意道:“你来晚了……”

“这个顾清婉,当年在肖威最苦难的时候离开了他,跟一个老头跑了……”

人群中有个声音笑声议论着,我僵在原地,清楚的将这些议论听进了心里。

“听说是怀孕后,被老头家的正房发现了,一分钱没捞到,还被父母赶出了家门……”

当众受辱,就是肖威叫我参加同学会的目的吧,我在心底苦笑着,扭身想要逃。

转身瞬间,却撞上了不知何时站在我身侧的何温婉,手里的饭盒重心不稳的打翻了,里面的饭菜尽数倒在了何温婉的身上。

“对不起,对不起。”我手忙脚乱的去帮何温婉擦拭。

“把你的脏手拿开。”肖威暴怒的推开我,将何温婉挡在身后。

倒是何温婉莞尔一笑,“一件衣服而已,不值什么,不过顾小姐来晚了,又把我的衣服弄脏,不如自罚几杯做赔礼了。”

几杯?我的目光扫过肖威,他是知道我沾酒必醉的,只是,他应该早已忘掉或者不在乎这一点了。

“好。”我闭上眼睛,一杯一杯的喝下去。

这酒像是毒液一般的从喉咙游离进身体,很快麻痹了我的神经。

“行了,不要做出这副慷慨赴死的样子给何小姐看了。”肖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还不赶紧扶着何小姐去更衣室里换来干净的衣服!”

第7章 玩物定位

肖威的口气,像是支使一个丫鬟,再看自己身上的着装,倒真像是一个不得主子赏识的丫鬟。

更衣室里,我半蹲在何温婉身边,替她整理好裙摆的褶皱,以便这件礼服拥有优雅的姿态。

酒精在我身体里发作起来,我蹲在何温婉的脚边,几乎不能顺利的站起身来。

“我知道你和肖威的约定。”何温婉的声音似乎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不过你知道的,像肖威

这种男人,身边总是不缺蚊子,苍蝇,蜜蜂和蝴蝶的环绕。”

我大概属于是苍蝇蚊子一类吧,不过不是我自己想环绕的,我半倚在何温婉的脚边想。

“好在肖威知道,哪些女人只是玩玩,哪些女人是要娶回家的。”何温婉用脚踢了踢已经快要不省人事的我,傲娇的说道:“你只管做好你的服务,其他的不该你想的,不要痴心妄想了。”

何温婉的尖叫声渐渐的遥远起来,在我完全失去意识前,感觉到一双大手将我用力的抱起。

再次醒来,我已经躺在了医院,身边是数日不见的母亲,拧着眉毛看着我。

“妈妈,你怎么在这里?”我挣扎着要起来,可头一阵眩晕,只能躺下。

母亲将我的手放进被子里,带着几分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道:“不能喝酒,还逞能,要不是你老同学打电话给我,我都不知道你现在……唉!”

老同学,我几乎越所有的同学断绝了联系,怎么会有人还知道我母亲的电话号码呢?

“妈妈,不用担心我,我很好。”我努力的朝母亲笑笑,“这次只是陪客户而已。”

“听说你现在在肖威的公司里上班?”母亲气不打一处来的道:“当初你在肖威最困难的时候离开他,现在他辉煌了,你在他手里讨生活不觉得羞耻吗?离开这里,回到我们身边吧!”

父母亲一直都很喜欢肖威,当年我离开了肖威,选择和一个富豪老头在一起,可谓是众叛亲离。

随后,我怀孕的事情败露,被指指点点,被人戳脊梁骨,为了保住这个孩子,甚至与父母亲断绝关系。

“肖威都要结婚了,你还在他身边,只会让人更加看不起你。”母亲捂着脸有些悲伤的道:“就算你不为自己考虑,你也要为我那可怜的外孙女考虑。”

“可是,妈,你知道吗?”母亲的话戳中了我的泪点,在她面前我终于放下戒备,任由眼泪涌出,“我真的很爱肖威,真的很爱他,当年离开他,就是为了成全今天的他!”

母亲大概是被我的话弄糊涂了,她抹掉眼泪,不置可否的道:“肖威已经开始新的生活,你就不要再妄想他再跟你有什么瓜葛了。你跟我回去,跟你爸爸认个错,你还是我们的好女儿,我的宝贝孙女的医药费,我们替你出。”

不,我不能离开,就算不能和他在一起,只远远的看着也好,我痛苦的闭上眼睛坚定的想。

第8章 苦衷

几年前的金融风暴席卷了江城。

我看着肖威早出晚归的四处求人托关系,没日没夜的抽烟熬夜让原本意气风发的男人,变成了无奈叹气的大叔。

这些我都看在眼里,每每想要安慰几句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反而是肖威时常抱着我安慰,甚至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跪地求婚道:“清婉,等我过了这个难关,我们就结婚,我会给你买钻戒,给你举办浪漫的环球婚礼。如果我不能顺利度过这个难关,你等我……”

可他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的故作开心表情和眼睛里的疲倦神色都太过刺心,实在让我心疼。

终于在肖威对我跪地求婚的第二天,鼓足勇气联系了那个早已在我心头存了很久的号码。

“我同意你的条件。”

三辆加长林肯停在我身边,从其中的一辆车里下来一位优雅妇人,她体态端庄,举止得体,很难能够将这个妇人与‘小三’‘狐狸精’联系到一起。

可这个妇人就是这样一个女人,至少年轻的时候是。

“您真的能解决肖威眼前的困境,甚至还能让他的公司起死回生?”我打量着这个妇人。

此人名叫闫珊妮,是肖威的亲生母亲,多年前离开肖威和肖威的父亲,投入了一个富豪的怀抱,做起了小三。

随后富豪的原配病死,闫珊妮被富豪扶正,又在富豪枕边吹风,将富豪的资产统统移到自己的名下,成为了真正的富豪。

这是肖威从不肯与我多说的事情,他恨闫珊妮,就算是眼下遇到了困难,也没想过去求助,就算闫珊妮主动提出帮助,他也不接受。

“我不但能让他的公司起死回生,甚至还能让他以后的事业越做越强大。”闫珊妮,戴着优雅的笑容看着我道:“只是,有个条件。”

“您说,只要我能做到的,只要是对肖威好的,我都能做到。”

“你离开肖威,我会替他安排最适合他的婚配,能对他的事业雪中送炭的婚配。”闫珊妮认真的看着我,似乎要看我的诚意,“灰姑娘与王子的故事只能存在在童话里,现实中的婚配就应该是旗鼓相当才能有所助益。”

我不记得当时用了多大的力气,才向闫珊妮点头同意,我只记得,后来根据闫珊妮的安排,我接受了一个老头的豪车,毫无留恋的离开了肖威。

按照闫珊妮的说法,肖威很恨她这个母亲,而十几年不与她联系,就是因为她拜金成了别人的小三,如今我也走了这条路,肖威一定恨极,绝不会再回头。

后来的一切,真的照闫珊妮承诺的那样,肖威的事业越做越大,也有了相得益彰的婚配。

更重要的是,肖威对我的恨,已经到了无法回头的地步。

而我呢,为了保护肖威的自尊,只能将这些事情永远的藏在心底。

就连我一直深爱着肖威,从未有过改变,也和这个秘密一起藏在了心底。

小说

二婚缠不休:他们之间,隔着她的前夫和他的前任。

2021-1-2 14:14:30

小说

你我两心可否相同:娃爹竟然是国际总裁

2021-1-2 14:17:4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