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结:冷君请克制:他却从来没有爱错她!

她是亡国的公主,,亲眼看他一剑刺穿了她的皇兄,,本以为纵身一跳可以解了她对他的情,,却不想,,他宁愿自断双臂也要救她,,为了留住她,他不惜杀人如草芥。,他知道他用错了方法,选错了开始,,可是,,他却从来没有爱错她!
相思结:冷君请克制:他却从来没有爱错她!

第1章 火凤重生

连城是被一股突来的失重感惊醒的,张开眼睛的时候刚好看到一把剑向她飞来,躲,已经是来不及,她惊恐的闭上了眼睛。

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她只是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水波般晃了晃,再睁眼的时候,那把剑已经穿过她的身体定在了身后的茅草房上。

茅草房?

连城蓦地瞪大了眼睛,再看向四周,竟都是一些古代建筑,还有两个正在城下决斗的男人。

这是什么情况?她这是在哪里?她不是已经在一场车祸中死了么。

她死了?

她不敢置信的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体,竟然是透明的!

突然,心口的方向传来一股痛意,紧接着,她就看到不远处城楼的上方出现了一抹红色的身影。

连城看不清她的容貌,可是却能清晰地感觉到她此时的痛苦,冥冥之中,她们之间好像有着某种密不可分的联系。

“夏侯瞻。”城楼上的女子突然大喊出声,正在决斗的两个人影停下动作,“今日你带兵破我城池,灭我杞梁,若是你再敢伤我皇兄,我今日便从这城楼上跳下去!”

其中一身银白铠甲的男子执剑指向对面男人喉咙的手在微微颤抖,“城儿,你不要逼我!”

而此时对面已经没了剑的男子,却瞅准时机,猛地从身后抽出一把匕首向前刺去:“狗贼,我杀了你!”

“不要——”

电石火光之间,连城甚至都没来得急看清两人的动作,剑尖滑下的血迹染红了紫衣男子脚下的青石板砖,银白铠甲的男子蓦地瞪大了眼睛,急忙抱住剑下的人。

“哥——”城上的女子撕心裂肺,彻骨的痛意还有恨意,甚至传遍了连城的全身。

她看见紫衣男子艰难的将目光转向红衣女子的方向,嘴角竟扯出了一抹得逞的笑意,嘴唇翕动,连城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可是抱着他的男人听后却身体猛然一震。

顺着紫衣男子的视线看去,只见那抹红色的身影突然张开了手臂,像一只欲振翅高飞的火烈鸟。

“不要!”银白铠甲的男子像是预料到了什么一般,惊恐的向城楼上那抹身影奔去。

火红的身影从城楼上急速下降,火红的衣衫却在空中翩飞,像是最后一丝留恋,飞向自由的天空。

突然,连城感觉自己的身体发生了剧烈的变化,就像是有什么要突破自己的身体,猛的一股大力,她感觉自己急速向那个落下来的身影飞去。

一股剧痛袭遍全身,世界陷入一片黑暗!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连城感觉自己像是被拆卸重组一般,浑身痛得难以自抑,侧头看去,只见一个穿着宫装的少女脸上尽是欣喜地表情,与她的目光对视后,激动的向门外跑去。

“醒了,公主醒了,快去通知皇上!”

连城原本刚醒来头疼不已,此时更是被吵的脑袋发胀 ,看着四周复古的装饰,她却莫名的有一种熟悉感。

突然白光乍现,她的脑海中涌现了一段不属于她自己的记忆。

第2章 彻骨恨意

原来这具身体的主人竟是刚刚被灭的杞梁国公主——姬连城。那日被杀的人是她的哥哥,也是杞梁国的最后一位国君,从小对她恩宠有加,只是……

额头像是被撕裂一般,隐约中,她感觉自己好像忘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人,而那个人,她总感觉,就在她的身边,而且跟她国家的灭亡有着莫大的关系。

“参见皇上!”

门口传来骚动,她抬头看去,只见一身明黄的男子,明眸皓齿,面容冷峻,那张刀削的脸庞不断与那日城楼下的银白铠甲男子重叠。

姬连城震惊,瞪大了眼睛:“真的是你?”

男子在她的床前站定,双手缚在身后,眉头紧蹙,深邃的目光彷如潭水,却难掩眼中的欣喜。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大齐的皇后!”

许久,男子的声音沉静,一时间,满屋子的人呼啦啦的跪了一大片,全都在高呼:“参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姬连城惊悚了,震惊的同时,她的心中更多的是升起了一股屈辱,他哥哥死时的画面还历历在目!

她攥紧了拳头,猛地扯下头上的发簪就向对面的男人刺去:“我杀了你,夏侯瞻,你杀了我哥哥,如今还要羞辱我,我跟你同归于尽!”

一只大掌猛地牵制住她的手腕,姬连城睁眼看去,男人手腕用力,她手上的发簪跌落在地。

单手将她拥入怀中,努力桎梏着她的挣扎,夏侯瞻脸色苍白,声音中带着沉痛:“你要杀了我?”

“是!”姬连城毫不犹豫的回答,“我恨不得喝你的血,吃你的肉!”

说着,她狠狠地咬住了他的前胸,血腥弥漫在舌尖,那是她彻骨的恨意!

“皇上!”跪在一旁的宫女实在看不下去了,不禁跪行上前,却遭到夏侯瞻冷冽的目光,生生顿住了动作。

许久,姬连城才松开嘴,她仰头挑衅的看向对面的男人,嘴角还有猩红的血迹。

国家已经灭亡了,她这个所谓的公主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面前的男人额上青筋直跳,像是在极力的隐忍着什么。姬连城嘴角冷笑,就在她以为这个男人会震怒,一掌将她劈死的时候,他却猛地将她推倒在床上!

“都给朕滚出去!”

夏侯瞻声音暴怒,所有的宫女太监一刻也不敢留的退了出去。

被压在身下的姬连城看着眼前的形势,却突然咬着自己的指尖痴痴地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夏侯瞻一手掐紧她的下颌,苍白的脸上,已经渗出了不少的汗珠。

“要开始了么?”姬连城嘴角讽刺,目光中却满是诱惑,“羞辱前朝公主是不是可以让你有莫大的成就感?陛下!”

话落,姬连城认命的闭上了双眼,房间中瞬间变得安静,只听得见两人的呼吸声。

夏侯瞻咬牙看向身下的女子,掐在她脖子上的手却改成轻抚,指尖划过他熟悉的眉眼,鼻梁,最后落在她殷红的唇瓣,声音喃喃。

“朕究竟该拿你怎么办?”

第3章 心机婢女

姬连城一直想不明白,夏侯瞻那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她不过就是一个落魄的公主而已,他想拿她怎么办都可以。

除了,做他的皇后!

就算她的灵魂是穿越而来,可是身体的原主身为姬家的女儿,要么死在战场上,要么自尽,反正决不能屈辱的活在敌人的脚下。

“扣扣!”

就在她陷入沉思的时候,房门被敲响,一个婢女打扮的人,端着食盒走了进来。

“砰!”食盒被重重的放在桌子上,冰冷的声音响起,“喏,快吃。”

说实话,姬连城还真的是饿了,从其他的婢女口中得知,从那日她从城楼上跳下来,已经足足昏睡了七日有余,这七天她除了喝些米汤,并未进食,如今闻到饭香确实是有些饥肠辘辘。

于是,她也并没有过多注意身边小婢女的态度,打开食盒就打算大快朵颐。

可是,这是什么?

一碗稀得不能再稀的米汤,上面连根青菜都没有。

“这是什么?”姬连城一脸震惊的问向一旁的小婢女。

却见小婢女狠狠地白了她一眼,“愿意吃不吃。”

说着,她就将桌子上的东西收拾了起来,还一边讽刺道:“还当自己是公主般金贵着呢,现在不过就是阶下囚,就算皇上真将你封为了皇后,不过就是为了掩人耳目,收得民心,到最后,等你进了冷宫,连这些都没得吃!”

看着小婢女转身要离开,姬连城不禁冷下了脸来。亡国公主的下场她自然是知道的,只是,她活着一天,就决不允许有人侮辱杞梁国公主这个身份!

“站住!”姬连城冷声叫道。

可是那个婢女却像是没有听到一般,继续向前走,“本宫叫你站住!”

说着,姬连城撸起袖子就要上前,可是那个小婢女却突然顿住了脚步,再回头时,脸上尽是惊恐的表情,还不等她动手,那个小婢女连带着食盒就一起倒在了地上,并且不断地磕着头。

“公主饶命,公主饶命,奴婢下次再也不敢了!”

姬连城惊在了原地,这突来的是什么情况,就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门口就走进来了一个明黄的身影。

“发生什么事了?”

姬连城看着眼前的一幕,不禁嘴角冷笑,原来是在这等着她呢,不过这古人的脑回路着实让人着急,这是要陷害她苛刻自己的小婢女?

“……”她也不说话,反正她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她倒要看看,这个小婢女耍什么幺蛾子。

夏侯瞻看着面前对自己梗着脖子,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姬连城,只能烦躁的看向地上正哭得梨花带雨的小婢女,“你告诉朕,发生了什么事!”

“没,没事!”小婢女哆哆嗦嗦的跪在地上。

“说!”

见到夏侯瞻真的生气了,小婢女不禁抖了三抖,怯怯的看向姬连城的方向,“是,是奴婢的错,没有照顾好公主,想着公主刚醒来身体还虚,最好先喝些米汤,却不想……”

第4章 精彩演技

小婢女的话已至此,接下来的话自然是不必说的。夏侯瞻自己看也是看的出来的,于是指着洒了一地的米汤问向姬连城:“这是你打碎的?”

“哼。”姬连城冷哼,面对面前的杀兄凶手,她是一句话也不想说。

被拂了脸面的夏侯瞻黑了脸,跪在地上的小婢女见此急忙开口解释:“不是,是奴婢,是奴婢不小心打翻的,皇上不要责怪公主!”

要不是姬连城亲眼看着事情发生的始末,她差一点就要真的信了眼前的小婢女就是她忠心耿耿的心腹。

可是她知道不是,这小婢女很聪明,没有将责任推到她的身上,反倒自己拦了下来,可是这样,却恰好让夏侯瞻更加相信,就是她姬连城无理取闹,不禁冷笑。

“陛下的宫中还真的是不乏能人,想必您的朝堂上肯定更多谋士吧,否则您攻打杞梁的时候也不会如此的势如破竹!”

夏侯瞻的脸色瞬间煞白,他目光复杂的看向她,试探着问道:“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姬连城蹙眉,不知道这个男人说的是什么,眼角的余光却刚好瞥见地上的小婢女偷偷故意用地上的碎瓷片将掌心割破。

“啊!”

小婢女惊呼,只见她的掌心已经血流如注,夏侯瞻急忙蹲下身捏住她的手腕帮她止血。

天下谁人不知道,他们的大齐皇帝是个风度翩翩的多情种。

看着眼前暧昧的一幕,姬连城莫名的心脏绞痛,她冷笑,原来这个小婢女的目标一直就不是她,而是夏侯瞻,果然……

“你先下去找太医处理下吧,以后不必在这里当差,到朕的前清殿去吧!”

泪水不知名的划过眼角,这样一个多情的帝王,为什么偏偏就对她那样残忍,“夏侯瞻,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姬连城的声音哽咽,夏侯瞻看去的时候,心中骤缩,眼中却闪过一股莫大的惊喜。

他急忙奔到她的跟前,双手扶住她的双肩,“连城,你,想起来了,你想起朕来了是不是?”

“是!”姬连城咬牙,双目腥红,“我记起了你带兵屠了我满城子民,你亲手杀了我的皇兄,可是,如今你却可以对着一个婢女如此心软。夏侯瞻,究竟哪一个才是你,你为什么对我那样残忍!”

夏侯瞻原本兴起的目光一寸寸冷了下去,搭在她肩上的手也滑了下去,“原来,你还在恨着朕!”

姬连城感觉他的这句话非常好笑,他杀了她最亲的人,她难道不应该恨他么?

“是,我恨不得杀了你!”姬连城攥紧了双拳。

可是面前的男人却苦涩的笑出了声:“你知道,你杀不了朕的!”

“我知道。”姬连城嘴角突然扬起了一抹诡异的笑容,“所以,我已经放弃了杀你……”

夏侯瞻看着面前巧笑嫣然的女子,心中突然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只见眼前的女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身,从他的身侧躲过,捡起他身后碎了一地的瓷片,就向自己的颈间割去!

第5章 威胁

“姬连城! ”

夏侯瞻惊叫着跑了过去,眼见着碎瓷片就要刺进了她的颈间,他再也顾不得许多,伸手去挡!

碎瓷片扎进掌间,瞬间血流如注。

“啊,皇上!”坐在地上的小婢女惊呼。

姬连城睁开眼睛,恰好看见那张英俊的脸,她下了多重的手她自己知道,有血滴滴在她的颈间,黏稠的血腥味儿让她心惊!

回头,她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男人将掌中的碎瓷片攥紧,惊得她连忙松手后退。

可是那个男人却像是不知道痛一般,血成股从他的拳头中留下来,她听见他问:“你,闹够了么?”

眼中染上一层雾色,姬连城早就已经忘了反应,在男人强大的气场之下只能呆呆的点头。

“很好!”夏侯瞻这才甩手将手中的碎瓷片甩了出去,崩出了一路的血迹,他说,“距离封后大典还有半个月,我希望这半个月,你不要再出什么幺蛾子,明白?”

姬连城点头,很快又像是反应过来什么一般,突然大声吼道:“不要,我不能做你的皇后,你杀了我最亲的人,我……”

腰间突然传来一股大力,她的脸紧紧地贴着他的胸膛,男人低沉的声音敲进她的心底,“记住,从此以后,你最亲的人只能是朕!”

“不是的,我不会嫁给你!”姬连城哭着摇头,突然目光盯向他的手掌,“你阻挡不了我的,就算你这次能够阻止我自杀,可是我还有半个月的时间!”

夏侯瞻听到她的话一愣,低头与她对视,眼神中的冷冽之势却不禁让她心惊,“你威胁朕?”

姬连城擦干脸上的泪水,几次试着想要推开面前的男人,可是最后却以失败而告终,她坚定地的目光告诉他,“是!”

两人目光对视,谁都不肯让步分毫,最后夏侯瞻却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般失笑出声,他手上用力,将怀中的女人搂的更紧,低头含住女人的耳垂儿。

姬连城浑身颤栗。

“朕记得,杞梁国破时,还有三百皇室禁卫兵,听说,里面都是你们杞梁皇亲贵胄的后代,你说,朕应该如何处置他们呢?”

姬连城蓦地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他们,还活着?”

夏侯瞻松开她,坐到她刚刚坐过的位置上,笑着点头,“也可以这样说,不过,他们能活多久,这就要看你的了!”

瞬间,姬连城苍白了脸色:“你,你什么意思?”

夏侯瞻轻笑,缓缓吐出了两个字,彻底将她打入了地狱中,他说,“威胁!”

威胁她什么,姬连城知道,她攥紧的拳头缓缓松开,闭上眼睛,泪水划过眼角,她听见自己苍白屈服的声音:“好,只要你能放过他们!”

夏侯瞻满意的点头。

而这时一直在一旁的小婢女早就已经被吓得愣住,她刚到宫中不久,能接触夏侯瞻的机会就更少了,只是听闻他们年轻的国君温文尔雅,可是今日看来,却有些出乎她的意料。

第6章 最后的希望

她知道,姬连城坐定了皇后之位,那她今日的贸然行径以后一定会付出代价,现在,她必须想办法补救。

“还不扶你的主子过去休息!”

就在小婢女绞尽脑汁想办法的时候,夏侯瞻突然出声。

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小婢女从地上爬起来就想去扶姬连城,可是看到自己手上的通红,这才想起来自己还受着伤。

“皇上,奴婢手上有伤,怕脏了公主的衣裳,不如……”

“砰!”夏侯瞻猛地一掌拍在桌子上,茶杯都在颤,满眼阴桀,“公主?”

小婢女一愣,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急忙改口,“是,是皇后娘娘,奴婢怕脏了皇后娘娘的衣裳,现在就去外面找人来。”

看到夏侯瞻微微点头,这才逃也似的离开。

一时间,房间里面就又剩下了他们两个人,一个坐着,一个站着,一个满手是血,一个脸色苍白,却谁都不说话。

不多时,就有太医赶了过来,查看夏侯瞻手上的伤后不禁大惊失色:“万幸万幸,若是再深入一毫,陛下这只手怕是都无法再握笔了!”

夏侯瞻脸上倒是没有什么异常,不过站在不远处的姬连城指尖不可察觉的在颤抖。

可是,却在夏侯瞻看过去的时候,脸上突然露出讥诮的笑意:“看来,我真应该再狠心一点!”

姬连城的声音不大,却足以让房间里的每一个人听见。

老太医涉世多年,自然知道此时应该装聋做哑,可是心中却不禁暗叹:“最毒妇人心啊!”

“你就真的这般恨朕?!”

这句话夏侯瞻一直在问,可是姬连城却已经不屑于回答,在婢女的搀扶下转身进了内室。

只是在她的身后,她隐隐约约听见太监的话。

“陛下万要爱惜自己的龙体,您救公主时就伤了双臂,如今又伤了手掌,若是再受伤,只怕就算华佗在世也无力回天,臣恳请陛下保重龙体……”

只是那时的姬连城满心满眼中都是对他的仇恨,根本没有将那些话放在心上。

一整晚,姬连城都在梦见那日夏侯瞻和他皇兄在城下决斗的场景。只是,这次她是站在城楼上,而当时那彻骨的痛意更是真实无比。

夏侯瞻手中的剑刺入他皇兄的腹中,姬连城看得真切,她猛地从梦中惊醒,天已大明,阳光暖暖的照进了,可是她却额上直冒冷汗,不禁用被子将自己裹紧。

她知道,这个梦是她的皇兄在怨她,怨她要嫁给自己的仇人,可是,为了那三百禁卫兵,她别无选择,那是杞梁国最后的希望!

“哎。听说了么,今日朝堂上,陛下和九贤王吵起来了,陛下气的摔了奏折!”

门外隐隐约约传来小婢女窃窃私欲的声音,姬连城不禁屏住了呼吸。

“哈?九贤王不是一直站在陛下这边的么,怎么就突然吵起来了?”

“说是为了前朝余孽。就是那三百禁卫兵,此时都已经被压到刑场上了。九贤王说要斩草除根,可是陛下却不肯……”

房门猛然被打开,只见姬连城脸色苍白的问道:“刑场在哪里?”

第7章 刑场之争

烈阳焦灼,大齐国的刑场上,三百禁卫兵被跪压在最中央。

看台之上,一身明黄的夏侯瞻昂首站于一侧,而他的对面却跪着十多个大臣,其中最前面的中年男子,一身墨绿的祥文官袍,剑眉紧蹙,一甩衣摆,扶手作揖。

“还望陛下三思,前朝余孽,唯恐异心,为我江山社稷,万不能留!”

“为我江山社稷,万不能留!”

中年男子跪下后,他身后的大臣共同呼应。

夏侯瞻抿紧了唇瓣,双手覆在身后,面容冷峻:“此事朕心中自有定夺,九皇叔事务繁多,就不必为此事操劳了,退下吧!”

“陛下——”九贤王跪行到夏侯瞻的跟前,叩首,“此事事关社稷,若是您执意如此,本王愿以死明鉴,不想害了陛下,他日九泉之下,更是无颜面见先帝啊。”

“你!”夏侯瞻气结。

他十二岁继位,十年来,夏侯无忌一直在外扮演着他好皇叔的角色,借摄政王之权夺得贤王美誉,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这个皇叔就是个披着羊皮的狼!

如今这般,更是在挑战他的君威,堂堂一国之君,如今却连个实权也没有?!

“请陛下三思,臣等愿以死明鉴!”

众大臣“以死明鉴”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刑场,夏侯瞻攥紧了拳头,额上青筋直冒。

“夏侯瞻!”

突然,刑场的方向传来一个凄厉的女声,众人回头看去,只见一个一身红色亵衣的女子踉跄着向台上跑来。

夏侯瞻眼中不禁闪过一丝慌乱,他急忙上前将她揽进自己的怀中,语气中带着责怪,“你来做什么?”

姬连城气息微喘,额头上已经有了一层薄汗,双颊正泛着不正常的红晕。她揪紧面前男人的衣襟,“你,你答应过我,答应我不会杀了他们的!”

女子香甜的气息喷薄在夏侯瞻的脸上,他满脸疼惜的看向怀中的女子,他也不想失言于她,可是……

“就是你这妖女蛊惑了皇上。”

一个带着怒气的厚重声音突然响起。

两人回头,刚好看见九贤王从地上站了起来,脸上尽是怒气,“为了我大齐子民,本王今日就一不做二不休,除了你这妖女!”

“铮——”

九贤王抽过一旁侍卫的佩剑,猛地就向姬连城的头上劈去,“妖女,受死!”

众人惊呼,可是姬连城却连眉毛都没有动一下,若是用她一人的性命可以换得那三百人生的希望,那她愿意!

眼前突然黑影笼罩,男人宽厚的背影挡在她的身前,剑削掉他迎风的发梢,堪堪落在距离他额前一公分的地方。

一时间整个刑场雅雀无声,众人屏住呼吸,九贤王瞪大了双眼看着挡在跟前的夏侯瞻。

“九皇叔!”夏侯瞻声音冰冷,森然的气场愣是让周围的温度下降了几度,“你难道要弑君不成?”

“咣当。”

剑滑落在地,九贤王眼中闪过一丝阴桀,但是很快就染上了一抹慌乱之色,跪在夏侯瞻的跟前。

“臣惶恐!”

第8章 叛国凶手

“哼!”夏侯瞻冷哼,也不再看地上的人,转身拉过姬连城的手腕,带着她走到了台子的最前面。

举起两人握在一起的手,朗声说道:“我大齐向来以德治天下,杞梁已灭,本应享盛世太平,朕决定将前朝公主册封皇后,以彰显我大齐恩泽甘露百世,前朝三百禁卫兵就当做公主的陪嫁。”

夏侯瞻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刑场,姬连城松了一口气,可是听见身后九贤王的动静,一颗心不禁再次捏了起来。

“陛下,不可,您这是放虎归山,今后后患无穷啊!”

可是夏侯瞻却头也不回,继续高声说道:“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三百禁卫兵在朕大婚之后全部发配矿场,为我大齐效力!”

话落,众人高呼万岁,可是姬连城却惨白了脸。

矿场?杞梁矿资富裕,早在她的父亲和哥哥在位时就大力开矿采矿,对于矿场里面艰苦的条件和尖刻的待遇早就有耳闻。

如今将这些贵族子弟送进去岂不就是变相的——虐杀?

“夏侯瞻你……”

姬连城急忙转身想要争辩,却不想被身旁的人点了哑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看着被压跪在台下的三百禁卫兵仇恨的眼神,姬连城心如刀绞!

她被夏侯瞻拥着向刑场的门外走去,众人的目光都死死地盯在她的身上,更有甚者向着她吐口水。

“呸!叛徒!”

“我杞梁没有你这样的公主,叛国的凶手!”

“呸,通敌叛国的贱.人!”

听着周围的谩骂声,姬连城的心瞬间凉下去了一半,通敌叛国?他们说的是她么?

姬连城惨白了脸,与她身上鲜红的衣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她想要挣开身旁的男人,去问那三百禁卫兵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她不惜牺牲自己的一生来挽救他们的生命,可是他们却骂她是叛徒?

夏侯瞻目光冰冷,那些人的话他不是没有听见,眼神示意一直跟在身后的侍卫,他紧了紧姬连城的手,弯腰将她打横抱起,大步走出了刑场。

直到走出刑场的视野,姬连城才反应过来,开始剧烈的挣扎。

夏侯瞻被挣开了手上的伤,怕伤到怀中的人,不得不将她放下来。

“啪!”

一个巴掌重重的打在夏侯瞻的脸上,清晰地指痕渐渐浮现,姬连城因为不能说话,含着泪。愤恨的瞪着眼前的男人!

夏侯瞻被打的侧过脸去,再回过头来的时候,嘴角却努力的扬起了一抹笑意。

那笑容姬连城看不懂,好像是无奈,又好像是安抚……

他想要去抱她,却被姬连城狠狠挥开,几次之后,夏侯瞻终于失去了耐性,将她堵在假山之间,吻住了她柔软的唇瓣。

姬连城反抗不得,却瞅准了时机,在男人深入的时候,狠狠的咬了下去。

夏侯瞻吃痛,却并没有离开,他解开了她的穴道,两人的唇瓣之间,尽是血腥之气,一如他们现在的关系。

许久之后,夏侯瞻离开她的唇,将她拦进自己的怀中。

小说

总裁百恋娇妻:一入豪门深似海

2021-1-2 14:11:17

小说

二婚缠不休:他们之间,隔着她的前夫和他的前任。

2021-1-2 14:14:3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