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在爱的森林: 他邪魅冷笑,睡都睡了,想逃?门都没有。

从一送外卖的到大总裁的小助理,她只花了一中午的功夫。,别人烧香拜佛求被上的男人到了她眼里却成了各种嫌弃,“滚开。”,他邪魅冷笑,睡都睡了,想逃?门都没有。
迷失在爱的森林: 他邪魅冷笑,睡都睡了,想逃?门都没有。

第1章 野女人

“叮”——

电梯停了,柯晓晓吃力的一提手里的外卖,今天康威的职员不知怎的集体点了她那个小店的外卖,沉呀,十几份呢。

一脚迈出去,正要去向这一层楼的那间大办公室,忽的,手腕上一紧,她才要惊叫,嘴已经被一只手给堵住,扯着她就向楼梯间走,手里的外卖落地,听着那一声闷响,她却根本顾不得了。

打劫?

绑匪?

无数种可能袭上心头,可她使尽了力气,也挣不开那男人的钳制。

不过是眨眼的功夫,柯晓晓的身体就被抵在了一堵墙上,她以为可能会有刀子什么的要架到她的脖子上,然后,劫她的钱,可是没有,送到她面前的是一张脸,天,太帅了,要多帅就有多帅,好象,还挺眼熟的。

就那么一愣神的时间,帅哥的唇落了下来。

“呜呜……”她的初吻,她才想起来惊叫,可随即就被淹没了。

睁大了眼睛,初吻没了,男人的手正隔着衣服落在她的身上游走着。

呼吸快要没有了,她觉得她就要窒息了,可是,男人依然不放过她,舌熟练的钻进她的口中,慌呀,乱呀,小手一直在下意识的推拒着,终于,男人停了下来,优雅的一弯身,一下子就抱起了她,“宝贝,咱们去办公室好不好?”

她瞠目了,这……这好象是……是在邀请她……

天,这可是大白天的。

她刚想要说话,身前一道影子一闪,柯晓晓这才看到一个高贵美丽的女人,修身的小洋装衬着女人隔外的端庄秀丽,可是,女人冲到她面前的时候,所有的风度都没了,一甩手,一巴掌精准无误的就打在了柯晓晓的脸上。

痛,好痛呀。

她好衰呀,先是被一个男人非礼强抱,现在,又被一个女人打,柯晓晓忍无可忍,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呀,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她再一挣,这一次,男人居然撒手了,却是贴着她的耳朵道:“刚刚,我是迫不得已,我会负责任的,你要多少钱,我给你。”

她的初吻没了,她的身体被摸了,丫的,那是钱能买回来的吗?

再买回来也不是初吻了,是第二次了。

好,帐一个一个的算,先还了这女人的,再是这男人的,毕竟这男人好象来头不小,她真的见过的,但是现在,就是想不起来了。

柯晓晓刷的向前移一步,两手一推,那速度一个快呀,女人大概是没想到她会突然间的发难,一个不防整个人便猝不及防的撞在了一侧的墙上,“啊……”她惊叫,随即气极败坏的道:“夏轩哲,你居然养了这个野女人来打我。”

野……野什么?

她不是野女人呀,“你胡说什么,我只是……”

“宝贝,过来,爷说了会负责就会负责的,你肚子里的孩子我是要定了,你休想打胎,走,咱们进去再说。”男人说着,再一次的抱起她,就在她迷糊的还在回味他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他俯首低声向还歪倒在墙角的女人道:“亚琴,你先回去吧,这事,我会给你一个解释的。”


第2章 没怀你的孩子

“夏轩哲,你给我站住说清楚,下个月的婚期怎么办?”

——夏轩哲。

柯晓晓才想明白他刚刚说了什么,现在,又被这个名字给震住了,天,她的唇形彻底的张大了。

怪不得她一直觉得这男人有些熟悉,原来,他就是康威的总裁,以前来送外卖的时候经常看见,但是,从没有如现在这般离得这么近,“夏……夏总……”

“乖,别说话,进去再说。”他轻声的,很温柔的在她耳边低喃,就这一句,她便不再如刚刚那般迷惘害怕了,脑子里也开始运转了,他这好象是在利用她,她哪里有什么他的孩子呀,她是现在才认识他的好不好?刚刚才没了初吻,这样不可能生孩子的吧,生孩子好象要两个人都……都脱`了衣服,然后再那个那个才能有的吧。

不知道方亚琴后来还喊了什么,她的脑子里一遍遍回味着的就是夏轩哲这个名字,康威的总裁呢,可现在,居然抱着她。

有种做梦的感觉,一点也不真实的包围住了柯晓晓。

可,她的梦很快就醒了,夏轩哲脚一踢办公室的门便抱着怀里的女人走了进去。

“总……总裁……”秘书小陈惊诧的扫向夏轩哲和他怀里的女人,她有点懵了,这是什么状况?吞咽了一口口水,她颤着声音又急忙道:“总裁,方小姐马上就到了,这位……这位小姐好象是……是送……”

夏轩哲却面不改色,越过秘书间直奔自己的办公室,然后,头也不回的道:“她在楼梯口,叫个人上来看看,有事就送去医院,没事,直接送她回家就是了。”

酷,好酷呀,他对他未婚妻可真狠心,说不要就不要了,正迷糊的想着的时候,她也遭到了如方亚琴一样的命运,才进了夏轩哲的办公室,她就被放在了地上,男人的脸上现出了冷和淡,长腿几步就到转到了办公桌前,坐下,大班椅上舒服的一靠,柯晓晓这才发觉自己发呆半天了,到现在才回过神来。

“夏……夏总,我……”

他手一抬,一指对面的位置道:“坐吧。”

柯晓晓战战兢兢的走过去,压力大呀,她从来没有与这么有身份的人面对面的说过话,太是有钱了,康威多大呀,这一幢大厦都是康威的呢,她做梦也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坐在康威总裁的面前,还是这么帅气的总裁,轻轻的坐下,也忘记要讨回她的初吻还有‘被摸’的委屈了,“夏总,我没有怀你的孩子呀。”无辜的大眼睛眨动着,他说谎都不打草稿一样,太会瞎编了,影子都没有呢。

夏轩哲薄唇咧开一抹弧度,这时才能仔仔细细的看清楚面前这个他临时抓到的小女人,还好,至少不是个丑八怪,不然,想起他吻过她,他会恶心的想吐的,只是利用一下而已,才出电梯就接到陈秘书的电话说方亚琴快上来了,他临时起意就扯了这女孩,不错,瓜子脸,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脸上好象连粉底都没有,皮肤很好,很不好的是她身上的油烟味,淡淡的一笑,答非所问的道:“你是送外卖的?”


第3章 请吃自助餐

手绞着衣角,柯晓晓真的很不自在,就算是被普通人盯着都会不自在的,更何况面前这男人太帅太有型了,她垂下头,不敢看他了,不然,心跳的太快了,快的仿佛要跳出来一样,柯晓晓低低的道:“是。”

她想隐瞒也不行呀,她被抓了一个现形,他扯过她的时候那些外卖还在手上。

“什么学校毕业的?做外卖几年了?”

她咬咬唇,然后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向他,不能再慌了,再帅也不是属于她的菜,他们身份背景差太多了,“夏总裁,你不是警察,我有权力拒绝回答你的问题吧?”

“呵呵……”夏轩哲玩味的笑了,从抱这女孩进来,她的神情一直慌慌的很不自然,这会,多少找回了点自我,不然,他甚至以为她是不是未满十六岁?若是这样,这游戏有点玩大了。

“你笑什么?还有,谁让你吻我的,我那些外卖……”天,她终于想起来了,伸手摸出手机,以为一定会有很多个未接电话呢,这才看到是关机了,电池居然没电了,也幸好这样,不然,现在这一层楼点餐的康威职员一定会把她的电话打爆,再想起老板娘接到这些人投诉时的样子,她又有点慌了,“夏……夏总裁,你这有没有万能充电器?”

“现在没有,等会才能有。”他说完,拿起电话打给小陈,“找一个万能手机充电器送进来。”

“总裁,方小姐不肯走,就在走廊上闹……闹呢……”

“叫保安,拖走。”

“总裁……”

“充电器。”他低低一声,随手挂断。

柯晓晓有些无语,夏轩哲不是一般的无情,刚听那个女人说起他们已经订了下个月的婚期了,她现在脑子多少已经转过来了,“夏总,你不想跟她结婚?”

“是的,你终于开窍了。”

柯晓晓先是涨红了脸,随即站了起来,“夏总,我不管你和你未婚妻之间发生了什么,你把我扯进去真的不好,我不喜欢做第三者。”

夏轩哲浓眉一挑,“那你喜欢被扶正?”

“不是,我压根就不认识你好不好,我要走了,不然,我工作又要丢了。”转身就走,也不等什么充电器了,他再帅也没有,也不能当饭吃,还不是利用她刺激他未婚妻来着,这算什么事呢,她觉得她被利用的太彻底了。

可,她才迈出了两步,身后,男人便喝道,“站住,我说过我会负责的,你说个数。”

“谁要你的臭钱,我要去送外卖了。”一边健步如飞的走到他的办公室门前,一边手摸向唇,一想起被他吻了就哀怨了,真是倒楣呀。

“呵呵。”夏轩哲低低一笑,目送着女孩纤瘦的背影消失在门前,回想起瘦瘦的她拎着那么重的送餐的篮子时,他拿起了电话,“小陈,送走了吗?”

“走了。”

“通知公司中午现在所有没吃午餐的职员去吃对面的瑞祥自助餐,吃好了回来上班,不算迟到,另外,帐算在我名下。”

“总……总裁,你说的是真的?”小陈诧异了。


第4章 被围住了

“要我再说一遍吗?”

“知道了,总裁,我也没吃呢,那我也去了。”小陈一挂电话,立刻欢呼的抱住才走出来的柯晓晓,“小姐,谢谢你呀。”

“什么?”柯晓晓一脸雾水,这什么跟什么呀,她听不懂。

“谢谢你呀。”小陈走得飞快,一边走一边拿起手机拨打旁边办公室的电话,这一层的另一侧还有一间大办公室,里面有十几个人,也正是点餐的那些人,“飞子,把你们办公室里所有没吃饭的都叫上,总裁请客去瑞祥。”

她这一嗓子说完,隔壁办公室就欢呼了起来。

柯晓晓听到了,悄悄的把头探出去,趁着走廊上还没有什么人,她立刻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出夏轩哲的办公室,然后,冲进了才到的电梯,正要按下关门键,就被电梯外的一个康威员工给按开了。

她脸红红的,头垂得越来越低,千万不要认出她来呀,不然,她很有可能被围攻,人家可都还是没吃饭呢。

“小陈,夏总怎么想起来要请我们吃饭?”

随后进来的小陈一眼就看到了柯晓晓,她立刻仰起头,莫测高深的推推鼻梁上的眼镜,“这个,当然是夏总惜才呀,知道你们饿着他于心不忍。”

“哈哈,小陈,你不会诳我们吧,一会吃完可别哐啷来一句大家AA制呀,要是这样,今晚你直接洗白白了上床等着,晚上我吃你就好了。”

小陈一推那男职员,“骆威,去你的,这种玩笑你也能开得出来,你再说,再说你请客。”

骆威一个趔趄,身子一歪,重心不稳一不小心就撞在了角落里正低着头的柯晓晓身上,“啊……”下意识的惊呼一声,她急忙手扶住了电梯。

“哎呀,这不是送外卖的那个小姐吗,我们的外卖呢?”电梯里立刻就有人认出她了。

“我……我……”手绞着衣角,她真想说出夏轩哲呀,都是姓夏的,不然,她现在也不至于被人围住了,她可以感觉到周遭这些没吃饭的人都把目光落在了她身上。

骆威看到她局促的样子,不由得一笑,“小姐,今天可要谢谢你呢,对了,你人都来了,那外卖呢?”

“我……我……”太想把夏轩哲供出来了,可是,真的说出来会不会被这些人笑话她呀,会不会说她乱编派他们总裁呢。

她还是别说了吧,真的不想出名的,况且她这名要是出了更不好,被夏轩哲给吻了给摸了还给抱了呢,真的,什么也说不清楚的。

有人看出她是在害怕在不好意思了,“小姐,你不用怕,今天可要谢谢你呢,幸亏你没送过来外卖,不然我们就没机会去瑞祥吃自助餐了,总裁请客呢,哈哈,多亏你没送过来。”

她有送的好不好,可是,都被清洁工给送到垃圾桶了吧,想着夏轩哲可能是怕她被他公司的职员骂而请客,她的心底顿时涌出一股说不出的暖,原来,他还不是那么无情的人呀。


第5章 他找来了

只是,人家没收到外卖她也没钱拿回去了,一想起十几份就是一百多块钱呢,她肉疼呀,老板娘一定要她赔的。

赔吧,她能怎么办,这次,真的是在她手上没了的。

肉疼呀,有点后悔了,刚刚应该向夏轩哲讨回来外卖的钱就好了,唉,看来这之后的一个月她得加班来补偿了,不然,老板娘会吃了她的。

电梯一停,她如兔子一样的立刻闪到出口钻出去,第一个冲出康威,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室外的新鲜害气,真舒服呀。

回头看看康威大厦,真高,而她刚刚,就好象做了一个梦似的。

是吧,就当是一场梦,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可是夏轩哲真的抱过她呢,她身上仿佛还残留着他身上的味道,一股淡淡的薄荷香……

“柯晓晓,你终于知道死回来了,为什么不接电话?”她才出现在店前,老板娘就吼了过来。

“手机没……没电了。”

“外卖呢?”

“撒……撒了。”

“你还有脸说,东西没送到也不处理好,害人家几乎打爆我的电话,你说,那一百多块怎么办?是不是外卖没撒被你给卖给其它人了?你私吞店里的钱是不是?”

她真的没有呀,头垂得低低的,“对不起,这个月晚上我天天加班到关店门补偿给你。”

老板娘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些,“这还行,要是少一天,就从薪水里面扣。”

“知道了。”她身形一闪就进了店里,收拾桌子上的残羹剩饭,然后就是洗碗洗盘子,每天中午店里的生意都特别好,也特别忙,收拾好了就是准备晚上的食材。

忙呀,忙碌让她很快就把中午发生的事情给忘记了。

夏轩哲,爱谁谁,她就当被狗啃一下好了。

晚上下班时间一到,店里的生意就到了一个小高潮,不过,比起中午就差了一些,毕竟这附近的员工都是中午在外面吃,晚上都是回去吃的。

但是,除了不用送外卖,她还是很忙的。

店里就老板和老板娘还有她了,真的忙得昏天暗地的,一转眼就九点了,平时这个时候是她下班的时间,但是今天,她要开始加班了。

哀怨呀,她想杀人。

也终于想起了夏轩哲,姓夏的,去死吧。

“柯晓晓,你嘴里嘀咕什么呢?”

狠狠的拖一下地板,“没有,我在唱歌。”

“亏了我那么多钱你还有心情唱歌,快点干活。”

她冲着老板娘扮个鬼脸,她已经在加班补偿了好不好。

今天真倒楣呀,倒楣透顶了。

她好累,她想睡觉,她还想学习呢,她想考大学,好想好想上大学呀。

她也想进康威那样的公司,可她高中还没毕业,呜呜,她命苦。

用力的拖着地板,带着几多的不甘愿,拖把前的地板上突的多了一道影子,有一种感觉,这是个男的,“先生,想吃什么?”

可一抬头,她惊住了,这男的,居然是……是夏轩哲……

“夏……夏总你……你……”她口吃了,真的是他呀。


第6章 请她上车

夏轩哲淡淡的瞟了她一眼,头发有些散乱,额角的鬓发潮潮的贴在上面,她在流汗,“什么时候下班?”

柯晓晓刚想回答,那边老板娘就走了过来,“柯晓晓,加班有你这样加的吗,想要聊天泡仔回家去聊回家去泡,给我干活,不然,现在就把中午的外卖钱还我。”

柯晓晓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真是衰呀,“夏总,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下班,我去干活了。”既然他不是来用餐的,她可以不必理他,她也不欠他什么,倒是他,欠了她N多的,低头继续拖地,他却不走,就站在那里挡着她,一把抓住她的拖肥,“加班还债?”

就这一句话,柯晓晓对夏轩哲有点另眼相看了,他居然一下子就猜中了,抿了抿唇,还不都是他害的,现在知道问了,“哼。”冷哼了一声,转身就走,她洗拖把去,她不想见他,长得帅有钱就了不起吗,她不稀罕。

可是心呀,就是一直在狂跳着,拖把在水桶里都转了好几圈了,拿出来拧着水,使劲的拧,仿佛在拧夏轩哲的肉似的,疼死他,哼哼。

拧好了拖把出来,夏轩哲已经不在了,她松了一口气,继续的拖地,八杆子都打不着的两个人,她心跳个什么呀。

“晓晓,来,给我吧,我来拖就好,你还要看书,就先回去吧。”

柯晓晓挠挠头,“老板娘,你不用我加班了?”

“嗯,回去吧。”

“那……外卖的钱……”

“不用你还,走吧,快走,早点回去,太晚了路上不安全。”

她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才晚上十点,老板娘好心的有点让人怀疑,“老板娘,你真的让我下班了?”

“死丫头,非得让我再说一遍吗,是的,下班了,走吧。”

“哦耶,谢谢呀。”虽然她一直不喜欢老板娘来着,但是,还是开心的抱了一下,“那我走了。”拿着背包就跑,恨不能多生两条腿,她是一分钟都不爱在店里呆着了。

一出门,就发现一辆豪车停在店门前,兰博基呢呀,以前上学的时候有同学家里就用这款的车来接送,所以,她认得,不由得就多看了几眼,都说车是男人的小老婆,其实,女人也喜欢看呢,茶色的玻璃,她看不清车里有没有人,应该是没有吧,车子的主人一定把车停在这儿然后去办事去了。

手落上去,摸着那车身,凉凉的好舒服,真的是漂亮呀,正欣赏着,“刷”,面前的车窗摇了下来,“啊……”她下意识的惊叫,后退,然后,透过打开的车窗终于发现了车里有人,“夏……夏总……”她又口吃了。

“上车。”两个字,他的眼神便落在了她的身上,廉价的T恤,洗得发白的牛仔裤,这个女孩子过得一点也不好。

手急忙的从他的车上移开,“为什么我要上你的车呀?我又不认识你。”转身就走,真的不想跟这种人有什么交集,有钱人只喜欢玩女人,见一个爱一个,然后,新鲜感一过就都甩了的,八卦的新闻看的听的多了,她一点也不想走进那样的虚幻中。


第7章 盯着她看

T市的夜现在才开始吧,到处都是霓晓闪烁着,想着不用加班,她开心的蹦蹦跳跳的往前走,看到一个小石子,脚一起,用力的一踢,于是,那石子便飞了起来,“咔”,落在一个人的身上,“谁呀?什么东西?”那人惊叫。

柯晓晓拔腿就闪进一旁的胡同,飞一样的跑呀,她惹祸了,怎么也不能被逮到,幸好这一片市区的路她都熟悉,七拐八弯很快就到了她的小出租房,笼子一样,很小的那种,洗手间厨房都是共用的,厨房她不用,但是洗手间是必须要用的,忍吧,等她考上了大学有了文凭,将来一定换一个好工作,一定可以出人头地的。

洗了个澡就看书,灯一直的亮,凌晨三点多才关了睡了,她不知道,她房间的楼下,一株树上一直斜倚着一个男人,直到她熄了灯,他才离开。

一大早被闹钟吵醒,柯晓晓一千一万个不想起床,但是,不起床不行,她得去上班,打着哈欠爬起来,起来也就起来了,动作麻利的梳洗了一下,换上衣服就离开,早餐当然是要去店里吃的,一日三餐,她从来都是在店里解决,虽然老板娘总是给她吃剩饭,但是,她也习惯了,她就是这样的命吧,从小就是这样吃的,也没见生什么病,好养着呢。

哼着歌,“我不想长大……我不想长大……”可是心,比谁都想长大,长大了才能强大,才能照顾自己。

忙着中午的餐盒,还没到时间,就有很多预订的了,所以,她特别的忙,但是老板娘却是笑得合不拢嘴了,“柯晓晓,康威的那些员工真好,昨天你没送过去,可他们今天还都订了呢,又多加了几份,二十几份,呵呵,一会你送过去。”

“老……老板娘,能不能你去送这家,我送别家?”

“不行,那边一个秘书指定要你去呢。”

她无语了,默默的接过,便推着车出去了,心有些哀怨,若是遇到夏轩哲或者是他那个他不想要的未婚妻怎么办?

看到一个药店,灵机一动便进去买了一个口罩出来,戴在脸上,虽然有点热,但是心里不打鼓了,这样就不怕遇见夏轩哲和他未婚妻了。

到了康威,送了餐就离开,倒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让她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一天,两天,转眼一个星期过去了,她天天都是戴着口罩送餐,人家只以为她这是讲卫生吧,也没人说什么,柯晓晓渐渐的放松了,看来,那夏总和他未婚妻早就把她这个小人物给抛到脑后去了。

他不想跟人家结婚他自己解决就是了,根本不必找上她,找她帮忙多没面子呀,他堂堂一个大总裁连甩人那么点的小事也解决不了,丢人呀。

“我不想长大……我不想长大……”她最近唱这歌唱顺嘴了,一张嘴绝对就是这一句,电梯里哼唱着,头顶就是摄像头,她却浑然不觉正有一双眼睛在盯着她看。

那双眼睛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夏轩哲。


第8章 被劫了

柯晓晓觉得自己最近走运了,老板娘对她真好,或者是因为康威的员工没有为难这小店吧,相反的,还使劲的订餐,每天都是固定的二十几份,所以,老板娘一开心也不用她加班了,然后,那一百多块也不用还了。

于是,每晚九点,她撒腿就跑的。

她喜欢走小路,快呀,一边走还一边唱着‘我不想长大’,可,这次只唱了两句就打住了,转身就跑,她不傻,对面几步外那几个盯着她虎视眈眈的小混混应该是冲着她来的,虽然她也不知道怎么惹上人家了,但是那几个人的眼神让她第一时间想到的就一个字:跑。

“站住。”

果然是要找上她的,站住是傻瓜,她跑得更快了。

兔子一样的跑,读书的时候她还参加过长跑比赛呢,但是现在,真的太久不跑了,距离拉得越来越近了,身后的那一声声‘站住’仿佛就在耳边一样,让她的心慌乱的不行。

可后面,她还是被几个人给围堵住了,带头的走上前来,手一抬她的下巴,“长得挺不错的,要不要以后跟着爷混,有爷罩着你,你吃香的喝辣的,也不用去那个小吃店了,一个月才几百块,够干吗?都不够爷喝一杯咖啡呢。”

她的脑子在转,她在猜是谁让这些人找上她的,凭白无故人家不可能这样的,这世上,万事都有一个缘由,蓦的,她想到了夏轩哲的未婚妻,低头看看自己的肚子,唉,流年不利呀,“这位大哥,你放过我吧,我真的没有做什么坏事的。”识实务者为俊杰,她斗不过人家的。

人家人多,她就一个人,况且,就算是一对一,她也不是这些小混混的对手,这个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

“是吗?那你想不想做?爷教你呀。”这小头头说着唇就落了下来,柯晓晓睁大了眼睛,她听到了“咔嚓”声,斜对面有两个人,一个拿着相机在拍照,一个,在录像呢。

那个女人,好恶毒呀。

都是夏轩哲,害惨了她了。

恨恨的一咬牙,上下牙齿一对,“扑”的就咬了人家一口,“啊……”趁着那小混混惊叫,趁着所有人都把注意力移到了那小混混身上的时候,她转身就跑。

可,还是没有逃过人家的魔掌,被抓回来的时候,这次,她更惨了。

嘴被塞进了破布,手被反绑着,脖子上还挂着绳子,悲哀的被人牵着,她只能仰着头,一低头那绳子就会紧紧的勒着她的脖子。

要死呀。

眼泪一双一双的流下来,她才十八,她不要失`身,也不要被人拍那样侮辱人格的照片呀。

可是,她是那么的无助,瘦弱的根本打不过这些人。

衣服被一件一件的扒下来,一会儿的功夫就只剩内衣了。

可是,那照相机和摄像机还在运作着。

想死的心都有了,眼见着男人的手就要落在她的肌肤上了,她浑身的鸡皮都起来了,簌簌的发抖着,真的,真的,好怕呀。

完了,什么都完了。

梨花带雨,眼睛里的水雾让她什么也看不清楚了。

夏轩哲,都是他毁了她了。

“嘭”,她听到一声闷响,随即,面前的男人倒了,身上一暖,一件衣服罩在她身上,什么也看不清楚,眼睛里都是泪呀,耳朵里是打斗声,一声接一声,她不管了,就是哭,使劲的哭……


小说

情到陌路人迷离:用了一世情,换了一身伤。

2021-1-2 14:05:55

小说

至爱难修:“睡了我,还想跑?”

2021-1-2 14:09:3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