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如此纠缠:顾总,别来无恙。

三年痴恋,一朝成真,本以为会是幸福的生活,却不曾想是地狱的折磨。,感情耗尽,爱如泡沫,走不成,留不下。,再次归来,涅槃重生,顾钧泽是哪位?不认识!,小包子的爹爹?哦,已经死了。,再次相遇,顾总,别来无恙。
爱你如此纠缠:顾总,别来无恙。

第1章 VIP包间

B市。

某装修奢华的夜总会VIP包间。

顾钧泽,B市顾氏总裁,要是和他有一丁点关系,以后的日子就是飞黄腾达,两人深知这一点,拿出了所有对付男人的手段去没货,唯一遗憾的是,顾钧泽的眼神实在是太冷了,让她们感觉不到一点的欲望。

唇角溢着冷笑,笑意不达眼底。在顾钧泽的眼中,永恒不变的,就是千年寒冰以及,淡淡的嘲弄。

女人自导自演的发出声音,尾音中带着长长的颤抖,撩人心弦,看到顾钧泽眸子里的裂缝,兀自得意,也不枉费一个小时的努力!与同伴交换着彼此眼神,两个女人扭动着往他怀里挤,如若是别的男人,早就控制不住,可他,是顾钧泽!

目光接触到另一边坐在包厢角落的女人的时候,所有的热情瞬间退却,一闪而逝的浴火,不过是别人的错觉罢了。

冷凌的眸子缓缓眯起,顾钧泽伸手,推开了身上的女人,薄唇冷清的溢出一个字:“滚!”

干脆,冷漠!

两个女人霎时愣住,都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明明前一刻还好好的啊,疑是听错,又想继续。

“我说话不喜欢重复。”这一次的寒意,明明白白的呈现出来,懂得两个女人打了一个寒蝉。

不敢有任何的停留和不满,抓起地上的衣服,快速离去。

“呵呵,顾钧泽,你拉我来,不就是想让我看一场限制级的表演嘛,我看的正起劲,你怎么停了。”

讥笑的声音尽带着嘲讽,从角落里传来。

女人的嘲讽让顾钧泽黑眸一闪怒气,她怎么可以这么冷静!怎么开始慢慢脱离了掌控?

“你这么喜欢看,那就要我亲自演了。”说这话,顾钧泽长手一伸,拉过简清欢就将她按在了自己的腿上,大手仔细的抚摸着她略显惨白的唇,远远望去,就像是情人间的心疼,但是只有她知道,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这样了,反抗不会有任何的效果,反而只能换来他更多的惩罚,只能由着他。

这样的沉默,终究还是激怒了顾钧泽,大手按下怀里女人的头,就将自己的唇凑上去。

身上一凉,没来得及伸手,衣服就被悉数剥尽,而顾钧泽,变戏法般的拿出了套套。

上演着极尽暧昧的一幕。

第2章 你让我恶心

“呵,顾钧泽,我就这么恶心?上完就走?老娘是泄欲工具吗?”简清欢拉着衣服,堪堪的遮盖敏感地带,手支撑着头,讥讽的对着欲走进包间浴室的男人说道。

因刚刚的激情,顾钧泽后背已经濡湿,小麦色的肌肤泛着水泽,回头鄙夷的扬起嘴角:“怎么,这么寂寞难耐?还想再来一次?不就是想要被上嘛,我满足你了还不行?”

饶是习惯了针锋相对的简清欢,听到这话,心还是不由被刺痛了一下。

简清欢喜欢了顾钧泽三年,B市人尽皆知!

高调表白,承包B市所有大荧幕,24小时播放表白视频!

可却没有想到,被亲妹妹捷足先登,两人成双入对的出现在她面前!

为了嫁给他,甚至不惜动用爷爷的力量,逼迫顾钧泽就范!

结婚一年,只有在每个月的1号他们才会发生性关系,为了侮辱她,顾钧泽每次都会戴两层套套,因为觉得她脏!

“只是想要比较一下我们顾大少活好不好嘛,毕竟外面那些拿钱的人可是很卖力呢~”

“简清欢,你真下贱!”

“咯咯咯,这么下贱的我,可是你顾钧泽的妻子呢,是不是很生气?”

顾钧泽眸子发紧,脸色阴沉,看着床上嚣张挑衅的女人,恨不得掐死她!

他的愤怒,让简清欢痛快不已!

地狱太过孤独,坟墓太过冷清,凭什么只有她一个人不爽!毕竟这棺材里面,还有一个顾钧泽呢!

“不要脸,不就是想被上,我满足你!”

讥诮的话语刚落,欣长的身躯欺身而上,很快,卧室的暧昧气氛瞬间充斥着每个角落!

愤怒之中的顾钧泽并未发现,他,没有戴套。

而简清欢,自然不会去提醒他,嘴角微勾,扬起一抹得逞的笑,伸出白皙的胳膊,揽着脖子。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细碎的透风窗帘洒在简清欢的脸上, 伸手下意识的摸了摸身边,是自己的床,但是床的另一边。冰凉一片,顾钧泽从 不在他房间留宿,已经习惯了的她嘴角微微上扬,带着一抹无奈,伸了伸懒腰,浑身的酸痛让她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身上已经乌青一片……

下楼便看到顾钧泽正在吃早餐,看到她的时候,眸子毫不掩饰的厌恶:“昨晚你是故意激怒我的?”

“是啊,你不是也很享受嘛,戴着那玩意,怎么能享受到快乐呢~”眉色微挑,咬了一口三明治,神色飞扬道。

顾钧泽脸色铁青,黑曜石般的眸子里迸射出怒火,咬牙切齿道:“你让我觉得恶心,桌子上有避孕药,吃掉,你生出来的孩子,脏!”

双手倏然收紧,只见桌子的另一边,静静的躺着一盒还未去掉包装的避孕药!

微上扬的嘴角一抹苦涩,退却了锋芒,眸色黯然喃喃道:“你就这么想和我撇清关系吗?就连我肚子生出来的孩子,都是有错的吗?”

“是,所以不要再妄想用孩子来困住我,等到老头子去世,我们就离婚!”

毫不留情的话语字字珠玑般扎在简清欢的心上,深深的无力感涌上心头……

第3章 情敌?

虽然往常针锋相对,但是只有她知道心底还是深爱着眼前的这个男人。

“顾钧泽,我们……”

“叮铃铃,叮铃铃”

桌子上的手机响起,屏幕上跳跃着“溪儿”两字。让她眼眶微酸,尤其是那个刚才还浑身戾气的男人,微蹙的眉头已经舒展,脸上的表情她实在不愿意称之“温柔”。

“溪儿,怎么了”

“钧泽,你快点来,我妈妈住院了,我好害怕,你过来陪我好不好,我知道姐姐会生气,可是我……”

“溪儿,你别急,别哭,我现在就过去。”

说话的功夫,就拿着衣服大步的朝外面走去。

刚走两步,一双白皙的手便缠上了她的给,蹙眉回头,就看到简清溪眸子里带着乞求的望着他:“带我去好不好?”

“钧泽,是姐姐吗?你……你带着姐姐一起来吧,我没事的……”

说完,猛的抽噎了一下,很是委屈的样子。

“你等我,很快就到,别多想。”

挂断电话后的顾钧泽神色赫然:“你去干什么,气死你妈妈吗?还嫌作的不够?滚去吃药!”

强硬的拽下她攀着自己的手,疾步离去。

一滴清泪霎时而落,该庆幸吗,他对妈妈那么在乎,不,是悲哀吧,因为是为了别的女人在乎的……

“钧泽,你来了,怎么办,我好害怕,要是妈妈不在了……”

简清溪双眼红肿,脸色苍白不已,看到匆匆赶来的顾钧泽,眼泪越发的肆虐。

顾钧泽将她揽在怀中,低头轻语的安慰:“没事的,一定会好起来的。”

眉头微蹙,不知为何,简清欢乞求带他走的模样在脑海中徘徊……

“呦,顾总现在是放飞自我我所谓惧了吗,要是被人看到你抱着妻子的妹妹,那你可就比现在还要出名呢。”

简清欢头发微乱,眸子里带着一丝还未退却的慌张,但是没想到欢迎她的却是这一幕,不由嘲讽。

“不是不让你来?”

“钧泽,姐姐是来看妈妈的,姐姐,你别多想,他只是在安慰我……”简清溪瞬间推开顾钧泽,红肿的双眼着急着解释。

“啧啧啧,听听,这一口一个钧泽,叫的真是亲呢,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你老公呢!”

“简清欢!你够了!如果不是你,我的妻子就是她!”

箭步上前挡在简清溪的面前,语气冰冷中带着薄怒!

“那又怎样,现在你顾钧泽是我简清欢的老公,国家公认的,她终究是小三!”

小三二字太过刺眼,顾钧泽紧握拳头,眸色更为阴沉了几分!

“钧泽,是我不对,我不应该……”

“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打电话?妈妈生病了,你不去找爸爸,而是找我老公?怎么都说不通吧?简清溪,真的当别人是傻子?”微勾的唇角尽是鄙夷,对面的简清溪脸色微白……

“姐姐,我……”

简清欢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白了她一眼:“咱们早就断绝关系了,所以啊,你还是别叫我姐姐了,我觉得恶心,一个只会勾引姐夫的妹妹,真的好恶心啊~”

说完,不顾顾钧泽那吃人的目光,大步流星的朝着病房走去。

第4章 晴天霹雳

简清溪恨得压根发痒,可是看着身边的顾钧泽,只能够强压愤怒,装出一副娇弱的样子道:“钧泽,是不是姐姐误会了什么,我去解释……”

“行了,别和她计较,我们进去吧。”神色恹恹的打断了她的话,深邃的眸子却盯着那里去的背影!

简清溪却察觉到了他异样的情绪,不由紧咬下唇,眼泪欲滴。对简清欢的恨意又上升了几分!

看着病床上那张苍白的脸,发白的鬓发,简清欢心疼不已,很是自责,为了顾钧泽,她抛弃了太多的东西……

病床上的人身体微动,她慌忙上前,想要将她扶起。

可是在看到她的一瞬间,那沧桑的女人眸子里沾染了怒火:“谁让你来的,我们已经断绝关系了,滚!”

简清欢的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帘,不住的往下落:“妈妈,我……”

“我不是你妈妈!我没有你这样不知羞耻的女儿!抢了妹妹的男朋友,还把你妹妹逼上绝路!你滚!”

按着胸口,大声的朝着简清欢吼着,让她扬起的手腾空滑落,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简清溪刚进来就看到妈妈这么生气,大步上前,帮她顺气,回头对着她道:“你走吧,医生说妈妈这次非常严重,不能激动,你不要……”

“我是来照顾她的,并没有惹她生气。”

“可是妈妈已经和你断绝关系了,你在这里,她会加重病情的……”

听着两人的对白,顾钧泽脸色铁青不已,而断绝关系的主要源头,是因为他。

简清欢轻呵出声,凉凉道:“要不是你在妈妈面前说那些颠倒是非的话,会是现在这样?”

“简清欢!你现在竟然还不知道错了,一味的把责任推到你妹妹身上,最可怜的就是她,被你抢了男朋友还要看着你们幸福的在一起,不能抱怨不能委屈!”

听完这话,简清欢只想发笑,妈妈是从哪里看出来,他们是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并且字字句句都在维护妹妹,而她,就好像一个被遗弃的小孩……

“为了补偿你妹妹,你爸爸已经托人更改了遗嘱的继承人,简氏现在和你以前关系都没了,也算是为你造的孽做点弥补!”

简清欢双眼瞪得浑圆,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你说什么?”

那是爷爷唯一留给她的东西,未经过她的允许,就这样给了简清溪?

“清溪也是你爷爷孙女,没有理由这些东西被你强行霸占,现在已经更改成功,要不是当年你爸爸求着我养你,我怎么会养着你这个来路不明的野种!”

提起往事,想到她被逼迫养大这个野种,脸上掀起了怨恨的狂浪!

简清欢的大脑“轰”的一下炸了……

而顾钧泽,也显然没有想到能够听到这么大的秘闻,眉头微挑,好整以暇的看着这场闹剧。

简清欢悲痛的脸上旋即涌上了释然,含泪的眸子满是苦涩:“怪不得啊,怪不得……”

那张悲痛的脸,让顾钧泽舒展的眉头再次微蹙,嘴唇动了一下,却什么都没有说。

第5章 晴天霹雳(2)

“怪不得从小您就不喜欢我,从来没有抱过我,不管我怎么做,不管怎么努力,从来都不能换来你的一句夸奖,我原本以为,是你对我的要求太高,是我做的不顾好,原来,呵呵呵……”

最后的笑声伴随着绝望,让人鸡皮疙瘩凸起,简清欢的眼泪肆虐着整张脸,苍白的脸让顾钧泽的心抽痛一下……

这里的空气让她快要窒息,这里的每个人都是恨不得她死的,简清欢踉踉跄跄的朝着外面跑去,这个讯息让她无所适从……

“你先照顾你妈妈,我有事要去忙。”

她刚刚的样子,让顾钧泽总觉得会发生什么事情。

简清溪眼神黯淡了几分,旋即眨眼即逝:“钧泽,你安慰一下我姐姐,不管怎么样,我们都是姐妹。”

顾钧泽嗯了一声,安抚两句便点头往外走。

好似老天爷也察觉到了她绝望的心情,正当她漫无目的的走着的时候,瓢泼大雨倾盆而下,她全身已经湿透,雨水混合着泪水往下落,当她清醒,才发现身处一片墓园之中……

当看到那墓碑上苍老的容颜,情绪再也控制不住的嚎啕大哭。

“爷爷,你一直都知道的是不是……”

“我会去把你亲手创造的商业帝国夺回来的,我会的……”

断断续续的说着,电闪雷鸣在此刻显得尤为恐怖,告别爷爷后,她心中才涌出一股恐慌……

伸手不见五指的夜,偏偏手机进雨关机,只能在闪电到来之际,快速的往前走几步,可每次闪电之后,都是尤为凶猛的惊雷……

浑身湿透,脸色微红,她只觉得困顿不已,好像随时都能倒下去……

别墅中。

地上静静的躺着被五马分尸的手机,顾钧泽脸色铁青的坐在沙发上,深邃的眸子里尽是愤怒!

该死的女人!竟然关机!竟然让他找不到!谁给她的胆子!

就在他愤怒之际,外面响起了佣人的声音:“太太回来了,太太回来了。”

他“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浑身的戾气凸显无遗!

简清欢脑袋嗡嗡的要炸了一样,恹恹的看了一眼在沙发边站着的顾钧泽,没有了以往的争吵之心,只想要洗个热水澡睡觉,就在准备越过他的时候,被他一个大力,野蛮的拽了回去。

顾钧泽看到这个女人这么晚回来,竟然只是看了他一眼,没有任何解释,怒气更为高涨了几分:“这幅样子,去和野男人鬼混了?”

“简清欢,你就这么不知检点水性杨花吗?昨天吃的还不饱?”

“是啊,他们毕竟是专业的,活可是不知道比你好多少呢。”

“下贱!”

“哧……”简清欢只觉得后背一凉,雪白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凉气瞬间紧逼而来,想要挣扎,可是顾钧泽根本不给她挣扎的机会,欺身而上……

“顾钧泽,你不是一直觉得我脏吗?我这可是别人刚光顾过的,怎么,顾总是被那句活不好给刺激到了?所以想要证明吗?”

脑袋好似随时都能够炸掉一般,让她只想要快点结束。

第6章 我们离婚吧

顾钧泽神色阴沉,却没有停下来,发泄着内心的愤怒:“下贱!你不就是想要被上!我满足你!”

喉咙倏然发紧,空气都在渐渐窒息,她伸着脖子想要大口呼吸,可窒息感却越来越强烈。

该死,哮喘发作了,绝望的心情再加上差到极致的身体,才会……

“顾钧泽,给我药……我的哮喘……”

“欲拒还迎?博取同情吗?很好,刚才那样玩很没意思呢,你越痛,我越开心!”

身体上的疼痛,窒息的无力,让简清欢难以承受,似乎快要晕倒……

随着一声低吼,身上那人才抽身离开,冰凉的地板紧贴在肌肤上,让她不由打了一个冷颤,意识也清醒了几分。

“顾钧泽,你果然是没有心的,果然是不会痛的。”

喃喃自语后,大口的呼吸着,两眼泛白…

顾钧泽这才意识到不对劲,看着她挣扎的模样,心里“咯噔”一下,想起刚刚她说的话,难道……

眸子一闪慌乱,拦腰将她抱起,脚步飞起,怒吼道:“叫医生!”

“简清欢,你欠我的,这辈子都还不清!所以,就算你死了,我也会折磨你的!”

阴狠的话语中带着他都不自觉的紧张!

看着窗外的阳光,简清欢躺在床上,眸光深幽了几分,为什么还活着呢,死了,是不是就可以解脱了?

“醒了就起来,装出柔弱的样子给谁看?简清欢,你这样的女人,只会让我恶心!”

高大的身躯遮挡阳光,顾钧泽眼窝深陷,拳头紧紧的攥在一起,阴翳的眸子里迸射着怒火。

“顾钧泽,你放过我吧,我也放过你,我们离婚吧。”

从此之后,一别两宽,此生再不相见。

所以累积的怨气,爱意,在昨天全部都烟消云散了。

却不曾想,话语刚落,那眸子里的怒气更甚了几分, 一把将她拉了起来,不顾她身体的不适,拽着往外面走去。

简清欢被拽的生疼,白皙的肌肤上一道道红印甚是可怖,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狠狠地将他甩开:“顾钧泽,你疯了?离婚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吗?”

“简清欢,做错事情了就想要用离婚来逃?还想像当年一样玩弄我于股掌之中?清溪现在还在病床上,都是因为昨天去找你!你难道不应该去道歉吗?”

想到那个女人毫无生机的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样子,顾钧泽就气的发抖!

而简清欢好似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哈哈大笑,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找我?恐怕。最恨不得我去死的,就是她吧!”

只有她死了,才不会有人去质疑她的继承权,就不会有人阻挡这一切!

第7章 你休想

顾钧泽瞳孔猛缩,伸手去拉她,简清欢快速倒退两步,倔强的小脸上挂着泪,清澈的眸子满是愤恨!

“叮铃铃~”

就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顾钧泽的电话铃声急促的响起,修长的手指伸进口袋,拿出看了一眼,眸色放暖了几分,狠狠的瞪了一眼简清欢,转身接电话。

不用想,单就看那温润的眸子,那是她从来都没享受过的温柔,就知道对面的人是谁。

“恩,你乖乖的,不要多想,我……现在有事,等忙完去看你。”放软的语气,亲昵的口吻,刺痛着简清欢的心。“她都已经把你害成这样了!你还问她干什么,死不了!”

时不时的哽咽声音透过电话钻进她耳朵里,不用想,都能猜到对面的人说什么,这是简清溪惯用的伎俩,并且,屡试不爽!

“简清欢!溪儿在病床上还担心着你的安全,乞求我在家陪你,你难道就没有心?!”

“有啊,不过,我的心,早就在一年前,死的干干净净,再没任何留恋!”

从爱上他的那天,就已经注定了这段恋爱以悲惨收场,只是没想到,她竟然输的那么惨烈,再也没有缓冲的机会!

这几天的心情犹如一根紧绷的弦,现在,弦断了,她也累了,看着顾钧泽,再也没有往日的爱意,一汪潭水死一般的寂静。

“顾钧泽,我放过你,至此经年,是我在和自己较劲,现在,我放过你,给你自由,我们,离婚吧。”

刚刚的话再重复一遍,奇怪的是竟然没有了刚刚的刺痛感,说完只剩下了解脱,那是一种全身心的放松。

顾钧泽微蹙眉头,不知为何,看到那双死寂的眸子,心被狠狠的撞击着,让他退无可退!

“简清欢,毁了我的一切,你休想!”

咬碎了银牙,双目通红,仿若要不死不休般!

“呵。”轻呵一声,略带着鄙夷:“你不是早就想要和我离婚了吗?不是早就想要和简清溪双宿双飞了吗?还是,你已经爱上我了?”

“我就是死,也不会爱上你!”

再次听到这句话,她只觉得,终于,都可以放下了是吗?再也不会有任何羁绊了是吗?

“你选择的开始,却不能决定结束,等到老头子把继承权落实到我手里,我们就离婚。”

“顾钧泽,你就是一个禽兽,一块暖不热的石头!”

“是吗?那你倒是尝试一下!”

未等她反应过来,大步流星的朝前走了两步,一手箍着她纤细的胳膊,另一只手在她身上探索着。

地毯的柔软让简清欢有瞬间的迷失,而身上的男人,不顾此刻是在大厅,不顾会不会有人闯进来,撕碎她单薄的睡衣,面目表情,只是身下某处,已经叫嚣的要进入。

气温上升,满室暧昧的气氛,或许是她刚刚说的离婚刺激到了顾钧泽,他每一次,都带着侵略的惩罚,几乎快要让她窒息,只本能的嘤咛出声。

第8章 心碎成伤

就连顾钧泽,都不知道怎么了,只要想到以后的生活会没有她,心就忍不住的刺痛,只有此刻,看到她脸上满足迷失的表情,才能够确定这个女人是存在的!

两个小时后……

随着一声低吼,简清欢只觉得体内某处有东西在跳动着,温热不已,而她,只能够死死的抓着抱着他的后背,享受着最后的欢愉。

片刻后,他抽身而出,平坦的眉头一层薄汗,黑曜石般的眸子里带着讥讽:“呵,原来是欲擒故纵啊,不是说要离婚?刚刚你还是挺享受的嘛。”

“那是,谁让你比外面的鸭子好点呢,还有,你还不要钱啊,免费嫖啊,这么划算,不做才是傻子呢。”

简清欢也不甘示弱,伶俐回击,果不其然,顾钧泽的神色暗了下来。

“行了,你也别摆出一幅受害者的姿态了,互惠互利!”

不说还好,一说顾钧泽更为恼怒了,这个女人,把他当做什么了,这种事情,互惠互利?

想要抓着她再惩罚一番,猛然想到医院的简清溪还在等她,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冷哼离开。

知道他走后,简清欢才彻底的瘫软下来,脸上强忍的坚强裂开了缝隙,无助的抱着双腿,任凭眼泪滴落,晕染在地毯上,消失不见。

兴许是太累了,昨天一连贯的打击,再加上晚上的犯病,今天的故作坚强,让她身心俱疲。

有时候想想,真佩服自己竟然能够坚持这么久,如若发现就选择结束,就不是如今这般光景了吧?

可是,没有如果,就好比人生没有彩排,每一刻都是现场直播。

她是被一阵欢跳的电话铃声给吵醒的,看着上面的名字,她眉头紧蹙。

这个时候,她不是应该享受着顾钧泽的宠爱?怎么有时间给她打电话,还是说,这通电话,是挑衅?

疑惑接起,刚想说话,对面就传来某种不可描述的声音。

简清溪在挑衅她的主权,一声高过一声,夹杂着的是男人的喘息。

心脏骤疼不已,好似一双无形的大手狠狠的揉捏着,让她快要停止呼吸。

想象是一回事,亲耳听到,又是另外一回事,明知道他们会做这些事情,可是,却没想到顾钧泽……

眼泪愈发的汹涌了,咬着下唇,血液渗透进嘴里也尚不自知。

轻呵一声,语气轻蔑的对着电话道:“简清溪,你姐夫的滋味怎么样?是不是比你在外面找的野男人强多了?啧啧,你难道不觉得恶心吗?”

不给对面反应的时间,直接挂断了电话,缩在角落里,透过落地窗看着窗外,思绪乱飞。

而病房中。

顾钧泽听着她一声高过一声的声音,声音之中全是魅惑,带着勾人心魄的力量,简单的一个语气助词,让她演变出一场大戏,不由满头黑线……

小说

逆女天娇:成亲三年,将心爱的丈夫送上皇位。

2021-1-2 13:34:30

小说

情深刻骨:残爱难存:她让骆以南一无所有…

2021-1-2 13:38:1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