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女天娇:成亲三年,将心爱的丈夫送上皇位。

成亲三年,将心爱的丈夫送上皇位。,丈夫情变,庶妹偷她子嗣,挖她双眼,毁她容颜,剥了她的心。,再次睁眼,之前的隐忍不再,她要踩渣男,虐渣女,走上人生巅峰。,“呵呵,三皇子,你要皇位?想得美。”,庶妹白莲花?,“我的好妹妹,这张美人皮虚有其表,撕了也罢。”,“对了,名节,容貌,这东西,你命里不该有。”,让满城皆知她的狠毒行径,让她不得好死。,秒了渣女,踹了渣女,唔,逍遥日子我来了。,“喂喂喂,帅哥王爷,你为什么要掐断我的朵朵桃花?”,关键是,还对我宠得不要不要的……,好吧,是美男,就勉强收了吧。,“王爷,不好
逆女天娇:成亲三年,将心爱的丈夫送上皇位。

第1章 死不瞑目

“搬,将这些东西,统统都搬出去,皇上有旨,惠妃胆大妄为,居然敢害皇后之子,不仅打入冷宫,随后还要听从皇上发落。”一个尖尖的声音传来,随即,屋子里,满是搬东西的声响。

卫子纤看着这一幕,仍是无动于衷,即使明知这是陷害,即使他们夫妻几年,可是又有什么用,她卫子纤帮助慕容熙做了那么多事情,在他眼里,还不是落得自己毒如蛇蝎的下场。

“惠……卫子纤,皇上下旨,要你搬去冷宫,你是自己走,还是要奴才送你?”

太监看着她,眼底满是嘲讽。她曾是皇上的惠妃,也是高高在上的人物,可是现在,她害死皇上的子嗣,头发随意的披散着,衣服已经凌乱,脸上,满是因为生产之后,没有好好休养的苍白。

卫子纤看见他眼底的嘲讽,顿时微微一笑。

“皇上真是着急,即使我犯了死刑,可是我刚帮他诞下子嗣,他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让我离开?”

“放肆,皇上也是你可……”话未说完,顿时看见皇上跟皇后进来,随即眼底满是讨好的神情,顿时走过去。

卫子纤看见他眼底的讨好,看见两人进来时,嘴角带着的笑容,心里,满是愤怒的神情。

“启禀皇上,皇后,奴才已经做好一切,只可将她送去冷宫,即可。”

慕容熙点点头,眼底满是冷漠,看着卫子纤。

“卫子纤,你可还有什么好说?你与子楚同为姐妹,你们更是一同嫁入王府,更是与朕,一步步成了大业,如今你于子楚都为母亲,可是你却心狠手辣,害死了子楚的孩子,你可知罪?”

“知罪?”卫子纤说完,顿时哈哈大笑。

“我罪在哪里?”

“放肆。”慕容熙一脸的怒火。

“卫子纤,你害死了子楚的孩子,本就是无可原谅,现下,竟然还敢口出妄言,你可知道,当子楚知道孩子死去,更是心疼成什么样子,你们同为人母,竟然如此的狠毒?”

“像你这样蛇蝎心肠的女子,更是不配呆在后宫,也不配养育公主,所以你生下的公主,你交由子楚抚养。”

卫子纤一听,顿时脸色一变。

“你说什么,我的孩子交给她,那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她……”

卫子楚看着她,眼底满是柔弱。

“姐姐,虽然你害死我的孩子,可是我们毕竟是情同姐妹,又如何会放下你年幼的孩子不管,所以你尽管放心,你的孩子,我一定会好好抚养。”

卫子纤看见她眼底的得意,顿时感觉心口一阵发热。

“皇上,你要如何冤枉臣妾,臣妾已经不再多说,只是,臣妾的孩子,断断不可交由她抚养。”

“冤枉?你于子楚同时生产,你产下女儿,子楚产下儿子,可是你却心狠毒辣,更是偷偷害死了子楚的孩子,现下,你居然还说朕狠毒?”

“皇上,我们夫妻三年,三年前,我是侯府嫡女,我在府里受尽宠爱,你只是落魄的三皇子,你我情投意合,我带足了陪嫁之物到了三皇子府。”

“可是新婚前夜,我们姐妹面容相同,卫子楚错到三皇子府,后来,我更是不计前嫌,跟卫子楚一同尽心尽力的伺候你。”

卫子纤接着说道:“三年前,皇上让你去边疆之地视察,若不是我事先得到消息,说你得了重病,即将不愈,我亲自为你试药,更是救活了。”

“两年前,你被其他皇子派来的刺客刺杀,我更是帮你挡了一箭,如今,我的胸口上,还留有刀伤。”

“一年前,九皇夺位,试问有多惊险,我亲自去了各个皇子府,亲自带人,杀了其他的皇子,你才可以安然坐上太子。”

“皇上驾崩前一刻,其他王爷大臣联合,要将你罢免,我跪在父亲房前,三天三夜,父亲竭力全力,才算是让你当上皇位。”

“我嫁进三皇子府,你曾经许诺我,若是你成为皇上,我便是皇后,可是你真的入主宫中,我只是惠妃,妹妹却成了当今皇后,现下,你还有什么好说?”

慕容熙一怔,眼底闪过一丝迟疑。

“我……卫子纤,你不是想知道,那我便告诉你,虽然你们姐妹相同,可是你们性格不同,你木讷,仗着自己是侯府嫡女,更是对我大呼小叫,更是不计自己的身份,总是事事做主。子楚跟我一样,虽然身份显赫,可是我们却不受宠爱,所以我们更是心心相惜。”

“慕容熙,如此说来,我卫子纤只是你一颗棋子,助你登上皇位?”卫子纤说完,顿时口吐鲜血。

“你……”看着四处都是奴才,慕容熙一脸怒火。

“子楚,这里交由你了,她害死我们的皇儿,所以交由你处置。”慕容熙说完,顿时转身走出去。

卫子楚看见他离开,嘴角闪过一丝得意的笑容。

“姐姐,即使你才艺具备,即使你助他登上皇位,可是你可知,三皇子久久不受宠爱,他要的,不仅是位高权重,还有女子在他面前,日日奉承?”

卫子楚说着,顿时哈哈大笑,“只是,姐姐,你做了那么多,还是便宜了我,我等这一日,已经等了多少年了?”

卫子纤一怔,眼底满是迟疑。

“是你,一切都是你……”卫子纤顿时明白,两人生产完,卫子楚主动提出,两人要搬到一起,更是有了照应,又为何,那一日,宫里什么人都没有,只剩她自己,偏偏孩子没了呼吸。

“我早就恨透了你,我们不是一母所生,却生的同样面容,你从小更是样样在我之上,受尽宠爱,无论我怎么努力,府里的人,更是不会多看我一眼,只是,上天还是眷顾我的,他给了我跟你一样的面容,我冒充你,嫁去三皇子府,想办法将你支开,害死了你母亲,让我母亲成为大夫人,在侯府享尽荣华富贵。”

子楚接着说道:“在三皇子府里,你事事做主,我却只想着,如何讨好他。对了,你还知道?为何我们一同生下的孩子,为何我的孩子会死?其实也是我做的,只是,死了的那个孩子,不是我的,是你卫子纤的。”

卫子纤一听,顿时一脸的震惊,心口一阵发烫,又吐出一口鲜血。

“卫子楚,你猪狗不如,母亲那么疼爱你,却是你害死的,还有我的孩子,他……”

卫子楚微微一笑,“怎么,我知道你恨我,只是我心里的恨,岂会比你少?我在你身边隐忍那么久,现下,也是我该全部告诉你的。对了,若是你不喜欢去冷宫,那我便帮你,可以让你死在这里,守住你的荣华富贵。”

说完,将屋子里的烛火扔在床上,顿时起了一片火海。

“卫子楚,你杀人灭口,若是慕容熙知道,他……”

“我的姐姐,你怎么还不明白?他已经将你交由我处置,与其被关冷宫,直到老死,不如在这里被烧死,好速速去投胎。”

卫子楚说完,看着一边的宫人,“卫子纤临死不惜伤害本宫,误打了烛火,这宫里成了一片火海,你们可知道?”

“是。”

卫子楚听见他们的话,顿时满意的点点头。

“很好。”说完,看着众人,“只是,在这之前,挖她的眼,毁她的容,剥她的心,给死去的孩子祈福。”卫子楚信誓旦旦。

宫人一听,顿时一脸的错愕,“娘娘,这……”

“怎么,本宫让你们做,你们做便是,哪里这么多话?”卫子楚一脸的恼怒。

宫人一怔,看见她眼底的狠毒,顿时点点头。几个宫人,便朝卫子纤走过去。

卫子纤看见他们真的过来,顿时一阵不安,眼底满是慌张的神情。

“卫子楚,你这样害我,你不得好死。”说完,刚想挣脱,却被几个宫人拦住,顿时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传来,眼底也是一片黑暗,再也看不见任何东西。

卫子楚一听,顿时微微一笑。

“姐姐,为了你的孩子,你就行行好,谁让算命的说,你生来就是我的煞星呢?而且,看着两张相同的脸,我就一阵作呕,既然如此,那不如毁灭这不该存在的,日后,这张脸,便是属于我自己的。”

宫人听见她的话,顿时走上前去行刑,只是一刻钟的时间,卫子纤的脸上,身上满是血迹,更是痛苦不堪的喘着粗气。“卫子楚,你如此待我,若有来世,我让你百倍偿还。”

卫子楚看见她容貌已毁,眼珠更是被生生剥落,脸上,更是有两个血库里,躺在地上,如猪狗一般,喘着粗气,顿时得意的微笑,“你们还愣着做什么,把门从外面锁上。”说完,施施然走出去。

卫子纤听见锁门的声音时,已经来不及了,感受四周的大火,看着房门紧锁,用尽浑身力气,爬到门边,奈何门去丝毫打不开。

“慕容熙,卫子楚,开门……咳咳……”

“子楚,你这样做,若是侯爷知道,他……”慕容熙一脸的迟疑。

“陛下请放心,姐姐害死我的孩子,更是罪有应得,还有,你我已是皇上皇后,难不成,父亲还会怎么样我们?”

慕容熙一听,顿时点点头,眼底满是放心的笑容。

卫子纤躺在火海里,听见两人的话,顿时一脸的憎恨。

“慕容熙,卫子楚,你们害我,更是害死了我的孩子,我卫子纤发誓,倘若有来世,一定要你们生不如死……”即使浑身是血,身体更是痛苦不堪,眼底依旧满是愤怒。

火烧在身上,却没有任何的灼热感,眼底,满是怒火。

“卫子楚,我从小对你疼爱,更是事事为你着想,可是你却害死我,更是不惜利用我,即使我做了鬼,也不会放了你们这对狗男女……”说完,顿时哈哈大笑,笑声回荡在火海里。


第2章 重生大婚前

卫子纤行走在黑暗里,眼底满是迟疑,她明明记得,自己不是死了,可是现在又是在哪里,为何到处都是一片黑暗,正在迟疑,忽然闻到一股异样的味道,鼻头满是燥热,刚要发作,忽然看见一片亮光,便朝着亮光走去。

睁开眼睛,才发现她躺在床上,没有大火,四周也没有人影,心头更是一阵吃惊,她记得,明明她的眼睛已经被剜掉,为何……为何会在这里,这里又是哪里?

看着四周熟悉的一切,心里有了猜测,这里,这里不是她在侯府的房间吗?为什么……心一点点往下沉,无论怎么样,也猜不透是为什么。

正在迟疑的时候,忽然听见外面的一阵推门的声音,卫子纤定了定心神,看见走进来的人,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一阵不可思议。

“小姐,你醒了。”咏荷一脸的笑容,眼底满是欣喜。

“本来奴婢还担心,小姐身体不适,是不是要去请大夫,可是现在看来,小姐应该是没有大碍了。”说完,走到她身边,将湿了的帕子递到她手边。

卫子纤一怔,顿时摇摇头,眼底满是淡淡的神情。

“只是一些不舒服罢了,没什么大碍。”说完,在脸上随意擦了起来。

虽然咏荷是她的贴身丫鬟,虽然她们自小一起长大,可是,在慕容熙身边呆了三年,经历那场大火,经历卫子楚的背叛,她是不敢再任意相信谁了。

咏荷站在一边,听见她声音里的冷漠,顿时一阵好奇,只是奇怪的看着她。

卫子纤感受到她的目光,却没多说什么。正低下头看着,忽然看见房间里的喜字,眼底满是诧异。

“这……”她要是没记错,这房间里的一切,竟然同她跟慕容熙成婚前一样,可是为什么……心里忽然有了大胆的猜测,眼里满是期待。

“咏荷,大婚的一切,准备的如何了。”

咏荷虽然感觉她有些变化,可是听见她提及大婚的事情,顿时冲刷了之前的迟疑。

“都准备的差不多了,是夫人亲自准备的,所以就等着明日大喜之日的到来了。”

卫子纤听见她的话,顿时证实了自己的猜测,心里满是雀跃的神情。

原来是这样,竟然是这样,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可是她重生了,竟然回到了跟慕容熙成婚前一天。她若是没记错,今日应该会发生一些事情。想到这里,嘴角满是笑容。

卫子楚,慕容熙,这是老天爷给我的机会,他竟然让我重生,带着对你们的仇恨,回到三年前。好,很好,你们对我所做的一切,也该让你们尝尝看,是什么样的绝望。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为何……”咏荷眼底满是迟疑,她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总是感觉小姐变的有些奇怪。

“咏荷,等下二小姐过来,就告诉她,我在等她。”说完,独自起身,走到窗边。

咏荷虽然迟疑,可是听见她的话,又看见她真的没什么事情,顿时点点头,还是下去了。

站在窗前,看见朵朵白云,看见蓝色的天空,脸上满是温热的风吹过,她才感觉,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卫子楚,我们多年姐妹,可是你却将我骗的好惨,你对我做的那些事情,我可是铭记于心。既然是你有胆量做出来,可别后悔才是。

咏荷刚刚走到门边,就看见卫子楚走来,眼底满是笑容。

“咏荷,姐姐她在吗?”卫子楚微微一笑,眼底满是和煦的笑容。

“二小姐,小姐在里面。”咏荷低下头,忽然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顿时一阵迟疑,眼底满是诧异,“二小姐身上,是什么气味,竟然这么好闻?”

卫子楚一怔,手下意识的摸了摸袖口,匆忙摇摇头。

“没什么,既然姐姐在里面,那我就进去了。”说完,一脸急切的走进去。

咏荷看见她进去,顿时一阵迟疑。怎么今日,大小姐跟二小姐,都这般的奇怪。

卫子楚推门而入,就看见卫子纤站在窗边,看见那抹身影,眼底满是厌恶。

“妹妹来了。”卫子纤转过身,恰好看见她眼底的神情,并未打破,只是微微一笑。

卫子楚一怔,顿时点点头,“姐姐。”

匆忙间,眼底多了一丝慌乱,发觉她没什么异常,顿时放下心。嘴角多了一丝笑容,走到她身边,刚要拉住她的手,熟料她身形一闪,顿时走到一边。

卫子纤径自走到桌边,转身坐下,自己倒了杯茶。

“妹妹来有什么事情吗?”

卫子楚站在一边,眼底满是错愕。可是看见她正在喝茶,并没有什么异常,顿时有些迟疑。“姐姐,是不是子楚做了什么事情,惹得姐姐不高兴,所以才……”话说到一半,并没有继续说下去,眼底满是楚楚可怜的神情。

“妹妹说什么呢?你何曾做过什么事情,又何必这样说?还是……妹妹你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

话锋一转,眼底闪过一丝犀利的神情,只是打量着她。

卫子楚察觉到她的目光,顿时一阵发抖。

“姐姐,我没有,在整个侯府,只有姐姐对我最好,我们是姐妹,而且子楚自幼在侯府人微言轻,若不是姐姐时常照顾子楚,子楚又……”说完,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卫子纤看见她眼底的泪水,眼底满是冷漠。

“好了,既然没什么事情,说说就得了,而且妹妹这楚楚可怜的样子,倒会让别人以为,我是如何欺辱你了。”说完,倒了一杯茶,递给了她。

卫子楚听见她的话,又看见她脸上的笑意,顿时松了一口气。

“姐姐,明日就是你与三皇子的大婚之喜,子楚在这里,可要恭贺姐姐了。”说完,眼底闪过一丝神情。

听见她的话,卫子纤微微一笑,眼底满是淡然。“谢谢。”

卫子楚一怔,今日总是感觉她有些不对,可是却说不出来,到底是哪里不对。沉默片刻,终究从怀里拿出香囊。

“姐姐,这个是我从庙里求回来的,还请姐姐收下。”说完,将东西递了出去。

卫子纤看了她一眼,看见她眼底的期待,顿时微微一笑。

“好,那就多谢妹妹了。”说完,拿起香囊。

等到卫子楚离开,卫子纤看着手里的香囊,一直不停的把玩着。

“小姐……”咏荷喊了几声,却发现她还是在发呆。“小姐,你怎么了,没事吧?”

卫子纤一怔,看见咏荷站在那里,顿时摇摇头,“没事。”说完,站起身来。

“咏荷……”她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淡淡的看着她。

咏荷发觉她的不对,眼底满是关心。

“小姐,你到底是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若是有什么事情,小姐你只管直说,我……”

“我可以相信你吗?”卫子纤的眼底,满是淡然。

咏荷听见她的话,顿时一阵不安。

“小姐,虽然你是小姐,咏荷只是下人,可是我们一起长大,小姐一直对咏荷很好,小姐若是有什么事情需要咏荷去做,小姐便直说。”

卫子纤一听,顿时摇摇头。

“好了,你先别紧张,我只是随便问问罢了。你先过来,眼下,我确实有件事情,需要你去做。”卫子纤淡淡的说道。

在咏荷的耳边吩咐了几句,咏荷便匆忙离开了。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卫子纤的心里,满是担心。即使刚才咏荷那么信誓旦旦,可是经历了上一世的背叛,这样贸贸然的相信一个人,她也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

可是,她总是需要一个帮手,来助她做成一些事情。

正在迟疑,忽然听见门外的声音,就看见丫鬟走进来。

“小姐,夫人吩咐你过去。”

卫子纤听完,眼底满是复杂的神情。

“走吧。”

到了夫人的院门口,卫子纤停下脚步,心里满是憎恨。

上一世,她一直以为,这李氏,是她的母亲,是她可以相信之人,可是自从她们姐妹俩到了皇宫,最后发生那样的事情,可是身为亲生母亲的李氏,却并没有出面说一句话。

或许,在这满是心机的府邸里,只有自己,才是最值得依靠跟相信的吧。

“母亲。”见到李氏,卫子纤喊了一声。

李氏看见她进来,顿时一脸的笑意。

“纤儿,听丫鬟说你身体不适,现下可好些?”说完,更是走到她身边,要去拉住她的手。

卫子纤一听,心里满是嘲讽的声音。

李氏的话,说的太好听了些。她若是真的关心,大可去看看,可是她在院子里这么久,相信她的消息,也早已经传到了李氏的耳里,却没见到,李氏有任何动静。

“让母亲操心了,子纤没事。”说完,身形一闪,似是无意躲开李氏的手。

李氏一怔,随即还是讪讪一笑,“没事就好,对了,明日大婚……”

“母亲且放心,子纤身体已无大恙。”卫子纤微笑的说道。

李氏听见她的话,顿时点点头。

“对了,你刚刚醒来,你妹妹有没有去看望你?”

卫子纤一怔,看见她眼底的焦急,心里顿时有了猜测。

“已经看望过了。”

“那她……既然看望过了,那就好了。”说完,脸上,满是复杂的神情。

卫子纤看见她眼底的神情,顿时加重了心里的猜测。难道,上一世的事情,竟然……

在李氏的院子里呆了一会,卫子纤便找了借口离开。刚刚回到院子,就看见咏荷一脸的着急,卫子纤走了过去,咏荷慌忙跟上。

两人进了屋子,卫子纤坐了下来,眼底满是思索。

“小姐,东西已经找大夫看过了,确实是有问题。”咏荷的眼底,满是慌张。

卫子纤一听,眼底满是冷笑。

“咏荷,二小姐前几日,是自己去上香吗?”卫子纤的眼底,满是迟疑。上一世的她,实在是太过单纯,这样的事情,她并没有多想,只是整日沉寂在即将大婚的喜悦里。


第3章 身边有奸细

咏荷一怔,看见卫子纤眼底的冷漠,呆滞的点点头。

“不是,是跟夫人一起,那几日,小姐身体不适,所以……”

“原来是这样。”卫子纤说完,顿时微微一笑,看着窗外,眼底,满是冷漠。

“小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香囊,不是二小姐拿过来的吗?可是为什么,为什么香囊会有问题,难道是……”

卫子纤看着她,眼底满是笑容。

“咏荷,你我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吧?”说完,拿起杯子,自顾自的倒了一杯茶。

咏荷点点头,眼底满是激动的神情。

“小姐,咏荷自幼被卖到府里,更是到了小姐的院子里做差事,小姐对咏荷一直很好,咏荷一点都不敢忘记。”咏荷一脸认真的看着她。

听见她的回答,卫子纤点点头,却只是笑而不语,继而走进屋里,拿了东西出来,走到咏荷身边。

“这是你的卖身契,你收好。”

咏荷一愣,眼底满是震惊。

“小姐,你这是做什么,我……”

卫子纤摇摇头。

“咏荷,想必你也在怀疑,为何一直跟我交好的二小姐会这样对我?为何连夫人都牵扯在其中?其中的缘由不需要我多说,我要做的事情,不是你可以承担的,所以你还是拿了卖身契,离开这里,找个好人家吧。”

咏荷听完,慌忙跪在地上,眼底满是慌张的神情。

“小姐,小姐,咏荷不走,无论发生任何事情,咏荷都要在小姐身边,即使要咏荷万死不辞,咏荷也愿意。”说完,更是一脸的坚决。

卫子纤看见她眼底的神情,顿时摇摇头,眼底满是无奈。“你这样又是何必?”

“小姐不用多说了,需要咏荷做什么,小姐直说吧。”咏荷说完,一脸的认真。

卫子纤听见她的话,看见她眼底的坚决,心里更是一阵发酸。卫子楚跟夫人都是她的亲人,可是她们却那般算计她。想起上一世的事情,她到现在,还是恨的浑身发抖。

卫子楚害死她的孩子,抢夺她的夫君,更是挖了她的眼睛,最后,竟然要活活烧死她,她到现在,还记得一清二楚,迟早有一日,她都一定要百倍的还给她。

“好,既然你不愿走,那我就不勉强你,卖身契还给你,若是遇到什么危险,你便离开吧。”说完,递了过去。

咏荷拿着卖身契,眼底满是激动的神情。

“小姐,现在需要小荷做什么,便直接说吧。”

卫子纤点点头,刚要说话,忽然听见外面的异声,又看见门口隐约有了人影,对着咏荷使了个眼神,然后悄悄走到门外。

门打开,门外站着一个丫鬟,看见卫子纤开门,眼底满是慌张。

“怎么,有什么事情?”卫子纤淡淡的说道。

小池一怔,慌忙收起慌张的神情,顿时摇摇头。

“奴婢……奉了夫人的命令,让小姐试试这新嫁衣。”

卫子纤看了一眼,咏荷慌忙走过来接了过去。

“好了,有咏荷帮我,你下去吧。”说完,转身进屋。

小池听见她的话,顿时点点头,匆匆忙忙就离开了。

咏荷看着小池离开的背影,眼底满是迟疑,匆忙走了进去。

“小姐……”

卫子纤微微一笑,“我说,我身边的事情,怎么她们知道的一清二楚,竟然是在我的院子里安装了眼线。”说完,眼底满是冷漠。

“小姐,你是说小池,她比咏荷晚来几年,可是对小姐,还是忠心耿耿的,所以她是不会……”

卫子纤摇摇头,“咏荷,是你太单纯了。”卫子纤淡淡的说道。

咏荷一怔,顿时点点头。“那小姐是要怎么做,是抓住小池,去找二小姐,还是……”

“咏荷,你过来。”卫子纤说完,低声在咏荷耳边说了起来。

等到咏荷离开,卫子纤仔细端详着屋里,最后,目光落在香炉上,眼底闪过一丝冷漠。

“卫子楚,你这么迫不急待的动手,不但在香囊上动了手脚,更是在我屋里也做了手脚,只是不知道,等到明日一早,发生的一切,到底是你能不能承受的?”

想起上一世的事情,眼底满是狠毒。

对付卫子楚跟慕容熙这对狗?男?女,她是一定会去做的,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让她们一下死了,有什么好的,她总要将他们扬骨挫灰,不然,怎么对的起他们上一世的狠毒?

卫子楚一脸的冷漠,从屋里走了出来,看着站在外面的小池,眼底闪过一丝异样的神情。

小池看见她出来,慌忙走上前去,眼底满是讨好的神情。

“二小姐,奴婢已经按照你说的去做了,更是趁小姐不在房里,在她房里动了手脚,只要等到今夜,就一定会万无一失的。”

卫子楚听见她的话,眼底闪过一丝狠毒。

“好,很好。”

“二小姐,奴婢已经按照你说的去做了,若是事成,那……”说完,更是一脸的迟疑。

卫子楚看着她,顿时点点头。“放心好了,我答应你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

小池听见她的话,顿时一阵心满意足。

“那奴婢还是先回去了,若是出来时间过长,会被大小姐怀疑的。”说完,转身就离开了。

卫子楚看见她离开的背影,眼底满是笑容。

“太好了,今夜若是卫子纤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么明日大婚她无法出现,那三皇子妃的身份,可就是她的。”

想到这里,顿时一阵心满意足。这本就是她的,凭什么卫子纤跟她同为卫府小姐,却处处比她尊贵,只是因为她投胎比她早?既然上天不厚待她,那么到底该怎么做,就要看她自己了。

到了夜里,到处都是一片黑暗,不远处,甚至还能听见树叶摇动的声音。忽然,黑暗里闪出两个身影,只是一瞬间,便消失在黑暗里。

卫子楚一夜未睡,眼底满是着急,不知小池那丫鬟做的怎么样了,一直到现在,还没有任何动静。

忽然,门外走进来一个丫鬟,眼底满是慌张的神情。

“小姐,不好了,大小姐的院子里出事……”

“是大小姐的院子出事了?”卫子楚听见她的话,一脸的欣喜。

“那母亲跟父亲呢,是不是府里的人都去了大小姐的院子?”

“是,小姐你快去看看吧。”

卫子楚顿时点点头,匆匆忙忙就离开了。

一直到了卫子纤的院子,院子外已经围了不少下人了。下人们看见卫子楚,纷纷都让开了。

卫子楚看见下人们看着自己,并未察觉出什么不对,只是一脸的着急,要去卫子纤那里看看,事情是不是成功了。

走到卫子纤的房门外,忽然听见里面的哭泣还有吵闹的声音,卫子楚的嘴角,闪过一丝笑容,只是一瞬间,便消失了,然后走了进去。

“爹爹,姐姐她怎么做出这样见不得人的事情,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还是……”话还未说完,顿时一脸的吃惊,看着卫子纤站在那里,更是一脸的慌张。

“卫子纤,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跟……”


第4章 大婚拖延

卫子纤听见她的话,眼底闪过一丝嘲讽,然后信誓旦旦的看着她。

“妹妹,你胡说什么,我何曾做过这样的事情,你连事情是怎么回事都不知道,竟然还这样的诬陷我?”

卫子楚一怔,想要说什么,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李氏有些恼怒的看着卫子楚,“子楚,你胡说些什么,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卫云雄本就生气,现下听见这样的争执,更是气愤。

“好了,事情还没查清楚,喋喋不休的吵什么。”说完,看着跪在地上的男女,还有站在一边的卫子纤。“子纤,你说,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卫子纤摇摇头,眼底满是迟疑的神情。

“父亲,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昨夜祖母那里有人来报,说是祖母找子纤有事,便急急忙忙赶去了,直到今日早上回来,就看见这……”话还没说完,眼底满是气愤的神情。

“只是,不知道他们为何会在女儿的房间,又为何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卫云雄一听,顿时一阵皱眉,看着地上的二人。

“老爷,或许只是小事罢了,没准是这地上的下作之人,见子纤不在府里,所以才敢大胆在她的屋子里做出这样的事情。”李氏慌忙解释,眼底满是着急。

卫云雄一听,顿时一脸的狐疑。

李氏看见他眼底的神情缓和,慌忙拉住卫云雄。

“老爷,既然这事情是发生在内府里的,那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去做吧,我一定会将事情查清楚,你还是先回去吧。”说完,对着卫子楚使了个眼色。

卫子楚反应过来,刚要走到卫云雄的身边,却不知被谁推了一把,生生往前走了几步。

卫子纤听见李氏的话,又看着卫子楚一直看着自己,顿时一阵恼怒,这二人,要把所有人都当成傻子是不是?趁着时机,卫子纤走到卫云雄身边,更是跪了下去。

“父亲,无论事情是怎么回事,一切都是女儿的错,这丫鬟是女儿房里的人,只是女儿实在不知,他们二人,为何会在女儿的房里做出这样的事情。”

“即使他们要做这下作的事情,大可以找个没人的地方,又怎么会胆敢在这里,而且府里的人都知道,今日就是我的大婚之喜,又怎么会在这个关头……”

卫云雄一听,顿时冷哼一声,推开李氏,眼底满是恼怒的神情。

“看来,事情不是这么简单,这件事,毕竟关系到卫家的颜面,还是查清楚比较好。”说完,看着地上的两人。

李氏一听,顿时慌了神,眼底满是不安。

“老爷,这……”

“好了,好了,不必多说。”卫云雄说完,看了卫子纤一眼。

“你先起来,纵使是在你房里发生的事情,可是看样你也是不知道的。”

说完,看着地上的两人。

“说,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池跪在地上,眼底满是慌张。她也不知道,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昨夜她刚把人带进去,就没了知觉,难不成是卫子纤知道了,所以……

可是看着她脸上的神情,凭她对卫子纤的了解,她知道,卫子纤是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那到底是怎么回事,究竟是谁,是谁要这样的对付她?

“怎么,你们还不说是不是?”说完,卫云雄看着管家,“动刑,无论如何,都要查清楚事情的真相。”

管家看见他眼底的恼怒,顿时点点头,然后吩咐下人行刑。

李氏看见事情变成这样,也是她没想到的,事情是她策划的,照理说,一切都是有序的进行着,可是为什么,事情竟然会这样?

她不是不怀疑卫子纤,只是若是她说的是实话,那她确实是不在府里的,整件事情,就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了,那这件事情,又到底是怎么回事?

很快,整间屋子里,响彻的都是叫喊声,以及棍子打在身上的声音,只是一瞬间,整间屋子里,都充斥着血腥味。

李氏看见事情变成这样,顿时一脸的迟疑,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

“老爷,无论事情是怎么回事,可是今日是子纤的大喜之日,难不成要因为这样的事情,耽误跟三皇子的亲事?”李氏迟疑的说道。

卫云雄一听,顿时点点头。他只顾得要查清楚事情的真相,却忘记了今日的大事。想到这里,顿时看着卫子纤。

“子纤,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比不得你跟三皇子的事情重要,要不,还是先举行你跟三皇子的亲事,剩下的事情,都交给父亲,父亲一定会给你个答案。”

卫子纤一听,顿时点点头。

“父亲说的是。”说完,整个人一阵晕眩,眼底,满是痛苦的神情。

咏荷看见她的不对,顿时走上前去,眼底满是关心的神情。

“小姐,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卫子纤刚要说话,却闭上了眼睛,顿时倒在地上。

卫云雄见状,顿时一脸的着急,眼底满是气愤的神情。

“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去请大夫。”

一时间,卫府一阵动乱,大小姐的房里发生这样的事情,大小姐又在大婚大日昏倒,索性,卫府压住消息,才没有什么乱子,可是三皇子的姻亲队伍,也在这个时辰赶到。

卫云雄站在院子里,眼底满是愤怒的神情。

“好端端的,竟然发生这样的事情?”卫云雄一脸的气愤,“整个家不是你在打理吗?看看你管理的好家。”

李氏一怔,顿时说不出话来,眼底满是无奈的神情。

卫子楚看见没人注意她,便悄悄的往后走了几步,刚要退出去,又好像被人推了一把,然后倒在地上。

卫云雄正在生气,看见卫子楚惹出的动静,顿时一阵气愤。

李氏也是愤愤的看着她,今日不知怎么了,卫子楚竟然这样的冒失。

很快,大夫便走了出来,眼底满是迟疑的神情。

卫云雄看着大夫出来,慌忙走上前去。

“怎么样,子纤到底是怎么了?”

大夫一怔,看着卫云雄。

“大小姐是被下了药,所以才会突然昏倒。”

“下药?”卫云雄一听,顿时一阵皱眉,忽然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眼底,满是冷漠的神情。“你尽管说,到底是什么药。”

“只是一种让人昏睡的药,醒来之后,也就没什么了。”大夫迟疑的说道。

卫云雄一听,顿时一阵恼怒。

“好,很好,竟然在卫府发生这样的事情?”

卫云雄恼怒的说道:“查,查,连同今日的事情,都一同查清楚。”

卫子楚一听,顿时一脸的慌张,眼底满是不安,求助的看着李氏,却见李氏的眼底,也是一阵慌乱。

大夫刚刚出去,卫子纤便坐了起来,眼底满是淡淡的神情,忽然听见门响,然后看着进来的人。

“事情怎么样了?”

咏荷点点头,眼底满是喜悦的神情。

“老爷听说小姐是被下药,所以下令,要严查整件事情。”

咏荷高兴的说道:“小姐,你都不知道,刚才二小姐想偷偷出去,幸会我反应过来,然后设法拦住了二小姐。”

“只是,小姐为什么不干脆说出整件事情,这样绕一个大圈子,万一要是……”

卫子纤摇摇头,眼底满是淡淡的神情。

“或许其他的时候,她们可以搪塞过去,可是今日不会,她卫子楚上演了这么一场精彩的戏,我当然要好好配合她了。”

咏荷一听,顿时一脸的迟疑,眼底满是好奇的神情。

“这……”

“现下时辰差不多了,宫里那边,有什么动静吗?”

“三皇子已经赶到府里了,老爷已经去了。”咏荷迟疑的说道。

“很好,那就顺手把这个麻烦也解决掉。”卫子纤说完,慢慢起身。

“走吧,我们也出去看看。”

“不知三皇子前来,老夫有失远迎。”卫云雄的眼底,满是不安。

三皇子看着他,眼底闪过一丝不满。

“卫大人别这样说,过了今日,就是本皇子跟卫府的大喜之日,只是,我倒是不明白,为何在这个时辰,要将婚事拖延不下?”

“这……”卫云雄顿时一阵迟疑,眼底满是不安。

“你要知道,那我就告诉你,我要跟你退婚。”卫子纤说完,施施然从外面走进来,脸上,满是苍白。


第5章 委曲求全

众人一听,顿时一阵吃惊,每个人的眼底,满是不同的神情。

卫云雄看见卫子纤进来,本想说句心疼她的话,可是再听见她那句话之后,眼底满是震怒。“子纤,你若是身体不适,便回去休息。”

卫子纤走到众人眼前,苍白的脸上,满是认真。

“父亲,我说的是真的,我要跟三皇子退婚。”

李氏听见她的话,虽然心里满是高兴,可是想起还有众人在,顿时走上前去。

“子纤啊,你这是要做什么……”

“母亲,我要跟三皇子退婚。”卫子纤信誓旦旦。

卫子楚听完她的话,顿时有些迟疑,虽然,她想取卫子纤代之,只是,这卫子纤现在说的话,她倒是拿不清,她到底要做什么了。看着李氏,李氏示意她不要轻举妄动。

“你……”卫云雄一脸的恼怒,眼底满是愤怒的神情。

慕容熙看见她眼底的认真,心里满是猜测。

“卫小姐要跟我退婚,若是我哪里做的不对,卫小姐尽管说出来,又何必……”

卫子纤没有看他,她不想看见那张脸,那张她憎恶的脸。

“父亲,我是真的要跟他退婚,经过这次事情之后,我才知道,我不该嫁给三皇子。”

“你……你口口声声说不能嫁给三皇子,那你倒是告诉我,你究竟为何要这样做,还是因为今日的事情,所以你神志不清,才会胡言乱语?”卫云雄迟疑的说道。

卫子纤摇摇头,眼底满是信誓旦旦的神情。

“父亲,无论你要如何说都好,只是,我实在是不能嫁给三皇子,就是因为要嫁给三皇子,才有今日的事情,或许说,今日的事情,只是他们对我的警告,若是我执意出嫁的话,那……”

“胡说。”卫云雄一脸的恼怒。

“你是堂堂卫府大小姐,你跟三皇子的亲事,更是皇上下旨的,岂由得你胡说?”

“父亲,子纤从小在你身边长大,无论什么事情,父亲都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又何必这样……”

“那你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卫云雄恼怒的说道。

屋子里的人听见卫云雄的话,都纷纷看着卫子纤,眼底满是各异的神色。

卫子纤看着他,眼底满是迟疑,“父亲,我……”

“小姐,你就告诉老爷吧,这样的事情,小姐实在是不需要受委屈。”咏荷站在一边,眼底满是看不下去的神情。

“住嘴。”卫子纤一脸的恼怒。

“这样的事情,或许是什么误会,没凭没据的,由不得你胡说。”

“奴婢……奴婢也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咏荷迟疑的说道。

卫云雄听见咏荷的话,眼底满是深沉。

“好,既然你知道是怎么回事,那你倒是说说看。”卫云雄恼怒的说道。

“老爷,其实今日的事情,是府里的人有意为之,为的就是……”

就在众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卫子纤忽然站起来,眼底满是愤怒的神情。

“让你不要胡说,你胡说什么。”说完,就是一个耳光,打在咏荷的脸上。

“小姐,即使小姐今日打死奴婢,奴婢也要说出来。”

咏荷信誓旦旦的说道,然后看着卫云雄,“老爷,关于小姐被下药的事情,其实奴婢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而且刚才,也找大夫求证过了,大夫已经证实了奴婢的猜测。”

李氏跟卫子楚一听,纷纷脸色一变,万万没想到,咏荷会这样说,只是事出突然,现在确实也没什么好办法。

“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倒是要看看,究竟是何人,要这样对付我的女儿。”卫云雄恼怒的说道。

卫子纤还要说什么,却被卫云雄给制止。无奈之下,卫子纤只得乖乖闭上了嘴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是二小姐送来的香囊,是跟夫人一起去的,因为小姐平时的贴身之物,都是奴婢保管的,可是自从二小姐送完香囊,小姐就出事了。”

咏荷不安的说道,眼底带着一丝迟疑,看着卫子楚。

“二小姐,奴婢不知道,不知道您究竟为何要这样对大小姐,您平时跟大小姐相好,你们也是以姐妹相称,可是为什么又……”

“你胡说,什么香囊有问题,香囊是我跟母亲一起从寺庙里带回来的,而且从寺庙回来之后,也曾经有很多人接触过,你又为何要颠倒黑白。”卫子楚的眼底,满是气愤的神情。

卫子纤看着卫子楚眼底的气愤,眼底满是冷笑。

若是她不知道卫子楚是什么人,恐怕现在,真的要被她这样精湛的演技给骗过去,只是,卫子楚,现在证据确凿,虽然不能置你死罪,但是,你平时在别人眼里百般讨好的样子,恐怕也会不攻自破吧?

慕容熙看到这里,眼底闪过一丝异样的神情,看了卫子楚一眼,最后目光,落在卫子纤的眼底,看见她眼底闪过的冷笑,虽然只是一瞬间,可是他看的清清楚楚。

虽然今日大婚被拖延,但是现在看来,整件事情,已经变成了卫府的家事,恐怕他在这里,也是不太适合了。

“卫大人,今日的事情有些曲折,我于大小姐的婚事,还是暂时放下,等处理好卫府家事,再说吧。”慕容熙说完,转身离开。

卫云雄看见他离开,也不多说,目光只是落在咏荷身上。

“今日的事情,你说的是真的?”

“是,奴婢不敢拿这样的事情说笑。”咏荷认真的说道,“老爷若是不信,大可找大夫前来问清楚。”

“好。”卫云雄点点头,眼底满是信誓旦旦的说道,“去请大夫过来,我倒是要看看,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管家得到消息,匆匆忙忙就离开了。

卫子纤看到事情变成这样,眼底满是无奈。

“父亲,其实今日的事情,可能是误会,或许真的如妹妹所说,真的是……”

“小姐,您就不要再说了,难道您就不怀疑吗?即使香囊的事情有误会,那二小姐早上赶到院子时,说的那些话,也是误会吗?若是二小姐没有做什么事情,怎么会说那些话?”

卫云雄一怔,突然想起那些话。

“二小姐说,大小姐怎么做出这样见不得人的事情,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可是,二小姐事先是什么事情都不知道的,可是刚刚进了院子,就说这样的话,难道没什么蹊跷吗?”


第6章 有所怀疑

咏荷的话音刚落,一屋子的人,眼底满是各异的神色。

卫云雄看着卫子楚,眼底满是打量。

“子楚,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卫子楚一怔,她万万没想到,卫子纤身边的丫鬟,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可是,到底是为什么,她是在香囊上做了手脚,可是并不敢明目张胆的这么做,现在看来的话,事情倒是很蹊跷,究竟是谁,究竟是谁要这样做?

卫云雄看见她不说话,顿时冷哼一声,眼底满是恼怒的神情。

“好,真是好样的,真是我卫府的好女儿,居然做出这样手足相残的事情?”

李氏率先反应过来,虽然没有任何办法,可是她必须要保住卫子楚,只有这样。

“老爷,你别听那丫鬟胡说,事情一定不是这样的,一定是有人要故意陷害子楚。”李氏说完,看着卫子纤,眼底更是若

有所思。“卫子纤,是不是你,是不是你……”

“母亲。”卫子纤一下站起身来,眼底满是激动的神情,“我于子楚,都是您的女儿,为何发生这样的事情,母亲不是慰藉我,却是说这样猜测我的话?”

李氏一愣,看见卫云雄的脸色阴沉,眼底满是迟疑。

“我……”

“好了。”

卫云雄一脸的恼怒。

“怎么,你们还嫌不够丢人?子纤,你先别着急,放心好了,若是真有人敢对你怎么样,我这个做父亲的,是断然不会放过她的。”

卫云雄说完,目光落在卫子楚的身上。

“子楚,你说,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究竟为何要这样做?子纤可是你的姐姐,你们一向姐妹情深,你……”

“父亲,我……”卫子楚一脸的犹豫,看着李氏,顿时不知该说什么。

卫云雄看着她,眼底满是恼怒的神情。

“来人,将卫子楚先关起来,稍后处置。”卫云雄恼怒的说道。

管家一听,匆忙招呼下人进来,刚刚走到卫子楚身边,却被李氏拉住。

“老爷,子楚她还小,就算事情是她做的,她也不是存心的,你又何必,或许,事情不是这样的。”李氏不安的说道。

“哼。”卫云雄一脸的怒气,“这就是你教导的好孩子,你们还楞着做什么,拉下去。”卫云雄执意的说道。

李氏还想求情,可是看见卫云雄眼底的恼怒,却不敢再多说,眼底满是不忍的神色。

卫子纤看着李氏痛苦的样子,看着卫子楚被带下去,楚楚可怜的样子,虽然平息不了心里的仇恨,可是她知道,事情到现在,只是一个开始罢了。

等到卫子楚被带下去,卫云雄亏欠的看着卫子纤,眼底满是无奈。

“子纤,这次的事情,是委屈你了,可是你放心,父亲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万万不会再让你受任何委屈。”

卫子纤看见他信誓旦旦的样子,只感觉一阵作呕。

或许前世,她会觉得,卫云雄一直宠爱她,甚至整个卫府都是宠爱她的,可以容忍她做任何事情。

可是经历上一世的事情,她才明白,她对于卫云雄来说,只是一个可以利用的棋子罢了,即使她做不成三皇子妃,可是卫云雄还有其他的女儿,她们照样是可以。

思索片刻,卫子纤摇摇头,眼底满是信誓旦旦的神情。

“父亲,这次的事情,或许跟子纤也脱不了关系,或许,妹妹正是因为三皇子,才会这样做,所以子纤现在只有一个要求,就是跟三皇子解除婚约,希望父亲许可。”

上一世,已经做够了棋子,这一世,她要为自己而活。

卫云雄一听,顿时脸色一变,可是看见她脸色苍白,还是没有多说什么。

“罢了,罢了,这件事情,还是等等再说。”卫云雄说完,转身离开。

等等他走出去,卫子纤的眼底,闪过一丝神情,刚要离开,却听见身后的声音。

“站住。”李氏一脸的怒气。

卫子纤一怔,顿时转过身来。

“母亲……母亲可还是为了妹妹的事情生气,其实我……”

“你不用多说。”李氏一脸的恼怒。

“卫子纤,没想到,我居然还会被你骗的团团转,你倒是有心计,在我身边呆了这么久,你说,子楚要做的事情,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所以你早早做了防范,今日发生的事情,是不是你用来陷害子楚的?”

卫子纤一听,顿时一脸的淡然。

“母亲,今日被害的是我,若不是我去了祖母那里,那么现在,我是不是落得跟小池一样的下场?母亲,我于子楚都是你的女儿,若是你想要子楚嫁过去,那么您直说罢了,现在子楚的阴谋被父亲发现,她只是被父亲关起来,你就心疼不已,那么我呢,你可曾想过我吗?”卫子纤说的情真意切,眼底,带着一丝探寻。

“本来,今日发生的事情,我是不想再多说,若不是咏荷多嘴,也不会让父亲知道什么。”说完,瞪了咏荷一眼。

“我……”李氏一怔,瞬间觉醒过来,她这是做什么,即使再生气,现在也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好了,子纤,今日母亲只是太气愤了,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你就别多想了,你现在身体还是不适,还是先回去休息吧。”李氏说完,看了她一眼,转身就离开了。

回到院子,卫子纤坐下来,脸上,满是淡然的神情。

咏荷气呼呼的关上门,然后走进去。站在卫子纤的身边,眼底满是气愤的神色。

“小姐,难道你就真的一点都不生气?不说二小姐做的那些伤害你的事情,只说夫人刚刚对你的态度,你们明明都是夫人的孩子,夫人又为何要如此的偏袒呢?”

卫子纤看见她生气的样子,只是摇摇头,却一句话都没说。

“小姐,你真的这么能沉住气吗?二小姐跟夫人这样做,真希望老爷好好惩治二小姐,好好给她一个教训,看她下次,还敢不敢如此……”

“好了。”卫子纤摇摇头。

“咏荷,事情发生在我身上,我还没有多说什么,你就如此的费心?”卫子纤淡淡的说道。

“小姐,我只是……”

“别说了,我还有事情要你去做。”卫子纤淡淡的说道。

咏荷看见她眼底的神情,顿时点点头。

“小姐是不是希望我去老爷那边……”

“不是,我要你去祖母那里一趟,告诉祖母今日的事情,让祖母过来,为卫子楚求情。”卫子纤信誓旦旦,眼底满是认真的神情。


第7章 一石二鸟

咏荷一听,顿时脸色一变,眼底满是狐疑。

“小姐,你这是做什么,还要找老夫人来给二小姐求情,二小姐这么对你,小姐就算你什么都不做,老爷也会好好惩罚她的,你又何必要这样呢?”咏荷吃惊的说道。

卫子纤听完,顿时微微一笑。

“好了,我让你去,你便去吧。”卫子纤淡淡的说道。

“可是,小姐这样做,不是太便宜二小姐了?之前二小姐那么对你,就算是……”

“咏荷,你说过的,我让你做什么,你便做什么的。”卫子纤淡淡的说道:“而且你现在就这么沉不住气,那我日后还能指望你做什么?”

咏荷一听,顿时乖乖闭嘴,眼底虽然满满都是不情愿,却只能答应。“是。”

咏荷说完,愤愤的离开。

卫子纤看见她离开的背影,顿时摇摇头。

是,她是要为卫子楚求情,但是不是为了救她。

这次的事情,虽然卫云雄会好好的惩治她,可是始终是卫府的女儿,而且她已经不愿意嫁去三皇子那里了。

卫子楚对他来说,也是个机会,所以无论怎么看,只是小惩大诫罢了,并不会做什么太严厉的事情惩罚她。

既然如此,那她不如做个顺水人情,这样不但可以让她们放下戒备之心,同时,还能好好的对付她们。

李氏回到房里,更是越想越生气,这次的事情,实在是太可疑了。

“咏月,你说,这次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李氏迟疑的说道。

咏月一听,顿时摇摇头,眼底满是狐疑的神色。

“夫人,你说,会不会跟大小姐有关系?或者说,整件事情,都是大小姐故意为之的?”

李氏听完,顿时摇摇头。

“我刚开始也是怀疑她,但是细细想想,这件事情,或许不是她做的,况且整个府里,不是只有她。”李氏淡淡的说道。

“那是跟姨娘们有关系了?”咏月迟疑的说道。

李氏摇摇头,“现在我们还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这件事情,一定要想想办法,你现在派人去监视她们,别让她们有什么动作才好。”李氏冷漠的说道。

“是,夫人。”咏月说完,转身离开。

李氏看着窗外,眼底满是冷漠的神色。无论这次的事情是谁做的,只要让她查出来,一定不会就这么过去。

还有,三皇子那边,本来她还以为,是没有任何转机了,但是现在看来,事情或许不是一丝转机都没有。

正在迟疑,忽然丫鬟来报,说是老夫人已经在厅外候着,要她赶紧前去。

李氏一听,虽然疑惑,但是想起老夫人对卫子楚的宠爱,更是一脸的欣喜。本来她还在迟疑,要怎么救卫子楚出来,现在看来,这老夫人来的,正是时候。

待到午时,园子里四处静悄悄的,只有树上的虫子不停的叫着。

卫子纤走进院子,看着四处没有人烟,顿时微微一笑,然后走了进去。推开门,看见角落里的卫子楚,眼底,满是狼狈之色。

“妹妹。”卫子纤喊了一声,嘴角带着一丝笑容。

卫子楚看见来人,顿时一阵吃惊,很快,嘴角满是恼怒的神色。

“你来做什么?”

卫子纤微微一笑,眼底满是无奈。

“妹妹,我们毕竟是姐妹,之前你对我做的事情,我已经不计较了,现在只是来看看你罢了,你又何必如此呢。”

卫子楚一听,顿时冷冷一笑。

“卫子纤,你就不要这样惺惺作态了。”卫子楚恼怒的说道,“怎么,现在看我被关起来了,是想看看,我怎么狼狈的,是不是?”

“好了,该说的,我都已经说完了。”

卫子纤淡淡的说道。

“我念及我们还是姐妹,所以顾及我们之间的姐妹情,可是你现在要这样误会我,那我也不会多说。我知道,你之所以这样对我,都是因为三皇子的缘故,只是,妹妹你既然喜欢三皇子,又何必不说出来呢?你若是说出来,我大可以将这三皇子让给你。”

卫子楚一怔,看见她眼底认真的神情,顿时有些气愤。

“我想要的东西,自然会自己去争取,为何要让你相让。”

卫子楚一脸的气愤。

“虽然你是嫡女,我只是庶出,但是我们长相一样,甚至,我的才情样样都不输给你。”

“所以,这就是你一直以来的想法?”

卫子纤微微一笑,嘴角带着一丝讽刺。原来,她从跟在她身边处处讨好时,就已经有这样的想法了,难为她,上一世一直拿她当做亲姐妹,甚至在被她算计之后,也是没有任何计较。

“是,我就是有这样的想法,甚至要取你而代之。”卫子楚信誓旦旦,眼底,满是疯狂的神情,再也顾不得其他。

“放肆。”门外响起一阵声音,两人一怔,纷纷朝外面看去,才看见老夫人王氏,身后还跟着一脸铁青的李氏。

两人一愣,瞬间反应过来。卫子纤站在原地,硬生生的看着卫子楚走上前去,眼底满是委屈的泪水。

“祖母,你可来了,若是你再不来,子楚就要被人给害死了。”卫子楚一脸的委屈。

王氏看见怀里的卫子楚,眼底却满是凌厉之色。“事情是否真的,是不是你做的?”

卫子楚一听,顿时一怔,慌忙摇头。

“祖母,我是被人陷害的,事情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卫子楚信誓旦旦。

王氏听完,顿时有些迟疑,看着卫子纤,眼底闪过一丝神情。

“纤儿,你先回去吧。”王氏淡淡的说道。

卫子纤一听,顿时点点头。

“是,祖母,那子纤便先回去了,只是妹妹对子纤误会太甚,还希望祖母可以好好开解妹妹。”卫子纤说完,转身离开。

“除了会在人面前装好人,还会做什么事情。”卫子楚的眼底,满是恼怒的神色。

王氏一听,顿时拉开她。

“我以前宠你,是觉得你识大体,是个好孩子,可是听听你刚才说的那些话,我倒是觉得,是不是我之前对你的宠溺,才害你变成这个样子。”王氏冷冷说了一句。

卫子楚听见,顿时一阵迟疑。“祖母,我不是……”

“好了,刚才那样的话,我不想再听见,这次的事情,也就这样算了。还有,府里发生什么事情,我不管那么多,总之,我也不希望看见那么多事情。”

王氏淡淡的说道:“等下,你去找你嫡姐赔罪。”

“什么,祖母要让我去找她认错,我才不去。”卫子楚恼怒的说道。

王氏听见,顿时脸色一变。

“你若是不去,那我便任由你父亲处置你。”王氏说完,转身就要离开。“你自己想清楚。”说完,真的转身离去。

卫子楚还要说什么,却被李氏给拉住。

“好了,就按照你祖母说的去做吧,这次的事情,实在是很奇怪,而且,现在只有你祖母能来救你。”李氏淡淡的说道。

卫子楚听见李氏都这样说了,只能点点头,眼底满是淡淡的神色。

“只是,母亲,是你将祖母找来的,还是……”

“是卫子纤,是她将你祖母找来的,总之你记住,按照你祖母说的话去做。”李氏说完,转身离开。

卫子楚看见她离开,眼底闪过一丝恼怒的神色。

“卫子纤,卫子纤,什么都跟卫子纤有关系。”卫子楚一脸的恼怒,“卫子纤,你等着看,总有一日,我要让你在卫府不能立足,所有属于你的东西,我都要一一抢来。”

卫子纤刚刚走了几步,忽然被人叫住,转过身一看,原来是王氏身边的江妈妈。卫子纤一怔,眼底满是迟疑。

“不知江妈妈有什么事情?”

“老夫人吩咐,让你去见她。”

卫子纤一听,顿时点点头,转身就跟着江妈妈离开。

一直在王氏的院子等了很久,房门才慢慢打开,江妈妈带着卫子纤进去,才看见,坐在太妃椅上的王氏。

卫子纤觉得,她让她来,一定不是这么简单,只看她让她在院子里等了这么久,已经快一个时辰,才让她进去,所以,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而刚才的事情,只不过是一个下马威罢了。

“卫子纤,你不动声色做了这么多事情,你真是以为,我不能拿你怎么样?”王氏恹恹的开口,眼底,带着一丝冷漠。


第8章 正面交锋

卫子纤一听,并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淡淡的看着王氏。

“祖母,我做了什么,想必你都一清二楚,不然也不会让我过来。”卫子纤淡淡的说道。

王氏点点头,没有说话,仿佛在等她的答案。

“我是做了很多事情,但是却没有一件是我主动伤人。卫子楚虽然是我妹妹,可是我却想不到,她只因为跟三皇子的亲事,就随便找个人来,然后……我知道她们要伤害我,我只是避免这样的伤害,难道也有错?”卫子纤淡淡的说道。

王氏一怔,看见她眼底坚定的神情,顿时摇摇头。

“看来,倒是我想多了。”王氏淡淡的说道。

“祖母,我与子楚,都是您的孙女,在卫府,子纤一直都未曾做过伤害人的事情,更是念及与子楚的姐妹情谊,若是子纤真要做什么,更不会拿祖母召见我当借口,也不会去请祖母回来,更是可以在父亲面前,只要哭诉几回,父亲一定会惩治子楚。”

“好了,都是祖母的错。”王氏淡淡的说道。

“祖母活到了现在,一直见到了不少的争斗,你母亲跟几个姨娘,那更是不用说,只是,一生见惯了那些事情,现在更是不容许卫府再发生那样的事情,你也要体会祖母的用心。”

卫子纤点点头,眼底满是信誓旦旦的神情。

“子纤当然知道,祖母这样做,也是为了子纤好。”

王氏听见她的话,顿时摇摇头。

“好了,折腾那么长时间,你也累了,回去休息吧。”王氏淡淡的说道。

卫子纤看了她一眼,转身就离开,刚刚走到门外,忽然听见她的叹息。停顿一下,还是转身离开。

回到院子,就看见咏荷一脸的着急,眼底满是担心。

“小姐,你可算是回来了。”咏荷担心的说道。

卫子纤点点头,眼底满是淡淡的神情。走回房里,回头看了她一眼,顿时微微一笑。

“咏荷,你做的很好。”

咏荷微微一笑,眼底满是释然的神情。

“只要能帮助小姐,咏荷做什么都可以。”咏荷信誓旦旦的说道。

“只是,刚才奴婢去找小姐,听说老夫人把小姐叫去了,老夫人没有……”

“没事。”卫子纤淡淡的说道,只是一瞬,眼底闪过一丝淡淡的神情。

“咏荷,小池的事情,对于我们来说,是个教训,现在,我只有你可以相信,这院子里的事情,更是全部都交给你,希望你知道,该怎么做。”

“奴婢知道。”咏荷一脸的认真。

“小池那样的背叛小姐,是咏荷没有提防,从今以后,这院子里的下人,咏荷一定会好好看管。”

卫子纤一听,顿时点点头。

“好了,我累了,你下去吧。”

咏荷一怔,还是转身离开。

到了晚膳时间,咏荷见卫子纤还未出来,更是一脸的担心。小姐已经在房里呆了那么长时间,到现在,还是没有声响,她更是着急。

就在迟疑的时候,忽然下人走进来,在咏荷耳边说了几句,咏荷一听,顿时一脸的担心。

正不知道该怎么去敲门的时候,卫子纤已经走了出来,咏荷看见她出来,慌忙走上前去。

“小姐。”

卫子纤微微一笑,眼底满是淡淡的神情。

“怎么,看你着急的样子,出什么事情了?”

“三皇子来了。”咏荷迟疑的说道,“老爷吩咐小姐过去。”

卫子纤一听,顿时点点头,眼底满是冷漠。

“很好,该来的总是来了,既然如此,那我们赶快过去。”说完,转身就走了出去。

咏荷站在她身后,更是一脸的迟疑,眼底满是好奇的神情。

不知怎么的,她总是感觉卫子纤变了,无论是性格,还是心机,以及见三皇子的态度。

以前,她听说三皇子过来,总是一脸的欣喜的样子,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是觉得,现在小姐听说三皇子来到的消息,整个人都像是很冷漠的样子。

赶到前厅,府里的人都到了。卫子纤不紧不慢的对卫云雄跟王氏行礼,然后站在一边。

慕容熙看见姗姗来迟的人,心里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他不知怎么的,自从她上次拒绝跟他的亲事,他对她那张脸孔,总是莫名的想起。

“三皇子,现在纤儿已经来了,你们之间的婚事,总该有个交代的。”卫云雄赔笑的说道。

慕容熙微微一笑,淡淡的点点头。

“卫大人,对于上次大小姐说跟我的婚事,说要取消的事情,我想单独问问大小姐,到底是什么原因。”

话音一落,屋子里的人,眼底都满是各异的神色。

卫云雄一脸的迟疑,眼底满是无奈的神情。

“这……”话到嘴边,不知该说什么,看了卫子纤一眼,看见她点点头,卫云雄便微微一笑。“那好吧,子纤,你便跟三皇子说清楚吧。”

卫子纤点点头,率先走出前厅,然后朝花园里走去。

慕容熙跟在她身后,眼底,满是莫名的情绪。他之前,对于这个女子,并不了解,他们之间,也只是几面之缘罢了,可是自从上次一见,她的身上,总是有东西,吸引他一般。

“卫小姐,是否我哪里做的不好,所以你才拒绝跟我的婚事?”慕容熙迟疑的说道。

卫子纤一听,顿时微微一笑,眼底,满是冷漠。

“听三皇子的意思,是不想跟我退婚了?”

卫子纤何尝不明白,这慕容熙生来,就是个脾性霸道的人。她知道,慕容熙此时过来,并不是因为她多好,只是因为他从来不曾被任何人拒绝过,所以只是不甘心罢了。

“卫小姐说的不错,我还是要跟你成亲。”慕容熙微笑的说道。

卫子纤微微一笑,眼底满是淡然。

“其实,卫府不止我一个女子,我二妹卫子楚,三妹卫子朵,四妹卫子心都是不错的人选。”


小说

前夫请排队:爱情的阴谋

2021-1-2 13:33:03

小说

爱你如此纠缠:顾总,别来无恙。

2021-1-2 13:36:2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