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心难慰半生情:遇见傅钧泽,是我最可悲的时候。

遇见傅钧泽,是我最可悲的时候。,就好像我从没想过老公会出轨,会设计引产我们的孩子,让我净身出户。,他需要女人,我需要他的能力,各取所需。,漫漫长夜,欲望与身体交织在一起。,我说:“等一切结束,我们再无瓜葛”,他在我耳边,用他清冷富有磁性的嗓音对我说:“那就让我们,藕断丝连。”
冷心难慰半生情:遇见傅钧泽,是我最可悲的时候。

第1章 绝望真相

手上的疼痛让我从黑暗中醒过来,睁开眼就看见医生正在给我打针,渐渐地我发现不止是手疼,肚子也有点阵痛,我大声的呼喊着医生,跟她说肚子好疼。

但眼前40多岁的女人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我,我恍然想起她就是之前老公带我去诊所做B超的医生!

她似乎知道我认出来了,轻声说:“不会有很大的痛苦,你放心。”

“什么……意思?”我额头冒着冷汗,下意识的捂住肚子。

“你的家人已经决定做引产手术,半个小时后开始。”她淡淡的说。

一股凉意灌身而过,我发了疯似得冲她大喊:“我没有要引产,这孩子是我的,快点让方越过来我要见他!”

“不用叫了,他就在这。”婆婆笑着走进来不知道和医生说着什么,在他的身边就是方越,还有个陌生的年轻女人。

“方越、方越、快救救我们的孩子,刚才医生说要引产,她搞错了是不是?这是我们的孩子怎么能说不要就不要?”我没有在意那个女人,挣扎着拉住他的手,急切的想确认。

方越没有回答,也没有看我。

“小纯怀的可是我们方家的孙子,那你这个肚子里的女儿,当然就没有留下来的必要。”婆婆把‘孙子’说的极重,一手抚摸着那女人的肚子,脸上是我从未见过的关心。

“我们的孩子已经七个月了,我才是你明媒正娶的老婆,是你跪在地上跟我求婚说爱我娶我的,现在你竟然为了一个狐狸精就要抛弃我杀了你的孩子!”我痛苦的跟方越说。

“随便你怎么样,不过做这一切时我都已经做好准备了,而且你母亲是有心脏病的,要是她知道这些事情不知道身体会不会有事?”方越漫不经心的说。

“你什么意思?我妈对你那么好难道你忘记了?你这么做对得起她!”我大喊着,眼泪也流进嘴里,又苦又涩。

他没有回答我,倒是他身边的小纯挽着方越的手臂微笑着看我:“我会和他共进退的,打官司我会找最好的律师奉陪到底,不知道你能不能抵得住?”

我大口喘着气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肚子的疼痛已经让我精神恍惚。

“我答应你离婚,孩子可不可以留下来?”

身边有几秒钟的安静,过了会儿方越出声:“那就现在把名字签了。”

我硬撑着身体侧爬过去,颤抖着双手勉强把名字写在上面,滚烫的眼泪滑出眼角滴落在纸上。

拿起我签好的离婚协议书,方越眼神复杂的看着我:“抱歉,现在已经来不及了。”

“什么意思?”我摸着肚子,有种不好的预感。

小纯掩着嘴笑:“你醒来时候医生打的就是宫缩针,帮助你引产的药物,就算现在想救孩子也已经来不及了,所以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方越没有反驳搂着小纯转身离开,到关门都没有转身多看我一眼。

他们离开一会儿医生就进来了,她在床边站着,我紧紧的抓住她的手,哭着说:“救救我的孩子,只要能救回来他们给你的钱我愿意出双倍,我求求你了!”

第2章 一刀两断

“已经没有挽回的可能,你要是受不了我就给你打麻醉针,能少受点苦。”医生叹气道。

我心中悲痛,闭上眼任由眼泪流出:“就这样吧!”

医生说早产就相当于生孩子,在这中间我已经数不清宫缩多少次,每次都疼的我死去活来恨不得去撞墙,血混着汗水沾的我满身都是,头发黏在我的嘴角,那味道闻着我想吐。

“用力点,再用力点,只要孩子出来你就再也不用受苦了!”医生心急的跟我说。

我大叫一声,同时也感觉到孩子随着血水一起滑了出来,那个属于我的孩子,彻底离开了。

清宫手术结束,我从床上跌跌撞撞的爬起来看已经被医生被放好的死婴,他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一样,当看到下半身时,我失声痛哭,这孩子竟然是个儿子!

“有时候检查难免会发生错误。”医生抱歉的说,而我流着泪说不出一句话。

这可能就是命运开给我开的玩笑,我引产出来的竟然是一个儿子,我呆呆的盯着孩子,泪流满面。

我足足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才回家,给我开门的是方越,他连门都没有让我进去直接丢出来一个行李箱。

“这里面都是你的东西,等你身体恢复找时间我们去把手续办了,还有我们离婚的事情也不要跟别人多说,你应该明白到时候丢人的不止是我们,你妈妈的身体不好,你总要为她考虑。”

说的冠冕堂皇都是为我好,实际上字里行间都是警告我不要多说,怕别人知道他这个西装革履下的虚伪,抛弃糟糠之妻的可恨。

我抿嘴虚弱的露出笑容:“你知道孩子出来是什么样吗?”

方越皱眉,像是看疯子一样的眼神看着我,还有不加掩饰的厌恶。

“是一个男孩。”我轻声道。

方越瞪大眼睛,我没有解释快速的转身离开。

办完离婚手续已经是一个月之后的事情,从民政局出来方越就叫住了我,眼神闪躲的问:“那天你说的究竟是不是真的?”

“现在这么说还有什么意义?”我嘲讽的看他。

他脸色一变,终究没有继续问下去,只是在即将分开的时候说:“我送你回去。”

“不必了,我们刚刚离婚别人看到不好,更何况你看看你的样子和我的,根本就不适合在一个空间里面待着。”我轻笑。

他皱眉看我,一言不发。

我们这样怎么看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他西装革履,而我就像菜市场的大妈。

那天民政局分开后我们就彻底没有任何联系,就像从来没有关系的两个人一样。

离婚后我只有回家住,关于孩子被引产、出轨的事对母亲只字未提,只说感情破裂离婚,不愿意留下孩子。

因为这事本来就是离异一手把我拉扯大的母亲,也是大病一场,多重打击更是让我骨瘦如柴。

周围人开始旁敲侧击的打听我离婚的内幕,假意感慨:什么离过婚的女人不值钱,以后就不好找婆家之类。

母亲生病花光了所有积蓄,为了我们母女俩的生活我找了一份工作,在一所集团连锁幼儿园做老师,工资不高但是假期多,足够我照顾生病的母亲。

我以为,这辈子就会这样过去。

第3章 狗血缘分

离婚隔年,在偌大的酒店大厅摆满各式各样的美食,灯光在悠长的音乐中显得格外柔和,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今天是集团年中盛会,我因为从底层的老师调到集团内部也跟着过来。

音乐响起,舞池中聚集的人越来越多,中间也有不少人过来邀请我跳舞的,但是都被我礼貌的拒绝了,我穿过人群走到花园里。

这家酒店的后面是花园,跟里面的吵闹相比显得人烟稀少,灯光也柔和舒适,我就近找了个地方坐下来。

空气中弥漫着花香味,我闭上眼睛感受这一刻的宁静,仿佛身处另一个世界,然而这份宁静很快就被打破了。

“你没长眼睛看不到吗?我在这里坐着你都能撒到的的裙子上,知不知道这裙子多少钱一条,你一年的那点工资都赔不起知道吗?”

不大不小的声音把我的视线都吸引过去,在我几步之遥的位置,侍应生正不停地弯腰道歉,那女人依旧不依不饶的指责,她身边的男人皱着眉一副不耐烦的表情。

我的心脏狠狠地一阵抽搐,那两个人,一个我的前夫,一个我婚姻中的小三。

“简宁,真的是你?”小纯也看到了我,声音有些尖锐的问道。

我淡然一笑:“很高兴你还能认出我。”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小纯快步走到我面前,惊讶的合不拢嘴。

我起身面带微笑:“我在不在这里跟你们没有任何关系,不过小纯你的样子跟以前差距似乎有点大,是生完孩子身材没有恢复好?”

她看到我当然会惊讶,会认不出我,离婚过后拜他们所赐瘦到九十斤,人只要一瘦都不会丑,我本身底子就不错,来这里又稍微打扮下就跟换了个人一样,以前的我因为怀孕都是素面朝天,怎么能跟现在相比?

“真是再华丽的装扮都改变不了你的本色,为了找到方越你也是花了不少本钱吧?可惜他现在已经我的男人,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小纯挽住方越的胳膊,得意的看我。

方越抱歉的看了我一眼,拉着小纯想让她一起离开。

然而小纯显然并不想离开,她意有所指的说:“刚才你是不是就在看这个贱人?她不过就是换了一套衣服你就被迷得神魂颠倒,你要记住该是什么样的货色就是什么样的,永远都改不了!”

我在心底冷笑,果然是婊子配狗天长地久!

“那我就祝你们幸福,不好意思我先走了。”我不想看他们在我眼前表演这套戏码,转身就要离开,但我才刚刚踏出一步就被人从后面大力拽了回来。

今天过来专门穿了高跟鞋,冷不防被人拽了的我根本站不稳,直直的朝着后面倒去。

在我倒下去的前一秒钟,就听见小纯嘲讽的说:“我还没允许走,你以为你就能走得了!”

“你别闹了!”方越不耐的甩开她的手,然后蹲下来扶我。

我身体很疼,心里难受得紧,对他伸过来的手也视而不见,抚着旁边的椅子想站起来,却没想到一个重心转移过去脚下刚好踩了石子,还没有反应过来脚就撇了。

人倒霉的时候,果真连喝凉水都会塞牙

第4章 找到姘头

我这边正疼的呲牙裂嘴,那边的小纯不满的对方越说:“你是不是对她旧情难忘?不就是摔了一下你就心疼成这样,还要亲自去扶她?”

小纯这逻辑听得我想笑,明明是她的问题还要怪罪在别人身上。

“这里这么多人待会被别人看到丢人,你不要乱来行不行?”方越被我看的心虚。

“我不觉得丢人你有什么丢人的,要不是我今天晚上跟你一起过来,是不是你们就要再续前缘?你不要忘记你现在的成就要不是有我们家,能发展到现在?”小纯在我面前毫不给方越面子。

说完她又看向我:“一个已经离婚被抛弃的女人就不要出来招摇过市,就应该坐在家里老老实实的等死!”

“那你们是不是应该浸猪笼?”我声音冰冷的回答。

要是真追究起来,婚内出轨、设计我引产外加净身出户,该受惩罚的应该是他们吧!

大概是没有想到我会出声反驳,小纯气冲冲的走到我面前:“你有什么资格跟我叫嚣?方越跟我在一起不知道说了多少次后悔跟你在一起,还说你在床上就跟一条死鱼一样,你以为换了一身衣服就是公主?到了十二点不还是变成灰姑娘?”

“再怎么样也比你这个小三好。”我冷笑着说。

小纯的话让我心里一痛,即使已经隔了这么久,想起以前的事情我的心依旧会痛。

“贱人!”小纯骂了一句,伸手就要打我。

我想躲开但是脚不方便,眼看巴掌就要落在脸上,下意识的闭上眼睛却没有预期的疼痛。

“你确定?”

一道低沉沙哑的男声突然出现,我缓缓睁开眼睛。

只见一个穿白色衬衫,黑色短发的男人站在我侧前方,昏暗的光线下我只看到侧脸。

即使在昏暗的灯光下,却依然遮挡不住男人的帅气,他高大的身躯半遮挡在我面前,他的言语行动都流露出一种气息,让人不敢小窥。

我呆呆的看着他,心头的震撼已经没有办法用语言来形容,在我短短二十八年的人生里,从来就没有想过幸运之神会降临在我的头上,但他出现的那一刻,我却真的以为就是幸运之神。

“你是她什么人?”没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曾纯生气的看他。

他扫了曾纯一眼,声音冷如冰窖:“我向来就不喜欢跟垃圾说话,离我远点。”

曾纯瞪大眼睛,气急败坏的说:“你以为你谁啊?!”

说完曾纯的视线又放在我身上,指着我骂道:“这才离婚没多长时间你就找到姘头了,我还真是对你刮目相看!”

当初是他们设计我离婚没了孩子,在她嘴里又成了我的不是,我忍不住轻笑。

“该刮目相看的应该是你们吧?前夫带着小三在我面前公然叫嚣,如果可以我还真想跟你们颁个奖,就叫渣男小三奖好了。”我嗤笑道。

“简宁,小纯的性格就是直来直去,你怎么能这么跟她说话?”方越上前把曾纯挡在身后质问我。

第5章 狐狸精吧

我波澜不惊的望着方越,仿佛就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但是没有人知道到我内心的波动,明摆着是曾纯找事情,他却依旧怪在我身上,想想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他们现在是一家人。

忽然感觉肩膀一沉,抬头就看见那个男人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我下意识的想要躲开,他的手搂紧让我无处可躲。

“我女人乐意这么说,你算什么的东西?”他声音透着不耐烦。

我是他的女人?这是什么情况?我连这个男人是谁都不知道,他现在竟公然对说我是他的女人?不过再看到方越、曾纯脸色难看的样子,我还是不得不承认心里舒畅不少。

我索性顺势身子一歪靠在他的肩膀上,微闭着眼睛委屈的撒娇道:“亲爱的我好累,刚才脚崴不能走回去了。”

手紧紧地攥着他的衣袖,低着头不敢看他,我承认现在说的这句话是有目的的,我就是想让那两个贱人看到我过的很好,即使离婚依然能找到比方越更好的男人。

可说完后我就后悔了,后悔意气用事,更害怕被拒绝。

突然我感觉脚下一空,紧接着就是一阵翻天覆地的旋转,口中本能的大叫一声,睁开眼就立马看见他放大的一张脸。

“就这样还提要求?”他戏谑的对我笑了笑。

我尴尬,不过一瞬间主动权已经掌握在他的手上。

此刻我只想做一个的小女人,被人保护的感觉我已经太久没有感受到,我不想在这一刻就把梦打碎。

我释怀的一笑,伸手环住他的脖子:“那我们走吧。”

方越伸手挡在我们面前,失望地看着我了我一眼,语气坚定的对男人说:“我不管你们究竟是什么关系,但是你必须为刚才说曾纯的话道歉!”

曾纯的身份比我高贵,能给他奋斗一辈子都得不到的东西,如果今天的事情方越不出头,那么不仅他的脸面过不去,就连曾纯都不会轻易放过他。

但,这跟我什么关系?

“人毕竟不是疯狗,她伤人在先还不允许我还回去?”男人轻笑。

“简宁,以前的你懂事、善解人意,现在怎么变得跟泼妇一样?”方越仿佛没听见他的话直直的盯着我。

这算不算专挑软柿子的麻烦?无缘无故我就成泼妇了,明明是那个狐狸精先挑起事端,方越竟然不分黑白就甩锅给我,我被气得说不出话,身体微微发抖。

没等我平复情绪,就听见那男人的声音在我头顶再次响起:“曾纯当年大跌眼镜找了你这蠢货,我真怀疑曾家人是不是都没长脑子。”

曾纯惊恐的看他:“你怎么会知道我?”

“你,你什么意思?你到底是什么人?”方越脸色难看的问。

他漫不经心:“想知道就去问你岳父。”

说完,他就抱住我转身离开,我听见身后曾纯喋喋不休的骂声,到声音完全听不到为止,我都没有听见方越的一句反驳。

和方越在一起热恋期我都没有受到过公主抱这样的待遇,今天算是彻底的体验了一把。

想要离开这里就必须经过酒店大厅,那里都是我的同事领导,我被人抱着出现一定会引起轰动,于是我低声道:“你能不能放我下来?”

第6章 防狼喷雾

“你确定能走?”他挑眉,侧头看我肿起的脚踝。

古代时候被男人看到脚就要嫁给他,虽然现在是新时代没那么多讲究,但就这样被人赤果果的看着,我仍旧不好意思的勾起鞋里的脚趾头,脸也开始发烫,一直延伸到耳根处。

“外面都是我的同事领导,我不想这么引人注目。”我没有说明白,但直觉他能懂。

他听到我的话,但没有放我下来。

被抱在怀里的我听着男人有规律的的心跳声,有些紧张又有些安心,虽然从小就被教育不要相信陌生人,可偏偏我却想相信这个陌生人,直觉的认为他不会对我怎么样。

走了好一会儿都没有人追上来,我的心渐渐放下,刚才还真担心曾纯会不依不饶的追上来,拉着我不让离开。

见他没抱我回酒店大厅,我虽然松口气,但七绕八拐的路线又让我疑惑:“我们去什么地方?”

“不会被人发现的地方。”他答。

他的回答让我惊恐不已,顿时有种羊入虎口的感觉,手下意识的摸着包里面的防狼喷雾剂,这是单身后我随身必备的东西,只要他敢对我不轨,我就让他后悔来过这世上!

最后在马路边停下来,他低头询问:“我送你去医院?”

“不用不用!”他说话的气息洒在我脸上,想到刚才以为他是坏人的猜想,我撇开红着的脸:“不好麻烦你,你放我下来,我打车回去就好。”

他没多说下一刻就放我在地面,收回环住我腰的大手,我试着把被崴住放在地上看能不能走路,结果立马就歪了身子,疼的我倒抽一口冷气差点摔倒。

“我带你去医院看看脚,不然你有可能一整个晚上都待在这里。”他再次扶住我,说话不慌不忙。

实际上我们认识还不到一个小时,连彼此的姓名都不知道,我是应该拒绝他的提议,但是看着空荡荡的四周,我放弃了。

是真的不好打车,从我们过来到现在,我就没有发现一辆车从这里经过,连私家车都没有。

“虽然很不好意思,但还是麻烦你了。”

他重新抱起我,低头看我笑了笑:“识时务者才为俊杰。”

停车的地方就在酒店对面,是一辆几十万的商务车,等坐好后我忍不住好奇侧头看他,刚才在外面光线不好,我还没有看清楚他的相貌,现在虽然还是侧脸,但已经能看到棱角分明的五官。

“看够了?”他语气轻松,似是调侃。

我,一时无言。

车开到一半,他打破沉默开口问:“那个泼妇是小三,男的是你前夫。”

我没有回答,放在腿上的手慢慢收紧,他这句话不是疑问句是陈述句,证明在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那你就是被设计离婚的前妻。”他不紧不慢道。

他的话让我心口一痛,被揭开的真相还没有完全愈合,我还没不想去正视,更不愿开口跟人诉说。

但他不需要我的证实,开着车自顾自的说:“曾家小女儿看上已婚男士,用尽一切方法将原配赶出家门,一年前如愿以偿的坐上正室的位置,那个原配,就是你。”

“这些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我看着他的侧脸。

第7章 另有所图

刚好碰到红绿灯,车子停下,他气定神闲:“我刚好认识她的父亲。”

曾纯家里什么情况我不了解,但绝对是我这种平常人不能相比的,方越也说过,曾纯能在事业上帮助他,而我什么都做不了。

那么我身边的这个人,同样不会简单,不过这些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下了车我们就还是毫无交集的陌生人。

车子再次启动,为了跳过刚才的话题,我主动问:“我叫简宁,你的名字是?”

“傅钧泽。”

刚好就货车经过,声音大的我没有听清楚他的话,于是再次问:“傅什么?”

他扫了我一眼:“钧泽,傅钧泽。”

原以为他不会回答我,没想到他又重复一遍,不大不小的声音,我刚好能听得很清楚。

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不同于白天的喧哗,此刻显得很安静,照片后医生说骨头没有问题,抹了药又给我开了一大包药,我脚不方便,交钱都是傅钧泽去的。

再次回到车上,我感激的说:“今天的事情真的谢谢你,下次有机会我请你吃饭。”

“冠冕堂皇的话就算了,不如来点实际的。”

之前才放下的心,再次被提起。

我沉下脸,一字一句的说:“你可能误会了,我虽然离过婚但不是随便的女人,你要是想约炮就不必浪费时间在我身上。”

早就应该明白男人不会无缘无故对你好,都是有企图才会这么做。

他愣了下,转头看着我忽然就笑。

我被笑得满脸通红,只以为这就是一种嘲讽的笑意。

“我不喜欢客套话。”他解释。

我瞬间明白,原来是说我下次请他吃饭是客套话,这个小插曲让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应答,索性转头看向窗外,直接装成了哑巴。

“在这里停下就可以,我家人待会回来接我。”在距离一百米的位置,我让他停下车。

“能走?”

“没关系,他们马上下来接我。”我说。

他没有再说话,静静地看我开门下车。

我几次侧头都看见他没有离开,我不是自恋狂,自然不会认为第一次见面他就喜欢上我,反而我怀疑他是不是别有所图,想看看我说的有人来接是真是假。

晚上快12点,这条路上人、车稀少,要真有点什么事虽算不上叫天天不应,但也差不了多少。

想迅速离开,可脚踝受伤又让我不能走快,我只好将全部希望都寄托在母亲身上,希望她早点下来接我。

正胡思乱想着,一辆车就突然停在我身边,我下意识的停下脚步。

我看着他摇车窗,心里不禁开始怀疑之前的判断是不是有误?难道这个男人今天晚上所做的一切都是有预谋的?

“还有什么事情吗?”车窗摇下,我防备的看他。

他没有回答低头盯着我的脚,风轻云淡:“如果你现在觉得困扰,我可以帮你解决麻烦。”

“这种小伤一个星期就好了。”我低头看了眼脚,顿时就笑了。

他看着我,声音带着笑意又有些许的低沉:“我说的困扰,是你的前夫和小三。”

第8章 别有所图

我忽然有些懵,准确说是没料到他会将我的事情放心上,可我更明白没人会无缘无故,这么尽心尽力的去帮第一次见的陌生人,这不科学。

这场类似偶像剧的英雄救美,更可能是别有所图。

心里有了计较,我回答的时候也起了防备:“以前的事情过去就是过去,我相信以后和他们相遇的机会会越来越少,毕竟都不想彼此面对。”

“过去?你还天真的以为,时间就是最好的失忆良药?”他像是听到了最冷的笑话,嘴角带着嘲讽的笑看我。

我有些气恼,语气不善:“失忆与否不重要,我现在过的很好不需要他们后悔不后悔,那些对我来说都不重要。”

他从口袋里摸出一盒香烟,掏出一根准备点燃却忽然停下动作:“你介意吗?”

“我不能闻刺鼻的味道。”我愣了下,一本正经的说。

刚才的话题还稍有些激烈,结果他一句话就偏离了轨道,我开始有点怀疑这人是不是故意的。

他放好烟,抬头看我嘴角微扬:“这是我的联系方式,改变主意的话可以找我。”

说着,他就拿出一张名片递给我,我看看名片看看他,最后还是收了下来。

“谢谢你,那没事我就回去了。”我说。

傅钧泽没有再叫住我,没一会就一溜烟的绝尘而去,我停下脚步低头看着手上的名片,想着扔了还是收起来,刚好这时候包里的电话响起,我随手就把名片丢进去。

我一瘸一拐的往小区里面走,还没到楼下就看见母亲急匆匆走过来,对于脚受伤我跟母亲说的是不小心崴的。

回家收拾好,躺在床上已经是凌晨一点多,脑中不自觉回想起傅钧泽。

这个神秘出现又无故帮我的男人,我始终看不透,他好像身上有很多的让人猜不透的秘密。

因为脚不方便我就请了几天假,顺便睡几天懒觉,结果请假第一天的一早,我就被姜琦打来的电话吵醒。

姜琦是我一起长大的好姐妹,在我离婚最困难的日子里都是她在帮我。

电话那边的姜琦着急的说:“简宁,你现在能不能赶紧过来一趟?”

“怎么了?”我心一咯噔。

姜琦是小孩子心性,性格大大咧咧,做事完全凭心情来,听她的语气我第一反应就是她在外面受欺负了。

“你别问那么多过来就行了,你过来绝对不会失望的。”姜琦神秘兮兮的语气里还带着点咬牙切齿。

问了许久姜琦都不愿意透露分毫,没办法我只好出门。

我一边瘸着腿出门打车,一边打着电话:“地址报过来,我现在就过去!”

司机师傅开的飞快,十几分钟就到目的地。

姜琦穿着一身连衣裙站在门口,头发是特意梳的,脸上还画着妆,一切正常,看起来没出什么大事情,我悬着的一颗心也放下来。

我看着这家五星级饭店,很怀疑她是不是找借口想请我吃饭。

“再晚人都走了,你还在这里发什么呆!”姜琦心急的冲我招手。

小说

乡间喜事:农家娇妻有点甜:21世纪特警 ,穿越到古代许家许默

2021-1-2 13:25:51

小说

重生狂妃翻身记:炮灰王妃翻身做了主

2021-1-2 13:28:0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