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重逢思之若渴:一步步布局,将娇妻收入怀中

舒雪薇对于宸炜很依赖,但也只当他是哥哥,而于宸炜却用心在呵护她长大,一步步布局,将娇妻收入怀中,盛宠一生。,八年未见,一朝重逢。,他的心思昭然若揭,强势宠爱,实力护妻。,内心os:“薇薇,我身上的每个神经都在想你,思之如狂,求之若渴。”
一朝重逢思之若渴:一步步布局,将娇妻收入怀中

第1章 重逢

舒雪薇在机场检票口,垫着脚往出口处张望,却迟迟没有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人,频频拿着手机看,电话也没进来,飞机没有延误,怎么还是不见人出来呢!

迫不及待的想见一个人的心情,让她很是焦虑。

一个抬头,撞入眼帘的就是她心心念念的宸炜哥哥!

终于见到了!

舒雪薇兴奋的大喊:“宸炜哥哥!宸炜哥哥!我在这里!”

于宸炜刚出接机口,就听见一熟悉悦耳的女声,高声嚷着自己的名字。

于宸炜循着声音向人群中望去,看到舒雪薇站在人群前面,高举着双手朝自己用力挥动着,眼睛看到自己的那瞬间变得愈发亮眼,脸上荡开耀眼的笑容,照亮了于宸炜沉寂已久的心,嘴角不自觉愉悦上扬。

看到人流将她挤压推搡着,于宸炜眉头深深蹙起,大步流星地朝着舒雪薇走过去,伸手把人拉到身边,用身体护着她,拥着她走到空旷的地方。

“怎么不在机场门口等我?”于宸炜心疼的替她把挤得微乱的发丝拂到耳后。

八年不见,舒雪薇长开了,从小就长得比较出众的脸蛋,如今更是俞发精致,一双清澈透亮的杏眼,一眨一眨的看着你的时候,感觉它会说话,这一双眼最能让人着迷,印象中的黑长直头发变成了黑长卷,增添了几分性感,不知是见到自己太兴奋的缘故,小嘴微微开启,分外诱人。

于宸炜凝视着舒雪薇,深邃的眸子里满是宠溺:“我回来了,高不高兴?”

“高兴!”舒雪薇点头如蒜,看着眼前高大帅气的于宸炜,脸上晕开甜甜的笑容,踮着脚尖搂上他的脖子,像小时候一样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宸炜哥哥,你都离开八年了,一直忙工作都没时间回来看看我?我好想你哦。”

于宸炜非常满意她的主动,嘴角的弧度的上扬几分,一手搂上她的腰身,“我也想你,这么久不见,薇薇都成大美女了。”

于宸炜稍稍偏头,状似不经意地碰了碰她的耳垂,满意地感受她轻轻一颤,她的耳朵很漂亮,特别是耳垂,软软的,触感非常好,而且,特别敏感。

“讨厌!”舒雪薇推开于宸炜,发恼的捶打他的胸膛,从小宸炜哥就爱开这样的玩笑,现在长大了,她学会了害羞,“宸炜哥哥,我现在长大了,你不可以这样。”

“嗯?”于宸炜嘴角笑意不减的装傻。

舒雪薇看他无辜状,权当他不是有意为之,也就没多想;“我们快走吧,爸爸在公司等着你呢。”

于宸炜点头回应,一抬眼,视线里就涌进了大批记者,他眉头蹙起,揽着舒雪薇就走,试图躲开这些记者。

“怎么了?”于宸炜徒然揽着她就走,走得太急,舒雪薇险些被自己错乱的脚步给绊倒。

于宸炜不想把舒雪薇的生活打乱,两人如此亲昵的动作,被记者拍到只会胡乱猜测见报,把人吓跑就得不偿失了。

接到风声堵在机场的记者,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


第2章 我有男朋友了

偌大的机场,偏偏两人身处的位置空旷没有遮挡物,记者们目标明确的围堵,不出一分钟,就把两人围得水泄不通。

舒雪薇虽是大集团的千金,家人对她疼爱得紧,岂会将她公开于众,外界没人知道她的存在。

于宸炜,于氏大财团总裁,是各大报社及电台的宠儿,单单凭着于氏大财团的名号,就足以让各方记者争先恐后地挖他各种新闻,况且他年仅20岁就接手财团,短短八年时间,于氏大财团生意涉及方方面面,领着财团攀上了高峰,能力不容置疑,如今28岁,是名副其实的黄金单身汉,是各大集团想要拉拢的对象,尤其还长了一张颠倒众生的脸,就算冷着脸,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于先生,请问回来A市是有什么合作吗?”

“于先生,这次突然回来A市有什么打算?”

“于先生,您身边的女性和您什么关系?”

“你们举止这么亲密,是男女朋友吗?”

“是哪家集团千金……”

……

各媒体记者一窝蜂围上来,争先恐后地抛出各种问题,闪光灯此起彼伏,推着挤着想要更靠近些,拍得更清晰些。

舒雪薇从来没见过这阵势,一时有些懵,闪光灯一下一下打过来,她不由得紧紧地靠近于宸炜,软软地细吟:“宸炜哥哥……”

“别怕。”于宸炜,一手把舒雪薇摁进怀里,恰如其分地把摄像头挡住,他低下头细声安慰着,尔然抬起头,冷着脸,眉宇间隐隐有着怒火。

“目前,还没有新的合作,这次回来,主要是休息一段时间,如果有新的合作,有必要的话,我会公开告诉大家,谢谢!”

于宸炜本身就不喜应对这种场合,加上有舒雪薇在身侧,他更是厌烦,护着舒雪薇,他只想拨开人群离开。

“请问你们是什么关系?”

现在记者的关注点都在于宸炜怀里的女人身上,于宸炜零绯闻,现在怀里紧紧护着一个女人,这让记者大吃一惊,更想挖出他隐藏在怀的女人身份。

他们是情侣?还是情人?这些问题,远远要比于宸炜回来要发展什么生意更具爆炸力。

于宸炜看着里三层外三层的记者墙,眼神逐渐变冷,想要离开完全不可能,但又不想这么快就确定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

终于等到佳人长大,他想慢慢把人诱到手,太快恐怕会变成阻碍。

此刻,记者逼得紧,紧紧揪着这个问题反复追问,人群开始变得浮躁。

于宸炜抚额,嘴唇一松,就开了口。

“我女朋友。”

现场一片哗然,记者像炸开了的锅,兴奋地捉住这一点抛出了更多的问题。

比如:

在哪里认识的?

什么身份?

是否门当户对?

什么时候会结婚?

……

等等等。

于宸炜整张脸都黑了,他预料记者们会得寸进尺,但比想象中凶猛得多,他为自己错误的决定后悔不已。

就在这一片喧哗声中,闪光灯兴奋得不知疲倦的时候,在他们手忙脚乱的当口,怀里的人儿轻轻地扯了扯于宸炜的衣领,微微提高了脚尖,一声细软的声音钻进了他的耳朵里。

“宸炜哥哥,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于宸炜因为这声柔柔软软的声音,被按下了暂停键,所有记者都仿佛是噤了声的画面,世界静止了,只剩下这一句。

宸炜哥哥,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第3章 情敌相见分外眼红

舒雪薇听到于宸炜说自己是他的女朋友,一时有些慌乱,她担心自己男朋友会误会。而他就在不远处,误会不好了,不得已只得轻声提醒于宸炜。

舒雪薇刚说完,感觉到于宸炜身体一僵,搂着自己腰的手一紧,随即就感觉到他散发出来的低气压,莫名的她感觉到了他隐忍的怒火。

“让开!”于宸炜眉宇间一蹙,眼神变得阴翳,伸手往人群里一拨,冷声道,众人被他突变的脸色和冷至冰点的声音吓了一跳,鬼使神差地默默退到一边。

于宸炜依旧搂着舒雪薇,护着她从刚让出的空道里走出去,才刚走出包围圈,远远就看着一个男人着急地跑了过来。

“薇薇!”男人跑近了些,突然亲昵地喊了一声,看到于宸炜的时候,男人停顿了一下。

男人穿着非常正式的服装,简单的西装,可以看出裁剪毫不含糊,小跑过来没有一点儿喘,体格还不错,三十出头的样子,站在两人面前看了一眼于宸炜后,默默地等着舒雪薇回应自己。

身后的记者看着眼前的三人,眼睛闪着光亮,当然他们不敢将这些见报,惹怒于宸炜的后果他们这些小报社可承受不起。

“彬羽你来了?”舒雪薇挣开护着自己的手,却并未离开于宸炜的怀抱,她转过头看着刚过来的人,有些诧异。

“记者有点多,我猜你们应该被堵住了,就过来看看。”陈彬羽绅士地伸出手,想把舒雪薇拉过自己这边来。

“我们快离开,免得记者追来。”舒雪薇沉浸在于宸炜回来的喜悦里,忽略了陈彬羽因自己拒绝的举动脸色僵了又僵。

于宸炜看着怀里没有离开的的小女人,阴翳的心里舒缓了不少,冷凝着脸审视眼前的男人,轻扯起一丝不达眼底的笑意看了他一眼,搂着舒雪薇和他擦肩而过。

陈彬羽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身影,心里气狠了,默默握紧了拳头,真是窝囊废!

于宸炜,是他不能轻易招惹的男人,光看看这几年于宸炜的成绩,他就知道对方是个手段狠辣,行事果断果决之人,得罪于宸炜的下场倾家荡产不说,全部后路铲断,没有一丝翻身的机会,拥有如此强大的势力的男人,岂是他这没身份地位的小人物得罪得起的,何况于家、舒家是世交,跟舒雪薇青梅竹马,感情好得比亲兄妹更甚。

而自己,是个什么身份,他再清楚不过了,上班期间被喊来接人,没权势只能任人使唤,那种憋屈感堵得他心里愈加难受。

反过来想,那也是一种认可,但是人一旦偏执就会看不透,就比如现在的陈彬羽。

陈彬羽咬咬牙,忍住胸口翻腾的怒火,装作若无其事跟了上去。

“宸炜哥哥,你刚才好冷静。”舒雪薇和于宸炜坐在后座上,她紧紧抱着于宸炜,一脸崇拜地看着他。“我什么时候有你一半处事能力就好了。”

“你不需要学会应对这些。”于宸炜使用了摸头杀,他把舒雪薇的一头卷发拨得有些乱,亲昵地刮了刮她的小鼻子。

“有我在呢。”


第4章 为了不和你分开

陈彬羽坐在驾驶位上,用力捉着方向盘,手根都有些泛白了,仍在默默用力,没有作声,看着镜子里的两个人亲密互动,他瞪得发了狠。

舒雪薇心思单纯,好不容易追到手,还没吃下口呢,突然就出现了个程咬金,男人对于自己的对手感觉一向很准,于宸炜喜欢舒雪薇,只是单纯的舒雪薇没发觉,误把男人的宠爱当成了亲情,如果于宸炜出手,他更没有机会了,这一意识,让陈彬羽感到惊慌。

舒雪薇是舒氏大集团的千金,总裁捧在手心里的宝儿,她背后的利益更具诱惑力,为此,他可是花了不少心血来伪装自己,引她入套。

除了舒雪薇的身心,他更想得到她背后带给自己的天大利益,得到她就能让他的事业平步青云,这辈子不需要奋斗都有享不尽的富贵,可是眼前出现的这个男人,他同样惹不起。

“彬羽,这是我常跟你说起的宸炜哥哥,宸炜哥哥这是我男朋友陈彬羽。”舒雪薇眉开眼笑的介绍两人认识,只是话刚落,舒雪薇感觉车厢气温变得冷凝起来,让她下意识的禁声。

于宸炜真的被这小妮子气得不轻,看她想要靠近自己又不敢动的小样儿,心里忍不住叹息,想收拾她也心软了,主动将她拉回来。

舒雪薇赶紧腆着笑脸,亲昵的环上他的手臂,“宸炜哥哥,这次回来不走了吧?”

舒雪薇仰着小脸渴望的看着于宸炜,她的宸炜哥哥长得真是太好看了,从小她就非常喜欢看着他的脸,只要看着他的脸,心情也没来由地好,想到他有可能随时离开,一张小脸皱得不成样子。“你一走就这么多年,就算天天有联系,可是我还是会很想你啊!你工作又那么忙,通话一会就匆匆下线,都不能跟你说悄悄话了。”

“这次回来,就是为了不和你分开。”于宸炜收敛起眼里的暗色,摸摸舒雪薇的脸蛋,轻轻捏了一下。“我们一直在一起好不好?”

嗯,手感真不错。

“好!”舒雪薇兴奋得声音都拨高了好几个度,她往座椅上一靠,尾音一转:“算上彬羽,我们仨要一直在一起!”

于宸炜脸色霎时变得阴沉,冷着脸把舒雪薇的手扒了下来。

突然的动作把舒雪薇吓了一跳。

于宸炜冷哼!养不熟的白眼狼。

他护了她这么多年,不过离开了这几年,一个才刚认识没多久的男人她居然也敢拿来和自己比较。

“宸炜哥哥,怎……怎么啦?”舒雪薇不明白,刚刚还好好的有说有笑的于宸炜,怎么突然又变脸了。

一时间,车厢充斥着低气压,让她连平常的声调都不敢用,只能委屈的小小声的问道。

于宸炜听到了舒雪薇的话,他眼角余光瞥了瞥她,只见她一张娇小的脸儿,此刻像个受气的小媳妇儿一样委屈得不得了,眼眶微微泛红,随时都可能落泪,他心软了,伸手触了触她的眉角,然后收了回来。

“我累了,休息一下。”于宸炜声音有些僵硬的说完,抱手在胸前,往车后座一靠,闭上了眼睛休息。

“哦。”舒雪薇有些不高兴,她看着于宸炜闭上眼,勉强应了一声,瞪着他对着手指。

舒雪薇从后座里伸出小手指戳了戳陈彬羽的肩膀,一双眼睛忽闪地等着人回应。

“薇薇……”陈彬羽正在开着车,不敢大意,他只回头看了一眼。

舒雪薇意识到此时的陈彬羽真的没空理自己,她没了兴致,闷闷不乐地靠回原位置,转头就盯着于宸炜看。

她做错了什么?惹得宸炜哥哥不高兴了。八年不见,宸炜哥哥好像哪里不一样了,但又说不上来。

他真的越来越好看了。

舒雪薇越看越沉迷,她慢慢地俯近于宸炜,看着他的睫毛发呆,在心里对比着自己的睫毛,可悲地发现,她的宸炜哥哥,连眼睫毛都比自己的好看,真是天理难容,一个男人,怎么能长这么好看!

舒雪薇正看得起劲,她正想着把自己的五官一一和她的宸炜哥哥对比下,徒然,眼前的眼睛就睁开了。

漆黑如墨,那一双眼睛似带着魔力的注视进她眼底,冲击在她的心上,说不出什么感觉,只觉得麻麻的让她心痒。


第5章 投怀送抱

于宸炜的眼睛似一汪深邃的湖水,仿佛被下了魔咒般让人移不开眼,一点点想探究更多。

车子突然紧急刹车,舒雪薇一个猝不及防,直直地就朝于宸炜扑了过去,意外地唇碰到于宸炜的唇。

他的嘴唇软软的,有点凉。

于宸炜深邃的眼眸凝视着她的脸,克制住想到吻上那诱人的红唇的冲动。

他怕会吓到她。

于宸炜享受着此刻的投怀送抱,心情突然变好了,微微地扬了下唇角。

“扑通……扑通……”

舒雪薇发觉自己的心跳抑制不住的加快,一双清澈透亮的眼睛满是疑惑不解,她眨巴了几下眼睛,赶紧坐正了身子,小脸莫名的烧热起来,不知道是吓的还是因为害羞,面对于宸炜,眼神闪躲不敢直视。

陈彬羽从车后视镜中看到两人的动作,隐忍着不敢发作,脸上气得发白。

“到了。”陈彬羽一腔怒气无处发作,只得拿车子出气,却不想自己倒是帮了人家一个大忙,脸黑得一塌糊涂。

于宸炜挑衅地朝着后视镜笑了一下,随手把车门打开。

“跟我一起去见见舒伯父。”于宸炜不忘把舒雪薇从车上拉下来,舒雪薇父亲和自己的父亲是挚交,开始接手公司的那段时间,幸好有舒伯父在背后帮衬着,所以一回来,他应该首先去拜访下。

“嗯,好。”舒雪薇震惊自己的反应,她看着于宸炜的手,有些不高兴地微微嘟着嘴,想到刚才的意外,她羞涩地想挣脱。

于宸炜并没有给她机会,微微一个使力,她就被拉了出来,稳稳地落在他的身边,一个亲近的位置。

于宸炜哪会给机会陈彬羽靠近她!

陈彬羽强忍着胸口翻滚的怒火,柔声跟舒雪薇打了招呼,把车子开走了,想想,方向一转,开回了总公司地下停车场,他不想让舒雪薇跟于宸炜过多接触,对自己不利,更是想着借着这个机会在总裁面前露下脸。

舒雪薇被于宸炜拉着就走,紧紧地被迫跟在他的后面,她咬着手指看着前面的人,她在纠结自己亲了于宸炜的事情,转念一想,宸炜哥哥小时候还帮自己洗过澡呢,要说初吻,早就没了,她十岁生日那会儿,宸炜哥哥就亲过了,想通了也就释怀了。

“宸炜哥哥。”舒雪薇小跑几步,上前,主动地挽上于宸炜的胳膊,仰起脸,笑得一脸灿烂。

于宸炜冷峻的脸在柔和,嘴角不自觉勾了勾,伸出另一只手轻轻拍了拍挽着他的手臂,推开舒氏集团的公司大门,走了进去。

“爸爸办公室没变。”舒雪薇站在电梯门口,在于宸炜出手前立马上前一步把电梯摁亮了,她撩了撩垂落下来的头发,抬眼面对着于宸炜说道:“爸爸知道你回来,就吩咐我第一时间将你接来公司,说好久不见你了,着急见你一面。”

舒雪薇笑眼弯弯,提起爸爸,她就觉得暖暖的,年纪越大,就越像个小孩子,只要自己一哄,立马就乖乖的。

于宸炜看着舒雪薇不经意间的撩发动作,喉头一紧,差点就失控了,忍不住想要将她揽入怀,狠狠的吻一番。


第6章 带着面具生活

舒雪薇觉得自己有点自讨没趣,正要表达些什么,电梯突然就打开了。她跟着于宸炜双双踏入电梯内,偷偷留个眼神在一旁观察。

“你在想些什么?”于宸炜知道舒雪薇一直用视线探究着自己,一下没忍住,低下头,逼近了她。

“没……没什么呀!”舒雪薇退了一步,宸炜哥哥的气场太强大,刚才就差一点脸贴脸了,她不太喜欢这种距离,尤其是她的宸炜哥脸上还带了意味不明的笑意,她莫名的有点慌乱,那种感觉太陌生,但她是个从不说谎的好孩子,从来都是遵循内心,于是脱口而出:“我只是在想,宸炜哥哥为什么感觉和以前不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于宸炜循循诱导。

“脾气有些捉摸不定,给人高深莫测的感觉,没有以前那么亲和。”舒雪薇真的掰着手指一件件地数,她皱着眉头,然后突然想了什么,“宸炜哥哥,看着你表情那么自然切换,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演员呢。”

于宸炜眼眸一眯,这话倒是贴切,在商场混迹,哪个人不是带着面具生活?微笑的背后往往都是一肚子的算计。

于宸炜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一声不吭,陷入沉思。

傻丫头,率真的性格还是没变,不过也好,他不需要她改变。舒家人真的把这小丫头保护得太好了,生在这样的家庭,还有着这份单纯,实属不易。

两人双双来到所在楼层,总裁办公室的门外,几个秘书正襟危坐,舒雪薇在公司露过不少脸,大家都心知她是舒家最受宠的千金小姐,看到她来,都默默放行。

“舒小姐,总裁正在见一位很重要的客户,应该也快出来了,你们坐着稍微等一下,我给你们泡杯茶。”前头的女秘书看见人来了,立马上前打了个招呼,大家都知道舒家小姐性格温驯好相处,面对她不自觉少了几分紧张,虽在和舒雪薇说话,眼睛却不由自主地瞄了瞄她身后的男人。

这个男人,她知道是谁,谁不知道就是眼瞎,不过这样的男人哪里是自己能肖想的呢?自己还是安安分分地去泡茶吧。

“难得来伯父公司,我去观摩一下。”于宸炜发觉公司变得很大,正好舒伯父还在会客。

看着已经坐下来的舒雪薇,他本想着带着她一起走走的,看她脸露倦意,于是放弃了。“你就在这里坐着等我,我一会回来。”

“嗯,你去吧,公司变动了好几次呢。”舒雪薇舒服地挪了一个位置,她有点累了,坐下就不想动。

于宸炜往下一个楼层走去。就于宸炜那身份,谁人不知,谁人不识,引起哄动那是一定会有的,抛开身份不说,光顶着那张脸,就可以让这里的女人为之疯狂。

为了不引起轰动,于宸炜挑了个相对比较偏的小过道。既能看到公司员工的工作状态又不引人注意,迎面走来个年轻女人,穿着尖细的高跟,中分长卷发,合体的工作服,身材不错,头发没染色,黑色衬得她皮肤似雪,很靓丽,她端着一个杯子,估计是刚从茶水间出来,一眼就把于宸炜认了出来,一时处于惊讶之中。

于宸炜发现迎面的这个女人一直盯着自己,蹙了蹙眉,但就在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对方不经意地撞到了于宸炜,杯子里的水洒到了他的身上。


第7章 阴谋

“对不起,对不起,突然遇见于总有些激动,实在很抱歉。”女人一个劲地弯腰道歉,并没有伺机上前接近于宸炜。

“没关系。”于宸炜深邃的眼眸扫视了女人一眼,语气淡淡的,听不出他的情绪。

“真是不好意思。”女人重申了一次自己的歉意,看着抬脚就走掉的于宸炜,虽然眷恋,但也不好意思再上前,于是望了两眼就走了。

于宸炜蹙着眉,拍了拍侧腰被弄湿的衣服,女人泡的应该是花茶,还有一朵未完全泡开的金盏花粘在上面,他一抬头,刚好看到有男洗手间,直接闪身进了去。

“好好好,今晚一定早些回去,你别这么无理取闹,说了外面没有女人没有女人,你爱信不信!你跟我又不是一两年了,怎么最近这么无理取闹,不就是工作忙了晚了些回家吗?”

于宸炜刚要打开水龙头,突然从里面的隔音传来男人不慎耐烦,刻意压低的声音,咋听之下有些熟悉,他侧着头听了一会,摇了摇头,别人的私事,他不喜欢去探听。

“什么千金?你打哪里听来的小道消息?别胡闹,我一直在为我们这个家努力奋斗着,哪里来那么多心思去找女人,你好好把孩子照顾好,我今天晚上早点回去陪他过生日。”

这声音,于宸炜越听越觉得熟悉,徒然间想起这熟悉的声音是谁了,陈彬羽,他捻着从衣服上扒下来的湿嗒嗒的花朵,承手一扔,丢进了垃圾桶里,瞥了一排排的格间,就只有一间门关上了,他转身打开水龙,将水开小些,轻声洗了下手,走了出去。

格间里的陈彬羽心情烦躁,没有注意到洗手间有人来了又走了。

挂了电话,陈彬羽现在心情很糟糕,舒雪薇还没有完全拿下,家里还有女人孩子拖累着,他眉头一拧,心里隐隐有了主意。

于宸炜走到对面走廊拐角处,视线正好可以看到洗手间方向。他需要再次确定。不肖一会,里面的人出来了,他抬眼一看,心里咯噔一下,竟真的是他。

于宸炜危险地眯了眯眼,他放心尖想要宠爱一生的女人,居然有人敢如此欺骗她!

于宸炜脸色瞬间阴沉,随便看了看周围,收敛起脸上多余的神情,慢条斯理地原路返回去找舒雪薇了。

舒雪薇靠在座位上竟睡着了,他走到之前的那位秘书前面问:“总裁还没谈完?”

“是的,您坐着稍微等一下,应该快结束了。”秘书果然是经过严格筛选才能坐在这一楼里的,她非常礼貌地咧着八颗牙齿,柔柔地解释。

眼前的男人,看一眼就会忍不住让人心跳加速,有钱又有颜,不脸红就不是正常的。秘书小姐心里默默戳着小人,啊,好想再多看几眼,可是又不能太明显,好煎熬啊!

“嗯。”秘书小姐默默不留痕迹地看着对方,希望对方多说几句,自己多回答几句,这样就能看久一点了,可是对方却淡淡地嗯了一声,走开了。

秘书小姐心里默默崩溃了,就这么走了,但是她得显出专业的职业水准啊,默默咧着八颗牙齿坐回原处,悄悄留意着坐在另一边的人。

于宸炜走到舒雪薇跟前,看着她睡着了还弯着嘴角,似乎是梦到了什么甜蜜的事情,于宸炜盯看了一会,伸出手沿着舒雪薇的唇型轻描着,然后收回手坐在一边,宠溺地把她的头枕在自己的腿上,让她睡得舒服一点。


第8章 我怎样都愿意

一边的小秘书的心简直要疯了,心理活动都要炸开了,还得假装正经地在上班。

看,整个文档都敲满了阿拉伯数字,每个数字似乎都代表了她的惊呼。

啊啊啊,多金又帅的男人啊,你怎么可以对别的女人这么好!你快来对我好吧,扑到我吧!我怎样都愿意的!

哦,忘记了,那个女人是咱们舒氏的千金,男才女貌,两人一起真的绝配啊。

最后,秘书小姐默默放弃了,差距横在面前,她是没指望啦。一转头,看见旁边的同事小美靠了过来,一脸贼笑地盯着她的屏幕。

“在想什么?”她们同事的时间也不短了,一看秘书小姐的神情,同事小美就大概知道她的内心活动了。“你啊,还是好好工作吧,尽想些有的没的。”

秘书小姐噘嘴,把全文档的0都删掉了,凉凉地回了一句:“知道了。”

办公室的门开了。

“宸炜啊!”舒展庭,舒雪薇的爸爸,集团的总裁,年近六旬的他,身体有些发福,今天的他穿着一套灰色的西装,他神采飞扬,看上去整个人精神不错,舒雪薇眉眼间和他很相似。此刻的他眼眸温和,没有商场上的锐利。

可是表象和内在完全搭不上边,他一吼,连舒雪薇都吼醒了。“不好意思,让你等了这么久。刚刚来了个重要的客户,才送走,就立马过来了。”

舒展庭背后跟着两个人,是舒氏集团的两位太子爷,长得与她们的总裁不太像,和总裁夫人倒是很相似,但是眼睛却是极像的,这样一来,倒显得英俊耐看许多,两人都是出了名的孝子,还是护妹狂魔。

“爸爸!”一听声音,突然醒来的舒雪薇就飞扑了上来,紧紧挽着舒总的手,吧唧一口亲在了他的脸蛋上,看着女儿舒展庭脸色愈发柔和。

“来了也没多久。”于宸炜站了起来,笑了笑。“在楼下转了一小圈。”

“好久不见了。”舒雪薇两个哥哥舒铭浩和舒铭澈上前,轮着给了于宸炜一个大大的拥抱。

“来来来,进办公室聊。”舒晋博抱着女儿领着人往办公室去,对待与宸炜,舒晋博真的跟对自己的孩子差不多,都是看着长大的孩子,由于他接手公司早,更是心疼他多几分。

秘书小姐眼睛来来回回地看着,心里默默戳着小人,一堆帅哥。然后她突然看见太子爷舒铭澈冲着自己抛媚眼,她低下头擦了擦眼,再看了一眼。

没错,太子爷是在抛媚眼。她惊恐地看看四周的姐妹,一回头,门就已经关上了。

真是!别乱开这种小玩笑啊,她会被姐妹们封杀的!

“薇薇,是彬羽和你一起去机场接宸炜的吧?”才坐下,舒展庭就发话了,一提起陈彬羽,舒展庭甚是满意地点了点头。

“是啊。”舒雪薇并没有和自己的爸爸坐在一起,而是靠着于宸炜坐了下来,她一双眼睛亮晶晶地看着自己的爸爸。“您不是让我多跟他相处吗?”

舒雪薇此话一出,身边的于宸炜心里咯噔了一下,这话的意思是伯父也是认同此人的,于宸炜心不由得沉了沉。


小说

深宫帝姬传:卧底女警,穿越成亡国公主

2021-1-2 13:18:59

小说

我的爱轻若尘埃: 一场绑架,让他们认清了彼此的内心。

2021-1-2 13:21:5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