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情深,爱你无言:触了爱的电,爱到不死也不休。

凡尘浮世,爱一人情深,兜兜转转离散,谁会知道结局几分?触了爱的电,爱到不死也不休。这是无言的爱,无关身价几何,两颗心的触动,爱意足以撼动上苍,期待修成正果,永享贪恋的怀抱。
浮世情深,爱你无言:触了爱的电,爱到不死也不休。

第1章 羊入虎口

骨头仿佛断裂,令人窒息的痛从内里无声的窜出,愣是让叶当归从沉梦中痛醒。

转动眼球都困难无比,叶当归突然发现自己竟是动弹不得。

四肢全被捆缚,叶当归成大字形被困在一张大床上,根本使不上力气。

拼命的回忆着,叶当归愈发感到脊背发凉,先前自己不过是陪着几个眼神带着贼意的男客户喝酒,为了躲避骚扰上了一趟洗手间,殊不知刚出来后脑勺一阵闷响,然后就成了这副模样。

“嘿嘿,小美人醒啦!”一个令人作呕的纤细男桑发出,让叶当归惊愕的发现那凑到眼前的猪头脸竟是先前动手动脚的客人!

猪头男满脸横肉,拼命吞咽着口水,“小美人,叔叔一会好好疼惜你哈,你真是百年难遇的大美人呢!”

“别恶心我!”叶当归无畏无惧,声音清冷,倒是让猪头男怔了一下。

错愕中视线下移,瞥在叶当归那短裙下白皙的大长腿上,再看那清冷倔强的嫩脸,猪头男猛地吞咽唾沫,狞笑:“呵呵,耍脾气是吧,我告诉你这里可是我的地盘,你个当婊子的立什么牌坊?我上你可是有偿的,一会儿保准让你欲仙欲死!”

若非叶当归太过诱人,有着妖精一般的面容,又岂会让登徒子想入非非。

猪头男欲火焚身,上下其手,开始撕扯叶当归的衣裳,那张臭气熏天的嘴也在她雪肌上蹭来蹭去。

“小乖乖,让哥好好疼爱你,一会儿你就会享受的离不开我了……”污言秽语从猪头男喉中含混不清的吐出,让叶当归恶心不断。

象征贞洁的红裙被无情的扯烂,叶当归的皮肤感受到一丝冷意,腥臭的气息在皮肤划过,那是猪头男的气息,他的口水几乎都要滴在她的傲然之处。

“再动我,我就咬舌自尽!”叶当归双目赤红,卯足了劲儿,甚至手腕都出现了血痕,但却依然无法摆脱束缚。

社会的残酷,这一刻被无情的放大。

破门之声忽然传来,没等猪头男反应过来,一声惨呼从他的身体发出,他的脸被狠狠踹扁了!

屋内还散发着淡淡的血腥味道,叶当归还没看清那黑西装救场男的容颜,便听到来人清冷的声音:“这个家伙,给我阉了!”

身后尾随的保镖们目不斜视,竟是没有一人胆敢将视线游移在床上那妖娆躯体上。

胖子哀嚎着被拖了出去,房间内寂静无声,叶当归看清了来者,竟是没有求救。

贺茗深,呵呵,他是来羞辱自己的吧!

而贺茗深则是饶有兴致的看着叶当归,看她努力挣扎的样子,面色颇带玩味。

良久,似是看腻了叶当归与粗绳之间的缠斗,贺茗深上前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眼神满满都是恨意与憎恶。

“春光外泄了都,还不服什么?”贺茗深丝毫不为眼前的春色诱惑。

“与你无关!”叶当归斩钉截铁道,满脸不屈。

嘴上冷漠,手上却是动作着,贺茗深很快为叶当归去除了捆缚,而后者却是迅速拽起床单遮挡住自己。

两人四目相对,贺茗深的眼中满是讽刺的笑意,让叶当归心如刀绞,根本就不愿感谢这个救命恩人。

第2章 咄咄逼人

黑暗中一抹光火划过,贺茗深优雅的点燃一根雪茄,视眼前的尤物为空气,长吐烟圈后说道:“法院那边来信了,想要叶翰被保释,准备一百万吧,还有哦,据说他再不出来,肾源可不等,横竖都是死。”

叶当归心中一窒,面容不改,淡淡道:“我知道了。”

心乱如麻中,叶当归的眼前突然飘落一张支票,借助微弱的光线,能够看清是一张百万数额的支票。

紧接着贺茗深画风忽转,语气柔和道:“当当,一百万,只要你把我伺候高兴,就归你!你有什么需要,哥哥都会满足你,如何?”

叶当归有些愣神,竟是笑了,贺茗深真是厚颜无耻,也亏了他还敢自称是哥哥!

一个弃儿而已,现如今却是踩着叶家摇身一变,京都一少!

叶家落寞,只怪识人不淑,就像农夫与蛇,养了一条白眼狼!

低垂下头,叶当归满眼都是恨意,再抬首,却是笑靥如花。

“一百万对吧,真是公平的交易呢,而且我看了好多花边新闻,都说哥哥活好,对我而言,这倒是稳赚不赔的买卖。”叶当归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贺茗深眼角微微抽动,视线停留在她那勒青的肌肤上,有些懊恼刚才发出的号令太轻,真该弄死那个不长眼的猪头三!

看到贺茗深一语不发,叶当归妩媚的笑道:“贺少,人家先洗洗,怕刚才被污染了,弄的您也一身骚。”

贺茗深没来由一阵烦躁,拍掉了女人指向自己鼻尖的青葱玉指。

这般狐媚的叶当归,让他陌生无比。

贺茗深有些愣神,青梅竹马的两人,无形间竟是身份迥异,她越来越妖魅,愈发不像个正经姑娘。

一想到这儿,贺茗深就有踏平京都最大夜总会的倾向,他更想挖掉看过叶当归这般狐骚样男人们的眼睛。

叶当归自顾的洗澡,没多久便是一身粉红色的爱之初体验情趣内衣穿了出来,一看便是酒店为客人预备的。

心脏莫名的乱跳,贺茗深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了异样,他毕竟是个正常男人,怎能承受无尽的诱惑。

叶当归落落大方,迈着猫步走向他,忽然挪臀垮坐在他的腿上,身上那摄人心脾的芬芳更是让人难以把持。

“开始吧,顾总,奥错了,应该是哥哥。你想怎么玩,都可以!”叶当归的声音极嗲,撩拨起对方心中一团火。

脑门一热,贺茗深刚揽住叶当归的柳腰,还没将对方掀翻在床上,突然感觉喉咙一凉。

有什么锋利的东西在警告,若是再有动作,后果不堪设想!

“别动,刀剑无眼奥!”叶当归笑意浓浓,终于将恨意表现。

贺茗深冷笑,这才是他熟悉的女子,冷艳傲然,视男人为草芥,“杀我,你敢吗?”他不甘示弱。

“我死了也不会跟你睡,我宁愿跟一群死胖子玩,也绝不跟你!”叶当归的手上用力,指尖的刀片顿时在贺茗深的脖颈溢出血痕。

“有胆你就来!”贺茗深声音有些低沉。

“那就试试!我不过是个陪酒女儿已,父亲还在坐牢,你身份可是贺氏总裁,京都首富,就算陪葬,我也赚!”叶当归笑的很欢。

贺茗深不语,心中有些苦涩。

第3章 :不方便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叶当归的性格她是了解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她若真的不愿意,即便是死,也绝不会善罢甘休。

叶当归手中的刀片紧了紧抵在他脖子上:“钱我也要,麻烦送我两套衣服,我现在这样实在不方便。”

“你堂堂总裁不要脸,我叶当归还要。”

贺茗深生意头脑向来灵活,他现在怎么可能和满心仇恨的叶当归对着干呢。

他叹了口气轻轻拿起电话,“拿两套女式衣服。”

“小姐,这是您要的衣服。”进来的男人那头扭过去双手恭敬地递上去。

“不要叫我,你不配!”

叶当归将衣服狠狠接过冷眼瞧着来人,“吴叔,当归今时不同往日,当年我父亲待你如兄弟,你是他最信任的人,没想到这么快你就临阵倒戈了,即便是狗我想也不会向您这般无情!”

“小姐,我对不起叶总。”吴叔的头低的更沉。

“对不起三个字我叶当归受不起,我只是庆幸早日替父亲看到了你们的真面目。”

贺茗深站在一边,他知道叶当归的这些话虽是对着吴叔说着的其实所有的怒火都是冲着自己来的。

叶当归扔下刀片,血流了一手却浑然不觉,将衣服迅速套在身上,手中紧紧攥着那张支票,一声不吭地离开这个地方。

她的态度那么强硬,可是在出了门之后却止不住的哭泣,麻木地抹了一抹眼泪,却忽然笑起来。

她不再是天真无邪的叶当归了,她再也不在仇人面前露出软弱的样子,所有她失去的,所有被别人夺走的,她要亲手一件一件夺回来。

“贺总,你的伤口需要处理。”吴叔看着贺茗深担忧的说着。

贺珉深摸了摸自己修长的脖颈,一道不浅的血痕已经干涸,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

“没事,回家!”贺茗深起身带着人离开钻进车内。

车窗开着,细密的风刮进来吹着贺珉深的头发,他一路沉思着。

十年前那个大雪夜,他设计晕倒在大雪夜成功进入了叶家,他一步一步取得叶家人的信任报复他们毁掉他们,这一路走的何尝艰辛,他不可能错的。

可是叶当归却是他在这条路上怎么也过不去的坎。

他固执地说道自己并没有喜欢上她,昔日骄傲如叶当归的她,现在这么落魄,看着她被其他人凌辱,自己心里竟然有些不是滋味,一定是因为现在没有得到她才会这样。

没想到那样骄傲的叶当归现在竟然也会低下头在夜总会当上陪酒女,肯放弃自己的尊严做这些事儿,可是却仍旧不肯低下头求自己。

或许没有那么复杂的事,他会娶了叶当归。

街头冷清酷寒,叶当归披着衣服战战兢兢地走在路上,她的身体已经麻木,似乎已经不是个能感受到心跳的人。

十年前的记忆历历在目,可是叶家破产的事情好像就在昨日,十年前也是这样一个酷寒的天气,她拉着爸爸的手指着旁边瑟瑟发抖的男孩,“爸爸,你看小哥哥多可怜啊,我们帮帮他好么?”

“当当还真是善良啊,那我们就带他回家让他当你哥哥好么?”

贺珉深就这样被她爸爸抱进了温暖的车厢,从此便一直入住在叶家。

叶当归从此上学回家都有人陪,他每天那么细心总是陪她吃饭上课,每天逗她开心,他从来没有朝自己发过脾气,他说自己会永远陪在她身边的。

只是现在一切都变了。

她只是后悔为什么自己当初没有早点认清楚贺珉深的狼子野心,现在害的自己父亲入狱,辛苦建设的公司被他一手破坏,她曾经温暖和美的家已经不存在了。

每次想到这点,她就像被狠狠打了一记耳光一样,这个耳光就是要告诉她,不要再轻易相信任何一个人。

叶当归看着自己现在住的地方,简陋的公寓,里面潮湿昏暗,和她以前住的地方比起来简直是天差地别。

她身上又湿又冷,走路都觉得摇摇晃晃的,前面的车开着车灯照在叶当归的脸上,她本来就身子虚弱,现在经这么一吓忍不住跌倒在地没有力气爬起来。

第4章 剧烈的疼痛

那辆车在快要碰到叶当归的时候极速停下,叶当归晕倒在车前。

车里有人打开车门,他披着黑色的大衣显得那么高大魁梧,他弯腰将叶当归抱起放在后车座,车子迅速开动,很快车子便消失在夜色里。

叶当归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只是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很快她便看见了白色的墙面。

她的手中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她的梦中一直有人在逼迫她,他的父亲,母亲全都离开了他,只有那一个人,他不远不近地跟着自己,幽魂不散。

手上有一阵疼痛,叶当归微微皱眉,下意识的抽回手,可是手却被拉住动不了。

“你不要动,你受伤了,我给你清理伤口。”

叶当归睁开眼睛看着眼前这个面色温和的男人想起昨天发生过的那一幕。

昨天她晕倒在路边,应该是这个男人带她回来的。

这个房间都是白色的格调,整体偏欧式简约风格,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装饰摆设,屋子一尘不染,看得出来屋子的主人是有洁癖的。

“昨天真是谢谢你。”

“不用客气,应该是我谢谢你帮了lucky!”

叶当归不知道眼前的人到底是什么意思,lucky又是谁?

正是说着,一条棕黑色的卷毛狗跑过来,趴在床上舔着叶当归的脸,她笑了笑摸了摸这只狗觉得很熟悉。

这只狗她三天前见过,在路上受了伤,她将它送到宠物医院。

她第二天还去那里看它的时候得知已经被主人接走,自己也再没有多想。。

“原来是这样啊,那还真是好巧的。”

“我去那里的时候看见你了,当时本来想当面感谢你,只是你转身出去了,我就再也没有机会。”

“说了这么多,还没有互相介绍呢,我叫楚亦辰!”

叶当归往上挪了挪笑着,“我叫叶当归,真是谢谢你,我也不过是举手之劳,昨天要不是你……”

她止住了要说的话,随后摸了摸lucky的头,“好可爱的狗狗。”

lucky对她也很热情,竟像是见到熟人一样跳上床,依偎在叶当归身边。

叶当归笑着同样抚摸着它。

“lucky曾经是一只军犬,现在已经退役了。”

“所以你是……”叶当归看着眼前这个面色温和,脸部线条很是硬朗的男子有些疑惑。

“没错!”楚亦辰一笑,“我是退役军人,这里我一个住,luck喜欢你,我也……以后你经常来玩吧!”

楚亦辰的笑容很是温暖,露出小虎牙让她觉得很是熟悉,她好像看到了自己记忆里熟悉的人。

叶当归笑着点点头。

“你昨天是不是遇见什么事情了,要不要我帮你报警?”

“不用了,谢谢你。”叶当归想着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苦笑了一声气现在谁也帮不了自己。

“既然这样……”楚亦辰从上衣口袋里拿出名片放在叶当归手里,“我们也算认识了,以后要是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找我。”

叶当归握着名片看着上面的名字和联系电话微微点头。

第5章 爱分高低档

她很快地将手机号输入进去。

“很感谢,只是现在我要回去了!”叶当归撑住床头起身下床。

“我让司机送你好么?”楚亦宸看着她眼里有着担心。

“不用了。”

叶当的脸色苍白可是仍旧勉强的笑着。

她转身出门往门边走去只觉眼前一黑,腿脚无力眼看就要摔在地上,楚亦辰赶紧拦腰一抱扶着她。

二人双目相对的时候,叶当空的肚子叫了起来,她尴尬地咳嗽着。

“这么快就到中午了,你留下来好不好?”

楚亦宸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笑着。

叶当归这时候不好推辞点点头。

“你等一下,饭很快就好。”楚亦宸扶她坐在桌前先给了她一杯温水随后走到厨房。

Lucky摇着屁股一直在他脚边打转。

叶当归喝着水透过双层玻璃看着那个宽厚的肩膀笑着,“没想到你还会做饭!”

“这是当兵那会儿练出来的,我只是习惯了自己做饭,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我不挑食的。”

厨房里面很快升起了饭菜的香味,叶当归笑了笑看着这个男人的背影不禁想着这些天的见闻。

他们才认识这么短时间,总感觉他是很温暖很熟悉的朋友,朋友尚且如此,而那个说一直还对她好的人却丢弃了她……

叶当归不由一阵苦笑,心中隐隐作痛。

“饭来喽,快点尝一下!”楚亦宸将摆盘放好,将碗筷轻轻放在她面前,胳膊搭在餐桌上期待地看着她。

“谢谢!”叶当归看着他思绪回到当下拿起筷子夹了些菜。

“到现在还不知道你名字,方便说说么?”

“叶当归,我的名字。”

“叶当归,名字好听。”楚亦宸一笑,整个世界都好像黯然失色。

叶当归笑了笑没有再说话,她夹了一块萝卜,入口清脆甘甜,方才本就肚子饿,现在真的是被激发起胃欲了。

“合不合口?”

楚亦宸这时候显得有些期待,一点儿也不像刚才那般稳重,倒有些像小孩子。

“真的很好吃,你是我遇见的第三个做饭好吃的人!”

叶当归看着色香味俱全的饭菜又夹了一筷子。

楚亦宸本是笑着听到后面的话有些好奇,“另外两个是谁?”

“我妈做饭就很好吃,小时候我总是吃的饱饱的,保姆阿姨做的饭我总是吃不惯。还有就是…”

叶当归夹着饭菜的筷子停在半空突然沉默了,张了张嘴还是没有说出口,她看了看对面的人尴尬的一笑闷头吃菜。

楚亦宸没有再追问下去,只是将盘子又往对面推了推。

饭桌上的菜很快就见了底,叶当归满足地将碗筷轻轻放下,不好意思地打了个饱嗝。

“谢谢你亲自下厨做出这么好吃的饭,只可惜我不会做饭,要是以后有机会了,我一定会请你吃大餐。”

叶当归认真的模样逗笑了楚亦辰。

“那我先走了。”lucky摇摇摆摆蹭到叶当归的脚腕,她摸了摸lucky毛绒绒的头,转身离开。

她一路从小径走出,简约的大门缓缓打开,回过头看着白色的别墅周围种满了淡雅的花草,严谨却不失军人的浪漫。

第6章 过分的作践

叶当归摸着长满绿萝的墙壁不知怎的眼泪突然想要流下来。

正在这时叶当归的手机嗡嗡震动,手机屏幕上显示出贺茗深三个字,她有一瞬间想要摔碎它,可是她知道自己不能。

深深呼吸她按下接通建,“你昨天晚上去哪儿了?你又去陪酒了?叶当归你还真是犯贱!”

“我去哪里关你什么事,贺珉深,你以为你是谁,我做什么需要向你打招呼么?我告诉你,我就是去陪酒了,你有什么资格说我管我,我就是这样,贺总不必多管闲事!”

明明那个亲密的两个人现在言语里却总是在互相伤害。

“多管闲事?”电话那头的贺茗深明显在压抑着自己的愤怒,他的声音有些粗,“你不想我管我偏要管!我给你十分钟的时间,马上回家,不然你一定会后悔。”

“凭什么?”

“凭什么?就凭你妈在我这里,就凭你是你妈的乖女儿!”电话那头很是嘈杂。

“深儿!你放过我们一家人吧,放过当归吧!”

叶当归身体一震,控制不住地大喊,“贺茗深你这个畜生,你要是敢动我妈一下,我跟你拼命!”

“你现在只有九分钟了,快些往回走,要不然我可不敢保证你的母亲还有命看你回来。”

“你混蛋…”

叶当归咬牙切齿地骂着,电话那头却只传来嘟嘟的声音,她握紧拳头拔腿跑起来。

叶当归迈着步子破门而入,郑看见她的母亲被紧紧绑在椅子上,嘴被交待封住,她一把扑上去,却被几个人反手拉住。

“你们不是人,快将我妈身上的绳子解开,放开!”

她使劲挣扎着,大声的嘶吼着。

“贺珉深,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我们家被你害的还不够惨么?你还要怎么样?”叶当归的心里在滴着血,她的眼神里充满怒火。

眼前扥男人只是静静地坐在旁边,看着叶当归厌恶的眼神静静笑着。

“你应该问问你的父母,看看他们当年是怎么为了利益害死我的亲人,这些都是你们家欠我的”

家破人亡的仇,贺茗深怎么都忘不了。

“即便是这样,由我叶当归一人偿还,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杀了我也可以,可是不要伤害我家人!”

“你还?”贺茗深站起看着叶当归狠狠捏起她的下巴强迫她与自己对视,“你拿什么还?叶当归,你以为你自己是谁,你值几个钱?”

这只手现在传来的温度是那么冰凉,他的眸子里全是发狠的嗜笑,看着她那么不屑。

他曾是她生活里的一道光,她以为她这辈子足够幸运,拥有美满的家庭,幸福的人生,还有一个可以陪她一辈子的人,可是现在看来什么都是假的。

“贺总不需要担心,给我一周时间,欠你的我会还给你!”

“一周?”贺茗深眼神里藏着嘲笑,话语间充满了暧昧的味道,“要不这样,今天晚上你陪我玩玩,我们之间便一笔勾销。”

“你做梦!”叶当归冷笑一声别过头不再看他。

第7章 恨不会随时间而消失

“那今天晚上,我就让你亲眼看着你的母亲死在我父母的牌位前!”

“贺茗深,我会告你的!”

“呵呵,你以为我不会做两手准备吧,叶当归,不要连自己搭进去了,到时候连个报仇的机会都没有了。”

贺茗深笑了笑看起来丝毫不惧。

“你……”

叶当归真想抽出手来打他一巴掌过去可是自己的手被禁锢着无法动弹。

“叶当归,不要让我等太久了我的耐心是很有限的。”贺茗深盯着叶当归藏着玩味的笑。

“我答应你,你放开我!”

贺茗深笑了笑,那两个壮汉松开了手。

叶当归小跑扑在母亲怀里,看着被折磨憔悴不堪的母亲红了眼眶,她撕下妈妈嘴上的胶布。

“妈,你你放心,女儿一定不会再让你和爸受这样的苦。”

“不行,我不同意,小贺是因为当年的事记恨着我们,可是这不关你的事,我不会让我的女儿这样牺牲,他要报仇那就在今天做个了断吧!”

叶当归的母亲摸着她的头发随后眼神凄楚地看着贺茗深说,“小贺,当年是我和你叶叔叔对不起你们,我想这中间一定有什么误会,以你叶叔叔的为人…”

“当年的事就是你们一手策划,我父母的死是你们一手造成的。”贺茗深看着还在狡辩的女人说着。

听到贺茗深这样毫不留情地不给别人解释的余地,叶当归气愤地站起来,“你为什么不听别人把话说完?”

“小贺,就算是这样,我们欠下的债我们自己承担,你放过我的女儿吧。”叶当归闭着眼睛唇色发白摸了摸叶当归的脸。

说完话后便朝着窗户跑去未等任何人反应过来便纵身一跃从窗户跳了下去。

叶当归的身体颤抖着,愣了几秒才趴在窗户上看着母亲跌落在地上血肉模糊的身体顺势就想要跳下去,“妈!”

贺珉深不知事情会变成这样,只是本能地抓着叶当归的胳膊,看着她声嘶力竭地哭着。

“贺珉深,你满意了么?”叶当归反手就是一巴掌,看着贺珉深低着头沉默着慢慢向后退去,“现在我也一样一个亲人没有了!我们叶家欠你们的已经还完了,我不要再看到你,你滚!你滚!”

她喊完后朝着楼下跑去,不停地像小时候捉迷藏时喊着妈妈,一楼躺着的妈妈一动不动,她抱起母亲的头想要为她止着血却发现怎么也止不住。

直到救护车来了,叶当归才将母亲放开跟着上了车。

窗户边的贺珉深,看着救护车远去,阴沉的脸上深不见底,快步走向地下室朝着反方向离开。

医院七楼,叶当归的母亲被推进进急诊室,楼下坐着叶当归一个人,她无助地坐在椅子上渐渐滑落在地上,双手紧紧抱着自己的只觉浑身冰凉。

“妈妈你一定要坚持,除了你,我什么都没有了!”叶当归将头埋在膝盖里啜泣着。

急诊室的灯突然灭了,一个医生焦急地走出来,白大褂上粘满了鲜红的血渍。

“医生,我妈妈怎么样了,求求你了医生!”叶当归紧紧拉着医生的胳膊不敢松开。

第8章 卖掉自己

“现在情况很不乐观,高空坠落导致身体各功能衰竭,虽然现在能保住性命可是身体却多处骨折,最严重的是,你母亲的心脏受到压迫受损,需要赶快进行一个大型手术。”

“医生,你要救救她,求求你了!”叶当归的语气有些颤抖,她快要双腿跪下了。

“我们一定会尽力的,只是…这个手术比较麻烦,手术费很贵,你需要最好心理准备!”

“多少?”

“七十万!”

叶当归满口答应摸了摸眼泪,“我一定会凑齐这笔钱的,医生,只要你能救活我的母亲。”

“好,你母亲现在身体虚弱需要等身体各项指数恢复便会安排手术,五天后,你交齐手术费我们便会动手术。”

“你放心。”

看着转身离开的医生,她才感到一阵眩晕,浑身无力,靠着墙缓缓蹲下来。

医院的过道不停有人来来回回,她却什么也听不到,脑子里只想着那七十万去哪里找?即便是将自己卖了,也找不来这么多钱。

叶当归第一次感受到了和亲人生死离别,她想起贺珉深在很小的时候是不是也像他这样无助过还是,他比自己坚强。

她颤抖地拿出手机,想要翻阅自己的通讯录,期待着在这时候可以拉她一把的朋友,可是好像没有一个能解决自己现在的问题。

突然,一个名字出现在屏幕上:楚亦宸。

她犹豫了几秒钟 可是时间不等人,还是硬着头皮拨通了号码,电话那头立刻有人接通。

“喂?”

“……”叶当归没有说话那。

“你好,请问找谁?”

“楚先生…你还,还记得我吗?”

“叶小姐,很开心是你给我打电话,”楚亦宸很愉快的样子,“你现在在哪?有事么?”

“我,我在医院…”叶当归的声音不知怎么的在听到他关怀的话语后控制不住地哽咽,眼泪一下子滑落。

她家破人亡,最亲的两个人父亲身在监狱,母亲尚在病房里,而最爱的人却是亲手造成这一切的人。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不要急,告诉我地址我马上过来!”楚亦宸安抚着叶当归的情绪,语气明显紧张起来。

叶当归的心不知怎么在听到楚亦辰的声音后慢慢安定下来,她坐在椅子上两手交叠乖乖等着。

楚亦宸很快就就跑了上来,看了一眼急诊室亮着的灯赶紧跑向叶当归。

叶当归瘦弱的肩膀在颤抖着,楚亦宸心疼地走在她身边,将自己身上的外衣脱下披在她身上。

叶当归抬头看了一眼他,两人只是眼神之间交流,并没有说话。

“我……”叶当归突然看着他,眼泪像是洪水决堤了般落下来,心中似是有无数委屈想要倾诉,可是又说不出话来,只好抱着他的腰埋头痛哭。

楚亦宸知道她此刻的心情复杂,没有多问轻轻拍着她的背部,像是在安慰一个受伤的孩子。

医院七楼的走廊尽头,有人平静地看着远处的景象并未说话,她看着女人紧紧抓着那个男人的衣服,只是嗜笑一下便走了。

小说

总裁缚爱成婚:顾小姐,婚约协议在这里。

2021-1-2 12:51:17

小说

心尖宠爱:老公太黏人:他是暗夜帝王,权势遮天,富可敌国

2021-1-2 12:55:1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