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缚爱成婚:顾小姐,婚约协议在这里。

“请问你们是谁?”顾苏苏问道。,沈北忱妖孽般的眼睛里闪过一抹红色的火焰,这个该死的女人居然认不出自己?不过他很快就想通了,这个又蠢又丑的女人怎么可能认出自己呢。,“顾小姐您好,自我介绍一下,在下沈北忱,是你的未婚夫。”,顾苏苏愕然,难道是他?是十年前母亲帮她签下的一纸婚约?,“顾小姐,婚约协议在这里。”男人眸中闪过胸有成竹的神色,女人想跑,没那么容易。,“好。”顾苏苏不知道,这一声应下,她之后的生活轨迹将会被改变……
总裁缚爱成婚:顾小姐,婚约协议在这里。

第1章 不是失恋

十月的天和男人的嘴是最不可信的,刚刚还是和风徐徐现在却有一种夜雨欲来的感觉了。

顾苏苏抱住了瑟瑟发抖的自己,心里想着这倒霉的一天,先是半路堵车让自己跟了半年的大客户死在了摇篮里,后是谈了三年的男朋友今天约自己出去第一句话居然是说分手。

看着这位现在是前男友的男人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顾苏苏简直无法理解,和自己在一起真的有这么恐怖吗?

漫无目的走在朦胧的夜色里,街道的路灯下倒映顾苏苏修长的身形。顾苏苏就这建筑外玻璃看着反射面里的自己,作为新时代女性的标配一米八大长腿顾苏苏当然也是拥有的。姣好的容颜,配上精致得出尘的五官,吹弹可破的肌肤,和顾盼生情的眼眸,即使没有精致的妆容顾苏苏也觉得自己都要爱上自己了。

路边的行人来来往往两两成双衬得顾苏苏愈发的孤独和落寞。

顾苏苏想“男女朋友在一起很久的分手一定是撕心裂肺的,绝对不能让朋友觉得我三年的感情没了我不伤心。”

所以,顾苏苏决定去买醉,祭奠自己死去的初恋。

king吧作为衡华市最有名的酒吧,顾苏苏当然也听过它的名声,但是跟着手机导航来这里的时候还是被扑面而来的奢华的味道给吹的有点感冒了。昏暗的室内,炫目的灯光和躁动的人群,空气里流动的暧昧因子都深深地刺激着顾苏苏那一根筋穿到底的大脑。

顾苏苏的出现很快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力,她干净的和这个主场显得格格不入让猎艳者向往。在喝了不少往身边凑近的陌生男人递过来的酒后,本来就不清醒的头脑在音乐的刺激下变得混沌。在洗手台随手把旁边的男人拉了起来脸贴脸拍了个亲密照,丝毫没有作为陌生人的直觉,更没有察觉到男人冷的发黑的脸色和已经结上寒冰的眼眸,男人周身散发的强大气场仿佛要把顾苏苏凌迟一万遍才能解气。

“孤独的酒,分分合合都不算久,配图*9。”顾苏苏拿着手机就在男人的眼皮底下发着朋友圈毫无违和感。居然还大大方方的配上了强拍男人的那张照片。

沈北忱恼火的捏起眼前这个醉酒女人的下巴,居高临下的望着她,入手的肌肤触感让段北忱心中一动:“胆子倒是不小,知道我今晚在这?嗯?是谁告诉你我在这里的?”眼前男人一张一合的嘴让顾苏苏以为是服务生在和自己说顾苏苏尽力的想去听清那人说了什么,身体不自由的往前凑去。

下一秒,一个温暖的唇直接贴在了他的唇上,那是比入手触摸更加令人着迷的触感。带着浓烈酒气的唇即湿润又温暖的在男人唇角舔舐着。沈北忱震惊到一把把眼前这个放肆的女人推开,顾苏苏被推了个踉跄,抬了抬眼迷惑的看着他,见这人没有回应便不管不顾的自个儿往舞池中间走。

沈北忱的怒意简直冲破了冷峻的外表,从眼角到周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强大气场。他冷冷的注视着那个在灯光下一杯又一杯的女人,环绕在她身边的人换了一波又一波,沈北忱忍不住了。欲擒故纵的手段倒是高明啊女人。沈北忱走入人群把顾苏苏揽进了怀里,此时的顾苏苏犹如化作了一滩春水直接瘫在了沈北忱身上。

“跟我走?”沈北忱贴在女人的耳边低沉的说到,耳边呼过的热气让顾苏苏不舒服的在沈北忱的怀里缩了又缩。

作为king吧幕后的大老板,沈北忱不是第一次来king吧,但每次来都是为了看看经营状况,带女人往外走绝对是第一次。就是这个奇怪的女人,明明知道她可能是某一个对手雇过来给他打探消息的,否则从她一进来那种手足无措的感觉到后来玩的疯起绝对不想是第一次来的人就能做到的,但是看到她这个样子又很不忍心看她一个人醉醺醺在那里被人灌酒,放在以前,沈北忱大概会直接把她丢在那里让某个男人捡走好了。毕竟谁会在意这些东西呢。

但是这个女人,带给自己的感觉真是不一样呢。既然这么主动,那我就如了你的意。

第2章 被狗咬了

酒店的总统套房内,沈北忱低头看着这个喝的烂醉的女人,鹰隼般的目光里多了一股狩猎者的的得意,然而冷硬的棱角带着微微的紧绷。脸上的嫌恶之色表露无遗。这个该死的女人居然吐了自己一身。若不是自己现在留着她有用,现在谁还会知道她被扔在哪条街。

沈北忱把人用浴室里捞了出来,慢慢脱下了自己的衣服,露出的精壮身体就这样覆在了顾苏苏身上。沈北忱的声音愈发的喑哑:“女人,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说罢便咬上了顾苏苏白皙的颈脖。

室内寂静无声,空旷的总统套房里环绕着令人脸红心跳的沈北忱攻城掠地的喘息声,沈北忱绝对霸道的肆意横行,让整个空间充满了旖旎和暧昧的气氛和雄性荷尔蒙的味道。

顾苏苏思绪飘在空中,她感觉自己的头很痛。昨天晚上她做了一个噩梦,梦到自己正处在一个冰冷的手术台上!她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穿着白大褂的人,虽然他戴着口罩,但是还是能看出来那个人究竟会拥有多么完美的无懈可击的外表,然后那种皮开肉绽的撕裂感把自己推进了黑色的深渊。

梦里的她被撕开了所有的防具,毫无保留的受着凌迟一样的刑罚,看着自己的肉被一片一片的割了下来,然后她的潜意识想回避它,想让自己从梦中惊醒,但是酒精的作用实在是太强烈了。顾苏苏只能在梦中,无助的哭喊,行刑的人也许是被顾苏苏的哭声刺激到了。终于停了下来,用沾满鲜血的手抹去了顾苏苏脸上的泪痕。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刑罚。顾苏苏在梦中祈求那个人放了她,她想知道自己究竟做了什么才会被这么对待。而眼前的男人永远都是微微笑的进行着手上的动作,好似永远不会停止一样。顾苏苏从来这么那么无助过,然后哭着哭着便晕了过去。

大脑再次清醒的运转是在顾苏苏被浴室里传来的水声惊醒之后,这样的境遇让平时处事十分利落的顾苏苏有一种手足无措的感觉。她注意到自己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不可置信的掀开被子,上面大滩大滩的血迹无不告诉这顾苏苏昨晚战况的激烈。顾苏苏强作镇静的看了看四周,是自己不熟悉的酒店,豪华的装修无不暗示着带她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顾苏苏不想和这样的人扯上关系,她目光所及的地方也只看到自己被扔在地上的衣服顾苏苏用她上班迟到的速度穿好了衣服,把桌上的手机一抓。顾苏苏逃了,忍着身下的剧痛顾苏苏哆哆嗦嗦的下了床,在男人推开浴室门的前一刻离开了这个令人窒息的地方。

在踏出酒店大门的那一刻,顾苏苏觉得自己真的是霉神附体了,这种被狗咬的经历绝对不能发生第二次!

沈北忱从浴室里出来,床上的女人已经不见了踪迹,沈北忱盯着床上的斑斑血迹嘴角不自觉的微微勾起,衬得这人刀削般的五官邪魅狂狷。沈北忱想打电话给下属查一下这个女人,但是他找不到自己的手机了,桌上的手机和自己的外观很像。但是却不是属于自己的那一个,沈北忱的脸色沉了又沉,以为拿走自己的手机会拿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吗?沈北忱恨恨道:“不知死活的女人,既然这么喜欢玩这种把戏,那我沈北忱…就奉陪到底”然后随意两三下就破解了顾苏苏的密码。拨通了助理杨楠的私人电话。

杨楠送衣服赶到的时候,房间里暧昧的味道也散的差不多,脸色阴晦不定的沈北忱正坐在床上玩着一个不属于自己手机,杨楠的狗鼻子一下就嗅出了沈北忱身上笼罩的一股浓浓的要喷薄而出的煞气。默不作声的等着自家杀伐决断的总裁下决定。然而沈北忱没有多说,而是自顾自的穿好了衣服,杨楠感觉到不可思议的时候沈北忱已经穿好衣服走了出来。一身Caraceni高定西装把沈北忱天然的贵族气质彰显的分外得体,奢华优雅而张扬,冷峻的气质让沈北忱这种天生的王者变得更加高不可攀。

第3章 沈北忱

“万年爱岗敬业不迟到的顾苏苏今天居然迟到了,是不是觉得工资太高了,找扣啊。”好友扶小箐趁着休息时间窜到顾苏苏得工作位上,在顾苏苏的耳边叽叽喳喳的打趣道。

“其实一个渣男没什么大不了的,做人啊,最重要的是让自己开心,顾苏苏你这么优秀的人他甩你简直是他这辈子做出的最愚蠢的决定,我们仙女呢,就不要和这些凡人计较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扶小菁你是不是找打啊?”

“哎呦我的小苏苏,你就说觉得我说的对不对嘛?”

“……”

“三条腿的男人不好找啊,但是两条腿的蛤蟆还是遍地都是的”

“嗯”

“苏苏苏苏苏苏……”

“嗯”顾苏苏表示不想理这个傻狗对友。

“苏苏你别难过了。”

“我没有难过。”

“那你不难过也不生气的话就把昨晚的那个小帅哥介绍给我嘛。”

顾苏苏黑线,默默的转过头不说话。

“顾苏苏你不要不理我嘛!来么一个哇!”扶小菁撑着头一步步向顾苏苏靠近,然后猥猥琐琐的给了顾苏苏脸上印一个口红印。顾苏苏很是无奈的一笑。我的一个属狗朋友。

顾苏苏给自己这个喋喋不休的好友倒了杯水,只不过一杯水怎么能堵住扶小菁的嘴呢。

“苏苏,你看新闻了吗,沈氏的长子沈北忱回来了,他好帅啊!我感觉自己要爱上他了怎么办。”

“扶小菁,小帅哥是我的你想都不要想。”

“你有没有觉得特别像你昨晚的小帅哥啊!”

“没有,快滚。”

“顾苏苏苏苏苏苏……你就看看嘛~”

顾苏苏禁不住扶小菁的软磨硬泡打开了新闻界面。

【商业巨子沈北忱回国接手家族企业】的消息像风一样在各大平台传播。沈家不仅仅是衡华市的三大商业巨头之首,军政两界的势力也是其它财团所无法比拟的。沈北忱作为沈家唯一的继承人,从小就被送到英国贵族学院学习,成年之后更是被直接塞进了军事部队,沈北忱没有让任何人失望的成功回来了。带着他在英国建成的商业帝国,重新站在了当年被送走的地方,明面上是他是沈氏财团最年轻的总裁,实际上是让随随便便整个衡华市都可以翻天覆地的王者。新闻里的沈北忱高大挺拔,近一米九的身高,线条笔直的黑色高定衬衣,金色的双排扣,身形修长,步履沉重。周身散发的从容矜贵不可置否的在消息发出的第一时刻俘获了一大批的少女粉丝。年轻多金的王者的确比明星更加令人神往。

顾苏苏用他仅剩的脑子回忆起了这人的确和昨天酒吧的服务生很像,倒是身份摆在那里让她一时间有点恍惚。顾苏苏想着,也许在远方也有一个和自己很像的人在某个地方高高在上呢。这世界还是很神奇的吧。

这天顾苏苏下班之后,迫不及待的拉着扶小菁去买手机,说来也是倒霉,从酒店里跑出来之后才发现手机拿错了,顾苏苏处于还与不还的纠结中,不还自己良心会受到谴责,还她又怕自己见会被那个男人认出来以为自己是来敲诈的,毕竟这么久也没见人打个电话来要这个手机。思来想去顾苏苏决定还是把手机丢在一边,不去想这个事情。

来到商场,顾苏苏被各式各样的手机广告迷花了眼,最终还是扶小菁给她挑了一个三星s9。紫色的机身和流畅的全曲屏都让顾苏苏很满意,就是价格让她非常的肉痛。都怪自己手贱拿错了手机啊!

第4章 未婚夫

三个月后。

顾苏苏下班之后精疲力尽的往家里走。

刚到家门口,眼前黑压压的墨镜壮汉让顾苏苏有一种自己是被黑社会老大收保护费的错觉,本来就是狭窄的过道显得更加拥挤。顾苏苏不敢停下,却发现自己的家门已经被人率先打开了,前方坐着的一个是分明就是新闻上那个帝王般的男人,他低头朝自己看过来的时候顾苏苏的眼睛里充满了闪躲,这个男人好像天生就拥有让人臣服的魔力一般。顾苏苏不自觉的后退了一大步,确定这是自己家没有错才敢踏进来。

“请问你们是谁?”顾苏苏问道。

沈北忱妖孽般的眼睛里闪过一抹红色的火焰,这个该死的女人居然认不出自己?不过他很快就想通了,这个又蠢又丑的女人怎么可能认出自己呢。

“顾小姐您好,自我介绍一下,在下沈北忱,是你的未婚夫。”

“沈先生是不是找错人了,我们好像并不认识吧。”

“杨楠,给她看”沈北忱有些不耐烦的说着。杨楠会意拿出了一纸合约。

“顾小姐,这是当年顾先生和沈夫人签的协议。”

合约上写的事情,顾苏苏是记得的。但是今天顾苏苏才真正知道整件事情。

十年前,顾苏苏的母亲得了重病,一直深爱母亲的父亲掏空家底,四处求人借钱求医生希望能够治疗母亲,但是杯水车薪。国内的医疗水平没有办法去做这个手术,而顾爸爸也拿不出那么多钱去国外,好在顾苏苏的母亲和沈北忱的母亲早年是闺蜜才可以拿出这么多钱来去国外医治,可惜事与愿违,手术虽然成功了,但是留下的后遗症还是让这个时运不济的女人早早的消香玉陨,顾爸爸也为此一蹶不振,没过几年就跟着去了。

顾苏苏以为这个事情很快就过去了,她很努力的赚钱还那些当年借钱给她们家的人,五六年下来,已经七七八八的差不多了,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处,三百万的巨款让顾苏苏手足无措起来。

沈北忱等的这个等的这人有些不耐烦了,面色不悦地想到这人架子但是大的很还需要自己来请。也就那死老太婆想的出来。”

“顾小姐,东西我们已经给您整理好了,您看还有什么需要带上的,如果没有的话,我们现在就可以出发了。”

顾苏苏见着这空荡荡的房间,嘴角牵动的幅度越来越僵硬。

三百万,的确很难改变啊。

“走吧,没了”

车子行驶过得公路人越来越少,慢慢的露出了半山别墅的头角,顾苏苏坐在车费后座上。大大的眼睛迷茫的看着眼前俊毅的男人,这个人,真的是她的未婚夫吗?她有点不敢相信这么强大的存在会因为那一纸契约来找她。

“我好看吗?”男人开口,声音低渗而富有磁性。

顾苏苏点了点头,这应该是她见过最好看的男人了。

沈北忱脸上浮现了一丝笑意。

当沈北忱的车的车缓缓驶入一个偌大的庄园的时候,顾苏苏惊叹有钱人原来真的可以这么壕无人性,整个庄园笼罩在一片白茫茫的花海中。典型的英国中世纪风格。精雕细琢,钧深宏美,别墅前有一个圆形的喷泉池子,水面倒映着主建筑的浮影,这种家世,就是在中世纪也只有顶级的贵族才可以拥有的和炫耀的。

“顾小姐,我们到了。”杨楠下车,为她打开车门。

随着沈北忱随后走下了车。庄园里正在打扫的仆人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一个个恭敬的对着沈北忱行礼,在这强大的气压笼罩下,沈北忱目不斜视的带顾苏苏走进了庄园的别墅里。

“母亲,人我已经带回来了。”

沈北忱把顾苏苏带到了一个保养得当看不出真实年龄的贵妇人面前,她白皙的手抓住了顾苏苏的手腕,把人拉到一边坐下,开始絮絮叨叨的和顾苏苏讲起话来。

“你母亲当年在世的时候,和我是一起长大的好姐妹,当年啊,我嫁给北忱的父亲的时候,你妈死活哭了半天还说以后都不会嫁人,后来啊,还不是被姓顾的小子迷的死去活来。”

顾苏苏看着眼前这个慈眉善目的女人,也不禁悲从中来:“小时候也曾听母亲提起过您,母亲说起您在小时候对她的照顾,总是笑着的。”

面前的妇人叹了一口气:“苏苏啊,你就和你母亲当年一样,也是这么讨人喜欢,这些年我一个人,总算盼着北忱回来了,把你接回来,也算是对得起你母亲啊。”说着情到深处,沈母不知觉的流出了眼泪。

顾苏苏觉得沈母和自己母亲的关系早年应该是好到了极点,不然不至于这么多年,还记挂着她这个无亲无故的陌生人。

顾苏苏心里满是感动,默默的给沈母擦去眼泪。沈母瞬间就觉得更加对顾苏苏愧疚了,自己这么多年来不去寻找的存在,找到了了之后还不去看她,现在这个孩子还这么贴心,沈母马上歉疚的对着顾苏苏,“苏苏,这么多年苦了你了。”

“这沈家,高门大户,也终于要来一个女主人了。北忱,你看什么时候把这事给办了,也算是了却我一桩心愿。”

“母亲开心就好,做儿子的没有意见。”沈北忱一挑眉,妖孽的桃花眼直戳戳的进了顾苏苏的小心脏里。有的人,是第一眼你就忘不了,到了第二眼,就这么直戳戳的卡在了心里。

顾苏苏心中暗自嘀咕:“一个男人这么有味道干嘛。”

哼哼唧唧……

沈母拉着顾苏苏絮絮叨叨了两个多小时的家常才让佣人带顾苏苏安排住处。顾苏苏回头,略微还是有点失望的,原来沈北忱早就已经离开了。

第5章 私人秘书?

“北忱,你等下要去公司的话,把苏苏带上去。你刚回国没多久,国内的环境也不了解。刚好,让苏苏帮帮你,做个私人秘书什么的,现在年轻人看的小说里不都这么写着吗,日久能生情。”沈母觉得自己想起来了点什么,让儿子把自己的儿媳妇领回来总不能放家里待着吧,想着整天陪我这个老太婆也不算个事。沈北忱不悦的点点头,虽然这个女人不让他讨厌但是整天带着能行吗!

顾苏苏坐在沈北忱的顶级跑车里,今天她是重新规划路线去上班的,但是沈母一声不吭的告诉她工作已经帮她辞了,以后只需要跟着沈北忱好好相夫教子就可以了,顾苏苏心里是非常不爽的,但是,她现在还背着三百万的债了,还不起还不起。顾苏苏不得不认命。顾苏苏在心里默默发誓!她一定会好好工作努力还钱争取还这个恩情。

沈北忱和顾苏苏两个各怀心思,两个人都不说话,气氛有点沉闷。

最终还是顾苏苏打破了这个诡异的氛围:“沈先生,请问到公司我要做些什么呢!我一定会努力工作然后把欠的债还清的。然后,我们的婚约就不作数吧。沈先生你这么优秀适合更好的女孩子,我真是不想因为这个耽误沈先生。”

沈北忱终于还是愣了一下,从把这个女人接回来他就觉得个女人是很爱慕虚荣的,现在更是虚伪做作,想这么说吸引我的注意力吗?女人?

“那你慢慢还吧。”既然这么想,那就如了你的意好了。

沈氏集团办公楼。

顾苏苏就这么跟在沈北忱的后面,公司里来来往往的员工停下驻足,看着这个总裁带进来的女人,面露诧异之色,这个女人,和总裁难道有什么关系?还没有见过一个女人可以离沈总裁得这般近,这样想着,周围的女人眼里的嫉妒之色一丝丝透露出来,眼前的女人,看起来就是没有见过大世面的,连身上的职业套装都带着微微的土气,这扭捏的姿态明明就是不知道用哪个小角落冒出来的土包子而已,居然可以……顾苏苏被这样的眼神盯着,脚下的步伐也不自觉的加快了起来。

“总裁好。”

“总裁好。”

“……”

顾苏苏感受着周围人的注视,第一次站在这阵仗的中心人物的身旁,感受着沈北忱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顾苏苏顿时手足无措起来。

沈北忱感觉到顾苏苏走的更近了些,一开始的心里抗拒的觉得很不舒服,脚步准备往边上挪一点,然后鼻尖闻到了淡淡的橙花的味道,橙花中性而柔和的味道混在办公楼的印刷气里面,竟然异常的舒服,所以沈北忱也就没有加快步伐。还是这样从容不迫的走着。

沈北忱的总裁办公室位于沈氏集团的最高层,四周围绕着透明的落地窗,位于衡华市城市的CBD中心,站在落地窗边上可以俯瞰整个城市。

“从今天起,你就坐这个位置。”沈总裁走到窗户的另一边把手往旁边的桌子上轻轻的敲着,顾苏苏看着总裁这个举动,顾苏苏非常的不想,整天和这么一个巨形的冰山在一起非的冻成冰块然后碎成渣渣不了。

顾苏苏拒绝了。

我们的沈总裁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还会反抗他的意思。

经过顾苏苏的一番努力之后,顾苏苏不得不接受和沈北忱在同一办公室下生活的日子,虽然说顾苏苏十分的不爽,一双眼珠子哀怨的看着沈北忱,但是沈北忱怎么说也是一个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的霸道总裁啊,沈北忱绝对不允许别人违逆他的意思。特别是这个和自己上了床还不认识自己的丑女人,一想到这里,沈北忱就开始头疼,明明就只有一次,怎么自己就这么念念不忘呢?

“总裁,请问私人助理应该做什么呢。”顾苏苏很积极的问到。“第一次我怕我做不好。”沈北忱这个时候也是略微思考了一下,把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然后指着其中的游戏页面说:“你就做这个。”

“这个?”

沈总裁皱了皱眉:“有意见吗?”

“没有没有,这个挺好的。”在强权统治下的顾苏苏很快明白了自己的农奴地位。

这样的顺从让沈北忱的脸色瞬间好了许多。

第6章 奶茶店

这天下班后,一下电梯顾苏苏感受到了公司里奇奇怪怪的气氛,顾苏苏毕竟当年也是在小公司摸爬打滚上来的人,怎么说都是老手了,但是对于这些火辣辣的视线她没法做到熟视无睹,她停了下来:“请问我和你们有什么不一样嘛,怎么都这么看着我。我脸上有东西吗?”

当然没有人会回应她,顾苏苏感觉这些人是看猴子看完了人就散了。顾苏苏黑线。

扶小菁约好了顾苏苏在以前常去的的奶茶店小聚,然而扶小菁已经在这里等了一个小时,顾苏苏才姗姗来迟。

“苏苏宝贝儿你怎么才来啊!我都等的要晕倒了嘤嘤嘤,你看看我呜呜。”扶小菁一副装作楚楚可怜的模样让顾苏苏哈哈一笑。

扶小菁无疑是每个普通人都会拥有的那种不一样的朋友,永远走在时尚的最前沿,身材和五官都是顶好的,家庭条件优越,永远拥有像十八岁的少女一样开心。

“不好意思我迟到太久了,今天我请好了。”顾苏苏坐到了扶小菁对面的位置上,笑嘻嘻的说。

“宝贝儿你怎么辞职了啊,还有几天就发工资了,领了工资再走让老秃头气死不是更舒服,你是是不是傻了呀。”扶小菁摸着

顾苏苏愣了一下,看到扶小菁还是这么嘻嘻哈哈,想到自己今天把她约出来就是想说这个事的,不由得会心一笑。

“小菁,我未婚夫来找我了。”顾苏苏扭扭捏捏的说着。

“什!!么!!”扶小菁声量突然提高!!!“麻烦店长把这里最贵的甜点都上一遍!我今天太开心了哈哈!”

“庆祝我的宝贝儿苏苏今天终于从渣男的阴影里走了出来,喜提未婚夫!”

“……”

顾苏苏被扶小菁的反应吓到了,第一反应是看了一眼自己的钱包,希望能够付得起这顿。

就算是下班高峰期店长也很速度的上齐了所有的东西。还跟热情的附送了两大杯店内的特色汽水。

扶小菁开心极了。

和顾苏苏来了一个爱的汽水碰撞。

“你就不问我未婚夫是怎么样的吗?”顾苏苏真是对自己的这个好朋友无语了,关注的重点永远和自己不一样怎么办!

“不用啊不用啊不用啊。”扶小菁坚持落实一个原则,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有人要就好了,别的事情都不重要。”

顾苏苏真是拿这个好友没有办法。低下头搅了搅自己喜欢的抹茶奶盖。“扶小菁我有那么差吗?你这样说我可是要生气了。”

“没错。你不仅人差,眼光也不好,之前那个肖飞,简直是差到了极致好嘛,长的又丑,人还很花心,亏你也能谈三年,你傻不傻啊?”扶小菁津津有味的吐槽着顾苏苏的前男友,时不时做出一个翻白眼的动作,惹得顾苏苏在她的脸上扯了又扯,以示警告。

“扶小菁小朋友,你还是先关心一下自己的感情生活吧。”

扶小菁听到这话不可置否然后忽略过去了:“感情这种东西,你来受就好了,我们家有钱,我以后可以要包.养小白脸的。”扶小菁鬼鬼祟祟的瞄了周围两眼,突然就压低了声音“就和对面穿白色衬衫的小帅哥那样的小白脸就成。”

顾苏苏不用想也知道扶小菁那样就成的小帅哥必须有多惊艳才可以,所以她毫不犹豫的转过头去。

那个男人……

银色的镜框架在笔挺的鼻梁上,眉眼里透出去一股子玩世不恭,看似普通的白色休闲衬衫,垂下的黑色丝带还不忘闷骚的打一个黑色蝴蝶结,黑色西裤更是显得这人身形修长,俊秀无双。紧抿着的嘴唇弯成了一个邪魅而危险的幅度,他就那样静静的盯着向他看来的顾苏苏,像中世纪的吸血鬼盯着自己的猎物。他的身旁站着一个同样很出色的西装男人,不过在白衣青年的衬托下显得略微逊色。就像是贵族的随身管家。

“……”顾苏苏。

杨楠就着顾苏苏转过来目光,对着她微微一笑。顾苏苏对杨楠还是没有太大免疫力的,杨楠的笑容让人看着有一种春风拂过,樱雏花开的感觉。顾苏苏回以一笑,这一笑。触动了总裁那敏感的内心,这个女人,居然当着他的面勾搭杨楠!自己居然还眼巴巴跑过来接她,简直不能原谅。

第7章 冰山来袭

“打扰到您了顾小姐,您的电话始终打不通,先生已经在找您很久了,不知道您打算什么时候回去呢。”杨楠很是合时宜的陈述了沈北忱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顾苏苏默默的掏出来自己新买没多久的手机,因为没什么朋友,所以通常陌生人的电话她是不会设置声音的,然后很自然的错过了这十几个电话。顾苏苏有一点自责。

“抱歉,我手机静音了。”

“苏苏,他们是?”扶小菁很是震惊的望着身为当事人的顾苏苏。顾苏苏还没有来得及回答。沈北忱就走向了顾苏苏,杨楠在沈北忱到达之前拿出手帕垫在了凳子上,丝毫没有被旁人看神经病一样的目光所影响坐了下去。无论何时何地,沈北忱都是从容优雅的。

周身的空气好像凝固了,沈北忱真是一个自带冷气的男人,顾苏苏和扶小菁被他这么一坐瞬间失去了食欲,显然她们也吃的差不多了。

沈北忱看着桌上的杯盘狼藉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看来这个女人也不算一无可取之处啊,能吃是福。

“那啥,苏苏宝贝儿,我吃的有点撑了想出去走走消消食。”扶小菁略带深意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

顾苏苏觉得也许真的有一种猪队友会把你的智商踩在脚底然后开始蹦迪。说好的要养的小白脸呢?这变脸速度怕是去和关二爷学了唱戏啊!

“你一个女孩子在外面多危险,还是我陪你吧。”顾苏苏疯狂向扶小菁使眼色,然而这个平常一点就通的心灵美大使今天又重重的给了她幼小心灵一个重重的打击。

“不用了不用了不用了。”扶小菁疯狂见不到那些眼神。自顾自站起来就小走了出去。

顾苏苏心里有一万只小强爬过一样,她终于看清了自己的朋友,嘴上跑火车现实怂的一匹。

“沈先生,小菁一个女孩子晚上不安全,我去送她回家,您也早点回去吧。”顾苏苏发誓她绝对不是想找借口开溜,她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和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债主兼任未婚夫相处。

沈北忱抓住了顾苏苏想逃走的手,微微用力,顾苏苏就跌进了沈北忱的怀里,顾苏苏挣扎了几下,没有挣开,沈北忱的臂力真不是盖的,顾苏苏狠狠的瞪着沈北忱,怒道:“沈北忱你干什么,把我松开!”我们的沈总裁觉得这个女人简直大胆,居然敢直呼自己的全名,随后低头,在顾苏苏的耳边吹了口气:“你求我啊!”话语间呼气和嘴巴里面的热气全部都喷到了顾苏苏的耳朵边上,这么一瞬间顾苏苏的耳朵还有脸都红了。

“沈北忱你简直不可理喻。”

“女人你最好认清自己的位置,不要违逆我,不然我管你是谁找来了,想把我把你卖到柬埔寨偿债?就直说。”

不可置否顾苏苏怂了,我真的有点怕惹到这个神经质并且感觉走轻微妄想症的总裁大人。柬埔寨?现在是法治社会你这么厉害你怎么不上天啊!

“我只是有点担心小菁,”顾苏苏看着沈北忱那怒火中烧的眼睛,不知道视线该放在那里才好,只好扭过了头。

杨楠此刻的心情:我是谁我在哪我为什么要看这些,这还是我认识的沈北忱沈总裁吗,难道是即将拥有家室,开始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了?

不知道沈总裁是不是察觉到了自己这位得力下属的想法,沈北忱直接把这人打发出去送扶小菁回家了,杨楠很是速度的走出了奶茶店,一出来,就见到了那个说回家其实还扒在墙角得扶小菁。这人倒是有一块厚脸皮,可惜了这么好看的一张脸。扶小菁与杨楠打量的目光对上,眼睛一挑。扶小菁是一个优秀的人,这种时候也绝对不会把尴尬表现出来。

“好巧啊,你也回家啊!”

杨楠瞥了扶小菁一眼,然后慢慢悠悠的说着:“总裁让我送你回家。”

“哇,苏苏宝贝儿真够意思的,但是不用这样的,嘻嘻嘻嘻。”杨楠真的搞不懂,这个女人在说什么,杨楠想起了家里那个整天幻想他和总裁不正当关系的妹妹,又是一阵脑壳疼,果然现在的女人没有一个正常的,脑子里都是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第8章 壁咚

一路上扶小菁凭借一张七寸不烂之舌顺利让杨楠重新审视眼前这个女人,相貌不是顶尖的,五官也不算精致,胜在眉目间有一股婉约江南女子的清冷媚态,一双杏目遥看之下竟是十分的勾人心神,浑身散发着的三月里怀春少女的气息像是搅乱了了一池春水,直愣愣的入了杨楠的眼。杨楠暗自叹息:“这人如果不是太过聒噪,也算是八分的美丽了。”

……

顾苏苏结完账后被沈北忱押着走在冷冷的大街上。顾苏苏觉得今晚的月色很好,很适合饭后消食。“顾苏苏,你看着我。”顾苏苏没有回头,“我让你看着我。”沈北忱的声音里带着轻微的颤抖,抓着顾苏苏的手腕让顾苏苏不得不转头望向他。

“顾苏苏,作为我的未婚妻不是应该一直和我在一起吗。”沈北忱一挑眉,嘴角上扬的角度让顾苏苏在一瞬间有一种恍惚的错觉。顾苏苏不可置否的回应着沈北忱,男人的手太过有力让她的手腕开始发痛。

“沈先生,我们不是已经说清楚了吗,我会把钱还给你,至于其他的,我自认为配不上沈先生,沈先生也同意了婚约作废的话,现在又何来未婚妻一说?”

沈北忱一把把顾苏苏推到了墙上,顾苏苏对着眼前这张俊美的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脸,脸色反而不由自主的上了红,沈北忱的笑容逐渐扩大:“嗯?那你当着那位小姐的面,说的未婚夫除了是我沈北忱还能是谁?”

“为了让小菁安心,我编的不行吗?”

“当然不行。”顾苏苏对沈总裁的回答充满了深深地无奈,没想到沈总裁接着说:“既然都这样了,你就不能把我带出去吗?”

“我想像个普通人一样谈个恋爱了,想和你顾苏苏。”

“你……”顾苏苏错愕的看着沈北忱,似乎想从沈北忱眼里看出什么,但是很可惜,沈北忱的眼里笑意盈盈,却不容顾苏苏去窥探。顾苏苏本来要被感动的心被硬生生的挡了回去。

顾苏苏没有精力再去窥探沈北忱了,沈北忱眼里的目光让顾苏苏渐渐的升起了一种后背发凉的感觉,像是被野兽盯住了自己的喉咙,稍微移动连颈脖都会被撕扯开一般。

“如果沈先生不嫌弃的话,我觉得这个提议自然是极好的。”顾苏苏悠悠的说到,就着被沈北忱抓住的手腕顺势伏在了沈北忱怀里。顾苏苏沉浸在自己的机智里丝毫没有感受到,身前沈北忱的眼神从一开始的笑意盈盈瞬间变得寒冷凌厉起来。沈北忱的手慢慢放下来,搂住了顾苏苏的背,在上面轻轻的拍打着。

等杨楠跟着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个“亲密无间”又极其不和谐的场景,不由得为顾苏苏捏了一把冷汗。杨楠能在短短的时间里取得沈北忱的信任并成为沈北忱的私人秘书,自然不可能是泛泛之辈。但是他今天透过路灯反射在车前玻璃上的余光,看着自家总裁太过严峻的脸,总觉得大事不妙,只好把同情的目光给了沈总裁怀中的女人。

等到两个都上了车,杨楠收回了自己探视的眼,开始正儿八经的开起车来。

小说

涣萧晏晏:演绎一场旷世仙境情缘!

2021-1-2 12:49:34

小说

浮世情深,爱你无言:触了爱的电,爱到不死也不休。

2021-1-2 12:53:1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