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夫人:影后多娇:想要靠着我上位吗

在他眼中,她是一个为了上位不择手段的小明星;,在她眼中,他是一个狂傲自负不懂人情的冷酷大总裁;,直到有一天,秋易斯挑着花疏影下巴,邪魅一笑道:“你不是想要靠着我上位吗,那你来吧!”
第一夫人:影后多娇:想要靠着我上位吗

第1章 开支票的动作真娴熟

“以后不要穿衬衣!!”漆黑的房间里,突然传来花疏影有些嘶哑的声音。她手忙脚乱,呼吸急促的撕扯着躺在自己身下的男人的衬衣纽扣。

暧昧的呼吸声在安静的房间里响起。秋易斯在漆黑的空气里,捕捉着花疏影那独特的气息,感受着这女人不停的拽着自己的衬衣扣子,他反手,握住了女人造次的手,转身将女人压在了身下,修长的手指挑起她那小巧的下巴,轻声开口,“你很急?”

“你没经验吗?”花疏影突然急躁的反问了一句。

他重重的揽住了花疏影的腰,握住疏影纠结于衬衣上的手,才带着那低沉得略带沙哑的声音开口:“一般很急的时候,解开下面比上面更重要。”

听闻秋易斯的话,疏影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竟然争气的一把撕开了他的衬衣。衬衣扣子崩落的声音,伴随着花疏影那声嘶力竭的惨叫声落在地上,掷地有声……

花疏影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在一个陌生男人的床上醒来。还以这样尴尬的姿势。她更没有想到,那个她以为经验不足的男人,竟然会折腾她几乎折腾到天亮。

疏影抬眸,淡淡的阳光打在了男子的脸上,他美的有些不太真切。浓密的剑眉之下,男子那纤长的睫毛好似羽翼,皮肤更是吹弹可破。身在娱乐圈,花疏影见过的美丽男子不少,只是这么惊艳的,她倒是头一次看到。

她揉了揉剧烈疼痛的脑袋,昨晚的记忆才渐渐回笼,疏影瞬间想起,昨日自己迫不及待地强上了这个绝色的男人。

她瞬间红了脸颊,赶忙轻手轻脚的将男子横在自己胸前的手臂挪开。然后小心翼翼的掀开被子。也不知昨晚究竟是有多疯狂,竟然让她在下床的那一刻,直接跪倒在地。

好在房间满是柔软的地毯,她才没有惊醒床上那个熟睡的男人。疏影扭头,小心翼翼的看了男人一眼,这才捡起凌乱的衣服正欲穿上。却不料身后突然响起慵懒而磁性的声音,“怎么?睡过就想跑?”

疏影顿了顿,猛地转身,用衣服挡住了自己的身子。她看着那个悠然自得躺在床上的男人,嘴角扯出一丝勉强的笑意:“怎么会呢,我倒是差点忘了,昨天的一夜春宵,可不是白让你占便宜的。”

秋易思眉间掠过一丝鄙夷的神色,优雅的坐起身,如大理石雕刻般的线条优美的上半身立刻呈现在疏影面前。他拿过床头柜上的钱包,抽出了一张空白支票,又拿过那一看便价值不菲的钢笔,无比随意地签上了大名,然后扔到了疏影眼前,口气中满是厌恶:“想要多少,自己填。”

他眼中轻蔑的眼神触怒了花疏影。花疏影冷冷的斜了秋易斯一眼,压抑住心中莫名的怒火,却是唇角轻勾,讥讽道,“先生开支票的动作真娴熟。”

疏影将衣服套在了自己身上,似笑非笑的看着秋易斯。

秋易斯看着疏影,却觉得这张脸似乎有些熟悉。须臾,性感的声音才从他那凉薄的唇瓣之中溢出,“我们见过?”

听闻秋易斯的话,疏影这才意识道,尽管自己如今依旧是个半紫不红的小明星。可是好歹也算是公众人物,于是,她立马随手抓起东西一边遮住自己那辨识度极高的脸蛋儿,一边看着秋易斯开口,“先生还是收起你那廉价的支票吧,我要的价格怕你支付不起。昨夜,当我送你的。”

尽管她的心中早已经为昨夜的事情伤得千疮百孔,但是,却依旧高傲的对着秋易斯开口。

身在这自主沉浮的娱乐圈中,她深知金钱对于她的重要性,但是,她还没有卑鄙到用自己的尊严和第一次去换取一张充满耻辱的钞票。她如果拒绝了,至少还可以理直气壮的告诉自己,是她睡了眼前的这个男人,而不是被这个男人吃干抹净。

秋易斯听完疏影的豪言壮语,嘴角却勾起一抹淡淡的嘲讽之意,他一副了然的将手中的钢笔和支票一起递到了疏影面前,指了指疏影遮脸的东西开口:“价格你随意,不过,内裤可以还给我了吗?”

随着秋易斯的声音结束,疏影才猛地回顾自己情急之下抓住的东西,竟然是这妖孽的内裤,疏影瞬间有种想死的冲动。她厌恶的伸出手指捏住了内/裤的一角,准确无误的扔到了秋易斯的脸上。

秋易斯略带嘲讽的笑意瞬间僵住,黑了整张脸。

疏影夺过秋易斯手上的支票和钢笔,潇洒的挥霍了几笔,随即将支票拍到了秋易斯的胸膛上。便慌乱的趁着秋易斯拿下‘头套’之前,逃一般的跑出了酒店……


第2章 隐情

疏影带上墨镜和帽子,却发现皇廷酒店的门口,根本不见自己保姆车的踪影。所有的事情,似乎在一瞬间有了清楚的解释。

疏影在皇廷门口随手拦下一辆出租车,看着司机报上了经纪公司的地址,她这才赶忙掏出手机,拨打着经纪人丁锐的电话,想要个说法。

可是无论她如何拨打,电话都无法接通。

疏影甚至来不及换下/身上的露肩小礼服,就风尘仆仆的朝着经纪人丁锐的办公室跑去。她一脚踹开了丁锐的房门,吓得端着咖啡的丁锐吓得将咖啡洒了一身。

疏影举起手机,就懊恼的要朝着丁锐的方向砸去,却瞬间想起这手机价值不菲。

于是,疏影三步并作两步上前,端起了丁锐还没倒完的另外半杯咖啡,利索的泼到了丁锐的脸上,大声质问:“丁锐你什么意思?你明知道那个姓张的投资商昨晚不怀好意,你竟然还在他给我下药之后故意中途离开!”

疏影的愤怒溢于言表,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此时却是理直气壮的看着疏影开口,“花疏影,你是第一天进这个圈子吗?你当自己是纯洁圣女啊?如今正是你谈续约的时候,你一个没权没势的新人,没个拿得出手的作品,凭什么在这个圈子站稳脚跟?靠潜规则这个东西,说白了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儿。光有一张皮囊你以为就可以在这个圈子当个花瓶了?当花瓶的都是有背景的!”

疏影冷笑一声,反问,“那你是认为只要他姓张的阴我,我就非得受着不可吗?”

“我安排你和张总吃饭是希望你可以拿下那个代言。你知不知道我周转拜托了多少关系,才帮你争取到和张总吃饭的机会!往日里你不陪陪投资商吃饭喝酒装清纯也就算了,这些年你扪心自问对公司做了什么贡献!张总找你也是看得起你,你如果把那个运动品的代言拿下了,公司如今也犯不着和你解约了!你就好自为之吧!”

丁锐说完,从抽屉里拿出一份即将到期的合同,‘啪’的一声扔到了办公桌上,厌恶的扯了扯自己被泼了一身咖啡的衬衣。冷嗤一声看着面前的疏影。

疏影低眉,她想过无数次公司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提出解约,却没想到过会是在这件事情之后由公司单方面提出来。

疏影拿起合同,不着痕迹的将所有的情绪隐匿在眼底,看着面前的丁锐正要开口,却接到了脑科医院打来的电话,她顾不得眼前的丁锐,转身便走出办公室接通电话,“林医生,是不是我弟弟出了什么事?”

“这倒不是。是之前我跟你提起过的院长的儿子裴教授回国了,他对花时雨这类型的病症研究相当权威,我跟他提过时雨的病情,你如果有时间,就尽快来医院一趟。”电话那头传来林医生亲切的声音。

疏影挂断电话,便将合约的事情抛之脑后,一刻也不敢懈怠的打车朝着医院而去。

疏影以为,被叫做教授的人,都应该是历经沧桑的地中海发型才对,却没想到,林医生口中的裴教授,竟然这般年轻,事实可见,这地球上还当真是有都教授存在的。

裴千绪看着疏影,帅气的眉头微微皱起,略显不悦的轻咳了两声。

疏影这才从自己的思绪中回神:“裴教授,请问我弟弟的病情……”

“他是先天性的智障,思想认知都只停留在六岁之前,外加五年前的一场车祸撞伤留下了后遗症。具体的结果,还是要等到进一步的研究报告出来,才可以下确切的定论。麻烦花疏影小姐请先到收费室缴纳时雨的检查费用。”裴千绪看着疏影,一脸公事公办不苟言笑。

疏影略显尴尬,若不是林医生的关系,医院定不会答应先做检查再交费用。只是如今,她即将和公司解约,她的情况早已是如履薄冰……

正在疏影凝眉担忧之际,门外却响起颇有节奏的敲门声。

“进来。”

疏影随着裴千绪的声音扭头,然而在看到门前那个妖孽至极的男人之时,却恨不得自己索性拗断脖子,或者找个地缝将自己埋起来。

裴千绪看着门前器宇轩昂的秋易斯却笑得开怀:“今儿个这太阳可是打西边出来了,阿斯你怎么来了?”

裴千绪调侃的看着秋易斯开口。

疏影见此,想着今天早上自己潇洒的在支票上签下的那三个字,就恨不得自己是个隐形的。她忙看着裴千绪道,“裴教授,时雨的事情就麻烦您了,我还有事儿,就先走了。”

她说完,快速的将脑袋低埋,蹑手蹑脚的就妄图从秋易斯面前离开。

然而当她好不容易走到门口之时,却被秋易斯直接攥住了手臂,他挑眉,看着面前的裴千绪轻笑着开口,“这是你的患者?那你可得好好给她看看了。这位小姐看上去神经似乎有点不太正常。”

裴千绪看着秋易斯:“不,这位是我患者的家属。看你这样子,认识花疏影小姐?”

“不认识。”疏影急忙率先开口撇清了关系。

而裴千绪看着秋易斯攥着疏影手臂的眼神却充满了考究,好似在说:不认识还牵得那么紧。

秋易斯不着痕迹的放开了疏影的手,而是看着裴千绪:“一杯咖啡,不加糖。”

“咖啡?”裴千绪疑惑地望向秋易斯,这小子使唤自己倒是很顺手。他又看了看身边的花疏影,立刻反应过来,走出去的时候还帮着二人带上了房门。

疏影自知是逃不过了,便索性迎刃而上。昨晚在上这男人之前,她神志不清,现在有机会好好观察他这张绝世精致的容颜,却觉得自己在很久之前似乎就认识他。

花疏影带着疑惑,轻声问道:“咱俩以前是不是见过?”


第3章 上位

“你指的是你昨晚霸王硬上弓那次,还是今早摔得四脚朝天那次?”秋易斯淡然的语气中,带着浅浅的优雅。这个女人又要玩哪一出?不过他也隐约觉得,她的相貌有些熟悉。

疏影瞪了秋易斯一眼,昨夜的耻辱又涌上了脑中:“看来你对昨晚记忆犹新啊,怎么,就那么迷恋我吗?”

她将手搭在门把手上,妖娆的身段斜倚着门,冲他轻轻眨了下左眼,唇角翘起轻笑,夹杂着清纯和妩媚,有一种别样的魅惑。

做完这个小动作,她顺势拧开门把手,打算就此开溜。却不料秋易斯长臂一伸,直接将门板给拍了回去,让她被迫背靠着冰冷的门,面对着秋易斯。

秋易斯单手撑住疏影身后的门,将疏影禁锢在身前。

疏影不知,是不是人都喜欢将别人逼到无路可退,才能凸显出成就感。她只知道,此时两人距离太过靠近,以至于她甚至能感受到他温热的呼吸。

疏影微微一愣,旋即紧紧盯着这男人的眼睛,毫不示弱地绽放笑颜,戏谑地攥住了秋易斯的领带:“先生这是放不下了?追人都追到医院来了。既然如此,那我便不拐弯抹角的了,先生,你这样的人,暂时还不是我的目标,你大可收手了。”

秋易斯听完,神态未变,只是随手拿出了今天早上疏影潇洒签字的支票。而在金额的那一栏,此时正突兀而潇洒的留着‘王/八/蛋’三个字。秋易斯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将支票放到了疏影的手中,道:“这就是你求上位的方式?”

上位?

听着这两个字,疏影嘴角突然勾起一抹轻讽的笑意,“一来,你不是娱乐公司的冤大头,帮不了我上头条。二来,你也不是腰缠万贯的投资商,给不了我金饭碗。我若是为了上位,我也犯不着在你身上浪费了第一次!”

说到上位二字,疏影便觉得心中有一团不明所以的怒火燃烧得正旺。昨晚若不是丁锐瞒着她,妄图让她通过潜规则的事情在娱乐圈站稳脚跟,她又怎么会去见那个姓张的投资商。若不是那个投资商在她的饮料里下药,她又怎么会去洗手间。若她不是去了洗手间,又怎会撞到面前这个男人,还发生了之后那一系列让她后悔莫及的事情。

如今想来,她也当真是不值,若是被姓张的给潜了,好歹如今她也能拿下那个代言,不用和公司解约。如果没有解约,至少不用担心时雨的医药费。同样都是睡,自己却为了那卑微的尊严,为了那不值一文的傲气,就将时雨的安危都弃之不顾。想想自己真是够傻,丁锐说得没错,在这个圈子,哪怕是花瓶,都是有背景的。

秋易斯听完疏影的话,却是淡淡的勾起唇角,“爬错了床?那你本打算爬的床,是娱乐公司的冤大头,还是腰缠万贯的投资商?”

疏影抬眸,平静的望着了一眼面前的秋易斯,嘴角勾起自嘲的笑意,撕碎了眼前的支票,没理由对他解释,于是,只是轻笑着点头:“对,爬错了床。至于是谁,就跟你没关系了。”

她说完,推开了秋易斯直接拉开房门,潇洒的走了出去。

裴千绪正巧端着咖啡,就看到了斜倚在自己办公室门口,看着电梯口方向的秋易斯,他将咖啡递给了秋易斯,调侃道,“你把人家潜了啊?”

“不,她潜了我。”秋易斯看着裴千绪,只随口道了一句便在他诧异的目光中走了出去。

疏影才刚刚跨出医院的大门,就下起了瓢泼大雨。本想着打车,却发现自己将包包忘在了裴千绪的办公室,她有些挫败的望着越下越大的暴雨,心中情绪翻涌得厉害,本想回头去看看时雨,却害怕时雨看到自己此时的模样。

疏影揉了揉太阳穴,强/压着心里脆弱的情绪,迈腿走进了暴雨之中……

秋易斯开车回家,却看到路边那抹纤细的身影,正缓慢前行。她不像其他人那般匆忙,她所有的动作,都好似在慢镜头回放。她笼着双臂,好似在安慰自己,却更像是不想屈服的倔强。

秋易斯看了一眼副驾驶上裴千绪递给自己的包包,便将车子停在了疏影身边。

疏影回头,看着秋易斯摇下车窗,随即,便是他那种精致的容颜。她有些发愣的看着他。

“上车。”秋易斯惜字如金的嘴里,蹦出两个单音节。


第4章 娱乐圈

疏影愣愣的站在原地,许久,才桀骜的开口,“谢谢你的好意。”

与其和秋易斯在同一个空间里,疏影觉得,还不如自己淋一场雨,让自己清醒清醒。更何况,眼前的男人,是如何误会自己爬错了床,她犯不着上车再受一次侮辱。

听到疏影的拒绝,秋易斯不动声色,只是摇起了车窗,绝尘而去。

那豪华的车子起步,甩了疏影一身污水。

她早该猜到那个男人肯定是不安好心!

似乎这一连串的倒霉事情都是因他而起,疏影终于爆发是的对着秋易斯的车子大吼,“你二大爷的王八蛋!!”

吼是吼的热烈了,疏影却千万没想到,秋易斯会再次将车子倒回来。

她怔怔的看着车窗再次摇了下来,然后,露出秋易斯那张万年冰山的脸,再然后,只见他突然邪肆的勾起了唇角,提起了副驾驶上那个熟悉的包包,从车窗扔了出来。

随即,车窗再次合上,车子启动,再次甩了她一身污水……

疏影好不容易狼狈的回到家中,却被公寓楼下的保安叫住:“疏影小姐,丁先生让我转告您,您的东西都放在了储存室里。说是小姐已经和公司解约了。这是储存室里的钥匙,还请疏影小姐尽快搬出去。”

疏影看着手中那把小巧的钥匙,嘴角勾起一抹苦笑,却没想到他丁锐也是个手脚利索的,转眼竟将她栖身的小公寓都收回了。那她今晚,岂不是要露宿街头了?

疏影提着行李,站在公寓门口,寻思着要不要先找个酒店住下之时,一辆熟悉的红色玛莎拉蒂却停在了她的面前。

“亲爱的,你提着行李站在公寓门口干嘛呢?”车子里,一头金色波浪卷的凯茜,嘴角带着调侃又和善的笑意看着疏影道。

疏影惊讶的看着面前这个狂野的女人:“茜茜,你怎么有时间过来?”

“先上车,这雨大着呢!”凯茜道。

疏影这才赶忙上了车子。

“你这提着行李干嘛呢?要上山拍戏啊?”凯茜问。

疏影摇头,这才将实情告诉了凯茜。

当年,时雨出了车祸,需要做开颅手术,自小和时雨相依为命的疏影,自然负担不起那昂贵的医药费,情急之下,疏影看到了全名选秀节目,于是为了选秀的奖金报名参赛了。

而凯茜就是疏影在选秀上认识的。当年,花疏影遭到陷害,本应夺冠的她却只得了第三名,而凯茜则很争气地胜过了那名靠潜规则上位的新人,拿到了奖金。她本是为了给她的男朋友买一件昂贵的衬衫。却没想到,亲自撞到男友和别的女人在床上翻云覆雨。

最后,凯茜知道了疏影想要得到奖金的目的,二话不说便将钱给了她。二人在娱乐圈的这些年,也没少了相互照顾。

凯茜听完疏影的遭遇,立马关心的开口,“那你现在住哪儿?”

疏影迷茫的摇头,“今晚应该是先找个酒店住下吧。”

凯茜见此,直接拍了拍疏影的肩膀,霸气的道:“哎,多大点破事儿,住什么酒店啊?住我那儿吧!反正家也空着。一个人住着怪寂寞的。”

最后,凯茜直接将疏影拉到了她的家中,便开始挑选衣橱里昂贵的礼服,“亲爱的,哪件好看?”

疏影虽然不解,但是还是指了指那件黑色的晚礼服,才开口问:“要去参加什么晚宴吗?”

“嗯,公司安排的。混个脸熟。和我一起呗?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听闻这次宴会,邀请了不少的达官显贵,自然知名媒体的媒体就不少。我说你也是个死脑筋,这个圈子里,谁还能洁身自好一辈子?”凯茜道。

疏影却是苦笑着点了点头,“或许是吧……”

“什么或许是,本来就是!女人嘛,没个地位,面子拿来有什么用。面子都是有地位的人才拥有的东西。”凯茜说完,手机铃声便突兀的响了起来。

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便毫不避讳的接通了电话。

“今晚不行,改天吧!”凯茜开口便是委婉的拒绝。

可是电话那头的人好似不依不饶的问了两句,只见凯茜继续开口,“张总,瞧你这话说得,陪你还不行吗?只是今晚不方便,明天我在凯瑞宾馆等您吧?”

听着凯茜说完这番话,对面叫做张总的男人似乎才答应了下来。

凯茜挂断电话,动作娴熟的点燃一支烟,重重的吸了一口,才看着疏影云淡风轻的开口:“门外那辆玛莎拉蒂就是他买的。”

“哦。”疏影不知应该如何回答,只能开口僵硬的道了一句当做附和。

凯茜说:“回头想想这个圈子也不过如此,没几个是干净的。睡过了才能阳光普照,站在聚光灯前。入行前,我一直觉得自己可以清清白白,不受世俗所染,更不会自甘堕落,可是疏影,看惯了这个圈子里的尔虞我诈,争奇斗艳,有个靠山,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

凯茜说完,起身,抖了抖手上的烟灰,不过转眼之间,便收起了之前那副略微颓废的神情,而是活力充沛的看着疏影道:“不说了,跟我一起参加晚宴吧!做咱们这工作的,提高曝光率总是好的。”

疏影觉得凯茜说的有道理,于是微笑着点了点头。可是转眼却犯难了,她根本没有拿得出手的礼服。

所有的积蓄都用在了时雨的病情之上,她根本没有多余的闲钱去置购礼服那昂贵又无用的东西。以前虽然不是当红,但总归是有赞助商的,现在和公司节约,房子都没得住了,更被说是衣服了。

而凯茜看了看自己的衣橱,也无奈的摇了摇头,二人的身材身高全然不同,根本不能共用。她仔细的扫视了一下疏影的行李,突然瞪大了眼睛,十分惊奇。


第5章 名贵晚礼服

“亲爱的,这件衣服不是Elvis设计的Yves吗?全世界只有一件,据说是被神秘富商买走了。可是……怎么会在你这儿?深藏不漏啊你!”凯茜看着衣服兴奋的道。

疏影却微笑着摇头,“正品当然不在我这里了。这不过是我的仿作而已。”

“仿作?这衣服我在杂志上看到过无数次了,你这完全不像是仿作,都可以以假乱真了。不如你就穿这个去吧?”凯茜看着疏影道。

疏影立马摇头,“即便再像,也不过是仿冒品罢了。”

“仿冒品有什么关系,全世界反正也只有一件,况且都被神秘富商买了,如今也从来未曾在市面上出现过。你穿了人家也只会以为是正品。这就是提高曝光率和知名度最好的头条方式。”凯茜字字珠玑。

疏影倒也觉得不无道理。经纪公司都是个见风使舵的主儿,这件衣服的确如凯茜所言。她必须借着今晚的宴会来提升曝光度,只有这样才有可能挽回公司,只有挽回经纪公司,时雨的治疗费用才有着落。

于是,疏影直接换上了Yves小礼服,随着凯茜朝着宴会会场走去。

这晚会的确如凯茜所言,不仅有达官显贵,还有不少的政界名流。会场前那长长的红地毯上,此时站着的正是娱乐圈的当红炸子鸡叶江秋以及一线超模卡洛儿。

凯茜如今正是公司力捧的女演员,才会享此殊荣被邀参加。

“茜茜,这是什么宴会?怎么这般兴师动众的?”疏影看了看红毯两边那殷勤的媒体,问了一个迟来的问题。

凯茜一边携着疏影进场,一边道,“秋家二少的婚礼。”

“秋家二少?第一财阀家族里的那个秋简明吗?”疏影对着镜头,一边做出高贵优雅的姿态,一边看着凯茜随口问道。

凯茜点头。

疏影笑道:“第一财阀家族也够独特的了?当家的娶个老婆小三十来岁,都能当俩孩子的妹妹了。却还不得不叫妈。二少举行婚礼大白天的不办,居然选择晚上。大少就更神秘了,这么多年都没在媒体面前露过面。你说是因为大少缺胳膊少腿还是为了保护安全?”

“什么缺胳膊少腿的。谁说没露面了,昨晚记者就冒着生命危险在皇廷酒店拍到了大少!今天打开电脑,到处都是有关大少的照片,整个电脑系统都快崩溃了。财阀家族基因也的确是好。帅得人神共愤的。”凯茜认真的看着疏影道。

疏影却只是随意的笑了笑,从昨晚到现在,她都没有一刻停下来过,也难怪孤陋寡闻了不知道这消息了。

她随着凯茜走过了冗长的红毯,才进入了会场。

疏影二人出现在门口,便瞬间引起了不小的骚动。只见所有人都看向了二人的方向,神色之中满是惊讶。

凯茜低头,凑近疏影的耳边轻声道,“看样子亲爱的这件衣服是穿对了。我如今也算是风头正盛,就不抢你风头了,你好好表现,明天的头条都归你了。”

凯茜说完,便朝着她的大东家走去。

疏影听完凯茜的夸赞,却只是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

眼前的镁光灯都朝着她的方向,激动的闪个不停,疏影笑得柔和。她若能在镜头前尽善尽美做得更好,就可以让时雨过得更好。

疏影轻移莲步,正要对着媒体说些什么之时,身后却突然响起了磁性到骨子里的声音:“小姐,门口被你承包了吗?”

疏影脸上的笑意瞬间僵硬,这嫌弃她堵住门口的声音实在太过熟悉,她作死都没法忘记。

疏影猛地回头,果不其然,看到秋易斯正站在自己身后。

众人皆是浓妆艳抹,精心装扮,唯恐在宴会上少了曝光度,可是面前的秋易斯却只穿着一件简单的白色衬衣。他将衬衣的袖口挽起,却看起来十分矜贵。黑色的西服随意的搭在手臂上,好似刚刚开完会赶来的样子。

他全身透着慵懒而又矜贵的气息,却别有一番风味。疏影看了看,却瞧见方才那些疯狂的媒体,原来镜头对准的并非自己,而是自己身后的这个男人。

秋易斯看着疏影,不动声色的扫了一眼疏影身上穿着的墨绿色小礼服。这是一席一字肩的小礼服人,采用了独特的鱼摆设计。膝盖之下便是透明的蕾丝,将疏影修长的小腿衬托得越发漂亮。只是,这小礼服……

媒体蜂拥而至,毫不客气的将疏影挤开,所有的话筒都对准了秋易斯,“大少,昨晚您和卡洛儿小姐现身皇廷,请问您和卡洛儿小姐是什么关系呢?”

“大少,作为恒秋集团亿万继承人,您选择昨日公布身份是为二少婚礼造势吗?”

“大少,外界一直传言您与二少性格不合才导致您不肯在媒体面前公开身份,请问是真的吗?”

……

杂乱的问题,好似瀑布一般喷涌而出,更像是在疏影那平静的新湖里投下了一颗重磅炸弹。

他就是第一财阀家族的大少爷秋易斯?


第6章 舞会

疏影的脑子里,满是自己从昨晚到现在对秋易斯所犯下的种种罪行。她透过层层叠叠的摄像机,看着聚光的灯下的秋易斯,却发现,他正用着一种意味不明的眼神看着自己。

疏影立马心虚的别过脑袋。凯茜注意到此处的细节,上前拍了拍疏影的肩膀,轻笑,“我是不是说过他帅的人神共愤?”

“嗯。”疏影回答得漫不经心。

“我收回之前所说的话,这帅应该叫惊天地泣鬼神。卡洛儿,一线名模,这次和大少闹了绯闻,我看头条都能席卷三天三夜了。”凯茜羡慕的看着远处的秋易斯幻想道,“我若是你,刚刚就攥住他的手臂说是他女伴了。能勾搭他一个手臂,就相当于得了一张通往上流社会的门票,下辈子都不愁吃穿。”

疏影黑了黑脸,勾搭他的手臂的确是不愁吃穿,可是,她勾搭的地方,是让她死无葬身之地的地方。她忙别过了脸,抓过了侍者手中的香槟,一饮而尽,想要那躁动的心脏平稳些。

灯光渐暗,舞台上,是恒秋集团董事长秋恒。而秋易斯也不知是何时站上了舞台。

秋恒正向众人介绍着秋简明和秋易斯的身份,从他的语气中便知道,对于秋易斯这个儿子,他感到十分骄傲。即便是乏味陈词,却也让下面的媒体足够兴奋。

“好了好了,今天可是我大喜的日子。董事长的话,大家听听就罢了。接下来是开场舞时间,大家玩的开心!”秋简明这名副其实的二少,可当真对得起二世祖的身份。

随着秋简明的话结束,整个宴会厅立马响起优雅的华尔兹乐曲。凯茜被大东家邀请,华丽起舞。

疏影却将目光落到了方才那明艳的舞台之上,却不知,转眼之前,秋易斯竟然不见踪影。

她朝着旁边走去,物色着场外还没有进入舞池的男人们,最后,将目光锁定到了V.J娱乐总经理徐俊辉的身上。疏影转身,放下了空香槟,端起红酒,撩了撩额前的碎发,带着几分风情,朝着徐俊辉的方向走去。

“徐总,好久不见。”疏影勾起一个明媚的笑容,看着徐俊辉。

徐俊辉打量了一番疏影,这才恍然大悟般想起:“花疏影小姐,好久不见。”

“不知疏影有没有这个荣幸,请徐总共舞呢?”疏影看着徐俊辉,媚意横生。V.J娱乐虽然成军不久,但是知名度却极高,外界传言V.J有强大的靠山,如果她能够签约V.J旗下,至少不用担心时雨的医药费了。思及此,疏影嘴角的笑容越发明媚。

“当然。”徐俊辉看着疏影正欲点头。

秋易斯却不知从何处出来,直接将他手中的酒杯递给了徐俊辉,随即开口:“徐经理,有劳了。”

徐俊辉见此,立马接过了酒杯。

疏影看着到嘴的肥肉,就这么飞了。回头望着秋易斯的脸色,自然做不到多么和善。

秋易斯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轻讽,“这次是把徐经理当做了娱乐圈的冤大头?”

“我以为你抢走了我的舞伴,至少会先跟我说对不起。”疏影嘴角勾起一抹云淡风轻的笑意,学着秋易斯那般轻讽的开口。

秋易斯抓住了疏影的手臂,便将疏影带进了自己的怀中:“还你一个舞伴,如何?”

疏影看了看远处的媒体,想起凯茜说过的话,如果能和秋易斯扯上关系,就能增加曝光度。她笑着,将手臂搭在了秋易斯的肩膀上:“你不后悔就好!”

“衣服仿得不错,穿在你的身上,相得益彰。”秋易斯勾起唇角,一边伸手揽住疏影的腰,一边轻轻地摩挲着疏影腰间的布料,却发现,她仿得极好。

疏影闻得秋易斯的话,神色细微的有些变化,却又极快的恢复如常,“大少怕是眼拙了。”

秋易斯轻笑,却对着疏影用力一推,后只是拉住疏影那凝白的手,便将疏影推了出去。

疏影反身两个旋转,再次回到了秋易斯的面前,凝白的手再次搭到了秋易斯的肩上。

她所仿作的这件衣服,无论是谁见过,都评论可以以假乱真,没理由秋易斯一眼便可看出这衣服是仿冒品。思及此,疏影才敢这般的理直气壮。

而秋易斯却低头,看着疏影那双明亮的星眸,微微弯曲臂弯,将疏影带得离他更近一步,他道:“我若不眼拙,怎会让你那么容易的就爬上了我的床?”

秋易斯问。

疏影抬眸,星眸之中划过一丝淡淡的笑意,她将自己的情绪隐于心底,却道:“我上了大少的床是我主动,但是大少没有将我踢下去那就是你的不对了!”

她的伶牙俐齿可非一日练就的。这本事早已经炉火纯青。

秋易斯提过疏影的手,绕过她的头顶,带着疏影便是华丽的旋转。

“哦?”秋易斯声音微挑,看着她道:“花小姐比看起来可聪明多了。知道如何利用自己的主动和仿冒的衣服来制造自己的价值。花小姐你觉得呢?”秋易斯问。

疏影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轻讽微笑,下一秒,直接将那尖细的高跟鞋,重重的碾在了秋易斯的脚上。

之后才轻踮脚尖,将那性感的红唇凑近了他耳边:“秋先生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一定忘记了自己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时候有多主动。想必秋先生签支票的动作那么娴熟,也是因为和陌生人寻欢作乐太多次了吧!”


第7章 你被我承包了

秋易斯就是拍下那件衣服的神秘富商,这全世界只有一件的衣服,他本打算送给秋家未来的女主人,此时应该正躺在家里的衣橱里的才是。却不料,这个叫做花疏影的女人,却利用了衣服独一无二的特性,当做吸睛的资本。她穿着这件衣服若是被曝光,那他家的,岂不是不值一文?

秋易斯看着疏影那理直气壮的嘲讽神色,邪肆的勾起唇角,低头,凑近了疏影的耳边,暧昧的开口:“花小姐肯定知道,娱乐圈不择手段的女人多了去了,像花小姐这样想要找个靠山而爬床的人也不少。因而,签支票的动作自然就娴熟了不少。”

不择手段?

疏影看着秋易斯,显然他已经把自己昨晚的行为,归根究底当做了不择手段的女人上位的手段,尽管她之前根本就不知道这男人就是秋家大少的身份。

不过,他说得没错,娱乐圈不择手段的女人的确够多。她一个一没背景,二没干/爹,三没有富二代男朋友,还没有潜规则的女人,只是凭借姣好外貌,和长期混迹娱乐圈,而积攒一些粉丝,才成为三流的明星。

疏影突然抬眸看着秋易斯,媚意横生的勾起了娇俏的红唇,轻柔的声线挑战着秋易斯的耳膜:“看来大少还没见过,什么叫做真正的不折手段。”

她说完,突然踮起脚尖,一把环住了秋易斯的脖子,然后索性一闭眼,吻上了秋易斯那凉薄的唇。他的唇带着淡淡的香槟味道,让她有些迷醉。

她眸子微眯,正巧瞥到媒体疯狂正对着她二人疯狂拍,如今若是把整个上流社会比喻成银河系,那他秋易斯就是太阳,即便地球都得围绕着他转个不停。

茜茜说得没错,抓住了秋易斯,就等于抓住了一张通往上流世界的门票。既然他秋易斯已经把她当做了不折手段的女人,那就不要怪她当真踩着他的肩膀往上爬!

疏影这个意料而主动的吻,来得仓促,待到秋易斯反应过来的时候。也早已经为时过晚。众多媒体此时都兴奋的拍摄着二人拥吻的画面,即便是想象,也知道那画面极美。他若是此时推开她,必定引起更大的轰动。

V.J娱乐正处于创立之初,他正打算于明日召开记者发布会宣布他是V.J娱乐总裁,若是今日出了丑闻,怕是对V.J有重大影响。

正在秋易斯多想之时,疏影才觉得终于赚够了眼球,于是, 她这得意的从秋易斯的脖颈上放下手臂。而她正要后退之时,却被秋易斯的大手突然按住了后脑勺,他长臂一勾,就将疏影再次勾回了自己的掌控之中。

疏影被迫,不得不与秋易斯再次四唇相接。她睁开眸子,惊愕的看着秋易斯的脸,却感受到此时的他早已经化被动为主动,撬开她的贝齿,吻得越发猖狂。

他的技巧纯熟,让疏影不由得被他带动,竟无意之间配合起来。

须臾,秋易斯才放开了疏影,一双墨瞳邪肆的触碰着疏影的眼睛,他妖孽的伸出拇指,抚了抚唇角,好似意犹未尽。

疏影抬眸,心中五味陈杂,她永远猜不透这个男人想的是什么,她本已经做好他推开她的准备,即便是他推开她,她也达到了上头条的目的,却没想到,这男人倒好,直接顺水推舟了。

秋易斯看着疏影那考究的神色,暧昧的低头,凑近了疏影的耳朵,修长的指尖,挑起她那尖细的下巴,轻声道,“这个吻就当做昨夜的酬劳,帮你换取明日的头条应该够了吧?”

近距离看他的神色,能够清楚的看出那双墨瞳之间的鄙夷。

疏影却笑得云淡风轻,“多谢大少,明日的头条,怕是都被你我承包了。”

秋易斯轻瞥了疏影一眼,便转身,只是忽然想着什么,却又突然回头,看着疏影低声道,“对了,你穿上这件衣服,有辱圣洁。”

他说完,迈着长腿扬长而去。

疏影站在宴会中,看着秋易斯离去的方向,却嘲笑的勾起了唇角,圣洁?她走进这个圈子的时候就知道,圣洁就是个玩笑,是当红的人才有资格提起的格调。

次日,疏影还在睡梦之中,就被昨晚提前离去的凯茜吵醒,她抱着电脑走到疏影的床前:“昨晚我先走了,回头就出了这么大的大事儿。你回来也没听你说起。”

凯茜掀开疏影的被子,看着疏影一本正经公事公办的开口。


第8章 名气大躁

疏影睁开惺忪的睡眼,迷迷糊糊的开口,“怎么了?”

“说说吧,你和秋易斯什么关系?”凯茜道。

听到秋易斯三个字,疏影突然翻身从床上坐起,一把夺过了凯茜手中的电脑,仔细的关注着各大新闻版面的头版头条,都是她和秋易斯各个角度的拥吻。

不得不说,摄影师的拍摄技术当真是炉火纯青,因为不管什么角度,二人都唯美得惊艳。

还有秋易斯凑近他的耳朵,以及帮她整理额前碎发的画面。这简单的动作,看起来却好似情人之间的爱抚。秋易斯果真给够了他面子。巨幅照片下搭配的文字,无疑都是关于两人的恋情的猜测,以及众人都认为,那全世界仅此一件的衣服,是出自于秋易斯的手。

一时之间,疏影声名大噪,从名不见经传的三流小明星,瞬间跻身于各个网络热搜榜第一名的位置。

凯茜还在冷静的看着疏影,等着她的回答,疏影的电话就催命似的响了起来,她看着上面熟悉的电话号码,微微凝眉。

“经纪人?”凯茜问道。

疏影点头,接通电话,已然猜透了丁锐的意思,于是,她故意提着冷冷的声音开口,“有事儿吗?”

“影儿啊,今早张总打电话来亲自道歉,还提出一定要你去代言那款运动用品。公司得知了这个消息,立马拟定了新的签约内容。影儿你要是有时间,就过来看看合同吧,要是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尽管提出来,我一定和公司好好协商。”丁锐的语气早已不同昨日那般理直气壮,而是带着虚拟的讨好。

疏影冷冷的勾起一抹自嘲的微笑,轻声,“是吗?娱乐圈的花瓶都是有背景的,进公司的这几年,我也没给公司带来什么可观的利润,公司留我这么一个没背景的花瓶做什么?”

“什么花瓶不花瓶的。影儿你先回公司,公司已经做了最新的计划,一定力推你成为一线影星。你嗓子也不错,早前公司就开始为你收歌了。等到你和公司续约之后,就可以开始新专辑的筹备了。影儿,你先回公司再详谈吧!”丁锐道,语气之中不乏讨好和尊重。

疏影只淡淡的应了一声,便挂断了电话。

她看着电脑上那铺天盖地的评论,最后才起身,看着凯茜道,“茜茜,我去一趟公司。”

“之前公司那么赶尽杀绝,你现在还要回去去?”凯茜点燃一支香烟,靠在门边,状若不经意的问道。

疏影点头,笑着开口:“娱乐圈本就这样,谁有利用价值,便会有人上赶着给你送资源。哪个公司不是一样,若是我再回到公司,随着这头条的效应,兴许还能提出点有益的条件。”

“嗯,回头看看公司有没有诚意也好。”凯茜点头,走出了疏影房间的门口。

疏影整理洗漱完,“嗯,回头看看公司有没有诚意也好。”凯茜点头,看着疏影。

疏影笑了笑,随口道,“茜茜,车钥匙借我用用。”

凯茜回头将车钥匙递给了疏影:“怎么想到开车了?”

“没个保姆车接送,总不能坐公交吧!头条放得那么火爆,也亏得我是住在你这儿,想必公司和之前的公寓门口,已经堆满记者了。不过,这都不是我开车主要的目的,你的车那么炫,开着趁热打铁送他秋易斯一个人情。”

“人情?”凯茜似懂非懂的看着挎包离去的疏影,微微凝眉。她开车和送秋易斯人情有什么关系?

疏影驱车到公司的之时,果真公司已经被众多媒体围得水泄不通。疏影在距离公司五百米的地方,才拨通了丁锐的电话。

丁锐立马下楼接应。

疏影故意将车子开到了公司门前,这才带上墨镜。

推开车门的一刹那,媒体蜂拥而至。

丁锐突破重围,带着保安走到了疏影面前,形成了坚固的盾牌。疏影低头,却没有错过镜头最好的拍摄角度。

周围的记者提的问题,一个比一个来的犀利。

丁锐做了多年的经纪人,捧红了不少前辈,自然知道如何应对记者,他开口便是,“这是疏影私人的问题,还请大家给疏影一点时间。”

一句话搪塞了所有的刨根问底,在丁锐的护送下,疏影才安然的走进了公司大楼。

办公室里。

丁锐将重新拟定的合同递到了疏影的面前,态度和昨日截然不同的和谐,他看着疏影柔声道,“影儿,这是公司新拟定的合同,之前你也提过做歌手这件事情,在音质上你的确很有天赋,所以这次公司也着手为你准备收歌,之后便可以开始准备唱片的事宜。另外张总亲自过来致歉说是误会了你。并且答应将运动品牌及其旗下超市的代言都交给你全权代理。外加影视剧本这方面公司也做了仔细的研究,会接一些适合你的重要角色。另外薪资这方面经过公司仔细商榷,在合同上都写得很清楚,你先看看,若是还有其他的意见,你现在就可以提出来。 ”

疏影淡然的坐在沙发上,听着丁锐气都没喘的说完了这一整段话后,她才微微抬眸,接过了丁锐递过来的合同,她嘴角勾着淡淡的礼貌的笑容,“锐哥辛苦了。”

也是,这新闻应该是今早才出的。不过是几个小时的时间,就准备好这一切,丁锐也的确是够辛苦的。

疏影正看着合同上的条款,办公室的门却突然被人一脚用力的踹开……


小说

情有再春时:重生归来,她一心复仇

2021-1-2 12:46:18

小说

涣萧晏晏:演绎一场旷世仙境情缘!

2021-1-2 12:49:3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