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婚成宠:灯红酒绿,人影幢幢。

灯红酒绿,人影幢幢。,“我叫的服务生怎么还不来!?”窝在小角落的女人跌跌撞撞地跑到人群中间,满脸酡红,穿着暴露,声音却带着几分稚气,“再不来我要砸场子了哦!”,“对不起,您点的服务生有点事,我来替他。”
久婚成宠:灯红酒绿,人影幢幢。

第1章 我来替他

灯红酒绿,人影幢幢。

这里每天晚上都聚集着各色各样的人,大家怀揣着各种各样的故事!或悲或喜!或难忘,不可铭心,或难以启齿。无论是哪一种,都可以在这昏暗的酒吧里,得到短暂的释放和心灵的解脱。

“服务生呢!我叫的服务生怎么还不来!?”窝在小角落的女人跌跌撞撞地跑到人群中间,满脸酡红,穿着暴露,声音却带着几分稚气,“再不来我要砸场子了哦!”

话音刚落,举着酒瓶准备往下甩的手臂就被一股力量压下去。

男人粗粝的指腹不经意间摩擦过女人嫩的可以掐出水来的皮肤,叶灵猛地打了个颤,一股电流从心脏出发,胡乱地蹿到四肢百骸,她浑身酥麻,脚软,栽倒在男人怀里。

“对不起,您点的服务生有点事,我来替他。”

男人声音低沉,酒吧里人声鼎沸,叶灵已经酩酊大醉,没听清,扯着嗓子,“你说什么?”

厉泽川拧了拧眉,怀里的女人出奇的小只,他微微低头,女人大半个身子几乎都落在他的阴影里,借着微弱的灯光,他目光落到女人浓艳的妆容上,随后厌恶地别开头。

“我说,我来服侍您。”

为了让她听清,厉泽川靠的更近,薄唇几乎贴在女人的耳畔,叶灵又敏感地抖了抖。

叶灵猛地抬起头,因为酒精而混沌的目光有瞬间的清澈,直视着厉泽川。

男人面部轮廓凛冽而硬朗,神色晦暗不明,在一片昏暗中冷然地与她对视,而那一刻,叶灵分明听到到心脏噼噼啪啪作响的声音,之后便有一阵绞痛从胸口传来。她疼地捂住胸口,习以为常地等着那阵疼痛过去。

“叶灵,别闹了,别闹了,赶紧回来!”

包厢里的几个勉强还存有几分理智的人这才手忙脚乱地把叶灵从厉泽川的怀里捞出来,他们平时是混惯了,但是谁都知道,叶灵其实就是个乖乖女,平时玩玩也就算了,要是真的为一个服务生丢了童贞,酒醒后怕是要羞愤至死。

“干什么啊你们!”叶灵身子小,像泥鳅一样从几个人的胳肢窝下钻出来,“今天是我生日!我是寿星,你们谁都要听我的!”

脆生生的调子,带着几分骄纵和委屈,说完后竟然跌撞着直冲上去抱住厉泽川。

手脚并用,像八爪鱼一样紧紧地攀着男人精壮的身子。

“嘶…”几个男人倒吸一口冷气,“叶灵你发春呢?别仗着生日耍流氓啊!”

酒吧的灯光亮了些,厉泽川面无表情地任由女人攀着,目光扫过去,包厢里大概七八个人,沙发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几个,剩下扶墙站着的两个也目光涣散。

一群毛都没长齐的小学生?

男人嗤笑,合着是怀里的这个女人生日,一群人出来庆生?这个钱倒是好赚。

叶灵小脑袋死死地埋在男人的怀里,轻嗅,之后有几分迷醉。她说不出那是什么味道,只知道好闻的出奇,便抱着男人怎么也不肯撒手。

“好呀,你服侍我,你说的哦…那你给我唱…”女人抬起头,鲜红的唇嘟着,话没说完,倒是响亮地打了个嗝,厉泽川微愣,后知后觉地别开头。

第2章 我要投诉

“你看着我!”叶灵伸手,两只手不满地捧着男人的脸,硬是把男人别过去的脸给掰正了。

叶灵整个人晃动的厉害,厉泽川为了固定她,不让她掉下来,只能伸手环住女人的臀,甚至是轻松地往上托了托。

酒吧昏黄色光恰好打到男人的脸上,使得他凌厉的轮廓出奇地柔和下来几分,叶灵似是看不清,小脸凑的更低,仔细地看他,两张脸几乎是贴在一起。

呼吸之下是男人俊挺的鼻梁,臀上环着男人的手臂,她微微扭动身子,几乎可以想象到男人手臂上凸起的肌肉微微跳动的样子。

像是受了蛊惑,叶灵嘟嘴,凑近,然后嘴唇迅速地贴在厉泽川的两瓣薄唇上。

“轰…”

心脏的某根弦被触动,叶灵浑身一颤,舒服地喟叹出声,厉泽川也浑身震了震,随后像甩垃圾一样迅速地把身上的狗皮膏药甩下去。

他是服务生,只是性质不同,“卖艺不卖身”,向来只是陪酒,这个女人…不…这个小孩竟然…?

“小姐,你喝醉了,不能再喝了,那也用不着我了。”

厉泽川声音冷然,僵硬地要走出包厢。

叶灵却顾不得疼,猛地站起来,细藕般的胳膊从后面圈住男人的腰腹,“不可以走,还没…还没唱生日快乐歌。”

话里带着几分颤抖。

“我不会!”

厉泽川冷硬拒绝。

“可是我付钱了啊,你今晚就是我的,刚才还说要服侍我,怎么说话不算话…”叶灵含糊不清地嚷着,小丫头片子看着小,力道却死,环着他腰的手怎么也不肯撒,仗着醉酒,声音高扬,“老板,你们店的服务生怎么耍流氓呢,收了钱却连个歌都不肯唱,我要举报,要投诉!”

这个酒吧不是通宵营业的,现在已经是接近打烊的时间,酒吧的人都散去了,只剩下这个包厢还吵嚷着,老板推门进来,看见的就是门口两人叠在一起的样子。

“你…你就是老板?”叶灵从厉泽川身后跳出来,娇蛮而慧黠地眨眼,“你们家服务生不听我的,我要你辞了他!”

老板两眼一扫,情况了然。

“泽川,小孩子而已,别闹大了,随便安抚一下,啊!”说着拍了拍厉泽川的肩,见怪不怪地离开了。

是啊,一点小事,他在这里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没必要闹出幺蛾子。

厉泽川沉默了数秒,唇上还留着女人柔软的触感和点点湿意,他忽然间有些烦躁,长臂一捞,把女人扛在肩上就往楼上的房间走。

“诶…诶…叶灵…回来…你的珍贵的童贞啊…”

后面断断续续地响着明显底气不足的呼喊,直到厚重的门猛地关上,才彻底断绝了外面的嘈杂。

“下来,躺好。”

厉泽川长腿迈到床边,简明扼要地命令。

女人胳膊死死揽着他的脖颈,半晌抬起头,厉泽川刚好按下开关,刺目的白光瞬间亮起。

叶灵眼睛很大,眼里此刻带着几分朦胧的雾气,一副单纯茫然的样子,偏偏她眼尾微微上扬,加上脸上不算精致的浓妆,整个人又带上了几分妩媚,单纯和妩媚…在这张脸上竟能如此契合,没有丝毫的违和感。

第3章 讨人喜的服务生

厉泽川微怔,叶灵却笑了,眉眼弯弯,酒窝里仿佛盛着酒,带着几分微醺和娇憨。

“服务生先生,你真好看,我好喜欢你啊。”

“神经。”

厉泽川不屑和这么个屁大的孩子多说些什么,手上用了点力,就把叶灵甩到了床上,转身欲离开,女人的手却握住了他的大掌。

“姐姐,我错了,灵儿不是故意的…”

厉泽川蹙眉,手心里的小手有些冰凉,似乎还在微微地颤抖,他微愣,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到底在玩什么?

女人的声音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娇蛮,凄凄惨惨的,很轻,却像是带着莫大的悲楚,像小猫的爪子般撩拨着人心。

他不知道自己发了什么疯,竟魔怔了似的转过头去看她。

床上的女人巴掌大的小脸嵌在枕头里,乌黑的发丝有几绺凌乱地打在她莹白的脸上,扑闪的睫毛上沾着晶莹,泪水簇簇地从眼角涌出来。

厉泽川看着心烦,走上去,大掌一抹,抹去的不止她的泪,还有厚重的妆容,妆容下是她纯净的仿若不染尘世的倾城容颜,厉泽川目光沉了沉。

他粗粝的指腹划过女人湿润的眼角,叶灵陷入梦魇,嘴里一直喊着什么“姐姐”,手更紧地握住男人的手,厉泽川认命,索性蹲下来,若有所思地打量着女人,之后眼皮沉下来。

竟是一夜无梦。

霞光漫天,这一睡,竟然睡到了第二天傍晚。

叶灵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起来,随后却猛地捂住胸口。

疼,疼痛随着心脏的跳动一点一点地蔓延到四肢百骸,很长一段时间,她手脚冰凉,全身动弹不得,大口地呼吸着,像是沙滩上缺水的鱼。

很久,疼痛终于缓下去,昨晚的记忆也都浮上心头,那个服务生…可真是好看啊…叶灵心漏跳一拍,随后迅速地低头,神色恐慌,看到自己衣着完整后才长舒一口气。

“还好,没有酒后乱性!”

叶灵扶着楼梯走下去,脚步还有些虚浮,在楼梯的转弯口,几个服务员着装的人在嘀咕着什么,神情激愤。

“啧啧啧,又是厉泽川,这个男人好手段,凭什么好生意都被他抢走了?”服务生A扭曲着嫉妒的小脸儿指控。

“那也没办法,人家脸蛋长得好,是那什么,小鲜肉!”服务生B阴阳怪气。

“这回可是H市市长的情人啊,那小费肯定…”

正说着,两人噤声了,叶灵顺着他们的视线看过去,是昨晚的“服务生先生”。

厉泽川颀长的身形在叶灵面前闪过,他高大的身形后面掩着一个女人,后面还浩荡地跟着一群彪形大汉,匆匆走进一个包厢。

“喂!”叶灵胡乱地蹦跶上去扯服务生A的衣服。

“干什么啊!”服务生A惊慌失措地捂住胸口。

“衣服借一下啦…”叶灵着急地看着厉泽川逐渐消失的身影,三下五除二扒下服务生A的工作服,随后迅速小跑着混进人群。

包厢里光影暗沉,格局清晰。

三个身穿黑色制服的彪形大汉围着个女人,女人坐着,坐姿妩媚妖娆。

H市市长年过半百,养了个比自己小了一轮的情人,纵使他有心宠爱,却难以满足年轻贪欲的女人,这不,只能找服务生来饱饱眼福。

第4章 录音器

“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女人纤指往厉泽川眼前一挥,嗓音娇媚,眸子里是对厉泽川掩盖不住的惊艳和渴望。

厉泽川顺从地走上前一步,大掌包住女人的手,声音醇厚,“您是我的客人。”

女人咯咯地笑了,站起来,凹凸有致的身子一个劲地往男人精壮的上半身靠去,“不…我是你们市长的心头爱,我手里有花不完的钱,你要是服侍的我满意,我就长期包你,让你吃香的喝辣的…”

“狗男女!”叶灵口无遮拦,不知怎么地就喊出来了,声音几乎是微不可闻,靠得最近的保镖犀利的目光却猛地朝她扫去,她浑然不觉。

叶灵刻意站在暗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看着一男一女相贴的身体,不知怎么的就心口犯疼。

这个男人,昨晚在她面前冷漠的像个冰块,人家女人一说有钱,他就这么顺从了?

“市长的情人?”厉泽川却忽然倒退一步,“谁不知道市长清白廉洁,作风端正,受全市人民的尊敬,怎么可能有情人?”

“你不信?”女人急了,“去他的清正廉洁,那都是老狐狸装出来的,其实就是个…”

女人说了两句猛地停下了,看着厉泽川的眼神有了些防备。

H市前一任市长,厉衍文,被人举报嫖娼未遂而犯下强|奸案,被判入狱,而检举人,正是如今受人爱戴的现任市长,梁超。

厉泽川见女人眼底的狐疑,暗叹操之过急,于是走上前,朝女人靠近,举止暧昧。

“好,是我说错了,我赔罪。”

男人浓重的荷尔蒙气息无疑把久旱的女人迷得神魂颠倒,“你说错了,那就要罚酒。”

厉泽川毫不犹豫,拿起桌上的酒瓶就一口灌下,酒水几滴落在男人凸起的滚动的喉结上,女人如饥似渴地看着,整个人都骚动起来,身子恨不得嵌到厉泽川胸膛里,手在男人的胸前画着圈。

“我一个人喝酒没意思,您也得喝,不如玩个游戏?”厉泽川一步一步诱敌深入,大掌在女人的腰侧轻勾,勾的女人魂儿都出窍了,哪里还有半点防备。

“玩什么,都听你的?”女人媚眼如丝。

“划拳,输的人喝酒。”

无趣的游戏被两个人玩的暧昧丛生,女人输了之后几杯酒下肚,人也更加放荡起来,一边喊着热,衣服一件一件地往下脱,眼看着就只剩下一件薄纱,厉泽川喝的也多,可神色清明,没有半分醉意。

“你们几个还不转过身?”厉泽川目光扫向女人身后的几个保镖,语气里是危险。

三个壮汉目光闪躲地看着自己主子几乎一丝不挂的身体,犹豫几秒,最终还是转过身。

“来嘛…”女人放浪地扭着身子,叶灵握着拳,在黑暗中死死盯着厉泽川冷硬的面孔。

不可能…她只是见了他一面而已,为什么看见他和别的女人亲密,心脏会这样疼?等等…叶灵缓缓地瞪大眼睛。

服务生先生…在干什么?

她看见厉泽川极快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什么,东西很小,但是却有一点红光一闪而过。

那是…录音器?

第5章 生死一线

男人俯身,在女人耳边低声说着什么,之后直起身子,神情阴鸷,和刚才的样子判若两人。

叶灵脑袋轰地嗡鸣了片刻,直觉告诉她,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他敢!”烂醉如泥的女人尖叫,“我为他付出了我全部的青春,他敢把我踹到一边,再说…再说…”

“再说什么?”厉泽川眉头紧蹙,语速偏快。

“他个死鬼把柄都在我手里呢,当年要不是我装作被强|奸的女人去出庭做假证,举报那个谁…谁,他现在哪里来的这样的辉煌…”

女人醉的厉害,讲话断断续续。

叶灵看到在她说出这段话后,厉泽川额头上的额青筋瞬间凸起,手臂上的额肌肉也紧绷起来,脸色暗沉的可怕,手里死死地捏着那个录音器。

“举报谁?”厉泽川继续问

之后的变故来的太突然,醉酒的女人的话还没说出口,三个保镖中的一个忽然转身,手上的枪直指着天花板。

“砰!”

震耳欲聋。

叶灵的心脏猛地瑟缩,几乎要从胸口跳出来。

厉泽川也始料未及,大脑空白了两秒。

他了解过,这个女人身边的保镖都是梁超派来的特警队人员,各个异常警觉,身手非凡。

“你是什么人?问这些干什么?”开枪的保镖一个健步上前,枪直指着厉泽川的后脑勺。

“我…”

“你和厉衍文什么关系,为什么套我们主子的话,说!”

保镖目光犀利,缓缓地叩响扳机,然后举起另一只手,一个示意,本来站在身后的两个保镖之一走上前,同样拿枪抵着厉泽川的脑袋,手迅速且有章法地在厉泽川的身上搜找着。

录音器?在他右边的口袋!

叶灵空白的脑袋只有这样一个念头,而厉泽川显然也意识到了,他一只手往腰腹边摸上去,目光森然,是放手一搏的神情。

“不!”

千钧一发之际,叶灵猛地冲出黑暗,朝厉泽川扑上去,一只手准确地按在他移动到腰腹间的手上,死死地按住,果然,那里是硬邦邦的长条状物体,是枪。

服务生先生想掏枪和他们生死搏斗了?

叶灵的小脑瓜子飞速地旋转着,不可以,他们人多,角色狠,这样胜算太小。

尽管叶灵身子娇小,但是仗着飞速跑动的惯性,这一撞,直接把厉泽川扑到在沙发上。

软香入怀,厉泽川怔愣了片刻,是她?

“啪嗒…”

一个极小的物件在这片慌乱中落到地上,幽暗的红光闪动了两下。

包厢一下子变得死一般的寂静。

几秒后,为首的保镖率先反应过来,看清地上的东西,不再犹豫,举起枪对准沙发上抱团在一起的两个人,开枪。

厉泽川眼疾手快,强有力的双臂稳稳地托住叶灵的臀,腰腹间用力,抱着女人猛地朝右边滚了一圈。

一阵天旋地转,叶灵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男上女下的姿势了,男人高大的身形把她整个人护在怀里,完全地隔绝了三个保镖的视线。

第6章 演戏

“有没有事?”

男人低沉沙哑的声音从她的耳畔传入,伴随着滚烫的呼吸。

叶灵只觉得呼吸困难,一边摇头,一只小手却极快地伸入男人的右边口袋,手碰触到一个小物件,不动声色地拿出,放入自己的口袋。

保镖的一枪被厉泽川躲过,落了空,怒气上来,正要打第二枪,却见本来抱成一团的两人忽然间推搡起来。

“啪!”

清晰响亮的巴掌声。

厉泽川的头随着巴掌的力道猛地偏向一边,整个人愣住,左边脸颊上火辣辣的疼。

打他的,就是此刻被他压在身下的女人,这样生死攸关的时候,这个死小孩究竟在搞什么?

厉泽川回过头,看清女人的神色的那瞬间,却晃神了。

叶灵脸色苍白,嘴唇也在微微地颤抖,看得出来是极度的害怕,可偏偏…她清浅的眸子却那样镇定和冷漠,含着和这个年纪不符合的一腔孤勇。

在很短的一个瞬间,叶灵朝厉泽川眨了眨眼,随后一脚把厉泽川踹下地。

“你这个负心汉,我去你大爷的!”

叶灵把男人踹下地后从沙发上一跃而起,猛地跳到躺在地上的厉泽川身边,戳着一根手指破口大骂。

为首的保镖神色凛冽,拿着枪的手没有一点的犹豫,还是直指着厉泽川,目光却直直地看着叶灵。

“不能慌,叶灵,这个时候你不能慌!”叶灵左手死死掐着右手的虎口,努力稳住快从胸腔里跳出来的心脏。

叶灵头发散乱,脸色扭曲,猛地蹲下捡起地上的那个录音器,“这是什么?你口口声声说在外面没有女人,这个你怎么解释?”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厉泽川狼狈地站起来,想要夺过那个录音器,“这个狗屁东西是什么?”

男人脸色难看,有着一般男人被捉奸在床的窘迫感觉。

“这是录音器!”叶灵歇斯底里,“你今天出门的时候我故意放在你的口袋里,就是为了录下你和这个贱女人的对话,怎么样,被我抓了个正着吧,听听,你和这个女人亲热的声音,你还要骗我到什么时候…”

叶灵说着就冲上前,照着厉泽川就一阵拳打脚踢,毫无章法,揪头发,拧手臂上的肉,场面血腥。

“你疯了,这是我的工作,你整天要化妆要吃饭,我不这样怎么养的起你…!”

两个人打的如火如荼,心无旁骛,好像丝毫不把身边的三个保镖手里的枪当一回事。

“大哥…”一个保镖神色犹豫,“这…看样子,是情侣之间的事,我们会不会搞错了?”

保镖头头眸色沉了沉,呸地往地上啐了一口。

事情很明确,这个录音器是这个服务生的女人为了检验她男人外面有没有小三而放进去的,可是…谁知道这两个人是不是在演戏?

“小妹妹,”为首的保镖若有所思地看着叶灵,朝女人走进,手里的枪换了目标,指向叶灵的脑袋,“你要是敢耍我,我一枪崩了你!”

第7章 死里逃生

“大哥,你…你干什么啊?”叶灵好像这才想起来害怕,身子猛地颤抖着,“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拿枪指着我干嘛,我…我可是什么事都没干啊,要死,你让这对狗男女去死!”

“凭什么!”厉泽川也停下了打闹,“大哥,你打她,打死这个泼妇!”

“都给老子闭嘴!”保镖被闹得烦了,一枪指着天花板,又是一声巨响,两个人瑟缩身子,都不吵了。

“枪给你,小妹妹,既然这个男人背叛了你,你就一枪崩了他。”保镖说着,把手里的枪塞到叶灵的手里,随后走到厉泽川身后,轻松将男人桎梏起来,“我帮你绑着他,你开枪吧。”

叶灵脸色刷地就白了,手里沉甸甸的仿若烫手的山芋,她看向保镖。

保镖神色狐疑,死死地盯着她,不放过她脸上一丝一毫的神色变化。

叶灵明白,保镖在试探她,如果她不开枪,那刚才他们演的戏就全都被拆穿,那后果…

可是…

“不要啊,大哥,不要啊,我们无冤无仇,”厉泽川弓着背,挣扎着想要逃脱,语无伦次,“茉莉,我错了,以后我们好好过,我一定不在外面找女人,你不要…啊!”

厉泽川的话还没讲完,叶灵的枪头对着男人,手指按下了枪的开关,“去死吧,你个臭男人!”

“砰!”

一瞬间,枪声震天,之后,整个包厢都死一样的寂静。

“走!”为首的保镖鸣金收兵,扛起沙发上因为醉酒而不省人事的女人,开门,走出包厢。

另外两个保镖忙不迭地跟上去,“大哥,怎么不让那个女人崩了那个男的?”

事实上,叶灵的确对着厉泽川开枪了,手没抖,没打歪,可是在最后一刻,保镖却推了厉泽川一把,所以叶灵没有打中。

“蠢货,我们是市长的人,怎么能滥杀手无缚鸡之力的公民?”

让那个女人打“服务生”,只是为了测试他们的身份,那个女人真的敢开枪,说明他们的身份不是演出来的,既然这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叶灵手里还拿着枪,背脊挺得笔直,直到耳边保镖谈论的声音渐渐地弱下去,她的身体才开始抖,眼神也渐渐地没有了焦距,随后腿一软,瘫坐在地上。

……

她昨天刚满十九,却泡了服务生,演了场戏,开了枪,还有…只因为一张脸,爱上了一个人。

厉泽川站在一边,神色复杂地看着跪坐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娇小的身影,很久,认命地朝她走过去。

“起来,他们走了。”

叶灵哭了,泪珠簇簇地落,眼前一片模糊。

她是真的被吓坏了,她以前一直知道自己有心脏病,活不久,可是当死亡离她那么近的时候,她才意识到,她是多么怕死,她还没好好爱过一个人,怎么可以死?

“呜呜呜呜…腿软了,站不起来,你抱我!”叶灵泪眼朦胧地朝厉泽川伸出手,想要男人扶她,男人却只是居高临下地看她,不为所动。

第8章 告白

“我刚才救了你的命,你连扶我一下都不愿意,你这个忘恩负义…”叶灵的话还没说完,眼前却忽然黑压压地沉下来一个身影。

厉泽川弯下腰来,一只手伸进女人的脚弯,另一只手扣住她瘦削的肩头,轻松地打横抱起。

叶灵怔住了,她伸手环住男人的脖颈,小脸深深地埋进他的胸膛,隔着男人滚烫的胸膛,她又闻到了昨晚那股好闻的味道,还有男人雄浑有力的心跳声。

叶灵知道,她完了,她彻底地沦陷于这个男人了。

有的时候,爱情来的就是这样迅猛而毫无防备。

厉泽川抱着叶灵,直往昨晚的那个房间走上去,他猛地踹开门,把怀里的女人扔到床上,毫无怜香惜玉可言。

“你刚才…”厉泽川想起刚才女人忽然冲上来把他推倒按住他拿枪的手的那瞬间,心里不是没有震撼的,“为什么冲出来,你不知道会死吗?”

叶灵眨巴着眼,笑的像只狡猾的狐狸,眼角却还带着几滴晶莹。

“虽然我不知道你究竟在干什么,但是我知道那个时候你掏枪,就是证明了自己的身份,用武力相搏斗,不如用脑。”

叶灵说着,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笑的挑衅而孩子气。

“我也很怕死的,”女人的声音忽然低下去,似乎在呢喃,随后冲着厉泽川笑的明明媚,“但是我要救你,因为我喜欢你。”

一句喜欢,说的坦荡。

厉泽川愣住了。

才昨天见了一面,就说喜欢?现在的女人都是这么随便且不自爱的吗?

“我谢谢你救我,”厉泽川漆黑的眸子里没有丝毫的情欲,“但是别头脑发热轻易说爱。”

“我没有头脑发热,我不是随便说说的,我是真的喜欢你,我要追你!”

“我看你酒还没醒,在这里躺着休息一会儿,然后离开这里,永远不要回来。”

厉泽川被女人火热的几乎烫人的目光看得莫名心烦,不再多说,转身就要离开。

“不要走!”

叶灵猛地扑上前抱住男人精壮的腰身。

“我没有喝醉,我就是看你好看,我…”她烦躁地挠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我就是喜欢上你了!”

“所以呢?”

厉泽川伸手,铁臂将女人环着他腰腹的手掰开,“对一个才见过一面的男人说喜欢,然后呢,你想和这个男人做什么?”

厉泽川目光凌厉,眼中隐隐的不耐烦。

“我不知道,我只是想要你知道,我喜欢…”叶灵抠手,皱眉。

“脱衣服。”

厉泽川扬高了声调,朝叶灵欺身而去,将女人锁在他的手臂和床之间。

他一开始就没有关门,走廊上不断有人来来往往,有几个好奇的甚至探头进来看。

叶灵懵了,“为什么要脱衣服?”

女人因为惊讶,小嘴微张,一双灵动的眼似乎含着水汽,满脸的单纯和无辜,厉泽川看着,只觉得一股热气从小腹处涌上来。

见鬼!他到底在想什么?他只是不想任何一个女人闯入他平静的生活,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不能让任何意外打破了他的节奏。

小说

缘不由己:千金复仇记:小媳妇突然对丈夫专一痴情

2021-1-2 12:29:32

小说

快穿:宿主太凶残:一个莫得感情的外科医生

2021-1-2 12:32:2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