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守护:为你拥抱爱:重生而来的她不相信爱情

当背叛被揭穿,当深情被嘲讽,当爱情被利用,当林糖糖被心爱之人推下二十三层的时候,她的眼前呈现出过往的一切,而她所认为的甜蜜也不过是一场以悲剧收场的电影。,带着上一世的记忆,重生而来的她不相信爱情,当她再次站在曾经爱人面前的时候,眼中没有爱,没有恨,只有冷漠。,在家人面前,她是孝顺的孩子,在朋友面前,她是知心大姐姐,在追求者面前,她用所有的冷漠包裹自己,她拒绝爱情,却无法改变宿命给予的心动。,“林糖糖,你就是我的糖果,一生一世甜到我的心扉。”,“林糖糖,你不是我的糖果,而是我生命中的糖分,我需要你。”,截然
致命守护:为你拥抱爱:重生而来的她不相信爱情

第1章 可笑的背叛

“糖糖,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被你的甜美笑容打动,你就是我的糖果,一生一世甜到我的心扉。”

林糖糖从二十三层掉落下来的时候,脑海里始终回响着五年前乔晔对她的告白,没想到,五年后,亲自把自己推下楼的人也是乔晔。

林糖糖看着站在二十三层边缘,望着自己掉落下来的人影,看着自己跟他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嘴角边扬起一抹苦笑,眼前升起一层水雾,“乔晔,当初你接近我,是真的爱我,还是想要利用我?”

三年相恋,两年婚姻,得到的却是痛侧心扉,曾经雪中相依,雨中相偎,到头来却是可笑的背叛。

过去的一切仿佛一场悲剧收场的电影,在她眼前快速闪现,五年前柳树下,乔晔对她的深情告白,两年前,乔晔在公司年会上,当着所有人的面,单膝下跪向自己求婚。呵呵,可笑的是,五年后,自己推开乔晔的办公室,却看到他跟秘书搂做一团,可笑,真的是可笑,最可笑的是,现在,他亲手把自己推下二十三层。

林糖糖眼底闪烁着哀伤,她很清楚地看到乔晔在推她下楼的那一刻,他眼中的轻快和喜悦,没想到,乔晔跟自己在一起,他却是那么痛苦,现在,他把自己推下楼,他解脱了,是吗?

“乔晔,如果这一生可以重来,我林糖糖绝不会爱上你,我绝不会让你有机会伤害我。”

林糖糖感受着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看着鸟儿在自己身旁飞过,自己的身子飞快地坠落下来,林糖糖闭上双眼,嘴角边溢满苦涩,“自己才二十五岁,人生就要这么结束了吗?”

就在林糖糖身体即将坠落在地的时候,前一秒还是艳阳高照的天空,下一秒风云翻涌,天空中出现一道黑色旋涡,还没等林糖糖睁开双眼看,她的身子快速地被卷进那道旋涡中。

和煦的暖风拂过林糖糖白皙的脸颊,双眸紧闭的林糖糖微微蹙眉,感受着微风拂面而来的温暖,脑海中不断地闪现出乔晔推自己下楼的画面。

“啊~~”林糖糖尖叫一声,从沙发上摔下来,“哎哟。”还没等林糖糖睁开双眼,感受着身子坠落在地面上的疼痛。

奇怪,从二十三层掉下来,自己怎么只感觉到有一点点的疼?而且,自己还有知觉?不是吧?难道会摔个半身不遂?那下半辈子岂不是很惨?那我还怎么找乔晔报仇?等等,怎么耳边没车的声音?不对啊,林氏大楼坐落于A市最繁华的地带,怎么耳边这么安静?该不是我死的太难看,路人都被吓跑了?车都吓得不敢动?我该不会灵魂出窍了吧?

林糖糖犹豫再三,终于慢慢地睁开双眼,她已经想好了面对路人诧异的目光,也想好了怎么对待自己身体跟灵魂分离的悲惨,更是想好了等下去阎王殿,要怎么跟阎王讨价还价让她报仇。只是,这眼睛一睁开,眼前的一切,却让林糖糖呆滞住了。


第2章 回到五年前

“这,这,这,不是我的房间吗?”林糖糖诧异地望着眼前熟悉的一切,这是她出嫁前的房间,这是她在林家的房间。

林糖糖记得,在她跟乔晔结婚后,她就把房间的布局按照乔晔的喜好进行更改,墙壁上洁白的涂漆被色彩斑斓的图案所代替,米色的纱窗被彩虹色的窗帘所替代,还有木质地板换成了大理石,就连粉色的床单都换成暗蓝色的床单,甚至于自己身旁这大红色的沙发也被黑色的沙发所替代。

现在,一切都仿佛回到了婚前的房间布局?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等等,林糖糖猛地从地上坐起身,漂亮的大眼睛紧紧地盯着化妆台上的镜子,光着脚踩在地板上,每一步都走得极其慢,每一步都仿佛走在云端上,眼前的一切显得不太真实,梳妆镜里呈现出林糖糖稚嫩的脸颊,一头红棕色卷发披散在身后,齐刘海下一双妩媚的双眸含着难以置信的光芒,“这,这是我大三暑假时候去做的发型。”

林糖糖记得,一头乌黑直发在她犹豫了一个礼拜的情况下,最终成为一头红棕色卷发。

林糖糖盯着镜子里自己的齐刘海看,慢慢地坐在椅子上,伸出右手,慢慢地摸着自己的刘海,“这刘海是我去做头发的时候,特地要求将斜刘海改成齐刘海。”结婚后,林糖糖再也没做过头发,因为乔晔说,他喜欢看林糖糖一头乌黑的秀发,没有任何染发剂的侵袭,有着最真实的发色,并且要求将平刘海梳起来,原因也是喜欢看林糖糖漂亮的额头。

林糖糖紧皱眉心,望着镜子里自己眉宇间的稚嫩,难以置信,“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不是被乔晔推下二十三层了吗?怎么好像回到大三暑假?”

“我,会不会,在做梦?”林糖糖咬了下唇瓣,右手慢慢地放在左臂上,闭上双眸,用力地掐自己一把,“啊~~”好疼,这不是梦,是真的。

不是吧?难道时光倒流?不可能吧?网络小说里的剧情,怎么会出现在我身上。

林糖糖娟秀的眉心紧皱在一起,呆呆地望着左臂上的淤红发呆,“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糖糖,糖糖,快下楼来吃饭。”就在林糖糖发呆的时候,耳畔传来一阵和蔼的声音。

“这是,梅姨的声音?”林糖糖猛地回过神来,双手不由自主地捂着脸颊,睁大双眸,难以置信地望着紧闭的房门,却始终不敢迈开步子,深怕一打开房门,一切都会消失。

林糖糖记得很清楚,乔晔不喜欢梅姨的唠叨,谈恋爱的时候,乔晔每次来家里吃饭,梅姨总是会在他离开的时候叮嘱他对我好一点,而乔晔却总是一副很烦的样子,私下里,乔晔也不止一次在自己面前说过梅姨的唠叨。

“糖糖,梅姨每次都要跟我说一次,每次都让我照顾好你,说得好像我不爱你似的,你说,她又不是你妈妈,怎么那么爱多管闲事啊?她是不是觉得我乔家没落,现在我跟你在一起,是我在高攀你,所以每次都跟我说一下,好让我记住,我有今天,都要感谢你。”

面对乔晔的抱怨,原本对梅姨的喜好也渐渐变得厌恶,林糖糖记得自己结婚前夕,曾经跟梅姨交谈过一番。

“梅姨,我明天就要嫁给乔晔了,虽然乔家现在经济能力比不上林家,但是我喜欢他,我爱他,我们在感情上是平等的,并没有说谁高攀谁。”

林糖糖回想起那晚自己跟梅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梅姨眼中闪烁着不解,而自己心里却记挂着乔晔的想法,丝毫没顾忌到梅姨脸上的疑惑。

“梅姨,我希望你能离开林家,对不起,我知道我这么说,可能不太好,但是我不希望因为你,让我跟乔晔之间有矛盾。”望着梅姨和蔼的目光,林糖糖残忍地说出这句话。

林糖糖咬着唇瓣,怔怔地望着紧闭的房门,闭上双眸,眼前仿佛呈现出当初梅姨微红的眼眶,她面无表情地看着梅姨点头,冷漠地望着梅姨回到房间收拾东西,更是一声不吭地目送梅姨离开林家。

眼角划过一滴泪水,林糖糖睁开双眸,隔着水雾望向眼前紧闭的房门,“梅姨,如果人生可以重来,我不会爱上乔晔,更不会让你离开。对不起,当初是我错了,我不该听信乔晔的话。”林糖糖双手握拳,克制住心里的愤怒,脑海中又想起乔晔推自己下楼前说的那段话。

“林糖糖,我看到你就厌恶,你以为我真的喜欢你?哈哈哈,要不是你林家大小姐的身份,你以为,我会看得上你?”

“糖糖,糖糖。”梅姨的声音越来越近,仿佛就在门外,“糖糖,饭菜已经做好了。”

梅姨亲昵的声音就在耳边回响,房间里的布局无不在向林糖糖昭示着五年前的一切,但是,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时光机?难道,我跟乔晔的一切是梦?不,不可能,我对乔晔的爱,对他的失望,对他的恨,种种感情都深入骨髓。

“糖糖。”紧闭的房门突然间响起一阵敲门声,“梅姨早上做了你最喜欢吃的灌汤包,先生和太太一个小时后会抵达机场,老王已经准备好了,等你吃了早饭,就可以启程去机场接先生和太太。”

轰隆~林糖糖呆愣在原地,自己真的回到五年前,回到大三暑假,在自己做完头发的第二天就去机场接刚从欧洲旅行归来的爸爸妈妈,当时他们见到自己的新发型,还直称赞好看。

林糖糖垂下眼帘,伸出双手,无名指上没有耀眼的钻石戒指,更没有因为长年累月戴婚戒而遗留下来的戒痕,相反,在左手小拇指上,则戴着一个尾戒。

“我,真的回来了。”林糖糖盯着小拇指上的尾戒,嘴角微微向上扬起,“这枚戒指是我去银饰店挑选的,戴尾戒是为了防小人,而自己习惯右手不戴任何饰品,所以将尾戒戴在左手上。呵呵,真是可笑,我戴着尾戒遇到乔晔,却因为他,在右手戴上婚戒。”

人生,总是带着许多的嘲讽,在你处心积虑防止小人的时候,他却已经悄无声息地来到你的身边,而你为了他,还改变了自己的习惯。

林糖糖抬起头,双眸闪烁着坚定的光芒,“既然回到五年前,我一定不会让自己重蹈覆辙。乔晔,这一次,我要让你永无翻身的机会。”

林糖糖上前两步,打开紧闭的房门,看着站在房门外一脸和蔼的梅姨,眼眶一红,哽咽道,“梅姨。”


第3章 新发型很好看

曾经你所拥有的事物,在你的眼中心中,它显得理所当然,你从未去珍惜过。当你有一天失去之后,你才明白,曾经你认为理所当然的东西,有一天会让你觉得它分外珍贵。

坐在车里,感受着阳光斜照进车窗里的温暖,林糖糖嘴角微微向上扬起,微眯起双眸,伸出左手,开心地看着阳光透过指缝,就算身处空调之中,也丝毫感觉不到冷意,反而觉得全身暖暖的,并非夏季所带来的炎热。

老王是个健谈的人,看到一向大大咧咧的大小姐今天格外安静,有点不习惯,他看了眼后视镜,打开了话匣子,“大小姐,新发型很好看。”

林糖糖收回左手,拨了拨平刘海,歪着头,笑眯眯地看着老王的后脑勺,“王叔,王贺的新房准备好了吗?”

老王的儿子王贺在去年谈了个女友,女方家长要求王贺买套新房,才肯将女儿嫁过去。林糖糖记得,老王这亲家,虽然现在看上去好像不太近人情,毕竟这两年来房价飞涨,老王夫妇三年前才全款买了套三房两厅的房子,先不说以后办喜酒所需要的花费,就现在让老王夫妇拿出给儿子买房首付的钱,都有点难度。但是从五年后重生而来的林糖糖却清楚,王贺的女友是个实诚的人,而她父母这么做,也只不过是保证女儿的幸福,只要这新房订下来了,女方家肯定会体谅老王一家人,今后两家人的关系那可是好得很。

老王大笑两声,“说起这件事,还要感谢先生,在他的帮助下,已经付了首付,王贺和未来媳妇都跟我说了,还款的事情啊,就交给他们两个,不用我们这老的操心了。”

林糖糖双眸含着笑意,由衷地说道,“他们都是孝顺的孩子。”

“是啊,于芳是个好孩子,当初啊,王贺带她回家,我那老婆子立马就满意了,大小姐,你是没看到,她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只是啊,没想到,在明知道我们家刚刚买了房子的情况下,还要求再买一套房子,我那老婆子当时气得,你也知道,我们就一个孩子,他们以后跟我们住在一块,我们肯定也能帮衬着点,但是于芳的父母说了,要娶于芳啊,一定要新房。”老王说到这,摇了摇头,目光却闪烁着笑意,“不过后来想想,也觉得她父母这么做也是对的,毕竟他们也就于芳一个女儿,肯定希望女儿过得好,给女儿要求一套新房,也是在看我们对于芳的重视程度,所以啊,我们咬咬牙,拿出全部的积蓄,先生的朋友给我们打了个折扣,这才得到解决。”

林恩忠出马让开发商朋友出面,帮助老王拿到一套坐北朝南的房子,并且还以内部员工价购买,这件事对老王一家来说,是非常值得开心的。林糖糖记得,自己跟乔晔结婚后,乔晔以老王年事已高,老眼昏花的理由,把老王辞退了,而当年自己也站在乔晔这一边,也不去考虑老王对林家的意义,更无视老王眼中的不舍。

“大小姐,请不要辞退我,我虽然老了,但是我眼睛视力很好。”林糖糖盯着老王的后脑勺,眼前仿佛呈现出老王哀求的目光,“大小姐,等先生和太太回来了,再辞退我,可以吗?”

“哼,怎么,难道只有爸妈才能辞退你,我这个外姓人就没那个权力吗?”乔晔不等林糖糖回答,立马说道。

林糖糖抬起头,目光中闪烁着犹豫,她想要开口让乔晔同意老王的请求,只是还没等她开口,乔晔低头温柔地对她说道,“糖糖,你说过,林家就是我的家,是不是因为我们乔家没落,我入赘你们林家,所以,我连辞退一个佣人,我都没权利。”

“不是。”林糖糖清楚,乔家的没落对乔晔来说是个痛,乔晔深怕别人看不起他,她也怕乔晔总把入赘挂在嘴边,她看不得他收敛起所有的骄傲,躲在自卑中。

“大小姐?大小姐?”陷在回忆中的林糖糖被近在耳旁的呼唤唤醒,她猛地一怔,望着老王的后脑勺,眼眶中溢满感激,幸好,幸好我回来了,我一定要改变你们所有人的命运,无论是梅姨还是王叔,我都不会让你们离开林家。

“大小姐,是不是想着今天可以见到先生和太太,所以兴奋地一整个晚上没睡?”老王瞥了眼后视镜,见到林糖糖在发呆,忍不住笑道。

林糖糖回过神来,淡淡一笑,“是啊,好久没见到爸妈了。”

“还有一公里就到机场了,大小姐有没有后悔这次没有跟先生太太出去旅行?”老王打着方向盘,温和地笑道。

林糖糖摇摇头,“没有,爸妈出去旅行,我不应该当电灯泡跟着。”说完,眨了眨眼睛,眼底闪过一抹狡黠。

“哈哈哈。”老王笑道,“大小姐,或许你们年轻人的想法跟我们不太一样。”

“王叔,怎么个不一样?”林糖糖不明所以地问道,坐在空调车里,一阵凉爽,就算车窗外的阳光再怎么炙热,也丝毫无法撼动林糖糖平静的心。

老王笑道,“大小姐,当父母的都希望跟自己的子女多相处,好不容易等到你暑假,我想这次欧洲之旅,先生和太太是为了你才计划的。”

林糖糖突然间觉得喉间一紧,眼睛有点干涩,心里莫名地生出一股感动,想要开口说话,樱红的唇瓣动了动,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第4章 颜值超赞的父母

“大小姐,有空的时候,多陪陪太太逛街吧,先生平常公司忙,太太经常一个人逛街,有时候她跟朋友逛街,在车上也会跟我唠叨两句,说羡慕那些夫人有女儿陪着。”

林糖糖咬紧唇瓣,眼眶微红,“恩,我知道。”垂下眼帘,将心里所有的愧疚都掩藏起来。

上大学之后,林糖糖就比较少跟父母在一起,平常放假也是跟同学在一起,这次的欧洲之行,也是由于她跟同学结伴去台湾旅行才没跟父母一起去。

林糖糖双手微微握紧,想到当初老王并没有跟自己这么说,而自己重生之后,似乎也有些地方发生变化,或许是因为当年的自己虽然跟老王相处地好,但是并没有像今天一样,关心老王的家人,而老王身为一个外人,一个司机,也不敢主动跟主人说这些话。

林糖糖心里有点悲哀,当初的自己怎么会那么傻,幸好自己回来了,回到五年前,回到没有犯错的时候,一切都还来得及,这一次,自己一定不能再那么蠢,一定要关心值得关心的人。

“大小姐,到了。”车子缓缓停了下来,老王回过头,冲林糖糖笑道,“先生和太太看到大小姐的新发型,肯定会惊艳到。”

林糖糖扑哧一声笑出来,“王叔,你都学会用惊艳这个词了,看来平常你在家,也没少玩电脑。”

老王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哈哈,还不是为了跟孩子拉近距离,就怕王贺那小子嫌弃我土。”老王说完,打开车门,走下车,来到后座车门前,打开车门,让林糖糖下车。

刚走下车,扑面而来的热气让林糖糖皱了下眉头,很快又舒展开来,果然刚从空调里出来,就受不了烈日的热气。

林糖糖嘴角边带着笑意,“王叔这么时尚,王贺不会嫌弃你的。”林糖糖看了看入口处,“你就在这里等吧,我进去接爸妈。”

老王点了点头,目送着林糖糖的背影走进机场大厅,才收回目光,眼里却含着笑意,他觉得今天的大小姐似乎比以往更有人情味,更懂得关心人了。

走进熟悉的机场大厅,望着眼前川流不息的众人,看着行李箱一个个在眼前经过,林糖糖身处这片热闹当中,她更能深刻地感受到她真真正正地回来了,她依旧是那个无忧无虑的林家大小姐,而不是天天想着如何让丈夫开心的乔夫人。

“乔晔,希望今生,我们没有机会见面。”林糖糖微微一笑,眼里闪过一抹不屑,转而迈着坚定的步伐,朝着机场出口走去。

林糖糖刚向前走了一米不到,就看到记忆中熟悉的一幕,跟当时的画面一模一样,父亲林恩忠身穿淡棕色西装裤,白色衬衫,伟岸地身躯,挺拔地推着行李箱的推车,丝毫让人看不出他在生意上的雷厉风行,反而让人觉得他是军人出身,而他身旁一袭淡蓝色长裙,戴着墨镜的娇柔女子正是自己最亲爱的母亲易如。

“爸,妈。”林糖糖站在原地,冲着一米外的父母喊道,就算身处人潮之中,父母靓丽的外表,依旧让人一眼就认出来,林糖糖可没错过经过父亲身边那些女人花痴的目光,也没有错过经过母亲身边,那些男人嫉妒望向父亲的眼神。

听到自己女儿的声音,林恩忠严肃的脸庞渐渐柔和起来,嘴角微微向上扬起,加快脚下的步子,推着行李车,快速向宝贝女儿走来。

“糖糖。”易如摘下墨镜,愉快地冲林糖糖喊着,精致的五官上丝毫看不出任何皱纹,仿佛岁月不曾在她脸上留下任何痕迹,她看起来就像是林糖糖的姐姐一般。

“妈妈。”林糖糖小跑两步,紧紧地抱住易如,“妈,我想你了。”


第5章 允许有公主脾气

坐在空调车里,丝毫感觉不到八月天气带来的炙热,林糖糖开心地看了看坐在自己左边的父亲,又笑眯眯地望了望坐在自己右边的母亲,一瞬间,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宝贝,你怎么换发型了?”易如看到林糖糖眼中的笑意,不知道宝贝女儿在开心什么,猛地才反应过来,今天看到林糖糖似乎跟以往不一样,糖糖以前是斜刘海,今天是平刘海,看上去可爱了不少,还显得稚嫩许多,但是发尾的微卷却又让她看上去娇媚不少。

女儿,长大了。

林糖糖双眼含着笑意,得意地问道,“这个颜色好看吗?我研究了很久,想要看不去不老成但是又能显得我成熟点。”

“既然想要成熟点,怎么把刘海剪成平刘海了,看上去稚嫩了不少。”易如宠溺地望着林糖糖,这一个月不见,女儿似乎有点变化,好像不单单是发型上的变化。

林糖糖嘟着嘴,双手抱着易如的手臂,将头枕在她的肩上,“妈,我觉得台湾的美食太赞了,我一不小心就把我的脸吃圆了,为了不让你和爸嫌弃我,特地剪了个平刘海,遮住我这个大脸。”

“噢?糖糖的小脸变圆了?来,让爸爸看看。”林恩忠听到宝贝女儿开始胡扯,忍不住配合道,“我养了你二十年,你的脸都没圆过,去了趟台湾回来就圆了,看来,我该去台湾取取经,找几个台湾的厨师回来。”

“爸,我等下就回家跟梅姨告状,说你嫌弃她的手艺,要去台湾找厨师回来。”林糖糖抓住了林恩忠的小辫子,笑嘻嘻地表明自己决定去告密。

林恩忠大笑两声,无奈地摇了摇头,“我的宝贝学会要挟我了。”刚毅的脸庞丝毫没有在商场上的冷漠,反而带着喜悦的目光,“糖糖这次的发型不错,比以前好看,这颜色选得好,看上去不庸俗,整个人都显得时尚许多。”

林恩忠说完,挑挑眉看向林糖糖,似乎在等待林糖糖对他的感谢,哪知道林糖糖皱了下眉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妈,你看看我爸,他还说要夸我,他变相说我以前土,庸俗,不时尚。”

易如被两父女逗乐了,有林糖糖在,她总是能抓住林恩忠话中的漏洞,而一向精明的林恩忠也总喜欢在自己的女儿面前说出满是漏洞的话,看着两父女这么打口水战,易如觉得这是人生最幸福的时刻。

“好了好了,别闹了。”易如拍了拍林糖糖的手背,“宝贝,明天可不许约同学,明天要把时间都留给妈妈。”

林糖糖坐直了起来,看了眼身边笑得像只老狐狸一样的林恩忠,转过头,不解地望着易如,“妈,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你猜。”易如温柔地望着林糖糖,“猜对了,今后你的人生,我和你爸都不会插手,包括工作和嫁人。”

林糖糖眨了眨双眼,垂下眼帘,想起当初妈妈也是这么对自己说的,从前的自己猜得出来,更别说从五年后重生回来的自己,对明天即将发生的事情,更是清楚地很。

“要不要说出来呢?”林糖糖正在心里纠结,只要猜对了,人生就由自己说了算,对于曾经的自己而言,这是自己最想要争取的东西,但是,发生了乔晔的事情之后,她反而对自己不自信,当时她一心一意想要嫁给乔晔,父母也曾委婉地表示不赞同,可当自己搬出妈妈对自己的诺言,他们立马沉默。

林恩忠见宝贝女儿难得一本正经地沉思,这可跟她以往自信的模样判若两人,“糖糖,还记得小时候,爸爸跟你说过的一句话吗?”

正在犹豫不决的林糖糖听到林恩忠的话,立马抬头,疑惑地问道,“什么?”

“我林家的女儿可以有公主脾气,允许娇弱,但是不准举棋不定。”林恩忠白手起家,他婚后跟易如两个人联手让林氏集团在A市站稳,并且在十年前成功让林氏集团上市,现如今,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谁都知道林氏集团的大名,而这一切的成功,离开不了林恩忠雷厉风行的决策。

林糖糖眼前一亮,眼底闪过一抹坚定,自信地说道,“明天是爸妈结婚纪念日。”

就算经历一次失败的婚姻又怎么样,曾经遇人不淑,是自己没眼光,不会看人,现在重生回来,林糖糖相信自己一定会避开乔晔,她会重新选择她的人生,她是林氏大小姐,从小生活优渥,在温室中成长的她,在面对失败之后,她会爬起来再次出发,因为她是林糖糖,是不可说失败两个字的林糖糖,她相信她的人生,一定可以由自己来谱写。

“宝贝,你猜对了。”易如开心地搂着林糖糖,“妈妈说话算话,今后你要嫁给什么人,爸妈都不会插手。”

在A市,企业之间的联姻,对两家来说有利大于弊,可林恩忠和易如认为,事业再蒸蒸日上也比不上自己的女儿幸福重要,更何况,林恩忠和易如相信以他们自己的能力,可以让林氏不借助于任何的联姻利益,依旧可以在A市站稳脚跟。

“谢谢爸妈。”林糖糖感激地看了看坐在左边的林恩忠,又看了看坐在右边的易如,她觉得自己何其有幸,父母把自己捧在手心里,出生豪门却不用背负豪门女子应有的包袱,不用为了继承家里的事业而去努力充实自己所不感兴趣的知识,更不用为了生意上的利益而违背自己的初心,成为联姻的筹码。

一路上,林家一行人愉快地交谈着,就连开车的老王,也不时地嘴角上扬,被后座上的一家子给逗乐。


第6章 see you酒吧

“糖糖,我失恋了。”

林糖糖刚下车,就收到闺蜜的短信,不由地皱紧眉头,“糟糕,怎么忘记这么重要的事情。”

林糖糖早上刚刚接受自己回到五年前的事实,还没等她认真回想今天会发生什么事情,就急匆匆地赶往机场,没想到,忘记了今晚会发生的重要事情,那就是,陈雅颖今晚会在酒吧买醉。

“该死的,我今晚一定要劝着她,不能让她多喝,对了,我也不能喝酒。”要不然,我和她一定会被酒吧的姐姐送回来,明天早上醒来头疼得很,爸妈的结婚纪念日,自己也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不行不行,我一定要从今晚的事情开始改变。

林恩忠和易如从车上下来,吩咐佣人将行李拿上楼,看到林糖糖拿着手机发呆,“糖糖,发生什么事情了?”

林糖糖回过神来,给了父母一个安心的微笑,“没事,雅颖失恋了,我正想着要怎么安慰她。”

“雅颖什么时候谈恋爱了?”陈雅颖经常来家里玩,林氏夫妇对她并不陌生。

“哈,妈妈,不要这么八卦嘛,你跟爸爸刚回来,你们快去休息吧,我先去看看雅颖。”说完,林糖糖再次钻进车里,关上车门,冲着父母说道,“爸妈,再见。”

“这孩子,我们刚回来,她又要出门。”易如嘴角边含着笑意,却还是忍不住冲林糖糖喊道,“早点回来。”

林恩忠摇了摇头,搂着易如走进大厅,边走边说,“等下把给糖糖的礼物直接放在她房间里,等她今晚回来看到,她肯定开心。”

坐在车上,林糖糖握紧手机,想了两秒钟,给陈雅颖打了个电话,“雅颖,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找你。”得到跟记忆中一模一样的答案,林糖糖皱紧眉头,咬了下唇瓣,转而舒展开来,妩媚的双眸中闪过一抹精光,转而消失不见。

“王叔,去see you酒吧。”回到五年前,事先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更清楚会在哪里见面,就好比玩游戏的时候有攻略一般,但是对林糖糖而言,她不想要让任何人看出她不对劲的地方,就算明知道跟陈雅颖会在see you酒吧见面,她也不能表现出来。

“大小姐,你要去酒吧啊?”在老王的印象中,酒吧就跟电视上一样,里面的人形形色色的都有,对了,还有什么卖毒品的,摇头丸啊什么的,要是林糖糖中招了,怎么办。不行不行,要阻止林糖糖去,酒吧实在太危险了。

林糖糖点了点头,“雅颖在酒吧。”

“那等下我下车了,进去把雅颖小姐带出来,你就别进去了,酒吧里太乱。”老王皱了皱眉头,开始为正在酒吧里的陈雅颖担心。

林糖糖疑惑地看了老王一眼,“王叔,see you是个静吧,里面不乱,而且是采用会员制,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进去,钱权在A市前一百,才有资格进去。”

“哈哈。”老王尴尬地笑了笑,“我听到酒吧两个字,就想到电视里演的那样,一群男女在嘈杂的音乐中,在舞池里尽情跳舞,里面还有小混混和哄骗大家吃摇头丸的毒贩。”

林糖糖嘴角勾起一抹淡笑,“王叔,电视里并不是所有都是真的。”不过,里面很多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结局倒是真的,老天爷让我重生回来,一定是让我改写我自己的人生,让乔晔这个恶人,没有好下场。

老王干笑两声,又换了个话题跟林糖糖闲聊起来。

车在别墅区的道路上行驶,车窗外炙热的阳光已经渐渐消散,一棵棵参天大树屹立在道路两旁,林糖糖转过头,看向车窗外,望着一棵棵大树快速向身后掠去,妩媚的双眸染上一抹坚定。


第7章 跆拳道黑带

“糖糖,你总算来了。”

see you这家酒吧是三年前在A市火起来的,酒吧老板娘是个年过三十的风韵女子,她经常坐在吧台上静静地喝杯酒,好似在品尝一番,看起来别有一番滋味。不过,老板娘敢于拒绝许多富家子弟,施行VIP制度,让静吧做到上流社会中真正的静,就凭这一点,老板娘的身份都令人猜测不已。只不过,在A市的上流圈子里,老板娘的身份却众说纷纭,有人说她出身名门,却又查不出是哪个名门,又有人说,她是某官员的小蜜,却又查不出是哪个官员,总之,在林糖糖被乔晔推下二十三层之前,她依旧不知道老板娘的真实身份。

林糖糖是在去年和陈雅颖才进入这家静吧,当初两个人是冲着老板娘立下的规矩,想要看看酒吧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神奇的地方。哪知道进来之后,立马就喜欢上酒吧清新而又高雅的装修风格,一楼是个大客厅,摆放着许多的摇椅,可以边畅饮边跟朋友交谈或者打牌,让你远离生意场上的尔虞我诈,感受这宁静的片刻,如果你想要在这里继续谈生意,也可以,see you静吧设了五个包厢,隔音效果好,足以在里面聊生意场上的机密,而二楼的阳台,才是林糖糖最喜欢去的地方。

在落日的余晖下,坐在阳台上欣赏夕阳的美好,静静品尝杯中的冷饮,阳台上扑鼻而来的花香让人一下子可以忘却许多忧伤。

“琳姐。”林糖糖急匆匆推开see you的大门,还没站稳,就感觉自己的手臂被人一抓,紧接着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拉到了一间包厢门口。

被唤作琳姐的女子白了林糖糖一眼,责备道,“怎么这么晚才过来,雅颖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一过来就抱着我哭,问她也不说,一个劲地抢酒喝,真不知道她是不是练过,把我和一个调酒师都给打趴下了。”

林糖糖干笑两声,“雅颖她,跆拳道黑带。”

“难怪,我都打不过她。”琳姐挑挑眉,放开林糖糖,红唇微启,“她可是抢了我十瓶威士忌,两瓶红酒,还有一箱啤酒,你快进去看看,别让她酒精中毒了。”说完,利落地转身,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慢悠悠地走向吧台。

林糖糖看着紧闭的房门,叹了口气,“跟过去一模一样,琳姐抓着我抱怨一番,陈雅颖,我要改写我们两个的命运。”

上一世,陈雅颖失恋之后,觉得是她自身的缘故,她很快就接受了一个胖子的追求,也不知道那个胖子给陈雅颖灌了什么迷魂汤,陈雅颖对胖子言听计从,一毕业就嫁给了对她不好的胖子,婚后两个人吵架是经常的事情,每次见到陈雅颖不是看到她的脸肿了就是手腕肿,劝她离婚,她也不愿意。

林糖糖深深地吸了口气,双手推开房门,目光所及之处皆是酒瓶,林糖糖皱了下眉头,走进包厢,反手将门关上,脚边全都是空酒瓶,桌上还摆放着七八瓶威士忌。

陈雅颖听到开门声,醉眼迷茫地瞥了眼门口的方向,看到是林糖糖,举起手里的酒瓶,“呵呵,糖糖,你来了啦。”说完,身子依旧倚靠在沙发上,披头散发地冲着林糖糖傻笑,脚上的鞋子也不知道被她踢到哪里去,双脚都放在沙发上,整个人看上去颓废地很。

林糖糖越往前走,脸色越差,跟记忆深处的一幕一模一样,虽然早就清楚她是什么模样,但是再次看到,林糖糖的心,还是无比剧痛。

“雅颖,他不值得。”上一世,自己见到颓废的陈雅颖抱着她痛哭,还陪着她喝酒,并没有告诉她,这份感情,到底值不值得,更没有劝解陈雅颖从这份感情中走出来,说到底,上一世的自己,对感情也是茫然不已,更别说劝解别人了,以为好友难过就不要提起,这就是对她好。经历过上一世,林糖糖才知道,有些痛,必须面对。

陈雅颖抬起头,醉眼迷茫地看着林糖糖,呆呆地盯了一分钟,转而傻笑道,“糖糖,你在说什么呢?”说完,抬起抓着酒瓶的手,准备对着瓶口喝。

“陈雅颖。”林糖糖猛地将她手里的酒瓶夺走,面无表情地望着陈雅颖,“我在跟你说金禾,你跟他分手是因为他对不起你,不是你对不起他,他跟你在一起,也是为了面子,并不是真心爱你,现在,他有了更好的去处,你为什么要为他难过?你应该开心。你应该庆幸你离开他,感激你自己可以跟他分手,而不是在这里悼念你对他的深情。”


第8章 你谈恋爱了

VIP包厢里,空气中流淌着酒精的气味,陈雅颖怔怔地望着林糖糖,向来水汪汪的大眼睛此刻溢满诧异,对上林糖糖妩媚的双眸,望见林糖糖眼眸中的严肃和认真,陈雅颖摇了摇头,“糖糖,真的是你吗?”为什么,这句话不像是温柔的糖糖会说出来的。

在陈雅颖的眼中,林糖糖永远是优雅大方,这些感情的事情,对林糖糖而言就是电视剧的情节一般,只有浪漫没有现实。但是,刚刚林糖糖的一席话,让陈雅颖觉得这句话应该是经历过感情的人才说得出来的,在她的印象中,林糖糖一心扑在学业上,面对众多追求者都视而不见。

“糖糖,你是不是背着我,偷偷谈恋爱了?”陈雅颖微醉的目光瞬间清醒过来,她见到林糖糖似乎陷入回忆当中,连忙紧张问道。

林糖糖白了陈雅颖一眼,“乱说什么,我有男友,难道还藏着不告诉你?”

陈雅颖松了口气,“没有就好,我跟你说,男人啊,没一个好东西。”说完,陈雅颖又想起那个令自己又爱又恨的负心汉,眉宇间染上一层哀伤。

“雅颖,我们要相信,世界上还是有好男人的,比如说我们的父亲。”林糖糖搂着陈雅颖的手臂,笑道,“只是你还没结婚年龄,现在是早恋,会遇到许许多多对你好的男人,这些男人,有正直也有狡诈,人心都是最难测的,所以,我们不能因为一颗老鼠屎就对爱情失去信心。”

林糖糖放开陈雅颖的手臂,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陈雅颖,“我们这么美好,值得拥有最美的爱情和最好的男人。”

陈雅颖的酒劲已经散去,此刻已经完全清醒,鹅蛋脸上嫣红的小嘴微微嘟起,“糖糖,怎么感觉你才像是被男人骗的那个。”

“笨蛋。”林糖糖愣了一下,连忙笑道,“我要是不安慰你,你肯定会自责,觉得是你自己的错,到时候你要是对爱情失望,随便找个男人嫁了,那你的一辈子岂不是毁了。”上一世发生的事情,林糖糖依旧历历在目,她不想看着自己最好的朋友婚姻失败。

“哈哈哈,糖糖,我才不会那么傻,他才不值得我自甘堕落。”陈雅颖脸上略过一抹没落,强扯起嘴角的微笑,“金禾他的现女友比我漂亮比我温柔,他离开我,是正确的,而我这么粗鲁,确实也不适合他。”

林糖糖在心里翻了无数个白眼,大姐,你刚还说你不会那么傻,但是你话里都明摆着说这段感情的夭折是自己的缘故。

陈雅颖又抓起桌上的酒瓶,对着瓶口,猛喝起来。

“雅颖,你知道你的优点在……”林糖糖无奈地在陈雅颖的身边坐下,抬起头,准备继续劝解陈雅颖,哪知道看到陈雅颖又拿着酒瓶在豪饮,“陈雅颖,你是不是想要喝醉才开心?”

陈雅颖仿若没有听到林糖糖的话,咕噜咕噜地喝着酒,而另一只手则用力禁锢住林糖糖想要抢夺她酒瓶的双手。

“陈雅颖,你这个小骗子,刚才还说你不会为他伤心,现在就喝上了,你给我停下来。”林糖糖看着陈雅颖将嘴边的空瓶子放下,又抓起桌上的另一瓶酒,忍不住骂道。

陈雅颖任由林糖糖怒吼,依旧淡定地喝着酒,咕噜咕噜地又是一瓶,唇齿间弥漫着酒的芬芳,而眉宇间的哀伤却越来越浓烈。

林糖糖眼睁睁看着自己最好的朋友在自己面前买醉,前世的自己无能为力,现在的自己却有心无力,怎么办,陈雅颖不能像上一世那样,究竟要怎么做才能阻止她?


小说

驻爱心间:幸好,遇见你!

2021-1-2 12:22:48

小说

左耳思念的倾听:从始到终,他爱的人只有容星儿……

2021-1-2 12:25:5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