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百变俏娇妻:她的人生就是一个大茶桌

前有无视她的父亲,鄙视她的哥哥姐姐,温柔病弱却爱她如命的母亲,后有腹黑狡诈的神秘大BOSS,云筱落表示,她的人生就是一个大茶桌,上面摆满一个个杯具,摔破一套还有备用的,丫的老娘不发威你们当她是hellkitty啊?,让她联姻?砸你宴会,坏你合作。,下药害她?扎你一针,送你上船。,坏她名声?毁你全家,让你下狱。,但是,你个腹黑大BOSS,你不在幕后装你神秘总裁,出来干什么?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要叫了!,“乖,不闹。”大BOSS揉住某猫的小蛮腰,温柔的眼神让她沉溺,嗓音温柔性感低沉,“以我全部身家包括我的命
恋上百变俏娇妻:她的人生就是一个大茶桌

第1章 偷到BOSS头上了

国际机场里面的小型咖啡厅里的一个小小的角落,女孩穿着极膝的白色长裙直挺着背坐着,乌黑晶亮的眼睛柔柔地看着面前桌面上的平板,修长白皙的十指在外接小键盘上哒哒哒地操作着。

乌黑柔顺的长发,柔顺地垂着,秀挺的琼鼻可爱地挺着,淡淡的双唇轻轻地抿着,矜持又乖顺。

来来往往,无论是非洲小伙子,还是蓝眼睛大帅哥,无一不在频频往角落里瞅着看起来温柔又乖顺的女孩,简直就是他们眼中的女神。

当然,如果他们不知道她在平板里面操作什么的话。

“哒哒哒”,平板的屏幕上快速地闪过令人看不懂的数据,数字,文字,三维四维图像不断闪现着。

“嘀嘀嘀”一阵声响,女孩撇了一眼角落的信息通知图像,眼神依旧温柔乖顺,手指不停,好一会,数据图像平稳下来,女孩手指一点,保存,发送,关闭,点开信息,黑色的对话框闪了出来。

蓝色妖姬:亲爱的接单吗?

野小猫:不。

蓝色妖姬:亲爱的不要这么绝情嘛,这一个顾客是个土豪,赏金一千万,只要一组照片。

野小猫:谁呀这么败家,一千万一组照片,有钱没地方花?老娘没工夫玩有钱人戏码,老娘已经金盆洗手好多年了。

蓝色妖姬:野小猫你这么粗鲁你娘知道吗?真要让那些叫你女神的家伙看看,外表清纯可爱,典型的高贵淑女千金大小姐,其实内心就是一个粗野野蛮女。

野小猫:滚.粗,老娘要上飞机了,没空和你磨叽,装淑女二十几年,还不让老娘在虚拟世界发泄发泄,想憋死老娘是吗?

蓝色妖姬:亲,你要的东西还需要几千万美金,你知道的,你需要的东西有多难弄到,国际上著名的医科博士硕士研究生教授不眠不休整整三年,需要的器械,资金,人力,物力,财力有多少你知道吗?

野小猫:老娘为你卖命三年,赚的资金没有百亿也有八十亿,还不够塞你嘴巴么?老娘不干了。

蓝色妖姬:东西还在我这里,你真的不要了吗?

野小猫:……

野小猫:说。

蓝色妖姬:蔚蓝国际,裴煜的私人电脑,只有一组照片。

野小猫:知道这么清楚,你怎么不自己上。

面上依旧不动声色,,笑容矜持又乖顺,双唇轻轻抿着,可爱极了。

“哒哒哒”,黑色的对话框消失不见,数据图像再次闪现出来,好一会才黑进裴煜的十八重防火墙,一路上过关斩将,好几次差点被抓住,总算有惊无险地偷出所谓的照片。

几百张照片,女孩随便翻了翻前面几十张关上,一对中年夫妇的日常照片,花园的,高尔夫场的,平平常常,女孩在心里无语地吐槽,她还以为是那个天王巨星的私人照片,一千万,真败家仔。

打包,发送,黑色对话框出现。

野小猫:是不是这些照片,这些东西差点让老娘万劫不复,有点品位不可以么?蔚蓝国际幕后大BOSS,被抓住就不是生不如死这么简单的好么!

蓝色天际:乖,你不是安全了?保证你一回国,东西就送到你的手中。

野小猫:滚。

女孩关闭对话框,手指一拉,视频发送,没一会对方就接通了,画面上,一个中年妇女出现在屏幕上,妇女面色苍白,双唇薄淡,一副精神不济的样子,但是一看见女孩便笑的无比温柔,眉眼弯弯,轻轻开口,“筱落。”

女孩甜甜一笑,乖巧地点点头,“妈咪,我等会就要上飞机了,一回来就接你好吗?”

妇女开心地点点头,“嗯,好,你路上自己小心。”想到什么,妇女尴尬又失望,“妈咪不能来接你了,你让你父亲派人接你好吗?”

女孩摇摇头,认真地看着妇女的眼睛,“不用了妈咪,筱落自己可以回去。”

妇女眼睛一红,“我的筱落,辛苦你了。”

女孩轻轻摇头,正要说什么,机场广播响起来,她要登机了,便收拾东西,“妈咪,我要登机了,回来再说。”

妇女点头,“好。”

第2章 小野猫,我们还会再见的

女孩将平板关机收进小背包中,缓缓起身,对着周围看着自己的人害羞地点头,矜持地离开前往登机口登机。

她的身后不远等候厅,一位身穿黑衣的男子坐在位子上,从照片发送开始就一直观察着女孩,他双膝上的电脑屏幕上,最上头赫然就是女孩的毕业头像。

“BOSS,该登机了。”身后的黑衣保镖躬身提醒。

男人没有理会,依旧盯着电脑屏幕,手指敲动着键盘,嘴角挂着温柔地微笑,但是笑容不达眼底,刚毅的面部线条俊美无俦的相貌迎来女人爱慕的目光,但是摄人的气场却让她们望而却步。

“云筱落,可爱的,小野猫。”男人温柔低沉的嗓音几乎要让人的耳朵怀孕,男人抬头看着排队登机的女孩,淡淡地薄唇微微勾起,眼中闪现着莫名的神色。

女孩忽然背后一凉,回头扫了一眼,并没有看到可疑人物,害怕地低下头,掩饰眼中无语的白眼,亏心事做多了,是不是遇到鬼了。

男人没有错过女孩眼中的可爱表情,笑容越发温柔摄人。

关上笔记本交给身后的保镖,起身往特殊通道走去,他们是同一班航班,小野猫,我们还会再见的。

飞机准时达到国内机场,云筱落拉着行李箱缓步走出机场大门,风扬起她及膝的裙摆和及腰的长发,云筱落扶了扶裙摆,嘴角挂着柔柔地微笑,挥手招了一辆出租车坐了上去。

不远处,保镖将行李箱放进后车厢,快速地坐到副驾驶座,回头恭敬地请示后座上的黑衣男子,“BOSS,可以走了吗?”

黑衣男子嘴角微弯,收回望着云筱落的视线,修长的手指微微抬了抬示意,低头操作着。

远在千万里之外,蓝色妖姬面前的电脑屏幕骤然黑屏,不一会儿出现一封黑色的警告信,蓝色妖姬战战兢兢地快速扫了一遍,艰难地吞了吞口水,“野小猫,不是姐们不仗义,实在是敌人太强大,祝你不要死的太惨,明年的今天姐们一定给你上坟,你娘姐们也会帮你养老的。”

低语完,蓝色妖姬快速收拾行囊,朝着呼叫机大叫,“兄弟们,收拾家伙,撤!”

云筱落不知道她的事情已经败露,坐着出租车到达母亲的疗养院,下车望着眼前巨大的院门,虽然这里设施是全市最豪华最杨贵,服务最高档,环境最优美,进进出出的人都是全市甚至是全国有名的名流,但是也改变不了这里也是囚禁她母亲将近四年不见外面世界的囚笼。

在云峰眼中只有他的事业和他原配生的一双儿女,蓝心语和她在他的眼中就是可以利用的工具,蓝心语没用了,就扔进疗养院眼不见为净,她这个女儿,呵呵,不知道还有什么用?

走进母亲的病房,蓝心语呆呆地望着窗外出神,云筱落眼前一酸,抱住母亲的脖子,“妈咪,筱落回来了,我们回去好吗?”

蓝心语这才回神,抱住云筱落的手臂,“不用了,那里没有妈咪的位置,回去,还不如在这里,至少他们不会用妈咪来威胁你做什么你不愿意的事情。”

云筱落心中一凛,眼中闪过一丝狠意,小心地没有让蓝心语知道,“那妈咪,你和云峰离婚好吗?筱落跟着你。”

蓝心语一阵恍惚,淡淡地摇头,怜爱地摸着云筱落柔顺的头发,“筱落,你父亲不会肯的。”

云筱落垂眸不言,是啊,H市三大集团之一的云氏,是不会和蓝心语离婚的,因为云氏是蓝氏一手扶持起来的,蓝心语是他云氏的救命恩人,帮云氏相夫教子并孕育一女的妻子,云氏中有一大半是蓝氏的。

第3章 陌生人一样的一家

虽然年代已久,一旦离婚,前程往事也会被挖出来,H市的人会说他云峰狼子野心狼心狗肺,舆论一起,云氏就废了,云峰是不会离婚的,惹火了他,杀人只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

蓝心语话锋一转,微笑地说道,“我的筱落长大了,长成了H市最矜持最有淑女风范的千金大小姐,妈咪只求我的筱落能嫁一个疼你爱你的男人,不要向妈咪一样。”

“妈咪。女儿不嫁,女儿一辈子陪你。”云筱落害羞地跺跺脚,羞涩地钻进蓝心语的怀中。

没有人看见的地方,眼中闪烁着莫名的神色,哪里还有羞涩乖巧?

双唇紧抿,云筱落考虑着嫁人的可能性,那个人是谁无所谓,只要是势力比云氏集团强大,而且能将她的母亲救出囚牢。

在疗养院陪蓝心语吃完晚饭后,云筱落不得不会到那个所谓的“家”,尽管她很不喜欢。

按下门铃,菲佣出来开门,生疏地叫一声,“三小姐。”

从蓝氏倒闭开始,在云家,佣人管家称云峰为老爷,长子云逸轩为少爷,长女云芊芊为小姐,而称云筱落为三小姐,蓝心语为蓝夫人,生疏,客气,好像她们只是云家的客人,而他们才是一家人。

但是云筱落无所谓,他们不当她是家人,也不见得她就会将他们为家人,只是碍于形势不得为之而已。

云筱落将行李交给菲佣,矜持又淑女地走进大门,客厅左侧的餐厅中,云峰一家三人有说有笑地吃着晚餐,气氛温馨,一见到云筱落进来,笑声与说话声停了下来,明显在责怪他破坏他们的心情。

云筱落也不在意,乖巧地朝他们点头,“父亲,大哥,大姐,我回来了。”

生疏,也是生疏地称呼,但是语气中夹着儒幕与渴望,云峰皱眉,不耐地挥挥手,“嗯,没事上去吧,毕业了,明天就到公司上班去。”

云逸轩和云芊芊闻言面色毫不掩饰地不悦,眼光扫都不扫云筱落一眼,尽是不屑和嘲讽。

云筱落失落地垂下眼眸,泫然欲泣地点头,“我知道了,父亲。”

说着就走上楼,二层的最后一间客房,而云峰三人在三层主卧中,没人看见的地方,云筱落的眼中哪里还有伤心失望,只有淡然和漠视。

演戏,只是为了减少麻烦而已,毕竟,她只是一个柔弱的,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小姐而已,毕竟,她没有资本,“只有”强势的他们和病弱的母亲“而已”。

“爸爸,真的要让那个丫头去公司?”云芊芊不悦地皱眉。

云峰疼爱地夹了一块肉片放到云芊芊碗中,“毕竟你和逸轩都在公司,一个是云氏集团总裁,一个是财务总经理兼任策划总监,总不能不让最小的女进公司吧?公司都是你们的,到时候你和逸轩随便给她一个理由,辞退她,告诉别人她不适合公司就是了,等时间到了,选一个与我们有利的公司嫁了,现在先哄哄,云筱落不值一提。”

云逸轩点头附和,“没错芊芊,现在最重要的是那块我们拍下来的黄金地皮开发,要是合作谈不下来,我们损失的可不是几千几百万,而是数亿,这个节骨眼可不能让一个不相干的女人坏了生意,现在的媒体和竞争公司可都盯着我们,抓我们的把柄。”

云芊芊这才点点头,“知道了爸爸,哥哥,我不会坏事的。”

云峰大声笑了笑,“我的芊芊真棒。”

第二天,云筱落洗漱完毕后下楼,酒杯管家告知云峰已经离开了,她要在半个小时内吃完早餐,家里有司机送她去公司。

云筱落矜持地点点头,坐在餐桌上,优雅而又缓慢地一小口一小口进食着,直挺的背部,无声的进食无一不显示她淑女地风范,但无人知道她内心的奔溃。

吃完饭,司机就送她到了公司门口,推开大门走到前台,柔柔地开口说道,“你好,我是云筱落,找云峰云董事长。”

第4章 这个妞正点

前台的小姐还没有说话,不远处的中年的西装男子快步走了过来,带着金丝眼镜,手抱蓝色文件夹,恭敬又疏离地问道,“云筱落云三小姐吗?鄙姓邵,邵阳,销售部总经理,董事长和总裁以近乎吩咐我了,以后你就跟在我身后当助理,等有了成绩再接替我的位置,你看这样的安排还满意吗?”

云筱落无所谓,他就这么说说,她就这么听听就好,面上淑女一笑,柔柔地点点头,“邵总经理客气了,我会好好努力的。”

邵阳点头,在手中的文件中抽出一份递给云筱落,“你需要做的事情都在上面了,没有问题的话跟我来。”

云筱落随意地扫了一眼,抬腿缓步地跟在邵阳的身后走进电梯,电梯在十层停下,邵阳给云筱落粗粗介绍了十层工作的员工带她进了一间不大不小的办公室,“以后你就在这里工作了,有什么事情可以找我的另一个助手余小曼,我还有会要开,你先熟悉一下。”

云筱落放下手中的文件,将邵阳送出门,乖巧地说道,“我知道了,谢谢邵总经理。”

云筱落关上门,慢步走到电脑前,手指快速地操作着,很快,云筱落摊软地将自己摔在大转椅上,这才有空观察四周,不满地摇头。

这云峰三人做的也太明显了一点,他们在公司最顶层,每个人的办公室都比这里大十倍不止,装饰更不用说了,怎么奢华怎么来,怎么舒适怎么来。

而她呢,只是一个小小的经理助理,窝在这小小的办公室中,真欺负人了,还好他们没在办公室中装摄像头,要不然分分钟黑了他们。

伸伸懒腰,云筱落又恢复了高贵的淑女样子,一边翻着文件,一边处理着她的工作,都是一些打杂的事情。

“扣扣”

门被敲响,余小曼傲慢地拿着一份文件,踩着十公分高的高跟鞋走了进来,将东西仍在云筱落的办公桌上,“将东西给总经理送过去,会议要用的,迟了你负责,白秘书要是问起来就说我肚子疼,知道没有。”

云筱落停下手中的动作,看了看桌面上厚厚的文件,抬头无辜地眨眨眼,柔和地问道,“会议室在哪里?我刚进公司,还不太了解。”

“二十九层,左转,倒数第二间。”说完转身离开,要不是她忘记了,担心送上去挨骂,她才不会让刚进公司的小新人上二十九层。

那里可都是公司的精英,才不要他们看到自己狼狈地样子,要知道邵总经理秘书可不是怜香惜玉的主,骂人从不客气,不要说她这个小小的助手了。

云筱落拿起文件若有所思,柔顺地抱着文件登上电梯。

电梯在二十九层停下开启,云筱落抱着文件走了出去,将文件交给会议室外面等候的总经理秘书白兰迪,“白秘书,这是你要的文件吗?”

白兰迪狠狠皱眉,接过文件翻开了一下,语气尖锐,“怎么是你,余小曼呢。”

云筱落柔柔地笑了笑,“小曼姐肚子不舒服,所以让我来。”

白兰迪随意挥挥手,“行了,你回去吧。”

云筱落点头离开,电梯刚刚合上,一群人簇拥着一个英俊的男子跑了过来。

中间的男子梳着高跷的发型,俊美的面庞因为眼底淡淡的黑青色大打折扣,脸色微微透着苍白,一副纵欲过度的样子,但高贵华丽的西装掩盖了一切,手腕上金光闪闪的土豪金腕,相称的昂贵黑翡袖口,一身装束没有几千万根本不够看,表来往的女人频频往这里瞅着。

男人失望地看着下降的数字,眼中闪着浓浓的不悦,“刚才那个女人是你们公司的员工?我怎么不知道她?新来的?叫什么名字?”

跟在男人旁边的邵阳一看就知道男人精虫上脑,哪里不知道他心中所想,眼中精光一闪,为难地劝说,“苏总,她是我们云董事长的三女儿云筱落,昨天刚刚回国,今天第一天上班,你看,时间不早了,云董还在等你呢。”

第5章 我要云筱落

邵阳口中的苏总便是这次合作对象苏氏集团的准继承人,苏伟的独子苏明浩,在商场上有一把手,但是又是致命弱点,私生活混乱,男女通吃,爱美色。

苏明浩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嘴角勾起一丝势在必得的微笑,云筱落,比他之前遇到的所有女人男人都要正点,还是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不知道上起来是不是别有一番滋味。

苏明浩整整衣领,带着身后的一大群人走进会议室。

会议室讨论地热火朝天,他们这次的合作交涉了好几个月了,如果没有什么问题,今天就能签合同,而苏氏集团的负责人就是他苏明浩。

苏明浩悠闲地坐在位置上玩着手机,脑海中早就不知道想到什么少儿不宜的东西了,反正有苏氏集团的公关人员和律师团,他只要负责签字就好。

果然,经过长达三小时的确认,云逸轩拿过重写打印的合同,和对方确认完毕后,云逸轩看向苏明浩,“如果苏总没有任何异议的话,签字吧。”

苏氏集团的律师团将合同放到苏明浩的面前,云逸轩刚要签字便被苏明浩阻止,简单粗暴地开口,“想要我签字可以,我还有一个条件,我要云筱落。”

云峰三人狠狠皱眉,云筱落不是刚刚回来吗,怎么惹上苏明浩这个名声狼藉的人了,但不是他们担心云筱落落入狼爪,而是不高兴因为云筱落而让合作出现意外。

邵阳看到云峰不悦地神色赶紧走上前,俯耳解释了一番。

苏明浩的嘴角勾起一丝恶劣的微笑,“这次合作我苏氏集团可是注资三个亿,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你们也担心其中出现意外不是,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比联姻更加让人放心了不是吗?如果我能娶云筱落,我可以做主,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我司资金再追加一个亿,云总你们考虑考虑。”

一个亿,云逸轩和云芊芊不由得动容,这次项目一共也就七个亿,如果苏氏集团承担四个亿的风险,他们只要再找两个公司各分担出两个亿,他们云氏集团只要承担一个亿就好了,一个云筱落顶一个亿,很值。

云峰三人相视一眼不动声色。

苏氏集团的律师团面面相觑,抽抽嘴角,“苏总,你这样……”

苏明浩抬手阻止律师团想要说的话,“我已经问过我的父亲了,你们自己可以确认一下。”

云峰三人点点头,让秘书重新打印合同,苏氏集团的人联系了苏伟后也同意重新打印合同,双方逾越地签字,握手。

“岳父,我们合作愉快。”苏明浩起身伸出手,优雅而浪荡。

云峰握住苏明浩的手,“贤婿,合作愉快。”

云芊芊和云逸轩也与之握手,“妹夫,合作愉快。”

云筱落的未来,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直接被决定,连反驳的机会都不会有。

晚上,云筱落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将电脑关机,优雅地起身,拿起自己的包包走出门,果然,司机通知说云峰三人已经回家,让她一下班就回去,有重要的事情要商量。

想要去一趟疗养院的云筱落微微蹙眉,不知道他们三个又在大什么注意,想想想,晚上和母亲视频也是可以的,于是顺从地点点头,优雅而又淑女地坐上车。

小车很快地将她送回云家,云筱落下车,调整了下面部的表情,慢步走进客厅,客厅中,云峰坐在正对大门的沙发上,旁边云逸轩和云芊芊坐在一侧的沙发上。

云逸轩和云芊芊见到云筱落,面上毫不掩饰地嘲讽和不屑,一副你占了便宜的高傲鄙视样子,而云峰面色带着喜悦,虽然见到云筱落面色僵硬了一下,却还是假装和蔼,指了指对面的沙发命令到,“回来了,坐下,我有话和你说。”

云筱落乖巧地叫道,“是,父亲,大哥,大姐。”矜持地坐下,淑女地范展露无疑。

云峰满意地点点头,“很好,这个月月底有个宴会,庆祝云氏集团和苏氏集团合作,到时候会宣布你和苏氏集团的继承人苏明浩订婚,你好好准备一下,这段时间你就不要去公司了,管家会派人教你名门贵妇的规矩。”

第6章 你不嫁也得给我嫁

云筱落听了愣了半天,呆呆地抬头看向一脸笑成菊花的云峰,她没有听错吧?昨天才想着她什么时候发挥作用,今天就告诉她,她所谓的父亲让她联姻?

云芊芊看云筱落愣住的样子,不屑地嘲讽,“真便宜你了,真不知道苏家少爷看上你那里了,除了脸蛋还可以看,诶有一点用处的废物,让你嫁进苏家真看得起你了。”

云逸轩点头,“没错,云筱落,现在开始你就乖乖呆着,过几天苏少爷约你出去,你给我好好表现,如果惹了苏少爷不高兴,小心你的皮。”

“没错,我云氏和苏氏的合作是我和哥哥爸爸好不容易谈下来啊的,如果因为你的原因出现意外,别怪我们不客气。”云芊芊优雅地伸手显摆着前几天花了高价做的精美指甲,“我们苏家样你这么大,是你报恩的时候了!”

看着云芊芊和云逸轩连消带打地呵斥云筱落,云峰不但没有制止,反而满意地点头,“筱落,没什么事情的话,你上去吧,往后你就是苏家准媳妇了,不要丢了云氏的脸,要知道,你往后过得好不好,就要看我们好不好了。”

云筱落气笑了,都是什么人啊,以为她好欺负的?装这个淑女不过就是为了她的母亲希望蓝家的后代不输给任何人,可不是给云家欺负的。

联姻?说的好听,不过是讲她卖给苏氏,不过是她的价钱不少而已。

云筱落顿时也不装了,身子放松地靠在沙发上,双腿敲在前方的茶几。

云峰不悦皱眉,狠狠呵斥,“云筱落,你这是什么态度,看看你形态,你还记得你是千金小姐吗?把我给我放下。”

“给我闭嘴,云峰!”云筱落轻声温柔地说道,用优雅淑女的姿态说着粗鲁不堪的话,也就云筱落了。

不看被自己的放肆吓住的三人,云筱落不客气地开口,“你们爱让谁联姻就让谁联姻,别扯上老娘,你合不合作关老娘什么事情?”

云峰气得上汽不接下起,手指着云筱落半天说不出话来,“云筱落,你放肆!”

云筱落翻翻白眼,“去你老爹,我还放五放六,你能拿我怎么样?”

云芊芊赶紧上前,拍着云峰的背顺气,“云筱落,他是你的父亲,让你嫁你就得嫁,你以为你是谁?联姻是便宜你了,要知道苏明浩仪表堂堂,可是三大集团苏氏集团的继承人,你嫁给他,以后的苏氏的一半就是你的了。”

“苏明浩这么好你怎么不嫁?”云筱落低声说道,语气依旧温柔乖巧,“你以为我不知道,苏明浩名声狼藉,男女通吃,更传言死在他床上的女人男人不计其数,我嫁过去还能有命在?”

“那只是传言,苏明浩可是公认的钻石玩老五,想要嫁给她的女人,做他情人的男人,能排到国外去了,如果你不是云家的小姐,你以为有你什么事?”好半天才从变了一个人的云筱落打击中回神的云逸轩立刻接口,语气不善,眼神鄙夷,“云家让你嫁给他,对得起你了。”

“怎么受欢迎你怎么不做他的情人?”云筱落柔声说道,嘴角微微抿着,眼中毫不掩饰讽刺,“云逸轩,你不是嫉妒吧,语气这么酸?”

“云筱落,你住口!”云峰好不容易顺了口气,破口吼叫,“我不是和你商量,是警告你,月底宴会之前,你不要出去了,如果你还想你妈好好的话,你给我安分点。”

云筱落优雅地起身,矜持地拿起自己的包包,撇了他们一眼,“宴会我不会出席,要嫁你自己嫁,拿我妈威胁我,你们试试,你们家的事情和我没关系,我再警告你们一句,你们的事情,别扯上老娘。”

“我是你的父亲,我让你嫁你就必须给我嫁!”云峰豁然起身,手指着云筱落的背后大声怒吼,“云家养你这么大,你就这么报答云家的!”

“说的好像你尽过父亲的责任似的。”云筱落站在阶梯上,柔柔地转身,姿态乖巧有顺从,“你们难道忘记了,你的公司是蓝氏救的,你们两个也是我母亲蓝心语养大的,你,你,还有你,吃的喝的用的,所有的一切都是蓝氏的,包括你们现在站着的地方,也是原本我蓝氏名下的产业,你有什么资格说云氏?没有我蓝氏,早就没有你云峰什么事了。”

说完,不再看起地两眼翻白的云峰,转身上了楼。

将手中的包包丢到床上,走向衣柜拿出睡衣,就听到卡擦一声,云筱落走到门口转了转门把,门没有开,从外面反锁了。

第7章 除了她的脸外,死残不论

云筱落嘲讽一笑,转身进了浴室,“哗啦啦”一阵响,许久,云筱落擦着滴水的头发走了出来,拿着电风吹讲头发吹到微干,想要推窗,发现窗户也被锁死了。

云筱落也不恼,坐在电脑桌前,手指哒哒哒地操作者,十指翻飞,几乎只能看是影子。

今天算是和云氏撕破脸了,她什么都不担心,唯一担心的就是她的母亲,不知道她知道了云氏要将她卖给名声狼藉的苏明浩,又会被气成什么样,她的身体在四年前被云峰暗中下药,身体不复以往的健康,现在的她要靠静养,情绪不能有太大的起伏,要是知道了这件事,不知道会不会气得晕过去。

云氏现在这么嚣张,不就是靠吞并蓝氏得到的名声和财产吗?没有了这些,他们还有什么资格在她面前指手画脚?

看着屏幕上的资料,云筱落嘲讽地笑了笑,她还挺值钱的,一个亿,不少了。

“哒!”

“滴!”

抬头看了眼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正是大家熟睡的时间。

扫除一切尾巴,云筱落关上电脑,打开衣柜,清一色的衣裙,短裙,长裙,及膝群,连衣裙,套装裙两件套,三件套,没有一件不是淑女装。

云筱落撇撇嘴,太揪心了,为了装淑女,她都不记得多久没穿过裙子以外的衣服了,连冬天,如果不是太冷,也是裙装,顶多外面加一套淑女型的羽绒服

找了半天没找到裙子以外的衣服,云筱落只好任命穿了一件比较合适的短裙,里面穿一条相对最长的安全裤,将碍眼的长发抓成马尾辫,挽成一个丸子固定在脑后,将需要的东西装进小背包中,将被单撕成一条条制成长绳,备用,抡起木质椅,狠狠砸向玻璃。

“咣当!”一声,玻璃应声破碎,云筱落小心地避开玻璃碎渣纵身跃上阳台,乌黑晶亮的眼睛扫了扫地面,将被单长绳单固定在一头,剩下地扔下去,身子轻盈一跃。

快速跑到墙边,一个黑影高高坐在墙头上,挑眉扫了一眼云筱落的装着,痞痞地吹了个口哨,“嗨,美女,需要帮助么?”

“路飞,你废话少说,看老娘这样很高兴是不是?”云筱落优雅地抬头,声音柔柔。

路飞狠狠打了寒颤,这语调,这语句,咋这么违和呢?云宅里传来佣人追出来的声音,路飞不再废话,将绳索丢下去,,云筱落抓住绳索,脚踏墙壁,很快地跃上墙头,在路飞的帮助下跳下来,快速跑向准备好的小车。

路飞钻进驾驶座,开火,启动,踩离合器,踩油门,小车呼啸而去,而佣人连大门都还没有打开。

管家出门看了一眼,赶紧跑进大厅,云峰穿着睡衣和云芊芊云逸轩已经在大厅等候,管家上前禀报,“回老爷,是三小姐,用椅砸破玻璃,顺着被单跳下楼,门外还有人接应,此时不知道去哪里了。”

云峰怒火中烧,握拳狠狠砸向茶几,“找,给我找,将能调的人都给我派出去找。”

云逸轩皱了皱眉头,“蓝心语呢?控制住了没有?”

云峰这才回神,赶紧问道,“我让你将蓝心语转移,人在哪里?”

还不等管家回话,管家的手机就响了起来,管家看了一眼来电,神色一凛,快速地接通,挂断电话后,小心翼翼地回话,“老爷,蓝夫人被人劫走了,是谁的人,暂时还不清楚。”

云峰感觉眼前一黑,脚步顿时后退两步,扶住云芊芊和云逸轩的手才站稳,“很,很好,云筱落,你好样的!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仪。”

云峰立刻吩咐下去,“找不到就找侦信社,挖地三尺也要将云筱落这个孽女照出来,只要不伤了她的脸蛋,伤残不论!”

第8章 终于还是有希望的

云芊芊担忧地皱眉,“爸爸,云筱落不见了,苏明浩那边怎么办?”

云峰冷静了下,咬牙沉声说道,“先稳着他,反正离月底还有一段时间,逸轩,你负责负责稳住苏明浩,务必保住合作,苏明浩那个人,找几个相貌好的哄一哄,未必就一定是云筱落不可。”

云逸轩闻言点点头,“我明白了,爸爸。”

说着,眼中迸发着危险怒光,想着要是被他找到云筱落的下落,一定打断她的腿,看她还能不能跑。

还有她的那个病弱的娘,搞砸了他的生意合作,他不介意拿蓝心语开刀,想占他母亲的位置,想的美。

小车上,云筱落端坐在副驾驶座上,望着后视镜中变成小黑点的云家大宅,眼中闪烁着莫名的精光,很快,很快的,这些原本属于蓝氏,属于蓝心语,属于她的东西,很快就能拿回来,云峰,你不要着急,游戏要慢慢来才好玩,希望你不要后悔。

你怎么可能会后悔呢?

路飞悠闲地控制方向盘,眼角的余光瞥向端坐在副驾驶座上,犹如一个精致的娃娃,嘴角不屑地撇了撇,“我说云筱落,这里没有人,你就不能不装了吗?你不累,我看得都累。”

“你有意见吗?有意见也得给我憋着,老娘愿意,老娘喜欢,你管得着么?”云筱落笑的很柔。

路飞抖了抖身子,“你以为我愿意管你,看看你这样子,穿着短裙,跳楼,爬墙,是一个淑女该做的事情吗?听听你说的是什么话,如果被人听到,后果难以想象。”

云筱落轻轻耸耸肩膀,“所以老娘一定不会让人拍到老娘不好的一面,然后捅到我妈那里伤到我娘,至于声音,老娘还真不信有人能在老娘的眼皮底下录到老娘的身影。”

路飞哭笑不得,“小祖宗,能不能不要一口一句老娘的,我听的渗得慌。”

“所以。”云筱落笑地更甜了,“如果不想听到我说话的,请自动闭上耳朵。”

云筱落不言,柔柔地问道,“我的母亲呢?她有没有事?”

路飞正色回答,“阿姨很好,我们没有和她乱说,现在应该睡下了,虽然她表面上不说,但是她心里还是有很多疑惑地,我和她说有事情问你。”

云筱落沉默不言,思考要怎么说怎么做才能让母亲平平安安的不动气。

小车中陷入静谧,路飞看着面色柔和地云筱落,心中叹气,生在这样的家庭,也是一个悲哀。

行驶将近三个小时,,天微微亮的时候,小车开进一个高档的别墅区,在一座精致的三层小楼前停下,这里不是那么好进的,不仅要有钱,没权没势的人有钱也买不到,云峰都没能在这里买到一栋别墅。

路飞和云筱落下了车,一位年龄二十五六的女子跑了出来开门,开心地喊道,“云筱落。”

云筱落微笑地朝着女子点头,“Koukou,麻烦你了。”

Koukou摇摇头表示不在意,“东西我就放在大厅里,我就拿十个疗程过来,妖姬说阿姨的病不容乐观,这十个疗程只是前期,一个疗程服用七天,十个疗程后要去复查,机器下个月就能送回国,到时候给你信息,如果有效果的话,再调整药量,不用两年所以就能痊愈了。”

“谢谢。”云筱落心中一喜,压在心里的大石头微微松了松,总算有成品出来了。

小说

萌妻来袭,总裁请赐招:终于与乔景然修成正果

2021-1-2 11:58:58

小说

天赐萌宝:妈咪不要逃:莫名其妙地当了妈

2021-1-2 12:02:2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