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缘何依慕:相爱之路困难重重……

蓝依依是个孤苦伶仃的孩子,却在一次意外中被秦慕搭救……,从此两人暗生情愫,难舍难分。,可……纵两人有深情,相爱之路依然困难重重……
浮生缘何依慕:相爱之路困难重重……

第1章 逃

彻夜宁静,皎月如水。

昏黄路灯下,连辆过路的车都没有。

原本安静的街道,却被几声喊骂给打破了。

“臭丫头哪里跑?收了大爷的钱还想开溜?”

“站住,站住,死丫头片子,跑的还挺快,逮住以后弄死你。”

后面三个男人追得急,蓝依依跑着跑着,摔了个重重的跟头,膝盖生疼,她却没有时间检查自己伤势如何?从地上爬起来,干脆把脚上的高跟鞋甩掉,光脚拐进了另一条大街。

她觉得自己就是个倒霉孩子,从小没妈,还摊上个好赌的爹,这爹在赌场上输急了眼,血压突然升高,崩了血管,一命呜呼。可气的是还欠了一屁股外债。放高利贷的三天两头来逼命,无奈情况下,她便在朋友介绍下去夜总会当了坐台小姐。

听说坐台小姐来钱快还轻松,却不曾想第一晚上班儿,就遇上这档子事儿,被三个中年男人卡油占便宜不算,一时不小心竟被下了药。

身体火生火燎的难受,她一个20岁的女孩子,身体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和三个中年男人发生关系。仅凭着自己还不算太混的大脑,逃出了那个鬼地方。

可夜里12点多钟,这家夜总会又是在新开发区地段,路上人毛儿没有,三个老男人对她穷追不舍,简直是要命。

光脚丫跑在水泥路上,小石子硌得脚底板生疼。见三个男人拐弯儿快要追上来了,吓得她恨不能自己会武功,狠命的揍这三个老色鬼一顿,然后飞上高楼,逃之夭夭。

“救命,救命啊!来人啊!”

“救命啊!啊……!”

蓝依依一边喊救命一边跑,脚上不知扎了个什么东西,差点把她疼死。

这边都是新开发区,路两边半拉建筑占了一大半,无人居住的地方,任她喊破嗓子,也无济于事。

脚下疼得太厉害,她只能蹲到地上,摸索着把脚上的玻璃片拔下来,起身再跑。

汗水浸透衣衫,长发跑得蓬乱,她一瘸一拐的跑在路灯下,已经累得快虚脱了。

后面三个老男人又大骂了几句,蓝依依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达到了极限,而且脚一直在流血,自知就算不被三个色鬼弄死,怕自己也得活活疼死累死。

昏暗中见路边有杂七杂八的砖头,干脆与其累死,不如跟他们拼了,瘸着腿儿放慢脚步,稍稍往路边靠了靠,抄起块砖,背着身等三个混蛋靠近。

“跑!跑啊,有本事再跑啊!”

“累死你爷爷了,你有本事出来混,没本事陪男人,还活个什么劲儿?”

“呵,灰儿哥,弄不好咱们碰上的还是个雏呢!看来跑了两里路也值。”

三个中年男人穿着粗气说着贱话。

感觉着他们已经靠近了,蓝依依卯足了劲儿扬起砖头朝身后砸去。

“哇”得一声惨叫,不偏不倚正砸中中间男人的头。蓝依依砖头出手,转身就跑。

“灰儿哥!哎呀!流血啦!”

“你看着灰儿哥,我去追小贱人!逮住后非弄死她不可。”

身后男人的声音狠毒无比,蓝依依心说完了,那人要是被砸的厉害,被他们抓住估计小命儿不保。

前面五十余米处,突然亮起刺眼车灯,更让人兴奋是,警笛声竟然也跟着响了起来,蓝依依大喜过望,顾不得脚疼,撒欢儿似的冲前面跑去。

有警察在,三个老流氓怎敢向前。蓝依依忍着脚疼,一瘸一拐的跑到车旁,看都没看是不是警车,便抬手砸起了驾驶舱的门。

驾驶舱玻璃下移,车窗上探出一个年轻的脑袋,扯着嗓子冲她喊道:“那边上车,这边太挤。”

“警察…叔…叔!谢谢!”

虽然光线不太好,蓝依依在喊出叔叔时,还是顿了一顿,这警察叔叔太年轻,感觉喊哥挺合适。

瘸着腿绕过车子,开车门上车,等坐稳当了,心里才有了点着落。

抬手拍了拍狂蹦乱跳的小心脏,小命终于保住了。

车子拐弯儿朝反方向开,蓝依依眼角余光扫见远处那三个老混球的身影还立在路灯下。拐过弯后,警笛声也跟着停了。

因为跑得又急又猛,蓝依依通身汗水,甚至本来柔顺的头发跑得乱糟糟还贴在了脸上。

开车的警察叔叔穿的是便装,一身白色休闲,20多岁的年纪,不长不短的头发,近乎完美的侧颜。他专注的开着车,蓝依依扭头看着他。

蓝依依感觉自己有些口渴,忍不住吞了口唾沫。抬手好歹理了理头上乱发,就听开车的人说:“旁边放的有水,可以喝。”

“哦!”蓝依依轻轻的给了声回应,低头见中间放的有矿泉水,便很不客气的拿起来,拧开瓶盖后,咕咚咕咚灌了几口。

“谢谢!警察…叔…?”

“我不是警察!不过,你若喜欢喊叔,我也不介意。”

蓝依依磕磕巴巴的一声警察叔叔没来得及喊完,对方竟开玩笑似的来了这么一句。

不是警察?蓝依依大脑儿有点发懵。是了,她光顾着往车里钻,根本没看是不是警车,原来警笛声是用来吓唬人的。

大眼睛冲开车的帅哥一眨,笑嘻嘻道:“谢谢大哥帮忙,瞧你这么年轻这么帅,我怕喊叔你会早衰,还是喊哥吧!喊哥顺口。”

帅哥手中转着方向盘,眼睛盯着前面路况,唇似乎也含着一抹笑意:“好吧!随你!”

“嗯!”

蓝依依觉得自个逃过一劫,心里异常高兴,仿佛脚上的伤都感觉不到疼了。

只是不知怎的,身体热的难受,尽管车里开着空调,还是让她觉着浑身燥热的不行,恨不能把衣服扒掉才算痛快。

刚才跑得急也没什么感觉,现在眼前竟变的有些恍惚,她略迷离的眼神儿再看向开车的年轻男子,竟发现这人出奇的好看,车中光线有些暗,男子白色的衣服更显干净亮眼,甚至这黑暗中的白,衬的他侧颜看起来美的不像人。

深更半夜,这是人吗?蓝依依晃了晃有些犯浑的脑袋,竟有些不受控制的朝驾驶舱斜靠身体,车中淡淡的香水味儿,让她的神情更加迷离,慢慢地,便毫不自知的抬手去抱正专注开车的人。

“喂!你…你干嘛?拿开,拿开你的手。”

开车的男子被吓了一大跳,蓝依依却抱住他的身体娇声道:“我…我…我想要。”

第2章 救星

“要什么直说?先放手。”开车的男子一手握方向盘,另一只手就去扯蓝依依抱他身体的手。怎奈蓝依依抓住他的衣服死死不放,竟难受着说:“我好…好难受,帮…帮帮我!”

说话间蓝依依根本不顾车子在行驶之中,竟整个身体站起来,直接扑进开车的男子怀里。

“你发什么疯?”

一声刺耳的急刹车声,蓝依依死死抱住了他的脖子。

“喂…你…你…”

他抬手解安全带的功夫,蓝依依竟不顾一切的要吻他。

男子吓的一边躲闪一边喊道:“喂!妞儿,你…我,有你这么勾人的吗?”

“喂!小妖精你轻点儿,我……疼…”

蓝依依没找到他的嘴,张嘴在他耳朵上就来了一口,气的他狠狠的一推,蓝依依后背撞到方向盘上,身体吃疼,她才稍稍清醒了点儿,难受之余,竟“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喂!小妖精,哥明天就结婚了,你如此投怀送抱…实在不好!对不起,我…我不是有意的。”

男子见蓝依依坐在他腿上哭的浑身只哆嗦,他纠结了一下,才双手抓住她的肩膀,想把她放回副驾驶座上,手触碰到蓝依依身体,感觉她身体滚烫,赶紧打开车内的灯。

此时的蓝依依狼狈极了,头发乱糟糟,因为出汗的缘故,身上的粉色连衣裙又脏又皱,脸色红的吓人。

“你病了!像是发烧,别怕!我带你去医院。”

男子声音温和好听,听的蓝依依心里一暖,就像傻子一样被男子扶到副驾驶座上。

然后车子迅速启动,迅速朝着前面开去。

蓝依依卷曲在座椅上,难受的她只能张嘴咬着手背坚持。

车子在医院门口停下,蓝依依接近半昏迷状态。迷糊中感觉被人抱着跑进医院,等她大脑清醒时,才知道自己靠在医院楼道的躺椅上,手上还打着点滴。

男子告诉她说这是一家私立医院,看她难受的不行只能选择最近的了。

医院没有富裕的病床,医生说她问题不大,就在外面打起了点滴。

她是被人下了药,身体倒也无大碍,就是头脑发懵,打完三瓶点滴,医生又给她处理了脚上的伤口。然后男子把她扶到了车上。只是上车后,她大脑又混沌起来。

蓝依依醒来时,是被放在车挡风玻璃上的手机嗡嗡声给吵醒的。

天近黎明,车中光线亮了些,她揉了揉有些犯疼的额头,才慢慢回忆起昨夜发生的事情。

此时她躺在后车坐上,忍着浑身的酸疼坐起来后,才看见趴在方向盘上救她的那个人。

挡风玻璃处的手机又嗡嗡作响,蓝依依见他就像听不见似的,便嘶哑的嗓音提醒道:“喂,大哥,手机响了好久,你不打算接听吗?”

“嗯,有些累,你帮我接下,谢谢!”懒懒的声音,看样子累的不轻。蓝依依只能撅了撅嘴,明明自己一抬手就能接听,偏偏要她帮忙,可想到人家救了她,还要把她送去医院,此时,帮忙接个电话,又算的了什么?

见手机嗡嗡起来个没完,便爬到副驾驶,把手机拿在手里,划屏接听。只是电话刚接通就被里面女人的吼叫吓了一跳,“秦慕,你死哪去了?秦慕,你疯了吗?”

“哐”手一哆嗦手机落到了车座下面,女人的声音还在电话那头咆哮。

“喂!”

蓝依依突然有种自己是小三被人抓奸的错觉,吓的她赶紧推了推趴在方向盘上睡觉的人,焦急道:“大哥,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大嫂在电话里生气,你还是赶紧哄哄她吧!为了避免误会,我就先走了!对不起了…”

蓝依依说完话,着急推开车门,完全忘了自己脚上还有伤,她脚丫刚着地就疼的她“哎呀”了一声。

脚底板儿咋触碰到地面,疼得她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她的声音惊动了车中的人,他满脸睡意的从对面车门处绕过来,走到她身边无奈的摇头道:“这个样子实在无法见人,看来你只能跟我走了!”

说着话弯身把蓝依依从地上扶起来,又塞回车里。蓝依依脚疼的难受,只能乖乖的坐好。

男子坐到驾驶舱,抬手勾住安全带,迅速启动了车子。。

蓝依依突然想到电话中的女人喊他秦慕,就从心里念叨起他的名字。秦慕,秦慕,感觉有些耳熟,好像在哪听过似的。

“你那个什么?要带我去哪儿?”

蓝依依返回车上有些不情愿,想到电话中女人的咆哮,还有些心虚。

秦慕不以为然道:“到了你就知道了。”

车子拐了两条街,几分钟后便停了下来。这边是景逸路的豪华别墅区,蓝依依没来得及过多反应。秦慕已经打开副驾驶的门了,扶着她下车后,见她一瘸一拐的实在难受,便没商量似的,把她抱起来直奔一处豪华别墅而去。

“这是哪儿?快放我下来,这…要是被你老婆看见,可不得了。”

蓝依依心里害怕,就挣扎着想逃,谁知秦慕因为她的话竟噗笑说:“你不必害怕,就凭你昨晚那个样子,我没碰你,你就应该知道,我不是坏人。”

第3章 婚礼

蓝依依闻言,脸色绯红,只能乖乖的闭嘴。

秦慕脚步飞快,走进一栋独立别墅,尽管这栋别墅装饰豪华,她却没心思多看一眼,被抱上楼以后,一脚踹门,再一脚踹门,直接把她扔进浴室。

秦慕转身走出洗澡间,复又回来,送进来一件男款白衬衣。蓝依依有些无语。不过,就她现在这个样子,估计比鬼好看不到哪里,不洗澡的话,自己都感觉受不了了。

洗完澡,不客气的穿上男款衬衣。她整理好衣服和头发,才瘸着腿走出来。秦慕把她扶到床边坐好,她都没反应过来怎么一回事。秦慕竟抓住她受伤的脚,给她消毒,重新给她包扎伤口。

她长这么大,从未受过这样的待遇。坐在床边竟难受的想哭,一下子想起了自己死了十多年的妈。

秦慕好像有急事儿似的,把消毒水和绷带随手扔在床边桌上。便不由分说的把她从床上抱起来,直接走人。

下楼后,竟换了一辆白色豪华车,把她放到副驾驶上,飙车似得飞了起来。

“记得昨晚告诉过你,我今天结婚。”

蓝依依冷不防他会蹦出这么一句,便低头轻轻“哦”了声。

秦慕开着车,扭头看了她一眼:“我带你去婚礼现场看看,那很热闹。”

现在的他已经不是昨晚那套白色休闲了,而是白色衬衫和深色裤子,袖口挽过手肘,看似很随意的样子。

蓝依依看看他,再低头看看自己,穿着男人衣服去参加婚礼,会不会被人笑话?不过现在流行这个,街上常看见有女孩子穿着男款的大衬衣,在街上走动。可自己连鞋子都没有?

从心里哀哀的叹了口气,人家是她的救命恩人。既然人家盛情让她去参加婚礼,那就去瞧一眼吧!想说我脚上没有鞋子,又想说我什么礼物都没准备,咬了咬唇,却没好意思说出口。

车子又停在一处豪华地段,竟是本市最豪华的婚庆酒楼,“幸福一生”。

蓝依依推开车门正欲下车,秦慕竟饶过来再次把她抱住。蓝依依挣扎,他却压着音说:“里面有很多记者,你若不听话,会上热搜哦!”

蓝依依闻言,被吓了一跳,可又想到现在的自己本就破罐子破摔,已经生活在社会最底层了,还有什么比大晚上的被三个臭流氓追更可怕的,心里正胡思乱想着,就听秦慕又说:“听我的就好,乖乖的别动,也别说话。今天你帮了我,到时我会给你一笔钱,算你今天的酬劳。”

啊!蓝依依抬头看向这张英俊面孔,犹豫了一下,便使劲儿的点了点头,其实她知道自己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钱,为了钱她都能去夜总会那种地方,想想还有什么不可以的。

“幸福一生”下了车就是红地毯,门两旁还有四个保镖把守。秦慕抱着蓝依依进门,蓝依依感觉着有闪光灯冲她闪了几下。可她不知道自己到底什么任务?只能半垂着眼帘,用眼角余光去打量这个地方。

婚礼大厅内装点的奢华耀眼,房顶的水晶吊灯全部开启着。照得这偌大的厅堂,格外璀璨晃眼睛。

委婉好听的音乐,轻轻的流淌。两边的贵宾席,呈一片红色,几乎是坐满了人。

进门走了没几步,就见大厅中央放着把凳子,凳子上坐着个穿锦缎唐装的白发老人,他双手杵着根拐棍儿,气场实足,一脸威严。

老人身侧是个身穿白色长婚纱的年轻女人,高盘头,简发饰,高挑的身材,宛如画中人一样好看。而他们身后是四个穿黑衣服的保镖。

“小秦慕,你怀里抱的是个什么东西?”

老人手中拐棍一杵地面,苍老声音听得人身心不爽。

蓝依依心里暗骂老家伙嘴可真缺德,秦慕却淡定道:“女人。”

“你抱个女人来干嘛?不知道今天什么场合吗?”

老人语气听似淡定,却包含着无比愤怒。若不是在场人多。看样子有起来揍人的冲动。

“我来只想告诉爷爷一声,我和这女人发生了点儿身体摩擦。不知今天的婚礼还能正常举行否?”

蓝依依闻言心里一惊,心说他这是胡说什么?脸一红就感觉有无数道目光冲她射了过来。羞的她只能低头,眼不见心不烦。

“你…秦慕,你什么意思?我从早上就开始给你打电话,打到现在,你竟然抱个女人来恶心我。”

穿白婚纱的女人朝前迈进几步,高贵气质瞬息,完全是气急败坏的样子。蓝依依觉得自己就彻头彻尾一个小三儿。

周遭人群窃窃私语声颇多,蓝依依偷偷的一瞄,竟有人拿起手机冲着她们。她从心里自我安慰,为了钱一定要咬牙忍住。

“陈雨,反正我话撂在这儿,结婚也行,不过丑话说在前头,我对她一夜钟情,一睡成瘾,跟她关系不可能断,只要你能忍住就好。”

秦慕的话,又引起人群骚动。蓝依依没把他下面的话放到心里,听到陈雨两个字时,身体竟跟着哆嗦了一下。

陈雨,陈雨不就是当红的一线女明星吗?难怪第一眼看她就这么漂亮,还这么眼熟。娱乐八卦上早就说陈雨跟柔城秦氏集团的太子爷秦慕订了婚,难道抱着她的人就是大名鼎鼎的秦氏集团的继承人?

听说秦氏集团麾下公司颇多,酒业,化妆品行业,电子行业,旅游行业,是本市龙头企业典范。

秦慕父母在他儿时一次意外双双毙命。偌大的秦氏只有老当家秦振南和秦慕一同管理。

蓝依依有些激动难耐,秦慕说会给她一笔钱,估计数目不会太少。看来还高利贷有望,以后再也不用提心吊胆的过日子了。

蓝依依想到此心里激动的不行,却没料到陈雨被秦慕的话彻底激怒,竟疯了似的上来撕扯她。胳膊上被拧了一把,她皱紧眉头刚想忍住,就听秦慕低声说:“别怕,只要你能打得过她,酬劳加倍。”

她听到后几乎想也没想,回了句:“放心,看我的!”

从秦慕怀里下来,顾不得脚疼,就和陈雨厮打在了一起。

两个女人在地上滚的正欢,就听秦振男怒声震慑道“来呀!把那个疯女人拉出去送公安局,就说她私闯门宅,蓄意伤人。”

蓝依依微愣的功夫,脸上被挠了一把。万没想到秦慕竟把她拉起来,护进怀里。

第4章 幸灾乐祸

“因为我觉得你这样说就不对了吧,我现在正式给你介绍一下,她的名字叫蓝依依,想必刚才我说的话你也应该听见了,我对她一见钟情,所以我已经爱上她了,其实我今天结婚我没有什么意见,只不过我已经跟陈雨说过了,只要她不介意,我当然也不会介意,所以我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你把我心爱的女人,送到警察局里面去呢!”

秦慕轻轻的把蓝依依抱在怀里面,还用特别关怀的眼神,查看了一下她身上的伤势,发现并没有什么大碍,就只是一些被抓挠的红痕,就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

虽然说他的声音很轻,可是每说出一句话来,都是像一个锤子一样,一点一点砸在人的心头。

在外人看来,他已经十分的护着蓝依依了,而那些记者们更是抓住这个机会,拿着照相机,对着这一幕闹剧猛拍,完全不想放弃明天的头条,这简直就是一个大新闻啊。

“秦家少爷不愿意娶当红明星陈雨为妻子,在婚礼仪式,带一个女人过来参加婚礼,说是一见钟情,这到底是蓄意已久还是爱情的魔力?”

“你是什么意思?你是想违抗我的命令吗?”

秦振南这个时候,已经气到不行了,伸出手来,捂着自己发烫的心脏,脸色涨红的看着面前的孙子,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要受不了了。

早就已经跟他说过了,今天要和陈雨完婚,就怕出什么意外,还特地提前婚期,可谁知道,本以为他只是迟到而已,没想到他居然带了一个女人过来,而且这个女人居然这么凶猛,他现在居然还在一本正经的说,对这个野女人是一见钟请,这个女人到底哪里比得过陈雨了。

陈雨才是名门闺秀,这个女人一看就是,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出来的野丫头。

更何况今天为了这个婚礼,两家人不知道付出了多少的心血,今天自己的孙子不懂事,还闹出了这样一个闹剧来,该怎么跟老陈解释才好呀?

而且陈雨也说了,她作为明星,是一个公众人物,所以说也请了很多记者到场,只希望能够拍下自己最幸福的一个画面,可是一直到现在,完全成了这个样子,自己有些话憋在心里面,还不能当着这么多媒体人的面说出来,真的是想要把这个逆子,狠狠的打一顿。

“我当然是不敢违抗爷爷的命令的,不过我知道你是军人出身,所以说话作风什么的都很硬朗,只不过我现在已经有了特别喜欢的人,所以我也希望你能够开明一点,成全我和依依,而且现在当着这么多媒体的面,我相信你也不是那一种逼人结婚的老顽固吧!”

秦慕一边抱着蓝依依,一边处变不惊的说着,好像这么严重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的时候,就变得云轻了许多。挑着眉毛看了一眼气急败坏的秦振南,心里突然有一种特别幸灾乐祸的感觉。

第5章 新娘暴怒

并不是说自己这个爷爷对自己不好,只不过在结婚这件事情上,自己从来都没有插过手,也有没有好好的准备,他居然就让自己娶一个,完全没有任何感情的女人,而且甚至还有点讨厌那个陈雨。

因为小时候就认识她,所以也见识到了她的嚣张跋扈,怎么可能娶一个母夜叉回家呢?

估计昨天晚上是上天让自己把蓝依依救了下来,目的就是想让她破坏自己的婚礼吧,早就想打破这种墨守成规的感觉了,又不像以前封建的社会,需要两家人门第相同才能够在一起,知道爷爷和陈雨的爷爷是老战友,所以两个人的感情比较好,但这又关自己什么事情呢?为什么要把上一代人的交情,牵扯到这一代了?

所以憋了这么长时间,目的就是为了在今天这个场合说出这种话来。

“你,你这个逆子,你知道为了今天这场隆重的婚礼,我们每个人都付出了多大的努力吗?你就是用这种方法来回报我的吗?”

秦振南感觉自己整个人,已经气愤到极点,可是在媒体的面前,又不敢表现出非常凶悍的一面,不然的话,相信明天小报的头条,自己就要上去了,恐怕自己这个孙子,就是抓住了这一点,所以才敢这么嚣张的吧!

本来让两个孩子,一起结婚,只是为了亲上加亲,可没想到弄出了这么大一个闹剧来,以后该怎么有脸去见老陈。

“如果你们觉得,你们对这场婚礼付出了很大努力的话,那你们就自己结婚好了,不用管我的,毕竟我最爱的人现在都已经在我的怀里面了,我又怎么会做出对不起她的事情来,是吧,依依……”

面对爷爷的暴怒,秦慕完全没有任何恐惧的感觉,反而还是特别的淡定,低下头来对蓝依依说出这话的时候,仿佛就用尽了,他这一辈子所有的温柔,弄得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为之一震,尤其是陈雨。

这个时候的她,再也没有明星的光环,原本打扮的十分精致,雪白的婚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能是蓝依依给扯破了,头上的头纱已经被她拆了下来,头发变得很凌乱,妆也开始慢慢的花了。

眼圈通红地看着蓝依依,伸出手来想要给她一个巴掌,眼看着巴掌就要扇到蓝依依的脸上了,可是秦慕却眼疾手快的躲了过去,这才避免了一场灾难。

看着面前这个男人的下颚,他的棱角十分的分明,鼻子也特别的高,尤其是前门很厉害,从自己这个角度看过去简直就是上帝视角,确实是特别的帅气,就仿佛是昨天自己被人下了药之后,看到他那样,简直就是帅的天上仅有,地上绝无。

而且听着刚才跟自己说话的那种语气,身上都忍不住的,开始起鸡皮疙瘩,这个男人也有点太会装了吧,而且还那么腹黑,用这种方法来闹婚礼,突然有点开始心疼这个大明星起来。

第6章 给你翻倍

“秦慕,你到底是不是在跟我开玩笑,我才是和你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而且我们两个人家人是世交,你为什么会看上这个野丫头,你告诉我这一切都是假的好不好,只是你是为了试探我的真心而已!”

陈雨见到秦慕居然如此护着,他怀里面的那个蓝依依,整个人的眼眶也开始变得红了起来,刚才就差零点零一秒,就可以直接扇那个女人的脸上了,也可以让自己好好的出一下气,可没想到他居然会闪躲的那么快,自己根本就没有来得及反应。

从来都没有听到过秦慕,对自己用那么温柔的语气说过话,可是他凭什么对这个丫头这么温柔,难道说,他不会真的爱上这个蓝依依吧?可是明明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人是自己呀!

不对,这一切肯定都是假的,只是他在为了试探自己而已,或许他想要给自己一个惊喜。

“陈雨,没想到现在都到这个时刻,你居然还那么的执迷不悟,不是告诉过你了吗?你想结婚可以呀,只不过我现在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这里正好有这么多人,他们也可以为我作证,我一点儿都不喜欢你,甚至还有点讨厌你,所以和你结婚真的很让我倒胃口,我唯一喜欢的女人,就是我怀里面的蓝依依,如果你执意想要和我结婚的话,我当然也会奉陪的,毕竟这个是我爷爷和你爷爷还有你,精心准备的婚礼!”

看着面前的女人,已经完全失去了花容月貌的感觉,取而代之的,居然是一种十分很狠毒的感觉,看来这才是她的真面目吧,她每次打扮精心,出现在荧幕上的脸,恐怕都是她装出来的吧?

最讨厌的就是表里不一的人,尤其是像特这种,具有双面性的女人。

或许两个人如果没有任何婚约的话,其实对她还没有那么讨厌,可是她的出现,就阻碍了自己的自由,所以又怎么可能对她生出半点喜爱之情,今天自己搞这一出戏,想必她也不会不懂这其中是什么道理吧!

“不可能的,肯定是这个野丫头迷惑你了,她一定是想麻雀变凤凰才这么做的,你想要多少钱跟我说我给你,但是你一定要离开我的秦慕哥哥,因为他是属于我的,请你也不要再破坏我们的婚礼了!”

这个时候的陈雨仿佛是坠入魔道,已经完全听不得旁边的说话了,心里只有一个念想,全部都是这个女人的错,所以一定要让她离开秦慕哥哥。

明明自己才是那个,暗恋了他这么长时间的人,凭什么一个野丫头,就把自己的地位,全部都比下去了,而且还破坏了自己精心准备的婚礼,这一切简直就是太不可饶恕了。

“依依说过了,她这辈子都不会离开我,因为她也爱我,我们俩是不会被任何人拆散的,你就放弃这种可笑的念头吧,相信事实好不好……她给你多少钱,我给你双倍!”

第7章 他是我的男人

听到了陈雨的话之后,秦慕的深邃的眸子暗了下来,接着假装低下头,用商量的语气,在蓝依依耳边说着情话,只不过最后一句话,他的声音十分的小,就只有两个人才能够听到。

知道这个蓝依依特别缺钱,所以生怕她会受到陈雨的蛊惑,再倒戈了过去,所以就只好给了她一颗定心丸。

秦慕的这一句话,让蓝依依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水汪汪的眼睛睁得很大,看着面前的陈雨,想要听听她会说出多少数字来。

其实无论这个陈雨说出多少来,也不会同意她的,就算是秦慕没有说出那句话,毕竟她刚才还挠自己一下,自己可是特别的记仇,现在还觉得火辣辣的疼,这个女人下手可真狠。

“蓝依依,我现在郑重的告诉你,秦慕只可能是我的男人,我爱他从小爱到大,无论怎么样,你都是没有任何权力跟我比的,我给你五百万,你离开他!”

我觉得如果这个闹剧,继续持续下去的话,恐怕明天的头条,一定会被自己占据了,而当然也不希望是这样,毕竟面子还摆在这里呢?陈雨怒气冲冲的说着,努力的想让自己看起来显得很平静,毕竟跟这个野丫头站在一起,只要是明眼人都能够看得出来,自己无论哪一方面,都比她高了一大截,所以当然要护住自己正宫的位置。

而且看这个女人,一定是家里特别穷,没有见过这么多钱,随随便便的给她钱,打发她一点其实也是可以的,如果他真的是像的话,他可以拿了钱就走,可如果她不识相,那么这就不是给她钱的事儿了,可能会直接找人把她轰出去,无论怎么样。

“你叫陈雨是吧,我是认识你的,你可是现在的当红明星,你每天赚的都不止五百万吧,可是你却只给我五百万,我说你就这么看不起我吗?怎么说我好歹也是秦慕看上的女人,就这样给我点钱把我打发了,你真的当我是要饭的呀!”

在听到这么多钱的时候,蓝依依的眼睛瞬间亮了,那还是五百万,别说还了那些高利贷,接下来的生活也可以无忧无虑了,可是秦慕也说了,陈雨给多少他就给翻倍,所以当然要抑制住,自己心里的那些悸动,跟她再讨价还价一下,万一她要是在往上涨一下的话,那岂不是自己得到的就会更多。

“没想到你这个野丫头居然还这么贪婪,那好,我给你一千万,不可能再多了你离开秦慕,他是我的男人!”

陈雨愣了一下,精致的脸上露出了,一副不可思议的神色,原本以为这个女人在钱面前还会装一下,装作一副十分清高的样子,根本就看不起这些钱,可没想到她竟然这么的随意,而且还跟自己讨价还价起来了,看来她这种女人绝,对就是像野鸡变成金凤凰,真的是看着就让人作呕,也是绝对不会让她得到秦慕的心。

第8章 真情无法衡量

“听到了吗?秦慕,她可是要给我一千万的呀,你一定要记好了!”

得到了自己最想要听到的答案,蓝依依十分愉快的抬起头,对面前这个酷帅的男人说着,心里也在盘算着,等得到了这些钱之后,自己要去哪里大吃一顿,好好的放松一下,这样想来,看着面前这个凶神恶煞的陈雨,都觉得她眉清目秀了不少。

“我当然知道了!”

现在怀里面的女人,仍然是不老实,一直在跟自己强调这件事情,秦慕也是不可置疑的笑了一下,没想到这个陈雨,还真的是愿意给自己破费呀,但今天做了这么多,目的就是为了不和她结婚,所以无论她说什么做什么,当然都不愿意同意。

“蓝依依,你到底是愿不愿意,说句话!”

见不得秦慕如此温柔的,跟另外一个女人说话,陈雨心中的那股愤怒之火,也完全的燃烧了起来,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快要气炸了,可是现在眼下最重要的就是,怎么把蓝依依那个女人给弄走,让她不再呆在秦慕的身边。

分辨不出来,秦慕是不是真的,喜欢面前这个蓝依依,但是可以很确定,他从来都没有用如此温柔的语调,跟别人说过话,这个蓝依依好像真的还是第一个,所以当然要把他这个毒瘤,趁早除掉。

“你觉得我会答应吗?这些钱对我来说,其实都不算什么,我觉得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当然就是秦慕,而且他也是爱我的,我们两个人都是真心对待彼此,你为什么就不能放过我们呢?你觉得你和他的这样的结婚,真的以后就能永远维持下去吗?他爱的不是你,你清醒一下好不好!”

听到秦慕说的话,蓝依依觉得,自己接下来的生活有希望了,心中那份斗志也被燃烧了出来,把面前的陈雨,当做做必须要打败的怪物,才能够拿到最后的宝箱,所以当然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和她好好斗一顿。

说出这些话来的时候,自己都不太相信,这真的是自己说的吗?不过如果表现的如此深情的话,那个陈雨又怎么会认为,自己和这个秦慕之间,是真的有什么,所以作息当然是要做全套的,既然拿了人家的钱,当然就要付出自己全部的努力。

“我告诉你,你简直就是痴心妄想,你和秦慕之间,根本就是不可能的,难道你没有听爷爷说吗?你们两个人根本就是门不当户不对的,而且你觉得秦慕看上了,你真的就只是会一直爱你吗?不可能的,他对我来说,才是长久的存在,可对你而言就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陈雨感觉自己心头最痛的地方,狠狠的被蓝依依戳了一下,确实秦慕不喜欢自己,但也明白感情可以培养出来,所以两个人结婚了之后,每天都会呆在一起,就不相信他是块木头,自己感化不了他,更何况对自己的美貌还是有信心的。

小说

只系其逢怨春风:刁蛮无理,却不过是伪装的假象

2021-1-2 11:20:19

小说

花溪逐月与君共:冲喜?注定了悲催的命运。

2021-1-2 11:23:2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