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爱无终:苏半夏爱上蒋凌朔

从苏半夏爱上蒋凌朔的那一刻起,就注定要和他相爱相杀。,当儿子被掉包,女儿被谋杀,她被送进精神病院成为全城的笑柄,她才幡然醒醒悟,抽身离去。,可是当她彻底消失在他的世界里,蒋凌朔却又慌了……
执爱无终:苏半夏爱上蒋凌朔

第1章 虎毒不食子

凌晨三点,锦茗半山别墅门口。

苏半夏动作迅速地将女儿糖糖放进车后座,随后干脆的脚踩油门,她只希望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越快越好。

眼前的夜色一眼望不到头,外面刮起大风,豆大的雨滴打的车窗噼啪作响,有些骇人。

“妈咪,我们要去哪里啊……打雷了,糖糖害怕……”

“糖糖乖,捂着自己的耳朵就好了,妈咪带糖糖去一个很好玩儿的地方,那里有很多糖糖喜欢的娃娃。”

三岁大的小女孩儿听话的捂着耳朵,小脸滚烫通红,“妈咪,爹地呢,爹地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去?咳咳咳……”

才说完,糖糖剧烈的咳嗽起来。

“爹地”两字仿佛一根针,咻的扎进苏半夏的心脏,疼的她手上一紧,车头歪了几分。

“糖糖,”苏半夏深呼吸一口气,试图甩去脑海中蒋凌朔那冷漠至极的样子,“你爹地他很忙要出差,所以没空陪我们。”

苏半夏听着自己的声音,喑哑带着颤抖,一字一句,逼得她泪流满面。

蒋凌朔,她那朝夕相处五年的丈夫,她苏半夏爱了小半辈子的男人……

她耳畔仿佛还萦绕着他凉薄的嗓音,“小夜是我大哥唯一的孩子,现在只有糖糖能救的了他,把糖糖给我。”

……

外面开始下起了倾盆大雨,车内,苏半夏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苏半夏瞥了眼手机,呼吸一滞。

“苏半夏,你这个疯子,你想把糖糖带去哪里?我就在你后面,你给我马上停车,把糖糖带下来。”

蒋凌朔几近愤怒的低吼让苏半夏的心彻底凉透。

她紧咬嘴唇,“蒋凌朔,你还是不是个男人?!我已经说得很清楚,糖糖她感染了肺炎,如果坚持做肾移植手术,她会死的!”

“她是你的亲生女儿,虎毒还不食子,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

那边声音顿了顿,他的呼吸声极重。

“苏半夏,我再说最后一遍,停车,把糖糖放下。”

窗外的风雨越发放肆,黑夜中仿佛有无数只恶鬼张牙舞爪的往车窗扑腾,糖糖吓得哭出声来。

苏半夏心疼极了,对蒋凌朔的恨熊熊燃烧。

“蒋凌朔,你以为你是谁,你凭什么决定糖糖的生死?就因为你和你大嫂旧情复燃,以为你爱她,所以可以为了她的孩子,不惜牺牲自己孩子的性命吗?”

苏半夏勾唇冷笑,“你可真够恶心,你大哥要是知道自己尸骨未寒,弟弟就勾搭上了大嫂,应该会不肯瞑目吧?”

“闭嘴!”

蒋凌朔怒吼,像是一道雷几乎要震破苏半夏的耳膜,“苏半夏,我再数三个数,三个数后,你再不停车,我必定要你苏家家破人亡。”

“蒋凌朔,你混蛋!我爸妈他们得罪你了吗?!”

苏半夏心猛然揪紧。

“信不信由你,我没时间和你废话。”

“三。”

“蒋凌朔,你——”

“二。”

苏半夏浑身颤抖着,她已经被逼到了绝路。

“好,我停车,我马上停车!”

苏半夏愤恨地放下手机,立即脚踩刹车,却不想车子竟然丝毫没有反应,依旧快速朝前冲去!

糟糕,刹车竟然失灵了。

轰隆——

一道惊雷从天滚落,车子猛地朝跨江大桥的护栏撞去。

苏半夏猛然睁大眼睛,将糖糖紧紧抱在怀里。

“苏半夏!”

不知何时,落在一旁的手机里传出蒋凌朔的惊呼。

他就在她后面追着,眼睁睁看着苏半夏的车坠进大江中……

第2章 你这么做会遭报应的

“糖糖……”苏半夏猛地惊醒,发现自己在医院,跳下床就要去找糖糖。

查房的护士走进来,立刻按住她:“放心吧,你女儿没事儿,她正在手术室。”

“手术室?”苏半夏心惊不已,“糖糖在哪个手术室,我要去看她,她才那么小,一定害怕极了……”

护士皱眉看着她,不说话。

苏半夏心中不安,“你们把糖糖带去手术室干什么,是为了救她还是……做肾移植手术?!”

护士脸色又难看了几分。

不等她回答,苏半夏浑身一震,立即冲向病房门口。

不,不可以,她绝不会让糖糖受到半点伤害。

可刚跑到门口,她便被两个人高马大的男人给拦住。

“太太,先生吩咐过,你不能离开病房半步,还请回去吧。”

是蒋凌朔派来的人!

“你们放我过去。”

苏半夏挣扎着想要硬闯出去,两个保镖对视一眼,直接把苏瑾给拦腰扛起丢回病床上。

“太太,得罪了。”

苏半夏急的眼眶泛红,可她的力气根本比不过这两个男人,“我女儿就快要被害死了,求求你们放我出去吧……”

她泪流满面的哀求门口两人,这两人却只是看了她一眼,纹丝不动。

苏半夏无力的瘫坐在地上,突然心头一阵抽痛。

都说母子连心,难道是糖糖已经出事儿了?

门口光线突然一暗,随之而来的是满脸倦意的蒋凌朔,“苏半夏,你折腾够了么?”

苏半夏猛然抬头,盯着蒋凌朔那张冷厉的脸,眼眸中渐渐蓄满恨意,“你把糖糖交出来,她不能做肾移植手术,她会死的!”

“糖糖也是我的女儿,我自有分寸!”蒋凌朔凝眉,要不是给小夜从国外运回来的肾源还没有到,他也不会冒险取糖糖的肾。

不过他已经请了最权威的专家来做这场手术,一定不会有事。

“你有分寸就不会拿糖糖的命去换小夜的命,你眼里只有你的旧情人,糖糖肺炎了你都不管,现在竟然还想取糖糖的肾,蒋凌朔,你根本就不配做糖糖的父亲!”

苏半夏咆哮道,推开蒋凌朔就往外跑去,她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的女儿,绝不!

蒋凌朔一把攥住她的胳膊,将她抵到墙上禁锢住,额头上青筋暴起,似乎极力隐忍着愤怒。

“你以为这是商量么?我只是通知你而已,苏半夏你别忘了,这是你欠我大哥,欠小夜的。”

三年前,蒋家发生了一场大火,蒋凌朔的大哥为了救她而丧命。

出于愧疚,蒋凌朔主动照顾起大嫂瞿薇和他们的孩子小夜,而对她和糖糖却不闻不问。

外人只道他蒋凌朔情深义重,却不知,蒋凌朔和瞿薇曾经海誓山盟过。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他们分开,但是显然,大哥的死成功让他们旧情复燃。

“我欠大哥的我来还,跟糖糖没关系,不准你动她!”苏半夏几近崩溃,一想到糖糖无助地躺在手术台上,她的心就像被凌迟一样。

小夜病重她也很心疼,也不是不同意让糖糖做肾移植,但是现在糖糖感染了肺炎,随时有生命危险,怎么能再做手术?

“还?你怎么还?你能让大哥死而复生吗?”一提起大哥,蒋凌朔就眼眸猩红,浑身暴戾,他从小和大哥相依为命,长兄如父,大哥的死永远是横在他心中的一根刺。

“小夜是大哥血脉的延续,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他去死?苏半夏,你的心怎么这么狠?”

“我不管你怎么想我,总之我不会让女儿受到半点伤害!”苏半夏低吼,猛地发力挣脱禁锢,朝外跑去。

“那可由不得你!”蒋凌朔冷冷地皱起眉头,朝门口的保镖吩咐道,“把太太关起来,手术完成之前不许放她出去。”

“蒋凌朔,你混蛋!你凭什么这么做,你凭什么!”白艺璇被禁锢住,愤怒地冲着蒋凌朔的背影吼。

“糖糖会死的,她真的会死的!你这么做会遭报应的!”

很快,有医生进来给苏半夏注射了镇定剂,。

冷的液体流进体内,她无力的滑落在地上,嘴里呢喃着:“糖糖,是妈妈对不起你,妈妈没有保护好你……”

第3章 是你害死了糖糖

阴森黑暗的梦境里,糖糖凄厉地哭喊声忽远忽近。

“妈妈,救我——”

“妈妈,我好疼啊,呜呜呜。”

病床上的苏半夏被噩梦纠缠不休,急得满头大汗,忽的从梦中惊醒,猛地翻身坐起,“糖糖——”

镇定剂的副作用还在,她浑身无力,只能不断用力捏自己的大腿提醒自己保持精力。

跌跌撞撞地冲出病房,她披头散发像个疯子一样,扶着墙边的栏杆找到了糖糖的病房,但是那里面并没有人,只有叠放整齐的被单。

心里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她快速朝小夜的病房跑去。

“砰”的一声推开房门,就看见妆容精致,一脸悠闲的瞿薇,正在给小夜小苹果。

“糖糖呢?”苏半夏气急败坏地问道。

瞿薇温柔地扬起嘴角,像是没有看见她狼狈的样子一般,轻柔地说道:“呀,半夏你来了?”

苏半夏咬着后槽牙,拼命忍着不住发抖的手,双目通红地走到病床后边,颤抖着声音道:“我问你糖糖呢?”

瞿薇眨了眨漂亮的眼睛,涂着精致口红的嘴巴一张一合,柔声说道:“多亏了糖糖,小夜得救了,不过糖糖就……你不用担心,凌朔已经去给糖糖安排葬礼了,我有嘱咐他给糖糖选一个最宽敞舒服的墓地。”

苏半夏只觉得脑子一轰,眼前只剩下了瞿薇的那张烈焰红唇,其他所有的东西都退出了视野。

“糖糖……没了?”苏半夏小声不可置信地问道,她声音小到几乎听不见,仿佛怕吓坏了谁。

但是瞿薇却微微一歪头,笑着眨眼说道:“是呀。”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蒋凌朔不是说请了最好的医疗团队,保证手术万无一失么,为什么会这样?”

瞿薇刺眼的微笑,温柔的声音,瞬间刺激了苏半夏的视觉神经,让她瞬间崩溃,猛地冲上前,双手掐上瞿薇的脖子。

“是你,是你害死了糖糖,如果不是你和蒋凌朔逼着糖糖做手术,她就不会有事。”苏半夏的大脑已经不受自己控制,她只能感受到内心的不甘和愤怒。

她的糖糖不在了,瞿薇竟然还能笑着说出来,她分明就是故意的,故意盼着糖糖死。。

“你还我的糖糖,还我女儿!”苏半夏撕心裂肺地嘶吼着,双手死死锁住瞿薇的脖子。

“苏半夏,你个疯女人,放开我,糖糖是在手术中出意外死的,你有本事就去找那些医生,找我干什么!”瞿薇没想到苏半夏的力气那么大,任凭她怎么都挣脱不开,只有指甲在她脸上留下一道道血印。

蒋凌朔赶到门口的时候,看到的恰好就是瞿薇被苏半夏掐的快断气的一幕。

“住手!”他快速上前拉开苏半夏,转头看向瞿薇:“你没事吧?”

瞿薇红着眼睛摇摇头,柔弱地道:“我没事的,但是半夏她因为糖糖的死……好像受到刺激了,你快安慰安慰她吧。”

蒋凌朔皱起眉头,着沉重的步子走到苏半夏面前,喉结动了动,艰涩地开口:“我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当初医生说不会有任何问题,我才会坚持做手术……”

苏半夏拨开遮住眼睛的长发,像地狱里爬出来的厉鬼一般,仇视地盯着蒋凌朔怒吼道:

“我提醒过你的,我提醒过你的蒋凌朔,糖糖有肺炎,还刚刚出过车祸,可是你不听,你非要一意孤行,你的眼里只有小夜,你根本没管过糖糖的死活!你这个刽子手,是你亲手害死了我们的女儿!”

第4章 我先弄死你

蒋凌朔疲惫地揉了揉眉心,糖糖的死让他充斥在悲痛和自责中,葬礼的事又弄得他精疲力尽,面对失控的苏半夏,他尽量维持着最大的耐心。

“我知道你很难受,但是人死不能复生,你能不能冷静点,等葬礼过后再闹?”

“我闹?”苏半夏悲痛欲绝,指着蒋凌朔哑声说道,“要不是你非要取糖糖的肾,她怎么会死,我连糖糖最后一面都没见到,你却说我闹?”

“半夏,你冷静点,糖糖的死谁也不想的,凌朔已经很愧疚了……”瞿薇咬着唇,试图解释。

“别假惺惺了。”苏半夏抬高声音打断她,颤抖的手指指向两人:“你,还有你,你们两个都是杀人犯,联手杀掉了我的孩子,现在还装什么无辜?”

蒋凌朔脸色一冷,沉声说道:“闭嘴,胡说八道什么!”

“难道不是吗?糖糖不是被你们强制送上手术台才死的吗?现在小夜的身体里的肾不是糖糖的吗?”苏半夏红着眼睛连声问道,“你愧疚的话,那你把肾还给糖糖啊!”

“闭嘴!你以为你就无辜吗?”蒋凌朔冷冷地审视着她,眼眸猩红,“你真以为我不知道?要不是你勾/引大哥,让他去你房间,他怎么会因救你而死?”

“现在不过是让糖糖替你偿还大哥的命!一命抵一命,谁也不欠谁。”

苏半夏猛地睁大眼,心像被铁锤重重地砸了一下。

没想到一直以来,他是这么认为的,认为是她勾/引大哥,害死了大哥,所以要一命抵一命!

“蒋凌朔,你可真让人恶心,不是所有人都像你和瞿薇一样!”

苏半夏气急而怒,胸腔像有一团火,将她的理智燃烧殆尽,“就算一命抵一命,该死的那个人也是我,不是糖糖!”

“不,该死的人是你们,你们都要给糖糖偿命!”

苏半夏在崩溃的边缘,嘴里呢喃着,身体却已经不受控制地朝蒋凌朔扑去,又抓又打。

蒋凌朔耐心耗尽,抬手掐住苏半夏的脖子,将她推到窗边,苏半夏瞬间出去了大半个身子。

“你再不冷静下来,我就先弄死你!”蒋凌朔气得不轻,浑身的戾气爆发,仿佛地狱而来冷面修罗。

“好啊,今天你弄不死我,明天我就让你给你糖糖偿命!”苏半夏不甘示弱,一字一句血泪交织。

瞿薇柔柔弱弱地走过来规劝道:“凌朔,你别激动,半夏只是失去糖糖太伤心了,一时冲动,她不是故意的。”

说完,她又看向苏半夏,“半夏,你要怪就怪我,是我不尽责,没能让小夜好好的……你们千万不要因此伤了夫妻感情。”

“滚,少在我面前猫哭耗子假慈悲,你们这对奸夫淫妇,害死了糖糖,迟早会下地狱的!”苏半夏眼眸猩红,恨不得将两人碎尸万段。

“呵,那就看看是你先死,还是我们先下地狱!”蒋凌朔的手指一寸寸收紧,苏半夏的脸色变得涨红,几乎喘不过起来。

她嘴角嗫嚅着,想说什么,可是一个字也发不出,只有眼泪一颗颗砸在蒋凌朔的手背上。

“啪嗒。”

蒋凌朔像是被烫到一样,狠狠颤抖了一下,刚刚升起的怒火被浇熄,理智回归。

他到底还是心软了,猛地甩手将苏半夏扔到地板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好自为之。”

苏半夏半趴在地上,脸上的泪痕和血痕混成一片,看起来触目惊心。

她哑着嗓子,愤恨又苦涩地道:“蒋凌朔,你可真是冷血无情,当初是我瞎了眼才会嫁给你,最后连女儿都保不住,现在是时候给这段可笑的婚姻画上句号了!”

“从此以后,我们的关系只有一种——仇敌。我一定会亲手,给糖糖报仇!”

最后一句,她几乎是咬牙切齿。

早就该离婚了,如果不是她心底那隐隐的一抹不甘,在他们之间出现问题时就及时抽身,也不会造成今天这种结果。

蒋凌朔习惯了她冷漠倔强又固执的一面,现在看到她满眸子的仇恨和决绝,心猛然一颤。

良久,他薄唇轻启,沉声开口:“如你所愿。”

苏半夏颤抖着从地上站起来,没再看蒋凌朔一眼,跌跌撞撞地离去。

往后余生,她都会记住今天的痛和屈辱。

看着她踉跄离开的背影,那么单薄,孤寂,蒋凌朔竟然觉得心脏有些钝痛,好像失去了什么珍贵的东西一般。

第5章 还有没有一点道德伦理

狂风四起,乌云密布,倾盆大雨而下。

糖糖出生在一个晴空万里的日子,死于一个平凡普通的日子,葬礼却在一个瓢泼大雨的日子里进行。

苏半夏缓缓松手,巨大的黑伞掉落在身侧的草地上,豆大的雨滴从四面八方砸向脸颊与全身。

她像是感觉不到任何疼痛与寒冷,抬起脚步,一步一步地走向前,在众人跟震惊的目光中,缓缓跪下身,亲吻着冰凉的墓碑。

“糖糖宝宝,疼不疼?妈咪很快就会给你报仇的。”苏半夏闭上眼睛,眼角的泪水混杂着雨水沿着脸颊蜿蜒而下。

看在蒋凌朔的面子上,前来祭拜的人很多。

蒋凌朔撑伞站在人群的最前方,眼眶有些红红的,刚毅的下巴冒出一圈黑色的胡茬,整个人看起来异常颓废,完全没有往日雷厉风行的模样。

他看着身形憔悴的苏半夏,几次欲言又止,可对上她冷漠又仇视的双眸,最终还是作罢。

瞿薇一袭黑衣,撑伞走上前,满脸悲痛地拍拍苏半夏的肩膀,“半夏,节哀顺变,你这样糖糖在天之灵也不会安息的。”

“走开,不用你假惺惺!”苏半夏挥开她的胳膊,眼眸猩红地看着她。

瞿薇摇摇晃晃地跌坐在地上,眼里的哀伤立刻变成了委屈,“对不起半夏,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收起你那一套,这里不欢迎你,马上给我滚!”苏半夏努力隐忍着,才控制住不去撕破瞿薇那张伪善的脸。

“够了!”蒋凌朔大步跨过来,脸色不悦,训斥道:“这里是糖糖的葬礼,不是吵架的地方,别脏了糖糖的眼!”

“对不起,我只是想和糖糖道个别,没想到半夏她……”瞿薇站起身,顾不得身上的泥土,拉着凌朔的胳膊,委屈地道歉。

苏半夏却是冷笑一声,扶着墓碑站起来,愤恨道:“到底是谁脏了糖糖的眼?众目睽睽之下,大嫂和小叔子拉拉扯扯,还有没有一点道德伦理?”

听到这话,来宾顿时指指点点地议论起来。

蒋凌朔和苏半夏婚变的消息,在蒋凌朔大哥死后就传的沸沸扬扬。

而蒋凌朔和大嫂瞿薇的旧情,也不是什么秘密。

如今从苏半夏嘴里说出来,就更添了一层石锤,众人看瞿薇的眼神都变了。

瞿薇触电般地缩回手,眼神畏缩了一下,很快又恢复镇定,委屈道:“半夏,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和凌朔之前清清白白,从来没有越矩。我知道你因为糖糖的死怪我,但事关蒋家的声誉,你可不能信口雌黄。”

“好一句清清白白!你敢对天发誓吗,若是你对蒋凌朔有任何想法,天打雷劈,断子绝孙!”

苏半夏浑身都被雨水浸透了,满头的黑发粘在脸上,眼神犀利,像个索命的女鬼。

“你……”瞿薇脸色一变,正准备开口,突然轰隆一声,天空劈下一个响雷,吓得她浑身一抖。

果然,人不能做亏心事。

“怎么,不敢吗?”苏半夏冷笑一声,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瞿薇。

蒋凌朔皱眉,冷清的眸子晦暗不明,“有什么话回家再说,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这话,是对着苏半夏说的。

苏半夏的心脏一阵钝痛,无论什么时候,他总是偏向瞿薇的。

第6章 你迟早会下地狱的

“呵,现在知道丢人现眼了?两人卿卿我我的时候怎么不觉得丢人现眼?蒋凌朔,你不仅对不起我,对不起糖糖,更对不起大哥,他在天之灵要是看到你和瞿薇苟且,不知道能不能瞑目……”

“啪——”

苏半夏话没说完,脸上就挨了一巴掌,重重地跌坐在地上,火辣辣的触感席卷而来,让她的脑袋嗡嗡作响。

人群中发出一声惊呼,所有人都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诧异不已,但是没人敢站出来说一句话。

苏半夏抬起头,嘴角挂着血,此刻的她狼狈不堪,眼神却异常清明。

她一步步爬到糖糖的墓碑前,睁大眼睛瞪着蒋凌朔和瞿薇,咬牙一字一句道:“糖糖,你在天上看清楚,就是这两个人,合谋害死了你,不过你放心,妈妈一定会替你报仇的,到时候妈妈就来陪你……”

“苏半夏,你够了!”蒋凌朔阴沉着脸,上前一把拉住苏半夏,大手紧紧钳住她的下颚,冷声道:“糖糖的死是医疗事故,你一口一个我害死了她,我是她父亲,难道会害死自己的女儿吗?”

“你再胡言乱语,别怪我不客气!”

“呸!你这个冷血心肠的男人,根本不配做父亲,要不是你坚持要把糖糖送上手术台,她怎么会出事!蒋凌朔,你迟早会下地狱的!”

苏半夏眼眸猩红,眼神恨不得要吃了他一般。

瞿薇在一旁看着,心中暗自叫好,苏半夏,你就闹吧,闹的越大越好!

蒋凌朔眯了眯眼,握着苏半夏的下颚收紧,良久,一把将她甩在地上,沉声吩咐道:“来人,将她带回去!”

很快,人群中冲出来几个黑衣保镖。

场面一度混乱,很快苏半夏就被几个大汉抓住摁在地上,动弹不得。

“你们放开我,蒋凌朔,你混蛋!”苏半夏狼狈地匍匐在地上,身上脸上都是污秽的泥土,毫无尊严。

“关起来,没我的允许,谁都不准去看她。”蒋凌朔冷冷地瞥了她一眼,冷冷地道。

保镖像拎小鸡一样,将浑身湿漉漉的苏半夏拎起来,塞进车里,扬长而去。

一场葬礼,终究是以闹剧收场。

苏半夏没想到蒋凌朔竟然真的那么狠心,将她关进了别墅三楼最角落的阴暗房间里。

整个房间狭窄又黑暗,只有一扇小小的窗子,能透进光来。

如果说这是惩罚,那么蒋凌朔做到了。

逼仄压抑的环境和沉重的心理负担同时压在苏半夏的脊背上,让她夜夜失眠,日日抓狂。

苏半夏患上了抑郁症。

她没日没夜的用头撞墙,用牙齿啃咬自己的脉搏,撕扯头发,疯狂的吼叫,她用尽一切方法希望自己能够得到解脱,能够获得救赎。

但一切无解,直到瞿薇出现。

瞿薇依旧如平日里光鲜,嘴角挂着温柔的笑,让人开了门,便让其他人都离开了。

“苏半夏,这里面的日子过得还舒坦吗?”瞿薇高傲地仰起下巴,居高临下地看着双手抱膝坐在阴暗角落里的苏半夏。

苏半夏原先是没有听到任何声音的,她两只眼睛都仅仅盯着脚尖前面一处圆点,那是墙壁裂缝处透进来的一束光,打在地上只有一个指甲盖的光点大小。

她每天都看着那个光点,看它的移动来确定时间。

“苏半夏,你以为你不搭理我,就好过了吗?错了!你越是不如我意,我越是让你难过。说话啊!”瞿薇尖利的声音刺破耳膜穿进来。

苏半夏缓缓抬起头,眼神空洞地看向瞿薇,哑着声音问道:“蒋凌朔呢?”

第7章 糖糖究竟是怎么死的

瞿薇勾起嘴角:“凌朔那么忙,哪有时间来见你,更何况你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谁愿意看?”

“他不来,你来做什么?看我笑话?”苏半夏依旧坐在地上,不为所动。

瞿薇感觉自己说的狠话都像是打在了棉花上,如果欺凌的对象不发出惨叫,那动手的人就不会得到乐趣。

所以,她要看到苏半夏痛苦,打破她老神在在的表象,她要让她抓狂起来,才能满足瞿薇的乐趣。

她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苏半夏,你不是要和凌朔离婚吗,只要你马上签下这份离婚协议,我就去替你求情,让凌朔放你一条生路,你也就不用像现在这样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呵。”看着她那张小人得志的脸,苏半夏忍不住轻笑一声,“替我求情?你当我不知道你打的好算盘吗?我偏不如你所愿!”

“我改变主意了,这婚我不离了,你们这对狗男女想光明正大的在一起,等下辈子吧!”

此话一出,瞿薇瞬间脸色一片狰狞,但她忍了下来,继续说道:“你最在意的是糖糖吧?你难道不想知道糖糖究竟是怎么死的?”

“当然是被你害死的,我早晚有一天会杀了你,给糖糖报仇!”苏半夏目眦欲裂地说道,她还坐在地上,但她的身体已经开始发抖。

“哈哈哈,你太天真了。你当我一个死了丈夫的女人能有多大本事,再说了,小夜又不是我亲生的,让糖糖缺个肾,害死她对我有什么好处?”瞿薇漫不经心地说道。

苏半夏脸色一白:“你这话什么意思?小夜不是你的孩子?那你为什么一定要让蒋凌朔挖走糖糖的肾去给小夜治病?”

其实所有答案似乎都蒙了一层灰尘,就在眼前,又很朦胧,忽远又近。

随着瞿薇的引导,苏半夏渐渐抓住一根绳,答案在心中即将破土而出。

“小夜当然不是我的孩子,我和凌朔真心相爱,凌朔怎么可能会让我给别的男人生孩子?当年我怀的,也是凌朔的孩子,只可惜那个孩子早夭,凌朔担心我受不了打击,亲手将小夜抱给我,又对外宣称你的大儿子早夭。”瞿薇阴笑着说道。

“这些事情其实你已经猜到了吧?”瞿薇观察着苏半夏的脸色,继续说道,“你只是心底一直不愿意承认,所以自己蒙蔽自己,逃避现实罢了。”

她知道苏半夏已经患上了抑郁症,只需要刻意的引导和适当的刺激,苏半夏就能发疯。

“小夜……他是我的孩子?”苏半夏瞬间崩溃道,“不可能!我的另一个孩子明明早夭,凌朔不会这么做的!”

当年,她和瞿薇同一天分娩,她生的是龙凤胎,儿子却生下来就夭折了,只剩下一个女儿糖糖。

而瞿薇生的正巧也是一个儿子,就是小夜。

现在瞿薇却说,小夜是她夭折的儿子?

“不信的话,你去看看小夜的胎记在哪儿就知道了。”瞿薇淡然地说道。

“不会的,你撒谎!”苏半夏握紧双拳,牙齿开始颤抖,指缝里流出鲜血。

瞿薇看着这一幕,只觉得还不够痛快,她还要再添一把柴火,“小夜患病,命不久矣,并不是什么阻碍,但是糖糖就不一样了。”

“你什么意思?”苏半夏猛地转过眼眸,凌厉地看着瞿薇问道。

第8章 这一切都是蒋凌朔做的

瞿薇得意地说道,“蒋凌朔爱的人是我,只是因为我嫁给了他大哥,但是现在他大哥死了,只要糖糖也死了,他就能正大光明的我在一起了。”

“这一切都是蒋凌朔做的?”苏半夏不可置信地问道。

“当然,糖糖是我们在一起最大的阻碍,她不能活。”瞿薇微微扬起下巴,居高临下地看着几近崩溃的苏半夏,放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不管是你,还是糖糖,在凌朔眼里远远不如我们的爱情重要,你们都是我们在一起的绊脚石罢了。”

最后一句话一出,精神本就在崩溃边缘的苏半夏瞬间双目充血。

“怪不得,怪不得,原来这一切都是你们做的!”

“是你们这对狗男女,害死了糖糖,抢走了我的小夜,我要杀了你们……”

苏半夏疯了一般地朝瞿薇身上扑去,瞿薇却一反常态的没有反抗,反而朝着楼梯口退去,算准了时间滚下去。

“半夏,你冷静点,啊——”

就在蒋凌朔进门时,恰好看到苏半夏正将瞿薇推下了楼梯……

“薇薇——”蒋凌朔目眦欲裂,嘶喊一声,冲过去将瞿薇抱在怀里。

“凌朔,我好疼啊——”瞿薇皱起眉头,虚弱地说道。

“别怕。”蒋凌朔轻声安慰一句,转头对苏半夏厉声说道,“你最好祈祷薇薇没事儿,不然我让你十倍偿还她的痛苦!”

说完,就抱起瞿薇冲向医院。

苏半夏呆坐在地上许久,终于缓过神,趁着没人看管,逃出了蒋家的别墅。

她身无分文,无处可去,又随时都有可能犯病想死,只能趁着自己还算清醒的时候把记忆捋一遍。

火灾那晚……

苏半夏猛地睁开双眼,刺眼的阳光都未能让她眨一下眼睛。

她想起来了!

想到瞿薇说的那些话,苏半夏将线索串联起来,终于回想起那晚。

大哥觉得那个夭折的孩子的胎记和小夜身上的胎记,无论是位置还是形状都很像,但他不确定,所以来她这里求证。

“我早夭的那个孩子,胎记在后心,背部与心脏相对应的地方,一块像云朵一样的青色胎记。”

苏半夏记得当时自己是这么回答的,大哥的脸色当时就变了,然后有人在门外发出了声音,大哥追出去,半路起了火灾,只好返回来救苏半夏。

“原来如此,那么很有可能当时那个人是瞿薇,她偷听到我们两个猜到了小夜的身世真相,于是刻意放火想烧死我们,却没想到……”

苏半夏理清思路,从地上站起来,尽量将自己收拾的干净整洁一些。

大哥的死很有可能和瞿薇有关,瞿薇和小夜此时都在医院里,她必须要去医院一趟。

小说

夏末微凉情未央:一生喜乐无忧偏偏爱上莫褚寻

2021-1-2 11:17:08

小说

只系其逢怨春风:刁蛮无理,却不过是伪装的假象

2021-1-2 11:20:1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