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婚无归途:婚姻,可真是人生的坟墓!

深夜十二点,浴室里传来水声,我躺在床上却毫无睡意,脑海里全是我男人这段时间不对径的地方…比如中午让他把垃圾带到垃圾桶去,他特意换套干净的衣服,头发喷点摩丝,另外还再喷点香水,回来后还咧着嘴偷笑……
此婚无归途:婚姻,可真是人生的坟墓!

第1章 陌生的女人

深夜十二点,浴室里传来水声,我躺在床上却毫无睡意,脑海里全是我男人这段时间不对径的地方……

比如中午让他把垃圾带到垃圾桶去,他特意换套干净的衣服,头发喷点摩丝,另外还再喷点香水,回来后还咧着嘴偷笑……

再比如近期每晚回来得特别晚,一躺下就打呼噜,仿佛累得不行。

我忍不住多想,他是不是外面有了女人?

我把这种猜想告诉闺蜜,闺蜜笑说,像吴一城这种24孝老公都能出轨的话,世上就没有好男人了。

是啊,吴一城就是大家眼里的24孝好老公。

我大学毕业后相亲认识吴一城,他各种表现优秀,我也就入了他的蜜罐,现在我跟他结婚三年,好不容易才怀着现在肚子里的孩子。

我心头有些堵,猜测种种,归根到底是不是因为我怀孕的缘故,他忍不住在外乱来?

孕期中的我反映特别大,吐得也厉害,而且在怀孕初期就见红一次,我们便没了房事,可偏偏吴一城对那方面需求旺盛……,刚开始每晚抱着我磨蹭不停,却也忍得住,可最近他基本是躺下就睡,对我没了亲密的举止。

甚至连话都没几句。

浴室门开了,我强装笑容的叫了句老公。

他皱着眉反问我怎么还没有睡,然后上床,背对着我就躺下了。

我看着他刻意疏远我的背,心头五味杂陈,我小声地慢慢挪到他身后,想要近靠着他,可我的手刚碰他腰,就听到他有些不耐的说他明天还要早起,公司的事没忙完,叫我别闹了。

我的手停在那有些僵硬,我是他老婆,想抱抱他怎么就是闹了呢?

我问他,怎么最近老加班,早上还要起那么早?

他却直接把灯关了,鼻音浓重的说,他周末要去北京出差。

除此之外,一句话都不愿多说。

我的心咯噔了一下,怎么又出差?

这已经是这个月第四次出差了,我往前挪了挪故意贴着他,他都没反映,于是我嘴凑到他后脖子位置吻了吻,我知道那里是他敏感地方,他一样没动静,只是哈欠连天的说,快睡了,你一个孕妇,瞎忙活什么。

我小声的说,老公,我们很久没那个了。

他好像浅睡了,迷迷糊糊的嗯了声。

我又叫了他一声,回答我的是他连绵起伏的呼噜声,在这样的夜里,格外清晰。

我们就这样睡着,同床异梦般。

我睁着眼望着天花板无法入睡,这时放在床头的手机亮起,我拿过来看,是威信有人加我为好友,对方发过来的验证信息却是我老公吴一城的名字,我有些奇怪,点了通过,还没来得及去看对方朋友圈信息,对方已经发了信息过来。

——-一城的老婆是吧。

对方头像是个女人,我点大查看,她化着淡妆,五官精致,一身白色长裙,很仙,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我问她是谁,她再次发来信息。

——-想知道我是谁,你看一城的手机就知道了,密码是171214。

我心猛的一跳,拿起吴一城手机时,紧张得手在发抖,我不死心的用我所知道的密码解锁,提示错误,我又录入我们结婚纪念日、我与他的生日都错,至到录入那几个数字。

第2章 主治医生

屏幕解开瞬间,我心凉了个透底,吴一城这段时间的异样,答案仿佛呼之欲出。

我点击他威信,那个女人在一小时前就跟他聊天了,那个时候他在洗澡……俩人聊天记录我从头看到尾,看到最后把我气哭!

我怎么就成了死皮赖脸追求他了?还说他不答应我就一哭二闹三上吊,又闹到他单位去,被逼迫无奈才跟我结婚!

还说我好吃懒做,花钱大手大脚,又整天邋里邋遢的,现在看到我就倒胃口……

我死握着手机,红着眼盯着床上男人,眼泪流了一脸。

我真想把手机咂到他身上去,但我没有,砸过去让他跟我吵?那样只会如小三愿。

翻到他们最近的聊天记录,是他们俩相约周末去北京游玩,就在刚刚他却跟我说,他要出差!

睡着的吴一城突然翻身面对我,我吓傻了,僵站在床边那一动不动,直到他没任何反映,我才小心放下手机,爬上床。

这个时候,我要怎么办啊?是跟他大吵大闹摊牌?哭着求他跟那女人断绝关系?还是装作一无所知……。

最后,我也做了像所有女人会做的事,妄想他回心转意,妄想自己在他心里还有一席之地,毕竟,我们马上就要当爸爸妈妈了。

但可笑的是,我错了,错得非常离谱。

我想大概是我们很久没有温存,感情淡了,他才会在外面找女人,我就当他叫了免费的鸡!只要我跟他继续温存,回到以前,他就会想到我的好,把一颗心放在这个家。

想到这,我叫了他几声老公,他模糊的应着,我又伸手去抱他,可在我刚要抱住他时,我就被他推开。

他的力道很大,我猝不及防,整个人直接从床上跌坐在地上,我懵了一下,眼泪立刻流出来,就这样看着床上的他。

他没有下来扶我,只是黑着脸又特别不耐烦的从床上起来后责怪我: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

他就好像没看到我脸上的泪,也根本忘记了我是个孕妇,直接一边穿衣服一边说他明天要早起,要去他妈那睡。

我看着他往大门方向走去,捂着肚子大声说肚子疼。

现在,我想要留他在我身边,我害怕他不是去婆婆那,而是去找那个女人。

吴一城冷着一张脸,更加不耐烦了,他说:早不疼,晚不疼,偏偏现在肚子疼,大半夜你逗我好玩是吗?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明天六点我就得去公司。

然后没再给我说话的机会,他说完就重重甩门离开。

他的冷漠让我浑身冰冷。

肚子隐隐的痛顿时变得厉害,我打他电话,从开始的无人接听到最后关机……,我真的不敢相信,那个曾经爱我的男人变成了这样。

我一个人哆哆嗦嗦的走到小区门口拦了辆出租车,现在只是初秋,我却感觉到特别的冷。

连司机都问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说这世上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而陪了我三年的枕边人,不闻不问,让得我自生自灭。

到医院后我第一时间找医生,在走廊里时,我身下突然一热,像有什么东西从我身体里涌出来,我吓得大叫一声,惊慌失措的抓住从我身边走过的医生,对方因为我的动作一惊,下意识挣脱。

我从抓着他手变成抱着他大腿,整个人坐在他腿边,我看到了我裙子上好多血,红色的血……

我说,救救我肚子里的孩子。

我的声音在抖,一颗心像在嗓子里,这个孩子来得很不容易,我又是吃药又是打针……我不敢想,要是孩子没了,我婚姻会怎么样。

也许,我心里还在奢望着些什么吧。

医生弯腰拍着我肩问我孩子几个月了。

我急忙说四个月,然后我被他打横抱起,我害怕的紧紧抱着他脖子,我闻到他的身上有着浓烈的医院消毒水味,还渗着剃须泡沫的清香,这些味道让我感到心安。

做了一系列的检查,也打针,孩子总算是保住了,而这一切多亏尹医生,被我抱着大腿的那位医生,阴差阳错成了我的主治医生。

一个让我穷极一生都看不透的男人。

第3章 我的决定

现在,我躺在病床上输液,尹医生拿着检验单告诉我一些结果,也交代我一些注意事项,他说:“孕妇情绪需控制好,保持良好心态,饮食方面合理安排,最重要一点,一定要注意安全,不然,谁都没有办法。”

他的声音出奇的好听,仿佛深夜电台的主持人,充满磁性。

我却看着他白马褂下边的血迹走神,那是他抱我时,不小心擦到的,不知道他有没有注意到。

记得我第一次见红时,让吴一城帮我洗裙子,洗床单,可他却说男人要是碰了女人那种血,会走一辈子衰运,最后还是我自己动手洗了。

尹尉见我没反映,皱眉看着我:“你有没有记住我的话?”

我才回过来,看着他尴尬的点头,才发现,他有一张棱角分明的脸,皮囊极好,他很帅。

尹尉看了眼病房又问:“你的家属呢?”

抿了下唇,我摇头……。

尹尉眉头皱得更紧。

我紧接着说:“我朋友明天会过来,我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生怕他找我刚才资料上填写的吴一城。

尹尉好像还想说什么,最后只是嘱咐我好好休息。

现在已经近天亮了……,我望着泛着鱼肚白的天空,又拨打起吴一城手机,一遍又一遍,那边也是一遍一遍关机的提示音。

连着三天,我打他手机都是关机。

我住院的事,没有告诉任何人,每天三餐都是外卖送过来,很方便,只是每次尹医生巡房,见我吃外卖,那眉头皱得蚊子都能夹死。

我想他大概没见过像我这么惨的孕妇吧。

今天是我住院第五天,我又试着打吴一城手机,刚拨打就被接通,我还没有来得及说话,电话那边是我熟悉的喘/息声传来。

“瑶瑶,你真是个宝,我爱死你了。”

“为什么,我没有早点遇上你?你这么好,好到我想要跟你白头偕老,想要跟你一辈子……。”

吴一城的情话顿时气得我浑身发抖!我对着手机大声喊着吴一城名字,连声音都因为激动变得尖锐,几秒后,电话就被挂。

我咬着牙再打,电话却关了机。

就在这时,我威信却响个不停,提醒收到新消息,我点开看全是那个女人发来的,是她跟吴一城游长城,故宫的照片,还有他们的私密爱语的录音!

吴一城叫那个小三老婆,叫她亲爱的,夸着她各种好,诋毁着我各种不好……。

那我呢?我算什么?我又算什么?

我把自己关在洗手间里哭得歇斯底里,流着泪一遍遍看着我老公跟另一个女人的照片,听着他们的甜言蜜语,如同有把刀狠狠的往我身上扎着。

痛到最后,我自己也想明白,想清楚了。

这样的婚姻,根本没再继续下去的必要。

这个孩子,我相信自己能把他养大,就算没有爸爸,他也能开开心心长大,我会加倍的爱他,疼他!

洗手间镜子里照着的我,一脸憔的悴,更没有血色,眼睛也是又红又肿,为了吴一城这个渣男,我把自己过成不副鬼样子,值得吗?

一点都不值得!

这时,门外尹医生突然叫我。

我立刻禁声,甚至把呼吸都刻意压低,想到那天他穿着沾着我血的衣服上班,更不愿意再将这样的自己让在他看到。

尹医生在外面停顿了几秒,可能觉得我出去了,他就走了,我听着他脚步声远走,暗暗松了口气。

我想,他应该走了吧。

毕竟,我只是他那么多病人中的一员,有那么多病人等着他去查看,我狠狠擦了把脸,拿起手机编辑条信息发给吴一城——-回来后,我们就把婚离了。

成全他,也成全自己。

深呼吸一口气,准备离开洗手间,没注意旁边有积水,我身体猛的一滑,吓得我立刻尖叫一声。

于此同时,洗手间的门被推开,尹医生那双清冽到如深冬的黑眸直朝我射来,而我一时之间忘了反映……

第4章 婚姻,真是折磨人的东西

“你还打算抓多久?嗯?”尹医生突然开口,我整个人才回过神来,赶紧低头,这才才看到自己的手放在哪里。

这一瞬间如同手抓到烫手的铁钳似的,猛的抽回了,我红着脸慌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幸好,在我要摔倒那一瞬间,抓住了尹医生的皮带,要不然,我真不敢保证孩子是否还能安然无恙。

也幸好,他没有走,帮了我。

我道歉完后,又是急忙说谢谢,不敢去看他眼睛。

尹医生慎重的再次对我嘱咐,想要孩子平安,务必小心谨慎。

我整个人都变得小心翼翼,生怕嗑嗑碰碰不小心伤到孩子。

而我发给吴一城的短信,如同石沉大海般,没有任何回应,我没把心思放在这上面,更是没再打扰那俩人,呵,我就祝他们白头到老,百年孤独吧。

到了第六天,尹医生说我可以出院了!

我叫闺蜜董芊芊来接我,她来到病房,听了我为什么住院的事,把吴一城骂了个狗血淋头,她一直骂,而我,望着窗外的阳光,心里意外的有些平静。

也许,我心里有了打算跟结果,反而看开了。

肚子里这个孩子,我是必须要生下来的,也必须跟我在一起,为了这个孩子,我又是打促排针又是吃保胎药,95斤的身材硬生生变成了120斤。

把所有手续办好,我们准备走,这时尹医生过来了,他单手放在白马褂口袋中,身形修长挺拔,就像医院里的一道风景,养眼。

他看到董芊芊淡淡的点了下头,他又重新嘱咐了一遍出院后该注意的事项,我向他保证记住了,他才离开。

人前脚刚走,董芊芊就冲我眨眼:“这么帅的妇产科医生?”

她格外咬生妇产科这三个字,让我有点别扭起来。

第一次检查,情况特别紧急,紧急到我都没时间去在意男女有别,跟他只是医患关系,现在,心里却觉得怪怪的。

虽然他是医生,但他也是个男人,他是,第二个见过我隐私地方的男人。

“明月,你说他一个大男人天天面对女人那个部位,会不会得ED啊?”

“你瞎说什么呢。”我无语极了。

董芊芊摸了把我圆呼呼的脸,笑着说:“婚姻,真是个折磨人的东西啊。”

可不是吗?婚姻,可真是人生的坟墓!

离开医院后,董芊芊因为她店里有事,只把我送到楼下就走了,临走前,她对我是千叮嘱万嘱咐要小心,有什么事,一定第一时间找她。

我心里暖暖的。

一回到家,意外的是我婆婆居然在,她穿着我的家居服,头发蓬松,好像刚睡醒,她看到门口的我,也愣了愣,接着笑容展开。

“明月,你可回来了,一城打电话给我说你不舒服,让我来照顾你,可是你电话呢老打不通,一城手机也关机,我担心你,就直接住在这里等你二天了,怎么样?身体没事吧?”婆婆牵着我手,把我带到沙发上坐下,又热情的倒了杯温水给我:“快喝杯暖茶,秋天干燥,要多喝水。”

我心里沉甸甸的,婆婆对我还不错,知道我怀孕后,嘘寒问暖的,虽然没住在一起照顾我,却也整天大胖孙子的挂在嘴上,时常送汤过来。

要是离婚,她会让我带走孩子吗?

心里装着事的我,没注意到她神色紧张盯着我手里的水,直到我喝完,她才好像松了口气。

“还有你最喜欢的红豆糕,我去厨房端给你吃。”她又很快从厨房里端出盘红豆糕,她热情难却,我强行吃了两块。

她话多,一会儿聊孩子叫什么名字好,一会儿聊将来她要给孩子买个大房子,我听着头昏昏沉沉的,眼皮却好似有千万斤重,怎样都无法睁开,最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

直到我腹部突然传来的痛楚让我从痛醒,我一动,才发现我的手像被人綑绑住,而我的婆婆就站在床边,我望着她手里的东西,惊恐的挣扎:“妈,妈,你要做什么……。”

第5章 我得活着

她立刻抓了块布塞在我嘴里,然后,她就拿着那手臂粗的木棍,碾压着我腹部,我真的不敢相信,面前这个狞狰可怕的人,会是那个慈爱婆婆。

我拼命挣扎着,塞着东西的嘴却不能发现任何声音,汗水跟泪水流了我满脸,婆婆却像没有看到。

她动作不停,越来越快,力道也越来越大。

我清楚感觉到身下涌出阵阵热流,我的孩子,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被迫离开我!

我好恨,真的好恨啊,这可是他们吴家的血脉,他们怎么能做这种畜生干的事?

我身体上的痛让我痛不欲生,而我心上的痛,远比身体的强烈百倍,万倍,我尝到嘴里有血腥的味道,我盯着婆婆的脸,我在心里发誓,这辈子我都不会放过她。

房间的门这时被推开,我睁大眼,因为进来的人是加我威信的那女人,也就是吴一城外面的相好,那个小三,她朝我挑衅一笑,然后走到婆婆身边问:“妈,怎么样了?能搞掉吗?”

妈?她叫婆婆叫妈?

婆婆用手背擦了把脸上的汗,气喘吁吁的说:“能,当然能,就差最后一下了。”

我死死的看了眼婆婆,然后盯着小三小三,整个人都气得在抖,我早就该想到,这事跟这个女人有关系,我都愿意离婚让位,她为什么不放过这个孩子?

怎么这么狠毒啊?

肚子这时被重重往下一压,我觉得身下有什么东西滑了出来……,硬生生的力道把它从我身体里抽出来,我的心如同瞬间四分五裂,浑身都在抖个不停,宝宝,对不起,是妈妈没有保护好你。

是妈妈的错,是妈妈瞎了眼啊。

婆婆拿了块布往我身下一抹,然后丢到旁边垃圾桶里,我歪着头,看到那块布上全是血,中间突起的部位……。

那是我的孩子。

眼里的泪水让我看不清任何东西,胸口似压着千斤重石喘不过气来。

吴一城手里拿着东西走了进来,他脸色如常,好像我肚子里怀得不是他的骨肉,好像过去几年里跟我日夜相处的是另有其人,他看着我,眼神有些复杂,手里的东西藏在身上,欲言又止一样。

小三将吴一城手里东西拿过去,在我眼前扬了扬,我看到是份文件,页头‘离婚协议书’五个字如同电钻钻着我心。

刚把我孩子杀死,就迫不及待强迫我离婚!

他们真是打得一副好算盘。

小三将我被绑的手松开,强行把笔塞在我手里,扯高气昂的说:“把字签了,你跟一城好聚好散。”

我紧攥拳头,指甲陷入掌心也不觉得疼,我盯着吴一城,想要质问他,想要掐死他,可我的身体动不了,身下更是一片狼籍。

“快把字签了!”小三见我不动,抓着我手放在协议书上,恶狠狠的说:“你不签的话,我们就不管你,把你绑在这里三天三夜流血致死,到时候来查,也只会让人觉得你不想去医院流产,找的黑医家里小手术死的,你可要想清楚了。”

我看到小三在说这话时眼里流露出的歹毒……,还有吴一城看我时,她眼里的嫉妒,我相信她不是在跟我开玩笑。

我不能死,至少不是以这样的方式离开这个世界。

我得活着!活着才能报仇!

我握着笔,颤抖着在上面写下我的名字,上面密密麻麻的条款根本不让我看,小三拿着被我签了字的离婚协议书跑到吴一城身边,然后笑着亲了下他的脸,甜甜的叫他老公。

婆婆把我简单收拾一番,就把我丢到了门口,不管我身下还流着血,立刻就要把门关上时,我不知道这时哪来力气狠狠的挡住门,猩红着眼盯着里面的男人,扬起抹笑容说:“吴一城,我替那个孩子叫你一声爸爸,我祝你,这辈子都听不到有人叫你这两个字。”

第6章 他的干净

听了我的话,里面小三顿时炸了,冲出来就甩了巴掌在我脸上:“你个疯女人!”“真是个恶毒的女人!”

我被小三这巴掌扇倒在地,嘴里一股血腥味,可见她用了多大力气。

吴一城始终像个局外人,事不关已的站在那,像一个看客,看着我的狼狈,我的不堪,我的悲凉。

我低声嗤嗤的笑了笑,摇摇晃晃的扶着墙站了起来,里面噼里啪啦的丢出些东西,我手机顿时屏幕裂开的落在我脚边,小三扯高气昂的说:“拿走你的这些垃圾。”

我一个人走到小区门口,阳光照在我身上,我却只觉得冷,手机开不了机,来来往往的路人见我都故意拉开距离,无助跟绝望充斥着我整个心。

我现在这样,能去哪?

望着熟悉的红绿灯,我觉得自己失了方向,迷了路,无家可归,最后忍不住蹲在路边,嚎啕大哭起来,就像被抛弃的孩子,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好像听到有人在旁边叫我,我抬头望去。

尹尉不知何时站在我旁边。

他站在树荫下,斑驳的阳光透过树的缝隙射在他脸上,俊逸出尘的脸上像是看不到人间烟火气息,可能因为我在哭,他眉锋稍皱着。

这一刻,我想逃,想要躲。

他很干净,而我很脏。

我急忙起身,因为蹲得久,又起得急,我身体不稳的往一旁倒去,尹尉伸了把手将我扶稳,我还没来得急说什么,便听到他声音冷硬的问:“宋明月,你是怎么回事?”

顺着他震惊的目光,我看到了我大腿上的血迹。

就像自己的伤疤赤祼祼的展现在他面前,我恨不得自己能隐身。

早上出院的时候,他还在叮嘱交待我各种注意事项,我满口答应保证会照顾好自己,结果呢?仅仅一个下午,我就弄丢了孩子。

“上车,去医院。”尹尉搀扶着我要上他的车,我浑身僵硬的走了几步,然后定在原地不动。

我红着眼睛摇头,我说我不要去医院。

那个地方,早上我还高兴的幢幜着我跟孩子的未来,在心里承诺好好爱他,保护他,会将所有的爱给予他,可现在呢?

亲眼看着他被别人夺去生命,我摸了摸自己扁扁的肚子,心如刀割。

我还去医院做什么?

我这副鬼样子,如果死了都是活该,是我自作自受!谁让我连自己孩子都护不住。

眼泪在我眼睛里打转,肩膀控制不住的颤抖,尹尉见我这样,似乎轻叹了一口气。然后妥协的说先上车,不去医院了。

我低下头,把眼泪擦干。

他拉开车门,里面是米色真皮坐椅,心头有不知味的东西在胸口来回窜,他像是知道我在想什么,二话不说直接将我抱上车,为了照顾我的想法,还安慰我说没关系,让我不必在意。

我的手紧抓着前面副驾驶座椅,尽量将面积维持到最小,再一次,他又沾染到我身上这种东西。

一般男人都会介意的东西。

而他却不在意,在这个男人这里,我的心似乎暖了点。

车子穿梭过这个城市最热闹的街区,后进入小区停在幢楼下,尹尉没问我为什么孩子会没了,或是怕触及我情绪吧,把我扶下车后细心的披了件外套在我身上。

上面,有独属于他的味道,好闻的味道,却没深想这是一种容易蛊惑人沉迷的味道。

我跟着尹尉进入电梯到达26楼,当他开锁推开门时,我才确定,他把我带回了他的家。

他家就像他人一样的感觉,干净,我紧张局促的站在门口,不敢污染这样的干净。

第7章 温润的声音

“卫浴间在左边,这是新毛巾跟换洗衣服,药放在桌上水也准备好了,你先收拾下,我去煮个面填肚子。”尹尉已将所有东西准备好,像怕我拒绝他好意,把东西放在我怀里后,他就去了厨房。

我没再拒绝,紧紧抱着怀里的衣物,朝他背影哽涩的说了声谢谢。

他身影微顿,温润如玉的声音传来我耳边:“好好爱惜自己身体。”

连一个曾经只是我主治医生的人都知道提醒我,而我自己却浑然不觉身体将面临着什么后果,陌生的温暖熏泪弹,熏出我大片眼泪,我急忙往卫浴间方向跑去。

在卫浴间里,我强行逼退泪水,我告诉自己,眼泪是世上最没用的东西,我需要的强大。

我在里面清理好自己后,换上尹尉给我准备的衣服,那是他的衣服,穿在我身上像罩子一样把我罩住,身下流血不止,这样我怎么能出去?我正想着怎么解决时,浴室门被敲响。

紧接着尹尉的声音传来:“东西已经放在门口。”,说完后,我听到他离开的脚步声。

我把门拉开条细缝,看到了他所说的东西,是个黑色袋子,我把它拿进里面,打开一看,整个人愣了愣,里面是卫生巾。

尹尉比我想得更周到。

挺尴尬的。

连吴一城都没有给我买过这种东西,即使我来好朋友时疼得在床上,他都不会去给我买,可尹尉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触及一个女人最隐私的物品。

弄好后,我心情复杂的走出浴室,身体里怪怪的。

尹尉在沙发那边便向我招手:“你过来。”

比起我心里奇异的感觉,尹尉脸上却是很坦然,好像给女人买卫生巾是无比寻常的事。

我突然听到他大声的问:“听清了?”

我望着他,一脸不懂,只见他无奈一笑,指着桌上的药:“吃多少,什么时间吃,需要吃多少时间我都写清楚了,你别忘了;再忙也要爱惜自己身体,如果没有健康,一切都归于零。”

他始终是医生,懂得劝我。

他说得对,没有健康,一切都是零,我想要强大,必须健康。

端起他准备的水,按他所写我将药全部吃完。

尹尉温和一笑:“这样才乖,我们去吃面。”

一碗热气腾腾的鸡蛋面放在我面前,香味扑面而来,我心里顿时像什么东西脱了闸似的,眼泪瞬间涌出眼框,面前视线变得一塌糊涂。

我努力的忍,低头夹起面条往嘴里送。

这段时间压制的情绪一发不可收拾,我坐在尹尉家餐厅里,一边吃着面条,一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完全沉浸在自己悲伤里。

过了许久,尹尉递了条干净毛巾面我面前,哭够的我不敢看他,低着头闷声说谢谢。

尹尉点头:“哭出来就好,心里舒服了,人就会看得长远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尹尉,只想赶快离开,在一个不太熟悉的男人面前,这么不堪,就好像将自己赤祼祼展现出来,我胡乱擦了把自己脸,去卫浴间里换回了烘干好的衣服,之后跟尹尉道别。

不等他回应,就一个人急匆匆的走到了门口。

“宋明月。”他突然叫住我。

第8章 不能留的原因

在我错愕的目光里,他将他的名片还有一叠现金塞到我包内。

然后他挽起唇角说:“有事可以随时联系我。”

我既感动又感激,他总是把事情想得这么周全,“尹医生,钱算我借的,以后我再还你,谢谢。”

说完,我离开了他家,我在心里也有了下一步打算,就是申请去公司宿舍住,这样一来解决了住的问题。

第二天,我去事务所上班,在大家惊讶的目光下,我什么都没有说,在工作位上刚坐下,许主任就将我叫到了办公室。

我心里有些紧张,听说事务所最近都没有接到大项目,有裁员的传闻,以前我怀孕,不用在乎,现在我有些担忧。……但是我工作一直很认真谨慎,在这里二年,没出过半点差错。

“明月,事务所的情况你也听说了吧。”许主任开门见山,我愣了愣,真的没想到他找我真是因为这事,我急忙向主任保证以后会更加努力工作之类的,可他却摆了摆手,根本不想多听我说话,直接打断了我:“你去财务那里把工资都结了吧,公司会按合同补偿你,你啊趁着有空,好好的调养身体啊。”

说完,他的手机适时响了起来,他朝我挥了下手后,直接就出去接电话了……

我还站在办公室,脑袋空空的,最后失魂落魄的从里面走出来,从失婚到失去孩子,现在连工作也失去了,接该怎么办?

我彷徨无助的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抱着它们不舍的离开事务所,门口突然有人叫我,我抬头看去,是小三!

她此刻双手抱拳站在事务所门口,还朝我笑了笑。

我没理她,就当她不存在的直接离开,可她不如我愿,直接挡在了我面前:“说起来,我跟一城能认识,还多亏了你。”

我脚步一顿,抬头看小三,她冲我眨了眨眼,一副胜利者姿态:“你上班,他送你;你下班,他接你;那时候我就想,要是我男人这样对我就好了,我记得那段时间,你总是加班,他也在楼下等你,我们就是那时候认识的。”

我听着浑身一震,那是一年前……,他们一年前就认识了。

我居然被蒙在鼓里一年,我是有多粗心,没有去发现吴一城的改变啊?那个时候,吴一城也开始慢慢不再接送我上下班,因为他升职了。

“宋明月,你可真蠢!”小三突然靠近我,压低声音笑嘻嘻的继续说:“你知道为什么你肚子里的孩子不能留吗?”

小说

何以安情莫如深:秦漠深,原来我只是一个替身吗?

2021-1-2 11:02:56

小说

神藤妖妃:万年难得一遇的绝世天才!

2021-1-2 11:06:2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