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安情莫如深:秦漠深,原来我只是一个替身吗?

她,在男朋友出轨后选择了他。身心沦陷之时,因为种种误会决然离开。,秦漠深,原来我只是一个替身吗?,这一切,是上天的玩笑,还是神的眷顾?
何以安情莫如深:秦漠深,原来我只是一个替身吗?

第1章 照片

“啊,南溪……”

推开门的一瞬间,夏以安愣住了。

她怎么都没想到,刚刚那些叫声是出自于自己相恋三年的男友林南溪和自己的小妈李若兰!

他们,竟然滚在了一起,就在客厅的沙发上,甚至连门都没锁,毫不避讳!

夏以安几乎气的发抖,脸色涨的通红,她很想冲上去扇林南溪几巴掌解气,可是她忍住了,颤抖着双手掏出了手机,迅速的打开了摄像头。

“咔咔咔……”

夏以安疯狂的对着赤裸的二人一顿猛拍。

而浑身赤裸的二人,满脸惊恐的躲闪着,李若兰迅速用一旁的浴巾遮住了自己的脸,却不知,早在前一刻,她那满脸潮红的样子就已经被夏以安拍了个正着。

至于林南溪,他一边朝着夏以安大喊,“夏以安,你是不是疯了,快点把手机放下!”

一边去捡掉落在一边的凌乱衣衫,手忙脚乱的往自己身上套。

夏以安知道他想干什么,嘴角的冷笑更深,她瞥了一眼林南溪的身子,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林南溪脱光了的样子,只是夏以安没想到会是在这种情况下。

真是讽刺!

“林南溪,就你这身材也真好意思偷情,恶心!”

夏以安痛骂一声,没有给林南溪追上来的机会,转身出门,顺带上了锁,这才以最快的速度上了出租车。

半小时后,市里一家臭名昭著的以狗仔著称的小报社。

夏以安大步走了进去。

正值午休时间,里面没什么人。

夏以安看见大厅的会客沙发上,坐着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

夏以安的眉头皱了皱,重重的踩着高跟鞋走过去,她没有时间多跟这里的人纠缠,她必须在林南溪追上来之前把事情解决。

“叫你们报社老大出来,我有重要八卦要卖,关于夏家!”

夏以安直接甩出一句话。

夏家,她相信这个全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家族,有了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让这群以八卦为生的报社趋之若鹜。

果然,两个字出口,那男人便瞬间回头,一双细长的眸子如鹰隼般盯住了夏以安。

夏以安被他的目光吓了一跳,眨了眨眼睛,多打量了一眼这男人。

倒是生的一副好皮囊,剑眉朗目,不过可惜,是个记者,她向来对这群比中年妇女还无聊的职业人士没什么兴趣,说话也更生硬了几分。

“快点,我没时间墨迹,不行的话我就去别家了。”

男人一听眸光凝实,一下站起了身。

他是真高啊,身高不算矮的夏以安穿了高跟鞋站在他面前还要比他低了半头。

他就这么居高临下的扫了一眼夏以安,缓缓张开了嘴,“价格。”

“你,能做主?”

夏以安不禁愣了一下,不过她很快就觉得自己说了句废话,刚刚就觉得这男人气质不凡,既然这么说肯定不是老板也是高管了。

“十万块,一口价,消息绝对劲爆,照片视频都有,不墨迹,不行我就找别人。”

第2章 一句话一杯醋

不是她缺钱,她只是知道,花钱买来的东西别人才会珍惜,这金钱就是林南溪和李若兰催命的毒。

“好,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男人倒是同样痛快,甚至连什么消息都没问一句就答应了,这让夏以安不禁觉得舒心了一些,转账,拷贝。

仅仅用了十分钟,夏以安便一脸冷笑的完成了对林南溪和李若兰最沉重的报复,转身离开了这家报社。

走出门的一瞬间,那男人喊她,“方不方便问一句,你跟夏家什么关系?”

“仇人。”

夏以安冷冷丢下两个字,头也没回钻进了一辆出租车。

一个小时后。

秦漠深坐在自己精装的办公室里,手里玩弄着一支精致英雄钢笔,眼角撇着电脑屏幕,嘴角却勾起一丝玩味。

他往自己那高大的真皮座椅靠背上倚了倚,真有意思啊,夏家千金自曝家丑,还自称夏家的仇人……

呵呵……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次意外的收获倒是省了他不少的麻烦。

夏家别墅。

或许那一对狗男女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快回来吧。

夏以安进门的时候,分明可以看到他们两个人的脸上闪过一丝震惊。

“呦,还没走,想着让我爸回来抓现行吗?还是直接打算公开了?”夏以安挑眉,讽刺道。

她恨恨的盯着林南溪的脸,这张她再熟悉不过的脸,这个她一心想着要嫁的男人,怎么这一刻,她看着竟会觉得心如刀绞。

“以安,你……”林南溪慌忙站起了身,作势要走过来,一双眼睛里满是慌乱和不安。

“别。”夏以安却突然伸手制止他的动作,“我知道你想问什么,稍等。”

说着,她看了看林南溪,又看了一眼同样一脸不安站在林南溪旁边的李若兰,转身走进厨房。

此时两个人站在一起多般配啊,李若兰没了平时对父亲的疏离与高冷,站在林南溪旁边,显得娇气又温柔。

他们就像普通的男女朋友,好像林南溪就是她的主心骨。

夏以安看在眼里,恨在心里。

李若兰只比夏以安大了两岁,当初她要嫁进来的时候,夏以安就坚决反对,无奈父亲就像是疯了一样一口咬定他和李若兰是真爱,还美名其曰,真爱与年龄无关。

呵呵,这下好了吧,真是,讽刺……

夏以安忍着眼角的泪水直接摸了一大瓶醋,又随手捏了一只高脚杯,出了厨房。

“啪!”

夏以安把东西拍在桌子上,在高脚杯里倒了满满一杯浓醋,扫视了他们二人一眼,嘴角勾起冷笑,“我可以回答你们的问题,一句话一杯醋,怎么样?”

“这……”

一听这话,林南溪和李若兰同时蹙眉,夏以安想笑,没错,她就是想难为他,整他,看看他们到底有多情深义重。

可是很快,她脸上的笑就僵住了,因为他们二人只是对视了一眼,一看到李若兰眼中的那一抹可怜巴巴的祈求,林南溪顿时就软了下来。

他竟然一咬牙答应了,“行!”

他知道夏以安的性子,恐怕除此之外,他不可能从夏以安那里得到任何消息,可是,他不能让这些消息泄露出去!

“若兰,我不会让你受伤害的!”

第3章 粉碎

林南溪还抿了抿唇,关切的拍了拍李若兰的肩膀,眼中那种温柔几乎让夏以安抓狂。

“喝!”

这几乎把夏以安心里的防线击溃,她再也看不下去,几乎闷声低吼。虽然她早就料到了林南溪会答应,只是她没想到他竟然能这么痛快。

难道她们之间三年的感情都是假的吗?夏以安不敢相信,可是林南溪看李若兰的那种眼神,她真的从未见过啊!

林南溪被夏以安的大声吓了一跳,哆嗦了一下这才回神,目光在转向夏以安的时候已经变了一个样子,“以安,我知道你的为人,咱们一口唾沫一口钉,一杯醋一个问题。”

呵呵……夏以安几乎想笑了。

“咕噜……”

伴随着林南溪扭曲的脸庞,夏以安看到他手中的高脚杯见底。

林南溪竟然真喝了,也是这一个举动,把夏以安心里最后那一丝期望也击了个粉碎。

醋,他真的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吗,他竟然已经连解释都不想了。

“好,你问吧。”

夏以安嘴角的冷笑犯出了几丝苦涩。

“你拍的照片在哪里?有没有备份?”

夏以安话一说,林南溪就急着问。

“这是两个问题。”

夏以安却冷笑一声,再次帮他把高脚杯满上,眼角见湿。

林南溪一听眉头蹙了一下,不过什么也没说,一仰头,一杯醋再次一饮而尽。

“以安,大家都是一家人,你何必这么为难南溪呢?”

这时候李若兰却是先忍不住了,关切的拉了拉林南溪的胳膊,一脸担心和嗔怪的看向夏以安。

“闭嘴,JR!我说了是你们,你心疼他,完全可以替他喝!”

夏以安心头泣血,好一幅夫妇情深的恩爱场景!

“你……”

李若兰还想说什么,却被林南溪拉住。

“以安,你不能这么说若兰,醋我已经喝了,你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吧。”

都到了这个时候,他心心念念想的竟然还是维护李若兰,真是不知羞臊。

“当然可以。”

夏以安抬头狞笑,顺便拿起了醋瓶子,却是手一扬,“哗”的一下,泼了林南溪一脸。

“答案就是,我不知道。”

说着,她便转身大步上楼。

眼泪把眼睛憋的酸痛,她知道林南溪和李若兰不会有追上来的机会了,因为她已经听见父亲进门的声音,一会跟父亲解释这狼狈的一幕就够他们缠的了吧。

“呕……”

一进门,夏以安再也忍不住,倚着门板滑下,泪水无声滴,紧接着她就觉得胃里一阵翻涌,一顿干呕,紧接着冲进了洗手间。

她实在不能接受,自己最爱的男人与自己的小妈纠缠在一起这个事实,哪怕到了现在,她还觉得这就像一场梦。

可是在一起的场面,一次次真实的回放在夏以安的脑海,一次又一次的刺激着她的心。

趴在马桶上吐了半天,夏以安几乎把肚子里的苦水都吐尽了,这才瘫软着身子躺会床上。

泪水不断的肆虐,她想不通……

第4章 心酸

手指动了动,她拿起手机,里面存了报社那个男人给她的手机号。只是打开手机的瞬间,,她却犹豫了,真的有必要把事情闹成这个样子吗?

或许他们也是真爱呢?

爱情有什么错?

她与林南溪在一起三年,他们是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才到今天被大家勉强接受的地步,可是现在,难道两个人不爱了,就一定要用这种血淋淋的方式解决吗……

呵呵,还是因为她害怕,害怕感情的失败,所以才这么想报复……

是她,太脆弱了吗?

可是林南溪,的确是三年来给她这个没有妈的孩子真真切切的温暖的唯一一个人啊……就算是林南溪喝多了对她大打出手的时候,她都没想过离开他。

夏以安的脑海里乱的厉害,好的坏的一齐涌上心头。

有一瞬间她甚至有种冲动,打电话给那个人,把照片要回来。

可是手指还没动,她就听见了楼下传来的哭声。

“相国!是以安,是以安在外面跟别的男人乱来,被我撞见,她竟然找人伪造我和南溪在一起的照片传给报社,相国,你一定要管管她啊,不能让她败坏了我们夏家的名声啊……”

这是李若兰的声音。

她,说什么?

夏以安猛然把手机甩回一旁。

“对啊,叔叔,我和以安处了这么久,什么我都能忍,可是没想到她竟然还和别的男人……”

这一次,是林南溪的声音。

夏以安的手指紧紧的扣着身下的床单,她几乎都要被气笑了,这一刻,她才感觉到自己刚刚的那一丝犹豫有多愚蠢。

不过幸好,夏家的别墅是有天台的,楼梯也有前后两个,在父亲夏相国上楼之前,夏以安就自己从后面的楼梯离开了家门。

一路到了江边,夏以安看了看江边的护栏,伸手按住上挡,身子一跃跳了上去。

望着滔滔江水,夏以安心里五味杂陈,她想哭,又想笑,她甚至怀疑自己是个从小被诅咒了的孩子。

从出生开始,就不应该得到幸福。

“老天,我恨你……”

夏以安对着江面大喊,她一直在这里坐到夕阳西下,这才被口袋里手机的一阵推送消息铃声吵到,掏出了手机。

呵,那报社速度还真快,中午送去,现在就世界皆知了,大家的谩骂声响成一片,她觉得心里一阵痛快,却又带了一丝莫名的痛感。

她甚至都没想察觉,这消息不仅仅是她去的那一家小报社发出来的,而是全市各大报社联合发出。

她只知道,她跟林南溪,彻底回不去了。

今后相见,恐怕只能是仇人了吧。

看着黑名单传来无数个拦截电话短信,不仅仅有林南溪李若兰的,还有父亲的。

“夏以安你这个不孝女,没教养造谣生事的东西,赶紧滚回来,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这是父亲亲自发的短信,夏以安抓着手机的手都收紧了,她早就知道父亲唯李若兰是从,可是没想到他竟然能盲目到这种地步。

呵呵……她冷笑。

其他的,夏以安看都没看直接删除,然后抽出电话丢进了江里。

她知道自己现在失去的不仅是林南溪,或许还有父亲,还有自己的家,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去哪里,反正夏家她是回不去了,现在他们大概红着眼睛找自己找翻天了吧,可是这样的家丑,他们却不能外扬,只能自己憋着。

想到这些,她既有报复的快感,又有一种难言的心酸。

第5章 怎么,怕了

从小到大,都是这样……

她早就习惯了。

抬头望着天,她张开双臂伸了个懒腰,动作像是要跳江,虽然她从不会有这种念头。

可是倏然,她的腰部就被一只大手攥住了。

“干嘛,这点小事就要自杀?”

她回头,才发现身后不知何时站了一个人,脸色有些难看。

夏以安眨了眨眼,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白天那个报社老板。

夏以安被他提起来丢在地上,她只是愣了一下便明白了,他刚才的话想必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了吧,是啊,对于本来就以八卦为生的报社,查她,有什么难的。

她嗤笑一声翻了翻白眼,一把就打开了他的手。

“谁要自杀,你怎么在这里?”

秦漠深的动作愣了愣,神色莫名的看了夏以安一眼,这才把手插回自己的裤兜,与她一样面朝江面。

“跟你一样。”

他说,不知为何声音有这暗哑,倒是比白天见他的时候更多了几分磁性,只是那张脸,总是有几分僵硬。

夏以安听了笑了笑,眼中划过一抹嘲讽,装什么深沉,她盯着秦漠深的脸,“与我一样?你也被绿了?”

“额……”

这下,看着男人雷打不动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痕,夏以安才满足似的笑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是觉得自己已经进入了一种很可怕的状态。

不过,秦漠深却没有太过在意,笑了笑,便接着说,“跟你一样烦心。”

“哦?那找个地方聊一聊啊?”

夏以安看着秦漠深的样子就忍不住的想笑,男人,她还不知道吗,秦漠深心里想什么,她在清楚不过了。

就算是报社老板,看他的外边身边应该不缺女人,但难保他不会有想采野花的时候。

男人,真可怕。她冷笑。

她敢打赌,接下来她问他去哪的时候,他肯定不是说酒吧就是酒店,她最讨厌这种随便的男人。

“好啊。”秦漠深果然答应的很痛快。

“那我们去哪里?”夏以安笑问。

可是接下来秦漠深的话,却让夏以安愣住了。

“去我家吧。”

他抬眸,毫不心虚的迎上她的眸子,不知为何,夏以安出现了一瞬间的心跳缺失。

去他家?

这种约炮方式,是不是也太大胆了些?

“你……你有老婆吗?”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来了,或许他是单身呢,毕竟白天看在他办事效率挺高的份上,她的主观意识不想把他想的太过猥琐。

“有。”

可是一个字,却再次让夏以安的嘴角僵了一下。

她真是想笑啊,男人啊,果然都是一路货色。

“那走吧。”

夏以安却是冷笑一声,直接回答。

当然,她不会真的去跟一个陌生男人约炮。

只是夏以安没有注意到秦漠深看她的表现神色再次深了深。

呵,有意思。

直到跟着秦漠深走到不远处的一辆劳斯莱斯面前,看着他熟练的拿钥匙开门,夏以安才不禁愣了一下。

呵,一个小报社老板老板,竟然这么有钱,是扒了多少无聊八卦祸害了多少明星才赚的来……

她不禁有这恶寒的搓了搓胳膊,秦漠深倒是绅士的很,早就帮她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站在一旁玩味的看着她,“怎么,怕了?”

第6章 白色粉末

夏以安回神,勾唇瞥了一眼秦漠深,冷笑,“呵呵。”

“啪!”

她一把关上了副驾驶的车门,自己转身打开了后车门,“副驾驶是老婆专用座,这个道理我懂得。”

说着,她便抬脚上了车。

夏以安轻轻的闭了闭眼,吐出一口气,反而是外面的秦漠深,整个人都愣了一下。

副驾驶是老婆专用座?

有意思,倒是第一次听说,不过他记住了。

没有说什么,秦漠深直接转身做进了车子,启动离去。

“心情不好,喝点啤酒,吃点烤串吧。”

本以为秦漠深会请她吃什么法国大餐,来点有品味的红酒装装逼格,然后来个酒后乱性,她都已经想好了吃饱喝足后一大杯红酒浇在他这张帅气的脸上时候,他狼狈的样子,没想到秦漠深突然来了这么接地气的一句。

“额……”

夏以安眼睁睁的看着他把车子停在了一家市场外面,叮嘱夏以安在这里等着,不多会的功夫,便拎出了一袋生的串好的羊肉串。

“啤酒家里有。”他说。

看着夏以安愣正的样子他又补充,“怎么,不喜欢?”

“不是。”

夏以安摇摇头,看着他驾轻就熟的样子嘴角依然有些抽搐,怎么看他也不像这么接地气的人啊。

“那就好。”

秦漠深笑了,一边启动车子一边说道,“好久没吃过这种东西了,大夏天,烤串配啤酒,一杯解千愁。”

“你以前常吃?”夏以安问。

“……嗯。”

秦漠深回答,不知为什么,夏以安觉得他在说这些的时候眼睛没有在看马路,反而一直盯着遥远的天际,有些深邃。

夏以安忍不住撇了撇嘴巴,真没安全意识。

“喂,看路。”

她说。

秦漠深愣了一下,转而笑了一声,摇了摇头开车。

秦漠深没有带夏以安去什么豪华别墅之类的地方,反而来到一个小区。

居民楼,二十层,顶楼,观景房。

上面有个阁楼,露天大阳台,还真是吃烧烤的好地方。

夏天的晚上本就有这热,这么高的地方风一吹,浑身说不出的舒服。

阁楼里是有厨房的,烧烤用的无烟内嵌式烤箱擦的锃明瓦亮,材料也真是齐全。

秦漠深招呼着夏以安在阳台上转转,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搬出一打啤酒,便系了围裙去烤串。

夏以安不禁有这愣神,她知道这里虽然不是别墅但也是占着寸土寸金的地方,这男人有钱。

可是这么有钱的男人会突然请她吃烤串,有些让人匪夷所思。

夏以安从落地窗往阳台里面看去,秦漠深正把烤好的烤串拿出来,用一个小瓶子往上面撒一些白色的东西,一半撒了一半没撒。

呵,好深的套路。

夏以安冷笑,却没有当面戳穿。

她踩着高跟鞋走过去,帮他接过东西。

秦漠深想说话,夏以安却直接拿起了那一半没撒东西的烤串尝了尝,“味道不错。”她说。

秦漠深微微一愣笑了笑,“喜欢就好。”

他帮夏以安打开一瓶啤酒,在她对面坐下,跟她碰了一下杯。

第7章 太聪明的女人不可爱

“要不要说说,都是怎么回事?”

秦漠深瞥了一眼栏杆外面的世界,迎着风问道。

“嗤……有什么好说的,该说的你都知道,不该说的,我也不知道。”

夏以安嗤笑一声,嘴角笑的苦涩,她一边吃东西一边喝酒,不得不说,秦漠深的手艺还真不错。

她一直小心翼翼的拿那一半的烤串,低头的时候注意到秦漠深的手,修长白皙,犹如女人,而他,果然也是一直拿没有撒东西的那一半烤串。

“你恨他们?”

二人边吃东西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只是一个陌生人,小报社老板,夏以安并不介意多跟他说几句,说不定还能多给那一对狗男女一些爆料。

“恨,我恨不得他们去死。”

夏以安吃完最后一根烤串说道,她由于喝了些酒,脸色微微有些潮红,显得有种说不出的味道,就连秦漠深也忍不住眯了眯眸子。

有些摇晃的起身,夏以安走到阳台栏杆边上,双手搭在栏杆上,踮起脚尖,站在了栏杆下层的横梁上。

想想她也真够大胆,竟然敢跟一个陌生男人回家。

不过,她现在是个什么都不怕的人,有人说,有了感情就有了铠甲,也有了软肋,可是现在,夏以安的心都凉了,什么软肋,她已经刀枪不入。

秦漠深走过来,伸手想要搂她的腰。

终于要动手了吗,夏以安悄悄瞥了一眼他的手冷笑。

“别动。”她说。

“敢碰我一下我就从这里跳下去,给你们报社多个八卦,怎么样?”

回过头,夏以安的脸上满是狞笑,有些嗜血的味道。

秦漠深愣住了,他伸出一半的手停顿了一下,不过最终,他还是眉头一皱猛地一把把她从栏杆上拉了下来。

“这栏杆时间久了,不安全。”

夏以安蹙眉看他,见他竟然脸色不怎么好看,不过却带着严肃,一副我没撒谎的样子。

夏以安在心里冷笑,呵呵,装的挺像。

“谢谢你的款待,待的时间够久了。”她有意无意的瞥了一眼桌子上撒了白色粉末完全没动的烤串,“如果你不想让我报警,就赶紧把这东西处理干净。”

“哦,对了,别跟我我,否则这东西可不长眼。”

“砰!”

顺便,夏以安直接摔碎了一只啤酒瓶,把参差的瓶颈握在手里,眼神凶狠。

这一次,秦漠深是真愣了,不过很快,他的眼神便变得玩味起来。

他缓缓的举起了手,慢慢的开口,“你知道你男朋友为什么会出轨吗?”

“为什么?”夏以安冷笑着问他。

“你这个女人,太聪明,这样的女人不可爱,一般的男人不会爱。”

“哈哈……”

夏以安笑了,可能由于喝了酒的原因,她感觉脑袋有这晕晕的,“下一句你是不是想说,可你不是一般的男人?”

“呵呵……”

秦漠深也笑了,不过他没有回答夏以安,只是伸出了手,“我就说了,你太聪明,这样不可爱。”

“别动!”

第8章 宴会

夏以安举着啤酒瓶再次对他低吼一声,她,是真大胆啊。

“别。”

秦漠深的动作顿住,转而慢慢的拿起了一串烤串。

“是胡椒,我以为女孩子都喜欢吃辣,就没问你,我胡椒过敏。”

秦漠深稍微抖了抖手臂,夏以安便觉得自己的胳膊下意识的颤抖了一下,她毕竟还是女孩子。

迎着风,夏以安果然闻到了胡椒的味道。

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夏以安这才缓缓地把啤酒瓶放了下来,但是表情却没缓解。

好吧,可是那又怎么样,总之,他还是目的不纯。

“那行吧,谢谢,有缘下次回请你,再见。”

夏以安勾唇笑了一下,把啤酒瓶丢在一旁,转身离开了阳台。

“等等。”秦漠深在背后喊她。

“我叫秦漠深,记住我得名字,我们会再见的,希望下一次,你可爱一点。”

他笑了笑,阳台上略微弱的灯光下,倒是显得异常高大好看。

不过夏以安只是冷笑了一声,“再也不见。”

“不过,今天新闻的事情,谢谢。”

她补充道,说完转身离开,秦漠深没有拦她。

夏以安没有把秦漠深的话当回事,只以为只是萍水相逢,她原本也对这个行业的人没什么兴趣,今后也不会有什么交集。

只是没想到,再次见面会那么快,还是以那样尴尬的身份。

大半夜的,夏以安出了小区便直接打车去了玲珑公寓。

“咚咚咚……”

夏以安大力敲响了3528的门。

“谁啊?”

不多会里面传来了一声不耐烦的女声,紧接着,一个头发乱糟糟,打着哈欠的女人便开了门。

“以安?”

徐静可吃了一惊,看着门外的夏以安瞪大了眼睛。

“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

徐静可把夏以安拉进门,只见夏以安的衣服都湿了,手机还拎了一双断了跟的高跟鞋,头发湿漉漉的黏在脸上。

夏以安的嘴唇动了动,看到徐静可熟悉的脸,夏以安凶狠和警惕的眼神才终于开始融化。

该死的天气,这公寓车进不来,她刚刚走了一半天就下大雨了。

把鞋子狠狠丢在一旁,夏以安扁了扁嘴巴,终于一头扎进了徐静可怀里。

她坚硬的外壳,终于脱落。

“静可……南溪他,他出轨了,和我小妈……”

“什,什么?”

徐静可大吃一惊,虽然她马上就想跳起来,不过还是强忍着,先拍着夏以安的后背把浑身都瘫软了下来的她扶到沙发上。

听夏以安抽抽搭搭的把事情的经过叙述完,徐静可整个人都惊呆了。

“以安,你,你在跟我开玩笑吧?”

“你觉得,我还有心情开玩笑吗?”

夏以安幽怨的瞥了她一眼,徐静可僵了一下。

“太好了!”没想到徐静可愣了愣居然高兴的一拍大腿。

“我早就说过林南溪那货不是个好东西,这样正好,让他们身败名裂,明天晚上有个酒会,有好多大人物参加呢,我带你去,咱们再找个更好的。”

夏以安听了刚刚止住的泪水却再次忍不住往下掉。

小说

锦瑟如歌:家破人亡的凶手竟是青梅竹马的爱人

2021-1-2 11:01:50

小说

此婚无归途:婚姻,可真是人生的坟墓!

2021-1-2 11:04:5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